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神功记最新章节 > 神功记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神功记 连载中
分享神功记

神功记全文阅读

神功记作者:大树后溪

神功记简介:【2018王者荣耀文学大赛 · 征文参赛作品】江湖风云再起,一座神宫让无数江湖人物敬仰,据说神宫里藏有武功秘籍,天下精锐利器。。。 https://www.uukanshu.com
-------------------------------------

神功记最新章节第91章第2个闯关者
第2章拜访
神功记全文阅读作者:大树后溪加入书架

  杜业夫一写出杜业夫三个字,青衣小姑娘就点着头说:“哦,知道了,你叫杜业夫,好吧,我记住你了,下次如果还能再见到你的话,我就和你交朋友,怎么样?”

  杜业夫想了想说:“干嘛下次见到呢,我们这次见到了,就说明有缘分啊,所以我们这次就已经是朋友了,不如我们现在就交个朋友吧,何必还要等到下次呢。”

  小姑娘想了一下说:“嗯…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啊,那好吧,我们这就交个朋友吧,你叫杜业夫,我知道了。”

  “可是,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杜业夫摸着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我叫房雪影。”青衣小姑娘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你说你叫房雪影,你姓房?”杜业夫一听,感到有点戏剧,因为他要去拜访的岳麓书院的主人就姓房,杜业夫就想,这个小姑娘也姓房,不会这么巧吧,小姑娘会不会是房先生的女儿啊?

  这么想之后,杜业夫就试探性地问了一下小姑娘:“不知岳麓书院的房子云老先生是你什么人呀?”

  “他是我爹啊。”房雪影干脆利落地回答了出来。“怎么,你怎么知道我爹的,看你像个书生,难道你认识我爹?”

  杜业夫面带微笑地说:“不认识,不过我久仰岳麓书院房老先生的大名,今天我就是要去岳麓书院拜访房老师的。没有想到的是,嘿嘿,房先生还没有见到呢,到先在半路上见到房先生的千金了。说来有点意思。”

  房雪影说:“哦…原来是这样,你要去我爹的岳麓书院找我爹,那正好,你就跟我一块去吧,我带你去见我爹,到时候我还会跟我爹说,是你帮我抓住了抢我银子的匪徒,帮我追回了银子,让我爹好好的谢谢你。”

  “那倒不用。”杜业夫说,“我只是想拜见你爹而已,如果你能带我去见你爹,把我引荐给你爹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我们这个朋友算是交定了。”

  “那你现在就跟我走吧,我爹的岳麓书院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了,我带你去。”杜业夫就跟着房雪影一块走了。

  感觉没走多会儿,只是转了几个弯,就到了一片空旷的地方,那里种了一些柳树,还有几排房子,青砖瓦房,垂柳掩映,还有池塘,真是个好地方。杜业夫跟着房雪影就来到了这样一个地方,而在房子的中间大门上方,有一个扁,上面书的名字正是岳麓书院四个大字。青衣小姑娘把杜业夫带到了那里就说:“你看,到了,就是这里了,我爹的岳麓书院。”

  “你爹,现在在里面吗?”杜业夫问。

  “在啊。”房雪影说,“走吧,我带你进去见我爹去。这样总比你一个人去找他要自然的多。”

  进了岳麓书院,就看见里面是一个四合院,环抱而成,中间是院子和天井,不过这个天井有些宽大,显得十分畅爽。而岳麓书院的书屋就在四合院中,有两大间书屋,现在是上午的时候,杜业夫就听见和看见在书院里正有一些莘莘学子在读书。不对不对,不是读书,是老师在教他们读书,老师念一句,他们就跟着摇头晃脑地念一句,手中拿着书本。

  杜业夫看见在书院里的讲台上正有一个五十来岁的夫子手中拿着卷成卷的书在教学子念,一只手背在后面。

  “看,我爹就在那里,正在教书呢!”房雪影指着书院里的那个夫子说。

  “我看见了。”杜业夫笑嘻嘻地说,然后他就站在那里看着书院里面的情景面带微笑的样子。也不进去。他是要等房先生结束课程啊。

  等了片刻的功夫,房先生终于停下来了,对学生们说:“好了,今天我就教到这里,下面你们自己读吧,用功的读,先把它读熟,然后再把它背下来。”

  房先生说完就走了出来,他抬头一看,在院子里居然有一个陌生的年轻人,从来没见过,而且自己的女儿房雪影和他站在一起,好像认识,房先生就指着杜业夫问房雪影:“雪儿,这位是…?”

  房雪影含笑说道:“爹,他叫杜业夫,从江北来,他是我的朋友,爹你知道吗,今天我出门在街上遇到劫匪了,抢了我的银子,还是杜大哥帮我把银子追回来的呢。”

  房子云一听女儿这么说,忙的对杜业夫点了一下头,说道:“多谢侠士出手相助,房某代小女谢过侠士。”

  杜业夫一听就有点想要笑出来了,房先生叫他侠士,可他并非侠士啊,他是一个十足的书生,难道房先生没有看出来?他正要解释,这时房雪影对先生解释道:“什么呀,爹,你说错了,杜大哥他不是侠士,不不,我说错了,杜大哥也是侠士,他的行为是侠士之举,但他也和爹一样,是个读书人,而且这次来就是专门来拜访爹的呢。”

  房雪影一这么说,杜业夫就面含微笑地对房子云点了一下头,说:“正是如此,小生此次前来,就是专门拜访房老先生的,在江北就久仰房老师的大名,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近日恰逢小生趁来江南办事在此逗留几日的机会,想起前来拜访老先生的。”

  “哦,原来如此。”房子云听了,略捋一捋清飘的胡须,“既然如此,那就请到客厅去吧,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

  “多谢先生。”杜业夫双手抱成拳,对着房子云鞠了一躬。而房子云则早已把一只手臂向前伸出,做出请的姿势。杜业夫也如此客气了一番,然后二人同时往前走去,小姑娘房雪影也跟着而去。

  到了客厅里,有一个小书童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那是房子云叫的,他让小书童过来给杜业夫沏茶,小书童答应了一声,就赶忙去了。很快提着一壶茶来,将两个杯子放在桌子上,给二人斟了两杯茶。

  “请!”房子云让道。

  “请!”杜业夫也同样让了一遍,二人同时端起桌子上的茶品了一口,又放回桌子上。

  “小女遭遇抢匪一事,真是要谢谢杜小兄弟了。如果不嫌弃的话,一会晌午的时候,就请杜兄弟去寒舍用午饭。尽尽我的感谢之意。”房子云说道。

  

第3章款待
神功记全文阅读作者:大树后溪加入书架

  杜业夫听了房子云的话,说道:“房老先生实在是客气了,杜某只是做了杜某该做的事而已,在街上的时候,杜某正是要来找老先生的岳麓书院,还是一路问着来的,可是就在快要找到的时候,没想到正遇到房姑娘在街上叫着抓小偷,我这才加入了进去,帮了房姑娘一把,实在是不足挂齿。”

  杜业夫说起这话的时候,连连摇头,表示实在没什么,小事一桩。这时候,没想到一边的房雪影却说道:“哪里呀,杜大哥你就别谦虚了,现在在我爹的面前你还谦虚什么呀,我爹可是个懂道理的人啊,人家帮了他女儿,他就一定会报答人家的。”

  “对不对啊,爹?”小姑娘说完,又转过去问他爹。

  “哈哈哈!”房子云就笑了起来,一边对着杜业夫说,“我这个丫头啊,就是心直口快,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杜小兄弟,让你见笑了。”

  “没有没有。”杜业夫赶忙挥手说道,“房姑娘是一个很活泼开朗的姑娘,这种性格的姑娘最好了,心里没有花花肠子,天真可爱,杜某喜欢还喜欢不过来呢。”

  杜业夫一这么说,房子云马上想起了杜业夫的年龄,以及他的家是哪儿的,于是房子云就问道:“不知杜小兄弟今年多大了?家住哪儿啊?”

  “杜某今年刚满二十岁,家住江北清河镇。”杜业夫很有礼貌的回答。随即他想起什么似的说道:“说来杜某其实和房老先生还是有一些联系的,只是房老先生不知道罢了。”

  “哦?和我之间有联系?这从何说起啊?我可从来没有见过杜小兄弟啊?”房子云说起这话来,一脸的疑惑。

  杜业夫就说道:“先生不知道,其实我们清河镇里有一位书生就是在老先生这里求学,就是老先生的岳麓书院。而且这位学生只比我大两岁,和我的关系非同一般,他就曾多次向我说起过房老先生,他的名字叫樊道和。不知老先生想起没有?”

  杜业夫一这么提醒,房子云立马一拍大腿,想了起来,说道:“嘿呀,原来杜小兄弟是樊道和的好友啊,还是老乡,这怎么会不记得呢,樊道和是我上一届的学生,他读书很用功的,也很聪慧,我一相都很看中于他。”

  “这么说来,我和杜小兄弟还真是有一些缘分的,只是没见过面的一种缘分,不知可否用相见恨晚来形容咱们呢?”房子云说道。

  “相见恨晚。真的是相见恨晚。”杜业夫说,“老先生和老先生的岳麓书院,我一来一看,就喜欢上了,只恨不能在这里跟老先生学习一番。”

  杜业夫一这么说,房子云马上说道:“那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完全可以啊,我是很欢迎杜小兄弟来岳麓书院学习的,杜小兄弟一表人才,我甚是喜欢,只怕杜小兄弟这次来是因为一些事情顺便过来看看的,所以只怕小兄弟不能在这里久待,不过完全没关系,等杜小兄弟回去了以后,把差事交掉,再来我这里,如何?”

  杜业夫没有想到啊,他真没有想到房子云竟是如此爽快的一个人,他竟邀请自己来这里读书,这当然是好事了,杜业夫想了想,突然面露喜色,就说道:“若真是如此,那咱们就一言为定,等我回去把一些事情交代好,就来这里跟老先生学习。”

  “好!”房子云拍起了巴掌,“好极了,若是杜小兄弟能来岳麓书院读书的话,我房某人一定不遗余力地教。”

  一旁的房雪影听到了这样的约定,感到很是快乐啊,立马在一边拍起了巴掌,说道:“好啊好啊,杜大哥要来这里了,我欢迎啊,我举双手欢迎!”

  房子云见自己的女儿这么没大没小的说着话,还手舞足蹈的,简直有失斯文姑娘的风范,于是对其喝了一句:“放肆!姑娘家家的,如此喧哗,成何体统?”

  房雪影才收敛了下来,对其努了努嘴巴,还做着鬼脸,伸着舌头,一面又偷偷地对杜业夫笑。弄得杜业夫也笑了起来。

  接下来他们又谈一些关于读书何用的事情。房子云说道:“杜小兄弟,有没有想过参加科举考试的事情啊?不然念了这书,不为功名利禄,那不是有点可惜了么。我那学生,也就是你的朋友老乡,樊道和,现如今已中榜眼,想必杜小兄弟也是知道的,那可是皇上钦点的榜眼啊,现已在地方上任,做了官了。”

  杜业夫听了说道:“这我如何不知,樊道和和我是极好的朋友,我们又是老乡,他中榜眼,我也去祝贺了。所以我的理想也跟他是一样的,读书正是为了考取功名利禄,将来谋个一官半职,才好不负了一番苦心啊。”

  “很好,”房子云说,“我希望杜小兄弟回去之后,把差事交掉,就过来岳麓书院,我也想看看杜小兄弟的才华如何,比你那个老乡樊道和是不是更有过人之处。”

  “那咱们就这么定了!”杜业夫激动地说,“等我回去之后,最多三五天就过来。”

  “一言为定!”房子云说道。

  “一言为定!”杜业夫也信誓旦旦地说。

  之后的一段时间,房子云和杜业夫又在客厅里说了一会儿话,他们还就当下的光景,即兴作诗了几首,杜业夫诗一出口,没想到让房子云惊叹不已,原来果然有才华,比樊道和也不差到哪儿去啊。好,是个人才。如若再加以指点一二,将来又是一位大文豪出世。

  晌午很快到了,杜业夫来拜访了岳麓书院的房老先生之后,本以了却一桩心愿,就要走的,可拗不过房老先生和房雪影的再三挽留,他们非要杜业夫回寒舍去吃一顿午饭再走。杜业夫拗不过,只好去了。

  房子云的住处不在岳麓书院,但离岳麓书院不远,往东走个两三里路就到了。杜业夫就跟着房子云和房雪影去了那里。寒舍也是青砖黑瓦白墙,墙内果木茂盛的枝叶伸展出来,给人一种院墙也围不住夏日的繁盛的味道。

  房子云家中房雪影的母亲也在,除此之外,家中还有两三个丫鬟和车夫。当房雪影的母亲听说杜业夫帮自己的女儿从抢匪手中追回了银子,很是感激,杜业夫被当做客人款待,其母让丫鬟端出水果款待。

第4章找茬
神功记全文阅读作者:大树后溪加入书架

  杜业夫受到热情款待,感到十分不好意思,其实他没有做什么,他只是做了一个路人该做的事情,而杜业夫想,如果不是他帮他们的女儿追回了银两,他们就不会这么热情了吧,因为毕竟他们之间总得来说还是陌生人啊。

  但也许是因为他们家人本身就好客也说不定。杜业夫很有礼貌的吃起水果,而一面和房子云在一起又聊起天来,他们无所不谈啊,看来十分投机。而很快,午饭就做好了,然后房雪影的母亲就让丫鬟来传饭,说饭好了,于是他们都去吃饭。

  饭毕,杜业夫想起自己的事情来,也不能在此多耽误时间了,于是就跟他们告辞了,走的时候,房雪影还有点舍不得似的,跟个孩子一样,对杜业夫说:“杜大哥,你过几天一定要来啊。”

  “我会的。”杜业夫对房雪影说道,眼神中是一种值得信任的样子。然后杜业夫就离开了岳麓书院。

  话说杜业夫离开岳麓书院之后,就回到了他在江南的逗留之所,回去之后也没有耽误,马上就交接事情回江北了。杜业夫回到江北之后,又过四五天,跟父母也把自己要去岳麓书院读书的事情说了一遍,而父母也是赞成的,杜业夫这就马不停蹄地往江南赶来,直接到了岳麓书院来了。

  到岳麓书院的门口下了马,正好看见房雪影在门口站着,逗一只狗儿玩,房雪影就看见了杜业夫,立马上前去对其说:“杜大哥,你来啦!”

  “嘿嘿,来了!”杜业夫笑嘻嘻地说,“一面把马往边缘的一个马鹏里牵,那里还有另外一些马匹。”

  而这时,房雪影就跑进了院子里,大声对他爹房子云说道:“爹,杜大哥来了,杜大哥来了!”

  这时,房子云就也出来了,他看见杜业夫果然正往院子里面走进来,于是他两步迎上去,高兴地说道:“太好了,杜小兄弟你终于来了,往后我们岳麓书院可又多了一位读书人了。”

  杜业夫说道:“我一点也没耽搁,回到家里,跟父母说了一下,又交代掉一些事情,就赶来了。而听说岳麓书院一年的学费是很贵的,但父母还是支持我来,给了充足的银两。嘿嘿。”

  “哎…什么学费不学费的,你帮了我女儿追回了银子,那就是学费,而且就凭你那样的狭义之举,学费的事根本不足挂齿,杜小兄弟就是在我这里白吃白住,我也愿意啊。”房子云连连摆手地说。

  接下来房子云就让他的小童带杜业夫去自己的住处,杜业夫还没来的时候,房子云就已经把住处给他腾干净了,打扫的一尘不染。小童把杜业夫带到了住处说:“就是这里了,你自己熟悉一下吧。”

  “谢谢你了。”杜业夫很有礼貌地对小童鞠了一躬,小童离开,然后杜业夫就开始把行李放在房间里,他看房间里什么都有,也没有什么要买的,就觉得房子云先生想的真周到,他太感谢他了。

  杜业夫终于在岳麓书院跟那些学生一块读书了,他坐在靠窗的一个位置上,今天房子云教他们新的文章,而这里面大多的学生都和杜业夫差不多大的年纪,年纪小的,十几岁的也有几个,但是多以杜业夫的年龄为准。

  “晋侯合诸侯于扈,平宋也曰…”很快,书房里传出了一阵房子云教他们读书的声音,而这书杜业夫以前读过,而且是滚瓜烂熟了,但还是又跟着读起来。脸上没有表现出厌烦的表情。

  之后接下来的两天,杜业夫所学的文章全都是他以前学过的,就多少感到一些厌烦了,但是他没有说出来,仍旧忍着,权当是温故知新了,直到第三天,房子云才教他们新的内容,不对不对,对杜业夫来说是新的内容,杜业夫终于感到有些意思了。

  可是就在第三天的时候,他却遇到了一件麻烦事,就是在午间休息的时候,他被人欺负了,被共同学习的读书人皮肤,那些人都和他差不多大,而且都是本地人,只有他一个是外地人。是江北的。

  读书人中有一个叫王宇泽的,还有一个叫蔡木里的,他们两个在午间休息的时候,就一脸欠扁的表情来到了杜业夫的桌位边,而当时杜业夫正在桌子上看书,老师新教的那篇文章,两个人就跑过来问杜业夫道:“听说,你叫杜业夫?”

  “嗯,是的。”杜业夫站起来面带微笑,很有礼貌的回答,并对他们抱拳说道:“以后请多多指教!”

  他们不接受杜业夫的好意,而是接着问道:“听说你是从江北来的?”言语之中甚是盛气凌人。

  “额…是啊,我是从江北来。”杜业夫仍然很有礼貌的回答。

  “那你们江北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啊?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啊?”两个人勾肩搭背的又问。

  “额…有啊,”杜业夫颇有耐心的回答,“江北有很多名胜古迹,比如远古时期的龙阳湖,望江亭,麒麟宫,还有近代的将军冢,贵妃墓,等等,很多的。”

  “不是不是,”他们两个勾肩搭背地说,“我们说的是,是美女,有没有美女啊,你们江北?而我们江南是出美女的圣地,这个你肯定不会不知道吧,所以我们就问你们江北出不出美女了嘛,还是,尽出些丑八怪呀!哈哈哈哈……!”两个人还没说完就已经奸笑了起来。

  杜业夫看着他们两个的那副欠扁的嘴脸,已经知道他们是来跟自己贫嘴的了,来找茬的,但杜业夫还是没有跟他们生气啊,杜业夫只是微微笑了一笑,然后说道:“嘿嘿,我们江北也出美女,不是像二位想的那样,尽出丑女。”

  “什么?”王宇择问蔡木里,“他说他们江北也出美女?他居然说他们江北也出美女?啊…哈哈哈哈!你信吗?”

  “我不信。”蔡木里说,“打死我也不信。”

  这时,王宇泽就说道:“好,就算你们江北也出美女,那你们那儿出的美女都是些什么类型的呀,就比如,就拿我们书院大人的千金雪影来做标准,你们那的美女的波有没有雪影的波大啊?”两个人一边说,一边互相在一块挤眉弄眼的。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杜业夫听到他们如此说话,立马脸色一沉,眼光如炬。

第5章单挑
神功记全文阅读作者:大树后溪加入书架

  王宇泽和蔡木里看见杜业夫突然脸色一沉,眼神如炬,顿时被震慑了一下,不过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那只是一时的条件反射而表现出来的神情,很快他们又恢复了狡猾的嘴脸,他们对杜业夫说道:“怎么了?我们再说一遍又怎么样?你还能把我们怎么样不成?小瘪三!”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小瘪三!从江北来的小瘪三!怎么了?你不是小瘪三,你还以为你是谁呀,状元啊?你配吗?”他们两个说。

  杜业夫一时感到很不舒服,心里很窝囊,你想能不窝囊吗?被两个同龄人这样开涮,而且这都能忍啊,但是他们不能那么说房姑娘啊,房姑娘是房子云先生的千金,房先生还是一个有官职的人,只是近段时间因为一些小事被贬,在书院教书。就算是其他姑娘,也不能这么说啊,那是骂人的话。

  于是杜业夫火从心起,他看了看王宇泽和蔡木里两个人,看他们奸诈的嘴脸,他们笑里藏刀的样子,以及他们的奸笑,真是把杜业夫气坏了,于是杜业夫想起了孔老夫子说过的一句话,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杜业夫就对他们说:“马上道歉。向我,向房姑娘,马上道歉,这事就算拉倒。”

  “什么?”蔡木里和王宇泽一听杜业夫这么说,两个人笑的更滑起来,他们笑的时候,身子就像秋天里被风吹的芦苇,东倒西歪的,“他说要我们给他道歉,啊哈哈哈哈…!”蔡木里和王宇泽对身边的其他几个同学说,这时,他们身边又围过来几个看热闹的同学。围了一大窝。

  “那我们要是不给你道歉呢?不给房姑娘道歉,你能拿我们怎么样?”

  杜业夫想了想说:“这样吧,这里是书屋。念书的地方,不适合打架,我们到外面,找一片空旷的地方,单挑!怎么样?”

  他们听了杜业夫说的话,愣了几秒的时间,然后说道:“好啊,单挑就单挑,谁还怕你不成。走!”

  他们很快来到了外面,找了一片宽敞的地方,一棵树下。那里比较适合单挑。这时,学院里所有的学生都出来了,他们要看这场单挑。而他们则都是站在王宇泽和蔡木里那一边的,站在杜业夫这边的只有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张筠落。

  张筠落为人颇为真诚,他虽然也是江南人,可是他和那些人说不到一块儿去,他们没有共同语言,所以他从不和他们一块玩。现在来了个杜业夫,他们一聊之下,觉得真是同道中人,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所以他们两个成了朋友,张筠落就支持杜业夫,自然站在杜业夫这边。

  “那咱们怎么个单挑法呢?”来到那片空地上,王宇泽就问道。

  “单挑,自然是一对一的了,就我们两个单挑,要不然,我跟蔡木里单挑也行。就这么单挑。”杜业夫说。

  “好,说话算数,我们就这么单挑。”王宇泽说道,“我跟你单挑。”

  “那就来吧。”杜业夫已经准备好了,他捋起了袖子,往前走了两步。

  “来吧!”王宇泽也捋起了袖子,也往前站了两步。两个人开始对峙起来,周围的人都在看着,而站在杜业夫这边的只有张筠落自己。

  “嘿!”两个人终于出手了,他们同时出手,但是王宇泽出手迅速,而且身形灵巧,杜业夫则慢的多,于是速度自然追不上王宇泽。

  “哎呀!”王宇泽上去一把就将杜业夫给撂倒了,杜业夫摔在了地上。当杜业夫摔在地上的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自己在武这方面真的是一窍不通,而且也没人家个子高,人家王宇泽要高一些。

  杜业夫摔倒在了地上,一边的张筠落立即关心的叫了一声:“业夫,你没事吧!”

  但是杜业夫没有搭理他,杜业夫肯定不服啊,于是立即爬了起来,一股不服输的劲头说道:“这次不算,重来!”

  “好,重来就重来,不算就不算。来吧!”王宇泽又拉好了架势。

  杜业夫也不拉架势了,他迫不及待地就要把王宇泽摔倒,好证明自己的强大啊,于是心急的一把就扑了上去。

  “哎呀…!”可是这一次仍然又被王宇泽很轻易地一把给撂倒在了地上。王宇泽明显是之前跟谁学过一些花拳绣腿,有一些功夫底子,这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而杜业夫则是一点底子都没有的,所以两次都输了。

  这一次,杜业夫又被摔倒在了地上,而且还很疼,肩膀被摔得火燎燎的疼。杜业夫感到疼了,就连站起来都有点不能支撑着站起来了,还是张筠落上前去一把将杜业夫扶了起来的。张筠落对杜业夫说道:“没事吧。”

  “你看我这像是没事的样子吗?”杜业夫皱着眉头说道。

  “我来!”这时,张筠落突然一挺身站到了前面,拍着胸脯说道:“业夫是一点底子都没有的人,而你是有一点底子的,你爹是武师,业夫自然打不过你,现在我们公平一点,你让蔡木里跟我打,因为蔡木里也没武功底子,跟我是一样的,这样我们单挑的时候才公平合理!”

  “怎么样?”张筠落问他们。

  “好,就按你说的来,我就跟你单挑!”蔡木里自己就站出来说道。

  “好,来吧!”张筠落和蔡木里也对峙起来,两个人突然互相向对方攻击而去。

  “啪!”躲闪几个来回之后,突然,蔡木里一个猛拳一把就砸在了张筠落的鼻子上,这一记拳直接把张筠落的鼻子砸出血来了,张筠落被砸的流了鼻血,顿时感到头晕目眩,立即就蹲了下去,用手捂住了鼻子,一句话也不说了。

  “啊哈哈哈哈…!”蔡木里也赢了,于是站在他们那边的所有的人就都指着张筠落和杜业夫一阵哈哈大笑起来,他们说:“他们两个,真的是傻的可以啊,一傻傻一对,我说今天我们家门口树上的喜鹊怎么一直叫呢,原来是有喜事啊,都见红了!”

第6章砍柴师傅
神功记全文阅读作者:大树后溪加入书架

  杜业夫和张筠落都打败了,而且还是败的那么惨,开始的时候杜业夫是绝对没有想到自己会败的,而最关键的是,他没有想到王宇泽会一点武功,他的老爹是个武师,这一点他没有想到。

  杜业夫抱着被折的快要断掉的膀子过去问张筠落怎么样了,有没有事情?张筠落把手拿开给杜业夫看,说道:“你看我这像是没事的样子吗?”

  杜业夫就看见张筠落的鼻子被打的都青了,而且更惨的是,鼻血流了一下巴,都滴到了胸口上的衣服上,张筠落被打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因为打到鼻子了嘛,鼻子就会很酸,一酸,眼泪自然就出来了。杜业夫就说:“你这比我还惨。”

  “怎么样啊?你们还要不要再比试比试啊?”这时,站在一边的王宇泽和蔡木里就居高临下地对他们两个说,样子看起来简直不可一世。

  蹲在地上的杜业夫和张筠落就抬起头来看着他们那些人,虽然被打败了,可是眼神中确实满满的不服输,眼光如炬啊,杜业夫就说:“你们也不要太得意了,本来今天要不是你说房姑娘难听的话,我也不会跟你打架的,因为我出来的时候是答应了家里人,不会跟人闹事的。”

  “怎么?”王宇泽不屑地说,“你单挑输了,还有一大堆废话,而且弄得还好像是自己赢了一样,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吗?我看你也就是剩下一张嘴了,除了一张嘴你就没别的了。”

  杜业夫突然被这么一说,立马低头想了一番这话,他突然觉得王宇泽说的好像有点那么回事,被打败的是我,我好像真的只剩下一张嘴了。不行,我得把嘴闭上,从今天开始,我要闭上嘴巴,等什么时候我打败了王宇泽,我再开口说话。

  张筠落看了看杜业夫,见他不再说话,但能看得出来,他心里在较着这个劲呢,没有认输,他心里没有认输。他是不会认输的。张筠落对他们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书上是这么写的,所以我们没话说,但是我们不会认输的,你就给我们等着好了。”

  然后张筠落就站了起来,他抬手又擦了一把鼻血,糊的一手边子都是,然后对杜业夫说:“业夫咱们走,下午还有课呢。”

  杜业夫看了看张筠落,没有说什么,然后就从王宇泽那些人的旁边走了过去,而张筠落也走了过去。那些人就对他们一阵呼斥:“滚吧,手下败将!一开始还装很厉害呢!”

  杜业夫和张筠落走到了书院外面的一条河边,张筠落把鼻子上的血迹用水洗干净了,又捏了捏鼻子,感觉还是很疼,不过好多了,现在鼻子已经不酸了。

  “你是江北人?”张筠落突然问杜业夫道。

  “是啊,你才知道?”杜业夫看着张筠落感到有点诧异地说。

  “不是,”张筠落说,“我只是觉得你们江北人怎么那么柔弱啊,一点都不禁打,你看我鼻子被打出血来,现在都没事。”

  杜业夫说:“才不是呢,我们江北会武功的行家里手也一抓一大把呢,只是我从小被定义的理想不一样,我从小就想着好好读书,长大了好做官嘛,那多威风,所以从小爹娘就把我往读书人上培养了,没有往武上培养。”

  “从小我要是对武功痴迷的话,现在他们那几个根本不是我对手。”杜业夫说道。

  张筠落听了杜业夫这么一说,再一想,就觉得很有道理了,你心里想的什么,你的心就住在什么上,你心里想的是文,你的心就住在文上,你就像个书生,你心里想的是武,你的心就住在武上,你就想方设法,花费大量时间去钻研武学,时间长了,别人也就不是你的对手了。

  “好了,还是别想那么多了,下午还有课呢,我们还是回去上课吧。等有时间了,我们再想办法对付王宇泽他们几个。”张筠落说道。而中午的饭他们已经吃过了,中午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呢。

  “不,”杜业夫突然说,“我下午不想回去上课了,你自己回去吧。”

  “不回去上课了?那你要干什么去呀?你怕他们了?就那么两下就被他们打怕了?”张筠落问道。

  “谁怕他们了?你才怕他们了呢。”杜业夫说,“我只是觉得被他们打败了再回去跟他们一块上课有点丢人,所以我不想回去上课了,明天再去上,等房先生问起来,你就说我不舒服,去外面抓药了。”

  张筠落愣愣地看了杜业夫一会儿,才说道:“那好吧,你不回去上课就不回去,自己调整调整心情也好,不过我回去不跟房先生说,他要不问我就不说。”

  “好,随你便吧。”杜业夫说,然后站起来就往一边走去了。

  张筠落看着杜业夫走去的背景,突然又大声的叫住了他,说道:“业夫,你好好的啊,不要再跟别人打架了,房老师不喜欢打架的学生。”

  “我知道了。”杜业夫不回头地说了一句,然后继续走去了。

  杜业夫一个人走在树林子里就在想中午的时候王宇泽摔倒他的那两招式,怎么能那么轻易地就把自己摔倒的?他也不能比自己有力气啊?也没自己壮啊?杜业夫一边走着。一边用手比划着,走一路都在琢磨这事。

  “不行,我不能再读书了,读书没用,人家常说一句文弱书生,我可不想当弱者,当了弱者就注定会被别人欺负,我要当强者,我不欺负别人,可是我也决不允许有人欺负我。”杜业夫这么想道。

  这时候,他刚好看见树林里有一个师傅在砍柴,那个师傅是个四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他将一把斧头使得神出鬼没,砍柴像砍草一样轻而易举,十分容易,他就在想这个人会不会武功呢?

  “嘻嘻,不如我来试探他一下吧。”杜业夫想。然后杜业夫就随手捡起一块小石子儿,趁着那砍柴师傅不注意,从背后一使劲就扔了过去,不偏不倚,刚好要打中那人的后背,可是那人却不慌不忙的一个慢转身就避开了,石子儿就顺势往前接着飞了出去。

  杜业夫抓着脑袋就在想:“这人一定会武功,他连看石子儿都不看,只是一个不经意的转身,就把石子儿避过去了,没有一定功力的人,是做不到的,就是这个人了。”

  “师父!”杜业夫赶忙跑了上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就叫那个人师父。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大树后溪所写的《神功记》为转载作品,神功记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神功记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神功记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神功记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神功记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神功记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