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鬼请你看戏最新章节 > 鬼请你看戏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鬼请你看戏 连载中
分享鬼请你看戏

鬼请你看戏全文阅读

鬼请你看戏作者:谭丙

鬼请你看戏简介:一个噩梦,一封血书……故事由此开始……
  是梦?
  疼痛让俞铭清醒,但他依旧趴在地上,没有第一时间起身,而是两眼发怔地看着茶几的一角。
  真的是梦吗? https://www.uukanshu.com
-------------------------------------

鬼请你看戏最新章节第42章 有点可疑
第2章 印记、黑气、血书
鬼请你看戏全文阅读作者:谭丙加入书架

  浴室中。

  “这是什么?”

  此时,俞铭下身裹着浴巾,裸着上身地站在一面镜子前。

  他两眼聚神,一脸凝重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冲浴之后,俞铭是准备刮一下刚刚冒出的胡子,却没想到发现自己的胸口有着奇怪的东西。

  镜子里面,俞铭胸膛的正中央,有一个乌青的印记,像是被刻有奇异纹印的印章,长久在他胸口挤压留下的印痕。

  它长约二十,宽约四五,是一个长方形的印记,笔直地竖在俞铭胸口的正中央,它里面的纹印清晰明辨,但又有些缭乱,看起来有点像是古老的纹迹。

  ‘昨晚我是睡在沙发上的,应该没有硬物,这个印记看上去……‘

  盯着自己胸口印记看了好一会儿的俞铭,心中略感奇怪地不由伸手摸了摸印记,没有一点印痕的感觉,肌肤光滑平整,没有被东西紧压过的迹象。

  “这印记怎么有种熟悉感?”

  突然,俞铭喃喃了一句,凝重的双眼里掠过一丝疑惑后,不由开始沉思了起来。

  到底什么呢?

  不久后,俞铭眉宇一挑,想到了什么一个东西,急忙急事地走到一旁的壁柜,取下自己的手机,一番操作后,在手机找到了一部林正英主演的鬼片,灵幻先生。

  就刚才,俞铭终于想起了那一丝熟悉感来自来自哪里了。

  作为林正英的铁杆影迷,他所主演的电影,俞铭可以说是全部都看了一遍,有些经典之作,更是看了不下十遍,虽说最近忙于工作,没有再去回味,但他依然能够清晰记得里面的一种经典之物。

  那就是符,镇鬼符。

  俞铭觉得自己胸口的印记跟镇鬼符有几分类似,而在《灵幻先生》里面有林正英的画符的场景,他打算来对照一下,看看到底是不是镇鬼符印。

  俞铭加快了播放的速度,很快就找到了林正英画符的场景,并且开始一帧一画地对照了起来。

  “不太像!”

  半许后,俞铭摇了摇头,两者虽然有些类似之处,不过更多的却是不同。

  将手机放在浴盆边后,身体靠近镜面,俞铭仔细地查看着胸口的印记,良久后,他再次拿起手机,再次找到林正英主演过的另一部影片。

  “也不是镇尸符。”

  不久后,俞铭两眼凝重地喃喃了一句,心中不安地皱了皱眉。

  这印记究竟是什么?

  俞铭心里有些莫名地烦躁起来,不安的他不由想要摔手机来发泄一下,昨晚的噩梦,现在的印记,两者的诡异让他的脑海混乱如麻。

  其实,不论这印记是镇鬼符也好,镇尸符也罢,它们都是用于对付鬼怪的东西,不论是哪一种,对于俞铭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吗?‘俞铭不由这么想到。

  以前有过灵异经历的他,很容易往这方面去想,更何况目前的状况,却是有些让他感觉到匪夷所思。

  ‘可是,昨天一切如常啊!‘

  俞铭回想了昨天的发生的一切,却感觉并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情。

  他紧锁眉宇,两眼低沉,一手轻揉太阳穴,俞铭清楚自己需要冷静,心中的不安让他有些无法准确地思考。

  ‘难道是这房子闹鬼不成?‘

  许久后,俞铭打量了两下浴室,拿着手机走到了客厅,站在沙发旁,环视了眼客厅后,他又去了卧室、厨房、阳台,连厕所他都去看了看。

  这套房子他已经住了几年,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灵异的事件,如果是这里闹鬼的话,为什么之前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又为什么非得事昨晚才发生。

  回到客厅,俞铭紧锁双眉,一脸沉静地走到沙发前坐下,认真仔细地思考后,他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看来还是昨天有什么异常!”

  “昨天到底遇到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呢?”

  俞铭喃喃自语一声,闭下了双眼,仔细回忆起昨天遇到和发生过的事情。

  良久后,俞铭鄹然睁开双眼,目光落在了茶几上的公文包。

  哗!

  随即,俞铭一把将公文包拉了过来,打开后,从中翻找出一灰白的信封。

  那个信封是昨晚他离开公司时,保安亭的保安给他的的,当时他只看了下信封,确认是给他的,也没有多想就收入公文包。

  但此时回想起来,俞铭才发觉到信封的怪异之处,它不像是普通的信封,上面既没有邮编号,也没有寄件人,其他的相关信息都没有,只有一面扭扭曲曲地写着‘俞铭收‘三个字。

  很快,俞铭就从公文包里找到了那封信。

  “这……”

  俞铭双眼微瞪地看着手里信封,来回翻转,此时,他发现昨晚他在信封上看到三个字竟然不见了。

  信封灰白,光洁如新,没有半分异样的痕迹,若不是记忆清晰,俞铭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长期面对电脑而看花了眼。

  “怎么会没有了呢……还是说?”

  俞铭盯着信封眼色剧变,喉咙不由滚动着口水,内心的不安开始浓郁,心脏也猛烈地跳动了起来。

  他近乎百分百的确认自己是撞邪了,不然怎么会遇到这么诡异的事情。

  俞铭记得很清楚,昨晚在公司保安亭的时候,他是确认了信是给他的,他才收入公文包的,而现在,信封上却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都说事不过三,噩梦,印记,现在的信封,这无疑是在向俞铭宣告某种可怕的信息。

  俞铭紧盯着信封,五指都有些颤动,他喜欢看鬼片,但是他内心却是很害怕这类的东西,此时的他,内心已经被不安和紧张给占据,犹豫着要不要打开信封看一看。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良久之后,俞铭也想透了一点,那就是脏东西已经缠上了他,身上的印记或许就是一个证明,

  “哈!”

  俞铭轻喝一声为自己壮了壮胆,用他还有些颤动的手慢慢地撕开了信封的一角。

  吓!

  打开的瞬间,一团黑气从里面冒出来,吓得俞铭直接把信封给扔了出去。

  在他惊魂未定之际,面前的那团黑气直接向他飞了过来,迅速涌进了他的胸口。

  俞铭大惊,连忙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黑气完全不见了,而那道印记居然在泛着隐隐的黑芒,显得十分的诡异。

  随即,他用颤抖的右手摸了摸胸口的印记,除了那猛烈跳动的心脏外,唯一的异样就是,印记的地方俞铭感觉到了丝丝温热。

  “呼呼……”

  随后,俞铭的目光落在了地上的信封,再大呼了几口气,来平复内心的悸动后,他还是去将地上的信封给拾了起来。

  稍稍沉默了下,俞铭将信封口拿得远远的,生怕再有什么东西冒出来,然而当他将其彻底打开后,都没有任何异样的发生。

  “血书?”

  俞铭从信封中抽出一张信纸,但信纸的样子却让他猛然一惊。

  整张信纸近乎完全被鲜血给染透,猩红无比,就像是刚刚写上去不久一样,光是看着,都能感受到那上面的浓郁血腥味。

  上面的每一个字都是血淋淋的,多余的鲜血往下流满了通篇内容,除了第一排和右下角的字,还能看得清楚之外,其余的内容几乎全部被猩红的血迹给覆盖,已经无法辨识。

第3章 来自未来的求救信?
鬼请你看戏全文阅读作者:谭丙加入书架

  血书正面的第一排:你好!俞铭先生。我是……

  血书正面的右下方:裴元青/一六年八月二十

  在血书的正面,俞铭只能隐约地看出这么几个字。

  “八月二十?”

  俞铭完全愣了。

  他看了看手机,确认今天是八月十七。

  这难道是一封来自未来的求救信?

  这血淋淋的信难道是要告诉他,这个叫裴元青的人会在八月二十日受到伤害?

  俞铭心里这么想着,随意地将血书翻了翻。

  “这是?”

  这时,他才发现在血书的另一面是一个大大的血手印,在它的最下面,还有他刚刚完全没有注意到六个字:恳请你的到来。

  难道真的是一封来自未来的求救信?

  看到这里,俞铭不由皱了皱眉,心里隐隐觉得不对。

  他将血书放回了信封,又将信封放在了茶几后,不由握拳捂着嘴唇,双眼凝神地沉思了起来。

  ‘噩梦,印记,黑气,血书。‘

  他胸口的印记以前是没有的,俞铭能够百分百能肯定,而且昨天早晨他还照过镜子,也没有看到胸口有什么印记。

  信封是他昨晚得到的,而那个诡异的噩梦也是在他得到信封后才做的,而印记很有可能也是得到信封之后才有的,甚至很有可能就是信封造成的,毕竟刚才胸口的印记吸收了信封里的黑气。

  俞铭不知道这代表什么,但能够肯定这些事情之间必定存在着某种联系,而且他隐隐感这些事情很有可能是某种预兆。

  至于血书究竟代表何种含义,又是不是求救信,俞铭不能肯定,毕竟血书上有用的东西实在太少,他也根本无法推测什么有用的信息。

  不过,毕竟是关乎着自身的事情,俞铭也不能随意听之任之,更何况事情又这么诡异。

  于是,他再次将信封拿起,将血书抽出展开,再次凝神地看了起来。

  这一次,俞铭看得特别仔细,他目前的线索只有这个血书,那个印记他又完全看不出什么东西,再加上单凭裴元青的名字,是很难找到相关信息。

  他心中隐隐的不安告诉他,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他可能会受到某种可怕的侵袭,虽然是一种很是莫名其妙的感觉,但经历过刚才诡异的俞铭,却是有些深信不疑。

  “这是?”

  良久后,俞铭突然血淋淋的血书中,找到了一个还算清晰,勉强能够确认的字迹。

  “S?”

  俞铭拧着眉头,凝视着血书,嘴中轻声呢喃。

  它不是一个汉字,像是一个字母,第一次看血书的时候,他没有过于仔细,再加上它的形状又有点像是血流过的痕迹,所以没有看出来。

  “S市?”

  突然,俞铭双眼一亮,联想到了某种可能。

  S市,全国最为繁荣的城市之一。

  俞铭如今也身处S市,更是在此打拼十年,所以他也自然而然地将血书上的‘S‘和市名给联系了起来。

  当然,除开这个主观因素,按照常理来说,在信中写到英文字母,有很大可能是指市名,再加上这是一封血书,还很有可能是求救信,那么它表示市名的可能性就非常的高。

  “裴元青?S市?”

  俞铭喃喃了一句。

  虽然他不能肯定这个猜测是否正确,但是俞铭还是打算托人查一查,这是他从血书中推测出最有可能的信息。

  如果裴元青是S市的人,那么就可以查到他的相关信息,那么解开目前的谜团就可能会前进一大步。

  拿起手机,俞铭看着通讯录里的某个名字时,突然面露犹豫。

  想要查找一个人的信息,最快的渠道就是警察局,这是俞铭率先想到的办法,而且在警察局他还有一个比较熟悉的人。

  苏晴!

  在一番挣扎之后,俞铭还是拨通了这个他有些不想拨打的电话。

  “有什么事?”

  片刻,电话接通,俞铭就听到听筒里传来一道有些清冷的声音,语气谈不上亲近,但也不算冷漠,就像是两个陌生之间的语气。

  “呼~”

  听到声音的俞铭,脸色急速地变幻了几下,在吐了口气后,他语气稍稍低沉地说道:“我想请你帮我查一个人。”

  “谁?”

  “裴元青,S市。”

  “嘟……嘟……”

  俞铭的话语刚落,电话那头就已经挂断了。

  他面无表情地将手机放在了沙发上,闭眼沉寂,片刻后又睁开眼睛,拿起茶几上的遥控板并站了起来。

  随即,他打开电视,转身走进卧室,换上了一套衣服,然后回到客厅看了眼电视上播报的新闻后,又钻进浴室,将换下来的衣物全部丢在洗衣机后,又来到到了客厅。

  电视:“……七一六凶杀案的凶手已被抓捕归案……近日,某法院就七一六凶杀案进行了审理……嫌疑人刘某在法庭上供认不讳……该日,法庭作出判决,剥夺刘某政治权利终生,处以死刑………”

  一个月前,也就是七月十六日,S市崇德镇,发生了一起命案,有一个三口之家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作案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他虽然看似年轻,但杀人的手段,极其残忍,据闻那一家三口没有一人的身体是完整的,听说当时满屋子都是血迹,血腥气冲天。

  这件事情最近是闹得沸沸扬扬,群情激奋,无数人都希望警方能够尽快地将凶手绳之以法。

  俞铭不是世外之人,对这件事情自然有些了解。

  不过,在网上,他却看到过这么一篇文章,称刘某是有精神病的,也被诊断出患有间接性失忆症和疑是疯牛病的病症,说刘某不具备主观杀人动机和意图,是不用负刑事责任的。

  最近警方发布的公告:凶手刘某被抓捕的地点是在崇德镇,当时他正大光明地走在大街上,提着几包水果前往他女朋友家(也就是被他残杀的一家),正好被巡逻的警察给逮了个正着。

  就在这个公告发出不久,警方又发布公告,确认刘某犯有精神病。

  这件事情一出,国内一片哗然。

  在网上,就刘某是否承担刑事责任一事引发了热议,每一篇有关此事的文章都被无数网友攻占,留下言论。

  当然,多数人都是要求必须给刘某处以死刑的刑罚。

  不过,不论之前网上有着如何的争议,但现在结果已经出来,刘某已经被判处死刑。

  在庭审判决之后,警方回应一众媒体。

  记者:”为什么刘某犯有精神病依然被判处死刑?未减刑?”

  警方:“在取证的过程中,刘某是能够详述当时的情景,在崇德镇也清楚地指认了犯罪现场和作案工具。在法庭上,他更是亲口承认自己当时有自控能力,是因为金钱纠纷,产生了口角之争,引发的命案…”

  记者:“刘某犯的精神病,除了间接性失忆症外,是不是还有疯牛病?”

  警方:“不能完全确定。”

  “……”

第4章 1条诡异的路
鬼请你看戏全文阅读作者:谭丙加入书架

  “间接性失忆症?”

  俞铭看着电视上的播报的新闻,心有疑惑。

  世间真有那么巧的事情吗?

  警察一抓到刘某,后者顿时就记起了之前做过的事情,还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警方的这个说法怎么看都显得奇怪。

  刘某既然选择杀人后逃走,显然是不想承担刑事责任,他失了忆又回到常德镇被警察抓住,按照常理来说,他不是应该以精神病来为自己开脱吗?为什么反而还把一切交代了?

  而且……

  去!

  俞铭揉了揉眼睛,轻轻骂了声,这个时候他应该考虑自己的事情,而不是这个已经有了定论的事件。

  压下心里的一丝疑虑,他掏出手机,准备在网上搜索一下有关裴元青的信息。

  结果嘛…自然是没有在网上找到一丝有关裴元青的信息,谷歌,百度,搜狗,浏览器上的几种方式他都用了,完全找不到有用的信息。

  没办法!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也不懂得在网上怎么去查找一个人的身份信息,只能仅靠浏览器上面的几种搜索的方法,出现的结果其实也还在俞铭的预料之中。

  他心中唯一有些摇摆不定的就是,网上没有半点有关裴元青的信息,是不是也就说明裴元青到目前为止是没有受到伤害,那封血书是不是也有可能是来自未来的求救信?

  但!

  胸口的印记和信封的黑气,还有昨晚的噩梦,这些东西联系起来,俞铭觉得血书又不像是一封未来的求救信。

  可,如果不是求救信,那又究竟是什么呢?

  血书上面的信息,他已经非常仔细,非常认真地查看了一遍,除了那个‘S‘,他已经无法在血书上面,找到其他任何能够辨识的信息。

  能用的信息实在太少,而这一切又是那么的诡异,他甚至不能确定这些考虑出来的东西有没有用。

  “看来只能等她了。”

  最后,俞铭放弃了无谓的思考,只能看苏晴那边能不能够查到什么东西。

  “咕咕…”

  这个时候,他的肚子突然叫了起来,才发现想了这么多,居然都忘记了做早餐。

  俞铭站了起来,走向厨房,刚到门口,他脚步一顿,突然想到血书上面一个比较重要的信息。

  “八月二十,距离今天还有三天。这个时间究竟代表什么呢?”

  俞铭皱着眉头又想了起来。

  没有办法,这是有关自身的重要事情,有一点蛛丝马迹他都不想放过。

  “难道说、、是要我在三天时间内将血书上的内容给复原,然后再拿着它去S市的某一个地方?”俞铭凝神的双目微微一动,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重点还是在血书上吗?三天之后会发生什么吗?说到底这血书是不是裴元青写呢……”

  俞铭开始了胡乱猜想,一个个疑问也是相继冒了出来。

  “啊~”

  良久后,俞铭仰头,满脸烦躁地低沉嘶叫,他越想越觉得内心躁动,越觉得可怕,一种莫名的紧迫感袭来,让他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压抑。

  这种事情他并不想碰到,三点一线的生活虽然枯燥无趣,但胜在安平,稳定,对于他来说,千篇一律的生活也未必不好。

  俞铭喜欢观看各种恐怖片,但在心里他是不愿意,甚至惧怕遇到这种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虽然他已经三十岁了,但在心里依旧对鬼怪充满着畏惧。

  当然,这跟俞铭从小到大的灵异经历有一定的关系,虽然至昨日为止,他只遇到过三起灵异事件,但是每一件都让他无法释怀,每一件都在他心里刻下深厚的印记。

  一声发泄之后,俞铭的心境微微平静了许些。

  随后,他便走进厨房,做了份简单的早餐,吃过之后,便出了门,准备在四周逛逛。

  俞铭很清楚自己的心境,烦躁,压抑,甚至有恐惧,无论他怎么控制,这些东西都无法压制地冒了出来,这让他感觉很不好,长期如此的话,他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自我。

  他不得不出去走走,散散心,驱散心中那一丝阴郁。

  早晨的太阳是温暖和煦的,站在一片阳光下的俞铭,一阵舒畅,心境也快速地平静了不少。

  随后,俞铭出了小区,随意朝了一个方向慢慢地走着。

  路央,车水马龙,两旁,人群接踵。

  这里是闹市区。

  俞铭本身是比较喜欢清净一点的地方,只是这里距离他所属的公司比较近,再加上各方面也都比较方便,所以就这里租了一套房子,一住也有几年,倒也算习惯了。

  在不知不觉中,俞铭不知为何选择了一条十分冷清的道路走了很远。

  直到他胸口发烫,他才察觉到异样,回神后发现路上半个人影都没有,连车子都未见半只,而他更是不知何时走到了路中央。

  空旷的混凝路,是刚刚修建完毕,没有一只车辆行驶过,整洁如新。

  “怎么会?”

  俞铭心头动荡,双眼凝神扫向四周,在能够看到路边的楼房里有人影活动后,才缓缓地松了口气。

  这条路是最近准备翻修的,但听说施工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就给暂时中断了,路也给封了,至于具体是什么事情,俞铭倒没有怎么去关注,也不太清楚。

  只是俞铭心里极度不解,他怎么会不知不觉往这条路走了呢?他本意是打算去人多的地方啊。

  一时间,俞铭的心里有些不平静,开始往回走,很快就能看到了横跨在路口前的封带。

  “我怎么完全没有印象?”

  不久后,他紧锁眉宇地站在封带前,脑中开始回忆经过,可无论他怎么去回想,都没能想起他为什么会选择了这条路。

  他没有丝毫印象,刚才的行为就像是被控制了一般。

  俞铭心头不停的跳动,快速地掠过了封带,往回走。

  前面不足五十米的路上,车流川流不息,人群比肩接踵,跟这条路形成鲜明的对比。

  俞铭步伐比较急,他原本是打算出来散散心的,结果没有想到再次遇到一件灵异的事情,这无疑是让他的内心再次沉重了几分。

  临至路口边,他看到了一个穿着灰色布衣的六旬老人,后者不知为何坐在路口,闭着双眼似乎是睡着了,让他觉得诧异的是,不少人似乎都没有看见似的,从老人身边不停来往。

  觉得奇怪的俞铭不由多看了老人几眼,在经过老人身边时,他又忍不住就近打量着老人。

  而这时,布衣老人也突然睁开了双眼,浑浊的双目与俞铭的目光碰在了一起。

  “咦?”

  老人出声,语气有些惊奇,眼里也似乎有些惊讶。

第5章 有些事情确定了
鬼请你看戏全文阅读作者:谭丙加入书架

  老人惊讶的眼神让俞铭非常在意,他觉得这个老人似乎知道些什么。

  想了想,他不由退后两步,与老人对视,说道:“老先生,能否请教您两个问题?”

  “你说。”

  布衣老人上下打量了俞铭片刻后,点了点头。

  “您老在这多久了?”

  “嗯……有一段时间了。”

  “那、您刚才有看到我?”

  闻言,布衣老人面露回忆之色,“大概是十分钟前,我看到过你,本还想提醒你这条路不通的。不过,你好像神游太虚去了,并没有听到。”

  “那老先生在这里做什么?”

  “这是第三个问题了。”

  布衣老人这么说了一句后,便闭下双眼。

  俞铭紧皱了下眉,看了老人两眼后,还是离开了。

  他还有些问题是打算询问老人的,因为直觉告诉他,这个老人能够解答他目前遇到的事情。

  可是,看老人的样子显然是不想再说什么。

  回去的路上,俞铭心中一片疑虑,刚才的情况很不正常,说是撞鬼他都会信。

  可,关键是现在大白天啊!

  难道鬼这么厉害,大白天都能肆意妄为不成?

  难道阴阳之说都是假的吗?

  俞铭隐隐觉得不对,既然现在都有了鬼的存在,那么阴阳之说就是存在的,不然这个世界还不得乱套。

  经历过这事,俞铭自然没有了继续闲逛的心思,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要去的地方,只好回到了家。

  回到家的俞铭首先去的是浴室,急忙急事地脱掉了上衣后,往镜子前一站,下一刻,他的脸色顿时一变。

  二十分钟前,也就是他站在那条翻修路中央的时候,他胸口的印记有些发热、发烫,也正是因为如此,俞铭才感觉到不对。

  印记突然发烫,他以为是印记发生了什么变化,所以一回到家,就准备查看一下。

  然而,他站在镜子前,却根本没有在他胸口看到任何的异样,之前看到的印记仿佛就从来没有出现过。

  印记消失了?!

  俞铭反复看了几遍,确认胸口的印记是没有了。

  “难道这只是一场梦不成?”

  他喃喃了一句,心底有种欣喜。

  这时,俞铭想起了血书,连忙走出浴室,去到客厅。

  可,茶几上,灰白的信封静静地躺在那里。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印记是彻底消失了吗?

  这又到底代表着什么?

  俞铭凝眉地站在沙发旁,感觉脑仁有些发疼。

  短短半日时间不到,他身边已经发生了几起诡异的事情,就仿佛十年没有遇到过的灵异事件,突然全部迸发了出来,就像是在告诉俞铭,平静的日子已经到头了。

  俞铭此时的想法是:如果能够重来,昨晚他会选择加一个通宵,那样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了。

  他心里真的很烦躁,一无所知地掉进一个可怕的漩涡,想要挣扎,却又无从下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点点地被吞噬,那种感觉真的是一种折磨,非常的痛苦,简直就是煎熬。

  无论俞铭站在怎么去想,怎么去思考,都犹如一个步履蹒跚的孩童,缺少最为基本的条件。

  他最后依然只能选择放弃思考,为了驱散心中的不安,俞铭只能玩玩游戏,上上网,看看电影,只是一向喜欢看恐怖电影的他,这次选择喜剧影片。

  整整一天,俞铭都在强迫自己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来打发时间,因为始终静不下心,工作方面的事情是一点都没有动。

  一天就这样过去。

  晚上十点。

  俞铭将屋子里的灯全部打开,亮堂堂一片后,才安心上床睡觉。

  他心里是真的害怕!

  说来很可笑,三十岁的汉子居然还害怕这些,可事实就是这样,无论俞铭怎么催眠自己,告诉自己这个世界没有鬼神之说,但经历过今天这些事情后,他心里始终会冒出那些灵异的片段。

  担心晚上睡着了会不会做噩梦,会不会受到袭击,会不会半夜突然惊醒,会不会遇到恐怖片里面的桥段。

  然而,事实证明,俞铭想多了。

  这一夜他睡得安好,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电影果然都只是电影吗?”

  起床后,俞铭一边嘀咕,一边依次把屋子灯给关闭了。

  睡眠不愧是一剂强效安心药,一夜过去,俞铭心里焦虑和不安淡了不少,早餐过后便开始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早上十点。

  俞铭收到了了一条短信,是来自苏晴的。

  他立马停下手上的工作,认真地看了起来。

  信息:裴元青,1961年3月12日,出生于S市庆元镇,因父母幼时事故,被收纳于德兴孤儿院;1983年大学毕业,进入俊德化工厂工作;1986年七月,裴元青失踪;1990年,他在化工厂一间地下室被发现尸骨;同年,(裴元青的女友)李媚(李善的妹妹)被奸杀,凶手王奇和李善,相‘残‘致死。

  看完信息的俞铭心里有些发毛。

  裴元青三十年前就已经死了,那么给他写血书的又究竟是谁呢?难不成是裴元青的鬼魂不成?可是为什么会给他写血书呢?血书的内容究竟是什么呢?八月二十这个时间又究竟有何意义呢?

  这些,俞铭都不知道,心里一时混乱如麻。

  收到一封已死之人的血书,想必谁也不能镇定自若吧。

  八月二十!

  这个时间虽然还不知道究竟有何意义,但是它却好似一个丧命钟垂掉在他的头上,让他倍感紧迫和压抑。

  他多么希望血书是一封来自未来的求救信,因为那样他觉得至少不用跟鬼魂打交道。

  我该怎么办?

  俞铭心里这样问自己。

  他真的很茫然!

  明明感觉到危险的来临,却不知道该如何解决,感觉自己只能等待危险的降临,就跟罪犯临死之前一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枪毙。

  “呼呼……”

  他大口的吐着气,禁闭双眼,不断地告诉自己需要冷静下来。

  我要冷静!

  我要冷静!

  “我要冷静啊!”

  俞铭大叫了一声,感觉自己的脑子成了浆糊,完全找不到方向。

  他慌了!

  现在已经完全能确定他接下来要面对的东西,就是他害怕的东西,他没办法不慌。

  在此之前,他心里其实还是有点希冀的,希望血书只是一个恶作剧,但苏晴发来的信息无疑将那一丝可能给彻底破灭了。

  “叮铃铃~”

  这个时候,电话铃声响起,却犹如一定海神针,将把俞铭混乱的思绪给平定了下来。

  “呼~”

  他吐了一口气。

  稍即,他拿起手机接通。

  “喂~”

第6章 看戏给钱天经地义?
鬼请你看戏全文阅读作者:谭丙加入书架

  来电话的是俞铭的一名同事,是来邀请他参加今晚的聚餐。

  遇到这种事情的他,怎么可能还有心情参加聚会,自然是婉言拒绝了对方。

  挂掉电话后。

  “俊德化工厂?”

  他重新看了看下苏晴发来的信息,沉思片刻,在网上搜索了下俊德化工厂的地址,就出了门。

  虽然目前俞铭还是一脑的茫然,不明白血书的意义,也不清楚到底该怎么做,或则说要做些什么,但他不会坐以待毙,就算是现在所做的都毫无意义,他也要挣扎一下。

  裴元青既然死在俊德化工厂,那么他的死跟化工厂肯定有一定关系,不然裴元青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死在化工厂的地下室,并且直到三年后才被发现。

  出租车上,俞铭继续在网上查找有关俊德化工厂的相关信息,这个时候他已经将血书的问题暂时压了下去,因为他知道现在一味地去猜测都是无用功,只有根据苏晴提供的信息,他才有可能找到一些线索,才有可能搞清楚他究竟到底摊上什么事儿了。

  “1990年,俊德化工厂老板周志平之子,周俊跳楼自杀……”

  俞铭不断地搜索着俊德化工厂的信息,不久后,一篇文章的内容引起了他的注意。

  “……下身一片模糊……”

  文章中,他看到了几个令他有些发毛的字眼,想起了前天晚上的那个噩梦。

  “周俊、裴元青、王奇、李善、李媚。”

  俞铭的心里毛毛的,感觉自己摊上了一件大事,而且非常恐怖。

  李善是李媚的哥哥,可他为什么会和王奇去奸杀自己的妹妹,而且最后还和王奇相‘残‘致死,这很矛盾,就算是畏罪自杀也不用这样做吧。

  周俊是跳楼自杀,下体却一片模糊,难道他跳个楼还兴奋了不成?他作为一个富二代有什么事情想不开,非要跳楼,难道只是为了寻求刺激?

  这三个男人的心理都不正常吗?就算不正常,也不用巧到同一年吧。

  这不正常!

  俞铭觉得他们可能是撞鬼了,从正常角度来看,撞鬼才勉强说得通。

  如果说周俊、李善、王奇三人都是撞鬼,那么想要害他们的鬼又究竟是谁呢?是不是和裴元青有关系呢?

  俞铭沉思着,感觉这里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总觉得缺失一点关键的信息。

  等等…

  突然,俞铭眼神一闪。

  “裴元青是1984年失踪的,1990年被发现的,而周俊等人也是1990年相继死的,这之间……”

  这么一想的话,说不定裴元青就是周俊等人害死的,死后他化作鬼魂寻周俊等人报仇,那么引发这一切很有可能是裴元青的女朋友李媚。

  如果把李媚、裴元青、周俊三人,比作潘金莲、武大郎、西门庆的话,这一切或许就能说得通了。

  然而,这些都是俞铭的臆测,并没有事实根据,而且即便事实,他没有多少值得高兴的。

  将三十年前的事情搞清楚又如何,他依然不知道血书上面的内容,八月二十这个时间又代表着什么。

  他依然是茫然的。

  “希望在俊德化工厂能有所收获吧!”

  俞铭只能这样祈祷。

  五个小时后。

  他站在了俊德化工厂的大门口。

  但!

  俞铭没有第一时间去打探消息,而心头震动地穿过了公路,走到了一个戴着墨镜和鸭舌帽的男子面前。

  原因无他,只因为男子旁边的一块黑边牌子上,写着:收到血书的请到到此。

  “你收到血书了?”

  墨镜男抬头,看了看俞铭,淡淡地问道。

  “嗯!”

  俞铭点头,从兜里掏出信封,打算把里面的血书取出来给墨镜男看。

  “不用给我看!”

  墨镜男唰地一下抬手,阻止了俞铭的动作。

  “你知道这血书是怎么回事?”

  俞铭将信封收回,盯着墨镜男,问道。

  男子看了俞铭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血书,是一封观影邀请信。所谓的观影,其实就是让你去观看写信人的死亡过程,然后奉上观影费。”

  “什么意思?”

  “通俗来说,就是鬼请你去看戏,看完戏后给钱。”

  “强买强卖?”

  “哦……理解得不错。”

  男子瞅着俞铭,嘴角突然划过一点诡笑,道:“不过,鬼要的观影费,是他们所缺失的且重要的东西。比如,生前断了腿的,你支付一条腿就能活着出来。”

  “腿?不是都是命吗?”

  俞铭疑惑,既然都死了,所缺失的东西不都是生命吗?

  “命虽然重要,但是有些鬼生前有所执念。比如眼瞎的人,他一生都渴望光明,那么对他来说,一双眼比命还重要。”男子摇了摇头,道。

  俞铭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问:“观影费怎么确认?”

  “最近做了个噩梦吧?”男子一脸肯定神色地看着俞铭。

  “嗯!”

  “好好的记住它。当写信人的死亡过程中,有一点与你的噩梦类似,那么就很有可能是他要的观影费。”

  闻言,俞铭心头颤动,脸色有些不好。

  前晚的噩梦,他可是记得非常清楚,细节犹如刚才发生过一般烙印在脑海,让他最无法忘怀的可能就只有最后的一刻。

  裴元青要的观影费不会是那个吧?

  俞铭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如果不支付观影费,会怎么样?”俞铭不由询问墨镜男。

  “你觉得吃鬼的霸王餐的人会被怎样?”

  男子笑了下,语气阴森森的,在俞铭愣神间,他语气严肃地说道:“对于我们来说,支付观影费是最后逼不得已的行为,是为了保命。谁也不想缺胳膊少腿,那么我们又该怎样做呢?”

  “怎么做?”俞铭看着男子。

  “一,了解写信人的性格,喜好,然后准备相应的东西,到时候你边跑就边丢东西来延缓鬼追击;二,拿到凶器,它对写信人很有威慑性,但使用次数过多,会激起写信人的戾气;三,就是玩命儿地跑,跑出黑幕即可;四,与写信人交好,五,干掉写信人的鬼魂,六,找到黑核捏碎。”

  “三个问题。”

  “你说。”

  俞铭压下浮动的内心,眉头微皱:“写信人死了很久,我怎么去了解他的性格和喜好?又怎么去交好他?黑幕是什么?黑核又是什么?”

  “黑核是黑幕的力量来源,捏碎它,就可以关闭黑幕,就可以结束,不过它一般只会在观影结束后才会出现。

  黑幕嘛,就是一个巨大的淡黑色半球状光幕,黑幕出现,就说明观影开始,而黑幕中会重现写信人死亡前后的情景,那个时候你就可以去接触写信人,去了解写信人的性格和爱好。

  如果没有了解到写信人的喜好,那么直接砸钱也是可以的,不过,前提是写信人是爱财之人,不然适得其反。”

  男子看着俞铭,顿了顿后,一脸严肃地又说道:“至于如何去交好写信人,这得看你自己的手段了。不过,我要提醒你,写信人的死亡是注定的,千万不要为了结交写信人,试着告诉他会死的消息。”

  “而且,我也不建议你去交好写信人。”

  男子想了想又说道。

123456789下一页
扫码
作者谭丙所写的《鬼请你看戏》为转载作品,鬼请你看戏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鬼请你看戏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鬼请你看戏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鬼请你看戏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鬼请你看戏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鬼请你看戏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