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玩宝大师最新章节 > 玩宝大师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玩宝大师 连载中
分享玩宝大师

玩宝大师全文阅读

玩宝大师作者:青木赤火

玩宝大师简介:玩物丧志,玩宝得志。
  玩宝筑起黄金屋,玩宝引来颜如玉,玩宝不辞千里路,玩宝胜读万卷书。
  这个籍籍无名的古玩小贩,终究是要变成大师的。 https://www.uukanshu.com
-------------------------------------

玩宝大师最新章节第二百七十一章 古玩4公子
第二章 真是撞鬼了!
玩宝大师全文阅读作者:青木赤火加入书架

  余耀平时胆子不小,但这种事儿谁能受得了?还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嘴里不停念叨着,请自己能记得起的各路神圣仙佛保佑。

  好在这金光灿烂的时间并不长,同时再也没有声音响起。

  眼前恢复了一片黑暗。

  足足又安静了五分钟,余耀才一点点慢慢睁开眼睛。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一钩上弦月挂在空中,和昏黄的路灯光交织,斜射在“格古斋”的匾额上;老街上暂时没人经过,而东口连接的滨江道上,不停有车辆呼啸而过。

  地上的一堆灰烬,已经没了半分火气;手里的鬼脸花钱,也没什么变化。

  呼······余耀长出一口气。

  起码眼睛没出毛病,看得清清楚楚。

  难道,刚才是我花眼了?幻听了?

  余耀缓缓站起身来,先是小心将鬼脸花钱暂时装进口袋,又点了一支烟。

  许是最近有点儿累,又是做梦,又是幻觉的。

  不过,直到一支烟抽完,这种自我安慰也没能起到大作用。余耀回到店里反锁店门之后,还是有种脊梁骨冒凉气的感觉。

  走到店铺一角的脸盆架边,洗手擦干之后余耀揉了揉太阳穴,“还是先睡会儿静静吧。”

  店里只有他自己,没有静静。不过,柜台上倒是多了一份卷起的报纸。

  这好像是那个中年人遗落的。

  余耀顺手拿了起来,展开。

  这是什么报纸?连个头版大彩图都没有。

  嗯?不对啊,黑白的?这油墨?

  民生联报。

  民国二十七年十月二十六日,农历九月初四。

  余耀草草看了几条头版的新闻,全是当年的时事。再翻,还是。

  不经意间,一条新闻标题蓦地映入眼帘。

  一代宗师昨日离奇去世,国宝级文物不知所踪。

  旁边,还配了一张照片。

  看了照片,余耀的手像被火烧了一样,腾地就将报纸扔了出去!

  这张照片,虽然是一小半身黑白照,自是比不了现如今的高清图片,但是余耀也能认出,赫然就是刚才进店那个中年人!

  这特么的是真的撞鬼了啊!

  我说这年头儿怎么还有这种打扮!

  还有,那张报纸发行日期是农历九月初四,报纸上说的“昨日”,就是九月初三!

  今天,也是九月初三!

  忌日。

  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这本来应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个日子啊,怎么自己就出了这种事儿?!

  鬼爷,我和您应该没什么关系啊?怎么就找上我了?

  余耀站在柜台边,瞅着被他扔在地上的报纸,抖抖索索又点了一支烟。

  他现在是又惊又怕。

  还带了那么一点儿好奇。

  一代宗师?

  这个人到底是谁?刚才还没顾上看······

  抽完了一支烟,余耀一咬牙一跺脚,硬逼着自己上前拿起了那份报纸,重新放到了柜台上。

  既然都找上门来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民间一代传奇,古董文物鉴定大师许太炎······”

  啊?原来,他就是许太炎?

  余耀一时间又有些游离了。

  作为一个理论水平和历史知识远远高于眼力的古玩小贩,余耀是知道这个许太炎的。

  民国年间,有“文物三言,半壁江山”一说,说的是在文物古董这个圈子里的影响力。

  所谓“三言”,是三个姓氏都带言字旁的人。

  许太炎,谢流斋,谭如肃。

  不过,这三个人,不是一路人。

  许太炎最具传奇色彩,在文物古董鉴定方面是个天才。他曾在琉璃厂开店,在当时的行里颇受追捧,有“许一眼”的雅号,不管真假,一眼定性。但他的背景十分神秘,据说人脉颇广,却从不为官方做事。

  谢流斋,却是个专门“出口”文物的古董商,他在沪海开了一家古董公司,同时在西洋也有公司,如今不少堂而皇之摆在外国展厅里的好东西,就是他搞出去的。

  谭如肃,则是当时最大的古董造假集团的掌舵人,以古画为主,青铜器、瓷器也有涉猎,其中不乏以假乱真的超级高仿。不客气地讲,现在说不定哪位收藏家甚至哪个博物馆里,还有谭氏集团做出来的东西。

  “我姓许。”

  这声音再度在余耀脑海里响起。

  余耀的心里,却好似稍稍踏实了一些。

  因为,如果真是许太炎,此“鬼”就非同一般,一代宗师啊!应该不会难为自己这么个小人物吧?

  余耀一边想着,一边将这篇只有不到四百字的新闻看完了。

  敢情民国时候的新闻也玩儿标题党,写许太炎去世,死因却不知道,这就算离奇了?余耀还想看看国宝级文物是什么,结果只是猜测许太炎应该藏有国宝级文物。不过,倒是怀疑了一下倭国人。当时倭国人已经入侵华夏,同时大肆搜刮古董文物。

  有用的不多,但其中一点还是引起了余耀的注意。

  那就是许太炎当年在琉璃厂有一家店铺,也叫“格古斋”!

  这似乎能解释他“显灵”到此的原因?

  难道,是他老人家在“下面”缺钱了?

  余耀再度回忆了一下整个过程,他似乎并无恶意;自己呢,又帮他烧了纸钱,整整五刀啊,这要搁在“下面”,够买个花园别墅了吧?

  既然这样,应该不会再有麻烦了?

  钱眼儿里的金光,要不是幻觉的话,会不会是一种表示收到钱的“反馈”?

  胡思乱想一通,余耀又摸出那枚鬼脸花钱。

  这东西,可不敢卖了!

  从店里找了根红色挂绳,余耀小心翼翼将这枚鬼脸花钱穿系了起来,而后,打开了柜台里侧一角的小保险箱。

  小保险箱里,也没啥东西,除了几千块现金,还有一个不大的锦盒。

  余耀将穿了红绳的鬼脸花钱小心翼翼放进去,拱手拜了拜,“许大师,小店的名字是个巧合,无意冒犯您。我这纸钱也烧了,够您在下面花了。您看,是不是就不用上来了?主要是怕您累着······”

  说完之后,余耀拍了拍心口,感觉舒缓了一些。

  瞅了瞅保险箱里的那个锦盒,余耀不由自主又拿了出来。

  这个锦盒里,是他前两天捡漏的一件白玉扳指,今年能不能过个好年,就靠它了!

  打开锦盒之后,余耀又禁不住拿起了扳指。

  包浆莹润,手感一流,开门的熟坑。扳指的外立面上,上下刻有回纹,中间则是阴刻了一首唐诗: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何当金络脑,快走踏清秋。

  根据余耀之前的判断,这是一件乾隆朝苏工老玉件,虽然比不了内务府造办处的官作,但也算精品了。

  可此时的余耀,眉头却忽而拧成了一个疙瘩。

第三章 捡漏?打眼!
玩宝大师全文阅读作者:青木赤火加入书架

  这扳指,原来不是捡漏了,是特么打眼了啊!

  扳指本身,是乾隆朝的老扳指不假,但这回纹和诗文,却是后刻上去的!也就是说,原先是一件素扳指!

  这在行里,叫老玉新工,辨识难度往往极大。

  同样是乾隆朝的老扳指,素扳指和诗文扳指,价儿那就差大了!

  素扳指,一般五万之内就拿下了,因为没什么工艺嘛。但若是雕工精湛的诗文扳指,一个字儿一万往上加价,最后整体再加点儿,卖到三十万也不是很难。

  这件扳指,余耀是十万收的,要是能三十万卖出去,的确也算是个漏儿了。

  古玩行里,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今年拢共也赚不了仨瓜俩枣的,这已经入秋了,就等着出手这扳指。结果,还没出手,钱就折了一半!

  余耀有点儿肝儿疼。

  又点上了一支,狠吸几口,鼻孔冒烟。

  等等。

  好像差个事儿。

  真是差个事儿!

  我什么时候有这等眼力了?

  当时看这件这件扳指,又是手电,又是放大镜,也没看出来是老玉新工啊!

  回来之后,还翻了很多资料,对比细节和特征,也没瞅出有啥问题。

  这?

  余耀放下扳指,又从货架上拿起一件笔筒。

  放下笔筒,他又拿起一方砚台。

  直到清晨五点,他才抱着一个罐子昏昏睡去。

  他又做梦了,仿佛看到了一条热闹的古玩街,鳞次栉比的店铺和摊子,来来往往的各色人物,有长袍马褂,有西装革履;有华夏的,有西洋的东洋的······

  也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余耀,好像听到了店外的砸门声,“鱼头,快点儿开门,都几点了,还不起来!”

  余耀爬了起来。

  哗啦一声,怀里的那个罐子就此掉在了地上,摔成了几瓣。

  余耀定了定神儿,看到罐底完好无缺,小心捡了起来,拿着往外面走。

  摔了摔了吧,反正就这个底儿是真的,之前看不出来,没想到上面是后接的又做了旧!

  将罐底放到货架上,余耀开了店门。门外,站了一个高大的肌肉男,一头自来卷儿,浓眉大眼的,瞅着有几分威猛。

  “就知道是你这个扑街!大早上的吵什么吵?”余耀反身回到八仙桌旁坐下,拧开一瓶矿泉水,咕咚咚灌了一口。

  他真叫扑街,虽然写出来不是这俩字儿。

  濮杰和余耀是发小,如今干的是夹包袱和铲地皮的活儿。

  早些年,夹包袱和铲地皮,虽说都是古玩行里的路子,但却很难混为一谈。夹包袱是走街串巷老宅门里收货,铲地皮是下乡进村从农民手里刨食。

  不过如今时代不同了,濮杰说白了就是个跑货的,哪里有香味儿,就到哪里蹭饭吃。

  “这都十二点多了,大什么早什么上什么?”濮杰顺手掏出一支烟点上,看了一眼余耀,“我看你睡毛楞了,不过楞点儿好,大买卖来了,别特么震着你!”

  “震你妹啊!”余耀也掏出一支烟点上,“你介绍的买卖我还敢接么?就那白玉扳指,是特么的西贝货!”

  这会儿该轮到濮杰楞了,“不会吧?玉质多油润,包浆多瓷实,要不是我最近手头紧,能让你捡了便宜?”

  余耀哼了一声,“你什么时候手头不紧?”

  濮杰忽而转了转眼珠,“我说,你这眼力吧,有时候我还真不敢恭维。要不是余叔给你留了个铺底子,你指不定还得跟我混。”

  “素的!后添的工!”余耀拿出了那个锦盒,拍到了八仙桌上。

  濮杰这下不说话了,从锦盒里拿出了扳指,翻来覆去看着,末了,还拿起了放大镜,又看了一通。

  “说我眼力不济?你仔细对比下老划痕和刻字交叉的地方······”

  余耀随后连比划带解释,濮杰算是弄明白了,“我靠,刘大头这混蛋!我非找他掰扯掰扯!我说怎么那么巧!说好了去找他,我前脚刚到,后脚就有人拿着扳指来出手!”

  “拉倒吧!”余耀撇了撇嘴,“货款两清了,它就是变成一坨狗屎,你也得自己吞下去!”

  余耀说的,是行里的规矩。

  古玩,它不是服装鞋帽,试了不合适,回头就退换去。货款两清,你出了门,这东西就是你的。人家做了局,你非得往里钻,那是你无能。

  找后账?不是不可以,但在行里,那无异于拿着喇叭说自己是大棒槌,丢人还不嫌寒碜。而且按照规矩,就算能砸浆(有大佬或协会主持退货),也只能退一半儿的钱。

  这个刘大头,是江州古玩行里的老油子了,你就算去找他掰扯,他没准儿有一万套说辞来推脱。

  濮杰沉默了片刻,“这东西做得是真不赖,弄好了,兴许能找到下家蒙出去。”

  “能玩儿得起这路货的,哪这么好蒙?要不然,刘大头能找上你么?”

  濮杰尴尬笑笑,“我不也是想发财么,再说了,你当时不是也没看出来么?”

  余耀猛吸一口烟,冷着脸开口,“当时是当时。这刘大头,做局坑我们,这场子,必定得找回来!”

  濮杰掐了一支烟,又点上一支,“行了,机会慢慢找。这笔算我欠你的。这次,是真有大买卖。”

  “说呗,来了还能不让你说?”

  濮杰拿出了手机,调出了一张照片。

  余耀道,“手头紧还换粪叉?”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嘛。你看,这拍出来的照片就是不一样!”

  余耀拿过手机,仔仔细细看了看这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件唐三彩仕女俑,立姿,鬟发垂髻,脸颊饱满,身体富态华贵,整个造型的比例很匀称,是盛唐时期的风格。

  “唐三彩都是冥器,你想死啊!”余耀把手机塞给了濮杰。

  唐三彩,唐代的带釉陶器,釉彩主要就是黄绿白三色,因此得名。不过,唐三彩也不是只有这三种颜色,比如这件仕女俑上,就还有褐彩。

  唐三彩都是冥器,陪葬品,没有传世的,古代也没人把这个当古玩摆家里的。直到清末民初,在中原北邙山发现一批唐墓,大量唐三彩出土,才开始热起来。

  当然,古玩之中,相当一部分都是冥器,很多人并不在意这个。

  余耀说到底,就是个古玩小贩,他就是收来也不会自己留,有人愿意买就行。

  他刚才对濮杰这么说,是因为从照片上就看出了问题。

第四章 您可不能便宜卖了
玩宝大师全文阅读作者:青木赤火加入书架

  照片上的仕女俑,不少地方还带着土痕呢!这些土痕并不老旧,显然是刚出土不久。

  “能出土这样的仕女俑,必不是一般的墓葬!要是翻船了,少说也得在号子里待上几年!”

  濮杰却瞥了余耀一眼,“你以为我瞎啊?这东西,不是刚从墓里出来的!”

  “嗯?”

  “你有所不知,这是兰山县一个老户挖地窖的时候挖出来的,就这一件东西,下面没有墓葬。”

  余耀脸色稍缓。只要不是墓葬里出来的东西,那就好说多了。

  “这东西现在在哪里?”

  濮杰挑了挑眉毛,“还在他家里。我收过他两件老铜器,还有一次收了他们村里一户的老东西,给了他抽头。没亏过他,这次说是给我留着呢。”

  “留着?要是有人出个合适的价钱,他还留个屁啊!”

  “谁说不是呢?但是这次那老头儿邪了门了,我抬价到一万都不卖。”

  “你不会买炸了吧?”余耀皱眉。

  “应该不会,我且小心着呢。他也说了,顶多等我今天一天,不行就找别的买主了。”

  “他到底要多少钱?”

  “他说想给儿子结婚凑钱,少了五万不行。我这不是凑不出这么多么?”

  余耀点上一支烟,这玩意儿如果是真的,是近百万的货色。五万,肯定是个大漏儿,但没见实物,说什么也没用。“走,这就去看看!”

  出了门,拐上滨江道,濮杰的那辆八手捷达就停在路边。

  “这么一会儿就贴条了。”余耀瞅见了车上的一张违章停车罚单,“前头就有停车位,你这省了两块钱,搭上两百。”

   濮杰却嘿嘿一笑,将单子小心揭下收了起来,“我自己贴的,上次的老单子。”

  “你牛逼。”余耀上了车,濮杰麻溜儿地发动,“我说,你要是有闲钱,也该买辆车了。”

  “要买就买好的。再说了,我是坐店,又不跟你似的经常狼窜。”

  “你现在还能拿出五万么?”濮杰没接这茬儿,转而问道。

  “我撑死就剩一万的活钱。”

  “啊?那我们去看个毛啊!”

  “他要五万就给五万啊?咱俩凑凑,两万差不多了!”

  “得,要不还是别去了!我请你吃顿饭,这事儿当我没说。”濮杰又掏出一支烟点了,“那老头儿坚决得很,你以为我开玩乐呢?”

  “瞧你那损色!”余耀应道,“他要真是头倔驴,只要东西对,我借钱还不行么?”

  “让我说你什么好?罢了,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走吧。”

  兰山县,是隶属江州市的一个县,江州市区在江南岸,兰山县在江北岸,这地方古时候算是个重镇,也比较富庶,大户多。江州不少铲地皮的,都爱往兰山县跑。

  濮杰开车过了跨江大桥,穿过县城,到了一个叫库岸的村子。库岸村至今还保留了一些老建筑。

  “贾大爷,来客了哈。”濮杰带着余耀来到了一处小院门口。这处小院不是老建筑,红砖门楼下,木门开着,影壁墙上贴着瓷砖,松鹤延年的图案有点儿掉色了。

  “小濮来了?”一个六十岁上下的老头儿迎了出来,穿着一件半旧不新的蓝夹克,咧嘴笑出一口黄牙。

  “我兄弟,姓余,一块来看东西的,”濮杰介绍了一下,“这位贾大爷,户主。”

  “快进来快进来,坐,正好尝尝我这刚下树的柿子。”贾大爷将他们引进小院中,正房前,摆着一个小方桌,桌边有几个马扎,桌上还摆着一盘带着白霜的柿子。

  “我吃不了这口儿,太涩。”濮杰大喇喇坐下,掏出烟递给贾大爷一支,“东西拿出来吧,今儿看好了,我们拿走得了!”

  “好,我取去。”贾大爷将烟卷儿夹在了耳朵上,有意无意瞥了余耀一眼,便进屋了。

  余耀这才坐下,也点了一支烟,低声道,“我瞅着,这老头儿挺精的。”

  濮杰却摆摆手,“你看了东西再说。”

  柿子被拿到了窗台下,东西被摆到了小方桌上。

  这件唐三彩仕女俑,有一尺高,乍看还真是有一眼。

  余耀也不客气,贾大爷放好之后,他就上手了。

  看了一会儿,余耀将东西放下,笑着对贾大爷说道,“贾大爷,这是您挖地窖挖出来的?”

  “对啊,小濮没告诉你?”

  “除了这个,没挖出别的?”

  “那倒没有。”贾大爷点上了烟,“小伙子,我怎么听着你话里有话啊?”

  “没有,没有,我这不是怕碰上什么墓葬么?”

  “肯定不是墓葬,这东西就在黄土里面,我琢磨着,是不是早些年谁埋地下藏的?我这院子,八几年才成了宅基地盖房,后来又翻盖了,原先是块荒地。”

  余耀点点头,“贾大爷,我听濮杰说,您是少了五万不卖?”

  “唉,按说小濮照顾过我,是该让让价儿,毕竟我这东西也是白得的不是?但我小儿子没出息,要结婚了,这里里外外的,还真是短钱啊!”贾大爷抽了一口闷烟。

  余耀一脸认真,“贾大爷,您听我说,五万可不行!这唐三彩仕女俑,十年前,拍卖会上就出过六十万的价儿,如今你就算一百万出手,那也跟玩儿似的!”

  濮杰一听这话,感到有点儿脑仁抽筋,猛地咳嗽了一声。

  贾大爷也是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你要出一百万?”

  “我哪出得起啊!我是说这么好的东西,您可不能便宜卖了!必定得卖个好价钱!您和濮杰老交情了,我们总不能为了自己赚钱,砸了您的大买卖!至于您儿子结婚,您把这话和他一说,他一准儿肯等着您卖出大钱来啊!”

  余耀说得煞有介事,贾大爷却似乎明白了,看了看濮杰,“小濮啊,你今天这是压根不想买啊!”

  濮杰刚要说话,余耀一把按住他的手,转而对贾大爷说道,“贾大爷,我们想买啊!不过,如果这东西是真货,我们买不起!可如果不真,我们也不想当棒槌!”

  贾大爷嘿嘿干笑两声,“有你们的!既然不愿意吃柿子,两位,那就不送了!”

  “贾大爷,我还没说完呢!”余耀也笑了笑,“您这东西,如果是真的,就算不是墓葬里出来的,只要是地里挖出来,也得上缴,不然,可就是私藏文物的罪名。”

  贾大爷脸色一变,“几个意思?你是看这院里就我一个糟老头子是吧?信不信我一跺脚,你俩就出不去?”

第五章 剃头挂袍将军罐
玩宝大师全文阅读作者:青木赤火加入书架

  “我信。但我也信,你不会一辈子不出村了!还有,我听濮杰说,你儿子在江州市区打工吧?”余耀骤然冷笑,“贾大爷,你做局坑人,还坑出气势来了?佩服!”

  濮杰一拍桌子,猛劲儿上来了,“贾大爷,怎么回事儿?要是鱼头说准了,要么,你把我俩弄死在这里!要么,那可得好好说道说道!”

  贾大爷本来瞪着的眼珠子忽而转了转,接着很生硬地哈哈大笑,“你说你俩小伙子,这么认真干嘛,买卖不成仁义在嘛!”

  “要是不仁义,我就悄么声地报警了。我说贾大爷,要是警察搜出来,一看带土,就算你坚持说是工艺品,他们也得找专家鉴定,一个还不行,只要有人觉得不是赝品,那最终结果出来之前,你得先进局子吃点儿苦头!”

  “哎呀,没想到今天遇上了小兄弟这么个高人!你说吧,想怎么办?”

  “我们俩,总不能白来。”余耀不紧不慢又点了一支烟。

  濮杰却又忍不住气咻咻道,“贾大爷,我对你可一直挺厚道!没想到,做局第一个就想宰我?”

  贾大爷干咳两声,“小濮,这不是巧了么?正好让你碰上了。而且我也拦不住你啊,你走的时候不还吆喝千万别给别人么?不过,你这不也找来了高人,小余先生嘛!”

  余耀接口,“旁的别说了,贾大爷,咱们都是求财,你看着办吧。”

  贾大爷想了想,“你俩等着。”

  说罢,起身又进了屋。

  出来的时候,他的手里多了一个硕大的锦盒,“今天小余先生你破了局,按规矩呢,也确实不能让你白来。”

  贾大爷将锦盒又放到了方桌上,余耀不客气地开了。

  打开一看,居然是一个一尺多高的将军罐。

  将军罐,这名字本身就挺有意思,因为直口丰肩,加上特别像将军盔帽的宝珠顶盖,由此得名。将军罐最早应该出现在明代嘉靖年间,清代康熙一朝特别流行;康熙青花将军罐,是不少瓷器藏家追捧的对象。

  不过,见到这件将军罐,余耀却皱了皱眉,“剃了头,挂红袍,贾大爷你想干嘛?”

  所谓剃头,是指这将军罐没顶盖;所谓挂袍,是指这将军罐上涂了一层油漆。

  在特殊年代里,因为破四旧,很多老瓷器都给砸了。有些人家就涂上一层油漆保护,扔到厨房之类的地方,当个普通的罐子用,使其幸免于难。

  这件将军罐上,不仅涂了一层红漆,上面还用黄漆写了一个大大的“醋”字。

  好嘛,这是当过醋坛子。

  不过,罐腹附近,有一块巴掌大的红漆斑驳,露出了青花图案,是一个骑马的将官。

  同时,罐底的漆,也好像自然磨损了,能看到一圈胎底;还有内壁,并没有涂漆。

  贾大爷笑吟吟看着余耀,“这东西,送你了!”

  余耀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露出的青花图案,发色是明翠的宝石蓝;骑马的将官,画工活灵活现;再加上胎底还有内壁的情况,这是一件康熙官窑青花刀马人物将军罐!

  如果不剃头,能值两三百万!

  即便是剃了头,价值也会在一百万上下,因为只要整个罐体完整,虽然价值能掉一半儿,却仍有市场。

  这么一件好东西,这位贾大爷怎么可能拱手相送?

  “贾大爷,你这越玩儿越深了啊!这是听我说的报警,灵感来了?我带着这件康熙青花罐子一出门,回头你再报警,给我俩安个抢劫什么的?”余耀沉声问道。

  “后生啊,你想多了。你破了局,不想空着手走,但我也没别的。”贾大爷压低了声音,“是康熙青花不假,露出来的画片儿、胎底、内壁,都没问题。可这罐子,油漆不是老年间刷的,是后做的。怎么的呢?除了故意漏出来的地方,其他地方,不知什么原因造成的老伤,釉磨了,画片儿都花了!只能,油漆一盖,呵呵,愿者上钩!”

  濮杰恍然大悟,“卧槽,你蒙不了我们,让我们拿这玩意儿蒙人?”

  “什么叫蒙人?你出个低价儿,谁贪谁吃药!要是不贪的人,必定不会买一件挂袍的,肯定要洗了再买!”贾大爷振振有词。

  濮杰瞪眼指着贾大爷道,“我还以为你真是个老户,合着就特么是个幌子啊!整个儿一局串子!”

  “小濮,天地良心,我是真不想蒙你;不说别的,你这长相太猛,我还真有点儿怕。”贾大爷点了一支烟,指了指余耀,“还有,你这兄弟眼力太毒了,今后我想蒙你也没门儿啊!”

  本来这将军罐能值一百万,可要真是如贾大爷所说,表面大部分都磨了,釉下画片儿还花了,也就剩下骑马将官这块瓷片的钱了。

  余耀一听,原来如此!他沉吟道,“这东西,确实很有迷惑性,要是遇上个贪心的主儿······”

  “我就说嘛,小濮,你兄弟是高人!”贾大爷嘿嘿一笑,“不过,这东西就算砸了只卖那块瓷片,也值个千儿八百的,我送归送,但小余先生你得提点我两句!”

  不待余耀应承,濮杰就道,“鱼头,江州古玩行就这么大,我们要拿了这东西,岂不和刘······”

  此时,余耀却深深看了濮杰一眼,濮杰不由捂住了嘴巴。

  余耀点点头,而后又对贾大爷说道,“想问我这唐三彩仕女俑怎么个不真法儿?”

  贾大爷点头,“这仕女俑我不打诳,本儿加来回路费就快一万了,这可是中原汝都出来的老窑工。我要五万,不多吧?”

  余耀笑了笑,既然决定拿走这件挂袍将军罐,肯定得说两句。

  “唐三彩是低温陶器,而且要烧两次,先烧素胚,在施釉二烧。人物俑呢,没有在脸上施釉的,因为釉再薄,也有流动性,稍不小心,就烧成花脸了,所以脸上都是用颜料画的。唐代到现在一千多年,唐三彩人物俑脸上的颜料早就淡化没了。”

  “你这件,别的地方都做得很好。但是这脸,用的颜料不讲究,是化学颜料,然后再褪色做旧。天然老颜料褪色后,那脸色是纯的;而这化学颜料褪色,没处理到位,隐隐留下了点儿沁。”

  古玩鉴定,看似高深,但在有了一定基础的人眼中,有时候就差一层窗户纸。只不过,这层窗户纸,之所以捅不破,是因为你不知道从哪里捅。

  余耀话音刚落,贾大爷兴奋鼓掌,“得!我拿着这东西去找货主,就凭你这几句话,也能把钱赚回来!”

第六章 连环套
玩宝大师全文阅读作者:青木赤火加入书架

  余耀却面无表情地收起锦盒,“贾大爷,今儿两清了!”

  说罢,抬腿就走。

  濮杰看了贾大爷一眼,“贾大爷,你挺会姓的。”

  而后便快步追上了余耀。

  贾大爷看着他俩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江州城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后生?”

  濮杰发动了车子,驶离库岸村之后,才幽幽问道,“你不会真准备拿这个挂袍将军罐去搞刘大头吧?”

  “有来有往,不然怎么对得起他?”余耀道,“冤有头,债有主,要是搞别人,那就成没事找事了。”

  “这刘大头不太好惹啊。再说了,他在圈儿里混了这么多年,未必能让他上当!”

  “你就说想不想搞他吧?”

  “我当然想了!”

  “他撅我一回,我至少损失五万;这次正好有机会,我让他加倍还回来!”余耀点了一支烟,“我管他好惹不好惹!老子现在光杆儿一根,还怕了他了?”

  “行,你要下了决心,我和你一起干!”濮杰咬了咬牙,“不过,这事儿可得好好筹划下。”

  “不如来个直接点儿的。明儿周六,我直接去七星桥,顺道看看有没有货能抓。”余耀的眼力,如今脱胎换骨,也是正好想去碰碰运气。

  七星桥古玩市场,和格古斋所在的老街不同。严格来说,老街并不算古玩街,只是街面上有几处古玩店铺,同时与繁华的滨江道相交,有一定的客流量。

  而七星桥古玩市场,位于江州东南的江边,江水在此流出江州。在七星桥以里,却拐了个弯儿,此处宛若一个小湖。

  从先天八卦来看,东南兑卦,成泽聚水,和实际的江面相互映衬。水就是财,七星桥古玩市场一直都比较繁盛。

  江州是东江省的省会,七星桥古玩市场,也是整个东江省最大的古玩市场。

  如今网商微商当道,但是古玩一行,却还是在现实中交易才妥帖。若和别的商品一样,七天无理由退换,那大部分古玩商就等着死翘翘了。而真正的玩家,也不会不上手就敢买货,就算能退换,一来一回,出了纠纷都不够麻烦的。

  七星桥古玩市场,有店铺区,有地摊区。不过地摊区只有周末两天才有。

  市场一大,东西就多,来路就杂。这里面,既有专门贩假卖假的老帮菜,也有全省各地收了老玩意儿来出货的,还有土夫子手里来的鬼货,甚至拐骗盗抢的贼货,鱼龙混杂,良莠不齐。

  要想在这里面不吃亏,不仅需要鉴古的眼力,还得有细察行市的玲珑心思。

  余耀的父母三年前出了场意外,今年夏天刚上了三年坟。刨去之前跟着老爸耳濡目染,单是独立在江州的古玩行,他也混了三年;七星桥古玩市场,已经很熟。

  刘大头在七星桥古玩市场有家店铺,名叫雅玩阁。此人原名刘一波,五十冒头,黑不溜秋,中等身材,但偏生脑袋很大,由此得了这么个绰号。

  说起了这事儿,余耀在车上又琢磨开了。

  按说这老玉新工的白玉扳指,如果能蒙给玩家,那绝对不止十万的价儿。但能买得起这路货的玩家,并不好蒙。而且不守规矩的可能性更大,要是事后发现了问题,不依不饶,也很麻烦。

  如果蒙给同行,守规矩的可能性更大,即便找后账,也容易对付多了。但,濮杰毕竟给他供过货,为什么选濮杰?还是有点儿蹊跷。

  濮杰这时候也正在想这事儿呢,他一手把住方向盘,一手又抽出一根烟点上,“鱼头,你说这刘大头干嘛要撅我呢?”

  “我也正琢磨这事儿呢,你是不是得罪过他啊?”

  “好像没有啊!”濮杰话音刚落,手机响了起来,他开着车,顺手就按了免提。

  “濮老弟,忙啥呢?”

  “嗐,瞎忙。老哥你呢?”

  “我也一样。最近有什么好货没有?”

  “这年头儿,好货难碰啊,下乡铲个地皮,都特么可能掉局里去。”

  “怎么?让人坑了?”

  “没有没有,我就这么一说,老哥最近想要什么货啊?”

  “老乾隆的玉件儿有么?牌子扳指什么的最好!”

  “哎呦老哥,这东西现如今可难找了!你得到拍卖会上寻摸去。”

  “拍卖会多麻烦啊。”

  “这样吧,老哥,我帮你留意着,只要有货,第一时间通知你。不过,这类玉件儿,如今价儿都不低啊!”

  “只要东西好,亏不了你的。”

  “好,老哥,那回头再说?”

  “好嘞,忙你的。”

  话音落,濮杰挂了电话,转头对余耀道,“不会吧?运气这么好?卡张儿也有人点炮?”

  余耀却默默点了一支烟,“这个人是谁?”

  “一个高级掮客,老周。我也刚认识不久,听说挺有能量,常给一些台面上的人寻摸东西。”

  “这个老周,认识刘大头么?”

  “按说应该认识。”

  余耀缓缓吐出一口烟雾,“我看,不像是点炮,倒像是想让你诈胡!”

  濮杰一愣,余耀接着说道,“没准儿,这是刘大头整你的后手。”

  “卧槽!”濮杰放缓了车速,瞅了瞅前面,把车停在了路边,“你的意思,刘大头不仅想坑钱,还要整人?如果把扳指卖给老周,他再找机会点出问题,让老周记恨我,甚至老周会收拾我?”

  “他想办法让老周知道你最近收了件扳指,不难。而且,他不会自己告诉老周,更不会让老周知道他过手了。”余耀看了看濮杰,“你肯定有什么事儿把他得罪大发了,好好想想。”

  “没什么啊!不会,是他想对付你吧?”濮杰皱眉,想了一会儿便破口大骂,“刘大头这个杂碎,还特么想玩连环套!”

  “肯定不是我,因为是他约你去做的局,应该想不到你会找我收货。再说了,我在老街开店,和他没什么利益冲突。”

  “我实在是想不出来啊,每次我见他,都是刘老板长刘老板短的。”

  “实在想不出来就算了。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已经算是连你带我一起整。这仇结下,我也不想解开了,不弄他弄谁?!”

  濮杰想了想,“等等,你就这么笃定是刘大头的连环套?万一要真是老周帮买主找玩意儿,赶巧了呢?”

  “我当然不是完全笃定。但是如果你能想起来在什么事儿上得罪过刘大头,那,就是百分百了。”

  “我一件一件推!”濮杰还真就掰着手指头开始了。

  余耀默默不语,想到去世的父亲,一生小心翼翼,却从没发过大财。这古玩行,光靠小心不行的——这是他接盘格古斋自修的第一课。如今“眼力”从天而降,更应该放胆!

  “我好像,真推出什么来了。”濮杰突然开了口。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青木赤火所写的《玩宝大师》为转载作品,玩宝大师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玩宝大师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玩宝大师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玩宝大师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玩宝大师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玩宝大师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