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我曾踏过诸天最新章节 > 我曾踏过诸天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曾踏过诸天 连载中
分享我曾踏过诸天

我曾踏过诸天全文阅读

我曾踏过诸天作者:爱吹牛的狗子

我曾踏过诸天简介:我越墨,才不管什么命由天定,我只信人定胜天。
  手中有一剑,可斩妖、诛邪、屠逆、杀神、灭城、翻江、谋国、毁天、焚海、救世。
  命乃弱者借口,运乃强者谦辞。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曾踏过诸天最新章节第36章 神行9变
第2章 末日危机
我曾踏过诸天全文阅读作者:爱吹牛的狗子加入书架

  难道有什么灾难要降临了么?越墨的眼睛眯了起来,怪不得今日遇到的一切都那么不寻常。

  先是面黄肌瘦的肾虚男,再是其乐融融的一家四口,还要这超市里潮水一般拥挤的人群,都面临着三年之后死亡的结局。

  世界末日...?

  越墨不禁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旋即摇了摇头,最起码不是自然灾害造成的全球性毁灭。

  因为,他所看到的未来,是有两种走向的。

  在他的印象里,拥有两种走向的事物,无疑是最恐怖的。

  因为这意味着,结局将只有活着或是死亡。

  虽然这代表着仍有一线生机。

  但是。

  毫无疑问,死亡的结局会如蛆附骨般穷追猛打,即便你一次次的逃离,它又会将你一步步逼至深渊。

  越墨曾经试图窥探未来,可使未来发生转折的那一天,始终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所以,是在那一天,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

  这样的事情,不可能悄无声息的发生,每一个小小的布局,都可能引发一连串的后续事件,类似于多米诺骨牌。

  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若是追根溯源,循着蛛丝马迹找寻下去。

  或许,就能发现这只影响全球命运的蝴蝶,找到三年死期的源头。

  就算改变不了,那他——

  也要在死亡之前把钱花光。

  越墨感觉浑身的细胞,都被刺激颤抖起来。

  有几分恐惧,也有几分期待。

  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着数不尽的人。

  或忙碌于生存,或奔波于理想。

  他们过的是“正常”的故事,任由自己的时间被平淡吞噬,最后消失在各自人生的终点。

  不过这样一样看到头的人生,也未必不令人向往呢。

  工作,有一些朋友,闲来无事聚会喝酒聊天。

  成家,和一个喜欢或者不怎么喜欢的人一起生活和老去。

  世俗的友谊和爱情,平淡却又温馨的生活,却能给人带来恰到好处的满足感。感受着情感的羁绊,享受短暂但是真实的人生,这样的选择,谁能说不好呢?

  可惜,他再也没有这种机会了。

  自从学会单手开法拉利之后,身边就再也没有了真正的朋友和爱情。

  虽然这些有钱的日子里,越墨每天晚上都会笑醒。

  但就像邓红棋的那首歌唱到:“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他墨不由得再度叹了口气:“人生于我,当真是寂寞如雪。”

  末日危机,对别人来说或许是恐惧。

  可是,对他来说,却是最能提起肾上腺素的契机。

  这一次,他要化作一个真正的普通人,去窥探末日的蛛丝马迹。

  那天过后的第二个周末,越墨成功的确认了这次事件的广度。

  这半个月,他跑遍过了许多城市,“看”了无数的人。

  无所谓老少,无所谓国籍,每一个他看到的人,同一场死亡都如利剑一般悬在他们头上,摇摇欲坠。

  越墨心中感慨万分,达摩克利斯之剑也不过仅仅悬在一人头上。

  可这场危机,却要波及所有的人。

  正前方,一群狂热的传教者正在派发传单,越墨轻轻接了过来,考虑要不要向警察叔叔举报这边有非法传教。

  劣质的纸张上印着一些无趣的洗脑鸡汤,和低级的恐吓。

  而纸张的末端,却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

  “终结到来的前一千天,末日中的旧神等候着你们的祈祷。”

  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写下的预言和我预知的危机时间上如此接近?

  越墨迟疑了一下,悄悄尾随上了传教者。

  一座有些泛黄的旧式宫殿,几处檐角都被风沙侵蚀的失了魂魄,倒是颇像像文艺复兴时的产物。

  地上是一个一个巨大的暗红色六芒星团,周围摆了一些红色的蜡烛和染血的头颅。图案的中间,两只黑色的山羊横尸于木台之上,鲜血淋漓,在地上渐渐漫开,化成了撒旦的模样。

  一群和被他跟踪的传教士穿着差不多的奇怪黑袍人,正在周围忙碌的布置着。

  越墨下意识的看了一下他们的死期,一股寒意再度爬上脊背。

  他们,死于今日。

  越墨咽了口唾沫,喉咙轻轻的颤动起来。

  他的预知能力只能看到别人,却看不到自己。

  这群人如此血腥诡异,难免不会加害于他。

  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再度浮现在越墨眼前。

  一圈围着的黑袍人似乎终于布置好了一切,按着一定的顺序站好,口中念念有词。

  这是什么意思?他们是在做某种祈祷吗?他尚在好奇这个仪式的含义时,却发现这些黑袍人同时举起了右手。

  每只刻有六芒星的手都反握一把寒光凌冽的匕首。

  同时看到这名多人割开喉咙的场景,确实刺激到了越墨,他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幕,恐惧渐渐吞噬了他的思绪。

  血液在地上流淌着,沿着地上的纹路散开,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越墨抑制住恐惧,正打算上去看看有没有机会救人。这时一抹紫色的光在图案中间凝结,扩散,蔓延。

  暗红色的六芒星瞬间被点亮了,扭曲的光芒不断闪烁着,一股莫名的压力让他产生了窒息之感。

  越墨的脚步很自然的往后退了一步,连番的刺激令他有些血脉喷张,恐惧如同野草般肆意生长。

  光影重叠,一轮白边的黑曜月亮缓缓升起,紧接着浓烈的死亡气息扑面而来。

  “太阴幽荧。”越墨低呼一声。

  《道枢》:太古洪荒之世,有月神名幽荧,吞噬万物。

  凡是荧惑降世,必伴有大凶之兆。

  现实并没有让越墨思考太久,一道闪着红光的门状光柱,赫然出现了。

  紧接着,光柱红芒暴涨,轰然炸裂。

  一个狰狞的黑色巨犬在光柱消逝的最后一刻,猛然窜了出来。

  约莫五米多高,锋利的獠牙,漆黑的皮毛上残留着一些猩红的血水。

  尤其是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尾巴给人带来了巨大的恐惧,以及...

  它有两只头。

  宛如来自地狱的它,凶戾的吼叫着,似乎适应了周围的环境,然后仅仅盯住了眼前的人类。

  越墨的手上,仅有一把五寸长的匕首。

  下一刻。

  双头巨犬狰狞着扑了上来。

第3章 新的世界
我曾踏过诸天全文阅读作者:爱吹牛的狗子加入书架

  当越墨睁开眼睛时,他看到了两张一模一样的脸,男性的脸。

  或许唯一的不同,就是二者的衣服,一黑一白。

  “十号,你终于来了。”

  黑色衣服的男子诡异的一笑,听得越墨满头雾水。

  旋即,一阵寒意从脊椎爬上来。

  他记起了,那张神秘的黑色卡片上,正是标注着一个数字“十”。

  序列为十,就意味着前面至少还有九张同样的卡片。

  而十号之后,还有没有更多的卡片,就无法知晓了。

  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越墨艰难的开口了:“你们是什么人?”

  白衣男子走近了几步,盯着他的眼睛:“我们和你一样,是旧神选中的能力者。”然后,一脸笑意的看着慌张失措的越墨,似乎很是享受。

  被旧神选中,世界上真的有神明存在吗?

  越墨心中如同惊涛翻涌,久久不能平静。

  看到越墨陷入沉思之中,白衣男子灿然一笑,走到了一具传教者的尸体旁,将手轻轻的放在了尸体的喉咙上。

  一道白光乍现,然后变得越来越耀眼,尸体喉咙上的伤口居然渐渐愈合了。

  紧接着,尸体的手指轻轻颤动了一下,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泛白的瞳孔里再度闪烁出神采。

  居然能令尸体复活?

  越墨再也没有怀疑了,其实从黑白男子出现在面前的一刹那,他就用黑卡预知了二人的身份。

  往日里无所不利的能力,居然失效了。

  这种感觉,只有在他照镜子的时候才能体会到。

  “嗖——”

  一道黑色光芒激射而出,刚刚复活的传教士再度倒在了血泊之中,急剧的腐烂起来,化为一滩污水,直到渐渐消失。

  那块他躺过的地方,除了一地带有轮廓的灰尘以外,所以的一切,仿佛都不曾存在过。

  越墨看清楚了,是黑衣男子的能力。

  “走吧,旧神还在等着我们呢。”

  黑衣男子轻声说道,带着越墨冲天而起,白衣男子紧随其后,化成一道流光。

  一座古老中式装修的阁楼内,坐着一位黑袍人,脸用面具罩着,如同浓雾覆盖,看不真切。

  光是随意的坐在那,就让越墨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

  而他的身后,还站着七位长相不同,种族不同的年轻人,四男三女。

  瞥了门口一眼,带着面具的黑袍人缓缓开口:

  “人都到齐了,新神选拔即将开始。”

  场上的十个人几乎都是面色各异,怔怔的望着面具人。显然这个剧情,出乎众人意料。

  面具人并无在意众人脸上的异色,依旧冷冷道:

  “地球还有三年就要灭亡,旧神的力量已经衰老,无法再掌控世界。而你们几位都是被选中的神之子,接下来你们会被派遣到不同的世界通关。胜出者吞噬掉失败者的能力,循环往复,直到诞生出最后一人。”

  “这个人,将取代旧神,成为新的神明。”

  面具人的话缓缓落下,掷地有声。

  众人面面相觑,一片哗然,有些嘲弄般的看向前者。

  地球明明好好的,日子过的有滋有味,扯什么犊子就要灭亡了,真是无稽之谈。

  唯有越墨,能够清楚的感知到面具人话中的深意,他的能力再度复苏了。

  不同于其他九位能力者命运的模糊感,他清楚的看到了。

  眼前的面具人,他的死期,也是三年。

  “老子还以为一群能力者凑到一块,是要组建‘复仇者联盟’那样的机构呢。没想到居然要参加什么新神选拔,要去你去,反正老子过的好好的,懒得掺和。”

  一位身材矮小,留着一头黄色短发的日本男子出声道,显然对于面具人提出的选拔十分不满。

  面具人轻轻叹的口气,身材矮小的日本男子就缓缓的漂浮起来。

  紧接着,之前寻找越墨的那名黑衣男子缓缓移动了,他的瞳孔没有了神采,仿佛被人操控一般。

  他的手臂缓缓移动着,接触到了日本男子的下体。

  “嗤拉!”

  一阵青烟冒起,随后便是日本男子惨绝人寰的哭吼。此刻的他龇牙咧嘴,痛不欲生,再也不敢对面具人的话有任何质疑。

  看到这一幕,没有人再怀疑面具人话中的真实性,和威胁性。

  面具人眼神平静的看向众人,冷冷开口:“你们可以选择放弃,不过要付出一些代价。”

  听到有机会不参加,一名体型娇小,胸部挺拔的越南裔女子急忙问道:“什么代价?”

  “死亡。”面具人阴冷的笑着:“失去能力者,死。”

  越南裔女子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这突如起来的一切,就像噩梦一般,将她笼罩。

  其他人包括越墨在内,尽皆沉默着,考虑着下一步的打算。

  下一刻,面具人随意挥手,五道被雾霭笼罩的光门出现在五个方位,以一种玄奥的顺序排列着。

  五道光门,十个人要怎么选?

  所有的人都是能力者,谁敢保证自己胜出?

  一时间,空气安静的有些诡异。

  “十秒钟后,没有进入光门的人,死。”

  不敢违抗,几位能力者快速做出抉择,挑选好了光柱,缓缓踱步进去。

  很融洽的,没有出现多人一组的情况。

  所有人都清楚,敌人越少,意味着生存的几率就越大。

  越墨也随着一名韩国籍长发男子,一同进入了光门。

  唯独那位日本男子,磨磨蹭蹭的走在最后,总感觉有些不利索的样子。

  在九个人完全进入的一刹那,面具人讳莫如深的笑了,缓缓踱入了光门。

  越墨醒来时,并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异状。直到他睁开双眼,看到了令他惊骇万分的一幕。

  他,在另一个世界出现了。

  还未发动黑色卡片的预知能力,一幕幕场景如同电影放映般,浮现在他眼前。

  大哉乾元,万物资始。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诸侯纷争四起,欲夺取大周龙脉。

  宿主当力挽狂澜,一统天下,还九州太平。

  越墨的眼睛凝滞起来了起来,思索着这一幕的深意。

  所以,只有扫平叛乱,成为君王,才能通关这个世界吗?

第4章 8荒拳意
我曾踏过诸天全文阅读作者:爱吹牛的狗子加入书架

  之前走进光门的韩国籍能力者,通关条件和我一样吗?

  他的能力又是什么?

  能力被剥夺就会死亡,对于旧神而言也是一样么?

  无数扑朔迷离的疑团充斥着越墨的脑海,令他心烦意乱。

  半响,越墨终于渐渐平静下来,疑团需要一步步的解开,当务之急是尽快通关,成为胜出者。

  从兜里抽出了带有十号标记的黑卡,他开始感知这个世界。

  周室衰微,诸侯崛起,与地球上的战国史倒是颇为相似。

  略有不同的是,这个世界修炼者众多。

  情况,有些糟糕呢!

  越墨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预知能力虽然能窥见事件的走向,可通关的条件却是要求宿主自行解决。

  那些电影里穿越者顺应历史潮流的事迹,在这里根本不适用。

  必须通过自己的力量,搅动天下大势,才能达成通关。

  越墨第一次对预知能力感到不满了,这种在地球上让他一夜暴富,为所欲为的能力,在这里似乎没多大用途。

  毕竟,知道和做到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强大的力量面前,即便他使用预知能力,布下种种谋略,作用也是微乎其微。

  况且,预知能力虽能感知天下大势的走向,但对于一些极其细微的东西却是不能很好的掌控。

  不仅如此,黑卡的过频使用,还曾经让他陷入意识丧失的狂乱状态之中。

  如果是那名能让尸体复活的能力者,他完全可以组建一只悍不畏死的军队,扫平叛乱。

  而那名通过触摸便能让人毁灭的能力者,也能藉此能力迅速成长,可以说是战无不胜。

  可他呢?要如何在这个古武世界强大起来?

  “这位公子也前去参加军队考核的?”

  一道清脆的声音打断了越墨纷乱的思绪,他抬起头,看到了一位背着木箱,身穿灰色麻衣的少年。

  军队考核,选拔将士的么?

  越墨的大脑飞速运转起来,或许这个机会,便是他真正融入古武世界的第一步。

  旋即他笑着点了点头:“正是。”

  “你的衣衫如此破烂,恐怕遭人闲话,不若我将这件借你。”说着,灰衣少年从木箱里取出一件黑色布衫,递给了越墨。

  越墨脸上笑容顿时僵住了,自己一身象征时代潮流的破洞裤和牛仔衣,在此人眼中,居然是破烂。

  也不拿捏,越墨轻声道谢,接过了灰衣少年递来的衣物。

  “我叫越墨,你叫什么名字?”

  “牧风。我爹请镇上的说书先生起的。”灰衣少年自豪的说道,模样看起来颇为憨厚老实。

  闲扯了一会,越墨开始向这个名为牧风的少年套话。

  “我看牧风兄弟身材魁梧,结实有力,不知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是我爹教的山河拳,我爹可厉害了,一拳就能轰穿三米厚的石头。”

  闻言,越墨的兴致瞬间被调动了起来,这功法似乎还不错。如果自己能学到一本功法傍身,在这古书世界也算有一席立锥之地了。

  思索了一会,越墨打算忽悠这个老实的牧风了。

  “我对功法颇有研究,不知牧风兄弟可否让我研读一番。”

  牧风没有丝毫怀疑,此人之前身着奇装异服,或许真是个嗜好奇特的世外高人。

  就像村里的老瞎子,虽然放荡不羁了一些,经常调戏村里的寡妇,可算命还是很准的。

  “如此甚好,这几日我正苦于无法突破瓶颈。”

  说着,牧风从背上了木箱里取出一本泛黄的竹简。

  越墨缓缓翻阅着,将竹简上记载的功法牢牢记在了心中。

  只是最后的一节略有晦涩,似乎言而未尽。

  旋即,心神一动,故作老成的开口:

  “你这本功法还算不错,只是后面的几节似乎有所残缺。”

  牧风忙不迭的点头称是,这本功法是他们家祖上留下来的,到他这一代已经损失了不少内容。

  这位之前身穿破烂衣衫的年轻人,居然一语道破天机,顿时令他高看了几眼。

  见到忽悠成功了,越墨便产生了继续深入的想法。

  毕竟,光是记住竹简内容,以他的水平也没法修炼。

  若能偷学一番,自然再好不过。

  顿时,他犹豫了几秒,心里默默的对牧风说了几声不好意思。然后附到牧风耳边,悄声说道:

  “其实我真正的身份是天上的神仙,今日你我相逢,便是有缘。你有什么心愿吗?”

  牧风狐疑的看着越墨,莫不是要欺负老实人,除了你那一身奇怪的穿着,哪里有半分天神的模样。

  看到牧风不太相信的样子,越墨悄悄发动了黑色卡片的能力,开口说道:“牧风,天元县人士,母亲难产而死,靠父亲一手养大,家里十亩地,三头牛,两只鸡。你的太爷爷娶了六房媳妇,二爷爷是光棍...”

  牧风眼睛里的震惊之色越来越浓,听着越墨把他祖上十八代的名号都报了出来,再也不怀疑了。

  “噗通。”

  地上溅起了一层灰尘,牧风直接跪在了地上:“求仙人指点。”

  越墨一怔,这反应也太恐怖了。莫非此文的作者忙着出恭,所以匆匆几笔带过了。

  顿了一会,他扮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老神在在的说道:“若是寻常人等,我必然不会如此厚待。见你本性纯良,才欲赐你造化。现在你演示一番山河拳,我给你指点几处。”

  牧风一骨碌从地上爬起,对越墨躬身一礼,虎虎生风的演示起山河拳来。

  这古武世界中的人都如此强悍吗?

  越墨望着牧风行云流水一般的拳法,不禁有些呆滞了。

  以他的目力,居然看不清楚。只能艰难的望着,后者留下的一道道残影。

  半响,牧风长呼了一口气,走到越墨面前躬身一礼,满眼崇敬:

  “我已经演示完毕了,还请天神大人指教。”

  越墨一愣,这就完了么,我还没看清呢。

  当然,这样的想法肯定不能在牧风面前表现出来。

  作为一名优秀的社会主义接班人,怎么能毁掉自己在小朋友心中的高大形象呢。

  他心思活泛起来,很快就又想出了一个主意:“刚才你演示的功法,确实有很多的缺陷。不过今日我心情极好,想要帮你再深入的完善一下功法,你再演示几番吧。”

  “好嘞。”

  牧风憨厚老实,自然没有想那么多。听得越墨想要帮他完善功法,顿时喜不自禁,再度演示起来。

  越墨全神贯注的盯着牧风展现的功法,却发现还是不能跟上。

  “再来!”

  越墨大喝一声,牧风便再度演练起来。

  还是看不清?

  越墨有些崩溃了,看着满头大汗的牧风有些于心不忍了。

  不过为了自己的前程,必须得让牧风受累了。

  大不了,等自己以后混的风生水起了,赠他一场富贵,当做补偿。

  “再来!”

  “再来!”

  ...

  一时间,旷野中唯闻越墨一遍一遍的“再来”,饶是牧风武者之躯,在如此高强度的演示下,也开始筋疲力尽,速度放缓。

  看清了!

  越墨心中大喜,牧风的速度放缓之后,每个招式,都一览无遗。

  他立刻开始在心里悄悄演练着功法,顺便想着一会该用什么说辞来打发牧风。

  “咔!”

  一道细微的响声浮现在越墨脑海,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黑色卡片正泛着淡淡的光芒。

  下一刻。

  他的眼前,一道光芒撕破长空,闪烁不停,最后化为一道人形虚影。

  越墨打量着人形虚影,却发现根本看不清此人面目。像是混沌初开般朦胧,又像是星河漫天般无垠。

  突然。

  人形虚影动了。

  青光一闪,人形虚影双拳舒展,行云流水般的施展起功法。

  “这是...山河拳?”

  望着那人影所施展的拳法,越墨眼睛忍不住睁大了起来。

  紧接着,一股浓浓的震惊涌现在他的双眸。

  他发现,这光影所施展的山河拳,似乎比牧风还要更加的行云流水以及…完美!

  轰轰轰轰轰!

  人形虚影快速移动起来,身形变幻,光影交错。

  拳影之中,似有潮水翻涌,苍山怒号。

  虽然是极为快速的拳法,但越墨却看的一清二楚。

  这是?

  越墨的瞳孔猛的收缩起来,人形虚影打完一套拳法之后,并没有停歇,而是继续移动着。

  一套套越墨不曾见过的拳法,再度施展出来。

  山河拳的后续!

  越墨瞬间明白了,人形虚影演练的功法他虽然没有见过。可论气势的话,与之前牧风施展出的如出一辙,只不过要更为猛烈和完美。

  黑卡有预知能力,预知世间人,预知天下事。

  万万没想到,连后续的功法都能推理出来。

  轰!

  如同平地惊雷,陡然炸响。

  人形虚影的拳法倏地变化起来,更加凌厉,大开大合。

  仿佛海潮拍岸,惊天动地。

  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涟漪不绝。

  “此拳,名为八荒拳。”

  一道悠远深奥的声音,没入越墨脑海之中。

  光影交错,人形虚影渐渐消散了。

  越墨的眼前再度清晰起来,牧风疲惫不堪的身影还在艰难的晃动着,施展着一遍又一遍的拳法。

  “我来吧!”

  越墨走上几步,扶住了牧风的身子,将他倚在一棵参天古树下。

  旋即,走到牧风身前十丈处,拉开架势,开始模仿着人形虚影,缓缓的将八荒拳施展而出。

第5章 酒楼风波
我曾踏过诸天全文阅读作者:爱吹牛的狗子加入书架

  轰!轰!轰!

  细微的轰鸣声不断炸响,尘埃四起。

  越墨的拳法越来越流畅,心中的惊骇也愈发浓厚。

  虽是初学,却如千锤百炼一般行云流水,浑然天成。

  本以为预知能力相比其他的能力者落了下乘,没想到还有这般惊喜。

  牧风盯着越墨的神色,也愈发狂热。

  在他看来,这位“天神”施展的拳法,不仅比他的更加完美,而且更加深奥了。

  尤其是后面的拳法,更是闻所未闻。

  只是感觉着气势与山河拳颇有相似之处,却又有些许不同。

  黄昏渐现,日暮西山。

  越墨不知疲倦的一遍又一遍修炼着,一股股温热的感觉不断袭来,让他心清气爽。

  而牧风看得也是如痴如醉,难以自拔。

  “咔嚓。”

  如同雏鸡破壳,一股温润却又磅礴的力量陡然炸裂。

  越墨清楚,那是名为丹田的东西觉醒了。

  在这个古武世界,跨入修炼者的门槛就是要丹田觉醒。

  只有丹田觉醒后,才能吸纳天地灵气,打通奇经八脉,拥有强大无匹的力量。

  现在的他,已经真正跨入到了古武世界中。

  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强大灵力,越墨看向还在发呆的牧风:“时辰不早了,你不是还要参加军事考核吗?”

  牧风连忙站起身来,躬身行了一礼:“那我就先告辞了,今日能见到天神大人,果真荣幸。”

  越墨一愣,我的言下之意是让你带我去参加军事考核,你居然准备自己跑了?

  随即反应过来,自己之前伪装的身份,在憨厚老实的牧风的心里早已深信不疑。

  高高在上的天神,怎会去参加他们这个小县城的考核。

  说谎,还真是有些烦人呢。

  越墨尴尬一笑,咳嗽了两声:“其实,我虽然贵为天神。不过是触犯了天条戒律,被贬到凡间。这军事考核,正是玉帝给我交代的历练任务。”

  “哦,原来如此。怪不得牧风能在这荒郊野外碰到天神大人。”

  牧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天神大人可愿与我同去?”

  闻言,越墨心中大喜,这小子也太上道了。

  出于对演艺行业的尊敬,他表面上还是摆出了一副纠结的模样:“我们天神不能与凡人接触太多。”

  顿时,牧风的眼神黯淡了下来,有些失落的望向越墨:“那好吧,预祝天神大人早日完成历练。”

  越墨心在风中凌乱了,刚夸你上道,你就变呆了。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吗!

  该配合我演出的你,却视而不见。

  看到牧风即将转身离去,越墨赶紧出声拦住:

  “且慢,看在你如此心诚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随你同去吧。”

  牧风眼睛一亮,顿时大喜过望,急忙搀上越墨的手臂,朝着前方一座城池里走去。

  天元县,位于远东大陆大周王朝南域边缘的秦国境内,曾经在整个秦国的强县里都能排进前十,武道之风盛行。可如今没落,地位不比从前,也没有了曾经的辉煌,现今于秦国中,只能算是末流。

  虽然天色渐晚,前往此处的路上,人流络绎不绝。

  想必军事考核的事,在这座县城里极为轰动。

  约莫多半个时辰,牧风带着越墨抵达了天元县城门前。

  “站住!通关文书呢?”

  正说着,两名全副武装的禁军将越墨二人拦了下来。

  通关文书?越墨一怔,转头看向身旁的牧风。

  牧风同样一脸茫然的看着越墨,而人面面相觑,默然不语。

  “通关文书都没有,一看你二人就是心思不纯之辈,给我抓起来。“

  为首的那名禁军向后招呼一声,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越墨胸前的金链子,显然不满意二人的反应。

  越墨瞬间明白了此人的意思,哭笑不得,这古武世界跟地球还是颇为相似,官员受贿之事更是如出一辙。

  圣人所言,有钱能使磨推鬼,果然是真理。

  钱这东西,搁哪都好使。

  旋即,他从脖颈上取下了金链子,交到了那名禁军手中。

  “这位大人,我二人的通关文书都放在家中,忘了带来,能否通融一下?”

  禁军掂量了掂量手中的金项链,分量还挺足,顿时满意了笑了笑。

  “放行!”

  越墨道谢一声,赶紧拉着一脸懵逼的牧风进入了城中。

  “我没有通关文书啊。为何天神大人说我们将通关文书放在了家中?”

  牧风一脸疑惑的看向越墨,很是不解。

  越墨轻轻叹了口气,牧风还是太单纯了:“区区一个县城,哪里来的什么通关文书,就是想借机收取一些贿赂罢了。”

  牧风顿时怒了,起身便要前往县衙:“他们居然这样欺凌百姓?还有没有王法,我要去告官。”

  越墨赶紧拦住牧风:“待到我们出人头地后,再整治这股风气也不迟。当务之急,要赶紧报名。”

  对哦!牧风一拍脑门,拉着越墨小跑起来:“今日是军事考核报名的最后一天,晚了就来不及了。”

  报完名后,牧风从背上的木箱掏出几块皱巴巴的干粮,递给了越墨。

  ???

  越墨满头黑线,你就给天神吃这个?

  旋即,露出一丝艰难的笑容:“咱们不住店么?”

  牧风一怔,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看着越墨:“住店多贵啊,就在这街上睡一宿,吃点干粮就熬过去了。”

  作为一名神豪,越墨虽然能理解牧风的朴素作风,但是若要接受还是做不到的。

  想到这里,他悄悄抠下了无名指上那颗两百克拉的钻石,放到了手心。

  “走吧,我带你潇洒一回。”

  越墨拉上牧风,在城里闲逛起来,瞄准一家看起来颇为豪气的酒楼,径直走了进去。

  而牧风一脸抗拒,奈何越墨丹田觉醒后的力量十分强大,几番挣扎未果后,硬生生的被拖了进去。

  “二位爷,吃点什么?”

  越墨大大咧咧的坐下了,大手一挥:“汤浴绣丸,仙人脔,八仙盘,乳酿鱼,葱醋鸡,腊味合蒸,飞龙汤,无为熏鸭...”

  听得牧风胆战心惊,急忙拉住越墨的衣角小声道:“这里可是县城,吃霸王餐的事要不得。”

  越墨轻轻一笑,将牧风的手推了回去:“放心吧,不差钱。”

  一旁的店小二看着两人身上的破布麻衣,一脸不屑,心里暗自腹诽:就穿的这副穷酸样,还把招牌菜全点了一遍,是没睡醒呢?

  不过老板有规定,对所有客人都要以礼相待。

  所以尽管心中百般嫌弃,店小二的脸上还是强行挤出一丝笑容,再度问道:“这位客官是不是说错了,您到底要吃点什么?”

  越墨望了一眼手中的钻石,又看了看一脸嫌弃的店小二,一阵懵逼。怎么到了这个古武世界,就这么受人鄙视了。

  难道你看不出,我身上散发出的神豪气息吗?

  “这些招牌菜,全上一盘。对了,再来两坛二十年的花雕酒。”

  店小二顿时沉不住气了,压着嗓子对越墨说道:“客官莫非是要消遣小人?”

  越墨顿时一阵无语,自己一本正经的点菜,怎么就成消遣了。

  这个店小二狗眼看人低的本事,有些过分了。

  但毕竟是来填饱肚子的,不是来找麻烦的。

  所以,尽管他心中不悦,还是耐着性子说道:

  “赶紧上菜,再这副态度,我二人可就走了。”

  店小二玩味地看着越墨一本正经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那...客官请便吧。”

  他当了八年的小二了,像这样开口就要把菜上齐的人,也见了不少。

  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想吃霸王餐的。

  当然剩下的那些,并不是有钱,而是脑子不太正常。

  在他心里,越墨很可能是想发财想疯了,你看他说话的样子,装模作样,分明是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有钱人。

  还别说,这个演技跟以前那些人比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店小二心里默默的为越墨点了个赞。

  越墨冷冷的盯着店小二,淡然道:“你不后悔?”

  店小二轻蔑一笑:“自然不后悔,恐怕半刻之内你再不滚蛋,后悔的就是另有其人了。”

  顿时,酒楼里的目光纷纷聚集在了越墨身上,想要看他如何自处。

  刚才二人的对话,他们也听到了,私下里都在嘲笑这个年轻人异想天开,满嘴胡言乱语。

  越墨心中轻笑一声,他这么多年来,什么场面没见过。

  区区一个店小二,也想为难于我,真是异想天开。

  “咚。”

  只闻得一声清响,一块硕大的晶莹金刚石掉在了地上。

  全场静寂,落地闻针。

  紧接着,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传来。

  “我的妈呀,这么大颗金刚石,真是看走眼了。”

  “不能以貌取人啊,刚才我就说过此子不凡,果然没错。”

  “刘二狗,你放屁。刚才就是你第一个说这人要当众出丑了。”

  “都别争了,据我猜测此人一定是某位微服私访的贵公子。你看人家那气质,那谈吐,真是惊为天人。”

  ...

  伴随着众人的议论,店小二的脸红成了酱紫色。

  望着居高临下般俯视他的越墨,他忽然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了。

  “噗通。”

  一道闷沉的声音忽然响起,震起一片尘埃。

  只见店小二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的捡起了地上的钻石,抖着声音道:“你不要的话...请给我吧。”

  酒楼里的空气再度凝滞了,下一刻,爆发出一片哗然。

  “真是世风日下,当今的年青一辈,这么不在乎尊严。”

  “别酸了,换作你,怕不是捡的比他还快。”

  “嘿嘿,问题这店小二也太机灵了,我都没反应过来。”

  “可惜啊,为兄晚了一步,被这店小二抢了先机,真是可恨。”

  ...

  听着众人羡慕的议论,店小二洋洋自得。爹早就教育过我了,大丈夫要能屈能伸。

  若是学那些清高君子,恐怕到死,都吃不上一顿饱饭。

  此刻,越墨终于有所触动了。

  望着一脸虔诚,双眼放光的店小二,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他着实没想到,古武世界的人,这么没有节操。

  当下这幅情形,也不好再为难这店小二了。

  他这个人一向很低调的,从来不做装逼的事情。

  一场闹剧过后,越墨安静的坐下了,招呼小二赶紧上菜。

  不过,他的这番作为,看在众人眼里,又引起了一阵议论。

  “身份尊贵,出手阔绰,却身穿布衣,真是我等的楷模啊。”

  “受到店小二一番羞辱,还不急不躁,也未与之计较。这种胸怀,当为吾辈之师。”

  “长相俊朗,堪比潘安,真是令吾等自惭形秽...”

  ...

  越墨拿起竹筷的手,不禁轻轻的抖了一下。

  古人,都是如此可爱的吗?

  

第6章 力破0钧
我曾踏过诸天全文阅读作者:爱吹牛的狗子加入书架

  吃饱喝足,越墨一脸淡然的,在一众赞赏的目光中,缓缓踏出了酒楼。

  身后,牧风屁颠屁颠的跟着,为自己能遇见如此不凡的天神,而暗自欣喜。

  月溅星河,轻风掠过。

  古武世界的空气极为怡人,呼吸一口,便能神清气爽一扫疲惫。

  “舒服。”

  越墨贪婪的呼吸着,对着身边的牧风连连赞道。

  牧风作为古武世界的本土居民,对这样的空气早已习惯了。

  看着越墨一脸陶醉的样子,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但是天神说舒服,那肯定是很厉害的事情。

  因此,他也有样学样,长长的呼了口气:“舒服。”

  半响,越墨身子一颤,顿时觉得一阵索然无味。

  旋即看向牧风:“想去哪住?”

  牧风挠挠头,憨厚的笑了:“我爹说要过得惯苦日子,才能....”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决定了,去城郊买下一处幽静宅院行了。”

  ...

  万籁俱寂,唯闻几声蝉鸣。

  越墨心里记挂着通关世界的事,辗转反侧,无法安眠。

  半响,他轻轻的下了床,走到了庭院中,阖上双目,轻轻吐纳着天地灵气。

  他的胸膛微微起伏着,呼吸间,极具节奏之感,气若游龙。

  就这样,他丹田的灵力迅速增加着,澎湃翻涌,充斥到了全身各处。

  一股强大的力量,令他血脉喷张。

  “第一式,力破千钧。”

  越墨看似随意的挥出一拳,同时脚下的步伐迅速变幻。

  游走如龙,盘蹬如飞。

  虚空之中,隐隐传来空气崩裂之声。

  “第二式,蛟龙出海。”

  顺利打出第一套拳法,越墨眸中精光一闪,顺势而为,一步踏出。

  势如奔雷,快若闪电。

  随后,出拳。

  这一下,越墨周身的气流,猛烈的卷动起来,威势雄浑。

  “吼。”

  一声震天的怒吼声中,拳劲气流忽然凝聚为一条栩栩如生的黑色蛟龙。龙鳞泛着黑芒,如同魔神降世,破海而出。

  下一刻。

  蛟龙气流冲天而起,又是一声长吟。龙眼怒睁,蛟身刚烈,带着一股劲风,如同离弦之箭,轰然激射。

  砰!砰!

  宅院里,两株水缸般粗细的古树被蛟龙狠狠撞中,树干轰然碎裂,化为无数树屑四散开来。而树屑之上,更有漫天枝叶,四处飘零。

  “呼。“

  越墨长长的呼了口气,两套拳法下来已经让他体内的灵力有些枯竭了。

  经过黑卡推演后的八荒拳意,威力比之山河拳要强上百倍。

  但灵力消耗同样是山河拳的百倍。

  虽说黑卡能将一套普通的功法,推演得更为高深莫测。

  可他体内的灵力供给不上,却也是无法施展后面的招式。

  要快,必须要快!

  越墨的心中有些焦急了,没想到才修炼了两式拳法,就让自己筋疲力尽。

  预知能力不比其他,只能依靠自己一步步的修炼才能强大起来。

  那位韩国籍的能力者可不会等着他。

  死亡面前,没有人会扮演圣母的角色。

  紧接着,越墨盘腿坐在地上,开始调息。

  一股股精纯的天地灵气,如同气流般涌入他的身躯。

  温润的灵力不断滋养着经脉,疲倦一扫而光。

  半响,感到到力量再度恢复,越墨起身演练起拳法。

  一遍,两遍,三遍...

  每到灵力枯竭时,越墨就静下心来,调息恢复。

  然后,不知疲倦的再度修炼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丝丝极难觉察的气流顺着全身毛孔,慢慢进入了体内,强化着他的经脉。

  元气淬体,慢慢的越墨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似乎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结实,出拳也更加有力。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真要去说,越墨的力量未必真的增加多少。

  但是随着他经脉的强韧度越来越高,对灵力的吸纳频率越来越快,体内的灵力容量也变得越来越广。

  如果说他之前的身躯灵力容量如同水缸一般大小,那么现在他体内的灵力容量就是一条小溪,比之前拓宽了无数倍。

  感受到力量的增加,越墨脸色浮现出一丝喜意,并未就此罢手。

  阖上双目,凝神静气,将所有的心神都沉入到了丹田之中。

  于是,全身的灵力开始疯狂的向丹田汇聚,如同海底漩涡,掀起阵阵海潮。

  而身体之外,四周的天地灵气同样猛烈地朝着他汇聚而来,顺着周身开放的窍穴进入到四肢百骸。

  经过一周天的运转,再度融入到了丹田之中。

  霎那间,越墨丹田处光芒大作,缭乱耀眼。

  呼!呼!

  越墨动了,拳出如风,脚下步若龙游。

  “第三式,蟒雀吞龙。”

  “第四式,血战八荒。”

  拳意之中,带着八荒的浩渺与磅礴。

  时至于此,四式拳法,都如铭刻在他的肌体中一样。

  如臂使指,浑然天成。

  他已经完全沉浸在这套玄奥的八荒拳意中,天地间的灵力如同受到漩涡拉扯,不断汇聚到他的丹田之中。

  屋内的牧风早已察觉到动静,望着惊天的气流,一脸的不可思议。喃喃自语:“这不是山河拳。”

  天色渐渐明了,一轮红日横亘东方。

  越墨长长呼了口气,望着地上一滩漆黑的污渍,那是他身体里的杂质。

  呼吸间,吐息强悍,气若游龙。

  八荒拳意,八套拳法,已然练成四式。

12345678下一页
扫码
作者爱吹牛的狗子所写的《我曾踏过诸天》为转载作品,我曾踏过诸天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曾踏过诸天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曾踏过诸天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曾踏过诸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曾踏过诸天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曾踏过诸天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