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鬼差升职记最新章节 > 鬼差升职记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鬼差升职记 连载中
分享鬼差升职记

鬼差升职记全文阅读

鬼差升职记作者:火星大冲

鬼差升职记简介:从见习鬼差到掌管阳间灵异事务的总指挥,韩御是一路高歌猛进,节节攀升。
  众鬼差:“大家都是鬼差,你为何如此优秀?” https://www.uukanshu.com
-------------------------------------

鬼差升职记最新章节第二百零六章 地府的敏感词
第二章 转正
鬼差升职记全文阅读作者:火星大冲加入书架

  回到阳间,韩御打理了一下身上的血迹,把衣服撕成碎条,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

  “该死的劫匪,要是再让我见到,定要让你永世不堕轮回!”

  说这句话的时候,韩御还是很有底气的。毕竟系统加身,阴阳纵横,要是连个劫匪都摆不平,这书就可以完结洒花了!

  不过现在的情况是,要钱没钱,要车没车,连手机都被劫匪抢走了。他不得不按照记忆的方向,在黑夜里一路小跑……

  跑了两三公里,实在是累得够呛!

  好歹也是见习鬼差啊,这系统就不能提升点体质、敏捷、力量什么的属性点吗?

  “算了,还是找救援!”

  韩御闭上双眼,将意识集中到一种虚无的状态,系统界面随即弹了出来。

  从排名榜上搜索到徐诺的编号,然后添加好友。

  “同志,你在哪儿呢?”

  徐诺没回话,直接弹了过共享实时位置的窗口出来。

  韩御震了一惊,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

  其实这也怪不得韩御,最初的鬼差人选是徐诺和另一名后来被火化了的倒霉鬼,当时崔判官已经替他们做了一次业务培训,后来韩御替换了倒霉鬼,日理万机的崔判官也懒得重复,就叫他自己研究。所以,徐诺对系统的功能比韩御了解得更多。

  通过实时位置的共享,韩御惊喜的发现,徐诺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一里路的地方,而附近叫做石亭镇。

  约摸等了半个小时,徐诺才驾驶着一辆宝马M3出现在了韩御的面前。

  “怎么这么久?”

  “还说呢!家里正在给我开追悼大会,突然从冰棺里爬了出来,差点把亲朋好友吓死一大片!”

  “哦,那现在怎么样了?”

  “我跟他们说,是医院误判的,改天拿着死亡证明去找医院索赔。”

  “……,倒霉的医院!”

  “为了避免你发生同样的尴尬场面,我建议你先把这身血淋淋的衣服换了。”

  不得不说徐诺考虑得周到,恰好他车上就有备换的衣服,虽说宽松了一点,但总比韩御现在这身烂布要好得多。

  徐诺把韩御送到市人民医院就回去了:“我们是同志,感谢的话就不说了,我还得回去处理自己的善后事宜呢!”

  韩御也没有纠结,他父亲还在医院躺着呢。至于寻找劫匪,追回损失的事情,等天亮了再说。

  韩父的状态很不好,韩母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可偏偏韩御的电话又不通。

  看到韩御出现,韩母急道:“你爸不行了,你快去看看他吧,他有话跟你说。”

  韩御宽慰了两句,进入病房。

  “爸,你挺住。我给你想想办法!”

  “我的时间差不多了!我知道,你……你也尽力了。”

  说着,韩父示意韩母从旁边的破旧皮箱里拿出一只紫色的瓶子。

  这瓶子看上去有些年头了,跟普通的花瓶差不多,只是材质有些特殊,一时无法鉴定。

  “这花瓶,是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虽然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但好歹是个古董。我这辈子也没给你娘俩挣下些什么家底,你将来要是娶不上媳妇,就把这花瓶卖了,兴许就能娶上了。”

  “爸!不至于!”

  韩父没有听到儿子的这句话,他已经进入了弥留的状态。

  韩御进入虚无状态,在意识里打开系统面板,找到管理员崔判官的号码牌。

  韩御:“崔大人,在下想咨询个事情!”

  日理万机的崔大人“咚”的一声传了个PDF文档过来:“所有规章制度和员工福利都记录在上面,自己看!”

  哎,原本想着套下关系,改一改父亲的寿元,结果崔大人都不爱搭理自己呢!

  没办法,谁让自己职位低微呢?

  韩御打开PDF文档,直接略过规章制度,把意识停留在了员工福利上。

  诸如任务、奖励什么的,其实系统上已经有所说明了;

  对于业绩突出的员工,有机会获得仙界一日游,确实很有吸引力;

  此外,韩御有一个重大发现:凡正式鬼差,额外获得三年的寿元值,可以分配到任何一个人的身上;晋升为捕头,额外获得十年寿元值;晋升为巡检,额外获得三十年寿元值……至于员工自身,原本就属于灵魂附体系列,只有可能被打死,没有生老病死一说。

  这个福利了不得啊!

  你就说吧,那些顶级富豪在翘辫子的时候,你让他花一个亿买一年的寿命他买不买?

  好吧,用金钱来衡量生命有些低俗了,但迫在眉睫的是,韩父有救了!

  从见习鬼差升为正式鬼差并不难,只需要送一只鬼魂去地府就可以了。

  虽然韩御现在除了阴阳眼没有任何异能,但为了救回父亲的性命,他豁出去了。

  所幸正好在医院,隔壁就是急救室。

  “咔!”

  急救室的灯光熄灭了。

  医生摘下口罩,说了一句经典台词:“我们已经尽力了!”

  在对方家属的悲怆声中,韩御拉起死者的灵魂就往过道上跑。

  “你……你干什么?抢人啦!”

  韩御掏出令牌:“鬼差办案,肃静!”

  死者是个老太太,慈眉善目的,一看就是老实人。

  韩御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只是疑惑的问道:“我还没过头七呢,不是还有一次返乡探亲的机会吗?”

  韩御急于完成任务,管他什么头七头八,只说道:“那些都是封建迷信,你要探亲,去地府的望乡石就可以了。”

  “哦,好吧。有劳尊使了。”

  老太太不加抵抗,韩御很轻松的便将她封印到了系统空间,并即时传送给了崔大人。

  系统:“劝服鬼魂一只,功德值+1,魂点+1。”

  系统:“恭喜第81号见习鬼差晋升为正式鬼差,获得镇鬼黄符X10;获得桃木剑X1;获得可分配寿元:3年。”

  系统的界面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序号:第81号鬼差

  身份:鬼差

  功德值:1/100

  法力值:100/100

  魂点:1

  群聊:暂未加入任何聊天群

  好友:徐诺

  鬼宠:无

  业绩排名:80/81

  也就说是,韩御的业绩排名超越起初占据了时间优势的徐诺,从倒数第一名飞跃至了倒数第二名,想要晋升到更高阶的捕头,还需要99点功德值。

  不过这里有个问题,同一个区域只能有一名捕头,就看大家谁先达到任务值了。

  韩御浏览了一下渝市鬼差的排名,排名最靠前的,正好是第36号鬼差杨竣锋——那个将自己一脚踢入地府的墨镜男。

  看不到对方的功德值,但是阳间鬼差总排名,他排到了第7/81位,是一个可怕的竞争对手。

  

第三章 原来这才是我的金手指
鬼差升职记全文阅读作者:火星大冲加入书架

  老实说,韩御还是挺感激杨峻锋的。若不是他英明神武,当机立断的一脚把自己踢入地府,兴许还赶不上鬼差这趟末班车。

  回到韩父所在的病房,韩御蛋痛的听到医生又说了那句经典台词:“我们已经尽力了!”

  更蛋痛的是,第36号鬼差杨峻锋手下的三只小鬼已经等在那里,随时准备把韩父的魂魄拘走。

  “都出去,都出去!”韩御朝着病房的人挥了挥手。

  医生和两位护士道了声节哀顺便就离开了,韩母还扒在床头上哭泣。

  “妈,你也出去!”

  事态紧急,若是韩父的魂魄冒了出来,被三小只架着跨越山和大河,以韩御现在的本事,插上翅膀也追不上。所以,他不由分说的把母上大人也推出了病房。

  其中一只小鬼已经认出了韩御,笑着说:“哟,兄弟,又回来了?”

  韩御见病房没人,韩父的魂魄还没离体,便抓紧时间解释道:“我现在跟你们老大一样,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鬼差。我现在有三年可分配的寿元,所以,这儿没你们的事了。”

  三小只遗憾的对视了一眼,只得去寻找下一笔业绩。

  随后,韩御通过系统,分配了一年的寿元给父亲。

  为什么是一年?

  因为下一次生老病死不知道轮到谁,有可能是韩父,也有可能是韩母。所以,他得留着两年的寿元做缓冲调整。同时,尽快升官发财,争取获得更多的可分配寿元。

  此时的韩父还没有苏醒,韩御扶着韩母到陪护病床上休息,安慰她说:“放心吧,爸不会有事的,一会儿就醒。”

  韩母也没精神跟他分析“人死不能复生”的话题,默默的坐在陪护病床上,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这些天,因为父亲的病,也把他们娘俩折腾得够呛。

  韩御精神还行,毕竟年轻。再加上他也不放心就这么睡去——万一等会儿医生过来把韩父推到太平间去了咋整?还不又得被冻死一次?

  他抽空看了下刚才父亲传给他的紫瓶,由于不是专业人士,他也看不出个好坏。

  寻思放在这里不小心碰坏了多可惜,干脆放入系统的存储空间。

  系统:“叮,恭喜宿主获得羊脂玉净瓶!”

  韩御震了一惊:莫非我的祖宗是银角大王?

  就是那个口头禅为“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的货?

  系统在收纳羊脂玉净瓶的同时,也在物品栏下方备注了它的功能,主要包括以下两点:

  一、每做一件好事,可以获得一定数额的运气值;

  二、每消耗一定数额的运气值,可给瓶主带来一次逢凶化吉的机会。

  注:好人好事并非专对人类而言,凡三界有生生物对瓶主的好感,都可以转化为运气值。

  其实我们可以理解为:人在做,天在看,只要乐于助人就能使自己运气加身——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谁会在关键时刻拉你一把或推你一把。

  韩御倒吸一口凉气:幸亏没有卖了换媳妇!

  有这种救命的宝贝,给再多媳妇也不换!

  系统虽然牛逼,但阳间存在81个子系统,而自己只是其中之一。

  所以,弄了半天,原来这才是我的金手指啊!

  几分钟后,医生来清理病房:“人死不能复生,你看还是把老人家推到太平间去,办理下一步手续如何?”

  韩御还没来得及说话,韩父“呼”的一下坐了起来:“去哪儿?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医生:“!!!”

  韩母:“!!!”

  作为医学界的一个奇迹,韩父出院了。

  韩御一点也不担心父亲的病症会复发,他只关心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成为阴间捕头,获得更多的寿元值。

  如果被杨竣锋抢先一步成为捕头,他就必须得等到杨竣锋升为了巡检,才有机会竞争下一任捕头。同时,杨竣锋要升为巡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还会面对整个西南片区的竞争对手。

  他把行李收拾了一下,送父母回了乡下老家,然后风风火火的赶回城里。

  因为城里的人口基数多,获取业绩的机会也就更多。他现在可算是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年轻人要往北上广深发展了。

  另外,他要报案。

  先让警方把那个劫匪找出来,法律怎么处治他不管,他会亲自告诉劫匪,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在笔录的过程中,韩御接到了一个系统通知:来自杨竣锋的会议邀请函——渝市年度鬼差大会。

  参加会议的有:第36号鬼差杨竣锋,第67号鬼差苏正青,第75号鬼差李康,第80号鬼差徐诺以及第81号鬼差韩御。

  作为渝市第一位鬼差及业绩领头羊的杨竣锋,向各位后起之秀表达了亲切的问候和最美好的祝愿。杨竣锋表示,在阎王爷的英明领导下,鬼差工作完成了从阴间到阳间的过渡,缓解了黑、白无常的工作压力。作为一名光荣的鬼差,必须要担起送亡魂下地府的重大责任,同时,清除恶鬼和邪道对阳间百姓带来的不利影响,维护地府的光辉形象。

  会议期间,杨竣锋表达对韩御的不满和强烈的谴责。

  他说:“第一次开会就迟到,一点责任心都没有!”

  韩御表示无辜:“你也不提前通知一下,当时我正在警局做笔录呢。”

  “做什么笔录?”杨竣锋问。

  韩御把遇劫身亡,钱财被抢的事情说了一遍,会场旋即响起了“哈哈哈”的笑声。

  “笑什么笑?大家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有什么好笑的?”韩御不满的说。

  杨竣锋拍了拍韩御的肩膀,说:“你现在自己也是官差了,还报什么官?”

  韩御:“可这事儿归阳间的官差管吧?”

  杨竣锋摇了摇头:“举个例子,华夏公民跑到米国去犯了事儿,米国警方管不管?你不能说他是华人,就一定要华夏的警方来处理吧?阳间的官差有执法权,咱们阴间的官差,也有执法权。”

  韩御听他这么一说,感觉有点不妙。

  这货俨然是把他自己当成未来的捕头,开始立法立威了。

  见韩御没有反驳他的话,杨竣锋接着开会:“作为一名鬼差,工作态度要放在第一位,业务素养也要提升起来。除了地府统一配发的镇鬼符和桃木剑,我们还要加强身体素质的训练,争取以一敌十,绝不允许任何一只恶鬼或邪道从我们的指缝间溜走。”

  徐诺举起手来:“请问杨会长,我们的系统不自动提升宿主的力量和敏捷属性吗?”

  杨竣锋说:“那是小说家言!实际情况是,即使是从系统里获得的功法,都需要大家从基础练起,没有一蹴而就,不劳而获的可能。所以,我建议大家每天早晨五公里越野,体能、战术、互搏一样也不能落下。”

  说到这里,杨竣锋语重心长的叹了一口气:

  “业绩,不是守在急诊室门口就能完成的。我们的敌人,超乎你们的想象啊!”

  

第四章 羊脂玉净瓶的威力
鬼差升职记全文阅读作者:火星大冲加入书架

  杨竣锋说的没错,连学历都成了鬼差考核的内容,妄想不劳而获只能是个笑话。为了更多可分配的寿元,为了自己的仕途,韩御仿佛一夜之间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每越过一座高山,就离终点更近一步。

  绑着铅袋翻山越岭,是对力量和耐力的极大挑战。而他在城里租住的房子比较偏,背后就是一片待拆迁的山村。

  早晨四点钟,天还没亮,韩御已经怀着一腔鸡血和满腔溃疡,开始了他的五公里越野之旅。

  第一天,跑了十分钟,跑不动了。

  第二天,跑了十五分钟,累得跟狗似的。

  第三天,跑了二十分钟,狗都没他这么累。

  第四天,跑了三十分钟,基本上已经进入山村的荒凉地区。

  原打算休息一下就该往回走了,却发现对面的山坡上有光影闪动。

  此时还不到五点钟,谁会在这么荒的山地里?莫非是“业绩”?

  这些日子,他白天帮一个相熟的出租车司机顶班,否则无法保证生活来源,换班后又要陪徐诺练互搏,每晚虽然有例行巡视,但一直没遇到什么合适的买卖,也许有好处都被杨峻锋手下的三只小鬼抢先了。

  没办法,谁让人家会飞呢?

  现在难得见到一个“业绩”,甭提心里有多激动了。

  韩御像一条潜行在山涧的蛇,呼哧呼哧的向着目标靠近。

  远远的,听到了叮叮当当的敲打声。

  盗墓的?

  韩御基本上已经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虽然不是业绩,但盗墓有违公德。韩御不会满世界的去找盗墓贼的麻烦,但遇上了,也不能袖手旁观。

  让每一只鬼死得安心,死得放心,也是身为鬼差的一件功德事。在仕途上来说,无疑是加分项。

  “干什么呢?”韩御一声呵斥,把那盗墓贼吓够呛,连敲石头的锥子都弄掉了。

  “我……”盗墓贼定了定神,把帽沿朝下拉了一拉,几乎挡住了整张脸,故作阴森的口气说:“后辈们把我的名字刻错了,我趁空改一改。”

  呵,原以为他是一个无耻的盗墓贼,没想到还是一个无耻的会讲段子的盗墓贼。

  是人是鬼,韩御的阴阳眼看得一清二楚,这种伎俩在鬼差的面前是行不通的。

  “少废话,赶紧收拾东西滚蛋!下次再让我遇见,直接就把你埋里面去。”

  盗墓贼被韩御的一脸(柄)正(长)气(剑)吓得瑟瑟发抖,收拾起作案工具落荒而逃。

  要说地府出品的桃木剑,那算是做得相当的精致了,月辉照耀之下,光彩熠熠,不试一试,你还真不知道它是木头削的。

  羊脂玉净瓶:收到桑离的感恩,气运值+10。

  韩御:“???”

  特么的盗墓贼还知道感恩啊?

  不是应该怨我坏了他的好事吗?

  等会儿……

  韩御拿出新买的二手手机,朝那被撬开的泥土里照去,隐隐能够看到被盗墓贼挖开的墓碑。

  韩御给了把力,刨开被泥石掩盖的部份,三个繁体字赫然在目:“桑离墓”。

  这意味着这个叫做“桑离”的人的魂魄还留在墓穴里没有去地府报道,它刚才应该是目睹了韩御见义勇为的全过程,所以才心存谢意。

  可是一码归一码,你作为野鬼不去地府报道,这对一名正直而无私的鬼差来说,是不能容忍的。

  “你在里面吗?”韩御冲着墓穴口打了个招呼,然而并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可以理解的是,桑离肯定无法回应,否则刚才骂那盗墓贼两句就能吓跑他,也不至于墓室毁坏如斯;

  不能理解的是,它既然存在,且具有完整的自我意识,为什么不能发声呢?

  韩御把这个问题划了个重点,打算回头咨询一下杨竣锋等有经验的前辈。至于桑离的魂魄,韩御暂时还没有把它拘回去的意向。毕竟这是一座古墓,桑离的道行究竟有多深还不知道,若是有个千儿八百年的道行,以韩御现在的实力,还玩不转这种大BOSS。

  回到家里洗濑了一下,韩御便要开始一天的工作了。

  他悲催的发觉,杨竣锋他们拼命的提升业绩和训练专业技能的时候,自己还得为了生活而奔波。这样下去,完全没有超越人家的可能性。

  可是不开工又不行,韩父的病花光了家底,不开工吃什么呀?

  “哎,要是警局能抓到劫匪,找回损失就好了!”韩御叹了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羊脂玉净瓶的气运值突然消失了。

  韩御愣了,这是什么情况?

  莫非自己刚才躲过了一劫?

  明明就在家里啊,安全滴很,何来劫难一说?

  忽然,接到警局打来的电话:“你是韩御吧?前几天你报案说有人抢劫了你的财物,我们昨晚恰好逮住一个,跟你所描述的有几分相似,你过来确认一下。”

  韩御:“!!!”

  他可不是在感叹警方的办案效率,这应该是羊脂玉净瓶的功劳吧?

  有时候运气这玩意儿还真不好说。

  不过运气再好,也得警察蜀黍兢兢业业的办事才行,人家不办事,你运气逆天了也是白搭。

  只能说,在人家兢兢业业办事的时候,你运气好,先把你的案子给破了。

  怀着对警察蜀黍崇高的敬意,韩御来到了警局。

  询问,认人,签字……一系列手续办下来,钱少了一半,桑塔纳回来了,手机没了。

  还好,不是手机回来了,桑塔纳没了。

  开自己的桑塔纳拉客,每做一笔,就跟平台分一笔,不用每天缴纳固定的“份子钱”。这样一来,韩御对业务量就没有那么高的要求了,反而可以开着自己的车,专到偏僻的地方找业绩。

  临走的时候,韩御紧紧握着警察蜀黍的手,问:“郑警官,那劫匪判多久啊?他出来的时候通知一声,我来接他。”

  “量刑是法官的事,我们的职责只是送他去见法官。不过骚年,千万不要做违法的事情,把有理变成了无理。呵……”

  见郑警官说着说着打起了哈欠,又得知这劫匪是半夜落网,兴许人家一夜没睡呢。

  韩御不便打扰,临走的时候,留了张名片给对方:“天有不测风云,若是凶案中遇到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你找我。”

  名片上只有姓名和电话,具体处理什么样的“不可描述”的事情,就让对方自己去体会了。

  不过韩御强调了一点:凶案!

  如果能够与被害者的魂魄直接对话,相信对于破案很有帮助。同时,这也是韩御获得业绩的一种来源方式。

  杨竣锋有三只小鬼,韩御也得开发更多的渠道才行,只凭自己瞎转,哪有那么好的运气。

  看着韩御开着小车潇洒离去,郑启泰不屑的把名片抛在了风里:“神棍!”

  

第五章 的士鬼差
鬼差升职记全文阅读作者:火星大冲加入书架

  开着心爱的桑塔纳,一边找业务,一边找业绩,韩御嗨皮得很呐!

  有时候运气来了,还有亡魂主动招他的车辆。

  这不,一个中年男鬼化作人形,站在路边招停了韩御的桑塔纳。

  这些鬼也不管你是出租车还是网约车抑或私家车,反正伸手就是招,你爱停不停。

  不停,算你运气好;

  停了,算它运气好!

  不过这一次,中年男鬼怕是踢到钢板上了。谁的车不招偏招了鬼差大人的车!

  “我要去南华街。”中年男鬼说。

  “去什么南华街,找个没人的地方,我送你回快乐老家吧。”韩御用肉眼盯着马路开车,用阴阳眼盯着后排座的中年男鬼说。

  “我家就住在南华街,188号。”中年男鬼接着道。

  韩御愣了一下,这地址咋这么熟呢?

  仔细想了想,原来是阴间那位鬼吏留下的地址,最近事儿忙,基本上忘了这茬。

  “你是不是姓丁?”韩御问。

  “你怎么知道?”中年男鬼反问。

  韩御笑道:“你爷爷叫丁冬,他有一儿一女,分别叫丁……丁什么来着?”

  “丁大忠,丁贵珍!”

  “对,对!”

  韩御当然记得鬼吏的子女叫什么,他只是考验一下,看这中年男鬼是不是随口冒认的。

  “那么你就是丁冬的孙子,丁大忠的儿子,丁一,对吧?”

  中年男鬼就奇了个怪:“你怎么对我们家的人这么清楚呢?”

  现在基本上落实了对方的身份,韩御也就有话直说了:“如果你没什么未了的心愿,我这就送你下地府吧,你也别怕,你们老丁家下面有人。”

  丁一吃了一惊:“原来你早就知道我是鬼了?”

  韩御也没什么好否认的,说:“没错,我是第81号鬼差韩御,跟你爷爷丁冬很熟,地府里的鬼都亲切的叫你爷爷小丁丁。”

  “你爷爷才是小丁丁,你全家都是小丁丁。”丁一愤怒的吼道,若非这小子是鬼差的身份,又跟爷爷有交情,说不得就要掐他的脖子,吸他的阳气了!。

  韩御没好气的解释道:“你知道你爷爷才多大年纪吗?跟清朝、明朝的那些鬼能比吗?人家叫一声小丁丁怎么了?我跟你说,就你这年纪,到了地府也就是一胚胎!”

  丁一差点儿被韩御的嘴炮给噎死——如果他还活着的话。

  “算啦!”韩御把车停在了无人的街道,回过头来对丁一说:“我答应过你爷爷,在上面好好盯着你们老丁家的后裔。所以,你还是安心下地府吧。”

  “没法安心!”丁一把头一偏,活脱脱的一位深宫怨妇。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嘛!你不说出来,我怎么帮你?”

  “你真肯帮我?”

  “当然啦!就凭我跟你爷爷的关系,你是他的孙子,那也就是我的孙子……”

  “!!!”

  “好吧,不管怎么说,大家自己人。你到底有什么心愿未了啊?”

  丁一努力平复下情绪,说:“五个月前,我女儿丁小沫参加高考,为了缓解她的压力,我特地去响水路买她最喜欢吃的米花糖,谁知在回来的路上,被建筑工地上掉下来的钢筋给砸死了。这件事情,给我女儿带来了很大的心理阴影,以至于明明是清华的水准,考了个渝华的分数。这些都不说了,关键是施工方的安全措施严重不到位,最后却只赔了我家三万块钱。一条人命三万块钱?这口气我怎么也咽不下!”

  韩御想了想,问:“这个赔偿协议,你老婆签了还是没签?”

  丁一叹了口气,说:“闹了两个月,最后还是签了。因为小沫开学,需要钱缴学费,我们耗不起。”

  韩御说:“你这样就麻烦了呀。你老婆签了赔偿协议,就代表她已经认可了这个赔偿方案,打官司也没得打了。”

  “哼!”丁一瞪了韩御一眼:“我就说你帮不上忙嘛!”

  韩御笑了笑:“阳间的办法走不通,我们走阴间的办法。对方负责人是谁,你知道吧?”

  丁一点头道:“当然知道,朝辉建筑的老板,程农。”

  韩御说:“好,你去扮鬼骚扰他,我扮道士降服你,完事儿狠狠敲他一笔。”

  丁一一想:“嗯,这个办法好!”

  说干就干,韩御马上在某宝上订购了一套林正英款的道士服,卖家开业大酬宾,送拂尘一把,旗幡一套,镇魂铃一对,包邮!

  其实这个操作真的很尴尬,韩御明明是有真本事的人,可为了取得对方的信任,他不得不买一堆假货回来充场面。

  在等待收货的这两天,韩御也把丁一的事情查了一下。

  其实这件事情曾经在网络上已经闹得很厉害了,只是韩御自家麻烦事情一大堆没有关注。

  不查不要紧,一查,那程农还真不是个东西。

  除了丁一的案子,两年前还涉嫌强拆致人性命,还有自家建筑工人摔死案不了了之,可谓是集龌蹉之大成!

  这个时候,韩御总算是明白了杨竣锋那句话:阳间的官差有执法权,咱们阴间的官差,也有执法权。

  没错,有些事情,还真得管一管。

  因为他侵犯到了自己辖区居民——亡魂的利益。

  “你准备找他要多少?”丁一问。

  “十万吧。毕竟只是一场法事,多了他也不肯啊。”韩御道。

  丁一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做生意的人都精明得很,超出预算,他们宁肯换条路走。

  所以,能收点就收点吧,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按照韩御的计划,先让丁一去闹他一晚上——除此之外,丁一也干不了什么。据说程农带了一块开过光的佛珠,丁一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否则丁一早就去吸他的阳气了。

  然后,韩御会全副武装的出现在程农的别墅门口,指出他家宅不宁。

  一语中的之后,想那程农肯定会请大师出手。

  接着,谈价,出手,收钱,再送丁一去地府,大功也就告成了。

  到了跟丁一约定的日子,韩御开着他心爱的桑塔纳悠哉游哉的去了程农别墅所在地。

  距离别墅还有一里路的时候,韩御把车停到一边,换好“工作服”,拿出旗幡、佛尘和镇魂铃,信心满满的朝别墅走去。

  “天灵灵,地灵灵……这位大叔,我看你印堂发黑,宅中不宁啊!”韩御揪着程农家看门的大爷说道。

  那大爷也是震了一惊:“正如法师所言,昨晚好像有不干净的东西在房间里闹了一宿……”

  听到这里,韩御的脸上洋溢着自信的荣光,感觉钞票就要到手了。

  看门大爷接着说:“今天一早,程老板就请了一位大师前来,此刻正在院子里开坛设法呢!”

  韩御:“???”

  娘希匹,来晚一步!

  

第六章 大师出手
鬼差升职记全文阅读作者:火星大冲加入书架

  丁一只有不到半年的道行,若是遇上道法高深的道士,岂不是要凉?

  韩御不容分说,直接就往程农的别墅里闯。

  那看门的大爷拉住韩御,喊道:“干什么呢?干什么呢?这是私人所在,岂容你乱闯?”

  韩御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说:“我观府内怨气煞煞,而毫无玄机,肯定是假法师遇上了真恶神。我跟你说,你别阻止我进去救人!”

  看门大爷一时也拿捏不准,再加上韩御年轻力壮,这些天的体能可不是白练的,几推几攘的,也就被他闯了进去。

  程农及其家属正在围观一名年老的道士作法,对于突然闯进来的韩御十分之不满。

  看门大爷赶紧向程农说明了情况,那老道顿时就怒了:“你这嘴上无毛的二愣子,敢说我是假法师?有何凭证?”

  韩御的大眼睛呀贼溜溜的转,别墅的风景可真好看。等他扫描完院内设施,却并没有发现丁一的踪影。

  莫非已被老道降服?

  若是如此,怎么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小丁丁?

  韩御也怒了,把手一伸,亮铮铮的桃木剑赫然在手。

  这一招“无中生有”,顿时把程农及其家属惊得一愣一愣的。

  那老道轻捋羊须,面色不改,冷冷的说道:“雕虫小技!有本事,我们就到外面去切磋一下,也省得破坏了程居士的毫宅。”

  老道径直往别墅外走去,并叮嘱程家老少不得上前围观,以免被玄气道法所伤。

  韩御也不能怂,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看这老家伙也不像能够御剑飞仙的主,卸下双腿的铅袋,还怕跑不过他?

  到了院外的公路上,老道回头望了一眼,见程家的人果然没有出来,连忙抱拳作揖:“道爷高抬贵手,我……我也就是混口饭吃而已。”

  韩御:“假的???”

  既然你丫的是个假道士,也就轮到我韩某人得瑟了。

  “道家的清誉,都被你们这群江湖骗子给败光了!一个个戴着墨镜扮眼瞎,给人家算命看风水,把我们祖宗几千年的智慧结晶沦为封建迷信,都是拜你们所赐!”

  “是,是,道爷教训得是。不过道爷,这程农可不是什么好人,虽说我的方法不对,但宗旨也是劫富济贫啊!”

  “劫富济贫?劫他济你吧!”

  “是,是,道爷教训得是。我就是贫!”

  “你……收他多少钱?”

  “一场法事,三……三十万。”

  “三……”韩御揉了揉太阳穴,还真是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

  老道士低着头靠近韩御,暗中把五指一伸:“道爷高抬贵手,我给你这个数!五万!”

  韩御笑呵呵的点了点头:“那你进去接着做你的法事吧。”

  老道士伸出中食二指,比了个“耶”的手势。

  韩御暂时没有跟着他进去,因为他看到了丁一。

  待那老道士走后,韩御朝丁一吐了个槽:“奶奶个熊,还以为你在里面挂了呢!”

  丁一说:“刚才那老家伙,我早就知道他是个假货了。只是外面太阳太刺眼了,我寻思等你来了再现身。现在怎么办?真让他得逞,我们就只赚那五万块的封口费?”

  韩御说:“那怎么行?你才是苦主,你应该拿大头。我跟你说,你进去捣乱,让那老道士显出原形。然后我再次出马,咱自己赚那笔钱。”

  丁一说:“好主意,还是你够损!”

  “正人用邪法,邪法亦正!”韩御大手一挥:“去吧!”

  反正别墅里那两方,一个为富不仁,一个坑蒙拐骗,为什么要为难自己去做个老实人?老实人有糖吃啊?

  韩御跟着也进了别墅,见那老道士在小院子里摆了一方八角案台,铺上一块红布,摆了三柱高香。

  他将三张渡了白鳞的符纸依次排好,左手提着个假的镇魂铃,右手握着假的铜钱剑,嘴里面神神叨叨的念着假的咒语:“锅你洗哇碗你洗哇买个萝卜切吧切吧……”

  由于语速极快,口齿不清,倒还没人听出他念的是个什么名堂。

  少时,狂风大作,砂石旋舞,把案台上的红布直接掀翻,那三根香烛依次折断,丁一凝聚实体,头上背脊全是鲜血,正好是他被钢筋砸死时的模样。

  “坚商,拿命来!”

  起初,韩御只道是丁一想要吓唬吓唬程农,毕竟程农身上不是有一块开过光的佛珠么?

  然而很快,韩御发现苗头不对,丁一是真的想要程农的命。

  因为他忽然之间发现,那串佛珠此刻是握在老道士的手上,而老道士已经被刚才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瘫倒在地。

  眼看程农因惊恐而鼓得圆溜溜的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掉出来了,韩御不得不出手阻挠。

  他将那桃木剑隔空一挥,丁一迅速后退。

  丁一怒目直视着韩御:“你阻拦我报仇?”

  韩御难得认真的说道:“职责所在!”

  诚然,韩御串通丁一敲诈程农并非正途,但其目的也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为他讨回应得的赔偿,而不是纵容他害人性命。

  若是程农在韩御的眼皮子下被丁一掐死,不但是作为鬼差的韩御的失职,那丁一也将因此从普通的亡魂沦为恶鬼。日后去了地府,遭遇不可同日而语。

  何必为了一时之气,让自己受那无端的地狱之刑呢?

  所以韩御阻止丁一,也确实是为他好。

  吓懵了的程农龟缩在地上,几乎是用爬的方式来到韩御的脚下:“大师救命,大师救命啊!”

  韩御冷冷的盯着程农,将手指头轮回捏来捏去:“贫道掐指一算,程居士似乎与这位苦主有一桩孽债未了。”

  “啊?”程农盯着丁一看了又看,对建筑工地安全事故一事供认不讳。

  韩御说:“程居士既然肯花三十万的高价请法师驱鬼,又何不将这三十万赔偿给苦主,求个心安呢?”

  程农哭丧着脸说:“道理我都懂,可……可我特么不知道是哪位苦主找上门了啊!”

  韩御:“……”

  看来是害过的人太多,竟让韩御无言以对。

  “今日贫道云游至此,也算是你的造化,快快赔钱了事。至于你其他的孽债,最好主动去偿清,否则贫道不敢保证下次还能这么巧的从你家门口路过。”

  韩御寻思着事已至此,不如借机恐吓一下他,让他把之前强拆和建筑工人的案子捋一捋,也算是顺手做件功德事。

  谁知程农就是狗改不了吃屎,丁一找上门来,他认了;那些个没找上门来的,都是陈年旧事,要找上门来的估计早该来了,没来的,恐怕也没机会来了。

  所以,程农认可追加丁一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抚恤金等合计二十七万元整。

  对于另外的案子,他只字不提。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程农留下了韩御的电话号码,并主动提出支付一笔法事费。

  韩御一本正经的说:“除魔卫道,是吾辈之职责,可不是为了钱才出手的……咳,我把账号发到你手机里吧。”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火星大冲所写的《鬼差升职记》为转载作品,鬼差升职记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鬼差升职记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鬼差升职记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鬼差升职记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鬼差升职记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鬼差升职记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