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帝系最新章节 > 帝系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帝系 连载中
分享帝系

帝系全文阅读

帝系作者:知了一生

帝系简介:从出生以来,你就很困惑以及不解。
  有一天,你翻开了一本《十万个为什么》,但是却没能从上面找到你的为什么。
  于是你迈着困惑的脚步去寻找一直渴望得到的答案。
  友情提示:本书属于慢热型,请做好心理准备 https://www.uukanshu.com
-------------------------------------

帝系最新章节第44章 神秘的羊皮!
第2章 饿了!
帝系全文阅读作者:知了一生加入书架

  顾言不算是一个有情人,但,也绝不是一个无情人。

  其实有情无情,只在自己的内心而已,同样的,也是相对论的。

  以前,顾言救过很多人,但是,很多被他救起的人,往往回过头来就会算计他。

  人类的勾心斗角,丑陋的内心,让顾言越来越讨厌人类。

  世上最可怕的是什么,是人,人心才是最可怕的。

  如果不是答应了某人,顾言有时候真想一巴掌将这个世界拍碎,然后将这些丑陋的人类重新回炉。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不过人类中也有好人,比如顾言在以前的时候收的几个徒弟,算是传下了自己的道统。

  一个将中医发展壮大,悬壶济世,一个则创建了影响千年的儒家学派。

  周游列国,难道真的是周游,增广见闻吗?

  顾言却知道,他是在寻找自己的脚步啊。

  可惜,这几个徒弟,都不合格。

  不然的话,他们就不会化作黄土一堆了。

  或许他们的选择是对的吧,他们毕生追求着自己的理想,即便慢慢老去,也无怨无悔。

  就好像电影中的金刚,虽然是霸主,活了无数岁月,但是却如同此刻顾言的内心一样,是孤寂的。

  芳华易老,当身边的人慢慢老去,你仍是少年,那种心境,是常人无法体会的。

  内心悄然的变化,才是最可怕的,在你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变了;有时候变了,就很难回到曾经了。

  但是往往很多人都幻想着能够长生不死,历朝历代,哪个帝王不是在追寻着长生不老的脚步。

  最著名的莫过于秦始皇派人炼制丹药了,可惜,不听自己的劝告,瞎炼,最终把自己炼死了。

  大草原那位,雄才伟略,用兵如神,十三翼大战名扬四海,但是同样想要永久统治下去,最后呢,不听自己劝告,非得跟自己学,结果被劈死了。

  还有最后一代王朝垂帘听政的那位小姑娘,都快死了嘴里还念念不忘的想要长生不老。

  人啊,一定要认清自己,千万别跟自然抗衡,人,是永远无法战胜自然的。

  感慨了一会,顾言突然发现自己的肚子居然有些饿了,原来感慨的多了,也是会消耗体力的啊。

  饿,并不是第一次感受到,前期,他都会饿,只要慢慢熬过这段时间就好。

  兜里没钱没关系,没钱饿死的都是因为笨,虽然顾言不认为自己多聪明,但却不会因为没钱而饿死。

  想要能够吃到东西,很简单,比如……刷脸?

  人啊,一定要认清自己,有自知之明,比如自己确实长得很帅!

  “你好,请问我认识你吗?”

  顾言抬头看去,女人,长腿,平胸,综合得分六分。

  女人主动对自己搭讪,她不是第一个,同样的,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这是一个男人对自己的自信。

  古往今来,对自己搭讪的多了去了,又有几人能够搭讪成功的?

  就连那个曾经不谙世事,天真无邪的武曌,自己也不过是多看了她几眼而已,直接造就了她辉煌的一生。

  见到顾言沉默,对方不死心的再次问了一句:“你好,请问我认识你吗?”

  “安然,你……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个了。”旁边的陈茜有些不可思议。

  男人搭讪女人的多,女人搭讪男人也不算惊世骇俗,但是安然这样搭讪一个陌生男子,尤其还是用这么看似低级却成功率极高的方式,这就让陈茜觉得惊世骇俗了。

  她跟安然认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安然主动的跟男生打过招呼,这让陈茜不禁多看了一眼顾言。

  身形消瘦,目光深邃,面貌普通,气息沧桑,不像是年轻人该有的,综合印象,这是一个喜欢装深沉的心机男。

  这一次,顾言同样多看了几眼乐安然,看到她,就想起当初那个一颦一笑,头扎马尾辫的小姑娘。

  见到顾言依旧沉默不语,乐安然鼓足勇气,伸出那条洁白的纤纤玉手:“你好,我叫乐安然。”

  陈茜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她发现今天乐安然似乎有些不对劲,急忙拉扯了一下乐安然的衣角,提醒她注意一下。

  但是乐安然不为所动,目光倔强的看着顾言,洁白的纤纤玉手依旧杵在半空。

  好倔强的小丫头。

  顾言摇头叹息,饭来了。

  “草舍茅屋有几间,行也安然待也安然。”

  握手,柔软。

  “顾言。”

  见到顾言回应自己,乐安然显得心情不错,尤其是当听到顾言拽文嚼字说的那句话后,抿嘴一笑:“顾言却不是个好寓意哦。”

  同时,心中却泛起了疑惑。

  顾言,那落款处的名字记得是两个字还是三个字来着,是顾言吗?

  乐安然记不清了。

  顾言淡淡一笑:“好与坏,只不过是个代号罢了。”

  始皇帝这个名字霸气吗,最后不还是黄土一堆。

  贱名好养活,不是一句俗话。

  “有时间吗,有幸能够请你吃个饭吗?”乐安然决定还是在看看,因为她真的很好奇。

  顾言沉思片刻,在乐安然那倔强的目光下,这才有些艰难的说道:“好。”

  一个好字,让乐安然再次高兴起来。

  身为女孩子,鼓足勇气搭讪,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不过很幸运,对方并没有拒绝。

  Mokutanya餐厅,位于绿地中心7号楼2楼,算是齐州一家比较不错的餐厅。

  乐安然带着顾言与陈茜直接来到了Mokutanya餐厅,从乐安然与陈茜的行为来看,显然不是第一次来。

  齐州当地人都知道,Mokutanya餐厅是需要提前预约的,并且还要缴纳定金。

  乐安然自然不会提前预定,但是如今这个社会,阶级还是普遍存在的。

  分别落座,出于礼节,乐安然将侍者递过来的菜单递给顾言,甜甜一笑,两个酒窝非常明显。

  “喜欢吃什么,随便点。”

  “我饭量很大,管饱吗?”

  顾言觉得有必要说一声,人家这么有诚意,自己如果不提醒一下,那就显得自己不厚道了。

  一句话,惹得乐安然跟陈茜笑的花枝乱颤,很有意思的人呢。

第3章 涟漪!
帝系全文阅读作者:知了一生加入书架

  澳洲和牛、帝王蟹、西班牙猪、法国鹅肝算是Mokutanya餐厅的特色菜品,据说其食材全部都是空运过来,而且是全球采购,就凭这一点,就显得其逼格很高。

  来这里吃饭的人,吃的不是饭,而是环境,吃的是气氛,说白了就是一种心理作用。

  就像许多人喝红酒,他们真的会喝吗,他们只是觉得喝红酒,显得有品位有身份。

  有些人喝红酒,都是慢慢品,有些人喝红酒,则是很豪爽的干了。

  饭桌上。

  特色菜肴,色香味俱全。

  餐厅内,播放着一首Bandari的《初雪》,虽然大多数人听不懂什么意思,但配合着餐厅内的环境,倒也略带几分优雅的氛围。

  顾言盯着饭桌上那只正在与自己对视的巨大帝王蟹,叹了口气,开吃。

  接下来,乐安然跟陈茜算是见到了什么叫做饭量大,女孩的饭量普遍较小,不管是真实饭量还是为了减肥之类的,总之,饭量确实很小。

  如果换做平时,二人就算吃饭,也就一杯冷饮加点零食就够了,但现在毕竟还有顾言在,加上乐安然说请客,自然不会小气,所点的的饭菜绝对够三人吃了。

  可是乐安然依旧没理解那句饭量大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她终于明白了。

  原来对方那句饭量大,并不是幽默啊……

  陈茜咳嗽一声,别过头去。

  内心却忍不住吐槽:这是多久没吃饭了?女孩子请客,作为一名男人,就不能绅士一点?不能注意点形象?

  这……这还真是不客气啊,上辈子饿死鬼投胎么?

  乐安然抱着一杯果汁,低头不语,目光,却在偷偷打量着顾言,越看越熟悉,越熟悉越茫然。

  顾言却在大口吃着,他必须要多补充能量,对于乐安然跟陈茜的异样他当然看见了,但这并不影响他吃饭。

  总不能为了注意形象而不吃饱吧,那是傻子才做的事。

  “咳,顾……顾言。”乐安然忍不住了,这顿饭不是白请的,她得得到有用的信息才行,她又不傻,难道平白无故请人吃饭啊。

  顾言急忙将一根帝王蟹腿塞在嘴里,有些含糊不清的说:“嗯,你说,我听着呢。”

  “我是不是认识你?”

  这已经是乐安然问的第三遍,锲而不舍,就连陈茜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

  一开始还以为是搭讪,可是现在看来,这丫头似乎是认真的?

  可认不认识,难道自己不知道吗,怎么还要这么问?

  顾言抽出一张餐巾纸非常优雅的擦了擦嘴角的油渍,任谁也无法将刚才那狼吞虎咽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半饱。”

  顾言有些意犹未尽,这样的机会还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在遇到,这次吃了个半饱,应该能支撑自己半个月消耗吧?

  乐安然跟陈茜闻言嘴角一抽,确定不是猪转世?

  乐安然勉强的笑了笑:“没关系,如果没吃饱,那再点点。”

  顾言紧盯乐安然,你确定是认真的?

  乐安然没有废话,直接叫来侍者,将空盘子撤下,然后原样又来一份,最后才看着顾言,静静地等着顾言的答案。

  敞亮!

  顾言在心中给乐安然大大的点了个赞!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一句话,让一旁的陈茜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吃饱喝足,你就来一句认错人了?

  乐安然有些不死心,继续问道:“那你认识乐晓峰吗?”

  当初在自己面前毕恭毕敬的那个小伙子是叫小风还是晓峰,顾言记不清了,毕竟距今已经五十年了啊。

  五十年,弹指而过,物是人非。

  时时刻刻,都在对这个世界的感悟加深,对自然的感悟。

  万事万物,人间五味。

  伤感吗?

  顾言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属于冷血动物,总之,他没有常人那般的离别伤感,有的,仅仅是淡然。

  这么多年来,顾言没有丝毫的情绪、心态、所谓的七情六欲仿佛不存在一般。

  对待任何事物,都是处于淡然的态度。

  或许,这就是自己一直失败的原因吧。

  见到顾言一副茫然的神色,乐安然也知道自己确实想多了,脸色稍微有些黯然。

  随即就调整了心态,毕竟她也知道,面前这个人是他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毕竟,他太年轻了啊。

  或许是后代也说不定,乐安然心中如此想着。

  美味佳肴再次送上来,顾言看了一眼乐安然跟陈茜,仿佛再问你们吃吗?

  陈茜鼓着嘴,略带不满的语气说道:“你快吃吧,我们吃饱了。”

  她已经将情绪表达出来了,她觉得顾言怎么着也会不好意思客气一番?

  事实证明她想多了,得到了陈茜的答案后,顾言没有丝毫客气,再次低头狼吞虎咽起来。

  陈茜忍不住猛翻白眼:“那个顾言是吧,你是不是单身?”

  本是挖苦讥讽一番的话语,谁知顾言听了,手中的动作却微微一顿。

  单身吗?

  他想起了曾经那个自己转身离去,从而为自己写下了: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这首哀怨凄切诗句的小丫头。

  他想起了当初那位写下: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如此哀怨的女子。

  想起了当初那个头扎马尾辫,眼中透着倔强的小女孩,他想起了当初那个依依不舍,最后却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

  这么多年从未有过波动的心境,此刻竟然有些涟漪。

  见到顾言有些沉默,陈茜一脸歉意的小心翼翼的说道:“不好意思啊,是不是勾起你的伤心事了。”

  顾言淡淡一笑:“饱了。”

  乐安然跟陈茜对望一眼,均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无语,对于顾言这种跳跃性思维,她们有些跟不上。

  既然吃饱了,乐安然又知道了答案,就算是结束了,不过乐安然心中依旧有些不死心,她回头必须要打电话确认一遍才行。

  想了想,找来纸笔,刷刷几笔,然后递给顾言:“这是我的电话,今天很高兴认识你。”

  看着这满桌子的狼藉,顾言不确定自己到底该不该给对方电话,他有些拿捏不定。

第4章 昔日人已没,今日水犹寒!
帝系全文阅读作者:知了一生加入书架

  吃饱喝足,三人离去。

  走出门口的那一刹那,顾言随手将那写着电话的纸条揉吧揉吧扔进了垃圾桶。

  看着街上那生活节奏非常紧张的人群,顾言轻笑一声,开始散步。

  他的步子不快不慢,但是走的很有节奏,看着人群中那一张张陌生的脸,顾言努力的让自己融入进去。

  那勾肩搭背的小情侣,那充满幸福笑容的一家人,顾言此刻前所未有的孤独。

  是的,就是孤独,入世以来最多的感觉就是孤独。

  当你身边没有任何熟悉的面孔,当你身边的人慢慢都老去,顾言发觉,天大地大,自己竟然慢慢的被排斥在外。

  清河之畔,微风拂面,那一颦一笑的颜容,再次浮现在脑海之中:

  微风荡细柳,映月阁楼,谁,寒风袭袖,轻舞罗裳,满目含情,素手弄茶香,国色嫉艳阳;

  你,婉婉引动琴弦,痴风醉月,细波慰浮萍,煽情亭台;

  谁,寒风袭袖,泪溢双颊,尖嘴话平生,猴腮盼芙蓉;

  我,轻轻拔出鞘柄,痛心疾首!

  等,等,等,是谁迎风亭亭玉立,眉宇热东方。

  痛,痛,痛,是谁买醉声声言讨,微霜白鬓角。

  纵红尘温柔无限,虽美,梦易碎!

  红尘,实乃多梦之地,负了你,孤身荡天涯,只为追求那一生渴望得到的答案。

  或许该去看看他?

  “原来,你也是个痴情人。”

  “我宁愿是个多情人。”

  “看你年纪应该不大吧?”

  “是的,不大。”

  顾言也不知道自己多大,有了天地,他就有了意识。

  “世间文字千千万,唯有情字最伤人!”

  “你这是受伤了?”

  “是,他不要我了。”

  “日后总会有个要你的人。”

  “曾经的甜言蜜语,曾经的海枯石烂,现在才发现,原来都是骗人的。”

  “是的,那些都是童话,而童话就是骗人的。”

  “我要让他永远的记住我。”

  “所以你这是要准备跳河?”

  “是,你不要阻拦我,也不要喊人,我只想让他记住我。”

  顾言看了一眼清澈的河水,以及那不远处停靠河沿的小船,轻声说道:“可是跳河他未必会记的住你,听我一句劝,跳楼吧。”

  顾言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这么多,或许,自己变了吧。

  “跳楼会毁容,我要让他记住我最美的那一面,永远的定格在他心中。”

  顾言转身就走,又是一个不听自己劝告的人。

  ……

  顾言的家在LC区,这是一片居民平房,毫无秩序的交错着,每个门口都有个水龙头以及一条绳子用来晾衣服。

  夏天一到,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衣服就会迎风飘荡,充斥着喜悦之情。

  这里没有那种所谓的宽阔马路,最宽的巷子,也就只能容纳两个脚蹬三轮车并排,最窄的,仅仅能够通过行人。

  挨家挨户,这里的人都很和蔼,出了门就能见到邻居,互相打个招呼,谁家炒菜了,隔壁都能闻到香味。

  晚饭后,成群结队的老人有些聊一些生活琐事,聊一些新闻大事,有的则是下下棋,跳跳舞。

  顾言住在这里,住的很满意,这里,才能体会到人间五味,才能更好的加深自己的感悟。

  像那种隐居起来,与世隔绝的世外高人,对顾言来说,那种人就是傻帽。

  因为他们并不能体会到情,不管是高兴还是愤怒,不管是残酷还是冷漠,不外乎就是一个情,世间情。

  那种人,有的只是孤独以及装逼。

  回到自己的屋里,随意的往床上一躺,拿了本《帝王全传》,开始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从第一章结网画卦的伏羲氏开始,细细品读,时而点头,时而摇头。

  这帝王全传上面记载的内容,虽然过于片面以及引用了大量的猜测,但是顾言却发现,大多数记载的还是蛮正确的。

  毕竟这上面所记载的人物所在的那些个时代,顾言都是亲身经历过的啊!

  看着这上面所记载的那些人物,顾言突然发现,他们其实挺幸福的。

  虽然现在黄土一堆,但至少给后人留下了痕迹,毕竟这个世上有很多人从娘胎里来,到坟墓中去,这一生,都仿佛在延续生命的规律,不为外人所知晓。

  看了一会,顾言有些索然无味,毕竟这些他都经历过的,现在看看,权当回忆一番罢了。

  看着上面的人、事,顾言只感觉那些场景又在自己的脑海中重新绽放了一遍。

  顾言觉得那句诗很符合现在的心境。

  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

  叹了口气,合上书,拿起手机,刷了刷微博,作为一个孤独的人来说,网络,是最好的解药。

  《惊:齐州大学十大校花之一乐安然今日约会某神秘男子,双方步入齐州高级餐厅就餐,是穷人的悲哀?还是富人的常态?》

  此帖子一出,很快就上了热门,毕竟在这个看脸的时代,校花一词,往往占据很高的热度。

  发帖人就好像身处现场一样,讲的头头是道,入木三分。

  今日,偶遇齐州大学十大校花之一的乐安然,楼主很兴奋,毕竟遇到自己心中的女神,想要多看几眼,就在此时,乐安然主动握手一名神秘男子,有说有笑,很快,就进入了Mokutanya餐厅,由于楼主囊中羞涩,未能及时跟进,痛兮!

  有图有真相,随后附上了几张模糊的照片,但是顾言还是看出了,那照片中的人物,正是自己跟乐安然等人。

  此贴一出,短短十分钟,下面的楼层就已经盖到了三百多楼。

  “震惊,我的女神竟然有男朋友了,我不想活了。”

  “不会是真的吧?乐安然清纯无比,活泼动人,但是从来没听说过有男朋友这件事啊,楼主这照片该不是P的吧?”

  “震惊,送自己一首凉凉。”

  ……

  一开始前面的几楼还算正常,到了后面,楼层彻底歪了。

  “震惊,我心中的女神居然也会拉屎?”

  “震惊,这也太毁形象了,我心中的女神应该是不食人间烟火那种。”

  “楼上震惊部的都傻了吧,不食人间烟火几天,你的女神就要凉了。”

  ……

  现在的女人啊,胸都没自己的大,居然也能排上校花?

  顾言心中如此想着。

第5章 概率!
帝系全文阅读作者:知了一生加入书架

  现在这个年代,校花就跟明星这个词一样,总是充满了让世人持以贬义的态度与眼光。

  顾言看的很认真,将每一楼都看了一遍,到了最后,楼层都歪了十八弯了。

  想了想,顾言也跟了一楼:那个神秘男子就是我。

  顾言的楼刚一出现,一开始还不显眼,慢慢的,被顶了上来,直接被喷成了汪洋大海。

  “真能装逼,神秘男还是你,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装的这么肆无忌惮?”

  “就是,你以为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跟女神近距离接触?最起码也得是富二代。”

  “有钱人装逼都装的高端大气,会跟我们在这水贴?”

  “我赌一包辣条,这货绝壁是为了蹭热度博眼球。”

  “我加注两包。”

  “三包。”

  ……

  顾言无语,现在的人为什么说实话反而都不相信呢?

  人跟人的信任都去哪了?

  默默退出微博,便开始随意的浏览起各地发生的新鲜事。

  ……

  清晨起床,顾言收拾了一下,胡乱的洗了把脸,然后开始晨跑。

  漫长的岁月中,顾言学会了自己给自己找点事做。

  路过国内第一泉水湖的时候,顾言放缓了脚步,看到这第一泉水湖,他就想起了那湖水四怪,他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只道风光无限好,往来多少负心人?

  顾言最终还是没有进去,回到家中,想了想,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拿出手机,快速的编辑了三个字:我回来了。

  大拇指放在发送键上,良久都没有按下去,想了想,还是决定删了。

  有些恍惚,没能删除,却按下了发送键。

  顾言拿着手机怔怔出神,这算是天意吗?

  扯下墙上挂着的一幅字,然后卷起来,拿着便出了门。

  “小顾,钓鱼去不?”

  门口老张头背着包,对着顾言喊了一声。

  “今天有事,改天吧。”

  “那真是可惜了,听老王头说今天的鱼口挺好。”

  顾言笑笑:“那行,晚上去你家蹭鱼吃。”

  这几个老头闲暇无事就喜欢钓个鱼,如果不是昨天吃饱了,今天顾言说不准真的会去跟着钓鱼。

  握紧了手中的卷轴,顾言迈开步子走了出去。

  ……

  乐安然与顾言分别后,让早就被好奇心占领的陈茜终于找到了机会问,可是无论陈茜怎么问,乐安然就是沉默不语。

  “安然,你该不会真的看上了那头猪吧?”

  乐安然有些央求的说道:“茜茜,你就别问了。”

  “不行,我就是好奇,你不说,我就天天缠着你问,直到你告诉我为止。”

  无奈,乐安然悠悠的说道:“他很像一个人。”

  “谁啊?”陈茜精神一振,更加好奇起来。

  “我也不认识。”

  “我去。”陈茜瞪大了眼珠子,一副要暴走的节奏:“安然,你玩我呢?”

  “不是的,就是……”乐安然有些犹豫。

  陈茜此刻的心里就跟猫抓似的发痒:“就是什么啊,你真是急死人了。”

  “就是我爷爷书房挂着的那副画像,他跟画像上的人很像。”

  “你爷爷?”

  陈茜说完后,又感觉这句话似乎有些不礼貌,急忙改口:“乐爷爷书房挂了一副画像,什么画像?”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爷爷的书房就是家里的禁地,没有他的准许,谁都不能进入他的书房,我这还是前几年不懂事,偷偷溜进去的,就发现整个书房,连一本书都没有,只有一幅画像。”

  “那你没问问乐爷爷那是谁的画像?”

  乐安然轻蹙秀眉,脸上闪过一丝古怪之色:“问了,爷爷说那是他大哥的画像。”

  “我去,那不就是你大爷的画像?”

  陈茜发觉这句话似乎有些歧义,急忙再次问道:“难道说那个人跟你大爷有关系?”

  听到陈茜这句话,乐安然脸色更加古怪起来:“我爷爷就是兄弟一个啊。”

  “那你没问问怎么回事?”

  乐安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我哪敢继续问啊,当时我因为好奇,偷偷溜进去,被爷爷狠狠地责骂了一顿,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敢进去过。”

  “你能确定你大爷跟那头猪很像?”陈茜说完后立刻拍了拍脑袋,又说错话了。

  不过乐安然显然没在意这点:“不确定,那副画像上面的落款处,我也忘了是不是姓顾了。”

  “你问问乐爷爷不就行了。”

  乐安然本来就是打算回来打电话问问的,被陈茜这一番死缠烂打,差点让她忘了正事。

  “咦,安然,你看那头猪来了。”

  顺着陈茜的目光看去,只见顾言手拿东西,正缓步向着这边走来。

  乐安然见状,巧合?

  “好巧。”

  顾言笑笑:“好巧。”

  “你也是齐州大学的学生吗?”

  曾经有位人口社会科学家说过,两个陌生人相遇的概率是十几万分之一,如果能够说得上话,则是几十万分之一,而能够再次相遇,则是百万分之一,如果能够成为朋友,则是千万分之一。

  这样的概率,再次见到顾言,乐安然觉得这个世界好小。

  “我不是。”

  “不是?”乐安然有些狐疑的看着顾言,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却来这个学校,难道是来找自己的?

  嗯……乐安然知道自己好像想多了,她可不认为对方真的是来找自己的。

  “我是来这拜访一下沈建民教授的。”

  “拜访沈教授?”乐安然嘀咕一声,随后上上下下打量着顾言,好奇道:“你找沈教授有什么事吗?”

  顾言扬了扬手中的卷轴:“来找他探讨点问题。”

  “沈教授沉迷研究,很少会见客人的。”

  乐安然觉得还是有必要说一声,尽管她能够轻而易举的见到沈教授。

  “没关系,他会见我的。”

  “为什么?”

  顾言微笑:“因为碰见你了。”

  “我也很难见到沈教授的。”

  “我知道,你把这幅字交给他,他会见我的。”

  这才是顾言的目的,阎王好过,小鬼难缠这个道理顾言还是明白的。

  “这是什么?”

  “沈教授的字。”

  一句话,乐安然跟陈茜顿时瞪了眼睛。

第6章 你有病!
帝系全文阅读作者:知了一生加入书架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顾言觉得这句话放在任何时代都是非常适合的。

  “安然!”

  声音中夹杂着一丝伪装的惊喜与掩盖不在的兴奋,三人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去,只见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正向着这边走来。

  三七分发型,浅蓝色牛仔裤,裤腿上露着几个人为的破洞,一双红黑的运动鞋,打扮的颇有一番潮流感。

  陈茜突然小声插了一嘴:“是系学生会主席庞光。”

  顾言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女人,这是几个意思?

  庞光不算高,属于男人中的正常身高,一双灼热的双眼看着安然,脸上带着伪装的惊喜:“好巧,没想到在这碰到你了。”

  乐安然轻笑一声:“是啊,好巧。”

  “不知你这是要去做什么呢?”

  “没事,庞学长有什么事吗?”

  庞光追求乐安然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这么久以来,却没有丝毫的进展。

  正当他苦思对策之际,突然见到了微博上的帖子,瞬间就怒了。

  这个神秘男子到底是谁?

  就在刚刚,他见到乐安然居然跟一个男人有说有笑的,这让他升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主动出击,这是他唯一的想法。

  作为当事人的顾言自然不知道庞光的心里想法,此刻他正在一边静静地等待乐安然。

  毕竟人家的同学来了,唠唠嗑也是正常。

  “你是什么人?”作为系学生会主席,庞光走到哪都是自带光环,唯独在安然这里吃瘪,正巧见到安然居然跟这个不认识的小子有说有笑,于是直接质问顾言,语气捎带温怒。

  “顾言。”顾言很老实,也很有礼貌。

  “以后离安然远点。”庞光的语气很不客气,甚至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

  庞光追女孩子很有经验,要想获得女孩子的关注,那么就得找个能够衬托自己牛逼的存在。

  巧了,顾言在。

  顾言诧异的看了一眼这个二流子,他有病?

  “跟你有关系吗?”乐安然有些不乐意起来,她有些受不了庞光那种将自己当成自己人的语气。

  顾言还不知道是谁,万一是自己大爷的后代,那么跟自己多多少少也是沾亲带故,乐安然虽然身为女孩子,但是也知道枪口一致对外。

  庞光一怔,乐安然越是这样,他心里就越愤怒,感觉自己脸上没光,狠狠地瞪了一眼顾言,趾高气扬的说道:“你要是个男人,就别让女孩子给你出头。”

  说完这句话后,庞光整个人仿佛经历了一场精神上的升华。

  转过头来对着乐安然温柔的说道:“安然,我跟你说,你没出校门,不知道社会上的残酷,现在社会上有种职业,就是专门骗大学生的。”

  “你有病。”顾言轻声说道。

  “小子,你骂谁呢?”庞光要比顾言高出一头,往前一步,挡住了照射过来的阳光。

  乐安然有些急了,这要真打起来,顾言绝对打不过庞光,急忙制止道:“我说你有完没完?”

  顾言漫不经心的说道:“你是真有病,情志不遂,肝郁气滞,疏泄失常,约束无能;嗯……你这是阴亏火旺,精室受灼,从而导致的固守无权,去医院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一旁的陈茜跟庞光一脸懵逼,这货罗里吧嗦的说的什么玩意?

  唯独乐安然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粉嫩的俏脸上布满了一层红晕,白了一眼顾言。

  “你懂?”

  乐安然抿嘴一笑:“我家是开药铺的。”

  顾言点头,难怪。

  “猪……咳,顾言,你说的什么意思啊?”尽管陈茜真的不想暴露自己的无知。

  “也没什么,就是这位有病,嗯……一种只有男人才会得的很严重的病。”

  顾言心中有些感慨,他的徒弟以及自己那七十二徒孙,各个谦逊待人,如今之众人,其下圣人也亦远矣,而耻学于师。

  时光在变,人心也在变。

  陈茜一脸尴尬,心里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她宁愿自己无知。

  “你……”庞光顿时被气的一张脸都绿了,想要反驳,可是又不知该说什么,因为对方说的,直接戳中了他的伤疤。

  这是他的秘密,一个男人憋在心里不敢透露的秘密,他是怎么知道的?

  一时间,庞光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乐安然不想把这个关系搞的太僵,毕竟她在学校还有三年呢。

  “庞学长,刚才刘胖子找你来着,也不知道有什么事。”

  “是吗,那我过去看看。”庞光一脸严肃的朝着陈茜点点头示意,然后离开。

  “你是学医的吗?”乐安然有些好奇。

  “我啊,不是。”顾言笑笑。

  “那你怎么知道……额,看出来的?”

  顾言笑了笑:“盖人心之灵,莫不有知;而天下之为,莫不有理,这不很正常么。”

  乐安然有些古怪的看了看顾言,真的这么简单?

  随后扬了扬手中的卷轴,道:“我进去了,不过沈教授到底要不要见你,这个我也不敢保证。”

  “没事,我等你。”顾言微笑。

  乐安然进去了,陈茜有些尴尬起来,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不说话,顾言自然也不说话,陈茜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决定还是找点话题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想了想,问道:“不知道你找沈教授是有什么事么?”

  沈建民教授,作为历史系的老教授,但是其研究方向却五花八门,只要是感兴趣的,他都会搞明白,这让他得到一个研究狂人的外号,在国际上都享有很高的盛名。

  按理说,他跟沈教授应该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啊,就算慕名而来,也不可能拥有沈教授提的字啊。

  “来寻找一个答案。”

  “答案?”陈茜不懂:“你认识沈教授?”

  顾言笑笑没有说话,认识吗,或许吧!

  见到顾言这个样子,陈茜撇了撇嘴,她开始有些反感起来,你说你好好的不行么,非得事事做出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看的都累。

  【本书状态已改,保证不烂尾不太监,书品既人品,你的一次点击、一个收藏、一张推荐一点打赏就是对我极大的认可!】

123456789下一页
扫码
作者知了一生所写的《帝系》为转载作品,帝系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帝系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帝系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帝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帝系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帝系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