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死亡短视频最新章节 > 死亡短视频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死亡短视频 完结
分享死亡短视频

死亡短视频全文阅读

死亡短视频作者:钟二十七

死亡短视频简介:想知道你将怎么死吗?
  张巍的微视APP上,收到一条死亡预告,从看见这条微视频开始,他的生命只剩下一个小时。
  企鹅微视·发现更有趣,
  的死亡。 https://www.uukanshu.com
-------------------------------------

死亡短视频最新章节第209章 无常(终章)
第2章 我遇上对的人
死亡短视频全文阅读作者:钟二十七加入书架

  蜀都市,高新区,物华小区。

  小区大门外的路边,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站在路灯下。

  他穿着一件淡蓝色的T恤,牛仔裤已经洗得发白,一个黑色的双肩背包此时被他提在手里。

  小伙子的头发很精神,常见的‘三面光’,头顶上的一片头发稍稍比板寸要长一些,带出几许与众不同,或许这也可以称之为时尚?

  他的五官,大部分都挺普通,但组合在一起之后却让整张脸很耐看。

  说大部分,是因为他的眼睛,很特别。

  他的眼睛非常细长,几乎有一大半的瞳仁都藏在眼眶里面,让他看起来总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又像是一直在暖暖的笑。

  是的,他有一双睡凤眼。书上说,林黛玉的眼睛,就是睡凤眼。

  这双眼睛让小伙子看起来亲切而无害。

  然而,此刻,他那双很有亲和力的眼睛里,却满是震惊。

  这个久久站立在路灯下的小伙子,就是刚刚从那辆奔驰车上下来的张巍。

  奔驰车早已经不见踪影,张巍依然盯着它离开的方向。

  冥A·N1414。

  在脑海里搜索了好几遍,张巍也想不起来,哪个省份的车牌是以‘冥’打头的。

  1414,是要死的意思么?

  要死?只有一个小时的生命,三千六百秒之后就要死?

  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张巍拿起手机就要将刚安装的微视APP卸载掉,但是当屏幕亮起来之后,他又犹豫了,慢慢的将手机收起来。

  万一…………

  …………………………………………………………………………

  物华小区就是大家口中的‘万人小区’,周围的搬迁户基本都住在这里,人口密度和建筑密度都高得离谱。

  走进小区,张巍能明显的感觉到小区里跟往常有些不同。人比平时少了很多,这时候才晚上十点,张巍却有一种后半夜的冷清感觉。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今晚小区里的路灯,惨白惨白的。就像是恐怖电影中,医院走廊里的日光灯,灯光都冷得瘆人。

  张巍将背包挎在肩上,加快脚步朝他住的十四栋走去。

  十四栋。

  他的心里突然一颤,又是……要死么?

  快到楼下的时候,张巍终于明白为什么今晚小区里见不着什么人了,敢情都聚到这里来了。

  此时的十四栋楼下,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两辆警车闪烁着醒目的红蓝灯光,停在人群里面。

  出什么事了?

  张巍几步走到人群外围,在几个拿着广场舞扇子的大妈旁边站住脚步。

  “听说发现的时候都臭了。”

  “可不是,也不晓得是什么时候死的。”

  “那房子算是毁了,以后谁敢住啊?”

  “说是一直就租出去的,好几个年轻人合租的呢。”

  张巍站在一旁听了个七七八八,这是出了人命了?

  他并不是那种喜欢围观看热闹的人,可现在楼前的入口被警戒线封锁了,他只能在人群外等着。

  喵~~!

  突然一声凄厉的猫叫声传来,吓了张巍一跳。

  他本不是这么胆小的人,但这声猫叫实在是过于惨厉,就像那只猫是被人死死的掐住了脖子。

  撕心裂肺。

  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张巍转身看过去,几米外的绿化带前,一个身影背对着他。

  看身形应该是个女孩,穿着一套运动便装,脖子上挂着一副运动耳机,看起来像是刚刚跑步回来。

  这个背影张巍有点眼熟,像是一起合租的一个女孩。

  “周一琳?”张巍轻轻唤了一声。

  背对着的女孩听见张巍的声音,双肩动了动,像是扔下了什么东西。她慢慢的转过身来,张巍认出来这个女孩正是自己的室友,周一琳。

  “刚跑完步回来?这么晚了还出去跑步,小心低血糖又犯了。”说着,张巍上前走到周一琳的旁边。

  “呵呵……”

  回应他的,只是一声淡淡的轻笑,名叫周一琳的女孩没有说什么。

  她看着走到身前的张巍,目光有些冷漠,其中还有一抹探究的意味。

  这眼神,让张巍的心中莫名的一阵心悸,今晚的周一琳似乎透着一股说不清的诡异。

  轰~

  身后的人群骚动起来,张巍顾不得再问周一琳,回头向人群看去。只见所有人都踮起脚看向十四栋的单元门,很多人举起手机在拍摄。

  单元门口,两个身穿白大褂的人,抬着一个担架走了出来。担架上躺着一个人,或者说是,一具尸体,此时被一张白布严严实实的盖着。

  两人将担架抬上警车旁的一辆救护车,很快有警察开始疏散挡路的人群,救护车慢慢驶离现场。

  “唉,逝者安息吧。”张巍低声念了一句,回过头来。

  人呢?

  刚刚还站在旁边的周一琳,在张巍毫无察觉之下,不见了。

  又跑步去了?

  张巍往前几步走到绿化带前,往两边的人行道左右张望了一阵,却没有看见周一琳的身影。

  他不经意的低头看了一眼身旁的绿化带,猛地,张巍的整个身体都紧绷起来。

  他不自禁的想起刚才那声凄惨的猫叫,又紧皱着眉头再看了一眼绿化带,一排绿植的下面,全是……

  猫尸!

  全是猫的尸体!

  张巍甚至怀疑,是不是整个物华小区的猫都死在这里了,不然怎么会像眼前这样,猫尸几乎堆积成山。

  等等!

  刚才周一琳好像扔出去一个什么东西,难道……

  张巍的后背开始发麻。

  这些猫,都是周一琳掐死的?

  ……………………………………………………………………………………

  又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已经快到晚上十一点了。

  两辆警车已经离开,十四栋楼下的人群终于三三两两的散去。

  张巍几乎是快跑着冲进了单元门,对他来说,今晚发生的一切都太诡异了。

  神秘的白西装客户;

  微视APP上的血瞳;

  所谓的仅剩一个小时的命;

  同一栋楼里抬出来的尸体;

  以及刚刚在绿化带里看见的那些,数不清的猫尸。

  此刻的张巍只想马上回到出租屋里,狠狠的冲个热水澡,然后再痛痛快快的睡上一觉。

  叮,电梯在11楼停下来。

  张巍一边掏出钥匙,一边快步走出电梯来到出租屋的门外。打开防盗门后,眼前的情景让他的心里骤然一紧。

  他的几个合租室友都或站或坐在小小的客厅里,背对着门口赫然站着两个警察!

  一股极其强烈的不好预感,在张巍心里猛地涌现出来,刚才楼下的尸体莫非……

  是自己的合租室友?

  不对!

  除了周一琳,所有的室友都已经在客厅里了。而周一琳,张巍刚刚才在楼下见过,应该是夜跑去了。

  也就是说,他的室友,一个都没有少。

  那这两个警察是在……

  ………………………………………………………………………………

  听见开门声,客厅里所有的人都看向站在门口的张巍。

  “你也是这里的租客?”两个警察中的一个开口向张巍问道。

  “是的。”张巍点了点头,走进客厅里。

  “那么,现在人就都到齐了,有一些情况要向你们了解一下,希望你们积极主动的配合我们的调查。”另一个警察说道,目光缓缓的在所有人的脸上扫过。

  什么?

  人都到齐了?

  明明周一琳还在外面夜跑啊?

  张巍诧异的看向说话的警察,心里不解的想着。

  “这位警察……呃……同志,我刚刚在下面看见周一琳……”张巍想提醒一下警察,人还没有到齐。

  “嗯?”

  “喔?”

  两个警察齐齐惊疑出声,看向张巍的目光突然变得无比凌厉。

  “你是说,你知道尸体是周一琳?你是怎么知道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尸体从这里抬出去的时候,是用白布盖起来的。那么……”

  “那么,你是怎么知道尸体是周一琳的?”

  另一个警察加重语气,又重复了一次问题,看向张巍的目光中已经显露出深深的怀疑。

  “什么?尸体是周一琳?怎么可能?!!”

  张巍的身体陡然一震,脸上全是不可置信的神情,他感觉自己的心跳都漏掉了几拍。

  “对,尸体就是周一琳!”两个警察往张巍的身前迈了一步,充满压迫感的盯着他的眼睛。

  对?

  那自己刚刚遇上的又是谁?

  张巍感觉全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冷汗一瞬间从他的额头上流下来。

  我遇上对的人?

  我这是遇上了死的人!!

第3章 发现更有趣
死亡短视频全文阅读作者:钟二十七加入书架

  两个警察给合租在这套房子里的每一个人都录了口供。

  住在主卧的一对新婚夫妻;

  住在次卧的两个刚开始实习的大四学生;

  还有住在小隔间的,张巍。

  这套房子里总共住了六个人,四个男的,两个女的。除了住在主卧的那个初为人妻的女人,另一个女的,就是刚刚从这里抬出去的那具尸体,周一琳。

  周一琳独自住在另一个次卧里,就在张巍住的小房间的隔壁。

  给五个人录完口供之后,两个警察交代他们近期不能离开蜀都市,然后便离开了。

  到目前为止,这五个人里面没有明确的嫌疑人,包括张巍也没有作案嫌疑,或者说他其实是最清白的。

  法医在发现尸体的现场,也就是周一琳的房间里,对她的尸体进行了初步检查,大概的死亡时间是在昨天晚上8点到12点之间。

  而昨晚,张巍一直在公司里加班,很多同事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

  在另外四个租客怪异的目光注视中,张巍回到了自己狭小的房间里。由不得他们不这样看张巍,刚刚在录口供的时候,张巍分明说自己在楼下看见了夜跑的周一琳。

  可是,那个时候,周一琳早就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那么,张巍看见的……

  是什么?!

  住在这个小区里的人很多,警察认为张巍是认错了人。对此,张巍没有做任何的辩解。

  他能怎么解释?

  只有几平米的小隔间里,张巍关上房门,下意识的将门反锁起来。今天晚上发生的一连串事情,让他非常没有安全感。

  在单人床上坐下来,张巍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11点57分了。他的目光扫过手机屏幕,那个新安装的APP进入他的视线,微视。

  等等!

  那个神秘的白西装客户好像说过,今晚十二点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对了,说是什么第一条视频。

  那么,现在距离午夜十二点,只还有三分钟了。

  张巍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他紧紧的盯着手机上的微视APP图标,屏幕的白光照射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可怖。

  到底,要不要,打开微视。

  张巍的心里在不断的挣扎,握着手机的左手,已经被冷汗打湿了手心。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

  突然,他的眼前一花,手机屏幕上……

  企鹅微视,发现更有趣。

  张巍手机上的微视APP竟然自己启动了!

  那只血瞳,再次在他的手机屏幕上出现,缓缓睁开,死死的盯着他。

  张巍的手忍不住一抖,手机落在他的大腿上,屏幕上那只血红的眼睛也跟着转动了角度,眼神中露出一丝不满。

  它竟然还能表露出情绪!?!

  张巍感觉自己的心跳开始加快,喉咙滚动,咽了一口唾液。

  手机屏幕上的血瞳深深的看了张巍一眼,然后就像在车上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一样,缓缓消失。

  企鹅微视,发现更有趣。

  微视的启动画面重新出现,一个广告画面随之出现。再之后,一条视频在张巍的手机上,自动开始播放。

  这条微视频的内容,让张巍如坠冰窟,手脚冰凉。

  ………………………………………………………………………………………………

  短视频的画面里,在一个灯光昏暗的房间里。靠右的墙边立着两个粉红色的布衣柜,衣柜旁边摆着一个鞋架,上面放着各式各样的女式鞋子。

  衣柜另一侧的墙脚,有一个梳妆台,摆满了各色化妆品。

  左边靠窗的地方,放着一张双人床,窗外一片深邃的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床上铺着粉色和白色相间的床单,一床同样花色的被子叠起来靠墙放着。

  张巍一眼就看出来,这是周一琳的房间,往常偶尔路过她门口的时候有看到过里面的摆设布局。

  而此刻手机屏幕上的房间里,那张双人床上,周一琳正躺在上面。

  只是……

  她已经是一具尸体。

  她的一条腿弯曲垂落在床边,另一条腿在床上伸直。两只手自然的放在身体两侧,十根手指却像爪子一样曲张。

  可怕的是周一琳的眼睛,她的眼珠已经不见踪影,只剩下两个血肉模糊的眼洞。眼眶上的伤口参差不齐,就像是被一双利爪生生挖走了眼珠。

  更加诡异的是,躺在床上的周一琳的尸体,竟然是**的。

  这就是周一琳的死状吗?

  难道她是被凶手侮辱之后杀死的?

  这就是张巍的微视APP上自动播放的视频前两秒的画面,张巍强忍着内心的恐惧看了下去。

  接下来的视频画面,让他细长的眼睛猛地睁大,其中的惊恐几乎要化作实质。

  手机屏幕上周一琳的房间里,一个男人慢慢走到床边,在周一琳的尸体前站定。

  他直直的盯着周一琳裸露的尸体,然后,这个男人爬上了床,在周一琳的尸体旁边侧躺了下去。

  他把左手放在周一琳滚圆的肩头上,缓缓的下滑,滑过锁骨……

  这个男人,竟然在猥亵一具尸体!

  而让张巍恐惧到极致的是,视频画面中的这个男人……

  就是他自己!

  怎么可能!?!

  自己根本没有做过这些事情,甚至连周一琳的房间都没有进去过,这个视频是从哪里来的?

  张巍来不及往下细想,因为视频里……

  他趴在了周一琳的尸体上,视频里传出沉重的喘息声和不自然的低吟。

  张巍清楚的听见,这绝对是他自己的声音。

  最后的一丝幻想被打破,视频里这个正在猥亵周一琳尸体的男人,并不是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另一个人。

  而就是,张巍自己!

  视频播放到这里,仅仅过去了十二秒。

  仿佛一抹鲜血糊住了镜头,整个画面变成刺眼的血红色,一行白色的字出现的屏幕上,就像用手指随意写出来的一样,有些歪斜扭曲。

  “属于你的恐怖之旅,现在开始。”

  不到一秒钟的时间,这行字从屏幕上消失,重新出现了另一行字。

  或者说,只有三个字。

  “活下来!”

  短视频播放到这里,微视APP的启动画面再次出现,可是……

  那段Slogan的后面,多了让张巍毛骨悚然的三个字。

  “企鹅微视·发现更有趣的死亡。”

  这句话的下面,还跟着一个笑脸符号,张巍突然联想到白西装客户离开前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这条短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十五秒钟。

  坐在床上的张巍,被一股强烈的恐惧所笼罩,全身都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

  难道这条短视频,就是之前白西装所说的那条……

  很有趣的视频?

第4章 我们1起学猫叫
死亡短视频全文阅读作者:钟二十七加入书架

  “企鹅微视·发现更有趣的死亡。”

  张巍的手机屏幕上,这是那条微视频的最后一个画面。在这句话的下面,是一个笑脸,像个品牌LOGO一样刺眼的放在那里。

  视频播放结束后,并没有像微视APP所惯常的那样自动重播,画面定格在最后这行字上。

  而那个笑脸却开始动起来,在手机屏幕上划出一条弧线,最后在右上方的角落停了下来,变成手机电量格旁边的一个小图标。

  同时,在这个笑脸图标的旁边,一个红色的数字突兀的显现,并且开始不断的闪烁,就像……

  心跳一样。

  01:00:00

  00:59:59

  00:59:58

  00:59:57

  倒计时,就开始了吗?

  一个小时,六十分钟,三千六百秒,自己就只剩下这么一点时间了?

  张巍细长的眼睛紧盯着屏幕右上方的数字,一滴冷汗从眼睫毛上滑过,落在他的鼻尖上。

  他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魔爪紧紧的握住,胸口都开始憋闷。

  张巍没有注意到,手机上的微视APP,已经自动退出了,屏幕重新回到桌面,而那个笑脸……

  依然死死的定在屏幕右上角。

  那一组数字,依旧不停的跳动。

  此刻的张巍仿佛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飞速的流失,全身的力气都在一瞬间被抽空。

  00:58:28

  00:58:27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跑!

  对,跑!

  远远跑掉,离开周一琳的房间越远越好!

  张巍的眼睛突然亮起来,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力气重新回到他的身上。他一把抓起手机,站起身飞快的打开反锁的门,快步跑出了房间。

  叮,在电梯打开的一瞬间,张巍第一时间冲了出去。

  他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在快跑,并没有发现,紧握在手里的手机,已经亮起了屏幕。

  企鹅微视·发现更有趣。

  张巍更没有发现,手机上的微视,再一次自动开启。

  那只血瞳,正向上斜眼看着他,目光中……

  浓烈的嘲讽!

  叮!

  手机上传来一声微信消息提示音,张巍以为是谁给他发了一条微信,下意识的拿起手机看向屏幕。

  然后……

  他猛地停住脚步,踉跄之下差点摔倒。

  握着手机的右手,开始止不住的颤抖,几乎要拿不稳手机。

  屏幕上,微视APP赫然已经打开,一条视频正在开始播放。视频里,竟然是晚上见到的那个白西装客户。

  “你这是要赶着去停尸房见周一琳吗?”白西装一脸讽刺的笑着问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张巍喘息着问道,他没有意识到,这只是微视,并不是微信,他和白西装是不能对话的。

  因此,视频里的白西装没有回答他。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回到房间里去。你不会天真的认为,逃跑就能让倒计时停止吧?”

  白西装的话,让张巍想起了刚刚收到的那条短视频,想起了周一琳可怕的死状,想起了他在周一琳房间里……做的那些事情。

  他的头皮开始发麻。

  “或者……车祸?坠楼?触电?嗯……要不然在停尸房里跟周一琳来一次?怎么样,你选一个?”

  白西装说得很认真,张巍感觉一股冷气就快要冲破自己的头顶。白西装很认真,于是很真,张巍也真的很相信。

  “明天和意外,你知道谁会先来吗?呵呵,我知道。而且,我还能控制。”

  白西装这句很鸡汤的话,却让张巍手脚冰凉。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轻易的给你提示,也是最后一次。”

  已经几乎要绝望的张巍,因为白西装的这句话,心里又升起希望,还有活下去的可能?

  “记住!”

  “她,怕猫。”

  她怕猫?

  是在说周一琳吗?

  怕猫?

  可是……

  已经站在十四栋楼单元门外的张巍,望向几十米外的绿化带。在那里,堆积着不计其数的猫尸。

  而这些猫尸,不正是周一琳掐死的吗?

  她怎么可能会怕猫?

  “对了,提醒你一下,别忘了发短视频,在你的微视APP上。”

  “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白西装说完这句话后,视频画面上,再次布满了鲜血,那一行白色的字再次出现。

  “企鹅微视·发现更有趣的死亡。”

  这一条微视频到这里结束,十五秒钟。

  屏幕右上角的那一组数字,一直没有停止跳动。

  00:55:36

  00:55:35

  张巍深深的看了一眼屏幕上一秒一秒不断减少的时间,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这是老板胡光度教给他的,越是紧急的时候,越是要保持冷静,哪怕是装,也要装得若无其事。

  “如果你先慌了乱了,那么客户就会更慌更乱,整个项目就彻底完蛋了。小子你记住了,就算天塌下来也要保持冷静,办法总比困难多。”

  这是胡光度的原话,在张巍第一次独立负责项目的时候,胡光度郑重告诉张巍的话。

  对于张巍来说,现在的他已经几乎被逼到绝境,这反而让他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那么,首先是……发微视吗?

  每一个赞,就能多活一秒钟,现在自己已经只有五十分钟了。

  要在短时间内获取大量的点赞,快速获取关注吗?

  这好像正是自己的专业领域,作为一个广告人,虽然从业时间只有一年多,张巍的脑子里还是立刻冒出一个词。

  借势营销。

  张巍还记得,当周一琳的尸体被抬出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在用手机拍摄。也就是说,这起命案现在很可能已经成为一个热点。

  而且,白西装说过,他只能发布跟那条短视频相关联的视频。换言之,他现在也只能发布跟周一琳相关的内容。

  想到这里,张巍的目光再次落在不远处的绿化带上,那些数不清的猫尸,应该足够吸引目光了吧?

  “这里,是蜀都市物华小区十四栋。就在刚刚,我的室友被发现离奇的死在她的房间里。”

  停顿了一下,张巍没有说出周一琳的名字和死状,他觉得那样会显得对周一琳极不尊重。

  “在她的尸体被抬出十四栋楼的时候,我在这里发现了,不计其数的死猫。”

  说到这里,张巍把手机摄像头从周围的小区环境拍摄,转向绿化带,对准了里面的猫尸。

  画面中,数量惊人的猫尸层层堆叠,所有的猫尸都睁着眼睛,一颗颗猫眼在黑夜里发出诡异的绿光。

  “与此同时……”

  张巍的声音开始变得有些颤抖。

  “在这些死猫的旁边,我看见了……”

  “周一琳。”

  此时,手机将张巍的吞咽声清晰的录了下来。

  “我看见的,到底是什么?”

  说完这句话,张巍将手机向绿化带里的猫尸靠近了一些,横扫着拍了一段特写。

  然后,他结束了拍摄。

  没有加任何特效和背景音乐,下一步,下一步,下一步。

  张巍按下了屏幕上最后出现的,发布。

  视频上传中。

  15%

  39%

  99%

  99%

  99%

  视频上传卡在99%的进度上,张巍变得紧张起来,这就是白西装所说的专门针对自己的审核?

  上传成功,分享给朋友。

  张巍忍不住狠狠的挥舞了一下拳头,成功了!

  他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但愿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希望今晚的热点就是周一琳的命案。

  一边想着这些,张巍在微视上点击了分享,选择微信后,点击进入了一个聊天群。

  物华小区业主交流群。

  然后,他将这条视频发送到了聊天群里。

  现在剩下的,就是等待了。

  张巍不经意之间发现,微信上的另一个聊天群上提示了一百多条未读信息。这个群里只有六个人,就是他们这几个合租室友。

  当然,现在群里面活着的人,已经只剩下五个。

  点击进去,群里说的全是今天周一琳的这件事,说的最多的,是关于尽快重新找房子搬走的打算。

  张巍现在已经知道,今天晚上在那套房子里,肯定还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不然白西装怎么会说……

  祝你能见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想了想,他在这个群里发了一句话。

  “如果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学猫叫。”

第5章 First Blood
死亡短视频全文阅读作者:钟二十七加入书架

  在单元门前的台阶上坐下来,张巍莫名产生了一个荒诞的想法。他突然觉得,就这样在一个小时之后死去,或许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有的人患了不治之症,在痛苦与绝望中,受尽煎熬之后离开人世。

  有的人呢,死于突发的意外事故,甚至还来不及跟亲人朋友道别。

  而自己现在,好像正处于这两者之间,不会有经年累月的病痛折磨,也还有一小段时间可以再看几眼这个世界。

  也算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幸运?

  张巍苦笑着摇了摇头,打开手机上的微信,点开最上面置顶的好友对话框。

  这个人的昵称……

  张老二的姐姐。

  头像是一只浴火的神鸟凤凰。

  她就是张巍的姐姐,张薇。

  是的,从读音上来说,姐弟两人的名字是一样的,都叫张wei,还都是一声。为了区分两个人,张巍从小到大的代号都是……

  张老二。

  姐姐比张巍大两岁,九三年的凤凰(张薇从不承认自己属鸡……),是张巍现在唯一在世的亲人。

  他们的父母在张巍十八岁那年意外去世了,而且,在张巍的印象中,他们家似乎一直就没有一个来往的亲戚。父母也从不提起这件事,张巍猜测,估计是早年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老死不相往来?

  父母离世的时候,张巍刚刚参加完高考,之后的四年大学,都是姐姐张薇勤工俭学,做了好几份兼职供他读完的。

  姐弟俩的感情,很深。

  张巍对‘张老二的姐姐’发起了视频通话申请。

  嘟……

  只响了一声,他便取消了申请,改为语音通话。

  他能想象到,自己现在的脸色一定不会太好看,还是不要让姐姐看见了。

  嘟……嘟……嘟……

  响了三声之后,微信的那一边接通了语音。

  “张老二,几点了?你最好是有正事找我,大姨妈让我最近很暴躁。”手机里清晰的传来张薇的声音,有些沙哑,应该是在睡梦中被吵醒的。

  “姐,有个事……我……”张巍说不下去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跟姐姐说出现在的处境。

  “有屁就放,吞吞吐吐的干什么?这个月的工资要少上交?我严肃认真的告诉你,张老二,想都不要想,不可能!敢少一分钱,老娘立马打断你的腿!”

  隔着微信,张巍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姐姐确实如她所说的,最近很暴躁。

  是的,张薇很在乎钱,张巍其实也很在乎。前面几年的日子里,姐弟俩确实是穷怕了、苦怕了。

  他们已经习惯了‘锱铢必较’的拮据生活。

  “不是这个,姐,是我……嗯……是我要去沪东出趟差,可能要去挺久的。”张巍编了一个谎话,心里想着能瞒多久算多久吧。

  “去沪东干什么?出差补助省着点花,知不知道?那边的消费高的很。”张薇吝啬的说道,又叮嘱道:“要按时吃饭,记得要吃好点,衣服要带够,自己照顾好自己。”

  姐姐前后矛盾的话,让张巍感觉自己的喉咙开始发紧,他的声音变得哽咽。

  “姐……你也照顾好自己,我还要收拾行李,先这样吧。再见,姐。”

  不等姐姐再说什么,张巍结束了通话,他的眼睛开始有些发涩。

  叮咚~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微信上,张薇的文字消息紧跟着发了过来,二十多年一起长大的亲姐弟,张薇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弟弟的异样。

  “没事,睡吧,睡眠不够会更丑!”

  “去死!”张薇秒回了这两个字,后面还跟着一个抓狂的表情。

  张巍能够想到,在微信的那边,姐姐张牙舞爪的样子。他笑了起来,一双睡凤眼弯出两条好看的弧度。

  只是,去死……

  好吧,就当做是女人可怕的直觉吧。

  站起身来,张巍看了一眼远处的绿化带,转身回到单元门里面。跟姐姐的通话,让他一时之间忘记了关注手机屏幕上的倒计时。

  张巍没有发现,那个笑脸旁边的数字,已经发生了完全不一样的变化。

  01:36:26

  01:43:51

  倒计时的时间,正在快速的变得多起来,只是过去了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已经增加了超过一个小时。

  按照白西装所说的死亡规则,一个赞一秒钟。也就是说,在这几分钟里,张巍发布的那条微视频,已经收获了接近四千个点赞。

  张巍还并不知道,他的‘借势营销’,成功了。

  重新站在出租屋的防盗门前,深吸一口气,张巍打开门走了进去。

  小客厅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其他的租客应该都在各自的房间里。张巍的小隔间在房子最角落的位置,需要经过所有其他人的房间。

  所有其他人,当然就包括了,周一琳。

  想到马上要从周一琳的房间经过,张巍刚刚压下去的紧张和恐惧,又在心底升腾了起来。他再一次想起了那条短视频,想起了周一琳狰狞可怖的死状。

  张巍在一边默默的给自己打气,一边艰难的迈开脚步。他缓慢的从客厅里穿过,走过第一个房间,屋子里传来那两个大四学生说话的声音。

  隔着一道门的声音很低,隐隐约约的听不清楚,但却给了张巍莫大的勇气。

  他继续往前走,经过那对夫妻的房间,屋子里没有人说话,但断断续续能听见电视的声音。想来,这两口子也还没有睡下。

  再往前……

  张巍停下了脚步,再往前就是周一琳的房间了,他的喉结鼓动,吞咽了一口唾沫,心跳已经快到了极致。

  前面的这个房间,房门紧闭着,里面死一般安静。

  这更让张巍感到恐惧,虽然他很清楚,周一琳的尸体已经被警察搬走了,可是……

  那条短视频里的画面,还是不断的在他的脑海里回放。

  张巍忍不住在想,周一琳的尸体,此时会不会就在门的后面,等着自己经过的时候,突然就冲出来掐死自己。

  那一道普通的木门,此刻在张巍看来就像是通往地狱的入口。

  足足十多秒钟之后,张巍终于鼓起勇气,他跑了起来,用他最快的速度,几步跨过周一琳的房间,推门冲进最里面的小隔间里。

  呼哧~

  呼哧~

  反锁了房门之后,张巍靠在门上不停的喘着粗气。

  平静了一下呼吸,让快要从胸口跳出来的心脏,慢慢舒缓下来,然后走到他的单人床边坐了下来。

  他打定主意,今天晚上死活都不出这个房间了,就在屋子里刷一整夜的微视。

  对了,微视!

  张巍这时候才想起来,刚才自己在微视上发布了一条微视频,并且分享到了这个小区的业主群里。

  不知道有没有人给自己点赞,张巍拿出手机准备看一下他‘借势营销’的进度。

  然而……

  “啊……!”

  一声尖叫从门外传来。

  张巍只能听出是一个女人,声音已经尖锐到失真,透着无尽的恐惧。

  他被这声突如其来的尖叫吓的全身一震,刚拿出来的手机跌落在床上。张巍猛地从床上站起来,目光不定的看着自己的房门。

  发生了什么事?

  “救命啊!”

  门外又传来一声呼救,张巍这次听清楚了,是合租的那个新婚女人。她此时声音里的恐惧更甚,还带上了深深的绝望。

  张巍不再犹豫,三两步跑到门后,拉开了自己的房门。

  门外,那个新婚女人瘫软在周一琳的房间门口,眼睛死死的盯着周一琳的房间里面。

  她的面孔因为恐惧而变得扭曲,两颗眼珠几乎要夺眶而出,浑身上下都在不停的颤抖。

  周一琳房间的门,竟然打开了……

  张巍悚然而惊,就在一分钟前,他明明看见房间的门还是紧闭着的。

  他慢慢的挪动脚步,走到新婚女人的身边,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周一琳的房间里面。

  陡然之间!

  张巍细长的睡凤眼睁得滚圆,他的全身都抑制不住的抖动,所有的毛孔都在一阵阵发麻。

  房间里,女人的丈夫正全身赤Luo,躺在床边的地上,鲜血顺着他的脖子流了一地。而他的脖子上,赫然有数个血窟窿,看起来就像是被利爪狠狠的插进去过。

  一只诡异的黑猫,此刻正踩在男人的胸膛上,两颗泛着绿光的猫眼,注视着门外。

  尸首上,一双眼睛变成了两个鲜血淋漓的窟窿。

  是那只黑猫挖走了他的眼珠吗?

  那短视频里面,周一琳的眼睛也是被黑猫挖走的?

  所以……

  她怕猫?

  来不及细想,因为还有……

  更让张巍恐惧到无所适从的,是那张双人床上……

  周一琳半Luo的尸体,正躺在上面,她曲张的双手上,满是鲜血!

  不是已经被警察抬走了吗?

  不是应该安放在某个停尸房里面吗?

  为什么……

  她又回来了?

  她……

  是怎么回来的?

  看着地上女人丈夫可怕的尸体,张巍又想起了那条短视频里,自己也会出现在周一琳的房间里面。

  很快就会轮到自己了吗?

  现在已经出现了第一个死人。

  First Blood。

  而自己,又会是第几个?

第6章 Double Kill
死亡短视频全文阅读作者:钟二十七加入书架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

  极度恐惧之下,张巍在心底里不断的告诫自己。尽管他很清楚,自己很可能将在几十分钟之后,像眼前房间里的赤身男人一样凄惨的死去。

  可是!

  既然白西装制定了那套规则,又给出了活下去的提示,那么就一定有机会可以逃脱死亡的厄运。

  现在自己需要做的,是快速的镇定下来,找到那个活命的机会。

  张巍不再看周一琳房间里的血腥画面,转身扶起瘫坐在地上的女人。女人依然在不停的颤抖,手臂冰凉得就像刚刚冰敷过。

  张巍想着,自己现在身上应该也是一样的冰冷吧,眼前的场景实在太过于……

  恐怖!

  在他扶着女人站起来的时候,那两个大四学生也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周一琳房间里的可怖画面,让两人也是吓得肝胆俱裂。

  张巍搀着那个女人,两个大四学生跟在他的身后,四人战战兢兢的来到小客厅里。

  “周……周……她真的变成鬼了!”两个学生中戴着眼镜的一个,带着颤音说道。

  “你……没有认错人,你在楼下看到的就是……就是周一琳,她……她是鬼。”另一个学生看着张巍说道,目光中全是惊恐。

  张巍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你在微信群里说的学猫叫,是什么意思?”单独坐在沙发另一边的女人问道。

  张巍想了想,还是没有把白西装和微视APP的事情说出来,现在没有必要再制造更多的紧张空气了。

  “没什么,听老人家说的法子。”张巍随口应付过去。

  “那现在怎么办?”戴眼镜的学生问道。

  张巍的冷静,让其他人都不自觉的把他当成了主心骨。他在心里默默的对老板胡光度说了声谢谢,他教导自己的保持冷静,真的很有用。

  “报警。”

  说着,张巍才发现他的手机还在房间里,刚才落在床上没来得及拿起来就冲了出来。

  “谁带了手机?”张巍问道。

  “用我的吧。”那个女人看起来已经勉强镇定下来,虽然脸色依然苍白,但至少她递手机的手不再颤抖。

  张巍接过手机,略带钦佩的看了女人一眼,心想科学家说女性的抗压能力更强,果然是有道理的。

  他拨出了报警电话。

  嘟……

  嘟……

  只是响了两声,电话就被接通,张巍打开通话免提,可是……

  一秒钟。

  两秒钟。

  五秒钟。

  已经处于通话状态的手机上,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怎么回事?

  张巍的眉头皱了起来,心里涌起一阵不安,报警电话不是都有报案中心的接线员直接问话吗?

  “喂?有人吗?”张巍对着手机问道。

  然而……

  又是十来秒钟过去了,电话那边依然没有声音,安静得让张巍开始感到无比诡异,开始……

  害怕。

  他忍不住将手机拿得距离自己远一些,就好像手机里会突然钻出一个可怕的恶鬼。

  终于,一个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张巍松了口气,或许是现在太晚了,接线员瞌睡了?

  可是,紧跟着……

  客厅里的四个人都变得面无人色。

  因为手机里的声音……

  “嗬……嗬……嗬……”

  “咳咳,咳咳!”

  “嗬……嗬……”

  “咳!”

  电话那边发出的声音,就像是一个破了口的风箱,还伴随着剧烈咳嗽。

  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在一声像是几乎破裂了喉咙的咳嗽之后,电话里的那个男人,开始发出阴恻恻的笑声。

  “呵呵,呵呵呵……”

  这绝不是报警电话!

  这阴森可怖的笑声,怎么可能会是一个警察?

  就在这个时候,张巍看见,那两个大学生,都惊恐万分的看着自己。戴眼镜的那一个,甚至伸出右手指着自己,他的手就像触电了一样,剧烈抖动。

  不对!

  张巍猛地站起身来,两个学生看向的不是自己,而是……

  自己的身后!

  自己的身后,正是周一琳房间的方向。

  张巍僵硬的转过头,看向后面……

  周一琳的房间门口,女人的丈夫,那个明明已经死去的男人,正站在那里!

  他的脖子上依然有两排触目惊心的血洞,两个眼眶里血肉模糊。此刻他正将一部手机拿在耳边,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嗬……嗬……”

  “咳,咳!”

  张巍终于明白,为什么电话里的声音就像破败的风箱。

  那个男人每一阵咳嗽,脖子上的血洞里,就会冒出大量的血泡。带着泡沫的血液顺着他的胸口,慢慢的往下流动,就像是血红色的沐浴露。

  砰!

  张巍手里的手机落在地上,他甚至忘记了呼吸,更忘记了逃跑,忘记了做出任何反应。

  突然!

  一只惨白的手,从周一琳的房间里伸了出来!

  那只手上布满了紫色的经脉纹络,五根手指像爪子一样曲张,手腕上戴着一只运动手环。

  张巍认得那只手环,那是……

  周一琳!

  那只可怕的手,抓在那个男人的脖子上,一把将他拖进了房间。

  嘭!

  房间的木门,狠狠的关上了。

  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只有房间门口的地板上,那一滩鲜血,让张巍知道,刚才的那些恐怖……

  不是幻觉!

  “啊!”

  一声心胆俱裂的尖叫,将张巍唤回了魂,是那两个大学生。

  张巍回头看去的时候,两人已经冲到了防盗门前,他们手忙脚乱的打开防盗门,争先恐后的跑了出去。

  “别……!”张巍出声想要阻止他们,因为……

  防盗门打开的一瞬间,张巍并没有看见电梯,他只看见……

  一张双人床,粉白相间。

  防盗门的外面,竟然是通向周一琳的房间!

  可是两个大学生根本没有听见张巍的话,他们跑出去后,防盗门关了起来。

  嘭!

  又一声门响,张巍顺着声音看去,是周一琳房间的木门,两个大学生竟然从周一琳的房间里跑了出来。

  看着面前的客厅,以及客厅里的张巍两人,两个大学生的脸上恐惧到近乎扭曲。

  再回头看了一眼,他们发现自己是从周一琳的房间里出来的,眼里的恐惧已经到了极致。

  “啊!”

  两个人厉声尖叫着从张巍的身边跑过,再次冲向了防盗门。张巍伸手试图抓住他们,却只是让一片衣角从手心里滑过。

  防盗门的后面,依然是那张双人床。

  嘭!

  两人再一次从周一琳的房间里冲出来,看着身后的房门,他们的眼神已经开始变得疯狂,当恐惧跨过临界点之后的疯狂。

  他们继续冲向防盗门,张巍这一次站在了防盗门前,他不忍心看着两人这样生生被折磨致死。

  然而,两个大学生却用杀人的目光看着张巍,戴眼镜的那一个,狠狠的将张巍推开。

  防盗门再一次打开,张巍骇然的发现,这一次门外的景象跟之前的两次,已经不同。

  依然是周一琳的房间,但是在那张双人床上……

  周一琳的尸体,出现了!

  张巍快步跑回沙发前,目不转睛的看向周一琳的房门。

  客厅里,只剩下他和那个女人,两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周一琳的房门再次打开,等着那两个大学生周而复始的再次冲出来。

  可是……

  房子里安静的落针可闻,那扇门,始终没有再打开。

  叮咚!

  房子的最里面,突然传出一声微信提示音。此刻在死寂的房子里,这个声音显得极为刺耳,也极为醒目。

  醒目到张巍一听便知道,这是自己房间里传出的声音,是自己的手机。

  他猛地想起来,自己现在面临的,不仅仅是周一琳房间里的恶鬼,还有那个同样致命的魔咒。

  一个小时,三千六百秒。

  看了那个脸上已经毫无血色的女人一眼,张巍握紧了拳头,向着自己的房间跑了过去。

  他必须立刻拿回手机,不然时间一到,他一样逃脱不了死亡的结局。

  经过周一琳房间的时候,张巍清楚的听见,房间里发出‘噗噗’两声,就像是电影里钝刀子捅进人体的声音。

  周一琳那双鬼爪一样曲张着的手,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张巍强迫自己不去想象房间里的可怕情景,但他知道,那两个大学生,恐怕已经……

  变成了两具尸体。

  Double Kill?

  推开房门,张巍从床上捡起手机,自动亮起来的屏幕上,张巍已经见过两次的血瞳,正在慢慢隐去。

  企鹅微视·发现更有趣。

  他的微视APP,又自动开启了,一条短视频推送出来。

  屏幕上,张巍站在周一琳的房间外面,缓缓的伸手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三具赤身的男尸,并排躺在那张双人床上,他们的死状几乎一模一样。

  床边,周一琳站在那里,此刻的她衣衫整齐,跟张巍回来的时候在楼下见到的一样。

  只是,身后床上的三具尸体,将周一琳映衬得无比阴森可怖。更加诡异的是,在她的怀里,抱着一只黑猫。

  猫?

  她不是应该怕猫吗?

  短视频的画面上,再次被一团鲜血覆盖,一行白色的字渐渐显现出来。

  “想活下去吗?那就进去!”

  什么?!?

  进去?

  进去周一琳的房间?

  那到底是求生,还是找死!?

  “企鹅微视·发现更有趣的死亡。”

  这一条提示短视频,结束了,十五秒钟。

  紧握着手机的张巍,目瞪口呆。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钟二十七所写的《死亡短视频》为转载作品,死亡短视频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死亡短视频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死亡短视频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死亡短视频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死亡短视频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死亡短视频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