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我又要被鬼弄死了最新章节 > 我又要被鬼弄死了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又要被鬼弄死了 连载中
分享我又要被鬼弄死…

我又要被鬼弄死了全文阅读

我又要被鬼弄死了作者:我很红尘笑我

我又要被鬼弄死了简介:有鬼微信群潜伏于微信中,以命案催生恶鬼,化作副本。
有槐女幽魂,孤苦无依,拉生人入内,生埋死葬。
有狐墓出笼,狐女于池水嬉戏,勾引男子,杀人化丹。
文耀谈借尸还魂后,唯一能做的,就是给自己加上一件又一件装备。红莲斗篷,反伤刺甲,不死鸟之眼,不详征兆……
“当我六神装之日!绝世肉盾之时!”
(?? . ??)
嘤嘤嘤,宝宝不想当肉盾,可不可以来点别的啊!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又要被鬼弄死了最新章节六十四、要相信科学
二、少年强,则少女扶墙
我又要被鬼弄死了全文阅读作者:我很红尘笑我加入书架

  “我是个NPC?”

  文耀谈睁着眼,满脸难以置信,但想到他死前的那段记忆,文耀谈又猛烈摇了摇头。

  “不对,我不是NPC!”

  “那么……他们为什么说这是副本?”

  “这群拉我进去干什么?”

  文耀谈想着自己要不要发句话问问,却看到有人先他一步开口,为什么说这个人是先他一步,因为这个人问的,正是文耀谈要问的。

  “这个是什么群?游戏群吗?谁拉的我?知道我在干嘛吗!嗯?是哪个职工?误拉的吗?快自己承认,别逼我查出你!到时候就不只是扣工资的事了!”

  这个人说话的语气有点冲,似乎正在气头上。

  文耀谈一言不发,等着人回答,他也想知道这是什么群。

  不过让他奇怪的是,群里一下子变得死寂起来,没有人再聊天。

  然后,文耀谈看到,刚才说话那个人被移出群了。

  “借用微信果然容易出问题。”有人这么说道,文耀谈注意到,说这话的,是一开始群里出声说怨鬼班花谁去解决的那一个。

  这个人不是群主,但这个人在群里应该是身份最高的。

  “解决了吗?三面。”有人问这个人。

  “还没,刚才那个人叫宋河,是一家公司老总,地址是青州云海市。不过晚上我会去解决掉。”三面道。

  “再检查一遍吧,三面,免得群里又出现活人。”

  “好。”

  文耀谈心中陡然惊恐起来,这几句对话透露出来的信息可很多,尤其是那句免得又出现活人……

  那么就是在说,这个群里的,都是鬼!而他,可不就是那个“又”所指的?

  完了,完了!

  我又要被鬼弄死了!

  文耀谈欲哭无泪,他这走得什么霉运啊,勾搭个妹子,不是热乎的,被误拉进个群,里面也都不是热乎的!

  苦煞朕也!

  但这时,让文耀谈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他看到微信群里的“三面”说道:“检查了一遍,都没拉错,一个怨鬼炸女婴,她奶奶重男轻女,发现不是孙子是孙女,就趁着她母亲不注意,扔油锅里被炸死了,不建议你们勾搭,她只会咿咿呀呀的大喊大叫,完全是噪音。”

  “第二个是输光后跳楼自杀的男人,摔得稀巴烂,建议你们不要和他开视频,不过也有可能让你食欲大增。”

  “最后一个比较狡猾,附身在活人的某一部分器官组织上,要不是他那根棍子上全是遮掩不住的怨鬼阴气,我差点把他当成活人。这个建议你们不要搭理,看他下限这么低,估计是个鬼话连篇的。”

  文耀谈一一对比过去,只发现最后一位的形容比较符合自己。

  但是……棍子?

  文耀谈看了眼自己的裆部,然后恍然大悟!

  不过,这算不算被那位班花鬼姐姐救了一命?

  那地方的怨鬼阴气怎么来的,文耀谈可是到现在都历历在目。

  逃过一劫的文耀谈,紧张得盯着这个微信群。

  他意识到,这有可能是他的机会。

  这个微信群里的,都是鬼。但看他们把怨鬼班花这一灵异事件当成副本来看,以及刚才提到的奖励和鬼差转职令,可想这帮鬼绝对不简单!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能除掉那位“班花”!

  “朕要拔x无情!”文耀谈的双眼目光中充满了坚定。

  不过文耀谈这份坚定不到三秒就没了。

  “学校副本嫌奖励少,都不愿意去是吧?那就算了。”三面见群里没有谁表态,就这样说。

  然后,群里又一下子死寂了下去。

  “不是吧?”文耀谈惊愕得张嘴,他犹不死心,又等了会儿,确定群里是真没动静了。

  然后,文耀谈看着张静初的鬼微信,脸色逐渐发白。

  张静初,就是这位怨鬼班花的姓名。

  他实在是很想一删了之。

  然而,他不敢。

  文耀谈不确定删了张静初的鬼微信后,会发生什么?

  尽管他不清楚,但他可以预料,他会被她给弄死……

  总有恶鬼想害朕!

  文耀谈越是想,心中的恐惧之意就出乎他意料的在减少,而他内心的怨气和怒意,几乎快要填满整个胸腔,他发出了一声怒吼,然后麻利的给张静初回了微信:“这个视频留着总不太好,你还是删了吧?”

  “好啊,我可以删掉,不过你晚上得过来陪我。”

  “来你家?”文耀谈一下子又怂了。

  “不来我家,去老学校旁边的巷子里怎么样,很刺激的……”张静初发的语音,声音中充满了诱惑,末了还发出了一声呻吟,让文耀谈的内心一下子变得涌动如潮想日天。

  老学校旁的巷子,文耀谈早有耳闻,那可是新海市有名的野战胜地啊!

  那地方拆了一半就搁置了,整块区域完全变成了废墟之地,同样的,各种隐蔽之所形成无数。

  不知道是谁弄出野战胜地的传闻,让一对对小青年慕名而往,美其名曰:瞻仰胜地。

  但是,文耀谈却非常理智的克制了自己的欲望……

  他想不理智也不行,那是个鬼啊!

  尤其是三面的话还在他脑海里回荡——要不是他那根棍子上全是遮掩不住的怨鬼阴气……

  棍子上……

  全是……

  遮掩不住……

  怨鬼阴气……

  这几个词汇就像是活的一样,不断在文耀谈脑海里跳来跳去。

  才一次就这样了,要是再来一次呢?

  那岂不是变成——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惹不起。

  惹不起。

  文耀谈很想溜,但他怕引起张静初的怀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他问:“什么时候?”

  “当然晚上啊!你一定要像昨天晚上一样用力哦!亲爱的。”

  文耀谈:……

  心里是这么想,文耀谈的身体却很老实,他回道:“我一定会来的,小宝贝。”

  然后,他看也不看张静初发来的么么哒图片,直接把手机和怀里的神灯一扔。

  双手抱头。

  “完了,完了,朕活不过今晚了!”

  “我昨天到底干了什么……”

  “好像是干了个不是人的玩意儿……”

  “惨了!”

  文耀谈嘴里絮絮叨叨的,然后忽的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睁大眼。

  “额,我眼前这是什么东西?”

  他发现他面前出现了一副盔甲,通体红色,行如莲花,又好像在燃烧一样。

  文耀谈这话才说完,脑海里就跳出来几句话。

  “每秒对身周一米内的鬼魂,造成最大生命值2%的伤害。”

  “红莲斗篷。”

  

三、我烫……我烫……我烫死你
我又要被鬼弄死了全文阅读作者:我很红尘笑我加入书架

  “红莲斗篷?”文耀谈跟着念了一遍,他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这不是王者荣耀里的防御装……等等!”

  文耀谈两眼大睁,一脸极度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个世界,没有王者荣耀这个游戏……”借尸还魂后,文耀谈并没有想到这一点,毕竟在他看来,那只是一个游戏而已,完全不值得多在意。

  此时仔细回想起来,文耀谈才发现这一点。

  这意味着什么,非常显而易见。

  “原来,我不是借尸还魂,而是穿越……穿越到了一个平行时空。”

  “难怪会有鬼了……”

  文耀谈终于明白过来,这么说来,他一直感觉到的不对劲之处,也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那些地方,看来也真的有鬼……”文耀谈咽了口唾沫,心有余悸,他很庆幸,自己没有作死进入那些地方去看看。

  念头转动,文耀谈又把注意力放在了出现在自己视野当中的红莲斗篷上。

  他试着触碰了一下,手直接穿过,没有碰到。

  而这时,文耀谈脑海中再度涌现信息,让他明白了这件红莲斗篷的获取方法。

  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租借,租借时间按分来算,一分钟一点健康指数。

  第二种是直接购买,需要消耗两万一千点健康指数。

  至于健康指数,获取方式也有两种,第一种是文耀谈身体的健康程度转化成健康指数。

  这一种,和自残基本没啥区别,而一旦健康指数过低,就会从自残升级为——自杀。

  第二种是文耀谈使用红莲斗篷后,成功塑造出一个以红莲斗篷为主的英雄形象,如果塑造成功,可以一下子获得大量的英雄功勋奖励,而英雄功勋和健康指数是可以一比一兑换的。

  无疑,都是第二种更合适。

  但问题就在于——文耀谈不知道他的健康指数是多少来着。

  文耀谈瞄了眼自己的身体,然后就一愣,因为他发现相关数据自行跳了出来。

  是的,跳了出来,不过只出现在文耀谈的脑海里。

  健康指数:61%(一旦低于60%人将生病,50%重病,40%致癌,30%致死。)

  健康程度:评价过低。

  过低原因:1、长期不锻炼,造成身体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2、与鬼有染,被侵吞走身体精气。

  提高方式:先补后锻炼,同时保证私生活的健康安全。

  “这么说,100%的健康指数,就是一个人的健康指数极限?”文耀谈明白过来,想要获取红莲斗篷的正确方式,看来只能是以红莲斗篷塑造出一个英雄形象了。

  “那什么英雄形象?”文耀谈想到了他曾经看过的一部动漫,一拳超人,那么他就可以当……一拳红莲斗篷侠?

  名字虽然奇怪,但还真存在这个可行性,刚好这个世界也有鬼这种害人存在。

  不过该怎么对付鬼呢?

  文耀谈盯着红莲斗篷看了好一会儿,脑海里下意识的浮现出来一幅画面。

  他穿着红莲斗篷,抱着一个虎背熊腰的恶鬼,不停的在这恶鬼身上蹭啊蹭,嘴里还同时嚷嚷着:“我烫!我烫!我烫死你!”

  文耀谈脸色一白,然后打了个哆嗦。

  这画面实在是有点叫人不寒而栗。

  而要是换成女鬼的话,那……文耀谈觉得那画面恐怕会被404。

  “不过话说回来,我生命值多少?”有这眼前一幕壮胆,文耀谈总算不那么恐惧了,多多少少有点底气,不再想着思考余生。

  而随着文耀谈这个念头起来,他脑海里再次跳出来相关信息。

  生命:10点。

  “我的生命是10点,那么就是每秒造成0.2点伤害?”文耀谈张了张嘴,他不知道对此该抱希望,还是不抱希望。难道恶鬼的生命值只有1点吗?

  “那穿上红莲斗篷,我还会加生命值和防御吗?”文耀谈记得在游戏里,这件防御装备除了被动伤害外,还有加血和加防御的效果。

  相关信息脑海中再次跳了出来。

  生命加成:增加2400点。

  物理防御:提升200%。

  文耀谈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和游戏里相比,生命值似乎翻倍了,而物理防御则是变成了百分比提升。”

  防御到底多少没办法计算,不过红莲斗篷的伤害可以进行计划,心算一遍,文耀谈发现是每秒对一米范围内的鬼魂造成48.2伤害。

  联想到自己只有10点生命值,文耀谈顿时心跳加速,这个伤害就非常可观了!

  甚至是可以说是伤害巨大!

  以他的生命值对比参照,哪怕张静初的生命值是他的十倍,在他身旁也待不了三秒。

  文耀谈不由意气风发,他只要以降低自己3%的健康指数为代价,就有可能烫死掉张静初这个女鬼了。

  “就是我穿着红莲斗篷的话,会不会被看到?”

  能够被看到,那么就有可能因此让鬼魂心生戒心,在发觉不对劲后立马远离,红莲斗篷的伤害范围,可只有文耀谈周身一米范围内。

  而他想要维持住红莲斗篷的效果,可是要以降低健康指数为代价的。

  如果被鬼魂“风筝”了,那文耀谈完全只能被耗死。

  但这一次,脑海里却没有相关信息再跳出来。

  文耀谈想了想后,决定找个人试试,所以他找了他哥,跟他哥视频聊天。

  因为文耀谈知道,这个时间点他哥是绝对有空的。

  很快,视频开了,那边出现一个美貌女子,五官精致,画着妆,做出一副病弱西子的姿态,身上则穿着一件文耀谈叫不出名字来的衣服,像是裙子,又像是披风。

  文耀谈直接冲着这美貌女子喊道:“哥!有空吗?”

  “什么事情啊?”文骁描着眉问。

  “哥,你看看我身上有什么东西没?爸走得时候说有东西。”

  文骁拧着眉头看了看,然后摇摇头道:“没有,估计是看你闲的吧?还有别的事没,没的话,我要开始直播了。”

  “没了。”看着视频拧着眉头的这个家伙,文耀谈有点蛋疼。

  文芹沉走前说的那番话,还真不是假话,文家传宗接代的事情,确实是完全落在了文耀谈身上。

  “你这表情什么意思?”文骁。

  “忽然感觉有点蛋疼。”文耀谈如实道。

  “怎么,你难道和我一样的感觉,投错了胎?”文骁戴上假睫毛,笑道。

  “差不多,不过我和你不一样。”文耀谈直接关掉了视频,他是穿越过来那时候太饥不择食了,找到具还热乎的尸体就往里面钻。

  现在,悔不当初啊!

  换个人多好,就不用面对这么辣眼睛的一幕了。

四、好吃不过饺子,好玩……
我又要被鬼弄死了全文阅读作者:我很红尘笑我加入书架

  看着漆黑一片的屏幕,文耀谈忽然感觉有点冷,他感受了下自己的健康指数,是60%,刚才为了和他哥通视频,他租借了一分钟的红莲斗篷。

  “低于60%就要患病,这冷嗖嗖的感觉,是身体机能在提示我?”文耀谈想了想,决定去找些东西来补补,不过不知道吃什么才好,就又点开了视频。

  视频前又出现一个女孩子。

  鹅蛋脸,长睫毛,仿佛水波荡漾的丹凤眼,特别勾人,留着短发,是一个清纯中带着妩媚的女孩子。

  文耀谈叫道:“清婉哥。”

  宫清婉打了个哈欠,瞄了眼文耀谈,然后半眯着眼,用略显嘶哑的声音说道:“我刚下班,有什么事快说,昨晚医院来了个车祸病人,忙到现在。”

  宫清婉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妹子,是他哥文骁的青梅竹马,重点医科大学的高材生,目前在新海市人民医院当外科医生。本来宫清婉的父亲和文芹沉关系极好,很有撮合宫清婉和文骁的意思,但后来……就不用多说了。

  而文耀谈也因为他哥,小时候有点分不清楚男女,见到宫清婉也喊哥。好在文耀谈大了后总算分清楚男女了,不过叫了好多年宫清婉哥,有点改不过来,就加了宫清婉的名字,叫她清婉哥。

  文耀谈闻言,赶紧把自己的状况说了一些,当然是修饰版本的,然后问她吃什么东西补补比较好。

  “你这是肾虚吧?”宫清婉原本半眯着的眼,突然睁开,目光颇为锐利的盯着文耀谈。

  不知道为什么,文耀谈突然被她看得心虚。但他有仔细把这身体的记忆分门别类的总结过,和宫清婉之间并没有什么啊,小时候关系很好,甚至睡在一起过,但长大了男女有别,加上宫清婉在外地念大学,两人连寒暑假都很少见面,差不多很多时候都是打电话或者通视频。

  而且,两个人的年纪差距也不小,宫清婉大他八岁。

  文耀谈尽管奇怪,但还是连忙否定。

  “不可能,你这就是肾虚,你找女朋友了?不对啊,找女朋友也没理由这么快肾虚,难道是好多个?来来来,小伙子,坦白从宽。”宫清婉却一口咬定,甚至原本脸上的疲态都没了,看文耀谈的眼神越发锐利,就像是猫头鹰看着猫……

  总觉得同类中出了个叛徒那样。

  文耀谈被她看得心慌慌,只好把张静初的事情说了,还把报纸拿过来给宫清婉看。

  “啊呸。”宫清婉却啐了一口,用就差翻白眼的眼神看着文耀谈,“她是你同班同学,什么时候出事的,你不知道?”

  “前几天学校线路出问题,很多地方老化,甚至还有人差点触电身亡,就全校放假三天,进行整改。”文耀谈说道。

  而那个触电身亡的人,就是“文耀谈”了。

  他借尸还魂后,还老闻到一股带着腥气的烤肉味道,不过非常淡,隔天就没了。

  “这样啊?”宫清婉打了个哈欠,然后挥挥手道:“明天你来医院做个检查,至于补品嘛,喝点壮阳的好了。我小时候听我奶奶说,撞鬼了要多晒太阳,最好是正午的太阳,你先试试吧,实在不行去烧个香什么的。”

  说完了,宫清婉就一句“还有问题等我睡醒后来找你再说”关掉了视频。

  文耀谈知道,这货就是不信他的话。

  “话说我这么心虚解释个什么劲儿啊?”文耀谈挠了挠脑后勺,然后想了想宫清婉的建议,觉得还是挺靠谱的,便去找壮阳药。这药他家还真有,是他爸买的,滋阳补肾,文耀谈喝了点,然后去晒太阳。

  文家还是挺有钱的,住的是别墅,附近也都是别墅楼,这是一片别墅小区。

  文耀谈瘫坐在秋千架的椅子上,闭着眼睛晒太阳,还真别说,效果明显,文耀谈明显感觉到身体逐渐回暖,好受了起来。

  为了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文耀谈感受了下自己的健康指数。

  健康指数:60%。

  “果然是错觉。”文耀谈有点蛋疼,然后他看了下时间,都快傍晚了,这也意味着文耀谈要去赴约了……

  虽然内心是十万个不愿意,但文耀谈又怕张静初为此恼羞成怒来找他,从而牵连了文芹沉他们。

  鸠占鹊巢是不得已为之,要是再害了他爸妈,就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文耀谈会良心不安的。

  而且,这也是他自己招惹下来的麻烦!要是那天晚上管住自己的欲望和下半身,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真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咬了咬牙,文耀谈骑上自行车出去。这是辆进口自行车,据说材料是用碳纤维什么的,总之是一听就洋气十足,听了后又记不住的称呼,这是他妈妈萧鹃特意买来骑车健身用的,花了十几万,然而最终也没骑几次,放家里一直落灰尘……

  文耀谈骑这自行车倒不是为了不浪费,而是跑的时候能快点。老学校那一块连电毛驴都开不过去,只能靠两条腿走。除此外,便只有性能极好的如山地车之类的了。

  在他看来,他妈妈萧鹃的这辆进口自行车,想来性能也是不错的。

  这一路上,文耀谈看了看那个全是鬼的微信群,还是没动静,翻了翻聊天记录,发现之前的聊天文字全没了。想来是这些鬼的“力量”造成的。

  至于那位叫宋河的“误拉成员”,也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文耀谈觉得自己明天没准能在网络新闻上看到这位的死亡报道,如果宋河的死亡方式,不是自然死亡的话。另外,他也得活到明天才是啊!

  他被张静初侵吞了一部分精气,身体健康指数降低了至少10%,文耀谈觉得他身体原来的健康指数,左右也该有71%。

  如果再和张静初发生关系……文耀谈决得自己百分百凉透了!

  而张静初,恐怕是不会放过他的!

  文耀谈在寻思着自己见面后该怎么逃跑……

  “等等!我为什么要逃跑?那我主动去见她还有什么意思?”

  猛的,文耀谈发现自己的思想走入了误区,然后想到他需要塑造的英雄形象,很快一个主意出现在他的心头。

  

五、吓唬鬼
我又要被鬼弄死了全文阅读作者:我很红尘笑我加入书架

  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的。

  而且这些鬼的数量,绝对不在少数,甚至文耀谈猜测这些鬼已经拉帮结派,已经形成大大小小各种团体。比如,误把文耀谈当鬼拉进去的那个鬼微信群,就是其中一个鬼聚合形成的团体,不然不会拉入“新成员”。

  文耀谈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必须要足够强大的力量,而眼前,就有一个机会……

  既然红莲斗篷会有,那么不祥征兆,反伤刺甲,暴烈之甲,魔女斗篷,不死鸟之眼,极寒风暴,霸者重装……这些防御装备也是会有的。

  到那个时候,文耀谈一身防御装,那他岂不是血厚防高且耐操……嗯,好像混进去什么奇怪的形容词了,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文耀谈的生存能力将极为强大。

  “虽然,一想到自己只能是个当肉盾的命,总有一股淡淡的忧伤在心头萦绕啊……”

  “不过好像我也没挑剔的资格……”

  文耀谈吐槽着自己,开始在脑海中制定对付张静初的详细步骤。

  老实说,这个突然在脑海里灵光一闪出现的计划,其实挺不靠谱的……然而,这是目前条件下,文耀谈唯一能够实行,并且反抗张静初的计划。

  在文耀谈的记忆里,张静初是一个非常怕老鼠怕鬼的女孩子,有句老话是这么说的,狗改不了吃……咳,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哪怕张静初因为惨死而怨念不息,化为怨鬼留驻人间,但想来这怕老鼠怕鬼的本性,应该不会改变才是。

  文耀谈先去了市里宠物店,买了一堆宠物竹鼠,然后买了一身长袍和一盒化妆用的粉,把长袍换上,再把脸涂抹的煞白煞白的,接着把骑行车用油漆刷旧,看起来锈迹斑斑,随时能散架的样子,他这才骑上车,赶往和张静初约定好的老学校。

  然后,找了个略显阴暗的胡同巷子,文耀谈把自行车放在一旁,把竹鼠分放在几处,弄了个简易机关,用绳子连接,拉扯着将绳子一端放在自己脚底下。

  这几个机关,可以让文耀谈松脚的同时,绳子被扯回去,借此被打开关有竹鼠的笼子,让竹鼠从里头跑出来。

  做完这些,文耀谈身穿长袍,手扶着自行车,一动不动地站着。

  接着,他就开始心慌了。

  想到这个吓唬鬼的主意,并在实施的时候,文耀谈信心十足,然而等到这一切都做完了,文耀谈仔细回想起来,才感到实在是不靠谱。

  人吓鬼?

  文耀谈突然觉得自己真不是一般有想法。

  但到了这一刻,也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是单车还是摩托……啊呸,是生是死,都看这一搏!

  时间一点点过去,老学校这一块很快就天黑了,文耀谈就站着,一动不动。

  然后,逐渐的文耀谈就听到了很细微的人声。

  有男有女,夹杂在风声,好似呻吟,又像是低喘,时而急促,时而轻缓,如提笔作画,灵感迸发,一路行云流水,又像是书写文章到了卡文阶段,一筹莫展,困顿向前。

  文耀谈眉头一挑,心中暗骂一声,他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他这个时候,要装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煞白的脸庞,看起来恐怖无比。

  昏昏沉沉的夜色中,文耀谈紧张得听着身周动静。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后,文耀谈听到了若有若无的脚步声,那是踩着高跟鞋的声音。

  踏、踏、踏。

  这走路声并不快,但一开始很远,眨眼间就距离文耀谈很近了,直接出现在他背后,文耀谈心里顿时明白——是张静初来了!

  当然也有可能不是张静初,而是别的鬼……但文耀谈觉得自己总不可能这么倒霉吧?

  然后,文耀谈听到了让他略松一口气的声音。

  是张静初的声音:“亲爱的,我来了,想我没?不好意思,人家要化妆,所以来晚了,亲爱的你等久了吧?”

  文耀谈没有出声。

  “亲爱的,你怎么了?”张静初又呼唤了一声,然后她往前了一步,浓郁的香水味中,有一股淡淡的尸臭味弥漫不散,混入了风中,朝着文耀谈涌来。

  在这一瞬间,文耀谈租借了一分钟的红莲斗篷!

  刺啦!

  靠近文耀谈的张静初瞬间感觉到了浑身的灼烧感,甚至痛苦的叫了一声,声音十分凄厉,不像是人能吼出来的,而像是一头野兽……

  “文耀谈?”张静初退开几步,才没有感觉到那股灼烧感,她惊疑不定的叫了一声,这次没有再喊亲爱的,而是叫了文耀谈的名字。

  文耀谈忽的动了,就像是提线木偶一样,动作十分缓慢,他慢悠悠的转过身,只转过来一半,同时侧着脸,将苍白的脸庞暴露在张静初眼皮底下,然后……文耀谈就被吓到了。

  此时的张静初,原本那张娇艳的脸蛋上,出现了尸斑,两眼珠子呈现出死灰色,完全就是一副死人模样。

  不过文耀谈及时反应过来,他在心中不断默念“劳资也当过鬼、劳资也当过鬼”,终于压下了心底的恐惧,然后脚底下轻轻一松,立马“吱吱”的老鼠叫声不断响起,只见在黑色的夜幕中,一只只巨大的老鼠影子不断远去。

  这一幕直接让张静初发出了一声尖叫!

  文耀谈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哪怕他被这声尖叫震的两耳中都是嗡鸣声,甚至都听不到风声了。

  然后,文耀谈上前两步,顿时红莲斗篷的笼罩范围再次把张静初覆盖。

  而为了以防万一,文耀谈再次牺牲自身的1%健康指数,换取一分钟的红莲斗篷使用权限。

  刺啦!

  刺啦!

  张静初越发惊恐不安,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选中的猎物变得这般诡异,明明还有生机,但就像是一个鬼一样,比她还可怕。

  尤其是那种灼烧感,简直比把她扔在太阳底下暴晒还要可怕。

  终于,张静初忍受不了这诡异的一幕,她尖叫着退后,表情无比夸张,一张嘴大张,都快裂到耳根子那边去了。

  “鬼啊!”叫了一声,张静初就跑。

  她身影一下子模糊起来,就像是被风吹散的沙子,然后下一秒,就在很远的地方,出现张静初的身形。

  文耀谈面无表情的看着快要消失不见张静初,直到彻底看不见后,才上下嘴皮子轻轻动了动,发出极低的声音:“你这一声鬼啊,叫得是认真的吗?”

  

六、断层的记忆
我又要被鬼弄死了全文阅读作者:我很红尘笑我加入书架

  一阵冷风吹过,文耀谈打了一个哆嗦。

  只觉得浑身难受。

  “不是吧?健康指数低于60%后,这么快就有反应?”

  连续租借红莲斗篷,已经让文耀谈的健康指数,只剩下58%了。他观望了下,就准备骑上车走。

  至于竹鼠,就当放生了,谁捡到谁去养吧,反正是正规宠物店的,也不会携带什么病菌。

  啪嗒!

  啪嗒!

  文耀谈小心翼翼地骑着车,这地方没有路灯,仅有的光亮,是隔壁街区大夏里遥遥映照来的微弱灯光,五颜六色的,还有就是今天晚上较为明亮的月光。

  骑在这路上,文耀谈不禁心生强烈的恐慌感。

  在视野能见度低的环境下,这是正常的心理状态。

  路面高低不平,颠簸得文耀谈都没法握住车龙头了。

  但文耀谈却越骑越快,没有刹车减速的意思,他有一种微妙的不对劲之感。

  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曾遇到过。

  而那里,应该有鬼。

  难道……是张静初识破后回来了?

  文耀谈脑海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这让他双脚全力踩着,背挺直,腰部肌肉绷紧,人都站了起来,然后一个不稳,连人带车一起摔了。

  文耀谈感觉到身上、脸上和胳膊上有点火辣辣的疼,用手一模,还湿乎乎,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钻入鼻端,让文耀谈意识到自己摔惨了。

  他急忙去找车,想要接着逃。

  但他的手在搭上自行车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旁多了一双鞋。

  穿着布鞋,露出白皙的脚踝和脚背,似乎是个女人。

  然后,一只五指指甲猩红的苍白手掌,缓缓搭在了自行车上。

  文耀谈内心一紧,转头看过去,两眼瞪大,呼吸瞬间停滞!

  ……

  文耀谈头疼欲裂的睁开眼,没能说几句话,就浑身哆嗦着被送往了医院,昏睡过去。

  等到文耀谈恢复意识,脑海里断片似的记忆,让文耀谈总算不至于太迷糊。

  逐渐回忆,文耀谈慢慢的记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他骑车逃离老校区,然后因为颠簸摔了,扶车起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女孩子。

  戴着一副圆框老式古董眼镜,一头短发,身上是一件……类似文耀谈记忆中民国时期那种女学生的衣服,深蓝色底子。

  她抱着文耀谈看不懂的黑色封皮的书,脸色很苍白,帮文耀谈扶起了车,然后就面无表情得离开了。

  再然后……

  文耀谈隐隐记得他回到了家里,回房睡觉了。

  等到天亮,就因为高烧头痛被送到了医院。

  不过,文耀谈总觉得缺了什么,但无论如何,他就是记不起来。

  “健康指数!”

  猛的,文耀谈心中一动,脑海里立马跳出了相关信息。

  健康指数:45%。

  “果然!”

  文耀谈脸色微变,吓唬张静初他只租借了两分钟的红莲斗篷,他的健康指数应该是58%才对,然而现在只剩下45%!

  这意味着他在昨天晚上,还以13%健康指数为代价,租借了十三分钟的红莲斗篷!

  “骑自行车的的话,从老校区到我家,大概是八分钟到十分钟。”

  文耀谈瞬间浑身发凉,他昨天晚上一定还遭遇了什么,然而与之有关的记忆,却完全消失了,半点都记不起来。

  “有那么五分钟的时候,我遭遇了巨大的危险,甚至因此一路租借红莲斗篷……”

  “还有就是,我遭遇到的东西,一路跟我到了家里……”

  文耀谈惶恐,不过让他略微心安的是一路跟他到家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要真是如此,那么断不可能只租接了十三分钟,直接租借到了健康指数少于30%,然后猝死才有可能……

  “我是不是应该去烧个香什么的?”

  文耀谈寻思着,从前天晚上,他和变成了怨鬼的张静初啪啪啪后,他就老遇到诡异的事情。

  不过,文耀谈有种预感,烧香拜佛应该没什么用。

  但他还是准备去尝试下。

  死马当活马医。

  当然,在此之前,他得养好身体,45%的健康指数,让他差点被送进重症监护病房。

  文芹沉和萧娟都来了,萧娟又心疼又没好气地大骂了他一通。

  他妈妈是出了名的女强人,虽为女子身,却从文耀谈的爷爷手里接过了庞大的家业,并搭理得井井有条。

  虽然家族事业没有壮大,但也没有衰落下去,各种产业的转型都挺成功的。

  也因此,萧娟的性子素来比较强硬。

  相较于萧娟,文芹沉的性子就平和多了,他早年是一名自由撰稿人,靠给报社投稿为业,写的得是二十年前火热无比的武侠,名下有多部武侠小说被改编成电视剧或者电影,只不过都不怎么出名。

  后来,文芹沉和萧娟意外相识,跟着结婚,两步就走上人生巅峰……

  在文耀谈看来,文芹沉的个人经历,比他写的武侠小说主角可传奇多了。

  等他爸妈一走,宫清婉就来了。

  “昨晚去哪儿浪了?老实交代呗,我保证不跟叔叔阿姨说。”宫清婉坐在文耀谈床边,翻着他的眼皮问。

  “我说我撞鬼了你信不信?还有你一个外科医生来看我的病干嘛?你们医院人手紧缺?”

  “是阿姨让我来看看,你有没有得性病或者吸毒什么的……”宫清婉一撩刘海,撇撇嘴道。

  文耀谈却被她这一动作撩得怦然心动,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宫清婉注意到他的动作,不由手一顿,然后手往文耀谈腹部摸过去,触碰到某处硬物后,脸颊微红的道:“你个色胚,连我都敢动心思?”

  “那你还摸?”文耀谈却是面无表情,“这叫生理反应。”

  “我是医生,还用你说。摸一下怎么了,大惊小怪?”宫清婉哼哼道,不过在她白皙的脸颊上,一抹红晕却快速从腮帮子蔓延到了耳根。

  那两只红红的漂亮耳朵,格外的有韵味。

  文耀谈马上就发现病房里的气氛有点不对劲,尤其是他和宫清婉对视一眼后。

  两个人沉默着,单人病房间内,能针落闻声。

  “喂。”宫清婉突然出声,红红的嘴唇张了张,正要说话,突然有敲门声响起,跟着房门打开,一个打扮妖娆,身材高挑,但却有不太明显“喉结”的女子,走了进来。

  文耀谈看一眼,想也不想就叫道:“哥。”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我很红尘笑我所写的《我又要被鬼弄死了》为转载作品,我又要被鬼弄死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又要被鬼弄死了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又要被鬼弄死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又要被鬼弄死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又要被鬼弄死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又要被鬼弄死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