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一起扛过枪最新章节 > 一起扛过枪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一起扛过枪 连载中
分享一起扛过枪

一起扛过枪全文阅读

一起扛过枪作者:羽林卫

一起扛过枪简介:新兵连,他是拖后腿的排头兵;尖刀连,他是拉成绩的小尾巴;学员旅,他是夹中间的及格生;特战旅,他是突击队的突击手。
从步入军营成为一名军人,到进入特战旅成为军官,他从一名新兵连人人嘲笑的孬兵变成了特战旅人人服气的尖兵。
班长说:好好干,别操蛋!
连长说:成功的路上从来没有捷径,只要踏下心,弯下腰,伸出手,干,就行了。
旅长说:常怀感恩之心,才能走得更远,变得更强。
这是一个小兵在军营大熔炉之中百炼成钢的故事。 https://www.uukanshu.com
-------------------------------------

一起扛过枪最新章节第115章:第1次摸底考试
第2章:新兵蛋子的野望
一起扛过枪全文阅读作者:羽林卫加入书架

  逢节假日,部队战备。

  2011年的元旦,是张浩第一次在部队过节,也是第一次经历战备。

  早上不用出早操跑步,新兵蛋子们留在宿舍里整理内务,这对于张浩来说是一件十分高兴的事情。

  吃过早饭,班长们带着新兵蛋子们进行统一购物,准备过节。

  团部的军人服务社(小超市)就在战士食堂的边上,不过张浩他们下楼的时候,前面已经有其他连队的官兵在排队了。

  几个班长把他们扔到一边,插队走进了服务社,不一会儿周海涛就拿着两根烤肠出现在了门口。

  那画面,让人眼馋。

  就在新兵蛋子们看着班长手中的烤肠流口水的时候,在他们身后突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喊杀声。

  张凯旋疑惑的问道:“那是哪个连队啊?放假还要训练?”

  古修文(排四)说道:“团部直属的就一个警通连,一个侦察连还有一个车队,不过警通连在上哨,车队那些人根本就不训练,这个应该是侦察连吧?”

  李乾坤点了点头,眼中冒出一阵精光,说道:“那应该就是侦察连,看上去真牛!”

  张浩循着声音看去,就看到几十名老兵全都是一副全副武装的打扮:身穿黑色的防弹衣和弹药袋,弹药袋上面插着弹匣和手榴弹;头上戴着凯夫拉头盔,四肢全都绑着护膝、护肘,怀里还抱着一支95式步枪。

  “昨晚开着侉子和迷彩小王八在团部溜圈的就是他们!”

  张浩很快就认出了那些人,昨晚部队进入战备以后,车队就把那些迷彩小王八、通信指挥车什么的全都开了出来,现在就停在团部大楼前面的停车场上。

  后来车队的司机还开着十几辆东风大卡在团部呼啸着跑了一阵儿,最后出现的就是侦察连的那些鸟人,他们开着边三轮(侉子)摆出一个个拉风的动作从新兵们面前呼啸而过,引起了新兵们的一阵阵惊呼声。

  新兵蛋子们似乎很快就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好些人的眼中全都爆发出了一阵阵向往的光芒。

  张凯旋:“咱们新兵连没有侦察连的新兵吧?”

  “新兵连确实没有侦察连的新兵,那是因为每年侦察连都会在全团新兵中挑选成绩最好的兵进入侦察连。”

  周海涛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队伍前面,笑眯眯的扫过每一个新兵,似乎已经看穿了他们的内心。

  看到班长驾到,新兵们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了下来,不过队伍里还是有好几个人偷偷的看着侦察连的方向。

  良久之后,购物的队伍终于轮到了六连。

  张浩走的比较慢,令他意外的是李乾坤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找到了班长。

  李乾坤:“班长,怎么才能进入侦察连啊?”

  周海涛:“我说了,成绩最好的新兵,经过连队推荐和侦察连考核,才能够在下连以后进入侦察连。”

  李乾坤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干笑两声快速走进了服务社。

  张浩进去以后,挑选了几件生活用品和几样零食就准备离开。

  排队结账的队伍里,赵泉(排七)和段坤(排六)两个人神秘兮兮的说着悄悄话。

  赵泉:“看到木有?烟就在门口的柜台。”

  段坤:“看见了,你抽哪个牌子的?中华还是小熊猫?”

  赵泉:“太贵了,白沙就行。”

  赵泉一口酸溜溜的山西话,一开口就带着浓浓的方言味道,自从认识他以后,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几乎每天都能够听到他说要抽烟的话题。

  无论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问题,那家伙总能把问题突然转到抽烟上,鬼知道那老西儿脑子里想的究竟是什么东东?

  段坤是一个皮肤很白的家伙,高高瘦瘦的,认识第一天嘴里就说着不差钱,事实上从他的日常生活来看,确实是个不差钱的家伙。

  张浩不抽烟,也没有兴趣去买烟,只好跟着两个人慢慢的朝门口移动。

  就在两个人准备买烟的时候,周海涛出现在了门口。他是负责给班里的新兵蛋子们结账的。

  眼看情况不对劲,段坤拉着张浩和他们换了位置,然后两个人又开始嘀咕起来。

  张浩笑了笑,拿着自己的东西走到了柜台,不出所料,周海涛掀翻了他的小篮子。

  “不许购买违禁物品,知道吗?”

  “知道。”

  所谓的违禁物品,就是烟!

  张浩很快就走出了服务社,至于段坤他们两个怎么搞,他也没有心思去关心了。

  门口,张凯旋和陶健(排尾)正在等待队伍集合,两个人全都拿着一个雪糕在大口的吃着,脸上一副幸福的表情。

  看到张浩回到队伍,张凯旋连忙打了声招呼,“老大,买的什么?”

  “日常用品,还有点零食。”

  张凯旋扒开他的塑料袋看了两眼,又低头看看自己的,咬着一嘴雪糕含含糊糊的说道:“到时候咱们换着吃。”

  “行,那都不是事。”

  陶健:“我说两位哥哥,你们说咱们班的班副会是谁啊?”

  张凯旋:“那还用说吗?肯定是老大啊!”

  张浩笑了笑,没有接这个话题,他看到陶健的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不过却没有表现出来。

  就在他们三个聊天的时候,林雪涛(排五)也走了出来,陶健立刻凑了上去,问起了同样的问题。

  林雪涛看了一眼张浩,对陶健说道:“肯定是老大呗,不都是这样吗?”

  陶健笑了两声,悄无声息的和老五拉开了距离。

  老五是湖南人,说话的时候也带着浓郁的方言味儿,湖和福分不清楚,为此班长让他每天晚上读报纸。

  他常说混两年就走,却和班里的每一个人都处得很好,直到后来都让张浩感觉到不可思议。

  部队购物的时间有限,每个班排只有十分钟的时间,所以很快队伍就陆续集合到了一起。

  七班最后回来的是李锐(排八),他是班里年纪最大的兵,87年的人,比周海涛还要大两岁。

  他的脸上总是带着尖锐的胡渣,在入伍之前上过大学,干过销售,当过教练,可以说是一个经历十分丰富的人,也是班里的老大哥。

  他的想法和班里大多数人都不一样,他是真正的想要混两年部队,回去找工作的人。

  至于他为什么要当兵,谁也没有问过,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第3章:报喜不报忧
一起扛过枪全文阅读作者:羽林卫加入书架

  新兵连的俱乐部很简单,里面基本上没什么布置。

  几张桌子紧靠在墙边,上面放着一个32寸左右的彩电,还是新兵连从外面临时租来的。

  俱乐部的面积也不大,就是30平米左右,几十名新兵蛋子只能坐在地上看电视。

  薯片、锅巴、辣条、泡面……地面上零零散散的摆放着各种食物,空气中弥漫着多种香料混合的味道,闻着都比炊事班的饭菜香。

  听班长说老连队炊事班的饭菜很好吃,可是新兵连那个临时组建的炊事班,做出来的永远都是猪食。

  烂白菜、炒咸菜,唯一管够的就是馒头。

  每天不等训练结束,新兵蛋子们的肚子就“咕噜咕噜”的抗议起来。

  那滋味儿,实在是让人难受。

  要说那泡面的味道,在没有入伍之前,肯定是不屑的,可是入伍之后才知道那是人间美味。

  张浩坐在门口的角落里,一手拿着薯片,一手拿着可乐,美滋滋的看着电视屏幕,至于那电影叫什么名字,他压根就没有仔细看。

  守在门口的八班长陈晨不时伸手从他的手里拿上几片薯片,后来李乾坤捅了捅他的后腰,他就十分大方的把薯片和可乐送给了陈晨。

  “你小子不错,比我们班那群傻吊有礼貌多了。”

  张浩听到这个评语只是傻呵呵的笑,没什么比傻笑更容易让人放松了。

  新兵蛋子们叽叽喳喳的声音不大,可是几十个人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就显得十分乱了。

  当周海涛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陈晨立刻黑着脸走到了电视前面。

  “安静!”

  嘈杂的噪音一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接下来由你们周班长说件事,都给我仔细听着,明白吗?”

  “明白!”

  新兵蛋子们几乎是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杆,经过了大半个月的训练,他们已经养成了很多部队的习惯。

  比如,早上五点半他们会准备的睁开眼睛;比如,回答班长问题时他们会主动立正喊报告;还有很多事情在逐步改变着新兵蛋子们的生活习惯,把他们从一名普通人变成一名军人。

  周海涛走到前面,举着手中的一张卡片说道:“这是电话卡,50块钱一张,里面有100块钱,买卡的钱我已经从你们的存钱里面扣了,现在每个人一张发给你们。”

  新兵蛋子们很快就把卡传递到了每个人的手里,然后静静地等待着周海涛接下来的话。

  “今天是元旦,连队打开了通讯室,就在隔壁,里面有六部公用电话,插卡就能打出去。

  我希望你们在今天能够给家中的父母亲人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过年不能团聚,这是一个遗憾,也是我们的责任,我希望你们能够理解家人,理解部队。

  话不多说,每个人十分钟的通话时间,从七班到十二班轮着来。

  记住,千万别超时!否则,下次就不要打电话了。”

  卡已经拿到了手里,张浩却有些慌乱。入伍半个月了,还没有给家中的父母打过电话,一时间他竟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打这个电话了。

  “七班,起立!”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陈晨已经下了口令,张浩几乎是机械化的站了起来。

  “电话就在隔壁,前六个人现在过去吧。”

  没有人说话,包括张浩在内的六个新兵蛋子全都是沉默的点了点头。

  走进通讯室,靠墙的桌子上整齐的摆放着六部迷彩色的公用电话,陈晨就站在门口。

  张浩走到其中一部电话前面坐下来,把卡插进了电话,却没有急着拨号。

  “你们有十分钟的时间,想好跟谁打,别浪费,我在外面守着你们。”

  张浩的手放在听筒上,脑子里浮现出家里的电话号码,却还是有些难以下决定。

  “喂,妈,我,凯旋啊,都挺好滴啊……。”

  旁边的张凯旋已经接通了电话,嘴里说着皖北方言,脸上也浮现出了灿烂的笑容。

  渐渐的,屋里响起了各种方言。

  张浩深呼吸几口气,按下了熟悉的电话号码,听筒里很快就响起了“嘟嘟”的声音。

  就在他等待接通的时候,周海涛出现在了门口。

  “咳咳,那个,我多说两句啊,报喜不报忧,都知道什么意思吧?”

  有人点头,有人茫然,一时间屋里又安静了下来。

  “你们都当兵入伍了,都不是小孩子了,这里离家又远,别让你们父母担心,知道吗?”

  这次所有人都点了点头,这时候,听筒里也响起了母亲熟悉的声音。

  “谁啊?”

  “妈,是我……。”

  张浩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时隔半月,从部队到老家,竟然给了他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臭子啊,在部队怎么样啊?吃的饱吗?冷不冷啊?”

  听着母亲亲切的问候着,张浩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他害怕让母亲听到他的哭声,他只能含含糊糊的回答着母亲的问话。

  部队很好,班长很好,战友很好,一切都很好。

  母亲在电话里跟他唠起了家长里短的事情,一会儿说说家里的变化,一会儿说说家里的地,他能够感觉到,母亲在想他。

  旁边的战友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座位,出门的时候全都用袖子擦了擦红肿的眼睛。

  张浩看着显示屏上跳动的数字,心中充满了无奈,最后只能用一句部队有规定,匆忙挂断了母亲的电话。

  走出通讯室,他用同样的方式擦干了泪花,再次出现在战友面前时,他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俱乐部的新兵蛋子们还在没心没肺的笑着,空气中依旧弥漫着零食的香味儿,张浩坐在门口甚至能够听到走廊远处传来的叫喊声,那是几个班长和排长在打牌。

  打过电话的人沉默不语,低头悄悄的舔舐着内心的伤口,儿行千里母担忧,他们只能够把思念压在心底深处。

第4章:内务检查引发的惨案
一起扛过枪全文阅读作者:羽林卫加入书架

  元旦战备结束以后,正好赶上周一,按照训练计划,部队要进行卫生检查。

  在开饭之前,值班班排长对新兵蛋子们的着装和个人卫生进行了检查,出现了不少问题。

  这也是新兵蛋子们第一次正式的接触部队的某些内务规定,对此,很多人感到一阵害怕。

  这其中就包括张浩。

  指导员已经明确表示了,连队一共三面流动红旗,一面内务卫生,一面部队纪律,一面军事训练。

  按照部队的传统来说,军事训练的含金量最高,可是部队也不仅仅是只有军事训练才行的,所以各班应该努力争取三面流动红旗。

  作为连队未来的尖刀班,七班的兵都是经过精挑细选出来的,对此,周海涛也抱着很大的希望。

  尽管,他的脸上充满了平静,可是那黄豆大小的眼睛中闪烁的光芒就像是刀子一样锋利。

  没有哪个新兵蛋子敢触他的霉头!

  令张浩感到害怕的是他的内务水平实在是不怎么样,臃肿的被子始终都叠不成有棱有角的豆腐块。

  那膨胀的被子角就像是那软绵绵的馒头,怎么扣,都不平整。

  突如其来的内务检查让很多和张浩一样的新兵蛋子把心提到了嗓子眼里,可是他们依旧是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够眼巴巴的等待着结果出来。

  一顿早饭吃的索然无味,就算是炊事班破天荒的多给新兵蛋子们加了个煎鸡蛋,也被人们在不经意间忽略了。

  吃过早饭,在楼下集合,趁着班长还没有下来,新兵蛋子们赶紧叽叽喳喳的聊了起来。

  陶健笑眯眯的说道:“我说哥哥们啊,你们觉得这次咱们能拿到流动红旗吗?”

  古修文嗤笑一声,“够呛,反正我的被子我清楚,床单也不平整。”

  林雪涛:“我的肯定完蛋了,回去等着**练吧。”

  赵泉:“怕啥吗?大不了中午继续压被子喽。”

  李乾坤长叹一口气,说道:“尽人事,听天命吧。”

  张浩在一旁无语,事实就像是李乾坤说的话,事情已经发生了,挽救是不可能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当班长迈着八字步,挺着小肚子从食堂走出来的时候,新兵蛋子们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了下来。

  “咕噜!”

  “全体都有!向右——转,齐步——走。”

  指导员和连长走在前面,几个班长也老老实实的跟在了队伍的后面。

  值班的九班长范广涛冲着几个排头使了个眼色,然后大声喊起了口号。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这时候,就要卖力大吼了。

  可是当队伍回到宿舍楼前,见到王敏德的时候,张浩才知道一切马屁都是纸老虎,实力才是硬道理。

  等连长和指导员上楼以后,王敏德黑着脸说道:“检查结果出来了,等会各班长到我那里去看看。

  不合格的被子已经被我掀开了,在训练之前,全都给我重新收拾好内务。”

  目送排长远去,几个班长看向新兵蛋子们的眼神也充满了不善。

  张浩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满天神佛,各路菩萨,希望他的被子不要被掀开。

  在班长宣布队伍解散以后,张浩迈开两条大长腿就冲了上去。

  他发誓,他从来都没有跑过这么快。

  八班的那个排头吴学智,连队跑步速度前五名的存在都被他超越了,当他冲进宿舍的时候,吴学智在后面都凌乱的目瞪口呆了。

  “林雪涛的被子,古修文的被子,段坤的被子……,”扫视了一圈,张浩也没有看到他的被子。

  直到李乾坤回来,拉着他跑到隔壁的九班,他才想起来他和李乾坤借住在九班。

  门口,上铺的被子散乱的扔在床上,张浩的心一下子就碎了。

  李乾坤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老大,别伤心了,赶紧收拾一下吧,我帮你搞床单!”

  张浩急忙把被子拿到地上重新叠了起来,还不等两个人收拾完,陶健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我说两位哥哥啊,赶紧回去,班长找你们呢!”

  张浩放下被子,疑惑的问道:“啥事啊?”

  李乾坤连忙拉了他一把,说道:“别问了,赶紧过去吧。”

  很快,三个人就返回了七班的宿舍。

  一进屋,张浩的脑子就感觉到一阵眩晕,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排三到排尾七个家伙全都整齐的蹲在地上,周海涛正黑着脸瞪着他们。

  “你们两个还让人请你们啊?解散之后不回班里,跑出去干嘛?”

  “蹲下!”

  张浩和李乾坤两个人急忙蹲在了前面的空位上,九个人,三排,整整齐齐。

  “我就佩服你们啊!

  全班一共九个被子,被排长给掀开了四个,你们真他么能耐啊!

  整天练被子,压被子,效果呢?整天在那给我演戏呢?”

  蹲了不到两分钟,张浩就感觉大腿一股紧绷绷的感觉,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晃悠了两下。

  “能不能蹲好?

  要是蹲着还蹲不好,咱们就换个方式。”

  张浩连忙调整好了身体的平衡,屁股稳稳的落在了右脚跟上。

  “你们入伍时间也不短了,长的一个月,短的也有半个月了。

  我不求你们的内务跟老兵一样,什么苍蝇上去打滑,蚊子上去劈叉的,可是你总得给我个有棱有角的样子吧?

  连个被子角都他么扣不好,你们以后还能干嘛?给你们个女人都不会用!”

  “噗嗤”一声,赵泉突然笑了出来。

  “报告!”

  “笑!

  还他么有脸笑。

  谁给你的权力让你笑啊?

  你要是觉得好笑,从今以后中午都别休息了,什么时候拿到内务卫生的流动红旗了,什么时候再休息。”

  这个消息宛如晴天霹雳一样,让新兵蛋子们全都变了脸色。

  一想到未来的日子里每天中午都要压被子,整理内务,就让人感觉一阵生无可恋。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新兵蛋子们的脑袋上渐渐的出现了汗水,一个个的全都在咬牙坚持着。

  周海涛眼看快要到训练时间了,就让他们全都站了起来。

  腿上酸麻感一消失,张浩的内心就立刻松了口气。

第5章:吊车尾的3公里
一起扛过枪全文阅读作者:羽林卫加入书架

  如果说新兵连有什么让新兵们记忆深刻的话,那么长跑肯定是其中一项。

  周三,三公里;周五,五公里;周日……嗯……。

  新兵蛋子是没有周日的。

  听班长说老连队的周六、周日是可以休息的,那对于新兵蛋子们来说是奢侈而向往的生活。

  元旦之前,班长就说过了要增加训练量,于是在周三一大早,新兵蛋子们就迎来了他们军旅生涯中的第一个三公里长跑。

  在此之前,新兵蛋子们并没有跑过这样的距离,或者说他们也许跑过,只不过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罢了。

  班长说长跑是一件十分有益身心健康的训练,在前一天晚上点名的时候,就对新兵蛋子们进行了各种动员和鼓劲。

  简单点说:不要怂,就是干!

  张浩和大多数新兵一样,里面穿着一套秋衣,外面套着迷彩服,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鼻头不一会儿就变成了红色。

  范广涛站在队伍前面兴奋的跳动着,眼睛转动之间已经扫过了其他营连的新兵队伍。

  “今天咱们跑三公里,注意事项和跑步的技巧昨晚都跟你们说过了,我也过多废话。

  呼吸跟上,节奏要稳,放开脚步,跟上部队,三公里很快就能跑完。”

  “都听清楚了吗?”

  “清楚!”

  “有没有信心?”

  “有!”

  新兵蛋子们发出震耳欲聋的呐喊声,很多人因为过于激动脸蛋都变成了红色。

  很快,张浩他们的队伍就出发了。

  团部训练场并不大,只有一个400米长的标准跑道,数百名新兵蛋子跑三公里肯定不能在那上边兜圈子。

  他们所用的跑道是一条贯穿团部大院东西走向的直线公路,从东门到西门的影壁墙转个圈,正好是一公里,跑上三圈就完事了。

  六连的队伍跑上跑道的时候,一营一连已经绕过了影壁墙,正在往回跑。

  等一营和二营交汇的时候,口号声一下子就变大了,张浩隔着很远都听得清清楚楚。

  范广涛在队伍的旁边带队,喊道:“都听到了吧?等会儿全都给我用力喊起来!”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新兵蛋子们涨红了双脸,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声,有的人听上去都破音了,可是士气一下子就上去了。

  眼看着和一营的队伍剧烈越来越近,张浩的心里也憋着一口气。

  在团里,一营的一连、三连和四营的十一连、十二连是出了名的尖刀连,新兵分配连队的时候也是这四个连队优先选择。

  可以说从一开始,这四支连队的新兵就是新兵蛋子中的佼佼者。

  而张浩所在的十三连就是一个普通的连队,面对尖刀连的人不由自主的就有一种自卑感。

  这样的心理压力之下,很多普通连队的新兵蛋子们都憋着一口气。

  只要有机会,肯定要一次干翻那些尖刀连的兵。

  就是为了争一口气!

  眼看着一营的兵越来越近,那些高大的身影就像是石头一样冲了过来。

  “四营的,你们太慢了!”

  “就是啊,我们都快跑完一圈了!”

  两名一营的班长笑着和六连的队伍擦肩而过,他们连喊口号的机会都没有,那些高大的身影就消失在了他们身后。

  “加快速度,跟上节奏!”

  “听我口令,一二一,一二一!”

  范广涛的声音一下子就变了,吴学智和崔晓健(九班排头)两个人也是争气,脚下的频率越来越快,带着整个队伍的速度都跟着快了起来。

  这可就把张浩给害惨了,他的体能本来就差,如果速度慢点,跟着大部队的节奏还有可能跑完三公里。

  可是呼吸一乱,节奏一快,他的脚步就变得散乱起来,不一会儿带的李乾坤的步子也乱了起来。

  “报告!”

  第二圈刚开始跑,张浩就喊起了报告,范广涛急忙跑到了他的身边。

  “怎么了?”

  “鞋被踩下来了。”

  范广涛的脸色一黑,下意识的就看向了李乾坤,他以为是李乾坤是故意的。

  张浩的鞋掉了,跑步的节奏变得更乱了。

  火车快不快,全靠车头带,部队长跑也是一个道理。

  排头一乱,整个队伍就跟着完蛋。

  眼看着七班的纵队都变得散乱起来,周海涛终于从队伍后面跑到了张浩的身边。

  “给我滚出来!”

  周海涛把张浩拉出队伍,示意范广涛继续带队跑,然后把张浩推到了跑道边上。

  “把鞋穿上,跟上部队!”

  “是!”

  张浩弯着腰,闷声闷气的回答了一声,还在不停的“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记住了,跑步的时候不要急,三步一呼,三步一吸,尽量用鼻子,别张开嘴。知道吗?”

  “知道。”

  张浩很快就穿好了鞋子,在周海涛的带领下跟上了大部队,只不过排头已经变成了李乾坤,他只能跟在队伍的最后。

  开始跑第三圈的时候,张浩的呼吸就已经全都乱了。

  他的嘴巴不受控制的张开着,脑袋上布满了油腻腻的汗水,脸色看上去显得十分苍白。

  十二班班长郭盟皱着眉头说道:“你说你这么个大个子,怎么跑步跟快死了似的?

  有那么难受吗?我看就是欠操练,没事多跑几圈就行了。”

  郭盟的个子不高,还不到张浩的肩膀,人也很瘦,体重只有两位数,今年是第一次带兵。

  他的新兵班长也是周海涛,所以他和周海涛的关系很好,说话的时候直接的能把人噎死。

  对于班长的“教育,”张浩只能乖乖的听着。其实他根本就没听进去,脑子里想的全都是什么时候才能够跑完。

  他的小腿感觉越来越沉,就像是灌了铅一样,踉踉跄跄的跟在大部队后面,他就只有一个想法,千万别摔倒了,要不然他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张浩并没有注意到旁边的周海涛,自从他跑到排尾的位置以后,周海涛的脸色就像是锅底一样,整个早操期间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盼望着,盼望着,一营的队伍消失在了拐角处,这让张浩看到了希望。

  跑过拐角,就是宿舍,也就意味着早操终于结束了!

  “立定!”

  “解散!”

  “杀!”

  当队伍解散的那一刻,张浩的双腿一软,差点直接倒下去,不过他还是咬牙挺住了。

第6章:豆腐块的艰难
一起扛过枪全文阅读作者:羽林卫加入书架

  周海涛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说得不好听点就是有些记仇。

  内务检查的时候排长掀翻了七班的四条被子,于是七班的新兵蛋子们就失去了午休的时间。

  吃完午饭以后,解决完个人问题,他们就开始了日常压被子。

  《论如何把棉被变成豆腐块》、《叠被子的基础教学课程》、《手指扣动速度对于豆腐块的影响》等多本新兵蛋子自编带图片教学课本逐步形成,为后来的内务卫生事业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当然,这些课本只是在新兵蛋子们中间流传,这辈子是不可能印刷出版的。

  九班的空地很大,张浩嫌在床上施展不开,就把被子抱到了地上。

  李乾坤趴在床上压被子,老旧的铁架子床发出“吱呀吱呀”的怪叫声,崔晓健回来以后就站在边上李乾坤发笑,两排洁白的压在阳光下显得异常明亮。

  “坤儿,用力,快点用力!”

  他刻意压低了嗓音,紧接着宿舍里就响起一阵猥琐的笑声。

  崔晓健人物如名,将近一米八的身高有着一百八的体重,可是他的体能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整天吊儿郎当的带着贱兮兮的笑容,说话的时候两条眉毛会很有节奏的抖动,在张浩的眼里他是一个天生的乐天派。

  李乾坤笑着摇了摇头,把被子压在身下继续用力蹂躏着,丝毫都没有受到崔晓健的影响。

  张浩的动作和李乾坤基本一致,都是把被子折成三折以后,用力压住,时间长了就能够压出那条线来了。

  眼看着调戏李乾坤不成,崔晓健就把目光投向了张浩,两个人的床铺挨着,又是老乡,晚上睡觉的时候没少说悄悄话,早就已经混熟了。

  崔晓健刚要开口,范广涛身弱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宿舍门口。

  范广涛的个子也不高,他是张浩的接兵班长,两个人认识的比较早,也算是比较熟悉。

  可是到了部队以后,班长和新兵之间就有了代沟和矛盾,不经意间两个人就渐渐拉开了距离。

  范广涛快速扫过班里的每一个人,看到张浩和李乾坤两个人在压被子,九班的兵却在休息,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

  “崔晓健!”

  “到!”

  “看到张浩他们在干嘛了吗?”

  “看见了!”

  范广涛狠狠地瞪了崔晓健一眼,转身就朝外面走去。

  “赶紧的,兄弟们,动起来!”

  崔晓健跑到床边把他的被子从上面拽了下来,然后像模像样的开始在地上压起了被子。

  刚才还安安静静的宿舍,一下子就变得热闹了起来。

  不一会儿,九班的新兵蛋子们就全都跑到了地上,再也没有人睡觉了。

  崔晓健手里拿着个马扎,一边压被子,一边疑惑的问道:“大个,你们班这是抽哪门子疯呢?”

  张浩指了指墙上挂着的“内务卫生”流动红旗,就没有再言语。

  “嘿嘿嘿!”

  崔晓健看着流动红旗就是一阵傻乐,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七班是怎么回事,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骄傲的神色。

  李乾坤看着有些不爽,就嘟囔道:“军事训练的旗在我们班呢。”

  七班,用汗水把“军事训练”的流动红旗抢到了手里,在部队来说,那就是响当当、硬邦邦的实力代表!

  崔晓健没了脾气,跪在地上“哼哧哼哧”的把力气全都用到了压被子上。

  想要把一条鼓鼓囊囊的棉被变成豆腐块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压被子整套动作的第一步。

  等被子折成三折成型以后,还要对称折成三段,组成一个豆腐块。

  班排长不止一次的强调过,在老连队里检查卫生的时候,那是要带着皮尺和白手套的,那才是真的严格。

  新兵连的检查,在他们看来那就是上不得台面的小打小闹。

  范广涛不一会儿就返回了宿舍,脸上还带着湿哒哒的水渍,崔晓健瞄了一眼,立刻站起来“噔噔噔”的跑了出去。

  张浩和李乾坤对视一眼,全都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道又是一个有狗腿潜质的家伙。

  不过,新兵蛋子们想要出成绩,本来就要做好当狗腿子的准备。

  李乾坤的被子很快就叠成了豆腐块的模样,看上去很像是那么回事。

  “老大,你看我这被子怎么样啊?”

  “侧面挺光滑啊,被子角出来了。”

  “就是我这个后面有点塌,总是把握不住尺寸。”

  张浩翻了翻白眼,这老二简直太有装B犯的潜质了。

  班长说,叠被子,三分叠,七分整。

  豆腐块好不好看,就看被子角是不是直角线,想要叠出一个漂亮标准的豆腐块,全都在手上“扣角”的功夫。

  “李乾坤,你刚才叫张浩什么?”

  “老大啊,怎么了?班长?”

  张浩和李乾坤同时扭头看向范广涛,就听他幽幽的说道:“咱们部队不是黑社会,别整天老大、老二的,以后都要叫人名。

  还有,部队不允许拉山头、搞小团体,别整天想那些没用的,有心思多放在训练上。”

  “是!”

  两个人有气无力的回答了一声,扭头对视一眼,全都看到了彼此的无奈。

  崔晓健回来的很快,手上还拿着范广涛的脸盆和毛巾,脸上依旧是笑呵呵的模样。

  李乾坤似乎是没有了继续整理内务的心思,草草的收拾完被子,就从床上下来了。

  “老、张浩,赶紧把被子收拾一下吧,等会儿该训练了。”

  “嗯。”

  张浩举着他的被子扔到了上铺,依旧是一副软绵绵的样子,看上去距离豆腐块成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等收拾完内务以后,两个人就离开了九班宿舍,回到了隔壁七班。

  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范广涛看着他们离开时,眼中充满了失望的目光。

  新兵蛋子想要整理好内务不容易,为了不破坏床上的被子和床单,实在是累的不行的时候,新兵们就坐在地上,靠着床架眯上一会儿。

  有时候睡着了,几个人歪歪扭扭的躺在一起都不知道,常常会闹出笑话。

  张浩进门的时候,就看到同班的战友正歪七扭八的坐在地上休息,脸上还带着满满的疲倦。

  两个人对视一眼,全都选择了沉默不语,靠在门后静静的等待着集合的哨声响起。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羽林卫所写的《一起扛过枪》为转载作品,一起扛过枪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一起扛过枪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一起扛过枪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一起扛过枪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一起扛过枪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一起扛过枪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