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锦衣监国最新章节 > 锦衣监国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锦衣监国 连载中
分享锦衣监国

锦衣监国全文阅读

锦衣监国作者:一剑白骨哀

锦衣监国简介:以锦衣之身,掌生杀大权。
  飞蟒服染血,绣春刀留香。
  江湖如涛,朝局暗涌,岂能万事皆休? https://www.uukanshu.com
-------------------------------------

锦衣监国最新章节周末更新说明
第二章 处境
锦衣监国全文阅读作者:一剑白骨哀加入书架

  想到这里,姜宁心中竟有些惶惶不安。

  在这种不安情绪的煽动下,他走近姜云峰,急切地想要探清姜云峰致死的原因。

  围绕着书桌走了一圈,姜宁停在了姜云峰的身旁,朝着他的肩头按去。

  手才刚刚搭上,就听见了“咔嚓”一声。

  这是骨头碎裂的声响。

  “身为锦衣卫千户,这身体素质也太……”

  姜宁摇头,试图将姜云峰翻个身,不过这一次他小心了很多,生怕出现先前那样的状况。

  轻轻翻动姜云峰的身子,这一次,姜宁终于有了发现,在姜云峰的腹部有一道巨大豁口。

  很显然,结合之前地面上的大量血迹,姜宁可以得出结论,他是因失血过多而死。

  不过,顺着这豁口望去,姜宁发现,姜云峰的双肾竟不翼而飞。

  “这凶手,到底想要干什么?”

  嘴上说着,可姜宁的手却一点没停,继续在姜云峰的身上摸索,试图能得到某些线索。

  终于,在姜云峰的腰间,姜宁发现了一柄匕首。

  抽出匕首,锋芒毕露,匕身飞蟒雕纹盘旋,尤其是那宝石镶嵌的蟒眼,更是散发出摄人的光芒。

  这把匕首的名字,断蟒。

  姜宁小时候曾听姜云峰说过,这把匕首,是他师父临死前赠予,一直被他贴身佩戴。并且,姜云峰还对姜宁说过,此匕终其一生不会动用。

  若是有一天用上了,定然是与敌玉石俱焚。因为这断蟒的刀刃中,蕴有剧毒,若是划伤敌人,敌人必死无疑。

  如今,断蟒出鞘,敌人不知踪迹。姜宁不知道敌人是否身死,但是他可以断定,能逼得姜云峰同归于尽的敌人,绝对不会弱于他。

  并且在姜宁看来,杀手前来索命时,或多或少都做好了有去无回的打算。因此姜宁断定,这杀手的背后,肯定另有人在。

  如果他们的主要目标只是姜云峰,自己尚还活着或许无事,可如果他们的目标不止是姜云峰呢,自己恐怕……

  姜宁突然意识到,自己如今的处境不是堪忧了,而是玩命了。

  “这贼老天,原以为穿越重生,或许是新的开始。”

  “别人穿越是金手指加身,可我穿越,却是开局一把刀,剩下全靠苟。”

  姜宁长吁口气,一屁股倒在了座椅上。

  闭上眼睛,姜宁清楚,姜云峰死了,自己就失去了庇护。无论是在这朝廷,还是在那江湖,自己都将举步维艰。并且如今让姜宁担忧的,就是那杀死姜云峰的杀手及其背后的势力,他们如此冒险地暗杀一名锦衣卫千户,就不担心事情败露被朝廷彻查吗?

  胆敢冒着朝廷的怒火而行下此事的组织,必然不简单。

  也正是因为这样,姜宁才觉得那杀手或许并没有死,解断蟒之毒,对于那样的组织来说,并非难事。

  不过,姜云峰的伤口,却有些异常。

  在姜宁看来,杀手隐匿于暗处,讲究一击必杀,可是姜云峰的致命伤却在腹部正面,莫非杀手是从正面突袭的?

  可是这样的想法刚刚出现,就被姜宁打消了。

  他很清楚,自己的老爹姜云峰,在锦衣卫中也算是佼佼者了,虽然姜宁从未见过他出手,可是记忆中,就连锦衣卫指挥使,都曾公开表态姜云峰的武功造诣深不可测。

  若杀手当真是正面袭杀,想必姜云峰断不可能如此轻易就落败,那么,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杀手与姜云峰相识。

  如果是熟人,那么这一切都能说通了,被最了解你的人杀死,并且如果当那人实力与你不相上下时,恐怕,就是如今的结果吧。

  “可是,尽管知道了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坐在座椅上,姜宁陷入了沉思。

  许久后,姜宁方才睁开眼睛,自语道:“唯有找出杀手的身份,我才能有针对性地设法保全自己。”

  “又如何找出这些杀手呢?”

  姜宁想了半晌,最后想到了一个办法,“老爹死了。”

  “我这当儿子的,自然也该让你入土为安了。”

  转过头去,凝视着姜云峰的尸首,姜宁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间密室。

  回到房内,姜宁面容冷峻地推开房门,径直走到了庭院中,语气冰冷不夹杂丝毫感情:“来人。”

  话落没多久,只听见树叶沙沙声起,一道黑影从天而降。

  黑影落地后,直接在姜宁的身前跪下等待了。

  姜宁清楚,眼前的黑影都是姜云峰的私卫,只听令于姜云峰以及自己这位未来的主人。对于这些私卫,他可以放心交代。

  “传出消息,锦衣卫千户姜云峰大人,因突发恶疾病死千户府,七日后下葬。”

  姜宁这话刚一说出,那私卫脸上满是难以置信,可是他也清楚,眼前的少年,姜云峰之子,断不可能臆造出这样的事情。

  可是面对私卫的难以置信,姜宁并没有过多表现,只是多加了一句,“备好棺木,将灵堂布置妥当。”

  那私卫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是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该过问的,他绝对不会去多嘴。只是轻轻应和了一声后,黑影便是纵身一跃消失了。

  而姜宁,看着逐渐昏暗的天空,凝望了许久,方才转身回到了房内。

  回到房间,紧闭房门,姜宁又重新将整个房间以及密室探查了一遍,眼眸扫过这房内的每一处,最后忙碌了一宿,姜宁发现了一颗墨绿色的玉珠。

  手指摩挲,他可以断定,这杀手,十有八九就是姜云峰所熟知的人了。

  “应该是凶手在交手中不慎遗落的物件,有了这玉珠,要想确定那杀手的身份,就容易得多了。”

  心里打着算盘,姜宁也趁着这一夜,彻底调整了自己的心态,接受了如今自己的新身份,以及那么潜在的无时无刻的危险。

  “在这个世界,要想活下去,就必须让自己不断强大起来。”

  “只有足够强,自己才能当猎人,才有说话的权力。”

  回顾这具身体十几年的现实经历,姜宁不禁摇头道:“想借着父辈的资源当个任性公子爷?注定是不可能的了。”

  “这是江湖,有肉有酒,自然也有血有痛。”

  “这颗头,就在我头上,要想从我头上摘下去,就看谁更厉害了!”随手操起桌上的茶壶,姜宁一饮而尽,茶水入喉,痛快至极!

第三章 7日
锦衣监国全文阅读作者:一剑白骨哀加入书架

  朗月当空,月辉笼罩整个太陵城,整个古城,此刻都陷入了寂静之中。

  此际,只有打更人巡夜的吆喝声依旧回响。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一夜光景,就在安静中悄然流逝。

  “天亮了吗?”正在座椅上坐着的姜宁忽觉眼前一亮,不禁说道。

  睁开那睡眼朦胧的眼睛,姜宁略显慵懒地推开了房门,感受着阳光的温度。伸了伸懒腰,这才发现庭院中的布置,竟在一夜之间模样大变。

  一眼望去,尽是雪白。

  白布遍布府邸,白色灯笼四处悬挂,地面之上,也尽是零碎的白色纸钱。

  看见这些布置,就是姜宁也不得不承认这些私卫的办事效率之高,让人咂舌。短短一宿时间,便是将自己所交代的事情办得妥妥当当。

  不过,姜宁要求的棺木,似乎并没有出现。

  想到这里,他径直走到了庭院中央,沉声道:“棺木是否备好。”

  话刚说完,姜宁只觉得后背一凉,身体陡然一颤,紧接着一道黑影就从他的身后缓步走出,低沉的声音回应道:“回禀公子,棺木已经备好,就在祠堂中。”

  强行镇定自若,姜宁继续询问道:“关于家父之事……”

  “千户姜大人,因暗疾爆发,不幸故去。”黑影一字一句说道。

  听着黑影的回复,姜宁只是颔首示意,“府中上下,皆披麻戴孝,为家父守灵。”

  “是。”黑影说完,便又很快隐去了。

  而姜宁,则是根据记忆中的路线,来到了府中的祠堂。

  姜氏祠堂。

  门口两尊石狮雕像威严而立,拱卫守护着整个祠堂大门。祠堂的门口处,一块匾额异常瞩目。

  鎏金文字,遒劲有力地刻画在匾额上。

  “朝野法刀。”

  关于这块匾额,姜宁略有耳闻。

  听闻这块匾额,代表着姜家的无上荣誉,是先帝爷在位时亲自题字的,目的就是希望姜家能够铭记自己的使命。

  朝野法刀,执宰天下。

  上断皇胄,下审百官。

  心中正想着,姜宁却是已经踏入了祠堂之中。

  姜家列祖列宗的牌位,都已经在这里放置了不知道多少年,目光横扫而过,姜家曾经也是辉煌至极啊!

  历经三朝,锦衣卫指挥使皆出自姜家,直到自己父亲世袭后,却因为试图干涉朝政,而遭到当今皇帝的不满,贬为锦衣千户,自此,姜家逐渐中落。

  “可惜了。”

  姜宁忽地轻叹口气,在那祖宗牌位前停住,拿起最中央的无字牌位,随后右手张开,身后一道黑影掠过,再然后,一支毛笔已经落在姜宁的右手上了。

  提笔一挥,在牌位上写道:“千户姜云峰之灵位。”

  再之后,从黑影身上接过白色丧服,穿在身上,又在左肩上端戴好孝布,又吩咐了黑影去将姜云峰的遗体放入棺木之中。

  待得这一切完毕,姜宁开始替父亲守灵七日。

  姜家府门大开,仿佛正在等待着什么。

  第一日,第二日,直至第三日时,这冷清的府门,才有了第一批人前来。

  骑士开道,黑龙旗赫赫而扬,队伍最中央,一尊车辇缓缓而来。姜宁虽然身在祠堂,但是却并不代表他不清楚外面的状况。

  大晋皇族以黑为尊,此次前来的队伍中,又是黑龙旗扬,这等尊贵身份,除了大晋的皇族,姜宁却是再也想不出第二类人。

  事实上,他的猜测基本是正确的。

  车辇抵达千户府邸的门前时,那为首的将士早已经下马,在车辇前等候。

  紧接着,帘幕掀开,一位身着黑色华服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众人的目光中。

  男子黑发紧束,面色冷峻,皮肤较之常人更暗沉一些,似乎常历风霜。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的眼睛,漆黑凌厉,如临深渊。

  第一步踏在那为首将士的大腿上,第二步便已经驻足在地面上了。

  抬头凝望千户府的府匾,男子沉默了半晌,方才淡淡开口道:“北宣王萧鸣,前来缅怀故人。”

  这话刚落,姜宁却是不知道何时已经赶到府门前,作了个请的手势:“王爷请。”

  萧鸣轻轻点头,便紧随姜宁进了府中。

  姜宁在前带路的速度并不快,可是这位王爷好似也并不着急,反而是一路上四处环顾,目露怀念神色。而这一切,都尽皆落在姜宁的眼中。

  府门到祠堂的距离不远,在萧鸣还沉浸在怀旧时,姜宁的声音却是将萧鸣拉回了现实。

  “王爷,到了。”

  话说完,姜宁径直走进祠堂,在一块蒲团前跪下,继续守灵。

  而萧鸣看见这幕,眼中若有所思,随后走到姜宁身旁,目光却一直落在那棺木中的姜云峰身上。

  “他是怎么死的?”

  萧鸣问道,那眼底却好似有淡淡冰霜浮现。

  “家父前些日子染疾,病重而亡。”姜宁微微握紧了指节,回应道。

  萧鸣听着姜宁的回答,不禁多瞧了他几眼,随后抬起头来,环顾四周后,挥了挥手。紧接着,这祠堂中除了姜宁和他自己外,却是再无一人了。

  做完这些,萧鸣方才将注意力又回到姜宁身上,“你在撒谎。”

  “姜兄武功深厚,又岂会如此轻易染疾?”

  “更何况前不久,本王还曾与姜兄书信,信中并无任何不适之兆,这意外染疾,想必只是掩盖罢了。”

  “你这些话,骗过外人可以,但是想瞒骗本王,却是如何也行不通的。”

  听着萧鸣的话,姜宁却是低下头,似乎被揭穿之后有些害怕。而萧鸣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言语有些严重,以为自己吓到了眼前的少年,不禁再开口道:“身为姜兄的长子,你应该最清楚他的死因。”

  可没想到,萧鸣这话才刚说完,姜宁的头更低了,浑身更是微微颤抖起来。

  “你……你怎么了?”

  “我…我没吓到你吧。”

  萧鸣说着,正准备低身去扶起姜宁时,姜宁猛地一下子抬起头来,眼眸之间竟有泪光涟漪。

  “萧叔叔,还请为我姜家做主。”

  姜宁猛地抱住萧鸣的大腿,激动说道。

  萧鸣被姜宁这一举动给惊住了,不过在听见姜宁所说之后,他却是捏紧了拳头,从牙缝中憋出了一句话:“姜兄果然死于非命。”

  再低头,看着姜宁,姜云峰唯一的血肉,萧鸣也不禁觉得这孩子有些可怜。

  “孩子,别哭了,有委屈,将萧叔叔说,萧叔叔给你做主。”

  就在萧鸣劝慰姜宁的同时,他却全然不知,姜宁的哭是真的,不过是喜悦而哭。从萧鸣的表现看来,他与姜云峰的关系着实不一般,而能够得到一位王侯的帮助,对于此刻的姜宁无异于雪中送炭,又怎能不喜极而泣呢?

第四章 追悼
锦衣监国全文阅读作者:一剑白骨哀加入书架

  可如果哭到一半就收手,在姜宁看来是会引起萧鸣的疑惑的。

  为了打消这种疑惑,他几乎是将泪目表现得淋漓尽致,最后,在萧鸣的安抚下,他才逐渐平复了下来。

  “萧叔叔,姜宁身为千户长子,理应自强,可奈何那日景象历历在目,实在是心中难受得紧。”

  姜宁说完,不经意间还暗瞧了萧鸣几眼,当看见萧鸣满目的冷厉之后,他知道,这位王爷十之八九与那杀手无关,若当真是那杀手,这其中的心机,也就太过深重了。

  此刻的姜宁,虽然看似平静,可是如今自己的处境,他十分清楚,唯有尽快找出凶手身份,自己才能利用手中不多的资源,来进行防备,甚至是反击。

  反观萧鸣,在姜宁情绪平静之后,这才开口道:“姜宁,告诉萧叔叔,你父亲有所如何而亡的?”

  姜宁顿了一下,环顾四周后,这才脱口而出:“前日那晚,狂风肆掠,我正准备前往书房去询问父亲明日可有安排,可万万没想到,当我刚刚推开房门时!”

  “便是看见父亲轰然倒地的一幕,而那杀手手中,凛冽的刀锋之上,还有浓烈的血迹溅下。”

  “杀手如此凶狠,你又是如何逃脱的?”听到这里,萧鸣不禁质问道。

  “萧叔叔不知,杀手发现我后,出手迅疾,只能看见一道寒芒在我的眼前不断放大,当时我的第一想法就是,我恐怕也将步父亲后尘了。”

  “可就是那寒芒临近的那一瞬间,“叮”的一声在我耳畔响起,原来是我贴身护卫出手,挡住了那凶手一剑。”

  萧鸣皱了皱眉,“再然后,凶手担心暴露,就此离去了?”

  “正如萧叔叔所言,凶手离开得十分迅速,而我也因此保住了一条性命。”姜宁不停拍着胸口,心有余悸。

  “好了,我知道了。”注意力放到姜云峰的身上,萧鸣轻轻开口。

  姜宁轻轻点头,随后递给了萧鸣一株香火,径直朝着祠堂外走去,并没有停留。

  萧鸣对于姜宁的这一举措,忍不住多瞧几眼后,方才转过头,走向了姜云峰的棺木前。

  深吸口气,萧鸣躬身将香火放好,又独自在祠堂中跟姜云峰多呆了半个时辰后,方才转身离去。

  不过在离开之前,萧鸣却是略显沉重地拍了拍姜宁的肩膀,又抓住姜宁的手,说了几句劝慰的话,便是转身离去了。

  而北宣王萧鸣的今日来访追悼,仿佛刺激了这京畿中的许多权贵,就在萧鸣离开后的一个时辰后,陆续便有达官显贵登门追悼,并顺便安抚姜宁切莫悲伤。

  于是,自萧鸣之后,这姜府的门卫,却是忙开了锅。

  “兵部尚书常洪明,前来追悼缅怀故人。”

  “礼部尚书季苍海,前来追悼缅怀故人。”

  “吏部尚书雷玉泉,前来追悼缅怀故人。”

  “……”

  面对这达官权贵的来访,姜宁都是逐一礼待,耐心地陪在身旁。可是无论姜宁怎么观察,都未曾在这些人的言语动作神态中,发现什么端倪。

  正当姜宁在祠堂中皱眉沉思时,一道沧桑的声音却忽地响起:“姜公子,可是在想些什么?”

  姜宁侧目,看见的却是一位老人。

  这位老人大概已有耄耋之龄,两鬓斑白,脸上饱经风霜,两眼虽然深陷,但却掩盖不住那深邃明亮的眼眸。一袭红色官服上中间,以蛟龙为纹,并且在老人临近时,姜宁竟没有丝毫感觉。

  对于这样的一位来访者,姜宁不禁谨慎了起来。

  “敢问老先生是?”

  “老朽季泰初。”老人说话虽然低沉,但却中气十足。

  季泰初?

  姜宁在记忆中搜索,终于想起了这位老人。

  内阁首辅,文人领袖,两朝元老,这便是季泰初。

  从前只是听闻,可是今日得见,却让姜宁有些大开眼界。八九十岁的高龄,还能如此精神矍铄,并且能够无声无息地接近自己的身侧,想必这位老人,绝对不简单。

  面对这样的老古董,姜宁甚至不敢擅自开口,以免暴露了什么,只能恭谨递上香火,便退到一旁。

  季泰初倒也没有多问,接过香火后,便是伸出那瘦骨嶙峋的手,颤巍着将香火放置在坛内。

  收回双手,季泰初就那么注目着姜云峰,半晌之后方才吐露了第一句话,可就是这第一句话,却是让姜宁大吃一惊。

  季泰初是这样说的:“徒儿,白首送黑发,今日为师前来,送你一程。”

  就是这样简短的一句话,却让姜宁的心久久不能平息,甚至在季泰初离去轻拍姜宁的肩膀时,姜宁都没有什么回应。

  直到季泰初转身离去后,姜宁方才反应过来。

  可这时,对于那位内阁首辅,姜宁却是深感恐怖来。

  能够无声无息地接近自己而不被察觉,又是自己父亲的师父,他若是杀手,想要杀死家父,又是何等的容易!

  并且,作为文人领袖,两朝元老,谁又能相信这位一位耄耋老人,这样一位笔杆老人,竟有如此深不可测的武功呢?

  细思恐极之中,姜宁却又在想,季泰初如此明显地将自己的武功展现在自己面前,这又是为何?

  肆无忌惮?

  一位身历江湖朝堂几十载的老人,又怎么会如此轻浮。

  暗示自己?

  若季泰初当真是杀手,自己还能活到现在吗?恐怕就是整个姜府的护卫,都不能近他分毫。

  因此,姜宁虽然对季泰初心存忌惮,可是经过他的一番思忖后,他可以断定,季泰初绝不可能是那位杀手。

  想到这里,姜宁也忍不住深吸口气,今日在面对这些达官显贵时,姜宁通过观察,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无论谁是杀手,都是他所无法抵抗的。

  伴随着季泰初的离府,这头七的第三日,也算是过去了。

  夜幕开始笼罩,夕阳拖着狭长的赤霞逐渐离去,姜氏的祠堂之中,此际唯有姜宁一人而已。

  灯火烛台摇曳着,将姜宁的影子映照在地面上,他目不转睛盯着姜云峰的尸首,心中尽是散不去的雾霭。

  逐一排查今日追悼的权贵们,姜宁最终长吁口气,根据分析,无一人是杀手。

  并且,今天前来追悼的权贵之中,姜宁意外发现,竟没有一位锦衣卫的高层前来追悼,这样的发现,着实让姜宁有些意外。

  以家父身份,以姜家底蕴,这些锦衣卫的高层是最应该前来追悼的,可为何?

  冥想许久,姜宁却也想不出什么来,最终只能归咎于他们太忙,还没来得及来访追悼。

  轻叹口气,姜宁端坐在蒲团上,凝视着眼前的棺木,眼皮不知不觉中沉重许多,紧接着,眼睛一闭,显然是睡了过去。

第五章 0户
锦衣监国全文阅读作者:一剑白骨哀加入书架

  翌日。

  姜宁在祠堂庭院中简单梳洗后,又换上了新的白袍,便重新回到蒲团上跪下守丧。

  如今算来,也有四日了。

  这是姜宁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四日。

  四日前,他正纠结于如何活下去,而四日后,他却想着如何找出这个杀手。

  这七日守丧,便是姜宁的计划。

  他可以笃定这七日里,那杀手若是稍微有点脑子,就绝不可能在这七日里对自己下手。原因无他,这姜云峰之死,虽然外界传闻是病死,可是在萧鸣这些王贵眼中,未免有些太蹊跷了。

  姜宁相信,此际府中虽然看似平静,可是在整个京畿,恐怕早已经成为了各方密切关注的漩涡了。

  那杀手若胆敢在这个时候擅动杀机,定然会将自己陷入危境之中。如此一来,不仅可能杀不了自己,反而可能因此而遭受到性命的危险。

  姜宁相信,杀手不敢动手,他也相信,那杀手却也绝对不会坐以待毙,他定然会伺机来访悼念,以了解如今姜府的情况。

  如今是第四日,若是不出意外,恐怕就在这两日内,那暗中的杀手就会出动了吧。

  姜宁心中想着,可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跪在蒲团上,低头颔首,以示家父过世时的悲伤。

  今日来访追悼的人不是很多,而且多数并非高官,更多的只是京畿的寻常官差。

  他们在来访后,也并没有劳驾下人通报,只是在下人的带领下来到了祠堂。

  接过府中下人递过来的香火,他们低头颔首,恭敬地奉上香火,放入炉坛之后,纷纷对着跪在地面的姜宁小声说道:“逝者已逝,还望姜公子节哀。”

  “姜公子,节哀顺变,节哀顺变。”

  “千户大人生前也是体面人,死后自当受人尊敬,姜公子,万望节哀。”

  “……”

  面对着这些人的安慰之言,姜宁自当摆正姿势,微微颔首,逐一回应:“替家父谢过各位了。”

  就这样,眼看着时间流逝,晌午已经逼近。

  正午炎热,这来访追悼的人几乎是没有,于是趁着这空闲时间,姜宁简单地吃过午饭,便是再次回到了祠堂中,再次跪下。

  “你们都下去吧,有人来访悼念再来请示。”

  姜宁忽地开口,吩咐着四周的下人。

  “诺。”

  下人们纷纷行拜礼,便退下了。

  “你们也去外面候着吧,听我传唤。”

  姜宁再次开口,目光却紧紧地盯着祠堂左侧,仿佛是在等待回应。

  没多久,姜宁转过头来,缓缓站起身子,注目着棺木中的姜云峰。

  着一袭黑色华服,眼眸紧闭,面色已经十分苍白,若不是事先做了防腐处理,恐怕如今早已开始腐烂了。望着那张脸,姜宁不禁自嘲道:“你个死老爹,你倒是眼睛一闭,一辈子过去了,可有没有想过我,我还不想跟你一样躺在这里受人追悼呢。”

  “我好不容易重生而来,想着至少也得过上几天舒坦日子,可没曾想,真的只给了我几天的日子,而且还不舒坦。”

  “不过幸好还有几天日子让我缓缓,要不然,恐怕今日就是你我父子一起躺了。”

  姜宁说到这里,从袖袍中逐渐取出了一张小纸条,这小纸条,正是昨日萧鸣离开时悄悄递来的,因为身边私卫环绕,一直没能来得及观阅。

  如今好不容易寻到独处的机会,这些私卫又在外面等候,姜宁自然是不会错过的。

  偷偷打开折叠起来的纸条,姜宁若无其事环顾一番四周后,方才开始观阅纸条的内容。

  “小心身边人。”

  萧鸣留给姜宁的话,就这么简短的五个字。

  姜宁面色不变,只是继续说道:“父亲,您走好。”

  嘴上说着话,手却是拿来了一炷香,随后插入炉坛之中,当然,那张小纸条也随着那香火而去,最后当着姜宁的面,化作灰烬。

  做完这些,姜宁正准备回到蒲团上时,祠堂房门忽地被人扣响,“公子,锦衣卫来人追悼。”

  祠堂内,姜宁那平淡的声音传出:“锦衣卫何人?”

  门外那下人虽然喘着粗气,但是却也不敢懈怠,“锦衣卫千户大人,赵德坤。”

  “赵德坤?”

  姜宁心中暗道,“不认识。”

  可尽管不认识,这该见还是得见的。

  “请千户大人进来吧。”姜宁吩咐道。

  “诺。”

  外面下人回应之后,便是匆匆离去了,而姜宁则是将祠堂的房门打开,以待客人。没多久,大步阔斧的赵德坤便在下人的领路下来到了祠堂前。

  不知是否刚刚执行完任务,赵德坤此次前来,乃是身着飞鱼服,腰间那把明晃晃的绣春刀也佩着。

  “锦衣卫千户,赵德坤,前来给姜兄送行。”

  赵德坤站在庭院中央,声音如洪钟大吕,相信整个府邸都能听见他的声音。

  赵德坤的这一举动,自然也引起了姜宁的注意来。虽然未曾起身,但是姜宁却也是转头侧目望了去。

  赵德坤身材微胖,右脸上一道豁口十分明显,他走路看似随意,可若是细细观察,却又觉得暗含某种意韵。

  就在姜宁观察着赵德坤时,赵德坤的眼睛不知何时也落在了姜宁的身上,四目相对,姜宁只觉得眼中有些火辣辣的,赶忙转过头去,不再与之对视了。

  反观赵德坤,在露出一抹深意的笑容后,方才大步踏入了祠堂中。

  可刚走近祠堂,赵德坤的神色一下子肃穆起来,他的目光一直落在那躺着棺木中的姜云峰身上,一动不动。

  而姜宁则是缓缓起身,从下人手中亲自接过一炷香火后,对着赵德坤作了一个递出的姿势。

  赵德坤微微点头,从姜宁的手中接过那炷香,可就在赵德坤转头的瞬间,姜宁分别观察到了赵德坤脸色的轻微变化!

  他在暗喜!

  甚至,姜宁从赵德坤的那眼眸间,隐约看到了一丝讥谑!

  就是肢体上的细微动作,却是让得姜宁有些谨慎起来,他对于赵德坤,开始怀疑起来。

  在姜宁的注目中,赵德坤面色严肃地将香火插入炉坛之中后,方才略显悲情地开口道:“姜兄,你我同朝为官,更同为锦衣卫千户,自然深知这其中的凶险。”

  “无论是庙堂还是江湖,皆是刀尖起舞,稍有不慎便搭上性命。”

  “……”

  “姜兄惨遭杀害,当真是让老弟我心中惶恐,今日特此前来,还望姜兄多多庇佑。”

  就在赵德坤说出这话的瞬间,姜宁的眼神一下子阴沉了许多,不过因为他低头颔首的缘故,赵德坤倒是没有发现姜宁的异常。

  “不过死了也好,再无争斗,姜兄好心长眠便是。”

  赵德坤说完,深深地朝着那棺木中的姜云峰一拜,这才将目光转向了姜宁。

第六章 凶手
锦衣监国全文阅读作者:一剑白骨哀加入书架

  就在赵德坤目光转向姜宁的那一瞬间,姜宁只觉得心头忍不住一颤,再看向赵德坤时,便觉得此刻站在自己身前的,并非是人,仿佛更像是一头凶狠的猛兽。

  面对赵德坤那凶狠的目光,姜宁的身子忍不住地微颤起来。尽管他在心中已经暗骂了赵德坤无数次,尽管他已经在极力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可是在面临一名锦衣卫千户威势的那一刻,姜宁不得不承认,如今的自己还是太弱了。

  光光凭借这么一道目光,姜宁便觉得浑身微颤,后背脖颈处更是忍不住地淌下汗来。

  而自己这等略显狼狈的模样,落在这赵德坤的眼中,或许会更加瞧不起自己吧。

  姜宁心中想着,身体却因为经不了这等威势。而逐渐开始呈现下跪的姿态。

  “不——!”

  姜宁心中在呐喊着,在嘶吼,在咆哮。

  他很清楚,若是自己今日当真下跪了,那么接下来的日子,就连这些私卫,恐怕都将远离自己而去,届时自己所能掌控的资源,就会更少了。

  并且姜宁也知道,自己这具身体的主人,好歹也是锦衣卫世家的子弟,又怎么会如此羸弱不堪呢?想必是自己刚刚穿越,还没有彻底熟悉掌控这具身体,才让自己变得如此艰难。

  “但!若是姜宁你的灵魂还在,就不能让我们今日在此折面!”姜宁心中吼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姜宁所说的话有了效果,这一刹那,他竟感觉自身的力量增强了许多,那股压力仿佛也变得没有那么难以承受了!

  艰难抬头,任凭脖颈青筋暴起,姜宁猛地睁开,一脸淡漠地迎着赵德坤的威势,做着口型:“你还不行!”

  紧接着,在赵德坤的惊容下,姜宁竟活生生地挣脱了赵德坤的威势,挺直身来。

  “赵大人,一来就是下马威,难不成是乘着家父刚去,便想着打我姜家的主意了?”姜宁一脸笑意,调侃着说道。

  而赵德坤,虽然面露惊容,但是在听见姜宁这话后,却是微微皱起了眉。

  不过这样的神态只是瞬间,再眨眼望去,赵德坤那张肥胖的脸上已是满脸笑意,“姜公子此话可是过头了,江湖中素有虎父无犬子的说法,今日赵某不过心生突生如此想法,如今看来,此话当真不假。”

  赵德坤说到这里,顿了片刻,又继续说道:“若是无意冒犯了姜公子以及姜兄,赵某今日就在此道个错,如何?”

  姜宁看着一脸底气十足的赵德坤,深知如今的自己对于赵德坤来说,可以说根本翻不起什么大浪花,这也是他如此气定神闲的缘故。

  但是,姜宁如今最想知道的却不是这些小事,而是眼前的赵德坤是否就是凶手这件大事。

  而在赵德坤说出致歉这句话时,在姜宁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策浮出水面。

  他注目着赵德坤半晌,方才淡淡一笑,“赵大人是长辈,此次出手也是为了考验姜宁,姜宁又岂会借此发难!”

  赵德坤听着姜宁的一字一句,虽然嘴上没说,但是那心中可是高兴得紧,脸上都浮现出一片红光来。

  “但是……”

  就在赵德坤心中喜悦时,姜宁却是再次开口了。

  “赵大人虽是长辈,但这出手的地点却不太合时宜,难免惊扰了家父,特此,希望赵大人能够以茶敬家父一杯,权当致歉。”

  姜宁的这一突兀发言,虽然让赵德坤有些猝不及防,可是当他反应过来后,却也找不到姜宁这话中的不妥来,再加之他对于自身的笃定自信,自然也就接受了姜宁的建议来。

  “如此,也好。”

  赵德坤说完,姜宁便是示意着身边的下人递上杯茶,由自己亲自奉上。

  赵德坤眼看着姜宁走到自己身前,随后拱手奉上那杯茶,心中虽然暗喜不已,可表面依旧一脸肃穆。

  接过茶,赵德坤正对着姜云峰的棺木所在,拱手道:“姜兄,请!”

  说完赵德坤便是举杯准备一饮而尽。

  这就在这时,变故突生。

  姜宁的手肘一不小心碰上了赵德坤的手臂,赵德坤猝不及防上,整个人的重心瞬间失衡,导致他往一旁跌去。

  “赵大人小心!”

  姜宁发声说道,手中却是借此机会攀上了赵德坤的飞鱼服上,在飞鱼的腰配宝珠中,姜宁趁着赵德坤不注意,用力一扯,一颗墨绿色的宝珠便进了姜宁的手中。

  待得扶稳赵德坤后,姜宁这才趁机将那颗墨绿宝珠藏入囊中,连忙说道:“看来家父定是听见赵大人的话后,有了回应。”

  就是这样的一句话,却让得赵德坤一脸发紫,但是却无处发泄。想着若是再待下去,恐怕指不定再生出什么乱子来,于是赵德坤哪敢再多停留,在一番简单推辞后,便是不顾姜宁劝阻,径直离去了。

  而姜宁看着一脸愤懑离去赵德坤,眼眸之间却是忽地冷了起来,手中那紧握的墨绿宝珠,与父亲凶杀密室中的宝珠,如果不出意料,便是如出一辙。

  再结合赵德坤的实力,既然能够走上锦衣卫千户的位置去,想必其武功造诣定然不低。

  而且同为锦衣卫千户,想必自己故去的父亲,与这赵德坤,也有相当多的接触来。

  既然有接触,就容易产生矛盾,有了矛盾,就可能产生杀心。

  再根据赵德坤先前那无意中透露出的那句话,“姜兄惨遭杀害。”

  结合这些种种证据,姜宁几乎可以断定,赵德坤十之八九就是当夜杀害姜云峰以及姜宁这具身体原主的凶手。

  “想必他今日前来,定是有些吃惊的吧,他没想到我还活着。”姜宁心中自语,“既然凶手已定,接下来,就要做好防范准备了。”

  “至少在姜云峰下葬之前,赵德坤是断然不会擅自出手的了。”

  姜宁分析着目前的形势,忽地觉得此际形势一片明清明,那些先前萦绕在脑海中的疑惑,也在这刻逐渐散去。

  在赵德坤走后,这一整日的是剩下光景,竟是再无一人前来追悼缅怀。

  入夜之后,姜宁依旧在祠堂的座椅中,横躺着进入了梦乡,如今凶手已经浮出水面,他那颗提心吊胆的心暂时可以落下来了,这一夜,虽然不是睡在床榻之上,但是姜宁却睡得异常香甜。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一剑白骨哀所写的《锦衣监国》为转载作品,锦衣监国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锦衣监国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锦衣监国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锦衣监国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锦衣监国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锦衣监国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