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绝世宠臣最新章节 > 绝世宠臣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绝世宠臣 连载中
分享绝世宠臣

绝世宠臣全文阅读

绝世宠臣作者:龙山盛世

绝世宠臣简介:宠臣是什么?得到皇上喜爱的臣子!
  短命的宠臣会怎么做?得到皇上喜爱的同时,还结交众臣!
  长命的宠臣会怎么做?得到皇上喜爱的同时,和众臣势如生死仇敌! https://www.uukanshu.com
-------------------------------------

绝世宠臣最新章节第204章 公主年龄还太小了
第2章 多事的1天
绝世宠臣全文阅读作者:龙山盛世加入书架

  看着陈启恭敬的行为,伦智很满意,说明陈启对皇帝比较尊敬,可是陈启说的话却是让伦智不舒服,你随口一说?皇家的事情岂能让你随口一说?

  “你可知妄议朝事,是要被斩首示众的?”

  在文朝,并不是不能议论朝政,但也不是可以随便议论,如果伦智要想在这一点上找事,说斩首示众也说得通。

  伦智的话虽然没有挑明,可也直白。一句话,你不说就砍头,至于说了之后,看朕满不满意。陈启心中一阵不爽,今天已经够倒霉了,好不容易奢侈一回,居然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接着又被屎臭味折磨,现在还被皇帝用性命威胁,于是下定决心,死也要保持自己的尊严。

  不继续在伦智面前跪趴着,陈启费尽力气,用手撑着在地上盘坐,两眼直看着伦智。

  “皇上刚才在树丛中说了,您口中的翔儿能力比不上经儿,翔儿上位,经儿反叛,说不定国家会变得四份五裂,要是经儿上位,或许会冲动出兵匈奴,坑内会不敌匈奴,让国家覆灭。”

  “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时候,两弊相衡取其轻,皇上您英明无比,这道理应该清楚。可是立太子,并不是一定要立你的儿子,只要是您的子嗣即可,既然在儿子辈没有人符合您的要求,那就在孙子辈找,总有一个合适的!”陈启义正言辞的说道。

  对于陈启的转变,伦智不以为忤,相反还有一种淡淡的欣赏,因为在他面前所有人都是唯唯诺诺的,难得有一个人可以正面直言,足见陈启是个胆大心细的人。

  “要是孙子辈也没有呢?该怎么办?”伦智现在还没有孙子,要是说从孙子辈上找太子的合适人选,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对陈启的说法很感兴趣,于是继续问道。

  伦智的回答让陈启很无语,不知道他是怎么坐上皇帝的,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皇上,你的皇孙都张大成人了?小民想,应该还没有吧!皇上从皇孙中找出一两个比较机灵的,将他们培养成自己的心目中的继承者不就行了!”陈启话中带着鄙视。

  陈启的语气虽然不怎么好,可是这个主意让伦智找到了另一条路,如果在孙子辈中找一两个人,未必不能培养成功,伦智欣喜无比,长期让自己烦恼的事情一下就解决了。

  “你是哪里人?”伦智将心中的欣喜遮掩,不再说立嗣的事情。

  陈启心中一紧,难道自己的话说错了,不应该啊!儿子不行找孙子,这是很合理的事情,这个皇帝不应该心生戒备的?要是没有戒备,怎么又问自己的来历呢?

  “小民也不知道自己属于哪里人!一直以来和我爹在山中生活,可是前几天,爹爹一去不回,于是小民出去寻找,后来被猛兽盯上,好不容易摆脱。”陈启强行装作心情低落,希望这个“睿智”的皇帝不会看破。

  伦智并没有继续说话,而是在思索陈启话中的真实性。能想出找孙子立太子的主意,说明眼前之人不是庸才,还是一个相当有智谋的人,而且先前那股不畏皇威的劲头也让伦智欣赏。不过那只是刚才的感觉,现在,陈启又出了个主意,孙子不才,自己培养的主意。伦智心里做下决定,要将他留在身边。

  可是将一个陌生人留在身边,这个事很危险的事情,谁知道眼前这人是什么人,有着什么样的意图?他回答的话是不是装的?所以伦智要问清楚,至少他自己的话要前后说得通。

  伦智对陈启细致的观察一番,衣服破烂,脸上都是污垢,相对常人,身材显得瘦弱,皮肤的肤色,看得不是很清楚。山中过活,生活艰苦,至少表面上和陈启说的话相符。

  “来人!带上陈启,随朕回城!”

  陈启有骂娘的冲动,怎么总是说一半,就不说了,然后就把自己交给他的手下,这已经是第二回了。难道这说话说一半,是这个皇上的习惯?

  在侍卫的押解下,陈启被带上了马,横放在马鞍前,然后陈启面朝地面,一颠一簸的前行,没多久,陈启的脑袋一阵眩晕,又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陈启感到面部湿冷,立即睁开眼,浑身无力。只见一个侍卫手里拿着水,那湿冷的感觉应该是朝自己泼一把。此时,自己正躺在地上,朝四周看去,看起来像是在一个小院中。

  而那个皇帝则是坐在一张椅子上,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几个护卫站在他的身后。

  “扶他起来,给他喂点粥,总是晕,估计是好些天没吃东西了!”

  接着,一个护卫就端着一碗粥走到陈启的身前,另一个护卫扶起陈启,然后给他喂粥。

  浑身无力的陈启闻着米粥的香味,肚子的反应告诉他,饿了,只是为什么自己会这样的呢?今天有吃早餐啊!

  一勺一勺的粥塞进口中,陈启一口一口的咽下去。既然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浑身无力,就不去想了,或许是真的饿坏了。在吃了几口后,陈启恢复了一丝气力。

  一碗粥喂下,护卫很自觉的取了块湿帕子,在陈启脸上抹了抹。长期在城市中生活的陈启,白皙光华的皮肤露了出来,伦智见此心中一紧,难道自己的判断错误,这个陈启是另有所图?

  “陈启,你说你在山中生活,皮肤怎生得如此娇嫩?”伦智陈声问道。

  “小民从小体弱,全靠父亲养活,常年在山间的茅屋之内,不曾干过什么重活。也正是因为体弱,被猛兽追逐,体力不支,才会晕倒!”陈启看着伦智的脸色,也猜到了自己之前话中的漏洞,于是装作惭愧无比的说道。

  伦智沉呤片刻,判断这陈启话中的真实性。

  “你家在哪里?”

  “就在和皇上相遇的土坡后面!”陈启不知道伦智为什么这么关注自己,但是不说的话,肯定会出事,至于土坡后面是不是真的有个小茅屋,那只能听天由命了!

  “嗯,这是朕买下的屋子,你暂时在这里居住,不要乱跑,过几日,朕得闲暇时,再来看你!”一向不喜欢管小事的伦智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对这个陈启这么上心,或许真的是喜欢这个年轻跟。随即,伦智又无趣的摇摇头。

  接着,伦智对喂粥和扶起陈启的两个护卫招了招手。

  “秦手,秦拳,你们两个在这里看着他有什么不轨之处,处理掉!”伦智小声的对两人说道。

  “是,皇上!”

  伦智回宫了,陈启被他留下的两个护卫抬到了屋里,丢在了床上。

  两个护卫粗鲁的动作,陈启无法反驳,那个皇上在走之前对这两人说的话,估计不是什么好话,是以,陈启只能痛苦的接受着。

  见陈启老师的躺在在床上,两眼看着屋顶,秦拳和秦手两人便离开了房间,在屋门口守卫。

  躺在床上,陈启不知道今天遇到的事情是不是好事。挤不上公交,狼狈尴尬,到后面的掉进深而狭窄的排水井中,不知生死,再之后遇到所谓的皇帝,虚幻如梦。

  这些事情有些虚幻,不真实,可是又那么实在,只是有一点陈启能够确定,那就是,自己离开了原来的世界,算是死了一次。

  网络上的穿越段子发生在自己身上,分不清这是好事还是坏事,陈启只能说一句,那就是活着真好!

  看着真实而虚幻的屋顶,一股睡意涌来,希望睁开眼后,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第3章 被欺负了
绝世宠臣全文阅读作者:龙山盛世加入书架

  此刻,陈启已经安心睡下,可是,回到皇宫的伦智,却是不怎么安心。自己欣赏陈启,喜欢这个年轻人,可是又从他的话和表现中看出不相符的地方,让伦智心中有些纠结。

  和陈启的对话中,就可以看得出他是一个人才,却是因为身份不明,不怎么让人放心,在没有弄清楚他的真实身份之前,直接杀了有些可惜。

  在各种纠结之下,伦智决定还是派人去查查陈启说的那个“家”到底存不存在,或许在那里可以验证陈启的话是不是假的,证实了陈启另有企图,杀起来也能让自己安心些。

  十多个羽翎卫在一个大内高手李志勋的带领下,出了宫,朝城外而去。

  下午,安心的睡了一觉的陈启醒了,看着木质的屋顶没有变成水泥筑的楼房,心中很不是滋味。

  今天遇到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或许有些人一生也遇不到这样的事情。不过一来到这里便遇到一个皇帝,虽然有些危险,但是也算是一种幸运!

  等等!危险?陈启明白了,为什么那皇上的举动这么古怪。

  他正在为立太子的事情而烦恼,自己给他出了主意,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正因为这个主意,让他引起了注意,可是自己来历不明,让一向多疑的帝皇拿不定主意,所以做出的事情才会让自己有些摸不着头脑。

  换句话说,回宫的皇上此时很可能再查证自己的身份,也就是说,在那个土坡后面没有发现小茅屋,那吾命休矣!能不能活,全凭这皇帝一句话。

  想到这,陈启不由得打起了冷颤,同时也有些悲凉,为自己坎坷的命运感到悲凉,早之如此,乖乖的挤公交车,那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能不能活下来,只能听天由命,让上天来做选择,再想下去也是无用,而且自己也没有办法在土坡后面造假,建一座小茅屋,就算自己建个小茅屋,也会让人发现端倪,还不如趁着还活着,好好过剩下的生活。

  在床上恢复了些力气,陈启从床上下来,无意间看到身上穿着如乞丐般的衣服,摇头笑了笑。在房间内寻找一番,看到床边的桌子上有一套衣服,不做他想,立即换上。

  在木架做的洗漱台上,对着脸盆里的水,看了看自己在水中的倒影。古装衣服的自己,卖相还是不错,就是有一点不好,这衣服太过单调,是纯色的。

  不过有一点让陈启很奇怪,自己居然便年轻了。原本二十六岁的他,在城市的快节奏下,脸上已经出现了沧桑感,可是水中的倒影,分明是自己高中毕业时的年轻模样。想不明白就不想,或许这就是给自己的补偿吧。

  打开房门,踏出一只脚,却有两只手交叉挡在自己面前。

  “两位大哥,皇上让我不要出这个院子,并没有让我不出这间房!”看着两个壮汉,陈启舔着脸,带着笑容说道。

  秦手和秦拳互看一眼,迅速交换着信息,同时放下手,不再阻拦陈启。

  出了房门,陈启在院中转悠,寻找着厨房,睡了一下午,腹中已是空空如也。

  秦手和秦拳在陈启出了房间之后,便冷着脸跟在陈启后面,这让陈启很无语,两个壮汉是怕他逃走?

  陈启把院子找了个遍,居然没有找到厨房,也就是说,还是没有找到吃的,不得已,陈启只能问身后的两个冷脸门神。

  “两位大哥,你们知道厨房在哪吗?我都一天没有吃东西了,有些饿!”陈启带着笑脸,转身问道。

  “跟我们来!”秦手就知道这个瘦弱不堪的家伙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吃的,只是不明白皇上为什么会让他们兄弟两看着他,随便一个羽翎卫也能拿下他,找几个羽林卫来不就行了?还要让两人亲自看守!

  对皇上的安排,两人不解,可是也不敢违抗命令,心中的丝丝怨气只能朝着陈启发泄。

  秦手走在前面,陈启走在中间,秦拳在最后,如果押解犯人般。当看到陈启走的慢些,秦拳很不客气的推了陈启一把,陈启差点摔倒在地。

  对于两人粗鲁的行为,陈启只能安慰自己,眼前两人是莽夫,自己是文明人,不和他们计较,不和他们计较。

  走到一个小厅,陈启在厅中的桌子上看到了一个食盒,这应该就是今天的晚饭了。不用两个粗鲁莽夫招呼,陈启自己动手打开食盒,将里面的菜拿出来,坐在桌旁,正准备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当一个人即将食用美食的时候,突然被人抢了饭碗,那种突兀感,想必谁都不会舒服。

  此刻陈启就很不舒服,正拿着筷子吃肉的时候,一只手抢走了自己的饭碗和筷子。这是赤裸裸的挑衅,陈启焉能不怒,可是看到两个身材高大,手臂壮硕的汉子时,陈启很自觉地选择了文怒。

  “两位大哥,你们不知道这样的举动是很无礼的吗?”陈启本想大声的吼向两人,可是背后凉凉的,有把刀贴着后背,于是乖乖认怂,斯文的说道。

  “你是什么身份?一介小小的平民!我们是什么身份?皇上身边的五品带刀侍卫,需要跟你讲礼吗?滚开!”秦手的话中带着冰冷和不屑。

  陈启心中准备好的说辞,被秦手一句话全堵了回去。是啊!自己孤身在此,人家是官,自己是民,和他们较劲,纯粹找死。于是,陈启乖乖的站起来,将位置让给两大汉。

  见陈启离开凳子,秦拳收回手中的刀,和秦手两人一起坐下,吃着食盒里面的饭食。

  将还没有取出的菜,从里面拿出,有鸭肉,鸡肉,鱼肉,猪肘子,还有一些青菜。两汉子一口一块肉,嘴巴相当大,当吃猪肘子的时候,直接动手。两只手抓着猪肘子,吃得手上,嘴边,全是油,连带着桌子上都是两人掉落的小肉块和米粒。

  陈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丑陋的吃相,果然莽夫就是莽夫,粗俗不堪。其实不是陈启看不起人,是在是两人对陈启的态度实在是太恶劣,于是,稍微有些豪爽的举动,在陈启看来那就是粗俗。

  看着桌子上快速减少的菜和饭,陈启感到一阵心疼,同时在心中呐喊着“你们倒是给我留点啊!”

  两大汉吃饱,站起来对陈启说道。

  “别说我兄弟两对你不照顾,你一个虚脱之人,直接吃肉食,对身体不好。吃青菜有助于你恢复体力。”秦手用油腻的手在陈启的肩上拍了拍,如同关心兄弟般的说道。

  “多谢两位大哥照顾!”看着桌上没有动过的两盘青菜,还有剩下的半碗饭,陈启很憋屈,很憋屈。被人欺负了还要感谢对方,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

  “不用谢,你坐下慢慢吃,我们在厅外给你守着!”

  两兄弟搭着肩膀离开,陈启听到两人交谈的声音,

  “大哥,你说这小子吃着剩下的青菜和半碗米饭,会怎么样?会不会恨死我们?”

  “恨?他拿什么恨,我们就欺负他,谁叫他害我们留在这里,晚上也不能找个娘们快活,他这是活该!”

  “大哥说的对,都是他害的,浪费我们的时间,让他受点罪是应该的!”

  听着两人的话,陈启才明白,原来两大汉不是有意针对自己,而是因为那个劳什子皇上让他们看着自己,弄得他们没有没时间寻欢作乐。想到这,陈启心里的不平消失了不少。

  匆匆的将剩饭剩菜吃完,陈启又在院里转了起来。之前找厨房的时候,他好像看到了书房,不管伦智调查的结果如何,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尽快熟悉一下常识,怎么能够活得下去?

  

第4章 危机解除
绝世宠臣全文阅读作者:龙山盛世加入书架

  同时,在陈启醒来遇到遭到不平待遇的时候,李志勋带着羽翎卫查证也返回了皇宫,此时正在皇上办公的地方,师德殿。

  “怎么样,寻到茅屋了吗?”伦智见李志勋回来,应该是自己吩咐的事情有了结果,于是立即问道。

  “回禀皇上,卑职带人在土坡后没有看到茅屋,但是继续往土坡后面走上一段路,寻到了一间!”李志勋如实的回禀道。

  “寻到便好,还有什么发现吗?”伦智心中的石头一落,看来陈启没有说谎。

  “皇上,在茅屋里,卑职看到了很多书籍,桌子和凳子上并没有灰,想来是茅屋的主任并没有离去多久。在茅屋左侧有个小山坳,我们在哪里发现了一具尸体。从尸体的腐烂程度判断,大概死了两三天。”李志勋将自己在土坡后的茅屋里发现的信息详细的向伦智禀报,恰好这些和陈启说的相吻合。

  “朕知道了,你下去吧!”从李志勋带回的消息中,可得知陈启身份干净,伦智很是欣喜,这么一来,自己就可以放心的使用他,同时,他的父亲已经死了,无牵无挂,可以一心一意的为自己办事。

  一件挂心的事情得到解决,伦智全身轻松,批阅奏章时速度更快。

  另一边,在书房看书的陈启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那就是这里的字,和自己认识的字没有多大区别,只是在字里面加了些波浪而已,如同小时候学写字那会,写出来的字,横不平,竖不直。

  房门外的秦手和秦拳感到不可思议,这小子居然认字?认字的人一般不会很差劲,那刚才自己做的是不是太过分了?要知道,皇上让自己看着他,肯定是有其他意义的。虽说皇上也下了杀人的命令,可那是在出现意外的时候才将他杀死,刚才把这小子得罪个透,这可怎么办?秦手和秦拳纠结的站在门口。

  杀人?不是没有想过,皇上亲自交代的任务,意味着这里发生的事情,皇上肯定知道得清清楚楚,在无缘无故下将人杀死,要是这小子对皇上有大用,那自己不也是搭进去了?两人只能寄希望于皇上只是吩咐自己看着他,没有其他意思。

  第二天,皇帝伦智照常上朝,而群臣很配合的把立太子的事情提了出来。

  “皇上,太子乃储君,早些确定,可以早些让太子熟悉国务,为将来做准备!”礼部尚书韩山在议完要事之后,第一个上前说道。

  “韩尚书说的有理,那韩尚书觉得哪位皇子当立太子呢?”伦智有了应对的办法,今天再面对立太子的事情,胸有成竹,相反,心中还有了种戏谑的心理。

  “回禀皇上,微臣觉得大皇子谦逊仁爱,能力出众,同时也是嫡长子,立大皇子为太子,理所当然!”韩山还是那套理由,昨天他也是这样说的,特别是嫡长子这一条,有些无解。

  “启禀皇上,韩尚书此言差矣!说道能力,二皇子比大皇子更加出众,而且二皇子志向远大,正是太子的合适人选。”刑部尚书见韩山立举大皇子,赶紧站出来说道。

  “自古长幼有序,二皇子既然有能力,理应辅助大皇子,让文朝更加昌盛。”礼部左侍郎任臻反驳道。

  “长幼有序不错,可是长不如幼,为了文朝的将来,可废长立幼,可保文朝万世基业。”见礼部的人站出来支持大皇子,刑部的人也不甘示弱,刑部左侍郎儒庞说道。

  “诸位爱卿说的都有理,自古长幼有序,可是也会出现长不如幼的情况。但是,朕相信,朕的每个皇子都属出类拔萃之流,都适合立太子,将来为帝,都能将文朝传承万世。可是你门有没有想过,朕今年才三十有九,而且太子之位并不一定要朕的儿子来做。”伦智看和早朝殿内的忠臣,微笑着说道。

  在场的都不是蠢人,皇上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朕还年轻,你们这么早立太子,难道是想朕早点死。这一条,朝臣们有对付的方法,那就是先试着学习,等哪天皇上驾崩之后,能够立即上手国事。

  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皇上不想立皇子为太子,想从皇孙里面挑选。其中的道理不难想到,那就是皇上对几位皇子都不满意,认为他们都不适合当太子。

  伦智的一番话让朝臣无言以对,看着陷入沉默的大殿,伦智很满意,

  “如无要事,就退朝吧!”

  伦智从龙椅上站起来,轻快的回到了皇宫后院。

  再说陈启,从昨天下午便带着了书房,现在依然在书房,看了一整夜的书。

  从书中知道这个世界也就这样,没多大的区别,和那个世界想比,这个世界就是大陆板块不同,其他地方多多少少有些相似之处。

  比如文字的发展便是如此,从很形象的象形文发展到抽象的波浪文。从部落到王朝,到帝国,轨迹差不多。

  和古时候的社会观也相差不远,男尊女卑,士农工商什么的,最让陈启好奇的是,这里有匈奴。陈启不知道原来那个世界的匈奴是什么时候消失,但是,如果在这个世界,可以打打匈奴还是不错的。想想卫青,霍去病,就让人人血沸腾。

  憧憬着匈奴被自己杀个屁滚尿流,完全忘记了自己能不能取信于伦智,忘记了自己还身出悬崖的边上。当然,此时的陈启还不知道伦智的决定。

  看了一夜书,也有些累的陈启,直接趴在书房的桌子上睡下直到第二天下午。

  下午,伦智将今天送来的急事要事处理完毕,带着几个侍卫,也就是羽翎卫和大内高手的组合,来到了陈启所在的院子。

  不久,陈启便被秦手和秦拳架着,带到了伦智面前,一个护卫还在伦智的耳边说了小声的说了几句。

  原本还在睡梦中的陈启,瞧着伦智坐在椅子上,用看美女的眼神端详自己,睡意立消。

  “皇上,您怎么来了?”陈启揉了揉眼睛,对着伦智问道。

  伦智身后的侍卫见陈启说话如此没有规矩,欲上前教训陈启。

  “朕昨天不是说过吗?若是得空,便会来看看你!”伦智制止护卫的举动,对陈启无礼并没有放在心上。

  “朕派人去找了你的家,有一个很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伦智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正色说道。

  陈启心中暗道不好,难道这个皇帝找人验证了自己的话,知道了自己说谎,是不是马上就要被砍头了?

  “皇上您说说吧,不管是什么坏消息,小民都能接受!”陈启硬着头皮说道,不管结果如何,至少在死前要勇敢一点。只是,陈启很不甘,也很悲愤,为什么自己的命运这么坎坷,人家来到异世界全是各种金手指,各种牛逼,然后吊打土著,自己却是什么都没有,备受折磨的同时,还要被土著杀头!

  陈启端正面对问题的态度,在伦智看来是心性极好的表现,因为在潜意识中,伦智以为陈启猜到了自己的将要告诉他家人去世的消息。

  “你父亲死了,就在茅屋的附近找到了你父亲的尸体,希望你不要太过悲伤。”

  什么是转折,这就是转折,本以为死定了的陈启,听道伦智如此安慰自己,陈启心中为自己竖起了大拇指,看来上天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皇上不用安慰我,我爹出去几天未回,有什么样的结果,小民自然也能猜到一些,只愿爹能走得安心!”陈启很难受,装的难受,明明死的人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却是要装作心情沉重,如丧考妣。

  伦智见陈启这般也不好多说什么,父亲死了,心情肯定会低落。

  “陈启,眼下最要紧的是将你父亲的后事处理好,一味的伤心难过也不能让你父亲活过来。”伦智觉得自己应该要多说几句,为陈启出出主意,对他施加一些恩惠,为以后铺路。

  “皇上,小民恳求您帮忙!虽然小民知道这里是京城峰阳城,可是,小民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家,不认得回去的路,而且从小家徒四壁,屋里操办丧事,还请皇上赐小民一些银钱。”

  面对陈启的要求,伦智觉得这是人之常情,死者为大,很自然的就答应了。

  “没事,这个好说。志勋,等下你带陈启回一趟家,顺便给他些银钱,帮他把丧事办了!陈启,你爹去了,现在你家只剩你一人,你有什么打算?”

第5章 新的开始
绝世宠臣全文阅读作者:龙山盛世加入书架

  陈启哪能不明白伦智话中的意思,从开始到现在,和这个皇上之间的纠葛,正是因为这个皇上看上了自己。虽然自己已经没有其他的路可以选择,也担心伦智要了自己的小命,只是太容易得到的东西,谁都不会去珍惜。

  “回皇上,小民自小和父亲相依为命,如今父亲已去,小民也不知如何是好。”

  伦智不置可否,这小子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子装傻,自己话中的意思都这么明白了,他居然不接话,有些不知好歹。不止是伦智如此想,而且几个护卫也在心中暗骂陈启愚笨,这么明显的招揽之意,这个陈启怎么就听不明白呢?暗暗为陈启感到可惜。

  “既然不知道,便先不管吧!”伦智憋了一会,才说出这个话,转念一想,生出一计。

  “朕考考你,如果朕看重一个人才,可是他没有功名,也没有举荐,但是朕想让他在朝中说上话,那朕该怎么办?”伦智的意思很直白,话中指的就是陈启,如果这样陈启还不明白,那伦智也没办法了,只能硬来,用一纸诏书将陈启招进皇宫。

  “皇上,一个普通的平民百姓得到皇上的青睐自然是荣幸无比,可是皇上也不可能因为喜欢而直接让此人坐拥高位,这样不仅会引起群臣的反对,引起君臣不和,同时也会害了此人。如果让他从小官小吏做起,想必皇上的看重也就太过廉价。”

  “一国之君乃是九五之尊,一言九鼎。在重用人才的同时,还要保持朝堂的稳定,所以,小民认为,可以设一个虚职,这个职位无品无阶,职责便是可以出言直谏,上达天听,由皇上亲自任命。”陈启不是傻子,伦智这么明显的意图哪会不明白,伦智想让自己入朝为官,为国效力,可是自己之前没有答应,才用了换了个方式,让自己选择。

  伦智满意的笑了笑,果然是在装傻!陈启提出的虚职也很符合伦智心中的底线,如果陈启直接要个高官,以后伦智必定不会看重他,因为此人太过贪心。

  “唔!那这个官名该叫什么呢?目前文朝可没有这个样的虚职。”伦智想了想,文朝没有占着位子不做事的官职,于是将这个问题交给了陈启。

  “回皇上,既然可以直接上谏,也就是说可以知晓国事,那就叫参知政事吧,参谋国家政事,为国事出主意。”陈启想了想,在脑海中搜索了一番,觉得参知政事这个名字不错。

  “朕出宫有些时间,该回去了,你先去料理家事。”得到答案,伦智从椅子山站了起来,欲走向外面。

  “皇上,小民想让秦手,秦拳两位大哥留下,陪我一同处理父亲的丧事。”陈启连忙说道。

  “行,朕也不差这两人,这样吧,志勋,秦手,秦拳,你们三人给陈启一些银钱,然后帮他处理一下。”

  伦智走了,李志勋带着两个羽翎卫在留在了院中,还有一直都在院里的秦手和秦拳。秦家兄弟两心中很不是滋味,从皇上和这个搜猴子的谈话,不难知道,皇上很看重他,也就意味着欺负过陈启的人,马上就要倒霉了。

  李志勋在前面带路,陈启在中间,用秦手和秦拳给的银钱买了一些丧葬用的物品,交给两个羽翎卫用一个小板车拉着,跟在后面。

  找到那个小茅屋,李志勋带着羽翎卫将陈启“父亲”的尸首从山坳中抬出来。

  “陈小哥,接下来怎么做?每个地方都有不同的安葬习俗,我等也不好插手,还是陈小哥拿个主意吧。”李志勋对陈启客气的说道。

  “火葬吧,爹一生洒脱,想必也不喜欢那些繁琐的礼节。”陈启悲痛的说道。

  火葬自然是最简单的,陈启可不想为了这个便宜爹费多少功夫。不过,关键的还是陈启不知道该怎么办丧事啊,于是只能用最为简单的火葬,洒上一些纸钱,一把火了事。

  火葬,那肯定是要木柴的。当陈启无意间看向秦手和秦拳两人时,秦手和秦拳很自觉地往山里面走去,拾取木柴。这不是陈启报复,有句名言是这么讲的,劳动最光荣,陈启觉得很适合秦手和秦拳。

  陈启在茅屋内找了一间干净的衣服,给尸体换上,在羽翎卫的帮助下放在摆在柴草上,接过李志勋手中的火把。

  “爹,你安心的去吧,启儿会好好的照顾自己!”

  陈启将手中的火把丢向柴火中,火把引燃茅草,茅草点燃小树枝,火焰很快的淹没了柴草,也淹没了陈启的便宜“爹”。

  收拾了一下茅屋中的东西,陈启和李志勋回到京城峰阳城的院子。李志勋和秦手,秦拳带着羽翎卫便回宫了,留着陈启一人待在院内。

  看着院子,陈启这才有一种重生的感觉。之前的各种被欺负,各种威胁,都没了,至少暂时没了。也就是说现在才是新世界新生活的开始。

  对于原来的那个世界,陈启没有多少留恋。从小生活在孤儿院长大的他,除了老院长对他照顾有加,陈启也很感激。如果没有老院长,也就没有陈启的今天。因为在老院长的各种帮助下,陈启学了软件编程,平时过着不算差的日子。

  吃水不忘挖井人!从毕业到工作,六年来,陈启时常拿着自己用工作换来的报酬回去看望老院长。

  很不幸,就在去年,老院长脑血栓去世,陈启唯一在意的人离开了,所以陈启对那个世界真的没有多少留念,只要保得有用之身,不管换多少个环境,在哪不是一样的活?

  带着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心态,陈启将从茅屋带回来的东西整理一番。出了一些书籍,还有几件洗的发白的衣物。

  将衣物放进衣柜,陈启拿起那些书,不经意间看到了书上的内容。原来这些书都是一些治国经略,可是有着那个世界知识的陈启,这些经略在陈启的眼中如同小儿科一般。

  书中写到强国并先富民,富民并先增强劳动力,民富了那就要加强商业的发展。这些道理,陈启认为只要是二十一世纪的新青年应该都知道,于是将书摆在了一边。特别是商业发展,在古代,商业并不是被推崇的事情,于是陈启特意将写着商业发展的书放在了书房的角落。

  收拾好这些遗物,陈启觉得那个茅屋的主人也算是一个人才,能在古代想到这些,并不是那么的容易,或许是哪位有大才的人隐居在那吧。

  书中有些东西对陈启还是很有用的,比如对当今皇帝的分析,比如文朝如今的形势,外有匈奴,内有天圣和成王伦勇为乱。虽然这些问你题不至于让国家动荡,可潜在的问题也是不小。

  将所有的书籍整理好,只剩下一个小盒子排在小板车上。陈启将盒子打开,看到里面有一枚晶莹剔透的玉,上面还有一根蓝色的锦带。想来是原主人的珍贵之物,如今此人已经死了,那就归自己了,陈启将玉挂在自己腰间。

  

第6章 参知政事
绝世宠臣全文阅读作者:龙山盛世加入书架

  翌日早朝,当朝臣禀报完要事之后,伦智便将自己想设立参知政事一职的事情提了出来。

  “诸位爱卿,朝中大臣皆是国之栋梁,各司其职,日夜操劳,朕想了一个主意,设立一个职位,它将为诸位分担沉重的任务。”

  顿时朝臣中便炸锅了,“分担任务”,这是要削弱他们手中的权利,这怎么行?

  “皇上,朝中各部各职皆有分工,处理事情皆有章法,为何皇上会想到设立新的职位?这样一来,将会打乱朝原有的制度,还请皇上三思!”左平章事展怀世说道,因为这个举措首当其冲的就是他和右平章事苏悦。说道苏悦,他的女儿时大皇子的正妃,说不定将来还是国长,所以冲击最大的还是展怀世。

  “展爱卿不必担心,这个职位并不会影响朝堂的任何原有的制度,它只是一个虚职。朕念想着各位处理国事辛苦,还要为民生思考政策,于是朕设立参知政事一职,这个职位无品无阶,可直言上谏,为诸位减轻一些任务。”伦智就知道会有人反对,不过他们听到无品无阶,是个虚职之后应该不会再有反对了吧!

  伦智的想法是美好的,但是诸位朝臣却是不这么想,新设立的职位,肯定有着它的不同之处,不然皇上也不会设立,而这个职位现在发现的优势便是直言上谏,直达天听。

  “启禀皇上,微臣推举罗趋罗御史出任此职。”既然无品无阶,对自己的权位没有影响,那就先占着这个位置,以后再说,展世怀想到。

  “启禀皇上,微臣推举章张章御史出任此职。”苏悦不是傻瓜,新的职位肯定有新的便利。

  虽然在前面的立太子事件上,苏悦没有说话,那是因为他知道皇上现在还不想立太子,没必要将皇上逼太急。可自己的女儿是大皇子的正妃,不管怎么说,也要为大皇子拉拉人气,而章张正好是支持大皇子的人。

  “这么巧!朕也有一个人选,不过此人不再朝中。”伦智没想到仅仅一个虚职,这两个重臣也要抢上一抢,那只能让三个人来比试一番了。

  “皇上,参知政事一职必然要能言善辩,而且知晓国事,微臣提议将三人一同叫上大殿,比试一番,最后选出合适人选。”展怀世提议道。

  “皇上,微臣也是此意!”比试分高低,相对很公平,苏悦找不到反对展怀世的理由。

  “好,那明日早朝,商议国事完毕,让三人一同上殿比试!”虽然和伦智的预想有些差异,不过还在可控范围,正好,伦智想看看陈启到底有多少才华,便同意的两人的提议。

  下了朝,伦智吩咐秦手和秦拳给陈启带了封圣旨,同时也带了一些书籍记录。陈启从小生活在山中,就算陈启聪慧有才,可是国家大事又能知闻多少,这些书籍记录便是伦智给陈启的一些便利,伦智一定要让陈启赢得明日的大殿比试。

  收到皇帝的圣旨和资料,陈启哭笑不得,这是要死死的将自己绑上文朝的这艘有好几个大洞的船啊!

  为什么陈启会说文朝有几个大洞呢?从茅屋取回来的书中有这方面的记载,恰好被陈启看到了。

  十年前,文朝和匈奴大战,以失败而告终,签订了求和条约。文朝每年要交保护税,白银五十万两,茶叶五万斤,丝绸,五万匹,不管这钱银钱和污渍对文朝有多大影响,但是这说明了文朝在外有匈奴虎视眈眈,时不时的被匈奴打一下秋风。

  这只是外患,在内,有一个天圣教,据说是前朝留下来的余孽,在文朝和匈奴战败后,便露出了头角,聚集在南方的琼洲,朝廷在一定的程度上已经对琼洲失取了控制权。

  除了天圣教,还有文朝皇帝伦智的兄弟,成王伦勇,他盘踞在文朝东南方的襄洲,手握重兵,时刻等待着伦智出错,然后抓住机会挥别而来,夺取皇位。

  一个朝廷有着三个大洞,还有那些不知道的小洞,似问这是一艘破船还是一艘破船,还是一艘破船呢!

  想到皇帝伦智对自己的关注,陈启知道逃不掉,便老老实实的看着伦智送来的资料。

  资料不多,只是对文朝的结构大致的介绍了一番,陈启认为当今的皇上应该是想让自己了解一些当朝的体制,不至于对朝堂的事情一无所知。

  要说到文朝的体制,陈启觉得还算简单。一个皇帝,两个参谋,也就是左右平章事,然后是施行政要的六部,工部,礼部,吏部,刑部,户部,兵部。按照惯例,左右平章事一般分别兼任户部,和吏部。

  中央除了这些主要的构架,还有两个机构,一个是御史台,检查百官,还有一个是大理寺,处理重要案件。

  而地方的结构与中央相对应,并不复杂,在京城的主管政事的叫做巡案使,管理一应军事的叫指挥使,主要是管理城卫军。而在地方,则是一个知州,主管政事,下面几个司部,职责如同朝廷的六部。另外,一个指挥使,主管军务,两者平级,相互分立。再就是下一级,只有县令和县丞,县令的职责如同知州,县丞的职责如同指挥使,不过权利的重心偏重县令。

  鸡闻三更起,四更末便是早朝的时间。

  陈启很不适应早起,而且去了皇宫后,还要在早朝的文德殿外等待一番,才会有人出来叫自己进殿开始比试,决定参知政事的最终人选。

  选了一套深色的衣服,将仪容整理了一番,对着水面看了一下倒影,稍显稚嫩的脸带着些许英气,陈启很满意。出了门,拿着昨天附带的地图,寻找着皇宫的所在。

  在早朝的文德殿外,等了估摸两个小时,也就是一个时辰,陈启才被一个尖细的声音传召。

  走进大殿,陈启发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表情略有不同。有的是一脸的鄙夷,有的是拿鼻孔对着你,显得高高在上,还有的是摇头,至于为什么摇头,陈启是不明白的。

  “小民陈启叩见皇上!”陈启扫了扫两袖,学着清朝的跪拜方式,向伦智拜道。

  “起来吧!这就是朕推荐的人,现在所有人到齐了,比试就开始吧!”伦智带着微笑说道。

  “皇上,这是微臣连夜拟出来的比试项目,还请皇上过目!”展怀世手中捧着一本奏折,承向伦智。

  “启禀皇上,微臣也拟了一份!”苏悦不甘示弱,也和展怀世一样,承出一份奏折。

  “两位爱卿有心了,应童,将两位爱卿的比试项目取上来。”伦智对旁边的太监说道。

  应童是何伦智一起长大的太监,年龄和伦智差不多。前两次陈启便在伦智的身边见过,只是这个应童没怎么说话,没有引起陈启的注意。

  应童应了一声,便将苏悦和展怀世的奏折取了,放到伦智前边的书案上。

  打开两份奏折,伦智微微一笑,果然,两人拟的比赛项目差不多,但都在最后一项上有了侧重,展怀世的是有关户部事宜的比试,而苏悦的则是有关吏部事宜的比试。

  既然如此,伦智决定两人的比试项目的最后一项都采用,同时伦智也想看看陈启有多少才华。至于章张和罗趋两人,伦智知道一些,没有什么大才,只能算是中庸之辈。

  “两位爱卿拟的项目非常好,陈启,罗趋,章张,你们可做好准备?”

  “微臣(小民)准备好了!”罗趋,章张,陈启三人同时应道。

  “好!一共三场,输两场者退出。第一场比试的是你们的才气,在一炷香的时间,你们三人分别作一首爱国诗。”

  一炷香的时间不算长,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一首诗,略通一些文采的陈启是不行的,那只能是借用先人们的智慧。

  再看罗趋和章张,两人神色不变的朝陈启这边看一眼,便专心的想着自己的诗句。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过去。

  “将你们所作的诗当场呤诵吧!”时间到了,应童在旁边提醒伦智时间到了,伦智有点迫不及待的说道。

  “两位大人是朝中要员,诗篇肯定不凡,小民就先献丑了,当做抛砖引玉。”陈启见另外两人没有先出场的意思,于是说道。

  “春望”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年少时稍短,长枪指蛮夷。”

  陈启一句一句的呤诵,满朝文武全都大惊,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可以作出如此出彩的诗句,而且其中的抱负还不算小。前面三句写了战争的残酷,但完全是为了最后一句而做的铺垫,为了不被蛮夷破国,年少时便要立志攻破蛮夷,激励年少的孩童,更是激励自己,寓意深刻。

  推荐罗趋和章张的展怀世和苏悦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沉默,因为在两人的眼中,陈启的诗句已经超过了自己推荐之人的学识,已经输了。

  章张和罗趋听了这诗之后,相望一眼,尽皆摇头。

  “启禀皇上,陈启诗句,远胜于微臣。微臣的拙劣之句便不再呤诵,还请皇上恕罪!”罗趋先说道。

  “启禀皇上,微臣也是,听了陈启的诗句,微臣觉得自己的学识有待提高!”章张也果断的认输。

  陈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将杜甫的最后一句改了,还能有这样的效果,看来这两人的文采也怎么样,不过两人的人品不错,自知不如,选择直接认输。

  “善!两位爱卿既然认输,那陈启第一句获胜。接下来第二场,是与户部有关的问题。”伦智见陈启赢了一场,而且还技惊四座,看来陈启还有一些东西没有显露出来。

  说话间,伦智将写有题目的奏折交给应童,让他念第二场比试的题目。

  “蒋屠户是卖羊的,两斤羊肉买进价四十八两。现在以三十六两一斤卖出。一个人买了四斤,给了蒋屠户二百两,蒋屠户没有零散银子,于是找邻居换了二百两。事后邻居发现银子是假的,直接丢了,蒋屠户又赔了邻居二百两,请问蒋屠户一共亏了多少?”

  当应童读出这道题的时候,陈启觉得好笑,这么简单的题目居然可以做考题,于是想都没想,直接说出了答案。

  “一百五十二两,亏的是蒋屠户买肉的钱,和找给买肉人的钱。”

  在章张和罗趋还没有听懂题目的时候,陈启便将答案说出,让两人目瞪口呆,这题有这么容易吗,怎么自己还没有弄明白呢?

  “皇上,小民回答的是否正确?”陈启不顾他们的震惊和不可思议,向伦智问道。

  “正确!”伦智看了看苏悦给出的答案,因为从拿到题目之后,伦智就开始算,现在也没有算出这一百五十二两怎么来的。

  陈启连胜两局,章张和罗趋连败两局,参知政事的职位自然是落在陈启的手中。不过,伦智还想看看陈启第三题怎么回答。

  “陈启,你连胜两局,章张和罗趋连败两局,你已经胜了,只是朕好奇,你会怎样答第三题。”

  “皇上请出题,如果小民知道,定会作答。”参知政事已经是手中之物,陈启也不再尽心回答,如果能答上来便答,答不上来也不用多加思考。

  “第三题是有关吏部的问题,陈启,你听好了。”

  “皇上,小民答不上来,第一题是文采,小民自认有一些,而第二题是算术,小民也会一些,可是与吏部的有关问题,小民实在不知。”陈启没想到第三题是有关吏部的问题,果断的拒绝,免得回答不上来出丑。

  “回答不上来就算了吧!陈启赢得比试,明日开始上任参知政事一职,下午便会将官府,官印以及职责任要送到你的住处。”陈启的拒绝让伦智心中有些失落,不过,参知政事一职没有落如他人之手,总的来说结果还是不错。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龙山盛世所写的《绝世宠臣》为转载作品,绝世宠臣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绝世宠臣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绝世宠臣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绝世宠臣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绝世宠臣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绝世宠臣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