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明末之顺其自然最新章节 > 明末之顺其自然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明末之顺其自然 连载中
分享明末之顺其自然

明末之顺其自然全文阅读

明末之顺其自然作者:似水如烟

明末之顺其自然简介:万历朝被认为是明朝走向衰落的转折点。这里面有必然因素,也有偶然因素。高翔从现代穿越到明朝万历十五年,在发现导致衰落因素的同时,找到了相应的解决办法,帮助大明王朝在正确轨道顺其自然的发展下去。 https://www.uukanshu.com
-------------------------------------

明末之顺其自然最新章节第272章 深夜攻城
第2章排查凶手
明末之顺其自然全文阅读作者:似水如烟加入书架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谢谢!

  还没等高孝先从惊讶中反映过来,高翔就将自己在河里游泳,被人在身后掐住脖子,窒息昏迷的经过详细告诉了高孝先。

  高孝先听了之后,就问道:“少爷。您觉得谁的嫌疑最大?

  高翔抿着嘴,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没法判断,从表面上看,他们几个都没有杀我的动机,将我杀了对他们没有什么好处?”

  高孝先听了高翔的话,思索了一下,就说道:“能不能是有人雇佣他们其中的人对你进行袭击呢?”

  高翔点了点头,目前来看,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但是究竟是谁干的呢?眼下只能是采用排除法进行解除嫌疑了。

  高孝先认为仆人高飞、高跃绝对不会被利用,因为他俩世代都是高家的仆人,而且小时候与高翔一起长大的。最关键的是,二人前些年曾经为了保护高翔,合力与一只巨型犬进行殊死搏斗,高飞的脚踝、高跃的胳膊都被巨型犬咬伤。为此,高翔的父亲还赏给二人每人十两银子。

  高翔听完高孝先的分析,就继续问道:“那么我的发小张琏、李朗以及生意伙伴王世亮呢?”

  高孝先想了想,说道:“此三人虽然暂时看不出作案动机,但是也不能排除。张琏家境贫穷,咱们家时常还要帮衬一下,不排除他被人重金收买。李朗家虽然条件好些,可是他有赌博的嗜好,经常有人到他家里催债,气得他父亲逢人就说,生了一个败家子。保不齐他会为了偿还赌债,被人利用。至于生意伙伴王世亮,完全是生意关系。少爷您应该知道这种关系是多变的。”

  经过高孝先这番推理分析,高翔有了一些思路,他说道:“高叔。你分析得很有道理。那么我们就对这三个人进行跟踪调查。我醒过来这件事,目前只有你和翠翠知道。为了不打草惊蛇,对外不要说出我已经醒过来的消息。另外,你先找高飞、高跃,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然后安排人对三人密切跟踪,正所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只要做了就一定会留下痕迹的。”

  高孝先领命而去。

  高孝先走了,谋杀一事只能等高孝先的下一步消息了。眼下自己刚刚来到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下一步怎么办,还需要认真谋划一下。

  说熟悉,是因为高翔从小就酷爱历史,连环画、历史书籍、甚至历史漫画、历史小说都看得津津有味。

  至于明朝历史,更是令高翔内心澎湃,心神向往。不和亲、不纳贡、不和谈,天子守国门。这种对外强硬是后期的清朝无法比拟的。

  至于明朝的灭亡,有其偶然的一面,也有其必然的一面,天灾、党争、后金崛起、农民起义、官员贪腐、宦官专权、卫所颓废等等,都是影响明朝灭亡的因素。

  自己穿越到的是明朝万历十五年,按照公元纪年应该是1587年。这一年戚继光去世了。海瑞也去世了。万历皇帝由于立太子的事情,与文官集团撕破了脸,开始消极怠工不上朝了。

  高翔又想到了苗晓慧。他知道,苗晓慧与自己分手,找了一个富二代,一个非常有钱、长相奇丑的富二代。

  不是因为自己不够优秀,而是自己物质条件不好。确切地说,高翔是被金钱击倒的。

  穷则独善其身,达者兼济天下。高翔一直以报效祖国,振兴中华为己任。这种崇高的理想也使他忽略了自身生活质量的提高。

  而作为苗晓慧,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女孩子。开始时还十分欣赏高翔这种学习好的男生,可是她得骨子里却是非常现实的拜金女,想要的无非是纸醉金迷的奢华生活。被富二代一阵狂追之后,就缴械投降了。

  高翔直到此时才想明白,自己与苗晓慧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分了就分了吧。

  既然自己来到了这个大明朝,那就是一种缘分,自己就应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些事情。

  眼下自己先从高家庄、从苏州府开始,一步一步慢慢来,不能好高骛远,不能刚愎自用,顺其自然慢慢进行。自己只是一名举人,不是内阁大学士、更不是万历皇帝,虽然有心,却是无力。挽回大明颓废的局势,不是以自己一己之力就能力挽狂澜的。需要更多的仁人志士共同努力,把大明这艘巨轮控制好方向,方能避免灭亡的结局。

  也不知自己思索了多久,敲门声将高翔的思绪打断了。应声后,就见高孝先进来了。

  他向高翔报告了询问高飞和高跃的情况。之所以用询问,而不是讯问,是因为已经排除了二人的作案嫌疑。

  询问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据二人所述,案发前三日的一大早,高翔的发小李朗与张琏一同来找高翔,准备下午一同到高家庄不远的大河游泳。

  高翔非常想去一同游泳,奈何自己已经约了生意伙伴王世亮谈谈下一步合作的意向。于是高翔就约定三日后去游泳。

  接下来的事情。高翔搜索高少爷的记忆知道,自己到苏州府赴约的时候,碍于王世亮一再挽留自己多住几日,第三日早上,他就主动和王世亮说了,几个朋友已经约好今日到高家庄附近游泳。

  苏州府河流众多,大家从小就学会了游泳,基本没有不会游泳的。王世亮听说后,也就陪着高翔一同赴约。

  于是加上仆人高飞、高跃,一行六人就去游泳了。后来就发生了高翔被人在背后掐住脖子的事情,险些丧命。

  听了高孝先的回报,高翔有了初步判断,他说道:“这么看来,李朗的嫌疑最大,王世亮的嫌疑也不能排除。张琏的嫌疑基本可以排除了。”

  高孝先听了高翔的判断,说道:“少爷,我的观点和你一样。因此我安排家丁,重点对李朗和王世亮进行跟踪调查,尤其是最近都和什么人来往密切。并且我安排人员到李朗经常出没的赌坊进行打探,看看他最近是否欠下巨额债务?”

  对于高孝先的安排,高翔是满意的。他夸奖道:“你做得非常好。虽然他们二人嫌疑最大。但是在没有证据之前,他们也就是嫌疑最大而已。对张琏,我们仍然要进行例行跟踪调查,有时候最没有嫌疑的,往往就是嫌疑最大的。”

  高孝先听了高翔的话,虽然有不同意见,但是还是表示按少爷的意思办,他准备让高飞、高跃负责调查张琏。

  高翔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高孝先就出去办事了。

  临到门口,高翔又把高孝先叫了回来,他说道:“既然对方想置我于死地,那么我们不如明日对外宣布,我已经出现病症恶化,身体已经不行了,也就是这几日的事了。”

  高孝先知道,高翔之所以这么做,是想让凶手听到后,能够放松警惕,进而露出马脚来。不得不说,这招很高明。高孝先从心里佩服少爷的计谋。

  他相信,这个凶手即将现身,案件将水落石出。

第3章真凶浮出水面
明末之顺其自然全文阅读作者:似水如烟加入书架

  几日后,高孝先带来了最新消息。据跟踪王世亮的家丁反映,这几日他都在忙着联系其他丝绸作坊,寻找货源,商谈价格。至于李朗,这几日仍然在赌场、青楼等场所徘徊,花天酒地,醉生梦死。张琏这几日倒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是猫在家里。

  高翔听完高孝先的反馈消息,冷笑道:“王世亮这种人就是典型的商人,奉行有奶便是娘。他以为这次我不行了。会影响他的丝绸供应,就开始谋划下一步了。变得可真快。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的嫌疑可以解决了。”

  对此,高孝先有些不解,高翔就解释道:“你想想,如果他杀了我,能够吞并咱家的丝绸工坊,那可以说是一本万利。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是有人雇佣他杀我,虽然他可以得到赏金,可是和咱们的生意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杀了我还得找其他作坊补充货源,得不偿失呀。”

  听了高翔的解释,高孝先打心眼里佩服少爷的能力。

  分析完王世亮,高翔继续问道:“李朗在我出事前,是否有巨额赌债,我出事之后这几日,他是否有偿还赌债的情况?”

  高孝先回答道:“据我所知,一个月前,李朗有一笔一千两的赌债,被债主追到了家里。他的父亲非常气愤,但是还是帮他还上了。为此,他被禁足一个月。多亏前几日张琏到他家里找他出来游泳,他的父亲见是张琏找他,就让他提前出了家门。这几日他虽然流连于赌场、妓院,但也是中规中矩,没有太大的输赢。”

  高翔没有追问,而是转而问到张琏的往日表现。

  高孝先开始介绍张琏的情况,他说道:“张琏家里贫寒,只有几亩薄田,现与母亲同住,并未成亲。他日常非常孝顺,为人厚道,肯吃苦,十分勤快。虽然没有读过几天书,但是干农活是把好手。”

  “那他深居简出是我被暗算那日之后的事情,还是最近一段时期的事情?”

  高孝先想了想,说道:“据高飞调查,就是你出事的前几日开始,直到现在,除了找李朗和你游泳,您出事后,每日来咱家看望询问您的情况之外,基本没有出过门。”

  “那他农活也没去干吗?难道是他病了?”

  “据他的老母亲说,张琏这段时间身体非常弱,因此没有去干农活,给他找大夫,他也不让,每日就是在家待着,说过几日就能好。”

  “原来如此。”高翔想了想,继续问道:“我出事之后,这三人都谁来看过我。来过几次?”

  高孝先听了之后,气愤地说道:“少爷这一出事,就看出朋友之间的人情冷暖了。你昏迷被救回家里后,王世亮陪到很晚,但是当听说你活不了几日后,基本就不来了。李朗每日在外潇洒,来看过你一次。倒是这个张琏,来得是最频的。大家都说关键时候才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质来。”

  高翔听完,意味深长地说道:“有些时候,事情远比想象中要残酷的多。真理有时候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大家都认可的未必是正确的。”

  高孝先听了有些惊愕,忙问道:“少爷难道是怀疑张琏?不可能吧。”

  高翔笑着说道:“我也是根据你的情报,初步做的判断,也许是错的。不过没关系,我准备会一会张琏,当面验证一下我的判断。高叔,你出去安排一下。我一会儿就去张琏家。”

  高孝先就去准备去了。

  这边,高翔也没有闲着。安排翠翠给他准备出行的衣服,自己先洗漱了一番。

  一番准备之后,高翔带着四个家丁出发了。高家的家丁可不同于一般人家的家丁。他们都是经过武林高手严格训练的。功夫不是一般的好,那是相当的好。

  原来高翔的父亲高占文,前些年出门经商途中,救下了一位奄奄一息的乞丐。这位老人家对高占文的救命之恩非常感激,不仅赠送了一块玉佩,还准备教高翔武功。据他所说,自己是少林寺俗家弟子。

  怎奈高占文希望高翔走科举这条路,不想让其学习武功,但又不想拒绝乞丐的好意。就委婉地让乞丐教自己的八名年轻家丁,可以好好看家护院。

  乞丐并没有说什么,就按照高占文的意思,教这八名家丁武功。这一教就是整整三年。这八名家丁不仅仅学习了少林武功,还学习了刺探情报、暗杀、简单的兵法等内容。高飞、高跃就在这八人之列。外人称其为“高家庄八虎”分别是高飞、高跃、高勇、高猛、高刚、高强、高奔、高遁。

  这几人既有高家世代为仆之人,也有高家救济领养之后。对高家绝对是忠心耿耿,绝对服从。

  随同高翔出发的是勇猛刚强这四位。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死士”。就是可以二话不说,为高翔而死的人。

  张琏家就在高家庄不远的张村,两村也就相聚十里地,五个人骑着快马,很快就来到了张村张琏家。

  张琏家所谓的家,就是一间快要倒了的土坯房。在现代就是危房,随时都有可能塌掉。院子里养了几只鸡,鸡屎到处都是,臭气熏天,根本没有可下脚的地方。围墙已经塌得差不多了。只能象征性地证明这个院子是张琏家的。根本就已经失去围墙的保护作用。

  大门是敞开的,与其说是敞开的,不如说大门已经倒在了院子里更为确切。

  可是高翔还是非常礼貌地敲着门框,喊道:“张大娘,张琏在家吗?”

  土坯房的屋门“吱嘎”一声开了。张氏见是高翔,急忙快步前来相迎,由于速度太快,踩到一块鸡屎,脚下一滑,差点滑倒。

  高翔也顾不得院子里横七竖八的臭鸡屎,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张氏面前,扶着她的胳膊,防止其滑倒,亲切地说道:“张大娘,慢点走,千万别滑倒了。你要滑到了,我可是罪过呀。”

  听了高翔的话,张氏感到受宠若惊,她吃惊地说道:“使不得,使不得。高少爷,您能来我们家,那是我们家的荣幸。您先别动,我把鸡屎处理一下,您再进屋。”说完就去拿扫帚,准备扫鸡屎。

  高翔对张氏的反应,也是吃惊不已。此时四名家丁也进了院,高翔回头问道:“难道我不经常来张琏家吗?”

  四名家丁也是一脸蒙逼。还是高勇解释道:“少爷。您平时……平时……很少来张琏家。”

  高翔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第4章 1波未平1波又起
明末之顺其自然全文阅读作者:似水如烟加入书架

  高翔握着张氏的手,往屋内走去。边走边询问着家里的状况,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

  张氏表示,高家日常对自己的接济已经很好了。同时,对高翔表示了感谢。

  高翔问道:“大娘。我听说,张琏最近几日病了。就想来看看他。他现在怎么样了?”

  张氏听了高翔的话,表情非常难过,叹了口气,说道:“他这几日就是在家里呆着,农活也不干了。我说如果你难受,咱们就找个大夫瞧瞧,可不能耽搁了。可是他就是说,没什么,过几日就好了。这已经有十几日了。还是天天在屋里躲着。对了。他晚上有时候会说梦话。什么对不起,什么不是我,之类的话。”

  听了张氏的讲述,高翔更加坚定了自己此前的判断。

  说话间,几个人已经到了土坯屋门前。由于屋内过于狭小,高翔决定自己独自进去,四名家丁在屋外等候。可是高勇表示反对。对此高翔知道他的担心,就摆了摆手说道:“放行。我心里有数。”

  说完,就进了屋。

  屋内光线很暗。家里只有一张普通的桌子,几个凳子。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都不为过。东边屋是张琏的房间。

  张氏对这张琏那屋喊道:“琏儿,高少爷来看你了。”

  可是屋内并没有回声。高翔向张氏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喊了。然后挑起帘子,自己走了进去。

  他进屋后,就见到张琏静静地躺在炕上。高翔说了一句话,可张琏却没有反应。

  高翔暗叫一声不好,一个箭步,来到炕前,伸手一摸张琏的鼻息。发现他已经停止了呼吸。一摸他的手,发现温度还没有退去,显然死的时间并不长。

  高翔一面叫家丁进屋,一面让高强立刻去报官。张氏见此情景,抱着张琏就是嚎嚎大哭。埋怨着为什么要做傻事。

  郭勇问道:“少爷。眼下咱们怎么办?”

  高翔示意他出去说话。几个人出了屋子来到院子里。高翔分析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水中害我的人必定是张琏。至于他的自杀有两种情况。一是他自己感觉罪孽深重,自行了断。二是他的雇主见其没有完成任务,为了不被暴露,赶在咱们前边杀死了他。如果是后者,就不属于自杀。”

  郭勇听了高翔的分析,就说道:“那我们现在就马上追查在咱们来之前这段时间,进出张琏家的人员情况。至于是否自杀,只能等仵作的检查结果了。”

  高翔就安排郭勇和郭猛去追查。由郭刚陪着自己在张家安慰张氏,等候仵作的到来。

  由于张村离县衙距离不是很远。所以用不多时,仵作就来了。经过初步检查,发现张琏表面上看,有中毒迹象,是喝毒药自杀身亡的。

  可是仵作经过摸骨发现,张琏的喉骨和颈椎都断了。并且是外力所致。

  高翔问道:“那么他是先断的颈椎,还是先喝的毒药。”

  仵作说道:“高少爷,应该是先断的颈椎,后喝的毒药。因为正常喝毒药后,应该是流到胃里,进而传遍全身。可是他的中毒迹象只有喉喽及食道上部分。显然是因为断了颈椎后,导致身体无法自行向下吞咽,吸收。”

  捕快在张琏屋内的窗台上发现了一个脚印,显然这是有人通过窗户进入张琏屋内将其杀害。

  这背后的水究竟有多深,高翔并不知道。但是直觉告诉他,绝对是有人利用张琏袭击了自己。眼下只能一点一点在暗地里秘密调查了。

  想到这里,高翔就告辞了。

  离开张琏家,已经接近中午了。高勇和高猛去调查案件去了,高翔带着高刚和高强返回高家庄。忙活了一上午,三人都有些饿了。

  临近高家庄,就看见高翔家门口聚集了很多人,乱哄哄的。

  这些人见到高翔三人,就围了过来。高翔近前一看,原来是高家庄的村民。

  为了不伤到村民,三人都下了马。还没等高翔开口询问。村西头的高老汉就开腔了,他冲着高翔喊道:“高少爷。今年天气炎热,雨水少,庄稼大旱。这些您是知道的。可是您为什么要涨地租,还要清理往年的欠税呢?这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呀。”

  他刚说完,周围的村民也七嘴八舌的哭诉着。真可谓群情激昂,场面一度陷入失控状态。

  高翔听了之后,也十分诧异。自己这几日都处于昏迷状态,清醒后又开始调查案件,根本没有下达这样的命令。即使自己想这么做,也没有时间去做呀。

  正在他琢磨的时候,高刚抽出了朴刀,喊道:“都给我闭嘴。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在高家老宅面前撒野了。”高强也抽出了大刀。

  村民们被他们的气势震慑住了,大家都闭上了嘴,瞬间变得非常静。

  高翔见此情景,说道:“大家知道,我这几日由于溺水,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今日刚醒过来,根本没有下达这样的命令。不知是谁通知你们的?”

  听了高翔的话,高老汉的儿子,高六一上前,拿出了一张大纸。高强接过来,双手递给了高翔。

  高翔打开,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张告示。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两件事情。一是由于今年庄上财政出现了困难,需要通过涨地租来解决,不按新标准缴纳,明年取消租地资格;二是接到官府的通知,今年必须缴清往年的欠税,否者明年不允许租种土地。

  高翔看完之后,怒火中烧。一气之下撕毁了告示。然后说道:“我可以以我的祖先发誓。这绝不是我发布的告示。这简直是无中生有,败坏我高家的名声。请大家放心,我十分理解大家的疾苦。无论是从前、现在还是将来,我绝不会趁火打劫、趁人之危。”

  听完高翔的讲话,村民们纷纷下跪,给高翔磕头。高翔急忙让大家起来,大家磕完头后,才一一站起来。

  高翔看着高家庄的村民们,继续说道:“这件事情,应该是有人恶意中伤,唯恐天下不乱。目的就是扰乱我们高家庄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我会好好调查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给大家一个交代。大家先散了吧。”

  话音刚落,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了一道声音,“先慢着。事情没有解决,谁都不能走。”

  顺着话音,村民自觉地分开了一条道。

第5章 奸人设计陷害
明末之顺其自然全文阅读作者:似水如烟加入书架

  随着那人的走进,高翔认出来此人是高家庄的粮长高明理。此人身材高大,可是非常瘦弱,给人的感觉,全身没有几两肉,活脱脱一个大烟鬼。

  高翔知道,此人是吴县县丞吴德的死党,平日里在庄上耀武扬威,村民们对他恨之入骨。由于有县丞撑腰,大家对他敢怒而不敢言。就是高翔自己,有时也被他欺负。

  高明理来到高翔面前,大大咧咧地说道:“高少爷。先不能散呀。事情还没有解决呀。正好你也在,村民们也在。咱们把事情安排下去。”

  听了高明理的话,高翔气不打一处来,但面色如故,就问道:“敢问粮长。这个告示可是你贴的?”

  高明理见高翔这么不瘟不火地问话,就理直气壮地说道:“正是在下。高少爷,交租和交税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从古自今都是如此,你就说一句话,难道这帮村民还能翻了天不成。就是到皇帝面前,咱也是站在有理这边的。你怕什么?”

  说完,脸上露出了鄙夷的表情,意思是说,你怕什么,这么干是很正常的,叫人瞧不起。

  高翔怒了,对着高明理吼道:“地是我家的。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决定涨地租了。涨不涨我说了算。大家都散了吧,还按原来的标准交就行了。”

  说完,高翔就要走。

  高明理没有想到,平日里唯唯诺诺的高翔会这么说,这个平时文文静静,十分懦弱的书生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难道是呛水把脑子弄坏了。

  他只是愣了一下,就回过神来,阴沉地说道:“高少爷,涨地租也是为了你好,毕竟是为你增加收入。你不同意涨地租,也可以。但是村民欠官府的赋税,这个你不能阻拦吧。”

  高老汉听了高明理的话,就说道:“这几年天公不作美,不是旱,就是涝,各家为了交租、交税,都是勒紧裤腰带,平日里饥一顿、饱一顿的。实在是没有余量交税呀。我们都是老老实实的农民,如果能按时交上税,谁还能耍臭无赖,欠税呀。”大家都跟着附和着。

  高翔就看不惯高明理的这种狐假虎威的做派,但是他有一句话说得是对的--------交税是天经地义的。

  可是作为一名来自现代,了解民间疾苦,嫉恶如仇的有为青年,高翔又不想让高明理如此明目张胆地欺压村民。

  正在他思考的时候,高明理以为高翔怂了,就讥讽道:“高少爷,这件事情你是管不了的,还是回去吧。我来处理。”

  高翔岂能听不出来他话里的意思,很明显认为自己根本解决不了这件事情。

  高翔冷笑道:“你说的不错,缴税是天经地义的。可是村民们交不起,税还得交。我看这么办吧。今年我免了大家的地租,让他们用这部分粮食缴纳欠税总可以吧。”

  高明理没想到高翔会这么做,这可是牺牲自己的利益呀。莫不是高翔脑子坏掉了。他问道:“高少爷。你确定这么做?”

  高翔点了点头,非常坚定地说:“就这么办。”

  众村民听了之后,非常激动,都跪了下来,说高翔是活菩萨。

  高明理知趣地带着手下走了。

  高翔让村民们站起来,说道:“大家以后不要再跪了。你们是最低层的劳动人民,如果没有你们的辛勤劳动,大家吃什么呢?恐怕都要被饿死了。你们安心努力种地,请大家放心,我会想办法让大家越过越好的。大家先散了吧。”

  说完,高翔三人就进了院,村民们都陆陆续续的回去了。

  高孝先听说高翔为了村民欠税的问题免了大家的地租,就来找高翔,说道:“少爷。说句大不敬的话,你今日这么做,有些鲁莽呀。”

  高翔说道:“你说的很对。可是我就是看不惯高明理的那副嘴脸。村民又不是故意欠税的,难道为了交税,还要饿死人吗?”

  高孝先十分认可高翔的说法,就继续说道:“我也十分赞同少爷的做法。可是咱们家经历过那件事情后,家里的余粮有限,如果免了今年的地租,今年和明年咱家的粮食也成问题呀。”

  高翔对此情况是知道的。三年前,高翔家还是吴县数一数二的大户,在吴县县城,以及苏州府都有买卖,父亲高占文还开通了苏州至北京的茶叶贸易。

  由于高占文正值中年,身体硬朗,精力充沛,对经商十分在行,高家按此发展,成为苏州府,乃至江南地区的富豪也是很有可能的。

  可是,随着生意越做越大,必然会被同行所嫉妒。吴县另一家丝绸工坊----仁义工坊的老板吴仁义就是这么个人。此人心胸狭小,容不下别人,尤其是比自己强的人。

  眼看着高家一天天壮大,自己家的生意却没有什么进展,吴仁义没有从自身找差距、找原因,而是将这些都归于高占文。认为是高占文的经商严重影响了自家的生意。因此,他决定除掉高占文。

  吴县县丞吴德与其交好。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二位可以说是臭味相投,狼狈为奸。

  一个有钱、一个有权,互相扶持,共同发财。本着这个原则,当吴仁义拿着巨款,找到吴德说出自己的想法的时候,吴德当场笑纳,并答应了吴仁义。接下来,经过几次碰头,两个人就商量出了一条毒计。

  先由吴仁义组织一些商人秘密收购茶叶,当收购到一定程度后,由吴德组织官府的人对外宣布,北方今年需要大量的茶叶,估计今年的茶叶价格会上升,当地的人员可以大赚一笔。

  高占文也听到了这个消息,由于他开通了苏州到京城的茶叶贸易,知道这里面的利润非常大。自己仅仅是向京城贩卖茶叶,就已经赚了很多钱,如果是整个北方,那需求量是十分巨大的。因此,对这个消息他是深信不疑的。

  为此,高占文开始大量收购茶叶,由于前期吴仁义与几个商人已经收购了大批茶叶,因此市面上的茶叶现货所剩无几。在加上高占文的大量收购,导致苏州府的茶叶供小于求,价格开始大幅上升。

  吴仁义见到高占文进入了圈套,非常高兴,就开展组织人员一点一点地向市场输出茶叶。对此高占文并没有察觉,依然是来者不拒,全力收购。由于流转资金有限,高占文将自己在吴县、苏州府等地几乎所有的产业抵押出去,取得资金继续收购茶叶。

  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正进入吴仁义和吴德精心设计的一个圈套,陷得越深,后果就会越严重。

第6章 不是完美的解决方案
明末之顺其自然全文阅读作者:似水如烟加入书架

  随着吴仁义的不断出货,高占文的不断收购,苏州府的茶叶价格处于高位震荡阶段。

  吴仁义眼见茶叶销售的差不多了,就通知吴德以官方的名义出来辟谣。

  当然吴德也会在前期装模作样的进行一番调查。

  消息传出后,苏州府的茶叶价格直线下降,高占文囤积了大量茶叶,自然损失惨重。

  屋漏偏逢连夜雨。债主们听说高占文囤积了大量茶叶,生怕借给高占文的钱拿不回来,就都跑到高占文家里要求返还借款。

  虽然出现了如此大的变故,囤积茶叶损失大量钱财,但是高占文的诚信丝毫没有变,他将原先抵押的产业,按照合同的要求,一一抵顶了债务。

  最后连苏州府和吴县县城的住宅都卖了。还完所有借款后,高家只剩下吴县县城的丝绸工坊和高家庄的老宅了。

  高翔一家只好搬迁到高家庄了。发生如此大的变故,高占文急火攻心,病倒了。在此期间,高占文得知是吴仁义和吴德两个人联手做的局。病情更加恶化,过不多久,就去世了。

  临死前,高占文将高翔叫到床前,将吴仁义和吴德做局坑骗自己的前因后果告诉了高翔,最后劝导道:“翔儿。你听为父的,千万不要找吴仁义和吴德报仇。因为他们是官商勾结,你这么年轻是斗不过他们的。现在咱家有高家庄老宅,县城还有一个丝绸工坊,足够你生活所用了。你娘临死前,让我好好照顾你。供你读书,为你娶妻。我也就能做到这个程度了。无脸到下边见你的娘亲呀。”

  说完老泪纵横。高翔也哭得像个泪人一样。最后高占文又嘱咐高孝先好好照顾高家庄和高翔。当天夜里,高占文就去世了。

  高翔至此以后确实深居简出,没有去招惹吴仁义和吴德。每日只是专心读书。两年前,参加科举考试,考取了举人。

  高翔通过搜索高少爷的记忆,得到了这些信息。虽然这是高家父子与吴仁义、吴德的个人恩怨。可是自己现在占着高少爷的身体,依他的性格,就是要为高家父子报仇的。

  高翔思索的时候,高勇来报,经过缜密调查,发现张琏前些日子与吴仁义家的管家有来往。高翔等人去张琏家途中,有个神秘人去过张琏家。种种迹象表明,幕后黑手应该是吴仁义。

  介绍完情况后,高勇说道:“少爷。我现在就安排大家做好准备,随时等候您的命令。”

  “等候我的命令?”高翔笑着说道:“等着我的什么命令呀?”

  “当然是将吴仁义和吴德这帮王八蛋杀掉呀。”

  高翔摇了摇头,说道:“退一步讲,你我知道,吴仁义一定也知道我们查到了事情的真相,他必然会加强戒备,防止我们对付他。另外吴德是官府中的人,我们怎么能贸然出击呢。成功了,官府不会善罢甘休的;不成功,就会授人以柄,对方正愁没有借口呢。”

  “现在证据确凿,不然我们报官,让县太爷为我们主持公道。”

  高翔冷笑道:“报官?你不知道官官相护吗?如果县太爷真能主持公道,那么我父亲还会被气死吗?”

  “少爷。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以现在的形势,咱们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现在对方一定是要斩草除根,将我害死而后快。咱们唯有隐忍,等候时机。”

  高勇听了高翔的话,打心眼里佩服他的这份智慧,这是常人所不能做到的。

  …………

  案件先告一段落,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地租和欠税这件事。

  高翔与管家高孝先进行了详细的测算。眼下为了帮助村民偿还欠税,高家舍弃了地租。可是高家下半年及明年的口粮却成了问题。

  高翔觉得,县里还有丝绸工坊,实在不行就通过工坊的收入来填补高家庄的粮食缺口。等到明年秋天,就能够缓过来了。

  高孝先按照高翔的决定,派人通知丝绸工坊的主管张德海,按每月规定的日子,将买卖丝绸的收入利润,在县城购买高家庄所必须的粮食、蔬菜等食品,并运送到高家庄,确保庄内正常的生活。

  第一个月、第二个月都很正常,可是从第三个月开始,丝绸工坊的收入出现了大幅度的减少,第四个月依然在减少。

  从张德海处反馈回来的信息是,吴仁义的各个丝绸工坊突然开始降价销售,价格基本是成本价,甚至是赔钱往外卖,导致许多老客户都纷纷到吴仁义的丝绸工坊采购丝绸。如果按此下去,丝绸会越积越多,库存上升导致资金周转困难,每月为庄上采购的粮食也成了一个大问题。

  得到这个消息,高翔的心情异常沉重。很明显,吴仁义暗害自己不成,就利用高明理煽动高家庄村民闹事。

  高翔为了让村民补缴欠税,毅然决定免除地租。庄上开销通过唯一的丝绸工坊进行筹集。

  吴仁义知道这个消息后,开始疯狂打压高家的丝绸生意。试图利用高家丝绸工坊资金周转不利的机会,一举断了高家庄的生活来源,让高家永无翻身之日。

  高翔让高孝先调取了一下庄上现有资金还能坚持多久,得到的回复是,如果仅凭庄上的银两,最多能坚持到今年年底。

  家大业大的生活过习惯了。即使现在开始节衣缩食,省吃俭用也不可能坚持到明年收取地租的时候。更何况吴仁义那边不会消停的,他一定会有更加恶毒的计谋对付自己,自己必须提前做出对策。

  高翔冥思苦想了三天三夜,想出了一条说不上是完美的策略。

  一大早,他就把高孝先,及高勇等八人召集起来议事。首先,高翔把目前吴仁义的策略、高家面临的困境介绍了一下。

  大家听了义愤填膺,摩拳擦掌准备找吴仁义报仇。

  高翔摆了摆手,说道:“公道自在人心,现在还不是时候。眼下我们要想办法度过这个难关。我想了这么长时间,决定自己种粮食,自给自足。高勇你带着三人秘密到常州府去购买一些土豆和玉米的种子。高叔,你安排人到高家庄周边找一些荒地,朝廷不是允许拓荒种地吗?咱们就这么干。另外,到城里买一些鸡仔、猪仔等,我们要自己养牲畜。”

  众人按照高翔的安排,各自去办他安排的任务去了。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似水如烟所写的《明末之顺其自然》为转载作品,明末之顺其自然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明末之顺其自然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明末之顺其自然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明末之顺其自然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明末之顺其自然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明末之顺其自然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