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遍地都是技能树最新章节 > 遍地都是技能树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遍地都是技能树 连载中
分享遍地都是技能树

遍地都是技能树全文阅读

遍地都是技能树作者:雪落君

遍地都是技能树简介:遍地都是技能树,一棵树里一技能。
在苏寒的眼中没有什么是点亮一棵技能树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点两棵。 https://www.uukanshu.com
-------------------------------------

遍地都是技能树最新章节第一百五十四章 时空悖论
第二章 天地熔炉
遍地都是技能树全文阅读作者:雪落君加入书架

  在技能树显示已点亮状态的下一刻,苏寒看到化作一棵火树的技能树上多出了一些信息:

  可选择技能一:天地熔炉(残)。

  可选择技能二:王霸之气(一国)。

  看着技能树中的两个技能,苏寒心头生出一种明悟。

  这技能树是点亮了,但技能树上有两个技能,而他能够选择的,只是其中的一个。

  技能一、天地熔炉。

  单从名字来听,虽然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但确实感觉挺高大上的,有种不明觉厉的赶脚。

  然而,再怎么牛逼,也架不住它后面有个‘残’字啊。

  残是什么意思?

  不完整啊!

  再看技能二:

  传说中的王霸之气啊!

  看不见、摸不着,但真实存在,古老相传,王霸之气一出,举目之内,四海臣服,妥妥的被动中的神技啊!

  所以......

  在二选一的情况下,在一个残缺技能和王霸之气这两个选项中,苏寒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天地熔炉(残)。

  废话,他又没想过要当皇帝,要王霸之气干什么?

  为了虎躯一震小弟纳头便拜?那完全用不到什么王霸之气,他景王府世子,未来的小王爷的身份就足够了。

  毕竟这王霸之气只限于他们景国。

  至于天地熔炉,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听名字就有种了不得的感觉,哪怕是残缺的也比王霸之气强多了好吧。

  至于你问他为什么知道——没看到这技能树都把这个残缺技能给排在第一位了?

  做出选择,心念一动,在只有苏寒能够看得到的视野内,眼前燃烧着的技能树中有一股道韵被抽离,化作流光没入苏寒的识海。

  下一刻,苏寒的脑海中涌入大量信息,信息虽多,却如同细雨般润物细无声,没有给苏寒带来半点的不适感。

  信息一边涌入,一边被苏寒没有半点滞塞的接收、融合,当脑海中不再有信息涌入的时候,这一股道韵所化的技能天地熔炉,已经化作了苏寒的本能。

  同时,苏寒的脑海中有一段文字浮现:

  身化天地熔炉,纳三千大道为火,炉养百经。

  经成,天难灭,地难收。

   解读这这段文字,苏寒的心中就是一阵狂喜。

  从这段文字的含义来看,这所谓的天地熔炉并不能算作是一种技能,而应该是一种类似于修行法的东西。

  按照这种法修行,需要以自身为天地熔炉,以三千大道为炉火,炉养百经。

  待经成之日,就应该能无敌于天上地下了。

  毕竟天难灭、地难收嘛。

  但直觉告诉苏寒,这段话绝壁有吹牛逼的嫌疑。

  如果真像经文里提到的那样,把这玩意练成能造就天难灭、地难收的存在的话,那这功法就绝对难容于天地。

  毕竟天又不是傻子。

   掠过这段有吹逼嫌疑的文字,苏寒正准备继续往下看的时候,心底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下意识的想要撒丫子跑路,只是脚刚刚抬起,苏寒只觉耳朵一疼,就被一只小手给捏住了。

  “想去哪呀?”

  回过头,看着自家明明已经年过四十但还和二八少女一般貌美如花的亲娘,苏寒努力的在脸上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来。

  “母妃大人,孩儿是看到您来了怕您站着累着,想给您搬张椅子。”

  捏着苏寒的耳朵的手松开,王妃淡淡的‘嗯’了一声,“去吧。”

   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苏寒苦逼的抬脚往屋里走去,再回来时,手中多出了两把椅子。

  看着坐下的亲娘,苏寒讪讪的笑着,“娘,您怎么跑到我这小院来了?”

  王妃大人坐在椅子上,看都不看苏寒一眼,回了一声冷哼。

   苏寒就没招了,用眼神示意坐在亲娘边上的自家亲爹,那意思是说:老爹啊,你赶紧帮着说句好话啊。

  不愧是亲爹,景王殿下很轻易的读懂了苏寒眼神所传达的意思,对着苏寒眨巴了几下眼睛。

  苏寒看懂了,那意思是——爱莫能助。

  苏寒脸一黑,左眼眨了三下,右眼眨了两下,又伸出一根手指。

  “三瓶雪花酿、两顿大餐外加一首情诗让你讨好你家老婆。”

  景王殿下摇了摇头,趁机敲自家儿子的竹杠。

  左眼眨了五下,右眼眨了三下,而后直接张开右手的五指。

  苏寒好悬没被气得翻白眼,就没见过这么见死不救的爹。

  眨了三下左眼,又眨了三下右眼,想了想,右手伸出三根手指。

  景王殿下摇头,表示该接受还价。

  苏寒瞪眼,刚想骂一句没义气,王妃大人冷着脸发话了。

  “你们两个,挤眉弄眼的干什么呢?当我眼瞎是不是?”

  景王大人和苏寒连忙低头表示不敢,只是低着头的景王还作怪的冲苏寒挑了挑眉,脸上充满了幸灾乐祸。

  苏寒咬牙切齿,两眼同时眨了两下——成交。

  景王大人当即眉开眼笑,活像一只偷到了鸡的黄鼠狼。

  有心想要趁机加价,又想到这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的信誉导致以后的生意不好做,犹豫了下只能作罢。

  看着自家亲娘黑着的脸,苏寒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没义气的景王殿下,让他快点想办法。

  收了好处的景王殿下还算靠谱,咳嗽两声引起了妻儿的注意后,故作威严的目光落在苏寒的脸上。

  “寒儿,你院中的这棵树乃是一千三百年前先祖亲手所植,如今竟被你一把大火点了,是不是该给父王.....该给你母妃和父王一个解释?”

  说完,景王殿下隐晦的对苏寒眨了眨眼,那意思:我只能帮你到这了,下面该怎么扯,就得你自己编了。

  苏寒对自家亲爹的用意心领神会,当即点了点头。

  “回父王、母妃,孩儿之所以会点了这棵树,完全是因为受到了先祖在梦中的指点。”

  “哦?”

  王妃大人接到了台阶,目光落到了苏寒的脸上。

  “先祖指点你烧了他亲手所植的树,你觉得这种说辞我和你父王会信?

  还是你觉得陛下会信?”

  苏寒低着头,“母妃,孩儿所言句句属实。”

  王妃:“当真?”

  苏寒:“当真。”

  王妃点点头,“母妃相信我家寒儿不会撒谎骗人,但空口无凭,恐陛下不会信啊。”

  苏寒瞬间心领神会,拱手说道,“母妃有所不知,近半月来,孩儿每日都能梦到先祖在梦中传功,只是孩儿天资太差,怎么学都学不会。

  昨夜又是一夜无用功之后,先祖在梦中安慰孩儿,说不是孩儿天资太差,而是孩儿自幼住在先祖曾经落榻过的院落,受到了先祖遗留道韵的压制,导致孩儿的修行天赋不显。

  想要能够正常修行,唯有破掉先祖留下的道韵。

  先祖梦中指点孩儿,这院中真正遗留了先祖道韵的,就是这棵一千三百年前先祖手植的古树。

  只要孩儿把这棵树烧掉,孩儿的修行天赋就不会再受到压制。”

  听着自家儿子的鬼话,王妃沉吟了片刻,转头看向景王。

  景王殿下会意,想了想问道,“既然知道了原因,那你禀名父王和你母妃,直接换个院子居住不就可以了,为何非要把这棵先祖遗留的树烧掉?”

  苏寒回道,“父王有所不知,孩儿也曾有此疑惑,但先祖在梦中告诉孩儿,因为孩儿在这院中居住太久,已经和先祖的道韵缔结下因果联系。

  哪怕孩儿搬出去,也依然会受到先祖道韵的压制,除非将这棵有先祖道韵残留的古树毁掉。”

  景王殿下和自家娘子对视一眼,都暗暗点了点头。

  这个回答用来敷衍.....呸呸呸,用来做回复皇帝陛下的责问,已经足够了。

  “如此,倒是为娘错怪你了。”

  王妃起身,面色柔和了下来,对着自家儿子笑了笑,“既然先祖看好你,为了让你修行不惜指点你毁掉自己当年亲手所植的古树。

  那即日起,你可要好生修行,莫要辜负了先祖的一番苦心。”

  听着自家亲娘的话,苏寒脸色瞬间苦了下来。

  王妃却像一只斗胜了的大公鸡,高高的昂起头,给了自家夫君一个眼神,两人转身走出了苏寒所在的这间小院。

  “你说,寒儿这番鬼话能骗得了陛下吗?”

  景王殿下沉吟了两秒,“我虽然聪明,但也比我哥聪明不了多少。

  我都能轻易的听出寒儿是胡扯的,我哥就算比我笨了点,好好想想估计也能想明白他是在满口的胡说八道了。”

  王妃点点头,“听出来了又能怎样?他要理由,咱们给他理由了,他铁头娃还敢拿我儿子问罪不成?

  你个没出息的当年把皇位让给他,就是为了让他治我儿子的罪的?”

  景王殿下闻言,竟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

  铁头娃.....额,自家那个皇帝大哥,估计还真不敢惹自家娘子不高兴。

  毕竟他当年追自家娘子时的那些黑历史,一桩桩一件件的拿出来都是些年少荒唐事啊。

  这么想着,景王殿下对自家儿子的那点点担忧也不见了。

  没心没肺的景王殿下正想着自家儿子亲手酿制的雪花酿是配八大碗好还是配卤菜够味,敲他一顿满汉全席会不会太过分呢。

  王妃的声音再次响起。

  “对了,回去后选几本先祖留下的比较容易学的功法给寒儿送去,既然编了这个先祖梦中传功的鬼话了,好歹也得做做样子。

  说不得以后咱儿子再闯了祸,这重被先祖梦中传过功的关系还能起到点作用呢。”

  景王殿下想了想,觉得自家娘子说的在理,点头应了下来。

  点头之后,景王殿下正准备想想要不要从满汉全席中挑几道出来尝尝的时候,突然发现眼前的红光似乎弱了下去。

  一回头,就看到自家儿子的院子里的火已经渐渐弱了下去,快要熄灭了。

  看着那渐渐熄灭的火焰,景王殿下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说起来,咱们是不是一直都没让人去救火啊?”

   王妃一脸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为什么要救火?”

  景王诧异的看了自家娘子一眼,“那.....是先祖亲手种下的树啊。”

  “可是,先祖不是已经驾崩九百多年了吗?”

  景王殿下点头,王妃又问,“那我家儿子既然要烧了他的树,自然有我家儿子烧树的理由。

  我家儿子要烧的树,为什么要救?

  就因为它是先祖当年亲手种的?”

  景王殿下一想,还真是哈,不愧是自家王妃娘子,这话说的......果然在理!

第三章 最适合懒人的修行方式
遍地都是技能树全文阅读作者:雪落君加入书架

  对于自家亲爹亲娘路上的对话,苏寒并不知道。

  否则他多半会感慨一句:这绝壁是亲生的啊,有这样的亲爹亲娘,何愁儿子不被送进监狱。

  当然,前提也得是有那么一座监狱敢关他这个景王世子才行。

  目送着自家王爷爹和王妃娘离开之后,看了眼火焰渐渐熄灭的大树,苏寒发现这技能树唯有在被火焰完全吞噬的时候才会呈现已点亮状态。

  也就是说他想要获得技能的话,唯有在一棵技能树被完全点亮的状态下才能获取。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问题,毕竟只要技能树点亮了,想要获得树里面的技能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

  真正让他想要弄明白的是,这技能树到底是怎么来的?

  为什么他一个院子里种着十几棵树,就单单这棵大树是技能树?

  这棵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难不成就因为它是先祖当年亲手种下的树?

  树里面也讲究出身和背景?开国皇帝亲手种下的树就比别的树牛逼?

  苏寒觉得......应该不只是如此,但技能树到底是怎么形成的这个问题,还有待他进一步的验证总结,才能得出一个确切的结论。

  这个,就需要他多找一些技能树去实践、探究了。

  不过苏寒也明白,自己的当务之急不是去弄明白技能树形成的原因,毕竟就算不知道技能树形成的原因,只要树在那里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棵树是不是技能树,并不影响他去点亮自己的技能树。

  而现在他最紧要的,是要先研究研究自己从先祖留下的技能树中得到的技能。

  这天地熔炉被吹得那么牛逼,却只是一个残缺的修行法。

  残缺的这东西,想想还是挺让人害怕的。

  如果只是缺少了后面一部分,只能以之修行到某一境界后就需要自己去寻找或者创造后面的法的话,那还没什么。

  毕竟自己现在一点修为都没有,以后的事以后再愁就可以了,万一哪天运气好欧皇了一把点了棵带着后续功法的技能树呢?

  但如果这个残并不是缺少后续功法的意思,而是功法本身有残缺的大问题的话,事情就有些大条了。

  许多残缺的功法,可都是有副作用的。

  如果这副作用是吃得多、睡不醒之类的小毛病的话,苏寒也还是可以接受的。

  但如果修行这天地熔炉的前置条件写上八个大字:欲练神功,必先自宫的话。

  苏寒觉得,自己就有必要去先祖的陵园里找先祖好好谈谈了。

  心里碎碎念着,交代了劫后余生的苏小二几句之后,苏寒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紧紧地关上了房门。

  像模像样的盘膝闭目坐在床上,苏寒尝试着将意念沉入自己的识海之中。

  沉了半天,也没能沉进去。

  苏寒当即就迷了,看了那么多本王府的藏书,每本关于修炼的书籍开头都会写着什么意守识海,气沉丹田的。

  可也没有那本书上写这玩意怎么沉啊。

  所以.....那些传说中捡到一本绝世神功也不用人教导就能自己修炼成功,一出门就吊打一切不服的英雄传记中的英雄人物,到底是怎么修炼的呢?

  难不成,真有那种生而知之的天才?

  有没有那样的天才苏寒不知道,但他可以肯定,自己绝对不是那种天才。

  “苏小二。”

  好在,自己虽然不是天才,但自己有钱、有背景啊!

  对着外面喊了一声,苏小二的声音当即在门口响起。

  “世子,苏小二在,您吩咐。”

  “苏小二,本世子修行遇到了瓶颈,你去帮本世子把王府八千紫甲武士总教头请来,本世子有些问题需要向他请教。”

  “是。”

  门外响起渐行渐远的脚步声,苏寒知道那是苏小二去帮自己请人了。

  从床上起身,修炼的基础都不懂,苏寒干脆也不装模作样的盘膝而坐了。

  暂时对修炼一窍不通,苏寒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去尝试。

  坐在桌子旁的椅子上闭着眼,苏寒认真的查看记忆中关于‘天地熔炉’的信息。

  一番查看之后,苏寒突然懵逼的发现:

  自己的天地熔炉,竟然早已经化作了一种如同天赋般的被动技能,根本不用什么气沉丹田、意守丹田的去修炼,直接就能拿来用。

  而自己的修行方法,也不是呼吸吐纳天地灵气按照固定的路线在体内一圈圈的搬运。

  自己只需要不断的给熔炉添加炉火,这化作自身被动技能的天地熔炉自己就能炉养百经,让自己的实力境界不断攀升。

  得到了这些明悟之后,苏寒美了,脸上直接乐开了花。

  生在景王府,身为景王世子,地位较之王子公主都丝毫不差的苏寒为什么都十六岁了还只是一个普通人,甚至对于修炼之事一窍不通?

  原因自然在于......他懒。

  他懒,所以他不愿意按部就班的修炼。

  他懒,所以他不愿意每天用大量的时间呼吸吐纳、打坐修行。

  他懒,所以他不愿意每天累死累活的去练那些招式、武技。

  而现在,一个点亮技能树的能力,一个天地熔炉,似乎直接就把他修炼路上最大的拦路石给清除了。

  试问一下,不用每天闭关苦修,只需要不断的点亮技能树获得新技能给天地熔炉添加炉火就能变强,还有谁会不愿意修行?

  不用每天刻苦的磨练招式,只需要不断的点亮技能树,就能从技能树里获得各种各样的技能,可以如同自己苦修多年一样的施展,有谁会不乐意这么修行?

  不管别人乐意不乐意,反正苏寒知道,他自己是乐意的。

  就在苏寒美滋滋的为自己另类的修行路开心不已的时候,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收敛脸上的得意,苏寒转头喊了一声,“进来。”

  “吱呀~”

  门被从外面推开,先露出苏小二那张稚嫩的面庞,在苏小二身边,站着一个身高足有两米,孔武有力面容刚毅的中年男人。

  “世子,小的把林教头请来了。”

  苏寒对苏小二点点头,从椅子上起身迎到了门前。

  “事关修行,不得已让苏小二去请林教头,劳林教头跑这一趟,还望林教头勿怪。”

  林教头摇摇头,口称不敢,眼底那因受到尊敬而忍不住的笑意却已经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

  原本因为被一个小厮几句话喊来而心中略有的不快,也在苏寒几句话之中烟消云散。

  苏寒笑笑,伸手往屋里一引,“林教头快请进,我这里有些关于修行上的问题,还需请林教头赐教。”

  林教头含笑点头,抬脚进门。

  “世子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尽管问,但凡属下知道的,必定知无不言。”

第四章 0日筑基
遍地都是技能树全文阅读作者:雪落君加入书架

  既然自己不需要按部就班的修行,那原本的那些问题也就没有再问的必要了。

  看着林教头,苏寒问道,“不知林教头可有时间,为本世讲解一下修行者的实力境界划分?”

  人都被请来了,对于这种要求,林教头自无不可。

  “关于修行者的境界划分,属下所只是略知一二,修炼者最底层的,也是修炼的第一步,乃是筑基。

  筑基,顾名思义,就是铸就修行之基。

  修行之基铸就,身体足够强大,能够承受庞大灵压之后,就可以专注积攒灵气,直到灵气在丹田之内铸就灵台,这一境界,也被称为灵台境。

  灵台铸成,立于灵台之上,修士已可仰望神识之海,到了这一步的修士,就可以尝试着开启识海,诞生神识。

  这一境界,被成为神海境。

  神海境,神念如海,当一个修士识海之中神念如海,神识足够强大,则可以神念引动灵台,在灵台之上铸就登天之梯。

  这一步,是修士蜕凡化仙的关键一步,而这一境界,也被称为仙台境,已经沾上了一个仙字。

  咱们景国境内并无仙台境修士,对于这一境界,属下也并不太了解。

  至于再往后的境界,属下甚至连名字都无从得知了。”

  林教头解释了一番修行路上的前几个境界,说到仙台之后自己所不知道的境界,还给了苏寒一个歉意的眼神。

   苏寒点头,表示理解。

  见苏寒并没有介意,林教头又接着说道,“在所有的修行境界之中,筑基乃是比较特殊的一个。

  筑基这个境界,包括了强化皮膜、淬体换血、易筋锻骨、锤炼腑脏等几个方向。”

   一开始,苏寒以为这些是对筑基这个境界单独划分出来的一个个小境界。

  毕竟单单一个筑基境,想要铸就能够支撑修行的根基,一个人往往需要苦修数年、十数年甚至更久的时间。

  这种在入门的境界迟迟不得寸进的感觉太打击人的修炼信心了,所以如果把筑基划分成一个个小境界,每年或者每几年都能感觉到自己境界的提升,低于修行者的修炼信心是有坚定作用的。

  只是,当苏寒提出这个猜想的时候,迎来的却是林教头关爱智障的眼神。

   “单独进行?没有强大的内脏,如何诞生新的强大的血液?皮膜不够强大,如何支撑高强度的淬体?

  不能淬炼出强大的身体,怎么能承受的住那些能够锻炼骨骼内脏的高难度动作?”

  林教头的质问,让苏寒哑口无言,只能自认自己对于修行之事太过小白。

  只是尽管林教头说的很在理,苏寒还是觉得一个修行的初始境界——筑基境,就要耗费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似乎有点太不科学了。

  尽管修行这种东西本来就挺不科学的。

  所以,听了林教头的话之后,苏寒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那每个人筑基都要耗费那么长的时间?就没有捷径可走?”

  这一次,林教头没有嘲笑苏寒,反而难得的沉默了。

  “筑基。”

  “筑基。”

  林教头沉吟几次,“实际上在上古年间,修行界是有百日筑基的说法的。

  那时的筑基境,甚至都不能算作是一个境界,只能算作是修行之始的前置准备。”

  苏寒一愣,没想到还有这种说法,“那既然上古年间有百日筑基的说法,为何现如今的修行者却要耗费几十甚至上百倍的时间去筑基?”

  林教头苦笑,“世子这个问题,就有些难为属下了。”

  苏寒点头,表示理解。

  林教头要是知道怎么百日筑基,也就不至于现在在他们王府上做一个八千紫甲武士总教头了。

  想了想,想问的基本上也都问过了,苏寒当即起身,送林教头出了门。

  林教头走后,苏寒的脑海中一直有一个疑问。

  为什么上古年间有百日筑基的说法,到了现在筑基却这么困难?

  虽然自己的修行方式似乎与别人不同,但苏寒心里却有种直觉。

  筑基这个境界对于修士而言非常非常的重要,就如同建万丈高楼需要打好地基一般。

  或许哪怕是他这种身化天地熔炉,以三千大道炉养百经的修士,也需要筑基。

  甚至可能相比较普通的修士而言,他对筑基的要求要更高、更高。

  毕竟,就算是以三千大道为炉火,就算是炉养百经,你这个炉子自己不结实,多半经没养出来,炉子就先被火烧坏了吧?

  所以,苏寒觉得自己有必要弄明白,上古年间修行者是怎么能百日筑基的,现在的修行者为什么就做不到了。

  “筑基法。”

  对于这个林教头解答不了的问题,当苏寒找到自家亲娘的时候,王妃很直接的给出了答案。

  “有一点,你需要弄清楚。

  不是现在的修士无法做到百日筑基了,而是现在大部分的修士无法做到百日筑基了。

  而之所以会造成这种局面,正是因为在上古年间的某一个时间段里发生了某些大变,导致百日筑基法的缺失和断层。

  唯有一些大势力、大宗门之中,还有百日筑基法的留存,但也大多是残缺了。

  而尽管如此,也造就了那些大宗门、大势力的弟子先天起步就比别人高出了一个层次。

  至于那些传承久远的仙门、势力之外的修行者,尽管也有筑基法的流传,却不过是后人一代又一代的累积、总结。

  其中缺陷颇多,远不足以让修炼者达到百日筑基的程度。”

  百日筑基法。

  苏寒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答案,他还以为会是天地巨变之类的不可抗原因导致的呢。

  那样的话,即便是他也没有办法,想要筑下一个烧不坏的根基,就只能按部就班的打磨。

  而既然不是不可抗原因,只是因为缺少筑基法的话,苏寒觉得......对于能点技能树的自己来说,似乎也不是没有凑出一本完整的筑基法的可能。

  正在苏寒想着要不要现在就开始努力,多找几棵技能树点了,早点凑出来一本筑基法的时候,却见自家王妃娘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然一拍脑门。

  “对了,说到筑基法......小寒寒你是不是还没有筑基法呢?”

  苏寒闻言精神一震,怎么个意思?听自家亲娘这话里的意思,难不成她这里有好的筑基法不成?

  说起来,他们家怎么也算是景国的皇室啊,他爹是景王,他大爷是皇帝。

  这样的背景,能拥有传说中的百日筑基法似乎、可能、也许、大概.....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啊。

  想到这里,苏寒的心中就忍不住有点小激动。

第五章 您那石碑边上有树不
遍地都是技能树全文阅读作者:雪落君加入书架

  “母妃,您这里是不是有筑基法?”

  想到自己可能不用点技能树就能捞着一本好的筑基法,苏寒的心里就是一阵激动。

  这年头能躺着谁愿意站着?能咸鱼谁愿意翻身的?

  他是有把握能自己凑一本百日筑基的筑基法出来,问题是那不也得费时费力的去凑?

  哪里有自家亲娘直接丢给自己一本来得轻松。

  王妃想了想,点了点头,“皇室有一本祖传的筑基法,虽然跟那种能让人百日筑基的筑基法比起来有所差距,但比市面上流通的那些动辄需要十几几十年才能完成筑基的筑基法却也高出了不止一个等级。

  你如果不想要皇室筑基法的话,母妃这里还有一本自己筑基时用过的筑基法,也可以给你拿去参考参考。”

  原来景国皇室也没有能让人百日筑基的筑基法啊。

  听着自家亲娘的话,苏寒心中微微有些失望。

  不过毕竟是比市面上流通的要强出很多的家传筑基法,对于自家亲娘的提议苏寒并没有拒绝。

  “那.....两本都要可不可以?”

  王妃没好气的瞪了苏寒一眼,“你还挺贪心。”

  话虽然这么说,王妃还是转身从一个暗格中取出两本看上去很有些年头的小册子,珍重的交到了苏寒的手中。

  “这本紫色封面的筑基法是当年苏家先祖亲手所书,皇室历代直系血脉筑基所用的都是这部无名筑基法。

  不过母妃曾经研究过发现这部筑基法似乎是残缺的,给我的感觉是除了换血之法外其他的部分都是生搬硬凑上去的。

  而就是这样,单依靠这无名筑基法的换血之法产生的强大血脉力量洗练身体,配合其他普通的淬炼之法也能让修行者将筑基境缩短至数年之内。

  甚至当年你父王筑基只用了一年零六个月。”

  说道景王殿下当年筑基只用了一年零六个月的时候,王妃脸上的骄傲神情,就好像一年零六个月完成筑基的是她一样。

  看着自家亲娘脸上的得意,苏寒就忍不住问了一句,“那母妃您当年筑基用了多长时间?”

  似乎就等着自家儿子问这个问题了,王妃下巴微微一扬,如同高傲的白天鹅。

  “母妃修炼的筑基法不如皇室的这部,但胜在全面,再加上母妃当年比较勤恳,筑基前后用了一年零四个月。”

  苏寒闻言心道果然,就说自家亲娘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表扬自家老爹。

  每当她说老爹哪里哪里好的时候,那肯定就是她在这方面做得更好。

  不过虽然心里腹诽,苏寒面上还是很配合的做出一副崇拜的样子,“哇,母妃您好厉害。”

  王妃脸上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又指了指苏寒手中的另一本筑基法。

  “这本红色封面的,就是当年母妃筑基用的筑基法了。

  这部筑基法单以换血之法而言是远不如皇室的无名法的,但皇胜在全面,综合起来较之皇室法也差不了多少。

  说起来,皇室这部无名法也很是奇怪。

   明明换血之法这么强大,但其他的部分却像是生搬硬凑上去的,完全配不上换血之法的精妙。

  甚至于较之景国许多世家传承的筑基之法都略有不如。

  但这部法奇就奇在可以以换血之法带动其他的淬炼进程,极大的缩短筑基时间。

  而自先祖之后皇室历代后人都曾尝试过以更好的淬体、锻骨之法替换,配合无名法的换血之法筑基,却发现竟然没有一部能够与无名法中的换血之法契合,换了自后的筑基速度还不如不换。”

  说吧,王妃给自己倒了杯茶轻轻的抿了一口,“两部法的速度都差不多,你若准备筑基的话,要选择哪部你自己拿主意。”

  听完自家亲娘的话,苏寒陷入了沉思。

  自家母妃说的已经很清楚了,皇室法的换血之法很强、很强、甚至给配上一些拖后腿的淬体、锻骨、易筋之法,其筑基效率都能远胜一般的筑基法。

  而自家母妃筑基所用的法单以换血之法而言不如皇室传承,但其他方面都比皇室传承的要强。

  所用,该怎么选择,苏寒已经有了决定。

  自然是选择皇室法.....的换血法。

  至于自家母妃所说的历代皇室传人都没能找到更强的能够契合这部换血法的筑基法,对于苏寒来说那能叫事吗?

  别人找不到是因为他们只能一点一点的尝试,但苏寒不同啊。

  天地熔炉,以三千大道为炉火,炉养百经。

  只要自己整上千八百部的其它筑基法,放到大熔炉里化作炉火一烧,怎么也能烧出一部比皇室传承的要好的筑基法吧?

  心里打定了主意,苏寒也没有隐瞒,直接把红皮筑基法收起,当着自家母妃的面翻开紫皮的皇室筑基法看了起来。

  然后.....

  “轰!”

  紫色封面刚刚被翻开,苏寒只觉大脑一阵轰鸣,意识瞬间抽离,进入了一片光怪陆离的世界。

  在这片光怪陆离的世界中,似乎有一个伟岸的身影坐在桌前,在提笔书写着什么。

  苏寒看不见其正脸,只能看到一个宽厚的背影。

  凑到近前细看,苏寒发现虽然自己只能看见这个人的背影,但他提笔写的字,自己却能够清楚的看到。

  甚至苏寒还能看得出这身影笔下的字迹,跟自己手中那本紫色的‘无名筑基法’几个字像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吾生于中州富饶之地,幼年放牛为生。

  一十三载,放牛余空山幽谷,忽见一石碑光芒大作,上自生文字。

   吾不敢近前,亦不甘退去,藏于远处窥视。

  石碑光芒愈盛,文字愈多,吾强记之。

  及文字过半,忽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九天之上雷光大作。

  天降雷霆,石碑被紫雷吞没,空山境内如末日降临,飞鸟走兽无不匍匐,吾亦不可例外。

   至雷光散去,天地放晴,吾抬眼望去,空谷之间花草无伤,唯石碑破碎,片字不存。

  自此,吾得一残法,曰:天地熔炉。”

  苏寒:“......”

  所以说,这就是自己得到的这个叫做天地熔炉的技能的来历?

  所以说,这就是自己得到的为什么是个残法的原因?

  所以说.....这部法真的是为天地所不容,所以还没完全生成呢,就被天罚给毁去了?

  那意思是不是说,自己这个残法,根本就没有补全的机会了?

  嗯?

  不.....不对。

  按照这个疑似自家老祖宗的背影所写的文字记载的话,能够引来天罚毁灭石碑,想来石碑上生成的天地熔炉法应当是已经全了的,否则一部残法应该不至于引来天罚。

  这么说来的话,应该只是石碑没来得及生成全部的文字让自家老祖宗看全,但石碑上的法本身是全了的。

  更甚者,可能石碑上显出来的文字也是全了的,只是文字刚刚过半就被雷光吞没了,后面的字自家老祖宗因为被吓怕了没能看到。

  所以,这个疑似自家老祖宗的人得到的天地熔炉才是一部残法。

  所以.....

  苏寒就忍不住想问一句了:

   老祖宗,您这回忆录上也没写,您那个石碑边上......有树不?

第六章 临死还皮这么1下您很开心?
遍地都是技能树全文阅读作者:雪落君加入书架

  写回忆录的背影并没有回答苏寒的这个问题。

  人家写回忆录的时候也不会想到未来会有那么一个人能点技能树得技能啊,所以谁没事干会在回忆录里写‘我得到某某机缘的石碑边上有两棵树,他们一棵是枣树,另一颗也是枣树’去的?

  这又不是写小说,还得靠周先生水字数。

  笔下的文字还在继续,苏寒也指的压下心头的疑惑继续往下看去。

  “吾得天地熔炉残法,然受累于根基不足,终不敢放开修行。

  三年,时逢须弥宗开仙门,闻须弥宗有金身筑基法,吾经重重考验,拜入须弥宗。

  三月外门、半载内门,入须弥宗三载,吾晋升核心真传,得传须弥宗金身筑基法——淬体篇。”

   “一日,吾师了闻神僧唤吾密谈,言及须弥宗金身筑基法虽强,然核心不过一淬体篇。

  据闻道元宗有原始筑基法,易筋之法无出其右者。

  吾受师命改头换面、易名改性,成功拜入道元宗。

  又三年,吾晋升核心真传,得传原始筑基法——易筋篇。”

   “一日,吾师玄元道长唤吾密谈,言及道元宗原始筑基法虽强,然核心不过一易筋篇。

  据闻太上道有太上筑基法,锻骨之法为当世之最。

  吾受师命改头换面、易名改性,成功拜入太上宗。

  再三年,吾晋升核心真传,得传太上筑基法——锻骨篇。”

  “又一日,吾师太玄真人唤吾密谈......”

  “吾入天魔宗,三年得天魔筑基法——换血篇。”

  “吾入太阴宗,三年得传九阴筑基法——鼓膜篇。”

  “吾入剑宗,三年得传天剑筑基法——五行脏腑篇。”

  “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再三年。

  不知几个三年后,吾再次得到卧底任务,任务目标:须弥宗,金身筑基法——淬体篇。”

  吾自知事情败露必不得善终,无可奈何,只得逃离中州,几经周折,辗转青州不毛之地,更名苏光兴,重新开始新生。”

  苏寒:“......”

  苏光兴?

  没跑了,果然是你,景国开国皇帝,传说中的苏家老祖宗。

  不过,老祖宗您这经历还真够传奇的啊,这要是写出来,妥妥的一本自传小说中的神作啊。

  不过,您这无间道玩的这么溜,骗来了那么多的筑基法,还都是各宗最强的一部分,怎么到现在皇室传承这无名筑基法,却只有换血之法可圈可点,其它的都这么垃圾呢?

  不知是不是听到了苏寒的心声,还是人家老祖宗本来就想要交代此事。

  苏寒这个疑惑刚起,老祖宗提着笔就继续写了起来。

  “吾逃至青州隐姓埋名,以天地熔炉为核心,融合金身筑基法——淬体篇、原始筑基法——易筋篇、太上筑基法——锻骨篇、天魔筑基法——换血篇、九阴筑基法——鼓膜篇、天剑筑基法——五行脏腑篇。

  耗时十三载,独创九天十地古往今来第一筑基法——天道筑基法。”

  “吾自废根基,以天道筑基法重修,一日而筑基,后以天地熔炉炉养百经,半月铸灵台,三月开识海,匆匆三载,铸就登仙之台。”

   “登仙之台铸就,放眼青州,吾已是一方高手。

  一日闲极无聊,念及吾生于微末,却一路崛起,不仅生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之感慨。

  时逢乱世,吾突发奇想,拉起一支队伍,打下偌大王朝。”

  “登十二重仙台,吾得窥天人之境,亦是吾不幸之开端。”

  “天地熔炉,法成而天难收,地难灭,为天地所不容,吾得一残法,窥天人而遭天妒,晚年不祥。”

  “吾苟且余生三十载,寻到解决天妒之道,修天地熔炉残法者,必在窥天人境前将残法补全,否则必遭天谴。”

  “因天地熔炉之不祥,吾不敢传之于后人,只得另创修行法以作传承。”

  “天道筑基法以天地熔炉而成,不修天地熔炉难成天道筑基,吾悔不当初未能得一完整筑基法,只得将天道筑基法拆分以各自补全。”

  “多次试验后知天魔筑基法——换血篇残法于筑基最后助益,故留此残法。”

  至此,苏寒算是解了自己所有的疑惑。

  老祖宗本来是中州人士,小时候放牛偶的天地熔炉残法,后来拜入了须弥宗。

  在须弥宗受师命,开始了自己无间道的人生。

  可能是了闻大师慧眼独具看出了老祖宗的二五仔的天赋,也可能老祖宗天生就有那种百分百被安插做间谍的自带属性,反正在须弥宗之后,老祖宗就开始了自己的无间道之旅。

  到了最后无间道玩了好多年,自己都快忘了自己是多重间谍身份的老祖宗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又被派回了须弥宗。

  知道自己回去之后身份可能多半要败露。

  从一个宗门到另一个宗门去玩无间道还没什么,只要立了功师门总能保住自己。

  但老祖宗也知道自己玩的有多过火,像自己这种溜得飞起,把所有宗门都无间道了一遍的,被逮到不被打死他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

  逼于无奈老祖宗就逃离了中州,到青州这一亩三分地建了景国。

  这是老祖宗的传奇一生,在传奇之后,老祖宗创出了天道筑基法却只能以天地熔炉为核心才能修炼。

  老祖宗用天道筑基法一日筑基,却成也天地熔炉,败也天地熔炉,以至于因为天地熔炉残法挡不住天谴,最终导致万年不祥。

  那个不祥可能真的很可怕,可怕的远超别人的想象,所以老祖宗宁可把天地熔炉给带进棺材里,宁可让自己自创的天道筑基成为历史,也不敢传给后人。

  自家皇室传承的筑基法,也是在这种基础之上,苦于无奈的老祖宗另创出来的。

  不过.....尽管明白了这些,苏寒的心里还是有些疑惑。

  既然老祖宗都决定把秘密带进棺材里了,还写这些玩意干什么?

  正疑惑着,苏寒看到自家老祖宗拿笔的手又动了。

  手一挥,一本自传化作飞灰,取出一本空白册,老祖宗刷刷刷的写完了那本皇室的‘无名筑基法’。

  正在苏寒疑惑的时候,却见到自家一直只露出一个背影的老祖宗突然回过了头。

  “孙贼,是不是有很多疑惑想不明白?

  实话告诉你吧,老祖宗这自传就是留给你看的。

  有传奇的一生却不能让后人得知,老祖宗我死了都觉得憋得慌啊,只能在这本书里留下这段精神意念,留待后人触发。

  别问我怎么知道你会触发这段精神留像的,满足不了触发条件你也听不见这段话。

  既然能听见了,那你肯定就是得到了天地熔炉这部天地不容的功法了。

  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得到的,但大孙贼,老祖宗就算死了也得提醒你一句,如果真的决定修炼这部法的话,一定、一定、一定要在天人境之前把这部法补全。

  补不全的话,死都别进窥天人境。

  听老祖宗的话啊乖孙贼,记住哪怕是死了,哪怕是咱全家都被人杀干净了,不能补全这部法也别去妄窥天人之境,否则你绝对后悔。”

  苏寒:“......”

  老祖宗.....皮这么一下,您很开心?

  似乎是猜到了苏寒的想法,老祖宗的留影搞怪的眨了眨眼,“不瞒你说,皮着一下老祖宗真的很开心啊,这些年下来,老祖宗我都快要疯了.....”

  似乎是触及了某些不想提的话题,老祖宗沉默了片刻,“得了,老祖宗的时间不多了,就不皮了,说正事。”

  苏寒表情一肃,下意识的回了一句,“您说。”

  早就死了的老祖宗自然是听不到这句话的,但还是慈祥的笑了笑,“既然你得到了天地熔炉,老祖宗就算劝你别修炼估计也是劝不住你。

  如此,就让我这个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祖宗再帮你一把吧。

  下面我口述天道筑基法的口诀,孙贼,你可得认真记住了。”

  苏寒精神一震,连忙摒除杂念,集中注意力。

  就见老祖宗摆出一张认真脸,深吸一口气一脸的郑重。

  “天道筑基:埋身与四极之土,融五行之精,以阴阳二火烧之,铸天妒之基。

  法成,天难葬、地难灭。”

  苏寒:“完了?”

  老祖宗认真点头,“完了,有点难,后世子孙,你可记住了?”

  说完,也没等回答,老祖宗的身影就渐渐散去了。

   苏寒:“......”

   老祖宗,临死还皮这么一下,您真的开心吗?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雪落君所写的《遍地都是技能树》为转载作品,遍地都是技能树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遍地都是技能树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遍地都是技能树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遍地都是技能树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遍地都是技能树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遍地都是技能树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