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指镌江湖最新章节 > 指镌江湖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指镌江湖 连载中
分享指镌江湖

指镌江湖全文阅读

指镌江湖作者:甄山河

指镌江湖简介:庆小年,一个名副其实的风流侠客。
  江湖理应刀光剑影,庆小年却嫌那刀冰剑凉会惊了软玉香帐索性身无寸铁。
  他嫉恶如仇、侠肝义胆喜广交良友,上到当朝皇亲国戚,下至草间人微权轻。
  但他从不自诩正人君子,人间四大极乐他样样都沾,走到哪都要美酒佳人相伴,为此他不惜一掷千金。
  但江湖总是事不如愿,无论他走到哪都会江湖疑案接踵而至... https://www.uukanshu.com
-------------------------------------

指镌江湖最新章节第一百一十六章 换个玩法
第2章 王府失窃
指镌江湖全文阅读作者:甄山河加入书架

  “隋老二,你真的确定你说的那个人会来?”

  广陵王府大堂内一位身着华贵,面目肃然的中年男人朝着对坐在自己身旁的人略微疑惑道,看得出来他的神情有点憔悴,双目布满血丝像是几天几夜没睡好觉。

  叫隋老二的人则是不慌不忙,双手捧着精致的青花瓷茶杯品着皇宫里供奉的上好毛尖,淡然道:“王爷您放心吧,我说的的这个人他肯定会来。”

  王爷见隋老二如此淡定反而更着急了,先是站身来在踩着丝靴在波斯进奉的地毯上来回踱步,然后又坐在南官帽椅从紫檀四方桌上拿起了茶杯,杯中摇晃着一抹淡碧,沁著茶香扑鼻而来,可这王爷硬是一口也喝不进去,又把茶杯放了回去,十分的坐立不安。

  “可这都三天了,你说的那个人怎么还没到。”看了不紧不慢还在享受茶香的隋老二一眼,无论如何也坐不住了,一把夺过了他手里的茶杯,继续道:“我的小舅子阿,你倒是说句话阿,可急死我了!”

  看着火急火燎的王爷,隋老二又再次打下了保票:“王爷您就把心放进肚子里,他肯定会来的,不说别的就说这么些年了我隋老二什么时候骗过你,我这朋友他有一毛病就是喜欢寻花问柳到哪都无酒不欢,他觉得外面的酒不好喝了,自然会来的。”

  “王爷!外面有个长了三只眼的人求见!”

  这时门外杂役喘着粗气跑了过来。

  “来了就是他!”隋老二放下了手里的茶杯喊道。

  王爷一听喜出望外,盼星星盼月亮可把这人给盼来了。连忙大声喊道:“快!快把他给我请进来!”

  过了一会,一位身着青衣的年轻公子风度翩翩的走了进来,正是前几日在满香楼豪掷百两都买不到粽子的那位年轻人。

  年轻人刚一迈进庭院,突然有两名身着官服的差役跳了出来,二话不说三人便扭打在一起。

  年轻人见两人来势汹汹不慌不乱,面对两人前后夹击还未落下风。几招过后看准时机一记鞭腿就将一名差役踢飞在地,容不得半点喘息摇身一震回头又是一招五祖鹤阳拳不带任何虚势,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另一名差役的胸口上,对方受力后立马捂胸节节后退。

  起先被踢飞在地的差役这时掏出一把柳叶弯刀,刀随手腕左右一晃耍了一个漂亮刀花随即弯腰一个猛冲直逼手无寸铁的年轻人。

  “归海一刀孙海峰!”年轻人心里一惊。

  “呀!!”

  孙海峰一声暴喝,刀身摩擦空气发出嘶嘶响声可见速度极快,刀裂长空。

  年轻人收起轻佻,全神贯注准备迎接猛烈一刀,从腰部积力双腿分开绷紧,眼神犀锐就要看穿这诡异迅捷的刀法。

  电光火石之间容不得半点大意,柳叶刀尖直指年轻人的眉心一点墨,孙海峰眼中闪过一抹凌厉,毫无收势之意!

  这是杀招!是真的想杀掉年轻人!

  除了隋老抠,在场所有的人的心瞬间都提到了嗓子眼,另一名随同差役想上前阻拦却为时已晚。

  年轻人不为所动,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秀手一抬。

  清风摆叶止,虫鸣鸟叫停。

  院内死一般的寂静。

  几个胆小的丫鬟下意识的扶袖遮面不敢去看这她们想象的血腥一幕,可就当他们没忍住好奇偷瞄时,奇迹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这锋利无比的柳叶刀竟然被年轻人异常修长的食指顶在了指尖,针尖对麦芒!

  “指镌楼兰!”刚才还想要上前阻拦的差役发出一声惊呼。

  而孙海峰则用尽了全身力气想要在继续刺向前脸都憋红了,可是这柳叶刀就像是顶在了坚硬的磐石,怎么顶都顶不进去,纹丝未动。

  啪啪啪啪!

  这时从大堂那传来了一串掌声,王爷面露欣喜之色,毫不保留的赞叹道:“不愧是秀指一弹翻江海,不破楼兰终不还。好一个指镌楼兰!”

  年轻人双手负背点头,还是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

  “王爷见笑了。”

  孙海峰收刀入鞘冷哼一声,而另一名的差役则上前拱手夸赞,眼里流露无限的佩服之情:“大侠好武功,陈某实在是佩服。”

  年轻人淡然一笑,回敬道:“能让扬州金银神捕中的辉月双钩陈本孤如此夸赞,在下实在是不敢当。”

  “你认识我?”陈本孤有些意外。

  庆小年摇了摇头,轻笑道:“我当然是没见过陈捕快,只是你腰上别着一对银钩穿的又是官服,除了金银神捕的陈捕快还能有谁呢?”

  “庆小年,别来无恙阿。吃不到我店里的金叶玉粽,我就猜到你一准会找到这来。”这时刚刚还刻意躲在暗处的隋老抠现身大笑道。能把庆小年骗到这里来总算是跟他之前对自己所有的戏都弄扯平了。

  庆小年对隋老抠的出现有些惊讶,但随即露出了一番讥讽之意,挖苦道:“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鼎鼎大名的香满楼的隋大老板,不去卖你那十两一块的金棕子跑到这里来干嘛?我看你以后也别叫隋老抠了,干脆改名隋老贼得了。”

  隋老抠脸上的皮都能磨杀猪刀了所以对庆小年的脏话从来都是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释笑道:“庆老弟这你就误会我了,我请你到这来是为了能让你喝到只有王公贵戚家才有的七十年的女儿红,还是特意为你准备的。”

  庆小年听完故意露出了一丝欣喜之情,惊讶道:“你就会这么好心,特地骗我过来就是为了让我尝到这七十年的陈酿女儿红?这是你隋老抠的作风?”

  隋老抠听庆小年在挖苦自己,连忙为自己辩解道:“我说的都是真的!真有七十年的女儿红!”

  “哪儿呢?七十年的女儿红在哪儿呢?”见对方哑口无言,又继续调侃道:“女儿红我倒是没看见,不过我这一来又是拳又是刀的,我看我要再在这广陵王府待下去就算是你有酒我也没命喝喽。”

  说完庆小年有意无意的瞟了还是一脸凶相的孙海峰一眼,转身就要离开广陵王府。

  “慢!庆少侠还请留步。”这时王爷坐不住了,这一老一小一来一回的拌嘴都把人说跑了,赶紧出口挽留。

  庆小年面带疑惑停下了脚步,毕竟这是王爷,面子还是要给的。

  “庆少侠,你放心这好酒我广陵府有的是,等下个月端午小女出嫁,本王一定为少侠安排一个上座,到时候还请少侠到时候赴约寒府喝个痛快,别说七十年的女儿红,就是八十年一百年我这也有!”

  “王爷您客气了,既然您如此盛情相邀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庆小年微微道。

  听到庆小年答应了下来,王爷的心这才安顿下来,随即眼珠一转面露难色道:“只是今日请少侠来实在是有一事相求,还请庆少侠能帮忙出个主意。”

  庆小年一听就明了了,合着这两个老油条费劲周章的把自己骗过来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看了一眼假装若无其事的隋老抠,心里默默把他仙人板板翻来覆去了若干遍才平衡了些。

  又看了看表面和气的王爷心里也骂了句道貌岸然,无奈碍于对方的身份也只好作罢,还要装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王爷不妨直说。”

  王爷清了清嗓子严肃了起来:“说起来惭愧,昨天夜里府上失窃了。”

  “失窃了?”庆小年有些诧异,没想到平日里门卫森严的广陵王府也会招贼惦记。

  “是的,今天早上我府上管家去库房查账的时候发现门被人用利器撬开了,一查帐丢了约十几万两银子,钱倒是小事,主要还了几幅字画,吴道子的《送子天王图》也在其内。”

  王爷面露沉色。

  吴道子的字画在当代极受追捧,《送子天王图》更是价值连城,庆小年低头思量了一会儿。

  “能带我去库房看看吗?”

  “可以,库房在侧院少侠请随我来。”

  去库房的路是从前院左侧穿过一片还在翻修的假山花园,一路上泥泞不堪,到达库房时所有人的脚上衣摆上全是泥块。

  王爷一脸歉意:“实在是不好意思,小女下个月出嫁所以找来一些杂工给后院翻翻新冲冲喜又加上昨夜一场大雨,一会我让人服侍少侠换身行头。

  庆小年摆了摆手表示不打紧,看了看门上的锁的确是被人用利器一刀砍断,又看了看地上有一排浅浅的泥脚印。

  庆小年眉头微皱:“王爷确定是昨晚遭窃?”

  “确定,因为昨夜管家还在库房里查帐时银两和画还都在。”

  庆小年又问到:“有没有家贼的可能?”

  “不可能,老管家自我南征北战御番时就替我打理财务之事了,而且其他下人我也一一盘问过了,昨晚刮风下雨他们也早早就去歇息了,都有不在场证明。”

  “那能否把管家叫过来我有话想问。”庆小年淡淡道。

  王爷二话没说冲着院外大声喊道:“管家!管家!”

  没过多久一位身材佝偻面相和善的老头同样踩着一脚泥小跑了过来。

  “老爷,您有事找我?”

  “这位公子有几句话想问你,你可要如实回答,庆公子可是八面玲珑。”王爷指了指身旁的庆小年嘱咐道,后者连连点头。

  庆小年看了管家一眼,的确不像会做出偷鸡摸狗之事的人,遂问道:“管家我问你,昨天夜里你是几时从库房出来的。”

  “回公子的话,昨夜我查帐时外面刮起了大风下起了大雨,所以子时就锁好门出来了。”

  “意思就是说你出来的时候已经下雨了?”

  “回公子的话,是的。”

  “你早上是第一个发现库房失窃的吗?”

  “是的。”

  “期间有没有人再次来过库房,或者说有没有人在你之前清理过这里。”

  “没有的公子,我发现库房失窃时府里的几个杂役才都刚起床,我当时就吩咐人在院外看守,然后我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家老爷。”老管家说完抬头看了王爷一眼,后者则是冲他暗暗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庆小年补充道:“这一点我可以作证,失窃后除了老管家之外就连我都没有来过库房。”

  “还知道保护现场你到还是挺机灵。”庆小年幽幽道。

  听到庆小年在夸赞自己,老管家嘿嘿一笑露出一口七零八碎的老黄牙,得意道:“公子见笑了,我随王爷做事几十年了,这点眼力劲儿还是有的。”

  “当时那副《天王送子图》放在哪?”庆小年无意的问了一句看起来与本案无关的话。

  “就放在桌案上,老爷十分爱惜此画没事就拿出来欣赏,打理的也很勤快。所以就把他摆在了一个显眼的地方。”

  “王爷您很喜欢吴道子的画吗?”

  “那是自然,他笔下的人物,如灯取影,逆来顺往,旁见侧出,横斜平直,各相柔除,得自然之数,不差毫末。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所谓游刃余地,运斤成风,盖古今一人而已。”王爷赞不绝口,眼里流露的满是钦佩喜爱之情,看得出来王爷是个懂画的人。

  庆小年也不再过问,觉着此事有些蹊跷便低头思忖了起来。

第3章 天王送子图
指镌江湖全文阅读作者:甄山河加入书架

  “泄泄沓沓,挹斗扬箕。”见庆小年问起了一些不沾边的事儿,搞了半天还没有个眉目,在旁一直黑脸的孙海峰不屑之意更浓了。

  听到孙海峰一直在挖苦自己,庆小年有些不解孙海峰为什么对自己的敌意如此之大,但庆小年是个豁达的人对于这些表面上的言语攻击他倒是不怎么上心,不怒反而轻笑道:“哟!看来鼎鼎大名的孙捕头一定是知道这件事是何人所为了,在这方面你是内行,不妨说出来给大家听听,好替我解开心头之惑,也好早日给王爷一个交代。”

  孙海峰冷哼一声,继续挖苦道:“在下不才,比不上八面玲珑巧捷万端的庆大侠。”

  此时王爷见俩人斗起了嘴也来了兴致,也想听听手下孙海峰的看法,说道:“都不要这么谦虚,案子要大家一起破诸位不妨各抒己见,孙海峰你是捕快先说说你的看法。”

  孙海峰一听王爷发话了便也不再推脱,恭敬道:“既然王爷执意要听那属下也就只好从命了。”说完轻蔑的看了庆小年一眼。

  “依属下所鉴,这盗贼绝对是高手,高手中的高手,昨日扬州城下大雨府内道路泥泞不堪而这库房门口除了老管家已经干固的脚印别无其他痕迹,刚才老管家也说了这里并无清扫。所以据属下推测这贼人一定是事先在府内隐匿多时,待管家熄蜡走后才上前用刀劈开门锁,窃走了银两和字画,然后利用高超的轻功从后墙翻了出去。”

  “那依孙捕快所见这是何人所为呢?天底下会有谁能有如此高的轻功呢?”王爷问道。

  “天底下能有如此高的轻功还爱做这偷鸡摸狗之事的依我看就是这江流儿了!”

  “江流儿?”王爷也听说过这个名号,但是并没有见过此人。

  这时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陈本孤也开口道:“回王爷,江流儿还有个名号叫做盗神,是我们一直在追逃的一个犯人轻功极高,前些日徐州富甲一方的贾有才家中失窃了一对隋唐镶金玉杯正是这江流儿所为。”

  孙海峰补充道:“不错,哪怕与天下第一浪子萧北凉相比,江流儿的轻功也算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前些日萧北凉与江南四大怪人缠斗身受重伤,故能来广陵王府行窃的就只有江流儿一人了。”

  王爷听后暗暗的点了点头,能与萧北玄的轻功齐名那也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请王爷下令,属下这就去缉拿江流儿归案!”孙海峰深情肃然的请命道。

  王爷听后却犹豫了一会儿转头看了看一脸轻松的庆小年问道:“那依庆少侠所见呢?”

  “哼,我想庆大侠应该也早已看穿了盗贼的伎俩吧,不然这八面玲珑的名号岂不是浪得虚名徒有其表?”

  孙海峰一脸得意的看了庆小年一眼,心想这案子被自己轻轻松松的就破解了,看看你八面玲珑的庆小年还有什么话要说。

  庆小年表现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遂问道:“孙捕快胆识过人,那庆某斗胆问一句,要是抓住了这犯人孙捕头会如何处置呢?”

  孙海峰不假思索面露凶色道:“敢来广陵王府作祟,那定当是死罪以极刑处置。”

  “怎么个极刑法?”李安然又问道

  “先是烙刑,然后将他斩去手脚然后在当众斩首以示王威。”孙海峰回答的很快,只是突然觉得有些奇怪庆小年问这些作甚,遂又变脸冷声道:“怎么?朝廷做事还需要你这庆大侠来指点一二吗?”

  只是孙海峰在说此话的时候没有察觉到王爷的脸上有些异样变化了。

  见孙海峰上了套,庆笑年幽幽道:“不不不,我一介布衣怎么胆敢指点朝廷做事,只是我有一疑问,假如你口中的贼人是王爷的话你孙海峰也要处以烙刑,剥皮抽筋然后再当众斩首吗?”

  “大胆!你胆敢污蔑王爷!”孙海峰听一声暴喝,怒目圆睁。

  “你的意思是说本王我贼喊捉贼了?”

  相反王爷态度却异常的平静,摆了摆手示意孙海峰不要插嘴,让庆小年继续说下去。

  “我看有人不服气,那我就先问问和孙捕头论证一番,既然你说这贼人武功高强尤其是轻功更是一绝,我想请问孙捕头,这犯人是如何拿出银两又翻出这一丈之高的石墙呢?”庆小年玩味的看了孙海峰一眼,等待着他的答复。

  “还能怎么样,肯定是背上银两纵身一跃跳出府内。”

  “好,不知孙大捕头能否为我们情景再现一番。”

  “这有什么难的?”

  一脸天真的孙海峰还不知道,此时的自已已经落入了庆小年给他下的套里了。

  庆小年也不再遮遮掩掩,道:“好,王爷说家中失窃十几万辆白银,在下粗略一算这么些银两少说也得有五千斤重。”

  说完庆小年指了指王府园内未完工的假山,故作一本正经道:“孙捕头不禁胆识过人想必也是力大无穷,就请你背上这假山用轻功给我们表演个飞檐走壁怎么样?”

  此话一出全场哄然大笑就连他的老搭档陈注孤也没忍住,掩面窃笑了起来。

  孙海峰见场面有些失控,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那说不定是江流儿还有同伙在墙外接应,分批次运走的呢?”

  庆小年好笑道:“据我所知这盗神江流儿向来是独来独往,即便是有了同伙,十万两白银能在短短的一夜之间飞檐走壁运出墙外?这是何等的高手。别说盗神江流儿了,就算是天下第一浪子萧北凉来了他俩一起在一夜之间也搬不完。”

  陈本孤也觉得一个人一夜之间搬走十万两有点不切实际,暗暗点了点头比较同意庆小年的说法,遂问道:“庆少侠说的有点道理,可是那你又如何判定这银两是王爷拿走的呢?”

  陈本孤的态度相比于孙海峰可就好了太多了,话语间也流露的满是钦佩之情。

  敬一尺还一丈本就是庆小年的交友之道,不由得对陈本孤也增加了几分好感,称谓也亲昵了起来:“陈兄,这些银两不可能翻墙送出,贼也更不可能的明目张胆从有重兵把守的大门而过,再说了十万两白银不是个小数目,要是真的丢了身为捕快的陈兄还会在这里听我分析吗?我想早就去扬州城内挨家挨户的翻查了吧。”

  说话的同时庆小年又慢慢地走到王爷的面前,幽幽道:“不过我想的确是有这十万银两没了,但是它并没有被偷,至于送到哪里去了我想王爷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吧。”

  孙海峰并不相信庆小年的推测,不服气道:“这仅仅也是你的推测不足为凭,再说了按照你的意思来说失窃是子无虚有的事,那岂不是王爷在故意戏耍我们?”

  庆小年面对孙海峰的反驳,轻笑道:“要证据?那证据不就贴在扬州城门口的皇榜上吗。”

  “皇榜?”孙海峰犯了嘀咕,绞尽脑汁也实在想不出这件事和皇榜会有什么关系。

  啪啪啪啪啪......

  一旁的王爷有又合乎时宜的拍起了手。

  “不愧是八面玲珑庆小年,不仅巧捷万端,并且洞若观火,江湖豪杰万千,但能让本王佩服的寥寥无几,你庆小年绝对算是一个!”王爷毫无保留的夸赞了起来。

  庆小年一脸淡然,冷笑一声:“王爷见笑了。”

  “王爷....你.....”孙海峰不敢相信,这竟然是真的是王爷下的套。

  “不错,根本就没有什么飞贼也没有什么银两字画失窃。”

  “属下实在是想不通那皇榜是什么意思?”

  “说来惭愧,本王前些日见边关吃紧,遂以个人名义运去了十万银两充当军饷,皇上知道后特地降了道圣旨将此事告示天下。”

  说到这陈本孤一拍脑门,恍然大悟:“这圣旨还是前些日我派人去张贴的,我竟然都没想到这一点,庆少侠果然才识过人,陈某佩服之极。”说完陈本孤拱了拱手表示敬佩。

  王爷叹了口气道:“本来以为是天衣无缝的一个局,却没想到百密一疏,倘若当时银两换做银票那就完美了。”

  “天衣无缝?”庆小年冷嘲一声,继续道:“当人说第一个慌言的时候就要用第二个谎言来圆第一个谎,甚至更多。你说呢王爷?”

  “哦?难道庆少侠还看出了别的疏漏?”

  “不错。”

  “是哪?”

  “天王送子图。”

  王爷听后一声轻笑,有些不太相信:“一幅字画还能成了漏点不成?”

  庆小年道:“当然,既然是谎言就总会有漏洞。”

  王爷道:“那你说说哪里不妥。”

  众人也不由得竖起耳朵想看看庆小年如何作答。

  “首先我听到王爷说到连同《天王送子图图》一齐失窃的时候也并没有多想,只是到了这库房之后我就发现情况的确如刚刚孙捕头分析的一样,门口竟然除了管家的脚印之外没有丝毫痕迹,至于孙捕头后面的推论就有点无稽之谈了,想要滂沱大雨中一夜翻墙运走十万两白银和字画是根本不可能的,还有一点我想提醒提醒某个人了,江流儿虽是盗神,但他是个粗人不懂的儒雅,再金贵的字画他也不会多看一眼因为他根本看不懂,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出手就只会拿一些金樽玉镯原因了,相对于珠宝对他来说才是硬通货。”

  听到庆小年在调侃自己,孙海峰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插嘴道:“少说废话,这跟字画有什么关系。”

  庆小年不去理会旁者的戾气,继续道:“当时我觉得失窃之事有些蹊跷,突然我又联想到前些日刚进城张贴的皇示,为了证明这一大胆的推测,遂我询问老管家关于字画的事情,后者也说的井井有条倒是像真的有那么一回事儿,然后我又问王爷对原画作者吴道子的看法,王爷对吴道子的见解独到带着绝对称得上大家之见,并不像是附庸风雅,但是有个很不幸的巧合,王爷口中的这幅《天王送子图》在我一个极好的朋友那也有一幅,而且他那副绝对是真迹。”

  说到这庆小年故意顿了顿,看了心虚的王爷一眼:“假如精通字画的王爷天天对着一幅《天王送子图》欣赏怎么会看不出这是一幅赝品呢,有着诸多天下奇珍异宝的广陵王府更应该不会去收藏一件假画吧,所以我才大胆的推断王爷口中的这幅画应该是空穴来风顺嘴添上去的,至于王爷这么做的原因可能是很喜欢这幅画,也或许是什么别的原因,那我就不太清楚了。”

  王爷听后沉重的叹了口气,久久没有说出一句话,他没想到庆小年的思路竟然缜密到如此地步,望着他眉心的一点朱砂痣心里直犯嘀咕,难不成他这“第三只眼睛”真的能看穿人心?

  

第4章 公主失踪
指镌江湖全文阅读作者:甄山河加入书架

  庆小年如此颖悟绝伦,隋老抠作为引荐人兼他的好友觉得自己的脸上同样也甚是光彩。不觉得看了一眼还在震惊中的王爷,得意道:“怎么样王爷,我极力推荐的人应该没有令王爷您失望吧。”

  王爷的确是没有想到自己顺口提了一副自己很喜欢却并无收藏的《天王送子图》竟然也会了有如此大的破绽,虽然被庆小年面揭穿的体无完肤,但他却觉得没有丝毫不妥,因为本来请庆小年来就是为了他女儿失踪的事儿,眼下他对于庆小年的能力首肯心折,便也不再有所隐瞒和顾忌,道出了千方百计“请”庆小年来的真实目的。

  “庆少侠海涵,今日请你来王府的确是有一非常重要的事情相求,此事意义重大关乎到今后我朝与边辽关系的走向......”

  然而庆小年似乎并不领情直接打断了王爷的话,对王爷说的重要之事并不上心,之前的刻意安排已经让他心生反感,倒不如孑然一身来的痛快:“王爷你也不用多言了,今日拜访也算领教了王爷的待客之道了,王爷所说的事情恐怕我庆小年力无所及,还请王爷另谋高就。”

  王爷没想到对方拒绝的如此之快,赶紧推上千金万银奖赏作为筹码:“若是庆少侠肯替本王出力,王府内天下奇珍异宝任由挑选,本王全部悉数奉上。”

  旁者听后无一不心惊肉跳,王府家底殷实丰厚非同寻常,又加上王爷平常的喜好之一就是收集把玩各类珍宝,随便拿出那就是价值连城,让庆小年随意挑选那可真是下了血本。

  孙海峰嫉妒之意也随之而来。

  可唯独庆小年到是一脸的淡然,听王爷要送赏千金珍宝更是心不惊肉不跳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一声告辞拱手甩袖向门外飘飘然,见其决然王爷想要阻拦奈何无能为力,深知自己布局试探在先理亏无奈又急切的看了隋老抠一眼。

  隋老抠示意,但了解庆小年的习性,别说千金万银了,就是这大朝玉玺摆在他面前让他做皇帝他都不带眨一下眼睛的,他不想做的事情定是无人能胁迫他,眼看庆小年要走出府门才一咬牙心一狠像是做出了什么重要的决定,喊道:“庆小年,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这金叶玉粽的秘方是什么吗?”

  深迷吃喝玩乐的庆小年闻声后突然定身,说实话,对于香满楼称奇道绝的粽子倒是有几分兴趣,作为一个绝对的食客,人的求知欲一旦上来了拦都拦不住,奈何深知此为隋老抠的独门秘方之前一直没有过问,能让隋老抠主动开口道其缘由对于庆小年也算是具有几分诱惑力。

  见庆小年有所动容,赶紧又加大了筹码:“以后庆老弟来香满楼不在受条规拘束,四十年桂酒五十年女儿红畅饮无限!每逢端午店内素粽荤粽悉数送到庆老弟所在之处,凡是进店享上上客之尊。”

  众人听了倒觉得有些荒唐,你这香满楼的金叶玉粽桂花酒再好还能比得上千金万银不成,陌者无知,可这庆小年偏偏就还好这么一口。

  千金万银在他眼里算不上什么,反而他在意却是一些在别人眼里相比而不足的一些东西。

  背对众人的庆小年狡黠一笑,幽幽道:“隋老抠此话当真。”

  隋老抠跺脚回答:“当真!当真!”

  众人又重新心平气和的坐在了王府的大堂,庆小年坐在王爷旁边的上座,而隋老抠则在一旁久久不能平复,想着庆小年答应的如此之快是不是自己承诺的太多了,要知道这样少说点就好了。

  “方才的确是有些唐突了,庆少侠还请海涵,本王也是出于无奈才出此下策,毕竟事关重大,我不得不小心谨慎。”

  王爷喝一口茶,沉重道。

  庆小年其实早已听出一些端倪,方才说道两国关系的问题时就猜测绝对不是什么小事,但后来做出如此反应无非也是要个台阶下罢了,但王爷给出的金台阶并不入心,因为庆小年本就不是能为千金万两所动容的人,但隋老抠确实彻彻底底的着了庆小年的道了。

  “王爷就请直说吧,既然是隋老抠都不做老抠了,那我庆小年也一定会鼎力相助。”

  说完眼神充满戏虐的看了隋老抠一眼,眼中仿佛在说:“自作聪明骗我来王府?就算与你无关我也要喝你的血吃你的肉。”

  “好,那我就直言不讳了。”说完王爷冲着仆人使了个眼色,众人纷纷自觉退出屋内后,王爷才面色沉重道:“小女秀伊失踪了!”

  “什么?秀伊公主失踪了?!”陈本孤发出一声惊呼。

  庆小年也听后也有些意外,秀伊公主定在下月端午出塞远嫁大辽的事情世人皆知,可传来失踪的消息的确是一件极其蹊跷的事情。

  “是的,小女失踪至今已经七天了。”可能是心已如死灰,王爷竟然有些出奇的平静,庆小年有意无意的看了看王爷憔悴至极的面容,首先就打消了王爷舍不得女儿出塞自导自演的顾虑。

  出于好奇,庆小年还是多嘴了一句。

  “王爷舍得让秀伊公主远嫁边辽,秀伊公主有没有可能是自己躲了起来。”

  “不可能,秀伊之前与边辽三太子耶律修齐见过面,我问过小女的意愿,她很是中意这位辽国的三太子,秀伊要逃婚绝无可能。”

  “那王府内有没有收到什么来者不明的信件。”庆小年的脑子飞速思考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

  “有,小女失踪的三天后仆人在大门外的塌腰石狮子上发现的”王爷拿出了一封普通的信封,庆小年接过手打量了一眼上面没有任何著名,拆开后里面有一张宣纸,上面歪七扭八的仅仅写了一个字。

  金!

  孙海峰上前看了一眼,斩钉截铁道:“这是劫匪想要告诉我们拿钱赎人!”

  庆小年点了头不否认,就目前来看这个金字的确是有这么一层含义,而且这上面歪七扭八的字很有可能是绑匪故意隐匿笔迹或者劫匪根本可能斗大字不识,只会写如‘金’这一类笔划简单而又跟钱才有关的这一些字。

  “就这一封信件?”庆小年问道。

  王爷答道:“到目前为止就只收到过这一封。”

  陈本孤有些怀疑道:“既然是索要财物,那最起码应该会有交易地点这一类的信息,为什么单单就写了一个金字呢?”

  孙海峰道:“也许这是绑匪故意在拖延消耗我们的耐心。”

  庆小年不禁陷入了沉思。

  “依庆少侠所意,这封信是含义是?”王爷有些着急。

  庆小年听后摇了摇头,道:“目前的确不排除是劫匪的可能性,所以我们现在只能等。”

  王爷道:“等?”

  庆小年道:“没错,如果是劫匪索才的话肯定还会在来飞信,也请王爷放心既然是劫匪,起码在拿到银两之前公主是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王爷听后沉重的叹了口气,纵使布满血丝的双眼早已刺涩不堪,但内心的焦灼早已占据了全身知感。

  孙海峰道:“王爷,不行我就带着人去挨家挨户的搜查询问,准会有秀伊公主下落的。”

  “胡闹!这件事情决不能传出去,你大摇大摆的带着人出去搜查那岂不是要告诉别人要远嫁大辽的公主被人劫去了?你叫我怎么向皇上交代?怎么向大辽交代?大辽甚至会以我们反婚为由故举兵进攻,到时候受苦受难的可就是这天下的黎明百姓!”孙海峰终归是领了一顿臭骂,只好诺诺点头看不出喜怒。

  王爷又叹了口气,沉声道:“庆少侠,寻找我女儿秀伊公主的下落可就全仰仗你了,我们的期限已经不多了。”

  庆小年微微点头示意,刚刚王爷的一番话突然让他的心里产生了一个的猜想,但也仅仅是猜想。

  

第5章 听雨轩
指镌江湖全文阅读作者:甄山河加入书架

  柳迎镇在扬州城出了东大门约莫有三十里地差不多就到了,柳迎顾名思义只要去柳迎镇的路上就全都是柳树相迎,正直春花烂漫时节,柳絮漫天飘扬,绿柳笼烟。懂得欣赏作人间一小仙境,要是不解风情之人准得让这一路阳春白雪扰的心烦意乱。

  庆小年也说不上自己到底懂不懂得欣赏,虽然不太反感,但也绝对谈不上喜欢,最起码这老往鼻孔里飞的白毛就时不时的让他老打喷嚏,一路都是眼红欲泪。

  进了柳迎镇就好点了,柳树也不再成群成片,虽然是叫这个名字但是当地的人好像并不太喜欢柳絮飞扬所以绿柳也没有镇外多了,可春风却不送人情,把城外的柳絮全都吹了进来,落在座座楼屋的青瓦楼台像附上了一层白白的棉花,远处乍一看还真像雪那么回事儿。

  庆小年红着眼走进了柳迎镇的一处别院,此院无牌无匾,但是来的人都管这叫做听雨轩。

  听雨轩在柳迎镇之东,与周围建筑用曲廊相接。轩前一泓清水,植有荷花、荷叶;池边有芭蕉、翠竹,轩后也种植一丛芭蕉,前后相映。无论春夏秋冬,雨点落在不同的植物上,加上听雨人的心态各异,就能听到各具情趣的雨声,境界绝妙,别有韵味。

  只可惜庆小年今天并没有赶上下雨,心里多多少少有点惋惜。踏着轻盈的步伐,走入听雨轩,轩内其实还有一怪处,硕大的院内没有一处台阶,纵使迎柳镇本身地势崎岖,可当时造建听雨轩时硬生生的把它给填平了,为的就是让这间院子的主人能方便‘走’动。

  “今天又没下雨,你怎么还有空来我这?”一位朱唇皓齿年轻人,席一身上好瑞福祥布料的黄段锦衣,手持一把精致古朴的纸扇背对着庆小年坐在整座都由金丝楠木制的轮椅上,扇面乃唐寅亲笔山居客至图,一块翠绿至极的独山玉极为稀有系在扇柄末端作扇坠,庆小年第一次见这块独山玉时啧啧称奇,独山玉竟然也会有绿不见白,但又的确不是翡翠。

  亭内独赏芭蕉,这人就是听雨轩的主儿。

  万秋玄。

  庆小年轻笑道:“怎么,你这地方不刮风下雨我还不能来了?”

  万秋玄微微摇了摇头,动作轻盈流利的转过轮椅,像是在做一件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事情,看一眼此刻涕泗横流的庆小年。

  “怎么来了我这听雨轩,未曾听雨声,却见泪雨落。”

  庆小年揉了揉狭长的眸子,道:“还不是你这柳絮闹得。”

  说完推上了万秋玄往厅外走去,芭蕉极盛,一片幽幽。

  庆小年望了望万秋玄的双腿,眼神黯淡了几分:“圆真大师走了?”

  万秋玄道:“他前脚走你后脚来。”

  庆小年道:“你这腿....”

  万秋玄淡淡的摇了摇头,道:“十几年都这么过来了,这样不也挺好吗。”

  “挺好?”庆小年轻叹了口气,既然连参透九重易筋经的圆真大师都无计可施那恐怕就是真的无药可救了,但又深知万秋玄的内心想法,心里直可惜。

  万秋玄轻笑,仿佛并不把这些烦心事放在心上:“能让你庆小年推着我观园赏景不就是一件很好的事吗?”

  庆小年见万秋玄如此乐观,悲凉之意也算有所消却:“天下谁不羡慕你,有四个那么风姿绰约体贴懂事武功高强的丫鬟春夏秋冬服侍你,换谁都愿意一辈子坐在这椅子上。”

  庆小年环望四周并没有发现那熟悉的四个丫鬟,平日里来这听雨轩永远都是叽叽喳喳欢声笑语,遂问道:“话说她们四个人呢?”

  提到他们,万秋玄好看的脸上抹过一丝暖意,道:“上街买胭脂水粉去了,应该一会就快回来了。”

  俗话说阴晴圆缺,事古难全。虽说万秋玄虽有腿脚不便,但有精通琴棋书画绝美丫鬟春夏秋冬陪其风花雪月,也算是羡煞旁人。

  万秋玄眉势一转,戏谑道:“别人羡不羡慕我不知道,倒是你庆小年的想法我可比任何人都清楚。”

  庆小年摸了摸鼻子刚想开口,就听见四只轻灵的脚步伴随着叽叽嘎嘎的笑声从院外传来,听闻后庆小年一阵苦笑,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庆小年和万秋玄两人纷纷闻声望去,只见春夏秋冬四位姑娘每人手里都提着胭脂水粉锦衣绸缎,可谓是满载而归。

  夏荷是第一个发现庆小年的,就因为他眉心的一点墨她们总调侃就算庆小年化成灰也认得出来:“快看快看,推着咱家公子的那人是谁?”

  春兰定眼一看,道:“是那个三只眼的家伙!”

  春夏秋冬四人放下手里的东西,秀手一辉气势汹汹朝着庆小年走了过来。

  庆小年脸上的苦笑之意更浓了,庆小年一生风花雪月,可就是碰见了听雨轩的春夏秋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见到她们四个想都不用想,肯定又是要遭罪了。

  秉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无上真理,万秋玄则是默默的转动轮椅向后退去,幸灾乐祸的摆出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架势,能看见江湖人称八面玲珑的庆小年吃亏绝对是人世间一大稀事,更是一大乐事。

  “庆小年你个负心汉还有胆子来我们听雨轩!”到了庆小年跟前夏雨荷双手叉腰微嗔道。

  庆小年一阵汗颜,这哪是小家碧玉的女孩子嘛,这分明就是只母老虎!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嘴上是绝对不敢这么说,苦笑道:“这不是想念你们四位小姐和你家公子,特意来看看嘛。”

  秋菊道:“庆小年你这次该不会又是空手而来骗我家公子的酒喝吧!”

  春青兰也附和道:“就是!看我们家公子心慈面善就来骗吃骗喝,你上次答应我们四姐妹要给我们带得福瑞祥的绸缎和颜却坊的胭脂水粉呢?在哪呢?”

  庆小年来的时候那还记得什么福瑞祥的绸缎颜却坊的水粉胭脂,连忙开口应付道:“这次来的匆忙,下次!下次!”

  春兰水灵的眼珠一瞪,微怒道:“下次?这是你说的第几次下次了!我看你就是诚心戏弄我们四个姐妹!”

  冬梅算是她们里面四个里面最安静,虽是一言不发但现在也和她们几个站在一起,在气势上讨伐庆小年。

  庆小年被这耳边的莺莺燕燕搅的心烦意乱被呛的一句话也说不出,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庆小年虽不自比英雄,但在春夏秋冬面前,也算得上哑巴吃黄连。

  春兰道:“姐妹们甭跟他废话,亮出剑来让这个负心汉尝尝我们的四季剑法的厉害,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不把我们姐们当回事儿!”

  众人说完作势就要剑拔弩张,庆小年汗颜这几位姑娘还真是江湖侠客浪子般快意泯恩仇。

  这时万秋玄见庆小年被虐的体无完肤都要上升到刀光剑影的层面上才开口阻拦,轻笑道:“好了,都别闹了。”

  春兰一听万秋玄发话了,神情急转方才朝着庆小年的直眉瞪眼的气势瞬间柔弱了下来,眼含一汪纯水,诺诺道:“是,公子。”

  说完还满含怨恨的瞪了庆小年一眼,仿佛在警告庆小年:“这次就先饶了你,等下次我家公子不在的时候再要你好看!”

  几人也随之安分了下来,不再去缠着闹庆小年,后者这才松了口气感叹着女人的情绪变化比翻书还快,假装瞧不见春兰几人的幽怨眼神,幽幽道:“我说万秋玄,你这一开口就能让他们四个如此百依百顺,这门功夫你能不能教教我?”

  还没等万秋玄开口,夏河冷哼道:“我们只听我家公子的,想让我们几个听你庆小年的话?下辈子吧!”

  万秋玄嘴上挂着浅笑幽幽道:“怎么样庆小年,这下你应该算是很羡慕我了吧。”

  庆小年摇了摇头苦笑道:“羡慕!羡慕!”

  四人面带不解,不懂俩人在说什么,齐声问道:“羡慕什么啊?”

  万秋玄老实回答道:“羡慕我有你们这四个聪明伶俐能歌善舞体贴入微剑术超群的活宝啊!”

  四人听后先是一阵娇羞面布红霞,然后笑的花枝乱颤,能让他们的公子万秋玄夸,的确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傍晚的微风扶过听雨轩,轩外芭蕉沙沙作响,晚霞挂西天,院内绿景呈现出奇幻瑰丽的淡紫色,风卷碧波。轩内几人有说有笑,好不快活!

第6章 不速之客
指镌江湖全文阅读作者:甄山河加入书架

  暮色更甚,天边的最后一抹残霞照在轩前走廊上,照的走廊临湖的那一排排古朴的柱子同湖水一齐闪着粼光,湖水向来都被游吟诗人们当做嫁衣来衬托月明星稀亦或者思念之情,但又不得不说那一大片的金光的确让人心生暖意。

  从深山中传来的晚风拂过轩外芭蕉木叶芳香,让人心怀一畅。

  六人坐在轩内的一方红木雕葡萄纹嵌理石圆桌上,桌上摆的全部都是扬州大名菜八宝葫芦、彩蝶飞舞、琵琶对虾、扬州五亭桥等。这些菜都是春夏秋冬亲自掌勺做的,她们不常下厨,听雨轩本来就有最好的厨子,只是今天是个例外,因为是她们公子最好的朋友庆小年来了。

  虽然平常见了庆小年会挑唇料嘴,但她们心里其实比谁都明白,别人见了自家公子都会用一种异样的眼光去看他,但庆小年从不,春夏秋冬还知道庆小年就是公子最好的朋友,每次庆小年来,公子总会开心上好几天。

  对公子好,就是春夏秋冬好,她们四个都是这么认为的。

  “庆小年我们几个再敬你一杯。”春兰端起西域的葡萄酒,微醉道。

  本来这西域美酒远不比江南杜康烈,但轩外晚风徐徐吹来倒是增添了几分酒不醉人人自醉的道理。

  庆小年看着小脸红扑眼带醉意的春夏秋冬再一次的端起了酒杯,苦笑道:“还喝,我看你们是存心想把我灌醉了然后看我出糗是不是。”

  虽然嘴上这么说,庆小年还是拿起了夜光杯回敬,既然是美酒佳人敬,怎会有不喝的道理。庆小年肯定是没醉,这区区几杯葡萄酒对于他来说就像喝水一样,心里想着“斗嘴我都不过你们,喝酒你们四个全都上都不是我的对手。”

  一饮而尽的夏荷道:“少在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们今晚就是单纯的想敬你罢了。”

  秋菊也道:“就是,要是真想把你灌醉我们四个早就一个一个的跟你喝了。”

  庆小年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看来自己把别人想的狭隘了,赶紧道:“看来是我庆小年小人了,那我自罚四杯给四位姑娘赔罪!”

  春夏秋冬分别为庆小年满了一杯酒,庆小年也二话不说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春兰道:“这还差不多,到有了几分江湖侠客的样子。”

  酒过三巡都喝的差不多了,春夏秋冬四人也是彻底的醉了,本来他们平常滴酒不沾,见庆小年来了才会喝上那么几盅,可就是这么几盅酒她们也醉的如此彻底。

  万秋玄看了看她们四人的醉态,眼里流露出无限的暖意,道:“庆少侠果然魅力不减,只要是你来她们四个可是准醉。”

  庆小年看了肤色白如羊脂的万秋玄,幽幽道:“我看跟我是没什么关系,你喝不了酒人家春夏秋冬代陪才是。”

  万秋玄苦笑着摇了摇头,想起了圆真大师醒针时告诫他近几日不要饮酒也就罢了。

  庆小年借着月光透过夜光杯去看杯内的美酒,紫红的葡萄酒就如一颗璀璨的宝石闪耀着光芒,庆小年看的如痴如醉。

  万秋玄道:“你好像有什么心事。”

  庆小年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万秋玄笑了笑,道:“你和别人不一样,他们只会借酒消愁,而你只会越喝越清醒。”

  庆小年轻叹了口气,道:“要是天底下没有那么多闲事就好了。”

  万秋玄淡淡道:“很多时候都是你这个人自己去找的麻烦。”看了看一脸愁容的庆小年将继续道:“说说看吧,兴许我能帮上点忙。”

  庆小年无奈的看了万秋玄一眼,他实在是太了解自己了,追踪秀伊公主下落的这一件事还真是自己揽下来的,虽然隋老抠的确是给了自己一些好处,但归根结底还是自己想帮隋老抠这个忙,要不然当时他要走谁也拦不下来。庆小年绝对会甘愿为了朋友两肋插刀,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名号在哪都特别受欢迎。

  “我给你看样东西,看看你能看出什么线索。”春夏秋冬四人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庆小年推上万秋玄向明亮的屋内走去。

  明晃晃的烛光下一副价值连城的《天王送子图》赫然的挂在墙上,以释迦降生为中心,天地诸界情状历历在目。然而此刻的庆小年却无心欣赏,把在王府时和此事的来龙去脉的大概给万秋玄讲了一遍,然后掏出了从王爷那拿来的可疑信件递给了万秋玄,万秋玄接过信先是嗅了嗅,然后拿出了信封里的宣纸,还是那个歪七八扭的单字。

  金!

  庆小年道:“我包括江南金银神捕在内都一致认为这个字是想索钱财,可奇怪的是这封信上并没有交易地点和财数多少,还有这字迹潦草的字也有些奇怪。”

  万秋玄点了点头,显然他的想法和庆小年一样,遂又问道:“还有别的线索吗?”

  庆小年摇了摇头,手托着额头,修长的食指抚摸着眉心的朱砂痣,在思考问题时,他一直有这么一个习惯。回过神来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本来是让万秋玄给自己出主意,可现在他倒是反问起自己来了,遂好笑道:“不是让你帮我拿个主意吗?快说说你有什么看法。”

  万秋玄摇了摇头,很诚实很坦然,这个字他的确是想不出什么别的东西,恰恰是因为和金有关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譬如从柳迎镇出城往东北方向走过了金马桥就是金水镇,里面有一家金水饭店的金字招牌就有这么一道金浇狮子头,万秋玄不敢妄下结论误导庆小年再让他扑了空,捻了捻手里的信纸,灵光一闪,道:“不知你有没有发现一个细节。”

  “什么细节?”庆小年眼神一亮,迫切的看向万秋玄。

  万秋玄淡淡道:“纸!”

  庆小年疑惑道:“纸?”

  万秋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不错,就是这张宣纸,它的材质相当薄,但它特点也正在于此,薄而不透。”

  庆小年接过宣纸一看,果然!歪七八扭且用力重,反而宣纸的背面却没有透墨散开的痕迹,庆小年摆了摆手示意万秋玄继续说下去。

  “而且你看上面的字,用的也是墨中之魁徽墨,这两样加起来可不便宜。”

  庆小年道:“你是说我们应该从这两样下手?”

  万秋玄摇了摇手里的纸扇,点头笑道:“正是。”

  庆小年心里大喜,虽然看上去有些不太沾边但总算也是有了点眉目。

  万秋玄继续补充道:“据我所知,这种上好的纸墨寻常人家一般不会用,而且方圆五十里内就只有一家在卖,上个月我刚让春夏秋冬她们四个去过。”

  “什么地方?”

  “扬州的临清书斋。”

  庆小年暗暗点了点头,这次来听雨轩收获不小,果然读书人的观察力在这一方面的确很强,庆小年自愧不如。

  突然屋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声音微乎其微,但庆小年也不是一般人,稍微有一丝风吹草动他都能捕捉到。

  “谁在上面!”庆小年一声轻喝。

  房顶的黑衣人做梦都没想到会被发现,被庆小年一喝,脚下一滑瞬间掉下了几片瓦砾砸在了地上。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甄山河所写的《指镌江湖》为转载作品,指镌江湖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指镌江湖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指镌江湖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指镌江湖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指镌江湖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指镌江湖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