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大唐之杜二传奇最新章节 > 大唐之杜二传奇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大唐之杜二传奇 连载中
分享大唐之杜二传奇

大唐之杜二传奇全文阅读

大唐之杜二传奇作者:特爱犯2

大唐之杜二传奇简介:平凡的年轻人杜荷一个跟头跌入了贞观四年,且看杜荷同大唐一起成长。
熟悉的贞观,不熟悉的人物,带给你不一样的故事。
力求严谨,充满干货,求支持!
地泽万物神农不死,欢迎各位前来试炼!历史故事越嚼越香! https://www.uukanshu.com
-------------------------------------

大唐之杜二传奇最新章节第121章 逃之夭夭
第2章 刚到手的包子就飞了
大唐之杜二传奇全文阅读作者:特爱犯2加入书架

  “笃笃”七娘子的叩门声总算将杜荷解救了,门推开,打头是七娘子,后面跟着一位同样穿着素白短衫的中年男子,见他手里提着一个食盒。

  七娘子本欲将杜荷扶起,杜荷看着食盒像闻着腥的猫儿一样,腾的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趿拉着木屐就站了起来,却是一个不稳,又跌了回去,惹得七娘子和提着食盒的李三一个惊呼!扶人的扶人,拉手的拉手,好一阵才总算让杜荷安稳坐在几前,捧上了一碗热乎乎的羊肉羹。

  尽管很饿,杜荷还没失了智,拿勺子舀了半勺,“嗯,不烫,温度正可口。”随即就报着碗吸溜了一大口,“李三,你这手艺真好,一点腥膻气都没有,软烂鲜香,咖喱味儿,好吃!”有道是吃水不忘打井人,喝着美味的肉羹,没啥物质的奖励,得口头表扬一下厨子。杜荷迅速的适应了唐代顶级官二代的身份。

  “好叫小郎君知道,当年跟着阿郎在洛阳大营里,我也是给当今圣人伺候过餐食,阿郎。。。”这李三是从小就跟着杜如晦的,一听到夸奖便翘起尾巴,还没吹嘘完就被旁边七娘子在腿上狠狠踢了一脚。李三一个踉跄,却是反应过来,这位小郎君忧思过度,刚大病初愈,还是不要提到阿郎的好。只好提着食盒,讪讪站在旁边。

  “七娘子别踢,无事无事,李三这手艺确实好,这碗肉羹下肚,舒坦。”杜荷狼吞虎咽的干掉这碗肉羹,顿时感觉整个人又活过来了,一下就来了气力。

  杜荷正与李三交流着羊肉的100种吃法,远处又传来了一阵喧嚣,三人望向门外,见杜荷老妈打头,后面跟着两人正往杜荷这方行来。杜荷还没反应过来,李三赶忙收拾下碗勺,七娘子也拉起杜荷,给他系好外袍,刚收拾好,人就进来了。

  “三郎,大娘,大郎君安好”李三和七娘子收拾好便站在了门边,见人进来,问候着。来人正是杜荷老妈,杜楚客,以及一位和杜荷有着7分神似的青年,不用问,正是杜荷的大兄杜构。

  “叔父,母亲,大兄安好”尽管未曾见过,但杜荷却感觉相识多年一样,起身恭敬的行礼。

  “二郎可无恙?”杜楚客一把扶住杜荷。“二郎只需再休息一阵就没事了。”杜荷还没开口,老妈就接过了话。

  “既如此便好,二郎无事,仲兄便也应该放心了。”杜楚客两手虚握,如释重负,又侧身对杜构道“大郎,这是你三伯父托我转交于你,多少是点补贴”。边说边从怀里取出先前得契书递过去。

  杜构接了过来,打开一看,瞳孔一缩,合上契书,对杜楚客拱手道:“叔父,这如何使得,阿耶走了,家里在杜陵可是还有庄子的,何况我与二弟出了仕,已有了俸禄,劳烦叔父交还给三伯,就说构心领了,谢谢三伯父了。”

  “你还是拿着吧,仲兄新丧,你兄弟二人得回杜陵结庐而居,俸禄本已不多。再说这是你三伯父的心意,你收下,他方能安心。”

  “大郎,你收下吧。烦劳小叔代我们向三伯道个谢。”杜构还欲再言,杜妈便接过了话,于是只好作罢,过来两步,拉了拉杜荷,对杜楚客道“如此劳烦叔父代我向三伯父道谢了。”尽管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大哥一拉,杜荷便很有眼力劲的对杜楚客躬身附和到。

  见二哥一家无事,该办的事也办完了,赶着天没黑,也不说吃个晚饭,杜楚客便告辞离开了。

  屋内,杜荷看着坐在桌子对面的大哥盯着他看,越看心里越发毛,不会是看出点什么来了吧。“大兄,有啥事你就说,我们两兄弟直说无妨。”杜荷这个冒牌货扛不住了,先开了口。

  “二郎,再过两天就是阿耶下葬的日子了,我们要回杜陵去了,明天你同我一起上个表,回乡丁忧吧。”杜荷正经危坐,对弟弟说到。

  啥意思?丁忧我明白,就是爹妈死了,每天去扫墓,可为啥还要上奏章?等等,刚刚大哥和叔父说我们出了仕,意思是说我当官了?原来我不仅是官二代,已经是官老爷了啊!得,丁忧就丁忧吧!反正一笔写不出两个杜字来,自己的老祖宗,扫墓应该的。

  “大兄,我知道了。”杜荷也坐端了身体,回到。

  “好,二郎自去准备吧,明日你守着阿耶,我去进表。”杜构说完便起身往外走,走到门口却又回头仔细打量了一番杜荷,“奇了怪了,莫非这一昏厥开了窍了?怎变得如此乖巧,一定是阿耶保佑啊!”杜构嘀嘀咕咕的出去了,却不知最后一句道出了实情。

  待杜构远去,杜荷终于长长松了一口气,特别是最后那一眼,只看得杜荷汗毛倒立,差点就要坦白从宽,老实交代了。

  “小郎君,你没事吧?”看杜构出来了,七娘子又从外面转了进来,看杜荷瘫坐地上,差点又要叫声来。

  “没事没事,七娘子别叫”杜荷赶紧止住七娘子喊声,他可不想再看到这位大兄,“七娘子,我问你个事。”杜荷眼睛一转,打上了主意。

  “小郎君,什么事?”见杜荷没事了,七娘子开始整理起桌子,随口应到,全然没有见到杜构、杜楚客时大气都不敢出的模样。

  “我出仕得了个什么官啊?”对于小婢女的‘放肆’杜荷不以为意,之前学杜构,把腿盘着坐,赶紧伸直了,受不了啊!

  “尚乘奉御安好。”听着杜荷的问题,小婢女一声轻笑,放下手上活计,正经的站好,对杜荷行礼到,说完又轻笑出声,“阿郎病时,圣人来我们家,当着阿郎面叫你和大郎君一起听的敕令,封大郎君为尚舍奉御,封你为尚乘奉御。”说完七娘子继续收拾着屋子。

  “尚乘奉御是干什么的?”杜荷追问。

  “听大郎君说是管理圣人御马的。”

  “啊?原来是弼马温啊?”杜荷一听居然是个马倌儿,瞬间没了先前喜悦,整个人更恹儿了。

  “弼马温是什么官?小郎君,你可是正经的五品大员了”看杜荷整个人垮了下来,七娘子赶紧安慰到。

  “五品官?”杜荷感觉不可思议,“县长是七品,五品官岂不该是厅官了?乖乖,我这10多岁的厅官?爸妈啊,我这可是光宗耀祖了啊!”杜荷心里一合计,顿时觉得门外那快下山的太阳真灿烂啊!

  “哎,可惜明天就要上奏章辞官丁忧。也罢也罢,我堂堂穿越者难道还稀罕这弼马温吗?我可是要位列宰辅,扬鞭塞外的!”

  “我的厅官啊!就这么去了啊!”

第3章 有个大哥挺好
大唐之杜二传奇全文阅读作者:特爱犯2加入书架

  杜荷遇到一件让他抓狂的事。

  整理好衣服,穿上素白半袖衫,来到书房。

  这书桌也太矮了吧,就一茶几吧,算了,将就将就。一屁股坐地上,铺好纸,提起笔,墨呢?砚台旁边那个小黑条?有个词叫‘研墨’,应该是要研,旁边有个装满水的小瓷盆,这应该是笔洗吧?得亏现代资讯发达,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略一观察,杜荷便明白了前后。

  砚台里加点清水,拿起墨条,右手换左手,左手换右手,倒腾了几次,在杜荷感觉手都快抬不起来了,终于,原先的清水变成了黑乎乎的墨汁。

  甩了甩酸胀的手,杜荷欣喜的提起吸满墨汁的笔,突然一下顿住了,这下杜荷彻底抓狂了,这表该怎么写啊?记得上大学的时候有过一门课叫《应用文书写作》,可没教怎么写上奏给皇帝的表啊!

  在杜荷抓耳挠腮,绕桌三十圈之后,“我要冷静,我要冷静,表该怎么写呢?对了,高中的时候学过《出师表》,高中学过?对啊!还学过《陈情表》啊!‘臣密言:臣以险衅,夙遭闵凶。生孩六月,慈父见背。。。。。。’感谢贾老师的高标准,严要求啊!过了‘一千多年’我都还记得个大概,李密好像是要回去照顾奶奶,李密不就是唐朝的吗?就你了,看我来‘借鉴’大法。”

  收肠刮肚,构思良久,杜荷终于动笔了。

  《陈情表》

  臣荷言:陛下新年,先考顷患,后虽暂愈,然去岁顷患加剧,动履艰难,泣血数斗,风烛可虞。先考唤臣与大兄及床前,言蒙受国恩,无以为报,然身染沉疴,桑榆暮景,朽木之躯不能精业于事,甚憾之。

  陛下怜之,待臣厚甚,以弱冠之龄行国朝重事,甚惶恐。然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是臣报先考以三年而报陛下之日长也,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臣请乞身守制,谨拜表以闻。

  涂改半天,杜荷终于完成了这百字‘大业’,初春时节,额头上已爬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放下笔,深深吐了口气。

  推开房门,看着夕阳,杜荷不禁叹道“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啊!”

  “二郎真是妙言啊!”却是杜构从侧面转了出来。

  听着这话,杜荷老脸一红,这下尴尬了“大兄不知有何事?”

  “为兄疏忽了,二郎想必还不知请表如何书写,为兄来替你斟酌一二。”杜构说完边拉着杜荷进了屋里。

  我喵那个咪,大哥你这坑弟啊,早说啊,你害我死了多少脑细胞啊!杜荷顿时感到百般滋味在心头,喉头一口痰,咳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哦,二郎已经作好了请表啊,待为兄替你斟酌一二,臣荷言:陛下。。。。。。”杜构看着桌上的《陈情表》便拿了起来,竟读出了声,“二郎行啊!自己就把表写出来了。就是你这点点点是什么东西?倒是刚好放在断句处,当真是妙啊!”杜构赞叹到,随即又一声叹息“是啊,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二郎情深,为兄真是不肖子啊!”说着杜构竟要哭了出来。

  “大兄言重了,大兄言重了!”杜荷也顾不得脸红,赶紧安慰到。

  杜构收了收情绪,对杜荷拱手道“多谢二郎了,时候也不早了,你这字还得练练啊,我去帮你誊写一遍吧。我先去守着阿耶,你用些饭食便早些歇息吧,明日朝参我就去进表,过两日阿耶入葬了,我们就回杜陵去给阿耶尽孝。”说着杜构收起桌上的《陈情表》便出了门去“阿耶保佑,二郎真是开了窍了。”

  杜构的情真意切感染到了杜荷,也没了心思见识古人的夜生活,虽然中午才醒来,但这半天下来异常疲惫,吃了点肉羹,天刚黑没多久便睡去了。

  “小郎君,小郎君,起来了”杜荷还在梦游天姆吟留别,就听到一个温柔的女孩子声音在耳边响起,嘟噜嘟噜嘴,翻身继续梦,‘啪’一下,被子被抽走了,杜荷总算是睁开了眼,七娘子已经双手插在他肩头将他推了起来,“小郎君快起来了,大郎君等会要去朝参,要用朝食的。”

  “想起来了,大兄说今天要我去陪阿耶。”杜荷打着哈欠,强忍着睡意从床上滚了起来,一如‘一千多年前’熬夜看球早上7点起来上班一个样。在七娘子的帮助下穿好衣服,拉开房门,一股凉意扑面而来,瞬间醒了瞌睡,“嗯?七娘子,现在什么时辰了?”月明星稀,只有屋前点点灯火。

  “五更天了。”七娘子收拾了下屋子也出来了。“等会坊门一开大郎君就要进宫朝参,小郎君,你可得抓紧时间。”

  “五更天是什么时候?三更半夜,半夜是子时,子丑寅卯,那五更不就是凌晨三点过?这也太早了吧!”冷风一吹,杜荷的脑子便上线了,飞速换算得出一个让他蛋疼的结果,要是熬夜看球现在才睡呢!

  初来乍到,还是照猫画虎跟着招呼走来的稳当。熄了睡觉得想法,杜荷跟着七娘子去洗了洗脸,又用盐巴漱了漱口。来到饭堂,老妈和大兄已经到了,老妈打扮和昨天一样,大兄却是在素白短衫里面穿上了一件浅绯色得圆领长衫。“母亲、大兄安好”见都在等他了,赶紧先行礼到。

  “二郎快坐下吃吧!”老妈招呼着杜荷。杜荷赶紧坐下,定睛一看:馒头,我喜欢。小米粥,我喜欢。凉拌冬葵?夹一口,好酸,醋放多了,回头得找李三聊聊。这小米粥里怎么这么多黑点?黑芝麻?小米粥里放黑芝麻,真稀罕,尝尝,还不错。

  没什么话语,三人快速消灭着早餐,食毕,刚收拾停当,只听见远处传来“咚~~~咚~~~的鼓声。“母亲,二郎,我走了。”杜构赶紧起身,随即推门而出,仆人已经备好了一匹青花马,杜构翻身上马,仆人快步跟上。看着月光下远去的大兄,杜荷没由来的感觉心里一阵悸动。

  “二郎,我们去看看你阿耶吧!”看杜构身影消失在坊门之后,老妈回头对杜荷说到,杜荷赶紧跟上,他发现老妈的眼角竟有些湿润了。

  正房便是杜如晦的灵堂,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越看杜如晦的棺材,杜荷越是感到心里发毛。

  “老祖宗啊!我来给你守灵来了,你还有啥没交代的晚上咱们梦里说啊,你可千万别跳出来啊!”

第4章 于心安处是吾家
大唐之杜二传奇全文阅读作者:特爱犯2加入书架

  贞观四年四月二十六日,杜如晦出殡的吉日。

  杜荷见到了他曾经的‘属下’,皇帝派来了他的御马,杜如晦出殡享天子驾六。

  经过数日恶补和精心准备,杜荷终于能够认全在场的人,灵堂左边是叔父杜楚客,杜楚客旁边站着的是三伯父杜敬同,就是之前送了很大一个庄子那位,大方人。三伯父后面站着的和大哥差不多大的青年是三伯父的儿子,堂哥杜从则。

  灵堂外面左边站着一位中年人,素白半袖衫罩着紫色的圆领官服,面微黑,留着两撇胡子,皮肤有点松弛,炯炯有神的双眼正盯着杜如晦的灵堂,尽管有点不礼貌,但整个人却流露出一股浓浓的哀思,他叫房乔,字玄龄。

  房玄龄背后是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留着雪白的长须,素白半袖衫罩着深绯色的官服,老头儿叫虞世南,阿耶的墓志就是他写的。此刻他却恭敬的侧身同右边的一位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说着话。

  他叫李承乾,是皇帝李世民的大儿子,当今太子殿下,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来为阿耶出殡,万万没想到他居然同自己与大兄一样戴着重孝。

  虞世南对李承乾拱了拱手结束了谈话,抬头看了看天便进屋对杜构道:“大郎,时辰到了,该出发了。”

  杜构精神有点恍惚,被虞世南惊了一下,赶紧回神,起身行礼道:“如此便有劳伯父了。”

  “吉时已到。”虞世南长声唱到。

  众人一听,回神的回神,起身的起身,依亲疏年龄地位立于两旁。一群身着素白长衣之人鱼贯而入,三十二杠已经备好,少顷便准备妥当。

  “起灵”见准备妥当,虞世南继续唱到。只听“啪”一声,伴着起灵,杜构打碎了’阴阳盆’,然后于灵前打起了白幡,杜荷赶紧去抱起了灵位,二人打头,杜如晦的棺材被健仆们抬出,皇帝准备的灵车就停在杜府门外。

  正在此时立于旁的房玄龄却突然唱了起来“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春寒四月中,送我出远郊。四面无人居,高坟正嶣峣。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千年不复朝,贤达无奈何!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声音愈发哽咽。

  “出山”将棺材扶上马车,虞世南继续唱到。

  杜构打幡在前,杜荷抱灵随后,接着却是李承乾手持‘哭丧棍’随在一旁,这不禁让杜荷分神,用余光瞟了又瞟,这场合却是不敢正眼打量。

  棺后杜楚客、老妈、房玄龄等亲朋相随,其后有开府仪同三司长孙无忌子长孙冲、尚书左仆射房玄龄子房遗直、秘书监魏征子魏书玉及其余官员子弟计六十人为挽郎。挽郎们唱起《薤露》《虞殡》,一路迤逦前行,向着明德门前行。

  待到明德门祭祀完城隍爷,早有仆役们备好马匹马车等交通工具,众人骑马的骑马、乘车的乘车,一路向长安城以南的杜陵而去。

  一路上杜荷恍恍惚惚,浑浑噩噩,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看着手中杜如晦的灵位,竟是百般滋味不能言表,整个人只得被前拉后驱的前行着。

  墓穴里已经放上几个陶俑陶马陶罐陶屋子,几个罐子里面分别装上了麦、粟、酒等五谷之物。看着杜如晦的棺椁缓缓放入墓穴。一路上都面带刚毅的杜构突然用带有哭腔的声音嚎到“阿耶,到家了,魂兮归来,魂兮归来!”嚎完更是涕泪如雨下。大哥的深情呼唤深深感染着杜荷,杜荷亦是悲从中来,缅怀着杜如晦这位开创京兆杜氏大唐三百年荣耀的老祖。

  “喔喔喔~~~”天蒙蒙亮,公鸡的打鸣儿声便响了起来,少顷,“啪”一声杜荷拉开了房门,脸上略带倦意,却也打起了精神,去洗漱。

  这是杜家在杜陵的老宅,一个三进的庄子,梁柱上的朱漆斑驳,屋檐下方的石板上整齐排列着一排水滴的石臼,院中三颗柿子树已经高高越过屋顶成参天之姿,这无不显示着这是一个有些历史的老院子,尽管上了年头但瓦片齐整,石板缝隙中找不到一颗小草,老旧并不代表着破败。

  此时距离杜如晦入葬已经一旬有余,除了李三、杜妈的贴身婢女等寥寥几人,包括七娘子在内的其他仆人婢女全部留在了长安杜府,这庄子便是母子三人一起动手打扫收拾的。

  朝食,凉拌的冬葵依然放多了醋,只奇怪杜荷这段时间却总感觉浑浑噩噩,每日做事看似认真,却总是心不在焉,阿耶入葬前就说找李三好好聊聊,到现在都还没去。

  用罢朝食,照例兄弟二人去杜如晦的墓地探视了一番,然后杜构带着杜荷来到耳房,取了两把锄头,杜荷总算回了神,拿锄头干嘛?下地干活?这辈子官二代就不说了,上辈子是农家子也没正经的下地干过活啊!得,还是先跟着大哥走吧!

  出门往外,不时有庄户叫着“大郎君、二郎君安好”和二人打着招呼,杜构也一一回到。不到一刻,杜荷就发现了目的地,无他,周围的地都已翻耕完了,就这还有约莫五分地还没翻,地里已有小草冒出了头。

  来到地头,杜构放下手中的水壶,下了地“二郎,我们杜家是耕读传家,读书不能忘本,还需知小民之疾苦、耕种之艰辛,快来,来年全家的口粮就得靠我们两兄弟了。”说完杜构走到田地一边,挥起了锄头。

  “哎,知道了。”杜荷回了大哥得话,也下到田地里,在另一头挥起了锄头,没挥两下,便觉得腰酸背痛,两手发软。

  “二郎,感觉如何?”杜构在一边看着杜荷动作已经变形了,提起锄头走了过来,“你这样动作太僵了,放松一点,锄头别握太紧。。。。。。”看着大哥一边似模似样的翻地,一边给他说着要领,杜荷时时点头表示领会了‘羞愧难当,羞愧难当啊!我堂堂农家子弟竟然被一个大唐顶级官二代教怎么用锄头’在一片‘和谐’氛围中,杜构结束了教学,完了从怀里掏出两跟布条,拉过杜荷的手给他缠上“你没做过这活儿,不缠上这个,手上会打起泡的。”

  这时旁边田地里响起一个清脆的女娃声音“大父,阿耶什么时候回来啊?”却见一个虽然穿着明显不怎么合身的麻布袄却打扮得干干净净的女娃蹲在地垄上对着正在地里劳作的爷爷问到。“快了,快了,前些日子李将军已经回来了,你阿耶也快到家了。”那头发花白得农人抬起身,杵着锄头对地垄上的孙女回到,说完话又埋下了腰。

  杜荷不禁听得有些出神,低头看看手上细致缠着的布条,看看脚下的黄土地,远方的山峦层层叠叠。杜荷嘴角一翘,握起手中的锄头,用力敲向土地。

  为何忧愁?为何烦恼?何需忧愁,何需烦恼,于心安处是吾家。

第5章 宁为太平犬
大唐之杜二传奇全文阅读作者:特爱犯2加入书架

  种下最后一粒麦种,用手拢了拢土将它盖住,杜荷瘫坐了在地垄上,感觉再也起不来了,杜构也是个眼高手低的家伙,五分地两兄弟足足花了两天才把它侍候完,至于之后的施肥除草还没想到呢。

  尽管很累,杜荷眼里却充满了干劲,他找到了前进的方向,找到了自己的目标,‘我要让天下人都能穿上新衣,我要让天下人都能吃上新粮,嗯,我先得让这农活儿轻松点,这也太累了。’坐在田垄上,看着天上的鸿鹄,杜荷许下了宏愿,并立下了一个小。只可惜旁边人是他大哥而不是个‘佣人’。

  “梁翁安好,咱们庄子上谁的木工手艺最好?”翌日,杜荷找上了梁老头儿,这老头儿是杜家庄子上年龄最大的庄户,平时庄户们有啥事都好找他参谋参谋,说是年龄最大,其实也不过堪堪花甲。

  “小郎君折煞老汉了,区区田舍奴岂能受小郎君如此礼节,小郎君有事只管吩咐一声就行,庄上的张三的木匠活做的最好,这张三是曲江东张阿牛的儿子,名叫张乐,当年跟着圣人打洛阳的时候学的木匠手艺,云梯箭楼都会造。”果然是找对了人,这梁老头张口就给推荐了一个貌似牛人啊!

  “多谢梁翁,我这就去找张三”这礼节老头儿似乎挺受用的。

  “小郎君,我同你一道吧。”说着老头儿就打头出发,速度挺快,杜荷得全力赶路才能跟上。

  “阿牛,阿牛!”走了快半个小时,老头叫喊了起来。

  “梁叔,你老怎么到这边来了?”地里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听到叫喊抬起了头来回到。

  “你家三郎在哪啊?小郎君寻他有事。”老头问到。

  “三郎应该在曲水筒车那里”张阿牛答到,接着冲杜荷行了个礼”小郎君安好”

  “张叔好”杜荷也拱了拱手。

  “当不得当不得,小郎君同梁叔自去吧,我今天必须得把地收拾完整。”张阿牛再次拱了拱手又埋下了腰,争分夺秒干着农活。

  “梁翁,我们走吧。”杜荷示意老头先走。民生多艰啊!

  “阿牛也是个可怜人,当年阿牛媳妇一口气给他生了三个儿子,可是羡煞了十里八乡,结果过两年他媳妇回娘家就再也没回来,说是遇上了兵痞,他把三个儿子拉扯大了,结果老大老二都遇上了兵祸,就剩下个三郎还是从洛阳战场上死里逃生爬出来的”老头儿继续带路,说起张阿牛,一路唏嘘不已。

  “是啊,都是可怜人啊!宁为太平犬,不作乱世人”杜荷听得亦是感慨万千。

  “小郎君高见”老头儿听到杜荷言语,竟停下脚步对杜荷拜了一拜。

  “张三!张三!张三!”远远看见前面有个水车,老头儿就叫喊了起来,中气十足。

  “勿喊勿喊,在这呢!”从水车方向传来回答。

  “小郎君,张三在筒车那边,我们过去吧!”老头满意得笑了笑,对杜荷说到。

  “梁翁,我们一起过去把”看着这个转动的水车,原来这就是历史课本上说的筒车啊,不是水车吗?

  近前,一个看上去30多岁,脸色黝黑,略显瘦弱的男子已经直起身等在了筒车前方,旁边的沟渠里,筒车提起的水正哗哗的从这里流向庄子,滋润万物。

  “张三,这是小郎君,找你做些木工活。”老头儿对张三介绍到。

  “小郎君安好,不知有何事唤我?”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知道来意,不卑不亢的同杜荷打着招呼。

  “张三,你在这里做什么啊?”杜荷有点好奇,老父在地里不敢稍歇的干着活,这正直壮年的儿子跑河边来干啥。

  “告知小郎君,马上要入夏了,我正在检查筒车看是否需要维修加固,稍后正要去庄上禀报管事。”

  “哦,那结果如何?”说着杜荷欺身上前,看着这个形似摩天轮的‘大家伙’,仔细观察了起来。

  “问题不大,转轴都还好,只是一些水筒需要换一下。”张三看上去很轻松,今年工作量不大。

  “问题不大就好,只要别耽误农时就是大幸。”杜荷继续左窜右挪的打量的筒车。

  “小郎君,这是大架,这是转子,架着的是转轮,上面这个是导水槽。”张三看杜荷对这筒车很是感兴趣,便站了过去,指着筒车吧啦吧啦的讲了起来,越发语音高亢,气质轩昂,大有指点江山之感。

  杜荷听着讲解,越发感慨,原来唐人的技艺之高超已达如此境地,古人诚不欺我也!

  “张三,这架筒车是你架的吗?”

  张三一拍胸“这是武德八年我从军里回来后架设的。”说完张三却看梁老头儿在对他猛眨眼,他也机灵,还不清楚这小郎君秉性,赶紧收回来:“当年国公爷闻我有木工手艺,便出了木材叫我给庄子上架一座筒车,庄子里都出了人力,费了老大劲才架上。”

  “你会弄就好,今天来找你却不是为了这事,走,我们回去再说。”打量完毕,杜荷有了点想法,拉着张三就往回走。

  三人走得飞快,到了庄子,杜荷直接将二人带到耳房。推开门,指着一架犁说:“你会造这个吗?”这就是从两汉使用至今的直辕犁。

  问完却见张三面色有些古怪,“小郎君,庄子上所有的犁都是我造的。”

  杜荷老脸一红,尴尬了,想起自己的目的,又正色道“那正好,你们不觉得这个犁有些缺陷吗?”

  “小郎君,这犁我用了一辈子了,挺好用的啊,有什么问题吗?”梁老头回到。杜荷不禁感到知音难觅啊!

  “小郎君聪慧,这犁是能省很多力气,但有些地要深耕,用这犁翻过一次地后还得人来再翻一次,我曾做过一架长犁头的,可犁头长了拉着费力,而且也不耐用。”张三答到。

  ‘人才啊!’杜荷心中感叹,“张三,你发现没有,这犁不好掉头,到了地头,得把整个犁抬起来才能掉头。”

  “是啊,每次用犁的时候等费老大劲儿才能转过头来。”梁老头儿恍然大悟,激动的回答到。

  “那小郎君,你是想?”张三似乎知道杜荷找自己是想干嘛了。

  “没错我想改动这个犁,包括你之前的问题,我们一起来把他解决掉。”杜荷掷地有声的答到,这场景,自己差点把自己迷倒了。

  恍惚间,张三似乎看到了当今圣人当年在洛阳城头时的场景,摇了摇头,郑重的对杜荷施了一礼“小郎君既有如此志向,乐自当全力而为,小郎君但请吩咐。”

第6章 穿越不是万能的
大唐之杜二传奇全文阅读作者:特爱犯2加入书架

  “小郎君,还得找个铁匠来敲一个犁铲出来”经过几日奋战,加上有杜荷提供的一张外形图,两人摸索着已经弄出个大概,长长的直辕改成个弯曲的短辕,犁盘加大,加了个可以转动的轴,犁床上面加了一根竖杆连接犁床和辕,并在辕上加了个卡槽,张三管这竖杆叫‘犁剑’。这几日两人是越干越起劲,开始的时候还是杜荷指挥着张三,没两日功夫就成了张三主导了,杜荷此时的木工活更是做得似模似样的,眼看今日这曲辕犁进入了最后的攻坚阶段。

  “二郎,这就是你造的犁?”在得知杜荷的宏愿后,杜构便揽下了家里的活,杜荷每天只需去阿耶的墓上看望看望就可以了,眼见犁要完工,杜构也是坐不住了。

  “大兄,已经完成了,等会我们去田地里试试。”等到铁匠和张三一起把铁犁铲安装好,曲辕犁便大功告成,对于曲辕犁,杜荷很是自信,这可是现代眼光加古代智慧打造而成,历史已经证明曲辕犁是农具发展的里程碑。

  “二郎且先去,我去唤母亲来,稍后便到。”一听这个迥异的犁已经完成了,杜构也有点激动。

  “哎,大兄,我先去了。”杜荷叫张三和铁匠搭手,把曲辕犁抬到事前清理好的一块地里去。‘要冷静,要保持风度,已经完成了,就不能太急切。’杜荷跟着两人后面,只是两眼炙炙的把曲辕犁盯着。

  “小郎君,让我来驾犁吧!这十里八乡谁敢说伺候田地比我伺候得好。”众人七手八脚的把犁系在早先牵来的耕牛身上,张三的父亲张阿牛便叫了起来。‘嗯,这是张三的阿耶,不能拂了张三面子,又是种田能手,技术过硬,选他来美人说闲话。’杜荷如是想到:“行,张阿牛,你来,把利剑调到最深”

  “哎,谢过小郎君。”张阿牛说完便一跳,下到地里,张三把犁剑调到最深,然后在旁边指导这自己老爹“巴拉巴拉巴拉。”

  “行了你小子,我知道怎么弄,我就是靠这个把你拉扯大了。”张阿牛看儿子在旁边嘚吧嘚觉得扫兴,便吼到,张三只好讪讪让开‘自己老子惹不起。’

  见张阿牛左手将犁扶好,右手一扬鞭敲了老牛一下,老牛便缓缓的向前行去,张阿牛赶紧两手扶好犁,见犁铲缓缓滑入泥土中,慢慢整个没入。“好”围观群众见犁深深滑入土中不知是谁先叫了起来,接着叫好声此起彼伏。尽管杜荷还绷着脸,但内心已经笑开了花。

  随着张阿牛双手推着犁,身后留下一道犁松的线,没几下到了田头,‘精挑细选’的老牛已经自己打了个转停了下来,等着后面人转过了犁再给它指示,却见张阿牛赶紧轻拍一下老牛,老牛前行,张阿牛没有像往常一样叫人来抬起犁,而是双手扶住在地下慢慢的就转了过来,留下一道犁过的土痕,“好啊!”众人再次叫了起来,梁老头儿、张三和杜荷看犁轻松转过了头也齐齐笑了起来。

  “二郎,你成功了,这犁真好看。”旁边的杜构不禁赞到,老妈此时眼里已经噙满了泪,竟是不住的抹,自家老二终于长大了,干了件了不得的大事。

  张三渐渐收起笑容,却是皱起了眉头,别人不清楚,他可看得清楚,自家阿耶的动作开始变形了。

  “阿牛,你把犁扶直咯!”看着张阿牛身后渐渐变得弯弯曲曲的翻土,梁老头儿也收起了笑容,喝到。

  张阿牛赶紧扶紧了犁,可脚步一个踉跄,差点跌到。终于,杜荷这个入门级的小农也发现了不对,渐渐皱起了眉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啪”一声,犁倒在了一边,张阿牛也一个踉跄扑倒在地。“啊!”众人一阵惊呼,杜荷反应快,赶紧跑过去看看什么情况,张三紧随其后。张阿牛却是没事,赶紧爬了起来,跨了一步,扶起了倒下的犁,张三接过一看“小郎君,犁剑断了。”却见连接辕和犁底的利剑在下端断成了两截。

  接过断掉犁剑的曲辕犁,杜荷沉默了,转身默默的往回走,围观群众哑声。

  杜荷就这么默默的端着犁往回走‘怎么会这样呢?怎么就会断了呢?’

  “二郎,你阿耶年轻的时候名满长安,是当时长安城首屈一指的大才子,可是你知道后来怎样吗?”杜荷的老妈跟了一路,眼看前面的儿子一路消沉,忍不住开口,也不等儿子回答,便自问自答到:“前朝的时候他只不过作了滏阳县尉,忍受的豪族的刁难,最后他辞官而去,才遇到了当今陛下。人啊,年轻的时候总是要遭受些挫折,何况你还小,失败了大不了从头再来。”

  听到这熟悉的安慰,恍惚间杜荷似乎看到了前世的母亲在自己第一次高考失利的时候同样是这样安慰着自己,不禁两眼有些湿润,回过头,冲着母亲施了一礼“谢过母亲,儿子明白了,儿子不会放弃的。”说完转身加速向家里走去,回到已经被他改成加工坊的耳房。

  杜荷正在研究着断掉的犁剑,梁老头儿、张三和张阿牛推门进了来,

  “小郎君,断了就断了,我们再作改进。”三人互相看了看,梁老头儿年龄最大,最先开口安慰到。

  “梁翁,无事,断了我们再来过就是了。”杜荷已经振作了起来。

  “小郎君,刚刚我和阿耶聊过了,阿耶说是推犁的时候阻力太大了,而且越来越大,慢慢推不动了,强行推犁剑就断了。”张三说到。

  “是啊,小郎君,这犁才下地的时候好用,而且轻便,转弯也好使,就是越推越难推。”张阿牛赶紧说到他用的时候遇到的问题。

  “小郎君,许是犁得太深才造成阻力太大的,不若我们再造一架,犁浅一点,毕竟我们的犁已经有很大进步了,我们这个犁轻巧,而且能一个人转弯。”张三提出了他的解决办法。

  “不行,我们一定要造一架完美的犁,不能弄成一个半成品。”杜荷断然否决到,重拾信心,堂堂穿越者难道还不能造处一架马上就要在这个时代出现的曲辕犁吗?

  一天便在四人的讨论中度过,张三提出过要在犁剑上包一层铁皮,这能加固犁剑,但解决不了阻力大的问题,而且对于这个年代来说成本太高了,除了犁铲外,杜荷不准备在其他地方使用铁料。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特爱犯2所写的《大唐之杜二传奇》为转载作品,大唐之杜二传奇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大唐之杜二传奇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唐之杜二传奇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唐之杜二传奇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唐之杜二传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唐之杜二传奇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