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执剑诸天最新章节 > 执剑诸天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执剑诸天 连载中
分享执剑诸天

执剑诸天全文阅读

执剑诸天作者:灵魂的假面

执剑诸天简介:一次毕业探险,一尊青铜古塔,一个平凡人的蜕变!
  叶问世界里,拳震洋人,让华人挺起了腰杆;
  盗墓笔记里,他亲入长白山,踏进青铜门,得见终极;
  ……
  在遮天里,他化身魔尊,扫平禁区,镇压当世…
  他外炼宝体,开启人体宝藏,内开天地,肉身无双;
  内修元气,纳天地之灵粹,融于洞天,登临绝顶。
  神魂永驻,矗立时间长河,俯瞰万古…
  漫步诸天,融万道武学于一身,天地烘炉,熔炼无敌武道。
  三尺青锋断轮回,一双铁拳震神魔!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漫漫诸天路,执剑话长生!
  新书更需呵护,收藏推荐赞,谢谢!
  书友群:815059449 VIP群:680117987 https://www.uukanshu.com
-------------------------------------

执剑诸天最新章节第四十五章 赌战
第二章 拜师洪震南
执剑诸天全文阅读作者:灵魂的假面加入书架

  第二天,楚默穿上了母亲楚芸为他做好的衣服,跟着楚恒就出门去洪拳武馆。

  洪拳武馆位于东郊,一个占地不算大的三进式院落,门外挂着一块匾,上书:洪拳武馆。

  站在门外,里面练武的声音清晰无比,“哼哈”声不绝如缕,这一下子勾起了楚默的兴趣,眸子一下子显得有些火热。

  楚恒站在门外,看了看牌匾,这才命一个下人送上拜帖:“楚隼,去送上拜帖!”

  不过半晌,门内走出一个看起来有些微胖的中年男子,孔武有力,眉宇间流露着武人的威严,三步并作两步的向楚恒他们走来;

  楚默仔细打量起洪震南,他的长相几乎与电影中的洪震南无二致,要说区别,那就是比电影中的洪震南年轻不少。

  “哈哈,楚族长大驾光临,洪某有失远迎,失礼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洪师傅,冒昧造访,打扰之处,还请洪师傅多多担待!”

  “楚族长客气了...”

  ......

  随后二人就是一番相互吹捧告罪,这才迎楚恒等人进了武馆。

  武馆中,数十个身躯精壮的弟子站开队伍,演练着拳法,大开大合,时而如猛虎出山一般,时而如毒蛇吐信,时而又如仙鹤展翅,让人目不接暇,轰鸣声在空气中炸响,仿佛是在放鞭炮一样。

  “洪师傅教徒有方啊,这些小伙子一个个都不得了啊...”

  “楚兄谬赞了,粗浅之技,上不得大雅之堂...”

  洪震南扶怀大笑一声,眸中闪过一丝得意,但言语却更加的谦虚了。

  二人走在庭院中,谈天说地,寒暄良久,仿佛是好久未见的老友一般,而楚默一直默默的跟在后面。

  良久之后,洪震南这才开口询问来意:“对了,楚兄,不知你此番来我武馆是为了...”

  楚恒自然也是毫不犹豫的道明来意:“哦,实不相瞒,小儿楚默想要学武,听父亲对洪兄推崇至极,这不把小儿带到洪兄你这儿了吗,就是不知道洪兄与我小儿有没有师徒缘分...”

  说完,楚恒还不忘提醒楚默赶紧见礼:“小默,还不拜见洪师傅!”

  “楚默,拜见师傅!”

  楚默闻言毫不犹豫的下跪磕头,生怕磕晚了洪震南不收下他似的。

  “这...”

  这下洪震南有些犯难了,扶着楚默肩膀,踌躇不定的望着跪在地上的楚默,良久才扶起楚默。

  “孩子,起来吧,看在楚兄的面子,为师就收下你了!”

  一来楚恒作为名门望族的族长,亲自拜访,洪震南不过一介武夫,岂能不给面子;

  二来洪震南见楚默人看起来也比较机灵,心底也有些喜欢;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刚才扶楚默的时候,他趁机摸了楚默的骨,发现楚默根骨奇佳,资质不凡,一看就是学武的好材料,这才顺势答应了下来;

  要是资质太差,洪震南可万万不会答应,毕竟武师收徒,谨而慎之,要是资质不行,学不出什么花样,出去还不是给自己丢人?

  武者一向把名声看的比命还要重要,羽毛顾惜的紧。

  如此就多谢洪兄了,改日楚默一定备上一份厚礼送到府上,作为小儿的拜师礼...”

  “楚兄客气了!”

  见洪震南同意收楚默为徒,楚恒也是松了一口气,毕竟他也知道武师的规矩,武师一般不会轻易收徒,而是精挑细选来传承衣钵。

  翌日,洪震南当着众弟子的面,正式收楚默为亲传弟子,楚默跪地奉茶,听取教诲。

  “默儿,从今往后,你就洪拳传人,你要记住,学武要正宗,行事要正直,为人要正心,不可奸淫掳掠、祸害乡里、不可欺师灭祖、同门相残,否则为师一定亲自清理门户...”

  “徒儿谨记师父教诲!”

  ......

  之后几日,熟悉了武馆一切后,洪震南正式开始传授武艺。

  “默儿,洪拳创始人是洪熙官...拳势霸道无比,招式大开大阖,凌厉无俦;其特点在于步稳势烈、硬桥刚马,刚劲有力,声振其威。”

  “洪拳主要有五形拳、虎鹤双形拳、铁线拳、工字伏虎拳等拳法要义,当然还有其他拳脚套路,这些以后在跟你说...”

  “默儿,武道重根基,根基深厚者,武道才能走的更远,所谓九层高台,起于累土,就是这个道理,为师先教你如何站桩扎马步...”

  “我们洪拳站桩主要以四平马为主,辅之以三角马、子午马、吊马和熙城步,马步稳了,你的其他招式才能刚猛有力...”

  ......

  洪震南教完四平马后,就让楚默在庭院中央站桩扎马步,只要楚默动作稍有不规范,就会严厉呵斥,纠正动作。

  就这样,楚默开始了魔鬼般的训练,这个站桩持续了一个多月,风雨无阻,这对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来说确实是一种折磨,但楚默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每天站完桩后,楚默直觉浑身散架了一般,酸痛无比,不过洪震南每天都会准备一个煮得滚烫的药缸让楚默坐到里面,这就是所谓的药浴。

  除了刚开始几天烫的难以忍受之外,之后楚默就慢慢适应了,而且每次药浴后浑身都会十分的舒坦,浑身的酸痛之感会逐渐消失,好投入第二天的站桩练习。

  而除了药浴外,楚默每天的饭菜也是大补之物,除了大量肉食之外,还喝人参、灵芝等药物熬制的药粥,当然,这些都是楚恒送过来的。

  一个月后,在楚默完全学会和适应了站桩后,洪震南终于让楚默停止站桩训练,正式传授五形拳精义;

  而楚默脑海中也终于传来了任务完成的提示,同时伴随着大量的信息。

  脑海中出现内容第一句话就是:同阶之中,武道称尊!

  这一句话似乎诠释了武道的强势和霸道,同时蕴含一股强烈的自信,这让楚默心底暗暗记住这句话。

  随后就是介绍武道境界和相关信息的,不过楚默所能看到的武道境界只有后天三境和先天三境,但他相信,后面还有其他境界。

  后天三境分为炼皮、炼骨、淬脉;先天三境分为搬血、易髓、炼脏。

  普通武者每一境界分为九重天,此所谓武道九重天。

  炼皮圆满,皮膜如铁,身负千斤巨力;

  炼骨圆满,虎豹雷音伴体,身负三千斤巨力,足可开碑裂石;

  淬脉圆满,经脉宛如虬龙,健壮坚韧,身负五千斤巨力。

  楚默脑海中的信息大致上来说就是这些了,当然各境界还有细微的划分,比如皮膜如铁就是炼皮境圆满什么的;

  所谓炼皮成牛,只要将皮膜淬炼的如牛皮一样坚韧,就是炼皮圆满了。

  武道系统的传承信息不多,但也不少,都消化完毕后,楚默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同时也想起了所谓的“任务奖励”,嘴里喃喃自语道:话说这任务完成了,但这任务奖励呢?

  而随着楚默如此想,脑海中再次出现了信息:是否开启武道之路,武道之路只能向前,不可后退,退则万丈深渊。

  一“看到”这句话,楚默心底微微有些迟疑了,随即一想自己光棍一条,要是不开启武道之路,百年后就是一具枯骨,又有什么好犹豫的;

  心底自嘲一番后,楚默果断选择了“是”,随即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属性面板”。

  宿主:楚默

  武道境界:炼皮境一重天

  国术境界:明劲入门

  武学招式:五行拳

  寿命:8/80

  幻想世界:叶问2

  宝物:洗髓丹1枚

  楚默一看到洗髓丹,眼前就是一亮,用屁股想也知道这洗髓丹肯定是跟书上的一样,洗髓伐脉,提升资质的宝物,不过随即就是有些迷惑,心道洗髓丹在哪里?

  脑海刚有疑惑,脑海中出现八个字:心中有念,实物自现。

  楚默心底默念,伸出手后手心出现了一个锦盒,打开锦盒,里面有果然有一个玉瓶和一张纸张。

  玉瓶中是一枚金色的丹药,纸张上却写着辅助洗髓丹药浴的药材和火候。

  辅助药浴的药材竟然要百年药材,如人参、灵芝之类的宝药才可,好在楚默家里还算富庶,这些药材不用费劲就可以凑齐的。

  之后,楚默就回了楚家,相比于一个月前,楚默整个人都健硕了不少,精神奕奕,步子沉稳有力。

  回到家,楚默就跟楚恒说要百年药材药浴,同时拿出了那张药浴的配方;

  楚恒看完配方后毫不犹豫的派人去准备药材,毕竟是自己的小儿子,他岂能不满足。

  ......

  

第三章 洗髓丹
执剑诸天全文阅读作者:灵魂的假面加入书架

  作为洪震南亲传弟子,楚默就搬到了洪拳武馆跟洪震南一块住,正式开始学武,三四天后才回家一次;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洪震南开始系统的教授五形拳五种拳法的要义,楚默对五形拳的龙拳、虎拳、豹拳、蛇拳、鹤拳有了极为细致的了解;

  五形拳中五种拳法套路各有特点,适用与不同对手的打斗场合,五形拳可单练,亦可混合练;

  当然,以楚默的武学造诣,自然是乖乖的单练五种拳法,将五种拳法融会贯通后,才能正式开始练五形拳了;

  楚默见洪震南并没有传授五形拳精义的意思,忙开口询问:“师傅,徒儿什么时候可以正式学习五形拳啊?”

  洪震南皱了皱眉,随即给楚默扔了一记白眼,道:“武学之道,最忌好高骛远,你要脚踏实地,等你五种拳法悉数圆满再说。”

  楚默一听撇了撇嘴,但还是点了点头,随后开口询问:“师傅,有没有速成五种拳法的办法?”

  “哼,武道之路,步步坎坷,需以强大的毅力,脚踏实地,方能有所成,哪有什么速成之法?最好的速成之法就是多跟人交流切磋!”

  洪震南冷哼一声,自顾自的离开。

  ......

  随后半个月中,楚默一边勤奋习练五种拳法,一边加入到武馆弟子的队伍中,跟他们比武切磋,果然如洪震南所说,进境喜人。

  半个月后,楚恒亲自来看楚默,同时也将服用洗髓丹所用的辅助药材都尽数送了过来,这下楚默终于可以服用洗髓丹了。

  “希望这洗髓丹真的有传说中的效果!”

  楚默盘坐在用百年老药熬制的浴缸里,调整好状态后,从玉瓶中取出洗髓丹一口吞了下去;

  随后一股股暖流向着全身蔓延开来,楚默只觉浑身十分舒服,呻·吟声不自觉的从嘴中传出,渐渐的,楚默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楚默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身体轻飘飘的,飘飘欲仙,仿佛要羽化而登仙;

  不过却闻到了一股恶臭笼罩着自己,低头一看,只见浴缸浑浊不堪,一层黑色的物质漂在水面上...

  他身上亦是附着一层黑色的物质,仿佛是掉进了屎坑里一般。

  呕...”

  楚默赶紧从浴缸中跳了出来,远离了那充满恶臭的浴缸;

  一面叫师兄帮忙准备了热水,将附着在身上的漆黑腥臭的杂质洗去后这才出了屋。

  经过洗髓丹洗髓伐毛后,楚默浑身身轻如燕,连脑子也清明了很多,很多晦涩的拳法招式,一下子有了更深的理解;

  甚至,过目不忘可轻而易举办到;

  皮肤也白嫩了不少,身高也一下子涨了十几公分,差不多有一米五左右的,臂膀的肌肉也更加紧凑刚硬了,这让洪震南渍渍称奇。

  洗髓伐毛后的楚默脱胎换骨,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武学进境神速,圆满掌握了五形拳五种拳法要义,堪称妖孽;

  这让洪震南欣喜欲狂,要知道他当初被师傅手把手教导,完全掌握五种拳法也用了一年多时间,还被起师傅夸奖为百年难得一见。

  但跟楚默一比,他就显得再平庸不过了,这可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见楚默五种拳法都悉数圆满掌握,洪震南极为满意的看着个头快到自己肩膀的徒儿。

  “默儿,不错,能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将五种拳法练至圆满,你果然没有让为师失望!”

  洪震南当然不能说自己看走眼了。

  “都是师傅教的好!”

  “哈哈,好,默儿,既然你五种拳法圆满了,那为师就正式教你五形拳精义,希望你下去后勤加习练...”

  洪震南大笑一声,这才开口提出要教楚默五形拳要义。

  之后的半个月里,洪震南亲自手把手的将自己的多年的练武经验悉数的传授给楚默,同时给楚默喂招,好让楚默早点掌握五形拳。

  五形拳比单一的五种拳法要难练不少,即便是有洪震南手把手的教导,楚默一个月才基本掌握;

  又经过了两个月的打磨和习练,这才圆满掌握可五形拳,比之浸淫多年的武术大师也是不遑多让;

  真要说欠缺,那就只剩下实战演练了,不过让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孩子去实战也不现实;

  毕竟,楚默身体还没长开,力量也不足。

  见到楚默武学资质如此不凡,洪震南也不藏拙,从暗格中拿出了一个锦盒,只见里面有三本发黄的书,老旧不堪。

  “默儿,这就是‘洪门三宝’中的工字伏虎拳、铁线拳、虎鹤双形拳;

  为师先教你工字伏虎拳,工字伏虎拳重根基,只有勤练工字伏虎拳,才能打下深厚的根基,以你的资质,一两年拳法就能圆满,之后为师再教你铁线拳和虎鹤双形拳...”

  ......

  默儿,工字伏虎拳由“工字拳”和“伏虎拳”组成,工字伏虎拳腰马稳健,桥手刚劲,法门紧密,进退有规;适合打熬基础,没有为师的授意,不得私自外传,明白了吗?”

  “徒儿明白!”

  随后的一年时间里,在洪震南的督促和下,楚默每天除了站桩打熬基础;

  就是练习工字伏虎拳和五形拳,进境神速,工字伏虎拳也是已经圆满,让洪震南很满意;

  同时,一有时间,就泡在书房中,观看各种各样的杂书,有医书、道书、佛经、拳法秘籍等,贪婪的吸收着武学相关的知识。

  无论在武学眼界,还是武学境界都有了质的飞跃;

  而楚默的武道境界也到了明劲后期,炼皮境八重天。

  宿主:楚默

  武道境界:炼皮境八重天、炼骨四重天

  国术境界:明劲后期

  武学招式:五形拳、工字伏虎拳

  寿命:9/80

  幻想世界:叶问2

  宝物:无

  这个时节,香港也正在被日本鬼子进犯,火炮坦克之下,香港摇摇欲坠,总督府的军队苦苦抵挡,但也坚持不了多久;

  楚默知道离香港被日本鬼子占领已经不远了,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就连平时热闹的武馆,最近都鲜有人来,除了十几个亲传弟子之外,其他人都已经离开了。

  12月初,眼看着香港就要失守了,楚默在父亲严辞以及母亲的泪水的攻势之下,不得不离开武馆暂避他处;

  而洪震南在楚默离开武馆的那天,把装有“洪拳三宝”的锦盒放到了楚默的手中。

  “默儿,不知道洋人能不能挡得住鬼子的炮火,此次一别,你我前程未卜,这是‘洪拳三宝’,你带上...”

  “师傅!”

  “好了,快些走吧...”

  ......

  12月25日,香港总督杨慕琦向日本投降,日本鬼子正式进入香港境内,开始对香港的居民施行高压统治,香港的百姓生活变得更加的艰苦。

  楚家因为提前转移家财,躲避到乡下,并没有伤筋动骨,只是城内的一些产业不得不弃置;

  人员也有些伤亡,主要是鬼子进犯时,被香港当局征召参加战斗是伤亡了一些人。

  而楚默一面派人打探洪震南等人的安危,一面随家人暂时在一个叫鱼山村的地方安定了下来;

  除了鬼子不定期的扫荡之外,这里还是十分的安全。

  在鱼山村的住下后,楚默就从洪震南交给他的锦盒中拿出拳法秘籍,正式习练“洪门三宝”中的第二套拳法“铁线拳”。

  铁线拳,招式大开大合、长桥大马,特色在于以身调气、以气催力;

  以开合吞吐,配合十二桥手诀,刚柔互用,再加上五脏六腑的调息锻炼,使之达到“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的效果。

  在这之后的三年里,楚默勤奋练武,风雨无阻,铁线拳一年大成,两年后就圆满了,浑身的筋骨淬炼的刚劲有力,武道算是初成。

  ......

  

第四章 匆匆8年
执剑诸天全文阅读作者:灵魂的假面加入书架

  第三年,经过不懈的努力,他的炼皮境界达到了九重天圆满;

  似乎陷入了瓶颈,进无可进,但距离传说中的皮膜如铁似乎还是差一些火候;

  反而炼骨进境不错,在铁线拳的辅助之下,已经到了八重天后期,随时都有可能突破九重;

  至于国术境界,他算是正式踏入了暗劲的境界,体内也产生了一股所谓的“元气”,游走在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淬炼身体的骨骼经脉。

  铁线拳圆满后,楚默也开始习练洪拳高级拳法虎鹤双形拳;

  与此同时,被抓去服劳役的洪震南终于带着家小逃出来避难;

  楚默得知消息后,派人接应洪震南一家到了鱼山村。

  洪震南得知楚默铁线拳圆满,惊讶的说不出话来,随后亲自教导楚默习练虎鹤双形拳。

  “默儿,虎鹤双形拳整套动作108式,讲求有慢有快,有高有低,从慢到快,快慢结合。

  手形以拳、掌、指、爪、钩为主,手法以抛、钉(钑)、挂、撞、插威力最大;

  步法包括弓步、马步、虚步、跪步、独立步和麒麟步。

  身形要平稳中正,收腹探身为助,拳势威武雄壮,气势磅礴;

  虎形,动作沉雄,声威叱咤,有龙腾虎跃之势,拳势着重虎之威猛霸道;

  鹤形,身手灵捷、动作迅速、有气静神闲之妙,拳势重在鹤之灵秀迅捷……”

  即便有洪震南的批注和亲自指点,楚默也练的十分缓慢,虎鹤双形拳更加的复杂难练,动作刚猛迅疾,出拳如雷,筋骨齐鸣,是一门刚烈霸道的拳术。

  ......

  接下来的日子里,楚默跟着洪震南不断地习练虎鹤双形拳,时间也来到了1945年8月,日本鬼子投降,楚默跟着楚家再次回到了香港城内;

  回到香港后的三四年里,楚默一面勤加练习洪拳,造诣不断加深,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时常与洪震南切磋难分胜负;

  另一面借助洪震南之手举办武术大会,名正言顺的偷师各门各派武学;

  当然,也有被抓住的,不过有洪震南和楚家作为倚仗,那些武馆师傅我不敢把楚默怎么样,只能敢怒不敢言,暗暗防备。

  不间断的“踢馆中”,楚默与各个武馆的徒弟们切磋,贪婪吸收着各门各派的武学精华,磨练着自己的拳术修为;

  在香港也是声名鹊起,被称为“洪门小拳王”。

  ......

  楚默笔直的站在海边的沙滩上,迎着那海天一线无垠,带着腥味的味海风席卷漫天的海浪,不断地拍打着海岸...

  经过几年磨练,楚默已经是17岁的小伙子了,剑眉星目,眸子深邃,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总是带着一丝淡漠的笑意;

  楚默每天都会来海边练武,这已经是他最近几年来的习惯了;

  经过了十多年的习武,楚默的实力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已经完全超过了师傅洪震南;

  拳脚凌厉刚猛,裂碑碎石完全不在话下,全力一击甚至可以打出三千斤的巨力;

  皮膜被淬炼的坚韧无比,寻常兵刃难以划伤;骨骼被淬炼的如金铁一般,已经达到了虎豹雷音的境界;

  经脉犹如虬龙一般,盘根错节在身体中。

  宿主:楚默

  武道境界:炼皮境九重天圆满、炼骨九重天圆满、淬脉九重天圆满。

  国术境界:暗劲后期

  武学招式:洪拳、太极拳、八卦掌、形意拳等。

  寿命:17/80

  所在世界:叶问2

  宝物:无

  最近几年,楚默通过踢馆还偷学了太极拳、八卦掌、形意拳等拳法,拳法也算是十分完善系统了,如今只等待剧情的开始。

  “师兄,找到了...”

  远远地有几个青年向他跑来,一个个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似有急事一般。

  “郑伟基,有消息了?”

  来人是洪震南最近几年新收的徒弟郑伟基,也就是电影中和黄粱闹比武被打败后围殴黄粱的那个家伙;

  郑伟基因为资质不错,人也机灵,被洪震南收为弟子;

  不过因为入门晚,实力不如楚默,被楚默教训了几次后,才不得不尊年龄比他小的楚默为师兄。

  “呼哧...师兄,我们找到了...你说的那个叫叶问什么的人...”

  “叶问人现在在哪?”

  “住在崇云街...”

  “叶问开馆收徒了吗?”

  “好像开馆了,不过好像还没收到一个徒弟...”

  “很好,兄弟们都辛苦了,这些钱拿去分给兄弟们...”

  楚默只记得叶问是在49年的时候来香港的,但不知具体什么时候,好在,楚默记得报社的梁根给叶问找了教武功的房子;

  有了这条线在,楚默就派人日夜盯着梁根,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把叶问给盼来了。

  “你终于来了!”

  楚默打发走了郑伟基等人后,抬头看向香港城内,嘴里轻声的开口道。

  翌日,楚默穿上了母亲亲手缝制的紫色短打外套,向崇云街走去。

  楚默在崇云街上走了很久才找到咏春武馆,果然如电影中一样,叶问将别人的天台当做了武馆。

  拾级而上,楚默还没走到天台上,就听到一道声音传来。

  “喂,你是教咏春?”

  “叶师傅,有人来找你学拳了!”

  一听到这里,楚默就反应过来,原来是那个黄粱第一次找上门来了,随即不作他想,加快了脚步。

  等到了天台上,就看到一身黑衣长衫,长相酷似甄哥的男子正在介绍着咏春拳,此人应该是叶问无疑了;

  而另外一人是一个身穿牛仔,横背挎包的青年男子,面目略带桀骜之色,不耐烦的打断了叶问的话。

  “你不用跟我说那么多,你跟我打一场,输了我就交学费!”

  叶问看着桀骜的黄粱,笑着点了点头,退后几步,摆开了架子,有神的双目盯着黄粱。

  黄粱将背着的包扔到一边,扭着脖子就上前了,弓着腰,摆开了拳击的架势。

  “咏春,叶问!”

  叶问以不变应万变,黄粱开始试探的攻击起来,随后二人就展开了徒手搏击,只可惜没两个回合,黄粱就被一肘击退了。

  叶问收起架子,轻笑着问道:“怎么样?”

  黄粱面子没挂住,桀骜的冷哼道:“你又没赢我!”

  叶问无奈的摇了摇头,站在那里等着黄粱的进攻,黄粱这次也是使出了全力,只是叶问不忍伤他,以技巧破解了黄粱攻势,击退了黄粱,想让黄粱知难而退。

  叶问轻笑着看向被击退的黄粱,道:“服输了吧?”

  黄粱以轻蔑的语气开口道:“服什么?我都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叶问的脸上的笑意终于收敛,严肃的看着黄粱,随后黄粱进攻,叶问左手擒拿黄粱右拳,右拳一击击中黄粱的面门;

  被击中的黄粱恼羞成怒,怒吼一声冲上前进攻叶问,只可惜技不如人,被叶问三下五除二的击败。

  叶问放开被擒拿的黄粱,笑着开口道:“我看现在可以交学费了哈?”

  黄粱站起来头都没回提着包怒气冲冲的与楚默擦肩而过,似乎没脸留在这里...

  ......

  

第五章 狗日的,竟敢关我师傅
执剑诸天全文阅读作者:灵魂的假面加入书架

  ps:诸位兄弟新书需要呵护,大家赶紧投个票,给我点动力。

  叶问脸上失望之色一闪而逝,随即看向笔直站在一边的楚默,眸中精光一闪而过。

  “你学过拳?”

  对于叶问能察觉楚默学过拳并不惊讶,并没有否认:“不错,我学过洪拳。”

  “洪拳...”

  叶问一听是洪拳,意味深长的看了楚默一眼,不自觉的摇了摇头。

  “怎么?学过洪拳就不能学你咏春拳吗?”

  叶问一听神色就是一愣,随即摇头失笑,半响后缓缓开口。

  “那倒也不是,只是洪拳走的是霸道刚猛的路子,而咏春讲求刚柔并济,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不就是刚柔并济嘛?别人或许做不到,但我楚默未必就做不到!”

  楚默一听叶问并没有拒绝,心底也是松了一口气,随即以不服输的语气开口;

  事实上,楚默学了太极拳等拳术后,足以做到刚柔转换,并不会被洪拳的刚猛掣肘,要不是因为任务,楚默还不一定来拜师。

  “好志气,既然你决心已定,那我叶问也不会拒绝,不过...”

  事实上。叶问此时落魄无比,怎么会拒绝楚默?

  “搭搭手后我就交学费!”

  楚默后退一步,站成四平马,看向叶问,而叶问神色也严肃起来,浑身的气势一变,看向了楚默。

  随后楚默先发而至,虎拳呼啸而出,只取叶问中路,叶问后发出手,左拳格挡,击在楚默手肘之处;

  而右拳闪电般出击,只取楚默中路,迅疾爆裂,这是咏春拳摊手,楚默不是黄粱,自然有办法招架;

  二人你来我往,拳脚相加,斗的激烈无比,拳拳到肉,骨骼声噼啪作响,一时难分伯仲。

  叶“师傅咏春拳已至化境,拳法刚柔合一,楚默佩服,还请叶师傅收我为徒!”

  百八十回合后,楚默感觉有些吃力了,先一步撤出了战斗,向叶问拜师;

  “既然你一心要学咏春拳,那叶某便收下你,不过...”

  叶问本人并没有什么门户之见,再加上自己现在确实窘迫,资质不错的楚默一心拜师,也就顺势答应了下来。

  “多谢叶师傅成全,这是我一年的学费!”

  楚默自然也知道叶问现在生活窘迫,赶紧掏出了钱给叶问;

  拜师成功后楚默也是给洪震南

  招呼了一声,洪震南知道楚默的性子,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第二天,黄粱果然再次带着几个朋友前来挑衅,徐世昌、魏国庆和王坤被叶问修理一顿后,一行四个人果然如电影中一般,果断的向叶问了拜师。

  第三天开始,叶问正式给五人传授咏春拳拳法精义了。

  “我们咏春拳,讲求攻守合一,一攻一打,以疾风骤雨般的速度和威势在最短的时间内击倒对方...”

  我们咏春拳招式有小念头、寻桥和指标三套拳法以及辅助练习的木人桩...

  咏春拳攻守兼备、守攻同期,讲求刚柔并济,以减少气力消耗...”

  ......

  连消带打,日字冲拳。”

  学到了咏春拳后,楚默脑海中也终于传来传来了任务完成的提示;

  如此一来,目前的任务只剩下和洋人打擂台了。

  接下来的一年内,楚默一边潜心习练着咏春拳,一边与叶问切磋,有着叶问的指导,再加上楚默深厚的武学休养和眼界,咏春拳也练到了圆满境界,甚至有了自己独特的体会。

  楚默的国术境界也突破到了暗劲圆满,与叶问持平,只消一步就能到化境了。

  这一天,楚默一行人如往常一样在天台上相互切磋着,忽然有几个人蛮横的闯了进来。

  “谁是叶问呐?”

  楚默回头一看,这些家伙都是洪拳武馆的弟子,心底大概也知道了怎么回事,准是黄粱和郑伟基打架被扣下了。

  “赵灿,找我师父什么事?”

  大师兄?你怎么在这儿?”

  “这里是咏春武馆,为何无故闯进来?”

  “阿默,发生什么事了?”

  “你们跟我师父说吧,到底什么事?”

  楚默心底清楚什么事,但没有说,反而让赵灿几个人说。

  “叶师傅,你徒弟黄粱打伤了我们兄弟,现在在我二师兄手上,到鱼档的李洪记赔礼道歉后领人...”

  “赵灿,别太过分了,回去告诉郑伟基,让他把人给我送回来...”

  楚默一听,就觉得这厮有些过分了,赶忙叱骂道。

  ......

  等了半天,也不见把人送过来,看来这郑伟基是铁了心不放过黄粱。

  “阿默,我还是亲自走一趟,此事你不要插手!”

  叶问知道楚默插手会让楚默很难做,不想楚默介入此事,打算亲自去一趟。

  “师傅,那我跟你一块去!”

  你就留在武馆,安心督促师弟们练武,我很快就回来!”

  叶问拍了拍楚默的肩膀,摇了摇头,随后踏步离开了天台。

  楚默知道接下来叶问会和洪震南照面,也确实不好出面,也就没有去。

  事情果然如剧情中的那般,叶问单枪匹马闯入鱼档李洪记,杀了个七进七出,将黄粱给救了出来;

  不过还是与洪震南照面了,并被洪震南责令遵守香港武术界的规矩,接受各门派挑战,一炷香内没倒下,才有资格教拳;

  后面肥波还是不开眼的将叶问和黄粱给关进了警察厅中,楚默只能走一趟警察厅。

  一进监狱,就看到肥波拖着肥胖的身躯走了出来,一见楚默,屁颠的迎了上来,一脸谄媚的问道。

  “楚少,不知什么风把您吹到我们警察厅...”

  “肥波,你最近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狗日的,竟敢关我师父!”

  对于电影中的肥波,楚默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直接冷声呵斥。

  肥波一听就是一愣,他和洪震南关系不错,一起为英国佬做事,怎么会关洪震南,赶忙赔笑着道。

  “楚少稍熄雷霆之怒,我哪敢关洪师傅啊,这中间莫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个屁,死胖子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师父叶问就在里面关着呢,有什么误会?还不放出来?”

  “叶...叶问?他是您师...师父?”

  听楚默师父是叶问,肥波一怔,随即傻眼了,睁着大眼睛,结巴的问道。

  “废什么话?还不放人?”

  “是是是,我这就放人!”

  楚家在香港可是名门望族,与英国总督府府主关系很不错,肥波自然是不敢得罪楚默,赶忙拖着肥胖的身躯向监狱跑去。

  “师傅,阿梁,你们没事吧?”

  “大师兄,我们这就一起去把鱼档砸了,为师傅出口气!”

  黄粱拉着楚默就要走,楚默苦笑着摇了摇头。

  “阿梁,别胡闹,你大师兄师从洪震南师傅,你让你大师兄砸洪师傅鱼档子,这算什么事?”叶问立刻呵斥住了黄粱。

  “阿梁,放心吧,此事全是郑伟基搞的鬼,不要迁怒其他人,我会让郑伟基亲自给师傅赔罪的...”

  楚默拍了拍黄粱的肩膀,嘴角咧开一丝邪笑,冷冷的开口道。

  毕竟这次这郑伟基不给他面子,让楚默很不爽,再加上一切的事都是郑伟基搞的鬼,他自然不会轻易揭过此事。

  黄粱看着楚默的眼睛,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这次我给大师兄一个面子!”

  ......

第六章 叶问拜馆
执剑诸天全文阅读作者:灵魂的假面加入书架

  黄粱和叶问回去后,楚默就去了洪拳武馆找郑伟基;

  “大师兄。”

  “大师兄您来了?”

  ......

  洪拳武馆内依然热闹无比,弟子们相互切磋,见到楚默来,纷纷开口打招呼。

  武馆大厅中,郑伟基站在洪震南的身后,眸中带着一丝畏惧之色,见楚默看向他,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阿默,你有一段时间没来了,来,跟为师搭搭手,让为师看看这一年来你的拳法有没有长进!”

  站在武馆大厅中的洪震南见楚默走了进来,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轻笑着开口道。

  “自不会让师傅失望!”

  既然洪震南开口了,楚默自不会拒绝,走到大厅中央,看向洪震南。

  “嗯,阿默,你就用新学的咏春拳跟为师交手,为师倒要看看被你推崇的咏春拳到底有何独到之处...”

  洪震南挺着肥胖的身躯,摆开了架势,同时开口让楚默用咏春拳,楚默自然是知道这洪震南是在敲打他,让他适可而止;

  毕竟今天叶问大闹了李洪记,事情的始末他也肯定很清楚,只是他弟子输给了叶问弟子,面子上肯定挂不住,心里如何会高兴?

  “那师傅,你可要小心了!”

  “哼,吃我一拳!”

  洪震南冷哼一声,提气一跃而起,长腿横劈,双拳直取中路,如猛虎下山一般,凶猛暴烈。

  楚默自然也很熟悉洪拳的招式和风格,身躯急速的偏转,同时进逼洪震南,打算贴身攻击。

  “嘭嘭嘭!”

  洪震南可是老江湖了,焉能不清楚楚默的把戏,身躯灵活的躲避,同时一招黑虎掏心只取楚默中路。

  楚默身躯一仰,长腿斜上踢,洪震南双臂格挡,楚默借力一跃而起,一招力劈华山,直扫向洪震南胸口。

  洪震南将全身的力量涌入右臂,铁拳暴烈出击,击在楚默右脚,二人一击而退。

  “再来,看为师虎鹤双形拳!”

  “师傅,也尝尝徒儿这招日字冲拳!”

  “嘭嘭嘭!”

  二人再次战作一团,长拳闪电般的出击,如打太极一般,迅疾无比,不断地将彼此的拳格挡住。

  楚默不断用咏春拳中的摊手、寻桥、指标等招式予以还击。

  不消片刻,二人已交手百余招,洪震南渐渐招架不住了,毕竟是年老体衰,早已不复当年之勇。

  楚默自然也不会过分紧逼,一招之后,身躯一跃而起,借着洪震南的拳力撤出了战场。

  “师傅,你觉得咏春拳如何?”

  “师傅,药!”

  洪震南此时已经满头大汗,这时郑伟基端着一碗药走了过来,洪震南端起碗,一饮而尽。

  良久,洪震南这才开口道:“刚柔并济,攻守合一,咏春拳确实有独到之处,但还是不如我洪拳之刚猛!”

  楚默闻言也不回话,这不过是洪震南死要面子罢了,他自然也不会道破。

  “说吧,这次来武馆有什么事?”

  “师傅,也没啥大事,就是伟基因为跟黄粱比武输了,把黄粱扣下,冒犯了叶师傅,我想让他去给叶师傅赔礼道歉!”

  洪震南一听,脸色一黑,眸子怒视着楚默,语气有些冷硬:“让伟基给叶问赔礼道歉?你让我洪震南的弟子给一个野门野派教拳的赔礼道歉?”

  见洪震南如此震怒,楚默也沉默了,良久后才开口。

  “师傅,您记得吗?小时候您教过我学武要正宗,行事要正直,为人要正心,伟基因为输不起就扣押了别人,这是一个正直的人做的事吗?”

  洪震南一听眉头皱的更紧了,脸色也越来越黑,眸子紧紧的盯着楚默的眼睛。

  “师傅,还请您秉公处置此事!”

  楚默也不畏惧,直视着洪震南,说完楚默跪在地上,楚默知道洪震南不是什么小人,还分得清是非黑白。

  “呼...好,这次伟基做的确实不够光明,不过叶问不顾香港武术节的规矩,擅自开武馆也是有错,只要叶问能在为师手下坚持一炷香,那为师就让伟基去赔礼道歉...”

  洪震南能说出这句话,已经算是极大的让步了,楚默自然不会揭开这块遮羞布;

  毕竟洪震南在香港武术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的弟子给一个“无名之辈”道歉,这确实有损他的颜面。

  “师傅果然正气凛然,徒儿佩服!”

  楚默轻笑一声,自然适时的拍了洪震南一个马屁,以打破尴尬。

  “兔崽子,少来拍为师的马屁,今晚不要回去了,留下来跟为师一块吃个饭!”

  毕竟是自己真传弟子,洪震南脸色稍缓,笑骂一声,开口留楚默吃饭。

  “哈哈,好久没有尝到师娘的手艺了!”

  ......

  饭桌上,师徒几人也算是其乐融融,一边吃饭,一边聊了一些拳法方面的问题,解开了楚默遇到的一些难题。

  “阿默,过两天鬼佬要举办什么西洋拳击赛,你有空的话也去看看鬼佬的拳法,这样或许对你有些帮助!”

  这时洪震南忽然开口提了西洋拳赛,他也知道偷学百家,是为了增强自己武学修养。

  “哦,西洋拳赛吗?有空我会去看的!”

  楚默闻言,心底一喜,支线任务也马上就要开始了。

  “对了,明日,叶问会来挑战,你随为师一道去看看。”

  洪震南的意思,楚默自然明白,这是洪震南是提醒他不要忘本。

  翌日,香港武术界各门派的师傅们齐聚一堂,在洪拳武馆内聚集,等候着叶问的到来,楚默等师兄弟都站在洪震南身后。

  武馆中央,摆着一张大圆桌,圆桌之下就是一个个倒放的板凳。

  武馆师傅们三三两两,交头接耳,讨论着叶问。

  “这样的擂台啊,我以前打了几十次了,不过下面不是板凳,全部都是刀啊!”

  “叶问...有没有听过啊?”

  “听这个名字就知道没戏了...没听说过。”

  “说厉害,谁能比得上你罗师傅啊?”

  “彼此彼此吧,郑师傅。”

  “待会你上不上去啊?”

  “你要上,我也上!”

  ......

  半响后,叶问身穿一袭黑衫,昂首阔步的从外门走了进来,神情自若,淡漠如水。

  叶问走进来后,看向坐在正中央的洪震南,洪震南也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大声开口。

  “各位师傅,这个就是叶问,他现在香港开宗立派,所以在这里以武会友,接受大家的挑战...”

  随后,洪震南手指了指中央的大圆桌,指着叶问开口道。

  “叶问,你投降算输,掉到桌子外算输,一炷香烧完,如果你还站在桌子上,那我就喊你一声叶师傅!”

  叶问环顾四周,将外面黑衫脱去,昂首阔步绕过凳子,走向中央的桌子。

  “不会吧?就这么走上去?不咋地嘛!”

  斜靠着椅子的罗师傅一脸惊讶,随即眸带不屑的斜睨着叶问。

  “各位师傅,在下叶问,佛山咏春派,师承陈华顺,请各位师傅多多指教。”

  叶问跃上桌子,环顾四周,拱手对着在场众人,朗声开口。

  洪震南一扬手,看向场外的众师傅,大声喊道:“有哪位师傅想上去玩两手啊?”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众人都看向了其中眨着眼睛,对叶问最不屑的人。

  “罗师傅,还不上?”

  “看看有没有人先上!”

  “罗师傅上吧...”

  .......

  最后见没人愿上,罗师傅就站了起来,一跃而起,双脚踩着凳腿一步一步的跳上了中央圆桌“擂台”。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灵魂的假面所写的《执剑诸天》为转载作品,执剑诸天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执剑诸天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执剑诸天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执剑诸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执剑诸天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执剑诸天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