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末世武侠行最新章节 > 末世武侠行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末世武侠行 连载中
分享末世武侠行

末世武侠行全文阅读

末世武侠行作者:高铁很晃

末世武侠行简介:天降陨石,病毒肆虐,丧尸横行,整个世界瞬间崩塌,成为人间炼狱。
  被兄弟一刀偷袭致死的周宁带着一枚赤色石头重回末日爆发前夕,赤色石头可带他穿越各种武侠位面。
  在武侠位面学习功法,提升战力,这一世,周宁发誓要走到巅峰,将生死完全掌控在自己手里! https://www.uukanshu.com
-------------------------------------

末世武侠行最新章节第60章 排出
第2章 上门
末世武侠行全文阅读作者:高铁很晃加入书架

  《师父》这部作品,对话言简意赅,动作干净利落,情节反转颇多。

  周宁酷爱这类型动作片,还二刷过,对于其中的一些情节画面,到现在都没彻底忘掉。

  此片讲述的是南派咏春拳师陈识,在南洋飘荡十三年后,年岁渐大,难以在海上继续待下去,便动了开武馆的念头,想将咏春这门功夫传开,不让其断绝。

  而天津届时已成武术之都,各方拳种至天津开设武馆,已有十九家之多。

  也因此,天津的武行规矩颇多,尤其是“不教真的”,成了众馆主约定俗成的规矩之一。

  陈识初入天津,便找到了天津武术泰斗郑山傲,以一手独特凌厉的八斩刀法,当场让郑山傲震惊。

  陈识表明来意,想在天津开馆收徒,将咏春传下去。

  然而,当时的天津,一门功夫至多传两位真传,其他弟子都不会教真功夫。

  一旦真教,将不被同行所容。

  陈识接受了郑山傲的意见,只为扬名,不教真的。

  但是,开设武馆的话,必须先踢八家武馆,取得八连胜,才有此资格。

  陈识自然是有此本事。

  可是,如果是他亲自出马,将不会被武馆同行接纳,会赶出天津。

  于是,他需要找一个天津本地人当徒弟。

  天津人容天津人,徒弟踢馆承受众怒,师父则获得开馆资格,是最好的办法。

  ……

  周宁只觉腰酸背痛,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果着身子进大澡盆里泡上一宿热水澡。

  “周柱子,累坏了吧,哈哈。”

  躺在干硬木床上像具死尸只带喘气的周宁,还没睁开眼,便闻到了浓烈的汗臭味。

  借助媒油灯微弱的光芒,隐约看清了来人,身体壮实,浓眉大眼,中年面容。

  “马领头。”

  周宁忙唤了声,身体却一动也不动,继续躺在木床上,等气喘匀。

  内心却暗暗吐槽:干脚行可真够累的。

  完全是跑腿的活计。

  拉黄包车还是轻松的,面对那些重型货物,怕得需要好些兄弟一起,推上个大半天。

  他方才就在马领头的带领下,和十几号兄弟一起,才将那批重达几千斤的货物,给艰难运送。

  运完货物,天也黑了,单身的兄弟都住在大通铺里。

  在冲了个凉澡后,一个个像死猪一般,闭眼就睡。

  马领头笑着点了点头,走几步又对周宁身边睡下的年轻人叫道:“小耿,小耿你睡了吗?”

  小耿毫无反应,睡得很死,周宁摇了摇其臂膀,仍是没醒,便道:“睡了。”

  马领头点点头,然后在大通铺的另一边解衣睡下。

  大通铺里是汗臭味的天堂,周宁却并没半点不适。

  末世里的那些年,各种目不忍睹恶心死人的场面他都见过,区区汗臭味,一点都不碍着他。

  此刻,他正拿目光看着灯光下的“小耿”。

  在电影世界里,没多久,耿良辰就成为了拳师陈识的徒弟,并脱离脚行,在街上干起租书的活。

  却因此得罪了脚行的兄弟。此是后话。

  耿良辰天分颇高,独练八斩刀法,本来这门刀法需要两年时间才能练成,耿良辰却生生将这个时间缩短一半。

  然后,连踢八家馆,一时风光无两。

  后来,他遭人算计,被一叫林希文的军官在小腹插了两刀,然后被赶出天津……因其至死不愿离开天津,所以最后的结局有些悲壮。

  周宁理了理剧情,思考着如何在《师父》里弄到有用的东西。

  虽然,他具备了末世十年的记忆,知道未来十年将发生的情况,也懂得如何成为强大的基因战士。

  他自信,可以在末世中活下来,比别人活得更好。

  可末世时期,变化莫测,存在着太多匪夷所思的变数,甚至诞生了好些足以毁灭世界的恐怖存在。

  周宁想变得更强大,这样才有更大把握应付未来危机。

  而且,在末世初始时,危险无数。

  周宁只是个普通人,纵然他在末世中学了些军体拳之类的拳脚功夫,怕是也难以应对那如潮水一般覆街而过的丧尸潮。

  如果他能在《师父》这个世界,得到咏春派的八斩刀法真传,想必应付那些丧尸将会从容许多。

  念及此处,周宁不由心神火热。

  这里的时间流速,是外界的一千倍,换言之,在这里边待五百天,外界也只过去半天。

  当然,他待不了五百天。

  现在离陨石天降刚好剩下不到11个小时,而他还要早些出院回家,所以这个时间还得缩短。

  满打满算,最多也就一年多点。

  很快,周宁便决定好了……

  按照剧情,住在贫民窟里的陈识带着妻子赵国卉在一次逛街时,招惹了当地混混,于是秀了几招,把一旁的耿良辰惊呆了:“女人好漂亮啊。”

  耿良辰本是奔着赵国卉去的,结果被陈识打得服服帖帖,还被收了徒弟。

  “所以,要在耿良辰碰到陈识之前拜师陈识。”

  次日,周宁请了假,主动去贫民窟里找陈识。

  既然知道剧情的走向,那就没必要耗时间,主动出击不是更好么?

  而且,取代耿良辰,这对后者来说,也是好事。

  这家伙心术不正,好色贪逸,后面要死了才逞英雄,在周宁看来,这是愚蠢式的作死。

  而自己,夺取了他的机缘,也能承受住其后果,可以说是既救人亦度己。

  花费了大半天时间,总算找到了陈识在贫民窟的家。

  其实,陈识作为当代咏春拳师,又在南洋混了十三年,不可能一无所有,沦落到只能住在贫民窟。

  他这么做,主要是为了防止教出的徒弟,在踢馆之后,被那些武馆盯上自己。

  而娶赵国卉,一是男性荷尔蒙的需要,毕竟这女人长得漂亮。

  二是让找上门的武馆放心,因为他是个有女人的武人,做什么都得考虑后果,若真存心得罪武馆,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弱点。

  这其实就是陈识玩的障眼法。

  但确实奏效了。

  “你好,我是来比拳的。”

  周宁推开了院门,基于基本的礼貌,说话时目不斜视,尽量不给这女的留下不好的第一印象。

  正在院子里忙活的赵国卉闻声抬头看了眼,边继续手头上的事边道:“洗把脸,我男人一会回来。”

第3章 师徒
末世武侠行全文阅读作者:高铁很晃加入书架

  周宁依言洗了把脸,随后坐在长凳上,对着院门目不斜视。

  此时的赵国卉,是一副农妇打扮,戴着头巾,看不清样貌,不过她那身材,却是遮盖不住,凹凸有致别有风情。

  周宁记得电影里有这么段话,赵国卉对陈识说:你收的徒弟,看我的眼神不正。

  陈识眼神阴冷道:练了拳,他就不敢看了,练上了,他会敬我如敬神。

  所以,为了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周宁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临近天黑时,陈识一副木匠模样的回来了。

  赵国卉迎上前去,在他耳旁悄语。

  陈识摘了草帽,放下工具箱,洗了把脸,神态自若。

  周宁依旧坐着,平静道:“比拳没意思,要比就比刀子。”

  这本是电影里耿良辰的台词,周宁无耻地借用了,但这就是他的目的。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咏春拳,名气还不够大,至少在北方武行看来,咏春是个陌生的小拳种。

  而咏春拳中,除了拳法,最厉害的就是八斩刀和六点半棍。

  这三样里,拳法注重格斗,棍法他还没见过,八斩刀法却是凌厉异常,双刀起落间存在致命杀伤力。

  在末世里,一手刀法绝对比拳法和棍法好用太多,面对那些丧失痛感的丧尸,刀的杀伤力将淋漓尽致地展现。

  听到要比刀法,陈识这才看了眼周宁,手掌一抬,示意等着,脸上更是露出一古怪的笑。

  没一会,走进屋的陈识拿出一布袋,放在木板上,揭开一看,里边躺着四把刀。

  “刀还行吧?”陈识言语间透着自豪。

  周宁点点头:“还行。”说着走上前,仔细打量起来。

  没错,就是八斩刀。

  所谓八斩刀,又称蝴蝶双刀,其实是一对短刃,由单刃刀和剑锋匕合成,皆有护手和钩,护手防止刀甩落,钩用来卸对手兵器。

  如果将两对八斩刀和一条长棍组合在一起,就成了乾坤日月刀,陈识便擅用此器。

  在《师父》里,有一场巷战,陈识以八斩刀与天津十九家武馆的馆主比试。

  这些馆主的兵器五花八门,有三尖两刃刀,岳飞刀,双钩剑,双短刃,大刀,长斧等。

  其中最显眼的,就是四名宿老所持的战身刀,以及子午鸳鸯钺。

  战身刀极高极重,须一手持刀柄一手持刀背,用之腰要好,这兵器克制八斩刀。

  不过,子午鸳鸯钺却能克制战身刀。

  所以巷战里的唯一一句台词,是子午钺的使用者称陈识“好刀法”,而陈识则赞“好兵器。”

  巷战时,陈识与那些馆主的对决,十分精悍短小,三两招即分胜负。

  因为巷子里空间狭窄逼仄,八斩刀的威力体现得淋漓尽致,可谓招招夺命,险之又险。

  而在末世,丧尸随处可见,一开始还好,只是些低等级的行尸,跳尸,但到了后面,丧尸变异进化,变成铁尸,铜尸,不化骨……而且拥有了一些低下智慧。

  届时,周宁要面对的情况将极度复杂,若练成八斩刀,将会大大地增加他的生存几率。

  虽然是重生一世,可所有事情都不会朝着前世的轨迹发展。

  他走的每一步,都不会跟前世一样,踩在同一个脚印上,而赤色怪石的出现,更是这一论证的有力证明。

  所以,未来十年如何,他不敢全盘肯定,重来一次,他也没有绝对把握可以活到末世晚期。

  周宁看着那双刀,不由有些呼吸急促,眼神都有丝火热。

  “开始吧。”

  两人各拿一对八斩刀,陈识站在原处,很是放松。

  周宁手持双刀冲了上去,刷刷就是二连斩。

  陈识一扭身躲过第一斩,又以单刃刀挡住第二斩,挡住的同时,剑锋匕已经抵在了周宁脖子上。

  好快!

  好精准!

  好狠辣!

  周宁内心震憾,这种刀技,到了极为精湛的地步,不愧是每日必挥五百刀才练出来的。

  如果自己有此刀技,再加上基因战士的强大身体,恐怕将会化身一部杀戮机器。

  前世的周宁,虽然熬到了末世后期,可是,依然只是一很普通的存在,在基地里不受关注不受器重,实力一般。

  但这一世,他发誓要走到巅峰,将生死完全掌控在自己手里。

  接下来,周宁又冲杀了几次,但没有一次走过两招,轻易就被制伏。

  他没有沮丧,反而放下双刀,直接跪地拜倒,坚毅道:“请收我为徒。”

  陈识眉头有些锁住,他看得出来,周宁不是练武天才,但也不蠢,似乎有些底子。

  “好,我会教你一个月,如果你考核不过关,将不再教你。”

  陈识动了收徒之心,但有所保留,因为周宁的天资一般,所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意思。

  幸好他还没碰到耿良辰,不然铁定不会收我。

  周宁大呼庆幸,但是也心存警惕,自己虽横插一脚,但剧情应该还会按电影剧本发展,耿良辰恐怕还是会来拜师。

  若是耿良辰拜师成功,而对方展现的天资又极高,自己怕是会被扫地出门。

  在电影里,郑山傲曾为陈识找了个徒弟,才教没多久。而在陈识收了耿良辰后,直接断绝了与先前徒弟的关系,不再教了。

  可见陈识此人,是个内心坚定心肠很硬的家伙。

  所以,周宁并没有想象中的兴奋。

  次日,他向脚行马领头表明去意,马领头还是很大度的,替他高兴,毕竟脚行不是好行当。

  接下来,周宁被陈识带到一地下仓库,开始教他八斩刀法。

  练习八斩刀的工具,比较特别,是两个靠一起的木人桩。

  在《叶问》里,叶问练习咏春拳用的就是木人桩,拳打脚踢,短小精悍,讲究中线和攻防寸劲。

  而在《师父》里,这个木人桩就不太一样了。

  木人桩上的手臂,都被绑上一柄短刀,所以一不小心,就会很容易弄伤自己。

  八斩刀法并不复杂,但需要多练,从无数练习中找到发劲窍门和用力技巧。

  陈识一开始只教了周宁一招,挟刀双斩,然后看他练了几遍后,就独自离开了。

  周宁对此没有在意。

  他聚精会神,全身心都放到刀法的练习上,渐渐揣摸着刀的运势速度和力量。

  这一练,不分日夜,任凭时间流逝。

第4章 问话
末世武侠行全文阅读作者:高铁很晃加入书架

  练武的人,平常不能干重活,容易累着。

  耿良辰在练武后,以租书度日,他的摊子摆在一个茶汤女的对面,茶汤女有着异域风情,还很漂亮。

  周宁因为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暂时占据了脚行周柱子的身体,倒不用考虑得太长远,反正周柱子干了好几年脚行,多少还是有些积蓄的。

  拿着周柱子的老婆本,周宁一天啥事也不干,吃住都在仓库,连睡觉都拿着八斩刀,陷入疯狂的练习。

  没过半个月,在日夜苦修不辍的努力下,周宁的刀功日渐精熟。

  陈识如今的刀法,是每天挥刀五百下十数年坚持的成果。

  而周宁,每天至少挥舞数千下,一旦筋疲力尽,就边休息边总结。

  在疯魔般的练习下,周宁对刀的运用,已经熟能生巧,还初步有了些自己的见解。

  陈识对其进境,只评价了三个字:“很刻苦。”便不再多说什么。

  显然,周宁的天资还是差了些,无法让陈识满意。

  不过周宁也不去在意。

  人贵有自知之明,所谓勤能补拙,相信只要坚持不懈,总会有量变引起质变的一天。

  陈识虽然对徒弟的天资不是很看好,但每几天还是会与其比试一次,以增加其实战。

  按照剧情,耿良辰终于还是出现了,被陈识同样带到了练刀的仓库。

  “你俩,以后都在这练。”

  耿良辰见到周宁,颇有些意外,“周柱子,原来你在这。”

  周宁点点头,道:“太好了,在脚行咱们是兄弟,如今又要做师兄弟了。”

  陈识在一旁看着,颇有些意外。

  没想到这两人都是干脚行的。既然认识,那他也省事些。

  而且,内心一动:“反正两人感情不错,教一人是教,教俩也是教。”

  便道:“柱子,你练刀的天分比不上良辰,但念你与他是一起的,那一个月的考核,就先免了,以后你要更加勤奋。”

  周宁忙躬身道:“是。”

  耿良辰闻言,却是嘴角挑起一抹轻笑,神情也放松许多。

  周宁则虚惊一场,还以为要把自己扫地出门了,也不知陈识存的什么心思。

  他细细思索,许是觉得,两人一起练刀,一来形成竞争,二来便于平时切磋。

  耿良辰加入之后,仓库里的确没那么闷了。

  不过,周宁却更加有危机感了。

  他早练半个多月,可刀法却慢慢地被耿良辰追上了。

  不到两个月,耿良辰在切磋中便能和他平手。

  而且,这还是在耿良辰每天出去租半天书的情况下。

  “这家伙,难怪陈识说其是大才,比他自己的天分还高。”

  周宁有些小郁闷。

  不过,郁闷无用,刀法还是得继续练。

  周宁来到这个世界,目的不是争强斗胜,而是学习八斩刀法,以让他在末世更好地生存。

  至于这里的恩怨情仇,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反正又不带走。

  秋去春来……

  周宁对时间的流逝没多大感觉,他关心的是刀法的进步。

  至于期间发生了什么,是一无所知,对外界的动荡,竟毫不关心。

  耿良辰也是个闷罐子,两人虽住一起,却基本很少交流。

  所以,周宁只知这一年里,耿良辰在外边受过几次伤,其中一次是和脚行的兄弟闹掰了。

  另外就是,从耿良辰的神情里看出,这家伙恋爱了。

  不用多想,便知道是成功地和茶汤女情投意合了,只不过时机不成熟,两人还没有在一起。

  当然,周宁有时也会无聊,索性就拿了耿良辰的书,读了一些,尤其是连载的《蜀山剑侠传》,从头看到了尾。

  时间从刀缝间滑溜而过。

  转眼一年。

  这一日,陈识在考验了两人的刀功后,单独把耿良辰叫了出去。

  周宁没有多想,算算时间,应该是要踢八家武馆了。

  耿良辰出去没多久,复又进来,“师父叫你出去。”

  周宁有些意外,这还是陈识首次找自己谈话。

  反正在陈识眼里,周宁像个没妈的孩子。若非承了耿良辰的情谊,他估计在这都待不下第一个月。

  来到外面,陈识没有说话,只是拿眼观察着他。

  “这一年,你的表现中规中矩,唯一让我满意地是,还算刻苦。”

  周宁心神一凛,忙道:“谢师父。”

  陈识点了点头,问:“你知道我为什么收你为徒吗?”

  周宁若有所思,这一年里,他曾反复思考过这个问题。

  倒是也得出过答案,只是不能肯定罢了。

  “徒弟愚昧,但作为本地人,这边武行众多,多少也有所耳闻。”周宁试探着道,“师父是想在此开设武馆。”

  后面要说的话不言而喻。

  武馆若开设成功,就得招收门徒,自己天分不够,但勤勉有余,可以作为大师兄的人选。

  一来拜师最早,学刀法也有些时日,还是真教的那种,能够帮师父带徒弟,二来是本地人,好办事,三来可起榜样作用,因为勤奋嘛。

  陈识眼里闪过一丝惊色,没想到这个木讷寡言,只知习练刀法的周柱子,竟也有心思通透灵敏的一面,倒是小瞧了。

  “那你可知,如何才能开设武馆?”陈识有心考察。

  “教会徒弟,让徒弟打败八家武馆即可。”周宁老实道。

  “呵呵,却不知你竟还晓得这些,那么,你愿意去做吗?”

  陈识眼里精光突现,牢牢地锁住周宁的眼神。

  周宁倒是无所谓,微微低头,道:“自然是愿意,不过,我没有这个实力,如果我有耿师弟的天分……”

  陈识抬手打断,“就问你愿不愿意,不要扯别的。”

  周宁心里一惊,莫非真动了让我去做这个炮灰的心思。

  本来,他以为踢馆的事,是让耿良辰去做的,毕竟他有这个实力。

  难道剧情会发生变化?

  是了,耿良辰天资极高,假以时日,定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陈识这是动了惜才爱才之心。

  而且,耿良辰又有了心上人,有了牵挂,而自己是光棍,无所牵挂,到时被驱离天津,也不是多大事。

  心念电转后,周宁露出一丝笑意,“师父说什么,弟子就去做什么,只要能力所及,自无半分顾虑。”

  陈识闻言,渐渐露出莫名的笑,拍了拍周宁的肩,便转身离去。

第5章 踢馆
末世武侠行全文阅读作者:高铁很晃加入书架

  “师父找你说了什么?”

  一进仓库,练习刀法的耿良辰抬眉,语气有些凌厉。

  周宁心里一惊,这家伙怎么了,像是抢了他什么东西一样。

  “你呢?”周宁反问。

  耿良辰没有答,转身继续练起刀法来。

  这个样子,让周宁有些不自在。

  多大的事?

  替你出战踢馆,是为了你好。非但不感谢,还有恼怒横插一脚的意思。

  况且这事的决定权在陈识啊。

  你和我置气,是想干嘛?

  周宁是真有些生气了。

  不过静下心一想,却也理会了耿良辰的心思。

  此人怕是野心不小,想趁此出人头地。

  所以,什么危险啊,代价啊,统统不在意。

  脑子发热的情况下,装着的都是扬名二字。

  而且,这个时候的耿良辰,还不知道踢馆的代价——逐出天津。

  陈识是知道这点的,但他不能明言。

  在电影里,赵国卉曾发觉,并主动来到仓库,暗示耿良辰要小心些。

  结果这家伙没放心上,笑道,“比试都有公证人在场,不会出事。”

  周宁思虑一番,最后还是得看陈识的意思。

  几天过后,趁着耿良辰不在,陈识来了。

  “良辰来求了我,他不怕,我想问你,可有更好之法?”

  周宁没想到他这么直接,不由皱眉。

  再过一些时日,自己就离开这里,回到真正的世界。

  虽然陈识对自己仍有所保留,并没把压箱底本事全教。

  但以学到的这些,倒也能够在末世立足了。

  所以,如果真有更好的办法,就看陈识舍不舍得了,便道:

  “如果弟子出战,可以打赢的话,那何必顾其个人意志呢?”

  “师弟有大才,不应栽在这里,这一栽,是一辈子的事。”

  “而且,若只为扬名的话,不急在这一时,他有更长的路要走。”

  陈识没想到周宁思虑这般深远,倒是让他吃惊。

  “那你呢?你不怕吗?”陈识不解。

  周宁点头:“天大地大,随遇而安。我会为师父做得更好。”

  第一句表明了周宁不怕。

  第二句点明自己不会乱来,脾气比耿良辰好,不会平白得罪人,下场应当不会很惨。

  “好,那就拜托你了。”陈识动容,“接下来,我将全力教你。”

  终于认可我了吗?

  周宁心里一叹。

  当场,陈识开始教他,边讲解边展示,从绝招开始。

  这十天,耿良辰没有回来。

  而陈识在把八斩刀法全部教给周宁后,两人不断进行切磋,指出不足,增加对战经验。

  ……

  十天的时间,周宁进步比以往一个月都大。

  果然,师父领进门,修行靠法门。

  “现在的我,应该不比耿良辰差了,甚至还要强。”

  习武天分一开始所起的作用,确实能拉开不少距离。

  但周宁日日夜夜所付出的努力,仍是会量变引起质变。

  前面半年,的确是耿良辰靠着天分占优。

  可周宁一心扑在刀法上,闭门造车,全身心投入。

  所以后半年的进境,他的提升更迅速。

  如今,陈识亦是将绝学传授,还不断指点,顿时让其豁然开朗,刀法大增。

  所以,周宁自信,已经具备了踢馆的实力。

  五日后,陈识发了八道贴,分送天津的八家武馆。

  然而,却还是出了差错。

  踢馆人的名字,被替换了。

  这事是陈识交代耿良辰去做的,以南方咏春拳的名义。

  “南方咏春?师父陈识,弟子耿良辰?”

  要被踢的八家武馆次日就集合在了一起,讨论着,言论间颇为不屑。

  当周宁赶到第一家武馆时,却被堵在了门外。

  踢馆是打脸的事,一般不对外公开。

  而周宁被拦住的原因——没他这号人。

  “倒是有意思。”

  周宁冷笑着离开,既然某人执意找死,那他也干涉不得。

  刀法有成,周宁不再终日于仓库练刀。

  来了一年,就要离去,还没好好逛下天津。

  而且,周柱子的积蓄,也不多了。

  街上走着,按照记忆,找到了茶汤女,脸蛋果然漂亮,身材也是恰好。

  可惜耿良辰没这福分。

  周宁没有上前,他蹲在角落,看着人来人往。

  不到半个时辰,一大批人来了,径直朝茶汤女那边走。

  果然,该来的还是要来。

  周宁一叹,起身离开。

  来的那批人,自然是耿良辰和打输的武馆。

  天津武行的规矩,被踢的武馆,不论输赢,都得请客。

  耿良辰自然是赢了,所以地点他定,请大家当街喝茶。

  这事很掉面,武馆的人,没一个好脸色。

  所以,耿良辰不止把人得罪了,还让人掉面了。

  一时风光无两,只待秋后算账。

  当晚,耿良辰买了螃蟹孝敬陈识。

  赵国卉跟了陈识,要求不多,就两个,一月逛一次街,吃一次螃蟹。

  天津九条河,螃蟹比大米便宜。

  赵国卉吃五十只,陈识吃三十只。

  这次,耿良辰买的不多,赵国卉脸色不是很好看。

  陈识亦是默然无语。

  耿良辰胆大包天,竟偷梁换柱,改了踢馆帖,先斩后奏。

  可事已至此,责备无用。

  “事在你手里,就得办好,不然,不但天津容不下你……”

  话留半句,只为日后好相见,说死了,没必要。

  耿良辰拍拍胸膛,“天津都是大河,不存在阴沟。”

  这一晚,耿良辰回来了,神色间颇为得意。

  “师父原本中意你的,可临时变了主意。”耿良辰笑道。

  “哦。”周宁摇了摇头,“那可得恭喜你。”

  “小意思,等连踢八家馆,我耿良辰的名字,必将响亮天津。”

  耿良辰哈哈一笑,“到时你还是大师兄。”

  周宁无语了,这货被蒙在鼓里,真可怜。

  但他也懒得去管,只希望剧情早点结束,结束了,他应该就可以回去了。

  这里的事,随它而去。算算时间,还有不到二十天吧。

  踢馆几乎每天都在进行。

  耿良辰已连踢了七家馆。

  他自己正摩拳擦掌,只待搞定最后一家。

  届时耿良辰之名,不再微末。而陈识亦获得开设武馆的资格。

  不过,天津十九家武馆却急了。

  被南方一小拳种找上门连踢八家馆,本就是大丢脸面。

  更严重的是,踢馆的是个才教了一年的本地人。

  这说明什么?

  是他们的拳术不行?还是他们教得不好?

  外界早已议论纷纷,日报上每天都刊印这事,都不好意思去街上走了。

  “今天叫大家来,想必都知道是什么事。”

  “姓耿的小子已经连踢了七家馆,大家看看这事怎么办。”

  一身男儿打扮的邹馆长,颇有领袖风范,她的脸上,总是带着自信的笑容。

第6章 出手
末世武侠行全文阅读作者:高铁很晃加入书架

  邹馆长,女流之辈,不过此女颇有手段,处世圆滑而行事狠辣。

  郑山傲作为天津武术泰斗,对此女便一直很照顾,结果到头却栽在了此女手里。

  事情是这样的。

  郑山傲祖上乃大清督司,是以郑家在天津根基深厚。

  其本人亦是天津武术头牌,只是随着年岁渐大,近年不那么活跃。

  郑山傲一生收徒不少,更有一位军官拜入其门下。

  此人便是林希文,按郑老爷子的话说,武功不行,好处不少。

  本来,耿良辰踢掉八家武馆后,郑老爷子会被众武馆联名推出,作为天津武行代表,打败耿良辰。

  “年岁大了,若能在引退前,做下这件事,便一生圆满,没有遗憾。”

  这是郑山傲和陈识的约定。

  不过,随着临近这个日子,郑山傲却用他祖上铠甲改良的护具,忙着搭上军方。

  为了试验护具的实用性,郑山傲与徒弟林希文亲自对练。

  不料却着了道,又畏于林希文在军队的地位,被其打败,夺了一生声名。

  被弟子打败,还有什么脸面在武行混?

  都不敢见人了。

  话说回来,邹馆长与林希文合谋坑了郑山傲,让天津武行群龙无首,以便军方介入,强行接管武行。

  那么耿良辰这个刺头,自然是要除掉。

  议事堂内。

  “郑馆主呢?”

  邹馆主话一说完,立马就有其他馆主开口。

  这等会议,理应有郑山傲出场,并且由其主持。

  邹馆主笑了笑,“郑大哥身体抱恙,这事让咱们办。”

  邹馆主一直受郑山傲器重,所以众馆主并没多想。

  很快众人议定,要把耿良辰这小子教训一顿,不可能让其踢掉第八家。

  ……

  街上,耿良辰被一伙人堵住。

  来者不善!

  前者脚步一错,转身就跑。

  他不是傻子,不说接到了赵国卉的警告,周围的气氛也让他渐渐感觉不对。

  每天租书,总觉得有人在盯着。

  一群人紧追不舍,丝毫没放过他的意思。

  耿良辰方向一变,去了邹馆长所在的武馆,而这,亦是将要踢的第八家。

  “不用你们追,我自己找上门。”

  邹馆主现在主持武行,身后跟着大群人,被堵个正着,不可能避战。

  很有风度的一笑:“可以,不过输了,我可不会跟你去大街喝茶。”

  结果,自然是毫无意外,耿良辰胜。

  一时间,耿良辰名声大噪……

  周宁皱紧了眉,双刀藏入袖,出了仓库。

  剧情发展到这节骨眼,将迎来大高潮,他想多多少少做些什么。

  虽然对这个世界来说,他是个多余的人,可有可无。

  但是,隐隐约约,似乎朦胧之中,有个声音在他耳旁响起,引导着他去做一些事。

  如果所料无误的话,应该是现实世界脑海里的赤色怪石在起作用。

  恐怕,这和他离开这个世界,有直接的关系。

  现实里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再不醒转出院,估计会被丧尸活活撕碎。

  耿良辰的租书摊就摆在茶汤女对面。

  周宁眼睛微眯,在一角落看着,果然,林希文就坐那喝茶。

  那么,接下来,便是这位军官让茶汤女去拿新出的《蜀剑》。

  而坐在租书摊那里看书的几人,以及附近的一些人,都是安排好的。

  《蜀剑》有人在看,耿良辰去要,结果被一群人围殴,要把他塞入小车,送离天津。

  耿良辰来了脾气,把这些人全部干倒。

  然后林希文出手,利用助手给耿良辰刀占了双手的情况下,趁机捅了耿两刀,并迅速将之塞入车里,最后送到一教堂不远处。

  而陈识,与邹馆主等,此时就在一座楼上喝茶看着。

  “你徒弟踢了八家武馆,我们连师父带徒弟地赶走,天下人会说我们霸道。”

  “我们支持你开武馆,至少一年,一年后你走不拦。”

  “我们是武行,不是政客黑帮,他活着离开,有伤无残。”

  邹馆主边喝茶边笑道。

  在电影里,本来耿良辰是能活命的。

  可惜被林希文话语一激,强逞英雄,不但不去教堂救治,还在插着两把刀的情况下硬生生走回了天津,肠子都破了。

  耿良辰的死,唤醒了陈识的良心,再加之郑山傲的事,陈识醒悟过来,就算开设武馆,亦将被军方接管。

  他想象中的武馆,不会出现了。

  而邹馆主为守住武馆家业,借刀杀人,让陈识趁乱怒杀林希文。

  所以,故事的结局,耿良辰死,郑山傲去了巴西,林希文死,陈识逃脱,赵国卉坐火车离开,邹馆主却是最后赢家。

  那么,自己可以做些什么呢?

  周宁思考。

  这一切都是按剧情走的,但结局并不很好,如果能让结局更圆满些……

  周宁灵光一现,忽然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了。

  接下来,剧情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比一下,用兵器?”

  林希文带着助手走来,毫无表情道。

  这位助手,就是郑山傲一开始给陈识物色的徒弟。后依附了军方,林希文死后,又跟了邹馆主。

  耿良辰没有回答,唯有冷笑,这就是他的态度,哪怕刚刚大战了一场。

  助手将刀扔过去。

  耿良辰双手接到刀,正要拔出鞘,三步外的林希文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缩在军大衣内的双手拿着双匕,闪电般扎出。

  这是蓄谋已久的一击。

  耿良辰的背后是小车,退后可退,他接刀又占了双手,根本无法躲开这一式。

  然而,这一击却落空了。

  周宁不知不觉间来到了附近,一见助手扔刀,当即身形跃起,运起全力,直接将耿良辰踢飞。

  林希文正要出手,耿良辰已然掉在地上,不由有些懵逼。

  “耿良辰,你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和军爷动手?”

  周宁将耿良辰狠狠踩在地上,脸却对着林希文。

  “军爷,这是在下师弟,他被人打伤过脑袋,脑子不好,您大人大量,别跟他一般计较。”

  林希文脸上闪过一抹恼怒。

  但毕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周宁态度放这么低,他也不好发作。

  “你又是谁?”林希文打量着。

  “我是他师兄。”周宁抱拳,“不过,我资质差,跟着师父,什么也没学会。”

  林希文拳脚一般,和耿良辰正面干的话,多半不是其对手。

  所以处心积虑创造了这一机会,只等一举击败耿良辰,加之自己是郑山傲的徒弟,那么将携极大声势入主武行。

  然而,周宁冒出来了。

  他心情当然是很不爽。

  “耿良辰因得了陈识真传,所以有本事踢馆,这个冒出的家伙虽是大弟子,不过应该没什么本事,不然就派他踢馆了。”

  一番思忖,林希文道:“与林某对上的人,想走可没那么容易,你敢强行替他出头,可想好了后果?”

  周宁一惊,慌忙道:“军爷说笑了,我什么也不是,还是别脏了您的手。”

123456789101112下一页
扫码
作者高铁很晃所写的《末世武侠行》为转载作品,末世武侠行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末世武侠行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末世武侠行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末世武侠行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末世武侠行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末世武侠行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