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扶一把大秦最新章节 > 扶一把大秦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扶一把大秦 连载中
分享扶一把大秦

扶一把大秦全文阅读

扶一把大秦作者:狼烟东去

扶一把大秦简介:当始皇帝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大秦在始皇余威之下暗流涌动,处处惊雷。大秦的皇子们,无疑是悲剧的。
  但,当两千余年后的灵魂附身在一个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皇子赢高身上时,会有怎样的故事发生?
  赢高:“扶苏兄长,你若能听我劝谏,这天下便是你的,你挥斥方遒,我纵情山水,何如?”
  扶苏:“我誓死谨遵大秦礼法,不忠不孝不义之事,我宁死不做!”
  赢高:“胡亥幼弟,你颇有父亲之风,只要罢黜赵高这等奸佞,父亲定可将大秦交于你手!”
  胡亥:“老师待我如父一般,我万万不能背叛老师!”
  赢高:“这泱泱大秦,尔等不能守,只有我亲自来扶一把了……”
  群号:576932610 https://www.uukanshu.com
-------------------------------------

扶一把大秦最新章节第六十章 最后通牒
第二章 岳父冯劫
扶一把大秦全文阅读作者:狼烟东去加入书架

  公子高府里的下人听到他的这个要求,各个都是一脸疑问,早上自家夫人苦着脸负气离去的样子他们可是还都没忘,心说莫不是公子终于肯拉下面子去承认错误了?想到这,又不由得感叹其公子高实在是有些软弱,哪里有其父的半分王霸之气。

  下人们的心思,公子高自然无暇顾及,他一面匆匆的上了车,一面心中考虑着如何应对自己的这位岳父,毕竟这是初来乍到的自己少有的突破口。

  对于冯劫和其父冯去疾,在前世的记忆里除了面对赵高的抓捕相当有血性的挥刀自杀之外,并没有什么可以坐实的事迹,反而是后世的野史不少,但是公子高知道,那样的故事十个里十一个都是假的,不能当真。

  既然这样,想要从冯府打开突破口,公子高只能将之前从未展现过的一面展示出来,让他们重新认识一下自己,发现自己的光芒,除了这样的硬实力之外,别无他法。好在冯劫已经将自己的女儿嫁到自己府上,他起码是这个时候的自己可以相信的。

  之所以这么着急的去冯府,公子高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之前的公子高才刚刚有了自己的府邸,在咸阳城中根本就没什么根基,趋炎附势的贵族是不会在这样一个从来没有加入到储君讨论中的皇子身上浪费时间和钱财的,所以他想要结交贵人,第一步必须通过冯劫。

  脑中正琢磨着,马车就已经到了冯府的门口,公子高施施然走下马车,昂首挺胸直奔府中而去,冯府的门吏知道这是大秦公子,府上佳婿,忙不迭抢先禀告去了。

  “高夜间来访,多有叨扰,还请外舅莫要见怪。”

  到厅堂迎候公子高的正是冯劫,刚一坐定,公子高就对他深施一礼,微笑道。

  冯劫听了这话,心中却是一惊,他将自己的爱女冯清嫁与刚刚行冠礼的公子高,其实不过是想要和始皇帝更进一步罢了,地位更高的皇子早已经被其他大家族抢了先,他从未指望公子高能够表现出什么出众的地方,因为据他的了解,公子高虽没太大的问题,但是生性内向软弱,全无始皇之风,冯清嫁到公子高府上后,冯劫暗中观察几次,更加坐实了自己的判断,失望之余,对公子高也渐渐冷淡了起来,但是今夜公子高一进门一开口,冯劫忽然有了眼前一亮的感觉,具体为何,他一时间也说不清。

  “公子此来,可是为了小女?”

  因为清晨冯清独自归来并且面带愠怒,所以冯劫自然把公子高的到来看做是为了自己的女儿,而此时,冯清也正在二人交谈的屏风之后偷眼观察,负气之后公子高能亲自来接她,她心里还是十分满足的,只不过碍于情面,才没有立刻现身。

  “夜色深了,高确是来接其回府,但也有数言,想与外舅单独谈论,不知可否?”

  之前的数月,公子高可是从未主动想要和冯劫有过交谈,并且看似对于府外的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所以这样的提议,让冯劫又是惊了一次,但也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此处就是府中内室,并无闲杂人,公子只管开口。”冯劫官至御史大夫,其父冯去疾更是名义上比李斯更加尊贵的右相,所以见惯了风浪的冯劫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不知外舅可知,侯生与卢生出逃之事,父亲意欲如何处置?”

  问题一出,又是让冯劫惊了一次,朝政是公子高几乎从未关心过的,真正关心朝政的皇子,只有立储呼声最高的扶苏,始皇虽然并没有确立他的储位,对他积极参政却十分支持,其中意味,耐人深思。

  莫非他之前一直在隐藏自己?

  这样的念头在冯劫心里一闪而过,他深吸一口气,低声道:“如今各地已捉拿了可疑方士数百,不日即将送到咸阳,君上极为震怒,怕是不能善了。”

  显然,对于始皇的儿子,自己的女婿,冯劫并没有隐瞒。这话一出,公子高就知道这些方士的生命马上就要走到了劲头。

  祸首侯生与卢生等人是抓不到了,他们将始皇忽悠的连自称都从‘朕’变成了‘真人’,最后竟然是一场骗局,他们见玩不转了,索性拿着活动经费跑路了,这绝对是功盖三皇,德过五帝的始皇所不能容忍的,既然捉不住侯生和卢生,那就只能拿那些倒霉的方士们出气了。

  公子高知道,即将发生的事史称‘坑儒’,但‘坑儒’又的确是不存在的,因为被杀的并非是儒生,而是依靠炼药和忽悠为生的方士,始皇之所以不到五十岁就暴病而亡,和他们所提供的不知从何而来的所谓丹药脱不了干系。更不用说杀他们的方式经过查证也并非是坑杀,‘坑儒’之事不过是后世汉代别有用心者的一次篡改历史罢了。

  这些方士会怎么死,此时已经不重要了,但是在这件事的推动下,扶苏被遣往上郡修长城,才是重中之重,碎片般的大秦历史和之前公子高狭窄的记忆并不能提供扶苏去上郡之后咸阳是怎么一种情况,所以更多的信息,当然还要从冯劫这获取。

  “捉住一些方士也好,免得父亲日日食用来历不明的丹药。”公子高叹了口气,对冯劫说道。

  今日的公子高,竟然由一个八竿子打不出个屁来的家伙变成了既关心朝政又关心父亲身体的忠孝公子,着实是冯劫没有想到的。

  “君上崇信方士由来已久,此事发生之前,宫中常有数百方士往来进入,公子也是知道的,借此番之事,我等自会劝说君上,不知公子可有良法?”

  见公子高变化如此明显,冯劫也是有意再探一探他的深浅。

  “今日天色已晚,如何能再如此叨扰外舅?小婿先行告退,你我二人择日再谈。”言罢,公子高一拱手,已经站了起来。

  “这……也罢,来日再言!”

  虽然被公子高的变化勾的心里直痒痒,但冯劫却拉不下脸来细问,只能按下此事,待下一次再说。见公子高起身,冯劫重重咳嗽一声,躲在屏风后的冯清连忙扭扭捏捏的走了出来,虽然公子高没直言是来接她,但是显然她已经将清早的不快抛到了脑后。

  一把挽起冯清纤细的腰肢,公子高朗声一笑道:“既然如此,小婿告辞,若这几日父亲在朝堂上对那些方士有了决断,外舅不可妄议,不然恐祸从口出……”

  在冯清羞红的面颊旁,公子高扔下这么一句,然后还没等冯劫再问出口,就已经和冯清一起快步走出了屋内。

  “之前的数年,怕是错看了公子高……”冯劫看着二人的背影,一边嘟囔着,一边吩咐下人备车,他要去见他的父亲,冯去疾。

第三章 固执的扶苏
扶一把大秦全文阅读作者:狼烟东去加入书架

  “今日你莫不是铁树开了花?竟会主动去府中寻我?”到了车内,公子高的大手依旧搭在冯清的腰肢上,并且位置又向下了不少,之前的公子高哪里有过这般动作,冯清心中乱跳之下,连忙找起了话题。

  “今日南柯一梦,梦中遇一玉女,告知我应对夫人珍而重之……”两千多年后的撩妹技巧,公子高自然不会放过这实战的机会,更何况面对的是自己的夫人。

  “何来玉女,那玉女还有何吩咐?”公子高这个说法倒是稀奇,当下引起了冯清的一些兴致。

  “那玉女确是还教授了我一些技法,但这些技法……需得等到了床榻之上,我再一一与夫人尝试一番,如何?”

  公子高这一番露骨的话,冯清哪能不知何意,但好在大秦民风开放,她不但并未如何羞涩,反而是一副跃跃欲试之态。

  半个多时辰过后,公子高卧房床榻上,冯清脸色潮红的趴伏在公子高的胸前,显然玉女教授的技法没让她失望。

  “君既有如此能耐,何不早早使出?今日在父亲府中你二人的对话妾也有所耳闻,莫非之前在宫中,君都是在隐藏自己?”对于今日公子高的变化,冯清也十分惊异,但显然今日的公子高比之从前更让她满意。

  “天下初定,人心不稳,谨慎一些并无坏处,不然如何能保得你我安享荣华?”公子高目光深邃,说出此言让冯清更加受用,但冯清显然不知道这副正经的表情是公子高装出来的,他总不能说原来的公子高已然不知去往何处了,我不崛起难道还替他背锅三年后去殉葬吗……

  冯清还想张口再问,却不想樱桃小口忽然间就被公子高堵住……

  冯清的开放,让公子高相信了历史上大秦的民风的确开放非常。

  根据记载,始皇的老祖宗秦宣太后芈八子曾对韩国求援的使者说,先王把他的大腿压在我的身上,把我压的很累,但是他整个身体都压在我的身上,我立马不累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在韩国的使者愣神的功夫,芈八子解释道:因为我爽了啊!

  这样的历史,虽然有记载,但公子高前世一直并没完全相信,但是今夜过后,他信了!

  次日,公子高早早梳洗完毕,衣冠楚楚的出了门,那数百方士不知到了何处,让他深感时间紧迫,不得不直接去扶苏府中,看能不能改变些什么。

  按照常理而论,扶苏此时依旧是储位最有利的争夺者,他处事稳健怀柔,在朝堂呼声极高,而公子高不过是个最不受待见的公子,这样贸然前去,不吃闭门羹才怪。

  但是公子高这个不受待见的公子,和扶苏却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的母亲,都是由嬴政早年做秦王时在后宫呼风唤雨的楚系外戚首脑,嬴政之父异人名义上的母亲华阳太后给嬴政安排的楚国王族之女,虽然公子高的母亲不受宠且早亡,但他和扶苏却无疑是一个派系的人,虽然对于扶苏来说,这个弟弟简直和没有并无分别,一丁点忙也帮不上。

  果然,见到扶苏并不困难,但是见到扶苏之后,公子高一看他的神情就知道他不过是在敷衍自己,他的心中另有要事。

  “兄长可是在担忧父亲四下搜捕那侯生与卢生,求之不得却捕获了数百方士之事?”为了刷存在感,公子高只能直接切中扶苏最关注的事,毕竟以他之前那懦弱的性情,想让扶苏主动开口,怕是那些方士早已经不知道被埋在哪了。

  “弟弟刚刚冠礼大婚,如何关注起了此事?”果然,这一句话就引起了扶苏的兴趣。

  “因这数人谗言,父亲竟自称真人了许久,我等身为人子,如何能不关注?不知对于此事,兄长如何看待?”赢高话锋一转,已经将主题落在了扶苏身上。

  “那侯生,卢生等人确是可恨,但因二人之故,父亲若要重罚数百无关方士,恐怕会让天下黔首心寒。”

  果然,扶苏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得知秦始皇对于此事的暴怒,此时已经开始为那些方士忧心起来,这和之前赢高想象的一模一样。

  “父亲声威震天,所想之事海内无人能改,况且方士在我大秦为祸不小,父亲近年来身体时常抱恙,与其服用的所谓仙丹想来不无关联,若能趁此机缘杀一儆百,也并非是坏事,兄长忧心,实在是有些重了。”

  赢高之所以劝说扶苏,是因为一旦扶苏执意干涉此事,几乎铁定会被始皇逐出咸阳,这样一来赵高一党没了掣肘,更会肆无忌惮的扩张自己的势力,在这样的情况下,毫无根基的自己想要发展,想要进步,只会难上加难,万一历史重演,一年多之后扶苏在上郡抹了脖子,自己想要斗得过赵高实在是太难了。

  “身为人子人臣,我怎能放任父亲再造杀孽,之前诸事,我也曾数次劝谏,父亲虽然不喜,但心中总会思量一番再做决断,若不言,我在朝堂有何意义?”

  赢高一听就知道,扶苏显然还处在一种自我感觉良好的状态,认为就算始皇不听自己也不会有事,在他的心里,自己依旧是储位的不二人选,虽然秦始皇还未正式册立太子,但那只不过是早晚的事,他显然没有想到,自从自己背后最大的支持者华阳太后逝世后,始皇对于册立太子的看法也悄然发生着变化,特别是当那个始皇三十一岁才出生的弟弟长大后……

  “兄长此番不可鲁莽,那些方士……”

  就在赢高再想出言相劝的时候,一名扶苏府中的门客匆匆走了进来,急切的看了看赢高,直到扶苏点头示意,那名门客才急急说道:“在各个郡县捉拿的犯禁方士四百余今日已经送到了城中,君上震怒之下,已经诏令将其尽数坑杀,众臣无人敢言!”

  “兄长,事已……”一听这话赢高心里就是一凉,急忙再想开口的时候,果然已经晚了,扶苏急切摆手制止了他的话,然后跟着那门客快步走出了房门,把赢高扔在了自己的府中。

  “唉,出师不利!怪不得把扶苏打发去修长城了,这都是他自己作的,如之奈何?”闭上因为话没说完还张着的嘴,赢高恨恨的敲了一下扶苏的桌案,嘴里嘟囔着这些,无奈的起身准备回府。

  显然,他为了改变历史做出的第一个努力,失败了……

第四章 出人意料的刺杀
扶一把大秦全文阅读作者:狼烟东去加入书架

  扶苏这一去,赢高知道八九不离十他的下一站就是到上郡和蒙恬汇合了,始皇帝对他这个长子的忍耐达到了阈值,虽然不会把他排除出继承人的序列,但是暂时不想再见到他却是真的。

  赢高之所以没有跟过去,原因很简单,他一旦跟着扶苏去了,几乎一定会让始皇以为是和扶苏一道劝谏,但对于始皇来说,老子刚刚被几个方士忽悠了,贼首又没抓到,拿几百个方士出出气已经很没面子了,你们作为儿子不但不能体谅,还来打我的脸,能有好下场才怪。

  作为始皇最器重的儿子,扶苏能被派去修长城的同时有机会和蒙恬修好,还有三十万大军在侧,算是黄牌警告,表明你要是再这样下去,继承人的问题就要重新思考了。但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赢高可就不一定如何了,这个险,他可不会去冒。

  回到府中,赢高不得不重新开始思考对策,扶苏这一去,怕是结局已经注定了,他能做的无疑只剩下亡羊补牢,足足想了半晌,赢高不得不唉声叹气的再次出门,而他的目的地,自然还是扶苏的府邸,事先没劝住,但是去上郡之后也并不是没有反击的机会,他要做的,无疑还是让扶苏重视起自己的处境,不要再自我感觉良好了。

  再次到达扶苏的府邸时,距离他上一次离开已经是三四个时辰之后了,府中的奴婢们个个面色低沉,赢高一看就知道自己的历史一定是没有错的,扶苏这一次,怕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急着去见扶苏的赢高没有看到,扶苏府门外不远处的阴影中,一双阴霾的双眸正盯着进入扶苏府里的他,然后缓缓隐去了。

  侍从将赢高带领到扶苏的面前,扶苏就如同没有看到一般,面色死寂的坐在那,满是颓废的气息。

  “兄长何故如此?莫非父亲并未听从兄长的劝谏?”

  装做一无所知的样子,赢高跪坐在扶苏的面前,关切的问道。虽然心里对扶苏万分鄙视,但是他总不能说你看你之前不听劝,现在老实了吧?他要做的,是培养其扶苏的忧患意识。

  “父亲竟果然将四百六十名方士尽皆坑杀,纵使侯生,卢生有欺君之错,但怎能对方士一网打尽,我苦劝之下,竟被父亲一怒遣至上郡协助蒙恬将军修筑长城,抗击匈奴,今夜便要出发,可见父亲对我,已然失了信心!”

  就凭这句话,赢高就知道用心灰意冷来形容扶苏此时的心情再合适不过了。从最器重的长子,到厌烦得打发到了上郡,其中的落差,的确是非亲历所不能感知。

  赢高知道,这样的扶苏,他只能好生劝说,好在前世对始皇的心境也曾经有过些研究,于是凑近道:“父亲若当真对兄长失了信心,又怎能让兄长去监督三十万大军,更兼蒙恬将军乃是父亲极度信任之人,其弟蒙毅更是父亲面前的宠臣,难道兄长未能感觉到,这虽是父亲的惩罚,但更是父亲给兄长的机会吗?”

  听了这话,扶苏终于抬起头来看着赢高,显然是在等着他的下文,巨大的打击已经让扶苏忘了,自己这个本应是同一战线上的弟弟,之前一年说的话可能也没有今天多。

  “兄长如今在朝中受百官敬重,黔首之人也知兄长贤德之名,唯独缺少的,便是军权,兄长此去与蒙恬将军修好,三十万边军到时非兄长号令不听,岂不是大善之事,朝中事,蒙毅自会告知兄长与蒙恬将军,再不济,小弟也会关注,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兄长。”

  赢高之前就已经想通了,这千疮百孔的大秦,要是真能由扶苏去管理,自己只在关键问题上点拨一下,岂不是美哉。不然这偌大一个大秦,光是批阅奏折每天就要论石称,还哪里有时间享受生活,扶苏性情仁厚,又和自己同一阵营,所以赢高在这里并没有留什么心眼,是真心希望他能上位,自己做那个站在帝皇身后的人。

  “话虽如此,但父亲对我失望,却是不假……”

  显然,对于扶苏这样天真烂漫少根弦的人,最在意的还是自己父亲的态度。

  “父亲对兄长,不过是爱之深,责之切罢了,兄长此去,唯一要关注的便是父亲的身体,近年父亲因频繁食用丹药之故,身体已是大不如前,万一兄长在上郡之时有甚变故……”

  “噤声!此种言论,怎能胡乱说出?若是被有心之人听闻,纵然你是皇子,亦难逃重罚!”

  和上一次一样,赢高还未说完,又是被扶苏给堵了回去,他再想开口时,扶苏已经站起身来无奈道:“天色已经有些暗了,父亲命我天黑之前须得离开咸阳,再不出发,又要惹得父亲不快了……”

  赢高此时最重要的话还没有提醒到位,自然不会就此回府,闻言赶忙道:“高愿送兄长出城,至城外十里!”

  赢高这样的支持,自然让扶苏颇为感动,由于上郡距离咸阳并不如何遥远,策马前往数日就可到达,所以扶苏并没有携带许多物件,只有一队侍卫护身,赢高也摇摇欲坠的骑着一匹马,跟在扶苏的身侧。

  由于路上人多眼杂,起初并没有让赢高开口的机会,眼看就送到了十里,天色也已经昏昏暗暗,赢高凑到扶苏近前道:“兄长可否借一步说话,有些言语,高实在是如鲠在喉。”

  这一次扶苏倒是很给赢高面子,一夹马腹快了几步,和后面的侍卫稍稍拉开了一些距离,显然是为了让赢高方便说话。

  见终于得到了机会,赢高赶忙开口道:“兄长,最多两载之后,父亲……”

  正当赢高说到这关键的时候,忽然耳边传来一阵马蹄之声,赢高下意识的一回头,只听得自己的耳旁‘噗’的一声,然后脸上一凉,好似有什么东西喷溅到了脸上。

  赢高再回头时,眼前的景象险些把他惊的从马上跌落下去,只是他一回头的时间,扶苏竟然已经不知被人伤了哪里,口鼻周围满是鲜血,刚才喷到赢高脸上的,正是扶苏的鲜血。

  前世从没见过这样情形的赢高一时间张开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颤颤巍巍的下马将扶苏扶住,但很快扶苏就被自己的亲卫接了过去,赢高看到那刺杀扶苏之人骑了一匹快马正要奔逃,但却被扶苏亲卫中的一人电光火石之间张弓搭箭正中后心,登时就跌落马下。

  但当扶苏的亲卫刚刚走近那刺客的时候,却又生出了变故。

第五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扶一把大秦全文阅读作者:狼烟东去加入书架

  就在扶苏的亲卫们迅速接近那名一身黑衣的刺客的时候,迎面一队人马几乎和他们同时而来,刚刚回过神来的赢高一看那队人马身上的衣甲,心中暗叫不好,那可不正是咸阳城巡城军士的衣甲吗,这帮家伙出现的时机,也实在是太凑巧了些。

  看了一眼虽然呼吸急促无法出言但暂时却并没什么性命之忧的扶苏,赢高一咬牙,奔着那刺客落马的方向跑去,这场变故实在是出乎他的预料之外,这让他感到大秦的局势怕是远远比自己想象的复杂,这两天发生之事的背后一定是有推手的,而这个推手到底是谁,突破口显然在这个刺客的身上。

  赢高凑到刺客跟前的时候,那刺客已经被扶苏的侍卫们率先捉住,嘴里正大口吐着血沫,翻着白眼眼看就要不行了。

  “今日之事,受何人指使?若不说来,你仅剩时间将遭受无尽的痛苦!说出,立即就可死去!”

  说着话,扶苏的一个侍卫将一颗黑色的药丸瞬间放进了那刺客的口中,几乎一瞬间,本来正在等死的刺客眼珠瞪得几乎成了一个圆形,可见承受的痛苦之深。

  这样的手段看得赢高一愣一愣的,随着意想不到情况的接踵而至,他越发的感觉到自己对于大秦的理解,怕是有点太浅了,原本挺乐观的情绪,也有些低沉的下来。

  “我受高……呃……”

  那刺客终于有点扛不住了,用喷着血沫的嘴吃力说出这几个字,想要给自己一个痛快。但是刚刚说出三个字,原本只是在外围围观的那队咸阳巡城军士却忽然叫嚷起来,要将这人带回城中发落,扶苏的侍卫如何能依,一来一回之下,不知谁给了那刺客一杵子,让正要说出第四个字的刺客一瞬间就咽了气。

  这样一来,扶苏的侍卫可算是来了火气,两帮人原地争执了起来。

  高?赢高的注意力完全在那个刺客所说出的这个高字上。敢于刺杀扶苏这样的重要人物,幕后主事一定是位高权重之人,不可避免的,一个名字出现在了赢高的脑中,自然就是臭名昭著的赵高。

  赵高是始皇帝最宠爱的幼子胡亥的秦律老师,胡亥对他十分依从,始皇对他也是信任有加,如今任中车府令一职,字面上理解,就是管理始皇帝的车马仪仗,乍一看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官职,但是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始皇帝的私人印信也在他的手中掌管,这个可就厉害了,足以看出始皇对他的器重。

  赢高知道,这个时候的赵高,因为始皇尚在,绝不敢在明面上有什么不轨之心,始皇帝都没决定的太子之位,更不是他敢有什么想法的,但是暗地里,却什么都有可能。

  “若能借此机会重创这赵高一次,岂不是美哉?”想到这,赢高心里不由得盘算了起来。

  但是抬起头来的时候,他却看到扶苏的侍卫和那队巡城军士看向自己的眼色多了几分不善。在赢高思考的时候,他们已经达成协议,一面把重伤的扶苏送到宫中医治,一面将刺客的尸体也送回宫,禀告始皇帝定夺。

  “高?赵高?赢高?这特么……”

  看着众人的眼中,经历了一瞬间懵逼的赢高忽然反应了过来,现在的自己是公子高,可不是名字也是高吗?这样一来,这其中问题可就大了!

  “本公子也亲眼见证此事,该当陪同尔等同去宫中。”显然,这一个字几乎一定会将自己引火上身,赢高心急之下,也只能故作镇定,想要先去宫中面前自己的父亲始皇帝,抢先说明此事。

  “事发突然,我等需单独向君上禀明此事,还望公子自便!”

  果然,扶苏的侍卫态度已经十分明朗,那就是将赢高列为了怀疑对象。这也不怪这些侍卫,实在是这赢高之前一直没有跟扶苏走得太近,这一两日忽然这样殷勤,实在是惹人猜想。

  “这……如此,我便回府,尔等需好生照料兄长!”

  赢高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再非要跟去就有欲盖弥彰之嫌了,于是只能悻悻的嘱托了一句,之后缓缓离开了。

  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府中的赢高知道,自己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一个近距离的难题怕是已经来了,这一次自己一旦处理不好,不但日后没有任何向上攀爬的机会,性命能不能保住都是两说。

  秦律严苛,虽然还没到胡亥继位后实行皇族犯法与庶民同罪的地步,一旦让始皇帝认为自己有遣人刺杀兄长的嫌疑,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一时间,赢高想到了自己的岳父冯劫,但是片刻之后,他止住了去找冯劫的冲动,他知道,万一这件事真的是针对自己的一场阴谋,那么自己现在的动作都会被有心人看在眼里,狗急跳墙只会落下口实。

  劝说扶苏不成,自己又成了刺客供出来的名字,此时的赢高,真可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又好似冷水浇头,怀里抱着块冰……

  “难道还没开始大展宏图,就要完了吗?最短命的穿越者奖杯,就要属于我了吗?”一时间,赢高心中十分低落。

  良久之后,正当赢高的头脑在黑暗中搜索着的时候,一律光亮忽然之间照了进来。

  既然已经发生,为何不化被动为主动?刺客死了,尸体还在,并非没有可以利用的资源,当真有人设计的情况下,他是一定会跳出来添油加醋的,而那个时候,说不定就会有自己的机会,本来自己最欠缺的就是在始皇帝面前一个表现的机会,此事虽然凶险,但是一旦扭转了局势,岂不是更加事半功倍?

  想到这里,赢高心中的阴霾顿时一扫而光,前世的自己已经死了一次,谁又能料到死后到了这里?所以风险,总是伴随着机遇的。

  就在他刚刚想通的当口,宫中来人传话,着赢高即刻进入宫中,始皇帝有要事召见。

第六章 舌战阎乐
扶一把大秦全文阅读作者:狼烟东去加入书架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已经有所准备的赢高得了召令一丝停顿也没有,直接就跟着那传令的官吏出了府门,此时的冯清还不知赢高发生了何事,见他破天荒的被始皇帝召入宫中,还以为是有什么好事。

  咸阳宫,是之前的赢高成长的地方,但是现在的这个赢高,却还是头一遭来。此时天下已经归一,始皇在这数年见吸取了原本六国建筑的精髓,在这偌大的咸阳宫中体现出来,各个离宫别馆以甬道连接,宛若迷宫一样,要不是跟着传令的官吏,仅仅凭借头脑中原来赢高的记忆怕是寻不得始皇帝的所在。

  走了不短的时间,官吏将赢高带到了一座偏殿之前,伸手示意赢高进去,赢高知道,等在里面的就是之前这具身体的父亲,号称千古一帝,第一次对华夏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统一的秦始皇嬴政。

  虽然如今已经是年近五旬,大秦也是遍地雷区,但是他的功绩,真的是不能被磨灭了,和这样的人物第一次相见,赢高的心情无疑是激动,一颗心怦怦乱跳,让走在台阶上的他不得不深深吸气,以免紧张的情绪让原本就是龙潭虎穴的召见变得更加危机。

  召见的地方设在偏殿,让赢高留了个心眼,这已经可以说明始皇帝起码今天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一个太过公开的层面上,所以赢高判定,始皇帝想要的,无非是了解这件事,更加重要的,可能是看一看赢高的态度。

  随着一名侍从的通禀声,赢高走过了最后的几个台阶,他第一时间抬头,看到殿里已经伫立着数个身影,一时间看不清相貌,再往前看,一个并不十分高大但却有些宽厚的身影坐在殿中的主位上,可不正是始皇帝嬴政。

  到了殿内,赢高当即对始皇行了大礼,作为前世对历史研究得滚瓜乱熟的人,他当然不会在这样的事上犯错误。

  当始皇帝一伸手示意他起身之后,他才有机会好好看一看这千古一帝到底是个什么模样,这一看之下,让他想起了前世几个模糊的词语,正是秦始皇本纪中尉缭用来形容秦始皇的:蜂准,长目,挚鸟膺。

  前世的赢高还不太知道这三个词的含义,史学家们也是为此吵破了头,甚至冒出了始皇帝是个鸡胸或是得过小儿麻痹症这样的笑话。如今看来,这样的说法实在是可笑,赢高在心里简单的对始皇帝的相貌品评了一番,那就是鼻直口阔,昂首挺胸,浓眉大眼,端的是仪表堂堂的美男子……

  “你可知,今日召你到此处所谓何事?”

  还沉浸在秦始皇相貌中的赢高听到这句话,一激灵回到了现实,不错,自己来到这里,怕是被列入了重点怀疑对象,正在进行排查。

  趁着假装思考的当口,赢高微微侧目环视了一周,殿内除了他,还有五人,根据之前赢高的记忆,分别是丞相李斯,冯去疾,上卿蒙毅,咸阳令阎乐,以及之前经历了刺杀事件的扶苏的侍卫首领。至于赢高心心念念的赵高,却出人意料的没有出现。

  “禀父亲,乃是兄长扶苏于咸阳城外数里处遇刺之事。”

  在这里隐瞒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这一点赢高自然知道,他要先看看始皇帝的意思,再看看他的处境,才能决定采取的措施,毕竟如果有人要算计他,是不会不跳出来的。

  “此事发生的情形,你讲来听听。”秦始皇没有一句废话,也并无表情,让人一时间看不出他的心思。

  “得知兄长前往上郡之事后,我前往相送,谁知……”

  赢高依旧没有一丝隐瞒,把事情的经过全部告知了始皇帝,始皇帝听罢微微点头,显然和他之前了解的并没什么不同,更何况之前的赢高最让他满意的就是诚实孝顺,他并不觉得赢高会在此事上说谎。

  “公子怕是有一重要的情节没有言明吧?”就在赢高话音刚落不久,一个满是阴霾的声音响了起来。

  呵!该来的终于来了!

  赢高在叙述这件事的时候,故意没有说刺客临死时的话,果然当时就有人坐不住了。

  说出此言的,正是咸阳令阎乐,他的另一个身份乃是赵高的女婿,准确的说,是养女壻,赵高因缺少重要部件而生产不出女儿,故此只能弄一个养女聊以**,所以这个养女婿也就应运而生。

  “何事?还请咸阳令赐教。”赢高依旧是那副神情,淡淡的回应道。

  “那刺客临死前,不堪痛苦之下口中说出了他是受一名为高之人所遣,你如何解释?”

  阎乐显然是没有把身为皇子的赢高放在眼里,句句话向赢高的七寸打击,赢高心里长叹了一声,倒不是说他对此没了计较,而是管中窥豹之下,足可见赵高此时势力之深,已经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够拔除,他不亲自现身,就说明他有信心让秦始皇怀疑不到他的身上。

  赢高并没立即回答,而是看了始皇帝一看,他依旧是那副神情,默默的看着赢高,好像也在等待着他如何应对。

  但是赢高接下来的话,却让秦始皇也变了脸色。

  只见赢高缓缓转过身来,走到阎乐身前,之后忽然高声道:“不知你身为咸阳令,日日在咸阳城中巡视,却不能阻止一刺客对皇长子的刺杀,我咸阳城要你何用?我大秦要你何用?如今你所辖之地发生了如此大事,你不思请罪,竟听信那刺客的含糊之词将矛头对准于我,如此避重就轻,用意何在?”

  这连珠炮一样的反攻,让阎乐万万也没有想到,据他的了解,公子高不过是个窝囊废罢了,陷害这样的人那自然是手到擒来,这样的场景,他绝没有想到。

  “你……你之前从不与扶苏公子走如此之近,为何今日两次出入扶苏府邸,又主动相送,你如何能说得清?”

  阎乐能做到咸阳令,也的确不是个善茬,短暂的愣神之后,又开始了对赢高的攻击。但是他这句话出口之后,换来的却是赢高的哈哈大笑。

  “咸阳令当真是日理万机,我之前与扶苏公子关系如何,我一日之内几次出入扶苏公子府邸,你倒是知之甚详!”

  赢高这一句话出口,阎乐的脸色可就真有些变了,赢高的这句话,可是十分值得推敲的,赢高才刚刚冠礼不久,之前在宫中的事,他一个咸阳令却了如指掌,这显然是不正常的。果然,阎乐偷眼看秦始皇和其他几位大臣的时候,他们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多了些东西。

  但是阎乐正欲狡辩的时候,赢高的话音又响了起来:“此事与我无干,至于那刺客为何如此说,我亦是不知,此事最终如何,全凭父亲做主,高绝无二话!”

  秦始皇现在看向自己这个不上不下的儿子的目光,和之前已经有所不同了,这些年他的确没怎么重视赢高,但赢高能够蜕变成这样,将阎乐辩驳到如此窘境,十分出乎他的意料,要说赢高派人刺杀扶苏,秦始皇原本就是不信的,但扶苏在这个自己因为储君之事摇摆不定的时候有此遭遇,却是他不得不拿出态度的,看着自己眼前这个有些陌生但却让他心头一震的赢高,秦始皇心中生出了一计……

123456789101112下一页
扫码
作者狼烟东去所写的《扶一把大秦》为转载作品,扶一把大秦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扶一把大秦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扶一把大秦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扶一把大秦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扶一把大秦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扶一把大秦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