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 > 我有一座恐怖屋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有一座恐怖屋 连载中
分享我有一座恐怖屋

我有一座恐怖屋全文阅读

我有一座恐怖屋作者:我会修空调

我有一座恐怖屋简介:散发异味的灵车停在了门口,天花板传来弹珠碰撞的声音,走廊里有人来回踱步,隔壁房间好像在切割什么东西。
卧室的门锁轻轻颤动,卫生间里水龙头已经拧紧,却还是滴答滴答个不停。
床底下隐隐约约,似乎有个皮球滚来滚去。
一个个沾染水渍的脚印不断在地板上浮现,正慢慢逼近。
凌晨三点,陈歌握着菜刀躲在暖气片旁边,手里的电话刚刚拨通。
“房东!这就是你说的晚上有点热闹?!”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第四百七十九章 真相只有1个!(四千字)
第二章 另类的日常任务
我有一座恐怖屋全文阅读作者:我会修空调加入书架

  手机上这个以恐怖屋大门为图标的应用软件,很像是市面上流行的模拟经营类手游,只不过其经营的不是饭店、水族馆、宠物乐园,而是鬼屋。

  陈歌盯着屏幕,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父母遗留下的手机里,会有这样一个奇怪的小游戏。

  他仔细翻看应用界面,里面所有信息都和他的鬼屋相吻合,包括每日游览人数和馆内设施场景,这游戏让陈歌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游戏里需要经营的鬼屋,就是他现实中的鬼屋一样。

  同样糟糕的处境,同样是濒临倒闭,两者之间有太多的共同点。

  “难道这个游戏就是以我的鬼屋为原型制作的吗?那如果在游戏里改变了鬼屋,现实中是不是也能受益?”

  陈歌继续往下看,恐怖屋里的现有设施场景僵尸复活夜被贬的一无是处,而曾经上过报纸,甚至引起过轰动的冥婚项目,在游戏评测中也只是给出了半星的评价。

  “连冥婚都只给了半星,真不敢想象后面那几个可解锁的恐怖场景到底有多恐怖。”他尝试着点击解锁更多场景,触碰到这个选项后,屏幕上浮现出一行字,提示他需要完成一定数量的日常任务才有资格解锁。

  “看来日常任务是一切的根基,只有不断的完成日常任务,才能解锁恐怖场景。更多的恐怖场景则能吸引大量游客参观,游览量提升,又可以扩建鬼屋,增大场地,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陈歌闲暇时玩过很多手游,他很快领悟了游戏规则——日常任务的完成度,将影响整个鬼屋的发展。

  点开日常任务,屏幕上浮现出了三个选项:

  简单难度:鬼屋设计三大要素——故事、场景、情绪,没有故事的鬼屋就没有灵魂,请你完善僵尸复活夜和冥婚两个恐怖场景的背景故事。

  一般难度:午夜凌晨之前,修补好恐怖屋内所有人偶模型。

  噩梦难度:相信你一定还在好奇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来玩个小游戏吧,真相就在你睁眼的那一刻。

  日常任务每日凌晨刷新,每天只能领取一个任务,难度不同,奖励不同。

  (注意!个别任务极度危险,请慎重选择!)

  看完日常任务,陈歌有些惊讶:“游戏里的任务竟然需要人在现实当中完成,这是不是在间接说明,这个游戏可以影响到现实?”

  为了验证心中的猜测,他决定领取一个任务试试。

  日常任务按照难度分级,每天只能选择一个领取,如果想要利益最大化的话,肯定要选择难度最高的,只是后面那个少数任务极度危险的提示,让陈歌有些犯怵。

  “很难取舍,噩梦难度任务的描述十分模糊,一看就是个大坑。要不先从一般难度开始吧,凌晨十二点之前修补好所有人偶模型有点紧张,但也不是不能做到。”

  陈歌是一个非常果断的人,有了决定就会立刻去行动,他没有浪费任何时间,提着工具箱和一桶未开封的人造血浆,便开始检查整座鬼屋里的人偶道具。

  夜色已深,陈歌一个人穿行在偌大的恐怖屋里,为了省电,他连廊灯都没开,胳膊夹着手电筒,拖着需要维护的人偶跑来跑去。

  这场景如果被不明原因的外人看到,恐怕会吓得直接报警。

  “累死我了,没想到有那么多人偶都出现了问题,看来以前的维护很不到位啊!”

  晚上十一点四十五,陈歌收到了手机上任务完成的提示——“你已完成一般难度日常任务,专注细节,才能营造出完美的恐怖气氛,恭喜你获得任务奖励——背景曲目《黑色星期五》。”

  “《黑色星期五》不是国外的禁曲吗?据传听多了会让人产生自杀的念头,原版曲目早已消失。”陈歌在手机道具库里找到了一个CD的图案:“哪有把这东西当做任务奖励的,该不会是个恶作剧吧?”

  他随手点向CD图案,一阵从未听过的旋律在耳边响起。

  这声音似乎本身就生于黑暗,孤独、悲恸,陈歌觉得一切都在离自己而去,他仿佛沉入了大洋深处,又好像走在一条没有尽头的隧道里。

  一曲终了,陈歌后背已经湿透,他很庆幸自己刚才没有选择循环播放,否则,他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从这首曲子里走出来。

  “玩真的啊!应该是原版没错!”

  完成游戏里的任务,可以获得现实中的奖励,这让陈歌看到了一条能改变恐怖屋现状的捷径。

  关闭音乐,小心保存。处理好一切后,陈歌钻进员工休息室当中。

  躺在床上,他身体很疲惫,但是却一丝睡意都没有。

  他今天经历的事情,对任何一个正常人来说,都需要时间去消化。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陈歌依旧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完全睡不着啊!”百无聊赖的他又将黑色手机取出:“午夜凌晨已过,日常任务应该刷新了吧?”

  点开应用软件,日常任务那一栏果然出现了变化。

  简单难度:如果要给游客提供一个十分吓人的经历,那么首先要注意游览的节奏,演员和机关过早或过晚出现都会导致游客兴致丧失,所以我建议你在鬼屋中安装声音探测器以及监控,时刻掌控游客的游览进度。

  一般难度:独木难支,好的鬼屋需要优秀的团队来运作,招聘更多的人才,他们会帮你度过难关。

  噩梦难度:相信你一定还在好奇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来玩个小游戏吧,真相就在你睁眼的那一刻。

  日常任务每日凌晨刷新,每天只能领取一个任务,难度不同,奖励不同。

  (注意!个别任务极度危险,请慎重选择!)

  新出现的三个日常任务,让陈歌有些纠结了。

  简单任务是在鬼屋里安装声音探测器和监控,这个任务只要有钱就能完成,可难受的是陈歌经费有限,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

  一般难度任务对陈歌也很不友好,陪着他一起经历过风雨的老员工,昨天才提出辞职,今天就要他再去招新人,先不说能不能招到,就算有人愿意来,从头培训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等新人能独当一面了,恐怖屋估计也凉了。

  排除了简单和一般两个难度的任务,陈歌把目光放在最后一个日常任务上。

  “难度越高,奖励越丰富,我要不要尝试一下噩梦级别的任务?”

  

第三章 噩梦级任务
我有一座恐怖屋全文阅读作者:我会修空调加入书架

  “相信你一定还在好奇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来玩个小游戏吧,真相就在你睁眼的那一刻。”

  噩梦级别任务叙述的非常模糊,根本不清楚具体要做什么,只是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看任务介绍,应该是要玩一个游戏,但是仅仅玩一个游戏就能列为噩梦级别?”他为了完成一般难度任务,可是连续好几个小时没有休息,才勉强在时限之内把所有人偶修补好。

  翻动手机,陈歌越看越觉得好奇:“要不,试一试?”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像是藤蔓般在他的脑海中不受控制的蔓延开来。

  “噩梦级别任务奖励最高,况且今天刷新出来的这三个任务,简单和一般任务我根本没有完成的信心,还不如赌一把。”

  撑不过淡季,恐怖屋就要转让倒闭,陈歌心里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好不容易看到了改变的希望,他自然不愿意放过任何机会。

  “就这么决定了,反正迟早都要去见识一下噩梦级别任务的。”

  从床上坐起,陈歌点向最后一个任务。

  “确定接受噩梦难度日常任务?接受后,有可能会引发未知情况出现。”

  “确定。”

  手机屏幕一闪,真正的任务信息浮现出来。

  “想要看到另一个世界,需要过人的勇气,非凡的运气,以及一点小小的帮助。下面这个游戏的名字叫做镜中有你:凌晨两点零四分独自一人进入浴室,锁上浴室门关掉电灯,面向镜子,并在镜子与你之间点燃一根蜡烛。而后闭上眼睛,集中精神,慢慢喃念自己的名字。”

  “黑暗中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或许镜子里会浮现一张陌生的人脸,可能角落会有一双猩红的眸子在窥伺,又或者墙壁和门缝往外渗出鲜血,你要做的就是不为所动,安静的站在镜子前面。”

  “半个小时后任务自动成功,前提是,在这期间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能睁开眼睛。”

  看完任务介绍,陈歌心里有些发毛:“难道真有另一个普通人看不到的世界?”

  距离凌晨两点零四还早,他没急着动身,上网搜索起和这个游戏有关的东西。

  没过一会,还真让陈歌找到了一些,有人因为玩这个游戏厄运缠身,有的语焉不详,几次提到了毁容的脸,更有甚者在自己家里失踪,怀疑被拖拽进了镜子里的世界。

  “一个个说的那么详细逼真,跟鬼故事一样。”陈歌越看越觉得好奇,他本身就是开鬼屋的,每天都在琢磨怎么去吓人,如何在安全范围内带给游客更加惊悚的体验。在看过这个游戏的种种介绍后,他感觉一扇新的大门正在打开。

  “深夜一个人在鬼屋里玩恐怖游戏,想想都觉得刺激啊!”

  他检查了一下自己手机的电量,觉得这历史性的一刻有必要记录下来。

  “等会我要全程录像,如果真有那么恐怖,或许我的鬼屋可以多一个新的项目了。”他翻箱倒柜寻找蜡烛和火机,等到凌晨两点,拿着准备好的东西来到了鬼屋一楼的卫生间。

  之所以来一楼卫生间进行这个游戏,陈歌也是深思熟虑过的,万一在游戏过程中真出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他也可以直接跳窗离开。

  深夜的鬼屋一片死寂,某个为了省电命都可以不要的年轻人,拿着手电筒和蜡烛,没怎么犹豫就把自己锁进了狭窄、逼仄的卫生间里。

  “密闭漆黑的环境最能引发人内心的恐惧,卫生间又是整座屋子里阴气最重的地方,镜子、槅门、水池这些道具看似普通寻常,其实是日常生活中最能带给人心理暗示的东西。设计这个游戏的人很聪明,他懂得把握人内心深处的弱点,利用简单的环境营造出最深的恐怖。”陈歌对于惊悚和恐怖有种区别于常人的深刻认识,一边分析,一边学习。

  “真正的恐惧其实不需要太多昂贵的道具,只需要放大游客内心深处的不安,他就会被自己击败。”陈歌深吸一口气,打开自己手机的摄像功能,对着屏幕说道:“我不知道这个游戏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如果我出现了意外,请捡到了此手机的人注意,务必保存好这段视频,它会是一把钥匙,一把打开谎言之锁的钥匙。”

  说完后,陈歌将手机固定在洗手池旁边,从这个角度正好能同时拍摄到陈歌,以及他对面的镜子。

  “两点零一分了,还有三分钟。”

  等待死亡要比死亡本身更加恐怖,寂静的卫生间里,任何风吹草动都被放大,随着时间一点点逼近,陈歌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在分针指向四的时候,关掉手电筒,点燃了蜡烛,将其放在镜子和他自己中间。

  摇曳的火焰成了黑暗中唯一的光源,立在镜子和现实中间,好像指路的魂灯,想要将镜子里的什么东西引出。

  陈歌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隐隐的竟觉得有些怪异:“游戏开始了吗?”

  他慢慢低下头,闭上了双眼,小声念出自己的名字。

  “陈歌、陈歌、陈歌……”

  不断颂念自己名字,会让人慢慢的对这个名字出现一种陌生感,这就像是重复去书写某个汉字,写到最后,连自己都认不出这个字是一样的道理。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陈歌每念完一次自己的名字,都会默数三秒,他这么做同样也是在计算时间。

  毕竟任务成功的前提条件是,半个小时内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睁眼去看。

  “凌晨两点多,一个人在鬼屋里,点着蜡烛,闭上双眼,站在镜子前做游戏。如果不是我正在亲身经历,一定不会相信有人会去做这样的事情。”陈歌默默念着自己的名字,他竭力阻止自己去胡思乱想。

  “这个游戏充满了心理暗示,难度最大的地方,不是应对所谓的鬼怪和种种传说,而是在于克制住自己。只要不睁开眼睛,应该就没有危险。”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度过最初的十分钟后,意外出现了。

  

第四章 意料之外的奖励
我有一座恐怖屋全文阅读作者:我会修空调加入书架

  可能是卫生间的窗户没有关紧,夜风吹入屋内,好像一双无形的手拂过陈歌的脸庞。

  厕所隔间的门扉轻轻晃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屋顶的水珠顺着水管落在了地上,下水道里似乎有虫子在爬动,沙沙作响。

  寂静之中,所有声音都被放大,处于这种环境下,很多人都会感到不安,但陈歌却是个例外,幼年的遭遇让其锻炼出了过人的心理素质和粗大的神经。

  他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不去想,只是默默计算着时间。

  大约过了快二十分钟,陈歌感觉室内温度莫名降低了许多,就好像身体周围放了几个冰块,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冷静!不要去想为什么,不要去自己吓自己,还剩下十分钟的时间,不管怎样都要撑下去!”耳边隐隐有气流吹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陈歌四周徘徊,他双手握拳,手背上青筋暴起,身体却好像青松般,扎根在地,一动不动。

  “陈歌、陈歌、陈歌……”

  低声默念,在只剩下五分钟的时候,陈歌感到卫生间里跳动的火苗好像熄灭了,黑暗中似乎有另外一个人也在颂念他的名字。

  “回音?不可能啊!”

  “陈歌……”

  那声音似乎是在呼唤他,有些急促,好像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一样。

  “这个声音好像是从门外传来的,要不要去看一看?”很快陈歌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游戏规则里说的很明确,只需要呆在镜子前面就可以。

  他在心里计算着时间,耳边的声音渐渐走调,他可以确定有另外一人在呼唤他的名字,而那个人好像就站在门外。

  “那个人似乎很焦急,不过玩游戏的是我,他急个屁?这很显然是个圈套,太低级了。”陈歌撇了撇嘴:“环境、气氛烘托的很好,可惜吓人的手段很单一。”

  最后三分钟,卫生间的门板上响起了刺耳的声音,就像是有人用指甲抓挠,用牙齿啃咬,房门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被会打开一般。

  “1798秒,1799秒,1800秒!”半个小时已到,门外的声音全部消失,一切重归平静。

  为了防止自己计算失误,陈歌没有立刻睁开眼睛,他又多数了三百声,才向后退了一步,把双手放在胸前,眨动眼皮。

  卫生间里的蜡烛早已熄灭,卫生间里一片漆黑,陈歌隐隐约约觉得哪里似乎发生了变化。

  打开手电筒,当亮光重新在屋内出现后,他愣在了原地。

  卫生间的镜面上布满了裂痕,镜中的自己被分割成了无数份,看着极不真实,更让他感到震惊的是,就在镜子前面,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破旧的玩偶!

  纽扣做成的眼睛泛着亮光,打着补丁的身体里塞满了棉絮,这个布偶并不可爱,但是对陈歌来说却意义非凡,这是他制作出的第一个玩偶,也是他父母失踪时带在身边的东西。

  玩偶背靠碎裂的镜子,就像是在阻止镜中的东西出来一般。

  “卫生间的门上了锁,玩偶是怎么进来的?从窗户?不对啊!它为什么会自己动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啊!”陈歌感觉的自己的世界观正在崩塌,他有点凌乱。

  一人一玩偶就这样对峙了三分钟,陈歌才冷静下来,他活动了一下冰凉的手指,慢慢靠近。

  纽扣做成的眼睛,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像是在盯着自己,陈歌瞅着这个自己做出来的玩具,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

  他双手小心翼翼避开玩偶,拿起了旁边的手机:“幸好我留了个心眼,早有准备。”

  手机录像一直没有中断,陈歌谨慎的保存备份以后,才开始观看视频。

  视频拍摄的不是太清楚,烛火摇曳,站在镜子前面的陈歌显得有些僵硬,反倒是镜子里的影像更加灵动。

  前十分钟,风平浪静,转折是从第十一分钟开始的。

  夜风吹拂的声音并没有被录入镜头,视频只是拍到蹲厕隔间的门,轻轻晃动了几下。

  紧接着视频里开始出现杂音,明明只是很普通的画面,但是却带给人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怖感,这可能是人天性中对黑暗和未知的恐惧在作祟。

  看着视频,陈歌的脸色不是太好,他印象中自己闭着眼一直和镜子保持着距离,但实际拍摄下来的画面显示,他的身体正慢慢前倾,就好像要贴到镜子上一样。

  到第二十五分钟,他的上半身已经弯成了七十度,鼻尖几乎都要触碰到镜子了。

  又过了几秒,毫无征兆,镜子上开始出现一条条裂痕,那场景看的陈歌触目惊心。

  紧接着,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镜子里的陈歌变了表情,呲牙咧嘴,狠狠的撞在了镜面上!

  就在同一时间,蜡烛熄灭,视频终止。

  由于拍摄角度原因,视频中并没有关于布偶的任何镜头,最后的五分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陈歌也不清楚。

  “镜子里的东西想出来,最后好像是被这个玩偶阻止,这么想的话,应该是它救了我一次。”陈歌抱起盥洗台上的布偶,十分认真的询问道:“你能听懂我的话吗?你知道我父母最后去了哪里吗?”

  玩偶没有回应,只是那纽扣做成的眼睛,泛着微弱的亮光。

  他把布偶搂在怀里,看了一眼卫生间房门,没敢出去,一个人缩到窗台下面,拿出了黑色手机,任务完成的信息已经显示出来。

  “不得不说你是幸运的,恭喜你完成噩梦难度日常任务!获得任务奖励——初级天赋技能殓容。”

  “殓容:我希望你能在继承这份天赋时,更加的严肃认真一些。不同于美容,殓容师只为尸体化妆,你手中的美,贯穿了生与死,让已经冰冷的人重新焕发生机,带给她永恒的美丽。”

  “第一次完成噩梦难度日常任务,获得噩梦之城新人称号,额外获得奖励,解锁一星恐怖场景午夜逃杀试炼任务!试炼任务完成后,此场景设施将会出现在恐怖屋当中!”

  翻看黑色手机上的信息,陈歌若有所思,鬼屋发展离不开化妆师,不管是演员还是道具,都需要化妆师进行二次装扮,一个好的化妆师可以更加轻松的营造出逼真的效果。

  

第五章 二十五分一十四秒!
我有一座恐怖屋全文阅读作者:我会修空调加入书架

  “天赋技能?噩梦难度的任务奖励和其他任务不太一样,其奖励好像是直接作用在我的身上,能够改造我自己!”

  陈歌记下这一点后,心中燃起了期待,他已经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存在,那是个隐藏在阴影当中,危险、恐怖、隐藏着杀机的世界,仅凭他现在的力量,别说找回父母,就是自保都很勉强。

  但幸运的是,他拥有黑色手机,未来并非没有逆袭的机会。

  “现在思考这些还是太远,先想办法把恐怖屋的生意稳住,解决眼前的困境才行。”他取出了自己的手机:“今夜惊心动魄,差一点就出现意外,可见噩梦难度任务并不是那么好完成的,我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不如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为我出谋划策。”

  他登陆了国内比较有名的几个灵异论坛,将原版视频上传。

  几分钟后,这个被他起名为镜中是谁的视频就被大量阅读和转发,人们可能是看够了娱乐八卦,偶尔想换换口味,视频的关注度就像是滚雪球般,飞速增长,下面的评论每刷新一次都会多出几十条。

  “前排提示!25分14秒高能!”

  “这视频发布者不是个疯子,就是个精神病!正常人谁特么会大晚上去做这样的事情?”

  “镜子为什么会自己出现裂痕?最后镜子里往外撞的又是什么东西啊?!”

  “镜子破碎是因为热胀冷缩吧,房间内部温度不均匀。”

  “你们懂个屁,镜子在位理学属阴,极容易招邪,我看这视频不应该叫做镜中是谁,而应该叫做镜中有鬼!”

  “日了狗,大半夜的,吓我一身冷汗,真佩服楼主的勇气。”

  “这视频绝逼是合成的,如果不是,我张大柱实名制,倒立三百六十度螺旋吃屎!”

  “难道就我一个人发现了吗?视频上传者头像是西郊一家鬼屋的门面,你们先别急着高潮,这应该是人家的宣传广告。”

  陈歌的论坛账号也不断被人私信,有的是好奇,有的在质疑,陈歌一概没有理会。

  他视频完全真实,懂的人自然懂,不会去谩骂,不懂的又何必浪费时间去跟对方解释。

  看着持续攀升的关注度,陈歌敏锐意识到这是个机遇,他将原版视频拆分,截取了视频的最后十四秒,将其发布在了国内最大的短视频应用软件上。

  在充斥着大量歌舞、段子、美食的短视频中,他的这段灵异视频,那真是一枝独秀!

  仅仅十几秒过后,就有路人中招,和灵异论坛、贴吧上那些心理承受能力较强的吧友不同,被陈歌这一剂猛药直接吓尿的无辜路人,开始在评论区破口大骂。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莫名其妙的大骂吸引了更多人来围观,这导致的结果就是陈歌的短视频评论区直接沦陷。

  看着评论区,陈歌隔着手机屏幕都能感受到路人们的愤怒,不过他的心理承受能力可比那些路人强太多了,毫不在意,甚至还被逗的想笑。

  其实他很理解那些路人,凌晨三点,躲在被子里,想看个美丽小姐姐解解乏,撒个娇,嘤嘤婴几句,然后美美的睡一觉。

  结果一点开这个视频,大活人点着蜡烛和镜子玩游戏,画风完全不对啊!

  更坑的是视频只有十四秒,还没反应过来,最大的恐怖就直接出现。

  镜子碎裂,里面的影像自己往外撞,就像是要穿过屏幕一般!

  excuse me?这操作简直令人窒息!

  “评论区这么热闹,关注度一时半会下不去,看来大家都很喜欢我的视频啊。”某人不厚道的露出了笑容:“粉丝数也增加了一百多个,这种情况下我要是不给自己的鬼屋打个广告,那真是太对不起热情的吃瓜群众了。”

  他说着修改了标题,在最醒目的个人介绍那栏,附上了恐怖屋的详细地址,最后还加了个括号——一点都不恐怖的恐怖屋。

  陈歌对自己的个人主页很是满意,又看了一会评论区,他坐在窗台下面,就这样睡着了。

  ……

  阳光照在脸上,陈歌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身体,从卫生间角落爬起。

  “八点三十了。”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将布偶放入口袋,拿起手机拉开了卫生间的房门。

  木质房门边缘残留有明显的抓痕,就像是被老鼠啃咬过一样。

  “昨天夜里出现在门外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看到这些,他不禁有些庆幸自己一个晚上都没有出去。

  “噩梦级别任务会引发不可知变量,以后我还要更加小心才行。”鬼屋里其他道具都变化不大,陈歌也就没有在意,推开恐怖屋大门,新的一天正式开始。

  新世纪乐园九点开门营业,八点四十五分,一个体型娇小可爱,上围却丰满傲人的女孩背着包从远处跑来。

  “老板!”

  女孩身上透着一股青春的活力,精致的五官在初阳照耀下,好像是熟透的蜜桃,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小婉,你来的正好,我在曲库里新添加了一首背景音乐,咱们一起去听听。”陈歌还没说完,就看见徐婉一脸激动的抓住了他的胳膊:“你这丫头,想干什么?”

  “我刚才在乐园门口听见很多人讨论恐怖屋!有人专门为了体验咱们的恐怖屋在乐园门口排队!”徐婉话语中透着一股兴奋:“老板,咱们有游客了!”

  “有游客不是很正常吗?看你一副没见过市面的样子。”陈歌强装镇定,若无其事的拿出自己手机,翻看短视频个人主页,关注他的粉丝已经破五百,评论区热度更是直接冲进新人榜前十,只是和别人家的评论区一片欣欣向荣不同,他的评论区硝烟弥漫,有人还留言昨晚被吓的尿了一床,现在刀片已经磨好,正在出发的路上。

  “恩,貌似玩的有点大了……”陈歌干咳一声,拽着徐婉进入鬼屋:“乐园还有十五分钟开始营业,现在鬼屋里员工就咱们两个,今天要做好打一场硬仗的准备!”

第六章 美人妆
我有一座恐怖屋全文阅读作者:我会修空调加入书架

  陈歌的恐怖屋里只有两个场景,僵尸复活夜和冥婚。

  僵尸复活夜被黑色手机说的一无是处,陈歌也进行了反思,那个恐怖场景确实存在很多问题,另外那个场景想要完整演绎,至少需要三个员工配合才行。

  “小婉,今天我们的主题是冥婚,等会我去调试一下背景音乐,你在扮鬼的时候记住要把耳朵堵上,另外你今天的妆容,我亲自来给你画。”

  “老板你还会化妆?”小婉坏笑了一声:“行啊,不过你可别把我弄成丑八怪了。”

  “放心,我会让你美到令人窒息。”

  两人进入化妆间,陈歌把小婉按在镜子前面,手掌轻轻抚摸着她的脸。

  “使用初级天赋技能——殓容。”

  看着镜子里青春可爱的女孩,陈歌的脑海中慢慢涌现出了很多不属于他的记忆,非常杂乱,不仅仅是色彩运用和上妆技巧,还有口腔科学、人体解刨学、人体骨骼学、死亡学等基本知识。

  “老板,你到底会不会化妆啊?”三十秒过去了,徐婉坐在镜子前面,感受着脸上陌生的温度,看着镜中任由摆弄的自己,心脏砰砰直跳,没来由的觉得有些羞耻。

  “一个好的化妆师,会根据不同的脸型,设计出不同的风格。小婉,你的底子很好。”陈歌脑海中没有任何杂念,使用殓容之后,徐婉在他眼中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镊子、剃刀、医用钳、缝合线、酒精、防腐针,我这里什么都没有,看来只能进行最基础的化妆。”陈歌在自言自语,却把椅子上的徐婉吓的不轻,这丫头想破了头皮都没想明白,为什么给鬼屋演员化妆要用到那么恐怖的东西。她心里有些害怕,但是又不好意思拒绝,只能侧着头,偷偷用余光打量自己的老板,默默祈祷。

  “粉底颜色单一,腮红太亮、有点扎眼,怎么找不到唇膏?”陈歌嘀嘀咕咕,最后开始自己配色,他动作娴熟,手指灵活,色彩辨别能力极强,根本不像是一个从来都不会打扮的宅男。

  眼前的场景也让徐婉觉得不可思议,全程自己配色化妆,这特喵闻所未闻啊!

  “老板,我觉得你没必要对自己那么严格。鬼屋里那么暗,游客看不清楚的……”

  “少废话,别乱动。”没等徐婉说完,陈歌已经给她打好粉底,把自己配好的眼影给她涂上。

  寥寥几笔,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眼影,却让徐婉的气质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多出了一丝冷艳和神秘。

  徐婉本来还想继续反驳,可看到了镜中的自己后,她小嘴慢慢张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一个女人。

  “单独的樱桃红,色彩单调,缺乏层次感,但是加上木槿紫之后就不同了,两种颜色完美过度,融合在一起,就如同为彼此而生一样。”陈歌随意的解释着,他又用刷子把腮红涂在自己手背上。

  “老板,你这是做什么?”

  “我们鬼屋的劣质腮红为了营造视觉冲击,太过明艳,饱和显色,我先在手背上晕开。”陈歌动作轻柔,片刻后,腮红果然变得细腻,粉质中还带出了一种微妙的丝光感。

  此时徐婉的嘴巴已经张成O形:“深藏不漏啊!你是在哪学的这些?”

  “我会的多着呢,美容美发只是我的业余爱好。”陈歌微微一笑,人逢喜事精神爽,脑海中多出的那些记忆再次证明手机游戏确实能影响现实。

  只用了十分钟的时间,陈歌就为徐婉化好了妆:“照照镜子,满意不?”

  抬眼看去,镜面上似乎掀开了一层薄纱,镜中的人犹如从诗画中走出的一样,带着古典东方女人的韵味,但隐隐的又觉得哪里不太一样。

  盯着镜子,徐婉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她看着镜中的自己,脸上的表情从震惊到迷醉,接着忽然打了个冷颤。

  “老板,我从来没有这么美过,镜子里的人真是我吗?”

  “当然。”

  “可是……”她有些犹豫的朝镜子伸手:“我怎么感觉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徐婉的话让陈歌吸了口凉气,他也终于明白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了。

  殓容是为了最大程度还原出死者的美丽,陈歌化的妆本来就不是给活人准备的。

  “别看了,乐园马上开放,你赶紧换装,去二楼冥婚场地里呆着,记住戴上蓝牙耳机,听我命令行事。”陈歌岔开话题,支走了徐婉,又利用仅剩的时间将冥婚场景里的纸人、玩偶加工了一遍,在殓容技能的加持下,所有纸人都如同活了过来一样,死意中透着生机。

  “先这样吧,等以后闲了再全部重新上一遍色。”

  陈歌收起工具箱,匆匆下楼,还没靠近鬼屋大门就听见外面游客们交谈的声音。

  “你也被那个缺德冒烟的家伙坑了吧?”

  “日!我手机屏幕都摔碎了,你说呢?”

  “你们还好,我特么裤子都脱了,手滑点错,直接弹出来个这玩意!吓得老子一个鲤鱼打挺就窜起来了,我爸妈听见动静以为我做噩梦,赶紧跑过来看。日了狗啊!当时我啥也没穿,就拿着卷卫生纸,我爸妈看着我都懵.逼了!”

  ……

  听着游客们的哭诉,陈歌勉强忍住笑,深吸一口气,维持严肃的表情,推开恐怖屋大门。

  “欢迎大家来到我的恐怖屋。”

  看到长长的队伍,以及全副武装的游客,陈歌嘴角上扬。

  “小陈,大清早你这就排起长队了,不错啊。”旁边旋转木马的工作人员有些吃惊,他原本想和陈歌打个招呼,靠近了才发现游客们气氛不太对。

  “一般般吧,主要是游客们喜欢。”陈歌耸了下肩,拉开防护栏。

  “谁喜欢啊?臭不要脸!”

  “我是来找事的,不是来参观的!”

  “找到正主了!昨晚发短视频的人就是你吧?我的刀呢?我的刀呢!”

  游客太过热情,场面一度失控,陈歌立刻开口:“大家既然来了,不如就进去体验一下,安抚恐惧的最好方法就是刺激感观,以毒攻毒,让自己麻木。昨晚那个短视频确实是我考虑不周,这样吧,今天鬼屋门票一律五折,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了。”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我会修空调所写的《我有一座恐怖屋》为转载作品,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有一座恐怖屋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有一座恐怖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有一座恐怖屋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有一座恐怖屋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