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酒过剑留痕最新章节 > 酒过剑留痕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酒过剑留痕 连载中
分享酒过剑留痕

酒过剑留痕全文阅读

酒过剑留痕作者:方古元士

酒过剑留痕简介: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名震天下的浪客,放荡不羁的强者,却始终怀揣一个武侠情怀。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他的故事且听我娓娓道来。
  传说中的书友交流群来了:106148306
  有兴趣的读者欢迎入群。 https://www.uukanshu.com
-------------------------------------

酒过剑留痕最新章节第98章 黄龙
第2章 谁是酒剑
酒过剑留痕全文阅读作者:方古元士加入书架

  应天府的一家酒楼,生意兴隆,宾客满座。

  靠窗的位置坐着一个人,穿一身灰色的衣服,不很整洁,须发更像找不到方向的乱麻,胡乱生长,面色惨白,似是营养不良,又似酗酒过度,但无论怎么看都像一个落魄之人。由于太过邋遢,看不出年纪大小,腰间挂着一个酒葫芦,若说这葫芦有多大,只怕少说也能装下两三斤酒。桌上放着一把剑,剑鞘非常古朴,装饰不多,只有几道简单的纹饰。

  只见此人伸手端起面前的一碗酒,一饮而尽,倒显出几分从容气度。只见他一手抓起酒坛,晃了晃,只听到一点清脆的声响,知道坛中已经没有多少酒了。

  这时,旁边一桌的宾客说道:“江湖传闻,酒剑杀了崆峒派长老冯鹤声,现在崆峒派上下正在全力追杀他,只怕这次酒剑要凶多吉少了。”

  说话人对面的年轻人说道:“江湖上人人皆知酒剑从未败过,我看崆峒派也未必能把他怎么样。”

  听到这里邋遢人把酒坛举起,向下倾倒,酒顺势而下,他张开口,不见吞咽,只有喉结动了动。顷刻间,酒已尽。他将两块碎银拍在桌上,拿起剑,大踏步而去。

  走的倒是轻巧,可是刚出店门不足百步,就有九个身穿道袍的人拦住了去路。为首的一个长者说道:“酒剑,你离经叛道虽为武林中人所不齿,但罪不至死,可你无故杀我师弟,就是和我们崆峒派势不两立。”

  酒剑说道:“沈飞云,你小老头又杀不了我,拦我去路有什么用吗?若是韩奇来,或许能有点胜算。”

  沈飞云是崆峒派长老,武功极高,轻功更是武林一绝。听了这话气得眉头一皱,胡子都倒竖了起来,怒道:“酒剑,你不要太狂妄,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崆峒派的武功。”

  酒剑似乎完全不以为意,懒洋洋地说道:“又不是没见过,有什么稀奇。”

  这时周围早已围上了一圈看热闹的路人,众人虽然乐意看热闹,但也不敢太过近前,只是远远地站着,唯恐伤及自身。

  沈飞云不等酒剑话说完,已然起步,一个急冲来到了酒剑身前,他双拳连动,似实而虚,假假真真,迅速打出三十六拳,拳影重重,威势逼人。酒剑知道厉害,后撤两步躲开拳头攻击的范围。沈飞云见对手后撤哪里肯舍,踏步向前,拳头宛如出海蛟龙,朝酒剑脸上、胸前和小腹打去。

  酒剑再退两步,喊道:“停!”

  沈飞云顿时收住攻势,看了看周围的人,又看了看酒剑,说道:“你还有何话可说?”

  酒剑嘿嘿笑了笑,取下葫芦,喝了一口,说道:“我名酒剑,拳脚功夫自然是不及你小老头的,所以我以剑对拳,你可别说我欺负你。”说完拔剑出鞘,速度之快,几乎看不清他的动作。这把剑也极为特别,颜色黑漆漆的,只有剑柄前端“玄空”两个明晃晃的字闪着金属的光芒。

  沈飞云似乎颇不耐烦,说道:“说打就打,哪来这么多废话?”说完又发动了攻势,双拳挥动,虎虎生风,每一拳都有开碑裂石的威力。

  酒剑使出刺字诀,连刺两剑,分别瞄准对手的咽喉和心脏。沈飞云一左一右侧身躲过,抡起一拳朝酒剑胸前打去。酒剑手腕轻抖,一道剑光闪过,直削沈飞云手臂。沈飞云心头一惊,急忙收拳。

  两人你来我往,交手了十几回合,酒剑仍是神态自若,可沈飞云却心惊肉跳,似乎自己的每一拳都在对方的剑影笼罩之下,由此认定绝无取胜的可能,虚晃一拳,跳出圈子,说道:“你果然剑法精奇,只是街道狭窄,围观的人又多,我的游龙拳无法使出真正的威力,如果伤及无辜就不太好了。这样吧!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崆峒派的八卦剑阵。”话音刚落,就指挥弟子摆出了阵法。

  酒剑听到对方要布剑阵,笑了笑,说道:“崆峒派八卦剑阵是很有名的,可是我对破阵没什么兴趣,告辞!”说完迅速插剑入鞘,一个旱地拔葱,跳上屋顶,转身向反方向而去,速度之快简直匪夷所思。

  沈飞云见酒剑想逃,喊一声“追”,自己当先跟了上去,十多名弟子轻功稍差,很快就拉开了距离。

  沈飞云以轻功著称,但酒剑从无败绩更是有原因的,两人之间距离越拉越大。沈飞云暗暗心惊,想自己轻功之快,天下间绝没有多少人能逃脱自己的追击,但任凭自己如何努力,和酒剑之间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远,不由得后背发凉,心知自己一身修为,也不过如此。追了一段,已然丢失了目标,一时间兴趣索然,停下了脚步。

  过了一会儿,崆峒派弟子追了上来,沈飞云仍是极要面子,不肯服输,只是说道:“酒剑虽然不修边幅,但终究是绝顶高手,你们几个小辈轻功太差,追不上他,看来只能智取,不可强攻。”

  众弟子心中明镜,知道师父并非酒剑对手,心中有气,谁也不敢说话,只是唯唯诺诺。

  酒剑甩脱追兵,颇为高兴,边走边看,这应天府果然不比寻常城市,高楼林立,街道宽阔,两旁店铺众多,经营着各种物件,小商小贩更是摆起了各种摊位,物品之丰盛,当真有太平盛世的感觉。

  突然一阵困意袭来,也不知道是酒劲发作还是有点累了,酒剑寻思着找个什么地方睡上一觉,突然发现前方有棵大树,长得枝繁叶茂,枝丫粗壮,正是睡觉的好去处,当下打开酒葫芦,喝了一口酒,加快脚步,朝大树而去。走到离大树两三丈距离的时候,突然树后转出一个人来,三十出头的样子,神采飞扬,身穿浅色道袍,衣襟随风飘动,右手紧握宝剑,说不出的飘逸洒脱。

  酒剑不禁眉头一皱,朗声说道:“不是,我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刚打完崆峒派的沈老头,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又遇上你,我和你无冤无仇,你怎么总像个鬼魂似的追着我不放啊!”

  那人说道:“你做事太过出格,已然引起武林中各大门派不满,尤其近期又得罪了崆峒派,更是要命的事情,掌门有令,让我捉拿你,我只是奉命行事。”

  酒剑显得很无奈,说道:“不是我怕你,只不过看你双眼失明,身有残疾,不和你一般见识,你不要欺人太甚。”

  那人说道:“我的眼睛不劳烦你操心,倒是你,跟我回去呢还是跟我回去?”

  酒剑似乎不屑一顾,蹑手蹑脚向后退去,他坚信自己的脚步绝对没有任何声音。

  可那人还是摇了摇头,微微一笑,说道:“怎么,还没打就想走了?”

  酒剑心中一惊,此人的听觉难道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极限,还是真的能仅靠直觉就断定一切事物?不由苦笑一声,说道:“这里太小,咱们城外比试。”边说边大踏步朝城门走去,边走还不忘边喝一口酒。

  两人走了几里地,还没有出城,那人只是不紧不慢,跟在身后,突然说道:“喂,酒给我喝一口。”

  酒剑嘿嘿笑了笑,从腰间把酒葫芦解开,扔给那人,那人顺手接过,喝了两口,说了声:“多谢!”又将酒葫芦抛回给酒剑。

第3章 追声剑客
酒过剑留痕全文阅读作者:方古元士加入书架

  长江之畔,江水顺流而东,从没有觉得有丝毫疲倦,也不因为任何事而稍有耽搁,只是自顾自地流着,似乎在见证着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匆匆而去。

  日影西斜,两人距离丈许,相对而立,一个须发杂乱,一个身穿浅色道袍,正是酒剑和之前遇到的盲人剑客。

  酒剑说道:“追声剑,咱们相识多年还从没有切磋过,今天就来比试比试,看看是你的追声剑快还是我的玄空剑快。”

  原来这人正是名震天下的武当派萧怀玉,虽然眼睛看不到,但是听觉之灵敏,直觉之准确,远超常人,江湖中人送外号追声剑客。

  萧怀玉说道:“你今天已经和沈飞云打过,有些消耗,如果说要明天再战,我不会反对。”

  听完这话,酒剑不禁心惊,这才是刚刚发生的事情,他竟然了如指掌,难道他一直就在周遭观察着我?但仍是哈哈笑了笑,说道:“沈飞云我还没放在眼里,游龙拳在武林中虽然颇有威名,但在我这里,狗屁都不是。”

  萧怀玉摇了摇头,说道:“武功高低全在个人修为,若是韩奇来了,同样的游龙拳,只怕你就没那么轻松了。”

  酒剑一脸不屑,打个哈欠,说道:“可是韩奇他不敢来。”

  萧怀玉微笑不语,左手拔出佩剑,发出龙吟一般的声音,剑身清光隐现,一眼就能看出是把有名的宝剑。

  酒剑也不惊讶,懒洋洋说道:“看来这一战不会轻松了。”

  萧怀玉一脸坚毅,说道:“龙吟剑你是知道的,你的玄空剑虽然也是珍品,但较之龙吟,还是稍逊半筹。”

  酒剑也拔出玄空剑,看了看,说道:“剑不过是一种执着,能用就好,接招吧!”

  酒剑举剑向前,直刺对手左肩。萧怀玉左手使剑,针锋相对,也不避让,两剑相交,发出金属撞击的声音,非常清脆。两剑刚一接触随即分开,刚分开的瞬间又互相碰撞,犹如舞蹈一般。

  萧怀玉姿势陡变,连刺六六三十六剑,每一剑都朝着一处大穴而去。酒剑不甘示弱以攻为守,玄空剑横削对方手腕。萧怀玉听声辨位,心中一凛,这样下去必然两败俱伤,收回龙吟,急忙格挡,双剑互相碰撞,溅起几颗火星。

  萧怀玉剑招再度变化,用一个“粘”字诀,意欲与酒剑互相缠斗。酒剑针锋相对,也使出“粘”字诀,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两剑连转数十圈,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进攻机会,无奈之下,再度分开。这一个互相较劲,着实颇费内力,二人呼吸都有些急促。

  酒剑不给对方喘息的时间,玄空剑再度抖一个剑花,剑尖忽左忽右、忽上忽下,令人捉摸不定。这剑招迷惑性极大,酒剑自认为对方仅仅依靠声音,只怕难以判断剑的位置。萧怀玉后退一步,猛挥一道剑气,径直朝酒剑脖颈而来。酒剑侧身避过,可是剑招也已经受到影响。

  萧怀玉姿势陡变,使出自创的追声十三剑,剑气一道道朝前而去。酒剑不敢大意,暗运内力,对方来一道剑气,自己使一道剑气相对,饶是如此,剑气余威仍让他感觉到有点呼吸不畅。

  酒剑尽力接住十三剑,尚未留得一丝喘息的时间,龙吟剑已径直朝自己喉咙而来,眼看不好,急忙抖动手腕横削,荡开来剑,解了破喉之厄,后跳一步,说道:“很好,最近五年,你是第一个能把我逼到这种地步的人,来接我几招。”

  话音未落,人已经一跃而起,玄空剑自上而下犹如苍鹰搏兔,一连四十九剑,剑剑要命。这招要是一般人接了,身上非得穿几个窟窿不可,但是萧怀玉绝非一般人,只见他边退边还击,一剑剑刺出,接住了酒剑所有的攻击,叮叮当当的响声连成了串,在武学人士看来,这就犹如仙音一般悦耳,丝毫也不觉得聒噪。

  酒剑一招不成再来一招,脚踏八卦方位,移形换影,快如鬼魅,转到追声剑背后,突然发难,一剑直取脖颈,哪料到追声剑应变急速,侧身避过。酒剑不等招式使老,改刺为削,这种距离,还在身后攻击,似乎顷刻就能让对方身首异处,可是这一剑却如何也削不下去,因为龙吟剑已经挡在了玄空剑前进的路径上。酒剑知道对方武功和自己不相上下,恐怕只有等其中一方力竭,才有可能分出胜负,当下后跃丈许,收了攻势。

  龙吟已经入鞘,萧怀玉转过身来,微笑说道:“是我低估你了,我的绝技胜你不得,当然,你的鹰击长空和残影剑法也取不了我性命,不如就此作罢。”

  酒剑缓慢收回玄空剑,解下酒葫芦,张嘴喝了一大口,说道:“嘿嘿,咱俩彼此彼此,但是既然你无法战胜我,就不能带我回去,这任务你怎么交差?”

  追声剑转身向西而去,边走边说:“掌门本来也没要求我必须带你回去,只是让我告诉你,三月之后的中秋佳节,武当山上有个群英会,希望你能来参加。”话音刚落,人已经去的远了。

  酒剑看着追声剑的背影,挠了挠头,呢喃道:“群英会?我才懒得去呢!”转身朝应天府方向而去。

  时间真的是一个非常奇妙的东西,刚刚还剑气纵横,这会儿除了地上凌乱的脚印,已经没有人知道这里半刻钟前才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打斗。江水犹自顾自地流着,好像看透了一切,似乎又什么也没看见。

  应天府北门,不愧是皇城,天子脚下,民生富足,道旁歇脚的茶棚,售卖各式货物的摊点,一应俱全。

  酒剑刚要进城,只听后面有人叫道:“酒大侠,请留步。”声音中正浑厚,明显内力颇高。

  天下姓酒的也没有几个,酒剑不由得转身看了看,虽然已是黄昏,仍然能清楚地看到前面茶棚中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一身衣服光彩照人,可与晚霞争艳。他身边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个青年,都二十多岁年纪。

  那人边走边说,道:“酒大侠,可算找到您了。”

第4章 神偷
酒过剑留痕全文阅读作者:方古元士加入书架

  酒剑刚要进城,却被三个穿着栖霞派服饰的人叫住,一脸茫然,不知所谓,习惯性地解下葫芦,喝了口酒,待那人走近,问道:“你是栖霞派的长老?”

  那人抱拳一礼,说道:“酒大侠,我是栖霞派元好问,这两位是我的徒弟徐闻和柳秋月。”

  两位青年看着酒剑,费劲脑筋也想不出这是一位名震天下的高手,反而有点像个叫花子,但仍然很有礼貌地拱手说道:“见过酒大侠。”

  酒剑点头致意,算是还礼,接着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元好问面露难色,说道:“我们这次找您确实有事相求。”

  栖霞派虽然人数不多,但因为临近京城,影响力却非同小可。这元好问正是栖霞派的大长老,在武林中也是响当当的角色。

  酒剑又喝了一口酒,说道:“你们栖霞派势力辐射朝堂,有什么事能用到我一个浪客?”

  元好问看了看四周,小声说道:“酒大侠过谦了,此处非说话之地,请跟我来。”说完转身向前走去。

  酒剑觉得反正时间都来的及,就是迟到一会儿,也不算什么问题,就跟着元好问向东而去,正是栖霞山的方向。

  落日余晖,照耀着大地,似乎想把万物都变成红色。天气酷热,没有因为太阳落山而改变,令人有些烦闷。

  四人走了三里多路,天已经完全黑了,一轮圆月仍然带给大地一丝光亮,沿路前后观望,连个人影都见不到。元好问停住脚步,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向酒剑说道:“我栖霞派现在遇到了建派以来最大的难题,这天下间除了酒大侠只怕再无人能帮助我们。”

  这话一出,酒剑更加不知所谓了,但仍然不急不慢地喝了一口酒,才问道:“这可奇怪了,世上有我没我别无二致,能帮到什么忙?”

  元好问急忙说道:“世人皆知酒剑乃当世大侠,古道热肠,希望能帮我们渡过这灭派之劫。”

  此话一出,酒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道:“什么事你先说来听听。”

  元好问眉头微皱,略微沉吟,然后说道:“碧玉如意乃我派至宝。一个多月前,皇帝遣方孝孺大人前往栖霞山,欲以黄金千两相换,为了显得庄重,百日之后亲自登山迎宝。此乃皇命,实不可违。可是没过几天,此宝却丢了,如此大事,定让皇帝猜疑,我栖霞派承担不起啊!”

  酒剑想了想,说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帮你们找回来?”

  元好问行了一礼,说道:“所求正是!烦请酒大侠相助。”

  酒剑挠了挠头,心想天下间能在栖霞派中盗走至宝的只怕不超过二十个人,何况这是皇帝要的东西,这种紧要关头,栖霞派定然严加防范,如此还是丢了,对方绝非易于之辈,如若答应此事,恐怕要惹祸上身,当即说道:“这事毫无头绪,往哪里去找?我本领低微,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元好问深鞠一躬,说道:“我知道酒大侠虽然游戏江湖,但为人正直,古道热肠,现在除了您再无他人可以帮我们了,万望酒大侠出手相助。”

  酒剑虽然浪荡江湖却是最怕人求,眼见元好问当着徒弟的面仍然行此大礼,急忙伸手将他扶起,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但只是尽力而为,能不能成功,却要看天意。”

  元好问听到酒剑答应,转忧为喜,立刻说道:“酒大侠出手,此事定然可成,元某代表栖霞派先行谢过!”

  酒剑说道:“今日天色已晚,我要回应天府办点事情,明日定到栖霞派拜山。”

  元好问三人目送酒剑远去,徐闻说道:“师父,这个人怎么看也不像有什么本事,真能帮到我们?”

  “就是就是,这一个叫花子能有多大能耐?”柳秋月也附和道。

  元好问面色严肃,说道:“你们两个小辈注意言辞,有道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他这几年名扬天下,武功之高,可能犹胜过掌门师兄。武林中有一个算一个,谁敢小瞧于他?”

  徐闻一脸不可思议,寻思自己只知道师父本领高强,掌门师伯又略胜师父一筹,以自己的能力,终生也未必能达到这种成就,看到酒剑浪荡不羁,心里又不自觉地有点羡慕。

  柳秋月做了个鬼脸,也不再说话。

  元好问面向二人说道:“任务完成的很顺利,咱们回去吧!”

  三人使出轻功,急速向栖霞山而去。

  不到半个时辰,酒剑已经来到了应天府最大的酒楼天府华苑,也不走正门,翻过一间窗户,进入室内,不仅身法极其轻巧,而且轻车熟路。

  屋里坐着一个人,身材精瘦,穿着也不甚考究,长相算不上俊美,却颇有几分豪情,手握酒杯,正在细品美酒。

  酒剑哈哈笑道:“云御风,你说你贼不像贼,侠不像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云御风是当世第一神偷,上到皇宫内院,下至武林世家,就没有什么地方是他不敢去的,若只看相貌却是一点也看不出来贼气,或许这正是他能成为天下第一神偷的一个原因。

  云御风面无表情,说道:“你来迟了,我最恨别人不守信用,今天的账你来结。”

  酒剑坐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无巧不成书,我正有一事问你。”

  云御风也不问什么事,仍旧一脸严肃说道:“你先说为什么迟到。”

  酒剑又喝了一杯酒,说道:“此事正和我来迟有关系。栖霞派碧玉如意丢了,你可知道是谁盗走的?”

  云御风一听碧玉如意,两眼精光闪过,立刻笑呵呵说道:“此事当真?”

  酒剑一脸鄙视,说道:“听到宝贝就原形毕露,果然是个贼。”

  云御风也不在意,起身凑到酒剑身边,说道:“碧玉如意乃是玉如意中的极品,价值不菲,你怎么知道丢了?”

  酒剑继续喝酒,也不说话,摆出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云御风干着急却丝毫没有办法,说道:“那这样,你告诉我情况,我就不再追究你来迟的问题。”

  酒剑看着云御风,又看看桌上酒菜,轻轻咳嗽一声。

  云御风笑着说道:“行行行,都我请,不仅我请,还把你的破葫芦灌满。”

  听到这话,酒剑哈哈笑道:“我就知道你着急,这话是元好问告诉我的,应该错不了,明天我去拜山,再看看怎么办。”

  云御风回到自己座位坐下,也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哈哈笑道:“碧玉如意以后就姓云了。”

  酒剑收了笑容,喝了一杯酒,说道:“我可警告你,我已经答应元好问帮他找回碧玉如意,你就断了这心思吧!”

  云御风一脸不高兴,说道:“真扫兴,不喝了不喝了,账还是你结!”

  酒剑赔笑道:“老朋友,别生气,不就是一个碧玉如意吗,你还差这点玩意?兄弟这忙还得你帮。对了,刚才谁要结账来着?我最恨别人不守信用。”

  “又请你吃饭,又给你打酒,又得帮你忙,你就是我的扫把星,每次见你都倒霉透了。”云御风话里话外全是不满意。

  酒剑端起酒杯,说道:“事可以稍后再谈,来来来,我先敬你一杯。”

  当下两人推杯换盏,直喝到丑时将近方才找了两间卧房住下。

第5章 栖霞派
酒过剑留痕全文阅读作者:方古元士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酒剑醒来,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大口,向外看时,太阳已经出来,洗漱一番,就去找云御风。

  刚打开云御风房门,对方正在睡觉,也不抬头,说道:“你去做你的事,别来打扰我休息”。

  酒剑走到床边,抽出宝剑横在云御风脖子上,说道:“有宝你不去寻,竟然在这里睡懒觉?”

  云御风仍然一动不动,说道:“我要睡觉,你就是杀了我,我还是要睡觉。”

  酒剑收回宝剑,不禁苦笑,说道:“你起不起我不管,但是宝贝找到了,要是时间不够,只怕你没办法把玩。”

  只听轰的一声,云御风已经从床上跳起,说道:“什么时间要?”

  酒剑一脸坏笑,说道:“求我我才告诉你。”

  云御风立刻喊道:“伙计!”不见怎么用力,声音却远远传开,足见内力不凡。

  不一会儿,伙计推开房门,满脸堆笑,说道:“客官,您有什么吩咐?”

  云御风指了指酒剑腰间的酒葫芦,说道:“去,给打满了,要你们店里最好的酒。”

  酒剑打开酒葫芦,将里面仅剩的一点酒一饮而尽,然后递给跑堂伙计。不消一盏茶时间,伙计又满脸堆笑地将酒葫芦送回。

  云御风看了看酒剑,说道:“可还满意?”

  酒剑转身向外走去,边走边说:“马马虎虎吧!我去拜山,有事就到栖霞派找我。”

  栖霞派,不愧是天子脚下,一派富丽堂皇,建筑非常雄伟。山上苍松翠柏,花香袭人,百灵鸟鸣叫于左右,直叫人情迷其中。

  大门外,看守前去禀报,不一时,栖霞派掌门齐晟、大长老元好问亲来迎接。齐晟笑容满面,抱拳说道:“怎好意思让酒大侠在外久候,礼节不周,还望海涵。”

  酒剑喝了口酒。然后回了一礼,说道:“我本不在意这些繁文缛节,正在欣赏贵山难得一见的美景,齐掌门何必太客气。”

  齐晟一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说道:“酒大侠,咱们进去说话。”

  三人来到栖霞派会客厅,元好问屏退左右,甚至连看门的守卫都让到五丈之外候命,不接到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

  齐晟仍是一脸笑意,说道:“这次有劳酒大侠,如若此事得到解决,以后酒大侠的事就是我栖霞派的事,酒大侠但有吩咐,我栖霞派必然全力以赴。”

  酒剑又喝了口酒,刚要答话,门外一个洪亮的声音说道:“掌门师兄,师弟有事禀告。”

  齐晟立刻回答道:“三师弟,进来吧!”

  大门轻轻打开,走出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除了一身华贵的服饰,长相较为普通,就是放在大街上,也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虽然长相平平无奇,却是栖霞派两大长老之一的万年行。

  万年行来到酒剑身前说道:“酒大侠之名,如雷贯耳。”

  酒剑挠了挠头,微笑说道:“不敢当,还是栖霞派万长老在武林中威名远播。”

  “这样最好,免得我还要介绍一番。”齐晟眼看二人已经互相知道名姓,笑着说道“三师弟,酒大侠是我请来帮助我们寻找碧玉如意的,你有什么事要说也无需藏着掖着。”

  万年行停顿了一刹那,说道:“掌门师兄,能在我栖霞派中行窃的不过就几个人而已,少林寺和武当派都是侠义之辈,断不能做出这等事来,如此我暗中调查了神偷云御风等人,但是都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齐晟收起笑容,面色凝重,说道:“还有什么人没有调查?”

  万年行看了眼酒剑,说道:“魔教!”

  齐晟心中一惊,但仍然保持镇定,说道:“这么说,碧玉如意被魔教盗走的可能性最大了,可是魔教中人为何要与我派为敌?”

  元好问打断两人谈话,说道:“魔教无恶不作,欲置我派于死地,也不是没有可能。”

  一时间,四个人都沉默了。魔教历来不甘心偏安一隅,始终在筹划吞并中原武林,此次发难,必然做了充足的准备,这小小的碧玉如意,难道真的就要让栖霞派万劫不复吗?

  酒剑不由得喝了一口酒,缓缓说道:“魔教就是计划再周详,百密一疏,终有破绽可寻。不如就先找到这皇城附近的魔教据点,或许能发现一二线索。”

  元好问说道:“酒大侠之言合情合理,只是魔教据点岂是说找就能找到的,如若两个月还毫无头绪,该当如何是好?”

  齐晟等三人的目光不由得全看向酒剑,希望这位名噪一时的高人说出什么奇妙的对策,一举解决眼前被动的局面。

  酒剑苦笑一声,说道:“贵派在武林中可是一方豪杰,又在天子脚下,消息网不可谓不广,难道这还为难吗?”

  三人听到酒剑的回答,俱是一脸失望,显然这句反问并没有满足他们的期望。齐晟叹了口气,说道:“酒大侠有所不知,我派虽然地处应天府北侧,也确实上通朝廷,下达武林,但是却对魔教接触甚少,力有所不及。”

  元好问似乎心有不甘,继续追问道:“不知道酒大侠可有良策?”

  想来当今武林,武当、少林等侠义门派风头正盛,魔教实力不足以硬碰名门正派,却转入地下,隐藏踪迹,或伪装为巨贾,或化身成商贩,只待良机一到,突然发难,总给正派人士带来不小的麻烦。这一点,一直是各门各派的心腹大患,但魔教做的极为隐蔽,让你空有一身力气却不知道朝哪里打去。

  酒剑打开酒葫芦,喝了一口,想了想,说道:“我既然已经答应贵派,必然全力以赴,不管这魔教是龙潭虎穴还是刀山火海,我酒剑也要闯它一闯。三位安心,我已经拜托神偷云御风代为调查此事,他消息十分灵通,想来查个魔教据点,应该不难。”

  齐晟听到酒剑非常肯定的话语,不由得非常开心,抱拳说道:“酒大侠乃当世豪侠,云御风是盗中之神,想必此事定然不在话下。”

  酒剑立刻说道:“齐掌门谬赞了。”

  元好问仍想知道具体安排,突然说道:“不知道酒大侠有何打算,我栖霞派应该如何做,还请吩咐。”

  酒剑稍微想了想,说道:“既然很可能是魔教所为,自然要以魔教为目标,详加调查,我消息面不广,但是以云御风的本事,我们只需要坐等消息即可,到时候咱们一举攻下魔教据点,碧玉如意大抵可以找回。”

  万年行点了点头,说道:“云御风熟知黑白两道,自然是消息灵通,我看此事着落在他身上,应该可成。”

  齐晟听到这里,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可以稍微放下,但是在碧玉如意找回之前,终究是不能解开心结。

第6章 天下英雄榜
酒过剑留痕全文阅读作者:方古元士加入书架

  酒剑与栖霞派掌门、长老讨论结束,被安排到一间最精美的客房。这是一个独立的院子,院内鸟语花香,还有假山,干净的水流从假山流下,犹如山泉流水,煞是好看。一般都是名门大派的掌门才能有住这间客房的待遇,这次栖霞派有求于酒剑,自然是最高级别的安排。

  酒剑稍作收拾,已到中午,走出房门看看院内独特的风光。这时元好问亲自前来想请,说道:“酒大侠,敝派已粗备酒席,还请移步前往。”

  酒剑正有点饿了,喝了口酒,跟着元好问而去。

  两人来到一间华美的精舍,正是栖霞派掌门和长老就餐的所在。齐晟和万年行正在相候,看到酒剑来了,齐晟轻轻拍了拍掌。

  不一时,十多个栖霞派女弟子端着托盘而来,还一一报上菜名,坛子肉、八宝黄焖鸭、贡淡海参、灌汤蟹虾球、百花春满园、祥兴松鼠鱼、瑕黄豆腐、蜜汁藕、清炖狮子头和金陵三草(菊花脑、枸杞头、马兰头),可谓是目不暇接。最为关键的是有两大坛酒。

  齐晟微笑说道:“粗茶淡饭,招待不周,还请酒大侠谅解。”

  酒剑看着满桌有名的菜肴,满脸笑意,说道:“我这一辈子也没有吃过这么讲究的宴席,齐掌门竟然说是粗茶淡饭,我怎么好意思呢?”

  一个女弟子把酒坛泥封拍开,当先给酒剑倒上。

  万年行微笑说道:“酒大侠见多识广,这点菜品怎么就能入酒大侠法眼,可是这酒却是我们掌门珍藏二十年的山西汾酒,味道独特,想必酒大侠必定喜爱。”

  酒剑端起酒杯闻了一下,只觉得这虽然算不上自己喝的最好的酒,却也是有数的珍品,当即说道:“味道醇香,令人神为之迷,果然是天下名酒。”

  四人酒已满,齐晟端起酒杯,说道:“酒大侠热心相助,我代表栖霞派敬您一杯。”元好问和万年行看到掌门举杯,也都举杯作陪。

  酒剑举起酒杯,说道:“齐掌门太过客气,酒剑义不容辞。”

  四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一顿饭直吃到未时方休。

  酒剑回房,躺在床上。在接下来的几日,就在栖霞派住下了,也不出去打探消息,也什么不做,天天美酒佳肴伺候,剩下的就是在栖霞派欣赏风光和睡觉,好不逍遥自在。

  七日之后的上午,沈飞云带着八个弟子来到栖霞派山门。元好问代表栖霞派出门迎接。

  沈飞云见到元好问,一脸不满,说道:“元兄,酒剑杀了我师弟冯鹤声乃是天下皆知的事,近日我得到消息,他就住在你们栖霞派,不知道可否能将他交于我。”

  元好问自然是知道此事的,但是现在有求于酒剑,哪能说交出去就交出去,于是满脸堆笑,说道:“沈兄所言我确实不知道,但是无论如何,请先进去再说,至于怎么给沈兄交代,我相信我们掌门自有安排。”

  沈飞云显然对这个回答很是不满,板着脸说道:“公道自在人心,还望栖霞派能给一个我们满意的答复。”

  一行人来到会客厅,元好问先行应付,派一名弟子前去请掌门。

  不久,齐晟满脸笑意来到了会客厅,说道:“不知崆峒派长老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沈飞云见到齐晟如此客气,也不好发作,站起说道:“齐掌门太过客气,我此次前来,只为酒剑,不知道齐掌门如何打算。”

  齐晟心中合计,此次沈飞云代表崆峒派前来,是打定主意为冯鹤声报仇的,我尚有求于酒剑,断然不能将酒剑送出,但是如若不答应,只怕会引得崆峒派不满,这崆峒派在武林中影响极大,而且以脾气火爆著称,也不能得罪,当下说道:“沈大长老,不是我不愿交出酒剑,但是他作为我派的宾客,如若就此将他交出,恐引武林中人耻笑。”

  沈飞云心中有气,这意思明显是不愿意了,但是如何能忍,说道:“那贵派是要包庇凶手,与我崆峒派为敌了?”

  齐晟脾气虽好,听了这话也是十分不满,说道:“沈大长老难道不知道天下英雄榜?”

  沈飞云看到齐晟提起天下英雄榜,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反问道:“不知齐掌门提天下英雄榜是什么意思?”

  齐晟正襟危坐,说道:“天下盟虽然不是武林门派,但名气在武林中更胜于武当、少林,究其原因就是他们每年出各式榜单,但最引人注目的,毫无疑问是天下英雄榜。现如今榜单排名第一是武当派掌门虚阳真人,而酒剑排名第六。沈大长老,我是怕把酒剑交给你,你却带不走啊!”

  沈飞云当着一众弟子的面,被当面顶了回来,说道:“这意思是贵派一定要包庇杀人凶手酒剑了?”

  齐晟看也不看沈飞云一眼,说道:“我派请酒剑来此,奉为座上宾,还望沈大长老不要让老夫太过为难。”

  沈飞云霍然站起,一挥手,说道:“走!”一众弟子紧紧跟随。待走到门口,转身说道:“此事我崆峒派必然不能善罢甘休。”说完转身负气而去。

  齐晟说道:“恕不远送。”

  待到沈飞云走远,元好问来到掌门身前,说道:“师兄,如此一来,咱们算是把崆峒派得罪了,只怕不好吧!”

  齐晟自然明白元好问的担忧,摇了摇头,说道:“两杯毒药,总要挑一杯毒性小的喝,现如今我们有求于酒剑,全派生死存亡全系于他一身,就是天大的事,也得顶着。”

  元好问欲言又止,似乎颇有心事。

  齐晟自然一眼就看了出来,说道:“师弟有什么话要说吗?”

  元好问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看着齐晟说道:“我们请酒剑前来,无外乎是寻找碧玉如意的下落,可是他现在一连数日,除了游玩就是睡觉,好像丝毫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如若一直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

  齐晟脸上也泛起一丝疑惑,说道:“我也不知道,推荐酒剑的三师弟,想必一定有他的道理吧!”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方古元士所写的《酒过剑留痕》为转载作品,酒过剑留痕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酒过剑留痕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酒过剑留痕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酒过剑留痕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酒过剑留痕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酒过剑留痕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