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炸裂2002最新章节 > 炸裂2002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炸裂2002 连载中
分享炸裂2002

炸裂2002全文阅读

炸裂2002作者:鱼刺卡到了

炸裂2002简介:在金融市场这个毫无人性的巨兽口中,在这不分敌我的多空绞杀中,在这五个连续爆涨的沪铜合约中,在刘华的穿仓自杀中。
陈青山深深的明白了,这是一场战争,一场无声无息,你死我活,而又看不到硝烟的战争!
(ps:本文不建议30岁以下阅读,纯看爽文的也不建议阅读,主要写的是关于金融商战方面,看剧情的话,建议别看第一卷,否则气死了别找我。。) https://www.uukanshu.com
-------------------------------------

炸裂2002最新章节第207章 金融危机 下
第2章 全没了
炸裂2002全文阅读作者:鱼刺卡到了加入书架

  “吼…哈…啊…”

  当陈青山再次睁开眼睛的时间,脑子仍然晕晕乎乎的,不远处的电脑传来一款游戏的PK声音。

  昏昏沉沉中,他看到弟弟陈庆林正操作着女战士号在被一个带狗的道士追杀,‘吼’声正是那条黄色的恶犬发出的声音,最后的‘啊’声则是女战士被打死时发出的惨叫。

  这是一款如同传奇一般的游戏,曾经在十五年前风靡全国,陈青山在15岁辍学打工,就是因为当时迷恋这款游戏造成的。

  看着老弟操作着女战士号,没有两下就被那走位风骚的道士用狗给吹死了,陈青山忍着眩晕的感觉,下意识的骂着说:“笨死了,你不会开挂用刺杀啊,被个垃圾道士打死,笨的你。”

  陈庆林回头一看老哥醒了,有些恋恋不舍的说:“哥,你再睡会吧,我再玩会好不。”

  经过几分钟的眩晕,陈青山的脑袋已经没有了刚醒之时的那种晕厥感,可是没有了那种眩晕他反而更晕了。

  面对着老弟…应该说是小弟那张稚嫩的面孔,陈青山在这一刻傻了,他在心里狂吼着。

  “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

  他记得中午正在加班干活,然后因为太热就中暑了,可是现在他不应该是在医院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只比陈庆林大了两岁,已经三十的他就意味着陈庆林已经二十八了,可是怎么现在的陈庆林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

  “哥,你怎么了?要是你想玩那我不玩了。”

  才十三岁的陈庆林还不会掩饰心里的想法,陈青山一眼就看出来了他的不情愿。

  陈青山没有说话,他转头开始打量着网吧里的环境,似乎想研究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四五十个平方的空间里,满满当当的摆着二三十台电脑,那笨重的显示器在陈青山看来应该早就是该卖废品的货色。

  因为很多人抽烟的缘故,整个室内看上去烟雾缭绕,不过他还是能够看清楚,所有的显示器上都是几乎同样的界面,那种最简单的2D游戏画面。

  古有庄周梦蝶分不清庄生与蝴蝶。

  在这一刻,陈青山也分不清到底是他干电焊的人生是在梦中,还是现在的他身在梦中。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早已尘封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来,他看了看显示器上那刚从地上复活站起来的女战士。

  “还有多久升级。”陈青山对着一脸舍不得起来的陈庆林说。

  陈庆林一看老哥没有抢他游戏的意思,连忙打开了游戏人物的属性栏看了一下,他说:“还差10万经验,估计再过两个多小时就能冲到37级。”

  随着记忆的翻动,那昔日的记忆开始在陈青山的脑海中逐渐清晰,他记得,就是在他的女战士升到37级的时间,网吧里有个人在‘死亡棺材’打了一条触龙神爆了一把棒子。

  因为当时痴迷游戏的缘故,所以这件事他记得特别清楚,他还记得在不久之后他就辍学出去打工了,而那一年正是二零零二年。

  为了验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看着一脸期待舍不得起身的陈庆林说:“你去土城买好药,然后去死亡棺材练级去。”

  在小弟陈庆林的欢呼中,陈青山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心情坐在他后面,看着他操作着女战士号去药店买了满满一背包药,开始往游戏中的目标进发。

  在紧张,期待也或者恐惧的情绪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快两个小时之后,陈庆林大呼一声。

  “哥,37了,能练二级烈火剑法了。”

  陈青山才不关心游戏到底是什么情况,他连忙对着陈庆林说:“去左下角那里。”

  面对着老哥的指挥,陈庆林不敢有任何的反对,毕竟现在是应该轮到陈青山玩游戏才对。

  不过他还是下意识的咕哝着说:“我刚从那边上来,怪都被我清完了,去哪里干嘛。”

  陈青山随口敷衍说:“等会就刷新了。”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显示器上一个身穿青蛙皮的男战士号拿着一把斧头也跑了过来。

  这个突然出现的游戏角色让陈青山精神一振,这个叫做‘烈火秒杀一只鸡’的角色他印象非常深刻,在记忆里应该就是他在这里打到了一把棒棒。

  因为都在一个网吧的缘故,所以大家都是认识的,跟陈青山两兄弟隔着五六米远的一个胖子,看到了停在这里不动的女战士角色,他侧头对着陈青山说。

  “你们怎么也在这里,那我去右边了,要是一会碰见那个道士,咱们一起砍他,妈的刚才也被他送回城了。”

  陈青山朝着那个胖子笑了一下算是示意明白,看着那穿着青蛙皮的游戏角色晃悠晃悠着离开,他对着陈庆林说。

  “起来,让我玩会。”

  在陈庆林幽怨离开的眼神中,陈青山一屁股坐到了还保留着一丝温度的凳子上,他拿着鼠标紧紧的盯着那有些刺眼的显示器。

  两分钟之后,原本一片空白的地上突然刷新了一大片怪物,而在他女战士号的边上更是从地上冒出了一个庞然大物。

  “这是什么玩意?”

  在陈青山的怒视中,原本声音颇大的陈庆林被吓的不敢再吭声,只是从他那急不可耐的神情来看,似乎恨不得亲自坐到那里来继续打怪。

  快速的将周围的小怪扫荡一空,陈青山就开始对着那个庞然大物发动攻击,随着包里的药水耗尽,轰的一声那个庞然大物也倒了下去。

  “卧槽,裁决。”

  随着身后的一声惊呼,在陈庆林带着兴奋的表情和周围人们羡慕的眼神中,陈青山露出一丝苦笑,他心里想着。

  “原来真的不是梦,老子居然重生了。”

  陈青山随手点了鼠标把那个黑乎乎的游戏道具捡起来,拉起比他自己打到装备还兴奋的陈庆林,选择了结账下机。

  “哥,发财了,棒子哎,怎么也值两千万吧….”

  可是和陈庆林的兴奋不同,陈青山的心里只有郁闷和恼火,要知道他可是辛辛苦苦了很多年,才攒到了那几十万买房子,再加上装修什么的,可是整整花了五十万啊。

  甚至还因为电焊工作长期蹲着的缘故,他被累的得了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病等多种关节病,可他妈的这睡一觉就全部没了。

  没了,全没了,辛辛苦苦赚到的几十万,就睡了一觉就他妈这么没了。

  欲哭无泪的陈青山看着仍然兴奋不已的陈庆林,没处撒火的他习惯性的骂了一声。

  “操你妹的,不就是个装备么,看你高兴的。”

  看到陈青山突然发火,陈庆林被吓的脖子一缩,不过在意识到老哥没有揍他的意思,他弱弱的反驳说。

  “哥,我是你弟弟,我妹妹就是你妹妹,不过咱们没有妹妹啊!”

  弟弟的话让根本无法反驳的陈青山憋到吐血,他抬头看着夜色中已经升至高空的明月,大吼一声。

  “老天爷,你特么玩我呢?”

第3章 38线
炸裂2002全文阅读作者:鱼刺卡到了加入书架

  面对着从2017年重生到2002年这个事实,尽管陈青山的心里很憋屈,他那刚买还没有住上几天的房子就这么没了,可是他又不得不接受这个结果。

  带着无奈,他自嘲的想着:

  “有钱也买不到健康,还好疼了好几年的椎间盘突出和颈椎病也一起没了,也算是把那几十万换个健康的身体吧。”

  凌晨四点多钟,在陈庆林如同看外星人一样的眼神中,陈青山拉着他翻墙回到了学校里,因为等到五点就是上早课的时间。

  十五年前的陈青山是一个初二的学生,所以重生到现在的他当然也是一个学生,一个在原本应该因为贪玩游戏而即将退学的学生。

  只是经历了上一世的苦逼人生,三十岁的陈青山早就不像上一世十五岁的时间那么幼稚,十几年的打工生涯让他早就意识到读书的重要性,

  他之所以选择了电焊这个行业,还不是因为他读书太少只能靠着吃苦才能赚到点钱。

  在这个拼爹拼能力拼学历的时代,既然他没有一个有钱的爹,如果不想再继续上一世的苦逼人生,读书上大学就是他必经的道路之一。

  顺着记忆,陈青山和弟弟分别之后就来到了初二七班的教室里,这个他曾经有着许多后悔但又再也不可能回来的教室。

  坐在座位上看着在桌子左边那被他曾经画出来的‘三八线’,即便是已经重生了好几个小时,陈青山的脑子里还是有了片刻的恍惚,直到如今他都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个普通的初中二年级七班,承载了他太多太多的回忆,如果不是因为当年幼稚从一个月后的暑假开始辍学,也许他的人生就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恍惚了片刻,他看了下一米多宽的桌子上被他画出来的‘三八线’,准确的说应该是‘三七线’,他占七同桌李诗韵占三。

  在李诗韵有些惧怕和哑然的目光中,他随手挥去了那条谁越过谁就挨揍,或者应该说李诗韵越过就被他欺负的‘三八线’。

  曾经天天逃课打游戏的陈青山当然不会是什么好学生,再加上生的人高马大,欺负别的同学那是家常便饭,而同桌这个看上去有几分娇小的女生李诗韵,更是他曾经每天都欺负的对象。

  人的眼光和行为总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改变,如今实际年龄已经三十岁的他,哪里好意思再欺负一个黄毛丫头,而且还是一个看上去有些可怜巴巴的黄毛丫头。

  陈青山擦掉了‘三八线’之后,他笑着对着一脸可怜兮兮几乎坐在桌在最边上的李诗韵说:“以后不用三八线了。”

  可惜陈青山不知道,他那自以为颇温和的笑容,在李诗韵的眼里就如同那要吃人的狼外婆一般,还以为他又想使什么坏主意,

  无他,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曾经的陈青山也用过这招,不过跟他现在的真心实意毁掉‘三八线’不同,他以前借着骗李诗韵‘越线’,然后好找个借口欺负她。

  所以,陈青山这句话刚刚说完,李诗韵不但没有往中间靠过来,反倒是如同受惊的兔子一样,连忙又往边上挪了挪。

  陈青山看着再挪就要从桌子上掉下去的李诗韵,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立马就意识到了什么,他不仅在心里苦笑:原来过去的自己在别人眼里是这么的可恶啊!

  习惯性的摸了下鼻子,他拿起手上的粉笔就又在桌在上画了一个‘三八线’,在李诗韵那果然如此的眼神中,

  他装作恶狠狠的说:“现在我们来定新规矩,你要是超过不了这条三八线,就别怪我不客气。”

  李诗韵看着那条新出现的‘三八线’,她不仅都快哭了了,她占了七成的距离和陈青山那边三成的距离,让她一时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办。

  李诗韵不知道陈青山到底又在搞什么鬼,但是她又不敢跟他讲什么道理和规矩,因为这个可恶的陈青山根本就不会跟她讲道理。

  她很想说:“我胳膊没有那么长啊。”

  只是看着装出一幅凶恶样子的陈青山,不明就里的李诗韵只能在那恶狠狠的眼神中尽量的张开双臂,几乎身子都要挨到了陈青山的身上,才堪堪越过了那条新的‘三八线’。

  李诗韵明明占了便宜却又一幅委曲求全的样子,让陈青山几乎笑出声来,以前他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同桌这么好玩呢。

  他故作无奈的在心里想着:“好人真的很难做啊。”

  因为一宿没睡的缘故,再加上因为两世为人那种精神上的疲惫感,即便是陈青山很想真的当一次好学生,可是面对着那越来越重的双眼皮,他最终还是趴到桌子上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陈青山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推他,早已忘记身在何地的他突然被人吵醒,嘴里骂着说。

  “推个屁推,老子还没睡够呢。”

  只是那推他的人似乎在故意跟他作对,他这句怒骂仅仅维持了一分钟不到,他就感觉到又有人在推他,甚至比之前的力道大了许多。

  再也睡不下去的陈青山眼睛还没睁开,就怒骂着说:“你大爷的催命啊,这才….”

  可是骂着骂着他就骂不下去了,已经睁开眼睛的他发现,不知道在什么时间,他的身边居然站了一个腰肢纤细,胸部无比饱满的妙龄女子。

  他看着那一对几乎要突破衣服的束缚蹦出来的胸部,心里想着:“哇塞,好大。”

  “陈青山,你爹妈辛辛苦苦把你送到学校就是让你来睡觉的么?”

  一个几乎在耳边吼起的女高音打破了他的某种遐想,顺着声音的来源他再次向上抬起来头看去,好一幅精致漂亮的脸蛋,如果不是她那故意打扮的老土样子,恐怕还要再漂亮上几分。

  直到盯着那双充满怒火的眼神愣上几秒,他才想到,现在他已经不是一个走上社会的电焊工,而是一个仅仅十五岁的初中学生。

  这个身材苗条看上去又很漂亮此时正在发火的女人,是他们的英语老师,也是他们的班主任萧若言。

  陈青山无语的把一只手拍到了额头上,他心里想着:“怎么忘了自己现在是个学生了,这老巫婆…不对,老巫婆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好看了。”

  在萧若言眼里,一只手按着额头的陈青山应该是有了一丝悔意,这让她不由自主觉得刚才的话是不是重了点,毕竟在她的眼里,十五岁的陈青山只不过是个孩子。

  可是她哪里知道,陈青山正在思考前世在他眼里无比讨厌的萧若言,甚至被他私下取了个‘老巫婆’外号的她居然变得这么漂亮。

  他回忆着刚才那惊鸿的一憋,那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和那几乎要突破束缚的胸部,哪里还有半点老巫婆的样子。

  前世因为阅历的缘故,他不明白为什么萧若言一天到晚板着个脸,甚至还故意把自己打扮的有些老成,

  而如今他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实际年龄应该只有二十岁左右,而且其实很漂亮的女子,这么做十有八九是为了镇住他们这些半大的孩子。

  想到这里,陈青山就更感觉无语了,难怪他前世三十岁都还是个光棍,这么好看的女人他上一世居然会讨厌她,就凭他这晚熟的情商活该上辈子单身到死。

第4章 又旷课了
炸裂2002全文阅读作者:鱼刺卡到了加入书架

  在萧若言看来,用手挡着脸一直不说话的陈青山可能是被她刚才那话给伤到了,毕竟这些十五六岁的学生正是最敏感的年龄段。

  已经二十岁的她也是从这个年龄过来的,她知道也许一句不经心的重话,就可能给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带来很深的伤害,

  陈青山低着头一直捂着脸的样子,很有可能正在无声的哭泣。

  萧若言斟酌着她刚才的语气是不是过分了点,然后她在心里开始组织语言,应该怎么做才会不失了老师应有的尊严,又能让被她伤到的陈青山感到安慰。

  可就在这个时间,一直低着头捂着面门的陈青山突然放下了手,他抬起头的对着萧若言说:“对不起,萧老师,我就是早上起来的太早所以有点瞌睡,我知道让你失望了,也让我爹妈失望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争取不拖班里的后退,努力学好知识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正准备说些什么的萧若言被陈青山这连珠炮一样的表态给弄呆了,她不仅怀疑自己听到的是不是真的,

  这个嘴里说着要好好学习的陈青山,还是那个整天逃课打游戏的坏学生么。

  可是,可是这让她思考了半天的话还怎么说,能说的都被陈青山给说完了,她还能说什么。

  萧若言毫不掩饰脸上的怀疑,她狐疑的问:“真的?你知道错了?”

  如果是在前世这个年龄的陈青山,他一定是一脸的不耐烦,不过做为一个三十岁的重生者,他早就明白当初那些老师的话多是苦口良言。

  这个他以前觉得有些可恶,但是实际上从来没有一次体罚过学生的萧若言,更是一个真正的有责任心老师,所以他这一番话那都是真心实意的。

  不为别人,仅仅为了他将来不用再去做苦逼的电焊,不用让他那将来会日渐老老去的父母担心,他就应该好好学习,至少读大学对于一个农村家庭的他来说是出路之一。

  然而很遗憾,真心实意就未必能够称心如意。

  在萧若言带着古怪的表情离开后,在同桌李诗韵那如同看着火星人一样的眼神中,

  陈青山发现,英语真他妈的是本天书,哪怕他是一个重生者也没有任何的卵用,

  那蝌蚪一样的单词,那让人头昏脑涨的语法,那极度绕口的发音,无论他怎么努力……,就是学不会。

  倒是当初通篇要背的语文,和那过去很多都不理解的文言文,反倒是无师自通了。

  他无奈的合上了那并不算厚的英语书,心里满腹牢骚的想着:“这尼玛好好的华人学什么鸟语,这不是为难人嘛。”

  时间一晃就到了七点,在学生们早就期待很久的放学铃声中,陈青山也随着其他人走出了教室。

  花上五毛钱在学校门口的早餐店喝上一碗大胡辣汤,再花五毛钱买上很大一块葱花大饼,美滋滋的吃完之后……

  然后就没然后了。

  陈青山这个刚刚重生几个小时,在不久之前立志要做一个好学生的家伙,又旷课了。

  陈青山只是一个刚刚回到2002年的重生者,这次旷课还是他的第一次,所以这个又字当然不是他的想法。

  不过在萧若言眼里,这个屡教不改,把她的话当耳边风的陈青山实在是太可恶了,

  在早课时间还信誓旦旦的告诉她说要做一个好学生,让她几以为自己的话终于收到了效果,

  可是当在第二节课上英语的时间,她发现那个早上一脸认真说要当好学生的陈青山,居然又不见人了。

  萧若言的心里很是气愤,她想着:“居然差点就把我给骗了,亏我早上还以为自己的话太重了,像这种属驴的家伙就得用鞭子抽才行。”

  不过尽管气愤,她还是放不下那种做为一名老师的责任,毕竟她除了是英语老师之外,还是二七班的班主任。

  当第二节课的下课铃声刚响,很喜欢拖堂的萧若言一反常态的准时下课,在学生们七嘴八舌的轻声议论中,她连课本都没有带就走出了教室。

  她要找到陈青山,做为一名班主任,她觉得她有义务教育自己班上的每一名学生。

  陈青山在干嘛?

  此时的他正在那个他常去的网吧中玩游戏,不过和过去打游戏努力砍怪不同,他正在一遍一遍的复制粘贴把聊天框的内容从游戏界面发出去。

  只见游戏的界面上每隔几分钟就显示出来一段黄色的喊话内容:新鲜出炉的棒子,有需要的MMM傻逼给我滚蛋。

  而同样还有过几秒就在安全区刷屏的白色喊话,不断的在那聊天框上面刷新着。

  倒不是陈青山不想做一名好学生,只是让一个心理年龄已经三十岁的人,每天在课堂上去学那点枯燥的初中知识,还不如把他杀了;

  再加上在如今这个时代别人不知道游戏道具可以卖钱,他可是很清楚这款游戏的道具那可是非常值钱,

  甚至听说曾经有人拿着一把从游戏中打出来的大砍刀,换到了中州市区的一套房子。

  所以当他在捡到那把棒子的时间,心里早就有了注意,虽然这个东西的价值离买房子还差很远,不过卖个千把块钱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对于如今的他来说怎么也算是一笔巨款。

  上辈子的苦逼人生让陈青山的脑子里只剩下钱,在明知道游戏装备可以卖钱的时间,他还能坐的住才是见鬼了。

  至于上学的问题,他觉得反正有的是时间,反正之前都逃课那么多次,也不差这一天半天的。

  只不过令他失望的是,在游戏里喊了已经快两个小时,愣是没有碰到一个真正的买家,准确的说应该是没有碰到一个愿意拿RMB来买的玩家。

  至于那些几千万的游戏币,甚至拿其它装备加游戏币来换的买家,自然就是他所说的傻逼了,

  毕竟对于他来说,那些曾经同样被他当做宝贝的游戏道具,现在只是一堆垃圾数据而已。

  一遍又一遍的复制粘贴自然极为的枯燥,就在陈青山即将失去耐心的时间,他突然收到了一条蓝色的私聊信息。

  一个叫做“只为你而来”的玩家问:“RMB买可以么,我没有那么多游戏币。”

  陈青山看着这条突然出现的信息,他略有激动的想着:“终于来了。”

  他回复说:“可以,你打算出多少钱?”

  “你的东西你说,我也不知道该多少合适。”

  陈青山停下了原本打字的手,他在考虑该要多少钱合适,要的多了怕把这个好不容易等来的买家吓跑,要的少了在他看来又划不来。

  只是当他再次看到那个“只为你而来”的游戏名字后,在心中很快就做出了一个决定,于是他在游戏中回复说。

  “来杂货店里谈,安全区刷屏太快,我看不清你回复的内容。”

  没有过多久,一个带着深蓝色恶犬的男道士就出现在了杂货店,当陈青山看到这个玩家的角色之后,他就知道他猜对了。

  这个买家的名字很容易让人猜到应该是为了某一个男人或者是女人,而那深蓝色的七级狗就让他立刻知道了对方的最低级别,能在如今的游戏中练到至少四十级甚至带狗的,那一定是有钱人。

  因为这款游戏早期出来的恶犬技能价格高达两三万一本,即便是现在技能书的投放持续增加,仍然高达上万块的价格也根本不是一般人买的起的,

  要知道如今的工资普遍只有四百块钱,那还是真正的一线城市中才有的待遇,而像他们这种小镇上,老师的工资甚至一个月只有两百块钱左右。

  只是让陈青山无语的是,这个叫做‘只为你而来’的家伙,一看到他的女性角色,先是来了一句。

  “哇,居然是美女啊,能不能加个QQ啊。”

  因为2002年只是网络开始刚刚普及的年代,所以很多人一上网碰到女性就习惯性的先来这么一句,

  再加上在这时间摄像头还属于稀有玩意,谁也不知道那在网上千娇百媚的美女,会不会是一个光着膀子的抠脚大汉。

  而这款最传奇的游戏,更是在不久之后就出现了一批专门靠玩女角色骗装备的人,只不过在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游戏装备能卖钱的时间,这种男玩女号的现象还很少。

  陈青山无奈的打出了几个字敷衍说:“不是的,就是看女号漂亮点,所以玩女号的。”

  “只为你而来”一听这个被他当做美女的家伙是个扣脚大汉,原本的热情立刻就消失不见了,他先是打了一长串的…..,

  然后问:“你棒子打算卖多少钱。”

  价格的问题早在陈青山看到那条深蓝色的恶犬时,他就在心中有了计较,一看买家问,他立马试探着说:“3500块。”

  “这个价格有点贵了,前段时间我朋友买的那把才三千,这都又过了一个多月了,你就少点吧。”

  陈青山很清楚游戏道具这种玩意只能贬值,而且他手里的这个棒棒那贬值速度更是飞快,过不了几年就会变得一文不值,

  只是谈价格当然不能这么谈,“只为你而来”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跑到杂货店,说明他肯定是真想买的。

  所以陈青山立刻就说:“那也卖你3000吧。这个价格不能再少了,再说泡妞可是趁早不趁晚,不然好白菜被猪拱了,你后悔就晚了。”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只为你而来”一听再晚好白菜就被猪拱了就没有再次还价,两个人很快就达成了成交意向,这让陈青山恶意的揣摩“只为你而来”是不是还没有吃到白菜。

  可是就在两人谈好价格商量该如何交易的时间,陈青山才发现他忽略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第5章 笑了
炸裂2002全文阅读作者:鱼刺卡到了加入书架

  在2017年的时间,各种网络支付已经变成了最流行的交易模式,第三方担保交易平台那同样是多如牛毛,就连陈青山这个电焊工也已经学会了这些最流行的交易模式,出门那是从来都不带现金的。

  习惯性是个很不好的习惯,因为习惯性总会让人养成下意识的行为。

  刚刚重生24小时不到的他,思维还停留在他最习惯的网络时代中,所以他根本没有把双方交易的问题当回事,

  可是当谈好价格谈到该怎么交易时,他才意识到这是2002年,这个网络刚刚普及大多数人只把电脑当做游戏机的时间,几乎就没有任何第三方交易平台,

  而最要命的是,因为他的年纪只有十五岁还没有拿到身份证,所以就是想办一张存折或者银行卡都做不到。

  陈青山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旷了一个上午的课才好不容易遇到的买家,费了这么大功夫好不容易谈好了价格,居然被最简单的交易给难住了。

  就在他欲哭无泪的时间,‘只为你而来’说:“哥们,咱们去哪里交易。”

  见面交易是当下最常见的一种交易方法,尽管在之后又衍生出来一种靠着见面交易游戏道具,然后又通过向游戏公司举报被盗号,从而找回已经卖出装备的一批无赖,

  不过在2002年的时间哪怕是网民其实很多都是还比较质朴的,‘只为你而来’这么说看样子是准备尽快就促成交易,

  然而偏偏连这种最原始的交易方法,陈青山都没有办法做到。

  一来他只是个学生如果连续几天在学校看不到人,没准就被当做失踪人口报警了;二来,哪怕他可以找个理由请个长假,也根本就没有钱去买那单趟一百多块的火车票。

  至于向父母要钱这种事情,他只要敢张口那猜都不用猜,一定会被老爹拿棒子活活打死。

  要知道现在的电脑在大人眼里那就是洪水猛兽,他要是说实话告诉父母要去粤东卖装备,百分百会当做玩游戏玩疯了。

  陈青山无奈的打字说:“哥们,我还是个初中学生,去粤东坐火车一来回要四天,你觉得我去的了么,不行你来我这边吧。”

  “只为你而来”估计也没猜到会是这种情况,他打了串“…..”说:“我也走不开,如果让我爸知道我为了买游戏放着公司的事情不管,那一定会把我活活打死的。”

  “只为你而来”是个富二代在陈青山的预料之中,不过他也没想到富二代原来也不是那么的潇洒,

  他能怎么办,除了在心里感叹不愧是华国式教育之外,富二代原来也害怕挨揍,他也很无奈啊。

  就在他在发愁眼看这东西能换钱却毫无办法的时间,“只为你而来”突然说:“不行我们直接网上交易吧,你把棒子给我,我把钱直接打到你卡里。”

  对于来自2017年的陈青山来说,他怎么会相信这种低级的骗术,在社会上混了整整十五年,他什么样的花招没有见过。

  他心里想着:“妈的,原来是想骗老子装备啊,滚你娘个蛋的。”

  可就在他准备把这句话发出去的时间,“只为你而来”又发出来的内容让他感觉汗颜。

  “你不用担心我骗你装备,我可以先把钱转到你卡里,你看这样行吧。”

  陈青山一边感叹他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一边苦笑不已,行是行了,可是他哪里来的银行卡啊。

  他带着苦笑随意敲出了几个字说:“你就不担心我拿了钱不给你装备啊。”

  “没事,我相信你,你能告诉我你是男的而不是女的就说明你这人很诚实。”

  陈青山一愣,他没想到当初随便的一句解释居然会让这个从未见面的买家产生信任,不由有些怀疑他自己是不是活的太阴暗了。

  三十岁的他可以说除了真正的亲人之外,对于陌生人几乎没有任何的信任感,而像网上认识的人那更是没有任何的信任可言,

  或者说在未来的世界像他这个年龄的人,没有几个会轻易在网上相信别人,更别说相信这种跟钱有关系的事情。

  要知道在他没有重生之前,连六十岁的老奶奶都已经学会了上街坑人,十岁的小孩都也学会了忽悠骗人,哪怕是亲戚朋友,一不留神就会被他们忽悠到某种自我催眠走上致富路的传销组织。

  他不仅在心里想着:“到底是因为钱让时代变了,还是因为没有钱让时代变了,为什么现在人人质朴的环境过不了十年二十年就会变成那个样子。

  到底钱是万恶之源,还是没钱是万恶之源,为什么现在隔着看不见的网络都能产生信任的时代,在未来会变成连认识的朋友都缺乏信任感!”

  可就在他还在感慨两世为人那种不同感觉的时间,突然感觉到耳朵上传来一阵疼痛,然后他就发现,

  不知道什么时间班主任萧若言已经站在了他的背后,一只玉手正狠狠的拧在了他耳朵上。

  从萧若言那玉脸含煞的样子上来看,她是真的生气了,来来回回在小镇上跑了五六个网吧,气喘吁吁的她终于找到了陈青山。

  让她更恼火的是,一脸专注对着游戏的陈青山,就连她已经走到了身后都没有发现,一向不体罚学生的她在盛怒之下还是没有忍住自己的脾气,一把就拧到了陈青山的耳朵上。

  萧若言原本肤色洁白的玉脸,因为夏季炎热和她跑了一个上午的缘故,早已经满脸通红,再加上看到陈青山对着游戏那专注的样子,

  她拧着陈青山的耳朵大吼着说:“陈青山,你还像个学生么?你要是把玩游戏的态度分一半放到学习上,你英语还会每次考试都不及格么?你逃课跑来网吧打游戏,你对得起你爹妈么?你对得起你自己么?”

  然而让萧若言肺都气炸了的是,陈青山在她的严厉批评下不但没有任何的悔意,反而看着她笑了,而且还是那种非常开心的笑容。

第6章 有男朋友没
炸裂2002全文阅读作者:鱼刺卡到了加入书架

  陈青山不能不笑,任何一个人如果正瞌睡的时间有人来送枕头,那一定也会高兴的笑出来。

  既然“只为你而来”愿意先把钱转过来给他,这就意味着他只需要找到一个信任的人,然后拿到一张银行卡就可以了。

  这个原本令他很为难的问题,在意识到来人是萧若言之后,就立刻迎刃而解。

  很简单,做为一名老师在陈青山的判断中自然是属于可以信任的那种,而既然是老师每个月自然是有工资拿的,

  给老师们发工资的又是县财政局,所以萧若言一定会有一个银行账号,最起码也会是一本存折。

  至于如何说服萧若言让她把银行账户借给他帮,这对于陈青山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已经三十几岁的他要说服一个才二十岁的小姑娘,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只是陈青山不知道,他的笑容在萧若言的眼里是那么的可恶,她顶着烈日跑了一个上午才找到这个逃课的学生,

  这个可恶的学生不但没有任何的悔意,反而带着一脸嬉皮笑脸的无耻笑容。

  所以萧若言彻底怒了,满腔的责任心换来学生的不知悔改,任何人都会发怒,包括其实并不喜欢发火的她。

  可就在她准备再次狠狠教训一顿陈青山的时间,陈青山说话了。

  “萧老师,不知道你有男朋友没?”

  萧若言愣了,这哪里跟哪里,怎么感觉画风是如此的不和谐,跟她想象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不管陈青山是悔改,或者狡辩,或者是无所谓的样子她都可以接受,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她的学生居然会问她有没有男朋友这种事情。

  趁着萧若言发愣的时间,陈青山不动声色的把耳朵从那双芊芊的玉手中脱离了出来,虽然被一个妙龄女子捏着耳朵好像感觉挺不错的,

  但好歹他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成年人,被一个小他整整十岁的女孩教训,那怕别人不知道他自己还是感觉怪怪的。

  陈青山把耳朵从萧若言的手中拽出来,也让发呆的她回过神来,这个怎么也没有想到的问题让她气的脸上一会青一会白,最后又变得一片通红。

  不过陈青山根本就不给萧若言继续发飙的机会,他趁着萧若言还在发愣的时间说:“萧老师,其实你很漂亮的,如果你不是故意打扮的这么老成的话,我想还会更漂亮许多。”

  萧若言真的傻眼了,在如今这个哪怕是男女朋友都很含蓄的时代,像陈青山这么直白的夸赞她那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在震惊之余,她在心里想着:“天啊,这是一个十五岁的初中生么,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可是,可是…他说的难道是真的?”

  不能怪萧若言如此的震惊,谁会想到陈青山只是一个披着小孩皮的成年人,甚至连他自己都感觉很是愕然,

  他也没想到他居然会如此直白的问萧若言有没有男朋友,哪怕他活了三十岁还从来就没有如此赞美过一个女人,

  他不仅怀疑是不是因为重生让他的情商一下子提高了很多,还是因为他上辈子到死都在遗憾打了一辈子光棍,所以在那种太过饥渴的心理下,就直接把心里的想法给说出来了。

  不过到底节奏是掌握在他手里,两世为人的他好歹也算是真正的成熟了,看着还处于震惊状态的萧若言,他连忙岔开了这个话题说:

  “萧老师,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脸上一片红晕的萧若言明显还处于一种茫然的状态中,听到陈青山要找她帮忙,她下意识的说:

  “什么忙?”

  “那个能不能把你的银行卡号告诉我,有人要给我转一笔钱,我没有银行账户。”

  陈青山的话终于把萧若言从那种震惊的状态给拉回到了现实,如此前后毫不相干的问题让她怀疑刚才她是不是听错了,她狐疑的问:“你一个学生,谁会给你转钱?”

  陈青山原本想随便编个瞎话糊弄下萧若言,不过根据他的经验说一个谎话就得拿无数个谎言来遮盖,还不如实话实说来的方便。

  “我上午卖了一个游戏装备,买家是粤东省的,所以不方便过来,只能通过这种方式交易了。”

  一听游戏装备居然还能卖钱,萧若言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可是当他看到了陈青山聊天工具上的记录之后,

  在陈青山那期待的目光中,她鬼始神差的还是把银行卡拿了出来。

  “三千块?这怎么可能。”

  一个莫名其妙的东西居然能卖三千块,哪怕是亲眼看到的聊天记录,她都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要知道哪怕她这个班主任比任课老师多了一百块工资,一个月也才三百块钱。

  可是当一个小时之后从镇上的银行中取出来了一沓老人头,拿着手里整整三十张百元大钞,她才真的相信原来游戏装备居然可以卖钱。

  那个没有名字的黑网吧中,陈青山有些无聊的应付“只为你而来”的各种奇葩问题。

  “你还说你不是美女,怎么会是个美女的名字,萧若言,这么好听的名字肯定是个大美女。”

  “大哥,我说了多少遍了,我真的是个男的,而且现在还是个初二的学生,你怎么就不信呢?”

  “那这个名字是怎么回事,你当我傻啊?”

  “我一个十五岁的学生哪里有银行卡,所以那个账户是我问我们老师借的啊!”

  “老师?你当我没上过学啊,老师知道你玩游戏还不揍死你,还问老师借的?你说你不是美女,那这个美女肯定是你姐姐对吧?”

  面对着“只为你而来”不停的追问,陈青山终于屈服了,他忍着鸡皮疙瘩要掉下来的感觉,违心的打出了一行字。

  “还是被你猜到了。”

  在“只为你而来”的兴奋中,陈青山无奈的想着:“为什么实话就没人相信呢?”

  然而还没等他感叹太久,“只为你而来”就开始吵着要让他把那个美女姐姐介绍给他认识,让他不由怀疑刚才的行为是否正确。

  在他疲于应付这个被他定义为色狼的家伙时,萧若言终于又回到了网吧里。

  “钱收到了。”

  一听收到了钱,陈青山也懒得再跟“只为你而来”扯淡,在切换到游戏界面把装备交易给他,很干脆的就选择了结账下机。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鱼刺卡到了所写的《炸裂2002》为转载作品,炸裂2002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炸裂2002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炸裂2002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炸裂2002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炸裂2002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炸裂2002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