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最新章节 >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 连载中
分享我真不是富家子…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全文阅读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作者:大学城南二路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简介:加班猝死的小白领,重生高考结束后。
  以为可以靠着先知先觉改变人生,自己赚到房子车子票子妹子,也帮着父母过上好日子。
  可是父母突然告诉我,他们是隐藏很深的高级富豪,穷得叮当响不过是伪装。
  这么说,富家子弟的生活,正在向我招手?
  然后父亲大手一挥,送了我一辆……二手的帕萨特?
  可能,我真不是富家子弟。
  PS:每天两更,不定期不定量加更。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最新章节请假
第2章 重生者的纠结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全文阅读作者:大学城南二路加入书架

  徐宁花了整整五分钟来消化自己重生了的事情。

  他还记得自己失去意识前发生了什么——长期加班加上没吃晚饭,导致自己在工作台前面昏了过去,大概率是猝死了。

  然后他醒来就发现了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徐宁有个很独特的习惯,就是睁开眼睛前要在床上翻滚一周,然后“咚”地一下摔在地上。

  忘了是哪位鸡汤大师说过,做人要有仪式感。

  起床前的翻滚,就是徐宁的仪式了。

  曾经,徐宁是一个多少个闹钟都叫不醒的人,他会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伸出手关掉不管使用手机还是手表或是床头钟设定的闹钟,然后往后一到,继续呼呼大睡下去。其实睡懒觉不是什么坏事情,但是也要分情况。徐宁就因为睡过头,在上学的时候和上班的时候没有少挨批。

  直到他有一天发现,如果自己在起床之前先来个翻滚,摔到地上,肯定就很清醒,不会再睡着了。

  这种事情一般人是做不到,也不会轻易去尝试的。因为摔倒地上会很痛,不管是水泥地板实木地板还是花岗岩地板。

  但是徐宁可以做到。

  凭借着超级良好的睡相,徐宁醒来后也是紧紧裹着被子或是毯子的,因此他每一次滚下床,都有被子作为缓冲。

  这就很美妙了,既能保证清醒地起床以避免上班迟到,又不会摔得很痛。经过几次练习,徐宁掌握了技巧。

  科学家说人要花超过三个礼拜才能养成习惯,但是徐宁只花了三天,就习惯了滚地起床法,不得不叫人感叹人在做自己认同的事情的时候,效率真的很高。

  但是这次不一样。一般情况下,徐宁只要不多不少的一个翻滚,就能够从出租屋里那一米三宽的床上滚到地上。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徐宁滚了一圈,却撞到了什么东西,好像是墙。

  徐宁对自己的睡姿一向很有自信,右边靠墙,左边靠地面,这是他大学时候莫名其妙就养成的习惯。

  强迫症总是比其他人更容易发现问题的。

  于是徐宁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也正对着一双眼睛。

  任谁在自己床上看到一双眼睛,都会被吓一跳的。徐宁整个人往后一缩,才发现那并不是真正的眼睛,只不过是海报罢了。

  科比布莱恩特的海报。

  可是徐宁很清楚,自己从来没在出租屋里面贴过科比的海报。

  高中毕业以后,他就再也没有买过篮球海报了。

  他掀开被子一下子坐了起来,终于知道一切异样的感觉来源于何处了。

  这是他的房间,但是,是记忆中的房间。在他的印象中,高考结束没多久,就因为拆迁搬离了那里。那是自己家建的房子,徐宁在搬家后几个月回去看,发现已经被夷为平地了。

  也就是说,这些东西,已经被从地球上抹去了。

  那自己看到的是什么?只是自己的幻觉吗?

  如果说有人作弄,也绝无可能。这一切的陈设,分明就是自己当年的房间!

  徐宁从床上跳下来,穿上拖鞋。自己家的自建房没有铺地板,只是水泥地面,光脚走是不太舒服的。

  走出房门,一切都是记忆中的样子。尽管曾经的记忆早已被迷雾覆盖。但是,当他重新出现在这个场景里面,那些迷雾又重新散开。

  他感觉自己就像在玩即时战略游戏,每走一步,就有战争迷雾慢慢散开,只是不同的是,散开的也没有重新覆盖上。

  徐宁走进了卫生间,这里有镜子。

  站在镜子前面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自己没有戴眼镜,却丝毫没有感觉到。

  镜子中的徐宁,确实是自己没错,只是,看起来青涩了许多。

  他打开水龙头,把脑袋放到下面冲着,然后用毛巾擦一擦。

  再抬起头,镜子里面确实就是自己了,那个高中年代的自己。

  也就是说,自己现在的状态,就是重生了。

  只是,现在是什么时候呢?

  以前看小说的时候,徐宁曾经无数次幻想自己重生的场景。最糟糕的大概就是重生高中时代了,特别是高考前。以大学毕业几年后的那种状态去面对高考,真的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徐宁的房间里面是没有日历的,手机也没有。

  不同于徐宁工作的时候那种小学生都用iPhone给女朋友打电话的情况,在他的高中时代,手机还没有成为学生的标配。

  徐宁大叫一声:“妈?”

  “干嘛啦?”老妈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能不能告诉我今年是哪一年,今天是哪一天?”小说里面总说这样会被人怀疑是重生者或是当成外星人,只是徐宁知道,在自己家绝对不会,因为家里总有人搞不清楚日期的。

  “我不记得了,你自己下来看!”

  踩在木头做成的楼梯上,徐宁不禁感叹,自己现在也是住小别墅的人呀!

  什么,你说农民自建房不算别墅?

  来来来,你是歧视我们农民还是歧视自建房?

  自建房就是别墅,不接受反驳!

  然而当年的徐宁可不是这么想的,高中毕业以后得到拆迁的消息,他兴高采烈地鼓动着爸妈搬进了新房子里面,有电梯,有物业公司,还有地下停车场的那种。

  那时候他别提有多兴奋了,兴奋于终于脱离了low到爆炸的自建房,住上了电梯房。

  只是很快他就觉得电梯房没有自己家的房子住着舒服了,但是那时候房子已经被夷为平地了。

  再之后,哪怕因为工作的关系,他见过不少独栋、双拼、联排,却再也没有机会住在自己家的小楼里面了。

  那时候,有自己家的楼的,都是绝对的富豪了。

  想想自己曾经错过了成为富家子弟的机会,徐宁就倍感懊恼,时不时想起当初如果死活不肯搬家而是留着当钉子户,现在是不是还有自家的楼房可以住呢?

  然而拆迁协议一经签订,就不能反悔了,所以他迫切地想要知道,现在的时间,他依稀记得,拆迁协议就是在自己高考以前签的,差不多是第二次模拟考试的时候吧。

  现在徐宁的内心无比矛盾,既希望重生到了高考后,不用再参加一次高考,又希望自己重生在二模的时候,阻止拆迁协议的签订。

  然后他就走到了客厅,看到了墙上的挂历。

第3章 住哪里?这是1个问题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全文阅读作者:大学城南二路加入书架

  2010年,6月10日。

  不同于国内其他省份,之江省的高考是考7、8、9三天的,也就是说,这是徐宁高考结束后的第一天。

  他有点庆幸,自己不用再面对一次高考了,毕竟以自己现在的水平,连三本都够呛能考上。

  他有点不甘心,拆迁协议已经签订,改变不了。

  在徐宁的记忆中,拆迁的时候,上头是给了两种方案的,拿钱,或者拿房子。当然谁家面积就比较大的话,就可以选择把一部分面积折成现金,另一部分折成房产或是店面房,都是没问题的。

  既然是自建房,面积自然小不了,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房子+现金的模式,原因无他,缺钱。

  拆迁并不是光拿房子换房子的,会有评估方来确定,房子究竟值多少钱,然后你分到的房子按拆迁价值多少钱,中间的差价,是需要拆迁户自己出的。

  然而大多数拆迁户都只是劳动人民,哪有那么多钱。除了一部分借钱补上差价之外,更多的人选择把部分面积折算成现金,这样一来,既可以补上差价,又可以有一部分现金到手,何乐而不为?

  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想法,拆迁户往往手头握有不少现金,拥有较强的购买力,有不少选择买豪车。

  当然,这是别人。徐宁家选择的同样是房产+面积的模式。

  徐家本身是有大约一百八十平方米的面积的,拆迁可以分到大约两百平米左右。但是家里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

  于是最终结果是只要了一套一百五十平米的房子,剩下的五十平方米,折算成现金,用于支付差价,以及装修新房子,这样下来几乎已经不剩下什么钱了。

  当时谁也不知道房价会飙升,所以大量的人选择把现金拿在手上,觉得这是明智的选择。

  直到子女要成家了,却发现,手上的那点钱,根本买不了房子,后悔不迭。

  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徐宁还只是一个学生罢了,家里也没告诉他这些。当然,即便是他知道了,也没有什么话语权的。

  但是既然重生了,徐宁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说服父母把不要钱而是选择要房子,哪怕找亲戚去借钱补差价也好。

  因为几年以后,这里的房价就会从一万出头飙升到四万以上。让人望而生畏。

  当然了,徐宁有绝对的自信,光是凭借自己刻意记忆过的那些股票,就能挣到不少钱。

  但是,谁会嫌钱多呢?

  他已经打定主意,一会儿就跟父母说说这件事情。

  把视线离开墙上的挂历,徐宁打算回楼上去洗漱。

  徐家的房子是典型的农民自建房,基本上没有任何设计可言。一楼南边是客厅,背面是厨房,二楼的南边是他父母的房间,背面是徐宁自己的房间。旁边一栋的一楼是用来出租的,二楼则是仓库和洗手间。楼梯就正对着到旁边那栋的门,穿过那扇门就可以去洗手间以及仓库了。

  徐宁走到洗手间门口的时候,差点和他爸撞了个满怀。

  徐国栋见徐宁低着头,满腹心事的样子,就摸摸他的头:“想什么呢?”

  徐宁抬头,看到父亲仍然是穿着那身熟悉的中山装。

  “爸,我有事跟你说。”

  “有什么事儿吃饭的时候说吧,赶紧洗漱,你妈等急了。”徐国栋说完便下楼了。

  不像城里人爱买早点,农村人的早餐通常是在自己家里解决的。有时候是粥,有时候是面或者年糕之类的,完全取决于心情。

  今天的早餐是白粥,以及一人一个咸鸭蛋。徐宁也不知道老妈是从哪里学来的腌制方式,每个咸鸭蛋打开以后,都有油从里面流出来,好吃极了。

  “我有事要说。”徐宁和老妈孙小英几乎同时开了口,徐国栋在一旁笑得不行。

  “你先吧。”当妈的,总是让着儿子的。

  徐宁开门见山:“我们家是不是要拆迁啦?”这是他现在最关注的问题,没有之一。

  “嗯。”徐国栋应道,“拆迁协议已经签好了,我们很快就搬出去。”

  “你们是怎么打算的,要房子和一部分现金吗?”徐宁急忙问道,他想知道会不会和自己已知的历史,有什么偏差。

  “为什么这样问?”孙小英奇怪地看着儿子。

  “你就说是不是吧,别问为什么。”徐宁挠挠头,他当然没办法说自己未卜先知,早就预料到老爸老妈的决定吧。

  “当然不是啦!”

  “哈?”徐宁一脸懵逼,导演,拿错剧本了吧!

  按照他的想法,难道不应该是老爸老妈告诉他决定,然后他据理力争,运用自己的高瞻远瞩来说服自己的爸妈选择全要房子而不要现金吗?

  事情好像起了一点变化。

  不过徐宁心里完全没底,当既有的时间线出现变化的时候,他隐隐觉得,自己所熟知的那个未来,大概已经不是那样的了吧。

  南美洲的蝴蝶扇动翅膀,会在北美引发飓风,这就是传说中的蝴蝶效应。

  可是徐宁并不认为自己重生后做了什么可能改变剧情走向的事情,要知道,从他醒来到现在坐在楼下吃早点,满打满算才半个钟头啊。

  不过目前看起来,自己的爸妈好像做出了明智的决定呢!

  “这么说,你们决定全要房子了?”徐宁小心翼翼地问道。

  “事实上并没有,我们决定不要房子。”徐国栋说道。

  这下徐宁更加摸不着头脑了,如果父母决定砸锅卖铁交上房子的差价他也挺能理解,也会支持的,可是,不要房子?

  这是一波怎样的操作?徐宁看看老爸,又看看老妈开始怀疑自己重生的打开方式是不是出了点问题。

  徐国栋看着儿子的表情,苦笑着,用“我就知道”的眼神看了孙小英。

  孙小英摊手,表示这锅自己不背。

  “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的话就让你妈发言了,你瞧瞧,你一直不让她说话,可把你妈给憋坏喽!”徐国栋调侃道,孙小英拿起筷子就打在他的手背上。

  “有,最后一个问题。”徐宁瞪大了眼睛问道,“不要房子,我们住哪里?”

  孙小英接过话茬:“这个,正是我要说的,其实……”

第4章 豪车也要系安全带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全文阅读作者:大学城南二路加入书架

  “其实,我们已经买好房子了。这一次就算不拆迁,也是要搬家的。我刚才就是打算告诉你这件事情的。”说完,孙小英没有理会目瞪口呆的儿子,而是继续自顾自地喝粥。

  “买、买房?妈你是认真的?”徐宁怀疑自己幻听了。老爸一个跑业务的,老妈一个普通教师,拿什么买房?

  在徐宁前世二十几年人生中,从来没有在家里听到过“买房”这样的字眼。倒是大学毕业后,听父母一直感叹“买不起房,早点上车就好了。”

  所以现在是怎么个情况,徐宁有点搞不清楚了。

  “唉,事已至此,我也不瞒你了。”徐国栋低头看碗,说话的语气却让徐宁心里直发毛。

  “喂,你们是中彩票还是抢银行了?”说着说着徐宁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想象力太丰富了一点。可是在他心中,老爸老妈就是普通无产阶级,如果不发横财的话,哪来的钱买房子。

  而且,就算买房子的话,也没必要不要拆迁房吧,哪怕收租也不亏啊!

  他自顾自地说完这段话,唏哩呼噜地把剩下的粥全部倒进嘴里,却发现孙小英和徐国栋两个人,面面相觑。

  该不会说中了吧?

  孙小英一脸沉痛地点点头:“很不幸,是这样的。”

  “噗!”徐宁一个没忍住,把嘴里还没咽下去的粥都喷了出去,还好三个人是坐了一张方桌的三边,孙小英和徐国栋面对面,而徐宁的对面没有人,所以全喷到了地上。

  “那个,你们真当我三岁呢?”徐宁宁愿相信自己现在是在做梦,也不愿意相信自己刚才胡乱猜测的事情是真的,如果是真的,也太不科学了。

  徐国栋还没来得及说话,徐宁又紧张地问道:“该不会有人告诉你们什么2080工程之类的秘密国家项目,说是特别赚钱之类的鬼话,你们信了吧!这可千万信不得,是传销啊,骗钱的!”后世看了这么多新闻,徐宁已经脑补出一大堆什么“千人游迪拜”、“万人闯马代”之类的场景了。

  他越说越觉得自己可能猜到事实真相了,却发现自己这么苦口婆心地说着,爸妈却像是忍着笑的样子,不禁觉得很奇怪。

  如果他们真的是被什么传销和诈骗的给洗脑的话,这会儿难道不是应该急于反驳然后被自己强有力的话术给打败吗?

  可是根本没有给自己机会啊。徐宁心里喊道:“你们倒是反驳啊,你们反驳我就来拯救你们啦!”

  “小宁啊,爸妈要跟你说声对不起,这件事情不应该瞒着你这么久的。”

  徐宁:“???”他已经放弃思考了,开脑洞的话肯定会跑偏的,所以干脆还是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地坐着听他们怎么讲好了。

  “其实,爸爸不是什么业务员,妈妈也辞去老师的工作很久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告诉你,爸爸妈妈其实在你还很小的时候就下海了。”

  尽管打定主意不开脑洞,徐宁的脑海中,还是瞬间浮现出无数自己曾经看过的下海的老师的镜头。用力晃晃脑袋把这些杂念甩出去,他知道父母说的下海肯定不是这个意思。

  90年代,无数人辞去了稳定的工作,投身商界。那年月,在之江省这样的南方沿海地区,到处都是什么总经理,厂长之类的。

  当然,大多数人都被历史的浪潮拍打上岸,只有极少数的弄潮儿才能够始终立在潮头。

  徐宁太清楚自己的父母了,永远谨小慎微如履薄冰,比起他们下海经商,徐宁更愿意相信他们是被人骗了。不过没关系,他相信凭借自己重生者的能力,以及多年对股市的研究,赚点钱应该不成什么问题的。

  “所以你们打算告诉我,其实你们挣了很多钱?我咋这么不信呢?”

  “呵呵。”徐国栋脸上掠过一抹笑意,“你马上就知道了。”他显然很清楚,光凭语言,没办法打消儿子的顾虑。

  对徐国栋夫妇来讲,如果儿子只凭三言两语就信了,他们恐怕就会怀疑儿子的智力水平了。

  徐国栋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阿辉,你到了没有?行,就在那里等着。”

  徐宁没再多说,只是三两口解决了自己的早餐。

  “走吧。”徐国栋和孙小英一前一后出了门,徐宁跟在最后面,把门带上。这种老式的门,只要拉上就可以了,并不提供用钥匙锁住的功能。

  徐国栋看看自家隔壁那栋,很快想起来,隔壁的租客早在自己高考前就搬出去了,那时候拆迁大事已定。买卖不破租赁,拆迁可以。

  徐宁昂着头走在后面,他特别好奇爸妈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惊喜。

  他们的底气何在?徐宁是见识过不少也算是小有家资,身家九位数的土豪住拆迁安置小区的,这让他格外好奇自己的爸妈,是出于何种理由放弃了安置房,是虚荣心作祟,还是真有那个实力,以及那个需求?

  一家人就这么沉默着走到了村子挨着马路的地方,一辆黑色的汽车静静地停在那里。

  徐宁不认得这个牌子,但这并不影响他对这车价值的判断,他认为至少也是跟宾利和RR一个层面的车。

  司机走过来叫了一声“徐总”,然后拉开了后排的车门,徐国栋和孙小英,各自从左右两边上车。

  徐宁只好坐到副驾驶,这种车的后排是只有两个作为的。

  沿着车的旁边走过,他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这车有多大,目测轴距至少超过3.5米,车长超过六米,比他自己曾经开过的飞度要大了不知道多少,即便是他曾经见过的顶级豪车,劳斯莱斯幻影,在大小方面,也要逊色于这辆车不少。

  关上车门,徐宁系上安全带,还不忘提醒后排的爸妈也把安全带系上。在后世他见过不少后排乘客,因为没有系上安全带而在事故中受伤。因此就要求所有坐他车的人,不管是前排还是后排,都得系上安全带。也就是因为后排坐的是自己爸妈了,徐宁扪心自问,如果是什么领导或者老板之类的,自己大概根本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徐氏夫妇哭笑不得,但还是老老实实系上了安全带。坐这种车后排的,至少在国内,他们大概是第一个被要求系安全带的吧。

  徐宁眼角的余光,察觉到了司机脸上,一闪而过的不满情绪,不由一愣。

  旋即恍然,大概是自己提出让爸妈系安全带,戳到了司机的自尊心,被认为是对他驾驶技术的不信任吧。

  只有苦笑了。

第5章 暴发户的办公室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全文阅读作者:大学城南二路加入书架

  “车上有歌碟不?”徐宁感觉这会儿腿有点抖,需要来点音乐缓解下自己的紧张情绪。

  天可怜见,这徐宁不认识的豪车的副驾驶,也比他以前有幸坐过的客户的七系要舒服得多。这让徐宁怎么能不紧张?

  坐在别人车上他肯定不至于提这要求,但既然看架势这车好像是徐家自己的,那自己要求放个歌儿,不过分吧?

  谁承想,这么简单的要求,居然被司机拒绝了。

  “抱歉,车上并没有CD碟片,所以无法满足你的要求。”司机淡淡地说道。

  “走吧,阿辉。”徐国栋在后面说道,“小宁,你别为难阿辉,爸不爱听歌。”

  这样的话徐宁就懂了,这不是私家车,开车的是司机,坐车的是老板,老板不听歌的话,司机怎么会在车上准备碟片呢。

  车子启动的时候,徐宁还在碎碎念:“真是白瞎了一套柏林之声啊!”他又下意识地看了一下中控屏,终于知道这是什么车了。

  不认识车标并不妨碍辨认出一辆车,只要你听过它的名字。这是因为,在国内,所有车的中文名都是音译过来的。看见land-rover,一般人就知道是路虎,看见prado,就知道是丰田霸道。

  因此徐宁看见中控屏上的单词的时候,下意识地回想了一下。

  他不算什么车迷,懂的车也不太多。

  只是M开头的汽车品牌不多,再加上其超豪华的特性,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迈巴赫,真正的迈巴赫,独立品牌,并不是几年以后街上常见的那种挂着奔驰标的。

  这也就难怪徐宁没有认出来了,非车迷,能认识这个车标的大概不太多。

  只是后面这个“ZEPPELIN”是什么意思,徐宁不懂。

  当然也没必要懂,坐着就是了。反正,又不会轮到自己来开车。

  司机的开车技术不赖,至少徐宁看得出来,比自己好得多。开车对自己来说只是业余技能,够用就行,对司机来说,就是看家本事了,用来吃饭的。

  永远不要用自己的业余水平,挑战别人的饭碗,这句话徐宁听过。自然不会有什么跟司机一较高低的想法。

  给自己调了个舒服的坐姿,徐宁很快就睡着了。

  得益于司机相当不错的驾驶技术,再加上空气悬挂带来的舒适体验,徐宁在途中没有再醒过来。

  当汽车结束这三十公里的路程,缓缓驶入地下车库的时候,徐国栋笑着问身边的妻子:“你说,这小子会不会吓一跳?”

  他们隐瞒了这么多年,也得亏徐宁初中开始住校,长期不在家中,不然怕是早就发现了。

  孙小英摇摇头:“我觉得应该不会。”伸手指指前面呼呼大睡的儿子,“你看他有半点露怯的意思吗?”

  徐国栋搓搓手:“不错,大心脏,随我。”

  孙小英白了他一眼。

  把车在专用车位上停稳,被称为小辉的司机给徐国栋拉开车门,孙小英则自己下车。

  “徐总,你看这?”司机指指酣睡的徐宁,示意要不要把他叫醒。

  “我来吧。”孙小英拉开副驾驶室的车门,然后捏住了儿子的鼻子。

  “一、二、三……”数到五的时候,徐宁晃了晃脑袋,睁开了眼睛。

  “到站了吗?”徐宁大大地伸了个懒腰,然后下意识地问道。

  “到站了,睡饱了吗?”

  “唔,饱了。”徐宁解开安全带,下车。

  司机走过来,关上车门,然后回到驾驶座。汽车是他的主战场,他的使命是把老板送到该去的地方,然后在车里等待着,等待着老板再一次上车,向他下达下一个指令。

  徐宁没有问这是哪里,反正自己很快就会知道的,只是默默地跟在父母身后。

  进电梯,徐国栋拿出一张卡刷了一下,电梯门缓缓关闭,开始上升。

  “叮”地一声,电梯到站。

  在电梯上的这些时间,徐宁设想了无数场景,比如像小说里那样,父亲招呼一群下属过来,然后一群中年人口称“徐少”,想到这样的场景,徐宁心里一阵恶寒。

  应该,不会这样吧。

  尽管坚信不会出现这样的场面,徐宁还是不停地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务求一会儿不要在人前露怯。毕竟以前只是一个小小的设计师,没见过什么大场面,说不害怕真的是假的。

  一定有人巴不得自己出丑的吧。

  很快徐宁就意识到自己多虑了,想象中的场景没有成真,电梯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这真是再好不过。

  走出电梯,一股浓浓的五星级酒店大堂的气息扑面而来。

  徐宁皱了皱眉头,这是谁设计的?除了俗,好像没别的词可以形容了。虽然并不是什么高水平的设计师,从事的也并不是室内设计这一块,但这并不影响徐宁的审美。

  到处都搞得金碧辉煌,除了疑似红木的桌椅看起来有点格调之外,整体装潢显得分外浮夸。

  不过徐宁发现还是有点可取之处的,比如眼前这个硕大的鱼缸,里面五彩斑斓的热带鱼正在水中畅游。

  “请风水大师设计的,你看怎么样?”对自己的装修,徐国栋显然颇为自得。

  “想听实话吗?”徐宁眼带笑意。

  “说吧,我能受得住。”徐国栋捂着胸口,示意自己做好心理准备了。

  徐宁对自己老爹这浮夸的表演无奈,但是本着实事求是的做人原则,他还是开了口。

  “丑死啦!”

  刚刚在一旁坐下的孙小英,笑得前仰后合。

  吐槽谁成本最低?肯定是吐槽自己的父母了。吐槽路人容易挨揍,吐槽室友可能被投毒。只有吐槽父母基本没什么风险。

  所以徐宁就耿直地把自己的想法说出了口:“这里的装修风格,让我想起了那个叫做金碧的地方。”

  金碧是钱塘市著名的销金窟,无数男女在那里醉生梦死,消费着人民币,消费着青春。

  当然,这跟徐宁这样的贫困阶层没什么关系,那里不是他消费的起的。

  只是这并不妨碍他从别人那里听到关于这家著名的夜店,当然了,他对于那个地方的印象,完全来自于那个名字。

  站在这里,徐宁发现父亲的这个办公室,似乎跟“金碧”这个名字更加贴切一点。

  徐国栋脸都绿了。

第6章 你为什么不拍马屁
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全文阅读作者:大学城南二路加入书架

  如果说那辆七米长的迈巴赫带给徐宁的是惊诧,这个五星酒店风格的办公室带给他的是好笑,那么当他站在露台上,俯瞰着几百米开外那条浩浩汤汤的大河的时候,心底升起的,就是一股名为震惊的情绪了。

  眼看徐国栋开始忙他的事情,徐宁知道自己的老爸,大概暂时不会理会自己了,于是就自顾自地在办公室里面转悠了起来。

  这个办公室整体乏善可陈,徐宁对装修已经不想吐槽了。

  显而易见地,这一整层是专属于徐国栋的,只规划了一个巨大的开放式办公室,以及其他的配套设施。这一点从一个又一个管理层人员,通过一部木制的楼梯上来汇报工作,就已经很显然了。

  办公室以外的地方,就是配套的一些设施。除了许多一看就是摆设的书,以及一些附庸风雅的艺术品之外,徐宁发现了卧室,浴室等等,各类生活设施应有尽有,想来在自己不回家的时候,徐国栋有相当一段时间是在这里度过的吧。

  徐宁甚至发现了一个半国标的泳池,不由感叹自己的老爸真是会享受啊!自己在学校每天吃着大锅饭,他却在这享受着,太不厚道了。

  不过说起来,他吃什么?徐宁并没有在这里见到厨房或者类似用途的场所。随即一笑,有钱的话,好像吃什么完全不构成问题了,这样的大公司,大概是有自己的厨师和餐厅的。

  以前以为只有美国纽约的富人喜欢这么玩儿,甚至在大楼顶上安家,没想到徐国栋同志也好这口。

  看见那个泳池之后,徐宁以为自己再看到什么夸张的东西,也不会有什么心理波动了,直到他发现了有一扇通往外面的门。

  门并没有上锁,也对,这样的地方,并不会有冒冒失失的小孩出现,更不会有那些酷爱爬楼的作死能手,所以并不必担心有人从外面摔下去然后带来一系列纠纷。

  徐宁推开门,外面是一个开阔的露台,种了一些植物和树木,现在这个季节,自然是没有花儿敢开放的。

  所以比起办公室,这一层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平层住宅和别墅的结合体,大平层的便利,加上别墅的花园,如果有个车库什么的,大概就更加像住宅一点了。

  徐宁并没有能够找到车位,却发现了一个停机坪,面积不大,想来应该是用于小型直升机的,不过目前那上面什么都没有。

  不过这一切,远远比不上他越过停机坪,然后靠在围栏边看到的那一幕。

  一条并不那么清澈的大江,就在不远处静静流淌着,徐宁又望向其他几个方向,他很快看到了几幢熟悉的建筑,其中一幢在建的,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财富金融中心,将于明年完工。

  于是徐宁就很明确自己目前的位置了,新城,钱塘市的中央商务区。这在不久之后的将来,将会成为一个真正寸土寸金的地方。

  然后他就茫然了,那自己重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因为至少就目前来看,好像父母已经挣到了自己根本花不完的钱,只是,他们为什么现在告诉自己呢?

  至于为什么这一世情况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徐宁已经放弃寻求原因了,这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迎着江上吹来的风,徐宁站了许久。

  有些事情终究没有答案,徐宁最终决定不去考虑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顺其自然好了。

  先看父母怎么安排吧。毕竟他们瞒了这么多年的事情,今天突然说出来,总是有其目的所在的。

  回到徐国栋那里的时候,徐宁看到他正不停地点击着鼠标,还不停敲打着键盘。

  然后徐宁把头伸了过去:“你在干嘛?”却刚好看到电脑从彩色变成黑白的画面。

  某个身价不菲的中年男士居然在打刀塔。

  不像网吧里输了比赛急赤白脸骂骂咧咧的小年轻,老徐同志显然很是沉得住气,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他向徐宁招招手:“要不要一块儿来一局?”

  徐宁前世的时候,那个跑业务的父亲确实是个刀塔爱好者,好像天梯分还不低。

  然而这一世,老徐商场得意,游戏失意。徐宁只是粗粗一瞟,就知道老徐功力不及前世十分之一。

  徐宁是不会打游戏的,前世上大学的时候,他被室友拉着玩什么英雄联盟之类的游戏,往往一套技能都没放完,就死了。

  所以他一向对游戏敬而远之。

  当然了,既然老爸问了,面子上总是要过得去的。

  于是徐宁说道:“不了吧,你打那么烂,我带不动。”

  所谓面子过得去,指的是自己的面子。儿子黑老子一把,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嘛。

  谁让徐国栋今天大清早就给了自己这么大一个惊喜呢!

  徐宁可是记得,自己上高中的时候,天天穿校服,因为老爸老妈说,家里没有钱,供他上学已经很不容易了。

  徐宁表示非常理解,于是从来没有要求过买新外套什么的。

  可是,现在他再仔细看徐国栋身上的中山装,发现绝对不是以前自己看到的那种地摊货,做工考究,用料上乘。

  再看看自己身上已经领口变形的美邦T恤,徐宁表示心里强烈不平衡。

  所以嘲讽老爸一波,一点都不过分吧。至少徐宁觉得是合情合理的。

  “哪有,明明很厉害的。”徐国栋当时就不服气了,“我可是我们公司刀塔界的扛把子。他们天梯分都没我高。”

  “呵呵。”徐宁给了徐国栋一个白眼,然后指指他的屏幕,“1-12-5,这就是你说的很厉害吗?”

  “小意外,小意外。”徐国栋讪笑。

  “你知道邹忌吗?”徐宁在徐国栋边上坐了下来,“齐国有一个叫邹忌的人,每天问老婆自己长得好不好看,问小妾自己长得好不好看,还问客人自己好不好看。结果大家都说他好看。”

  徐国栋有点明白了:“然后呢?”

  “然后有一天邹忌就明白了呀,所有说他好看的都是依靠他的,或是有求于他的,他们的话根本不可信。”

  “你的意思是,我们公司的人都是逗我玩儿,其实都觉得我很菜?他们只是拍我马屁?”徐国栋毕竟是打游戏的,所以网络用语也是一套一套的。

  徐宁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摸了摸并没有长胡须的下巴,要是有点胡须就好了。

  “那么问题来了。”徐国栋歪着脖子问道,“你为什么不拍我马屁?”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大学城南二路所写的《我真不是富家子弟》为转载作品,我真不是富家子弟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真不是富家子弟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真不是富家子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真不是富家子弟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真不是富家子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