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诸天无仙最新章节 > 诸天无仙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诸天无仙 连载中
分享诸天无仙

诸天无仙全文阅读

诸天无仙作者:六块煎饼

诸天无仙简介:真仙已死,万法当道!
  ……
  南北齐魏分立,兰陵萧氏,梁王萧衍把持朝纲。
  萧离转世梁王世子,醒来却已被封死在棺材之中,死人复生,一场掀动齐梁的阴谋正在酝酿……
  灵根分废根部、劣根部、良根部、奇根部、……萧离拥有一种炼化灵物就能进化的奇异灵根,从此踏上寻找灵物的道路。
  这里有万千灵根、蛮荒仙剑、神泽遗物、圣墟仙渊、佛陀释迦。
  无仙之世,萧离于红尘问道,于大道争锋!
  ———————分割线———————
  PS. 原书名 《长生世尊》,欢迎大家支持,作者保证更新 https://www.uukanshu.com
-------------------------------------

诸天无仙最新章节第134章 对战佛衣少女
第1章 借尸还魂
诸天无仙全文阅读作者:六块煎饼加入书架

  鎏金棺椁中,一具死去多时的尸体猛然间睁开了眼睛,惊恐地大口喘息。

  冰冷而压抑的味道在棺中弥散,四周是幽幽黑暗。

  “这是哪儿?”尸体伸手在四壁摸索,惊慌地想要起身,却一头撞上了棺盖。

  零碎的记忆,抽丝剥茧地涌入了他的脑海。他记得的最后一幕,就是自己被一辆疾驰的货车撞倒。

  他名为萧离,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某日在下班途中横遭变故,再醒来时就穿越到了这里。脑中凭空多出的记忆,让他逐渐明白眼下的状况——这具身体生前的主人也叫萧离,两人无论年龄名字,甚至相貌都一模一样。

  “我曹,搞什么?这是棺材?”

  萧离顿觉狗血,他平日也爱看书,看过不少小说的桥段,那些穿越都是向死而生的升华。

  可是穿到一口老棺材里是怎么回事?被撞死还不够再憋屈地死一回么?

  没等他多想,萧离头顶出现一阵诡异的动静,他侧耳倾听,正上方传来细微的落土声,那是泥土落在棺盖上的声音,还有阵阵哭声。

  此时,墓外头已站了不少人,多在垂泪啜泣,在前一个素净的少女,斜跪在墓坑前痛哭。

  她身后是个相貌温婉的中年妇人,正握绢拭泪。而在一旁,一个小侍女杏眼水汪,更是哭得梨花带雨,那少女目光看向那小侍女,眼神不由得有些冷。

  这二人,分别是萧离原先的未婚妻和娘亲,萧佩和阮修容。而那小侍女,则是这萧离生前众侍女中最偏爱的一个,名为阿秋。

  此外,墓前左右另有两个他生前最亲近的老仆,握着铜铲,正往坑里一点一点倾土。

  “快开棺啊!我还活着!”

  萧离用力地捶打着棺材,如果当真被埋在这不见天日的棺材里,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那他就真得要葬在这了!

  上方泥土的倾倒声渐渐微不可闻,这黑木鎏金棺是罕见的稀珍楠木雕成,重逾六百八十七斤,光是棺盖就要四个大汉抬动,任萧离如何敲打,也只是发出细不可闻的低沉响声。

  一直站在墓坑边哭泣的阮修容似有所感,忽然大叫一声,往墓坑中一头扑去。

  “离儿!离儿!我离儿没有死!”

  “快拦下她!”四周一干老奴亲戚大惊失色,赶忙冲上去,七手八脚地把即将跳入坑中的阮修容硬拽了回来。

  “你们做什么?!我要去寻我的离儿!我离儿没有死,你们快放手!”阮修容哭喊挣脱道。

  “四娘,还请节哀,九弟英年早逝,我也十分心痛。”墓坑旁,一个男子叹气劝道。他是萧衍的次子,萧综,同时也是萧离同父异母的二哥,此次萧离的丧事,就是由他主持。

  萧综沉着脸站在坑边,没有理会阮修容,低头看着墓坑中如石沉大海的棺材,逐渐被泥土淹没……

  “开棺!快开棺啊!他妈的我还没死啊!谁把我给埋了?!”

  棺椁中,萧离疯狂地呼喊着,胸中喘不上气的闭塞,让他感觉呼吸难以为继——棺椁中的空气,在他一番叫喊捶打之下,已经所剩无几了。

  萧离冷静下来,再这么白白耗费体力下去,他会死得更快。

  他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本书,有个汉代的孕妇被误认为身死下葬,连同婴儿一同死在棺中,徒留棺壁上的无数挠痕。

  这种命运,或许就要落在他的头上。

  办法!办法!必须想出办法来!

  上天给了他第二次机会,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这么等死!

  上方细微的落土声已经完全平复,四周像是身处冰冷死静的深海。

  萧离强行镇静下来,向身边摸索,这棺椁中并非空空如也,除了他之外,还有不少华贵的陪葬品。

  在他脑袋的位置,摆放着一个精致的白玉枕,他身上尚穿着华贵的葬衣,此外,棺椁里还有丝绢、金银、青瓷、玉器……

  找一找!一定会有有用的东西!

  萧离在黑暗中匆忙搜寻,手指在众多陪葬品中游走。

  胸中的沉闷感愈发剧烈,萧离的动作变得有些慌张,手也有些抖。

  忽然,他右手在绸缎间摸到了一把冰冷的玉匕。

  萧离大喜,拿起匕首向着棺盖和棺身的缝隙中奋力刺去……

  而在这时候,墓坑外,数道马蹄声一路扬尘而来,当先一匹枣红汗马飞临而至,萧衍翻身下马,虎步向墓冢处而行。之前他赶到萧府,却被告知萧离已于昨日病死,如今在萧家祖坟下葬,于是换快马万分火急赶到。

  “老爷!老爷!他们要安葬离儿!我的离儿还没死!”阮修容大哭道。

  “是谁要安葬我儿!”萧衍语气微怒。

  “父王,九弟身染怪病去世,算命道人说,还是入土为安的好!”一旁的萧综上前解释道。

  “什么怪病?你们是干什么的?”萧衍气冲须髯。

  “回禀梁王,世子忽染重疾,气血暴虚,我等也回天乏术啊。”一旁的御医拜道。

  “废物!害死我孩儿,我到圣上面前要你们的命!”萧衍一把将身旁的御医提起,怒道。

  “相国大人饶命!世子已心脉断绝,恕我等实在束手无策!”御医满面惊恐道。在这大齐,这位相国大人想要杀谁,实在是轻而易举——简单地就像现在举起他一样。

  “谁说我儿死了?本王还未见过一面,他萧离敢死?”

  “老爷!算命之人已经明示不能妄动,否则病灾散漫,萧府当有大难!”四周之人慌忙劝道。

  ……

  棺内,萧离对外界的混乱场面丝毫不闻,他用匕首试了许久,玉匕最终在撬棺的途中,断成了两截。

  萧离惨笑,将玉匕丢掉,心如死灰。

  这一次,棺内仅有的些许空气也被他消耗殆尽,任由他如何喘息,胸中的窒息与灼痛仍在,就像有人紧掐着他的咽喉。

  如鲠在喉的嘶喘声,在棺内清晰无比,轰鸣如鼓。

  他感到不甘和无力。

  “我恨啊!究竟是谁把我穿到这的!”萧离捶棺,我好不容易死而复生,没想到依旧难逃一死。

  枯竭的空气很快就令他难以思考,萧离的意识渐渐涣散,恍惚中,他像是回到了先前穿越时的状态,魂魄似要离体而出,不断地上升远遁,陷入浑浑噩噩的境地,青、金、赤…五色灵光缠绕着他的身躯,印刻在他的四肢百骸继而闪烁。

  在这濒死的状态下,萧离的丹田处忽然亮起,他的腹部变得透明,露出其中一个神秘事物。

  此物像是一株枯死的树根,身处于混沌之中,五条虬根分别探向五个不同的方向。淡淡的灵光,缠绕在五个树根上若隐若现。

  莫非树纹中有着莹莹的光芒流淌,几乎就要让人以为这是一段死木。

  在这迷迷糊糊的紧要关头,萧离魂魄受这枯根上隐晦的强大气息所摄。他的心神不由自主地导引着其中气息。莹光随着他的牵引,一点一点向他身上汇去,化作数缕缥缈的灵气,从丹田处融入到他体内。

  萧离身上不知从哪涌出一丝大力,他猛一咬舌保持清醒,从这半死未死的绝境中挣脱而出,用这仅有的气力拿起半截玉匕,将棺材使劲撑开……

  他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

  “开棺!”

  墓外,萧衍不顾众人阻拦,一路逼到坟冢之前。

  他不是阮修容,多年行军,威武难挡,四五人都拦之不住。

  “老爷不可!死者为大,入土为安啊!”

  正在这时,半人高的坟头忽然一阵动静,其上泥土滚滚而落,众人瞪直了眼——只见一个厉鬼般的人影手握匕首,浑身汗泥,颤颤巍巍地从棺材中爬了出来。

  “还不如让我撞死算了……”气喘如牛的人影一口吐掉嘴里的泥土,将手里的匕首随手丢在地上。

  “鬼啊!”众仆役家奴见此肝胆俱碎,大叫一声,连滚带爬而逃……

  ——正是,一世落魄难再历,今朝棺启书奇谭!

第2章 王侯望族
诸天无仙全文阅读作者:六块煎饼加入书架

  料峭秋寒。

  兰陵郡。

  大齐国分二十三州、三百九十五郡,其中便有五州百郡,属于大将军萧衍的封地,而萧离在诡异地死而复生后,就住进了萧衍百郡封地之一的兰陵。

  萧府,一处偌大如林的院落。

  萧离挥汗如雨地对着前方挥拳,许久,他才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距离他从棺中出来,已过了三日,经过这三日时间,他已经逐渐了解适应了这里。与他本来的世界不同,这里,赫然是一处修真成仙的世界!

  天地气交,氤氲造物。有气蕴于幽微之中,视不可见却能韬养万物,奇氛灵气弥覆人顶,此之谓灵气。

  而灵气漫于百会灵海之顶,却不能得其门而入。常人若想吸纳灵气,则必须拥有灵根。所谓“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便是此道。

  以灵根开天灵百脉气门之户,后方可导引诸天灵气灌顶,寄藉于四骸五脏,如川海而入丹田。而灵根也有诸多属性之分,但凡拥有灵根的,都是少数受天地灵气眷顾之人。

  在萧离之前,萧家上下,包括萧衍膝下八子和他自己,没有一个拥有着灵根,直到萧离的出生,萧家才有了第一个具备灵根的子嗣。或许正因如此,萧离才最得萧衍宠爱。

  不过,原本的萧离天性畏生,无心修道,萧衍又对他任予任求,每日金馐玉食,使得这个九世子徒有修道的资质,反倒不及他的其他八个兄长。灵根也一直荒废着。

  而萧离却打算有所改变,原先的萧离死的太过诡异,他想要调查清楚,而在此之前,修道,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世子,您大病初愈,怎么就想着练武了?”萧佩雪臂环手,温顺递过湿绢,“天气冷了,世子可莫要受寒。”

  “佩儿,我病了那么久,出点汗好的快。”萧离笑道,拿过湿绢擦了擦汗。

  他这个未婚妻萧佩,在他脑海的记忆中同样来头不浅,乃是当今大齐皇帝萧宝融的亲妹妹,很小的时候就当作萧衍的儿媳被送到了萧府,以萧离未婚妻的身份生活。

  萧离目光落在萧佩的腰间,随着他凝神双目,模模糊糊地看到了萧佩内衣底下,贴身戴着的一块玉佩。

  从他感受到那五色枯根之后,他的双眼就变得奇异起来,只要他凝神视物,就能隐隐看到一些平常看不到的东西。而随着时间流逝,这种异常也在逐渐减弱。

  “世子,用膳的时辰到了。”这时,侍女阿秋从旁走近道。

  “好,我这就去。”萧离应道,将手绢递还。

  这阿秋是萧离以前的通房丫鬟,今年不过十一岁,自幼孤苦流落街头,是萧离好心收养来的,视他更甚于己。

  之前他被困棺中,阿秋就哭求共葬,阮修容以身份尊卑之故不允同葬。但这份重情重义,却令他动容——随着他借尸还魂,他也顺带继承了原先萧离的记忆和情感,说他们就是一人,也无不可。

  跟着阿秋一路在萧府绕行,两人来到一间奢华的膳房门前。一进屋,萧离就觉全身顿暖,虽已近冬,屋内却如暖春。

  萧离上座坐定,案上陈着一扣龙柄古兽透花盖熏炉,冉冉淳香绕梁。

  早有仆人端过细青精盐和沉香屑皂,一人端金盆素帕,萧离洗净双手,漱净口秽,跟着自有十余侍女从门外依次端膳食走进。

  从煨鸡参肚、鲍翅鹿茸、到鲈羹细脍、清浆鲜蟹,至于三色牡丹盘、八宝攒心盒、九制玲珑杯,应有尽有,满满当当将整个桌案摆满,比起萧衍平日里吃得都要丰盛三分,足可见其对萧离的宠爱。

  “开局就跟皇帝似的……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啊!…”萧离看着这一桌的山珍海味,感叹道。这些东西,他在上一世都没能吃过一回。

  阮修容坐在桌旁,髻上列一镶珠翠羽簪,身着盘金绣团祥云衣,看着萧离的样子,含笑道,“你这孩子,这次可算病坏了,快吃吧,老爷还在书房那等你。”

  ……

  用过膳后,萧离便径往萧衍所在书房走去,一路上他都在凝神思索。

  萧衍…萧衍…

  这个名字,似有几分熟悉,他平日里也爱看一点史书。这个萧衍,就是历史上那位被封建安郡公,食邑万户的骠骑大将军。萧离记得,这位骠骑大将军,跟后来那位被称为千古一帝的武帝好像有所关联……

  萧离挠了挠头,冥思苦想,只恨之前没能多看些书。

  而更奇怪的是,他依稀记得,史书所载,这萧衍应该只有八个儿子,哪来他这第九个的?

  沿着府中小道,四周楼景从恢弘丹檐逐渐转向幽静黛瓦,萧离很快来到一处翠竹遮掩的清幽房前。

  房中墨香浓郁,推门进去,扑面便是个古意盎然的山水曲屏,侧面一墙四米有余的紫檀架挨窗而立,其上点辍八九古玩。

  桌前一人弯身伏案,正纵笔快书。

  “离儿,你来了,快看看为父新作的字画!”萧衍朗笑道。他扶住宽袖的左手放下,将握着的竹雕云龙管毫笔往笔洗上一搁,直起身来,满意地看着面前的案几。

  萧离走上前,只见玉兽镇纸压着的素幅上跃然写着:

  具闻上仙诀,留丹未肯饵。

  潜名游柱史,隐迹居郎位。

  委曲凤台日,分明柏寝事。

  萧史暂徘徊,待我升龙辔。

  “萧史暂徘徊,待我升龙辔……”萧离心下一惊,这句诗若是传到外人手里,那无疑是杀头的谋逆大罪!

  “如何?”萧衍问道。

  “笔力遒劲疏阔,却是好字。”萧离淡淡道。

  “哈哈哈,你这孩子,我问你诗如何,你却答我字如何。”萧衍仰头大笑,伸指对着自己连点了两点。

  “我听说,你病好了之后,开始练武了?”萧衍折身走到檀架面前,随意拿起一物细细把玩。

  “嗯,躺久了,就想着走动走动。”

  “怎么,终于有着好好修道的想法了?”萧衍斜睨了他一眼。

  “能学些道法,也可健体强身。”萧离始终朝向萧衍答道。

  “看来这场大病对你也非全无好处,我儿也终有登门成龙之心!”萧衍将手中的青釉辟雍澄泥砚放下,道。

  “你既有此打算,爹爹会全力助你。你也不可有怠倦之心,我会替你安排妥当,这月之内,你就去“国监书院”!”萧衍回身道。

  “国监书院……?”萧离在心中默念了一句。

  “你刚病好,可要随我去见见你那几个不成器的兄长?”萧衍问道。

  “我在这看会书。一会再走。”

  “你若有兴趣,这“灼书斋”上下藏书,尽可慢慢看。”萧衍说道,便动身离开。

  等到萧衍离去,屋内只剩下他一个人,萧离方才转过身,他目光落在书房后头数面满满当当的书架上,眼神一下变得凌厉起来。

  视线逐一在书册名目上看过,萧离飞快地在其中搜寻。

  “找到了,就是这个!”萧离神色一喜,目光落在一个蓝色的厚重书册上,走上前缓慢将书册搬下。

  书册入手十分沉重,表面满是灰尘,发黄古朴。

  萧离拍拍其上烟尘,伸手抹去,只见书封上露出几个大字,其上赫然写着《灵根图鉴》四字。

第3章 国监书院
诸天无仙全文阅读作者:六块煎饼加入书架

  之前被困棺中,若不是他体内出现的枯根在关键时刻帮了他一手,他现在坟头恐怕都长出草来了。

  他怀疑,这段枯木,很可能是灵根的一种!

  《灵根图鉴》极为厚重,据说是有人花大气力,将所知的灵根一一绘入,并且按排名先后绘成的一部图册。

  不过,世间灵根种类何其浩瀚,这《灵根图鉴》,也只是记载所知的一部分而已,至于那些不为人所知的,自然不在上头。

  萧离想了想,先从中游将书翻开,他体内的枯木来历神秘,品相颇为不凡,从图鉴中部应该能找到。

  《灵根图册》中部,记载着“良根部”的众多灵根。

  灵根按品质分为废根部、劣根部、良根部、奇根部、天根部,而每部从低到高又分为一到九等。灵根越高等,越具备神异,且修炼的瓶颈也越高。

  萧离随意看向一页,其上写道:

  “御炎三火根,隶属良根部,二等良根,根身赤红,长人炎阳之气,颇具精神。”

  而在底下,一段赤红色的木根栩栩如生,看去像是一道火焰。

  ……

  萧离目光迅速在一页一页图册上扫过,每页都详细记载着某种灵根的等级、模样、特点。

  半柱香过去,萧离看了不下数十种,仍不见他体内的那种灵根。

  ——那种形同枯木,生五虬根,各具颜色的奇异灵根。

  值得一提的是,他中途发现了一个灵根。

  板蓝根,九等劣根,擅长水道之法。

  这个灵根,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见到这个名字,就连萧离也不由腹诽,他怀疑这本灵根图鉴上,会不会有紫菜根、土豆根的?

  又找了许久,或许这板蓝根名字只是巧合,萧离再没有看到什么奇葩灵根,而且,他也没有找到他体内的灵根,萧离心中已不由猜测。

  ——难道在这排名中游的地方翻找,找错了地方?

  萧离于是一口气,向前翻了手臂厚的一摞书页,将书翻到了图鉴前列,一个记载“奇根部”的位置,这一下,映入眼帘的都是不同凡响的名目了。良根部与奇根部的差距开始明显,奇根部的灵根,就开始有着种种奇特之处了。

  “龙霄逆鳞根,奇根部,八等奇根,根如龙腾之形,内有龙阳沛然之气,极为罕见……”

  “阴阳造化根,奇根部,九等奇根,根生两色,一黑一白,一阴一阳,一生一死……”

  ……

  萧离仔细看去,将这图鉴前半部的灵根都翻遍了,还是没找见。萧离心生无奈,只好转向图鉴的后半部翻去。

  他从前向后逐一翻动,以免遗漏,每翻一页,就意味着他的灵根排名越后一位,心里就越凉一分,到最后,他已经越过“良根部”,一路从“劣根部”冲进了“废根部”了。

  这“废根部”绘印在厚厚一本《灵根图鉴》的最后面,只有薄薄的几页,一整部,就只记载了寥寥几种灵根,毕竟,好的灵根各有不同的好,而废的灵根,总是差的相似。

  第一页,“断根。废根部,后天所成,灵根断折数截,灵气不可存、不可入,虽具灵根之形,却形同虚设。”

  书页右侧,用工笔细细描绘了一段像是被刀斩成几截的树根。

  第二页,“百裂根,废根部,灵根碎裂,灵气入十散九,徒具灵根之形……”

  第三页,“无灵草根,灵力细微难计,修道百年难抵良根三年之功,修炼者宜早弃此道……”

  萧离一页一页,目光闪烁,最后,当图册翻到某一页后,他的双手忽然停了下来,一下被图鉴上所绘的一物牢牢吸引!

  “五气杂根,隶属废根部,修炼者因灵力相冲,难以自持,灵力修到高深之境,性冲气乱而走火入魔,必死无疑。”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写在底下,而在右侧,则是一株如人手般的五指树根!

  啪!

  看到这,萧离再也忍不住,拿起图鉴往地上一砸,气得双手叉腰,来回疾走。

  “什么狗屁灵根!”

  翻了半天,自己这灵根居然是个废根?还是个必死无疑的大坑之物!

  萧离正在气头,忽然脑中一动。

  他低头往那五气杂根上瞄了眼,眉头一下皱起,将图鉴重新拾了起来。

  “好像有些不对…”萧离仔细往绘图上多看了两眼,细细比较,很快就发现了不同之处。

  他的灵根,虽说也有着五条虬根,但是其上有着五色,并且灵根内蕴灵动光华,哪像这五杂灵根,枯黄无光的?并且,他双目那奇异的能力,也不是这五气杂根所有的……

  ……

  半个时辰后。

  萧离头疼地从书房走出,揉额向房中走去。

  他将那本灵根图鉴翻了底朝天仍找不到头绪,最后只好作罢。他这灵根,显然是某种未在图鉴上记载的一种,具体如何,也只有以后再作计较了。

  穿廊过桥,行至房前,萧离目光一瞥,便见到一个身穿澜衫、儒雅逸士模样的人,正倚靠在他房前。

  “九弟,我可等你多时了。”男子正身微笑道。

  萧离面带笑容道,“生了点小病,让大哥担心了。”

  ——这个俊逸的男子,就是大相国萧衍的长子、同时也是萧离的大哥,萧统。

  萧家九子中,长子萧统温善敦厚,平日最喜书画文道,次子萧综沉稳少言,尤善武道,三子萧纲优柔寡断,四子萧绩平淡素简,五子萧续英勇善战……这九人到他自己,可以说龙生九子,个个不同。而他这八位兄长中,萧离之前最亲近的,便是这位敦厚性善的大哥。

  “你啊,半只脚入了土了,还是这副性子,现在府里上下都被你闹的神神鬼鬼的。”萧统无奈地叹气道。

  “嘿嘿。”萧离挠了挠头,干笑道。

  两人正在聊天,这时,一个扫地的老婆婆正巧从旁走过。

  她拿着扫帚,低着头,偷偷瞥了萧离一眼,一看萧离也在看她,赶紧抱着扫帚,夹着老寒腿,撞鬼一样地溜走了…

  ……

  “她干嘛怕我?”萧离倍感无语,他还是头一次被人这么“粗暴”地对待。

  “我说什么来着,一个死人,从棺材里爬出来,还活了,你说能不怕吗?”萧统没好气地道。

  “长世子。”

  这时,萧佩端着碗盘,从廊间走了过来,见到萧离,倒是神色如常。

  萧佩先对着萧统拜了拜,又对着萧离道,“九世子,您的药煎好了。”

  “好,你先放我屋头,我一会就喝。”萧离答道。

  萧佩面色有些为难,脚下移不开步子。萧离见她不走,又催道,“你放心,一会就喝。”

  萧佩闻言,方才将药端进屋里,躬身离开。

  “萧佩是个好姑娘,你可要好好待她。”萧统看着萧佩走远的身影,道。

  “大哥你就是太心善,我知道的。”萧离笑道。

  两人又聊了许久,尽是些天南地北、四海诸国的奇闻轶事,萧统最后拍拍萧离肩膀,道,“这次你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可别再成日贪玩耍性,好生温养,若有什么愁闷,记得到昭明郡寻我。”

  萧离点头答应,这次萧统特意来见他,他心中也很是感动。

  萧离目送萧统远走,这才走进屋内,只见檀桌上青碗热气袅袅,淡淡的药香散在屋里——正是之前萧佩送来的煎药。

  他自小身体虚弱,这滋补的药方萧离已喝了多年。但自从出棺之后,不知是什么缘故,他就再没有喝过。

  萧离站了一会,看着这碗药,凝视良久,而后拿起药碗,随手将药倒进窗边的一盆花里。这几日,他每日都用这药汤喂花。

  萧离静静看向花萼底下,目光深邃。

  只见本该鲜活的花叶,从根株往上,慢慢出现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枯黄。

第4章 通灵宝座
诸天无仙全文阅读作者:六块煎饼加入书架

  半月后,青翁郡。

  八匹金碧辉煌的马车,鳞次而行,驶进了青翁郡。

  这青翁郡,是萧衍所有的百郡封地之一,也是整个大齐最靠近“国监书院”的州郡。得知萧离终于打算练武后,萧衍就将整个青翁郡特地赐给了萧离。

  萧离坐在马车上,嘴里吃着阿秋削给他的进贡蜜瓜,萧佩坐在他身旁。

  阮修容怕萧离远行读书吃了苦,因此这八匹马车上,塞满了金银细软和平日精挑细选的吃穿物什,皆是上上之品,一路从建康向青翁行去,足见其舐犊之心。

  再过两日,就是国监书院开院的日子。

  这国监书院,是位于诸国交界处,久负盛名的一所书院,超然于齐国皇权之外,其中强者如云,不受任何人制约。

  历代的国监书院院长,国子监祭酒,同时也是大齐下一任皇帝的老师太子太傅,因此,即使是大齐皇帝都对国监书院礼遇有加。

  每年开院的日子,都有众多奇才英杰想要跻身其中,萧离也是其父萧衍花了不小代价,才换得的一个入院名额。

  “阿秋,快到王府了么?”萧离掀开马车的车帘,凑头向外望去,只见街上行人车马填塞于路,当街水饭酒楼不断,叫卖声吟唱百端。

  城里一条弯弯的清水河穿过,水中尽植莲荷,近岸桃李梨杏,热闹非凡。

  青翁郡享诸国地界之便,物员交汇,阜盛处倒也不输国都建康几分。

  “世子,再有半柱香,就到梁王府了。”小侍女回道。

  “坐了这么久终于到了!这青翁郡倒是个养人的好去处。”萧离翻下珠帘道。

  到了青翁郡上的梁王府,早有专人出府迎接。一行人整顿之后,次日,阿秋和萧离两人便动身去国监书院。

  阿秋一副书童打扮,头上绾两个道团小髻,负着书笈跟在萧离后头,萧离则骑着青驴,慢慢悠悠地前去报到……

  “唉,说了你们别跟着我了。”走了许久,萧离回头看着身后亦步亦趋的一队人马,无奈道。

  “世子,相国大人吩咐,务必要照看好世子安危。”为首的一个年轻武将为难地道。

  “我上个学堂,能有什么危险?快快回府!”萧离紧赶慢赶,才将这一行人赶了回去,而后再无顾忌,青山快意,径直往书院去。

  .

  .

  .

  国监书院坐落在重峦叠嶂之间。萧离二人到时,山麓间已人满为患。院门所在处聚拢了一大片人,个个都非凡俗,平日里各国难得一见的皇亲国戚,在这里再常见不过。

  但凡想要进入国监书院,需要通过重重考验,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具备灵根。国监书院不仅传课授道,其得以雄踞于诸国边境不受侵扰的最重要原因,便是书院还兼授修道一途,培养出众多隐世的修道高手,书院内卧虎藏龙。入学之人若没有灵根,那一切都是枉然。

  萧离没有被院门处的人阻拦,他不需要验骨鉴根,更不需要其他严苛考验,只是报上了身份和令牌,就被人带入了书院之中。

  他这一举动,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他们都要在这费尽心思争得一个名额,而这个骑驴的直接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看得人心里不由有些不快。

  不过,像萧离这种的情况也并非没有过,只要你有本事,的确是有方法直接进入国监书院,但这等代价不是谁都付得起的。以萧家富可敌国的家业,都着实动了一番筋骨,萧衍更是卖了国监书院一个不小的人情,才换来这么一个名额。

  萧离和阿秋站在人群中,所有的院生一开始都要在书院中间的广场等候,之后,他们还要被带去众院堂,来决定今后的去处。

  能够来到这里的人,都是经过考验,成功进入国监书院的院生,每个人都是年轻面孔,脸上都有着兴奋和笑容,国监书院招生有着严格的年龄限制,不得高于十八岁。

  等了将近一个时辰,人群的某个方向忽然嘈杂起来,萧离闻声看去,只见不远处走来了四个人,走在最前方的一名白发老者身着长服,仙风道骨。在其左手位,紧跟着两个面容刚正的中年人和气度不凡的紫瞳女子,而在其右手位,则是位拄杖佝偻的银发老妪。

  “那是……院长大人!”

  “院长?”萧离看向了走在最前方的白发老者,传闻中,国监书院的院长是一位修为深不可测、达到剑尊境的超然强者,在这诸国环伺的地界,是明面上毫无二议的第一人,坐镇于国监书院。

  通脉、造炁、元灵、化神、剑尊、玄虚、不坠、天尊,每一个境界都差之千里,修到化神境便已算是不可多得的高手,而至于剑尊境,整个大齐都难寻一位。

  所有的院生跟着被带到一座长堂,那白发老者和银发婆婆先坐定,看着下方的一众院生。

  而后,在长堂尽头的平台上,一个高座被人八抬大轿地抬了上来。座椅很老,众人抬的很小心,生怕一不小心磕了碰了。

  “终于到了分院的时候了!”见到这把宝座,人群中顿时有人按捺不住,慢慢沸腾起来,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我问一下,那把椅子是做什么的?”萧离点了点一旁站着的一个衣裳富贵的年轻人,茫然问道。

  “你不知道吗?”那年轻人惊讶道,“那可是国监书院闻名遐迩的至宝,通灵宝座!”

  “通灵宝座?”

  “你应该知道,国监书院又分天枢院、地皇院、人芜院三院,天枢院最强人芜院最弱,而每个人最终去哪个院,就是由这个通灵宝座决定的!”

  “它是怎么决定的?”萧离问道。

  “潜力。潜力越高之人,进入的学院越强。不过,宝座基本是看灵根,灵根稀有强大之人,一般都会被在天枢院,弱的则是在人芜院。通灵宝座会看得清清楚楚,作出最合适的安排。”那年轻人似乎对此十分了解,侃侃而谈。

  “这把椅子?它怎么看?”萧离奇道。

  “等会你就知道了,我叫楚修文。有缘的话,我们或许会在一个学院。”楚修文笑道。

第5章 暂定人芜
诸天无仙全文阅读作者:六块煎饼加入书架

  除了坐在座上的院长和长老们,在众院堂二楼,还潜藏着有不少强大的身影,暗中注视着平台上的动静。众多新生都安安静静地站好,不敢有丝毫造次。

  通灵宝座和寻常王座一样,有着四个座腿和一个座背,看不出是木座还是石座,只不过看上去很是古老,有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很快,座背上一阵蠕动,分裂出一张巨大嘴巴,就像是活了过来。宝座两边扶手同时开始变化,像是两条游动的长蛇。

  而这副奇特的样子,也令众人称奇不已,他们只听闻过这个通灵至宝的不凡,没想到竟是这副奇异模样。

  “本座便是通灵宝座,等下你们逐一上座即可,本座会帮你们安排妥当。”通灵宝座道,声音给人一种令人信服的沉稳,浑身是阵阵混沌灵气。

  “不愧是通灵至宝!居然有如此灵性!”

  见到这通灵宝座竟然开口说话,众人都感叹道,纷纷激动地点了点头。

  很快,就有第一个院生上座。

  这第一个院生体态富胖浑身臃肿,如同一座肉山,走路都有些吃力。他走上高台,径直就坐上了通灵宝座,宝座发出一阵令人担忧的咯吱声。本就古老的座椅,似乎承受不住。那院生扭了扭,有些不放心。

  “无……无妨,你放宽心坐稳即可,容本座细察。”

  通灵宝座的声音有些紧张,但依旧镇静而从容,像是历经岁月沧桑的老者,周身混沌灵气立刻散发出莫测的气息。

  那院生闻言点了点头,顿时放了一百个心——这是通灵宝座,超越灵宝之物,哪用得着自己杞人忧天?

  于是他一脸放心地坐了上去,还扭了扭身子。

  啪嗒!

  这个人还没坐稳,只听一阵座椅倒塌之声,那院生连人带椅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啊。”通灵宝座发出一阵惨叫。

  “怎么回事?”那院生瘫坐在断掉的宝座上,像是卡在坑洞里的人,茫然四顾。

  “怎么回事?通灵宝座…被坐断了?”众人也搞不懂了。

  这不是通灵至宝吗?怎么一来就被人坐断了?

  这时,众院堂中有名负责的长老高声道,“刘工哪去了?去找刘工来!”

  “刘工…现在还在睡觉…”底下有人弱弱应道。

  “把他叫醒,立刻叫过来!”

  ……

  场面有些混乱,第一个院生被众人扶起走下来之后,高台上就只剩下断了一条腿的通灵宝座。

  这才第一个院生,就出师不利。

  很快,那个叫刘工的神秘人物就出现了。

  刘工是这附近最好的木工,也是国监书院的院工,他姓刘,因此叫刘工。

  刘工似乎是在熟睡中被人叫醒的,脸上还有个巴掌印,见到断掉的通灵宝座,他立刻会意,走上高台,开始修理。

  叮叮叮……

  他拿出锤子钉子,把断掉的椅腿重新钉起来。这个通灵至宝的维修,居然简单地出奇,只要钉上就完事了。

  “嘶……好痛,好痛!”通灵宝座叫道。

  刘工经验老道,拿了个苹果,递到通灵宝座嘴巴前。

  通灵宝座见此,立刻乖乖啃了起来,也不交唤了。

  过了一会,通灵宝座就被修好了,断掉的椅腿被重新钉起来。

  而第一个院生,则没有再上座——长老们也不敢让他坐了,直接被分到了人芜院。

  那负责的长老咳嗽了一声,道,“现在继续上座!”

  众院生都对看了一眼,对这通灵宝座之前的高深印象,有些荡然无存。

  不仅不高深,还有些不靠谱。

  一时间,谁都不敢上。

  那长老再度催促道,第二个院生不得已,只好上座了。

  第二个院生,是一个年轻的少女。

  “哟,小姑娘身材不错啊,这玉臀…啧啧。”随着那少女坐定,通灵宝座的座面开始扭动,惹得其上的少女满面飞红。

  虽然他断了腿,但依旧不影响说话。

  “不用怕,本座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你这灵根是个好灵根,良根部,风巽游云根,虽然只是下等良根部,不过…看在这玉臀的面子上……你去地皇院吧。”

  那少女闻言,如坐针毡地跳了起来,面色有一丝喜色,赶紧从平台上下来,走到了长堂的左侧。

  “这不就是个住在椅子里的好色话痨吗……”萧离看了半天,颇为无语地道。

  敢情之前那股子高深劲,都是唬人的!

  “别怀疑,宝座从未出错过,传说这把宝座甚至能洞察一丝天机,看到坐上之人的未来。”楚修文道。

  萧离听他这般说,吃了一惊。

  他看向国监书院的众多长老,果然每个人神色间对通灵宝座的结果,都是一副信服的样子。

  如此,不断地有人从宝座上坐上又下来,通灵宝座每次都毫无差错地鉴别出每个人的灵根,而出现的灵根则是从劣根部到良根部,一至九等都有。但奇根部,则基本都是一等奇根。

  萧离在下面看了许久,发现果然如楚修文所说,宝座多是按灵根来安排的,一等奇根及上等良根的基本都在天枢院,下等良根在地皇院,劣根及以下则是在人芜院,但是也有着例外,比如之前就有一位一等奇根的新生被分到了地皇院,而一位九等劣根的新生反倒是在地皇院。

  ……

  人群不断地向前推进。但是,众院生再坐上的时候,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生怕一屁股把这宝座给坐死了。

  没过多久,萧离就走到了这张宝座面前。

  “你别怕,本座很结实。你看我四条腿,超粗的。”见到萧离小心翼翼的样子,通灵宝座逞强道。

  再粗还不是断了……萧离腹诽道,也就这宝座可以自称本座了。

  因为他真的是个座子。

  他可没敢放开坐,那椅腿现在还颤颤巍巍地,随时会断的样子,他要是再把这宝座坐断,怕就修不好了。

  通灵宝座随着萧离坐了上去。

  “咦?……”

  通灵宝座罕见地惊疑起来。

  .

  .

  .

  “嘶……”通灵宝座吸气思索,一张嘴巴显得有些怪异。

  “你的未来有些复杂啊……。”通灵宝座喃喃道。

  “让你去哪呢?……”通灵宝座陷入了沉思。

  “天枢院?去那有些早了…人芜院?好像也不合适……”

  通灵宝座就这么自言自语,听不出在喋喋不休些什么。

  一直这么自语了一柱香,通灵宝座也没有做出决定。

  这十分奇怪,之前那么多人,通灵宝座顶多思索一会,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长时间犹豫不决的。

  它在思索什么?众人心里都浮现起这么一个念头。

  “怎么还没好?”

  “通灵宝座又坏了么?”

  又等了一柱香,后面等待的众院生开始不耐烦起来——萧离等待的时间已经久的空前了。

  “肃静!”

  那位拄杖的银发婆婆喝道,她举杖往地上一敲,一股肉眼可见的灵力威压传遍整个长堂,四周一下鸦雀无声。

  平台上,萧离坐的浑身难受,他不知道这通灵宝座在做些什么,为何这么久还不宣布结果?

  “好吧好吧。”等了许久,通灵宝座终于高声道。

  “你先去人芜院,一个月后再来这里,到时候,再决定你是去天枢院,还是留在人芜院。”通灵宝座宣布结果。

  此话一出,刚刚安静下来的大堂再次喧腾起来。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六块煎饼所写的《诸天无仙》为转载作品,诸天无仙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诸天无仙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诸天无仙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诸天无仙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诸天无仙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诸天无仙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