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我掌盛唐最新章节 > 我掌盛唐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掌盛唐 连载中
分享我掌盛唐

我掌盛唐全文阅读

我掌盛唐作者:几座山

我掌盛唐简介:身为律师的他竟然被网友喷死了,命中注定,他得到了一枚神奇的项坠,项坠就像一个百宝箱,里面不但有现代化的武器装备,还有从古至今的各类物品物资。
  穿越到大唐天宝年间,却倒霉的成为奸相李林甫的儿子,被迫在非议中前行,逼迫他复仇于政敌。政敌?最大的反派BOSS莫过于因裙带关系上台的杨国忠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杨家,老聩不思进取的李隆基,还有企图翻天的安禄山,只因我的到来,为了大唐百姓的幸福,为了打造一个超越贞观、开元的盛世,盛唐还是由我来掌控吧!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掌盛唐最新章节第八十五章 下定决心
第二章 0宝箱显威
我掌盛唐全文阅读作者:几座山加入书架

  张鹏连翻带滚的向坡下滑,已将无数植被的根枝碾断,自己也被刺得浑身疼痛,滚了好久,终于陷落到一个草坑中。

  “啊哟,马拉戈…”他恶骂一声,痛楚地皱眉挤眼,探手摸了摸臀,肯定是被一个尖刺给扎了,再一看满手是血,苦不堪言。

  坑不深,也不大,布满荆棘杂草,抬头看,坑外依旧是草木葱葱。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张鹏恍如梦境:“我……怎么会这身打扮?这帮孙子为何追杀我?”

  张鹏只记得自己是名律师,不久前才接下一个案件,当事人涉嫌虐待妻子,自己作为辩护人,在庭审时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维护了法律赋予当事人的权利,依据法规为当事人做了减罪辩护。

  结果在网络上被众多网友怒喷,很多人骂自己为了赚钱丧尽天良,居然为罪犯辩护,甚至有人连带着侮辱自己家人。

  愤怒之下,张鹏与网友舌战群儒,摆事实、讲道理,说明为当事人辩护是律师的天职所在,自己问心无愧。即便如此,许多喷子依然对他谩骂不已。

  本来他血压就很高,加之连日来准备庭审资料十分辛苦,这次又被网友乱骂一通,内外因结合,愤然之下,血压暴涨,当场就昏死在办公桌上。张鹏只记得他在昏死之时,口中还念叨着,普法,普法,一定要普法!

  再后来,他就走进了那条幽暗的隧道中,走进了那一片光芒……

  现在张鹏分析,可能是自己被喷死了,然后灵魂出窍,穿越到了这里,附在了“自己”这个刚死不久的人身上……

  正在此时,阵阵喊声打断了张鹏的神思:

  “娘的,人死到哪去了?”

  “估摸就在这一片,再往下倒不像是被人碾过。”

  追兵是不肯放过他的,在不良帅带领下,拨草开路,拽木扯藤,逶迤搜寻到附近。

  情形紧急,张鹏心道:“不妙,这些衙兵发现我后必定要了我的命,得赶紧想办法先保住小命再说。”

  他观察这处暗坑,并不适合隐藏,便想站起来查看外边的动静,这一站,“哎呦”,立感伤痛难忍,实在是撑不起来了。追兵的脚步声愈加近了,张鹏心道:“完蛋,玩完了!我这条还没弄明白的小命又要丢了。”

  就在他想放弃之际,“嗡嗡嗡……”胸前有东西在震动。“咦?”他一摸,隔着衣衫感到像是一个会震动的小方块,急忙伸手入领口,取出一看,原来是一条项坠。

  奇异的是,项坠的模样俨然是一个缩小成半个火柴盒大小的“公文包”。

  “这是个神马东西?怎么会挂在我脖子上?”琢磨片晌,他忽然想起在隧道的亮芒中,自己的公文包摆放在那里,然后自己就顺手拿走了:“难道我的公文包变成了这个项坠?”

  而且张鹏还发现精美的项坠上有个极小的按钮,观察之后,这便尝试着按了一下。

  奇迹发生了!项坠突然释放出光芒,光芒迅速收拢成一个荧光屏幕,如同手机一样大小,屏幕上清晰的呈现出四个“文件包”。

  张鹏细细一看,四个文件包下面分别写着:武器装备、食品药品、生产物资、备用品类。

  他急忙伸手点了一下“武器装备”,如同操作手机一样,文件包打开了,光幕上呈现出一个“九宫格”,每个格挡里都是不同武器的图片。

  第一个方格里分明是一支警用电棒;第二格里是一把现代军队的弓弩;再往后看,方格里是一把手枪,下面写着一行小字:92式军用手枪;再下一张是一把步枪,步枪下面也写着小字:95式突击步枪。

  追兵的脚步声极近了,“在这在这,这小子躲在这,快过来!”尖锐的嘶喊撕碎了令人窒息的空气,化为被点燃的火捻,危机一触即发。

  张鹏抬头一看,先后过来两个衙兵握刀在手,就站在自己头顶上。情急下,他在“突击步枪”的方格上猛点一下,却不见任何反应。接连再戳两下,依旧没有变化。

  不一会儿,追兵都围了过来。拿刀的拿刀,拿棍的拿棍,不良帅喝道:“还愣着干甚么,下去宰了他。”

  张鹏紧盯着要杀他的衙兵,手却不停地在光幕上乱戳起来,忽然间“咔嚓”一声,一件什么东西弹到他手中。

  “得令。”听见长官吩咐,有个身先士卒的不良人,举刀在手,怒喝一声,平步跃下,眼看那刀势威猛,直劈张鹏天灵。

  “砰!”一声爆响。不良人“啊”地一声,扑下来后直接躺展在张鹏身旁,抽搐了两下没了声息。

  张鹏手握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众人。

  这些衙兵哪里能认得他手上的先进武器,只是对突然的一声爆响感到奇异,对同伴突然暴毙感到震惊。

  “他……他用了甚么武功?”

  “他手里拿的是甚么?”

  “我……没、没看清楚,你们呢?”

  衙兵们慌乱地挪着碎步,依旧感到难以置信。

  “再不滚开我就要大开杀戒了。”张鹏咽了口唾沫,这下心里有了底气,怒目圆睁,吼道,“还不给我滚!”

  他这一声吼还真把所有人唬了个愣怔,大家你瞧瞧我,我瞅瞅你,就是没人敢上前。

  领头的不良帅迟疑半晌,抿了下嘴唇,道:“兄弟们,看他手上的东西如此短小,料也不是甚么神物,这回我们一起上,乱刀下去把这厮剁成肉泥。上,快上!”

  领头的下了命令,再加上此人非死不可,众不良人无奈之下也只有硬着胆子上了。“杀!……”衙兵们大吼一声,乱刀齐下。

  “砰”、“砰”、“砰”……张鹏再不犹豫,连续开枪,

  刀,落在地上,人,接连倒下几个。

  还活着的几个不良人眼见他手中的黑铁块喷出短促的火舌,几个同伴就一命呜呼了,连不良帅也倒在血泊中,登时吓得魂飞魄散,连嚎带嚷地逃遁而去。

  汹涌而来的追兵又汹涌地退去了,张鹏这才长吁一口,待平稳了心情,便爬出草坑,掸了掸身上的草屑荆枝,抚了抚伤口,各种滋味的疼痛阵阵传来。

  他看了看被枪打死的几个衙兵,又瞅瞅手中的枪,正惊奇间,“嗖”的一声,手枪居然化作光束,直蹿到项坠里去了。

  现在的张鹏真是口渴难耐,嗓子干痛到极点,这使他无心旁顾,他需要尽快找到生命的源泉,保住命,再去研究这神奇的项坠。

  他顺着山坡竭蹶而行,走了好久,有潺潺流水声隐隐传来。张鹏站住脚,细细聆听,确定了声源,这便寻声而行,直到一条小溪映入眼帘。人未至,溪水的清新气息已然扑鼻而来,令人一嗅酣畅。

  张鹏疯一样的跑到小溪旁。溪水潺流,清澈无比。“噗通!”久旱之鱼扑入水中,任凭清凉的溪水冲洗自己脏污的身体。

第三章 新的身份
我掌盛唐全文阅读作者:几座山加入书架

  张鹏静坐于溪边。这是一条山林间的溪流,蜿蜒远去。他痴痴地盯着清澈如镜的水面,“镜面”里的自己完全换了个人,长发盘髻,几经折腾后发髻松散了,屡屡发丝沾了水后凌乱的耷拉在脸旁。

  面容清俊,被水冲刷过的白皙的脸上还沾着水沫,剑眉星眼,在如此狼狈之下依然透出勃勃英气。

  直到这会儿,他才从陌生躯体的记忆库里搜索到部分答案。原来自己确实穿越了。而且还附身到宰相李林甫儿子的身上。

  结合他后世的历史知识,他当然知道李林甫是唐玄宗时期的宰相,还是奸相,只是眼下,李林甫已经病死了。

  如今杨国忠刚当了宰相,然后对政敌李林甫的家人发动了疯狂的报复。阿布思一案惹得龙颜大怒,致使李林甫坟墓被掘,几经折腾后,以平民之礼下葬。李家子孙全都流放岭南和黔中。

  李峥和兄长李岫就是被流放到黔中的,然后地方官府还不罢休,终于,一伙衙兵闯入住地,伪称李峥李岫买通地方叛匪杀死衙兵企图逃脱,于是便挥刀过来杀人。

  李峥被杀,恰好赶上做律师的张鹏被网友喷死了,灵魂出窍,走入深幽的穿越隧道,从光芒中走出后便附身在李峥的尸身上,正赶上这些不良人抬埋尸体。

  张鹏,如今所处的年代是大唐天宝十二载。身份是前任宰相李林甫的小儿子,挂了一个大内羽林军的虚职官衔,平日里做尽坏事的李峥。这也是张鹏转世为李峥后的第一次历险,只不过化险为夷了。

  李峥不过十九岁的年龄,这可要比猝死前的张鹏年轻帅气多了。

  李峥是和兄长李岫带着仆从被发配到黔中道的,这里是矩州,是唐朝时候的羁縻州。

  获得新生的李峥当然知道所谓“黔”,就是后世的贵zhou地区,只是在唐代,大西南可是蛮夷之地。羁縻州就是朝廷设置的在边远少数民族地区,用笼络控制政策来管制的地方。

  矩州生活着很多蕃蛮人,也叫蛮僚人,还有就是从内地发配过来的汉人官犯流民,因此在这里形成了局部汉蛮杂居的部落。

  当下时节虽说是二月中旬,可西南地区气候温润,这才有了山林苍翠,草木葱郁之景。实际上就连后世的历史学家们分析,为何会在唐朝出现盛世时,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气候。据说在唐朝开元、天宝年间,全国的气候是偏热的,气候热适于农耕,姑且算作一个原因吧。

  李峥还在溪水旁休息,他需要思考的事情太多了。至于离奇的穿越,他一点没有夸张的表情,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遇到奇迹后都会“哇塞”地乱叫,表现出一种打了鸡血的兴奋,反倒是遇到环境大变后会异常的平静,静的只有大脑在高速运转,竭力在寻找一条求生的路径。

  现在,他最好奇的便是挂在脖子上的项坠,一个神奇的宝贝。

  李峥再次把坠子握在手中,反复端详,半晌,他再一次按下按钮,“公文包”放出光幕,屏幕里呈现出四个文件包。

  李峥还是在“武器装备”上点了一下,文件包打开,“九宫格”出现,格子里都是武器图片。李峥找到刚才用过的92式手枪,用手指轻轻一戳,口中念道:“出来,出来……嗯?”

  很奇怪!这次任凭他怎样点击,手枪再也无法弹出来了。他又尝试点击了“95式突击步枪”,依旧没有动静。李峥心下莫名:“怎么回事?刚才我分明是取出了手枪杀了人,现在不让用了!”

  再细细一看,“九宫格”靠前面的一张图片在微微闪烁,这个格子里画的是警用电棒。他好奇地伸手点了一下,“咔嚓”一声,光芒一闪,那把电棒从光幕里弹了出来,握在了李峥手中。

  李峥细细端详着漆黑精致的长棍,棍上缠绕着金属丝,把手上有个按钮,按下,登时“刺刺啦啦”的电花声响起,警棍上的金属丝放出蓝色的电花,异常骇人。

  李峥心道:“好家伙,莫说手枪了,就凭这武器,在当朝可是神器一般的存在,哈哈,来呀,你们来呀!”口中念念有词,像发神经一样的乱舞着电棒,尽显神威。

  李峥明白了只有闪烁的图片里的东西才能用,可他死活想不明白为何突然不给手枪了?他在疑惑中继续翻页,更令人难以捉摸的是,后面几页“九宫格”里的物品居然被一层纱一样的东西遮蔽了,只露出个大概龙阔,根本无法辨认。

  李峥自言自语:“这条项坠的确神奇,有了这宝贝,也让我多了些在这个时代活下去的勇气,嗯!以后我就叫你‘百宝箱’吧!”

  逐渐,李峥回想起的事越来越多了,尤其是哥哥李岫被杀,确实令人痛心。即便在当朝,民间也一直流传着“李岫劝父”的说法。

  市井里相传有一次李岫随父亲游园,看到一个役夫拉着一辆重车走过,一时感念父亲权势熏天,忧虑不已,便趁机跪倒在地,哭着对父亲说:“大人久居相位,树敌甚多,以致前途满是荆棘,总是要祸事临头的。”唐朝时期人们习惯把父母称为“大人”。

  李林甫当时愀然不乐,灰着脸叹道:“形势如此,如今又有甚么办法?”

  兄长李岫可是个好人,其实他不止一次劝过父亲收手,而今却受此牵连,遭人杀害。想到这里,李峥也是唏嘘不已。

  当时自己可谓是老爹的打手,很多谋算人的坏事都是老爹吩咐自己去干的,而哥哥李岫却不止一次教训过自己。

  可眼下,此“李峥”却非彼“李峥”,毕竟主导李峥躯体的是身为律师,本质善良的张鹏,因此,新的灵魂只是调出了李峥的记忆而已,并不受过去的李峥的支配。

   同时,他也不想回去寻找李峥的家人,他没必要去承担李峥的罪责,也没必要以李林甫儿子的身份苟活,更不想继续卷入朝争。

  他只想逃离,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去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最好能寻一个世外桃源,安逸的生存下来,再做下一步打算。

  眼下的情形十分危险,方才跑了几个不良人,定会去都督府报信。李林甫死了,李家树倒猢狲散,当朝宰相杨国忠向来以李林甫为政敌,斩草必除根,如今杨国忠定然不肯放过李家的任何人,自己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有百宝箱?用宝箱里的枪和他们干到底?不成呀!一来这宝贝的脾性我还没摸透,里面的物品一会儿能用,一会儿不能用的,不靠谱!再说了,我独自一人,毕竟势单力薄,即便有再先进的武器,哪里能抵的住朝廷的万千兵马。”

  李峥把唯一能用的警用电棒栓在腰间,以外衫遮罩,将项坠贴身戴好,简单梳理了乱发,便向山林外行去。

第四章 宝物换马
我掌盛唐全文阅读作者:几座山加入书架

  李峥是被不良人一刀刺死的,可现在他发现身上的致命伤口很快愈合了,他相信这是由于新的灵魂附身,促使了原体伤势的愈合。

  一路步行,他调出了过去李峥的很多记忆。原来自己也是会点武功的,因为李峥被李林甫安排到了大内羽林军中,挂了一个左羽林军中尉的职位,既然担了军职,就拜军官为师,学了些粗浅的功夫。

  后来,他因与羽林军大将军陈玄礼不合,一气之下再也没去军中任职,只在市井间游手好闲,所以这个军职也就成了虚职了。

  他不但游手好闲,还寻花问柳,居然在长安城最有名的青楼里,和杨国忠的儿子杨暄为了争一个头牌花魁大打出手,动了兵刃。当时李林甫还是宰相,杨家只得忍气吞声,如今可好,秋后算账,不但是杨国忠,就连杨暄也非致李峥于死地不可。

  回想了很多“自己”过去的事迹,李峥不禁懊恼:“你说说,我怎么就附身到这么一个混球的身上了!如今我得罪过这么多人,还想不想好好玩耍了。”

  扼腕叹息一阵,李峥又想到了追兵。现在没法估算那些衙兵回去报信的时间,但自己必须尽快逃跑。时下最快的交通工具唯有马,“可我去哪儿寻马匹呢?再说身无分文,也买不来东西。”

  此地为矩州,凭他有限的历史知识并不能判断这里是后世贵zhou省的哪个地方,为此他翻遍了百宝箱,遗憾的是没有历史书籍,也只得作罢了。

  夕阳西下,薄暮的余晖泼洒在葱郁的大地上,给绿植镀上了淡淡的金边,这个时辰,空气也变得更加潮重了,李峥感到身上仿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潮气,竟将唯余的暖阳驱散殆尽。

  原本饥困交加,兼之潮气湿冷,他渐渐感到体力难支,浑身酸软,头晕乎乎的,一抚额头,肯定自己是发烧了。

  四下一望,虽然走出了山林地带,可极目之处并未见到有村舍人烟,这可如何是好?

  他无精打采地靠在一颗树上,垂头丧气间无意碰触到挂在腰间的警用电棒,这使李峥意识到脖子上戴着的宝贝,急忙取出来,按下按钮,百宝箱释放出光幕,四个文件包中有一个是“食品药品”。

  “有这宝贝咋忘了用呢!”他摇头晃脑的自嘲几句,点了一下文件包,这个文件包里分别有“食品”和“药品”,李峥先点了“药品”,光幕上呈现出“九宫格”,还可以往下翻页,和玩手游一样的体验。

  只见药品栏里都是琳琅满目的中西药,他根据类目,找到了治疗感冒的药品,其中一个药瓶,底下写着“布洛芬”,轻触屏幕,药瓶从项坠里弹出。

  李峥细细一看,适应症是治疗感冒引起的发热。“就是它了。”李峥乐呵道。

  又一想,有这宝贝,干嘛不拿出些吃的填了五脏庙呢!这便找到食品类目,里面尽是五花八门的吃的,刷羊肉、红烧肉、红烧鲤鱼、大白米饭、牛肉拉面……

  “哈哈!就来一碗大白米饭,就着红烧肉吃得了,简单点嘛!莫要奢侈浪费,别因为有这宝贝,就不知人间饥苦,哈哈哈!……嗯,嗯?咦?……”

  李峥反复点击这些吃的,可就是没一样弹出来:“甚么意思?不让用,嘁!不让用那还叫屁的百宝箱!”

  他就像玩手机游戏研究通关秘诀一样,反反复复点击尝试,思索原因,直到他发现仅有两张图片在微微闪烁,定睛一看,一个是方便面,一个是面包。

  他伸手轻触了一下“方便面”,“嗖!”桶装方便面跳了出来,李峥眼瞅着桶面,琢磨道:“这玩意儿,好像是智能型的,似乎只捡着最破烂的东西给我……,是么?”

  只可惜百宝箱不会说话,李峥始终得不到答案。李峥笑道:“方便面需要开水泡,水呢?”他翻页寻找,看到一个水壶,轻轻一点,一个保温壶弹了出来……

  李峥吃着开水泡好的红烧方便面,哂然自嘲:“你说我笨不笨,之前口渴难耐,嗓子都冒烟了,都不知道在百宝箱里找点水喝,傻,真是傻。”

  正在狼吞虎咽,突闻马蹄声远远传来。

  李峥忙起身相望,半晌,果然见有两人牵马而行。

  李峥已是步力难行,正需要一匹马儿。他拿定主意,百宝箱里没有银钱,但有些吃的和用品,我何不和他们做交换呢!便上前两步,拦在前边等待。

  牵马人又走近了些,这是一个妇人领着一个儿童,皆穿着南人服饰,依面相,妇人不过三十岁左右年龄,小孩不过七八岁的样子。

  他虽然知道黔中地区生活着布依族、苗族和壮族人,可他也从李峥的记忆中得知,在当下,朝廷只统称这些少数民族为“南蛮”或是“蛮僚”,并没有细分的那么清楚。

  李峥微笑着上前,拦住他们去路,抱拳一揖,道:“嗨!美女……呃!”他一拍脑门,情知自己冒失了,一来他还没有适应唐朝时期称呼人的习惯,二来张律师原本可是三十来岁的男人,这猛然变身为十九岁的李峥一时还不大适应,只觉得眼前的女子像是小妹。

  李峥干咳两声,正要问话,只见那花格布巾缠头的女子猛然拔出一柄雪亮的弯刀来,对着李峥怒然道:“&&#@!......”

  李峥:“汗!……”

  她说的是本族语言,李峥一句不懂,可那气势,足以吓破男人胆。

  李峥就怕对方把他当剪径的强人了,语言不通,也说不清楚,心道:“这里的女人真强势,难不成在家里是丈夫低三下四伺候女人?”

  他终断了好奇的念头,换了一副比茄子还难看的笑脸,左比右划,低头哈腰,反复作揖,又拿出两桶方便面来给他们看。

  那女子恶骂的声音戛然而止,换做冷冷一笑,再看李峥衣衫褴褛,还一个劲儿地作揖,估摸只是逃难的汉人而已,这才收了刀,盯着李峥手上的两桶方便面。

  那小孩眼巴巴地瞅着李峥,从他不断往嘴里送的手势中猜出了这两个奇怪的桶可能是吃的,眨巴眨巴眼睛,小心翼翼地向李峥伸出小手。

  李峥赶紧递给他一桶方便面,自己撕开另一桶面的包装,撕开调料包,拿出准备好的保温壶,将热水倒入桶面中。

   “来来来,热喷喷的一碗面,世间独此一家,不是稀罕,是绝对稀罕!这么吃,学我。”李峥情知他们听不懂汉话,只当自言自语,边用塑料叉挑起方便面吃了一口,睨一眼那女子,道:“你尝尝?”

  女子微微点点头,接过李峥手中的面,左看右看只觉得稀罕,如李峥的模样吃了几口,立马眉开眼笑,忙又把这桶泡好的面递给小孩,换过小孩手中没拆开包装的桶面欣喜地端详起来。

  李峥突然发现这个缠着花格头巾,身着深蓝色刺绣长裙的女子身材婀娜,具有一种独特的南人女子的秀美,也就不禁多看了几眼。

  仅仅拿两桶方便面换马,于心何忍?要知道在当下马匹是多么贵重。他翻遍百宝箱,在“备用品类”的文件包里找到了一枚人造水晶项链,便背过身悄悄取了出来。

  虽说人造水晶在后世并不值钱,可这项链做工的确讲究,细细的金属丝上吊着一个花瓣状的坠子,六片花瓣呈现红、黄、蓝、绿、紫、白六种颜色,上面还雕刻着极细的金色花纹,清透精巧,美轮美奂,仅凭这后世的做工,放在当下也是件绝世奇宝。

  李峥“善良”的心衡量了一下,拿这件人造水晶项链换马,也算没欺负人,毕竟物以稀为贵嘛!

  良久后。

  李峥骑着换来的高头大马潇洒地奔腾而去。轻轻的,我走了,胜过我狼狈的来,我挥一挥衣袖,带走了女子嫣然的一笑。

第五章 休想活命
我掌盛唐全文阅读作者:几座山加入书架

  矩州。都督府内。

  世袭都督王卜昆盘坐于地,面色焦急,对身旁一位官员道:“在我的领地出了这样的大事,这可怎么办才好呀?”

  王卜昆是本地蛮僚部族的首领,本族名叫得昆,自从被唐王朝封他家先辈为本州都督后,本家便一直沿用王姓汉名。

  本地虽为羁縻州,可在唐时,羁縻州也分几种情况,其中被朝廷管束最严格的,就是在朝廷军事力量笼罩之下的羁縻州,虽然长官由部族首领世袭,内部事务自治,但必须行进贡,执行朝廷的敕令,按照要求提供军队物资。

  矩州就是这种类型的羁縻州。因此,王卜昆向来对履行朝廷的命令不敢懈怠。他身旁坐着一位汉人官员,名叫吉江,是朝廷临时委任到矩州的经略使。委任他来,实际上是杨国忠的安排,他的主要任务便是“安顿”好李林甫的家人——李峥和李岫。

  要说这个吉江也有些来头,他的堂兄是吉温,之前本是李林甫手下的得力酷吏,被李林甫保举为户部郎中兼御史,而且和李峥颇有些交情,等李林甫死后,吉温便如墙头草般马上投靠了杨国忠,成为了杨国忠的心腹,不但自己的前途没受到李林甫的影响,而且还步步高升,这便把他的堂弟吉江举荐给杨国忠。

  杨国忠委任吉江来到矩州当了经略使,便密令他伺机除掉李峥兄弟。经略使有监察羁縻州军政之责。吉江上任矩州,便对王卜昆面授机宜,道明把李林甫家人发配到矩州的真正缘由。王卜昆听闻实情,表了忠心。

  吉江见这个部族首领肯为杨国忠卖命,这便安下心来,许了他很多好处,便放心大胆的布置了杀害李岫李峥兄弟的计划。

  吉江为此专程从内地带来了一队衙役,就是后来追杀李峥的不良人。先是由王卜昆负责找来几个部族兵士,化妆为叛匪,深夜劫营,谎称是为营救李岫李峥,还伤了几个负责看管他们的军士。

  后来经略使吉江“慌忙”赶到,查明案情,对李岫李峥兄弟道,“我与兄长原本受李相赏识,屡被擢升,本想好生照拂你们,无奈你们竟敢暗通南蛮部叛匪,伤了朝廷军士,国法无情,恕我不能以私废公,眼下我也救不了你们了。”这便由王卜昆派兵士当场要了李岫李峥兄弟及家人仆从性命。

  之所以演这么一出,不过为了掩人耳目,便于写卷宗罢了,毕竟是李林甫的家人,皇命是发配到黔中,又不是刺死,因此杨国忠还不敢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杀人。

  之后再有吉江的证供,满朝上下都知道吉温和吉江原本是李林甫的人,更容易相信李峥兄弟的死并非阴谋,确是买通叛匪劫牢所致。

  再后来,便有了不良人抬埋李岫李峥尸体的事,恰赶上张鹏穿越,李峥复活。

  原本大事已定,吉江便可带着手下回朝复命了。可偏偏事出蹊跷,那些埋尸体的不良人慌忙来报,说了李峥诈尸逃跑的经过。还说他手中有一个神器,能喷出短促的烟火杀人,死了几个兄弟,其余人奋力杀贼,怎奈抵挡不过,这才跑回来报信,如今,李峥已然逃跑了。

  吉江听闻怒不可遏,惩治了一番手下衙兵后,马上找到了都督王卜昆,匆匆计议起来。他听着王卜昆蹩脚地汉话,焦急道:“怎么办,怎么办,跑了李峥这可是大事,要知道首相专门交代下来,这……唉!”说罢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

  王卜昆头上包着蓝黑花格头帕,身着对襟衣,将一把长刀放于桌上,带着浓重的本族口音道:“吉经略,你那些小兵说李峥是诈尸?会不会真的成神成鬼了?那我们可收拾不了。”

  “唉嗨!他就是成精了,我们也要绑去给首相看个真切。”吉江愁眉道,“我说王大都督呐,若是真叫李峥逃了,我第一个完蛋,下来就是你,某可以直言与都督,李峥可是李林甫的儿子,也是他的打手,曾经得罪过杨首相的公子杨暄,他非死不可。

  别看都督是世袭的首领,可别忘了朝廷征讨南诏,你这个世袭都督若想好过,现下赶紧的,赶紧多派悍勇兵士,分头去捉拿要犯才是正经。”

  王卜昆毕竟是世袭都督,并不十分怕你一个经略使,闻言微不可察地一哂,心道:“少拿征讨南诏来吓老子,南诏南诏,杨国忠派鲜于仲通出兵八万征讨,结果葬送了唐兵六万,还吃了败仗,也敢拿出来唬老子!”

  心里这么想,可还是恭敬道:“既然吉经略这样说了,那我立马安排人手,快马加鞭去追就是。只是你带来的那些兵说甚么那人手上拿着个神器,发出响声就能杀人,我们能对付得了么?”

  吉江道:“见鬼的话,谁知道小畜生拿的甚么兵器,这次我们多派些人马,放出去几百人,搜到李峥只一个字,杀!”

  傍晚,都督府大门顿开,由几百名南人部落兵士和不良人组成的抓捕队伍,骑着高头大马,手持锋利的兵刃,从矩州出发了。

  ……

  李峥纵马一路向南,逢人问路,翻山越岭,直走了四五天,来到了黔中道最南边的庄州乐安县。

  他一路往南走的目的只是为了从黔中道地界到岭南道地界,这样便可以接近大海。若被朝廷兵马逼急了,还可以想办法渡海去东南亚的小国求生。

  当然这是下下策,李峥还是想生活在大唐的,在他还未完全适应这个世界,惶惶然之时,避难的生存本能驱使他做出了不断往南跑的决定。

  可他终于跑累了,举目环望,虽是路无三尺平,倒是处处郁郁葱葱,十分的养眼。

  艳阳高照,李峥揩了揩额头的汗,敞开衣襟,琢磨着:“一路行来,越往南边,当地南人部落就越多,朝廷的管控力度却越弱,就连汉人也很少了,估摸这里会相对安全些,眼下我已是精疲力竭,那边……”李峥遥望远方,“好像是一处连片的村舍,不如我去那里投宿一宿,估摸也没有追兵会来这里,等我养足精神再做打算不迟。”拿定主意,他摸了摸挂在腰间的电棒,催马而去。

  这是一处茅屋草庐连片的村舍,村子依山排开,远处溪水潺流,可即便是“叮咚”作响,清脆悦耳的清溪也没有给这片村落带来生机,村落里的行人稀罕,各个愁眉苦脸,茅屋皆紧闭,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吱呀!”一扇木门轻轻开启,走出一个妙龄女子,身着并不华丽的葛布长裙,提着一只木桶,回身对茅屋里说道:“阿爹!你好生休息,我这便去了。”

  随手关上门,捋了捋额前耷下的发丝,一脸严肃地向村头走去。方走几步,从另一排茅舍间倏然闪出一人来,拦住姑娘去路,冷笑道:“唤儿,这是去哪儿呀?”

第六章 欲走还留
我掌盛唐全文阅读作者:几座山加入书架

  说话的男人披散着卷曲的长发,方面浓须,脸上还斜挂着一道刀疤,看去一副恶相。女子名叫陈唤儿,她爹是南迁而来的汉人,娘是本地部落里的濮夷女子,只因家里始终生养不出男丁,她爹就给她取了这名儿,为唤来儿子之意。

  陈唤儿瞥见是他,道:“又是你,我可没闲功夫搭理你,让开!”说罢径自走开。

  那男子眼瞅着陈唤儿和自己擦肩而过,回身道:“你爹是中了瘴气,不中用了,这村里邪气太重,留不住人,你还是从了我好,我带你上剑南道寻个去处,你给我再生几个儿子,还怕享不了福么!”

  “住嘴!”陈唤儿怒容满面,回身道,“鬼老七,我平日里敬重你才叫你声七哥,你倒是越发过分了,那好,本姑娘今天就明明白白告诉你,莫说我爹还活着,就是阿爹去了,我自有我的立命之处,你休要在我身上打主意,再要整日里在我家门口旋着,纠缠我不放,我就……我……”

  “你就甚么呀!啊哈哈!”鬼老七跛着步子,向她逼近,道,“你就找‘来嚼铁’撑腰,让他来教训我一顿是不是?哼哼!我早就瞧出点不对劲,你是不是已经和他睡了?”

  鬼老七这般说话,不远处还站着一个小跟班,是当地部落的濮夷人,也就是后来所说的布依族人,只是在唐朝时,朝廷称他们为蕃蛮或蛮僚,而他们自称是“濮夷”。

  这位濮夷人头缠布巾,面黑精瘦,听见鬼老七狎戏陈唤儿,不由咧嘴大笑。陈唤儿这才发现他的存在,见村落里这两个“狼狈”一起来侮辱自己,不由怒火中烧,狠狠瞟他们几眼,眼神里充满了警告的意味,随之“哼”了声,气鼓鼓地走开了。

  李峥牵马进了村,正想寻人了解些关于村落的情况,只纳闷大白天的,为何村落里却人烟罕有,正瞧见前方两男一女,女的突然加快步伐向这边走来,便牵马上前,到了跟前说道:“这位姑娘,小可是外乡人,远道而来,劳烦打问能否在这里寻个宿处?”

  陈唤儿原本心里气鼓鼓的,只埋头疾行,确不曾注意前边来人是谁,陡地听到问话,抬头一看,只见李峥穿着一身本地民族服饰,只是没在头上缠着布巾,面目俊朗,皮肤白皙,却不像当地人那般黝黑,听他说话,断不是本地人。她哪里知道李峥一路来早已扔掉了褴褛的长衫,和当地人换了一身衣裳。

  陈唤儿回了片晌的神,“喔”了一声,才道:“这位郎君,这里是……是……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李峥原本也在发愣,乍一看陈唤儿,只见这小妮子亮闪闪的眸子在略显黝黑的瓜子脸上俏美有型,美眸中带着些南方少数民族女子的特点,但又十分个性的透出一股子别致,别致的令人一见难忘。

  余光一瞥,又见她身材玲珑傲娇,这便足以吸了李峥的睛,后又听她说话,不但清脆如铃,而且是很清晰的汉话,这便又让李峥惊上加惊,只有发愣的份了。

  陈唤儿见李峥只顾愣盯着自己,不由眉头微蹙,反而直视着他的眼睛,目光丝毫不去躲闪。

  李峥被她的美眸紧盯不放,心下一激灵,被电醒了,忙道:“呃!我是从中原逃难来的,一路远遁,路经此地,只想找个人家借宿一两日,不知这里可方便?”说罢向陈唤儿傻傻憨笑。

  陈唤儿收回了灼热的目光,叹声道:“你还是别在这里投宿了,这个村落多灾多难,从未安生过,就连部族的郎官也懒得来这里。这不,老的小的都是重病不起,在屋里喘着不敢出门,你不怕被染上么?”

  李峥一听,直泛起一身鸡皮疙瘩,回想刚才进村,家家户户柴门栓闭,茅舍紧掩,这才明白是因为房子里皆是病人,恐怕放出来会给别人传染的缘故,也不知这里的人生的什么病,估摸想活命的早已逃之夭夭了吧。

  陈唤儿见他面有惶怕,说道:“还不快点走!”

  “先别急着走……别……”鬼老七腿脚不好,带着小弟阿永走了过来,恰听见李峥对陈唤儿说自己是逃难人,本想多询问他几句,打听打听外面的情况,可就在他瞅清李峥面目的一霎,不知为何却哑了口,把“别”字后面的话原吞了回去。

  李峥并未留心鬼老七的表情,还以为是陈唤儿的亲友前来问话,微微点了点头,道:“喔!好吧,既然贵村的人生病,那我也不好再搅扰,我再寻别处就是了,多谢姑娘。”

  “等等。”鬼老七发话了,上前两步,对李峥道,“某也是中原人,朝廷征召的兵,远征南诏,虽是捡了条命回来,可打残了腿,便留在这里养伤,贵人说自己也是中原人,偏偏逃难来到这里?……”说最后一句时,阴阳怪气地一挑尾音,又道,“看来你我之间的缘不浅呐!既这么着,可不可以报出个名姓?”

  李峥听他问自己名字,第一反应是刚才失口了,怎么就被美女电了一下脑子就丢了,为什么要说自己是中原逃难来的,这不促使人好奇,或是留下了线索么?而此人说自己曾是朝廷的兵,又是汉人,这更为不妙。

  可此时想改口已晚,李峥只得硬着头皮,抱拳一揖,道:“喔,不敢,小可只是欠人钱财,被债主逼得有家难归,这便一路来到南地,敝姓……张,家中排行老五,这位大哥只管叫我张五便是了。嗯……不知大哥台甫是?”

  鬼老七哈哈一笑,道:“台个屁甫,我只是个粗人,自打住进这个村落,他们只唤我‘鬼老七’。既这么着,我就直说吧,之所以叫住五郎,就是想请五郎直管住下,我那间草舍宽敞着呢,容你这样的三个不成问题,何必再寻他处呢!住下,啊,住下吧!”

  陈唤儿瞟一眼鬼老七,心道:“不对劲,这个无赖平日里哪有这么热心过,今天怎么会无端地帮起人来,骨子里又谋算甚么呢?”又瞅瞅他身后的阿永,只傻站在那里笑,一副欠抽的模样,冷哼一声,对李峥道:“你可想好了,这里病人多,不怕死的就留下呗!”

  李峥委实犹豫呢,他也觉得这鬼老七葫芦里好像在卖毒药,又听这小妮子如此说,这便拿定了主意,惹不起躲得起,走你。

  李峥笑道:“多谢好意,我还是另寻他路吧,就此告辞!”说罢牵着马缰转身欲走。

  鬼老七忽然叫道:“唉唉!等等等等,张五郎留步,某还有句话说,村里得重病的都是些可怜巴巴的孩童,热烧不退,喘咳不止,看得人着实心疼,既然五郎要走,我们也不好强留,只是不知五郎懂医不懂,有没有法子救救这些孩子……喔,你放心,这孩童的病染不到大人身上,村里没一个大人被染上的。”

  说了这话,鬼老七却想:“估摸着他定会百般推辞,谁肯去惹病呢,若是这样,那我就……就说晚上会有郎中来,孩子多,村里壮丁少,请他留下搭把手,嗯,先这么说再瞧瞧看。”

  陈唤儿对鬼老七的举动愈加怀疑了,冷瞟他一眼,正要发话,可李峥却抢先说道:“果真是孩子生病?在哪里?”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几座山所写的《我掌盛唐》为转载作品,我掌盛唐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掌盛唐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掌盛唐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掌盛唐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掌盛唐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掌盛唐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