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明潜龙志最新章节 > 大明潜龙志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大明潜龙志 连载中
分享大明潜龙志

大明潜龙志全文阅读

大明潜龙志作者:薄酒醉伶人

大明潜龙志简介:1399年朱棣发动靖难之役,3年后攻下攻下帝都应天,建文帝朱允炆失踪,次子朱发圭流落江湖,历经磨难最终成为武学高手。 https://www.uukanshu.com
-------------------------------------

大明潜龙志最新章节第76章大战(2)
第2章收养攸宁
大明潜龙志全文阅读作者:薄酒醉伶人加入书架

  1402年朱棣登基,改年号“永乐”,朱棣在位期间改革机构,设置内阁制度,对外五次亲征蒙古,收复安南(交趾),在东北设立奴儿干都司、西北设立哈密卫,在西南贵州等地区建立行省行政区划,巩固了南北边防,维护了中国版图的统一与完整,开拓了“永乐盛世”。但朱棣心狠手辣,手段残忍也一直为后人所诟病。朱棣登基,原建文帝旧臣皆见风使舵,选择归附。但也有忠烈之臣,拒不归附,皆被残忍杀害,甚至被“瓜蔓抄”,株连九族。

  这一日,洛卫,尚天擎二人闲来无事,在花园比试拳脚。一仆人打扮模样的人急匆匆的送来一封信,洛卫接过拆开,只见信中写道“敬呈尚兄、洛兄,燕贼篡位,逆天而行,叔夺侄位,犹如父奸子妻,天怒人怨。吾委蛇朝右,受尽非议。今齐泰,练子宁等诸兄皆赴国难,景清一人不愿苟活于世,故今日去刺杀燕贼,替天行道。此行如荆轲刺秦王,为国而死,诸兄不必难过。在此拜别二位。已亡人——景清”。读完信,二人心中大惊,速备了两匹快马,向景府赶去。

  宫殿之上,朱棣端坐在龙椅上,俯视着跪在地下的众臣。此时景清跪在地上,身着绯衣,藏利刃于袖中。“启禀皇上,臣有要事要报。”景清抬起头目视朱棣。随后站起身来,手持笏板朝朱棣走去,离朱棣不远处从袖中抽出利刃朝朱棣扑了上去。不曾料到,站在朱棣身旁的侍卫—阎修,眼疾手快。随手甩出一把飞刀,不偏不倚的正中在景清持刀的手上。然后跃起,飞身踢在了景清的肩膀上。景清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景清见谋刺败露,慨然喝斥:“吾为故主报仇耳,可惜不能成事!”并且破口大骂:“叔夺侄位,如父奸子妻。尔背叛太祖遗命,真乃奸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明成祖听言勃然大怒,命令左右打掉了景清的牙齿,割去了景清的舌头。景清以血口喷龙颜、龙案、龙袍。成祖命令以“磔刑”处死景清,把景清五马分尸,并将景清剥了皮,在腹中装进茅草,悬挂在长安门示众。接着又实行惨无人道的“瓜蔓抄”,下令“诛灭九族”,但“转相攀染”,凡景姓的族人几乎斩尽杀绝,还杀了景清的老师、亲戚、朋友、学生,直杀得尸体遍野,血流成河。可怜如此忠良,竟落的如此地步。

  尚天擎,洛卫赶到景府,发现里面已成了人家地狱。朱棣手下的锦衣卫个个下手狠辣,皆一招毙命,地面染成了血红色。二人忍着悲愤,仔细搜寻着幸存者。但二人心里清楚,恐怕锦衣卫下手难留活口。两人穿过大堂,来到后花园,后花园有一小湖,此时已成血池。荷叶在血红色的反衬下,愈加青碧。突然洛卫隐隐的听到了孩啼声。洛卫静心凝气仔细搜索这声音的来源。若不是他六识超于常人,也不会听得到如此细微的声音。最后确定声音来源于湖中心。洛卫施展轻功,脚踏荷叶朝湖中心奔去。果然在湖中心茂密的荷叶下有一木盆,盆内一女婴正“嘤嘤”啼哭,由于啼哭时间太长,女婴声音已经沙哑。洛卫双手捧着木盆,回到了岸上。二人不敢停留,抱起木盆中的女婴,骑马奔向尚府。

  回到府中,尚天擎抱着女婴,此时女婴已沉沉睡去。“可怜了这一女娃,还未开事,便遭如此大难,全家被屠尽,落的孤苦伶仃。”尚天擎叹气道,“我来抚养这娃娃吧,她是忠烈之后,又是景兄之女,抚养她长大成人我义不容辞”。洛卫伸手抱过了女婴,“如此甚好,洛兄还无子嗣,听闻嫂夫人也是极喜欢孩子,收下这娃娃当义女再好不过了,只是这娃娃原先的名字不能用了,洛兄在给他另取一个吧”,洛卫点了点头“哙哙其正,哕哕其冥,君子攸宁。若论君子,非景兄莫属,就给这孩子取名叫攸宁吧”,“洛攸宁,好名字”尚天擎点了点头道。“对了,为了防止泄露小皇子身份,另要给小皇子取个名字才好,”洛卫提议道,“流星白羽腰间插,剑花秋莲光出匣。就叫剑秋吧”。

  长安门,景清被剥皮萱草悬挂于上。众百姓虽敢悲敢怒但却不敢言,只能暗暗的为忠臣良将遭此下场感到难过,也在心里痛恨朱棣的残暴。晚上,洛卫,尚天擎二人身着夜行衣,趁着夜色将悬挂在长安门上景清的尸体取了下来,好生安葬在一处依山傍水之地。并商议好每年清明都会来拜祭。

第3章消息走漏
大明潜龙志全文阅读作者:薄酒醉伶人加入书架

  时光荏苒,转眼之间,三年已过。尚府后花园,一条小溪穿过花园缓缓流过,正值桃花盛开季节,花瓣飘落在水中,随水波上下浮动,正如“雅态妍姿正欢洽,落花流水忽西东”。小溪两岸布满了大小不一的石头。尚天擎持长枪立于一块石头上,洛卫手提宝剑立于对面石头之上。“洛兄,难得今天好雅致,好久没见你出剑了,今日有幸要领教几招洛兄的剑法了。”“那就请尚兄先出招了。”洛卫手持宝剑抱拳道。

  尚天擎不再犹豫,右脚猛蹬石头借力跃起,穿过小溪,枪尖直指洛卫咽喉,枪尖仅离洛卫咽喉一寸时,洛卫突然发力,身子猛然后仰,左脚踢开枪头,右手持剑支撑身体,借剑的弹力跃起,与尚天擎交上了手。二人武功不相上下,从溪边一路打到桃花林。

  桃花林深处,一男一女两小孩儿正躲在一块巨石后边,探着头仔细地看着正在打斗的二人。“你说到底是我爹厉害还是尚叔叔厉害啊?”攸宁一脸认真的看着打的难解难分的二人,“肯定又是胜负难分,每次都是这样,看,你爹要用“飞羽”了。”

  剑秋一手牵着攸宁,一手指着正在打斗的二人。只见洛卫用剑格开了尚天擎的一记回马枪,趁机跃起立于桃树之上,手中长剑极速旋转抖动,剑身周围逐渐形成一道剑气,周边桃花似受到剑气吸引,花瓣皆从树上脱落,在剑身周围随剑气极速旋转。待仅能隐约看见花瓣粉色的残影时,洛卫手腕一甩,低吟一声“飞羽”,剑气挟裹着花瓣冲向尚天擎,尚天擎将长枪横立,围着身体飞速旋转,枪上红缨残影宛如黄昏的红霞,仿佛在身体周围形成一道红色屏障。

  剑气打在上面纷纷被隔开,花瓣被绞碎成粉末,飘在空中。待剑气消散,尚天擎手中的长枪也慢了下来。“哈哈,尚兄的“惊霞”愈发的霸道了,竟将我的剑气生生震散”。洛卫将手中长剑收回了剑鞘,“是洛兄谦让了,今日难得好兴致,小酌几杯可好?”尚天擎望向洛卫,“那我们不醉不归”,“不醉不归”,二人离开后花园。只听见两人爽朗的笑声。桃树后,剑秋叹了口气“没意思,每次都是这样,不分胜负”“别说了,咱们还是赶快回去吧,要是让爹爹知道咱俩逃学偷看他们比武又少不了一顿板子”。说完拉着剑秋也离开了后花园。

  奉天殿内,朱棣高做龙椅之上,文武百官位列两旁。“殿下”宫女秀兰跪在地上低着头瑟瑟发抖,“你昨晚说的话是真的吗?再讲一遍。”朱棣双眼圆睁怒视着跪在地上的秀兰,“皇上饶命,我昨晚是喝多了胡说的,皇上饶命啊”,“没事,说出来我饶你不死。”朱棣目光缓和了一些,“我真没说什么,皇上,是我喝多了胡说的”秀兰重重在地上磕了几个头。朱棣慢慢从龙椅上起来,缓缓来到秀兰身边。突然伸出右手一把抓在了秀兰的肩膀上,朱棣的右手慢慢变红,不一会儿变的像烧红的铁块,秀兰的肩膀上竟然升起来缕缕青烟,隐隐约约能闻到肉的焦糊味。

  秀兰脸上立马出现了豆大的汗粒,面部因疼痛变的扭曲起来。“想活命将昨晚上的话再说一遍,不然我灭你九族”朱棣在秀兰耳边低声道,“皇上,皇上不关我的事,是尚天擎和洛卫两侍卫,是他们换走了小皇子,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放过我家人吧,皇上”朱棣放开了右手,秀兰立马瘫坐在了地上“当晚谁还去过后宫?”

  秀兰将目光望向了溥洽法师。秀兰欲张口求情,朱棣转身一掌拍在了她的天灵盖上,秀兰七窍流血,头骨粉碎,当场毙命。随后,朱棣又命人将溥洽押入天牢,急忙转身奔向后宫,只留下地上一具尸体和一群心惊胆战的文武百官。

  后宫内,皇后徐仪华望着熟睡中的“小皇子”,眼神中充满了宠溺。一是在和“小皇子”相处的一段时间产生了感情,二是自己的丈夫夺取了建文帝的江山,使得小皇子成了孤儿,皇后心里感到有些内疚。皇后帮“小皇子”往上盖了盖被子,顿时感觉有些困倦,倚在床边昏昏欲睡。突然一阵嘈杂声打乱了平静。

  阎冰和阎修等众人簇拥着朱棣来到了后宫,朱棣直奔“小皇子”,掐着正在熟睡中的“小皇子”的脖颈将他拎了起来,皇后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得惊呆了,马上跪在地上为“小皇子”求情。朱棣并不理会,伸出右掌就要拍向“小皇子”的死穴。道衍忙上前阻拦“皇上三思啊,众文武百官皆顺应天道,臣服于您,现在诛杀前皇子怕是引起众臣不满,更甚者恐怀有异心的乱臣借此做文章,起兵反叛。二来也会影响皇上威名。所以万万杀不得啊”,听言,朱棣将右手收回。

  徐皇后也暗暗松了口气。不料,朱棣突然一掌拍在了“小皇子”的天会穴,之后将“小皇子”丢在徐与皇后的怀里。“放心吧,我没有杀他,只是他以后会神智尽失,成为一个废人。”说完甩手出了后宫。徐皇后看着怀里昏阙的“小皇子”,心里十分悲痛。众人随朱棣离开后宫向后花园走去,“阎修、阎冰,你二人速速召集锦衣卫,务必找到小皇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记得此事务必保密,传我命令,散播消息者杀无赦。”朱棣突然驻足望向身后众人,“遵命”阎冰、阎修双手抱拳道。

第4章遇险
大明潜龙志全文阅读作者:薄酒醉伶人加入书架

  尚府内,尚天擎、洛卫二人围坐在花园一石桌边,桌子上摆了几个简单的时令果蔬和两坛竹叶青。二人对月而饮,探讨武艺,颇有“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的意境。性起时,两人还不忘出手切磋一下。二人正交谈甚欢时,突然一把匕首不偏不倚正中石桌之上,匕首半个都没入石桌之中,洛卫反应极快,提起手中长剑就追了出去,追出去两三里后,只能远远看到一团白影和漫天飞舞的花瓣。洛卫悻悻而归,“好厉害的轻功,不过对方应该没有恶意”,“此人不光轻功好,内力也十分了得,看这匕首几乎整个没入石桌”,说完将匕首用力拔了出来,一张纸条被带了出来。洛卫接过打开了纸条,“小皇子身份败露,速速离去”。洛卫读完,心里一紧,将纸条递给了尚天擎。

  尚天擎读完皱起了眉头“洛兄,事不宜迟,赶快收拾一下,速速离开京城。”说完尚天擎离开了花园,洛卫也向自己家中奔去。

  尚天擎向西厢房赶去,此时剑秋和攸宁早已在西厢房睡下。尚天擎刚前脚进入房间,只见院子里灯火通天,尚天擎暗感不妙,忙将房内桌子踢到,挡在了床前。瞬间箭矢如飞蝗般涌入房间,尚天擎持枪立于桌子旁,抵开流矢。

  在箭雨停止后,屋内已一片狼藉,攸宁被眼前景象吓住,躲在剑秋怀里瑟瑟发抖。尚天擎见箭雨已停,忙大声嘱咐“你俩快躲在床下,不要出来”剑秋心里也十分恐惧,怔怔地点了点头,拉着怀里的攸宁躲进了床下。尚天擎看了看他俩,感觉今天难以逃出生天,内心有些愧疚,悔就悔在当初存有一丝私欲,留在京城希望有机会还能再见到自己亲身儿子一面,没想到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尚天擎无能,没能保护好小皇子,今日就与贼子同归于尽。”尚天擎咬了咬牙,举起身旁的桌子,运足内力,将桌子狠狠地扔了出去。只听得“扑扑”几声,几位站在前面手持硬弓的锦衣卫被击中,横飞了出去。尚天擎紧跟其后,持枪冲了出去,刚冲出去就被50多个锦衣卫团团围住,几个想立功请赏的锦衣卫持刀跃跃欲试,一步步向尚天擎逼去,尚天擎也想杀几个想出头的震慑一下对方,于是毫不犹豫持枪与那几个锦衣卫交上了手。

  屋顶上,阎修站在屋檐上低头看着正在苦战的尚天擎,阎冰则坐在屋脊上把玩着手腕上的斑斓小蛇。尚天擎为震慑对方,用的全是攻势,手中长枪如车轮飞速旋转,将“惊霞”运用到极致,碰上就非死即伤,已经有好几个锦衣卫被枪绞杀,与他交战的其他几个锦衣卫心生寒意,暗自悔恨不该为了立功而招惹上了这个硬茬子。

  现在想退也退不了,只能拼死招架。其他锦衣卫也只是远远的围着,不敢向前。阎修看到此景,大骂一声“废物”,随手扔了几个飞刀减缓了尚天擎的攻势,帮那几个锦衣卫脱了身,随后从腰间抽出两把短剑,短剑大约一尺左右,剑身青色,在月光照射下散发着寒光,剑格则是蝙蝠的形状。阎修手持短剑,跃下屋檐,向尚天擎头顶刺去,尚天擎觉察到杀气,不躲不避,将长枪高高举起大有同归于尽之势,阎修暗骂一句“疯子”,不得不空中停止攻势,转身落地,阎修脚刚沾地,一把长枪直奔胸膛,阎修躲不过去,双剑立于胸口前硬生生接住了一击。这一击力气极大,阎修被震退了好几步

  。这一击彻底激怒了阎修,阎修顿时面红耳赤,觉得在手下面前失了面子,随手将几把飞刀甩向尚天擎,在尚天擎躲避飞刀注意力分散之时,阎修跨到尚天擎身前,手持双剑分刺尚天擎双肋,尚天擎反应极快,将枪横立围绕身前转了一周,隔开了夺命一击。阎修见自己一人无法解决尚天擎,以恐生变,对四周的锦衣卫大喊“还愣着干什么,快一起上解决了他”,众锦衣卫虽心生恐惧,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前压了上去。

  在众人的攻势下尚天擎逐渐有些力不从心,不一会儿身上就中了几刀,阎修见尚天擎受了伤,加大了攻势。尚天擎自知今天难以逃脱,于是放弃了守势,往往是身中一刀,便回身刺杀一人,身后布满了锦衣卫的尸体,尚天擎也成血人,由于失血过多和力气用尽,提枪的手也开始颤抖起来,阎修见尚天擎已是强弩之末,便呼退了众人,慢悠悠的走到尚天擎身边,尚天擎见阎修走了过来,提枪便刺,但速度和力度降低了许多,阎修轻松躲过,一剑刺穿了了尚天擎持枪的右手手腕,尚天擎手中的长枪应声而落,阎修抽出短剑,如跗骨之蛆般围绕在尚天擎身旁挥动手里的双剑在尚天擎身体上划动着,待停下之时,尚天擎身上布满了伤口。

  阎修玩味般的甩了甩短剑上的鲜血,“玩也玩够了,有什么遗言吗?”,尚天擎怒目圆睁朝步步紧逼的阎修啐了一口口中的鲜血,阎修大怒,提剑朝尚天擎尚天擎咽喉刺去。尚天擎自知躲不过这夺命一击,闭上了双眼,剑刃离咽喉不到三寸时,一长剑横在尚天擎身前隔开了这夺命一击。尚天擎睁开眼睛,只见一修长身影持剑立于身侧,尚天擎低声叫了声“洛兄”,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第5章白衣女子
大明潜龙志全文阅读作者:薄酒醉伶人加入书架

  原来,洛卫急匆匆地赶回府中,可还是晚了一步,全府上下50多口人皆遭惨杀,就连几岁的孩子也没能逃脱。洛卫看见眼前惨烈的景象,睚眦欲裂,直觉胸中似翻山倒海,口中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仰天大啸“朱棣老儿,不亲手诛杀你,我洛卫死不瞑目。”,未顾嘴角的鲜血,抽出鞘中长剑,直奔尚府赶去。

  洛卫赶到尚府,杀掉了门口几个警卫,冲进了尚府内。恰好遇见尚天擎遇险,洛卫运剑跃起帮尚天擎格开了夺命一击,看见晕倒在地的尚天擎生死难测,洛卫再也无法压制内心的怒火,只觉得丹田内真气涌动,气海翻腾,理智渐渐被愤怒淹没。阎修见洛卫全身青筋暴起,双眼发赤,马上就要进入癫狂的状态,忙呼众锦衣卫拦住洛卫,自己却脚尖蹬地,向后逃走。洛卫见阎修要逃走,岂能同意,立刻施展“飞羽”剑法。

  挡在前面的锦衣卫迅速后退并出刀格挡,动作稍微慢点的不是被杀,就是手臂被齐齐削去。不一会儿地上就布满了尸体和残肢。阎修见洛卫进入癫狂状态,不敢与其正面交手,可洛卫穷追不舍,阎修无奈,自知躲不过只好求救于坐在屋脊上看热闹的阎冰。“还不快来帮忙”,阎冰站起来伸了伸懒腰,从长靴中各自拔出一只短剑,跃下屋脊刺向洛卫肩膀,阎修见阎冰动了手,转身加入了战团。虽然阎修阎冰二人稳占上风,但棘手的是此时洛卫失去了理智,完全是以命搏命,所以二人也不敢贸然进攻,只能谨慎招架。“不用和他硬碰,待他真气耗尽就会力竭身亡,你我二人只需拖住他就是了。”阎修一边招架一边对身边的阎冰嘱咐到。

  周围的锦衣卫只能远远的站着,看着地上还有余热的尸体,生怕被搅进战局白白的惨死于利刃之下。三人已经战了半个时辰,此时洛卫体内真气快要耗尽,行动也迟缓了许多。阎修,阎冰二人开始加紧攻势,不一会儿,洛卫身上就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口子。血浸湿了衣襟,整个人成了血人。阎修朝阎冰看了一眼,示意下一招就要解决掉洛卫。

  “年纪轻轻,未免下手也太狠了吧。”突然从空中传出一女子声音,声音虽然不大但却穿透力极强,阎修,阎冰听着皆内心一颤,众锦衣卫更是急忙捂上了耳朵。接着一阵香风袭来,香风中夹杂着片片花瓣,看似飘飘洒洒的花瓣却暗含内力,纷纷飘向阎修,阎冰两兄妹,将两人与洛卫分隔开来。香风中,却见一女子,身着白衫,头饰金钗,眉若施黛。额头间画一红色梅花,脸遮白纱,皓腕出缠一白练,“质傲青霜雪,香含秋露华”,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脚踏空中飞舞的花瓣,缓缓落下,身后跟着两个侍女,同样是脸遮面纱。“速速带着你们的人离去,我在这你们谁都动不了他”那女子轻轻落地,冷冷的看着阎修,不容置疑的说道。

  阎修转头对上那女子的双眼,立马感到一股危险气息,像是寒气直逼五脏,使得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瞬间没有了战斗的意志。阎修自知武功和对方不在一个层次上,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定住心魄,双手抱拳道“前辈,不知此事与你有什么关系,但我还是劝前辈不要插手此事,以免惹祸上身。”那女子并未理会与他,轻轻甩了甩手中的白练,击中了洛卫的巨阙,气户**,处于癫狂状态的洛卫渐渐清醒了过来。由于几乎耗尽了内力只觉得头晕目眩,浑身犹如绑了铅块,只能用手中长剑支撑住摇摇欲倒的身体。

  那女子吩咐身后的侍女递给了洛卫一小瓶丹药,“这是九琼玉露丹,可解百毒并对恢复内力和治疗伤势有奇效。”说完又让侍女喂给了躺在地上的尚天擎几粒。洛卫接过服用了几粒,顿时觉得一股暖流流入丹田,内力恢复了大半,又往向身后的尚天擎,此时也是渐渐苏醒了过来。阎修见那女子无视他,心里十分恼怒,“阁下可能不知我们身份吧,劝阁下现在速速离去,以免惹上麻烦”。

  那女子冷笑了一声“管你什么身份,今日这人我是救定了”。阎修从未何时被如此轻视过,立马恼羞成怒,“既然阁下不识好歹,那休怪我等心狠手辣了。”阎修自知一人不是那女子对手,向周围的锦衣卫一挥手,众锦衣卫刚刚领略了那女子的功力,仅是靠音波就能让他们五脏俱颤,更不用说她本人的武功造诣有多么可怕了。所以众锦衣卫只是象征性的向前压了压,但并未有人敢出手。

  阎修大怒,随手将近手边的一位持刀的锦衣卫拎起丢向了那女子,那女子皓腕一甩,白练如灵蛇般从腕上飞起,正中那锦衣卫的胸口,看似柔软的白练却暗含千钧之力,将那锦衣卫远远击飞,那锦衣卫五脏被震裂,还未落地就就已身亡。众锦衣卫见阎修如此狠毒,深怕他把自己当做麻袋般扔出去,皆远远躲开。阎修暗骂一句,从袖中取出几把飞刀向那女子甩去。

第6章剑秋中毒
大明潜龙志全文阅读作者:薄酒醉伶人加入书架

  那女子见飞刀飞来,手腕一抖,白练似蛟龙出海,上下翻飞,将飞刀一一格开,随后白练并未卸力,直接朝阎修飞去,阎修没有预料到那女子竟然在防御时还能发起攻击,想躲开已是不及,无奈双剑交叉胸口,硬是接了一击,顿时觉得双臂发麻,胸口似被重物击中,体内真气翻涌,后退十几步才稳住身形。阎修没想到对方武功如此之高,仅一击的余力就如此可怕。遂朝阎冰使了一个眼色,阎冰领悟,背靠阎修,二人身体开始慢慢旋转起来,手中短剑四处挥舞,渐渐形成一道剑屏,待二人旋转速度提升起来,犹如形成一股青色的龙卷风朝那女子靠拢过去。

  若寻常人被卷进必当会被搅碎。那女子丝毫不慌,玉足朝地一点,地上的花瓣跃然飞起,手中白练一挥,花瓣向前极速飞去,纷纷撞击在青色龙卷风上。龙卷风迅速破裂消失,阎修,阎冰两兄妹被击飞出去,口吐一口鲜血,显然是受了不轻的内伤。“今天且饶了你二人的性命,你俩好自为之吧”。那女子瞅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两兄妹。二人如获大敕,相互搀扶起来灰溜溜的离开了尚府。众锦衣卫也很快散去。随后那女子将目光移向了洛卫和尚天擎。

  此时洛卫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正搀扶着还有些虚弱的尚天擎。感受到那女子的目光,两人立马跪在了地上,“感谢前辈相救,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洛卫并未说过多感激的话,他知道此等恩情这辈子也还不完。那女子摆了摆手示意二人起来,直接问到“不知小皇子现在何处?”,尚天擎来到了西厢房,走到床边,一掀床单就看见剑秋躺在攸宁怀里,紧闭着双眼眼一动不动,嘴唇乌紫。

  尚天擎忙将他抱出不解的问,“剑秋这是怎么了?”攸宁一下扑进了洛卫的怀里,嘤嘤哭了起来“刚刚一条彩色的蛇爬到了床下,咬了剑秋一口,剑秋就昏了过去”,“好毒辣的手段。早知这样不该放过他们”尚天擎气愤的说道。那女子将剑秋抱了过去,手指搭在了剑秋的手腕上,“那条蛇应该是以各种毒物养成,蛇毒也是混毒,这种毒解起来非常复杂,我一人不能为”。说完取出了几粒九琼玉露丹塞进了剑秋的嘴里,“这丹药能暂时压制毒性,我已在府前备好了马车,你们速速离开应天,我有要事,不能护送你们离开,你们出了城去城外东边的牛家村,自然有人接应你们。”那女子又看了一眼剑秋,随后丢给洛卫一块白玉令牌,“若是到了城门,将这令牌给他们守门将领看,他们自然会放你们出城。

  ”洛卫接过令牌,只见那令牌上刻有一腾飞的凤凰,洛卫在宫中任职多年,从未见过此样式的令牌。再次谢过那女子后,一行人上了马车急忙朝城门奔去。

  城门楼上,郑和(永乐二年(1404年),明成祖朱棣在南京御书“郑”字赐马和郑姓,以纪念战功,史称“郑和”。并被道衍收为菩萨戒弟子,法名福吉祥)不满的望着一旁的道衍“师父,你说皇上为什么让咱两个守在城门啊?”道衍捋了捋胡子“怕是不相信他们两个”“这两个废物带着几十个锦衣卫,若是连几个余孽都收拾不了,还养着他们干什么啊。”郑和冷哼了一声。“若不是他两个是青蝠帮的人,皇上才不会重用他们。青蝠帮如今是江湖第一大帮,帮众遍布五湖四海,皇上自然是要拉拢。”道衍刚刚说完,就远远听见一声马厮声,“来了”,道衍指了指前方的街道。果然不大一会儿就看见一辆马车疾驰而来。“这两个废物真的失手了,要不要现在下去解决他们”,郑和拔出了腰间的软剑,“不急,这儿人多眼杂,等出了城再动手也不迟”道衍按了按郑和持剑的手。

  马车上,尚天擎抱着剑秋,心里十分焦急,攸宁由于刚才的恐惧现在还在瑟瑟发抖。洛卫坐在车前一手持剑,一手持鞭子催促着马儿,“尚兄,前面就要到城门了,一旦情况不妙,你速速带着他们离开,我断后”。

  “干什么的?这么晚还要出城?”守门将领一呼,众守门士兵也立马围了上来,皆拔出钢刀警惕的防备着。“大人,行个方便吧,我有要事,急需出城”,说完,洛卫从怀里掏出几两碎银递到了守门将领的怀里。那守门将领掂了掂怀里的银子,目光移向了马车,“这车里是什么好东西啊,留下些孝敬孝敬爷”,说完就要去掀车上的围帘。洛卫忙伸手去挡。那将领见洛卫竟敢出手阻拦立马将刀架在了洛卫的脖子上。“不想活了啊,你是要命还是要这车里的东西啊?”

  洛卫深吸了一口气,压了压心中的暗火。从怀里将那白玉令牌拿了出来。那将领以为洛卫又有什么好东西孝敬他,忙用手抢了过去,待他看清令牌上雕刻的东西后,立马将钢刀扔在了地上,一边磕头一边打自己的耳光“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大人包涵”众士兵看到自己将领如此,皆是惊讶不已,愣了半晌后也立马跪在了地上。洛卫也有些诧异,没料到此令牌如此管用。车上,尚天擎也松开了手中紧握的长枪。洛卫接过令牌,驾着马车顺利的出了城。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薄酒醉伶人所写的《大明潜龙志》为转载作品,大明潜龙志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大明潜龙志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明潜龙志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明潜龙志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明潜龙志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明潜龙志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