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神通不朽最新章节 > 神通不朽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神通不朽 连载中
分享神通不朽

神通不朽全文阅读

神通不朽作者:太乙神蛇

神通不朽简介:穿越到洪荒世界了?
啥?魔祖罗睺自爆了,把我炸死了!
又穿越了?
啥?到羲皇世界了?还自带造化玉蝶、盘古神幡、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太极图、诛仙四剑、弑神枪……!
什么?这些至宝全是假的,只是影像?张乾表示问题不大,靠这些虚幻的至宝影像他能修出种种无上大神通!
以无上大神通之力,杀伐亿万生灵,破灭无数大千,那无上超脱的不朽大道也拦不住他! https://www.uukanshu.com
-------------------------------------

神通不朽最新章节第143章 飞仙剑虹
第2章 莽苍剑派
神通不朽全文阅读作者:太乙神蛇加入书架

  “大人?咦,大人这不是好好的么,银脸你这厮又骗我!”

  就在这时,从外面奔来一尊周身通红的鲤鱼精,这尊鲤鱼精跟之前的银脸鲤鱼精几乎一摸一样,好似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过一个一身银色鳞片,另一个是一身红色鳞片。

  看着眼前两尊丈许高下的鲤鱼精,张乾微微苦笑,这两尊鲤鱼精就是他这个丽水河神的下属,而且是仅有的两个下属,名字也是简单,一身银色鳞片的叫银脸,一身红色鳞片的叫红脸,让张乾无力吐槽。

  “好了,你俩下去吧!”

  看到两尊鲤鱼精争吵起来,张乾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起身向这座水神府邸后面走去。

  “大人,您是不是忘了,三天后就是莽苍剑派收珠子的时候,上一次大人就拖欠了一些数目,被罚了好几鞭子,这一次要是再交不够数量,等莽苍剑派的仙人来临,我等罪过不小啊。”

  眼看张乾要走,银脸急忙说道。

  “是啊大人,咱们丽水河旁边的龙渊河河神就是没有交够珠子,连着两次拖欠,被莽苍剑派的大人生生打杀了,大人可要小心啊。”

  红脸在一旁附和起来。

  张乾心思一转,立刻想起来事情的始末。

  他的原身之所以能够当上丽水河神,可不是什么天庭册封,羲皇大世界根本没有什么天庭,只有无数仙道门派、妖宗魔门。

  丽水河是天下三十六州之一的星云州境内,漓江一条小小的分支,漓江贯穿整个浩瀚的星云州,东流入海,分支无数,像丽水这样的小分支河流不知道有多少。

  无数分支河流几乎每一条中都有一尊河神,这些河神全是一个个仙道门派册封委派的,之所以册封委派这么多的河神,只为了一样东西——香火神珠!

  香火神珠是香火之力凝炼而成,而香火之力的来源就是凡人的信仰供奉,丽水河全长八百里,看似非常宏大,但是放在浩瀚的星云州只能算一条小河。

  张乾作为莽苍剑派委派的丽水河河神,职责就是收集丽水河两岸的百姓香火,然后将这些香火之力凝练成香火神珠上交给莽苍剑派。

  张乾的原身本来是莽苍剑派的一名弟子,可惜加入门派十几年,修为也只修炼到灵机境界,而且显化的灵机还是一条泥鳅,资质不堪入目。

  因为资质低下的缘故,张乾的原身在莽苍剑派受够了窝囊气,索性找了点关系,接了门派符令,来到丽水河做了河神。

  而一旦身合河神符令,这枚符令就跟神魂合一,灵机被锁,终生再无修炼成道的机会,不过张乾的原身早就对修行之道绝望,在这丽水河中当河神倒也逍遥自在。

  但这逍遥不是没有代价的,每隔三个月,莽苍剑派都会派弟子来收取香火神珠,若是数目不对,就是一番残忍的惩罚,重者甚至直接要了性命。

  “河神符令?麻烦了,这具身体的修行资质低下,神魂中还融合了河神符令,终生不能修行,这可如何是好?”

  张乾眉头紧皱,看到银脸跟红脸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张乾转而问道:“还差多少香火神珠?往常你们都是如何收集香火之力的?”

  银脸摸了摸脑袋:“还差一半多呢,咱们丽水河只有八百里长,两岸的百姓也不多,最重要的是丽水河两岸没有任何城池,只有些渔村小镇什么的,凡人太少了些,除非大人您发大水,造洪灾。这样那些凡人百姓才能十分虔诚的供奉祭祀您,现在那些百姓除非过年过节,不然根本不会到河神庙祭祀,香火之力少的可怜。”

  “发大水、造洪灾?不妥不妥。”

  若是发大水肯定会死不少人,这种事张乾还做不出来。

  银脸见张乾不同意,瓮声说道:“那就只能按照以前的老办法。”

  “什么老办法?”

  张乾心中一奇。

  “大人忘了?往常都是我跟红脸跑到那些小镇之中四处吓人,然后大人您现身出来把我俩打跑,如此显化神名,让那些凡人百姓更加虔诚的祭祀您。”

  张乾脸色一黑,呐呐道:“之前都是这么收集香火的?”

  “是啊,哎,可惜现在这办法也变得不管用了,一开始我跟红脸蹦到那些小镇子上,还把人吓得鸡飞狗跳,但次数多了之后,连小孩子都不怕我俩了,甚至还有些小孩说我俩长得可爱,这都怪红脸,他连吓人都不会。”

  “你凭什么怪我,上次你还吃了那些孩童的糖果,别以为我没看见。”

  张乾险些晕倒,他可没看出银脸跟红脸那里可爱了。

  “难道……难道你们没有吃过人?”

  银脸一愣,然后答道:“我俩哪里敢吃人,咱们可不是妖宗的那些大妖,再说这星云州仙道门派数不胜数,我俩要是吃了人,说不定就被那些门派大人杀了。再说,大人不是不让我们伤害那些凡人百姓么。”

  张乾点了点头:“你们先别急,让我先想想办法。”

  打发俩精怪出去之后,张乾迈步来到水府后面。

  这座水府不大,只有亩许方圆,府中有莽苍剑派布置的法阵,虽然深处河底却隔绝了河水,水府后面是张乾居住的地方。

  盘膝坐在云床之上,张乾闭上眼睛,过了半个时辰他睁开眼睛,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这个世界跟洪荒相比简直天差地远,而且修行之路也有些差别,修行的一切起点竟然是灵机。”

  融合了原身的记忆之后,张乾理清了思路,羲皇世界虽然修行鼎盛无比,但世界格局跟洪荒相比差得远了。

  在他的记忆中,这个世界的修行分为:炼血、感应、灵机、炼气、法力、真元、金丹九转、阴神、法相、历劫、元神。

  再往后面的境界,记忆中就没有了,大体跟洪荒世界的修行没有什么差别,但是修行根源却大不相同。

  因为根据传说,羲皇世界的人族是羲皇所造,当年羲皇创世之后,造化了无数先天灵根、后天灵根,还有数不清的神兽妖兽,让空荡荡的天地有了生机,变得热闹起来,但是羲皇还是不满意,然后取先后天灵根生机,神兽妖魔血脉,日月星辰玄机,混成灵机之源,以无上大法,造化了人族。

  所以说,这个世界的人族血脉深处蕴含无数玄奇,种种灵机,修行第一步,就要炼气血,将周身气血熬炼的一片澄净,然后引天地灵气入体,寻找到自己血脉深处的灵机,让灵机显化出来,这才是真正的修行开始。

  不过修行得看资质,看灵机品级,灵机品级越高修行资质越好。

  而且每个人的灵机都不一样,有的人显化的灵机是太古神兽,先天灵根,神异非常,修炼起来速度奇快,灵机品级份数先天。

  有的人显化的灵机是后天灵根、种种妖兽魔神,这等灵机皆是后天品级。

  还有的人显化的灵机是些花花草草,猪牛羊马等等凡物,那就是不入流了,没啥奔头,张乾的原身显化的泥鳅灵机就是这个品级。

  还有一种品级的灵机,为太初灵机,那种灵机可以显化日月星辰,这种灵机比先天灵机还要稀少罕见,是最最上品的修行资质,每一个都是绝世天骄!

  而张乾的原身踏上修行之路显化灵机之后,灵机是一条泥鳅,成为莽苍剑派笑柄,灵机品级只是不入流,可以说根本没有修行资质,这才心灰意冷,融合了河神符令,来到丽水河当了河神。

  “真是有缘啊,我在洪荒世界是先天第一条泥鳅——太古龙鳅,来到羲皇世界这具身体的灵机竟然也是一条泥鳅,而且我跟他都叫张乾。”

  叹了口气,对于这具身体的灵机只是一条可笑的泥鳅,张乾丝毫不在意,他可是在洪荒世界修成金仙的人物,见识自然不同凡响。

  在洪荒世界之时,张乾只是本能的吞吸先天灵气修炼,而且一化形就是天仙境界,现在他只能重新开始修炼。

  “有些麻烦啊,我身上有河神符令,现在这枚符令依旧在我的神魂深处,有这枚河神符令在,我根本不能修炼。”

  河神符令作用不小,可以让张乾靠它用出种种法术,而且靠着河神符令才可以接引丽水河两岸河神庙中收集的香火之力,而凝练香火神珠也得靠这枚符令。

  不过符令也是一种限制,若是张乾没有完成任务,莽苍剑派的人只需心念一动,就能让张乾神魂崩裂而死!

  “得想个办法将这枚符令驱除才是。”

  这个念头一起,张乾脑海深处嗡然一震,然后他的心神就被莫名的力量,牵扯到了脑海深处,看到了一番奇异的景象。

  一枚洁白的残玉浮浮沉沉,正是带着他两次穿越的无名之宝。

  在残玉下方是一枚金黄色的符令,符令将一条细小的泥鳅死死包裹住,而这枚符令却被残玉死死镇压住。

  更诡异的是,也许是感应到了张乾的想法,残玉轻轻一震,竟将这枚符令直接震碎,符令化作飘飘散散的碎片,而后残玉一转,竟将所有碎片全部吞吸了进去!

  张乾只觉自己的神魂一轻,好似打开了什么枷锁一般,一片轻松。

  被符令包裹的泥鳅灵机也得了自由,张乾重新感应到了外界的灵气。

  “这……这就驱除了?这枚残玉到底是什么东西?”

  张乾大吃一惊,没想到他只不过起了驱除符令的心思,残玉竟然就做到了。

  据他记忆中所知,河神符令可不是容易驱除的,这些符令皆是莽苍剑派中的金丹长老炼制,一旦融合,就会在神魂中扎根,而且会将灵机包裹封印起来,让人不能修行,任何想要驱除符令的手段都会造成神魂之伤。

  而在残玉的威能之下,张乾没有丝毫感觉,符令就被破碎驱除了!

  

第3章 弄水法术
神通不朽全文阅读作者:太乙神蛇加入书架

  “这枚残玉到底是什么呢?竟然能够让我穿越两次!”

  张乾越想越是骇然,试着用自己的神识向残玉探去,诡异的是,自己的神识根本没有碰到任何阻碍,好似这枚残玉根本不存在一样。

  研究了一会之后,张乾没有研究出任何奥秘,在洪荒世界数百万年之久,张乾没少研究这枚残玉,但是根本没有研究出所以然来,不过对于这枚残玉的神奇作用他倒是了如指掌。

  刷!

  张乾伸指一点,眼前出现一面水光所化的镜子,看着镜中的人影,张乾露出古怪之色。

  因为他这一世的容貌竟然跟在地球之时的容貌一模一样,二十五六岁模样,面目有些清秀,最扎眼的是他的眉毛十分细长,飞出去一截,宛如两柄利剑。

  嗡!

  念头一动,一条尺许长短的泥鳅显化出来,这条泥鳅就是张乾现在的灵机,是修行之本源所在。

  “果然是一条不入流的小泥鳅,这羲皇造人之法真真诡异,竟然让每个人的血脉本源都不相同,灵机也不相同。”

  观察了一会,张乾心中有了打算。

  泥鳅灵机是最最低级的不入流资质,修炼起来速度非常缓慢,而且这种灵机没有任何神异之处,传说那些显化先天灵根、先天神兽灵机的修行天骄,他们的灵机显化出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神异之处,自带玄妙。

  前世作为一尊洪荒金仙,张乾自然不满意自己的资质,他闭上眼睛正要试着运转前世的修行功法,不料外面突然响起一阵大吼大叫的争吵声。

  眉头一皱,张乾起身来到水府前面,就见银脸跟红脸连蹦带跳的叫道:“你这小妖女怎的又来了,我家大人上一次就被你骗了,你还敢来此行骗!”

  “嘻嘻,银脸儿,你可不要胡说,快让我进去,我找你家大人有好事。”

  一个一身白衣的少女嘻嘻一笑,这少女十八九岁年纪,巧笑嫣然,张乾瞧见这少女第一眼只有一种感觉,这少女好似弱水做就,绝世的容貌透着一种柔弱到极点的淡淡媚意。

  张乾前世在洪荒呆了数百万年,入目所及皆是妖魔鬼怪,如今乍见如此美貌的女子,一时竟然有些愣神。

  不过等这女子微微转身,张乾瞳孔一缩,看到这女子背后有一条洁白的狐尾!

  “狄小仙,你还敢来!”

  稍一回忆,张乾就记了起来,这女子名叫狄小仙,是丽水河不远处青瑶山中的一个小狐狸精,一个月前张乾的前身偶然救下受伤落到丽水河中的狄小仙,由此结缘。

  不料狄小仙伤好之后,一顿撒娇撺掇将张乾的原身迷得五迷三道的,言听计从的跟着狄小仙去了青瑶山,青瑶山是什么地方?青瑶山中住着百十个狐狸精,甚至领头的族长还是结成妖丹的大妖,张乾傻乎乎的跟着狄小仙去了青瑶山,立刻就被制住,抢走了所有香火神珠不说,还被倾慕狄小仙的狐族打了一顿,要不是顾及张乾这尊河神背后是莽苍剑派,张乾就回不来了。

  “嘻嘻,张乾哥哥,这么久不见你想我了没有?”

  见到张乾出来,狄小仙媚眼一转,那股淡淡的媚意散发出来,直勾勾的看了张乾一眼。

  可惜现在的张乾不是之前的张乾了,别看张乾前世的金仙修为一点不剩,但是金仙的境界依旧存在,岂是狄小仙这小狐狸精能够魅惑的。

  “少废话,上次你骗我去青瑶山,抢了我身上的香火神珠,害我受了莽苍剑派的惩处,这次你还敢来,难不成你觉得我拿你没办法?”

  “哎呀,张乾哥哥你别生气嘛,上次是我不对,这次我来找你是真的有天大的好事。”

  张乾坐到自己的贝壳神座之上,嘴角一瞥:“好事?你能有什么好事?”

  狄小仙笑嘻嘻的凑到近前,一阵迷人的清香扑鼻,她抓着张乾的衣袖说道:“是真的,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你们莽苍剑派跟桃神教的争斗快要结束了,我听族长大人说,这一次桃神教主跟你们掌门要在漓江决战,谁输了就要交出三百条漓江支流的管辖之权,这么热闹的事情你就不想去瞧瞧?”

  张前脸色一凝,莽苍剑派跟桃神教的争斗由来已久,两个门派的势力范围正好挨着,桃神教作为一个神宗魔门,对于香火神力看的极重,漓江支流无数,这些支流的管辖之权,是两派争夺的重点。

  为了香火神力,桃神教对于这些支流孜孜以求,两派之间的争斗无数,得亏张乾的管辖的丽水河深处莽苍剑派势力范围内部,不然早就被桃神教找上门来了。

  “直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张乾可不信狄小仙来找自己是为了去看热闹。

  “嘻嘻,这次我是带着我家族长的命令来的,族长大人想请你帮个忙。”

  “帮忙?我没记错的话,你们族长已经结成妖丹了吧?我这点修为能够帮上什么忙?”

  青瑶山狐族族长早已结成妖丹,是一尊恐怖的大妖,张乾委实想不到他找自己想干什么。

  “哎呀,族长大人他老人家自然有自己的理由,你帮不帮?你若是答应,族长大人可以给你解除河神符令的封印哦!解除符印之后你也能重新修行了,而且你若是完成了族长大人的委托,他老人家还有诸般好处赐下。”

  张乾抬头看了狄小仙一眼,心中好笑,自己的河神符令早就被残玉解除了,还用狐族族长动手?至于诸般好处,张乾可不信他会这么大方。

  见狄小仙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张乾也好奇起来,当下问道:“你先说清楚,让我帮什么忙?”

  “嘻嘻,简单得很,桃神教主不是要跟你们掌门决战么,那时桃神教中肯定实力空虚,你只需进入桃神教总坛,为族长大人取回一样东西就好。怎么样?是不是非常简单,哎呀你就答应了吧。”

  张乾脸色大变,狠狠瞪了狄小仙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们当我是傻子不成?桃神教总坛是什么地方?那里也是我这个小虾米能去的?就算桃神教教主离开总坛,也会留下种种防御手段,我可不想去送死。再说,你们族长怎么不亲自动手,而是让我去?”

  见狄小仙还要再说,张乾直接一摆手:"好了不要再说了,你走吧,这事情我是不会同意的。”

  “你!不识好人心。”

  见张乾丝毫不受自己迷惑,狄小仙小脚一跺,就在这时,水府外面骤然响起一声低喝:“我早就说了,直接拿下他还怕他不同意?你偏偏要作弄手段。”

  刷!

  话音刚落,一个一身青衣的青年出现在水府大厅之中,这青年长得俊俏极了,简直像画中走出的人,他阴柔的面孔冷冷一笑:“你这人端的不识好歹,如此就别怪我了,小仙,还不动手?”

  张乾微微一笑,他认出来来,这青年也是青瑶山的狐狸精之一,上次他被狄小仙迷惑傻乎乎的前往青瑶山,不但被抢了所有香火神珠,而且还被人狠狠打了一顿,动手的就是这个青年。

  “是你,你叫狄青权吧?怎么,现在你们不怕莽苍剑派报复了?”

  “少废话!”

  狄青权伸出手来,骈指成剑,对着张乾急速点动。

  哧哧哧哧……!

  一连串破空声响起,密密麻麻的白光向张乾急刺而来。

  一旁的狄小仙目中露出挣扎之色,跺了跺脚,却并没有动手。

  见数十道白光刺来,张乾并不慌乱,虽然这个狄青权是法力境界的狐妖,比张乾高了两个境界,但是作为前世的洪荒金仙张乾岂是容易对付的。

  嗡!

  念头动处,数十条小巧玲珑的碧清水龙化生,这些水龙张牙舞爪,迎着白光飞了上去。

  嘣嘣嘣嘣……!

  爆响起处,所有白光皆被水龙崩碎,这还不算,崩碎了白光之后,水龙齐齐盘旋,向狄青权笼罩而去。

  一旁的狄小仙睁大了眼睛,张乾能够显化数十条水龙她不奇怪,毕竟张乾是丽水河河神,本来就擅长弄水法术,可能够将水流显化的水龙操纵的惟妙惟肖,如此栩栩如生,就让她大吃一惊。

  这弄水法术是大路货色,基本上每个修行者都会,但能够显化的如此神妙却有些不可思议了。

  “滚开!”

  被数十条水龙笼罩,狄青权呵斥一声,双手掐印,背后五条尾巴飞腾而出,向这些水龙怕打而去。

  但诡异的是,这些水龙虽然顷刻间就会被狐尾拍碎,但转瞬间就重新化生出来。

  笑话,张乾前世是一尊洪荒金仙,境界之高骇人听闻,弄水法术虽然是大路货色,但是有金仙境界加持,而且他身为太古龙鳅之时,更是将水土两道领悟透彻,如今小小的弄水法术也被张乾玩出花来了。

  就见场中的水龙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到了最后数百水龙飞舞,极为壮观,一开始狄青权还能用狐尾抵挡,但随着时间推移,狄青权手忙脚乱起来。

  眼看自己就被这些水龙死死缠住,虽然这些水龙只是没有法力加持的寻常流水所化,但是一旦被缠住也不容易脱身。

  “开!”

  狄青权咆哮一声,从袍袖中扯出一条洁白的鞭子。

  噼啪!

  这条鞭子甩动,噼啪爆响,数百道鞭影闪烁,瞬间将数百水龙抽散。

  

第4章 狐族老祖
神通不朽全文阅读作者:太乙神蛇加入书架

  张乾眉头一皱,看出这条鞭子是一件法器,有些神妙之处,自己用弄水法术显化的水龙毕竟只是流水所化,而且张乾只是灵机初期境界,根本没有真气在身,不能加持水龙威能,轻易就被鞭子抽散。

  “哼!”

  抽散了水龙,狄青权脸色难看的冷哼一声,长鞭一甩,狠狠向张乾脸上抽了过去。

  张乾笑了:“很好,你想辱我,如此我也不用留手了,跪下!”

  伴着大喝,一条栩栩如生的水龙显化而出,这条水龙跟之前不同,虽然只有丈许长短,但是刚一显化就有一阵可怕的龙威扩散而出!

  昂!

  在狄小仙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这条龙威阵阵的水龙发出恢宏的龙吟!

  “不可能!”

  狄小仙脸色变了,她看的分明,这条水龙简直就像是真的一样,根本看不出是简简单单的流水所化,而且这条水龙竟然脚生九爪!

  噗通!

  狄青权直接被可怕的龙威镇压在地,不由自主的显化原形,却是一条丈许高下的五尾青狐狸!

  而一旁的狄小仙呜咽一声,化作一条尺许长短的小白狐狸。

  刷!

  张乾将小白狐狸抓起来,摸了摸滑溜的白毛,轻笑道:“明明没到化形的时候,偏偏变作人形来我这里放肆,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狄小仙化作的小狐狸挣扎开口言道:“你这个混蛋,别碰我!”

  羲皇世界的妖族要想化形最少也得结成妖丹才可以,狄小仙跟狄青权之所以能够以人形示人,皆是使了障眼法,并不是他们真的化形过。

  “不可能!难道你见过真龙?不然你显化的水龙怎么可能有龙威散发!”

  被镇压在地的狄青权目中一片震惊,看着半空中龙威阵阵的水龙觉得不可思议。

  显化水龙的手段一点都不稀奇,但凡会弄水法术的修士都会。

  之前张乾显化的数百条水龙徒具其形,根本没有神龙之意,轻易就被他的鞭子抽散,但是眼前这条九爪水龙却不是这样,这条水龙一点都看不出虚假之象,宛如一条活着的真龙,并且有龙威散发。

  张乾抱着小白狐狸,坐在贝壳神座上面,微笑道:“我有没有见过真龙?你猜。”

  前世在洪荒世界之时,龙、凤、麒麟三族建立,张乾可是亲眼目睹。

  当时祖龙飞腾九天之上,显化亿万丈祖龙神躯,彰显万兽朝苍奥义,张乾清楚的将祖龙的骇人龙躯影像印在心中,如今不过心神勾动往昔祖龙印象,附在水龙之上,就让狄青权被一丝丝祖龙龙威镇压的动弹不得。

  “银脸、红脸!给我揍他!”

  看着动弹不得的狄青权,张乾招呼一声,却没有得到回应,转头一瞧,就见银脸跟红脸已经化作两条丈许长短的大鲤鱼在大厅中胡乱扑腾。

  张乾微微好笑,念头一动,让水龙散发的龙威收敛一些,略过银脸跟红脸。

  等银脸跟红脸重新站起来,看向张乾的目光变得不一样了,那是一种深深的敬畏。

  “大人你就瞧好吧!”

  银脸拍着马屁,跟红脸对视一眼,蹦到狄青权面前,桀桀怪笑一声,对着狄青权开始拳打脚踢。

  张乾抚摸着小白狐顺滑的皮毛,心里痛快至极,总算报了青瑶山之仇。

  “住手,你们两个下贱的鱼精,你们好大的胆子!”

  狄青权愤怒到极点,却被龙威镇压丝毫动弹不得,银脸跟红脸被狄青权的话激怒了,捶打的更加卖力起来。

  银脸跟红脸属于精怪,而狄青权跟狄小仙属于妖怪,两者有很大的不同,精怪早早就能化形,但是化形不完整,大都样貌恐怖丑陋,就跟银脸红脸一般,周身鳞片,鱼头人身,他俩就是早早化形,终生就这摸样了。

  而妖怪在结成妖丹时期化形,会跟人形一模一样,一个个化形的貌美如花,十分俊俏。

  两者之间谁也看不起谁,矛盾不小。

  就在两头鱼精痛打狐妖之时,愤怒到极点的狄青权突然一张嘴,一道流光飞出,这道流光以极快的速度飞出了水府。

  “小杂种,还不把我放开,我已经传信老祖,等老祖到来,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这般嚣张!”

  张乾玩味一笑,并不害怕,只说道:“银脸红脸,给我狠狠地打!”

  嘭嘭嘭嘭……!

  俩鱼精卖足力气,对着狄青权爆锤,也得亏狄青权的境界是法力境界,比俩鱼精高了不知多少,肉身也比较强横,不然早就被打的皮肉开裂了,就算这样他也不好受。

  “住手吧!”

  就在此时,一阵可怕的威压横扫而来,覆盖整个水府,在这威压之下,半空中龙威阵阵的水龙直接爆散,重新化作流水。

  刷!

  狄青权直接跳了起来,重新化作人形。

  “老祖!”

  而张乾怀中的狄小仙就尴尬了,龙威一散,她化作少女模样,直接被张乾搂在怀里,让狄小仙脸色通红。

  “啊,我要杀了你!”

  狄小仙对着张乾又抓又扭。

  张乾干笑一声,放开狄小仙,拱手高声道:“还请老祖入内一见。”

  张乾没想到青瑶山狐族老祖来的这么快,不过他也不慌张,显得胸有成竹。

  刷!

  一个八九十岁模样的白发老者拄着拐杖出现在水府之中。

  “老祖,属下办事不利,还请老祖责罚。”

  见自家老祖降临,狄青权顿时老实了,不过一双眼睛满是仇恨之色,死死盯着张乾。

  张乾不以为意,只笑道:“老祖降临,我这小小水府真的是蓬荜生辉啊,废话我也不多说,您既然亲自前来,肯定吃定我了,我也不是不识好歹之人,单凭老祖吩咐就是。”

  “哦?你很识趣,现在像你这么识趣的人很少了,不错。”

  狐族老祖倒是惊奇了一下,没想到对方如此识趣。

  不是张乾识趣,而是这尊老祖是结成妖丹的大妖,哪怕张乾有前世的金仙境界也没有用,动起手来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如此还不如识趣一点。

  刷!

  就在这时,狐族老祖突然伸指一点,一枚洁白的玄奥符篆飞出,瞬间没入张乾眉心之中,张乾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这枚符篆直接出现在张乾的脑海深处,在神魂中扎了根。

  “你这是什么意思?”

  感应到牢牢束缚这自己神魂的符篆,张乾暗暗恼怒。

  “你既然答应了,就得听我吩咐,这枚符篆扎根在你的神魂之中,我念头一动就能让你魂飞魄散,你是个聪明人,我也不瞒你,这一次桃神教主跟莽苍掌门的决战十分瞩目,桃神教主肯定会带着教众大举出动,我要你前往桃神教总坛,为我取一样东西。”

  “老祖是不是太过高看我了,我现在不过灵机初期境界,那桃神教总坛对我来说不啻于龙潭虎穴,就算我拼掉性命,恐怕连门都进不去。”

  张乾十分不明白,自己明明境界低微,却被狐族老祖委以重任,这让他十分摸不到头脑。

  狐族老祖呵呵一笑:“你放心,我自有准备,这是桃神教总坛的阵法布置跟漏洞之处,这是老祖一根毫毛,你只需带在身上,自可隐匿形迹,谁也看不到你。”

  话音一落,狐族老祖扔来一根白色毫毛,这根毫毛直接落到张乾的头发上面,然后落地生根,好似长在了上面,而他神魂深处的符篆轻轻一动,一副画面出现在张乾的脑海中,那是桃神教总坛的诸般布置跟溜进去的路线,以及张乾的目标——一枚硕大的蟠桃。

  “这蟠桃是什么东西?”

  知道自己的目标是这枚奇怪的蟠桃,张乾有些奇怪。

  狐族老祖淡淡道:“此乃桃神教至宝一气桃神偶,你明白了吧?好了,老祖我就告辞了,一个月后桃神教跟莽苍剑派决战之日老祖再来,带你前往桃神教总坛。”

  刷!

  这尊老狐狸袍袖一甩,直接将狄小仙跟狄青权收到袖子里面,身形消失不见。

  “吓死我了,这老狐狸好可怕!”

  银脸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

  张乾打发了两个鱼精,回到自己的房间,皱起了眉头。

  “一气桃神偶!没想到这老狐狸的目标是这件宝贝,这可是了不得的东西,可恶,这个老狐狸到底有什么算计,以他结成妖丹的威能,若是桃神教主不在,他肯定能够直接杀上门去,那个时候空虚的桃神教总坛肯定挡不住他,为何非得让我前去盗取此宝?”

  张乾越想越是心烦意乱,至于神魂深处的符篆,他根本一点都不担心,有神异的残玉在,只需一个念头,就能将这枚符篆震碎,跟之前震碎河神符令一般。

  对于桃神教,张乾还是有一些了解的,这是一个有名的神宗魔门,他们的门人弟子走的是神魔之道,讲求在显化灵机之后,用香火神力将自己的灵机祭炼成一尊魔神,然后神我合一,化身神魔之躯,威力惊人,跟仙道修行大不相同。

  而桃神教主更是金丹八转的大能,只比法相境界的大能差一些。

  传说桃神教主的灵机是一株先天蟠桃,灵机份数先天级数,蟠桃模样的一气桃神偶就是桃神教主用自己的灵机本源生生祭炼出来的,妙用无穷,是一种造化神奇的异宝。

第5章 恶客上门
神通不朽全文阅读作者:太乙神蛇加入书架

  “哎,想我一尊洪荒金仙,如今却要被一个小小的金丹狐妖挟制!”

  张乾摇了摇头,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猛然冒出个念头来。

  “我明白了,我现在还是莽苍剑派的人,这老狐狸之所以非得让我前往桃神教盗取至宝,莫非是打着栽赃嫁祸的主意?若是盗宝成功,那桃神教主只会从我这里知道是莽苍剑派动的手,说不定得等盗宝成功,我就会被那老狐狸杀人灭口,如此死无对证,桃神教主失了至宝,只会怨恨莽苍剑派。”

  越是细想,张乾的眼睛越是明亮,对于狐族老祖的打算已经琢磨的八九不离十。

  盘算了一会,张乾心中有了打算,他不再想别的,闭上眼睛开始第一次修炼。

  《太乙炼魔金章》,这是张乾在洪荒世界开创的修行功法,而且在他修炼到金仙境界之后,还特意完善过这门修行功法,让这门功法趋于完美。

  金仙境界对于羲皇大世界来说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无上境界,这门修行功法同样妙不可言。

  然而,就在他刚要吞吸天地灵气修炼之时,脑海深处的残玉突然有了动静。

  这枚奇异的残玉轻轻一跳,竟然将张乾的泥鳅灵机吸引了过去,然后一点金色的血珠从光点之中飞了出来。

  “这是……?这是我前世身为太古龙鳅之时的精血!”

  张乾大吃一惊,这枚金色的血珠散发着他极为熟悉的气息,分明就是前世他身为太古龙鳅之时的一滴精血!

  “这是怎么回事?”

  不等张乾仔细琢磨,金色精血直接将泥鳅灵机吞吸,然后两者融合为一,在精血鼓荡之间,化作一条寸许长短的金色泥鳅,分明是太古龙鳅模样!

  金色泥鳅在张乾的脑海深处游荡,突然之间尾巴一甩,直直蹿到张乾的心脏之中!

  “啊……!”

  泥鳅一进入心脏,就有一阵尖锐到极点的疼痛袭来,让张乾忍不住叫出声来。

  刷刷刷……!

  金色泥鳅在心脏中游荡一会,开始顺着他周身血脉飞速游动,在游动了九个周天之后,重新回到心脏之中,然后在张乾的震骇中金色泥鳅轰然爆开!

  咚咚咚咚……!

  泥鳅爆开之后,张乾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让他的胸口一鼓一鼓的,极为吓人。

  而他心脏中的本源精血出现了变化,从血红开始慢慢向金色转变,这种转变无比突然,不一会金色开始蔓延,不知道几个时辰过后,张乾的心脏之中已经变得一片金黄,然后金黄色血液开始进入血脉,循环起来。

  张乾感应到自己的血脉正在发生一种神异的改变,血脉中的气血开始向金色转变,随着血液流动,不一会他全身血液全部变成了金色。

  嗡!

  一阵诡异的威压从张乾身上扩散而出,逐渐弥漫整个水府,银脸跟红脸在这种威压中直接现出原形。

  此时此刻张乾的血脉已然改变,变成了太古龙鳅血脉!

  “我现在是人是妖?”

  心神看着自己血脉中流淌的金色血液,张乾皱起了眉头,他现在已经改换了血脉,在太古龙鳅精血的作用下他一身血脉全部都是太古龙鳅血脉,跟前世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前世在洪荒之时,他的原身是一条万丈长短的太古龙鳅,而在羲皇世界他的原身就是人族之身,但是现在转化了血脉之后,就连张乾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人族还是妖族了。

  蓦然,张乾心中升起一种奇异的感应,他顺着这股感应念头一动,就见血脉奔腾之间,他的身形立刻大变,不再是人形,而是化作一条金黄的太古龙鳅!

  刷!

  丈许长短的太古龙鳅再次一变,重新化作人形。

  “这……!我竟然可以在太古龙鳅在人族之身之间自由变化!”

  张乾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现在张乾化作人形就是真真正正的人族之身,而化作太古龙鳅就是真正的太古龙鳅,十分奇妙。

  但让张乾可惜的是,转化了血脉之后,他的修为也消散一空,此时他的境界跌落到炼血初期境界,得重新开始修炼了。

  “也算不错,现在我化身太古龙鳅就是先天生灵,可不是什么妖族,倒是一个底牌。没想到这枚残玉竟然还带着我前世的一点精血,不知道这枚残玉还有没有什么惊喜带给我。”

  太古龙鳅可不是什么妖,而是恐怖的先天生灵,前世张乾在洪荒世界可是靠着太古龙鳅之身修成金仙大能。

  吒!

  将自己的变化研究透彻之后,张乾心生欢喜,他双手掐一枚奇怪的法印,口出玄妙道音,金黄的气血沸腾起来。

  这还不算,金黄的气血一边在血脉中不断循环流转,一边发出奇异的震动,淬炼自身气血。

  炼血境界是修行打基础的境界,需要将自身气血熬炼通透澄净,而张乾现在是太古龙鳅血脉,刚刚被前世的精血转化,一身气血本来就澄净无比。

  现在功法运转开来,张乾的修行速度简直骇人听闻,也就眨眼之间,他就重新回到炼血大圆满境界!

  一身气血饱满鼓荡,澄净无比,宛如金色的琉璃。

  噗!

  张口吐出一道黑色的烟雾,这是气血中残留的杂质,然后张乾念头一动,开始感应外界的天地灵气,这一关对于寻常修士来说有些难度。

  因为要想感应外界的天地灵气需要放出自己的心神,心神这个东西十分飘渺虚幻,一般人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才能用飘渺的心神感应到外界的灵气。

  但是这个难关对于张乾来说是不存在的,别忘了他前世是金仙境界,现在修为虽然没了,但是心神无比强大,他稍一感应,就捕捉到了外界无处不在的天地灵气。

  可惜相比于洪荒世界无处不在的先天灵气来说,羲皇世界的灵气太过寻常,甚至连后天灵气都不是。

  嗖!

  一缕天地灵气被张乾捕捉到,然后缓缓向张乾的头顶百会飞来,

  这道灵气通过他的头顶百会穴,进入气血之中。

  轰隆!

  张乾耳边响起轰然震鸣,灵气跟气血相合,顿时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他周身所有气血全部飞蛾扑火一般向这道灵气涌来。

  最后所有气血团成一枚金灿灿的血球,张乾将自己全部心神投射道这枚血球之中,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奇异的世界。

  这里是他的血脉之源,是这具身体不可知的层面,人族为羲皇所造,每个人的血脉本源都不相同,灵机也不一样,而灵机就是修士的修行本源。

  此刻张乾在这个不可知的层面看到了自己现在的灵机,依旧是一条泥鳅,不过这条泥鳅不再是平平无奇不入流的泥鳅,而是一条金黄色散发着阵阵先天道意的泥鳅——太古龙鳅!

  “果然如此,我转化了血脉之后,灵机也变成了太古龙鳅模样,太古龙鳅为洪荒先天生灵,虽然不知道羲皇世界有没有,不过单单论品级的话最少都是先天品级的灵机!”

  嗡!

  他将自己的心神蔓延向这条太古龙鳅,然后这条十分虚幻的太古龙鳅突然飞了出来,从张乾的百会穴而出,浮现在他的头顶。

  这就是显化灵机,灵机显化出来,张乾也重新回到了灵机初期境界。

  炼血、感应、灵机三个境界被张乾轻易重修完成,不过接下来的就不是这么容易了,显化灵机之后才是修行的开始,接下来得吞吸天地灵气滋养灵机,最终使灵机化作实物一般,变作丈许长短,才是灵机大圆满境界,然后才能开始炼气开窍境界的修炼。

  刷!

  金黄的太古龙秋灵机被张乾收回,这条金黄的太古龙鳅直接来到张乾的丹田之中安了家。

  张开眼睛,张乾双拳一握,顿时感应到一股恐怖的巨力爆发出来,转化了血脉之后就是不一样,之前张乾在灵机初期境界,一身力量平平无奇,但是现在转化了血脉之后他现在的力量一举一动都有万斤巨力,骇人听闻。

  “先天级数的太古龙鳅灵机,我现在也算一尊绝世天才了。”

  张乾满意一笑,出门一看,愕然发现银脸跟红脸愁眉苦脸的趴在地上。

  “大人,您好像变得不一样了,嗯,气息怎么变了?”

  张乾微微一笑,也没有解释,掐指一算,立刻吃了一惊,发现已经三天过去!

  “我竟然修炼了三天时间,坏了!”

  张乾脸色一变,没等他说什么,一声冰冷的呵斥突然传来:“丽水河神何在?”

  一旁的银脸红脸立刻蹦了起来,他们愁眉苦脸的叫道:“苦也,莽苍剑派的大人来收珠子了,我们还差一半多,这可如何是好?加上这一次大人已经拖欠两次了,怕是下场不妙,要不我们跑了吧。”

  张乾眼神冰冷,迈步来到水府前厅,就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孩童站在那里,孩童身着一身赤红的道衣,分明是莽苍剑派真传弟子的服饰,往脸上看去,就见这孩童眉清目秀,眼神清亮,其中透着古灵精怪之意,眼角隐隐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傲意。

  这孩童别看年纪小,但是修为可不低,张乾稍一感应就知道这孩童赫然是法力境界!

  “好强横的资质,这孩童也不知道是谁,这才十四五岁年纪就是法力境界了!”

  张乾心中暗暗吃惊,灵机境界大圆满之后就是炼气境界,等周身三百六十穴窍开辟完毕,就是炼气大圆满境界,然后开辟识海,化生灵识,灵识跟真气融合就是法力境界!

  眼前这孩童,不过十四五岁就开辟了识海,成就法力境界,不可小觑。

  “你就是丽水河神?咦,我好像认识你,你不是那个张泥鳅么!哈哈哈哈,好玩,没想到我这次抢来收珠子的任务,竟然能够碰到你。”

第6章 神通手段
神通不朽全文阅读作者:太乙神蛇加入书架

  “张泥鳅?”

  张乾脸色一黑,这外号是他的原身在莽苍剑派的称呼,因为显化的灵机是一条泥鳅的缘故,别人都叫他张泥鳅,成为莽苍剑派的笑柄。

  忍住心中怒火,张乾淡淡的说道:“在下张乾,可不是什么泥鳅,师弟如何称呼?”

  “呸!你这小泥鳅哪来的资格叫我师弟?我现在是法力境界,为门派真传,你得叫我师兄。我叫乔金宁,你叫我乔师兄便好,你的灵机呢,快显化出来让我瞧瞧,都叫你张泥鳅,我还没见过哩。”

  张乾心中更怒,不过却没有发作,这孩童叫乔金宁,张乾还是听说过的,他就是莽苍剑派大名鼎鼎的金宁童子,也有人叫金宁仙童,资质强横,听说显化的灵机是一株先天灵根。

  “乔师兄开玩笑了,我这灵机低劣,不提也罢,我们还是说说香火神珠的事吧。”

  “不行,少废话,我就是要看,你快点显化出来让我瞧瞧,不然让你好看!”

  乔金宁脸色一变,目中透出蛮横之色。

  张乾眼珠一转,笑了。

  “那好吧,师兄真的要看?”

  “你快点!”

  张乾笑容收敛,心念一动,尺许长短的金色太古龙鳅灵机显化在头顶。

  “哈哈哈哈,果然是一条泥鳅!咦……,不对啊,你的泥鳅灵机怎么变成金色了?我记得你的灵机本来是不入流的品级,如今变成金色不说,看这品级最少都是先天级数,有趣,说!你是不是得了什么宝贝!”

  乔金宁虽然年纪幼小,不过身为莽苍剑派真传弟子的他也是见识非凡之辈,一眼瞧出张乾的金色泥鳅不一般,甚至灵机品级隐隐在自己的灵机之上!

  “这怎么可能?来之前我分明听说过,这张乾的灵机是一条灰黑的泥鳅,低劣无比,如今这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乔金宁越来越感兴趣了。

  张乾施施然来到贝壳神座上面坐下,自顾自的说道:“乔师兄请了,灵机之事不提也罢,那香火神珠我只收集了一小半,数目还差一些,能不能宽容些时日?”

  乔金宁冷冷一笑:“谁问你香火神珠的事情了,快说,你的灵机是怎么回事?能让低劣不堪的泥鳅灵机,变成堪比先天级数的灵机,我可不信这其中没有什么猫腻,怎么?还要我拿下你亲自审问么?”

  此刻乔金宁目中现出一抹贪念,羲皇世界能够提升灵机品级、进化修行资质的宝贝不是没有,但是全都是罕见到极点的奇珍异宝,哪怕他是莽苍剑派的真传弟子也只是听说过这些异宝,而没有见过。

  如今张乾灵机变化这么大,乔金宁立刻想到了那些能够提升灵机品级的至宝。

  张乾心中一沉,知道今天不能善了了,早知道自己不在乔金宁面前显化灵机了,现在他根本没办法解释自己的灵机变化的原因。

  见张乾不回答,乔金宁目光一冷,玩味一笑:“不说是么?很好,给我跪下!”

  话音一落,乔金宁小手一动,掐出一枚古怪的印诀,一抹诡异的波动从这枚印诀中扩散而出,瞬间冲到张乾的神魂深处。

  “咦!不对!”

  看到张乾没有任何反应,乔金宁脸色大变,一脸阴鸷的喝道:“你好大的胆子,你神魂深处的河神符令呢?为什么我感应不到?难道你投靠了桃神教!”

  刚才乔金宁想要引动张乾神魂深处的河神符令,镇压张乾的神魂,不料他根本没有感应到张乾身上的河神符令。

  张乾脸色一变,变得难看起来,猛然站起身来嘿然道:“师兄现在才知道?晚了,前段时间桃神教主亲自出手,已经为我解除了神魂深处的河神符令,如今我已经是自由身,不再是莽苍剑派的奴隶,本来你好言好语的说话,我还打算放过你,现在你还是留下吧!”

  “找死!”

  乔金宁冷冷一笑,念头一动手中现出一枚金黄的铃铛,铃铛周围有一阵阵虚幻的音波闪动,这是乔金宁的护身法器诡音迷心铃,由莽苍剑派炼器长老炼制,内中足有十道道禁,只差两道道禁就是顶尖圆满的法器,颇为不俗。

  叮叮叮……!

  乔金宁将铃铛一摇,一连串肉眼可见的音波涟漪化生,瞬间淹没整个水府。

  张乾如如不动,以他的见识看到这枚铃铛的第一眼,就知道这枚法器的大体功用,他躲都不躲,任由铃音将自己淹没。

  诡音迷心铃有震动敌方魂魄的妙用,可惜张乾前世身为洪荒金仙,如今虽然修为全无,但是单单心神却强大无比,铃音根本动摇不了他强横无比的心神。

  “怎么可能!”

  乔金宁疯狂摇动诡音迷心铃,看到张乾只微笑的看着他,心中震惊无比。

  “师兄你这铃铛倒是挺好听的,你还有什么手段快点使出来吧,不然一会你可没机会了。”

  “你……!”

  乔金宁大怒,手掌一扬,轰咔一声,一道蓝莹莹的雷霆直直向张乾劈去。

  “咦,这是掌心雷吧?没用的,跟当初的天劫比起来,你这掌心雷实在太弱了。”

  一边喃喃自语,张乾一边伸指一点,一道古怪的水流漩涡出现,直直将雷霆挡住,漩涡急速一转,竟不可思议的将雷霆研磨成密密麻麻的雷电火花,最后连火花都消散不见。

  当初在洪荒世界张乾曾经度过化形雷劫,那可是洪荒天劫,何其可怕,跟天劫比起来,乔金宁劈出的而雷霆跟笑话一般。

  轰轰轰……!

  乔金宁目眦欲裂,心中发狠,再不吝啬法力,鼓荡周身法力,双手齐扬,密密麻麻的雷霆笼罩张乾周身。

  “都说了,没用的,你怎么不听呢。”

  张乾动也不动,只伸指乱点,依旧用大路货色的弄水法术显化一座水光粼粼的球形光罩,将自己罩住,光罩上面腾起一座座细小的水流漩涡,将所有雷霆接住,这些漩涡急速转动,轻易就将乔金宁打出的雷霆磨灭。

  “不可能!这是弄水法术,怎么可能挡住我的掌心雷?我不信!”

  张乾嗤笑一声,心中暗道:你若是有金仙境界打底,小小的弄水法术也能玩出花来。

  “好了,也玩够了,你就躺下吧!”

  话音一落,张乾轻轻一迈步,不见动作,张乾的身形瞬间出现在乔金宁身前,轻轻伸指一点,点中乔金宁的眉心。

  嗡!

  一抹土黄的光芒闪过,乔金宁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从脖子往下直接变成了灰色的石头!

  当!

  张乾屈指一弹,直接将身体化作石头的乔金宁弹飞了出去,狠狠落到水府院子之中。

  如今张乾改换了周身血脉,恢复了太古龙鳅之身,太古龙鳅的天赋神通也能使用一二了,刚才他一迈步就来到乔金宁身前,分明是缩地成寸的运用,而伸指一点将乔金宁的身体变成石头,也是一种石化神通。

  这两样神通对张乾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乔金宁来说冲击就太大了,他现在躺在地上,只有头颅能动,不可思议的看着张乾,呆呆的自语道:“这是神通,你怎么可能会神通,你的境界明明只是灵机初期!”

  羲皇世界的修士也能够修炼神通,不过要想修炼神通需要强横的修为打底,在真元境界,修士可以修行一门妙法,而到了金丹境界妙法可以转化成后天神通,威力就变得十分巨大了,每一种后天神通都有九层境界,要想将一种后天神通修炼到九层圆满,不成元神境界想都别想,就算炼就元神的长生大能,能将一门神通修炼到九层圆满的也少之又少。

  而后天神通九层圆满之后若是有机缘,可以将这门神通转化成惊天动地的先天神通,可惜先天神通只是一种传说,谁也没有见识过。

  而张乾分明只是灵机初期境界,离着真元境界还差得远,但是却轻易使出了两种神通手段。

  可惜乔金宁不知道,张乾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没有别的,只是因为张乾可以在太古龙鳅跟人族之身之间自由变化,他轻易就能使出太古龙鳅的天赋神通。

  天赋神通又不一样了,羲皇世界的妖族都有天赋神通,天赋神通的修行跟仙道修行一般无二,妖族修行炼出妖元就能勉强使出自己的天赋神通,等结成妖丹,就能让自己的天赋神通威能大涨。

  作为曾经的洪荒金仙,张乾早就将自己太古龙鳅的天赋神通研究的明明白白,如今轻易就能使出来,不过威力并没有多高,也就能对付法力初期的乔金宁,碰上法力后期的修士,张乾就得抓瞎。

  叮铃!

  伸手一抓,张乾将乔金宁手上的诡音迷心铃收起来,看了一眼,笑眯眯的揣到自己怀里。

  “不错,是个好东西,你还有什么宝贝?咦,这小袋子是储物袋吧。”

  伸手从乔金宁的腰间取下一枚锦囊模样的储物袋,张乾念头一动,强横无比的心神直接将乔金宁附在上面的神识驱散,打开了储物袋。

  乔金宁气极,却毫无办法,只能看着张乾将自己储物袋中的东西一样样收起来,最后连储物袋都挂在自己腰间。

  “怎么?你可是不服气?”

  看到乔金宁脸色狰狞的瞪着自己,张乾丝毫不以为意,他笑眯眯的看着乔金宁,轻轻笑道:“你说你一个莽苍剑派真传弟子,与我争斗不使剑术偏偏用什么掌心雷,本来我还想看看这世界的剑术有什么厉害之处呢。”

  张乾显得有些遗憾,莽苍剑派是剑道门派,门中弟子多是剑修,平时养炼飞剑,祭炼剑丸,有诸多剑道手段,可惜这乔金宁也是独一份,根本没用什么剑道手段。

  听张乾这么一说,乔金宁脸色一红,不是他不想用剑道手段,而是他对剑道根本不感兴趣,也没有修炼剑道手段,他能够在十四五岁修炼到法力境界,已经是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在修炼了,哪里还有时间去修炼什么剑道,就连这掌心雷都是他师父硬逼着他修炼出来的,威力平平无奇。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太乙神蛇所写的《神通不朽》为转载作品,神通不朽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神通不朽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神通不朽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神通不朽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神通不朽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神通不朽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