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妖怪大人帮帮忙最新章节 > 妖怪大人帮帮忙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妖怪大人帮帮忙 连载中
分享妖怪大人帮帮忙

妖怪大人帮帮忙全文阅读

妖怪大人帮帮忙作者:壶说

妖怪大人帮帮忙简介:人类,在享受着这个世界进化给自己带来更出彩生活的同时。
  或许,永远不会知道。
  在每天熙熙攘攘的‘同类中’,还藏着一群和他们一样聪明的生物。
  摩天大楼里,霓虹灯下。
  大都市,小城镇。
  或许,就在你身边。
  甚至,就是你的爱人。
  在你看不见的世界,还有着另一重不为人知的身份。
  阳光下,有个活了八百年的杀手不太冷。
  喊麦的主播会跳大神。
  春城医院的老院长竟是龙虎山前代天师、
  外卖小哥见了喵星人颤抖地迈不开步子。
  电器铺的猥琐大叔自称妖管局长。
  妖怪与人,
  妖怪与妖怪。
  一幕幕,光怪陆离,笑中有泪的故事。
  正在这座城市里上演着,发生着…… https://www.uukanshu.com
-------------------------------------

妖怪大人帮帮忙最新章节第34章 暑假作业风波!
第2章 绑匪
妖怪大人帮帮忙全文阅读作者:壶说加入书架

  平头青年左手仍夹着那根云烟。

  右手,却不知何时化成一只黑乎乎的锋锐爪子,轻易将青年保安胸膛洞穿。

  而后,抬手间,精准无比地将尸体扔回保安亭。

  “噗!”

  “嘭!”

  “不好意思,忘了和你说,我们就是绑匪。”平头青年呵呵一笑,舔了一口化作锋利锐爪的手掌。

  说话间,浑身一阵黑气弥漫。

  一瞬,竟是变幻成了和青年保安一模一样…

  下一刻,幻化成保安模样的平头青年随手捡起地上的小喇叭,走进保安亭里,按开电动校门按钮。

  “吱…”

  军绿色面包车缓缓驶入校区。

  司机似乎对校内环境十分熟悉,毫不停留直接驶往西校区。

  ……

  此时,高二三班里。

  穆涛有些没精打采,十分郁闷。

  被冯老夫子点名,自然也没了提前溜出去和张小飞他们去网吧开黑的心情。

  将草稿纸揉成团,懒懒地打了一个哈欠。

  趴在书桌上,独自闭目养神。

  反正这次考试只剩下十分钟左右,就别再惹冯老头不高兴了。

  抬头看了一样黑板上的时钟,穆涛暗自盘算着。

  “呼…”

  起风了,窗外柳梢摆动。

  脑子里正在重温昨夜开黑风-骚走位技术的穆涛,只觉脸上被一股不知从哪里吹来的微风拂过。

  突兀地,猛然望向窗外。

  一丝难言的烦躁以及不安,在心里生出。

  这股风里,夹杂着一股血腥味。

  味道,有点不对劲!

  穆涛生来嗅觉便比常人更加敏锐些,

  因为学校旁,不远处便有一座市场。

  血腥味,往日也一直有。

  嗅觉颇为敏锐的穆涛基本上能分辨出鸡血,或是鸭血的血味。

  但,这次有点不一样…

  这次,风里夹杂着的血气,竟是带着一股腥甜的味道。

  这味道,莫名让他觉得不安。

  被这股味道牵引着,好几次,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出去一探究竟。

  可当看向门口手持戒尺‘虎视眈眈’盯着自己的冯老夫子,穆涛又是轻声一叹,乖乖趴在桌子上。

  因为自小拥有一些远超于常人天赋的缘故。

  穆涛不论是五感,还是精神都要比寻常人强大许多。

  故此,在第一时间便察觉到校园里的异常。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他双手轻轻揉了太阳穴。

  一股微不可查的精神波动竟是从双眼探出,顺着窗户向着那股腥风吹来方向而去。

  很小的时候,穆涛便觉察到了自己与常人的不同。

  就像是电视里曾经演到过的那些异能者一般,自己可以操控意念。

  随着年龄的成长,这股能力愈来愈强。

  如今,只要愿意,穆涛更是能将自己的精神意念覆盖住全校园。

  抬手撑着下巴,穆涛全神贯注,小心翼翼控制释放出的那一小股意念去捕捉隐藏在微风中的那一丝血腥来源。

  风,越来越大,夹杂着一股凉意。

  终于,穆涛捕捉到了风中的那股血腥味道。

  面色,不由微微一变。

  在这股血腥味道中,还夹杂有一股令他感到莫名心悸的气息!

  隐隐的,似乎还有另外一股精神波动也在往这边窥视。

  这股波动,感觉比自己来,还要强上一些。

  唰!

  还来不及反应,身体骤然生出一股寒意。

  瞬时,一股莫名而来的危机感刹那笼罩自己。

  这是五感预警!

  从小到大,也不过出现过三次。

  可就是这三次五感提前生出的预警,让自己一次又一次与危险擦肩而过。

  而这一次的,似乎比以往都来的更为强烈。

  不能再等下去了!

  略微沉吟,面色不知什么时候有点苍白的穆涛捧着卷子唰地一下站起。

  突兀的动作把边上的学生稍稍惊吓了一跳。

  “报告老师!我肚子痛,要去厕所!”

  “噗!”

  当场就有几个笑点奇低的同学忍不住笑出声。

  而后,教室里响起一群学生的大笑声。

  不出预料,这个挺烂的借口又惹出一阵哄闹。

  同学们看向穆涛的眼神,多少都有点像是在看哗众取宠的傻子。

  毕竟还有几分钟就交卷了,偏偏‘穆皮脸’这个时候还玩这个把戏。

  ‘穆皮脸’,正是穆涛在班上诸多外号中最受欢迎的一个,得源于他的厚脸皮。

  砰砰砰!

  冯老头干瘦的大手挥动戒尺,依旧是重重敲打三下,将吵杂的声响再度镇压下去。

  “穆涛,怎么又是你。”

  皱了皱眉,冯老夫子下意识地说了一句。

  缓缓站起身,走过来微微弓腰站在穆涛书桌前面,翻了翻他的试卷。

  “去吧,看你这脸都憋得发白了,这次就不为难你了。”难得的没有去为难穆涛,冯老头抬手便收走了他的试卷。

  “谢谢老师!”

  等走出教室,耳力颇好的穆涛仍然能听到冯老夫子那小声嘀咕,“现在的学生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就为了早下几分钟,装得跟真一样。”

  “这次,真是冤枉啊!”心里默默地替自己喊了声冤,但穆涛手上动作却不慢,迅速将笔袋收进书包,向着楼下跑去。

  路过窗子,还不忘对旁边几个死党挤眉弄眼。

  “穆皮脸果然并非浪得虚名!”一名身形如瘦猴的死党不忘双手竖起大拇指。

  瘦猴旁边,一名死党做出举手脚并举的动作,冲着穆涛比口型道:“穆皮脸潇洒依旧,我等犹不及也!”

  空气中,血腥气愈发浓郁起来。

  不容多想,穆涛冲着窗户里做出一个国际通用的手势后,大步向着楼下冲去。

  顾不得再回应两个贱人。

  伴随着这股血腥气,心中那股危机感亦是越发强烈起来。

  “哼,真是一丘之貉!”

  走到一楼厕所那儿,穆涛刚想掏出手机,听力奇好的他,就听到楼上教室里柳菲低声哼出这么一句。

  “柳大美女,不就唠叨你一句么,用得着这样腹诽我吗?”

  穆涛满头黑线,抬头看了一眼楼上,小声嘀咕一句。

  身子微微一顿,掏出手机,往转角处厕所走去。

  坐了这么久,看到厕所才发现真的有点尿意了。

  “嗡嗡…”

  刚踏入厕所门,手里的机子便震动起来,是张小飞来电话了。

  “胖子别打了,我这不是来了嘛。”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场外巡考的老师,穆涛压低声音,往厕所里喊了一句,“你先赶紧出去开机子,晚了当心没位子。”

  嘭!

  下一刻,最里面的厕所门打开。

  旋即,从中钻出一个浓眉毛大眼睛的小胖子来。

  张小飞浑身大汗淋漓,嘴里还叼着半根‘玉溪’吞云吐雾得正嗨。

  “不着急,我叫小远去开机了,抽完这根再去。”随手擦了把汗,张小飞悠悠然吐出一口眼圈,一脸惬意,“你让我先去,那你呢?”

  穆涛张了张嘴,刚想要说些什么。

  猛然面色一变,拉着张小飞便躲进了隔壁厕所。

  “涛哥,等等!这是…这是女…”

  不等张小飞说完,便被穆涛按住了脑袋,比了个“嘘”的手势。

  刚做完这一切,便听得“吱!”的一声巨响。

  突兀地,教学楼前忽然传来一阵急促刺耳的刹车声,瞬时打破了校园内的静谧。

  车门打开,跳下五名身穿迷彩,全副武装的彪悍大汉。

  五人下车后快速看了一眼四周,然后直接冲入教学楼。

  “砰!”

  驾驶位门被拉开,走出一名军官打扮的瘦削中年人。

  和先前全副武装的五人不同,他浑身只有腰里别有枪套,右耳挂有一只耳麦。

  下车后,走入教学楼,看了眼被打晕瘫倒在地上的巡考老师。

  环顾一圈,便直然往校长室方向走去。

  “我去,这些人是谁啊!”作为‘吃鸡’达人的张小飞满脸兴奋,对于这些人手中枪械颇为熟悉,不由咋舌道:“感觉好牛-逼的样子。涛哥你看,刚刚那五个人背上两把像不像M4A1和AK?”

  两人蹲在厕所门口,探出脑袋。

  说话间,张小飞连连忙扔掉手里的烟蒂,一脸兴奋,搭上穆涛肩膀就要出去近距离观望一番。

  穆涛虽然也玩‘吃鸡’,看到那些人背的家伙也很震撼。

  但当这些人出现后,心里的危机感表现得更为强烈。

  以至于,原本平稳的心跳也稍微有点加速的感觉。

  因为,空气中,那股浓烈血腥气味也在不经意间越发的靠近…

  赫然,正是从这几人身上散发出!

  “不要命了?”穆涛眼明手快,一把拉住张小飞校服衣领,用力将他拽回厕所,不由瞪着他道:“你没瞧着巡考的两个老师都被他们打昏了?你出去是想要让人家喂你颗子弹尝尝?”

  “不能够吧!”张小飞瞪大了眼睛,看了眼厕所外瘫倒在昏迷不醒的体育老师,不由缩回脖子道:“搞不好,是校长临时起意请地方部队过来配合演戏?”

  “绝不可能是演戏!”穆涛微微皱眉,说着,又小心翼翼看了一眼外边,压低声音道:“这些人,也绝对不可能是军人。李叔他曾经就是特种兵,在他身上虽然有血腥味,但却会让人有种安全感的,他们没有!”

  张小飞愣了愣,好奇道:“李叔是谁!”

第3章 注意,这不是演习
妖怪大人帮帮忙全文阅读作者:壶说加入书架

  “我老爸的一个战友。”

  这下,张小飞老实了,安静地蹲下身子不再说话。

  穆涛老爸他是知道的,春城市刑侦大队大队长。

  年轻时,曾参加过对‘猴子国’反击战。

  曾经,是真正经历过生死的军人。

  透过厕所窗子,穆涛看了一眼窗外军绿色的无牌面包车,皱眉想了一下,“他们开来这车也不合理,就普通一面包车喷的绿漆,那人刚进校长室了,咱先看看再说。”

  说着,挂在厕所门口的大喇叭便发出一阵开机前的嗡鸣声。

  随即,便传出校长略微颤抖的声音。

  “各位同学老师,因校内发生紧急情况,期末考试暂停!

  “重复!”

  “因校内发生紧急情况,除了高二三班的师生,其余同学老师请立刻马上离开学校!”

  砰砰砰…

  当广播重复第二遍的时候,教学楼里正在迎接期末考的诸多师生来不及反应,便听到三楼阳台传来一连串震耳欲聋的枪声。

  瞬间,便将他们一下拉回现实。

  整栋教学楼的师生这才意识到真是遇到了紧急情况。

  乱哄哄地,一窝蜂冲出教室,直往校门口飞窜。

  “紧急事故?”前一刻还满脸兴奋的张小飞,在听到枪声后就愣住了,拉起穆涛就往外面冲,“可能是演习吧,涛哥,我们也走!”

  向外推了一把张小飞,穆涛摇摇头道:“不对,他们打的是实弹,不是演习!胖子你先走,我留下来看看……”

  因为自小的生长环境,穆涛对枪声并不陌生,也没有一般人的那种惧意。

  这件事,从开始就透露出不对劲。

  既然,是紧急情况。

  为什么,偏要点名三班的同学不能走?

  高二三班,可不就是自己班上。

  越想,穆涛越觉得事情不对劲。

  这才忽然想起,三班可不就是自己所在的班。

  等张小飞跑远了,穆涛才缓缓从厕所中走出,抬起头时不由愣了愣,盯着脑袋上空的牌子微微有些出神,愕然道:“女…女厕所?”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摇了摇头,贴着墙壁向着楼梯口走去。

  就在自己反复想着究竟是什么情况的时候…

  楼上,不远处的三班教室里,忽然传出一声有些张扬的女孩声音,“既然是有紧急情况,那么凭什么不让我们走?”

  听着,似乎是柳菲的声音。

  穆涛闻声探头观望,发现三班教室的前后门都各自被两名身穿迷彩服的汉子堵住。

  早前,留在班里考试的二十来名同学都走得差不多了。

  此时,只剩下连同柳菲在内的五个同学孤零零被堵在教室里,被冯老头挡在身后。

  冯老夫子面色有些惨白,额头汗珠直往外冒。

  明明双腿都在打颤,偏偏就是不肯让开。

  前后不过五分钟左右,教学楼里的学生便都走得差不多了。

  吵杂的楼道里,一下子又变得安静起来。

  “呵呵,也没说不能走。”

  这时,走进校长室的那名军官模样的中年人正从楼道上来,他右手黑黝黝的手枪正顶在校长的后腰,笑道:“柳大小姐还请稍安勿躁,我们兄弟几个不过是想向你父亲借点东西而已,等借到了,马上就能走。”

  穆涛躲着的这个角落,恰好能看清这一切,不由差点惊得跳起。

  这群人,居然是来绑票的!

  “借东西?借什么东西要这么大阵势啊?”

  后边,靠上来的张小飞嘟囔一句。

  穆涛被吓了一跳,转过身,刚要挥拳,才发觉是张小飞,压低声音道:“笨蛋!小点声!这群人是绑匪!亡命徒!”

  因为自己老爸工作性质关系。

  穆涛对这些术语还是懂一些的。

  挥手示意胖子往里面躲好,再慢慢掏出手机将摄像灯光关掉。

  探出手,对着那边‘咔擦咔擦’拍了两张。

  “绑…绑票!那怎么办?”下一刻,说话都有些颤抖的张小飞有些懵逼了。

  毕竟还是学生,头一回碰上这种事情还是会忍不住的害怕。

  哆哆嗦嗦了半天,终于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来,颤声道:“对…对了,咱们先报警!”

  “小声点,不要慌!我通知我老爸。”

  穆涛找出父亲穆云城的微信号,很快就传了两张照片过去。

  然后,又拨打过去。

  嘟…嘟…

  嘟…嘟…

  一阵忙音过后,电话被接听了。

  “儿子,怎么了?今天不是期末考么?难不成你又给我惹祸了?”电话那头,传来沉稳的声线,“我这会儿要准备开会了,请家长也得等下学期开学!”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自己老爸的声音,穆涛从先前颇为紧张的状态中迅速冷静下来,“爸,你先看看我发给你的图片,我们学校里可能来了绑匪。我这儿看到五个人,手里有M4A1和AK。”

  穆涛快速分析,说着又探头望了下其中一个绑匪的大背包,接着道:“还有一个,包里的估计是狙击枪之类的重型武器,还有…”

  嘟嘟嘟…

  正说着话,声音却突然中断了。

  穆涛连忙按开屏幕,却发现手机这刻已没了讯号。

  ……

  电话另一边,春城市警察局。

  一名身穿黑色警服的中年人发现电话中断后立刻打开信息,接收了两张图片,并拨通一个内线电话,“刑侦科么?立刻叫小肖来我办公室一趟!”

  “咚咚!”

  “进来!”

  “穆队,华山街道派出所接报,春城市第二中学出现携带重型武器的悍匪,请求我们立刻出队!”

  穆云城刚吩咐完,就有一名警员敲门进来通报。

  “通知一队集合,二队三队随时候命!”

  看了一眼手中手机里的两张照片。

  穆云城脸色一沉,当即下命。

  听完手下的通报,再想到儿子中断的电话。

  穆云城的脸上,少有地出现一丝疑惑。

  ……

  “同学们,还请大家交出手机,麻烦校长带一下头。”

  “老二老三你们押他们上天台!”

  “对了,谁如果想哭的话,可以放声哭出来。”匪首扬了扬手里的枪,呵呵笑道:“我不介意帮她止住。”

  说着,看了教室里一眼。

  两个正微微抽泣的女生立马憋了回去。

  她们不笨,这威胁再明白不过了。

  “有种你就开枪!”柳菲一脸倔强地从冯老夫子身后冲了出来,昂着修长的脖子,咬牙盯着匪首,“我爸不会放过你们的!”

  面对小丫头的威胁,匪首只是轻轻摇头一笑。

  不再理会,向两名同伙挥手示意。

  啪嗒!

  一个手持M4A1的匪徒迅速收走几人手机。

  而后,抖了抖枪口,押着他们往天台上走。

  “老大,周边三百米内的讯号都已经屏蔽掉了。”上了天台,走在最后一个手持微型电脑的绑匪开口说道:“现在除了我们能和外边联系外,一切信号都进不来!”

  点了点头,匪首递过柳菲的手机,“拨通柳雄杰的手机!”

  一阵悦耳铃声过后,电话被接通。

  “是小菲呀?”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洪亮的男声,“怎么?有什么事吗?”

  “柳先生,你好。”匪首接过电话,冲电话那头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也姓柳,和柳先生同姓,既然令千金的电话在我这儿,什么情况估计你也猜得到。不说废话,五千万赎金。”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冷静道:“请不要伤人,你是要现金还是转账?”

  “当然是现金,而且还得是美金。”

  “一小时后送到春城二中,过时我想你明白是什么后果。”

  电话那头声音终是有了一丝波动,“用不了一小时!”

  “呵呵,柳雄杰就是柳雄杰,够爽快!那我随时恭候大驾!”掐断电话,匪首收起笑容,吩咐道:“老六,你寻找狙击点。老五,你跟我上天台。”

  “老大,柳雄杰真不会报警?”背着一个四方大包的狙击手老六,面色有点疑惑又带点忌惮,道:“春城市的穆云城,可是出了名的不好对付!”

  “不会,区区五千万对他来说不过是小意思。我相信他不会拿他女儿的命来冒险的。”

  匪首很笃定,只是听到穆云城时面色有些阴沉。

  “对,柳雄杰手下的力量也不弱,在国外有不止一队雇佣兵为他卖命。”老五补充道。

  “老七你先留在门口注意动静,十五分钟后上来,我们先上去!”

  ……

第4章 厕所伏击
妖怪大人帮帮忙全文阅读作者:壶说加入书架

  厕所里,躲在墙壁后面的穆涛终于松了口气。

  紧绷的神经也稍稍放松。

  转身,就往里走。

  顶楼的厕所距离楼道有三十米左右,匪徒们说话的声音时高时低,只能模糊地听到一个大概。

  “胖子,咱们要在这里躲一阵了。”

  “涛…涛哥,这些人真是绑匪啊。”张小飞浑身颤抖地掏出打火机,想要点根烟定定神,却因为抖得厉害,打了几次也没打着。

  啪嗒…

  最后,打火机在他手里一滑,十分爽利地滑落在地砖上。

  铁片那一面接触地板的瞬间,发出一阵清脆的撞击声!

  唰!

  这一不大不小的声响,吓得穆涛几乎跳起。

  双眼使劲瞪了胖子一眼,转身就欲往外跑!

  菩萨保佑!

  但愿,他们没听到!

  又或者,听到没那么快反应过来!

  穆涛心里暗暗祈祷。

  但很显然,菩萨此时没空搭理他!

  “嗯?”轻咦一声,匪首偏过脑袋,看了一眼天台外的走廊,笑道:“老六,你去看看,尽量不要杀人!要是有小朋友,就一并请上天台!”

  “晓得!”

  踏,踏,踏…

  楼道上,传来陆战靴特有的脚步声。

  穆涛知道自己跑不掉了,转身看了一眼还在打摆子的张小飞。

  脸上,浮现出一丝罕有的冷静。

  “胖子,你这样…”

  用力在张小飞肩膀的肥肉上拧了一把,剧烈的痛感瞬间将他拉回现实。

  感觉到脚步声已经很近了,穆涛快速一口气说完,也不管胖子有没有全部记住,手脚并用地把他塞进最后面一格的厕所里。

  “别怕,就像平常上厕所一样!”

  最后,穆涛小声叮嘱一句,才把厕所门虚掩上。

  “啪嗒!”

  顾不得臭味,穆涛撸起袖子在坑边拾起半截垫脚的瓷砖,转身躲进胖子对面那一格的厕所里。

  厕所的门,却没有关上。

  蹬,蹬,蹬…

  下一刻,战靴特有脚步声已出现在厕所门口。

  来人停留在门口。

  躲在厕所的穆涛紧攥着手里那半块敦实的瓷砖,双眼紧紧盯着前方。

  一瞬间,精神意念从未有过的高度集中。

  “噗!”

  似乎,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

  躲在最里边格子的张小飞,重重放了一个响屁。

  “砰!”

  下一刻,身着大背包的老六一脚踹开厕所门。

  踏步而入,直至最里面那扇门,拉开来,便瞧见正蹲在坑位上抽烟的张小飞。

  在手枪黑洞洞的枪口下,蹲在坑位上的张小飞似乎是吓傻了。

  夹着烟的两指抖个不停。

  “老大,这里还有个小胖子。”老六侧耳对着耳麦通报一声,随手夺过张小飞的‘玉溪’吸了一口。

  “这烟还不错,就是有点…”

  “砰!”

  老六的话还未说完,就感到后脑勺传来一阵剧痛。

  继而,一阵天旋地转。

  他忍着剧痛想要转身。

  “我…你…!”

  “砰!”

  大概是后面的人嫌他倒得太慢,又是重重的一下砸落,将老六彻底放倒。

  “啪!”

  也许是在茅坑里呆得久了缘故。

  穆涛手里那块已完成使命的砖头也裂成了碎块。

  “涛…涛哥,他刚才明明是看到你了,怎么不躲开?”

  张小飞的声音有点兴奋,一边拉起裤子,一边追问。

  “怎么回事?当然是你涛哥神通盖世了。”面色有些苍白的穆涛一阵吹嘘,蹲在水池边上一边搓洗手上红砖碎屑,一边悠悠然道:“当时哥使出了一招移形换影,这家伙自然就看不到哥了。”

  随手在校服上抹了一把,穆涛心里对这事也暗暗庆幸,“想不到我意念如今这么牛,连人的视感也能暂时屏蔽掉。”

  “切!涛哥,你就吹吧!以前怎么就没见你有这神通!”张小飞压根不信穆涛的鬼话,还自觉地找了一个原因,“我看他就是烟瘾犯了,以至于晕了眼。”

  穆涛没有答话,他刚才全力集中意念力屏蔽对方视觉,以至于脑子里现在有点迷糊。

  以前,意念最大的作用就是被他当中‘小异能’来短暂的吸引女生。

  但因为是短暂的。

  事后,经常被女生臭骂一顿。

  想不到今天派上了大用场。

  但这个后遗症也是十分明显。

  “把他装备收走,然后绑起来,别一会醒过来就麻烦了。”洗了把脸,精神已明显有些好转的穆涛开始动手搜刮匪徒装备。

  一只大背包,一把54手枪和一柄军刺,一副耳麦。

  在厕所转了一圈,张小飞有点无奈地摊摊手,道:“这儿什么都没有,哪有绳子绑人啊?”

  “笨,脱了校服撕开就行,反正这天气你也用不着穿了。”

  穆涛瞄了一眼张小飞身上,那件特大号的校服。

  第一次发现胖子还是有好处的。

  “说得很有道理的样子…”张小飞嘟囔着抹了一把汗,脱下校服撕开成条状,扔给边上的穆涛。

  唰唰唰!

  两分钟后,匪徒老六就像只粽子一般.

  嘴巴,也被塞得严严实实。

  以穆涛跟他老爸学来的绑人手法,哪怕就是一头牛来了也挣脱不开。

  ……

  “嘭!”

  “嘭!”

  天台上,匪首的通讯耳麦里忽然传来两声闷响。

  原本以为是老六动手揍人,也没有理会。

  但差不多过了十分钟,还不见人上来。

  “老六!怎么还不上来,赶紧上来布防!”

  匪首摘下耳麦冲着里面大声吼道。

  老六是狙击手。

  没有他,会很被动。

  甚至,会可能导致计划失败。

  耳麦里,依然没有回应。

  似乎老六没有听到一般。

  “老大,我留在这里也没用,不如让我下去看看。”一直捣鼓微型电脑的绑匪道,转身就要下楼。

  “不行!老五你比老六还要差些。老三,你去!”匪首摆了摆手,叮嘱道:“小心点,这事有点不对劲!还有耳麦保持通讯状态!”

  “老大放心,不过是一群学生,估计是老六烟瘾犯了,我下去看看。”

  老三点点头,转身下了楼。

  他的话让匪首放心不少。

  凭借老六的身手,区区的高中生不可能伤害到他。

  只是,老六说的胖子让他心里多多少有点不安。

  ……

  就在穆涛打算歇一口气的时候,被他放在地上的耳麦传来一阵声音。

  似乎是问这么久还没上来。

  穆涛一拍脑门,“糟了!忘了这里还有个通讯器!”

  而且,这个匪徒刚才也通报了上去的!

  很快,就会派人下来查探。

  “那怎么办?”胖子也察觉到出问题了,先前的兴奋一扫而空,小心问道:“涛哥你刚才不是说神通盖世吗?再来一招?”

  “死胖子,你刚才不是不信哥么!”

  “哥!我…我信啊,我刚才就是太嫉妒你了!”

  张小飞一听似乎有戏,凑过来腆着脸道。

  穆涛双手一摊,一脸无奈,“少来!实话告诉你吧,就算再使出那招,那块砖头也碎了,拿什么放倒人家。”

  “这个…”

第5章 又放倒1个
妖怪大人帮帮忙全文阅读作者:壶说加入书架

  这一下,张小飞真是无言以对了。

  也是真的怕了,先前匪徒是不打算杀人的,所以怕也有个限度。

  但这一次,下来的匪徒可不会这么客气了。

  自己都把人家同党放倒了,估计这次会直接挨枪子!

  “涛哥,要不索性咱们把这位大哥弄醒,你就磕头认个错吧……”

  有点语无伦次的张小胖子耷拉着脑袋,伸手往匪徒身上摸索,似乎真的要解开他。

  “啪!”

  穆涛一巴掌拍在胖子的手背,道:“脑子里想的什么,看他们的装备就知道是悍匪了,你现在放他,不是死得更快。”

  额!

  张小飞愣住了,似乎也是这么个理。

  但抬眼看到一脸淡定的穆涛,却有点不爽:“涛哥,你这会儿不想办法还在这装高手,等会杀上门来,咱哥俩都得完蛋!”

  蹬,蹬,蹬!

  这边,胖子刚说完话。

  那边楼道已隐约传来熟悉的脚步声了…

  “咱哥俩跟他拼了!”说着,张小飞脸上露出一丝凶悍,弯腰捞起地上的手枪就要冲出去。

  “拼个屁啊!这枪你会用么?还有,你能打得准么!”穆涛拦住张小飞一把夺过手枪,掂量了一下:“咱就用这个敲他!”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就用这个!”张小飞恍然大悟,边脱裤子边往里间走。

  “这个办法不能用两次,不过这次我一个人就能把他搞定,你把他拖进里面藏好。”

  咔擦!

  说话间,穆涛褪去手枪枪膛的子弹。

  而后,倒握挥了两下。

  动作颇为熟练。

  “涛哥,你是练过的人,要不咱别冒这个险,你一枪把他撂倒算了。”

  刚刚藏进去的张小飞探出头来,肥脸上满是纠结。

  “别废话,他来了!记得尽量趴低,不然一会死了别怪我。”

  穆涛心里也十分纠结,李叔教自己枪法是不错,但也只局限于对在靶场对着那些靶子。

  对人,绝对不行。

  手会抖…

  这一次,就直接躲在门口里面,看到人就直接敲他。

  穆涛对于自己这个能力还是挺有信心的,

  哒,哒,哒…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穆涛努力甩开脑子里的胡乱想法,全力集中精神凝聚念力,心里却忍不住推测。

  待会儿,那个家伙会用什么姿势冲进来。

  很快,绑匪的脚步声到了门口。

  装了消音器的M4A1枪口显得特别狭长。

  黝黑的枪杆已经探了进来。

  “老六,抽完烟赶紧滚出来,要干活了。”

  来的这名绑匪有些谨慎,先是在门口喊了一声,没有立刻就走进来。

  十秒钟过去了,没有人回答…

  “老六!别玩了,他么的给老子出来!”

  感觉到事情不对劲,门口的悍匪枪口微微抬起。

  “咔哒”一声,发出一阵拉起枪栓的声音。

  “老三,小心一点!”

  这时,一直保持通讯的耳麦里,传来匪首的提醒。

  “嘶!”

  下一刻,这名匪徒后背贴地滑了进来.

  穆涛看得真切,这人的左眼有一道刀疤!

  瞬间,意念力发动!

  蒙蔽住对方的双眼,控制住对方视觉。

  滑进厕所,老三慢慢站起,似乎是觉得眼皮有些沉重,又用力眨了一下眼睛,四下巡视一圈后并无其他发现。

  “老大,厕所没人,不知道老六跑哪去了。”最后确认一遍的老三对着耳麦道。

  “嘿嘿,你是看不我的!”

  这时,一道突兀的声音骤然在他身后响起。

  “是谁!”

  老三闻声刚欲转身!

  “嘭!”重重一下敲在老三的后脑勺上。

  这一击,把他敲得头晕脑胀,手里的步枪也在这无意中扣下扳机!

  砰砰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子弹狂飙而出。

  这枪的射速极快,一个弹夹的子弹瞬间就被吐完。

  密集的弹孔从厕所门的中部穿透而过,像极一个马蜂窝。

  “噗!”

  穆涛终于敲出了第二下,绑匪老三也侧着身子应声而倒。

  通讯耳麦摔成两截!

  “胖子,你没被射死吧!”

  过了差不多一分钟,也不见胖子爬出来。

  浑身无力瘫坐在地上的穆涛勉强开口问道。

  “不会真被射死了吧?”

  “不应该啊!子弹射的位置都不对!”

  就在穆涛以为张小飞大概是挂掉的时候。

  终于,里间传出张小飞久违的声音,浑身哆嗦着爬出来,“涛…涛哥,你能不能靠谱点啊,刚才那子弹就从我头顶飞过,差点就没命了!”

  看着瘫坐在地上的穆涛,张小飞埋怨几句后连忙爬过去把他扶起来。

  “你还好意思说,不是叫你趴低吗!”看了一眼张小飞,穆涛挥了挥手,“别扶我,坐一下就好,这是发功过度后遗症,四肢无力头脑晕胀。”

  “哥,这次我墙都不扶,就真服你了!”

  胖子心有余悸地看了看子弹孔,又望一眼满地的子弹壳。

  这次,真没话说了。

  穆涛总算恢复了一些说话的力气,伸手指着地上的绑匪道:“赶紧把他绑住,一会儿估计还会来人!”

  “啥?他们还会来?”

  听到穆涛的话,张小飞的肥脸顿时垮了下去。

  ……

  天台上,匪首听到最后老三耳麦传出的话和密集的枪声,脸上变得阴沉起来。

  老三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突击手,他不可能胡乱开枪。

  刚才,那密集的枪声只有一个可能。

  敌人,比他强大太多!

  还有最后传出的那句话!

  天台酷热无比,大汗淋漓的六人除了不断擦汗外并没有太大的声响。

  因此,匪首耳麦里传出的声音也被旁边的柳菲听到了一些。

  “怪了,刚才那声音怎么像是穆涛的,但也没理由啊。”

  站得离耳麦最近的是柳菲同学,耳麦里传出的声音有大半她是听得到的。

  对于最后那句话的声音,不由耿耿于怀。

  那句‘你是看不我的’柳菲可是听得很清楚的。

  哪里是像!

  根本就是‘穆皮脸’那个小流氓的声音。

  “老七,你去看看,我怀疑是碰到同道中人了!”匪首停了一下,握住耳麦,声音也不经意地冷了下来:“试一下他的道行,修为不高的话,我们就搞定他。”

  “我知道了!”

  校门口的保安亭里,幻化成保安模样的青年摘下耳麦,关上校门。

  眼中,绿芒微微一闪。

  唇角微翘,勾勒出一抹冷峻弧度。

  下一刻,青年突兀地化成一道黑雾直往西校区飘去。

  唰!

  青年消失不久,一道身穿黑色警服的中年人突兀地出现在保安亭。

  双眉微皱,看着黑雾离去的方向,自语道:“这俩个家伙,何时干起了这种勾当?”

  “来得好快,我先看看我家的小子怎么样了!”

  说完,中年人也突兀地消失在原地。

  “轰轰轰!”

  中年人消失后不到一分钟,一阵低沉的引擎声响彻大街。

  紧接着,五辆怪兽般的纯黑色悍马车从街头窜出。

第6章 先天符箓
妖怪大人帮帮忙全文阅读作者:壶说加入书架

  “老板,前面就是春城二中了,暂时未发现异常!”

  车队中间的一辆悍马车里,司机向后座一名唐装中年人报告。

  “直接冲进去!”

  嘭!

  伴随着话音落下,校门口的两道铁门,直接被最前面的钢铁怪兽直接冲开。

  车队浩浩荡荡地往西校区驶去。

  ……

  “涛哥,这些绑匪连续损兵折将,该不会是不敢下来了吧。”张小飞正在捣鼓搜刮来的‘战利品’,有穆涛这么个“高手”在身边,说起绑匪,脸上已没有太多惧意了。

  穆涛也有点想不太明白,“对啊,这么久了也没人下来。”

  难道?这群悍匪真的胆怯了?

  正胡乱猜测着,穆涛忽然感到一股莫名的气息闯入自己感知范围内,令他放松的神经突然紧绷起来。

  这是自己第一次碰上这种莫名力量。

  这股气息,应该是和自己精神异能差不多的异能。

  “别说话,有个不一样的人来了。”站起身,勉强提起精神,穆涛抬手按住胖子的嘴,压低声音说道。

  “呼!”

  隐约间,厕所门口响起一阵突兀的风声。

  这股风声,在两人听起来,就像是无中生有一般的突兀。

  来了!

  穆涛晃了晃脑袋,努力压下大脑那种讨厌的昏沉感觉,强自提起精神凝聚念力。

  “不知前辈在此地歇息,打扰之处还请见谅。晚辈是苍山黑狐一族的黑风,见过前辈!”

  厕所门口,突然出现的这把声音着实吓了两人一跳。

  还好穆涛捂在胖子嘴上的手还未松开。

  穆涛正想着要怎么回话,就听到对方又道:“我那两个弟兄无意冒犯前辈,还请前辈宽恕!”

  啥?

  苍山黑狐一族?

  前辈?

  穆涛有些听不懂,努力想了了一下,觉得还是想不通。

  这都是哪跟哪啊?

  等了好一会儿…

  立门口的黑风见数十秒还没有人答话,心里也有些怒意了,决定出手试探。

  唰!

  当即运起抬手掐诀,一道若有若无的淡淡黑气从掌间飘出,往里间飘去。

  嗯?

  凝聚起一半念力的穆涛很快就察觉到异样。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同样的异能。

  不禁有些不知所措。

  “不管了,先怼上去一波看看。”

  眼看对方的意念已攻到眼前了,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呼!

  穆涛运起念力迎击上去,双方迸发出阵阵无形的压力。

  一股无形的对决在悄然展开。

  刺啦!

  双方念力瞬间碰撞在一起,周边一直平稳的空气猛地荡漾一下。

  边上的张小飞忽然觉得脑子一阵生痛,一道莫名力量的瞬间将他击晕。

  呼!

  念力对抗上不过数十秒的时间,先前有所损耗的穆涛顿觉脑海翻滚。

  难言的剧痛瞬间占据整个大脑,精神念力也无法继续集中抗衡。

  噗!

  原本占据大脑的剧痛往胸口冲去,穆涛心胸一阵剧烈起伏,一口鲜血随之狂喷而出。

  唰!

  随着抗衡的意念消失,黑风的意念瞬间围拢上来。

  “嘿嘿,吃了你又能增长不少道行!”

  下一刻,意念里传来黑风得意的声音。

  缠绕上来的念力化成一道黑狐身影,顺势就往穆涛头顶钻入。

  咚!

  但黑狐刚一触碰到穆涛的头发,一声低沉无形的声音骤然响起。

  只见,一道刺眼金光从穆涛身上迸发!

  不好,这居然是先天符箓!

  前一刻还十分得意的黑风脸上顿时露出惊恐,连忙运功就要收回意念。

  但,明显是迟了。

  啵…

  刺眼的金光刚刚迸发,化身黑狐的意念就瞬间消散于无形,在这道金光下被击得粉碎!

  “噗!”

  作为意念主人,黑风同样承受了金光的威力,一连吐出三大口鲜血。

  原本不弱的妖力,一下子几乎要消散掉。

  身为妖族,若是妖力完全消散,就离死不远了。

  咕噜!

  下一刻,满脸鲜血的黑风顾不得查看伤势,快速掏出一枚药丸吞下。

  而后,化成一阵黑气往天台飘去。

  “老大赶紧跑!是穆家,他们有人在这里!”

  刚一飞上天台,黑风立刻大喊。

  话语里,有种说不出的惶恐。

  “不用叫了,穆云世家穆云城就在这里。”

  话才落下,沉稳的男声赫然响起。

  惊惶失措冲上天台的黑风这才发现,老二和老五包括校长和冯老夫子连同几个学生在内的一群人已倒在了地上。

  而自己的老大。

  此刻,正趴伏在地。

  刚一定神的黑风看清这人,又吓得面如土色,“穆…穆局长,是您老来了啊!

  “你们既然知道我这个局长,知道妖管局!那还敢在这里绑架学生。”

  穆云城面色阴沉,看着趴在地上的匪首道:“穿山鼠柳青山,我的规矩,你应该是知道的。为什么要干这个,给我个理由。”

  匪首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老二和老五,缓缓吐出一口气,沙哑着声音,道:“要钱,救命钱。”

  嗯!

  听完,穆云城眉头一皱,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两人,沉思了片刻后,道:“钱你可以带走,但接下来的三年内,你连同你的兄弟需要听候妖管局差遣。”

  “这个…可以。”

  匪首站起身,点点头。

  本还想趁机提一些条件,但看到穆云城脸色似乎有些不耐,也不敢再提。

  “程序还是要走一下的,一会有我的人会来带走你们。”

  说完,穆云城再一次突兀地消失不见。

  哒哒哒哒哒!

  下一刻,天空传来阵阵直升机螺旋桨发出的巨大轰鸣。

  很快,两排软梯垂落天台,跳下三名全副武装的特警。

  吱吱吱!

  教学楼前,也响起一阵急促的刹车声。

  五辆车身庞大的悍马停在楼门口。

  “老七,你下去取钱。”

  被穆云成称作穿山鼠的匪首看到终于达成结果,不由长长吐出一口气,缓缓站起身。

  黑风微微点头,再度化作一阵黑气消失。

  唰唰唰…

  三名特警动作十分迅速,除了老七消失外,连同匪首和厕所里绑住的两人合共五人也被一并考上手铐带走。

  很快,直升机带着这群绑匪再度起飞。

  吵杂的天台再度变得平静。

  “老板,我们…”

  动作明显慢了一步的悍马车队显得十分尴尬,无奈只能询问中间坐着的唐装中年人。

  柳雄杰本想亲自下去,但想了一下后没有动身,摆了摆手道:“别管了,林叔,您去看小菲怎么样。”

  唰!

  车里跳出一名年近五旬身穿中山装的瘦削老人。

  他一下车,便身形轻快地往走进教学楼,直往天台。

  “呼!”

  老人离开后,一道若隐若现的黑气徐徐出现在车队中。

  黑气探索了几下。

  最后,钻入最后面那辆悍马车里。

1234567下一页
扫码
作者壶说所写的《妖怪大人帮帮忙》为转载作品,妖怪大人帮帮忙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妖怪大人帮帮忙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妖怪大人帮帮忙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妖怪大人帮帮忙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妖怪大人帮帮忙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妖怪大人帮帮忙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