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玄水道君最新章节 > 玄水道君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玄水道君 连载中
分享玄水道君

玄水道君全文阅读

玄水道君作者:紫纹道人

玄水道君简介:世人都道神仙好,谁知修仙如登天。
  登天难,难修仙,一重仙道一重天。谁人能过三九难,又见谁人攀上九重天。
  红尘苦,苦寿短,一重收获一重甜。六十春秋云和月,总有子孙满堂聚团圆。
  来日乘风入九霄,独成驻世逍遥仙。 https://www.uukanshu.com
-------------------------------------

玄水道君最新章节今天12点之前更新不了了
第2章 曲江宴上喜迁莺
玄水道君全文阅读作者:紫纹道人加入书架

  天色渐晚。

  金鳞苑中,早已灯火通明。鹿鸣殿上,案机交错,错落有致。

  张泩等士子进入殿堂,只见正堂主位有两副案机,一御座一蒲团,前后不一,很是奇怪。

  众士之各自落座,左右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张泩奇道:“高兄,怎么主位是两副案机?”

  “难道是……”陈懿忠带着不确定道。

  高煌看了看陈懿忠,道:“对,听说紫阳真人今天晚上也会来。”

  “紫阳真人?”

  “当朝国师,仙家高人紫阳真人。城东有座道观,名叫道真观,不知你们去过没,那道观原先是我高家的别院,后来太祖封紫阳真人为国师,我叔父就把那处宅子送于国师改建成了道观。”

  高煌继续道:“国师很少干涉朝政,更不用说参加宴会了。这次要来,难道有什么大事?想不通!想不通!”高煌正说着,突然一声钟响。

  众进士连忙起身行礼,张泩把仙家二字记在心里。也随众人躬身“恭迎皇上!皇上万岁!”

  “众位爱卿免礼!”太祖朝旁边道装老者看了一眼,笑着继续道:“国师当面,朕可当不得万岁!”说着走向正堂主位。

  老者只是左右看了两眼,没发一言。

  众人礼毕,张泩朝太祖看去。

  太祖与一老者并行,老者须发皆白,用一三寸小剑别着道髻,小剑似金似木,身着青色金边云纹太极道衣,手拿一柄怪异拂尘,弯腰驼背,看着不伦不类,后边跟着一个十多岁的童子。

  太祖身后是高煌的叔父、当朝司徒高显以及一众大臣。

  太祖走到御座前坐下,笑着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坐下。国师随着太祖坐在了御座旁的蒲团上,童子站立在真人之后,众人先后坐定。

  太祖缓缓举起案机上的酒樽,声音铿锵有力,高声道:“此次曲江宴,是开国以来第一次科举宴,众进士都是国家的支柱,各个文采斐然,技艺超群。以前连连战乱,没有用武之地,如今大瑞初定,正是大展拳脚的好时候,当勠力同心,勤政爱民,为朕治理好天下。”

  说到这里,太祖顿了一顿,接着又道:“这次科考仓促,各位离家已有近一年,理应衣锦还乡,报喜父老乡亲。朕特许你们归家半载,处理家务,半年后将在瑞京分封官职,此后奔赴天下各地,任满之前难有归期。众位当珍惜这段时期。来!为大瑞天下,饮下此杯!”

  太祖带头,众人全都举起酒杯,一饮而尽。钟声三响,曲江大宴正式开始。

  进士们忙了半天,早就饥肠辘辘,如今开宴,大都尽情吃喝。

  张泩也是狂吃,不过他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国师,盖因仙家二字。

  国师和太祖轻声交谈两句,又予童子三张外表看来普普通通的帖子,随口吩咐了一下,便和太祖从侧门离席了。

  童子紧接着朝张泩这边走来,拿出最上边的两张递给张泩和高煌,“真人亲笔写的请帖,请两位公子明早到道观一叙”说完不等两人回话,转身径直朝其他士子走去了。

  两人顿时面面相觑,朝对方看了一眼,各自翻开各自的帖子。

  帖子的页面上印着淡淡的不知名的符文。正中央写着正文,笔锋奇诡,又妙不可言。落款是由云篆和不知名的篆文组成的印章。

  张泩虽然也学过云篆,但和别的篆文组合到一起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正文大意是邀请张泩、高煌和另外一位叫洪之痕的士子谈玄论道。

  两人看完帖子抬起头来,正好这时一位身体微胖,脸圆,看起来的颇为讨喜的士子手拿同样的帖子走到两人面前。

  张泩平时少与人交流,两百多名同科士子也就认识三五位,但看到对方手中的帖子,也知道是洪之痕,毕竟帖子里早已交代清楚。

  他随手将帖子往绣中一塞,朝洪之痕拱手行礼:“洪兄也是为明天的论道而来?”

  洪之痕也向两人行礼,道:“正是正是,高兄、张兄,我出身虽然不差,但自幼也没读过几本道经,紫阳真人竟然会邀我和你们两位到道真观谈玄论道。疑惑!疑惑!”

  张泩也是连连点头,“洪兄没有读过几本,我就更不用说了,小弟家境平寒,光学诗文经义也基本上掏空了家底,何况是本来就稀少而贵重的道经。还请高兄解惑!”

  “我虽然读过几本道经,但离论道还差的远,这事我也百思不得其解。这样吧,我过去问问我叔父,看他老人家知不知道其中内情!”说着高煌正要过去。

  就在这时听到礼部尚书王大人说:“难得如此文人盛会,也让老朽等人附庸风雅一回,留一二篇诗文词对,传出去也是千古佳话。老朽这里抛砖引玉。”接着吟道:“十年窗下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众士子低头沉吟,苦思冥想。高煌也顿住迈出的脚步。就听到旁边洪之痕高声答道:“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众士子高声喝彩,“好对!好对!绝对!绝对!”有带笔墨纸砚的士子扫开案机上的杯盏,提笔速记。

  张泩也喝彩道:“洪兄果然才思敏捷。”

  “当不得张兄夸奖,素闻张兄诗词高绝,还请张兄赋诗一首。”

  “岂敢岂敢!状元当面!高兄先请”张泩看向高煌。

  高煌也不推诿,沉思一番道:“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瑞京花。”

  又听到陈懿忠说:“十年磨砺宝剑成,芳苞初绽香未浓。楼外风光开胸臆,须知还有更高层。”

  众人齐声叫好:“两位高才,诗成双绝,不分伯仲。”又道:“状元榜眼才艺高绝,同为前三甲,想必是探花也是胸有成竹!”

  张泩见众人都向自己看来,端起案机之上的琉璃杯,面朝主位,脑中不由闪现出今日场景,从宣威门到曲江苑,从放榜、跨马游街到曲江宴,看榜民众、路上车马、士子,宴上群臣、司徒、太祖和国师紫阳真人。

  随即吟道:“街鼓动,禁城开,天上探人回。凤衔金榜出云来,平地一声雷。莺已迁,龙已化,一夜满城车马。家家楼上簇神仙,争看鹤冲天。”这才仰头将杯中玉液一饮而尽转身望向众人。

  此时殿内安静的出奇,简直落针可闻,众人摇头晃脑,皆在回味,就连王尚书也不例外。

  突然司徒高显一声高喝:“好!”众人才惊醒过来,纷纷附和,互借笔墨传抄,回去后慢慢品读。宴会走向高潮。

  张泩等人回到座位,时而低声交谈,时而侧耳倾听,宴上时不时传来好词佳句。

  有士子高谈阔论,有大臣笑而不语,有高官大声点评,有贵人轻声和鸣。真的是凡尘美景,足够众人吹嘘一生。

  夜色幽静而美好,伴随着皎月缓缓上升,银河逐渐隐退,宴会也到了尾声。

第3章 初闻奇女子
玄水道君全文阅读作者:紫纹道人加入书架

  月上中天。

  金鳞苑外,百花含苞,清香淡淡,待明朝。

  曲江宴上,文人舞墨,诗词涛涛,先争鸣。

  鹿鸣殿内,众文人或形单影只,烂醉如泥,伏于机上,梦呓连连。或精神百倍,三五成群,举杯直吟,高声谈论。

  高司徒于座上起身,扫了两眼众人,大有深意的朝张泩他们看了一看,给身边几位官员道:“夜已深,老夫就先回府了!”

  又向高煌道:“给你几个朋友打个招呼,跟我回去休息,不要耽误了明早的论道。”接着就从殿内侧门出去了。

  高煌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走到张泩案机前,低声告诉张泩:“叔父说明早论道,只有好事,让你们放心,还有明日论道最好不要缺席。”

  说着朝大殿门口望了一眼,道:“贤弟和我一起回去?”

  “不了,我如今住在城南,沿着曲江很快就到了,跟着你去城东,那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那贤弟保重,一会儿实在不行就去江边,那里我给贤弟安排了条小船,你出示我的令牌船家就会送你回去,还有不要忘了明早的论道,为兄就先走了!”说着高煌丢过一块铁木令牌就转身跟着他叔父回府了。

  随着高司徒的离去,家中没有待嫁女子的官员们陆续离席,就连王尚书也早不知什么时候走了。

  官员们离开没多久,就听到殿外人吼马嘶,吵吵嚷嚷,杂乱异常。

  张泩才从座位上站起,就看到一群家丁仆从在管家执事的带领下,从正门鱼贯而入,各个气血蒸腾,身强力壮,手拿棍棒,如狼入羊群,径直朝众士子扑来。

  士子们也不惊慌,纷纷起身观看,更有甚着看准了朝管家执事迎接上去。

  张泩顾不得其他,慌忙从侧门出来,依稀还听到殿中“勿让探花跑了!”的叫喊声。

  刚出来还没来得及辨认方向就听到殿后有人呼唤“张兄,别慌!这边!”

  他侧身看去,就见洪之痕那圆圆讨喜的脸上带笑,将胖胖的身体隐藏在殿后阴影中朝自己招手。

  张泩拂了拂衣袖,边向他走去边问到:“洪兄怎么在这里?”

  “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就提前溜出来了,刚才听到动静,估摸着你会从这边出来,特意在此等你。”

  “等我?”张泩有点奇怪,自己和他以前没有过任何交集,也就在今晚宴会上才认识,也谈不上有多熟悉,唯一就是国师的请帖。难道是……

  “恩,我爷爷吩咐让我等你。”

  “你爷爷?恕我孤陋寡闻,不知贵祖父是?”

  “哈哈,你今天见过,就是礼部尚书。”

  “王大人?没听说王大人有个孙子啊!女儿到是听高兄提起过。”看来自己之前猜测的不对。

  “小姑前年跟随我爷爷在瑞京,我随父亲和二叔在江南经营生意,你没听说也正常。估计就连高煌都不知道。我家做的是造船的生意,在大瑞应当也略有薄名。”

  “何止是略有薄名,连我这种出生在北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孤陋寡闻之人,都如雷贯耳,南方世家王家,制造的船只号称是‘水上玄龟’,异常坚固,连海上巨兽都无可奈何。”

  “哈哈哈,那是世人谬赞!”他虽然嘴上谦虚,听到家族在北方都有盛誉,微微有些嘚瑟,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细缝,再配上他那圆圆的脸蛋和胖胖的身材,再加年纪偏小,看起来有点滑稽又有点可爱。

  连带着张泩本来慌乱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他又问道:“你不是姓洪吗?”

  “我外祖父洪家一脉单传,到了我母亲这一代更是只有我母亲一个女儿,我父亲提亲时就许诺第一个儿子姓洪,所以我随母姓。”

  张泩听他说起洪家的情况,好似哪里听过,仔细一想又想不起来。两人说着出了金鳞苑侧门,来到曲江边上。

  远处的瑞京像半卧在阴影中的巨人,守护着这大瑞的锦绣山河,月下的曲江波光粼粼,映着高空的闪闪繁星,环绕着大半个瑞京,再加上两岸星星点点的灯火,让本来就雄壮的巨人好似穿上了金甲,扣上了玉带,更加威武霸气。

  近处芦苇荡荡,接送权贵们回府的大小船只熙熙攘攘,特别是那艘巨大的楼船,船上仆从林立,灯火辉煌,活像巨人玉带上的宝扣,一眼看上去就知道它的不凡。

  这时楼船上下来了一位老者,其貌不扬,看着还算精神。小胖子快步迎上去“赵叔爷,我们回来了,爷爷呢?”

  “老爷在船上歇息,痕少爷找到你的朋友了?想必这位就是探花郎张公子了?”说着向张泩看来。

  张泩连忙上前行礼,不知道怎么称呼眼前老者,顿了顿跟着洪之痕叫了声“叔爷”。

  “张公子折煞老朽了,老朽只是老爷的家仆,枉顾老爷的照顾,在府里领了个管事的职位。若公子不介意,可以喊老朽赵伯伯。张公子,走,咋们先上船,老爷在船上等着。”说着转身头前领路。

  张泩有些局促,和小胖子称兄道弟,小胖子叫叔爷,自己却称伯伯,感觉有些怪异。

  三人上到船来,来到二层堂前。赵伯在门前喊了声“老爷,张公子来了!”

  只听见堂内传出了王尚书的声音“你们进来吧!”

  三人入堂行过礼后,王尚书看了看他和小胖子,稍稍沉吟道:“你们两个收到紫阳真人的请帖了?”

  不等两人回答接着说道:“真人很少邀请别人,即使要请,也只是让童子过来吩咐一声,从来没有下过帖子,可见他对你们几个很是重视。”

  “听闻当初真人受封国师,一是奉命镇守大瑞。二是寻找良才美玉,传授道法,接引到山门修道。真人自从到大瑞以来,平日里都在道真观参玄悟道,没啥动静。今天请你们谈玄论道,估计是入了真人的法眼,有了些许机缘。你们应当珍惜这次机会。”

  接着他朝赵伯和小胖子道:“你们两个先出去,我有事要给张公子讲!”

  张泩看向两人,小胖子面带纠结,一脸奇怪。嘴里嘟噜着“有什么我不能听的!”赵伯苍老的脸上挂着笑意,显然是知道接下来会谈些什么。赵伯转身拉着有点不甘的小胖子退了出去。

  “听说你家中只剩一老仆?”

  “你可有心仪的女子?”

  张泩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这没什么不能说的,他虽是寒门出身,可从不以之为耻。至于摇头,他确实没有熟识的女子。

  “呵呵!”王尚书干笑两声道“我有个女儿,未满十八,待字闺中,虽然样貌不是最佳,但是知书达理,温柔贤淑,乖巧可爱,在瑞京也是出了名的。”

  又道:“你和小痕毕竟是同科进士,你又长他几岁,平时多引导他,免得他闲下来惹事生非。平日里多来我府上,我收藏了几本道经,你可以研读研读。”

  说完看了一眼张泩,见张泩笑的古怪,他也是老脸一红。板了板脸让他到一楼船舱休息。

  张泩刚刚出来就见洪之痕在外面等他。好奇问道:“你怎么还在这,赵伯呢?”

  “叔爷爷回一楼了,爷爷和你都说了些什么?没有说我坏话吧?”

  “坏话?你有什么坏毛病?”

  “没有!没有!”小胖子连连否认。

  “哦”张泩有点意外,不过他没深究。随口应付道“你爷爷想让我当你的姑父。”说着自己先笑了起来。

  “啊?”小胖子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事。

  “呵呵!我小姑虽然相貌一般,但才艺可是瑞京一绝,出了名的奇女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张口就来,很多自诩天才的去见她,叫她三言两语打发走了,不然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出嫁。”小胖子有点幸灾乐祸。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本来他不怎么在意这事的,听了后又突然想见一见这位奇女子。

  说着两人回到了一楼船舱。

第4章 鬼神惊人魂
玄水道君全文阅读作者:紫纹道人加入书架

  此时蜿蜒的曲江,在那皎洁的月光下,显得格外孤傲、安宁、又义无反顾。

  张泩来到了暂时休息的房间,还没坐定,就听到外边曲江上水声涛涛,连绵不绝,好似山洪乍泄,极为惊人。

  他连忙走出房间,来到船头甲板上四下观看,此时的曲江风平浪静,不起一波。

  忽然前方浪高百丈,犹如泰山压顶之势朝楼船压来,,青碧的浪尖上黑影飘飞,阴风阵阵,涛涛的水声中还夹杂着神哭鬼嚎。张泩顿时呆立当场,感觉犹如身在幽冥战场,周身鬼影勾魂,血煞之气直冲脑门。

  他就想立马转身,回归房间,可身如大山镇压,瑟瑟发抖,动弹不得。

  看着近在咫尺的浪头和水上众多幽灵,顿时冷汗直冒,心头泛起绝望。“难道我张泩今日才上金榜,权势美人遥遥在望,就要命丧黄泉?”

  眼看就要命丧当场,衣袖中紫阳真人的帖子忽然放出淡淡金光,帮他抵御邪气鬼音,消除种种幻象。他顿时觉得神魂一轻,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帖子上的符文云篆越来越淡,直到消失,青碧的浪头拍上了额头。

  “住手!若敢伤及凡人,本神上天入地都要让你挫骨扬灰!”就在这危机时刻,前方传来钟鸣大喝。喝声刚出,幻象立马消失。张泩精神一松,整个人瘫软在地。

  前方出现一道青光,青光极快,眨眼间就越过楼船,往后方下游而去,影影约约看到青光中一中年男子,身形虚浮,似有似无,周身青气环绕。配上眼中三尺寒光,看着让人毛骨悚然。后方紧随一道红光,光中香火烟气飘飘,时散时聚,动静如水。

  两道遁光眨眼间消失不见,楼船平稳行驶,江上风平浪静,先前种种好似梦中,现在大梦初醒,梦中险恶皆随梦散。

  张泩在船头稍作休息,感觉有了一丝力气,便挣扎着起身朝小胖子的房间走去。

  刚要敲门,小胖子听到动静开门出来“张兄,你不是回房间休息了吗?”

  “你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周围静静悄悄,哪有什么动静?”

  “哦,可能是我听岔了!”说着转身便要回房。

  洪之痕看到张泩脸色煞白,身体发抖,关心的问道“张兄没事吧?”

  张泩摆了摆手表示没事“可能是今天太累了,我先回房休息,等会到了南城喊我。”说完就回到了房间。

  关上房门一头倒在床上,思及刚才的见闻,虚幻而缥缈,危险又刺激,追逃的两人手段诡异强大,自己在他们面前如若蝼蚁,仅仅路过的气息就让自己差点死去。

  心中萌生了强烈的求仙问道之念,什么权势金钱,都是浮云,如果自己也有一身强大的本事,今天就不会如此了,想着想着便沉沉睡去。

  ————

  第二天清晨,张泩醒来,见自己还在船上,开门出来,楼船已停在南城码头。便问船边早已起来打拳的小胖子“昨晚怎么没喊我?”

  “昨晚见你脸色不好,就没有喊你。”

  “你还练拳?王大人和赵伯呢?”

  “嘿嘿,刚刚起来见你还没醒,自己瞎练着玩,爷爷和叔爷昨晚船到码头时就回家了”。

  “他们都回去了你怎么没回?”

  “我这不是在船上照顾你嘛,再说了,今天要去道真观,和你同行嘛!”

  张泩右手掩面,颇为无语:“好吧,我要去客栈梳洗一下,再换身衣服,总不能穿着大红袍去道观吧。”

  “顺便在吃个早饭!呵呵!”

  两人说笑着进了城门。

  ————

  道真观,位于城东一座无名小山上。山上没有其他建筑,只有这座道观,就是道观也占地不多,但极为庄严、整洁,深得离境坐忘之意。

  张泩和小胖子结伴来到观内,正殿上供奉的神像,是一位手持飞烟剑,头顶五龙轮,腰系照天印,座下赤焰驹的正神。

  两人上完香便看到紫阳真人还是昨晚那幅打扮,闭着双眼,在神像右边一个蒲团上打坐,真人对面是高煌,也学真人盘膝而坐。

  高煌朝两人点头行礼,两人也不敢说话,纷纷点头算是回礼。他又一指旁边两个蒲团,示意两人坐下。

  两人坐定,就见紫阳真人打坐完毕,睁开双眼道:“你们三人可知我意?”

  见众人不答,继续道:“你们颇具悟性,我欲推荐到宗门修道,你们意下如何?”

  小胖子抓耳挠腮,心痒难耐,说道:“世上真有神仙?为啥从没见过?”

  真人也不说话,从袖中取出一本册子让三人传看。

  原来这个世上流传的仙、神、鬼怪、妖魔都是真的。只是如今距离上次封神三千年,天庭律法越发森严,不容超凡在凡人面前显法,所以凡尘只余神话故事。

  神在天为天神,在地为地祇,仙有人仙,妖仙,鬼仙等不一而足。册子上描述的新奇世界直叫人心旷神怡,恨不得马上成为其中一员。

  张泩这才知道先前祭拜的是火部正神‘南方三炁火德星君’。

  见三人传阅完毕,紫阳真人说道:“老道的宗门在南方火龙岛,修的是火德星君的嫡传道法烛幽洞微仙焰宝录,不知你们是否愿意入门?”

  “我首先给你们说清楚,你们刚入门要先从外门弟子做起,每年看贡献修为酌情晋升。如果不愿现在可以离开了。”

  “我等愿意。”虽然是外门弟子,但好歹也可以修仙,傻子才不愿意呢。

  “把我昨晚给你们的帖子拿出来,我给你们解了上边的禁制,这就是你们入门的凭证!”

  三人把帖子交给真人,真人手上掐一道决,眨眼间帖子就成了一枚拳头大的金牌。

  轮到张泩的帖子时轻真人“咦”一声,问道“张小子,你昨晚遇到了什么?”

  张泩如实讲述了昨晚的种种遭遇。讲完只见真人手指在张泩眉心点一点,继而脸上难看。

  张泩心中一紧,心里有些忐忑。

  “本来你是三个里边资质最高的,可昨晚你被水炁侵了神魂,已经不适合修炼火系道法了。”

  张泩大脑里边翁的一声,感觉天旋地转,差点瘫倒在地,强撑着站直了身体,面色煞白。

  真人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张泩安慰道:“你也不要绝望,虽然不能修习本门道法,但水系道法将事半功倍。”

  可对张泩来说,这跟无法修炼一样难以接受,仙缘难得,错过了今日,恐怕一生都没有希望再得机缘了。

  张泩看向真人,期待着真人手上有水系的功法,哪怕是最差的他也不嫌。

  可惜事与愿违,真人挥了挥手“其他还好说,水系刚好没有。”

  接着想了想,便拿出一面素色旗子,递给张泩:“帖子我就收回了,宗门之物不可外流,这旗子是我从一修士处的得来的小玩意,你以后万一修了水法,可以炼化了防身。即使没人驱使也可护你一回,就当我给你的补偿。”

  张泩接过旗子看了看,心灰意冷,随意向真人道了声谢,直接转身出了大殿。就连同来的小胖子也忘了搭理。

  一次阴差阳错,错过了既定的仙缘,得了个无法使用的摆设,真的是造化弄人。

  

第5章 人情冷暖
玄水道君全文阅读作者:紫纹道人加入书架

  今日的瑞京,还和昨日一样。但城里的人心情不同,昨日风头出尽,今日黯然回首。

  张泩回到客栈,这才想起回来的匆忙,没有向小胖子和高煌打招呼,有点自责。本来自己朋友就少,今日叫仙缘乱了心境,心烦意乱,只顾着回来,忘了告辞,失了礼数。算了,自己马上要回乡,正好到他们府上请辞,全了礼数。

  想着又转出了客栈。就看到小胖子洪之痕喘着粗气迎了上来。

  “你跑的真快!”

  “你怎么来了,真人没给你们传法?”

  “真人说一个月后带我和高煌去火龙岛,拜过祖师后,才会统一传法。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还能有啥打算,先回家乡,安排好家里,再做打算,实在不行就游离天下名山大川,搜寻我能修行的道法。”张泩略带惆怅道。

  “你不当官了?”

  “知道了这世上有那么玄奇的世界,谁还在乎红尘的蝇营狗苟。”

  “也是,不过我相信张兄终究也会入得仙门的。”

  “承你吉言!”张泩淡淡的说道。

  “对了张兄,你这是要干嘛去?”.

  “这不我准备收拾回乡,想着给你和高煌辞个行。正要去高府!”

  “高煌?哼!”

  “怎么了?他得罪你了?”

  “没,没什么!我马上也是火龙岛弟子了,他可不敢得罪我。你打算什么时候离京?”

  “我打算明早就走,这次出来也有好长时间了,估计张叔也等急了。”

  “张叔?谁?”

  “我父母早逝,全靠张叔抚养长大,教我读书识字。”

  “哦,对了,你可不可以推迟一天离京,明天下午我爷爷可能要庆祝我入仙门,在瑞京最大的酒楼凤来楼举宴,你参加完了再走,就当给你送行。我小姑也要来哦,哈哈!”

  张泩眼前一亮随即又暗然,不过不好驳了小胖子一翻好意,于是也就点了点头。

  小胖子马上要去修道,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毕竟从此仙凡两隔,人家一次闭关修炼,自己说不定就化成一堆白骨。就当送行好了,更何况他也想见见这位鼎鼎大名的瑞京奇女子。

  “就这么说定了,哈哈哈!到时我让管事来接你,我就先回府了。”小胖子在瑞京没有别的朋友,张泩能出席,他非常开心。

  辞别洪之痕,张泩来到了城东高府求见高煌。

  高府大门三间,一大两小,各有门屋,梁柱,斗拱,檐角用彩色绘饰,桐木大门漆着大红面漆,门上金漆兽面环,门柱上一幅鎏金大字对联。两旁一对石狮子威武霸气。可见高府的威风。

  张泩来到正大门,见到门房,说明来意。

  “只有达官贵人才能进出正门,你嘛,还请走旁边小门。”门房极为高傲。

  高司徒为人和善,没想到他家仆人却这么盛气凌人。他转身来到小门,拿出高煌昨日宴上给的令牌,道:“我是本科探花张泩,和高煌高兄是朋友,过几天就要回家乡,特来向高兄辞行。”

  “张公子请稍后,我这就去给公子通报。”门房说着便入内禀报。

  高府后花园里香气宜人,百花盛开。门房匆匆进来,见高煌此时正陪着一位宫装女子赏花,不敢打扰,在旁来回踱步。

  高煌看见远处仆人,便走过去询问:“什么事?”

  “公子,门外来了一位张公子,说是你的朋友,最近要返乡,特来向你辞行。”门房小声道。

  “张公子?可是张泩?你去找管家拿十两银子给他,就说我正在赏花,不便见他。”

  “好的,少爷,我这就把他打发走。”

  高煌在仆人走后微微一哂,没当回事,继续陪女子赏花。

  “如果你有事,就不必陪我,我一个人没关系的。”宫装女子见他回来说道。

  “没事,有一个寒门士子,想让我给他资助点银子回乡,我让人把他打发了。”

  女子折了一株紫玉兰,放到鼻下一嗅,轻笑道:“让你少交些不三不四的朋友。你看,麻烦来了吧!”

  “我这不打发走了嘛!”高煌看了女子一眼,温言细语的说道。两人继续游玩,谁都没有在意此事。

  张泩在门外等了半天,不见人出来,正要回去。就见刚才门房走了出来,连忙迎上去:“高兄在吗?”

  “少爷正在赏花,不方便见客。少爷他说他知道了你的来意。”说着递给张泩十两银子。“嗯,给你,少爷给的盘缠!”

  张泩气煞,原来高煌是这种人,亏我把他当成朋友。既然如此,这个朋友不要也罢。拿出令牌交给门房:“帮我把这个令牌交还给高煌,就说我谢过他的好意。银子你拿着吧,给你的跑路费。”

  “嫌少?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能和高府公子称兄道弟?给你十两银子算是对你客气。”门房一脸鄙视。

  张泩冷哼了一声,直接拂袖而去。

  回到客栈,思及今日种种,才知人心冷暖。高煌平日里翩翩有礼,和自己称兄道弟,原来是身份对等,今日他成了仙门弟子,自觉高人一等,翻脸不认人。而小胖子嬉皮笑脸,不成正行,自己也和他相识不长,但他没有低眼看人。果然是人情如水,冷暖自知。

  第二天下午,张泩穿了件青色儒衫,照了照镜子,镜子中的自己虽相貌普通,但派上青衫,也是气度不凡,还算满意。脸带微笑,出了房间。

  刚跨出房门,就有王府管事迎接上来:“小少爷派小的来接张公子赴宴。”

  “麻烦管事了,今天都有谁出席?”边让管事引路边问道。

  “好叫公子知道,今天的宴会可是大宴,除了老爷的朋友和大小姐以外,还有小公主安宁和新科状元高公子,榜眼陈懿忠等进士。”管事满脸自得。

  没想到高煌也会参加宴会,张泩脸色有些复杂。不过一想他的为人,不来才算奇怪。

  “小公主安宁?”

  “安宁小公主是太祖最喜欢的女儿,和高公子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听说过两天太祖要给他们赐婚,这几天就在高府游玩。”

  张泩和管事聊着,转过拐角就看到高煌一身紫衣,大袖飘飘,英俊潇洒。旁边小公主安宁头插白玉珊瑚簪,身着粉色繁花宫装,温柔体贴。两人有说有笑的上了凤来楼。

  “你看!那就是高公子和小公主,果然是郎才女貌,天生的璧人。”管事一脸的倾慕。

  张泩一言不发,随管事上了二楼。

第6章 酹江月唱9重仙
玄水道君全文阅读作者:紫纹道人加入书架

  张泩上得楼来,看到楼上已经是亲朋满堂,没有声张,自己找了个角落的位子坐下,自斟自饮。

  两眼一扫,就看到高煌带着小公主和王大人等高官权贵谈笑风生,称的上是八面玲珑。

  高煌和本朝官员谈笑,时不时的说些奇谈异闻,引的众人发出阵阵惊叹。特别是旁边的小公主,看到爱郎见识广博,又是准仙门弟子,越发的小鸟依人,眼中满是崇拜。

  高煌斜眼里看到张泩坐在了角落,也没在意,不过看到旁边安宁崇拜眼神,计上心来。

  他突然拍手一笑,道:“今天是洪师弟即将入门的庆宴,本师兄特备了些小礼物。来人,上礼!”

  一位管事模样中年男子一脸傲气,手中捧着一个汉白玉匣走到高煌面前,高煌把玉匣递给王尚书,“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众人有些期待,汉白玉匣就已是价值不菲,玉盒里装的到底是何等的奇珍异宝。

  说实话,王尚书他自己也有些好奇,忍不住打开,里边是一株人参,头顶九片青叶,参蔓上系着金丝红绳,已经长成了人形,只有面部还有些模糊,“这莫非是百年山参?”

  旁边有位见多识广的老儒生惊叹道:“高公子果然是手段非凡,这人参何止是百年,已经是成了精的参王了,听说人参想要成人型参王,最少得五百年,何况这等人参即将长出面目。”

  “不错,这是一根接近千年的老参王,如果没人打扰,再过十多年就能开了灵智,成为传说中的精怪。当初我家客聊发现线索后,足足派出了两位武道大宗师,花了半月时间才采到。”

  高煌又淡淡的随口提道:“这也是仙道初期的宝药,打坐练气时含一片能省半月的苦功。”

  众人又是一阵惊叹,果然高府就是高府,江湖上知道名目的巅峰武者屈指可数,加起来也就两手之数,高府随手就能陪出两名,更何况随手就送出此等仙家宝药。

  自家手下就连宗师也没两位,大多数是炼体的武者。

  凡俗武者分为三重,所有习武炼体未融汇贯通的都称武者,融汇贯通后自创武学,并打通除了任督二脉的奇经八脉的为宗师,打通全身经脉,内气周天循环的为先天大宗师。

  “小痕,还不快谢过高公子!”说着王尚书把玉匣交给了旁边的仆人。

  洪之痕看着高煌那故作平淡的眼神,有些不爽,心不甘情不愿道了声:“谢过高师兄!”

  其他人送的礼物虽然没有高煌送的珍惜贵重,但也很是不凡,如工部尚书送的白玉如意,陈将军送的异兽坐骑紫瞳赤焰兽等。

  转眼间就轮到了张泩,张泩出身贫寒,别说什么珍惜之物,就连二两银子,此时都掏不出来。

  看着众人看过来的眼神,虽然没有鄙视,但都一脸冷意,有些嫌弃,毕竟在场的非富即贵,而自己只是个未封官的寒门探花。

  特别是高煌,脸上虽然带着笑意,可眼中全是看路人的冷漠。好似全然忘了前几日的交情。

  小胖子这时也看到了张泩,连忙打圆场道:“张兄是我好友,人能来我很开心,不用送礼。”

  高煌这时咧嘴一笑:“好朋友?仙人和凡人做朋友?”

  小胖子一脸怒意:“你?你还没有入门,等你成仙了再说!更何况张兄又不是不能修道,只是没有法决而已。”

  高煌呵呵一笑,不理洪之痕,但不言而喻,意义全明。

  张泩看着高煌,目露寒光,这人是从心想让自己出丑啊,真是小人心态,得志便猖狂。

  其实还真冤枉高煌了,他只是实话实说,毕竟以后仙凡两隔,以后见不见的到面还两说,至于前几日的交情?呵呵!凡人的交情有什么用?

  张泩呵呵一笑,收起目中寒光,转身腾空了案机上的青瓷碗碟,拿起两根餐箸,试了试音。

  碗碟是由瓷制,音色还算清脆。

  便道:“我出身贫寒,身无一物,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礼仪道义和诗词学问。便唱首词送给洪弟,望洪弟能仙道大成!”

  他不再和小胖子客气,改了称呼,显然是真正认了小胖子这个朋友。

  遂想起紫阳真人书册上仙道的介绍,由真气,法意,凝煞,阴神,练罡,阳神,道丹(真人),人仙,地仙组成的仙道九重天,便敲起酹江月,唱道:

  “仙风道骨,颠倒运乾坤,平分混元。”

  这时从后堂传出了清如溅玉、颤若龙吟的琴声,和碗碟的敲击宫商搭配,角徽和鸣。

  张泩微微一奇,便继续唱道:

  “阴阳相交坎离位,一粒刀圭凝结。

  水虎潜行,火龙伏体,万丈毫光烈。

  霄汉此夜惊蛰,银蟾离海,浪卷千层雪。此是天关地轴,谁解推穷圆缺。

  片晌功夫,霎时丹聚,到此凭何决?

  倚天长啸,洞中无限风月。”

  一曲终了,众人只是觉得此词应景,仙气丛生,曲子高雅,余音绕梁,但也仅仅如此。

  可对同样看过书册的三人来说大为不同。

  对张泩来说,此词除了对小胖子的祝贺以外,还有自己对仙道的憧憬和不修仙道不罢休的自鸣。

  高煌脸色铁青,他却听出了张泩对仙道的期待和对自己的讽刺,冷笑两声,“到此凭何决?有一次机缘已经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哪还能得到别的法决。”

  小公主看到爱郎脸色不对,转头看了张泩两眼,想了想,冷哼了一声。

  洪之痕听出了张泩的恭贺和期许,这首词对自己来说,确是最好的礼物。开心道谢:“感谢张兄赠词,小弟一定不负期望!”

  张泩唱出词后,心境又恢复了以前的坚毅。自己十年前开始读书时,也是看不到希望,还不是苦苦坚持,如今才有了榜上提名。现在的自己和十年前的自己有啥区别?只是换成了求道而已。

  随即抬起,看了看众人,看到高煌铁青的脸和安宁冷漠的眼神,微微思索,旋即明白过来,轻轻一笑不再注意。对自己即将求仙问道的艰难旅途来说,他们不值一提。

  转头就要和小胖子道别,就看到后堂转出一位女子,径直朝自己和小胖子走来。

  此女子虽然姿色比不上安宁,但气质更胜安宁数筹,尤其是澄澈的双目,让人起不了一丝杂念,再配上一身白衣长裙,裙上三两朵紫兰花,端的是兰质蕙心,优雅的不可方物。

  “公子可是探花张公子?果然是才艺非凡,令小女子钦佩。明日公子可愿来孤芳园,与婉箐研习诗文,探讨音律?”

  洪之痕随即介绍道:“这位就是我小姑,孤芳园是她平日里练习琴棋书画的地方。我小姑是不是跟传闻中的不一样?那是我小姑的才艺高绝,相貌不出名罢了,不过也是一等一的大美女!”

  张泩行颇为无语,拱手行礼道:“姑娘的才华果然出众,见面更胜闻名!不过我明天要回青桑县,恐怕会拂了姑娘的一片好意。如果下次有了机会,定要陪姑娘一展才艺,到时还望不吝赐教!”

  “好,到时可不要嫌弃婉箐。”

  说着就向小胖子道别,小胖子一脸不舍,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从袖中拿出一沓银票,强塞到张泩手里。

  张泩想到了家里的张叔,也就没有客气,朝小胖子摆了摆手,走出了凤来楼。

1234567下一页
扫码
作者紫纹道人所写的《玄水道君》为转载作品,玄水道君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玄水道君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玄水道君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玄水道君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玄水道君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玄水道君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