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二次元小说 > 扶妖直上最新章节 > 扶妖直上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扶妖直上 连载中
分享扶妖直上

扶妖直上全文阅读

扶妖直上作者:别致苏

扶妖直上简介:精怪们从犄角旮旯里探头张望,谷子地结出玉米粒,鬼上身的事儿多起来,某女明星当众褪下一层人皮……魑魅魍魉,百鬼夜行,神话即将重现,大地渐渐苏醒。
  ——阁下,起风了。 https://www.uukanshu.com
-------------------------------------

扶妖直上最新章节第三十八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
第一章 畸形鸡
扶妖直上全文阅读作者:别致苏加入书架

  昨天甩出了豪言壮志,杜康自然遵守,决定老老实实地去勾搭小闺女。

  金陵车站。

  广场外略空旷的花坛旁,一个小女孩。

  包子脸,婴儿肥,头发挽成发髻儿,身上穿着粉白色的改制古装裙,正俏生生地站在那里四处张望,纯真可爱。

  很漂亮啊!

  杜康放缓脚步,再发微信以确认。

  这个小女孩是自己的徒弟,也算是网络小说家,不过还未入门,正在学习基础知识。

  因为放暑假,二人一合计,便打算面基。

  老实说,杜康此时的心情略复杂。

  哪怕小徒弟的QQ性别是女,网名、笔名叫绵阳云,但见多了各种抠脚大汉花式装妹子骗钱的杜康依旧不信,一直是把小徒弟当男性对待,虽然娘了一点,可能会是药娘,甚至会是女装大佬……这很刺激不是?

  也正是基于此,杜康连打扮都没打扮就这么来了,毕竟俩大老爷们,见什么外啊。

  结果……没有喉结,真是女的?

  有些失望。

  不过依旧保持微笑。

  并在确认完身份之后,利落地走过去,接过小女孩的行李箱:“吃过饭了吗?没吃的话咱们先去吃饭。”

  很自然,没有矫揉造作,也没有生疏感,笑容也十分真诚。

  这样可以抚平初次线下见男网友的小女生不安之心。

  小女孩并没有不安。

  顺其自然地将行李箱递给杜康之后,舒展身姿,在杜康面前转了一圈儿:“师父,我这么漂亮,你是不是很开心呀?”

  “不错,确实挺开心的。”杜康看着人生中第一个徒弟,充满自豪感。

  小说家一定会在自己手中发扬光大的。

  “让我猜猜,师父这么开心是不是觉得我长得漂亮,你很满意,觉得以后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呀?”小女孩声音软糯,因为个子矮矮的,说话的时候抬着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任谁是聆听者,都会觉得很享受,无论是视觉还是听觉。

  但这话听起来怎么好像自己是个变态萝莉控似的?

  这个印象可不能有。

  杜康眯了眯眼道,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道:“你听说过伯乐相马的故事吗?”

  “听过呀。”小女孩不明所以。

  “这就好办了。”一边说话,杜康领着小女孩向外走,“你说伯乐好不容易相中了一匹千里马,是不是应该笑得很开心?”

  “是应该开心。”

  “那么问题来了,他开心的原因到底是因为自己找到了一匹千里马呢?还是因为自己可以凭借着这个关系,去日了这匹马呢?”

  小女孩一脸懵逼,沉默了将近十秒之后,才抬起头,一脸地不敢相信:

  “师父你竟然想日马?”

  “有生殖隔离的啊!”杜康纠结,这二缺姑娘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对方更是恍然:“既想日马,又不想承担责任……师父,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变态渣男!”

  “……”

  我不是,我没有……老子姓杜不姓悲啊!

  “咳咳!”杜康打住。

  生怕这话题再继续下去,自己指不定就会变成人渣败类死宅萝莉控恋足癖集合体。

  他急忙转变话题:“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真名叫什么?”

  走在杜康右后侧的小女孩乐呵呵地笑着,带着促狭,有种捉弄的意味,但在杜康看过去的时候悄然消失,只有天使般的笑容与声音:

  “贾温柔,贾雨村的贾哦……”

  说罢,也不给杜康反应的时间,就指着前面的一家店说道:

  “师父,我们去吃火锅吧。”

  这是一家自助火锅店,生意挺火爆,空座不多,二人进去扫了一眼,在靠近盛菜区的地方坐下,然后在等服务员上餐具的时候,二人就开始选菜。

  正冲着他们这个方向的地方有个电视,里面正在播放午间新闻。

  “……夏日炎炎,大家在聚餐吃火锅的时候,还请注意安全,今天上午,又有两家火锅店出现明火事……”

  突然换台。

  想来是服务员担心这条新闻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立即切掉了,却为时已晚,没能拦住食客们的讨论:

  “我一朋友就遇到了,说是一团火突然就凭空冒出来了!”

  “不是凭空吧,我听人说火里面貌似有个鸟的样子,该不会是那什么金乌吧?”

  “你们这群老迷信!这分明是金陵最近天气太热太躁,火锅店使用液化气的自然危险……”

  “是吗?明火还能用科学解释,那那些液化气、煤气突然消失,怎么解释?”

  “这……”

  议论纷纷,让杜康也开始留意起来。

  好在这个火锅店并不是用液化气,用的是电锅,饶是如此,他也下意识地四下环顾起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然后……他看到了一只鸡。

  在肉食区那里,靠近厨房。

  那里有一摞待处理的鸡鸭,本来应该都是死透了,但这时候还有一只似乎没死,从里面挣扎出来,一点一点地往最近的那桌移动。

  整个过程中除了杜康,似乎没有人发现。

  杜康也没怎么在意,只是觉得这只鸡长得和其他鸡鸭似乎有点不一样,蓝红相间的羽毛,有点漂亮……但再漂亮也是被吃的料。

  选完菜,恰好汤水也沸腾起来,他和贾温柔开吃。

  “师父,你一直背着包,里面有什么东西呀?”贾温柔一边吃一边盯着杜康。

  杜康一愣,然后将背包摘下,从里面掏出来一本书:“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的真实身份吗?”

  “诸子百家小说家传人?”

  “没错,这就是我们家传承的手抄本。”杜康将《山海经番外》递过去。

  贾温柔眼前一亮,急忙放下手中的吃食,擦擦手,明明很可爱的包子脸却透露出一丝正经,小心翼翼地接过来翻看。

  “这就是《山海经》的完善版本吗?”

  “小说家好了不起。”

  “师父师父,我现在是不是也算小说家传人啊?”

  小姑娘很开心的样子,叽叽喳喳地说着,有些问题估计也没想杜康会回答,自说自话。

  杜康也挺乐呵,任由小姑娘翻看,自己却有些心不在焉。

  借着余光,他还能看到那只鸡。

  这画面有点奇怪,但他来不及多想,就看到那只到现在也没有被人发现的鸡,在那个桌下爬了一圈之后,辗转片刻,冲着自己这桌爬来。

  整个鸡身趴在地上,就靠着一条腿蹬地,缓缓前行。

  造型滑鸡。

  它离开那一桌之后,那一桌的人突然开口说道:“服务员,我们这边怎么停电了?”

  一个男服务员过去查看。

  而短短的时间里,那只鸡已经爬到了杜康这一桌旁,正打算往里面钻。

  杜康这才看清楚这只鸡的长相,整体是蓝色的羽毛,夹杂着一些红色的斑点,有着白色的喙,最重要的是,只有一条腿。

  这是只畸形鸡!

  杜康嘴角一抽,有些嫌弃,急忙招呼一旁的服务员“服务员,快点过来,你们这只鸡还没杀死呢,都爬到这里来了。”

  旁桌正检查电源的服务员闻言给那边道了声歉,满头大汗地跑过来:“在哪里?”

  “这儿啊!”杜康指着脚下的那只畸形鸡。

  服务员低头,里里外外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

  然后抬起头,露出一副“你特么当我是傻逼啊”的表情,声音都冷了点:

  “帅哥,你在给我开玩笑吗?”

  “这里……”

  “什么也没有啊!”

第二章 诸食皆宜,0无禁忌
扶妖直上全文阅读作者:别致苏加入书架

  杜康岔开双腿,弯着腰,伸出一只手指示,手指距离畸形鸡的距离只有十几厘米的距离,服务员就在他身边,目光顺着他所指的方向,很明显落在了畸形鸡所处的位置,然后告诉杜康——这里什么都没有!

  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

  “玩笑,不是这样开的。”杜康吞了下口水,觉得是服务员在开玩笑。

  但服务员的表情并不像开玩笑,甚至越来越冷,有一种打人的冲动,任谁在满头大汗忙工作的时候被人开玩笑找茬,也不会有好脸色,所幸基本素养还在,便一板一眼地重复刚才的回答:“这里确实什么都没有。”

  恰在这时,杜康看到畸形鸡有了动静儿:它一个抖动,从趴着的状态站了起来。

  只有一条腿,来了个金鸡独立。

  然后——

  抬起鸡头,白色的喙左右错开,似乎……在嘲笑?

  一股冷气顺着脊椎直冲大脑,虽然是大夏天,杜康却彻骨生寒,仿佛置身雪国。

  他不会看错。

  眼前的这个东西,长得和鸡很像,照理说鸟类是没有面部表情的,但他看得真真切切,眼前的这个畸形鸡就这么一条腿站在自己身前,昂首,眼睛微眯,白喙错开,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蔑视表情。

  轻蔑!

  自己从这个鸡头上看到了轻蔑!

  而旁边的人……却似乎看不到这东西。

  哗啦!

  杜康突然站起来后退,远离这只畸形鸡。

  这动作顿时吸引了附近人的注意,几个服务员急忙跑过来,食客们也都转过头,带着看热闹的神色,有的甚至掏出手机开始拍照录像。

  “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小五怎么回事?你惹客人不开心了?”

  “我刚才听到什么‘鸡’啊什么的,哦对了,这个人说他桌子底下有一直没有杀死的鸡……”

  “真的假的?他桌子底下什么也没有啊?”

  “闹事的吧!”

  杜康扯住身边的一个食客,指着自己桌子底下:“你看不到吗?那里有个一条腿的鸡?”

  “没有啊!”那人把杜康的手打开,“神经病……”

  那几个服务员围在那里,动作神态也不像看到那只畸形鸡的样子。

  杜康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是撞上事儿了,再看一下贾温柔,小女孩依旧傻乎乎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呆呆地看着杜康,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

  而那个畸形鸡,在甩给杜康一个嘲笑之后,向着贾温柔跳去。

  “小心!”

  杜康不敢犹豫,急忙跑过去,拽住贾温柔和行李箱就跑,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跑出火锅店,消失不见。

  留下面面相觑的服务员和众食客。

  “还好,我们是提前买……”一个服务员拍了拍胸口,大有一番赚到了的样子,只是最后一个“单”字还没有说出口。

  杜康刚才所在的那一桌。

  凭空生出一团大火,迅速扩及整个火锅店。

  …………

  杜康拉着贾温柔一口气跑出老远,一直到看不见火锅店的时候才停下来,剧烈喘气。

  “师父……你把人家吓坏了。”

  小女孩鼻尖生出点点汗水,为了适应刚才杜康的步伐,更是狼狈。

  “我撞鬼了。”杜康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刚才的事情,“我刚才看到了一只一条腿的鸡,那只鸡还冲着我笑。”

  边说话,边拦车。

  马路上车流不多,计程车更少,来往几辆都有客人,他拦车的时候,一辆车开过去,随后又缓缓停下,然后开始倒车,倒到他面前。

  他拉着行李箱就要上车,正开车门的时候,听到小女孩的声音。

  “我也看到了。”

  杜康猛地回头:“你也看到了?”

  “嗯嗯。”贾温柔猛点包子脸,跟着杜康上了车,“是不是一只蓝色的独腿鸟?”

  “师傅,秦淮小杜茶楼。”

  说了目的地,然后杜康继续刚才的话题:“就是这只鸟,很奇怪,周围人都看不到,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撞鬼来着……”

  “那可不是鬼!”

  这时一个沙哑的声音插进来,打断两人的对话,“木精,如鸟,青色,赤脚,两翼一足,是吧?这不是鬼,是毕方。”

  杜康抬起头,看向驾驶位。

  那里坐着一个瘦弱的光头,身上基本上没有毛发,脑袋上一左一右有两个凸起,看起来有些像红皇后,借着内后视镜,可以看到司机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有些脏,T恤上有两行血红色的大字:

  诸食皆宜,百无禁忌。

  看样子是个吃货……杜康记得自己在一个“野食小哥”的吃播那里见过。

  “师傅还看过《山海经》啊?”

  杜康笑了笑,这司机说的正是《山海经》、《神异经》、《淮南子》上面对毕方的记载,按照这个描述,那个鸟确实长得和这个描述很像。

  但他不怎么信,自己总不至于随便出个门就能碰到个神话生物吧?

  真要有这个,早就被爆出来了。

  “那是,我不光看过,我还榜上有名呢。”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话。

  大多数司机都特能侃,找到话题就愿意聊上两句,看来这位也有这习惯。

  杜康只能先压下跟贾温柔说那只畸形鸡的心思,毕竟这个场合不适合说这个,干脆和司机聊了起来,顺便打量车内环境:

  车里总共有四个座位,除了驾驶座有靠背之外,其他的座位都没有靠背,仿佛被人撕了下来,而正常情况下隔开驾驶座的透明隔板或者铁栅栏,也都没有。

  上车前没注意看,现在稳下来了,丫才发现……自己上了一辆黑车!

  但愿不会出事。

  聊了一会儿之后,杜康问道:“师傅,我刚才拦车的时候看你急匆匆地,后来才倒退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刚才赶着去吃饭。”还真是个吃货。

  杜康笑起来:“那可真是难为你了,还得跑那么远。”

  “没事儿,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哈哈,要不这样,我家呢也提供简单的饭菜的,要不等会儿在那解决?”

  “那多不好意思。”

  “客气啥,一顿饭的事儿,大中午的还得让你跑那么远。”

  “不用那么麻烦。”司机转动方向盘,控制着计程车转了个大弯儿,从大道拐到一个小道,行进到一片空旷无人烟的区域,停下来。

  杜康看着周围:“师傅你是不是走错地儿了?”

  “没走错地儿。”

  “你不是要给我提供一顿饭吗?”

  瘦弱的司机身体不动,光头却是一百八十度转动,转到正冲着杜康的位置,憨憨地笑了笑,嘴角撕裂到腮帮,露出一张血盆大口,除了最外面的牙齿之外,里面还细细密密地长着尖牙,口水顺着粘有鲜红肉丝的尖牙缓缓流下。

  嘀嗒,嘀嗒……

  “不用那么麻烦,我很随便的,就在这里解决好了。”

第三章 有病!
扶妖直上全文阅读作者:别致苏加入书架

  突兀的转变!

  非常快。

  快到杜康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甚至他的身体还处于扭头向车窗外面看得状态,心里面还在怀疑这司机是不是走错路了之类的,然后转过头……一个血盆大口!

  妈耶!

  饶是被桃娘各类夜袭、偷窥锻炼出来的精炼心肝儿,这时候也难免发颤。

  这司机是不是不刷牙的?

  口臭……

  这只是一瞬间的想法,而在这一瞬间之中,那个司机也开始行动起来,只见他的头一百八十度转过来之后,带动着身体也扭转过来,因为驾驶座和后座之间没有隔板,以至于他整个身体猛地网上一窜,想要直接越过驾驶座靠背,冲到杜康这边来,大快朵颐。

  动作依旧很快,是那种超越人类极限的快!

  快到杜康的想法还停留在“这逼有口臭”的阶段,他的身体还没来得及做出多余的动作。

  就听到哗啦一声!

  司机的身体高高窜起,然后又重重地落在驾驶座上,属于原地起落。

  一脸懵逼.jpg

  司机似乎有些不信邪,落在原地之后,再次窜起,于是又经历了哗啦一声之后落在原地……他张着血盆大口面向杜康,裂开的腮帮处隐约有些难堪的红。

  “你没解开安全带。”杜康指给他看。

  于是腮帮更红了。

  “失误,咳咳,失误,第一次在车上这么做,手生,纯属手生……”司机尴尬地笑着,伸手想要解开安全带。

  但杜康比他更快。

  在提醒他之前,杜康就已经把手伸过去,抓住安全带接头的那一部分,用力地一拽……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狠狠地将司机禁锢在驾驶座上:“说,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司机被安全带压得紧紧贴在驾驶座靠背上,因为身材较小,只能透过靠背露出半个头,也就是两个眼珠,这时候两个眼珠里隐约有点愤怒,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被这么一个小小人类给困住了。

  因此他愤怒地低吼道:“我不是东西!”

  杜康一愣:“我当然知道你不是东西,我在问你是什么怪物,妈的!九年义务教育你特娘学到狗肚子里去了?情景阅读都不懂?”

  司机比他还愣:“你怎么知道我上过学?”

  “特么这句话的主要问题是这个问题吗?不及格,再答!”杜康气得半死,要不是两只手都拽着安全带,他真恨不得在司机那大光头上来两巴掌,好在他还很清醒,头也不转又冲着一旁的贾温柔说道,“温柔下车,往大路上跑,记得报警!”

  “哦哦,师父加油!”

  小姑娘看起来傻乎乎地,但动作却十分麻溜,当即拉开车门就往外跑,不带走一片云彩。

  嗯,手机丢后车座上了。

  杜康的心仿佛被绞成了麻花……你个小没良心的!

  “嘎嘎……大难临头各自飞,在我饕餮手中,你跑不掉了。”似乎反派都爱这么笑?

  一边笑,一边剧烈挣扎,眼看血盆大口缓缓露了出来。

  “你……是饕餮?”

  杜康恍然大悟,可算是明白过来这个司机之前那些不着调的话是什么意思了,怪不得说对《山海经》不但知道,还榜上有名……山海经四凶之一!可不榜上挺有名嘛!

  “做饕餮呢,要讲信用,说吃你全家,就吃你全家!”司机以过来人的身份给杜康传播着人生经验。

  “这么说你吃过不少人?”

  见司机有说话的欲望,杜康不留空隙地回答,也好拖时间。

  果不其然,司机挣扎的幅度弱了点,颇为自豪地昂了一下头:“那是!”

  “但我记得饕餮是贪食,好像什么都吃,不止吃人啊?”

  “不错,我们确实什么都吃,要不你以为这计程车其他座位都没有靠背?”司机陷入回忆模式,“都是因为高速路开车的时候太饿了,被我啃了。”

  “计程车司机不容易啊,三餐都不规律。”

  “可不是嘛,一整天都要开车,吃饭都不规律,而且久坐还会导致血液循环不良,心脏机能衰退,腰、背部疼痛,心脏病、高血压、腰间盘突出、大腿粗大,男人甚至还会引发前列腺炎……”这一刻,司机仿佛不再是凶狠的怪物,反而是久坐患者的受害者,声音中带着辛酸,痛诉着自己的职业病,“当然,对我危害最大的,还是影响胃口,我现在吃什么都味同嚼蜡。”

  杜康面色古怪:“那你还吃我?”

  “人肉鲜美啊!”

  “你不是味同嚼蜡吗?”

  “对啊,但人肉鲜美啊!”

  “我,我草你妈!”

  “对不起!”司机一脸羞愧,“我没有妈!”

  这话没法儿继续了。

  杜康现在严重怀疑这个狗币是不是被车门夹过脑门子,怎么这脑回路就是跟正常人不一样……哦对了,这货是饕餮,不是人。

  甚至听他这话说的,好像没有母亲……爹生的?果然是传说中咯吱窝里蹦出来的?

  脑细胞大量燃烧。

  杜康觉得自己在构思小说的时候,大脑都没有如今运转这么快。

  然后,他抬起头,郑重地对司机说道:

  “你有病!”

  “本饕百毒不侵,怎么可能有病?”

  “你真有病,心病!”杜康语速加快,“你想想看,你吃东西味同嚼蜡,但觉得人肉鲜美,是吧?”

  “是这样没错。”

  “而且你是爹生,没娘养的是吧?”

  “是……但这话是不是有点怪?”

  “是的话就好办了。”杜康可不管这货的奇怪点,而是非常沉重地说道,“你知道人肉为什么鲜美吗?是因为人吃五谷杂粮。而你吃人,应该是生吞吧?所以无论什么时候,你吃的人肠胃里面肯定还有未消化的五谷杂粮,而据科学证明,五谷杂粮不仅能够提供生物所需的各类营养,还有利于身体健康,所以拨开重重不相干的条件,你看你如今这么健康,真的是吃人吗?不!你吃的不是人,你吃的是人肚子里面还未消化的五谷杂粮!”

  司机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儿来,连话都搭不上。

  而杜康仅仅是停顿了一下,让他牢记自己最后的那个定性,然后继续说道:“那些未消化的五谷杂粮,是呕吐物状,你有没有觉得和一种东西非常像?”

  “什么?”

  “母亲喂给孩子吃的那种嚼碎后的食物。”

  仿佛雷霆贯穿天灵盖,司机打了个激灵。

  “你明明只吃五谷杂粮就能够生活的很健康,但为什么依旧选择吃人呢?不就是为了人体中这种未消化的类似于母亲吐哺物的东西吗?你分明是没有母亲,缺乏母爱,但内心深处却一直渴望着有个母亲,能够得到母亲的疼爱……这不是心病又是什么?”

  “我,我真的有病?”司机喃喃自语,他的嘴巴仿佛被缝上一般,变成正常大小。

  “没错,而且很严重,对你以后的发展非常不利,很有可能导致抑郁症。”杜康瞥着司机的面部表情,悄悄地松开一只手,伸向车门,“更重要的是,你没有母爱,得不到根本性的解决,长此以往,你很有可能会得厌食症。”

  “谢谢你,你解决了困扰我们这一族上千年的问题。”司机看向杜康,充满感激。

  “不用谢不用谢。”杜康抓住了门把手,用力一拽一推,“都是应该的。”

  咔嚓,门开了。

  杜康麻溜地闪人……但身体刚出去,右手却还没缩回来,就被司机拽住。

  司机表情真挚:“为了感谢你,我一定吃了你。”

  “你还是厌恶我吧。”

  “那好,就按照恩人所言,我厌恶你。”司机再次变得恶狠狠,“作为我厌恶的人,我一定将你吃的连渣滓都不剩!”

  话音落,安全带被打开,身体像极了咕噜姆的司机窜出来,狠狠地将杜康压在地面上,血盆大口张开,一口咬向杜康的头颅。

  “啊!”

  恰在这时,一道尖锐的女式尖叫声响起。

  贾温柔小萝莉就在一旁不远处,看到这一幕,失声尖叫。

  “你放开我师父!”

  小萝莉怒气爆满,左右看看,发现怀中一直抱着的《山海经番外》,直接抄起来丢过去!

  但力量很弱,以至于这个硬皮笔记本无力地飞过去打在司机身上。

  然后——

  轰地一声巨响,被笔记本砸中的司机仿佛遭受了巨锤袭击,身体骤然飞起,以一个长长的抛物线落在远处,砸出一个巨坑。

第四章 请你吃土
扶妖直上全文阅读作者:别致苏加入书架

  杜康一直觉得,做人呢,要讲究本分。

  什么叫本分?

  就是说作者写小说,得具备构思、人设、框架、描写等基本素养,至于说写耽美小说还是百合小说,那是额外的东西,但前面所提到的本分,一定要讲究。

  同理,打架也要讲究本分,得我扇你一巴掌你才觉得痛,不能还没打呢就说痛。

  那不是骗人吗?

  所以眼前这一幕就让他非常地气愤:

  你张着血盆大口冲着我咬过来,我尽可能地反抗,攥紧拳头冲着你打过去,按照本分,不应该是被我打中之后才会产生反应吗?

  但拳头距离你还有十厘米的距离呢,你特么就挂着满脸表情包飞了是闹哪样?

  演技不够表情来凑?

  带着被欺骗的愤怒感,杜康的目光直生生地向司机飞走的那边看去,然后就看到那新鲜出炉的巨坑,以及巨坑边缘的一只胳膊,正努力地扒拉着,片刻之后,司机那极具个性的头颅从坑里面冒出来。

  双方的目光在半空中对接,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愕然。

  不是演的?

  杜康清醒过来,然后跟着司机的视线下移,定格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笔记本上——家传笔记本。

  短暂的沉寂之后,两人同时动作。

  司机速度快得仿佛真人咕噜姆一样,刷地一下就窜了出来,手脚并用,两三下来到笔记本跟前儿;而杜康则是一个鲤鱼打挺滚过去,抓起笔记本再次砸过去。

  砰!

  司机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倒退,飞出老远的距离,在刚才那个巨坑旁边又砸出来一个巨坑。

  而这次,不等他重新爬起来,杜康就拿着笔记本走过来:

  “你想干嘛?”

  “我,我没想干嘛!”司机从心而论。

  担心自己再被砸飞,干脆利落地躺在坑底不出来了。

  “没想干嘛,那刚才是在干嘛?你不是要吃午餐吗?”杜康拿着笔记本的手伸出去,警戒着司机,这时候也没心情去想自己的家传笔记本到底是笔记本还是个棒槌。

  而司机听到他的质问愣了一下。

  随即满脸堆笑,坐了起来,当着杜康和一旁贾温柔的面儿,抓起一把土就往嘴里塞:

  “是啊,我是要吃午餐啊!”

  “本来还邀请你们一起吃呢,毕竟太多了我也吃不完,要不一块来?”

  “别嫌弃啊,你们还小,不知道吃土的好。”

  “你看这把粘土,无毒无味很环保,自然风干不开裂,嚼起来嘎嘣脆;你再看这把壤土,富含钙、铜、锌、锰等矿物质,不但营养,而且口感粘糯,回味无穷;至于说这把砂土,虽然颗粒较大,口感不好,但就跟那些粗粮一样,吃了之后容易清肠胃,促消化,对减肥……诶,你们别走啊!”

  “吃你的吧!”

  丢下这句话,杜康拉着贾温柔就走。

  这里有点太偏僻,步行离开有点不靠谱,而他又不会开车,只能叫网约车,至于说这个司机,哪怕手里面有《山海经番外》这家传棒……笔记本,杜康也不想冒险。

  因此,他一边走一边约车,顺便安抚贾温柔。

  但小女孩却好像并不害怕,反而脸蛋红红的,激动地盯着笔记本,开口说道:“师父师父,这就是小说家传承下来的神器吗?”

  “神器?”

  杜康开始考虑这件事,然后觉得有点不正常,毕竟自己从小到大虽然相比较于普通人不那么普通,可是也没有神话那样神话啊。

  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小时红领巾,长大共青团……才是真实的写照。

  结果今天却遭遇了毕方、饕餮,画风都跑偏了。

  该不会是做梦吧?

  他低头看着小女孩的俏脸,红润可爱,娇嫩欲滴,让人生出一种保护欲望。

  于是,他伸出双手,掐住贾温柔的脸蛋,用力一扯。

  “┭┮﹏┭┮”

  ——小女孩是这个表情。

  “师父,轻一点嘛。”贾温柔哭兮兮,“你弄疼我了。”

  “有多疼?”

  “人家都快裂开了嘤嘤嘤……”

  杜康又给她揉了揉才松开手,心中确认下来,看起来是真的。

  这时候师徒俩已经走到了计程车旁边,准备收拾完东西就离开,但是在将行李箱往外拖的时候,杜康顺手在司机前面的座位那里翻了翻,然后发现了一张照片。

  他觉得面熟,摸起来瞅了瞅。

  “这个人和师父你长得好像啊。”贾温柔凑过来,嘟着嘴卖萌。

  杜康嘴角一抽:“当然像了,这就是我小时候的照片。”

  说完让贾温柔在这里待着,杜康拿着笔记本和照片,转身走向司机所处的那个坑边,将照片丢下去:“说说,你怎么会有这张照片?”

  吃土吃得不亦乐乎的司机差点把这张照片吞下去,得亏了杜康在一旁比划了一下笔记本,才勉强把嘴里的土吞进去,拈起照片恍然大悟道:“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小说家传人?”

  “你知道我?”

  “我当然知道你了,或者说我这次来金陵的目的就是为了找你,有人委托我找你帮忙来着。”司机看起来松了口气,缓缓爬上来,“我叫小饕,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嗯?”

  杜康拖着长音,明显很不满。

  自称小饕的司机立刻赔上笑脸:“嘿嘿,别这样,我就是开个玩笑。”

  “开个玩笑?”

  “可不……”

  小饕刚想回应,话还没说完,就觉得眼前一黑,笔记本直接糊脸上。

  轰!

  烟尘骤起。

  他被拍入坑中,让这个坑的深度再次加强。

  “小饕兄你没事吧?”杜康的声音响起来,“不好意思,我就是开个玩笑。”

  小饕满脸苦楚地再次爬出来:“没骗你,我真的只是开……”

  杜康举起手。

  小饕立刻把话憋回去,然后抱头防蹲。

  “老实点,滚过去开车。”杜康妹控听他废话,网约车一直不接单,干脆一脚踹过去,“别想着耍阴招,把我送回家了再说。”

  “不耍阴招不耍阴招……”

  小饕重新当回自己的司机,在师徒俩上来之后,开车重新回到大道,在杜康的监视下,连个屁都不敢放,老老实实地带着二人来到秦淮区。

  不过,车里没什么事,车外却有些奇怪。

  尤其是进入秦淮区,靠近自家茶楼的时候,有不少警车在这里进进出出。

  “师父师父,出什么事了吗?”

  “不知道,该不会有什么杀人犯逃窜到这里了吧?”杜康没什么紧张的,揉了揉贾温柔的小脑袋,“没事,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有个嫌疑犯跑到了我家隔壁,就是这个阵仗。”

  “哪个阵仗?”

  计程车突然一个急刹车,然后小饕的声音传来。

  杜康刚想呵斥,却发现前面竟然停着几辆警车挡路,再往后看,又有几辆警车开过来,将自己这辆车围在中间,而后两队穿着防爆衣的武警下车,顶盾在前,后面一排幽幽的枪口则正冲着自己这辆车,

  “呃,应该就是这个阵仗吧……”

第五章 祖传的精灵
扶妖直上全文阅读作者:别致苏加入书架

  看到这么多枪口冲着自己这辆车,杜康反倒是有点欣慰。

  不愧是祖国,不愧是人民警察,竟然能够在自己上了吃人凶手的车之后这么快做出反应,并在这里进行拦截……虽然吃人凶手已经被自己控制住了,但行为依旧珍贵!

  这一刻,杜康沐浴在祖国母亲的光辉之下。

  然后不等前面警察喊话,他就直接拎着笔记本敲了敲驾驶座:“下车,投案自首去。”

  “啊?自什么首?”

  小饕很无辜,有点茫然地反驳,但感受到光头上硬皮笔记本的质感……立刻从心!

  干脆利落地滚下车。

  杜康示意贾温柔在车上待着,自己则跟了出去,然后像警察押解犯人那样,让小饕双手背在身后,在自己的推攘之下走到车头的位置:

  “警察同……”

  他想要告诉警察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这个吃人凶手已经被自己制服了,如果可以,他还想揭发这个叫小饕的真实身份,这丫不是人,是个饕餮,古代传说中的生物。

  然而,才蹦出来仨字儿,就被警察同志毫不留情地打断了:

  “嫌疑人杜康,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放开人质,或许还能从轻发落……”

  杜康顿时傻眼了:“你说谁?嫌疑人谁?”

  回答他的是整齐划一的子弹上膛声。

  哗啦!

  咕咚……杜康下意识地动了动喉结,学着小饕刚才滚下车的速度,刷地一下抱头蹲下:

  “别开枪别开枪,警察同志,我承认,我今天领回来一个小萝莉,可我不是萝莉控,我没有带黑丝白丝情趣内衣和跳蛋,甚至都没有在火车站附近就地开房,也没打算玩强……“

  他如同小饕一样茫然。

  本来只是普通的网友见面而已,完全没有龌龊。

  再说,就算真的有龌龊,自己睡了小萝莉,那来几个警察也就算了,至于连防爆衣都上来吗?

  担心……屌爆了?

  在杜康替自己辩解的时候,对面的警察却是接到了一个电话,接通之后嗯嗯啊啊了几句之后,又扫了杜康和小饕两眼,随即手一挥:“搞错了,撤队!”

  说完也不管杜康和小饕怎么想,两队警察迅速收队,刚才还一大群的警察转眼间走了个精光。

  十分荒唐!

  简直就跟过家家似的。

  “恩公,还自首吗?”小饕眼巴巴地盯着杜康。

  “自首?不不不,你还是自宫吧。”

  杜康甩下这么一句话,直接转身上车,他觉得很奇怪,刚才那一幕虽然像是在拍戏,可是那群警察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信息泄露?不像。

  加之今天的遭遇,让他心头有点阴霾,急切地希望回到家中好好问问桃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上车的时候,他看到贾温柔正把手机塞进兜里。

  “别怕,没事了。”

  贾温柔摇摇头,鼓着包子脸说道:“我没怕,刚才在给家人报平安呢。”

  “哦,是该报个平安。”杜康没怎么在意,只是低头翻看着手上的笔记本,顺便等着车开到家。

  但等了好久,小饕才上车,上车第一句话就是:“恩公,你太难为我了,我们饕餮都是无性繁殖,我没那玩意儿,你可不可以换个条件?”

  贾温柔眨眨眼:“什么玩意儿呀?”

  “嘿嘿,就是男人胯……”

  “开车。”杜康淡淡道。

  “我正在开车……”

  “开车!”声音变冷。

  小饕顿时止了声,看出来杜康脸色十分难看,于是也没敢继续扯荤段子,甚至连请求杜康帮忙的话都没说,只是想到了目的地再解释说明。

  然而等到了小杜茶楼那里,在杜康和贾温柔下车之后,他就被无情地拒绝。

  “别惹我,你该去哪儿去哪儿。”

  挥了挥笔记本,杜康领着小姑娘进了茶楼,留下小饕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计程车边。

  可怜,无助,但能吃……

  茶楼虽然叫小杜茶楼,但并不是杜家的财产。

  杜家虽然在民国时期还是富贵人家、书香门第,但到了现代,因为没出几本书,再加上一些特殊的历史原因,算是没落了,到了杜康他爹这一代,更是穷的叮当响,甚至还玩失踪,弄得杜康只能被桃娘养大。

  所以说桃娘虽然名义上是杜家的女佣,但在杜爹那一代之后就没领过薪资。

  甚至在杜爹失踪之后,还得肩负起抚养杜康承认的责任。

  小杜茶楼就是桃娘为了养杜康开办的,是这个区少有的三层楼小建筑,一层营业用,二三层家居用,因为桃娘泡的桃花酒和桃花茶在此地小有名气,所以生意还算可以。

  “魏姐,这是贾温柔,我徒弟,刚来,刚才没怎么吃,你给弄点吃的,刘蕊,你给温柔安排一下房间……”

  店里面有两个服务员,杜康把贾温柔甩给她们之后,就风风火火地上楼去。

  三楼,客厅。

  桃娘正在泡茶,用的紫砂茶具,家里面饮茶不太讲究,但动作行云流水,依旧极具艺术欣赏性。

  听到开门锁门的声音,她回过头展颜一笑:“我就想着你该回来了,正好泡了茶。”

  杜康打量着她,几年如一日的穿着老式女佣服,但是身材脸蛋姣好,换一身衣服说是大学生都有人信,以前杜康还觉得这是冻龄女神。

  但有了今天这一遭。

  他觉得事实或许并非自己想的那样。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杜康走过去,没有像往常那样钻沙发把桃娘挤开,而是正儿八经地坐在其对面,将笔记本放在茶几上。

  桃娘一怔,身子坐直,右手将刘海拢至耳后,沉吟道:“你发现了?”

  “发现了。”杜康心头一颤,“你是……”

  “没错,我就是杜家祖传的精灵。”

  “啥?”

  “就是小说中经常出现的那种人设:爷爷啪,爷爷啪,爷爷啪完爸爸啪;爸爸啪,爸爸啪,爸爸啪完主角啪……小杜啊,你是不是发现了这个东西,想要对人家伸出背德的魔爪?”

  “呵呵!”杜康冷笑,“说人话!”

  “嘤嘤嘤,我还是太溺爱你了,这点耐心都没有。”桃娘把沏好的茶递过去,“好吧,跟你说实话吧。”

  杜康端起茶杯轻抿。

  “我真的是祖传精灵。”

  噗……

  一口新茶浇桃花。

12345678下一页
扫码
作者别致苏所写的《扶妖直上》为转载作品,扶妖直上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扶妖直上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扶妖直上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扶妖直上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扶妖直上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扶妖直上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