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解灵先生最新章节 > 解灵先生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解灵先生 连载中
分享解灵先生

解灵先生全文阅读

解灵先生作者:信玄道人

解灵先生简介:本人游历大江南北搜集素材,倾听全国各地三十余位在职算命风水先生口述其亲身经历,后而执笔撰写此篇。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也许下文中也有您的事故。
  如有雷同,还望海涵! https://www.uukanshu.com
-------------------------------------

解灵先生最新章节第54章 残肢再造
第2章 不速之客
解灵先生全文阅读作者:信玄道人加入书架

  眼前除了忙忙碌碌的医务人员,真切的出现了刚才那位那身着蓝色旗袍的女人!

  她面容惨白,丹凤眼,高颧骨,嘴唇抹着深红色的口红,正站在床头,手里拿着一支棕色的木头簪子,不停的扎向段刚大哥的胸口,每扎一下段大哥的咳嗽就会加剧,棕色簪子上还沾着红色的鲜血。

  撕心裂肺的咳嗽声音充斥整层病房,恐怕肺都快咳出来了,医生和俩护士急的满头大汗,生怕病人咳到窒息,危及生命,全部都在尽力抢救病人,好像身边那蓝衣女子根本不存在一样,看来这屋里真有鬼!

  蓝衣女子的目光冰冷阴森,充满戾气,死死的盯着病人的双眸,手起簪落之间,毫不留情。

  也不知道这女鬼跟段大哥到底有多大的深仇血恨,记得老妈常说,女人颧骨高杀夫不用刀,够狠,绝对是要致段大哥于死地的节奏。

  解阳明根本无暇考虑一二,管她是人是鬼,心里只有救人二字,扯开嗓子大喊一句:

  “老娘们!住手!别再扎他心了!”

  这一嗓子把医务人员都吓着了,特别是那位年轻点的女护士看着自己手中注射器,表示一脸懵逼。

  那个蓝衣女子的表情更加奇怪,立刻停手,朝解阳明看了过来,目光觥筹的一刻,那女子表现有些惊讶,缓缓的问:

  “你能看见我?”

  难道鬼还能说话?

  解阳明毫不客气,狠狠的吼道:

  “说的就是你!凶器扔了!离病人远点!竟敢明目张胆的行凶!”

  蓝衣女子眉头一皱,狠狠的瞪了解阳明一眼,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护士被刚才这一声吼彻底吓到了,失手扔掉了手中的注射器,刚好扎在病人的胸口上,段大哥竟然一瞬间恢复了平静,不再咳嗽,悄无声息的睡了过去。

  解阳明终于搞清了段大哥咳嗽的原因,竟然是女鬼扎心。

  虽说自己从小就不怕鬼怪,但也没见过真的啊!

  难道是因为自己昨天挨了一顿揍就能看见鬼了?

  若不是刚才无意之中看到那女鬼,没准段大哥已经命丧黄泉,俗话说得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今天也算是办了一件善事。

  值班医生本想臭骂解阳明,可这注射器跟飞镖一样扎到患者胸口可算是医疗事故,要是被院方知道这事可了不得,他们科室年底的评优肯定没戏了,没准连自己升职也受影响,赶紧狠狠的瞪了那惊慌失措的小护士一眼,转头笑着对解阳明说:

  “同志,不对,解哥是吧,你也看见了,刚才小琳不是故意的,这注射器。。。”

  解阳明:“大夫,咱医院餐厅还有晚饭吗?”

  不一会,护士小琳端来了热腾腾的鸡腿卤肉饭,外加一杯打包好的珍珠奶茶,低头站在病床边,双手不停摆弄这一只黑色碳素笔,用可怜巴巴的眼神一直盯着狼吞虎咽的解阳明,直到他说出刚才注射器扎心的事已经忘了,这才吞吞吐吐,磨磨蹭蹭的离开了病房。

  解阳明茶余饭后,感觉有些疲惫,脑子里尽是那蓝衣女鬼的形象,思来想去便睡着了。

  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午夜十一点了,转头发现段大哥坐在病床上,手里正拿着一张泛黄的老照片陷入沉思。

  那张照片上的女人身穿蓝色旗袍,丹凤眼,高颧骨,气质优雅,颇具风韵,正是刚才那女鬼!

  解阳明:“段哥,你好点了吗?”

  段刚:“好多了,你怎么称呼?”

  解阳明:“叫我小解就行,请问照片里这美女姐姐是您什么人?”

  段大哥转头瞄了一眼身边这位小伙,轻声说道:

  “这是我原配夫人。”

  解阳明:“是这样,刚才我看见她了。”

  段大哥脸上的表情并不惊讶,反问到:

  “我昏迷的时候太太来过?”

  这倒是把解阳明问糊涂了,都哪跟哪?

  解阳明:“傍晚那会挺玄乎,您的这位原配夫人飘进咱屋,不停的用簪子扎你心,你就一个劲咳嗽,挺危险的,差点没命。”

  段刚:“飘进来?用簪子扎我?”

  解阳明:“是啊,医生护士都看不见,只有我能看见。嫂子哪年去世的?”

  段哥看解阳明头上包扎着厚厚的纱布,又看了一下自己胸口并无外伤,心思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

  段刚:“小子,打住,你是不是脑震荡没治利索,让医生再给你好好瞧瞧。满嘴胡说八道,哪来的鬼,开玩笑也有个尺度,别诅我太太!”

  解阳明不乐意了,这好心救你一命,连谢谢都不说,还这么不客气,女鬼还是他太太,谁脑子进水了?

  哎,就当是开车撞猪上了,自认倒霉。

  解阳明:“我反正实话实说,你爱信不信吧,睡了。”

  这时候段刚的手机响了。

  电话那头传来急促的呼吸,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老公。。。呜呜呜。。。快。。。快回家。。。我。。。姐姐好像在这。。。啊。。。肚子疼的好厉害。。。孩子怕。。。怕是。。。”

  段大哥立刻眼红了,急忙吼道:

  “芳芳,别吓唬自己,你姐姐都去世十年了,坚持住,我马上回家,不要随便乱跑乱动,当心别动了胎气。今早上不是说好的,让你别来医院看我!肯定是累着身子了!”

  芳芳:“老公。。。我一天都没出门。。。你在医院看见的是谁?

  啊。。。难道是姐姐吗?

  快回家。。。我怕。。。啊。。。谁在那。。。你是谁。。。别过来。。。老公快来救救我。。。”

  嘟嘟嘟。。。电话挂断了,段哥赶忙拨了回去,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您拨打的电话。。。

  段哥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解阳明并没有骗自己,既然今天梅芳根本没有来医院,那他看到的肯定是梅芳的双胞胎姐姐——梅兰!

  段刚:“小兄弟,你真能看见鬼?”

  解阳明背对他装作熟睡,压根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谁让你说我脑子有病,我还就是病了!

  段刚:“解兄弟,刚才是我的错,真心跟你道个歉,请原谅哥哥的不礼貌,请问你看到的那个女人穿的是照片上这身蓝色旗袍吗?”

  解阳明也没睁眼,轻声哼了一句:

  “那件蓝色旗袍背面绣着两朵粉红色的兰花。”

第3章 雨夜
解灵先生全文阅读作者:信玄道人加入书架

  段哥表情立刻严肃了,思考片刻,拔掉了插在自己手上的针头,努力的站起来,绕到解阳明面前,用恳请的口吻说道:

  “解兄弟,她回来了!今天是她去世十周年的忌日,怪不得最近我的病情迅速加剧恶化,不断的咳嗽,原来真是她回来了!

  你能陪我回家一趟吗?你既然能看见她,一定能有办法不让她伤害芳芳,我太太已经流产三次了,这一次再出意外,老段家就绝后了!”

  解阳明微微眯起眼,瞟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段刚,指了指自己头上的绷带,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只能看见鬼,又不会降妖除魔,你直接打110比啥都好使。”

  段刚:“解兄弟,要不这样。。。”

  解阳明:“对不起,段哥,我脑震荡,头疼,爱莫能助。请您不要打扰我休息,谢谢。”

  段刚不假思索,立刻从皮包里摸出一沓人民币,轻轻的放到解阳明床头。

  段刚:“兄弟,警察能相信有鬼怪吗?帮哥一次,跟我走一趟,这是八千,事情办完再给你一万二。”

  解阳明心里一惊,这活还能挣钱!

  虽然自己干过不少行业,但这么容易就能挣钱的活还是第一次碰上,怪不得大都市里那些所谓的大师都住别墅、开豪车、泡洋妞、吃野生动物,原来这种活没定价,可以随便宰啊!

  段大哥出手阔绰也不像是一般人,得罪了也不好,既然这个买卖又挣钱又不犯法,干了!

  解阳明缓缓的坐起身,眼睛没有特意看那一沓人民币,斩钉截铁的说道:

  “段哥,此事既然关乎嫂子和未来的大侄子,人命关天,岂能坐视不管,弟弟我就舍命陪君子,刻不容缓,走着。”

  俩人悄悄的躲过护士站,来到医院楼下,外面不知几时下起了蒙蒙细雨,段刚递给解阳明一把奔驰车钥匙。

  段刚:“解兄弟,我还有些虚弱,头昏眼花,你会开车吧?”

  竟然是进口大奔,尾号四个八,解阳明心想,这回碰上大户人家了,默默点点头。

  救妻心切,段大哥一路都在催促解阳明抓紧时间,伴着夜雨,奔驰车犹如疾风雷电,飞速的开往碧贵苑别墅区。

  在路上,段大哥大概讲了关于他的婚恋史,原来他的前妻梅兰和现在的妻子梅芳是双胞胎姐妹。

  话说二十年以前,段刚是个从偏远山区来岩海市打工的穷小子,口袋虽然空空如野,但是为人热忱,踏实能干,而且仪表堂堂,身材魁梧。

  一个偶然的机会被商业大亨梅承志的女儿梅芳看上了,一见钟情,两情相悦,俩人很快共沐爱河。

  可没万万没想到的是,双胞胎姐姐梅兰竟然横刀夺爱,闹得死去活来,一哭二闹三上吊,父亲怕梅兰自寻短见,便擅自做主,让段刚入赘了梅家,娶了梅兰为妻。此举使得梅芳万籁俱寂,含泪断情,远去欧洲生活,教书育人,始终未婚嫁。

  段刚从一个穷小子入赘进了豪门,几年便继承了岳父的产业,可谓是顺风顺水,功成名就。

  可就在十年前的那个夜晚,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梅兰一个人开车去参加聚会,没想到半路上出了车祸,红颜薄命,香消玉殒,死的时候穿的正是那件蓝色绣花旗袍。

  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

  梅兰去世以后段刚痛不欲生,无心打理生意,导致家族企业日渐凋零,梅芳放弃欧洲的优越生活,回家陪伴段刚,直到梅兰去世三年后俩人才登记结婚,这个家才渐渐恢复了生气。

  这时候,段大哥默默的从口袋里拿出梅兰的照片,哽咽的说:

  “梅兰啊梅兰,芳芳当年为了你连最爱的男人都舍弃了,我和芳芳等到你过世三年才结婚的,可是你怎么就不甘心啊!一次又一次的为难我们,为难这个家!”

  解阳明:“段哥,你啥意思,这女鬼,不对,你前妻的鬼魂以前就纠缠过你们?”

  段哥轻轻把头偏向右侧,低声说:

  “兄弟,既然你能看见她,我但说无妨,自从我和芳芳结婚以后,我莫名就患上了慢性肺病,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生病倒也没什么,奇怪的是我家夜里经常出现一些灵异的事情,电灯电视突然打开或者家里的小物件神秘失踪,最可怕的是,哎,我和芳芳结婚七年,始终都没有孩子,每次有孕都是怀胎三月莫名流产,医生说这一次再保不住,以后就不能生了。”

  解阳明赶紧安慰段哥,说道:

  “大哥,放心吧,嫂子一定没事,已经能看到别墅区了!”

  段刚:“小解,小心看路,前面有人!”

  在前方不远处,有一个身着白衣的年轻女孩,不急不慢的横穿马路,解阳明拼命的按喇叭,但白衣女子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

  。。。吱。。。

  刹车直接踩到底,再多半米就会撞飞这个白衣女孩,解阳明气不打一处来,探头大吼一嗓子:

  “小妮子!你走路不长眼啊!找死啊!活腻了是吧!”

  女孩皮肤白皙,二十岁左右的样子,头上扎着一条马尾辫,上身穿着一件白色体恤,下身浅蓝色牛仔短裤,隐约露出肚脐,身姿曼妙,杨柳细腰,脚上穿的是白色帆布鞋。

  她眼神迷离,走起路来晃晃悠悠,像是在梦游一样。

  这女孩压根不搭理解阳明,仿佛人世繁华根本不存在,继续慢悠悠的横穿马路,渐渐消失在黑漆漆的树林中,自始至终没有看解阳明一眼。

  段刚:“小解,别管她了,救人要紧,快走!”

  碧贵苑别墅区属于岩海市的高档住宅,关于此处房价这问题解阳明以往真没有关注过。

  在穿梭过一排排具有欧洲风情的精致小楼后,奔驰车停在一栋漆黑的别墅门口。

  雨越下越大,俩人顾不上些许,迅速穿过院子冲进别墅大门,屋里没有开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空气中散发出一股恐怖潮湿的气息。

  段刚:“芳芳!你在哪?”

  解阳明:“段哥,你倒是先把灯打开!”

  轰隆一声,天空中电闪雷鸣,在这一瞬间,他们发现大厅中间赫然躺着一个身穿睡衣的中年女人!

  段刚:“老婆!你怎么了!”

第4章 兰花的幽香
解灵先生全文阅读作者:信玄道人加入书架

  段哥赶紧冲过去把梅芳紧搂在怀里,解阳明摸索着门边上的开关,打开了头顶的吊灯。

  大厅金碧辉煌、富丽堂皇,旋转台阶,红木家具,羊毛地毯、各种高大上的家电,装修风格虽说老套,但已极尽奢华之至!

  俩人赶紧把昏迷的梅芳抬到沙发上躺下,掐了几下人中,她慢慢睁开了眼,看见段刚后,眼角流出了委屈的泪水。

  梅芳:“老公,刚才我。。。我在卧室里躺着,听见有人在楼下走动,我还以为你回来了。。。可是下楼以后发现什么人都没有,就给你打电话,突然又听见楼梯上有脚步声!好像是梅兰走路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近,然后我。。。我就不知道了。

  我好怕!别离开我!”

  段刚:“老婆,别怕,有我在,这是我小兄弟,姓解,来帮咱们的!”

  解阳明微笑着说:

  “嫂子,你好,我叫解阳明。你刚才看到梅兰了?”

  梅芳不愧是大家闺秀,虽然已是满脸泪水,依然微微一笑,礼貌的朝解阳明点了点头说:

  “我刚才不确定看到了梅兰,但是她的脚步声绝对错不了,我俩是双胞胎,从小生活在一起,如同一人,亲密无间,我刚才真的感受到了她的气息。

  特别是那熟悉的香水味,她从小就用马来西亚momo兰花香水,我敢肯定自己闻到了兰花的幽香。”

  解阳明这时也闻到一股淡淡的兰花香味,段大哥立刻眉头紧皱,俩人立刻环顾四周,别无他人。

  段刚:“解兄弟,麻烦了,用你的特异功能,帮我们看看梅兰她在不在这屋里?”

  梅芳听到后,立刻抬起头,用惊异的目光看着这位三十岁的小伙子,悄悄问道:

  “老公,这位小哥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段哥肯定的朝梅芳点了点头,转身继续对解阳明说:

  “小兄弟,如果她就在这,你帮我问问她,到底怎么才肯离开,到底怎样才能放过我和梅芳?”

  解阳明轻描淡写的点点了头,但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能看见鬼这种本领才学会一天不到,就已经用来挣钱,现学现卖,亚历山大。

  他先活动一下筋骨,装模作样围着屋子转了几圈,嘴里小声念叨了几句歌词,然后双手抱头,背对段大哥和梅芳缓缓的蹲下了。

  视线里没有任何异常,虽然这个姿势有些尴尬,但是看在两万块钱的份上,解阳明蹲在原地慢慢的挪动身体朝后转。

  就在段刚和梅芳身后,梅兰出现了!

  她依旧穿着那身蓝色旗袍,俯身站在沙发后面,一只手拿着那根棕色的木头簪子,正准备插向梅芳的小腹!

  解阳明不假思索,赶忙喊道:

  “梅兰!你住手!”

  这一喊把沙发上的俩人都吓得一哆嗦,段大哥下意识护住梅芳,小声问:

  “兄弟,她在哪?”

  解阳明使了个眼色,示意梅兰就站在他俩身后。

  段大哥慢慢的往自己身后看去,虽然眼里看不到鬼怪,但是鼻子里俨然闻到一股淡淡的兰花香水味。

  梅兰缓缓的站直身子,狠狠的瞪了解阳明一眼,说道:

  “你,别管闲事!”

  解阳明:“梅兰,我是段大哥的朋友,今天这事我管定了,你到底想干嘛?怎么就跟自己家人过不去了?至于的吗?”

  梅兰:“报仇!”

  解阳明:“报哪门子仇?”

  段大哥听到这话,突然一惊,赶忙对解阳明说:

  “解兄弟,你问问她究竟想怎样才肯离开?”

  梅兰用恶毒的眼神看了一眼沙发上的段大哥,继续说道:

  “你,别被坏人蒙蔽,段刚是个杀人凶手!绝不配做我妹妹孩子的父亲!”

  解阳明心里咯噔一声,段大哥是杀人凶手?

  解阳明:“梅兰姐,鬼话连篇都是上书的,我凭什么信你?”

  段大哥刻意侧脸避开梅芳的视线朝解阳明微微的眨了一下眼。

  解阳明心想,坏了,这里面水还挺深,看来这段大哥真有事!

  梅兰缓缓的来到段刚身边,说道:

  “你,跟姓段的说,想让我离开可以,只有一个条件,把十年前车祸的真相说出来,现在就让我妹妹听到!我虽然只是个孤魂野鬼,正常的人我也许杀不死,但是未成形的孩子。。。”

  见解阳明犹豫片刻,还未开口,梅兰再次举起手中的木簪子,对准了梅芳的小腹。

  解阳明:“兰姐,姐,等等,有话好好说,手下留情,我马上转达!别伤着孩子!”

  梅芳赶忙捂住自己的肚子,委屈的大喊:

  “姐,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说啊!别伤害我的孩子!”

  解阳明朝梅兰点了点头,立刻说道:

  “嫂子,我转述梅兰的原话,如果想留住孩子,只有一个条件,让段大哥说出十年前车祸的真相!”

  段大哥赶紧避开了梅芳投来的疑问目光,愤怒的吼道:

  “小解,别听她胡说八道!十年前她是出了车祸去世的,肇事司机早就进监狱了!哪来的真相!她生前就是个任性傲慢的女人,做了鬼还这副德行!”

  梅芳顿时感觉车祸这件事没有表面这么简单,肯定另有隐情,便一把紧紧攥住段大哥的手,用不解的眼光看着他,直白的说:

  “老公,姐姐任性也罢,傲慢也罢,但是她从来不会撒谎,十年前车祸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段大哥情绪激动,甩开梅芳的手,狠狠的说:

  “真相就是她已经死了!她是个鬼!你们竟然相信鬼说的话!”

  梅兰冷冷的撇了一眼段刚,对解阳明说:

  “小解,既然他无情,那休怪我无义!”

  梅芳突然感觉小腹一阵疼痛,双手紧紧的捂住肚子,大喊:

  “老公,我的肚子好疼!”

  段刚心疼孩子,心疼梅芳,两眼老泪纵横,扑通一声跪下了,哭喊道:

  “兰兰!求求你了!住手!我说!”

  梅兰收起手中的木簪子,淡淡的坐在梅芳的身边。

  段刚用愧疚的眼神看着梅芳,忏悔道:

  “芳芳,对不起,十年了,这件事我一直瞒着你,车祸的那天晚上。。。是我!是我撞死她的!”

  梅芳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用呆滞的双目直勾勾的盯着对面跪在地上男人,杀死自己姐姐的凶手竟然是自己深爱的老公!

第5章 1尸2命
解灵先生全文阅读作者:信玄道人加入书架

  段刚:“芳芳,你听我解释,那晚上我本来是要开车接兰兰去参加聚会,那晚下着雨,我车速太快,而且还喝了酒。。。车祸以后我发现撞死的竟然是自己的老婆,我怕,我怕一旦我进了监狱咱们的家业就彻底完了,名声扫地,被世人耻笑;我也怕你和你父亲知道了真相会受不了打击。。。

  所以我。。。我就花钱找了一个人替我顶罪!

  我当年是真心爱你姐姐,我不想让她死!我真不想让她死!我真不是故意的!可是!都怪我喝酒!我TM不是人!

  这十年我何尝不是夜夜难眠,寝食难安,知道自己罪无可恕,可还是希望你能原谅我!”

  段刚立刻狠狠的冲着沙发的方向磕了一个头。。。咚。。。

  段刚:“梅兰,求你放过孩子!我知道错了!梅芳!求你原谅我吧!”

  梅芳听完后,一句话也没说,身体蜷缩在沙发上,呜呜呜的抱头痛哭,解阳明看到梅兰的眼神里隐约露出一丝母性的温柔,轻轻的抚摸着妹妹散乱的长发。

  解阳明赶紧见缝插针,客气的对梅兰说:

  “兰姐,既然段大哥已经知道错了,您就大人大量。。。”

  梅兰突然泪如涌泉,看着段刚,哽咽的说:

  “段刚,你这混蛋,到现在你都不知道!那晚撞死的不只是我一个,还有我肚子里三个月大的孩子!我们的孩子!一尸两命!呸!你不配做个父亲!”

  解阳明惊呆了,怪不得梅兰的怨气如此深厚,原来。。。

  解阳明:“段哥,有个事我觉得应该和你说,梅兰当时死的时候,肚子里还有一个三个月大的孩子,一尸两命,你这罪过大了!”

  段刚瞪大双眼喊道:“什么!兰兰当时怀孕了?”

  段大哥头嗡嗡作响,回忆十年前,出事的前一天梅兰说要给自己一个惊喜!恨自己没有多关爱自己的妻子,时间都用来挣钱,扩大企业规模,钱能换来豪车、豪宅、社会地位,但钱能换来老婆孩子的命吗?能换来陪伴和爱吗?

  段刚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通了110。。。

  “我叫段刚,十年以前我在碧贵苑附近的路上撞死了我太太,你们来带我走吧。。。。。。”

  梅芳哽咽的说:

  “姐,让他去做监狱,我自己带大这个孩子,可以吗?”

  梅兰面目立刻变的惨白无比,眼睛珠子布满血丝,怒吼道:

  “他不配做个父亲!孩子必须死!”

  解阳明听到后直接暴躁了,就算你是个冤鬼,事情已经解决,也不能不讲诚信啊!

  解阳明:“梅兰!你妹妹已经知道真相,你老公已经报警伏法,你还没完了是吧!”

  梅兰根本没有搭理解明阳,估计已经知道眼前这个小伙除了能看见自己,并没有能力可以阻止她的任何行动。

  于是她重新举起来手中木簪子,狠狠的朝梅芳的小腹刺了过去,一下比一下用力,一次比一次绝情!

  梅芳:“老公,我肚子好疼。。。救我。。。我们孩子。。。”

  段大哥浑身颤抖,人鬼殊途,虽说紧紧抱住梅芳却丝毫没有任何用途,仰天长啸:

  “梅兰!我以死赔罪!放过孩子!”

  段大哥立刻摸起茶几上的一条领带,狠狠的勒住自己的脖子。

  救了段大哥孩子肯定保不住,不救段大哥孩子未必保的住,分秒必争,解阳明必须马上行动!

  就在这人命关天的一刻,解阳明突然眼前一亮,自己这抱头蹲防的姿势虽说比较龌龊,可从这个角度来看,竟在沙发底下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银色的盒子!

  解阳明回忆第一次看见梅兰的鬼魂时,她手里提着一个银色盒子,难道这里面有猫腻?

  于是他立刻一头扎进沙发下面,摸出这个盒子,噗,厚厚的一层灰,上面布满阴镂雕刻兰花纹,没错,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赶忙打开盒子,里面有一根棕色的木簪子!

  难道梅兰的灵魂需要寄托在这跟簪子上?

  段大哥脸已经变的通红,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但双手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为了孩子也是拼了,梅芳捂住自己的小肚子不断的哀嚎,汗如雨下,嘴里不停的念叨:

  “姐姐。。。放过孩子。。。老公。。。不要。。。”

  段大哥我救定了!孩子也得活!梅兰,你这不讲诚信的女鬼!看我怎么收拾你!

  解阳明双手握紧木簪子的两头,只听啪的一声,簪子一分为二,突然头顶的吊灯频闪几下,屋里的那股淡淡的兰花香味消失了!

  梅芳顿时感觉小腹的疼痛感没有了,赶忙拉住段大哥的双手,解阳明见状赶紧帮手,把领带从段大哥手中夺了下来。

  段大哥呼哧呼哧的喘了几口粗气,又接连咳嗽了几声,再晚几秒钟怕是就又多了一条冤魂,他的脸色渐渐由紫变红,喘着粗气问道:

  段刚:“小解,梅兰。。。咳咳。。。她?”

  解阳明也不敢完全放松警惕,毕竟掰断木簪子这一招是临时发挥,关于问题能不能彻底解决自己真心没谱,看来回头得找个职业的捉鬼大师取取经。

  抱头蹲防,环顾四野后,回答道:

  “段哥,放心吧,现在这屋里干净的很,看来这木簪子是掰对了。”

  段哥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已然不知是悲是喜,紧紧搂住梅芳说:

  “芳芳,孩子还好吗?”

  梅芳含泪点了点头,哽咽的说:

  “段刚,我姐太可怜了,怀胎三月被自己的老公撞死,我作为她的亲妹妹竟然都从来对她的死质疑过?

  刚才我已经承诺她了,回欧洲自己抚养这个孩子,你在监狱里救赎自己的罪孽吧。”

  段刚:“芳芳,你不能原谅我吗?”

  梅芳:“我如果原谅你,谁能原谅我?和一个杀死姐姐的男人生活了十年!认凶为夫,天理不容,这孩子长大后如何做人?”

  。。。呜哇。。。呜哇。。。呜哇。。。

  警车已经开进了碧贵苑别墅区,警笛声离段刚家的别墅越来越近。。。

  东风残,西风凉,南风殇,北风愁。

  冷清雨夜,城中孤魂,谁能读懂我这一生凄凉。

  解阳明此时也是筋疲力尽,这一晚的经历可谓是惊心动魄,刺激的有点过了头,这一放松下来,才发现缠在头上绷带已经脱落在沙发底下。

  警察蜀黍眼看就到门口了,段大哥和梅芳正在紧紧的拥抱在一起,相对无言,以泪洗面,难舍难分,剩下那一万二千块钱真不知道如何开口。

  算了,八千块钱不少了,自己点上一颗烟,默默的转身离开,孤身回到了医院。

  生怕值班护士问东问西,神不知鬼不觉溜回病房,解阳明躺到自己病床上,数了数那一沓钱,八千块,妥妥的装到自己钱包里,这才安心睡了过去。

  。。。。。。

第6章 盂兰街一十四号
解灵先生全文阅读作者:信玄道人加入书架

  一股炖肉的香味灌进解阳明的鼻腔里,真香,解阳明赶忙睁开眼,发现护士邹琳琳手里捧着一个粉色的保温饭盒,里面装的是热气腾腾的冬瓜炖排骨,解阳明的口水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邹琳琳:“解哥哥,鼻子倒是挺灵的。”

  解阳明:“小琳,几点了?”

  邹琳琳:“已经中午拉,你可真能睡,再不起床就耽误吃饭了。”

  解阳明坐起身来,用手擦了擦嘴边的哈喇子,一本正经的说:

  “小琳,昨天我都说了,扎心那茬我不会告状,你真不用这么客气。里面放醋了吗?”

  小琳护士脸一红,赶紧把保温饭盒放到床头柜上,腼腆的说:

  “吃的还挺全活,这就去给你找醋。”

  解阳明仔细观察了一下小琳的面容,昨天还是素颜朝天,可今天竟然化了淡妆,以男人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小琳护士十有八九对自己有意思啊!

  可自己还没走出失恋的阴影,完全没有心情去打情骂俏。

  解阳明:“小琳同志,我。。。”

  这时解阳明发现保温盒子旁边有一个牛皮纸信封,两指厚,沉甸甸的。

  解阳明:“哎,你先别走,这封信谁放这的?”

  邹琳琳:“对了,上午来了一个人,说隔壁床的段叔叔是他老板,把你的医药费也结了,留下这封信就急匆匆离开了。”

  解阳明:“那人没留下什么话吗?”

  邹琳琳:“没有,哎呀,你快吃饭吧,再不吃就凉了。”

  解阳明微笑着点了点头,小琳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加上了解阳明的微信之后一路小跑出了病房。

  小琳护士一出门,解阳明赶紧打开信封,里面是一沓红色钞票,一串钥匙,还有一张纸条。

  打开纸条,上面写着:

  解兄弟,昨晚上多亏了你,既救了我的孩子,也拯救了我的灵魂。

  大恩不言谢,无以为报,本人在保税区有套沿街商铺,位于盂兰街道14号,送给你当做酬劳,请千万不要推辞,段刚。

  解阳明心里咯噔一声,加上这信封里的钱,一共两万八千块现金,真不少了,顶上以往自己小半年的收入,这房子说啥也不能要!

  救人是救了,但这回报着实高的离谱,现金足够了,沿街商铺可了不得。

  不行,钥匙得给人退回去,三下五除二吃完排骨冬瓜汤,收拾行装,把牛皮纸信封揣进包里就打车直奔碧贵苑别墅区。

  路上,出租车里正在播放今天的新闻:

  “最新消息,本市知名企业家段刚,十年前酒驾肇事撞死自己的妻子,花钱找人顶罪,于昨夜投案自首,现任妻子正是前妻的双胞胎妹妹。。。现任妻子得知真相于今日离境。。。等待他的是法律的惩处和良心的忏悔。”

  解阳明心想,看来这房子没法退了,眼下自己如果利用新领悟到的技能去创业,也确实需要一个像样的办公地点,干脆这样,就当租他的房子用,等有朝一日段大哥出狱再把房租补齐了给他。

  解阳明:“师傅,掉头,去盂兰街。”

  盂兰街是条老巷子,位于保税区的黄金地段,此处房价已经高到了能吃人的地步,解阳明站在盂兰街14号大门前足足看了十分钟才打开门进去。

  房子分上下两层,一共接近二百个平方,精装修,一楼是个大会客厅,二楼还分割了两间卧室,有单独的卫生间和厨房,里面办公用具、家居卫浴、电脑电视,一应俱全,这种商住两用的沿街商铺放在保税区,正常出租价格起码得一年好几十万,回头还得让段大哥给自己打个折扣,贵了可租不起啊。

  解阳明默默的坐在一楼的真皮沙发上,正要点颗烟,考虑下一步该如何创业。

  有个染着灰色头发的男人,穿着十分潮流,发型时尚,脸上戴着一副黑色的空镜框推门走了进来,眼角的鱼尾纹足以证明年龄在解阳明之上。

  “哥们,你是新租户?”

  解阳明点了点头,客气的说:

  “呵呵,请坐,怎么称呼?”

  这灰色头发的男人也毫不客气,从口袋里摸出一颗大苏递给解阳明,自己也点上一颗,悠哉的说:

  “我是隔壁十三造型的老板,刘十三,喊我十三就行。”

  这十三造型近几年才开业的,剪个头一百块,挺贵吧,呵呵,那只是学徒价,想让老板刘十三剪发可以,必须是一次性充值五千元的VIP会员才有资格,三百块剪一次,烫头染发就更不用说了。

  对于一个二线城市消费水平来讲,这价格贵的离谱,可来剪发的男男女女络绎不绝,买卖可谓是生意火爆,日进斗金。

  解阳明曾经为前女友办过一张十三造型的VIP,自己整整吃了俩个月的方便面,近几年为啥努力工作没攒下钱,还不都是花在女朋友身上。

  曾经被狠宰过一次,解阳明对这位刘老板产生不自觉产生一股反感。

  解阳明:“十三哥,你好,我姓解,初来乍到,日后还得承蒙多多照顾。”

  刘十三:“解兄弟,敢租这房子,我得喊你哥。”

  解阳明:“您客气,这房子上一家是做啥买卖的?”

  刘十三:“兄弟,这套房子不少人租过,搞广告的、旅游的、贷款公司...多了海了,但没有一个公司能挺过俩月。”

  解阳明立刻皱起了眉头,顺手把烟灰缸推到刘十三面前,问道:

  “十三哥,兄弟既然来了,钱也花了,总不能干俩月就撤,还请你明说。”

  刘十三再次打量了一下解阳明,笑着说:

  “哎,整条街都知道这十四号房子不清净,经常发生怪事,不是兄弟吓唬你,白天还好说,劝您只要晚上别住这,说不准还真能相安无事。”

  解阳明:“十三哥,你的意思,这个屋里晚上闹鬼?”

  刘十三赶紧皱起眉头,朝解阳明摇了摇头,紧接着起身小声说:

  “具体我也不清楚,你可以跟周围这些街坊邻居打听打听,好自为之。”

  解阳明赶忙起身,客套了几句后,便目送刘十三离开。

  刘十三:“解兄弟,剪发来找我,会员价!”

  剪个发收三百,黑店啊!找你妹!

  段大哥因为我能看见鬼才送我这套房子?

  也许就是命中注定,不干净的房子就是给能看见鬼的人留下的?

  解阳明出门简单买了些生活用品,还有花生米、烤鸡、炸五花肉、山楂锅盔、西瓜。。。外加白酒啤酒饮料,一屁股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打开电视,边吃边喝,路边时不时的有行人往里看,解阳明也不在乎,就这样一直到了深夜。

  直到隔壁理发店的灯关了,也没啥异常。

  什么闹鬼,估计是隔壁叫刘十三的故弄玄虚,想打压一下新邻居的嚣张气焰罢了。

  解阳明有些醉了,正巧看到电视里男女亲密的镜头,不觉有些寂寞难耐,这要是以往,早就把前女友叫过来一起把酒言欢,你侬我侬,再做点爱做的事情,可惜。。。

  突然楼上传来一阵奇怪脚步声!

  踏。。踏。。踏踏踏。。。

1234567891011下一页
扫码
作者信玄道人所写的《解灵先生》为转载作品,解灵先生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解灵先生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解灵先生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解灵先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解灵先生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解灵先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