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偷艺术的人最新章节 > 偷艺术的人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偷艺术的人 连载中
分享偷艺术的人

偷艺术的人全文阅读

偷艺术的人作者:李远客

偷艺术的人简介:平行宇宙,很多作品没有?陆均意识到,还没来得及欣喜,身体里扎进另一个老乡。他们纠缠起来,整整十五年。原主坐收渔利,融合少许记忆碎片,混得风生水起,制霸歌坛与网文圈。然而,陆均再次苏醒,面对的却是一个烂摊子。成了明星?别闹,都过气七八年了…… https://www.uukanshu.com
-------------------------------------

偷艺术的人最新章节第五十一章 RAP
第二章 采访
偷艺术的人全文阅读作者:李远客加入书架

  陆均先不在意,擦着泡沫,懒散地投去目光。

  只一眼,眉头微皱。

  不过,他旋即便平静,摇摇头表示自己不认识。紧接着,不等周伟开口,他就“婉言”送客,看似热情地推着对方出门。

  “这,陆先生……”周伟扶住门,连忙叫喊。

  止不住,眼看推出去。

  他颇为焦急,大新闻不成,小新闻也不行?眼睛乱转,扫到沙发上的“母子”,他恍然明白缘由。

  这是,怕媳妇。

  周伟不确定,心一横,还是喊道:“真不认识啊,你们以前不是朋友吗?”

  “不可能吧,陆均还认识关茜?”安玲珑一直注意着,听到这句话,终于忍不住抢问。

  关茜,新晋天后啊。

  周伟心中大定,愈发相信自己的推论,对着陆均挤眉弄眼。

  “……”

  那意思,陆均怎会不懂?

  他哭笑不得,不想谈及,单纯不想谈及罢了。硬要说理由,不想陆帆知道算一个。至于关茜,确实,他们有过一段恋情。

  “行吧,你下去等会。”他摆摆手,懒得再争执。

  周伟大喜,却不肯下去,显然并不很放心。陆均抹额头,无奈,转身回洗手间。周伟目送之后,又咔擦咔擦拍起来。

  不一会,两人下楼了。

  周伟一脸惊讶,看看陆均,看看自己偷拍的。照片上,陆均穿着破洞牛仔,胡子拉碴,一副死宅模样。

  眼前的陆均?

  衣服整洁,面容清爽,身材匀称,令人眼前一亮。特别是气质,极为矛盾,沧桑混杂着少年气。

  “陆先生,难怪你那么火。”周伟惊叹,忍不住又拍照。

  “所以你来采访?我过气八年了,好不好?”

  陆均吐槽一句,径直下楼,缓缓扫视自家酒吧。吧台舞台,容量甚小的座位,以及闪烁的彩灯。看过多次,惟此次真实。

  酒吧门口,两个人交谈,其中一个咄咄逼人。

  正是讨租的房东。

  他见陆均下楼,气冲冲上前,叫嚷道:“一个月就算了,这都两个月了,我也要吃饭吧?”

  “贾老板,先抽根烟,这事肯定给你一个交代!”

  另一个人跟过来,姿态放得很低,不厌其烦地安抚房东。这人正是王境,合资之人,脾气好得房东没办法。

  如此场景,周伟哪会放过。

  他举起手机,又是一阵拍照,似乎还录了视频。直到王境劝走房东,他才意犹未尽的停下。

  但很快,他就拿出录音笔,机关枪似的采访起来。采访过半,他忽然问道:

  “你和关茜为什么分手?”

  很尖锐。

  陆均正抹吧台,不由停下,似笑非笑地瞅一眼:“你来采访,就因为这个吧?”

  “咳,呵呵。”

  周伟讪然一笑,确实是这样,关茜最近特别火,新闻但凡沾边都有市场。他一小记者,没有独家,只好剑走偏锋。

  “不管怎么说,对你也有好处,说不定焕发第二春!”他关掉录音笔,说完才又打开。

  陆均不语,继续抹吧台。

  人生起起落落,宛如亲历,想不想再次万人瞩目?想不想重回灯光下,叫那些遗忘的人瞪大眼睛?想不想逃离这平凡庸碌的生活?

  想。

  但是,不是这样,也不需要这样。

  他收起抹布,开始整理酒水:“行了,差不多了吧,我们该营业了。”

  周伟一愣,连忙劝起来,甚至说出帮忙宣传酒吧。可惜,他嘴巴说干了,陆均还是无动于衷。

  “那好吧,我这喝一杯总行吧?”他还不肯走,滴溜转着眼珠。

  最终,他喝了三杯,不得不放弃离开。也是这新闻,他觉得没多大价值,不然能磨好几天。

  他没想到,新闻出乎意料。

  王境从昏暗走出,坐到吧台前,点着烟长叹一声。好一会,他抬起大脑袋,说:

  “陆哥,这酒吧?”

  陆均倒了两杯威士忌,加上冰块,推一杯到王境跟前。

  “王哥呐,别想那么多,至少今天还有酒喝。”他拿起一杯,碰下另一杯,晃着头喝起来。

  冰凉的酒,从喉咙流进去。

  他闭着眼睛,露出陶醉的表情,仿佛想起多年前一个美好的瞬间。

  王境笑了,也端起酒,牛饮般灌进肚里。

  “好,我去唱歌。”

  他在烟灰缸里捻熄烟,大步流星走上舞台,抄起吉他就弹唱起来。

  其实,台下没几个人。

  不多时候,安玲珑也来了,换下嗓子沙哑的王境继续唱。

  流火,关茜的歌。

  就这样,直到晚上十点。

  他们开的,算是音乐吧,所以没有那么晚。最后一个客人,前脚离开,安玲珑后脚就跑过来。

  “陆大叔,你真认识关茜?”她比较喜欢关茜,这会还念念不忘。

  王境擦着吉他,听见这话,忍不住哈哈大笑。

  “小安,陆哥不仅认识,还……”

  “得了得了,嗓子都哑了还说。”陆均关上门,径直走向二楼。他们俩大学建交,感情深厚,这些事自然知道。

  安玲珑撇撇嘴,喝了杯水,好似并不在意。不过,陆均一消失,她就凑过去继续追问。

  王境犹豫,小声说:“他们还很熟,特别熟。”

  “切,不可能!”安玲珑不信。

  陆均回到卧室,脱下外套,突然想到还没更新。实际上,不仅网文,连唱歌他也考虑了。他在傍晚的时候,就犹豫要不要唱新歌,转念一想客人那么少唱也没用。

  名声这玩意,和钱来的速度一样,越是有钱来的越快。

  当然,不算暴发户。

  陆均没有任性,打开电脑,老老实实码起旧文。毕竟,还有大半年,他才和飞天中文网解约。

  想到合约,他不由失笑。

  当初,他在盛唐中文网证道,复出却跑去飞天中文网。事实上,他复出的消息传出,盛唐的主编就联系他了。

  合约挺好,但主要看实力。

  他有什么实力?

  飞天挖人,不问书,甩出一大笔钱。他想也没想,直接签了三年合同。飞天本意五年,他不想太坑对方。

  果然,两年下来,两本书全扑了。

  飞天咬牙啊。

  他不再胡思乱想,收拢精神,准备先把今天的更了。虽然分成不多,但飞天拿钱,也算一笔可观的收入。

  不过,他还是打算完结,开一本来钱快的新书。

  开什么呢?

  他想着,啪嗒码起字。

第三章 过日子
偷艺术的人全文阅读作者:李远客加入书架

  寂静的卧室,啪嗒声很有节奏,如同时间的脚步声。至于时间的脚印,大约是缭绕的烟雾。

  啪嗒,整十二点。

  陆均绷着脸,踩点按完发表,随即如泄气的皮球。

  “两个小时,四千字,还真是酸爽啊。”他躺在床上,盯着发潮的天花板,轻松地数着霉块。

  约莫五分钟,他站起身,出去摸了一罐听装啤酒。滋滋。他扯掉拉环,咕咙喝了大半罐。一些酒水从嘴角流下,打湿胸前衣衫。

  “新书,赚快钱。”他放下啤酒,指节敲着书桌。

  一时没有决断。

  不是没书,是书太多了。

  他也不着急,打开电脑,准备查一查业内行情。先是龙的天空,很是巧合,这边也有这个网文论坛。

  “龙空啊……”

  看着熟悉的版面,他不由想起以前的事。那时候,那个他年轻气盛,曾在龙空放狂言。

  何止,还血战各路大神,最终登上网文之王的宝座。

  想到那个中二的自己,他不由笑着摇摇头,点开帖子浏览起来。不过说实话,他挺羡慕那个自己。

  千黄金,不换少年心。

  这一浏览,他才蓦然惊觉:网文圈,物是人非了。

  昔日熟悉的作者,少之又少,大多都是新面孔。讨论的大神,讨论的作品,也多是他不熟悉的。

  业内网站,同样大换血。

  什么纵横、幻鹰全都没了,盛唐中文网依旧龙头。新晋的四大网站,大地、银河、神话、飞天,也都毫不示弱地紧随其后。除了飞天,其它都背靠金主,就是飞天也传出收购的消息。

  网站盛衰,不过表象罢了。

  它的实质是,制度的成熟,产业链的形成。现在一本书火,立即就漫画影视游戏化。

  “陆均,你这家伙!”陆均看下来,不由喃喃自语。

  他不是说自己,是说之前那家伙。那家伙抄了不少,全都是火书,可是抄得太早了。

  浪费多少钱?

  他继续看,打开各大网站,心里升起一丝不妙。

  那家伙,抄得那么早,早早开启爽文大潮,以致现在套路爽文烂大街了。换句话说,小白文除非有创意,否则出不了头。

  创意?

  这边的网文并不差,大多数创意都出来了。无限流啊,鉴宝流啊,灵气复苏都有了。

  “得,睡觉吧。”他打个哈欠,不准备继续想。

  不着急,老书还有几天。

  日子过的很平淡,第二天、第三天,较之第一天还平静。他们每天起床、吃饭,为了赚钱营业,关门的时候一脸疲倦。

  疲倦倒还好,可怕的是看不到希望,安王二人都有些急躁了。

  陆均不时宽慰,但没说新书的事,即使说了也没有用。他们不懂网文,又知道他扑街两年,哪会信新书必火之类的话?

  更何况,他这两天没想新书。

  他带着陆帆,四处寻找学校。陆帆七岁,早应该上学,但一直没有上。他知道,还是因为钱。

  那种滋味,他懂。

  手里不是没钱,还有一点,但是不敢乱花。因为不知道,下次赚钱是什么时候。

  这两天,他找了好些学校。

  学校都不错,但学费不便宜。他没办法,只好来这个红星小学,总不能不上学吧。

  条件好了再换吧。

  陆均下了公交,打量学校,眉头不由皱起来。这所学校,确实不怎么样,教学楼都有些破旧了。

  “好好听课,别和……”他扫视一圈,转头叮嘱。

  陆帆背着书包,一边走进学校,一边摇着手:“回去吧,路上小心。”

  “……”

  谁才是儿子?

  旁边的家长们,多是妇女,全都不由善意地笑。其中两个大妈,瞥来两眼,低头嘀咕起来。

  也有俏少妇,投来礼貌的笑。

  陆均微微颔首,打个招呼,便继续等公交。不一会,公交车来了,他逃也似的钻进去。

  身后,一阵笑。

  直到踏进酒吧,他才松一口气,绷着的脸如冰块融化。社交恐惧症。不知是早年落下,还是太久没与人交流。

  “咦,这么早?”

  他走进屋里,正要点烟,看见顶着熊猫眼的王境。现在才上午九点,远不是营业时间,怎么……他没想完,迎面走来两个中年妇女。

  “没错吧,就是他吧?”

  “不太清楚,这也不咋像啊。”

  ……

  陆均听到议论,下意识看去,只见她们拿着份报纸。仔细看,娱乐都市报,版面上放着他的照片。

  那张丑照!

  他勉强露出笑容,好气哦,为什么接受采访?自己的出道从丑照开始?

  一生的黑点?

  王境本来昏昏欲睡,瞧见这一幕,不由乐的精神抖擞。

  两个中年妇女,不很确定,终于一步三回头的走了。陆均松一口气,真正的露出笑容,接着笑容就逐渐消失……

  又一批,结伴进来。

  折腾半上午,终于关上大门,美滋滋喝上一口百威啤酒。

  “哈哈哈……”王境还在笑。

  陆均砰地放下酒杯,点上根长白山,闷闷道:“不是小报小新闻,怎么这么多人,还跑上门来?”

  “哈哈哈……”

  王境又一阵笑,喝杯酒压压惊,这才解释道:

  “放心吧,这些都是附近的,而且都是中年妇女。这种都市报就这样,市场不大,卖给大妈们看的。”

  “……这样,那就好。”陆均放下心,又喝一口酒。

  他不知道,自己放心太早;也不知道,明天与意外哪个先来。

  酒吧闹哄哄,安玲珑终于睡不着,揉着惺忪的大眼睛下来。

  “你们干嘛,大早上搞基啊?”她一边大大咧咧说着,一边抢过陆均的啤酒,咕噜咕噜喝见底。这时候,她瞥见报纸。

  准确地说,是陆均的丑照。

  她一把拿起来,还没看,先奉上一串赞美:“哈哈哈哈……”

  “……”

  陆均抹额,转身欲上楼。

  生活如此艰难,不如睡个回笼觉吧。

  “哈哈哈……嗝!”

  安玲珑大笑,忽而止住,良久化作一声饱嗝。她咽着上冒的酒气,指着报纸,蓦地叫出来:

  “卧槽,陆大叔你,关茜初恋男友???”

  “……”

  陆均貌似淡然,随口回道:“嗯,怎么了?”

  “没,没事,原来关茜也眼瞎过。”安玲珑头也没抬,兴致勃勃地继续看报。

  下一刻,她猛然抬头。

第四章 起风了
偷艺术的人全文阅读作者:李远客加入书架

  安玲珑抬起头,死死盯着陆均的脸。

  不说话。

  陆均有点不自在,左手摸着脸颊,眼睛询问似的看回去。王境笑声才飘出来,戛然而止,牛眼也来回瞪着二人。

  一刹那很寂静。

  忽而,安玲珑叫道:“霸霸,你这么叼的吗?”

  “……”

  继续寂静。

  陆均与王境,右手夹烟,嘴角抽搐着对视一眼。

  安玲珑举着报纸,脸色微红,吐沫横飞地说:“十五岁发迹,十七岁出道,二十岁红遍大江南北……”

  “他是陆均,是关茜初恋!三重门创销售新纪录,四本网文夺第一届网文之王,数十首歌打下乐坛半壁江山。如今,他成了油腻中年,无钱无名,混迹魔都酒吧街……”

  一篇文章,道尽盛衰。

  便是不提关茜,故事曲折,也足以引人耳目。少年风流,中年落魄,最是为人乐道。况且,又有红粉,无怪乎读者上门。

  “啊,是陆均,居然是陆大叔!”安玲珑读完,激动的语无伦次。

  哭笑不得,陆均与王境。

  王境吸一口烟,吐出来,无奈地说:“你不知道,陆哥以前那么火?”

  “呃,呐…我不是一心读书嘛。”安玲珑低下头,眼神一黯。

  从小到大,别人可以有MP3、MP4,成绩好了奖励手机。她没有。她上学得学习,放假得工作,没有得到过一份礼物。

  自然,也就不知道陆均。

  或许早就知道。

  她之所以喜欢关茜,是初中课间的时候,听了关茜与人合唱的那首《素颜》。这么说,合唱者就是陆均?

  可惜,她只注意女声,其实是两句歌词:不画扮熟的眼线,不用抹匀粉底液。

  她觉得,和自己很像。

  算是自我安慰吧。她是画不了,没有钱买那些,哪怕小小的打扮一下。

  等她关注乐坛,陆均已经隐退,而且不是一天两天。另外,新人换旧人,那些歌曲大多过时。就像《秋天不回来》,新生代有几个人知道?

  陆均没说话,吸完烟,露出玩味的笑容。

  一个陨落的传奇,再次重回巅峰,甚至更甚往昔,那些知与不知的人会是什么表情?这件事说难,也不难,参加几个节目就行。毕竟有实力,再有点曝光肯定火。

  只是……

  他摇摇头,到底不太想。

  他不喜欢复杂,不喜欢勾心斗角,更不喜欢一圈圈绳索的束缚。应该会当独立音乐人吧,他心里想。

  这样,没那么快火,但胜在自由自在。

  安玲珑回过神,兴奋地说:“喂喂,趁着这一波新闻,我们可以搞个怀旧主题啊!”她想着,愈发兴奋,左拳捶着右掌。

  “门口挂个新牌子,报纸贴上,陆大叔的歌单贴出来,还可以印传单宣传……”她念叨着补充细节。

  王境连忙叫停,找几个借口,说这个法子没什么用。然而,安玲珑想的兴奋,一一给他反驳了。他没办法,只好硬着说:“不行,肯定没用,陆哥你说是吧?”

  “……”

  陆均没说话,正想着一副画面:印了许多传单,每一张都有自己的丑照,发给酒吧街每一个经过的人。

  简直了!

  他下意识拒绝,可听到王境的话,硬生生咽回拒绝的话。

  王境的意思,他哪里会不知道?原主要脸,唱功也一般,一直不大愿意唱歌。王境作为好友,都懂,小心照顾他的自尊。

  即使,酒吧赔本。

  他心里一暖,笑呵呵道:“王哥,试试也行,就是不能印那照片啊!”

  原主唱歌一般,他融合老乡,唱歌可就好多了。那老乡,职业歌手,唱功乐器都不差。

  至于他本人,老扑街加图书管理员,称得上读书破万卷。

  王境一愣,听到后半截,这才忍不住哈哈大笑。安玲珑也笑起来,接着完善自己的计划。

  陆均没在意,说了一会,自个儿上楼去了。

  娱乐都市报那边,周伟颇为高兴,给自己泡了一壶茶。关于陆均的新闻,没有大火,但也一阵小火。总归是件高兴的事。他喝了口茶,咔擦拍报纸,发到都市报官博上。

  这官博,粉丝才两万。

  陆均回到卧室,二话不说,噼里啪啦码起字。既然搞活动,那肯定认真唱歌,晚上必然没有精力。

  那么,还是现在码吧。

  幸好是收尾,又有细纲,他码起来没有压力。下午五点码完了。不是今天的,是整本书。

  “呼——”

  他靠在椅子上,吐出一口气,把章节一股脑全都上传。

  其实没多少,不过八章,而且写的也不怎么样。事实上,这本写到后期,已经崩的惨不忍睹,追跟的读者少之又少。他可以一章了事,但还是按细纲写了十几章。

  “当给你画个句号,给我的从前画个句号。”他喃喃细语,码起完本感言。

  码好,发表。

  其实没多少字,就一句话:八年,我回来了。

  做完这些,他没急着关闭网站,而是看起飞天的各大榜单。他要研究一下,以便确定要开的新书。

  这本书,必须一炮而红!

  研究真有所得,与盛唐不同,飞天还挺盛行爽文。榜单之上,八CD是小白爽文。他若有所悟,网文质量提高,但也不过半分江山。

  不过,爽文也不易,太套路无脑可不行。

  他看完之后,微微沉思,心里已经有了计较。只是那本书,他过来之前还没更完。

  “大不了太……嗯,非正常完结!”他摩挲下巴,嘴角勾起微笑。

  这时候,楼下喊吃饭了。

  他随手关上电脑,拿起烟盒就下去了。不管怎么说,今晚也算首秀,怎么也得表现好点。

  是不是新歌,不重要。

  他唱那些老歌,就当怀旧,毕竟也是他的青春。况且真需要赚波钱,新书赚快钱,那至少也是一个月之后。

  这一个月,没钱真要关门了。

  当陆均下楼的时候,屋外天色昏暗,一阵细微的晚风卷起地面的白色垃圾。

  起风了。

  行人匆匆,并没有注意。王境与安玲珑来回忙碌,也没有注意。

  这时,客人陆续进屋。

第五章 旧歌如梦
偷艺术的人全文阅读作者:李远客加入书架

  小小的酒吧,霓虹灯美轮美奂,数番折射恍如无垠星空。

  地面上,灯光如流水。

  客人置身其中,身上光彩流转,眼前也光彩流转。舒缓的音乐,好似光线们咿呀细语。

  临窗座位,两个青年对坐,约莫二十六七的样子。高且瘦的叫薛飞,脸色阴郁,喝完把杯子砰地放桌子上。

  “来这地方干嘛?是百乐的酒不好喝,还是妹子不好玩?”他迅速扫视,就像打量一栋拆迁房。

  百乐酒吧,一个很“常规”的酒吧。

  另一个人,他的朋友张诚,圆圆的脸上露出宽容的笑容。

  “都来了,听一下吧,我初中可喜欢他的歌了。你还记得吧,有次表白,我就唱了他的一生有你。”

  “网络歌曲,非主流而已。”薛飞别着脸,眼里闪过一丝怀念。

  在他们身后,昏暗的角落,一个女人安静地坐着。她叫胡月,今年二十八,刚刚从公司辞职。本来想买醉,意外看到宣传,想起那年并肩听《素颜》。

  心里一疼,便走进来了。

  安玲珑调试好音响,快步回到吧台,兴奋地说:“客满客满,今天生意肯定好!”

  王境拉低帽沿,抬起头,露出开心的笑容。

  陆均也跟着笑了,第一次感受到生活的温热。不过,想到接下来要唱的,他的脸不由一苦。

  有些不错,有些很尴尬,比如最早的那一波歌。什么QQ爱,什么伤不起,真是尬到原地爆炸。然而,客人如果点,还是必须唱的。

  假如,很多人点……

  他打个寒颤,觉得自己做错了,不该同意搞这个活动。壮士一去。他仰头喝完,把空杯子砰地放下。然后,在细声议论中,背着吉他走上舞台。

  没有说话,没有感慨,脸色如常地坐下。

  调试吉他,拉过麦克风。

  他的手心冒出汗,灯光浓处,整个人紧张又舒心。很奇怪。就像学生时代,成绩必须处于中等,否则整个人都会暴躁。

  乐声响起,一缕缕,如青烟般飘散。

  此刻,世界宁静。

  陆均拨弄吉他,沉浸旧日,缓缓唱出第一首歌。

  “信箱出现一张美丽的明信片

  翠绿的山脚,木屋袅袅的烟

  但我惊讶的却是背面

  你熟悉的字迹竟已相隔多年……”

  不过几句,议论声如雪花消融,只有陆均低沉、沧桑的声音袅袅升起。薛飞与张诚,疑惑对视,这首歌怎么没听过?

  大部分人都是如此,对这首歌不熟悉。只有少许人,先是不确定,继而露出惊喜的表情。

  陆均不急不慢,声音从温热的胸腔发出:

  “那一句话是你离开的玩笑话

  搁在我心里,灰尘堆成了塔

  你就这样的拨开了它

  在信箱前我依旧……”

  安玲珑没听出来,小声嘀咕,不停询问身旁的王境。王境只是微笑,静静聆听,眼中露出追忆之色。

  这首歌,他听出来了。

  确实是旧歌,也是出自陆均之手,但陆均以前没有唱过。况且,副歌不出彩,众人听不出来也正常。

  屋里,有点骚动。

  大多数人过来,不过缅怀青春。但这首歌,一点也不怀旧,并且也不怎么好听。有些人,已有些不耐。

  就在此时,陆均微微一顿,蓦地提高音量:

  “你说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我们死也要在一起

  像是陷入催眠的指令,我已开始昏迷不醒

  好吧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你的誓言可别忘记……”

  适才的骚动,一刹那消失不见。太熟悉了,这几句歌词,一瞬间拉回少年时代。

  不仅如此,与原本的女声不同,陆均的版本沧桑、感慨,好像如今的他们对着回忆里的人儿唱的。只是不知,是唱给那时的初恋,还是那时的自己。

  胡月捧着酒杯,眼神怔怔,不知听歌还是回忆什么。

  张诚挂着的笑容,不知何时消失了,脸上有点郁郁寡欢。他低着头,不说话,一杯一杯喝着酒。薛飞也不再抱怨,泯着酒,低低叹了一声。

  其他人各有表情,各有动作,不过都静静听着。他们之中,有人不觉温柔地笑;有人伸手遮住了脸;有人仓皇逃向厕所……

  陆均全然不知,陷入回忆,声音饱含复杂的感情。

  一遍,又一遍。

  他从回忆挣脱,不觉抬头,瞥了一眼窗外的灯火辉煌。此世非彼世,今夕是何夕。他弹着吉他,遗憾又洒脱,缓缓唱出最后一句。

  “不过一张明信片而已

  我已离开它走入下个轮回里……”

  最后一句,他将“随它”改成“离开它”,这个轮回再也见不到那张明信片。没错。与他而言,也是一个美丽而狗血的青春故事。

  一曲终了。

  坐了几十人的酒吧,久久没有声响,只有呼应似的轻叹。

  旧歌如梦。

  他们重温旧梦,久久无语,也惘然不知说什么。爱情啊,生活啊,时间啊,多么无奈的人生。

  陆均歇一会,没敢歇太久,便唱起第二首歌。没办法,歇太久他们选歌怎么办?选到那种超尴尬的怎么办?

  这样,还是唱自己选的吧。

  接下来的几首,不分手的恋爱,认错,你的选择等等,也都是催泪青春回忆曲。于是乎,这一个晚上,气氛都没有轻松。

  不过,似乎都满意?

  他们走的时候,一个个表情轻松,仿佛卸掉肩上的重担,又好像找回心中的感动。

  尤其最后一首歌,陆均与安玲珑合唱,恍惚真的回到了中学时代。

  素颜,多少人的青春。

  这首歌,陆均唱的很调皮,唱出了十足的青春味。那种反差,引得满堂大笑,冲淡了回忆带来的感伤。

  张诚重挂上笑容,乐呵呵,居然掏出手机录视频。

  其他人,也有不少录的。

  他们录好,发到朋友圈,或者微博及其他社交软件。没有什么用意,不过缅怀自己的青春。

  然而……

  唱完《素颜》之后,陆均和安玲珑就下去了。王境及时上台,讲了几句话,宣布今天的活动到此结束。

  众人鼓掌,陆续起身离开。

  张诚发完朋友圈,收起手机,对薛飞笑道:“怎么样,没白来吧?”

  “切,还行吧。”

  薛飞硬着嘴,却偷偷发起微博。胡月在后面瞧见,不由会心一笑,也跟着发了一条朋友圈。

  “听旧歌,想旧人,明天继续来。”

  一切在发酵。

  陆均三人毫不知情,大门关上,略做收拾就数起钞票。

第六章 感言风波
偷艺术的人全文阅读作者:李远客加入书架

  吧台,灯火之下。

  安玲珑左手拿钱,右手点数,目光射线般照在钞票上。

  “哇,又一千!”她每数一沓,就会忍不住叫。

  王境也是,跟着念数字,念完一沓就喝一口酒。不再年轻的脸上,泛起波纹似的笑容。

  陆均站在一旁,静静喝酒,脸上始终挂着淡笑。

  不一会,二人数完。

  安玲珑仰着脸笑,把钱交到王境手上,轻叹道:“每天这样,那该多好啊。”

  一天六千,确实很惊人,对于这么寡淡的酒吧来说。当然,远不能和那些“常规酒吧”相比,它们一天的流水就有好几万。

  王境接过钱,从中抽出两沓,塞到安玲珑手里。安玲珑脸色一急,嚯地起身,就要推回去。

  “小安,你拿着,这都两个月……”王境连忙说道。

  他还没说完,抽身上楼去了。

  陆均站在旁边,莞尔一笑,拎着酒瓶也准备上去。安玲珑瞪他一眼,拽出他的左手,把钱啪地砸在上面。

  “月末一起结,三个月的拿着多厚啊!”她摆摆手,先蹬蹬上楼了。

  陆均失笑,不是一起拿多厚,是怕酒吧没钱周转吧。毕竟,怀旧活动搞不了多久,之后恐怕还是半死不活。

  想到营业问题,他不由陷入沉思,但很快露出苦笑。

  这玩意,还真不擅长。

  他摇摇头,不再想,上楼回卧室了。今天比较累,但他还不准备休息,打算先码两章新书。

  赚钱,还得靠书。

  打开电脑,习惯性登录qq,又刷了一会儿豆瓣、知乎。接着,不等他码字,飞天主编崔文发来消息。

  “白衣,你现在会拉仇恨了啊!”他很不客气,逾越了编辑身份。

  这也正常。

  他从盛唐开始,就是陆均的编辑,并且私交甚好。后来,跳槽飞天,当起玄幻分类的主编。陆均与飞天签约,他还从中出了一把力。陆均扑街,他也跟着受到牵连。

  至于白衣,全称陆白衣,陆均一贯的笔名。

  陆均看到消息,有点疑惑,打趣道:“怎么了,崔主编心情不好?”

  “你自己看吧,龙空、作者群都行,看你拉的这一波仇恨。不是我说你,你也不小了,怎么还和以前一样?你以前有资本,现在有吗?新书大纲我看了,说实话,能上精品就不错……”

  所谓新书大纲,是原主之前定的新书,交给崔文帮忙修改的。

  一大段话,说的很不客气。

  陆均心里暖暖的,若不是关心,谁会如此反复说教?这么晚了,大家都是有性生活的。他也不急着回复,点开飞天作者群,倒要看看拉了什么仇恨。

  这一看,立刻明白了。

  原来不是别的,是完本感言的事。不得不说,人心是复杂的。他发一句“八年,我回来了”,居然也能惹得众人讥讽。

  转念一想,好像也很正常。

  自己曾阔绰,现在落魄,岂非很好的欺负对象?况且自己还说大话,他们当然要暗嘲几句。

  没错,多是暗嘲,都不愿凭白结怨。

  只有少数人,或性格缘由,或利益缘由,直接明了地讽刺。如中原书生,又如甲久。

  前者,作为大神,早就看不惯陆均。因为他的主编说,等陆均解约,立即与他签订白金条约。也就是说,陆均挡了他的财路。

  实际真是如此?

  后者,开书在即。

  龙空的讨论,其实不多,毕竟不是当红大神。不过,一些老作者,或者老读者,还是发贴议论。

  一位老读者,可能是铁粉,发了这么一个贴子。

  “白衣:八年,我回来了!”

  内容多是追昔抚今,鼓励和期待白衣的。然而,它的回复呢?

  “别逗了,白衣早就陨落。”

  “那个,等一下,白衣是谁?”

  “同楼上,我也想问一下!”

  “大家都散了吧,白衣不可能再火,已经扑街两本书了。”

  ……

  要么不认识,要么不看好,要么出声讥讽。

  引起的几个帖子,即便老作者,与陆均关系曾不错,也冷静客观的表示不大可能。

  陆均看过后,露出玩味的笑容,心里居然有些期待。

  新书大火,这些人的表情?

  他压下这份期待,也没冒泡撕逼,回来与崔文说:“老崔,我新书和那个甲久一起发。”

  “什么?你还跳了?”

  “放心放心,我新书换了。”陆均说着,把新书粗纲发过去。

  没办法,这书不是他写的,哪有什么完整的大纲。就是这粗纲,也是应付着写的。

  自然,写的不咋地。

  崔文直皱眉头,毫不客气地说:“就你这粗纲,还不如之前那本。”

  “……”

  陆均无语,重生之都市修仙,怎么说也是红极一时的书。

  “另外,都市修仙太多,除非你写的特别精彩,否则别说八年,就是九年十年也回不来。”崔文继续毒舌。

  “……”

  陆均无话可说,只好硬着嘴,道:“你就等着吧,总之,这本书肯定大火!”

  “好了好了,我码字去了。”

  他紧跟着又说,拜别大佬,生怕大佬继续毒舌。不过,的确是码字,而且还码了两章。

  很显然,他心里憋了气。

  不过很可惜,这段时间,他并没有很多的时间码字。只因为,三人担心的问题,接下来几天并没有发生。顾客不仅没有减少,还与日俱增,多得酒吧都坐不下。

  第二天,客满;第三天,坐不下;第四天……

  如此一来,陆均只得天天唱,唱得嗓子都哑了。这般疲惫,自然没有精力码字。

  还好,发书还有几天。

  他心里想,再过两三天,应该就没什么顾客了。可惜,他又料错了。

  第五天,顾客爆满。

  王境与安玲珑,下午就忙碌,因为半下午就有很多客人。至于陆均,正抓紧时间休息。然而,到了傍晚,他们俩还是惊呆了。

  顾客,络绎不绝。

  不一会儿,酒吧客满;再一会儿,酒吧都站满了。没错,连过道都是人。就是吧台内也站了两个人。

  “小安,这么多人?”王境呆呆看着,仍然不敢相信。

  安玲珑也是,擦了擦眼睛,两道目光来回扫视人群。难以置信,居然这么多人。这真是过气明星的待遇?

  她看向门外,人头攒动,似乎还有不少人。

1234567891011下一页
扫码
作者李远客所写的《偷艺术的人》为转载作品,偷艺术的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偷艺术的人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偷艺术的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偷艺术的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偷艺术的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偷艺术的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