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资本狂人最新章节 > 重生资本狂人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重生资本狂人 连载中
分享重生资本狂人

重生资本狂人全文阅读

重生资本狂人作者:杰奏

重生资本狂人简介:1970年代,世界经济秩序剧变,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石油危机爆发;正向亚洲金融中心前进的香江,也迎来了机遇无限的第一次全民炒股大时代;而一位年轻的项目经理,莫名其妙地闯入了这个华资开始崛起的时空。
在这个令人眼花缭乱的大舞台上,数不胜数的奋斗者、投机客、暴发户、豪强、名门、望族、大亨、名流、阔少、名媛、明星、天才、泰斗……你方唱罢我登场。
新旧之间,纵有万般不同,但一样不变——穷人仍是富人的燃料,弱者还是强者的花肥。
自此,在财富晋级的天梯榜上,一位华人资本大亨,横空出世,闲庭信步中风云变色,纵横捭阖间奇迹诞生。经济秩序为我左右,尽显一代狂人本色! https://www.uukanshu.com
-------------------------------------

重生资本狂人最新章节第一百五十六章 品牌价值噌噌地涨
第二章 繁体字,还是竖版的?
重生资本狂人全文阅读作者:杰奏加入书架

  原本,高弦以为,自己没那么容易走出荒山野岭,可山坡下不远处连片的木屋表明了,他这位被孤立的驴友,已经重返了人类社会。

  惊喜一闪而过的高弦,拿出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番,很快便皱起了眉头——视野里满是杂乱分布的木屋,偶尔走过衣着朴素的老人孩子,使得该区域在阳光的照射下,越发显得破败,难道这是贫民窟么?

  不管怎么样,能走出荒山野岭都属于一件大好事,高弦没必要裹足不前。他收拾了一番,尤其是准备了几件防身之物,然后就下山了。

  随着越走越近,高弦心里就越纳闷——画风不太对啊,这个贫民窟落后不稀奇,可诸如偶遇的老人孩子的老式衣着,以及粤语国语的参杂谈吐等等细节,明显透出与时代脱节的意味,仿佛穿越到了另一个时代的世界。

  当“穿越”这个词在脑海里蹦出来后,高弦猛地停下了脚步,喃喃低语道:“像‘翡翠梦境’这样的奇怪大雾都遇到了,‘穿越时空’也不算稀奇啊。”

  也不知道衣着打扮“前卫”的高弦,是口音不正宗,还是真饿得两眼发绿吓到人了,总之不受待见——他打出招呼后,得到的回应都很冷漠,更别提讨口吃的了。

  “好像有点排外啊,我不会悲剧地在这里仍被孤立吧……”高弦忍不住“摸”了一下那个神秘的空间,回忆自己能拿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好在这里换点吃的,“指南针?望远镜?手电筒?军刀?”

  “大飞机……大飞机……等等我,快停下来……”一阵呼喊声惊醒了陷入沉思的高弦。他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憨憨傻傻的少年,正手忙脚乱地追逐着一个飞向泥路上小水泡的纸飞机。

  高弦快步上前帮忙,伸手去接,可就差那么一点距离没碰到,那个纸飞机歪歪扭扭地一头扎在散发着臭味的水泡里。

  看着对方哭丧着脸捡起纸飞机,暗自好笑的高弦,用蹩脚的粤语安慰道:“不用伤心,再做一个就是了,很容易的。”

  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少年没有接这个话茬,而是好奇地打量着高弦,羡慕地说道:“你的衣服真好看。”

  瞧了一眼对方身上那件显得很旧的羊毛衫,高弦笑了笑,“你的衣服也很好看。”

  少年被夸得转悲为喜,从裤兜里掏出一块水果糖递过来,憨憨地笑道:“请你吃糖。”

  看了一眼包装粗糙的糖块,高弦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唾沫,思想上稍微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没能抵挡住饥饿感的驱使,自嘲地暗道一句“哥现在可真够可怜的”,然后便接了过来。

  这种不知名的水果糖一看就知道谈不上什么品质,但渗透出来的甜味,还是明显抵消了那种饿得过头所产生的身体发虚感觉。

  见高弦吃了自己的糖,少年别提多欢喜了,又主动开口道:“我叫陆仁宝,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高弦。”感受到对方诚恳和热情的高弦,哑然失笑道:“我叫你大宝吧。来,大宝,让我看看你的飞机,还能修理不?”

  “你会修飞机啊?”陆仁宝兴冲冲地递过来浸湿了的纸飞机。

  “试试吧。原来你用的是报纸,还是头版……”高弦没念叨几句,就突然感觉自己的喉咙好像被卡住了,因为那张报纸上仍然可以看清一些字样。

  “星島日報”、“民國五十八年七月二十一日”、“阿波羅十一號登陸月球”、“美國太空人岩士唐係第一個踩上月球嘅人”、“個人一細步,人類一大步”……

  “繁体字,还是竖版的?”连蒙带猜地勉强读懂内容的高弦,顿时感觉头皮一阵发麻,“我去,这是什么套路,还民国五十八年?民国连四十岁都没活过去吧!这新闻内容是人类第一次成功登月么?”

  目光转向陆仁宝,高弦急切地问道:“大宝,今天是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

  “今天……”陆仁宝挠了挠头,两眼望天,冥思苦想起来。

  高弦无奈道:“大宝,这架飞机没法修了,你还有这样的纸么?我可以帮你再做一架新飞机。还能做轮船、做汽车、做青蛙……总之,我可以做很多东西!”

  “有,有……”陆仁宝拍着手,雀跃地回答道:“到我家去拿吧。”

  心里乱成一团麻的高弦,不想多事地推脱道:“你回去拿,我就在这里等你。”

  “那你一定要等我啊!”陆仁宝可怜巴巴地哀求道。

  高弦郑重地点了点头,“当然!别忘了,我可是吃了你的糖。”

  “再给你一块。”陆仁宝高高兴兴地又递过来一块糖,然后转身就往家里跑。

  警惕地四下张望了一番后,高弦“摸”出外观和平常眼镜无异的智能眼镜戴上,借助其最基本的转码功能——“繁体转简体”,又读了一遍那张散发着臭水泡味的报纸,越看越是心里发冷。

  他开口道:“小装同学?”

  “哎……”温柔的女声讨好地回应道。

  高弦咬着牙问道:“《星岛日报》是哪里的报纸?怎么还用民国纪年?”

  “这是一份在香江很有历史的报纸,早期使用民国纪年。”小装干净利索地回答道。

  高弦继续问道:“小装……民国五十八年是公元哪一年?”

  “一九六九年。”小装的回答如同行云流水一般。

  高弦不死心地转而问道:“小装……人类第一次成功登陆月球是哪一年?”

  “一九六九年。”小装给出了相同的答案。

  打量着眼前的贫民窟,已经不知道神经麻木了多少次的高弦,思索着如何定位“宏观坐标”地询问,“小装……香江一九六九年人均GDP是多少美元?世界排名第几?”

  “八百二十九美元,世界排名第三十四。”

  “小装……中国一九六九年人均GDP是多少美元?世界排名第几?”

  “九十九美元,世界排名第一百一十七。”

  “小装……美国一九六九年人均GDP是多少美元?世界排名第几?”

  “四千八百零三美元,世界排名第一。”

  “小装……香江、中国、美国在一九六九年的GDP总量,世界排名分别是第几?”

  “香江第五十八,中国第八,美国第一。”

  “差别还挺大的!”对原本时空难以割舍的高弦,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哥们这是真的穿越到了早年间的香江啊——听说大家都喜欢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那个多姿多彩的香江,但我这次好像来得太早,有点浪费机会了。”

  高弦虽然年轻,但毕竟此前在职场混得还算小有名堂,进而深谙生存之道在于适应环境、认清自我、摆正位置,因此他很快收拾了心情——不认清现实也不行,饥饿感不时地提醒着,少拿糖块糊弄胃肠,赶紧找正经吃的。

  寻求慰藉地拿出钱包看了看,高弦唯有苦笑——里面倒是有一沓“土豪金”,但肯定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苦恼地直拽自己头发的高弦,正琢磨着怎么解决自己穿越后的第一顿饭,突然听见前面传来一阵喧哗声,似乎夹杂着“傻子,快钻啊”的哄笑声。

  高弦不由得心里泛起了嘀咕——陆仁宝离开的时间可不短了,他该不是在路上遇到什么麻烦了吧?

  想到此处,高弦连忙顺着声音找过去。

第三章 人善被欺
重生资本狂人全文阅读作者:杰奏加入书架

  “人傻,心还挺花的,快点钻,要不然,我就把它烧了!”

  “钻,快钻。”

  ……

  当高弦发现一个嘴里叼着香烟的家伙,一边晃着手里的画报,一边催促着脸上犹有掌印的陆仁宝,从自己胯下钻过去,而旁边还围着几个看热闹的无聊者起哄叫好的时候,才品尝过被孤立苦果的他,顿时怒从心头起——欺负弱势群体,心理有多扭曲?

  尤其当看到流着鼻涕的陆仁宝,在地上爬了两步后,回头去捡掉在地上的糖块时,高弦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刀子捅了一下。

  “傻子还挺贪吃,先钻完了再捡。”那个家伙一边挖苦着,一边抬腿去踹陆仁宝。

  “够了!”忍无可忍的高弦,大步上前喝止道。

  “高弦。”陆仁宝一副总算遇到了亲人的可怜表情,“做飞机……做飞机的……被他抢去了……”

  “很眼生啊……”那个家伙斜着眼睛,打量着举止不凡的高弦,“你既然来多管闲事,那和这个傻子什么关系啊?该不会是兄弟,一个大傻,一个二傻吧。”

  高弦懒得和这种不可理喻的混蛋废话,直接飞起一脚,把猝不及防的对方踹了一个滚,旁边看热闹的一干人等顿时一片哄笑。

  被高弦拉起来的陆仁宝,忙不迭地去捡掉在地上的画报。

  “你等着!”那个家伙狼狈不堪地爬起来,恶狠狠地瞪了几眼在众人当中显得格外人高马大的高弦,色厉内荏地丢下几句狠话,然后就气急败坏地溜走了。

  “散了吧,散了吧。”高弦朝着人群摆了摆手,也拉着陆仁宝退场,“大宝,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就在那边。”陆仁宝兴冲冲地抬手指了一下。

  高弦点了点头,随口问道:“还有谁在家?”

  陆仁宝流利地回答,“爸爸在相片里睡觉,妈妈要下班才能回来。”

  高弦又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番陆仁宝,心里琢磨着怎么聊天,才能更流畅地适应对方那水平飘忽不定的沟通能力。

  ……

  陆家的小木屋毫不起眼,门口放着水桶和扁担,有个窗户用旧报纸糊着,走进去一眼就可以看到桌子上放的中年男子遗像。

  “高弦,今天在这里。”陆仁宝第一时间捧过来一个日历。

  “一九六九年十二月二日啊……”高弦喃喃自语着,目光转向视野所及的旧报纸。

  “高弦,用这个做飞机轮船吧。”陆仁宝雀跃地递过来那本用“胯下之辱”保护下来的画报。

  “这纸张的材料确实不错。”高弦夸奖了一句后,毫无顾忌地“摸”出眼睛戴上。

  只看了两眼,高弦便忍不住失笑道:“现在就有娱乐明星杂志啦,售价一元……大宝,这是你买的?”

  “别人不要了,妈妈给我拿回来的。”陆仁宝一边嘟嘟囔囔地回答着,一边好奇地摸着高弦身上的冲锋衣,“高弦,你的眼镜是从这里变出来的么?”

  “你猜对了。”高弦微笑着糊弄了一句,然后顺嘴阅读着刚从画报撕下来的那张纸:“读者不妨数一数,下面列出的‘东方猫王’郑君绵的新歌——《明星之歌》歌词,里面包含了多少位明星的名字。”

  ……

  郑君绵;

  林凤,萧芳芳,紫罗莲;

  凌波,金峰,李绮年;

  李菁,李敏,谢贤;

  狄龙,任燕,宝珠;

  江雪同白燕,够香艳;

  哗,白雪仙阿任俩缠绵;

  胡枫,薛家燕;

  张扬,丁红,胡蝶;

  朱丹,伊达,林艳;

  沈殿霞,杜平,乐蒂,雷焕璇;

  夏萍,邓寄尘,尤敏;

  欧嘉慧,高鲁泉,矮冬瓜;

  张燕,穆虹,杜鹃;

  上官玉,王羽,邢慧;

  高远,丁亮,金汉,朱丽;

  关山,李我,郑佩佩,周璇;

  林家声,刘克宣,上官灵凤和石坚;

  新马师曾,李锦坤,骆恭,李香琴;

  于洋,康威,汪铃,江清;

  张瑛,宝宝,森森,金川;

  嫁咗嘅于倩,佢仲妙美曲线;

  马师曾,薛兄觉先,杜蝶,林黛;

  我内心怀念,呢啲想我也曾同见面。

  ……

  “我去,这也能编成流行歌曲来唱,现在的香江娱乐圈如此好混么?”高弦啧啧称奇后,又忍不住低声嘀咕道:“可惜,这些明星的名字,我仅仅听说过几个。”

  “高弦,你好厉害,认识这么多字!”陆仁宝连连鼓掌,送上了最真挚的崇拜之情。

  “一般啦,就算外文也是可以的……”高弦扶了一下眼镜,“来,我们现在开始造飞机、造轮船、做青蛙……”

  ……

  当高弦实现自己的诺言,将各种手工成品展现出来后,陆仁宝的口水差点滴在了地上。

  按照高弦的指点,敲了一下纸青蛙,发现其真的自动跳出去好远一段距离后,陆仁宝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真好玩!真好玩!”

  两人正哈哈笑着,突然咣当一声,大门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紧接着屋外传来叫骂声,“大傻,二傻,快滚出来,老子来收拾你们了。”

  高弦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是刚才被自己赶走的那个家伙的声音。

  “哎呀,没完没了,还要算后账,这可真是马善被骑人善被欺啊!”冷笑一声的高弦,抄起门口的扁担,大踏步迎了出去。

  只见外面有三个年轻人正意气风发地指点着江山,为首者正是高弦刚才赶走的那个欺负陆仁宝的家伙。

  此人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高弦,轻蔑地开口道:“多管闲事的外地仔,你知道不知道,九龙仔大坑西木屋区是我阿江的地头。”

  高弦表情诚恳地回答道:“万分感谢你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感觉自己被消遣了的阿江,暴跳如雷地掏出一把匕首,朝着身旁的两个帮凶道:“只要收拾了这个衰仔,晚上去舞厅,我买单。”

  冷静观察着面前这三个比划着明晃晃匕首的家伙,颇有经验的包抄路线,高弦神出鬼没地“摸”出两块石头,分别朝着阿江的两个帮凶砸过去,紧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起扁担,照着阿江这个罪魁祸首就是一下。

  变起突兀之间,没想到自己真能被优先攻击到的阿江,手忙脚乱地抬起胳膊格挡,结果就是响起一声惨叫,其丢掉匕首,满头大汗地跪在了地上,现场打斗随即戛然而止。

  对“斩首”行动的战绩很是满意的高弦,用扁担点了点这三个家伙,面无表情地说道:“早死早托生,来,接着玩!”

  阿江咬牙切齿地发狠道:“废了他!废了他!”

  不曾想,那两个帮凶打了退堂鼓,丢下一句“阿江,我们可不想为了你欺负一个傻子的糗事出头拼命,晚上的舞厅,我们自己也能去”,然后收起匕首,转身就溜。

  “我丢……”阿江慌不迭地追上去,和那两个帮凶一边鬼鬼祟祟地嘀咕,一边阴阴地回头张望。

  “我顶你个肺,这是什么世道!”高弦呸了一口,收起扁担,对躲在门后的陆仁宝安慰道,“好了,大宝,没事了。”

  ?

第四章 “新手村”真艰辛
重生资本狂人全文阅读作者:杰奏加入书架

  陆仁宝真是一个妙人,他那么胆小,却没被高弦刚才的狠样吓到,还挺会来事地犒劳道:“高弦,吃糖。”

  “糖……”高弦为之失笑,“你就自己留着吃吧,给我来点水喝就行。”

  咕咚咕咚一碗水入肚,所引发的反应就是,高弦的肚子叫得山响。

  陆仁宝拍手笑道:“我知道了,你饿了,我给你拿。”

  显而易见,陆仁宝对吃最熟悉了,他麻利地端来了一碗米饭和半块豆腐,还一本正经地补充道:“我的午饭,剩下的。”

  “唉,这个寮屋区的生活条件实在是太艰苦了,不通电,挑水吃,露天公厕……没有习以为常的各种现代城市生活条件,我怎么就如此命苦地被投放到了这样一个穿越‘新手村’?”无限感慨的高弦,拿着酱油在豆腐上浇了一下,然后不管什么味道,狼吞虎咽地全都吃进了肚子里。

  “好吃吧。”陆仁宝在一旁憨憨地问道。

  总算肚子有了底的高弦,真诚地说道:“大宝,没想到是你给了我第一顿饭,日后哥要是发达了,绝对千倍万倍报答你。”

  陆仁宝挠了挠头,“你吃完了,那就再给我做汽车吧。”

  高弦笑着摇了摇头,“这些已经够你玩一段时间了,至于汽车,到时候哥送你真的,现在我要走了。”

  陆仁宝追着高弦到了屋外,不舍地说道:“高弦,你不要走啊,我舍不得你。”

  望着残阳,高弦莞尔道:“大宝,也就是你来说这样的话,我才相信。”

  脸上懵懵懂懂、有些听不明白的陆仁宝,突然一咧嘴,哭出了声,“高弦,你走了,就没人陪我玩了,和你一起玩,好开心啊……”

  高弦劝道:“我保证,以后我会来看你的。”

  陆仁宝涕泪横流道:“那你要去什么地方啊?”

  “去……”高弦顿时迟疑了起来,他的起点低得连起码的落脚地方都没有,何去何从还真没有盘算好。

  一阵风刮起,冷冷地拍到脸上,激得高弦一缩脖子,忍不住暗自吐槽道:“这个年代的香江,冬天还真有点冷,幸亏‘新手装备’御寒效果不错,就算露宿街头也不至于‘路有冻死骨’了。”

  他们正聊着,一个中年女人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离着老远就喊道:“宝仔,你没事吧,我听说今天又有坏蛋欺负你了?”

  “妈,你收工啦。”陆仁宝欢喜地迎过去,“坏蛋被高弦打跑了。”

  到底是母子,陆母几句话的功夫,就和陆仁宝顺利沟通完毕,然后连连感谢高弦这位义士。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高弦豪爽地笑道:“再说了,大宝还请我吃饭了。”

  “宝仔请高先生吃饭了?”看起来很是泼辣干练的陆母,万分诧异地反问道。

  陆仁宝抢着回答道:“高弦打完坏蛋,饿了,中午的豆腐和白饭我没吃完,就给他了。”

  陆母脸上露出惭愧之色,“高先生,宝仔不懂事,慢待您了,您可千万别在意。”

  “哪里话来。”高弦摆了摆手,诚恳地说道:“大宝赤子心性,和我很投缘。”

  听到高弦如此肯定自己的儿子,陆母脸上笑开了花,“高先生说起话来,比我们工厂的经理都有水平,一定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没什么了不起。”高弦自嘲地笑了笑,“我只是一个背井离乡的人罢了,听说一个亲戚在这里落脚,便找了过来,不成想却扑了一个空。”

  “原来高先生是从上面来的啊。”按照惯性思维推出结论的陆母,也没怎么惊讶,热情地邀请道:“谁还能没有为难的时候,高先生今天帮了宝仔,感谢一定要表示的,现在天色也不早了,到市区的小巴很难等,如果不嫌弃的话,不如就在这里吃晚饭,凑合住一夜。”

  高弦看了看眼前的孤儿寡母和破旧木屋,有些迟疑道:“这不方便吧。”

  “没什么不方便的,我们这样的穷人家,没那么多讲究,高先生不嫌弃条件简陋就好。”陆母殷勤地张罗道:“宝仔,你陪着高先生,我去厨房做两个菜,今晚就吃咸鱼和炒蛋吧。”

  “有炒蛋吃了。”陆仁宝欢呼一声后,手脚麻利地点起了煤油灯。

  看着眼前颇为“复古”的场景,高弦微微摇头,暗自叹气道:“遇到实在人了,这艰难的第一天,总算能对付过去了。”

  既然有了临时的落脚点,那高弦肯定要尽快了解当下的环境信息,于是他插着空问陆母道:“陆婶是在哪里工作?”

  “在一个纱厂做工。”打开话匣子的陆母,自行往下说道:“自从前年发生大罢工和暴动以后,我们这些工人的薪水稍微提高了一些,每月能拿到几百元;今年总公司发行了股票,听说买的人很多,股价一直上涨,也不知道我们这些工人能不能跟着沾些光。”

  “股票啊……”高弦的脑海里很自然地蹦出了“恒生指数”这个词,心说这个系统好像就是一九六九年冒出来的。

  “家里招待条件不好,高先生别挑理。”陆母将一大盘炒蛋放到桌上后,顺口问道:“高先生是想在香江找一份工作,好安顿下来么?”

  高弦点了点头,“是有这个打算。”

  陆母又端来了米饭,笑着出主意道:“九龙这边卖苦力的工厂比较多,像您这样的文化人,应该去港岛那边看看。”

  高弦不无怅惘地说道:“别瞧我是个大个子,但还真不习惯卖力气,希望能顺利找到一个办公室文员的工作吧,也算是能和我所学对口。”

  这时候,屋外传来一声“秦素梅,你家做饭了,还挺香的”,紧接着一个穿着崭新羊毛衫的中年男人,咣当一下推开门,大咧咧地走了进来,不见外地夹走一块咸鱼,同时目光在高弦脸上一转,毫不客气地问道:“这是有客人?”

  隐隐闻到一股机油味的高弦,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眼对方,暗自吐槽道:“这么喜欢占便宜,也不怕咸的吃得太多得癌症。”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秦素梅就没好气地回答道:“王老板,你怎么还来啊,我不是已经说过不行了么?”

  姓王的男子自顾自坐下,颐指气使地说道:“你就别嘴硬了,孤儿寡母的日子如何难过,这不是明摆着么,今年冬天多冷,你看这房子还漏风呢,我给你保的媒,绝对是一件大好事……”

  “王老板,你就别害我了。”秦素梅打断道:“我打听过了,你介绍的你那个表兄弟,根本不靠谱,一见酒就迈不开步,喝完了还耍酒疯,原来那个老婆就是被逼得上了吊。”

  “那都是胡说,我们兄弟一起做生意,他什么样,我还不清楚么?”王老板脸上露出不耐之色,“我就不明白了,秦素梅,你有什么好挑的?你儿子不傻的话,你还有熬出头的盼头,可现在他傻成这样,你还能带着他过一辈子么?”

  “你才傻呢。”早就脸上满是不乐意的陆仁宝大声嚷嚷道:“我家不欢迎你,快走。”

  高弦拍了拍陆仁宝,对方这才安静下来。

  王老板惊讶地看了一眼高弦,“这位是?”

  懒得应付这个家伙的高弦,淡淡地开口道:“What_do_you_mean?”

  王老板:瞠目结舌。

  高弦继续:#&@※→←◎○★№§→↓♂♀@。

第五章 现在的香江有点“黑”
重生资本狂人全文阅读作者:杰奏加入书架

  高弦显然低估了,在香江这样一个英国殖民地,满口英语有着怎样一种加成效应。原本趾高气扬的王老板,顿时被压住了气势。

  很快醒悟过来的高弦,暗自吐槽了一句“真尼玛的时代悲哀”,然后抬手指着门,来了一句,“Get_out!”

  王老板虽然听不懂,但也能猜到什么意思,于是不情愿地站起身来,悻悻地说道:“你们家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和鬼佬有关系的亲戚,了不得啊……”

  秦素梅客客气气地往外送道:“这就不劳王老板操心了。”

  见嗡嗡的苍蝇被赶走了,陆仁宝别提多高兴了,不停地说着那句虽然略显单调但却无比诚恳的“高弦,你真厉害”。

  返回来的秦素梅,很不好意思地说道:“高先生,让您笑话了,穷人家就是这些上不了桌面的烂事。”

  “生活嘛,总能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和事。”高弦理解地说道:,“这个姓王的人,是开车的么?”

  “高先生好眼光,一猜就准。王雄是做小巴生意的。原来只能在新界跑的小巴,现在允许开进市区了,生意好得很。我听说,有的小巴一天就可以赚一百多元,王雄家都把楼买好了。”秦素梅不无怅惘地说道:“宝仔他爸要是现在还在,肯定也能赶上这个好形势,家里条件也不至于这么苦了。”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高弦有感而发了一句,“因此,这个王雄也就挺傲气的。”

  “王雄也就是在我们孤儿寡母面前敢这样,高先生一开口,他不就灰溜溜地走了。”秦素梅越发尊敬地说道:“原来高先生精通英文,那工作更容易找了,去洋行做事都不在话下。我做工的那家纱厂的一位经理,儿子就在洋行,薪水很高,住大别墅,开私家车,还有佣人伺候。”

  “希望能借秦姨的吉言。”高弦笑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忘记秦姨和大宝的热情款待。”

  ……

  之后再无打扰,这顿虽然简朴但却非常真诚的晚饭,顺顺利利地吃完,高弦也从秦素梅那里打听到不少时下的信息,即使层次谈不上高,但足够实用,让他这位穿越者,心里踏实了不少。

  寮屋区不通电,自然谈不上看电视之类的娱乐活动,而且秦素梅明天还要到工厂上班,所以大家围着煤油灯聊了一会后,便分别休息了。

  见身旁的陆仁宝一躺下就呼呼大睡,高弦不由得暗自一笑,“摸”出手机和耳机,尝试着收听了一下香江本地的FM电台。

  还别说,高弦的打算没有落空,很轻松地搜索到了香江电台和香江商业电台的频率,一些时事资讯陆续传入耳中。

  比如,港府耗资高达400万港元、筹备时间超过七个月的第一届香江节,即将举行。

  再如,香江第二家证券交易所,由华人创建的远东交易所,也会在近期正式营业,并广招英才。

  如果说香江节让高弦品味出了,港府在镇压前年暴动之后,疏导民怨和安抚民心的急切,那远东交易所则让他一下子找到了前进的方向。

  在小装那里检索了一番相关信息后,高弦的兴趣越发浓厚了。

  到了二十一点,高弦校对了一下手机时间,这才安心合上眼睛——自己终于不用再四顾茫然了。

  神经这一放松下来,高弦就睡得有点沉,毕竟这段时间境遇变化实在太匪夷所思了,说是折磨得他身心俱疲也不为过。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睡得正香的高弦,突然感觉有人用力推他。

  一激灵,高弦顿时醒了过来,鼻子闻到一股呛人气味的同时,耳边传来秦素梅惊慌失措的声音,“宝仔,高先生,快起来,失火了。”

  几乎是和衣而卧的高弦,一下坐了起来,惊声问道:“哪里起火了?”

  “外面烧起来一大片,我们这间木屋也肯定避不掉。”秦素梅一边快速回答着,一边用力摇晃着陆仁宝。

  已经听到哭天抢地之声不绝于耳的高弦,连忙跑到门外,举目四望,瞬间心里一沉,只见浓烟密布,烈焰腾空,而身后的陆家木屋也冒起了火苗。

  高弦赶紧转身回到屋里,急声道:“秦姨,我来背大宝,你收拾一下有价值的东西,一起逃离这里。”

  “好,好。”秦素梅跌跌撞撞地找来一个提包,跑到桌前,将那张遗像装了进去。

  “家里还有水么?”高弦拎起自己刚才盖的那床薄被,又找到了毛巾。

  “我记得还有半缸水。”已经收拾完毕细软,将包斜背在肩上的秦素梅回答道。

  “用这个捂着口鼻。”高弦把浸湿的毛巾分给秦素梅,自己则背起陆仁宝,披上淋湿的薄被,然后大声吼道:“秦姨,跟着我一起冲,千万别掉队。”

  他们跑出门口没多远,一阵风刮来,火借风势,风助火威,陆家木屋转眼便被吞没。

  此时,一直迷迷糊糊的陆仁宝总算完全清醒了过来,随即被四周的大火吓得哇哇大叫。

  “没事,大宝,我们都在呢。”高弦反手用力拍了一下对方。

  秦素梅也在旁边安慰道:“宝仔,你看,前面已经没有火了,我们马上就安全了。”

  当然了,逃难者不止他们,高弦这一路上遇到携家带口的人加起来,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震惊于这场火灾无可收拾程度的高弦,乍舌不已,“白天也没看到这个寮屋区有如此稠密的人口啊!”

  不幸中的万幸,这场逃难还算顺利,高弦背着陆仁宝,领着秦素梅,避到了寮屋区外的安全所在。

  这时候再向寮屋区望去,只见大火已经把整个天空照得通亮,其间不时传出应该是来自煤油的燃爆声,而逃过一劫的人们,面对着毁于一旦的家园,纷纷捶胸顿足着。

  说老实话,高弦对这个才呆了不到一整天的寮屋区谈不上什么感情,自然也不会随着如何难过,但他却动容于看到仍有众多老幼蹒跚逃离火场的艰难场景。

  瞧了一眼面带愁容的秦素梅和呆呆发愣的陆仁宝,高弦低声道:“你们休息一下,我去帮帮那些跑得慢的小孩和老人。”

  “高先生注意安全。”秦素梅叹了一口气,“这里只要一失火,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很快陷入扶老携幼忙碌当中的高弦,一开始并没有品味出秦素梅话里的潜台词,直到看见那位忽悠秦素梅改嫁的王老板。

  此时的王雄,丝毫没有在孤儿寡母面前的那种趾高气扬,其正哀求着一个警察,“阿sir,行行好,保住我那个仓库。”

  “这时候谁不想保住自己的财产,可怎么保?”对方义正词严地反问,“如此大的一片木屋区,每家都使用和存储火水,一眼望过去全是易燃物,再加上夜里风大,烧起来连龙王爷来了都没法。总部已经认定这是五级大火了,我们的任务是确保火灾不蔓延到寮屋区外,至于里面的情况,哼哼……”

  王雄继续哀求道:“阿sir,我的仓库就在这片木屋区边上,只要您让兄弟们打开水喉,不让它烧起来就行。”

  “水喉是随便开的么?”那名警察斥责道:“这么大的一个火场,我们不要预防意外情况么?”

  “阿sir,您和兄弟们辛苦了。”王雄满脸讨好地塞过去一沓钱,“拜托了。”

  “看你也不容易,我们尽量照顾一下吧。”对方语气随即缓和下来,指挥着一队消防员道:“你们打开水喉,给他的仓库降降温。”

  正背着一个在火场里跑迷路的小女孩的高弦,见此情景后,不由地一咧嘴,“我去,消防员要先收钱,才肯开水枪灭火,现在的香江有点黑啊!哥这么耿直,该不会仍然悲剧地混不下去吧?”

第六章 混个路费先
重生资本狂人全文阅读作者:杰奏加入书架

  等高弦随口向秦素梅说起自己所见的“有钱能使鬼推磨”场景时,对方莞尔道:“高先生少见多怪了,等在香江再多呆一段时间后,就会习以为常了。”

  “是啊,是啊。”旁边一个叫周友荣的中年男子也跟着附和道:“别说消防员要先收钱才肯开水喉了,我在油麻地那边辛辛苦苦做个小生意,还要定期向警察交保护费呢。”

  高弦面对火场所表现出来的进退有度,使得他这个“外来者”,不知不觉间,迅速在此处树立起威望,吸引那些被帮助的人自发地凑了过来,形成了一个小团体,要不然也不会一句吐槽,得到热闹的众多回应。

  不得不说,潜意识里,人们喜欢抱团,尤其是当下的困难关口更是如此。

  高弦稍微琢磨了一下,香江的情况还真是这样,廉政公署没成立,被灰黑色势力渗透的警察队伍已经烂透了,老港片里描写的“四大警长”,不就是这个时期的代表人物嘛。

  话题很快便转回到火灾之后如何应对,高弦感慨道:“看意思,这场火灾只能等着它烧无可烧后,自己熄灭了。数百间木屋灰飞烟灭,几千人一无所有,也不知道正府会救济到什么程度,能不能安排个新住处。”

  “新住处基本指望不上了。”摆手让恰巧被高弦从火场里“捡”出来的小儿子,别再粘着大人,赶紧自己去找妈的周友荣,唉声叹气道:“至少住着几十万人的寮屋区,遍布全香江,每年都要失火好多次,无非就是今年轮到我们这里倒霉而已。要真是寮屋区一被烧光,正府就盖徙置大厦给灾民,那香江早就没寮屋区了。”

  见识远超这个时代底层民众的高弦,不以为然道:“无论现实条件如何限制,改善社会生活条件,是正府的职责,要不然何来公平正义而言。”

  “英国佬怎么可能会那么尽心呢?而且正府一直都在理由充足地解释财政紧张,”明显表现出对高弦敬重之意的周友荣,也不过多正面争辩,转而说道:“这些年香江缺淡水的情况非常严重,为此建设的船湾水库花了五亿多元;今年开始建设的海底隧道,又要花三亿多元。诸如此类的大工程,优先级可比徙置大厦高多了。”

  “就算建了徙置大厦,也不见得人人都能住上,塞黑钱走关系是免不了的。”秦素梅接话道:“算起来,还是住木屋省钱,所交的税金能比住徙置大厦的租金便宜好几成。”

  “确实。”周友荣点了点头,“我听说,那个在坟场上建起来的华富邨,六人单位的月租,就要九十元。”

  听着周围众人议论纷纷,高弦默默地在心里做了一个总结,那就是:在这个世道成为一个穷人实在太痛苦了。

  高弦正望着东方鱼肚白思索,突然一声巨响,吓得他一激灵,从地上跳了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爆炸了?”周友荣迟疑道:“不应该啊,从前年开始,正府连逢年过节的鞭炮烟花都禁了。”

  七嘴八舌之间,远处的另一群人忽然一片大乱,一个声音高呼道:“阿sir,冤枉啊,我真没有藏匿危险品。仓库里的油桶是空的,我都忘了,哪里想到它会爆炸啊。”

  “让开!让开!你们干什么?想袭警么?”另一个强硬的声音吼道:“不管你冤不冤,到警局一说不就清楚了。”

  “是王雄。”秦素梅低声道:“估计这次他免不了要被扒一层皮了。”

  打量着抓拍的记者,高弦点了点头,“警察这么理直气壮,他只能自求多福了。”

  旁边的陆仁宝憨憨地笑道:“活该!活该!”

  “不许胡说。”秦素梅斥了一句后,叹了一口气,“这世道,平头老百姓难过啊!王雄这个人不管怎么样,在孝道方面没得说,刚才我还看到他背着自己的老娘到处找暖和避风的落脚地方呢,这一被抓进去,上有老,下有小,日子可难熬了!”

  这时候周友荣走过来问道:“秦姐,要不要一起买重建木屋的材料?一起买,买的多,到时候容易杀价。”

  “要,要。”秦素梅连连点头,“今年冬天这么冷,肯定要尽快把遮风挡雨的地方恢复起来。”

  见此情景的高弦,下意识地摸了摸衣兜,心里嘀咕:别看表面上,一场大火让这些灾民落入了和自己相同的一无所有境遇,但实际上,人家毕竟原本就属于这个世界,还是有一些积蓄的,而安全空降的自己,则真真正正地分文皆无。

  这生活太难了!

  想去港岛找那个引起极大兴趣的证券业工作,起码路费要有着落吧。就算自己可以步行到码头,但维多利亚港不能游过去吧,开往港岛的渡船,最少也要一角钱。

  心中那种一分钱憋倒英雄汉的郁闷无处诉说的高弦,悄悄地离开人群,四处走着,以缓解难言的“悲壮”情绪。

  视线从按照某种规则聚集的一群群灾民掠过,高弦心里不得不服,即使是这个时代,香江的媒体还是非常发达,总能在人堆里看到记者的身影。

  最后,高弦的目光落在一个操着极其蹩脚的粤语、以至于不时狼狈地冒出几句英语做解释的鬼佬身上。

  “哈喽,记者先生,你需要及时准确的新闻素材和周到细致的翻译服务么?”大摇大摆地走过去的高弦,用英语开门见山地问道。

  “当然了。”脸上闪过喜色的对方,打量着衣衫褴褛的高弦,狐疑地问道:“你是?”

  “我昨天来这里办事,结果很不走运,亲身经历了这场灾难。”耸了耸肩的高弦,伸出手道:“高弦,英文名字大卫。记者先生,怎么称呼你?”

  “我的英文名字是阿尔佛雷德·坎宁安。”此人一边和高弦握着手,一边不无得意地回答道:“我还有一个非常棒的中文名字,叫福宁安。”

  “还福康安呢!这些来香江捞金的鬼佬,总喜欢人模狗样地起个相当有寓意的中文名字打掩护。”高弦暗自嘀咕了一句后,直截了当地提出条件道:“福宁安,这场火灾发生得太突然了,措不及防之下,搞得我现在连打电话和坐出租车的钱都没有了,你看能不能给我一些提供新闻素材的现金报酬,救救急。”

  “没问题,大家交个朋友。”福宁安虽然模仿东方那种世故的姿态有点搞笑,但掏钱的动作还是很痛快的,就是抠门了一些,只有十元钱。

  高弦弹了弹那张寒酸的纸币,语重心长地说道:“福宁安,我可是全程提供英语交流服务啊!难道你觉得,我的综合素质不如你在这里所接触过的其他采访对象?”

  “高端采访确实应该匹配相应的待遇,但是,大卫,你要体谅一下我的处境。我是才被老板罚到远东地区工作的,在香江这里进展得并不顺利,所以,经费比较紧张。”不停叫苦的福宁安,又递上来十元钱,“这份就是我个人出的了。”

  “可我非常确信,我提供的新闻素材,肯定会给与你不同的视角,来审视本次事件,进而和现场这些你的同行明显区别开来。”高弦耐心开导着,“一个独树一帜,让读者印象深刻的具有丰富内涵的报道,不正是你所需要的么?”

  “大卫,你可不要骗我。”被忽悠得甚是心动的福宁安,一脸肉痛地又塞过来三十元钱。

  仍然不满意的高弦,勉为其难地叹气道:“好吧,那就先聊五分钟的吧。”

  “大卫,你是按时间收费的律师么?”福宁安略显紧张地抓住高弦的胳膊,“你可得让我出的这五十元钱物有所值啊!”

  ?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杰奏所写的《重生资本狂人》为转载作品,重生资本狂人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重生资本狂人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重生资本狂人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重生资本狂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重生资本狂人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重生资本狂人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