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大医凌然最新章节 > 大医凌然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大医凌然 连载中
分享大医凌然

大医凌然全文阅读

大医凌然作者:志鸟村

大医凌然简介:医学院学生凌然有一个小目标,要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医生,结果不小心实现了。 https://www.uukanshu.com
-------------------------------------

大医凌然最新章节第三百八十一章 宝箱
第2章 高手寂寞
大医凌然全文阅读作者:志鸟村加入书架

  晚饭后,凌然一个人来到学校停尸房后的旧防空洞。

  防空洞是早年间留下的,做过一段时间的临时医院,又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临时停尸房,后来建了新的医学楼,才重新变成了无人关注的角落,就连谈恋爱的狗,都嫌此处的味道难闻。

  凌然倒是没什么所谓。

  医学生刚开始解剖尸体的时候,恶心的要死。练上两年,就可以拿着指骨练转笔了。

  当然,没事的时候,也没人来停尸房遛弯,尤其是傍晚时分。

  凌然站在安静的防空洞中央,心想,领袖级的变形金刚也就七八米高,最多十几米,空间应该是够了。

  不过,如果系统给的变形金刚太大了怎么办?

  凌然一边想,一边手脑并用的点开了视线右上角的“新手大礼包”。

  “‘大师级对接缝合法’获得!”

  平静的声音,在凌然的脑海中响起。

  此时,凌然再回想“对接缝合法”的时候,却是想到了无数的细节。

  两针间的距离,缝合时的力度,缝线的选择,打结的几种方式……

  “不过,就一个缝合法,还是对接缝合法一种,也太吝啬了吧。”凌然声音很小的自言自语。

  “对接缝合法包括单纯间断缝合法,单纯连续缝合法,表皮下缝合法,压挤缝合法,十字缝合法和连续锁边缝合法,共计六种。”系统的解释,很有些机械。

  凌然不是特满意的道:“种类再多也就是一个缝合法而已,内翻缝合和张力缝合都要另学,你就不能给我一个变形金刚?”

  这一次,系统反应的有些慢,过了会儿,才回答:“不能。”

  “为啥?”

  “医疗系统传授医术,没有变形金刚。”

  凌然撇撇嘴,心想,最起码,这系统背后不像是坐了一个人。

  如果是人的话,面对能不能给一个变形金刚的问题,多数会说“你要变形金刚做什么”吧。

  “大师级是什么意思?”凌然再问。

  系统声音毫无变化:“技术分级自低到高为入门、专精、大师和完美,大师是其中第三级。”

  “等于说,你的新手大礼包,就是这么虚泡泡的缝合法?”

  “是的。”

  “只有缝合法?”

  “是的。”

  “没有变形金刚?”

  “是的。”

  凌然皱皱眉,心想,如果不是装的话,这傻系统多半通不过图灵测试吧(判断谈话对象是人还是机器的测试)。

  他刚才的几个问题,正是经典的图灵测试题。

  同样的问题,遇到正常人,即使不被骂,多数也会说些“我已经说过了”之类的话。

  只有机械化的程式,才会按部就班的回答“是的。”

  不过,这货如果是装的呢?

  凌然摇摇头,就他手头上的资源,还真没什么办法。就算做一轮完整的图灵测试,也会遇到一样的疑惑。

  “好吧,就是白瞎了这么好的防空洞。”凌然仰头望天,对没有将防空洞利用起来,很是遗憾。

  回到宿舍,舍友们都吃过饭回来了,却是一个两个的都举着手机,或者自拍,或者互相拍照。

  “凌然,赶紧来领你的白大褂,库房里新提的,褶子有点多,你拿去306熨吧。”

  陈万豪第一个看到凌然,叮嘱了两句,就举起了手机。

  “我说,你们这是……有必要吗?”凌然望着一房间身着白大褂的医学生,满脸无奈。

  “明天就去医院实习了,你不得给人家留个好印象?学校发的白大褂都压皱了,不熨怎么穿?”陈万豪说话的时间,就摆了个45度望天式,咔嚓一声,摁下了拍摄键。

  “听诊器呢?”凌然指指陈万豪挂在脖子上的红色听诊器。

  陈万豪嘿嘿一笑,道:“自己买的,3M的,听的可清楚了,要不要试试?”

  “医院的听诊器满足不了你?”

  “实习生只给发了白大褂,没有听诊器。”

  “那你有没有想过,学校为啥不给实习生发听诊器?”凌然同情的看一眼陈万豪:“听诊器很贵吧。”

  陈万豪愣了片刻,萧索的取下听诊器:“五次足浴白瞎了。红色的还贵一次。”

  “都给你说了,听诊器卵用没有,实习生最需要的是手套。”说话的王壮勇,伸出两只戴着白手套的手,还骚包的不停抖动。

  凌然不愿意看下去了,低头从抽屉里取出一根香蕉。

  王壮勇啧啧两声:“哇,你这个有点大啊。”

  凌然当着王壮勇的面,默默地用手术刀划破香蕉皮。

  王壮勇不忍的挪开视线,道:“凌然,你的缝合练的可以了,不用临阵磨枪了。”

  “我今天状态好。”凌然说着瞎话,打亮台灯,又从抽屉里掏出一盒强生爱惜康的70厘米缝线。

  此款两个0的缝线,摩擦力相对较大,很容易造成牵拉,属于较难控制的型号,也是许多外国医学院推荐的练习材料。唯一问题是成本相较国产货要贵一些,日积月累的做训练,是很多学生舍不得用不起的。

  好在凌然家里开的是诊所,小有积蓄,又理解医学生的开销,勉强能供得上他的开销。

  凌然左手持镊,右手控制好针钳,针头落在香蕉表皮的一瞬间,脑海中就跃出了无数的信息,并不需要特别考虑,手腕一旋,针就穿了过去,顺畅无比。

  进针,穿出,打结……

  凌然平日里,就练出了不错的缝合手法,这也是他对所谓的‘大师级对接缝合法’不太稀罕的原因。

  但是,此时上了手,凌然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以前需要集中精力,才能注意到的细节,如今根本是下意识的就完成了。

  整个缝合过程,香蕉一动不动,完全没有被进针和出针牵扯到,自首至尾对齐的像是原装版似的。

  两针的间距完全相等,如同用尺子量了一样,打结更是漂亮整洁的像工业扎花……

  准确的方向,精确的力度,娴熟的判断,恰到好处的穿刺深度和弧度,均匀稳定的手法……尽管只是简简单单的缝合术,但在认真的练习后,才知道一点都不简单。

  “我了个去,你缝的这么快?”王壮勇突然从凌然背后窜出来,一把抓起缝好的硕大香蕉,像是欣赏艺术品似的,将它举到了自己鼻子前面,仔细打量。

  凌然突然泛起高手寂寞的情绪:我做了那么多事,你就注意到了“快”。

第3章 青云之梯
大医凌然全文阅读作者:志鸟村加入书架

  云华医院。

  全玻璃外墙的门诊楼下,一群实习生仰着脖子列队。几名老师穿着印有云华大学,云华医科大,云华中医学院的白大褂,与医院的行政人员小声接洽。

  对于医学生们来说,实习就是成为医生的开端了。

  有种多年垦荒,即将结果的兴奋。

  “你别说,以前也来过云华医院哎,和现在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王壮勇用白手套捋两下头发,望着医院的标志,一脸的向往。

  “你上次来是做包皮手术的,感觉当然不一样了。”陈万豪穿着笔挺的白大褂,脖子前带着大红色的听诊器,胸前还插了两杆笔,像是在角色扮演医生似的,说话更是锋利十足。

  王壮勇被呛的习惯了,也不恼,淡定的道:“大鸟就要在大医院里做。”

  说完,王壮勇用嫌弃的目光瞥了陈万豪一眼。

  陈万豪同志当时就受不了了,怒道:“你什么意思!”

  “老陈别激动。”旁边的同学劝道:“咱们都在公共浴室洗澡来着,谁没见过谁啊。”

  陈万豪的火气压都压不住了,道:“今天谁都别劝我……”

  “都静一静啊。”带队老师拿着扩音喇叭,道:“接下来,咱们先集体开个小会,说一说实习注意事项,参观一下医院,然后就分组到各科室轮转了。大家都集中注意力了啊,接下来的每个环节,都会影响到你们的实习评分的。”

  有几位同学担心的看向陈万豪,只见适才暴跳如雷的陈万豪同志,已经安静的如同一只麻醉后的兔子了。

  例行公事的讲话和参观后,实习生们就乱哄哄的被赶进了云华医院的练功室。

  这时候,各学校的老师已经各回各家了,负责人则换成了云华医院的医教科主任雷北沙。

  作为云华最好的医院,雷北沙每年都能看到一群群的实习生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面对年轻而兴奋的新面孔们,雷北沙开腔就是一个下马威,声音低沉的道:“你们中的大多数人,以后都是要去小医院的!在小医院蹉跎,给人打针开药输液,切个阑尾就和过年一样。”

  “国内的三甲医院缺人吗?当然缺。像是我们云华这样的地区顶级综合性医院缺人吗?缺死了,我们做梦都想招人。但是……”雷北沙一个重音丢下来,震耳欲聋的道:“我们要的是熟手,要的是成熟的医生。”

  “当然。”雷北沙转折又转折的道:“我们也会培养自己的医生,从我们云华走出来的名医有的是,但是!只有有天赋,有勤奋,有态度的医生,才值得我们培养。其实,不止我们云华,国内的医院,你们想去的大医院,都是一样的。”

  “那么,你们是有天赋,有勤奋,有态度的医生吗?”雷北沙站在练功房的讲台上,高高在上的俯视众人,缓缓的道:“接下来的一年时间,就看你们的表现了。”

  原本志气昂扬的医学生们,瞬间变的丧气起来。

  其实,道理大家都懂的,只是被人如此直白的说出来,令年轻人有些受不了罢了。

  凌然巍然不动。

  他家里就是开诊所的,自然知道小诊所小医院是什么模样。

  不管公立的还是私立的,国内的小诊所和小医院都只能看小病,解小痛,用来养家糊口倒是不错,却是不免令人觉得消磨。

  尤其是辛苦学习多年的医学生,更是不愿意当个量血压看感冒的医生。

  凌然也不愿意,但是,心想事成这种事,他从来都是不期待的。

  “我们医院,也是有青云之梯的。”雷北沙见下马威起了效果,脸上反而多了笑容,严肃稍去,带了一点和煦的道:“如果,你们的实习成绩排名靠前,我们医教科就会优先招录。其他医院招聘的时候,也一定会看你们的实习成绩。”

  见学生们的情绪有所恢复,雷北沙又笑一笑,说:“你们在云华有整整一年的实习期,在此期间的表现,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你们自己呢,也要努力提高。比如咱们目前所在的练功房,就是咱们医院斥资数百万建立起来,专门给你们练习用的。”

  雷北沙往后站了一步,介绍身边的另一名年轻医生,道:“这位是康医生,咱们云华手外科的知名主刀。接下来,让他给大家讲一讲缝合术。”

  康久亮今年35岁,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也是手外科最能拿得出手的年轻医生。

  被雷北沙喊来站台,康久亮只当是休息了,介绍到了自己,也只是懒洋洋的道:“做外科医生需要掌握的技能很多,缝合呢,只是基础中的基础,你们在学校里,应该也都练过。”

  康久亮说到这里,笑了笑,道:“在我们手外科,新晋医生想上手术,基本要求呢,就是从练功房出关。”

  康久亮看了雷北沙一眼,再道:“练功房出关的标准,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做10只白鼠的尾部小血管吻合术。”

  说话间,康久亮就拉开了讲台旁,遮着一面墙的窗帘,露出后方的大玻璃,以及内里的小实验室。

  十多平米见方的实验室内,正中的实验桌上,固定着一只白鼠,再上方二三十公分处,架着一台双人双目显微镜。

  讲桌背后,投影幕布也吱吱嘎嘎的落了下来,待投影仪打亮,就能看到白鼠的尾巴。

  “我们手外科的实习生和医生,有空就会来练功房练习。感谢实验动物的牺牲,才有咱们那么多病人的痊愈。”康久亮说过,又道:“人的手指血管,细的直径只有0.3毫米,而白鼠的尾部血管呢,直径大约是0.5毫米,和普通人的中指血管粗细差不多。所以说,不能从练功房出关的,是上不了手外科手术台的。”

  “雷主任刚才说青云之梯,在我们手外科,青云之梯就是白鼠的断尾续接。哪位实习生,如果能在一年内,练成出关,我们手外科扫榻相迎。”

  说完,康久亮不易察觉的一笑,道:“我找一位同学和我一起来做,顺便尝试一下。”

  一群医学生各个眼神发亮的举手。

  要说给人做手术,他们有太多不懂的东西了,但缝合术,是医学生必练的招数。

  看看学校门口的香蕉和柚子卖的有多好就知道了,但凡是想要毕业后从医的,有空都会练习缝合打结的,许多学生也都练出了信心。

  “手都放下来,不用举手了,又不是在学校。”康久亮偏着脑袋,看向学生们,却是第一时间看到了帅的鹤立鸡群的凌然,毫不迟疑的点了点他,道:“就这位同学吧,你坐我对面,先看我做一环,你再做另一环。”

  接着,康久亮就推开另一边的小门,招呼凌然换衣服做手术准备了。

第4章 断尾续接
大医凌然全文阅读作者:志鸟村加入书架

  大房间里,雷北沙执行着打八棒,给一个甜枣的理念,又安慰道:“实习的开始阶段呢,大家主要以观察为主,重视方法的学习,勤学苦练,又要劳逸结合。今天呢,主要是给大家做一个示范,以后,你们有的是时间泡在练功房里,到时候,不想来都不行。”

  见雷北沙的态度转好,王壮勇连忙举起戴着白手套的手,问:“雷主任,这个白鼠的断尾续接,具体有多难,难点在哪里。”

  “有多难,这个怎么说呢。”雷北沙想了一下,道:“我描述一下啊,我们云华医院的手外科,除了有你们医学院的学生来实习,每年还承接近百名省内其他医院的医生来实践学习,这些医生到走的时候,能完成断尾续接,血流通过率95%的要求的,只有个位数。”

  学生们齐齐发出惊叹声。

  能到云华来回炉的医生,再弱也比从没上过手术台的医学生们强,有了这样的判断,再看白鼠的断尾续接,学生们就更起敬畏之心了。

  几分钟后,康久亮和凌然分别坐在了桌子两边。双人双目显微镜的物镜对着白鼠的尾巴,上方的机器两头,各自提供一对目镜给康久亮和凌然。

  “我们正常练习的时候,会将白鼠的尾部切成60到80段,我们今天的情况特殊,就少切一点。”康久亮将桌子侧面的麦克风打开说话的同时,就拿起了手术刀。

  “白鼠辣么可爱,别切它的尾巴了。”有女生藏在人群中,喊了一声。

  虽然猜她是开玩笑,康久亮还是认真解释道:“实验动物是我们医学院的无名英雄,大家以实验动物做练习,是为了提高技术,更好的提高人类的福祉。而在能力范围内,大家也要尽可能的利用好每一次实验机会,在能力范围内,降低实验动物的痛苦,所以,做练习的时候,一定要认真……这位同学,你在做什么?”

  康久亮说话的功夫,就见凌然已经将麻醉后的白鼠尾巴,切成了几十段……

  “你说今天少切一点,我就切了42段,太少了吗?”凌然的手术刀闪着银光。

  底下的学生更是看的两眼放光,包括刚才说“白鼠辣么可爱”的女生,也兴奋的恨不得刚才动刀子的是自己。

  “切了就切了吧,接下来你要听指挥。”康久亮看着一堆的碎尾巴,总不能让他重新拼起来。

  不对,他们现在就是准备拼起来。

  “我先做示范。”康久亮左手持镊,右手拿起持针器,道:“我们现在用的叫显微医疗器械,很多同学大概没有接触过,特点主要是小巧,比如我们现在用的缝合线的粗细,只有人的发丝的十分之一……这位同学,对了,你叫什么?”

  “凌然。”凌然回答。

  “不喜欢说话?”

  “还行。”

  “以后就会爱说话的,外科医生做手术的时候,都是话痨。”康久亮在手术中,和手术前,明显变了一个样子。

  凌然“哦”了一声。

  康久亮憋不住道:“你就不好奇为什么?”

  “因为无聊。”凌然回答。

  实习生们发出轻轻的笑声。

  康久亮愣了一下,问:“是我问的问题太无聊了?”

  “是因为外科医生做手术的时候太无聊了。”

  “的确,做手术的时间长,确实很无聊。我们做一个手部手术,经常一做就是十个小时,二十个小时的,就是你不想说话,旁边人也想说话吧。”康久亮不再纠结凌然的双关,一边说着,一边操作,似乎两个不干涉似的。

  至少在实习生们看来,康久亮手里的节奏,与嘴上的节奏是截然不同的。

  所谓熟能生巧,大约就是这样吧。

  凌然也在脑海中,熟悉着康久亮操作的细节。

  白鼠的断尾续接,说到底就是血管吻合术。

  将断开的血管缝合起来,需要在细小的血管截面上,缝合六到八针,从而保证血流通畅,不受阻碍又不渗漏。

  而在缝合的过程中,还要注意不能产生空腔和死腔。

  要说一个外科医生的技术究竟如何,其实就是看这些具体而微的关注点。

  像是断尾续接,手外科的医生训练两三年,总是能接上的,但是,手术后使用是否如常,是否有隐痛乃至于并发症,既要看白鼠本身的状态,更要看外科医生的操作。

  简而言之,就是缝合不易,缝好更不易。

  “我用的缝合方式,你认识吗?”康久亮自说自话的无聊了,直接向凌然发问。

  “是单纯间断缝合。”凌然并不多话。

  “熟悉吗?”康久亮问了一句,却是自问自答的道:“应该熟悉吧。这是最常用最简单的缝合方式了,也叫结节缝合,对吧?缝一针就打一个结,我在学校练手的时候,最常练的就是这种,你们呢?”

  “差不多。”凌然依旧回答的言简意赅,他望着康久亮的操作,脑海中是满满的信息在涌动,根本不想聊天。

  “那行,给你试试。”康久亮突然有点不爽了。大爷我很忙的好吧,辛辛苦苦的来给你们做示范,怎么连陪聊都不会。

  他原本是要多做几次吻合术,给凌然熟悉一下的,现在做完一个血管吻合,干脆就放手了。

  凌然愣了一下,却也没有多想,说了声“好”,就抓起了持针器。

  康久亮眼睛一直都没离开目镜,此时却不由抬了抬头,瞄了凌然一眼。

  常言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对显微手术来说,拿起持针器来,手不抖是入门的基础。

  为了在直径0.5毫米的血管上缝合8针,他们此时用的缝合针,只有头发的五分之一粗细,普通人捏起持针器来,前端的针尖会不停的颤动。

  其幅度之大,在显微镜下,就像是在舞动似的。

  事实上,但凡是没有专门练过显微手术的医生,拿起显微镜下用的持针器,都抖的人眼晕,非得长时间的举着练习才行。

  一些医生为了练针,胳膊都要举肿掉。

  至于医学生……

  康久亮不由问道:“你们云华大学医学院,现在还练显微手术?”

  “我家里开小诊所的。”凌然说着编好的瞎话,显微镜下的针头,就冲着白鼠尾部的细血管去了。

  康久亮连忙集中注意力,却见白鼠的尾部血管,在显微镜下,动也未动。

  康久亮不由的挑挑眉。

  在显微镜下,血管都没有丝毫的颤动,说明未受丝毫的牵拉,这可就不是基础要求了,而是很高超的水平了。

  有的医生为了练这方面的技术,会将泡沫放在水盆中,再在泡沫上缝合打结,目标是泡沫不能有丝毫的移动。

  同样是缝合一根断指,如果以这样的缝合水平做下来,手指无论是恢复能力,还是未来的功能都要强上几分的。

  恍惚间,一个吻合点的缝合就完成了。

  康久亮甚至没注意到具体的时间,唯一的判断,就是至少比自己快。

  想到此处,康久亮连忙去看显微镜下的血管吻合处,只见暴露在外的打结处,都保持着相当的一致性,仅从外观来看,就令人赏心悦目,更不存在假结之类的错误。

  这是教科书式的血管缝合与打结了,完全挑不出一点错处。

  小诊所?康久亮抬头瞅了凌然一眼,心想:你们家的小诊所,得剁多少条手指,才能养出这样的缝合水平?

第5章 家传技术
大医凌然全文阅读作者:志鸟村加入书架

  手术台上,外科医生的操作是最做不得假的。

  懂行的人,看一场手术,就能判断出一名外科医生的水平高低来。

  血管吻合术在一场大手术中,或许只是其中的小小分支,但在手外科,它就是最重要的技术了。

  手外科最常做的就是断指缝合,手掌缝合等等,而技术难度最高的部分,就是血管吻合术。

  康久亮在云华医院,自己做了数百台手术,看过的手术也不下百台了,但要说干净利落,节奏完美,井然有序,考虑充分……

  凌然此时的操作,算得上其中之一。

  康久亮不由的久久凝视凌然。

  传说中的剑眉星目,说的大约就是这样的面相……呸,看面相,真的就是个刚毕业的医学生啊。

  康久亮想不出来,他是怎么练出这么一手操作的。

  再简单的外科技术,要练到极限,都是很不容易的。

  血管吻合术在技术层面,的确算不得什么,用的就是最最基础的单纯间断缝合,听名字都能体会到此项技术有多单纯了。

  给任何一个人,仔细讲解上一节课,稍稍练习一下,就能使用此项技术了,换成显微镜,无非也就是多习惯一下罢了,技术本身还是那样子的。

  但是,这门技术要练出来,得有多难呢?

  康久亮自己光是为了练打结,就打了一个门帘出来。

  想想用尼龙线打毛衣,打一个门帘似的毛衣,要用多长时间,多少精力?

  缝合打结可比那慢多了。

  即便如此,康久亮也没能立即成为手外科的主刀。

  康久亮能够拥有今天的技术实力,那是做了数百次的断手缝合以后,才练出来的。

  别的不说,能每天提供断手做手术,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纵观全国,能专门独立出手外科的医院,基本都坐落在老牌的大型工业城市。

  因为工业机器是最容易制造出断手的东西。

  云华市林立的私营工厂,在源源不断的制造出经济价值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工业事故。

  被锋利的机械斩断了手指手掌的工人,都要以最快的速度,送到附近的大医院。

  云华医院最初也不是有意识的要建手外科,但是,随着工业规模的扩大,工业事故的增多,不管云华医院乐意不乐意,都不得不扩大手外科了。

   35岁的康久亮,可以说是随着云华的私营工厂的发展,而成长起来的手外科医生的。

  经过他手术的许多病人,如今还能如常的操作精密机械,也都是得益于他精湛的外科技艺。

  康久亮对此也是很自信的。

  他也很清晰的知道,自己能有今天的缝合技术,或许有天赋的作用,但最主要的,还是足够努力,有牛人指导,练的够多,有充沛的手术量。

  前两项,眼前的医学生凌然,或许是有的。但康久亮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没有足够的手术量,这医学生是怎么练出来的?

  “康医生,做完了。”凌然放下工具,有些不太习惯的活动了两下手腕。

  对他来说,新手大礼包赠送的“大师级对接缝合法”也很是出人意料。

  他在用香蕉练手的时候,还只是感觉系统出品的缝合法很是厉害,可究竟厉害到什么程度了?凌然还真的不是太确定。

  刚才的尝试,则让凌然心里略略有了些谱。

  以他得自系统的缝合知识来判断,“大师级对接缝合法”,明显是比康久亮的缝合水平要高了。

  康久亮的缝合水平,在手外科也是一流的,而专精缝合的手外科,又是云华医院缝合领域的佼佼者……

  如此看来,大师级对接缝合法带来的,还真的是大师级的技术。

  “缝的很好。”康久亮的声音,打断了凌然的思绪。

  “谢谢。”凌然淡定的笑了笑。

  他确实缝的很好来着。

  “你之前在哪家医院实习?”康久亮明知道外面有上百名学生,能听得到两人的对话,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这也是唯一合理的解释。许多医学生都愿意在寒暑假的时候,前往医院实习。尽管大部分工作都是流于表面的程序性工作,例如写写病例跑跑腿什么的,但也有学到技术的。

  若是天赋喜人,勤学苦练,善于总结,效率惊人,做个几十上百台的手术,也有练出高技术的可能。

  凌然依旧微微摇头,道:“我就是偶尔在自家开的诊所帮忙。”

  话说到这里,康久亮对凌家的小诊所已是肃然起敬,问:“你们家的诊所叫什么名字?”

  他的脑海中,已经排出了一串知名私人医院和高端私人诊所的名字:常庚医院,华博私诊,友丽人生……

  凌然道:“下沟诊所。”

  康久亮低头看看自己的手,突然对长久以来的认知,产生了怀疑。

第6章 去急诊
大医凌然全文阅读作者:志鸟村加入书架

  练功房内。

  雷北沙也惊讶的合不拢腿了。

  仅就缝合而言,手外科的技术是云华医院数一数二的。

  不客气的说,其他科室的医生,大部分的缝合技术,都达不到云华医院的手外科,上手术台的要求。

  实习生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

  有的学生,即使锻炼多年,也完不成白鼠的断尾续接。有自知之明的早早的就选了内科,看不清自己的通常变成了渣医,祸害人间。

  在医教科呆了十几年,雷北沙还是第一次见到凌然这样的医学生。

  “下沟诊所吗?”雷北沙虽然也是不相信,一所诊所能培养出这样的高手,但还是将名字给记了下来。

  缝合术的示范,有些突兀的结束了。

  向来严肃的雷北沙,更是面带笑容,看着从手术室里走出来的凌然,问:“凌然同学,缝合术掌握的真不错。接下来轮转,你想去哪个科室?”

  这是让凌然先选了。

  学生们看着凌然,都是一脸羡慕,但也无话可说。

  开讲的时候,雷北沙和康久亮就说了,能做白鼠断尾续接的,就是踩上了青云之梯。起码留在云华医院的精英科室,手外科是很有可能的。

  康久亮也是一脸微笑的望着凌然。

  医院对新人是出了名的苛刻,实习生制度更是如同中世纪的学徒制一样,满是剥削,许多硕士研究生或博士研究生,在医院里逛一圈,依旧只能选择合同制。

  但是,医院对高技术人才的追求却是其他行业难以比拟的。

  技术好的医生,在任何一个医院,都备受欢迎。他们能为医院带来名气,为科室带来手术量和收入,为同事分担压力和工作量,为病人带来的就更多了。

  对技术好的医生另眼相看,几乎是印刻在医院人骨子里的东西。

  雷主任亦不例外。

  凌然来医院前,做过功课,知道实习轮转亦有运气之说。

  对有志于做外科医生的实习生来说,先到内科学一点基础的东西,再分配到外科是最好的,因为有了基础以后,刚好可以开始学习外科技术,这样到了四五个月,半年以后,就比其他人更有机会登上手术台。

  俗话说,一步快,步步快。先上手术台帮忙的实习生,如果犯的错误较少的话,就会更早的成为三助,二助,进而达到实习生的巅峰——有资格动刀子的一助……

  这样的实习生,就算不能留在云华医院,去别的医院应聘,总归要多些底气。

  凌然大脑飞快的转动,思考着如何选择。

  这时候,他脑海中,却是突然浮现出一行字:

  新手任务:治疗病人。

  任务内容:为十名病人缝合伤口。

  任务奖励:间断垂直褥式缝合(专精)

  任务限时:10天。

  任务?

  凌然的思考方向,瞬间发生了偏转:

  首先,我没有精神病,所以任务是真实的,并非幻听。

  其次,我要在10天内完成任务!

  间断垂直褥式缝合是张力缝合的一种,是很常用和有用的技术了。

  凌然心道,完成任务,就必须选择一个有机会动手的科室了。

  别看云华医院里有的是病人,但是,绝大多数都轮不到实习医生去碰。

  哪怕是手外科,也不可能因为凌然的缝合技术好,就贸贸然的送他上手术台。

  手术室是一个封闭而独立的空间,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

  再随意的科室主任,也必然会观察他几个月,才可能给他一个缝合的机会。

  而且,想要做手术的也不止凌然一个人,前几年来的年轻医生,估计都眼巴巴的瞅着机会上手呢。

  那么,唯一有可能让凌然缝合伤口的科室……

  “我可以去急诊科吗?”凌然令人意外的给出了这个答案。

  雷北沙皱皱眉,道:“凌然同学,你才开始实习,还是应该以熟悉情况为主。急诊科是非常忙的,医生们都不一定有时间教你……”

  然而,相比医生们的教导,凌然现在更愿意优先完成任务。

  “我可以先观察医生们的操作。”凌然顿了一下,道:“我想先去过急诊科以后,再去别的科室轮转。”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雷主任总不好食言。这可是他放出来的第一个奖励,若是因为对方的选择不符合自己的心意就收回,那他医教科主任的权威往哪里放。

  再说了,一会总要安排学生去急诊科的,现在若是说急诊科的种种不好,一会又怎么好分配给其他学生呢。

  所以,对于凌然的坚持,雷主任只能摇摇头,再道:“你确定去急诊科就急诊科吧,行了,我们先分组。”

  说完,雷主任就让手底下的工作人员,开始点名发卡片。

  几百名学生,来自不同的学校,要填充到医院的数十个科室中去,再轮转修行,光是排表,就有不小的工作量。

  众人各自得到一个号码牌,以及一个用户名和密码,可以用于官网上查询自己的实习顺序。

  凌然最后才拿到号码牌,显是被调整了一番。

  康久亮早早的就走了,雷北沙又说了两句话,也离开了练功房,剩下的学生乱哄哄的抽签,要进小手术室里尝试尝试。

  同为舍友,陈万豪有些为凌然可惜,道:“你起码选个手外科啊,我看康医生对你的印象不错,估计能学到真东西。”

  “就凭你买的大红色听诊器,我就怀疑你的眼光。”王壮勇表示质疑。

  凌然无从解释,干脆反问道:“你们去哪里?”

  “我是胸外,去的有些早了。”陈万豪不无遗憾。

  王壮勇则无可无不可的道:“我是检验科,早晚都要去的。”

  他们是一个不满员宿舍,总共就是3个人,却是随机到了三个科室。

  王壮勇不由的叹了口气,涌起悲春伤秋之情,道:“看来,今天就是我们人生三岔路的开始了。”

  “我们去做手术,你去玩屎,当然不一样了。”陈万豪毫不犹豫的斩断了王壮勇同志的小情绪。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志鸟村所写的《大医凌然》为转载作品,大医凌然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大医凌然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医凌然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医凌然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医凌然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医凌然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