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韶华似酒最新章节 > 重生之韶华似酒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重生之韶华似酒 连载中
分享重生之韶华似酒

重生之韶华似酒全文阅读

重生之韶华似酒作者:狂花非叶

重生之韶华似酒简介:重生少年时,韶华似酒浓。
  江华再一次来到1995年,这时他高一……,23年的时光荏苒,早已泛黄淡忘的无数美好,再次鲜活起来。 https://www.uukanshu.com
-------------------------------------

重生之韶华似酒最新章节第33章 扬帆起航
第1章 欢迎回来 少年
重生之韶华似酒全文阅读作者:狂花非叶加入书架

  “小华,小华,起来了!……”似乎从很遥远的时光中传来熟悉的声音。

  那是妈妈的声音。

  江华好像忽然从深水中浮出水面般,猛地醒来。

  他睁开眼睛,耀眼的阳光从窗外射入,白色的窗纱也泛着金黄色的光芒。

  明明记得昨晚是在酒店入睡,怎么会在家里醒来呢?

  身边那个妮妮呢?

  头还隐隐作痛,他坐起身来,愣了一愣……

  房间里的布置,不太对啊!

  窗前本来应该放着一个他新买的高脚书柜和电脑桌,电脑桌上是两台笔记本和一个三星曲面屏支架,那是平时他用来炒股看盘的装备。

  可现在,那里摆放的,是一个以前的老式写字桌,桌上摆满了各种书和资料……,一眼看去,还是早就不知道扔在阳台上哪个旧纸箱里,自己中学时期的教科书……

  江华愕然,环顾房间,才发现不对的地方不止一处。

  床边的墙上贴着一张吴奇隆“追风少年”的海报、墙角散落的放着两个足球和一个篮球、旁边居然还有双滚轴旱冰鞋……

  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体和年纪,早就已经告别这些运动了……,老妈是从哪儿翻出来的?

  低头一看,更是吓了一跳。

  江华虽然如今身体不好,在以前还是经常健身锻炼,别的不说,胸肌,六块腹肌还是轮廓分明。可现在,他发现自己身体竟然瘦骨嶙峋的,不禁胸前肋骨清晰可见,胳膊也瘦了一大圈……,肌肉都不见了。

  这一下惊吓非浅,江华差点跳起来。

  什么情况?

  惊骇之下,他起身下床,这时,又发现床边沙发上,扔着的衣服也不是自己昨天穿的那件狼头卫衣,而是一件运动服……,是的,就是中学时蓝白条的运动服!

  妈蛋,貌似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发生了……

  江华思绪混乱中,穿上衣服,打开房门走出卧室。

  抬头看到客厅墙壁上镶嵌的大镜子,心中一声近乎呻吟般的哀叹:“不会吧!!!……”

  镜子中,一个瘦瘦高高的少年,瞠目结舌。

  仿若见鬼。

  “小华,起来了?……快来吃早饭,早上你不是要去学校看成绩吗?刚才秦盛打电话来问你起来没,说一会过来找你。”妈妈从厨房探出头来,看了客厅一眼,叫道。

  惊鸿一瞥中,江华看到了同样年轻的不像话的妈妈。

  “哦……好……”他含糊的应了一声。

  慢慢走近镜子,仔细而略显茫然的看着镜子中那个少年。

  这个面容已经很久不见了,似乎只存在于那些相册的照片中。

  其实江华这些年脸庞变化不大,并没有像那些40岁左右的油腻中年一样,满脸肥肉,可以说依然还算帅气儒雅,但岁月毕竟如刀,自然还是在脸颊留下了痕迹。

  少年时的自己,毕竟是不同的!

  留着郭富城式的中分头,白里透红的皮肤,青涩而年轻,只是瘦瘦的身子,显得头有点大……

  我重生了?

  江华摸了摸脸颊,轻轻的问自己。

  转头向另一侧墙上看去,妈妈一直到20多年后,还是习惯通过墙上的挂历来看日期。

  那里,果然挂着一本挂历……,上面的日期清晰可见:1995年6月。

  这一年,江华高一。

  ………………

  妈妈做完早饭后,急急忙忙的去上班了。

  她在市纺织厂下属的综合服务公司上班,工作不忙,偶尔晚点去也没关系。

  江华刚刚考完试放暑假,起床晚,给他做早饭的工作就交给了妈妈。

  平时上学的时候,都是老爸做早饭。

  江华脑子里还有点懵逼,在厕所一边洗漱一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含含糊糊的隔着门和年轻的妈妈说了几句话,洗漱完出来,老妈已经走了。

  他坐在餐桌前,一边喝着小米稀饭,一边梳理思路。

  现在是1995年6月?!那也就是说,自己从2018年睡了一觉就来到了23年前……,这是什么情况?

  是因为喝酒喝多了?还是因为睡了不该睡的小姑娘?……尼玛

  不过……,江华心中忽然闪过狂喜,现在自己16岁?

  那岂不是说,自己身上的病也没了?!

  肯定没了,就没听说过有16岁还痛风、高血压、肾衰竭的!

  哈哈哈!

  这两年病痛折磨,江华虽然表面上淡然从容,心里其实压力很大,此刻思虑至此,仿佛心中一块大石头忽然挪开,轻松莫名,欣喜不已。

  一时间,就连重新回到1995年,又要再来一遍苦逼的上学生涯这一烦恼,都忘却了。

  按照时间看,现在的他刚刚结束高一的学习,再开学就是一名高二学生了。

  思及接下来的中学时光,说实话江华压力不大,因为高二文理分班之后,他将要进入文科班,而两年后的高考只会考语文、英语、数学、历史、政治五门课。

  曾经的他在文科班就是学霸一枚,除了数学和英语弱一些之外,其他都是强项。而英语好歹大学过了四级,这些年平时看美剧也习惯了,去国外旅游,日常对话问题都不大。

  至于数学,虽然已经完全忘的差不多了,不过还有两年时间,江华一点也不着急。

  他心中反而满是跃跃欲试和兴奋。

  对于一个年近40,诸病缠身的中年男人而言,还有什么比重新获得一次青春,更令人激动的?

  坐在那里百感交集,神思飞扬间,“咚咚咚”,大门被敲响了。

  “华子!”门外传来秦盛的声音。

  江华起身开门,一看到秦盛,忍不住就笑出声来。

  “小盛,你丫这是准备去干嘛?”门外的秦盛,同样年轻的不像话,和昨天他刚刚见过的那个花花公子的风流相差极大。

  同样一头郭富城式的长发,但脸上的稚气却显得与发型极不相配,穿了一件大领子花衬衣,白色长裤,就像个油头粉面故作成熟的小孩。

  原来曾经的我们,其实这么幼稚啊……

  江华想捂脸。

  “不是说今天去学校看成绩吗?看完成绩咱们去滑冰吧,我已经约好倪远和娜娜他们几个了。”一边进屋,秦盛一边道。

  嫌弃的看了看江华穿的运动服:“都放假了,你怎么还穿校服?赶快换了衣服,咱们走了!”

  江华低头看看自己,想想道:“好吧……”

  翻箱倒柜找了半天,江华找了件白色T恤换上。

  秦盛坐在客厅的沙发扶手上,拿起电话来一个个打电话:“我在华子家,我们这就出门了……,咱们兰山十字路口见吧。”

  看到江华从卧室出来,秦盛站起身来,站在客厅墙前的大镜子上,认真的拨弄了一下头发。

  这个年纪的少年,还是挺臭美的……

  江华唯一的想法就是,赶快去找个理发店,剪个干净利索的短发。

  同样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他脸上露出一个微笑。

  “走吧!”

  欢迎回来,少年!

第2章 消失在时光中的人们
重生之韶华似酒全文阅读作者:狂花非叶加入书架

  一走出单元门,耀眼的金色阳光晃的江华有些眼晕。

  很多年没有感受过西北高原炽热的日照了,暖暖让他有种被阳光拥抱的感觉。

  跟着秦盛一起走进楼下的车棚去取车子,看着车棚里密密麻麻摆放的各式自行车,江华完全茫然。

  “呃……,忘了我车停哪儿了……,小盛,你记得吗?”

  还好想起在久远的记忆中,那时自己也常常丢三落四,想不起前一天车子放哪,他干脆直接开口问道。

  “你不是总喜欢停在这边的吗?怎么又忘了?”秦盛走过来,一直走到车棚右侧最后的角落里,来回寻摸了几趟:“那不就是?”伸手一指。

  江华顺着看去,记忆里某个角落忽然苏醒过来。

  没错,在那一堆自行车里,藏着的那辆横梁上黑下白色的捷安特山地车,不正是自己曾经骑了多年的爱车吗?

  记得那还是中考后成绩不错,为了奖励他考上高中,老爸专门买的。

  可惜这辆爱车在他考上大学去帝都之后“退役”,就一直扔在楼下车棚里,后来某次大学放假回来偶尔去看,已经不知道被谁卸去了车座和后轮,只剩下一半残骸。

  再后来……就找不到。

  江华心中莫名的有点欣喜,就像什么东西失而复得似的。

  他摸出裤兜里的车钥匙,打开锁在后轮的链条锁,把车推出来,抬腿跨坐上去,双手握住车把,身子微微前趴。

  过瘾!

  骑自己的山地车,果然和骑上那些满街停放的共享单车,感觉完全不同。

  “哈哈,走吧!”他一脚踩在地上,跨坐在山地上,颇有些志得意满的,向旁边不远处,正将自己的弯把赛车推出来的秦盛,打了个响指。

  似乎找回了点这个年纪青春飞扬的感觉。

  两人直接在车棚里就骑上车,晃晃悠悠来到车棚门口时,迎面走进来一个女孩。

  “江华”清脆的声音,让江华捏闸停下。

  鹅蛋脸、大眼睛、马尾辫,一条白色的棉布长裙,这个女孩好眼熟……

  叫什么名字来着?

  江华还在思索中,旁边秦盛已经出声了:“董婷婷,你也是去学校吗?”

  江华这才想起,董婷婷,和自己住在同一栋楼,是他的高一同班同学,有一段时间她和江华经常一起骑车上下学回家,两人一度关系很好。

  不过高二分文理班之后,一来他去了文科班,二来他放学后的“校外活动”多了不少,两人就渐渐疏远了。

  高中毕业后听说好像考去了川省,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消息,也20多年没见过了。

  “是呀,你们等我一下,咱们一起走吧。”女孩脆生生的道。

  “好!”秦盛自无不可的点头答应,看了江华一眼,反倒有些奇怪江华的默不作声。

  要论关系远近,董婷婷和江华可比他可熟多了。

  江华只好笑笑。

  难道说自己一时间没认出来?

  不过,当时没印象了,这个小姑娘其实挺漂亮的啊……

  少女花季年华特有的青春气息,令人赏心悦目。

  等董婷婷也推着自行车出来,三人并肩骑车上路。

  ………………

  大概是时间较晚,已经过了早上上班的高峰期,街道上人并不多,显得很安静。

  这时的金城,还不是20多年后车辆熙攘拥挤的年代,路上偶尔驶过的,大多数都是政府用车,捷达、桑塔纳之类。

  道路两侧国槐高耸林立,6月正是槐花盛开的时候,槐香四溢,绿阴流淌。

  国槐是金城的市树,因为金城有典型的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降雨少,温差大,四季分明,非常适合耐旱、耐寒的温带

  落叶阔叶乔木“国槐”的生长,而在金城的各树种中,以国槐数量最多,长势最旺。

  在金城现存12种,3400余株古树中,以唐代国槐最为古老,在著名的“唐槐明榆左公柳”诸古树中,最具代表性和历史价值。

  就是在一季又一季的槐花香中,江华走过了他的青春时光……

  “江华,下学期你是不是就去文科班了?”董婷婷的问话,打断了江华沉浸在周围坏境和时光变迁中的感怀。

  “……嗯,是啊,我比较喜欢文科。”江华回过神来,点点头。

  当年之所以坚持去文科班,主要是他在物理和化学两门课上成绩太差,在班主任的劝说下,为了顺利通过高考,只好选择文科。

  对于16岁的少年而言,那时的这种选择,已经算是天大的事了……

  其实现在想想,以他现在的心性,有两年时间,如果认真学习的话,高中的物理化学之类应该也能应付。

  不过经历过多年工作经历的他很清楚,除非专业性特别强的类别,比如建筑、工业设计等,大部分大学生毕业后,从事的都不是大学时所学的专业。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大学文凭真的只是敲门砖而已。

  大学专业尚且如此,高中的文理科更是无所谓了。

  文科更轻松啊!

  他可以拿出更多的时间来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

  江华还没有适应全新的身份,脑子里乱糟糟的,各种思绪涌上心头,感觉时空交错般,一时还是昨天开着车路过的道路,听着李宗盛感慨人生,在灯红酒绿中,与年轻的美女喝酒上床……,一时又是听着身边两个年轻的少男少女们兴奋的聊着学校中的琐事……

  有点分裂,又有点兴奋;有点想笑,又有点感伤。

  江华显得很沉默。

  秦盛是能够和任何女孩聊任何话题的神男子,看江华似乎没有太多话,他就一路热乎的和董婷婷聊起来。

  江华就笑着听她们聊天,慢慢从他们的话语中和自己的记忆里,抽取那些曾经的泛黄时光碎片。

  要适应16岁的少年们的心态和语境,还真是需要点时间……

  不知不觉间,三人骑到了兰山十字。

  兰山十字是金城市中心的一个大十字路口,也是主要交通枢纽。

  穿过兰山十字南北向的新昌路,向北直通到号称“千古黄河第一桥”的白塔山黄河铁桥,白塔山黄河铁桥始建于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二月,宣统元年(1909年)六月竣工。桥长230多米,宽7米多,平行弦杆贝雷式钢桁架为桥体,石墩石台,共有5跨。桥面上铺2层木板,两边有扶栏,“旁便徒行,中驰舆马”。桥的两端建有牌坊,上面横匾分别题有“三边利济”,“九曲安澜”的字样。

  向南则通往“金城十大胜迹”之一的兰山公园,公园位于皋兰山北麓,是一处具有两千多年历史的遐迩闻名的旅游胜地。公园海拔1,600多米,占地267,000平方米,有明清以来的建筑群10余处,1,000余间,建筑面积一万多平方米,规模宏大。园内丘壑起伏,林木葱郁,环境清幽;庙宇建筑依山就势,廊阁相连,错落有致。

  而十字路口东西向则是金城市的主干道庆阳路,向西通往江华等人所在的学校,金城市一中,向东则通往市中心人民广场。

  正是因为兰山十字的特殊地理位置,江华几个死党因为住的地址分散各处,每天上学基本上都是约在这里会和。

  此时,十字路口靠南的路边,站着两女一男,远远看到江华他们,其中那个高个男子就抬手大声叫着道“华子!小盛!这边……”

  看到这三人,尤其是其中那个笑颜如花的女孩,江华心中猛地一跳,一股欣喜从心头涌现而出。

  秦盛已经用力踩了两下脚蹬,飞驰而去:“哈哈,老倪、娜娜、小竹,你们已经到了啊!”

  江华也跟着过去,一一和他们打招呼。

  倪远、安丽娜、许竹,三个人再加上江华、秦盛,还有一个家在学校旁边住的王媛媛,这六个人就是江华初中和高中时期,几乎形影不离的“六人组”。

  秦盛就不用说了,倪远,阳光帅气,校篮球队主力,188的大高个,今年马上升高三。

  安丽娜,就是那个看到江华就笑颜如花的少女,身材高挑,长发披肩没有扎起来,杏眼柳眉,楚楚动人,虽然身上还带着几分稚气,但已经有难言的风情,今年马上要升初四(实验班)。

  许竹则个子不高,鹅蛋脸,大眼睛,看起来精灵聪明。她和安丽娜同级,是一对好闺蜜。

  这里面,最令江华惊喜的,就是见到了安丽娜……

  从高考后离开金城,“六人组”也就四散分离了,除了始终和他厮混在一起的秦盛之外,其他人都渺无音讯,唯有安丽娜始终在给江华写信,倾诉心事和烦恼。

  她有一个不幸的家庭和人生……,就在这一年里,她的父母离婚了,母亲带着她改嫁后,继父和母亲经常吵架,继父家中还有一个吊儿郎当混社会的哥哥,糟糕的家庭环境极大的影响了她的学习和生活,从她上了高中之后,在学习成绩渐渐下滑之后,她苦闷之下开始经常逃课,还和社会上的小混混一起厮混,走上了歪路。

  江华和秦盛都很担心她,每次放假回来,都会去找她聊天,安慰和鼓励她。

  可惜,几年后,听说她草率的结婚又离婚,然后远走南方,从此再无消息……

  看到此时依然青涩而纯真的她,江华心中满怀欣喜!

  无论董婷婷也好,还是“六人组”里的这些好友,在江华的青春岁月中,都曾经浓墨艳彩的存在过,而后,又消失在时光之中,被渐渐淡忘。

  能够重新看到他们,依然是最美好的样子,真好!

第3章 小别离
重生之韶华似酒全文阅读作者:狂花非叶加入书架

  大家嬉闹一阵,准备一起去学校。

  安丽娜和许竹没有骑车,本来江华还想着是不是开口主动带安丽娜,正琢磨间,却见安丽娜已经自然的走过来,粲然一笑后,扶着他的腰,扭身坐上了山地车的后座。

  江华也笑了。

  原来这个时候,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比其他人更为亲近。

  倪远则带上了许竹。

  其实许竹喜欢秦盛,只是秦盛早就故意把自己的弯把赛车后座给卸掉了——这样就可以把女孩带在前面横梁上,变相抱着……

  许竹毕竟还是小女孩,总有些羞涩心理,平时不好意思坐秦盛的车。

  一群少年聚成一团说说笑笑的骑车上学的场景,在金黄色的阳光中,总有种青春电影画面般的浪漫。

  秦盛骑在最外面,趴在弯把赛车上,屁股撅得高高的,划着S形,一贯的耍帅。

  “嗳,大家说,上午咱们滑冰,下午干嘛去?”他兴致勃勃的问。

  “咱们去黄河边玩吧?或者去兰山公园划船?”许竹从倪远身后探出头来,建议道。

  倪远开口:“我下午约了场球,去不了了。”

  “篮球还是足球?和哪儿约的?”秦盛好奇的问。

  “足球,和三中高二的一帮人……”

  “要不大家一起去,我和华子也可以上,娜娜她们当啦啦队!”秦盛顿时有了兴趣。

  他和江华都是从小学起就学足球,踢的很不错,倒是篮球接触的少。

  如果倪远是和人约打篮球的话,他就懒得掺乎了。

  94年是中国足球的春天,国内球迷先是被美国世界杯的转播盛宴一番狂轰滥炸,又经受着第一届甲A联赛职业化的火爆热潮,对于这个年纪的中学男生而言,足球是毫无疑问的第一时尚运动。

  篮球的火爆,要到1999年王治郅被小牛选秀成功,特别是02年姚明登陆NBA之后,才真正开始影响蔓延到大多数年轻人身边。

  这个时候,篮球还是大多数高个子男生的“专利”运动。

  “好呀好呀!我们去给你们加油!”

  安丽娜也从江华身后探头笑着出声,微风将她的长发掀起,发丝飞舞。

  说起来,无论是江华等人踢球,还是倪远打篮球,和别人比赛的时候,场边永远有娜娜这几个丫头的欢呼啦啦队,这也是他们的中学生涯中,记忆尤新的某些风光时刻。

  “华子,你说呢?”

  江华点头:“好啊,好久没踢球了,去踢一场感受一下!”

  江华对足球非常热爱,高中、大学期间几乎大多数课余运动都是踢球,哪怕毕业工作后,作为“足球营销”活动,和公司客户、外企杯之类的,始终坚持每周踢一场球,直到得了痛风之后,脚不行了,这才没法踢球。

  算起来,也差不多五六年时间了。

  秦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什么好久没踢球了?前天下午咱们不是刚和二班踢了次吗?”

  “呃……”江华无语。

  好吧,要注意,不要在这些细节上再出纰漏了。

  不过,感受着此刻单薄的身体,江华深刻感觉到,现在很迫切身体上的锻炼啊。

  他是在初三和高一两年,忽然间从140左右窜高到175左右,身高基本上就在这个时候定型了,这一点很奇怪,按说18岁之前,男生的身高都是快速发育期,甚至坚持运动的话,到20岁以后还能继续长一些。

  他一直怀疑,很难说是不是自己长期踢足球,重心降低的缘故。

  要知道,当时同班有一大批人,因为打篮球,都在高二、高三两年猛涨了一截,普遍达到了183-185。

  正好有一个暑假时间,是不是开始学学篮球?

  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倪远,这小子就是很好的教练啊,每天可以跟着他练练。

  至于肌肉倒是简单,当年他是进入大学之后,跟着宿舍里粤东哥们一起健身练出来的。

  现在而言,跑步、游泳、打篮球、俯卧撑、双杠……,太多锻炼的办法了,倒不是很担心。

  江华心里暗自琢磨。

  ………………

  金城市一中,其前身为创建于1902年的“雍凉文高等学堂”,具有近百年历史,它是雍凉省历史上第一所中等学校,也是省内排名第一的重点高中。学校以“弘毅”为校训,取“士不可以不弘毅”之意。

  期末考试上周已经结束了,严格来说,现在已经进入了暑假,虽然今天可以来取成绩单,但学校里人并不多,毕竟就算不到学校,成绩单也会寄给家里(自己改成绩单这种事儿,在一中很难做到……)。

  大家在主楼后面的车棚存了车子后,约好一会出来在操场会和,就各自分散了——不同年级楼层都不同。

  江华虽然下学期开学就要去文科班了,但此时,还是跟着董婷婷一起上了4楼,进入了高一三班的教室,秦盛则自己去了一班。

  班里已经来了不少人,江华本来根本不记得自己坐在哪里,不过当他看到苏晓曦的时候,他笑了。

  苏晓曦,江华高一时的同桌,多年好友。高中毕业后她考去了江城的中南大学,后来研究生又去了帝都的人大,后来进入联想集团做人事总监,也在帝都扎根。

  江华和她经常会一起吃饭,偶尔去酒吧喝个小酒,来往一直密切,江华前段时间离开帝都前,两人还聚了一次,算是中学时期少有能一直保留到20多年后的友情。

  苏晓曦本来坐在座位上和前排的女孩聊天,抬眼看到江华走进来,眼睛一亮,嘴角也绽开了笑容。

  江华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

  “江华,你这两天在干嘛?我给你打了几次电话,你都不在家?……你怎么了?感觉有点不对劲啊?”苏晓曦刚问了两句,就忽然秀眉一皱,眼神奇怪的打量起他来。

  江华一愣,从今天重新回到这个时代,前前后后已经见到了不少人,哪怕天天和他黏在一起的秦盛。

  苏晓曦还是第一个感觉他有些不太一样的人,这个丫头的确细心且敏感。

  很难说明江华现在处于一种什么状态……

  他就像一个时光的旅行者,又好像在回溯一段记忆中的影像,存在于此,又仿佛抽离于外,好奇而感怀的观察和感受着这个世界、这个时代、这些人儿。

  一个昨天还是40岁经历过世事沧桑的患病中年,今天变成了23年前的自己,一个16岁的花季少年,他身上少了青涩,多了深沉。审视着一切,时刻都在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心态和情绪……

  刚才一帮人大家嘻嘻哈哈说说闹闹的,他的低调沉默和微笑倒是不太显眼,但当他在苏晓曦身边坐下,一个每天都近距离十多个小时在身边的人,哪怕放假几天不见,还是很清晰的感觉到了他的不同。

  “呃……,没什么,怎么了,你感觉我哪儿不对劲?”江华摇摇头,看着小丫头眼神中的疑惑,好奇问道。

  “说不上来,就感觉你跟以前不太一样……”对于16岁的女孩而言,哪怕她再敏感,以她的阅历,也很难分辨出江华身上的那种与平时的他,与那些同龄的男生所截然不同的气质。

  江华哈哈一笑,转开话题:“你说这两天给我打电话了?什么事儿啊?”

  “找你玩啊……,你下学期就去文科班了……”苏晓曦说道这里,语气中颇有些黯然神伤的感觉。

  对于少女而言,一年的朝夕相处,在面对分别时,难免有所感伤。

  “没事,分班了又不是见不到了,课间还是可以见的啊。”江华安慰她道。

  说起来,文理分班,似乎最伤心的就是苏晓曦了,班里另一个和江华玩的极好的哥们常言就浑若无事般。

  “对了,一会我和秦盛他们去滑冰,你去不去?”江华不想让女孩沉浸在这种情绪里,开口邀请道。

  “滚轴吗?那里太吵了,我不去了……”苏晓曦想了想,摇了摇头,对于她这种好学生而言,这个时期龙蛇混杂的滚轴溜冰场,似乎是不太好的地方。

  “哦,……那下午我们和三中的人踢球,你来吧!”江华想起她很喜欢看足球,又换了个项目邀请。

  “是吗?好啊!我去给你加油!”苏晓曦转忧为喜。

  她很喜欢参与江华学校外的活动,这样会让她感觉,哪怕两个人不再是同桌了,也依然是好朋友。

第4章 有1点点动心
重生之韶华似酒全文阅读作者:狂花非叶加入书架

  班主任王丽敏走进教室,简单讲了一下班里的期末成绩,叮嘱暑假不要忘记预习之类的,无需赘述。

  对于王丽敏,江华既无好感,也无恶感。

  王丽敏是一位很强势的班主任,同时又是全国优秀教师,高中物理教研组的组长,这样的所谓“名师”,教学水平自然是不差的。

  但同时,她也有一个最大的毛病,那就是对自己喜欢的学生格外关心(不限学习好坏),而对其他普通学生则视若无物。

  这也不算错,毕竟老师也是人,有自己的喜好很正常。

  江华就属于被王丽敏看不上的那种学生,谁让他物理课成绩不好,又不是那种会玩会闹的风云人物,更不会经常凑到老师旁边巴结。

  不过,王丽敏毕竟是“大拿级”人物,在高中年级组里威望很高,哪怕江华之后去文科班,会考之前也还要继续他一年物理,也是绝对不能得罪的。

  大家相看两厌,躲远点就好。

  反正等下学期去了文科班,他就是各科老师都捧在手心的“香饽饽”了……

  …………

  从教室出来,来到楼下,和苏晓曦打了个招呼告别,江华就在苏晓曦的目光中,向操场角落花坛处,秦盛、安丽娜等一群人聚集的方向走去。

  远远看着江华被一群其他年级的男男女女们簇拥起来说笑的背影,尤其是阳光下,安丽娜那美丽的笑颜,苏晓曦轻轻叹了口气。

  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看到他在“外面”这么“有人缘”,有点小小的嫉妒吧……

  江华也看到了“六人组”最后的一位,同样初四,不过与安丽娜、许竹都不同班的王媛媛。

  他有点好奇的仔细看了王媛媛一眼,中短发、大约160左右个头,除了眼睛大一点,似乎没有多漂亮……,实在看不出来这个此时还青涩的像个没熟的小青果一样的黄毛丫头,明年因为中考失利,没有考上高中,进入卫校(护士学校)之后,会忽然间风格大变,生冷不忌,也成为第一个和秦盛偷尝禁果的女人。

  能够在高中就“**”,也是秦盛当年颇为得意的成就……

  想起多年前有一次回金城,秦盛专门约了王媛媛和他一起吃了个饭,当时不过年过30的她,已经有一个7、8岁的儿子,在东门市场做服装生意,纹着眉化着粗糙的浓妆,脸上满是风尘暗色,差点想说一句“好久不见”。还好想起按照现在的情况,大家几乎天天都碰面,这句话就咽到肚子。

  “都到齐了,咱们出发吧!滑冰去!”秦盛兴致高昂的叫道。

  江华和秦盛两人都属于足够聪明,但不爱学习的典型,学习成绩中游水平,他们把大量的时间放在了课外娱乐上:江华喜欢看小说、踢球,秦盛则喜欢玩游戏、打台球。

  自从最近两年,金城忽然掀起一股“滚轴溜冰”的热潮,各种大大小小的溜冰场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出现之后,从小就学旱冰的两人就又多了一个新的爱好。

  没有什么,比在劲爆的音乐和闪烁的霓虹灯光中,在溜冰场潇洒飞驰跳跃,赢得周围众人羡慕惊诧的目光,更得意风光的事儿了!

  这种“范儿”,就像再过些年,那些在街头玩滑板玩出花来的高手一样,是年轻人都觉得“酷”、“帅”的。

  晨光音乐滚轴溜冰场,离一中并不太远,原本是一家电影院,这些年电影市场低迷,看电影的人少,影院一直亏损,一年前被人承包之后,重新装修,改造成了一个滚轴溜冰场,这一下效果立竿见影,这种既有着歌舞厅的音乐和灯光效果,又可以让年轻人在里面拉着手滑冰的娱乐项目,一时风靡不已,这个场子也顿时变得火爆异常。

  说起来,江华等人的“六人组”相识,也是在这里。

  那是去年“晨光”刚刚开张不久的事儿。

  因为秦盛常去的游戏厅就在影院隔壁,所以几乎是溜冰场刚开张,秦盛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对于他们这些70后的男生而言,小时候穿着铸铁的滚轴旱冰鞋在家属院到处疯野,是很美好的回忆,而自从上了中学,人长大了,自然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像以前小孩子那样,满院子滑旱冰了。

  现在忽然发现这么一个地方,有时髦的音乐,有铺着木地板,中间还设有各种波浪曲线的场地,就连旱冰鞋都是新式的硬塑料滚轴,而不像小时候那种噪音很大的铸铁轮,当然想去尝试一下。

  溜冰场当时刚开张,人非常多,但大多数人并不太会滑——毕竟不是所有人小时候都喜欢滑旱冰。

  在这种情况下,江华和秦盛两个家伙就显得鹤立鸡群。

  在周围大多数人还跌跌撞撞的扶着旁边的栏杆一步一摔的时候,这两个家伙已经风骚的在溜冰场中,一会速滑赛跑,一会花式旋转,一会儿又倒滑进入曲线坡道跳跃怪叫……

  太招人恨了!……不过也非常吸引人的眼球,获得了一大片的尖叫和仰慕者。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有一天,江华和安丽娜认识了。

  那是一个去年夏天暑假的一个下午,江华刚刚中考结束,成绩不错,老爸也高兴,零花钱多不说,平时也不管他。江华和秦盛几乎每天都泡在溜冰场里滑冰。

  江华刚刚在柜台换了鞋,坐在那里穿滚轴,因为人很多,身边坐满了人,他换好鞋起身的时候,一不注意,抬手的时候,撞翻了身边的一杯饮料。

  “啊!”一声轻呼。

  江华转头,在闪烁的霓虹灯光中,看到了一张动人的俏丽容颜,她穿了一条白色的裙子,裙子下摆已经被打翻的橙汁汽水染上了一片颜色……。

  “对不起啊,我不小心……”“没关系……,我经常看你滑冰,你滑的真好!能教教我吗?”

  女孩露出浅浅的微笑,眼中波光流动。

  她叫安丽娜。

  安丽娜那天是和许竹一起来的,于是,那一天,江华认真的牵着安丽娜,教了她一下午,秦盛则可有可无的教了会儿许竹……,大家就这么认识了。

  回忆说起来很长,其实不过也是在江华心中一闪而过。

  那些早已被遗忘深埋在脑海最深处的很多记忆碎片,就这样一点点的被引出,与现实交融,变得鲜活起来。

  …………

  虽然已经开了一年多,“晨光”里依然人满为患,正值暑假,一眼看去,中学生居多,当然,这种场合中也少不了各种社会小混混,不过一方面这个场子背景比较硬,看场子的黑衣彪形大汉能够吓住大多数捣乱的混混,另一方面毕竟大家都是出来玩的,轻易也没人惹事。

  “我与你像幻像长长夜未冷

  灯点点放肆闪得更加灿烂

  而全城繁星空中千色烟花透射弥漫”(这个冬天不太冷)

  “为甚么不羁过还可原谅

  为甚么喜欢我从未细想

  为甚么相拥半醉天微亮是你梦想”(幻想)

  “野猫

  你白费心机

  在浪子的窗里上演不羁

  野猫

  我任你高飞

  自问怎可挣脱我的心扉”(野猫之恋)

  场子放的是张学友新出的一张粤语专辑《这个冬天不太冷》,这张专辑的音乐节奏大多强劲,而且粤语在这个时候还是很新潮的音乐,长期来这里滑冰的人都听的熟了,高潮段落都已经能跟着哼唱出来。

  大家换好鞋,起身滑入场内。

  江华先是绕城速滑了一圈,感受了一下飞驰电掣的感觉,心怀大畅。

  他喜欢一切与速度有关的运动,从早年的旱冰,到后来的滑水冰,再到滑雪,对速度型运动的热爱几乎贯穿了他的一生。

  可惜后来得了痛风,就连每天冬天必去的滑雪都慢慢放弃了,此刻真有种说不出的痛快感觉。

  一圈回来,安丽娜已经穿着冰鞋站在场边,巧笑盈盈的看着他。

  江华仿佛与23年前的自己附体般,自然的来到她身边,笑着伸出手来。

  温软的小手握在手中,令他心中微微一颤。

  对身边这个女孩,他有着非常复杂的情感,那是如父如兄般的关心,曾经也萌动过的情愫,记忆中无数次她在耳边的低语,眼底的笑意闪烁,大学时那一封封远方的来信中,文字中满怀的思念与眷恋,对她颓废人生的失望与伤心,消失于人海后多年的寻找和惋惜……

  无数情绪,不知不觉经过了20多年的沉淀,重新回到这一刻,看着眼前依然清纯而美丽的少女时的……

  那一点点动心。

第5章 改变命运需要实力
重生之韶华似酒全文阅读作者:狂花非叶加入书架

  安丽娜现在已经滑的很好,和江华拉着手,飞一般的在场中疾驰,长发飞舞间,巧笑涟漪。

  对于此时还懵懂的花季少女而言,这就是她最开心的瞬间,浪漫动听的音乐,梦幻般闪烁的霓虹,风声在耳边呼啸,牵着充满安全感的手,跟随着身边的那个人飞驰,就像一个永远不会醒来的梦。

  沉浸在快乐和幸福中的女孩,并不知道,此时身旁牵着手的江华,脑海中正在进行着关于她的人生和命运的深刻思索……

  江华很怜惜安丽娜的人生,如果有可能,他希望能够改变她的命运,让她始终保留现在这样美丽的笑颜。

  可是,应该怎么做呢?

  安丽娜的问题主要出在家庭上,以她的年纪和阅历,无法抵御由此而产生的痛苦和沮丧。

  江华等人在的时候还好,每天大家一起玩,这些朋友在身边,很好的宽慰和纾解了她的负面心情。

  而等到江华毕业离开金城之后,她没有了心灵寄托,这个岁数的女孩本来就多愁善感,情绪波动大。

  在她自觉人生最灰暗的时刻,放眼望去,周围的老师同学都觉得她是坏学生,得不到任何温情,回到家里又面对父母永无休止的吵骂甚至殴打,躲出来,在社会上游荡,身边又大多是觊觎她美色的社会混混……,从而产生了心理上破罐破摔、自暴自弃的倾向。

  一步错步步错,最终被恶意的人生拉入深渊,越发不可收拾。

  这种从小因为家庭原因而造成悲剧的人生,是很多美好被毁灭的原因。

  江华想,一方面,接下来高中生涯的这两年,应该多注意关心她的心理,给她灌输更多正向的思想,让她更早的成熟和坚强。

  另一方面,也要早早开始考虑,为未来做一些布局了……

  想要改变命运,需要的还是实力啊!

  在回到1995年,这个16岁的年纪的第一天,江华本来始终有种似梦似幻的恍惚感,这种时空旅客的心理,让他有种游戏般的感觉,一切都是那样的不真实。

  他本没有做好融入这个时代的心理准备。

  但,就在他握住安丽娜的手的那一瞬间,他忽然明白了,自己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什么!

  江华沧桑半生,终日忙碌,很少回首。只有今年从帝都回到金城的大半年里,因为修养身体,无所事事之下,故地重游,颇多回忆从前。

  曾经出现在他生命中的那些人、那些事,无数次午夜梦回,都慢慢从久远的记忆中泛起。

  有人说,等你开始回忆的时候,证明你老了……

  他开始怀念,开始遗憾,开始发现自己一路行来,40岁的人生中,不知不觉中失去了太多太多值得珍惜的东西。

  如果能够从来一次,应该会更加懂得珍惜,更加努力吧!

  有时他会如是想想。

  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或许,重生到这里,缥缈难测的命运和时光之主,是给了他一次机会吧!

  ………………

  毕竟骨子里是成熟中年人,江华开始思索,是不是除了像这个年龄的年轻人一样,按部就班的上学之外,自己还能做更多的事呢?

  现在可是1995年!这之后的20多年,尤其是进入新世纪后,中国乃至世界剧烈变革和重构,信息时代迅猛而来,时代潮流翻涌奔腾,就似李鸿章所言“乃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是民族伟大复兴的黄金年代,其中机遇无处不在。

  凭借着自己这么多年的阅历和“先知”,是不是能够也成为其中的弄潮儿呢?

  一念至此,哪怕以江华如今沉稳的心性,也不禁有些心动神摇。

  不过,再细思到具体的问题,江华又有点头疼了。

  才1995年……,这个时间,他所熟悉的互联网行业还处于洪荒时代啊!

  中国1994年才刚刚诞生互联网(接入国际互联网),1996年第一家互联网企业“瀛海威”才诞生。这个时候网络只存在于科研机构和极少数电信机构之间,并没有对社会开放。

  开网吧,互联网创业之类的想法暂时可以休矣……

  而他熟悉的另一个行业,电信行业,暂时也不用考虑了,现在就算家里装电话的人家都不多,手机(大哥大)比路上的汽车还罕见,就算最近的一次财富盛宴——小灵通,也要到98年之后才开始火爆起来。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江华也算是业内资深人士,猎头公司给他做的简历分析中,认为他“有丰富的电信、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领域创业经验,曾创立XX、XX等公司,在泛文娱、投资领域成绩斐然……”

  可这些,在1995年,都不具备条件,这可是一个没有手机和网络的时代啊……

  等等,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或许也可以说,这些同样都是机会!

  江华正皱眉思索间,耳边传来悦耳的声音:“华子,你想什么呢?”

  一时间,张学友磁性的音乐,周围嘈杂的欢呼惊叫才重新回到他的耳中,让他反应过来,自己此刻正在溜冰场中——作为一个16岁的小屁孩。

  彩色闪烁的霓虹中,身边的少女,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正温柔而认真的看着自己。

  掌中小手,温软如玉。

  是的,他穿越时光,带着23年的风霜磨砺,半生沧桑,回到了这里,这个纯真而美好的年代。

  江华温柔的笑笑,握紧了她的手。

  “没想什么,娜,我在想,有你们,真好!”

  我可以改变命运,保护好自己身边,那些美好的人。

  …………

  “小盛在那边玩波浪,咱们也过去看看吧”,安丽娜兴奋的指着场地中央。

  江华看去,中间特别设置的波浪板的场地中围了一大圈人,欢呼声不断。

  一端的出口处,秦盛从人群中跳跃飞出,然后从圈外迅速滑了几下,又返回另一端进去,接着新一轮的欢呼声又响起。

  这小子又在炫技耍帅了。

  “好啊”,他拉着安丽娜滑了过去。

  

1234567下一页
扫码
作者狂花非叶所写的《重生之韶华似酒》为转载作品,重生之韶华似酒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重生之韶华似酒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重生之韶华似酒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重生之韶华似酒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重生之韶华似酒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重生之韶华似酒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