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我携带联盟仓库最新章节 > 我携带联盟仓库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携带联盟仓库 连载中
分享我携带联盟仓库

我携带联盟仓库全文阅读

我携带联盟仓库作者:绝处逢生02

我携带联盟仓库简介:本想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当一个安静的富商,谁知道有钱也是一种原罪,没办法,是你们逼我的。
  那谁,要打架是么?我反手就是一个盖伦,就问你怕不怕?
  皮?是回旋蛇皮还是螺旋虾皮?
  没用的,我空中一个三百六十度弹跳就是一把无尽丢出去,就问你虚不虚?
  面对前来挑衅的妖兽王者,却被一把从天而降的大宝剑斩成两断。
  皇族公主的天才追随者?不好意思,那啥,蛮王你过来一下,让他看看什么叫真男人。
  卧槽?兵锋压近,你是要攻打我的王宫?你怕是没见过遮天蔽日的小兵吧?
  系统:各路小兵三十秒抵达战场……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携带联盟仓库最新章节第134章 30万??
第2章 12级的亚索
我携带联盟仓库全文阅读作者:绝处逢生02加入书架

  “叮!联盟仓库正式启动!融合中……数据加载……身体检查……商城生成……装备生成……”

  “欢迎使用联盟仓库。”

  “叮!仓库成功生成。宿主可马上使用。”

  一道道的声音,不断的回荡。

  本该喝下毒酒身亡的余庆,不但没事,反而感觉身体更加的轻松了,仿佛一些常年累积的小病,都被一次性清除。

  “联盟仓库么?是上辈子玩的英雄联盟?”

  “打开仓库!”

  余庆心中默念,一个半透明的界面,出现在眼前。

  这是……无尽……饮血……黄叉……

  真的是联盟仓库,还有商城?他又点开商城,一排排的英雄,出现在他的眼前。

  “叮!宿主首次启动,赠送一次随机获得英雄的机会,并附赠一把多兰剑。”

  “随机获取?什么意思?就是随机获得一个英雄么?还有一把多兰剑?要来有毛用,这是出门装啊系统。”他忍不住暗骂,但眼下情况危急,他可谓是四面楚歌,方才饮下毒酒未死,还不知道有多少阴险的暗杀等着他。

  “本次抽取英雄是无限制的,也就是说,宿主运气好,抽出一个十八级的英雄也不无不可。”

  “十八级的英雄?额,和灵王层次相比如何?”

  “灵王层次,相当于四阶英雄,三级为一阶,也就是说,灵王仅次于十二级的英雄,当然,前提是英雄未曾购买装备,否则,将不能以等级一概而论。”

  “这么吊……”

  灵王居然只是十二级的英雄……

  “叮?!宿主是否抽取英雄?”

  “废话,不抽取等死啊?抽取,赶紧抽取。”

  “叮,开始抽取。”

  话音刚落,眼前出现一堆卡牌,飞快的在眼前划过。

  卡牌上是各种英雄,犹如过山车般,框咚框咚的声音,让他的心提到嗓子眼了。

  “叮!抽取成功,宿主获得英雄,疾风剑豪·亚索,英雄将在三分钟后带着小兵抵达战场。”

  “喂喂,这就完了?多兰剑呢?还有小兵是什么鬼?”他忍不住咆哮,现在危急关头,哪怕多兰剑再差,但也是一件装备啊。

  “多兰剑已装备在疾风剑豪身上,宿主事后可问其获取。”

  随后,不管怎么问,系统都不吭声了。

  没办法,余庆揉了揉脑仁,看着周围注视自己满脸疑惑皱眉的世家大臣,余庆咽了咽口水,先前已经绝望了,失去‘武装’力量;但现在有了希望,他紧了紧拳头,心中冷笑,只要能逃出去,就让这些人看看,他在八大商会恐怖的影响力。

  只要余庆不死,八大商会永远无法被其他的人全部掌握,就算强行控制,也只能得到一时的利益。

  他挺直腰板,环视在场的诸人,对着皇宫内拱手道:“臣拜谢陛下赏赐的美酒,还有北地封王!”此时的他,脸上没有一丝的绝望,有的,只剩淡然,从容留在脸上,甚至带着些许释怀的神色。

  百官之中,为首的余家家主‘余勤’皱眉,摸了摸白花花的胡子,看着余庆,有些捉摸不透自己这个孙子了。余家再度回归皇族青睐,女儿嫁给皇帝当贵妃,其中余庆的功劳最大,这么多年来,他本以为摸透了余庆的心性,才敢联合众人设下这个阴谋。

  若是余庆不顾自己的妹妹,带着八大商会临死反扑,整个大运国就算最后彻底控制八大商会,恐怕也大伤元气。而大运国境外的商会商人,也不一定会听大运国指挥,毕竟这些人名义上是八大商会的,但都是得益于余庆,是余庆带他们走向富强,也是余庆让商人拥有有史以来最高的地位,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没有余庆,就没有他们,余庆的恩情有多少人谨记没人知道。

  “死到临头还这么从容,真不愧是八大商会的创始人,可惜,这个创始人要活着出去,才会有能力反抗,若是死在这里,他什么都不是了。”纳兰容看着余庆,内心深处,他还是认同这个孩子的,小小年纪,就有这等作为,若是一直放任下去,恐怕整个天下的财富,都要聚集在他的手中吧?

  不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道理,余庆这孩子不懂,锋芒太盛的人,一般下场都不会很好。

  众人摇头,看向阶梯下的少年,都没有多说,就算一杯毒酒杀不死,难道着满城的精锐都杀不死?这千万帝国修士都杀不死?外面埋伏的刺客也杀不死?好,就算这些人都杀不死,那么,他们还请来了南域第一枪王,还有这遍地的弓箭手,区区一个失去‘武装’的商户,怎么逃得出这铁血的牢笼?

  “弟弟?!才一杯毒酒,你熬过去了,不等于就没事了。”余尚见他面色从沉重,到绝望,然后是现在的淡然,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和不爽。这个弟弟,从来就是家族的宝,一出家族就自力更生,往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凝聚一城财富,经商纵横大运国,打通海运,扩展商业版图横穿整个世界,更是家族一步步强盛的开始,他是万众瞩目的对象,所有人崇拜的偶像,更是家族小辈的楷模。

  现在,他的商会眼看就要被自己接手,正要看着余庆在绝望中死去,然后夺走他所有的光芒。结果……在这一个过程中,他失去了原有的乐趣,那就是这个耀眼的明日之星的绝望和痛苦……

  “是么?”余庆瞥了眼自己这个哥哥,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心中的怒意,再度升起,自己曾经对这个哥哥何其信任,就连商会武装部队‘青云卫’都交给他负责;现在,他却是背叛自己的人之一,真是可笑,仗着亲人的信任谋害自己,还兴高采烈真是自古少有。

  “死不死我不知道,不过,我觉得你现在要死了。”余庆向来是一个果决的人,敢作敢为,这些人都想要自己的命了,束手等死不是他的个性,更何况,死也要换几个人不是么?这个哥哥,真以为自己荣华富贵措手可得?真是可笑。

  他不过是家族和皇室的傀儡,根本就没有真正控制八大商会的权力。

  “我死?可……笑……”

  余尚话没说完,就见一把剑插在自己的胸膛上,一把红色的匕首,上面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这是……你……”余尚指着自己的弟弟,他没想到,突然会有人袭击自己,就在这堂堂大运皇宫当中……而且袭击的人,是连日来,连反抗都不敢的弟弟,自从抓住他妹妹,余庆就跟被捏住七寸的蛇一样,现在……他敢杀人了?杀的还是自己?

  余尚傻眼了,捂着自己的胸膛,眼中充满震惊和不敢置信。

  “有刺客,保护陛下!”

  一声高呼,在皇宫中炸起,声音来源于余庆。

  同时,他高呼的瞬间,一个人影来到他的身边。

  来人正是疾风剑豪亚索,他持着剑,面色冷漠,一条宽松的裤子上,是健壮的腹肌,没有上衣,只有脖子上围着的一块布条,和肩膀上犹如翅膀的一个单独的护肩,他站在余庆身边,微微弯腰,道:“吾虽浪迹天涯,却未忘记主上恩情。此次听闻主上有难,千里归来,愿与疾风前行,为吾主扫清障碍。”

  “你的实力怎么样……”

  余庆第一个问题,第一句话,问出了最关心的事。

  “一路走来,吾感悟剑道真谛,所谓长路漫漫,惟剑做伴,早已突破四阶层次。”

  四阶?也就是……灵王?

  在这个世界,有很多修士,能称王的却很少。

  其中修炼的天道之士,分为灵徒、灵士、灵师、灵王!也就是说,现在的亚索,几乎已经是凡俗巅峰,这是他第一个英雄,也是随机英雄,没想如此的强大!

  但……

  一个灵王,真的能带他逃出皇宫么?据他所知,整个皇宫,王级强者不在少数。

  “亚索!我给你一个任务,你敢去么……”

  “主之所愿,吾剑必往。”

第3章 帝师义女
我携带联盟仓库全文阅读作者:绝处逢生02加入书架

  余庆给亚索的任务,就是刺杀皇帝!

  不管成功与否,都能制造混乱。

  只有场面变得混乱,他才会有机会逃走。

  疾风剑豪没有拒绝,扭头就走了,一人一剑,在周围全是护卫的皇宫中,孤独的走向太和殿。

  还记得亚索冲进人群中,最后喊出来的一句话“死亡如风,常伴吾身。”。

  确实,皇宫如他所愿,乱了。

  相比余庆的死,皇帝老儿显然更在意自己的性命,突如其来的袭击,还是一名灵王级别的强者。

  整个皇宫陷入动~乱,周围的喊杀声响彻天地,铺天盖地的箭羽射向亚索。

  只见他长剑一甩,一道遮天蔽日的风墙,挡住所有的箭羽。

  最后看了眼亚索,余庆脱下自己的衣物,给自己换上身旁哥哥的官服,跟着人群,向外面冲去。

  外面等待暗杀的侍卫一愣,听闻有人暗杀皇帝,连忙冲入皇宫救驾。

  似乎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忘记自己要杀的人,也忘记了自己的使命,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余庆再怎么影响力巨大,都不如皇帝一个人的身家性命重要。

  然而,所有人都忘记自己的使命,却有一个人没有忘记。

  “余庆!”

  一个女子!

  洁白如白莲花的纱裙,手持一把宝剑,冷冷的看着他。

  “古琴儿……”余庆沉默了。

  或许这辈子,他最不想面对的,就是这个女人。

  一次偶然,他被人设局,和这个女人有过一夜春宵。看破这些小人的手段后,他拒绝与这个女人成亲,导致的结果,就是和帝师交恶,哪怕这件事和帝师没有关系。

  帝师乃是文人之首,掌管天下文官,其权利恐怖学生遍于朝野,倘若这不是一个实力至上的世界,恐怕就此一个帝师就能权倾朝野了。

  可惜,在这个世界,文人的地位,没有想象中的高。

  古琴儿……帝师之义女,曾被封为古琴公主,一手古琴和剑术出神入化,实力跨足灵师巅峰,放眼整个大运国的俊杰她都是其中的翘楚。却被一个曾经卑微的职业商人拒绝婚礼……

  “你知道,走不过我这一关,你那里都去不了。哪怕现在皇宫陷入混乱,但你还是必死无疑。”古琴儿冷冷的看着他,这个曾经疯狂占有她的男人,曾经对他视而不见,冷漠无情的男人,他的命却握在自己手中。

  没来由的,她的心中升起一丝自得,就算这个人再怎么旷古奇才,终究走的不是正道。

  在这个实力至上的世界,文人的地位都很是低微,更何况商人这种唯利是图的小人?哪怕因为余庆创立八大商会,商人的地位不同了,但依然无法和修士相比。

  望着眼前这个女人,内心极度挣扎的余庆,眼中复杂的情绪飞速闪过,这种危机关头,一旦亚索刺杀失败被抓,他十有八~九会第一时间被实施抓捕。而他只是一个商人,甚至修炼都不会,怎么和一个灵师的高手抗衡,他就连古琴儿身后的普通卫兵都打不过。

  “帝师之义女……”

  余庆抬起头,看向站在皇宫围墙上的帝师,白发苍苍的老人,带着鞠楼温和的笑容,向他挥了挥手。

  “古山远叫你来的?”余庆终于说话了,目光也从城墙上的老人身上移开。古琴儿洁净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又被你猜中了,每次我要做的事情,你总是一清二楚,就像天香楼上……”

  “古儿,你可不能手软,这家伙就是个负心人,更何况,这场争斗牵扯太大,你们古家已经置身其中,稍有不慎就会陷入灭亡。”旁边走上来一个青年,看着古琴儿,眼中闪过一丝占有欲,但又显得有些厌烦,最终目光落在余庆身上,变得恶毒起来,他阴测测的笑道:“余庆,这次,你怎么都逃不掉了。”

  林萧……古琴儿的追求者,当初最为疯狂的一个,最后因为古琴儿的献身,导致他彻底崩溃,经过数个月才恢复过来,是古山远的得意门生之一。

  “余家给你们多大的利益!”余庆只是淡淡的问道。

  “利益?你的死,是皇命,你可知,这偌大的京都,多少人要你的命?可笑,你现在还谈利益,不过呢,倘若你跪在我面前,恳求我放过你,向狗一样摇尾乞怜,说不定,我会留你一具全尸。”林萧已经挡在所有人的身前,得意的看着余庆,在他看来,今天的余庆,已经是瓮中之鳖。

  “弱智!”余庆看都不看林萧,而是看向古琴儿继续问道:“说吧,余家给你们什么?”

  “怎么?真想利诱我们?告诉你,我义父说了,今天除了你的命,我们什么都不要。”古琴儿虽然有些反感林萧,但两人是一条战线上的,因此她也冷漠眯起一双秋水般的眸子,持着剑,一步步走上来,剑上冷光如寒霜,在剑气的渲染下,绽放出乳白色的光芒。

  余庆:“除了我的命?什么都不要?我还真不相信。”

  “不信?”林萧嘴角勾起一抹阴冷,一个健步冲上来,揪住余庆的衣领,眯着眼道:“不由得你不信,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你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知道么,我老早就想把你杀了。”

  “我知道。”余庆没有多说,只是扭头,看向城墙上的老人,轻轻的说道:“以前你找我办的事情,我现在答应你觉得晚么?”

  老者微微皱眉,似乎没听懂,似乎又没懂,只是摸着下巴白花花的胡子,深深的凝视着余庆。最终,眸子闪过一抹挣扎,许久没有吭声。

  “不心动么?”余庆眼中闪过惊人的寒意,看来,余家为夺得八大商会,许下极其恐怖的利益给这位文人帝师。眼见古琴儿渐渐逼近,手中的银白色长剑已经凝聚出剑气漩涡,恐怖的杀机和压力铺面,余庆一咬牙:“以我的名义,我答应你书院起北地,让你师名传遍天下。”

  其实,余庆说的,是当初和帝师谈论的一个目标,还有帝师要求他帮忙,他却没有答应的事情。

  这些事情,牵动着整个古家一系偌大的利益,比如通商股岭,文通海外。当初说的就是帝师‘古山远’想要暗地接下股岭国八条经商路线,贩卖私盐,精铁,乃至一些昂贵的稀有物品。

  而院起北地,师传天下,是当初余庆吹牛,说随手就能让文人地位凌驾于修士之上,还要把书院开满整个世界,让人人有书念,人人有饭吃。当然,这只是当初吹得一个牛皮,当初他吹得牛皮很多,甚至有的他已经不记得了。

  古山远也明白,余庆当初只是随便说说,这次余庆却直接答应,书院起于北地,将来要传遍天下。

  这对这位老人来说,无疑是致命的诱~惑。

  古山远人生格言向来就是将文人一脉发扬光大,重归千年前的繁荣,让读书人重新出头,成就‘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弘高伟愿。可惜,他努力大半生,也只是将文人的地位提高一星半点,毕竟人力有时尽。

  但……

  穷尽一生没有完成的伟愿,却在余庆身上看到希望,只因为这个少年,一路带着商户走向世界权力的上游,让人明白任何的一切,只要做到极致,都能成就超凡的力量。

  “答应?还是不答应?余庆这是要把老夫拉上船啊……这船,恐怕一旦上去,就会万劫不复……”

  古山远站在墙头,风吹过他枯朽的脸,那双浑浊的眸子中,却有着永不消散的光芒。

  “人老了,做什么事,都畏手畏脚。”古山远沉沉的叹了口气,看向余庆,挥了挥手,示意他走,算是放过他这一次,但并没有其他的表示。

  余庆皱眉,有些猜不透古山远怎么想,他的本意,是想让古山远帮他逃出城去,只要远离京都,他就能龙入大海,畅游无阻。

  可惜,古山远似乎只是想结个善缘,并不想踏上他这艘贼船。

第4章 小兵这么恐怖的么?
我携带联盟仓库全文阅读作者:绝处逢生02加入书架

  古山远不愿意上他的贼船,却愿意放他一马,这本身就很不符合利益。

  难道仅仅是为他的一个伟愿?

  他已经穷尽一生,文人的地位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但余庆却用十年多的时间,让商人从最先的卑微,一路踏上与文人地位持平。

  也在他的一手操纵下,商人的恐怖力量,首次展现在世人的眼前。

  大家发现,原来……商人也不一定是唯利是图,他们也可以变得伟大,带领人民走向繁荣昌盛。

  毕竟……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很难离开“商”这个字。

  “谢谢!”对于古山远的善意,余庆淡然的接受了,甚至没有露出一丝其他的情绪。古山远眯着眼,只是抚着白须不说话,在余庆饮下毒酒未死,整个人犹如脱胎换骨的蜕变后,他就感觉,这次针对余庆和八大商会的计划,很有可能出现变故。

  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直到刺客出现袭击陛下,他知道……恐怕余庆要展露自己的手段了。

  虽然……这位少年,从未向世人亮出自己的獠牙。

  古山远从不相信,一个能从底层一步步爬上来的人,会没有自己的手段。

  站在他这个高度,早已决定他看人的眼光,倘若一个人能改变一个时代,他还没有能力保护自己,那这个要么是运气太好傻子,要么就是孤注一掷的疯子。

  一个富甲天下,凭着一个人开创商业盛世的人,会是傻子或疯子么?显然不是,起码在古山远看来不是。他已经能想象,一旦他出手阻拦,余庆逃离后,会给整个古家带来怎样的麻烦,甚至余庆会把目标对准整个文人体系?在这个文人地位本来就不高的时代,再画上重重的一笔?这是古山远无法承受的,也是他经营一生的体系无法承受的。

  现在的文人或者商人,太脆弱了,就好似一块完好的豆腐,一触即破。

  在这个修炼盛世,修士纵横的天地里,只有修炼才是恒古不变的话题。

  一个强大的修士,就能镇压一方暴动,那么,还要文人作甚?一个修士就能抵过千军万马,要士兵作甚?只需要一支修士军团,就能横扫天下,那么,文人和所谓的将军,就成了附属品。也变相的压低着文人和武将的地位,更何况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

  因此,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剩下的,只有舍命求长生的不朽天道。

  “放他走……”

  城墙上的老人,漠然的对着旁边的侍卫说道,侍卫点头,快步走下城墙,来到古琴儿身边,轻声说了几句,古琴儿变色微微一变,终究缓缓吐出一口兰香,对余庆道:“我爷爷说,你要走,可以,但是,一旦你去到北地,不管你将来有怎样的成就,你都要回来娶我。”

  “娶你?”余庆皱眉,这位帝师不是不愿意上他的贼船么?怎么??徐庆抬头看向古山远,就见这位老人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挥挥手,示意他离开。

  其实古山远并没有说过要余庆娶古琴儿,这个条件,是古琴儿自己加上去的。一个失去贞洁的女人,想要嫁人已经几乎不可能,就算嫁了,夫家也不会给她好脸色看,因此,她这辈子算是毁在余庆手中了。

  眼见余庆面不改色,似乎没有答应的意思,古琴儿有些怒了:“我古琴儿号称琴剑一绝,不管去哪里,都是天之骄子,难道就配不上你区区一个商人么?”

  “不……我只是不喜欢你的脾气。”余庆僵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答应,而周围皇宫刺杀渐渐平息,侍卫开始整顿,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不喜欢我的脾气?仅此而已?”古琴儿愣住了,有些傻傻的看着他,难道先前他拒绝婚约,就是因为她的脾气?确实,自己有些大小姐脾气,平日给人孤冷的感觉,看谁都低人一等,但怎么说她也是帝师之女,更是皇帝封的公主,有点傲气很正常,放眼整个京都,恐怕没人会在意她这点小毛病吧?

  古琴儿:“仅仅是……因为我的脾气……”

  “嗯。”

  余庆点头,算是答应了。

  可惜,时间不等人,想必是亚索已经伏诛,周围的士兵和修士,在国士将军‘宋天楠’的指挥下,将整个皇宫彻底封锁,现在就算余庆想走,恐怕也来不及了。

  余庆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难看,看着渐渐多起来的侍卫,他知道,他恐怕这次真的很难走出去了。

  亚索为他制造的骚动,也被彻底平息。

  正当他绝望之际,系统的声音再度响起。

  “叮……小兵已经抵达战场,请宿主尽快调动。”

  顷刻间,一个虚拟的指挥操作系统出现在眼前,屏幕中,出现一支队伍。

  带头的,是一个巨大的钢铁巨兽,两只长长犹如马蹄的黑铁巨腿,一只手持着坚不可摧的盾牌,一只手持着巨大的红色水晶宝剑,两个金属吊带拖着胸前偌大的铁牌,强有力的身躯上,是一个穿着红色长袍的男人,操纵着恐怖的钢铁巨兽。

  乍一看,余庆就傻眼了,这是啥?被打爆高地水晶后,就会出现的超级兵?卧槽,这也太牛叉了。

  超级兵的身后,是一个直径半米的巨大炮筒,而炮筒的后面,是一个钢铁车身,上面操纵的,也是一个红色衣服的小兵。

  这是大炮兵……

  除去带头的两人,旁边还列队六人,三个持着盾牌、长剑、红色斗篷的将士,三个拿着红色宝石法杖,斗篷遮住脸的法师。我去,这真的是一队小兵么?方才系统提示他,亚索将带着小兵三分钟后抵达战场,他还以为是很弱鸡的那种小兵,没曾想,就连小兵都这么恐怖的么?

  “此次奖励的都是领悟所有技能的英雄,以及高效率的三阶小兵,宿主想要更全面了解系统的功能,首先需要获得属于自己的领地。”

  三阶小兵?

  他有点无法理解系统的等级观念了,只能是先逃离京都,再慢慢的弄清楚,这个系统到是怎么回事。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城门被炸开了。

  一个黑沉的炮口,对着里面的人儿。

  其中超级兵首当其冲,挥舞着钢铁的臂膀,还有巨大的盾牌。

  但凡挡在身前的人类,无不被碾压成肉酱。

  这种血腥的场面,让余庆倒吸一口凉气,这么恐怖的么?这哪里是超级兵?这简直就是一个恐怖的怪物?恐怕就是灵师都难以抵挡这巨兽的脚步。还有大炮兵,卧槽,一炮一个小楼,修士都挡不住你好么。

  旁边的六个小兵还好说,实力虽然不错,但只是灵士级别,无法和大炮兵和超级兵相比,但这已经相当可怕了。

  要知道,就算是大运国内供奉的修士,也不过百人。

  他这些恐怖的小兵,如果能多组建个十几支,绝对能横扫这片国土了。

第5章 匹夫无罪
我携带联盟仓库全文阅读作者:绝处逢生02加入书架

  偌大的超级兵伸出自己的手臂,放在余庆身前,余庆顺着手臂爬上超级兵的肩膀。

  随后超级兵在他的命令下,扭头就跑,大炮兵带着六个小兵断后,毕竟周围的敌人太多,没有人堵住缺口,就算超级兵再怎么强横,也双拳难敌四手。

  站在皇宫阶梯最顶端的宋天楠看着突如其来的袭击,以及前所未见的怪物和救援,目光有些发沉了。他是这次迫害余庆的罪魁祸首之一,也是手把手执行的人,一旦余庆逃离,可以说,死得最惨的,就是他。因此,他是最不希望余庆离开的人。

  “余庆,你要是走了,你妹妹恐怕命不久矣。”宋天楠对着准备远走高飞的余庆喊道。

  不大的声音,却响彻整个皇宫,已经踏出破烂围墙的余庆终于停下,他缓缓的回头,看向威胁他的宋天楠。作为设计他的罪魁祸首,余庆对宋天楠的恨意不可谓不高。

  妹妹么……

  余庆有些迟疑,他现在回去,肯定必死无疑,倘若不回去,他不敢打包票自己的妹妹会怎样。以宋天楠这种心狠手辣的性格,极有可能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

  在这个世界上,余庆只有妹妹这一个亲人,她几乎是自己的感情寄托。余庆在乎的,也只有自己妹妹,其他余家人的死活,他并不在意。但现在,自己的命脉就被别人握在手中,让他束手束脚。

  这种感觉,让人真的很窝囊。

  咬牙思索良久,余庆终于下定决心,不离开就是死,他妹妹会不会被人放过,还尤未可知,这样的结局,不是他想要的。人走在死亡边缘的时候,就容易走极端,余庆不是不懂的变通的人。

  他扭过头,看向宋天楠,用冰冷的声音道:“倘若我妹妹有个三长两短,我余庆在此立誓,愿以八大商会所有的资金,动用天下杀手,也要葬送你宋家老小,老幼不分鸡犬不留!”

  声音洪亮,掷地有声。

  以余庆对自家妹妹的在乎程度,没有人怀疑他说的是假话。

  若是之前宋天楠有铤而走险的想法,但现在,面对余庆的警告,他不可能不在意。就算他不怕死,但他的家人呢?宋家几百口人,都为他的一己之私而断送?

  整个皇宫都是一静,或许,一个必死的余庆并不可怕,但一个已经几乎逃出皇宫的余庆,却是一个恐怖的存在。就如他说的,财帛动人心,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以余庆的财力,要杀一点人太容易了。

  “我……”宋天楠本想强硬回击,但话到口边,他硬是说不出下一个字。就算他是修士,但钱能办到的事情,太多了。多到许多亡命之徒都甘愿冒险,一个轻易能断送一个国家命脉的商人,其恐怖的金钱攻势,不是谁都能招架的。

  至少宋天楠不行,宋家三百余口人也不行。

  余庆冷冷一笑,不在理会面色青红的宋天楠,骑在超级兵的身上,缓慢的走出皇宫。

  外面的街道上,布满行人,这些人看似普通,但身手矫捷,目光有神,一看就是练武之人。

  除去修士,这些武者,无疑就是凡尘的顶尖势力,而潜藏在皇宫外的,更加是这一辈的高手,如果一拥而上,哪怕是身下的超级兵拥有钢铁的身躯,也扛不住飞射的劲道。

  这个世界上,武者和修士是对等的,修士分为徒、士、师、王。

  武者也有四个划分,武徒,武士,武师,武王。

  两者的区别就是,修士可求长生,法术威力巨大。

  武者就不行,常年习武累积暗疾,最终许多人会英年早逝,而且习武无法飞行,王级的修士,却能不凭借外力畅游九霄,因此,习武的人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修士需要大量的丹药辅助,没有底蕴是支撑不住巨大的消耗。

  看似繁闹的街上,却几乎没有贫民。

  这些人百分之九十都是武者,冷冷的注视着出来的少年。

  只待饲养他们的家族一开口,就会一拥而上,将这个少年撕成碎片。

  余庆缓缓的走出来,环视这些武者身后的世家子弟。

  这些子弟丝毫不惧,露出阴冷毒辣的笑容。

  宋天楠怕了,不代表他们也怕了,正直青春年少,这些世家子弟接受家族的命令,前来绞杀余庆,这些关乎家族存亡的大事,能接手出来办事的,都是家族中的精英,这些人自小受尽尊宠,有些目中无人,在他们看来,区区一个卑贱商人,有何可怕的?

  “拦住他!”

  不知谁一声高呼,周围的武者,齐齐围过来了。

  “终究,还是走不掉了,哪怕惊才艳艳,是经商的奇才。”

  皇宫中,一直注意外面情况的臣子,忍不住开始议论。

  说真的,其实很大一部分人,还是佩服余庆的。

  一介少年,凭着自己的能力,一步步走向权力的漩涡中心,凭借的还是商人这个低贱的身份。却赢得无数人的敬畏和崇拜,这其中,经历多少辛酸尤未可知,更何况是把商人这种贱业提高到一个不一样的位置。

  这种能力,是在场的人所没有的,哪怕是整个大运国,恐怕也找不出一个这样的人。

  “如果……他走的是文官的路子……那该多好?”古山远忍不住叹息,文人帝师,倾尽一生,都无法提高文人的地位,如果余庆是文人,或许,他有办法带着文人,走向一个弘高的位置也说不定……

  林萧:“废物就是废物,哪怕老师愿意放他一马,但这天下人,依旧不会放过他。贩卖商品,抽取利润,这种不劳而获的人,简直就是百姓的公敌。”

  林萧这段话,没人反驳,因为这个世界的人,思想就是这样。

  在世人眼中,商人就是倒买倒卖,赚取利润,剥削百姓,不劳而获,这样的人,就是国家的蛀虫,社会的败类。

  京都各大世家的人手都到齐了,整个皇宫外,黑压压的都是人头,可谓人山人海……几乎整个京都的世家,都希望他死,随后瓜分八大商会所带来的利益。

  “余庆,今日你是走不出去的,这里都是我们的人,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皇命难为你莫要怪我们狠绝。”

  一个英俊的男子走出来,披着余家的蓝色服装,这是余家特有的。

  余庆认得此人,这是余家修炼奇才之一‘余东’,一身修为达到灵士巅峰,只差一步就踏入灵师层次。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余庆虽然并未犯错,但错就错在你敛尽天下之财。”

  又一个人走出来,这次说话的,同样是京都大族。

  “当初你刚到京都的时候,答应各大家族的条件,恐怕现今也不会有如此下场。”

  “一介商人,蛮横无忌,今日你的死,就是为民除害。”

  一个个人走出来,冷漠的看着余庆,这些人啊……当初为一些微薄的利益,哭着喊着求他帮忙,如今……却如此的气势凌人,虎落平阳遭犬欺,他的风光一去不复返,现在的他俨然成为过街老鼠。

第6章 财帛动人心。
我携带联盟仓库全文阅读作者:绝处逢生02加入书架

  喧嚣的叫骂响彻街头,狂风裹挟着一众烈日下武者的汗臭,扑面而来,带着湿热的感觉。

  余庆皱眉揉了揉鼻子,这里的空气,让他有些呼吸困难。

  用一只手挡住眼前炽热的太阳,他看向一名已经汗流浃背的武者,淡然的问道:“你是谁家的武者?”

  “哼!这是我林家的人,难道你还以为你能走出去,找我林家报仇?我告诉你,我林家随时奉陪?”林家主事人走出来,面色冷傲。余庆摇了摇头,没有理会林家人,而是自顾自的喃喃:“一个普通的世家武者,每月的卖命钱,想必也就十银左右,十银,嗯,我算算,我八大商会贯彻整个大陆,每日入账钱财不计其数,我不说远的,就说京都,光是附近这条街,每日就有万金入库,整个京都数百条大街,不算其他小道,我就有百万金入我口袋,这还仅仅是京都。”

  “你一月十银,一年也就一百二十银,换成金币,就是一金二,你要用一万年,才能换取我这条街一天的收入,要用一百万年,才能换取我整个京都一天的收入。你可知,我八大商会扫地的工人,每月月供都有一金?你就是拿着这点钱为林家卖命?”

  余庆的话说完,被他问话的武者浑身一震。身为世家武者,他们不但要看家护院,还要防止刺客,每月需跟随其他世家的武者,前往大漠捕杀妖兽,可谓是危险重重,一个月也就十来银的收入,现在一想居然不如八大商会一个扫地的?

  这种落差,着实让人难以接受。

  “你知道,八大商会守门的普通武者,月俸是多少?”

  “我……”被问的武者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每月十金,是你十年的收入。”

  在场的所有武者,倒吸一口凉气,他们出生入死,就是为一点钱养家糊口,虽然偶然猎杀妖兽后,世家人会给他们多加一些月薪,但是和八大商会的人一比,简直就弱爆了,弱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这一刹那,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拼命的换一点‘小钱’了。

  其实,他们的薪资不算低了,在整个大运国,普通人一个银币足够月余的粮食,十银币足够一个普通人家一年的花销。

  但对富可敌国的八大商会来说,这些钱就算掉在地上都不值得余庆看一眼。

  “好了,告诉我,今天如果你杀了我,你会得到什么?”余庆指着身前的武者,冷冷的问道。这个武者一震,颤声道:“一……一千金……”

  “一千金?我余庆的命,就值这一千金?”

  余庆笑了,扬天长笑,笑得有些癫狂。

  一众世家子弟,似乎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但到底怎么个不对劲法,他们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有些心神不宁,不知道余庆要玩什么花样。一些比较果断的,甚至已经招呼着自家武者上前,随时准备动手。

  余庆看着逼近的武者,面色微微一变,有些凝重了,说话的语气开始加快:“区区一千金,你敢来冒死,我给你一万金,谁敢上前,你给我杀谁!”

  一万金!

  何其恐怖?就算他一辈子不干活,这一万金都够他挥霍好几生。

  但这个武者没有吭声,只是紧咬着牙关,内心正在激烈的争斗。

  如果帮余庆,这里这么多人,他必死无疑,有钱赚,也要有命花,若是命都没了,还要钱来有什么用?

  “你是不是怕死?不敢?”余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环视周围的武者一眼:“如果我给你们每人许下一万金呢?以我余庆,八大商会的名声做担保,只要从此刻起,你们为我所用,事后我付给你们每人一万金币!!!”

  一个武者不敢帮他,那是因为帮则必死,那么,所有的武者都帮他,还会有危险么?显然,危险肯定没有了,甚至安全的一塌糊涂。在场的武者加起来,就算现在杀入皇宫,宫中的侍卫也要死伤惨重。

  话音落下,世家子弟们都惊了,心态不好的,已经面色惨白。

  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会心神不宁了。

  每人一万金,如果是别人说出这种话,大家肯定会当此人是傻子。但八大商会的主人,余庆说出来的话呢?没有人会担心余庆拿不出这笔钱,也没有人担心余庆会不给钱,八大商会向来以诚信示人,从不失信于人,更何况他们这么多武者,除非余庆不要命了,否则没人会答应。

  “杀了他!他这是妖言惑众,你们千万不要相信。”

  有人急了,连忙招呼自家武者。

  “对……这是商人,唯利是图,卑鄙无耻,怎么会给你们每人一万金?肯定是骗人的。”

  “商人不可信,一旦他离开,定会食言而肥,大家勿要自误。”

  声浪一波接着一波,他们接连指挥武者上前袭杀余庆,但武者们都没有动。

  只是冷冷的看着自家的主人,目光中的冰寒不言而喻。

  万金!

  足以让所有的武者愿意拿出生命去赌一把,更何况,现在的情况所有的武者都叛变了,根本不需要用生命去赌。

  在场的武者,近千人,默默的向余庆靠拢,紧握着兵器,死死的盯着诸位世家的子弟。

  本来形成包围的人群,变成一副誓死突围的模样。

  而要突围的对象,只剩下零散的几十个世家子弟,目光错愕的站在原地。

  皇宫中,百官齐聚,死死的盯着宫外的场景。

  满是不敢相信和惊叹,这样就叛变了?简单的几句话,包围的千余人,就成了余庆的保镖,而且是那种誓死都要将其带出去的死士。一万金,确实令人震撼,一些小世家,想要拿出一万金都要筹集,只要拿到这笔钱,这些武者一夜间就能成为人上人。

  相信是人,只要是穷人,都愿意拿出自己的命,去博这个一生的富贵。

  一些躲在远处的百姓,就更别提了,满脸的羡慕嫉妒。

  一万金啊,就算他们几十辈子,都赚不到。

  “余大老板……我……我也愿意保护你,我只要一金。”

  一个贼眉鼠眼的地痞冲出来,从怀中掏出匕首,一副我愿意拼命的表情。

  “好!我给你十金!”

  余庆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计划成功了,财帛动人心,动的可不只是这些世家的心。

  “我我我……我也愿意。”

  越来越多的人从街边涌出,一些已经贫穷半辈子的人,早已不顾一切。

  “只要我能离开这京都,每人十金,一个都不会少给你们。”

  余庆举臂高呼,周围街道,拥挤的人流,顿时发出震天的咆哮……

  就仿佛叛乱起义,举臂高呼,万众响应……

  何其的恐怖,这场堪称史无前例的叛乱,居然是在皇宫的门口爆发的,而且没有人敢出来阻止。

  现在已经不是余庆胆寒了,而是宫内的众人胆寒。

  此次暗害余庆的计划,本来天衣无缝,眼看就要实现了。

  皇宫却遭遇刺杀,皇帝没事了,却让余庆找到机会。

  现在余庆许下万金承诺,武者叛变,贫民四方呼应,倘若直接打入皇宫,能不能守住还两说。

  虽然宫中也有侍卫,但不多,真正的兵马,都在城外的兵营中。

  就算调动,也要一点时间,但真要打进来,他们根本没有时间调动军队。

  哪怕眼前是乌合之众,随便调动一个营都能镇压骚乱,但问题是,此刻他们真的无法调动,将士也不可能瞬间到达。

  这就很尴尬了。

  皇宫挡不住,士兵在城外,一股弱小的骚动,却让人束手无策。

  而如果先前百官是震惊,那么,此刻就是拜服了。

  不愧是千古经商奇才,一个必死的局势,都能给他玩活了。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绝处逢生02所写的《我携带联盟仓库》为转载作品,我携带联盟仓库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携带联盟仓库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携带联盟仓库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携带联盟仓库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携带联盟仓库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携带联盟仓库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