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最新章节 > 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 连载中
分享我做灵异主播的…

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全文阅读

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作者:北望不老松

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简介:一次诡异的灵异直播,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斗水怪,战古尸,寻圣迹,
  盛唐往事,印度部落,中古遗迹,
  环球冒险之旅,
  华夏文明,苏美尔文明,波斯文明,
  终极却是尼比鲁文明……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最新章节第55章 阴灵
第2章 红衣女人
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全文阅读作者:北望不老松加入书架

  袁小野一边走着,一边和直播间里粉丝们要着礼物:“老铁们,礼物刷起来啊!别让公屏瘫痪,大家多多支持主播,我们才有劲头给大家带来最好的直播效果!”

  忽然,一个粉丝刷了十个特效礼物,袁小野瞬间热血沸腾,搬过刘通灵拿着手机的胳膊,吐沫星子乱喷地对着手机屏幕吼道:“感谢大哥送来的十个特效礼物!祝大哥,吃不愁穿不愁,不住平房住高楼!谢谢大哥!”

  粉丝们纷纷在直播间打字,调侃袁小野的声音像驴叫,说着说着粉丝们又分成了两派,为这声音是公驴发出的还是母驴发出的吵了起来。

  刘通灵则掏出一张面巾纸,冲着手机屏幕呵了口气,忙不迭地擦拭起来,边擦边说:“慈悲慈悲,你这个喷子,你小子快把喷壶闭上……”

  刘通灵还没说完,突然眼前一亮,好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向着不远处相连的两座新坟跑去,双脚还“吧唧吧唧”带起了泥水。

  袁小野也紧跟在后面,跑到坟跟前的时候,通灵突然站住不跑了,袁小野差点撞到他身上。

  通灵举起手机将直播镜头照着面前的两座坟,展示给直播间的人,兴奋地说:“慈悲慈悲,老铁们,你们看,这是一对已经举行过冥婚的半边坟,这种坟因为风水不好,坟周围寸草不生,所以没有男女合葬,只能各占半边,他们的家人这样葬他们,绝对是请高人看过。”

  通灵一边说着话,一边把手机递给袁小野,从斜背在身上的道士包里,掏出一把香和一道黄符:“现在我就用茅山术将这对坟里的阴灵招出来给大家看看。”

  袁小野听刘通灵要招魂,吓得一哆嗦,身上直冒凉气,但还是对着屏幕声嘶力竭的吼:“老铁们的礼物飘一飘!通灵要给大家玩真的了,货真价实的茅山道术,这次直播大家真是来着了!礼物飘一飘啊!都别跟狗似的光顾看热闹,说你呢,瞅啥瞅?感谢老铁……”

  刘通灵伸出食指放在唇边,示意袁小野小点声,然后他在两个配冥婚的坟头前面点上了三支香,烧了一道黄符,又拜了三拜。

  在他烧完黄符后,过了片刻,只见围着这两个坟头平地起了一道白色雾气,这道雾气迅速弥漫开来,如果不是两人离得近,肯定看不清对方的位置。

  “鬼雾!”刘通灵见到雾气,不由惊声叫了起来。

  “龟舞?乌龟也会跳舞?”袁小野一头雾水。

  刘通灵也顾不上和他解释,拉起袁小野就跑,说来也怪,他们跑到哪里,雾气就跟到哪里,他们根本跑不出这团雾气,两人在雾中迷失了方向。

  刘通灵慌忙从道士包中掏出一个罗盘,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托着罗盘,满头大汗的寻找着方位,罗盘上面最中心的天池,也就是指南针飞快的乱转,和海底线完全不能重合,说明这里的磁场的确存在异常!

  忽然袁小野感觉在左手腕上戴的那条金手链上面的金火焰吊坠似乎有些轻微的颤动,他用右手的下意识地摸了下吊坠,却停止了颤动,他心想大概这是自己的幻觉。

  这个火焰形象的吊坠是袁小野在收拾乡下老屋时找到的,当时火焰吊坠放在一个破盒子的里,上面盖满了旧棉花和破布条,也不知道是从哪朝哪代的祖宗传下来的,造型非常生动,工艺也很独特,在它的表面有一层气泡,下面做成拉丝的样子,由中心向四周成发散状,越是中间越红,最中心的地方真的像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焰,最外圈还刻着几个奇怪的符号,袁小野一开始给配了一条红绳,又觉得有点掉价,便咬了咬牙,买了一条极细的沙金手链,配上了这个火焰的吊坠。

  这时候,袁小野跟在刘通灵后面走,心中也有点后悔今天跟他出来探险,呼吸也跟着变得急促起来,刘通灵在前面觉察到的袁小野的异样,扭过胖脸来,揪了揪下巴上的胡须,对袁小野说:“慈悲慈悲,小野,没事,你记住稳住心神就行!”

  直播间的网友们也炸开了锅,有让他们们赶紧走的,还有支招让他们把那两个冥婚坟刨了的,还有人让他们土遁的,更有甚者让他们对着天上尿尿的,气得袁小野对着手机说:“哎!我说老铁们,我墙都不扶,就服你们这些整天胡说八道的小黑粉,你们还有没有同情心?天天吃饱了没事干,还不如给我们多刷点礼物!”

  直播间的黑粉看袁小野胆敢进行反击,纷纷叫他闭嘴,说他没啥本事,还像条狗一样整天跟着刘通灵混吃混喝,简直就是个废物。

  袁小野正在跟直播间的人打嘴仗,突然看到在他们前面十多米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红影,心中忍不住一哆嗦,伸手拽了下刘通灵的胳膊,喊道:“哎!哎!胖子,你看前边是啥?”

  刘通灵正在低头看罗盘,冷不丁被袁小野拉了一下,罗盘好悬没掉地上。

  “小野,你……你……”他抬起头正想嗔怪袁小野,却并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也看到了前面的红影。

  刘通灵喊着袁小野:“慈悲慈悲!快点!小野!咱们追上去看看那是啥。”

  袁小野的喉头蠕动了两下,费劲地咽了口吐沫:“咱们还去……追啊?”

  “必须去啊!咱们得给看直播的老铁们一个交代啊。”

  说完,刘通灵头也不回的追了过去,袁小野心中暗骂一声,真是赚钱不要命了!

  等他们追得近了点,袁小野才看清这个红影竟然是个身穿红色嫁衣的女人,嫁衣就是老式的那种结婚时穿的凤冠霞帔,和唱戏的人穿的差不多,就是脑袋上少了一个凤冠,长长的黑发瀑布般披散下来,直到腰际。

  而这个女人在他们前面走路姿势很怪异,臀部扭动的厉害,虽然看上去走的不是很快,但不管两人脚下怎么发力,总是差两、三米远,却怎么都撵不上她。

  袁小野感觉心脏都缩在了一起,气都透不过来了,在这么个坟地里,黑天半夜的一个穿着老式大红嫁衣的女人出现在这里,不用想就知道他们肯定是遇到鬼了!

第3章 张爷爷
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全文阅读作者:北望不老松加入书架

  刘通灵却不这么想,他沉声对袁小野说:“慈悲慈悲,小野,别怕,她肯定是人!鬼魂是没有实体的,不可能就这样站在咱们咱们面前大摇大摆地走!”

  “这都是谁告诉你的?”

  “我师傅说的,咋了?说的有错吗?”

  “你看看的脚……”袁小野伸手指了指前面红衣女人的裙子下面。

  刘通灵揉了揉眼睛,定睛望过去,这才看到红衣女人嫁衣的裙子下面是空的,也就是说她没有脚,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是飘着走的!

  刘通灵脑子中顿时一片混乱,做直播这么多次了,还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形,人整个懵逼了,但他毕竟在道观修行过,见多识广,比袁小野强多了,连忙稳了稳心神,向着前面的女人背影颤声问道:“慈悲慈悲,你……你到底是谁?”

  那个女人头也没回,竟然带些哭腔的答了一句话:“我是你媳妇啊……”

  女人的声音微弱,却字字清晰的传入了袁小野他们的耳朵里,直播间早就炸开了锅,纷纷说袁小野和刘通灵是两个骗子,找自己老婆来骗关注,骗礼物。

  刘通灵听到了女人的回话,心里反而确认了她是人,不是什么鬼,说不定是什么黑粉来这里扮鬼吓唬人,便镇定了下来。

  刘通灵冷不丁冲着女人大吼一声:“放屁,我连对象都没有,哪来的媳妇?你到底是谁?转过来让我看看!”

  袁小野听刘通灵吼出声,吓了一跳,想阻止时已经晚了。

  那个女人在刘通灵吼完这句话后,果然停了下来,嘴里还发出了“嘤嘤”地抽泣声。

  袁小野和刘通灵见她不走了,也都停下脚步,不敢再逼得太近。

  红衣女人呆了片刻,慢慢地转过身来,袁小野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死死的盯着她的脸,却发现她的脸被长长的头发挡住了,不能看清她的面目。

  刘通灵深吸了一口气,说:“别在这装神弄鬼!把你的头发拨开,我们想看看你的脸。”

  袁小野心里却骂个不停,闲的蛋疼你去看她脸,现在就是白给老子钱,老子都不想看!

  别说那红衣女人还真听刘通灵的话,缓缓的抬起手来,去撩挡在自己脸上的长发,袁小野发现,她的两只手的皮肤白得瘆人,就像白化病人一样。

  当她慢慢撩开挡在脸上的头发后,噩梦般的场景登时出现在两人面前,红衣女人的脸和她的手一样白,眼珠并不是和普通人一样的黑色,而是在上面蒙了一层薄膜,白茫茫的一片,最可怕的就是她张大的嘴里,看不到任何牙齿,连舌头都看不见,就只有一个黑黑的洞,黑得就像要吞噬掉两人的灵魂一样……

  看清红衣女人的模样后,别说是袁小野了,就连刘通灵都被吓得大叫一声:“慈悲慈悲!滚他奶奶的,不玩了!快跑!小野,别愣着了,快跑啊!”

  叫完,他拉着已经被吓傻的袁小野扭头就跑,说来也怪,白色的雾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周围的环境变得清晰起来,刘通灵和袁小野跑得好像两只快要断气的狗,最后终于找到了汽车,两人一脚迈上车一溜烟地开走了。

  袁小野和刘通灵在车上一开始谁都没说话,缓了好半天,袁小野忍不住颤声问道:“胖子,你刚才说的龟舞是啥?还有那个红衣女人到底是人是鬼?”

  刘通灵沉声说:“鬼雾不是你说的啥乌龟跳舞,而是类似于鬼打墙,不过比鬼打墙更加凶险,弄不好会要你的小命,至于那个红衣女,我也说不好,因为我从没见过以那种形式存在的阴灵,现在想起来,记得我师傅曾经和我说过,显真身的阴灵弄不好会是某些灾变发生之前征兆。”

  袁小野听刘通灵这样一说,吓了一跳,问:“会有啥灾变?不会是地震吧?”

  刘通灵摇摇头说:“慈悲慈悲,这我也说不好了,等我回山时,问问我师傅吧。”

  汽车开到袁小野楼下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袁小野下车和刘通灵道别后,独自上楼。

  这个小区都是老式的五层楼房,没有电梯,袁小野家住顶层,袁小野一进楼道里,先咳嗽了一声,出乎他意料的是,楼道里出去时还好好的声控灯现在竟然不亮了!

  楼道里还有一股臭烘烘的味道扑面而来,这股臭味已经好多天了,好像超市库房里面的耗子死了好多天的那种腐臭味道。

  袁小野伸手摸了一下口袋,才发现手电丢在了刘通灵的车上,手机也没电了。

  没办法,袁小野只好摸着黑爬楼梯,当他走到二楼时,下面的楼梯响起了高跟鞋的声音。

  袁小野从楼梯上探出头往下瞧,好奇地想看看这大半夜的是哪个美女回家。

  谁知道下面根本没人,袁小野说回了头,摇摇头,正想继续上楼,下面又“哒哒”响起了几声清脆的高跟声。

  袁小野不禁倒吸了口凉气,身上的汗毛孔几乎瞬间全打开了,眼前浮现起了刚才坟圈子里那个红衣女人的模样。

  想到这里,袁小野吓得也不敢再往下看了,三步并作两步就往楼上冲。

  刚跑到三楼,就在袁小野正要往四楼上跑的时候,冷不丁背后像个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小野……”

  这一声在寂静的楼道里响起来,差点把袁小野的魂吓飞了,往上一窜,竟然一下子跳了五级台阶,但脚下没刹住,身体往前一抢,整个人趴在了楼梯上。

  就在这个时候,楼道里的灯亮了,原来那些声控灯不知怎么回事竟然在这时全都恢复正常了。

  袁小野扭回头往后一看,只见一个下身穿着大裤衩,上身穿着跨栏背心的老头,手里拿着蒲扇,张大嘴站在下面,他身后的房门还打开着。

  袁小野现在被吓得眼睛发花,只觉得老头眼熟,揉揉眼,才看清那个老头是住在二层的张爷爷,今年已经九十七岁了,却耳不聋眼不花,每天都要早起登山,身板倍儿硬朗,绝对是冲着破百去的。

  “张爷爷,您吓我一跳,咋起得这么早?”袁小野定了定心,站起来拍拍身上。

  张爷爷张大的嘴现在才合上,长出了口气说:“我刚起来,正上厕所,听到楼道里有动静,就出来看看,谁知道是你小兔崽子在这装神弄鬼,都要把我的心脏病吓出来了。”

  “别,可别,您的心脏病真让我吓出来,把我后半辈可就交代了,我是有事出去刚回来,没事我就回家睡觉了。”

  说完袁小野就要上楼,张爷爷却叫住他:“外面雨还下的大吗?”

  “不大了,毛毛雨,出去登山正好凉快,您赶紧接着上厕所,我就不耽误您的锻炼了。”

  “好,好,你来一下,我正好没事,咱爷俩唠唠嗑。”张爷爷没等袁小野答应,转身就回了屋。

  袁小野犹豫了一下,心说我这都困得跟个狗似的了,大晚上的那还有心情唠个啥毛嗑?

  但他有不好意思撅张爷爷的面子,连爷爷都曾经叫张爷爷一声叔,自己怎么也得听听他说什么。

  没成想袁小野这一去,却从这个张爷爷那里知道了一个八十年前的秘密……

第4章 80年前的往事
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全文阅读作者:北望不老松加入书架

  袁小野进到张爷爷的家里,张爷爷让他在客厅的沙发坐下,还给他倒了杯水。

  张爷爷家里的布置比较简单,都是一些老式的家具,屋子也没有经过什么装修,但收拾的十分干净,张爷爷的老伴二十年前就病故了,房子就他自己住着,他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退休在家,下面其他的孙女孙子就更多了,却很少来看他,常年里只见到他一个人深居简出。

  张爷爷先开了口:“小野,听说你和一个道士正在做啥广播?”

  袁小野连忙说:“是直播,用手机直播,那个道士是我同学。”

  “我是不懂现在的这些新科技,真是太先进了……这些天的雨我有八十多年没见过了。”张爷爷说着说着,话锋一转,又说到了这几天的暴雨。

  “八十年前也下过这么大的雨吗?”袁小野手中转着杯子,好奇地问。

  “那说起来可就话长喽……”张爷爷便打开了话匣子,扇着蒲扇,将八十年前的那段往事徐徐道来。

  那次大雨还是发生在解放前,张爷爷清楚地记得那一年先是半年的大旱,导致我们这里的母亲河——商兰河基本上已经断流,在多日来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河两岸村庄里的多位乡绅为缓解旱情,请来了和尚和道士设立法坛,做法求雨。

  其中有一个叫程胡子的地主琢磨着求雨讲究的是心诚则灵,于是他抖了个机灵,没有请人做法,而是凑了本村五、六十号六旬以上的老人,头顶着天上毒辣的太阳,跪在岸边求雨,这其中就有张爷爷他爹张老汉。

  这些老人上午来,中午程胡子叫人做好饭送过来给他们吃,下午等日落西山,月兔东升,就让老人们各自回家,天天如此,一直持续了有半个月的时间,可是一点效果也没看到,反倒是把老人们折腾得够呛,叫苦不迭。

  在第十六天,老人们还是早早的出来,在河岸边跪成了一排,就在快到中午的时候,张老汉已经跪的头晕眼花,这些日子天天跪在这里,老人们的体力早就已经透支了,挨到现在已经有几个身体弱的卧床不起,剩下的人估计也都坚持不了几天了。

  尤其是张老汉,虽然跪在那里,心里却并没有向苍天祷告,而是将程胡子全家的男女老少骂了一个遍,因为当时自己三个儿子都在程胡子家里做长工,没少受程胡子家的刁难和欺负,这次程胡子脑袋一热想起这么个馊主意,让全村的老人都跪拜求雨,他咋不让自己的老爹到这里来跪着受罪?

  张老汉心里正骂着,突然从头顶的天空传来了一声石破天惊地巨响,大地都不停地颤抖,接着远处的河道响起了一连串山摇地动的“轰隆”声!

  张老汉被巨响震得耳膜生疼,心中正在惊疑,就见很多人沿着商兰河的上游河岸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发疯似地狂喊:“发水了!上游发大水了!”

  紧跟着就见一股洪水从远处的河床喷涌崩射,裹挟着黄黑色的泥沙,以雷霆万钧之势,滚滚而来……

  洪水没过了岸堤,浪头将那些离岸边比较近,被眼前景象惊得目瞪口呆的人们尽数卷入水中,人头在水面上起起伏伏,密密麻麻的,数都数不过来。

  这时候,张老汉惊诧的看到,在洪水中除了人之外,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多出很多炕席大的王八!

  王八就是鳖,也叫甲鱼,是中国南北江湖常见的一种爬行动物,多栖于池沼、河沟、稻田中,因为肉质鲜美,滋补身体,所以经常成为人们餐桌上的美食,像张老汉就经常在没事的时候带着几个儿子去田间地头“捉王八”,回到家里炖熟打牙祭。

  但现在水里的那些王八可和日常见到的大不一样,这些王八个头竟然都有北方农村冬天烧的土炕那么大,它们浮在水面上,摇头摆尾,将巨嘴张开,争相啃食水里的村民,撕扯着人们的身体,刹那间水中漂浮着无数残肢断臂,鲜血染红了湍急的水面,惨不忍睹!

  张老汉一屁股坐在地上,虽然现在时值乱世,天下刀兵四起,异象迭出,但眼见这样的惨景,张老汉也不禁吓得全身簌簌发抖。

  突然,天上一声惊雷响起,黄豆粒大的雨点夹裹着冰雹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

  商兰河两岸的百姓本来被突如其来的大水和吃人的王八吓得失了神,现在被大雨一浇,这才反应过来,个个抱头鼠窜,张老汉被逃命的人群撞了一个趔趄,缓过了神,赶紧也跟头把式地跑回了家。

  儿子们也听说了商兰河洪水决堤的事,都回到了家,正在着急,张老汉从门外撞了进来,家人这才放下了悬着的心。

  张老汉灌了几口热水,歇了好半天,才惊魂未定的和老伴、儿子们讲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大家听完心里不禁又是难过又是万幸,难过的是今天有很多乡亲被洪水冲走淹死或是被水中的大王八吃掉,万幸的是张老汉本人没事,并且安然无恙的回到了家。

  天黑后,一家人吃过饭后团团围坐在炕上唠到很晚,纷纷叹息在这个乱世不但有人祸,还有天灾,真的是对天下黎民百姓不公。

  也就是从这天开始,外面的大雨就一直没停过,瓢泼大雨下了七天七宿,大水冲毁了全市及外县一百三十四处桥梁,很多家庭流离失所,成为了当地的乃至全国的一大新闻。

  张爷爷说到这里,袁小野对他描述中的一个细节很感兴趣,忍不住问道:“张爷爷,你说的那些天上的巨响是咋回事啊?”

  张爷爷翻着有些浑浊的老眼想了半天,说:“啥巨响?我说过么?”

  袁小野气得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只能耐心的帮助张爷爷回忆:“您刚才说的,您父亲正跪在地上求雨,天上突然发出一声巨响,然后就商兰河上游就发大水了嘛!”

  经袁小野的提醒,张爷爷一拍脑门,说道:“哦!对对对!我想起来了,我在那次发大水事后不久,碰到了一个曾在商兰河岸边做法求雨的老道,据那个老道说,那几天他听到天空总是传来巨响,就猜测是有高人在使用道家的雷法在降伏什么东西,发大水那天的动静最大,大到百里之外的人也能听到,应该是使用雷法的人最后失败了,才造成了商兰河洪水一泻千里。”

  张爷爷的话让袁小野想到,就在最近,整个城市上空不时响起的巨响,难道又是什么高人在用雷法降妖?

第5章 舍骨滩
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全文阅读作者:北望不老松加入书架

  从张爷爷家出来,袁小野实在是已经困得不行了,也没去想为什么张爷爷会把他叫到家去说那样一番话。

  他两腿发沉的回到家里,一头扎到床上,“呼呼”睡了过去。

  第二天他睡到很晚才起床,与其是说自己睡醒的,倒不如说是被楼下的嘈杂声给吵醒的。

  袁小野下了床,揉着眼打开窗户,发现楼下一些人正在搭灵棚,还有忙着准备各种丧葬用品。

  “这是谁没了啊?”袁小野嘴里嘟囔着,到卫生间收拾了一下自己,穿好衣服后下楼看看办丧事这家有啥需要帮忙的地方,毕竟都是多年来住在一个楼口的邻居。

  谁知道等他下了楼,站到灵棚前时,不禁目瞪口呆,原来在灵棚里已经摆上了逝者的遗照,遗照上的不是别人,正是昨晚还拉着自己语重心长唠了半天嗑的张爷爷!

  袁小野呆立了片刻,抬头看了一下天,天上的太阳白花花的刺眼,他又低下头,脑子里一片混乱,没想到这不到半天的工夫,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没了,真是世事无常。

  这时,旁边有两个人在闲聊引起了袁小野的注意,其中一个人说道:“听说张爷爷好像是一个月前突发脑淤血去世的,要不是今天早上女儿来看他,还不知道人已经没了呢!”

  另一个人说:“我说这些日子楼道里咋有一股臭味,原来是老人的尸体都放臭了,这大热天的,据说他女儿开门时,地上到处都是蛆和尸水……呕……”

  说话的人自己都忍不住要吐了,袁小野站在旁边,好像三九天被人从头向下浇了一桶冰水,从头凉到脚底板,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袁小野想到如果张爷爷都死了一个月了,那昨天晚上跟自己唠嗑的是谁?他越来越不敢想下去了。

  突然,《西游记》片头曲《云宫迅音》从他的裤兜里响起,袁小野掏出手机一看,又是刘通灵打来的,他失魂落魄的接通了电话。

  电话对面传来了刘通灵略带沙哑的嗓音:“小野,……今天晚上我去舍骨滩探险直播,你……你和我一起去吧……”

  袁小野听到要去直播,竟然像吃了兴奋剂似的来了精神,刚才的害怕一扫而空,大概这就是职业病的前兆:“没问题!一会你来找我?”

  刘通灵在电话那边迟疑了一下,说:“呃……我有点事,你自己去吧,不过要等我的电话,还有……”

  电话听筒里一阵沉默,袁小野忍不住问道:“还有啥?你今天说话咋支支吾吾的?”

  “我?……我没事!慈悲慈悲,你等我的电话吧。”说完,刘通灵匆忙挂掉了电话。

  放下了手机,袁小野的脑袋里不由得画起了问号,刘通灵是挺直爽的一个人,怎么今天吞吞吐吐的,袁小野还听到他的旁边好像有人在小声嘀咕,商量什么事情,这就更引起了袁小野的怀疑,刘通灵这么多年一直自己住,很少去他爸妈家,平常在家尽鼓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饿了就叫外卖吃,只有晚上直播时才出门,所以就更别提和其他人有来往了,除了袁小野之外没听他说过有什么朋友,今天在他的身边为什么会有人呢?

  袁小野回头看了一眼,却望到张爷爷在遗照里对他露出的笑脸,心中一寒,也没敢继续留在这帮忙,慌忙上楼准备,经过楼道时,闻到里面还留有一股浓浓的臭味……

  天色很快就擦黑了,刘通灵的电话还没有打过来,袁小野的心里反倒局促不安起来。

  他点上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的烟在房间里一点点的弥漫开来,白色的灯光在烟雾中显得朦胧起来。

  一连抽了三根烟后,袁小野下面的肚子在这个时候“咕咕”的叫了起来,他起身到厨房泡了三包红烧牛肉面后,坐在桌前盯着面前热气腾腾的面条,袁小野心中暗骂一声,将面条三下五除二的吞进到肚子里,随后做出了一个几乎让他后悔终身的决定:先去舍骨滩等着刘通灵来电话,顺便在那儿转一圈散散心。

  说起来那个地方之所以叫“舍骨滩”,是因为在隋朝的时候,隋炀帝东征高句丽,军中有一个姓窦的大将在押解粮草时路过本地,中了山上一支山贼武装的埋伏,大将且战且退,麾下士兵被斩杀殆尽,跟随多年的战马也身中数支狼牙箭,倒毙在商兰河边,最后就剩下自己,被山贼围困在了舍骨滩上。

  窦将军眼见无望杀出重围,羞愤难当,想到自己没有前往前线死战,反而死在山贼手中,自感愧对皇恩,他不堪受辱,拔出随身匕首,脱去衣物,将身上的皮肉割下,足足割了数百刀,鲜血铺满了整个江滩,最后窦将军坚持不住,终于死在舍骨滩上,山贼们不禁目瞪口呆,为他的气势所摄,在他死后半日都不敢靠近尸体。

  后来山贼有感窦将军的刚毅豪勇,将尸骨收敛后偷偷送到隋军大营,并将其事迹以书信形式附于上面,窦将军的英名这才流传开来,后来当地的百姓就把窦将军阵亡的那片江滩称为舍骨滩了,用以纪念舍骨抛肉,忠毅刚猛的窦将军。

  当袁小野骑着共享单车到达舍骨滩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现在这里已经被建成了一个公园,地上的水渍证明这里在不久前刚被大水浸泡过。

  现在虽说已经是夏末初秋了,天气却依旧闷热,说来也怪,全市大大小小几十个公园,总有一些避暑纳凉市民,或是谈情说爱的情侣,但在舍骨滩公园里,天一黑,就很少能看到人了,据说是因为这里总有一些奇怪的事情发生……

  袁小野把车子锁在公园门口,一直往里走,最里面就是舍骨滩,地上已经被铺上了鹅卵石,挨着江边有一座凉亭,名为“将军亭”。

  公园里路灯的灯光昏暗,袁小野探头缩脑的东张西望,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这里比外面的空气凉,甚至有一点扎骨头的感觉。

  袁小野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照着前方的路,忽然,袁小野发现凉亭里好像有一个人影,因为离得比较远,看不清是男是女。

  袁小野心中一动,以为刘通灵早就来了,赶忙走过去,可是走的越近就越感觉不对劲,因为那个人背对着袁小野,坐在凉亭里,身上竟然穿的是一身大红的连衣裙,脚上似乎还穿着长筒红袜子和一双红鞋子。

  袁小野见到那个人如此的打扮,吓得一激灵,顿时想起来昨晚的红衣女人……

第6章 阴兵
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全文阅读作者:北望不老松加入书架

  袁小野心想:不会是昨晚的那个红衣女人追着来了吧?可按说最也要去追刘胖子啊,追我干毛?

  正在他犹豫要不要过去的时候,凉亭里的红色身影却站起,转过身向他走了过来!

  就在袁小野看她过来,拔腿想跑,那个红色身影喊了一声:“野哥!你咋来的这么早?灵哥呢?”

  袁小野听到红色身影的声音,觉得耳熟,随着她越走越近,才认出原来这个红色的身影是他和刘通灵在直播时认识的一个名叫何如意的女粉丝。

  说起来这个何如意虽然是汉族,但长相却充满了异域风情,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眼窝相比普通人更深,如果不加特别的说明,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个混血儿。

  何如意平常留着齐耳的短发,性格就像个假小子一样,对于灵异和一些稀奇古怪事情总是充满了旺盛的好奇心,自从袁小野和刘通灵做手机直播后,她很快就成为了他们的铁粉,经常给他们刷礼物,一来二去就成为了朋友,有时候还会一起出来做直播,可自打袁小野认识她起,就没见她穿过裙子,一直是中性的打扮,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她会穿上一身裙子,而且还是大红色的。

  袁小野惊讶的问道:“大美妞,你大晚上的穿了一身红裙子坐亭子里搞啥咙咚呛?”

  “大美妞”是何如意在直播平台的昵称,她的长相的确也配得上这样的称呼,于是袁小野和刘通灵平常也这样叫她。

  何如意不好意思的说:“灵哥今天给我打电话,让我晚上来舍骨滩一起做直播,我听别人说舍骨滩这里太凶了,就把我妈的红裙子和红鞋穿了出来,还把我姥姥的红袜子,不是都说红色的东西能辟邪嘛。”

  袁小野听了差点吐血:“现在又不是你的本命年,穿这么红来探险可是会带来血光之灾的,小姑奶奶,你今天是想把大家都整死吧?”

  何如意一听,不禁局促不安起来:“啊?野哥,那咋办?我没带别的衣服了,脱掉这个里面只剩内衣了,实在不行我就把外面这件红裙子脱了?”

  袁小野赶紧阻止她:“别介!别介!这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一会胖子来喽还以为咱俩之间发生了点啥事,到时候我跳进商兰河都说不清楚。”

  听他这么一说,何如意就乐了:“咱俩之间还能有啥事?就你这个人,办事磨磨唧唧的,直播时一惊一乍的,比我胆还小,如果是我老公,一天揍八遍都不嫌多!”

  见何如意这么挖苦他,袁小野不由气哼哼地反击说:“大美妞!你个小丫头片子别跟哥这吹牛,就你这臭脾气,整个一加强版的女汉子,能找个男朋友就不容易了,还想要老公,难道你这几天犯花痴?想男人了吧?”

  被袁小野一顿贬损,何如意瞪起了眼珠子:“袁小野!你肉皮子又痒痒了吧?是不是想让姑奶奶给你收拾一下啊?”

  袁小野听她发飙,正想接着怼她,突然在这岸边平地刮起了一阵怪风,按说现在正是公历的九月,刮的风也是热风,这阵怪风却不一样,凉到扎人的肉皮儿,顿时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阵怪风刚刮过去,袁小野远远看到沿着河边腾起一阵烟雾,并且越来越浓,片刻的功夫就弥漫开来,又待了一会,忽然在烟雾中走出来一支队伍,好像还有人骑着马,影影绰绰的看不太清楚。

  袁小野“哎”了一声,用手机向那边照过去,何如意也向他照的方向望过去,同样发现了那队沿着河岸走过来的人马。

  何如意惊讶的问道:“那边过来的是什么人啊?难道是来河边钓鱼的?”

  袁小野“切”了一声,鄙夷地说:“护城河就是为了怕市民来河边钓鱼、游泳,修建的时候让水位和河岸的落差达到了十米,还拉起了围栏,你倒是给我钓一只鱼试试,话说回来,你钓鱼还骑着马啊?你还不如我用脚后跟想事想得明白,不是!我就发现,你的智商咋跟个狗似的……”

  “放屁!”何如意气急,一巴掌扇过来,“啪”的一声在袁小野后背上拍得山响,疼得他一皱眉,定神留意那队人马,不再说话。

  随着那队人马越走越近,袁小野借着手电的亮光逐渐看清了他们的模样之后,被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之所以心惊是因为那帮人简直像从古代战场穿越过来的,身上穿得古代盔甲,手里拿着刀枪,脸上罩着一层白雾,都看不清楚长相,一个个蔫头耷拉脑,一点精气神都没有。

  此外,整个队伍行进时没有一点声响,他们的腰上和头上都缠着白布,好像出殡一样,看上去诡异异常。

  在这支队伍前面打头的一个人却与众不同,他是将军的打扮,身材极为魁梧,头戴金盔,身穿一副明光锃亮的铠甲,胸前两片磨得极为光亮,如同镜子一般,被我手电光一照,折射出的强光明晃晃闪人的二目。

  这个将军的五官上并没有笼罩雾气,所以看得十分真切,四方形黑脸上蓄着连鬓络腮的大胡子,额头上横着有三道深深的皱纹,一道纵纹向下贯穿横纹,极像是一个“王”,他骑在一匹高头白马上,看上去威风凛凛,器宇轩昂,在马后一个士兵举着一杆旗,上面掐着金边,白月光中绣着一个大大的“韩”字。

  伴随着这支犹如幽灵般队伍的出现,还同时随风传来了一阵哀怨的鼓乐声,震耳的鼓声和高亢响亮的唢呐声随风钻进了袁小野的耳朵里,让他的心脏骤然一缩,这他妈不是哀乐吗?

  突然,骑在马上的那个黑面将军抬起头看向袁小野,两道几乎是竖起的浓眉下,一对虎眼犹如两个灯泡一样,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随着坐下白马走动带起的颠簸,划出了一道如波浪般的诡异光迹,只见他张大自己的嘴,从嘴里冒出了一大团黑烟,向袁小野他们所在的方向飘了过来……

  “我操!快跑!”袁小野如梦方醒般的大喊一声,拔腿就跑,也顾不上何如意在后面“等等我”的喊声。

  袁小野撂着蹶子跑了一会儿后,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就停下来双手支着腿,弯着腰喘着气,等他转过身想找何如意时才发现,何如意根本没跟上来,他便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等着何如意过来。

  谁知道,左等何如意不来,右等何如意不到,袁小野不禁有点傻眼:总不能扔下如意不管啊,万一出点啥事那可咋办?

  想到这里,袁小野准备返回去看一下何如意,突然就见远处跑来一个人,路灯光打在那个人的脸上一明一暗的,看不太清楚,可从那个人身上穿的大红裙子,袁小野很容易就猜到了她就是何如意……

123456789101112下一页
扫码
作者北望不老松所写的《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为转载作品,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做灵异主播的日子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