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逆风扬尘最新章节 > 逆风扬尘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逆风扬尘 连载中
分享逆风扬尘

逆风扬尘全文阅读

逆风扬尘作者:徒步的蚂蚁

逆风扬尘简介:追寻嘈杂纷扰心灵中的那份宁静,尘劳烦恼真的可以如蛹化蝶般的在一念间化成菩提吗? https://www.uukanshu.com
-------------------------------------

逆风扬尘最新章节第12章 你在别人的故事里
第2章 人生尽在偶遇
逆风扬尘全文阅读作者:徒步的蚂蚁加入书架

  其实陆凡心里清楚,他参加或不参加同学聚会的的理由从某种角度讲是相同的,是同一个理由……

  “聚会,同学聚会”陆凡心里这样默默的重复着,他几乎记不清上次他参加这样的聚会的时间了,只知道离现在已经很久远了,大概有五六年了,那是他大学毕业不久后的一个夏天……

  那天,明晃晃的太阳似乎要把土地烤干了,办公室前花圃里的月季开的正茂盛,红的似火,白得似雪,黄的似锦缎,招惹得几只蝴蝶和蜜蜂流连忘返,陆凡坐在办公室里,办公桌上放着一盆兰花,他望着窗外的月季花,看着蝴蝶闪动着斑斓的翅膀翩翩飞舞,毛绒绒的蜜蜂几乎把翅膀震动成了一团风,把圆圆的脑袋钻进月季花瓣中,陆凡站起身,走到办公室门口,按了几下空调开关,把温度设定成了20度,他很怕热,尤其不喜欢汗流浃背的感觉。他回到办公桌前坐下,拿起水杯向兰花盆里到了些水,茂盛翠绿的兰花让陆凡感到凉爽些。

  一阵《再见理想》的手机音乐铃声响起,陆凡拿起办公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着“海子”,他按下绿色的接听键放到耳边:

  “海子,我是陆凡”

  “知道你是陆凡,你真是大忙人啊,太难找了,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拒绝接听”,海子笑着调侃的说到。

  “别贫了,有什么指示吗”,陆凡也笑着学着海子的口吻调侃道。

  “想你了,给你打个电话不行吗,看看你还活着吗!”海子挑衅的说道。

  “难不成你把电话打到冥界来了吗?听说现在阴界还没有进入信息社会,电话还没有普集;再说了,为了你我也得好好活着,到时候一起做个伴,一起给阎老板报到,兄弟一心,好歹谋个差事干干”陆凡开玩笑的说着。

  “你先去报个到,给我占个好地儿,我现在这边给你赚点钱,省得咱兄弟们到了那边缺钱花”海子爽朗的笑着。

  “我刚从那边被退回来,没有你,姓阎的老板不收我啊,让我和你一块去,他那儿正在搞建设,缺几个搞房屋工程的”陆凡“一本正经”的说。

  “好了,不闹了,都快把正事忘了,这个周末我在‘绿园’定了张桌子,约了十几个老同学中午一块聚聚,这次你可一定要去啊”海子郑重的说道,“你再不去,女同学们都不记得你这个男同学了”刚才还正经的海子转瞬间又现了原形,哈哈的笑着。

  “好的,周末不见不散”说完,陆凡挂断了电话。

  周末的天气晴朗的让人厌烦,天空万里无云,只有亮的发白的太阳挂在天上,没有一丝风,路边的绿化树也神情颓废的立在那里,每一片树叶都发蔫的耷拉着,即使那片绿色也让人感觉不到清凉,柏油路被炙烤的散发着沥青和水泥的味道,热浪不断的从地面上升腾着。陆凡拦下一辆的士,告诉司机把他送到绿园。

  陆凡到达绿园的时候,海子和几个同学应经到了,房间很宽敞,让陆凡感到最舒服的是房间里的冷气。

  陆凡走进房间,便和海子等几个同学打招呼,聊着这几年生活奔波的酸甜苦辣。

  大约十一点半钟的时候,同学们陆陆续续的到齐了,海子便招呼着同学们入座,陆凡找了一个偏静的位置坐下,吴虞在右边挨着陆凡坐下来,正好面对着安馨,吴虞冲着安馨笑了笑,安馨斜了吴虞一眼,故意露出一副嗔怒的神色,随即便和旁边的娟子聊了起来。

  海子招呼大家随其所好各自斟满了白酒、啤酒和红酒,大家边吃边聊着各自的近况,海子作为召集人,从座位上站起来,声情并茂的说“转眼多少年过去了,男同学越来越丰满了,女同学越来越漂亮了,希望丰满的继续丰满着,漂亮的继续漂亮着”,海子的话引起大家一阵笑声。

  海子一一给每位同学敬酒,祝愿大家越来越好。

  这时,不安分的安馨从座位上站起来,一双大眼盯着海子说,“我提个建议好不好”,没等海子说话,安馨便以决定的口气说到“我们老同学难得凑在一起,为了让这次聚会更精彩,咱们打破传统,从海子开始,每人说一件自己初中最难忘的事情,如果大家不满意,就让海子喝酒,依次轮流,规则不变”,安馨一边说着一边用她那双美丽的大眼把每个人都扫了一遍。

  “漂亮的安馨既然说了,我没有意见”,海子微微的笑着望着安馨说,然后海子的眼光迅速的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就这么定了,我先说”,大家冲着海子笑了笑,表示同意了。

  “我最难忘的一件事是……”海子停了一会说到“我最难忘的一件事就是躲在厕所里抽烟,被老师发现,被罚站在教室门口举扫帚的事情”,海子把双手举起来,展现着当时举扫帚的样子,“别小瞧了一把扫帚的重量,虽然轻若鸿毛,但双手举着,重若泰山啊”海子一脸痛苦的神色,仿佛真的刚把举着的泰山放下的样子,“当时举了一个课时,下课后,手臂都放不下来了,那个酸啊,那个麻呀,那个滋味不再有啊”海子还是上学时调皮不恭的样子。

  “这算什么最难忘的事啊,你这就叫形式主义,应付工作,磨洋工,典型的浮躁作风啊”,田野首先发难了。

  “就是,田野说的对”大家七嘴八舌的应和着田野。

  “那我认罚,喝酒”海子很大气的说到。

  “这不是一杯酒的问题,是你的态度和思想觉悟的问题”,田野继续说到,“你这是明显的阳奉阴违啊,嘴上喊着支持安馨的提议,行动上是蜻蜓点水啊”田野“一本正经”严肃的批评道。

  “兄弟啊,当年我被体罚,今天还要因为这件事接受惩罚啊?还有没有同情心了啊?”海子委屈的说着。

  “你这是对安馨的不尊重啊,听安馨的,只要安馨同意就行了”,田野坏坏的将这把火引向了安馨。

  “田野同学对海子的批评意见是基本正确的,这样吧,让海子喝了这杯酒,算是过去了”,安馨看了田野一眼,“然后大家听田野讲讲他最难忘的一件事”

  “好,我干了这杯酒,让田野同学说,田野同学肯定能说出石破天惊的事来”,海子说着把酒干了,转头用挑衅的眼神看着田野。

  “我最难忘的事情就是在生物课时,向老师桌洞里放青蛙的事情了”,田野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着说。

  “这么邪恶的事情你都做的出来,辜负了师恩啊,那时就应该逐你出师门”海子趁机数落着田野。

  “老师还借机给我们上了一堂两栖动物课”,坐在一旁的吴虞说道,“老师拿着青蛙说,这是典型的两栖动物,学名叫青蛙,绰号叫蛤蟆”,吴虞说到这儿,大家都笑了。

  “师恩难报啊”,陆凡插话。

  “对,为了师恩,祝愿老师们少操些心,多享点清福”,田野说着,便举起酒杯望着大家,大家都举起酒杯喝了一口。

  “本来联系我们当时的老师了,但碰巧都没有时间,”海子有些失望的解释说,“老师们都老了,我们的学校被合并撤消后,老师们都到不同的学校教书了,有的退休了,都老了啊”海子难得正经的说。

  这次,再没有人起哄,像对待海子那样被田野逼着喝酒,大家沉默了一会儿,“教师节的时候,请老师们聚一聚,陪老师过教师节吧,借此机会我们大家也好再聚聚”,吴虞意味深长的说。

  “对,教师节,到时候师生同堂,不醉不归”,海子说道。

  “轮到我了,”邢毅接过话题,“我最难忘的是还真不好说,现在回想起来,在学校的时候,真是一段快乐的日子,现在好多同学都联系不上了,想起来跟做了一场梦一样,”邢毅的脸上闪过一抹忧伤,“做个同学通讯录吧,把能联系到的同学的电话记下来,也好常常联系”邢毅望着大家。

  “这样吧,在座的每个人和谁有联系,一会儿找张纸和笔记下来,做一份暂时的通讯录,然后再通过其他同学把其他人找齐了”,娟子提议道。

  “还是娟子有办法,跟上学的时候一样聪明伶俐”徐华笑着说。

  “那就这样定了”海子说,“今天的聚会就权当是预备会议吧”,说完,海子哈哈的笑了起来。

  吴虞不知什么时候出去了一趟,从外边进来,手里拿着一沓信笺和一只圆珠笔,他直接走到海子面前,把信笺和笔给了海子,“大家先吃饭,吃完饭咱们就统计”海子说着,拿起筷子夹了口菜放到嘴里,大家也拿起筷子夹菜。

  游戏继续着,大家纷纷说着在学校的那些糗事。

  饭后,海子让大家把有联系到的同学的电话记下来,“陆凡,就剩你了”吴虞把信笺和笔交给陆凡。

  “我还真没有其他同学的电话”陆凡看了看信笺上同学的名字说,“这几年,和同学们没有多少联系,除了我们几个”陆凡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也别太难过失望了,这几年,大家都一样,彼此联系的很少,谁让我们毕业那会连个固定电话也没有呢,那时,最便捷的通讯方式就是喊了,唯一的高级交通工具就是11(双腿)号了”海子看了一眼陆凡风趣的说。

  陆凡察觉到自己看到通讯录的时候,脸上闪过了一丝惆怅,虽然只是瞬间,陆凡笑了笑,“江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陆凡半带自嘲的说,其实他心里想的却是“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

  通讯录,对陆凡来说,似乎少了一份应该有的记忆,少了一个名字,他说不清楚。

第3章 旅途
逆风扬尘全文阅读作者:徒步的蚂蚁加入书架

  第三章旅途

  聚会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气温稍微凉爽了些,无精打采的树叶,这时候也慢慢的动了起来。

  吴虞似乎意犹未尽,便拉上安馨、娟子和陆凡,一起去了一个叫老地方的KTV,请大家唱歌。这是一家装修简约的歌厅,里面很清洁,大家随着吴虞走进房间,一组干净整洁的布艺沙发靠着墙围成一个“L”型,面前摆着一张玻璃茶几,灯光很柔和。大家坐下来,点了几瓶啤酒和果盘。陆凡拿过一瓶啤酒喝了一口,把酒瓶放在腿上,背靠着沙发,侧过头去看着右边的吴虞和安馨,他们两个正忙着点歌,娟子静静的坐在一边,看着忙碌的吴虞和安馨。

  “你喝点什么”陆凡看见娟子只是在那儿坐着,双手放在腿上,便说道“点一杯可乐吧?”陆凡放下手里的啤酒就站起身往外走,“听他俩唱歌就好”,娟子见陆凡站起来说着,“你等一会儿”陆凡说着走了出去。

  陆凡提起两厅可乐进来,房间里响起了音乐,吴虞拿着麦,侧身站在屏幕前,“给大家献上一首《送别》,送别了时光,沉淀了岁月,希望大家喜欢”,吴虞还是上学时候的样子,当他和同学们在一起的时候。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离别多……

  吴虞上学时就喜欢唱歌,多年之后,歌声依然动听。

  “真的是知交半零落”陆凡若有所思的说,“人生最怕的就是回忆”

  “回忆不是挺美好的吗”娟子侧过头看着陆凡。

  “很多东西都找不见了”,陆凡笑着摇了摇头。

  “不是找不见了,而是藏起来了”,娟子指了指自己的脸和胸口说,“真正的东西是藏在心里,眼睛看不见”,陆凡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娟子已经不是上学时那个咯咯笑的小女孩了,但娟子还是娟子”,陆凡心里想着,“自己也不是上学时自命不凡的自己,但陆凡还是陆凡”。

  安馨嚷嚷着吴虞唱的《送别》有些不合时宜的悲伤,便点了一首《让我们荡起双桨》,安馨清脆的歌声不由自主的钻进了耳朵里: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凉爽的风…..

  大家安静的听安馨唱着歌,这歌声把那段读书的时光带回到了脑海里。

  吴虞拿起啤酒和可乐碰了一下,把可乐递给安馨,“歌声真美”,吴虞望着安馨快乐的笑着说,安馨哼了一声,把头一杨,满脸的趾高气扬,然后安馨便哈哈的笑了。安馨拿着可乐没有喝,而是径直走到娟子身边紧挨着娟子坐下来。“姐姐,给我们唱一个吧”,安馨仰着头望着娟子,“让我们再回味一下你甜美亲切的声音”,这时,安馨已经把可乐放到茶几上,双手包着娟子的胳膊摇晃着。

  “那我就给你唱一首《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吧”,娟子笑着站起来,吴虞已经把歌点好了,音乐响起,娟子拿过安馨递给她的麦,坐在那里唱了起来: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一朵雨做的云,云的心里全是雨,滴滴全是你,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一朵雨做的云,云在风里伤透了心,不知又将吹到哪儿去,吹啊吹吹落花满地,找不到一丝丝怜惜……

  这悠扬略带伤感的音乐,让陆凡感到有些压抑,想着这些年的时光过后,似乎并没有什么能让自己感到满足和可以把握。

  娟子的歌声换得了大家的掌声。

  “你也唱一首吧!”娟子看着陆凡说,“就是个乐子,大家高兴”。

  陆凡往后靠了靠身体,“你说歌名,我给你点歌”,安馨迫不及待的说着,“唱一首充满回忆的歌吧”,安馨的眼里流出些许的期盼。

  “《同桌的你》吧,我会唱的歌不多,我比较喜欢听别人唱”,陆凡诚恳的说道。

  音乐响起,陆凡站起来,拿着麦走到布募前,低沉的唱着: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老师们都已想不起,猜不出问题的你,我也是偶然翻相片,才想起同桌的你,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看了你的日记,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

  吴虞走到陆凡面前递给陆凡一瓶啤酒,陆凡接过来喝了一口,一只手提着啤酒,一只手拿着麦继续唱着……

  从歌厅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陆凡和吴虞便送娟子回家,夜风中夹杂着尘土的味道,安馨和娟子挽着胳膊在前面说说笑笑的走着,陆凡和吴虞跟在他俩身后,保持着几米的距离,也好让安馨和娟子有个女生的空间。

  “今天玩的很高兴,就是觉得缺了点什么”,安馨意犹未尽的样子,“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安馨若有所思的说。

  “你不缺胳膊不缺腿的,少什么呀?”,娟子打趣着安馨。

  “好像生活中少了些什么”,安馨继续说着。

  “幸好不是生活少了你,再好的生活如果其中没有你,也是别人的”。

  “你说什么?少了我就成了别人的生活?”安馨没听明白娟子的话

  “生活的主角都没有了,还谈什么生活呀?”,娟子笑了。

  陆凡随着风隐隐约约听见安馨和娟子的话,“什么叫生活呢?缺少的东西是生活的一部分吗?还是生活本来就不应该有缺少的这一部分?为什么生活总是不够圆满和称心呢?”,陆凡心里想着。

  “为什么会觉得生活中失去了很多东西呢?”,吴虞冒出一句话。

  “现在觉得失去的东西,你曾经拥有过吗?”陆凡问道,疑惑的笑着。

  “似乎拥有过,又似乎没有拥有过,像是曾经,但又觉得未曾相逢”,吴虞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摇着头。

  “错过的,失去的,都是别人的生活,与你有关吗?”陆凡的口气了充满着探寻,夹杂着自嘲的味道,这句话陆凡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吴虞笑了笑,沉默着没有说话。

  “未曾拥有的便无所谓失去,未曾邂逅便没有错过”,吴虞意味深长。

  “聚散无常,月是阴晴圆缺,人是悲欢离合”,陆凡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这是唐朝诗人李涉的一首《题鹤林寺僧舍》,吴虞随口背出这首诗,作为对陆凡的答复。

  陆凡和吴虞这两个心意相通的兄弟相视而笑。

  风中传来安馨和娟子的声音,这风声里陆凡隐约听到了一个名字,陆凡激灵的竖起耳朵,努力的要把这个名字和这个名字有关的言语都装到耳朵里。

第4章 片段
逆风扬尘全文阅读作者:徒步的蚂蚁加入书架

  第四章片段

  时间迁流不驻,无始无终,昨天不再,今日难留,明日无轨。人们通过记忆把时间连成一串,通过今日的行为硬生生的把过去和未来连接起来,仿佛“现在”变成了连接昨天和明天的桥梁纽带,用回忆和经验体验这无可触摸的时间,但这一切却经不得品味,因为这一切不过是些零零碎碎的记忆的片段——快乐的或者不快乐的……

  记忆,关于一个名字的记忆,即使这样的片段对陆凡来说,似乎也不是很多,这不多的片段也几乎不能自行显现,似乎等待着某些东西来刺激记忆的神经,记忆才会迸发出几点火花。就像那天,他在回家的路上停下来,走进了“往日的校园。”

  那座学校就在陆凡回家的路上,现在已是“隋堤不再”,人去楼空了,学校已经变成了一家工厂,只有几栋陈旧的老教室还在,幸运的依靠着它的“房屋使用价值”而存在着。

  陆凡走到“学校”门口,朝南的大门口的两扇红色的铁门已经不见了,而是换成了电动门,陆凡从门口走了进去。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或者找什么人吗”,门口的保安打开窗户从里面探着头问道,一边站起身从屋里走出来,还是上学时的“保卫室”,陆凡看见保安从“保卫室”走出来,竟也对保安有些亲切,“我是来谈业务的,想从你们公司采购一批高质量的办公家具”,陆凡笑着说。

  “走到头,最北边的房子就是办公室”,保安礼貌的说道,并伸出手向北指了指。陆凡说了声“谢谢”,就沿路往前走,路的两边是修剪的整齐的冬青,间杂着盘枝错节的蟠龙槐,月季花正值盛开的时候,花朵上还留着昨夜的雨滴,因为昨夜的一场小雨,冬青和蟠龙槐的叶子显得更加青翠,月季的花朵透出一股清灵的秀气,淡淡的泥土气里掺杂着飘忽不定的草香味。

  陆凡走到北边围墙的不远处停了下来,看着面前的一排平房,红色的砖瓦已经被风雨洗刷的不再鲜艳,原先绿色的房门已经换成了枣红色的单扇木门,田字格的窗户也已经变成了宽敞透光的铝合金门窗,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照进房子里。

  平房门前的两棵高大茂盛的梧桐树已经被砍掉了,换成了几盆铁树摆在门口。

  陆凡很喜欢那两棵高大的梧桐,他喜欢站在梧桐的影子里,捕捉风铃清脆的笑声,看着她从身边经过走进教室,他喜欢这个身影,喜欢那长长的高跷的马尾辫,他甚至决心像郑智化那首《美丽的麻花辫》一样,写一首《美丽的马尾辫》。

  几个工人从陆凡身边经过,回头疑惑的看了陆凡一眼,陆凡礼貌的笑笑,没有说话。

  陆凡低头看着地面上的水洼,倒映着天空的蓝色和白色的云朵,一只蜻蜓在这湾水面上掠过,荡漾的水波把这片蓝天和白云扰乱了。

  陆凡把手放进裤子口袋里,往前踱着步,透过阳光陆凡看见房子里有几个人影在晃动着,陆凡的思绪飘到了从前……

  她就坐在教室靠着南边窗户的第三排的右手边,陆凡坐在中间第四排右手边的位置,靠着北边的窗户还有一排桌子,那是吴虞的座位。陆凡还记得那是的课桌是两个人的桌子,有两个桌洞,座位是一条板凳,四十多个同学挤在这三间房子里,老师的讲台也是一张课桌和一条凳子,水泥做的黑板嵌在墙里,长方形的四边被水泥框着,粉笔在黑板上不时地发出吱吱的叫声。

  陆凡课间很少离开教室,他喜欢坐在那里偷偷的望着那个背影和常常的黑发,他喜欢她清脆悦耳的说笑声,他最这个声音很敏感。

  陆凡自告奋勇的当上了语文课代表,并且总是喜欢放学后帮着同学打扫卫生并走到最后。他很喜欢语文课代表这个收发作业和收发试卷的差事,因为这是他唯一可以名正言顺的走到她身边的理由了,他能靠近的看见她,有时坐在旁边的娟子会光明正大的看着陆凡的脸,仿佛要从他脸上发现什么秘密。

  陆凡经常在放学后留下来打扫教室。其实,陆凡很不喜欢打扫教室,砖铺的地面总是尘土飞扬,洒扫庭除虽然被写进了诗里,但陆凡从来没有觉得打扫教室是一件诗情画意的事情,大让他“心甘情愿”的留下来打扫教室的理由,其实是个秘密,这个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喜欢放学后,在她的座位上坐一会儿。陆凡想到这些,情不自禁的笑了笑,因为这个秘密,经常惹得娟子怀疑并质问她,“你的座位每天都那么干净,我们的座位上却是一层灰,肯定有男生喜欢你,偷偷给你打扫”,娟子斩钉截铁的说。

  “是风吹的”,她总是这么淡定的说。

  这个秘密已经成了故事。

  那时,陆凡很少和女生说话,因为他见到女生,总是感到有些害羞,尤其是在校园里碰见她的时候,脸总是不由自主的泛起一抹红色。

  陆凡上学的时候很喜欢冬天,因为冬天会下雪。她从雪地上走过,留下一串整齐的脚印,这脚印成了陆凡的轨迹,他会装作不经意的踩着她的脚印走进教室。

  陆凡喜欢站在教室门口的梧桐树旁边,看着她远远的走过来,当她走近的时候,陆凡会转身走进教室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她从教室门口一直走到座位前,她总是把双手放到嘴边呵着热气,把手放到耳朵上捂一会儿,轻轻的跺着脚,似乎要把冬天的寒冷抖落掉;这成了陆凡最快乐的一件事,多少年后,陆凡还能回忆起她在冬天跺着脚的样子。

  这段日子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年的夏天,陆凡和她被分到了不同的班级,她的班级在陆凡教室的东侧,每次放学和上学的时候,她都会从陆凡教室门前经过。陆凡想办法把座位调到了靠近教室南边的窗户边,每次她经过的时候,陆凡都会看到他,更令陆凡感到快乐的是,每当她向教室走去的时候,陆凡都会名正言顺的看见她好看的脸,陆凡总是觉得,弯弯的眉毛,清澈明亮的眼,小而高跷的鼻梁,总是发出清脆悦耳笑声的嘴巴,放在她瘦俏的脸上,竟然美的有些不可思议,陆凡甚至能看得清她用美丽的双眼皮眨巴着眼睛。

  陆凡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

  那年秋天的一个傍晚,放学后,他在她的身后小心翼翼的走着,等到她快走到篮球场边的时候,陆凡跑了起来,他跑到她身边的时候,把折叠整齐的一张纸塞到了她的书包里,然后转身跑开了。

  第二天,陆凡忐忑不安的坐在窗户边的座位上,远远的看见她走过来,当她走过陆凡的窗口的时候,微微的瞪了陆凡一眼,陆凡心里咯噔的一声,心脏几乎从胸膛里蹦出来。从此之后,陆凡每当远远的看见她走过来经过窗边的时候,他总是低下头翻弄着课本。

  转眼间,毕业的时间到了,她从他的窗边经过了千百次,她经过的轨迹在陆凡的心里织成了密密麻麻的一张网。

  临近毕业,陆凡我这几张饭票,走进了学校的一个小卖部,他在为数不多的软皮笔记本中,精心挑选了一个黑色的本子,他请求吴虞送给她,因为她喜欢黑色的精致;此后的几天,陆凡总是很早就到校,静静的坐在教室里。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陆凡又早早的坐在教室里,看见她远远的走过来,当她进过窗边的时候,这一次,陆凡没有再次低下头摆弄那无关紧要的课本,而是鼓足勇气红着脸朝她笑了笑,那笑容肯定非常的让人别扭,陆凡后来想到这件事的时候总会这么想,因为当时的那个笑容似乎不是从他脸上挤出来的,而像是从别人那儿借来的;她在窗边停下来,有点含蓄的微微的笑着,让陆凡把窗户打开,陆凡推开窗户,她从窗户外递给陆凡一支黑色的钢笔,便转身走开了,陆凡拿着这只黑色的钢笔看了很久,直到老师走进教室叮嘱同学们考试需要注意的事项时,陆凡才发现老师站在讲台上,同学们早已经都到齐了。

  陆凡在顺着原路折返,物是人非的感觉。

  毕业之后,陆凡和她在另一座城市见过几面,留在陆凡记忆里的东西不多。陆凡只是记得那天中午,她请陆凡吃饭,饭菜都是从单位食堂买来的,她拿起暖瓶把开水倒在筷子上烫了烫,递给陆凡,那时的她穿着工装,脸上挂着微笑;陆凡忘记了那天豆角炒肉的味道,只是隐隐觉得,他和她的世界将会越来越远,他和她将会走出各自不同的生活轨迹,让陆凡这么想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她已不是上学时脸上挂着一抹稚气的她了,在她美丽的脸上,在她让陆凡心动的微笑里,除了美丽,还有让陆凡觉得自己有些自卑的成熟,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对那种让陆凡感到陌生的校园之外的繁华生活充满了激情;陆凡知道他和她的人生轨迹将会不同,将各自划出一条蜿蜒的抛物线……这两条抛物线或许再也没有交集。

第5章 留级生
逆风扬尘全文阅读作者:徒步的蚂蚁加入书架

  第五章留级生

  那年的夏天很忧郁,陆凡第一次体会到了理想破灭的滋味,一种难以言喻的迷茫和惆怅,这让陆凡多年以后,还能听见理想破灭的声音。

  陆凡的内心被孤独和寂寞填满,但却让陆凡感到心里空荡荡的。

  复读,忧郁的夏天过去后,陆凡又一次走进了教室,作为将来能考上高中的留级生。

  学校生活让陆凡感到熟悉,但这熟悉里面却掺杂着一些不一样的滋味。

  老师的面孔一如从前的严厉和让陆凡感到紧张。

  当同学们那些新的面孔出现在陆凡眼前的时候,陆凡想着“或许除了这些新的面孔外,再没有什么东西是新的了”。

  复读,留级生,这让陆凡有些难以隐忍,他也说不清楚原因。

  有一段日子,陆凡的心是安静的,除了读书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挂念了。

  陆凡庆幸可以复读,庆幸有些事情可以重来,但这也让陆凡隐约的感觉到,所谓的重来并不是新的开始,更像是对昨天的一种救赎。

  很快,一种孤独,让陆凡感到绝望的滋生着。教室里的打闹和欢笑也无法让这种孤独的感觉离开,陆凡觉得,他面对的这些同学和老师,似乎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一些迟早会消失的符号,就像是黑板上老师的粉笔字一样,存在着,又不断的消灭着。

  陆凡需要找点事做,把孤独从心里挤出去。

  他学会了抽烟,总是和几个同学躲在教室后面的树林里或者翻过学校的围墙坐在学校后面的河边抽烟,看着漂浮不定的烟雾在空中变幻着。

  他成了同学们眼中玩世不恭,桀骜不驯的留级生,但他的聪明和成绩却好的让人羡慕,那段日子,他几乎成了传奇,除了在老师的眼中他是个成绩好的坏学生。

  陆凡学会了打架,他喜欢打架给他带来的刺激,他也喜欢那种被打的疼,因为这一切,能让他感到心里的孤独少了些。

  他开始和女生说话,时常和女生开几个过分的玩笑,他甚至会厚着脸皮对女生说“我喜欢你的大眼睛、我喜欢和你坐在一起”等等,后来,大家都知道他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开开玩笑,也就不再和他较真;他的座位不再固定,后来连老师对他擅自调换座位这件事都不再关注了。

  其实这一切,陆凡心里明白,他所做的这一切出格的事,只是为了让他感到自己有些不同,这些不同能让自己感觉到自己,他需要这些不同陪伴着他,这让他感到踏实。

  复读的一年中,唯一让陆凡感到认认真真去做的事情,就是认真的偷偷谈了一场恋爱,但这场恋爱也随着陆凡考上高中而结束了。就像夏天的一场雨,来了,不知从何而来,去了,也不知归向何处。

  陆凡点燃一支香烟,从“校园里”走出来,穿过马路,走到学校东边的操场,沿着围墙走着。

  操场和学校中间隔着一条路,这条路就是陆凡每次回家要走的路。操场已经被新建的屋舍折磨的面目全非,只剩下南边和东边的围墙倔强的矗立着,残破的让人有些伤心,但陆凡在这残破里,看见了时间的流逝,看见了昨天。

  “时间从来不是一个好的保管员,尤其对于寄存的东西来说,时间从来不去刻意的在乎或照看你寄存到他那里的回忆,从来不在乎这些寄存的记忆是否值得珍惜,它唯一让人感到可以接受的就是它从来不会拒绝任何人,虽然它从来都不会关心多少年后,你寄存的东西会变成什么,因为它从来不在乎你最后取回的寄存物会变成什么。”陆凡心里想着。

  往事如烟,陆凡常常这么想,“经历过的,应该会给我们留下些什么,不应该如烟一样的消散不见,我们或许漏掉了什么,或者只是我们还没有发现时间留给我们的值得有的东西吧”。

  陆凡的思绪就想夏天的萤火虫,发着微弱的荧光,在夜空中划出不规则的曲线。

  陆凡想起了吴虞,想起了邢毅,想起了徐华,四个心意相通的兄弟,四个一起哭、一起笑、一起疯、一起跳的伙计。

  “只要在一起,在一起就是最好的理由,也是最好的结果,问题本身就是最好的答案”,陆凡的思路漫无目的的飘着,“陪伴,一块长大,就是最好的经历”。

  陆凡想起了这些年在身边聚了又散的朋友,让他隐约的觉得,这一切聚散无常里,总有一条看不见的细线,将这一切串联着,或者说,这一切是这条细线上的叶子、花朵、坠饰等等,这些叶子、花朵、坠饰等都随时间流失而消失不见了,或者变了样子,或者变幻成其他的东西,以另一种不同的方式存在着,但这条细线却始终没有在哪儿,没有变迁,这条细线上记载了一个人一生中的所有故事和事故,记载着一个人的所有,而这条线去从来没有变粗或者变细,只是有时这条细线会突然分散成纷纷飘舞的丝,在空中蜿蜒着,盘旋着,飞舞着……,这丝线遮覆了天空,忽而围成一个圆,将自己包围在其中,忽而成为一条绳索,紧紧的缠缚着自己;这丝线飘舞着散落下晶莹的粉尘,这粉尘钻进身体了,自己的身体慢慢的也变成了晶莹的粉尘,飘散了,自己不见了,唯有一团飘忽不定的粉尘。

  陆凡突然感到内心有些空虚,让他觉得很多东西都无可把握,而这些东西对陆凡来说却是依靠或寄托,他依赖于此而存在着,虽然他也说不清楚这些事情到底是什么。

  陆凡掏出手机,给邢毅和吴虞拨通了电话,他约上这两个兄弟晚上一块聚聚,喝上两杯。

第6章 烧烤
逆风扬尘全文阅读作者:徒步的蚂蚁加入书架

  第六章烧烤

  夏天刚刚过去不久,晚风中还能闻到夏天闷热的味道。

  陆凡和邢毅、吴虞在路边晃荡着,吃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三个人在一起的那种感觉。

  “撸个肉串怎么样?”,陆凡喜欢坐在地摊边吃烧烤,他喜欢烧烤那种烟熏的焦糊的味道和烧烤的那种叽叽喳喳的热闹。

  “再来几杯扎啤”,邢毅满意的说道。

  “哥仨坐在路边喝啤酒、吃烧烤也是一种浪漫”,吴虞的脸上很精神。

  “那家怎么样?”陆凡指着他右前方的一家叫“兄弟烤串”的地方说道,“看起来挺干净的,过去看一眼吧”。

  他们走了进去,这是一家农家院式的烧烤店,宽敞的院子里摆着五六张小木桌,围着木桌放着四个小板凳,院子周围是竹子做成的篱笆,门口是仿造的那种茅草覆盖的门楼,院子里种着几棵树和几盆盆栽,简单舒适,“就在这儿吧”,陆凡比较满意这个嘈杂清净的地方,说着他找了张靠近大树和篱笆的桌子坐下了,邢毅和吴虞也坐下来。

  “之前来过?”吴虞看着陆凡。

  “没有,烧烤差不多都一个味道,看起来很干净”,陆凡知道吴虞这么问的原因。

  “就是哥几个聊聊”,邢毅似乎对烧烤的味道并不感兴趣。

  “几位吃点儿什么?我们这儿的肉串和菜都很新鲜,味道也不错,你们放心,”一位穿着宽松运动装的女人走过来招呼他们,说着递给陆凡一张菜单。

  陆凡看了看,和邢毅、吴虞商量着点了些羊肉串,一盘花生和毛豆,三个扎啤。

  “这感觉,真舒服”,邢毅端起扎啤喝了一大口,咬着牙,乐在其中。

  吴虞剥开一个毛豆放到嘴里,“这水煮的毛豆始终不如用火烧熟了的味道”。

  陆凡和邢毅听到这里笑了笑,“跑到人家地里偷着拔几棵毛豆,弄几把干草烧着吃”

  “牙和嘴巴都是黑的,擦不干净就是一顿打”,陆凡咽下一口羊肉说着。

  三人笑了笑,端起扎啤喝了一口,脸上布满了满足的神情,洋溢着那段烧毛豆的快乐时光。

  “伏羲老祖宗也不知遭了多少罪,受了多少苦,才发明了用火烤肉吃”,吴虞开玩笑的说,钦佩和敬仰像块面具随便的挂在他那张瘦削帅气的脸上。

  “对老人家孝顺点好不好?起码的尊重,起码的尊重!”,陆凡指着吴虞打趣着说,“数典忘祖啊你”,陆凡摇着头。

  “用火的是燧人氏,用火来烤制肉类并形成一种饮食传统,应该与游牧或迁徙民族有关吧?”,邢毅拿着一串羊肉串说。

  陆凡又要了三杯扎啤,“几根木头架只羊在火上烤,倒省去了锅碗瓢盆,想想吧,一大群人围着一堆火,火上架着一只肥羊,边吃边聊,也是一件很受用的事啊,浪漫!”,陆凡看着邢毅和吴虞。

  “来,喝酒!”邢毅端着扎啤,“咱也浪漫浪漫”,说完哈哈的笑了。

  “那时能在迁徙过程中,安顿下来能吃饱就不错了,他们也不会想到烧烤在今天竟然成了美食和浪漫”,吴虞看着陆凡,陆凡傻呵呵的笑了笑,端起扎啤咕咚咕咚的灌了两口,“一方水土一方人”,陆凡动情地说,“昨日已非今朝,我倒觉得,这烧烤的饮食里边,倒是包含着一种对原始粗犷自由的追求,而且隐藏着一种叛逆”,邢毅和吴虞看着陆凡说话,“人在安定的生活了住久了,总会找点不一样的事情去做,做的人多了就成了风,成了风,谁还在乎这事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啊,适合自己的就成了合适的”,陆凡继续说道,言语中飘过一丝无可奈何的笑。

  “就像咱哥仨坐这儿,喝着啤酒,撸着羊肉串,这吃的喝的,是咱们的吗?”陆凡有点激动的说,似乎酒精开始起作用了。

  “不是咱们自己的,还是偷得别人的吗?”吴虞开玩笑的说。

  “你想说什么?”,陆凡看着邢毅喝了一口酒把想说的话灌了回去。

  “你不会说忘记过去就是背叛吧?”邢毅笑着看着陆凡。

  三个兄弟相视而笑,“喝酒”,,三人依次迎合的说着,好像所有的思绪都化成了一口酒,三人把剩下酒一口喝干了,那一刻,陆凡觉得生活就在这一口酒里了。

  空气中还散漫这些烧烤的味道,“生活这把大火,练就了真金,也销融了理想”,邢毅有些多愁善感,“我们自己既是厨师,又是架在火上被烤的菜”。

  “那什么是孜然等调味料呢”,吴虞笑嘻嘻的调侃。

  “自己的感受和情绪等等,或者说是思想就是调味料”,陆凡站在路边的一处僻静处,一边“放水”一边说,“只是这些调味料不是我们制造的,我们只提供制作这些调料的原材料”。

  “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人从桥上过,桥流水不流”,吴虞看见陆凡在路边撒尿笑着说。

  吴虞说的这几句话,是佛学禅宗中的一首诗,让人感悟到世事犹如虚空中的花,无可把捉,唯有一己之心可求,教人求得内心安静。

  “我们都在努力的奋斗,想把捉住些什么,但这些被我们称为财富或感情等被作为依靠的东西,真的就是我们的依靠吗?”陆凡反问吴虞。

  “起码,这些所谓的追求,物质的或精神的,可以让人觉得充实些,有个活着的方向吧!”邢毅淡淡的说。

  “呵呵,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不在酒色而在己”,陆凡说的话就像在打哑谜。

  “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生命不息希望不止”,吴虞说,“一切都在自己”。

  “你不会不知道还有一句话,叫地势坤,顺至其道吧?”,陆凡听吴虞说到《易经》中乾卦的这句卦辞,笑了笑说道,“怎么样才能算是自强不息和顺至其道呢?”

  “一切归宿,为了自己,也为了家庭”,邢毅说的这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也是说给陆凡和吴虞听的。

  路灯透过夜色,把微弱的亮光洒落在水泥地上

1234567891011下一页
扫码
作者徒步的蚂蚁所写的《逆风扬尘》为转载作品,逆风扬尘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逆风扬尘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逆风扬尘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逆风扬尘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逆风扬尘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逆风扬尘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