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春漏短最新章节 > 春漏短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春漏短 连载中
分享春漏短

春漏短全文阅读

春漏短作者:临溪钓叟

春漏短简介:性格呵呵的陆远行走江湖,一路捡宝,慢慢卷入了一场浩大的江湖纷争,从一个袖手旁观的看客慢慢变成主导浩劫的推手,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https://www.uukanshu.com
-------------------------------------

春漏短最新章节第122章 川云2大门
第2章 路见不平1声吼……对不起,我没刀(2)
春漏短全文阅读作者:临溪钓叟加入书架

  “啊,公子小心!”女子倒下的瞬间,不禁呼出口来。陆远心下一急,赶忙起身——挑开长凳闪一边去。紧接着,只听一声略显沉闷的响声——

  “噗!”

  女子竟是匍匐于地上,只是那眉宇间竟还露出了一股娇弱的媚态。

  “嗯,放心吧这位夫人,我没事。你还好吧?”陆远的声音悠悠传来,却是让那女子心中暗恨了一下,问我好不好,却是为何不接住我?

  “奴家没事,公子没事就好。”女子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全无憎怨之色。

  “哼,兀那山野小子,却是好生失礼!这位姑娘不慎跌倒,你却不帮扶一下,真是全无江湖义气!”星月宗那三星弟子此刻倒是说了一句,面露得色。

  “哼,怎地?老子教训自家婆娘,你还要管闲事不成?”见到有人接话,男子眉头微不可察地挑了挑。

  “就是就是,这大汉教训自家婆娘,我又怎么好掺和人家家事?”陆远见星月宗男子搭话了,心中微不可察地鄙夷了一下,却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然而,终究是少年心性,那星月宗弟子或许是仗着自己身份,或许是涉世未深,直接对着陆远冷哼一句,

  “似你这般懦弱怕事之辈也敢在江湖上行走?不怕惹人笑话。还有,你这汉子,都说好男不跟女斗,你自家夫人究竟犯了何事,要你这般粗鲁动手?”

  “我婆娘所犯何事,我为何动手打她,这是我的家事,你还想管不成?”汉子怒目瞪向星月宗弟子。

  “哼,这闲事我何某人还就管定了,”那弟子撸了撸袖子,嘴上却是不留情面,“似这般娇美的夫人跟了你这糙汉莽夫,那得是鲜花儿掉进多臭的粪坑里才能形容得来的?你竟不好好珍惜!简直是暴殄天物!”

  说着,那名何姓弟子径直一拳打向了那汉子。汉子也没想过那人居然一言不合就动手,不禁楞了一下,紧接着右眼一黑,钵大的拳头竟是迎面而来。

  “哎哟!你,你,你竟然还打人!”汉子不禁跌倒在地,手指着何姓弟子。

  “呸,就打你了,怎地?”何姓弟子还打算再上去补上两脚。

  “够了,何务谋。我们这趟是出来办事的,谁让你惹事了?”星月宗女弟子出声制止之下,那何务谋才停手,转头却是扶着人家的夫人坐到自己身边的位置上。

  “这位夫人你别怕,有我们星月宗弟子在,你夫家不敢来找麻烦的,有什么苦尽管跟我们说。”何务谋心下得意,嘴上却郑重其事。

  “好好好,你们星月宗我惹不起,但这是九江,可不是你们一宗独大!哼!”男子放了句狠话便走出旅店。

  “呿,什么玩意儿!夫人别怕,尽管说出你丈夫的罪行,我们一定为你做主!”

  “谢谢何公子!奴家本是定边人,因家中闹灾荒,逃难到南方,不想竟被我阿爸卖给了这江锤子……”那女子见何务谋问话,也就开始大倒苦水,直把何务谋听得义愤填膺。

  陆远的饭菜陆续上来,并吃得差不多了,两人还在聊,而另外一个星月宗的浓眉弟子也想插话,但奈何嘴笨,又害怕大师姐,故而只得抓耳挠腮,不知所措。此刻的星月宗女弟子却是面带薄怒,显然已经不耐烦了。那女子却是置若罔闻一般,一边诉苦,一边抹泪。这一顿饭的功夫,两人倒是相谈甚欢,入店吃住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就在这时,几个衙役冲进了旅店,而后一个男子走了进来,用手指着何务谋道:

  “官爷,就是他!他不仅强行留下我婆娘陪酒,还出手打了我!”

  而此刻,何务谋却好似胸有成竹一般说道:

  “哼,你倒是恶人先告状了。你家娘子都告诉我了,这一年多来你是怎样虐待她的,她说你不仅不给她饭吃,还天天无故打她,小爷我这是好心,准备解救你娘子逃出你的魔爪!几位官爷要是不信,大可问问这位小娘子!”

  “是这样吗?”那衙役领班的倒也没有偏心哪一个,还是回头看了看依旧在抹泪的那女子。

  “官差大哥,这位公子说的……”女子眼泪汪汪,指着何务谋。

  “小娘子别怕,有我星月宗何务谋帮衬,尽管说实话!”何务谋拍着胸脯打包票。而星月宗的女弟子却是怒拍了一下桌子,转身拉着那浓眉弟子上楼去了。

  衙役也不理会,直接问那女子:

  “究竟是如何,但说无妨。”

  “是,官差大哥!这位何公子在奴家进这旅店的时候,便百般调戏奴家,还出手打了奴家的夫君,说奴家的夫君是糙汉莽夫,配不上奴家,还要奴家陪酒,不陪就让星月宗追杀奴家与夫君……”女子用衣袖摸着眼泪,“官差大哥可要为奴家做主啊!”

  “啊?姑,姑娘,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啊……”何务谋闻言,先是一愣,紧接着却是有些慌神了,虽然他星月宗乃是江西大宗门,但还没那么大胆子敢挑衅官府的威严。

  “好一个登徒浪子!给我拿下!”听到那女子陈述,衙役领班喝了一声,其他衙役便拿着威哨棒要上前拿人。

  “等,等一下!”何务谋心下着急,却是想起一事,忽然喊了一声,然后对着陆远道,“兄台,兄台你可得为我作证啊!你可是听到了我们谈话,我所言句句属实啊!常言道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该拔刀相助的时候还请不要吝惜!何某必定感念在心!”

  “咳咳,对,路见不平一声吼,请容我吼一声‘哈’!”哈了一声,陆远就坐下去,继续扫荡残羹冷炙。

  “没,没了?”何务谋傻眼了。

  “没啦!路见不平一声吼,足够了。至于拔刀相助,”陆远看了看自己的周边,又摸了摸自己的身上,然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对何务谋歉然一笑。

  “对不起啊兄台,我出门没带刀……”

  ……

第3章 江湖老油条的互吹
春漏短全文阅读作者:临溪钓叟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陆远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洗了个脸,漱了个口,然后下楼叫了两个小菜就着米粥吃了起来。

  就在这时,星月宗的一男一女两个弟子从楼上匆匆下来,路过陆远身边时,转头看了一眼他,也没多说什么,神色匆匆地夺门而出。

  “嘿嘿,这两位,今天应该是去接那位无谋兄了吧?”陆远心中暗道,然后转头继续吃着早餐。此时,昨日坐在西北角的壮汉也从楼梯上下来,陆远回头一看,大汉也向着他这边看过来。昨日坐在角落,加上天色偏暗没看清,这回算是看清楚了,大汉长得剑眉倒数,大眼高鼻,一嘴络腮胡子,把嘴巴遮得严严实实,此刻再看,这大汉大约四十岁左右。

  两个男人之间彼此对视,是一件有些尴尬的事情,没有含情脉脉,没有互相激赏,陆远只好拿起面前的粥碗抬了抬,示意对方一起吃饭。大汉点了点头,也不拒绝,走到陆远所在的这桌坐了下来。

  “小二,添副碗筷给这位大爷!”陆远对小二喊了一句,小二颠颠地拿了副碗筷过来,给大汉摆上。

  “来壶烈酒。”大汉难得开口,这是陆远第一次听大汉说话。声音有些糙,似乎喉咙受过伤,还带着一点沧桑感。但作为男人,这个声音倒是挺符合他的形象的。小二闻言自然是哟呵一声去拿酒了,没多久便拿了一壶上好的酒过来。陆远一看,偷偷瞪了小二一眼,丫的这一壶酒恐怕要花掉大爷两百文钱。

  “这位英雄,小弟陆远,来自福建。敢问英雄贵姓?”陆远举杯向汉子示意了一下,问了句。行走江湖这些时日,陆远深谙一个道理,那就是不管面对善人恶人,嘴甜一点,总不会得罪人。

  “叫我老五就行。”大汉淡淡说了句,拿起酒杯一口闷了,然后也不计较桌上的菜是残羹冷炙,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就往嘴里送。

  “那小弟就斗胆,称呼你一声老五哥啦!”陆远见大汉喝了酒,说了句,也将自己杯中的烈酒喝光。见陆远识相,而且这桌酒菜是陆远请的,老五也不好再冷冷对待,进而开始跟陆远攀谈起来。

  “陆小哥,昨天那一幕,我全看到了,没想到你年纪轻轻,江湖经验竟然如此老辣?”老五稍稍回敬了陆远一句,说是恭维,也不算,只是实话实说,但一句话说出来,陆远就知道,这个老五也是个老江湖,嘴上不夸人,一句话却说得人心里舒坦。

  “嘿嘿,哪能跟老五哥相比?小弟还是嫩了点,比方这座位的选择上。如果像老五哥那样找个犄角旮旯偷偷观察,也省了那一身麻烦。小弟虽然年幼,但早年我父亲走镖的时候时常带着我,这些年老跟他闹矛盾,一生气我就离家出走,所以多少积累了一点江湖经验,当不得老五哥的夸赞。”陆远被夸,多少有些飘飘然,嘴上谦虚,脸上的笑却是掩饰不了。好在老五也明白,年轻人就是如此,当下也不在意,跟陆远倒也聊了起来。

  这一有人聊天,时间过得就是快,两人边喝酒边聊天,不知不觉竟到了午时,瞧着这上午是赶不了路了,陆远索性再延长一日住店,叫上一桌子酒菜跟老五继续攀谈。

  就在两人相谈甚欢的节骨眼,星月宗三人从外面回来了,那女弟子一脸怒色,进了旅店径直往楼上去,大块头二星弟子连忙招呼小二,让他给送酒菜到房间去,那眉目清秀的三星弟子何务谋却是一脸歉然地追着那名女弟子说着什么。三人路过陆远这桌的时候,何务谋忽然停了下来。

  “你小子够狠,昨天竟然不给小爷作证。你等着,星月宗的弟子可是不好惹的!”何务谋举起手指,双目瞪圆,咬牙切齿地对着陆远放了句狠话。

  “哎哟?何师兄,您别吓小弟,小弟这是哪得罪您了?您大人大量别跟小弟计较了。这不,昨天那小娘子的嫩手您摸着也舒坦吧?小弟都把这么好的机会让给师兄了,您要还不满意,大不了下次再有这种机会,小弟一并,都让给师兄您看可好?”陆远听了,赶忙站起来,一脸委屈着急地看着何务谋,又是摆手又是跺脚地说了一通,原本何务谋看陆远真着急了,脸色稍霁,又露出了一脸高傲的笑,没曾想听到陆远的话,一时竟没反应过来。待到听明白了,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憋得一脸通红!

  “你!你好得很!给我等着!哼!”何务谋狠狠指了指陆远,随即转过头朝房间方向走去。

  “诶,何师兄别生气啊!要不一起坐下来喝杯酒水?何师兄!何……”

  “别叫了,再叫人家真的就拿剑下来砍你了,”老五笑着说了句,“我说你小子挺机灵的,怎么对他还这么冲动?”

  “啊?对他冲动?犯不着。昨天那局我算是看出来了,今天这家伙能够顺利出来,肯定花了不少钱。有给官府的,也有给那对假夫妻的。跟官府比起来,星月宗算个屁?没有躲过麻烦,那就避重就轻,反正过了江西地界,甚至出了九江,他星月宗屁都不是。”陆远拿起酒杯轻轻晃了晃。

  “你是认为,星月宗不会因为这种草包弟子大费周章地追杀你吧?”老五笑着戳破陆远的一点小心思,陆远笑了笑,说道,

  “还是老五哥聪明,跟你说话都不用费劲儿。哪像那个草包,昨天明明已经提醒他了,还愣往上贴。”

  “哎,奉劝你一句,少惹是非。昨天的事情,你不躲,落你身上顶多花钱了事。躲了,如今反而惹了一身骚。星月宗不会为了一个草包弟子大费周章追杀你,但如果为了宗门颜面,怎么也要将你带回去兴师问罪一番,再让你家人来领走你。不清楚你的背景,他们不会动你,但总归要费时费事。”老五摇摇头,叹口气道。

  “老五哥这么说,那我还是赶紧走吧,省得那小子真拿我出气!”陆远听闻老五的说法,缩缩脑袋说了句,顿时有些后怕。

  “也好。你好歹叫我一声五哥,我与你同行,路上还能照应一二。”老五也不矫情,直接拍胸脯打包票。

  就这样,两人各自回了房间拿了包裹就往外走,陆远也顾不得还多付了一晚上的房钱。倒是老五,不忘将桌上的酒水倒进自己的水囊中带走,看来也是个贪杯之人。小二喊了两三声,见人头也不回,便不再喊了。毕竟人家该付的钱都付了,房间不住还多了一份收入呢,晚上还能租给别人,多划算!

第4章 何师兄怎么老是你啊?
春漏短全文阅读作者:临溪钓叟加入书架

  关于如何走,陆远跟老五在出了九江城之后也探讨了一番。星月宗宗门在九江城西面山上,九江南面是鄱阳湖,湖泊够大,按照老五的意见,就是避开西面星月宗山门所在,两人往鄱阳湖里一蹿,任星月宗能量再大,也是大海捞针,绝对很难将两人找到。

  但陆远却认为,他俩能够想到的,星月宗甚至那三名弟子肯定也能想到,说不定会抄近路在到达鄱阳湖之前拦截他们二人。但西面星月宗山门所在却是不一样,他们绝不会相信陆远二人有胆子在得罪他们之后还从星月宗山门底下溜过去。这叫灯下黑,也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最终,老五也认同了陆远的想法,往西面星月宗山门下行经,走出九江地界。当然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就冲出去,两人还是做了简单的变装,尤其是陆远,换了身粗布行头,给自己脸上抹点泥巴,原本翩翩公子哥的模样倒是没了,更像逃难的难民。

  如此行了四五日,两人竟然来到了岳阳。也亏得两人一个内力深厚,一个年富力强,这六七百里路对于两人来说不算太长。估摸着走过最后一条林荫小道,就能够进入岳阳城了,陆远与老五就着附近小溪的水清洗了一下自身,换上干净的衣服,再次恢复各自的容貌。

  “嘿嘿,这进入湖南地界,晾他星月再横,还能横过界不成?”脱离险境,陆远难得放松,立马得意起来。

  “哼哼,这是你运气好。不过真别说,你这灯下黑还真管用。谁知道咱俩竟然偷偷摸摸从星月宗山门下摸过来?估计那三个星月宗弟子正在鄱阳湖边上气得直跳脚呢!哈哈哈哈!”老五也难得开了句玩笑,毕竟奔波了四五天,不说人困马乏,精神高度集中还是要的,这坚持四五天,也够累。

  “老五哥,接着咱怎么走?”陆远这回不再当狗头军师了,老五是真正的江湖客,自己只是偶尔出来浪荡江湖,真正熟悉江湖的,还是老五。

  “嘿,咱去岳阳楼看看。在九江没能看到鄱阳湖,到了岳阳,去看看洞庭湖,一点也不比鄱阳湖差!就是可惜了没能看看当年鄱阳湖那件大事件的地儿。”老五嘿嘿一笑,声音虽然有点糙,但豪爽的气概一点都不受影响。

  “哟?老五哥也知道当年那件事?”陆远不禁对老五有些刮目相看。

  “那是,如今才过去四十来年。没能早生个十五年是我的遗憾,否则当年一定要参加那件大事。”老五嘿然一笑,对于那件大事颇为神往。

  “老五哥也莫要遗憾,生逢乱世未必就是好事。江湖之大,总有老五哥发挥的舞台的。”陆远拍拍老五的肩膀爽朗说道。

  “哈哈,你倒是豁达。也罢,不能让你一个小辈比下去,走,咱就进岳阳城,去看看那洞庭湖究竟他娘的多大!”

  “走,咱优哉游哉地去看洞庭湖究竟他娘的多大,让星月宗的无谋老兄自个儿在鄱阳湖蹦跶去吧!”陆远也仰天大笑,两人就这样互拍肩膀向前走。

  “你说谁在鄱阳湖蹦跶啦?”就在这时,一个阴鸷的声音从两人前进方向的林荫小道旁传出来。

  “谁!”听到有人说话,老江湖老五立马警觉了起来。陆远轻轻拍了拍老五的肩膀,示意他放松。

  “别担心老五哥,是星月宗的无谋师兄。无谋师兄,忽然出现在我面前的,怎么老是你啊?”陆远淡淡说了句,紧接着,三个身影从林荫道中走了出来,正是星月宗的三个弟子,“为了小弟这点破事让无谋师兄三人从江西九江一直追到湖南岳阳,小弟还真是受宠若惊啊!敢问星月宗在湖南地界,也有分宗?”

  “放心吧,陆小弟,星月宗别说进湖南地界,就是出九江地界,都得夹着尾巴做人。”看到是何务谋三人,老五顿时放松了下来。

  “哼,为了你这小贼还不至于让我们三个人追到这里。只是不知道咱们是真有缘分还是你贼胆够大,我们仨办事的地点就在岳阳,你们竟然也越过我星月宗山门来到岳阳。哼,之前那笔账正好跟你算算!”何务谋目光阴冷地看着陆远,捏了捏自己的拳头。

  “等等,何务谋。我先把话说清楚。”就在这时,星月宗女弟子走了出来,显然她是此次行动的主导者,“在下星月宗四代弟子李月,这位兄弟,我星月宗无意为难你,也没工夫为这点小事找你麻烦。但是,你对我宗门弟子见死不救,致使何务谋在大牢坐了一天,有损我星月宗的威名,我们不得不计较计较。不知道兄弟有何高见?”

  陆远见这个李月还想用星月宗的名头压自己一头,顿时冷笑了一声。

  “请恕我直言,这件事本身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与我何干?在何师兄为那位夫人出头的时候,我已经好心提醒过何师兄,这是人家家事。何师兄不听劝解,执意入瓮,那就是你们不识好歹,我好心提醒反倒成了罪人?天下有这样的道理?至于最后没有给何师兄作证,请恕我无能为力,那个局明显是地方官府与那对夫妇联合设下的,为了你们星月宗去得罪官府?我真不知道你们星月宗是否有这样的面子。既然你认为这是结下梁子了,那行,想怎么解决划下道来。我平安镖局陆远接下了。”陆远带着微微冷嘲的口吻说道,并且亮出了平安镖局的名号,正是告诉李月,想用星月宗的名头压自己,那就是跟平安镖局作对,需要好好掂量掂量。

  “平安镖局……陆远……”

第5章 何师兄剑法高超!何师兄……你怎么了?
春漏短全文阅读作者:临溪钓叟加入书架

  李月琢磨着陆远这个名字,登时为难了。平安镖局是走镖的,在福建、江西、浙江、广东、湖南一代都有行走,最远的镖甚至走到了西域。别看平安镖局只是一个福建的二流势力,但其影响力可不比一般宗门小,镖局内部的镖师身手都不错。

  倘若只是这样,星月宗倒也不忌惮什么,关键是近来星月宗跟江西境内另一个大帮派聚义庄之间隐隐有争夺江西第一门派的趋势,双方对于附近的江湖势力都竭力交好,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影响不小的二流镖局就显得重要起来了。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陆远这个人,陆远姓陆,平安镖局的总镖头姓陆,叫陆高。除此之外,再无其他镖师镖头姓陆了。这就意味着,这个陆远跟陆高,非子即侄,地位不一般。而何务谋只是一介三星弟子,在星月宗内一抓一大把,如此一比较,两人身份高下立判。

  但让何务谋就这样放下,显然是不可能的。如此,只能将事件定性为两人之间的私怨,与宗门无关,而且关键时候,何务谋出手收不住,还得帮陆远接下,免伤和气。

  “我明白了,陆师弟,此事乃你跟何务谋之间的私事,何务谋想要挑战陆师弟,我们无法阻止。但对于何务谋的行事作风,我们一定如实秉明宗门长老,还望陆师弟谅解一二。”李月很快做出了判断,并立即将解决方案提出来。

  “好说好说,正好师弟最近也技痒,就领教领教何师兄的高招。还望何师兄手下留情。”陆远盯着何务谋说了句。

  “哼,我会的,陆师弟。”何务谋真的无谋,但却不是真傻,李月将这件事定性成私人恩怨,未尝不是保全他,至少他如果败了,也只是技不如人,回宗门顶多被罚关禁闭苦修。但如果是将宗门背景拿出来,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败了丢的就是宗门的脸面,责任之重,不是简单关禁闭能了事的。哪怕胜了,为了自己的一件蠢事让宗门将一中立镖局推到对立面,那自己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相反如果是私人恩怨,比武解决,胜了则是为宗门争光,也不会太伤和气,顶多送点礼就能解决的问题。

  当然,如此定义也意味着,无论胜败如何,此后星月宗所有人都不得以这件事的名义对于陆远进行任何挑衅,更别说追杀了。

  但对何务谋来说,教训陆远,他以为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何须假他人之手?自信,这是身为江西境内大宗门弟子的自信。从心底,何务谋还是看不起走镖出身的陆远。

  当然,两人的比试,不会因为何务谋认定自己会赢就终止。两人相隔两丈远,很快地在林荫道上站定,老五、星月宗剩下的两个弟子都自觉退出去一丈远。

  “拿出你的兵器吧!”何务谋亮出了自己的制式长剑,指着陆远傲然道。

  “哦,我找找……”陆远闻言,将包裹放一边,左摸摸,右摸摸,忽然拍了一下脑袋,“哎哟你看我这记性,对不起啊何师兄,我出门没带刀,之前说过的!”

  “噗,那你拿什么比试!”何务谋已经蓄势好久,将精气神都调整到极为紧绷的状态,就等着比试开始后立刻爆发,没想到等到的却是陆远这么一句,气势忍不住为之一泄,登时气得直翻白眼。

  “啊?我啊,从小跟我爹练鹰爪功,还是一双肉掌用起来更舒服些。可以开始了,何师兄。”陆远甩甩自己的双手,活动活动指节,两手一前一后微微虚张,配合脚步。

  “呿,早说啊!看剑!”何务谋啐了口,重新运劲,左手掐剑诀,右手抖了三个剑花快速向陆远刺了过去。

  “哇!何师兄好剑法!哇,何师兄好快的速度!哇,何师兄这剑技简直惊为天人!哇,何师兄……你怎么了?”陆远眼看着何务谋快剑袭来,双脚稳稳站定,嘴巴却一刻也没停下,时不时砸吧一句。待到剑身即将临身的时候,看准了剑花抖动的方向,原本微微向前的右脚抬起,向后一个侧步,整个身体向右侧身,陆远闪过了何务谋的一剑。同时左手食指立起,其他四指状如虎爪般微张,迅速伸直左臂,临近何务谋腋下之时竖起手掌,食指狠狠戳在了何务谋拿剑的右手臂腋下,同时闪过何务谋一剑之后陆远右手迅速从何务谋已经失去力气的右手上将剑夺了下来,闪身,双手齐动,夺剑一气呵成,似乎是演练了千万遍一般。

  此刻,右手腋下遭到陆远左手食指戳刺,何务谋右手不仅使不出力气,甚至整条手臂都在微微发抖。原来陆远不仅因为常年练习鹰爪功指力强劲,而且在指间附着了一小股内力,透过腋下附着刺激极泉穴,造成了何务谋短暂的右手失力。

  兵刃被夺,受制于人,哪里还需要继续比下去?李月让另一位弟子赶紧过来将何务谋抬走,自己则对陆远抱拳道:

  “陆师弟身手不凡,对穴位掌握竟如此精准,李某佩服。何务谋技不如人,当有此败。”

  “李师姐客气了,这是何师兄的剑。我们就此别过吧。”陆远将何务谋的剑递给李月,李月接过之后,彼此抱拳,陆远跟老五径直先走进了岳阳城。

  ……

第6章 我只是……背个美文而已
春漏短全文阅读作者:临溪钓叟加入书架

  “嘿,陆小弟,没想到你手上功夫挺了得啊!刚才那一指对时机、力道、角度的把握十分精准,不像是生手。而且虽然有点鹰爪功的影子,但更像是一种指法。”进了岳阳城,老五有些好奇陆远的身手,忍不住试探性地说了句。

  “嘿嘿,在老五哥面前班门弄斧了。说是指法也不确切,那确实是我从我爹的鹰爪功上变招过来的,幼年时候习武,我爹常常让镖局里的镖师跟我切磋,那时候小,镖师大多让让,我爹也没说啥。但从十二岁开始,镖师一旦稍微放水,我爹就亲自上阵,非把我打得鼻青脸肿。这样一来,镖局里的镖师也就不敢放水了。但要想赢这些镖师,就一定要出奇制胜,幸运的是我跟镖局的老医匠关系不错,找他学了点《黄帝内经》上关于穴位的运用法门,老医匠也愿意当我的陪练,一来二去倒是练出了些自己的门道来,常常能够在一些出其不意的角度上攻击到镖师的穴位,一招制敌。”陆远解释了一句,老五闻言倒是哈哈大笑起来。

  “陆小弟你天资聪慧,这一般人恐怕自己是想不出来的。你爹倒是有趣得很,也就是你们镖局的镖师忠心耿耿,要让我陪太子爷念书,我肯定不干。”

  “哈哈,老五哥要是愿意来我们镖局,那怎么也得给你一个副总镖头的位置,哪能委屈你跟我练手呢?”陆远哈哈笑着拍老五马屁,老五倒是很受用。

  “如果只是雇佣关系,那我是不干的。但陆小弟,咱俩一路走来相处甚欢,你这个小弟我是认了,只要你一句话,让老五我当你陪练,老五也豁出去了。”老五拍拍胸脯说道,让陆远顿时感到一阵亲切。

  两人走进岳阳城之后,询问了岳阳楼的方向,便朝着那方走过去。途经告示栏,只见一群人围着一张通告指指点点,陆远有些好奇,无奈老五拉着他一路直奔岳阳楼,也就顾不得其他什么了。

  两人从东城门入,径直穿过了整个岳阳城,才到西城门,登上岳阳楼之后,两人远眺君山,下瞰洞庭,水面宽阔,波光粼粼,胸中块垒为之一荡。

  “这洞庭湖,真他娘的大!”老五看着洞庭浩浩荡荡的湖水,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啥,半天憋出了这么一句。

  “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北通巫峡,南极潇湘,上下天光,一碧万顷。古人诚不欺我也!”愣了半天,陆远一口气将《岳阳楼记》的诸多名句颂念出来,这才从震惊中缓过来,心中不免有些难以言喻的感动。

  “故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三百多年过去了,文正公之美文尚能脱口而出,小兄弟看来也是此道中人啊!”一个温厚而明朗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陆远及老五转过身来,只见说话的,是一个身着深青色对襟儒衫,脚下却着一木屐的三旬男子。男子将一头长发随意扎起,儒衫之下不着内衬,径直露出了胸前一缕稀疏的黑毛。陆远继续往上看,只见男子一双星目恍若周天星辰般深邃而璀璨,剑眉微张,鼻梁高挺,若不论脸盘宽度,却是跟老五有几分相似。但男子修葺得十分整齐的胡须下,一张大小相宜,厚薄适中的嘴,让整张脸先出了一股儒雅而放荡的气质。见男子如此行状,即便是心宽如陆远,都不免有些心驰神往。

  “先生好一派魏晋风骨,小子陆远,不敢高攀。”陆远欠身说了句,不想男子竟哈哈大笑起来。

  “小兄弟一看就是江湖人,何必跟我执儒生礼呢?江湖人行事洒脱些,不必太过拘谨。”

  “哦?先生何以看出我是江湖人?”陆远倒是有些惊奇道。

  “小兄弟你双手手指细长,但指节却十分粗大,指腹平滑有光泽,指尖内收,显然是常年练鹰爪功才有的手。不是江湖人,练这鹰爪功何用?至少我是没见过书生练鹰爪功的。”男子指着陆远的手说道。

  “哦?先生莫非也是江湖中人?”陆远有些惊讶了,眼前这个颇具魏晋风骨的男子,难不成也是江湖中人?

  “咳咳,陆小弟,这位前辈……应该就是江湖人称,‘天香神指’的南指书绝,梅暗香前辈。”老五微微低头,不太敢睁眼瞧梅暗香。倒是老五说的信息,震撼了陆远。

  作为江湖四绝之一的书绝,陆远虽然未曾远涉江湖,但也早有耳闻,而且是如雷贯耳。听闻四绝乃是如今武林中武功奇高,无人能敌的四个人,各个年龄都超过六十,但如今站在面前的男子不过三旬模样,当真很难让人联想到是四绝之一。

  梅暗香对于老五,也只是看一眼,便再度将目光转向陆远。

  “咳咳,没想到竟然是书绝前辈当面,小子……”

  “哎,别小子小子的了,背了一段《岳阳楼记》,你还真把自己当儒生了不成?”梅暗香摆摆手道。

  “啊哈哈,那前辈我就不客气了。您真人比我想象中的可年轻多了!”陆远当即顺杆爬,竖起一个大拇指有些谄媚地夸了一句梅暗香,两条眉毛还顺势挑了挑,直把梅暗香看得忍俊不禁。

  “哈哈哈,你这个小子啊!我喜欢!”梅暗香看陆远那没点正形的样子,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也算是借着范文正公赐与的缘分,陆远小子,从你的站姿、动作以及你手指的情况来看,虽然你常年泡药浴,但经年练硬功留下的一些暗伤却是没有完全根治。如今年少没有啥感觉,等老了,问题就大了。给你指点迷津,从这里出去之后,直走第三个路口左转,过两条街后右转,左手边有一家药铺,里面有个叫做‘苦老头’的,能帮你治疗暗伤。”

  “谢谢前辈指点迷津。”陆远心下信服,倒不是因为身上真有伤痛,就冲着书绝这个名头,陆远也愿意相信。

  “也罢,给你一门指法,好生练习,能够纠正鹰爪功的些许硬伤,附耳过来。”梅暗香对陆远招招手,陆远一听有红包,屁颠屁颠就把头伸了过去。

  梅暗香将指法口诀、修炼技巧、运气技巧说了一遍,凭陆远的记性很快就记下了。

  “多谢梅前辈不吝赐教,陆远不胜感激!”得到指点,陆远郑重其事地给梅暗香做了个揖。

  “诶,别虚礼了,一门指法而已。好生修炼,如有所成,也算不辜负我对你的好感。好啦,跟朋友约好的时间差不多到了,我先走了。”梅暗香来去匆匆,也不等陆远道别,转个身便消失不见了。

  “走,走了……好快……”陆远却还有些发呆。

  “陆小弟好福气,平常人哪有这机会得到梅前辈当面指点?”老五有些羡慕地看着梅暗香离去的方向。

  “啊?五哥你想学吗?刚才说的指法?”陆远忽然转头问了句,老五赶紧摇头。开玩笑,愿意让自己学的话梅暗香没必要跟陆远耳语,直接说就行了。老五再从陆远这学指法,不等于得罪了梅暗香?傻子才会拎不清轻重呢。

  陆远也笑笑,开始琢磨着去找那间药铺的事情了。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临溪钓叟所写的《春漏短》为转载作品,春漏短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春漏短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春漏短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春漏短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春漏短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春漏短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