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悖言书最新章节 > 悖言书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悖言书 连载中
分享悖言书

悖言书全文阅读

悖言书作者:Agroup

悖言书简介:这本书是可以只看一半的,如果你只看白之章,你可以看到众神光辉下隐藏的晦暗;如果你只看黑之章,你可以看到群魔酣畅淋漓的战斗。但是你如果从头看起,会看都一个黑白颠倒,悖言满篇的世界.....粉丝群:490871758(如果真有粉丝就好了。) https://www.uukanshu.com
-------------------------------------

悖言书最新章节黑之章 122 支配与交易
黑之章 1 无法结缔的契约
悖言书全文阅读作者:Agroup加入书架

  第二纪元324年。

  此时神域中还是盛夏,虚空之中已是深秋。

  一支零散的军队正在一块中型虚空岩上安营扎寨,必要的军需品正一件件从苍面豹的身上卸下。这是一支混合了各个种族的杂牌军,不同族间形体差异让他们无法像正规军们那样布阵作战,这里的士兵甚至连单一种族的人都很少,基本上都是混血的亚种,更有甚者是连种族都分辨不出来的不死者。

  在“部落联合”这个虚空中唯一政体建立的初期,混编种族的军队曾被大肆吹捧。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部落联合”以共同利益为纽带的整体逐渐暴露出各种各样弊端和漏洞,甚至少数种族之间的矛盾更加激化了。

  然而生存的底线需求还是让这个松散的政体勉强维持了下来,虽然各族彼此之间小规模的摩擦不断,但是无论之前人们如何纷争,有过多少死亡和痛苦,共同的敌人和共同的利益总会让他们走到一起。

  就“部落联合”本身而言,这支军队只是表面上政治正确的花瓶,他们的任务大多数收缴粮食,运送物资,或者安装传动器种无足轻重的事。

  不过它也应该是最后的花瓶了,本来各种族之间的矛盾升级就已经让普通人不愿意加入在这种混杂的军队了,再加这支军队的上任领袖艾维斯贪功冒进而死,更使得这支军队成了耻辱的象征,同时种族之间的通婚现象也在不断减少,使得诞生的混血亚种也越来越少,这支即将凋零的军队,似乎也成了这些残余混血亚种的最后庇护所。

  军营里人来人往的忙碌着,井井有条的做着驻扎的准备工作。然而却有一个人却看起来十分格格不入,他就是现任领袖的副官阿尔桀。

  这支军队因为配给不足,大多是自制的铠甲和锻造的武器,简陋而实用。唯独他穿了一身使徒精煅的秘银甲,一尘不染的样子更像是扮演骑士的演员,而不是战场上驰骋的战士。

  他也没有参与到军营的安置当中,而是一个人蹲人在角落里,左手在地上划着咒术阵,右手中拿捏着几颗刚捡的石子,口中念念有词。

  随着时间的的流逝,阿尔桀口中的咒语越念越快,地上的咒术阵开始冒出橙红色的光芒,几颗石子也慢慢脱离了他的手心,悬浮在半空中,散发着一样的色彩。

  阿尔桀头上开始流下了豆大的汗珠,这些光芒正汇聚一处,但是当它们马上要碰到阿尔桀的时候,却好像失去了目标,无论阿尔桀怎样引导,它们就是无法触碰阿尔桀。阿尔桀越来越急,头上的青筋也鼓了起来,左眼上的旧伤甚至逐渐裂开,流出了腐败的脓水,扭曲的面孔与他光洁的铠甲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最终,阿尔桀还是没有成功,整个人脱力,一个踉跄向后倒去。这时,一双有力的手从后面撑住了他,然然后平稳的放他躺下,阿尔桀面色苍白,惨笑的说:“谢谢你,大叔...”

  托住他的人是军队里的军官,叫做路,是个看起来满脸络腮胡的中年人,身上的伤疤是他无数次死里逃生的证明,扶着阿尔桀的双手上满是使用武器留下老茧。

  路将他放下,点燃一根烟卷,皱着眉头对他说:“老大说你在这个不死者至少活了几百年了,只是能通过吃尸体让自己维持年轻的样子,我还不到50岁,不要叫我大叔。”

  阿尔桀撑起身子,苦笑的摇了摇头:“我也是跟风...大叔你真委婉,直接就说食尸鬼就行了,干嘛还‘不死者’...学【联合议会】里的长老们打官腔么...”

  大叔又皱了皱眉头,就好像皱眉头是他说话前的必要动作一样:“你还知道自己是食尸鬼?老大怎么嘱咐你的?没有灵魂就不能和任何东西建立灵魂契约,如果你现在还有灵魂就不用吃尸体来维持身体的完整了!还在这里做这种事,是苦头没吃够?还是食尸鬼真的不知道吸取教训?”

  阿尔桀放下强撑的身子,让自己全身心的放松,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唉...我只是...想多留一些底牌,用在将来保护老大。谁知道食尸鬼就是不用契约咒术呢,大家都能和自己的武器,甚至什么自然力量结缔契约,让自己变得更强...我之前以为是因为过去的环境与我不相适应,现在看来,恐怕就是因为食尸鬼太恶心,连石子都不愿意和这种东西签订契约,把力量借给我...”

  大叔看到眼前颓废的阿尔桀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因为他本身就不善言辞,而且军队刚到新的驻地,有很多事要他去忙,他只得告诉阿尔桀:“你的问题我也没有办法回答,至少在我看来,在我所见过的食尸鬼中,你是最强的,我不认为你还需要什么额外的力量,而且你也没有食尸鬼天然低智的特性,就像格鲁多...包括我所见过的过人,你的小聪明也足够你保护老大了,何必苛求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呢?”看到阿尔桀不再作答,路叹了口气,传达了老大的召集指令,便转身离去了。

  当阿尔桀推开主营的帐篷的时候,核心成员都已经站在里面了。此时的阿尔桀已经整理好自己的外表,左眼的伤口已经缠上了纱布,不过还是有些腐败的汁水渗过纱布,露出了难看的斑点。

  在大帐的中心,坐着这支军队的领袖——安娜卡西塔少尉。少尉身着同样是使徒精煅的秘银甲,而且与这身盔甲建立了鲜血契约,使得这副盔甲完全贴合了她的身子,你甚至可以隐约感受到少尉曼妙而强韧的身型。

  在臂甲的侧面有着明显的契约烙印,骄傲的显示着它主人的印记,这让它与阿尔桀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那一套相比,就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

  安娜卡西塔扫了一眼刚进屋的阿尔桀,眼中露出些许的不满,但她没有发作,而是用平静的语气说:“辛苦各位了,经过这段时间的行军,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这次来到这里,是因为上面要求我们将附近的几块中型虚空岩安装上传动器,为圣战做准备,但是附近有的聚落好像不愿意配合,我们要尽量和平解决,不要惊扰村民们正常的生活,还有就是上次征缴的粮草已经全都运送给正规军了,安装传动器的过程中最好征收一粮草些作为我们的补给。”

  少尉的话音刚落,底下就传来了将士们的不满声。“凭什么我们辛苦弄来的粮食不能自己留下啊?”“正规军就是大爷吗,我们又不是不能上战场!”“他们拿我们当什么?炮灰和佣人吗”“就是!就是!”

  听到将士们此起彼伏的抱怨,安娜微微动怒的说:“肃静!这是总部命令,我们没有辩驳的立场,完成命令才是我们的天职!而且这次与以往不同,当地的调停机构会协助我们,并且他们已经收缴了一部分给我们的军粮,我们并不是别人的垫脚石!”少尉在众人心中的威望很高,看到她已经有些生气,大家都不再做声。

  看到他们消沉的样子,安娜无奈而心痛,从”部落联合“的角度出发,她要保证士兵们去完成任务,但同时作为他们的将领,安娜也不想大家每天做着琐碎疲乏的工作,还要遭人排挤。“都人有退下吧,今天先安营扎寨休息,整顿一下,其他工作明天再说。阿尔桀,你留一下。”安娜做完最后的部署,遣散了众人。

  “知道为什么留下你么。”安娜质问道。

  阿尔桀抚摸着自己的左眼,不敢做声。

  见他沉默不语,安娜语气软下来,继续说:“我不想责备你,但我希望你能更爱护自己,还记得立下的誓言么。”

  阿尔桀点点头,抽出自己的佩剑,用双手托举过头顶,单膝跪下道:“我将誓死追随您,守护您,直到时间走向终结,身躯化为灰烬,灵魂失......”

  “好啦好啦!谁要听你再说一遍,我的意思是,只有你一直好好的,才能完成誓言,知道吗?”

  “嗯...”

  “我珍惜你们每一个人,就像珍惜家人一样,战争避无可避,但我不希望你过分追求力量而伤害自己。”

  安娜走进阿尔桀手微微扶起他的脸庞,盯着他的眼伤关心的问:“怎么样,能治好么?”

  “老毛病了...我去找找附近的积尸地补充一下...应该能缓解,我会带上葛鲁多,他也很长时间没有进食了。”

  安娜点点头,算是许可,紧接着说:“顺便看看附近的调停机构在哪,千万想办法让他们答应帮忙征粮!拜托啦!”

  阿尔桀睁大眼睛看着安娜,安娜调皮的吐吐舌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阿尔及瞬间意会:“放心吧,一切都会如您所愿,我能最后问您一个问题么?”安娜有些诧异,不知道阿尔桀想要问什么,但还是点点头。

  “我会有灵魂吗?”

  “当然有,你会哭会笑,会伤心,会难过,会关心朋友,会保护我,无论你的身体是怎样构成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对我而言,有您的认可,这就够了。”说罢,阿尔桀便转身退出营帐,带上葛鲁多,踏上去往积尸地的路。

白之章 2 酒馆漫谈
悖言书全文阅读作者:Agroup加入书架

  第二纪元324年。

  神域,卡斯特罗。

  艾博纳盯着眼前的大土堆,怀疑着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但是看看左右的街坊四邻,还是和以前一样,艾博纳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大喊:“卡尔!出来!鬼东西!你在干什么?!”

  土堆后面传来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哎哎!来...”卡尔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堆工具跌倒的声音埋没了。

  半响,艾博纳继续发问:“能出来吗?你在干嘛?用不用我帮你?”

  土堆的后面的铁匠铺的地面已经挖了一个深深的坑,坑口不算大,但是从土堆的高度可以看出,底下的空间已经相当大了,真不知道卡尔唱的这是哪一出。

  此时,卡尔已经灰头土脸的从坑里爬出来了,将铁锹立在一旁,一边拍打着自己身上的尘土一边说:“隔,隔壁的卡,卡,卡洛琳奶,奶奶说...我我打铁的声音太,太大...”

  “所以你挖了个地下室要在下面打铁?”

  “对...对...”“那风箱熔炉之类的怎么办。”

  “回,回头...”

  “回头在弄一套?”

  “对...对。”

  说实话,隔壁的老太太一直很尖酸刻薄,老卡尔掌管铁匠铺的时候就矛盾不断。卡尔本身性情憨厚善良,就是一紧张就爱结巴,总喜欢照顾周围人的感受,现在他掌管铁匠铺,艾博纳心疼自己的傻兄弟,不知道老太太将来要怎么挤兑他呢。

  “别弄了,回来再弄,先去喝杯酒解解乏,我有事和你说。”

  “好...好。”

  现在是傍晚时分,酒馆中的人不算多,也不算少,镇中大多数的男人都在这里喝酒,女人们则在彼此的家中三五成群的讨论着镇里的八卦,至于那些年轻的情侣,他们此时恐怕正在卡斯特罗风景美丽的后山约会。

  酒馆里的居民们有的时候喝到兴头上,就放开嗓子唱着歌,偶尔会有路过的吟游诗人加入其中。他们或是掏出自己的乐器演奏,或是唱几首当地没听过的民谣小调。人们合着歌声,跳着舞,工作一天的压力随着歌舞一扫而空。

  “所以呢?你到底发现了什么秘密?”坐在角落里的卡尔和艾博纳没有加入狂欢的人群,而是小声的讨论着自己的事,此时卡尔已经有点微醺,倒是口齿反而没有那么结巴了。

  艾博纳喝了一大口麦酒,摇摇头:“不,你没明白我的意思,大仓库里面肯定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我不确定具体是什么。”

  卡尔一只手摩擦着酒杯,另一只手拖着腮帮子,一脸疑惑的问:“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大仓库里藏着宝贝的传说不是很久以前就有吗?之前问你还说是假的,结果你才当了一天管理员,就开始疑神疑鬼,怎么,你也想找那些宝贝?”

  “你知道个屁!和你说不明白了。”艾博纳就觉得很烦躁,卡尔没看过老爹留下的羊皮卷,没办法理解他的意思,实际上,卡尔根本不怎么识字,小时候在教会学校的时候就不喜欢读书,而是喜欢捣鼓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老卡尔觉得自己的儿子将来要当铁匠,用不着认识多少字,也就随儿子的性子去了,所以就算羊皮卷摆在他面前,他也是一头雾水。

  艾博纳不想就这个问题继续和卡尔纠缠下去了,转头看向狂欢的人群,他的视线扫过人群时,被柱子上的海报所吸引。他抬手敲了一下卡尔的脑袋,卡尔恼怒的问:“你干嘛?”艾博纳示意他往柱子上的海报看,这是一张教会宣传秋收节的海报,虽然现在还是盛夏,但是一旦入秋,就要准备秋收节了。

  对于神域来说,秋收节的意义十分的特殊,一般来说,秋收节是赞颂自然与福泽之神——菲丽斯女神的节日。

  但是就算所处的神域不是以农业经济为主的卡斯特罗,也会加入到这场狂欢之中,因为当深秋过后的几百年寒冬,就是虚空生物入侵的时段,不知道是寒冬带来了恶魔,还是恶魔带来了寒冬。

  无论如何,对于很多人来说,秋收节,就成了生命中最后的狂欢。没有人知道虚空生物们从哪来,会侵入到哪,只知道所过之地,皆为焦土。所以有很多人会选择,在秋收节这一天向自己心爱的人告白,不给自己的生命留下遗憾。

  教会自然会组织军队参与保卫家园的圣战,同时也会体谅普通的民众,在各地举办盛大的秋收节舞会,让人民在狂欢中聊以**,驱散即将到来的战争与死亡带来的阴影。

  卡尔和艾博纳兄妹是青梅竹马,而卡尔从小就喜欢艾博纳的妹妹邦妮,只是一直没有勇气告白。

  邦妮小时候就是个美人胚子,现在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大姑娘,自然追求者不断。而艾博纳和卡尔打小就穿一条裤子,当然明白好友那点小心思,所以追求者全被艾博纳挡了下来了。

  艾博纳觉得自己的兄弟是真不争气,最近配给所长家的儿子肖一次又一次的上门。肖和卡尔这种死脑筋不一样,就算人被挡在外面,也要把礼物留下,而且不知道从哪打听到邦妮喜欢唱歌,专门花重金找吟游诗人创作情歌,在姑娘的闺房外弹唱。这么一来二去的,姑娘的心里哪还有卡尔的位置?

  卡尔懊恼的挠着头说:“肖不是也很好吗,懂得讨女孩子欢心,配给所长的家里也一定很富裕,邦妮嫁给他应该会享福。”

  艾博纳是真想给自己的好友脑袋上再来一下,秋收节眼看在即,如果卡尔一直这个样子,妹妹多半会嫁给肖。虽然肖的家境各方面都不错,不过他爸作为配给所长,这些年没少克扣乡民的物资,贪污受贿更是数不胜数。

  想到妹妹将会嫁到这种人家里,艾博纳是一百个不放心。而卡尔是从小就认识,知根知底的朋友,艾博纳作为哥哥,也作为卡尔的朋友,当然希望他们二人能在一起,奈何自己苦口婆心劝不动自己这个死脑筋的兄弟。

  就在他们二人墨迹的时候,酒馆外一队追兵正在全力追捕一个犯人。

  这支队伍的成员都是来自【神圣裁廷】的执剑者,他们是直接隶属于秩序与光明之神的特务机关。

  而被追捕的人,则是一个普通的黑市商人,虽然他不是执剑者的对手,但他在黑市里混了那么久,做的也是刀尖上舔血的买卖,保命的本事也是有的,这样一来二去,双方竟然僵持不下,一个抓不到,一个跑不了。

  实际上黑市买卖哪个地方都有,就是要管也犯不上【神圣裁廷】直接插手,但是这次的家伙碰到了禁区,他手上有恶魔的契约书,这东西在虚空里算不上稀有,很多虚空生物甚至能直接画出契约阵,向万物借取力量,使用契约咒术,而他手上的契约书说白了就是个便携版的。

  但是,契约书的运行原理完全与神域中的法则相悖,神族的力量来源于对大神祇的信仰,这种信仰之力是神域建立的根基,试想如果人人都能从别的地方轻易得到力量...

  黑市商人实在是慌不择路,在卡斯特罗的小巷里上窜下跳,由于天刚黑,路灯还没点亮的关系,他很难看清眼前的路,一头扎进路边上的大土堆中,不过也不能怪他,谁能想到这路中央哪来这么大的土堆。

  这一跤摔得是真惨,门牙被土堆里混着的石头给磕断了,怀中的契约书也顺着坡滚到了铁匠铺的坑里,后面的执剑者瞬间赶上了他,将他按住,不由分说的给他带上头套,然后一起消失在夜色中。

黑之章 2 耳语者
悖言书全文阅读作者:Agroup加入书架

  第二纪元324年。

  虚空之中,阿尔桀和葛鲁多正在去往寻找积尸地的路上。

  阿尔桀越走越觉得不太对劲,他怀疑自己作为食尸鬼的嗅觉是不是失灵了,在军营里的时候,他就觉得有细微的血腥味,和我们一般意义上血腥味的不同,这种血腥味中混杂着死亡与混乱气息,对于食尸鬼而言,这是附近存在着积尸地的表现,是积尸地独有的特征。

  当然,这种血腥味也只有食尸鬼闻得到。

  阿尔桀和葛鲁多离开军营顺着味道走,已经走了好半天了,味道是越来越浓烈,越来愈清晰,却始终找不到积尸地的存在,一般来说,能闻到现在这种浓度的味道,应该已经站在积尸地的边缘,能看到刚刚尸变的食尸鬼在里面进食。

  虽然葛鲁多平时傻呵呵的,总是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但是它作为食尸鬼来说却更为纯粹,本能也更强。阿尔桀反复向葛鲁多确认,两个人得到的信息是一模一样的,阿尔桀开始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不是遍地死人的积尸地在和他俩兜圈子,那么一定是有制造大中型积尸地的大规模死亡事件发生。

  这种情况恐怕在战争期间才会有,部落间的小规模冲突再激烈也不至于发展到屠村,但是以军方现有情报来判断附近聚落的规模,恐怕已经有聚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部落联合”建立之后颁布的《联合法典》已经明令禁止了虚空范围内部的种族私斗,并认定这种行为是对“部落联合”背叛,是向整个联合整体宣战,意在用联合体的庞大数量压制少数不服从的个体,暗示非敌即友的政治立场选择。

  虽然小规模的摩擦“部落联合”还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下设了无数的调停所来处理区域间部落矛盾的问题,同时也发布一些来自“部落联合”的命令,调配和管理物资。

  但是发生这种规模的伤亡事件是绝对不会姑息的,而调停所那边居然没有任何上报或者通知附近驻军的行为,恐怕背后涉及的利益集团不可小觑,如果是大型族群的叛变那后果更不堪设想!阿尔桀越想越觉得形式的发展恐怕已经十分严重,本来出来只是想随意补给一下,没有带传信用的燃魂鸦。

  不得已,阿尔桀决定先遣回葛鲁多独自返回,让它带着自己的手书,说明事态的严重,驻地要加强警戒,以及派遣斥候队协助调查并收集情报,而且斥候队回来的时候有葛鲁多引路,应该不会走错。

  然而葛鲁多却没想那么多,他单纯的认为,阿尔桀只是想吃独食。

  “该死!听着!葛鲁多!我就是再能吃,也不可能把整个积尸地都吃完!你现在回去给老大报信!等你回来全都是你的!”阿尔桀气急败地说。

  葛鲁多的智商和小孩子差不多,讲道理是没有用的,只能一点一点慢慢哄。

  不过此时的葛鲁多却显得十分精明:“别,别想骗我,阿尔桀...我知道你比我聪明,鲁多。你,你就是想吃独食...鲁多。”

  阿尔桀感觉自己快崩溃了,现在事态的危机程度已经难以想象,如果背后隐藏着是什么政治阴谋恐怕自己的驻军先遭殃,阿尔桀担心军营里的人,怕他们不明不白的成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阿尔桀更担心首领安娜,他誓死效忠安娜,无论将来战争的结果如何,他都不希望安娜出半点事。

  然而葛鲁多还是那副小孩子嘴脸:“我,我不听,你说什么都是在骗我,鲁多。”真不知道是谁教给他的。

  阿尔桀虽然着急,但是他明白着急是没有用的,虽然危险存在,但是尚未爆发,一切从容应对应该来得急。

  阿尔桀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一字一句的对葛鲁多说:“葛鲁多,还记的你和我一起加入军队是为了什么吗,你不是还想跟着老大去找自己的家人吗,如果老大他们因为你不回去保护,而出了什么事,你就谁也找不到了,连老大也找不到了。”

  动脑子葛鲁多显然还是比不过阿尔桀,一下子被吓坏了:”老,老大,不要,不要找不到老大,回去!回去!鲁多!“说完攥着阿尔桀的手书调头跑去。

  阿尔桀无奈的看着葛鲁多远去的背影,喃喃道:”对不起,葛鲁多,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你的家人,但是请你先保护好老大吧......”说罢,加紧了脚步,前往血腥味的源头。

  在阿尔桀和葛鲁多来的路上,正有一个带着兜帽,身穿长袍的男人走向积尸地,不过他可不是来吃饭的食尸鬼,他是来解闷的。

  对,你没听错,看戏,解闷,人总有会有觉得无聊的时候,也许你正为了生存忙碌,为了保护某个人,某件事而奔波、拼命,为了争取自由而犯下累累罪行,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对于这个男人来说,却仅仅是一部用来消遣的好戏,来帮他打法无聊的时光。

  这个戴兜帽的男人,嗯......如何称呼他呢,就叫他”耳语者“吧,大家都这么叫。他喜欢看戏,喜欢看人们纷争,争得你死我活,但是自己却从来不动手。这并不代表他缺乏力量,相反,我认为他能在挑唆了这么多悲剧和灾难后,还能继续好好的活着,没有死于仇杀,就足以说明了他的强大。

  他这次来到这里,就是来特地来观赏自己的杰作的,阿尔桀寻找的积尸地,就是出自他手笔。日复一日的生活会把人逼疯,就算你所从事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职业也是这样,只有给自己找些小乐子,乏味的生活才能继续下去,这是他的人生信条,也是他那些所做所谓的动机。他正哼着小曲,去往积尸地的路上,然而令他更感兴趣的是眼前的场景。

  从远处一个胖子正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乍一看蓝色的皮肤像是巨魔一样,然而其庞大的体型可以看出是一个吃过很多尸体的食尸鬼,也许他就是由巨魔尸变而成的呢?

  耳语者觉得有趣,食尸鬼他见过,吃到这种体积的他也见过,但是都是在积尸地当中,这种食尸鬼在大路上狂奔的景象,他还是第一次见,说实话,自己做的事情结局怎么样远不如眼前意外的景象吸引人。耳语者好奇的站在路中央,想看看迎面跑来的食尸鬼会不会和其他食尸鬼一样一口咬上来。

  这个食尸鬼就是我们葛鲁多,葛鲁多天天和军营里的人们生活在一起,早就不是到处咬人的野兽了,它看到眼前路边上站着人,马上绕开他,继续向前跑。这反而更激起了耳语者的兴趣,他伸出左脚,将路过它的葛鲁多轻轻一绊,葛鲁多巨大的块头就这么被他绊倒了。

  “大胖子,去哪啊?这么着急,都摔倒了。”

  葛鲁多本身就到呆头呆脑的,反而站起来对耳语者说:“对,对不起,鲁多。”

  耳语者简直乐疯了,这东西太有趣了,还会说话,虽然说不顺畅,但是毕竟能听懂。他决定了,今天就用这个食尸鬼做消遣了。

  他开始上下打量这葛鲁多,看到他的手上紧紧的攥着一张布条,上面好像还有字,他奇地问:“你手上拿着什么啊?可以给我看看么?”

  没想到葛鲁多十分的警戒,一把将阿尔桀的纸条扔到肚子上的大嘴里说:“阿,阿尔桀说了...只,只能给老大看...鲁多...”“

  别这么小气嘛,给我看一看好不好?”他说着,嘴角露出了无法抑制的笑容,袖子随着手腕的抬起而缓缓滑下,露出白皙的双手,用手抚摸着葛鲁多藏着布条的肚子。

  “不,不给...“

  “小气,那我自己找...”

  他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双手就像小羊从母亲的羊水里挣扎出来一样,轻轻的,将葛鲁多的肚子撕开。

  越拼命隐藏的秘密,当然就越值得去窥探。

白之章 3 艾博纳的誓约
悖言书全文阅读作者:Agroup加入书架

  第二纪元324年。

  神域,卡斯特罗。

  此时已经入夜,艾博纳推开门,见到老父亲独自一人坐在家里的摇椅上,一个人在灯光下显得十分孤独,旁边是老人刚吃完还来得及收拾的桌子。

  艾博纳进门将外套挂在衣架上,走到老人近前,一边收拾桌子,一边问父亲:“爸,邦妮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吃饭”老人没有说话,抬抬眼皮,示意他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条。

  艾博纳打开纸条,仔细的读着上面的内容:“亲爱的父亲,哥哥,今天天气很好,肖约我去他家后山的庄园里游玩,肖会在晚饭之前送我回来的。爱你们的邦妮。”

  艾博纳看看窗外的天色,显然已经远远超过晚饭的时间了,他疑惑的问:“她什么时间离开的?您怎么会答应肖带她走?”

  老人显然比艾博纳心烦的多,懊恼的说:“还不是我在去找你小子的时候,这丫头禁不住甜言蜜语的诱惑,偷偷溜出去了。我回来的时候就剩下这张纸条,人早就跑没影了。”

  时间已经越来越晚,艾博纳实在放心不下,他将餐具放在水池中,安置好父亲,起身重新披上,出门要去肖的庄园找妹妹,刚推开门,艾博纳就看见院子门口坐着一对有说有笑男女,正是肖和妹妹邦妮。

  青年男女依偎在一起,坐在路边的大理石凳上说着情话,月光洒在石板铺成的道路上,路边花丛里的蔷薇成为了这美好光景的陪衬。

  原来姑娘早以回到家门前,却舍不得与情郎作别,两人在微凉晚风中打情骂俏,小伙子闪闪发光的金发标识出他纯正的神族血统,得体的举止与穿着展现了他不俗的世家与教育,俊朗的面孔在姑娘耳边喃昵着甜言蜜语,自己身体倾向姑娘却没有接触到她,在火热难耐的感情下依然保持着自己的绅士。

  姑娘的脸上闪过幸福的红晕,身上的长裙贴合着她年轻美好的身躯,耳边昂贵的耳环在姑娘亚麻色发色的衬应下发出夺目的光彩,满眼的笑意无法掩盖这一刻时间似乎已经停止了流动,生命中美好的瞬间化为永恒。

  我想任何人看到眼前美好一幕都会觉得动容,你会从青年男女的眷慕中感受到生命与青春的美好,人生短暂,时光易老,谁不想与自己心爱的人一同白首。

  郎才女貌,天生一对,这样的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但是艾博纳看到眼前的场景心里却十分复杂,他不是那种专制独裁的兄长,他能看出来妹妹已经坠入爱河,肖日复一日的甜蜜攻略已经取得了妹妹的芳心,他不能因为自己的偏好和看法阻碍妹妹恋情,艾博纳不能为了卡尔去强迫妹妹,但他更不可能就把妹妹这样随意托付给他根本不信任的别人。

  两个年轻人听到了身后开门的声音,慌忙从长凳上站了起来,邦妮羞红了脸,深深的把头低下,肖则彬彬有礼的打了一个招呼,露出一个表示歉意的笑容。

  邦妮此时已经回过神来,意识到天色已晚,怕哥哥发作,抢先说:“哥哥,是我让肖留下,想让他多陪我一会,你别......”

  艾博纳摆摆手,示意她不用解释,然拍拍她的肩膀,对她说:“你先进屋,爸爸一直在等你。”

  邦妮低下头,迈着小碎步向家里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着哥哥和肖,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觉得自己已经做错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听话比较好,于是低头进屋了。

  “我很抱歉,艾博纳先生。”肖一边道歉,一边微微的弯腰,想让自己看起来更真诚一些。

  艾博纳没有回答他,而是看向旁边的独角兽,闻到:“这是主教的坐骑是么?”

  肖先是一愣,他没想到艾博纳的注意力在这里,然后连忙点点头,回答说:“是的,教主是我舅舅,我想邦妮也许会喜欢,就向他借来的。”

  艾博纳摸摸了这卡斯特罗仅有一头的独角兽,继续发问:“你外公当年就是卡斯特罗教区的主教吧?”

  肖猜不透艾博纳的意图,只能顺着他的问题,毕恭毕敬的回答:“是的,外公现在已经去神域中心的沃尔丁做大神官了,能侍奉奥德里奇大人是我们一家人的荣耀,说起来咱们两家也算有些渊源,早些年令尊......”

  “你想要什么?”艾博纳没有等肖说完,直接打断了他。

  “什么?艾博纳先生,我没明白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很明白。”

  艾博纳一步一步走向肖,站在他面前继续说:“你的父亲是配给所的所长,母亲是大神官的女儿,主教的妹妹,你的家庭足以完全左右卡斯特罗这个小镇,我不认为你的家人会允许你找仓库管理员的女儿当妻子的。所以我问你,你想要什么,想从邦妮身上得到什么。你这样的纨绔子弟,想要得到一个年轻女孩太过容易了,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她们都会义无反顾的献给自己眼中的爱情。而你,如果你不能娶她,只是想得到她美好青春的肉体......”

  艾博纳顿了顿,目光盯上肖,而肖还是那副洗耳恭听的模样,艾博纳微微把头贴在肖的耳边,继续说“就算你是大神官本人,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我,艾博纳以自己名字向多洛莉斯女神宣誓,愿用灵魂守护我妹妹的幸福,换取背弃者永无宁日的放逐。”

  话音刚落,一道黑色混杂着红色的光芒从遥远的【寂静之海】升起,遮盖住一颗天上的星,当誓言兑现的时候,星辰将再次露出光芒。

  两人同时听到死亡与安息的女神黑色的耳语:“我已听到你誓言,起誓者。”象征死亡的黑色烙印瞬间刻在了艾博纳的左手。

  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没有想到艾博纳是如此极端的人,本来在他宣布自己的家世的时候,他觉得对方就算不巴结他也至少不敢小看他,然而艾博纳直接用神誓的方式忽略他的一切筹码,和死神立下如此唐突的誓约,更离谱的是死神已经宣布了契约成立,他还没反应过来,艾博纳已经走向房间。

  “等等!你要做什么?!”肖已经乱了方寸,他才响起自己之前根本没有了解过邦妮的家人,以为对方会向之前那些姑娘的家人一样讨好他,巴不得他成为自己家的女婿,眼前的状况远超他的意料之外。

  艾博纳回头看了他一眼:“如果你只是想玩玩,那就滚远点,你以后爱去祸害谁家姑娘和我无关。但是邦妮不行,我不喜欢你的家人,他们的做派让我恶心,我不认为那种家庭里成长起来的你,会好多少。但如果你真的爱邦妮,能出献出生命的觉悟保护她,去爱她,我便放下偏见认可你。如果你做不到,趁着邦妮还陷得没那么深,滚吧,誓约会随着你离开她自然作废。”说完,转身回了房间,留下肖一个人傻站在路边,不知所措。

  爱情与亲情也许难分伯仲,但权势与亲情放在天平上,结果就尚未可知了。

黑之章 3 尸横遍野
悖言书全文阅读作者:Agroup加入书架

  第二纪元324年,虚空。

  什么是生活?有人说:所谓生活,就是当你认为事态的发展已经到了极限,已经不能更坏的时候,它真的可以更坏。这句混蛋话不知道是那个混蛋说的,但是此时此刻,站在调停所大门前的阿尔桀在想,那个混蛋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说出这种真理。

  这里应该就是调停所了,阿尔桀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能有在这样的配置,你看这些石砖建筑精美的拱圈结构,出自部落联合工匠们精雕细琢的卷杀,院子中心的大理石地砖画拼接出八大种族结盟时的场景,大门前则是标志着联合政府的徽章,就连满地的尸体,都穿着部落联合的制式服装。

  到达这里之前,阿尔桀觉得自己已经做出了足够的判断,他认为最差的情况大概就是一个普通聚落被敌对聚落全部屠杀,普通的村子变成了积尸地。

  而自己要做的不过是调查出施害者的身份,用燃魂鸦传信部落联合,然后想办法劝告安娜离开,不要趟浑水,继续带着部队过着混吃等死的日子就好,就算上面问责自己的军队也已经离开了事件的中心区,然后随着战事加紧不了了之。

  更何况说到战事,圣战在即的档口不可能发生大型族群叛乱,这种时候内战根本毫无意义,之前第一纪元留下的教训对于虚空中的居民们已经足够深刻了,所以这场反常的屠杀中阴谋的味道太重了,阿尔桀的小算盘打的叭叭响,绝对不可能让安娜和大家涉险,各种甩锅推脱的说辞开始在他脑海中疯狂的组织起来,到达目的之前,军队给部落联合的传信到最后的检讨基本上已经在阿尔桀的脑子里都已经写好一套了。

  但是眼前的现实还是狠狠的打了阿尔桀的脸,眼前横尸遍野的积尸地,并不是某个被屠杀的村落。死者身份,全部都是部落联合下派的调停所的工作人员,而积尸地的位置,正是调停所的位置。

  政变,叛乱,屠杀......各种各样的信息一窝蜂似的的冲入阿尔桀的脑中,眼前场景包含的信息量太大了,阿尔桀前期的推论几全部被推翻,部落间的极端冲突如果说是近似对部落联合挑衅的行为,那么直接迫害联合政府的工作人员就是赤裸裸的宣战了!到底是谁发动了这场屠杀?

  驻地的调停机关惨遭屠杀联合政府不可能坐视不理,而附近的驻军必然难辞其咎,阿尔桀不得不放弃推脱责任的打算,调整自己的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踮着脚尖,小心翼翼的进入已经变成积尸地的调停所,开始调查。

  地上的血液都尚未完全凝固,积尸地也还没有发生尸变,尸体的完整度还比较高,没有腐败的迹象,阿尔桀推断屠杀就发生在不久之前。

  地上的死者都同一身着着联合政府的制式服装,但是奇怪的是他们所配备的制式武器与一些工具全部被拿走,而笔纸之类的办公用品都被留下了,这看来这里还没有来过扒尸贼。

  阿尔桀就是在积尸地长大的,他见过无数的想发死人财的扒尸贼,那些遗落在死人身上的联合政府制作的纸笔会在黑市卖出高价,工具反而笨重,如果有扒尸贼来过那么这些办公用品一个都留不下。那么带走这些制式工具和制式武器的,只能是屠杀的制造者了。

  接下来阿尔桀开始检查这些尸体的伤口,作为一只食尸鬼,阿尔桀比大多数人都要了解他们自己的身体结构,因为他见过太多也吃过太多死人了,他对于各个种族身体了解到了什么程度呢?大概是一个高级外科医生的水平,所以他有的时候也在忙不过来的时候客串一下军医的角色。

  这也让他见过了不少形形色色的伤口。眼前的尸体上的伤口不是钝器就是一些性状复杂的利器造成的,恐怕自制武器不在少数,有点像阿尔桀军队里的情况,这也进一步解释了为什么调停所里制式工具与武器被一扫而空,看来袭击者的整体装备水平也十分的落后。

  那么新的问题又来了,装备水平极其落后的袭击者是如何将装备精良的配给所一扫而空的?难道是单纯靠着数量压制么?可是如果大量的人向调停所聚集,必然形成对持,那应该会有向附近驻军求救的燃魂鸦才对,可安娜他们一点讯息都没有收到,这说不通啊。

  随着对越来越多的尸体进行调查,阿尔桀发现这些尸体每个人身上的伤口类型不止一种,伤口位置也不止一处,但是无论致命伤在哪,每个尸体都会有被偷袭位置的伤口,或是来自背部钝击,或是来自腹下的刀口,这是应该一场有规模,有组织,有预谋的背叛与暗杀。

  那这场屠杀的目的在哪呢?不留活口的做法看似十分残忍,但是只带走基础工具和武器的行为可以看出行凶者们的处境也十分的窘迫,难道只是单纯的强盗抢劫?可再没脑子的强盗也应该能看到调停所门前的部落联合标志,更何况强盗怎么能做到近身暗杀?

  乱了乱了,现有线索又乱了,阿尔桀觉得不光是眼前的景象一团糟,自己的脑袋里也乱糟糟的。针对尸体的调查得到的信息十分混乱,必须进一步检查整个调停所才行,阿尔桀开始向调停所后面的仓库移动。

  果不其然,仓库里被抢的痕迹也十分明显,除了地上的尸体,墙上溅射着未干的血迹,地上散乱着一些粮食颗粒,恐怕是双方争执中划破了装着粮食的袋子。

  但是仓库里的现状也是疑点重重,工具和前厅一样被一扫而空,粮食剩下十几袋还没有被搬走,角落里还有一些散乱的卷轴,阿尔桀打开这些卷轴一看,心里又惊又喜,全是一些上面画着咒术阵的咒术契约。

  和之前在白之章中所提到的契约书不同,契约书存在的目的,是作为咒术阵的便携版载体,你既可以通过它与某种力量建立契约,又或者在已经建立契约的前提上,在上面随意书写咒术,白之章中的契约书还没有任何契约达成,也就是说只是一个达成契约的媒触。

  而阿尔桀手中的契约书,已经通过专业的咒术师书写了咒术阵,已经成为了咒术魔法的便携载体,就算不会咒术阵的人也能轻易通过它们使用咒术。

  这些咒术契约显然是部落联合留给下设调停所自保用的,然而这帮蠢货仗着部落联合威的势,自认为没人敢袭击他们,宝贵的咒术契约全都留都在仓库里积灰,然后惨遭屠杀。

  而施害者们虽然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将食物全部搬走,但是留下这些本应作为最优先级武装力量的咒术契约,显然是没有认识到它们的价值,使用它们的咒语都明明白白写在上面了,难道说......所有的施害者都不认识字?

  这样的结论就有点让人瞠目结舌了,阿尔桀恍然间想到自己在调停所大厅里看到的一些散落的文件,如果他上面的荒谬的推论是真的,那能够让整个调停所放弃戒心再偷偷暗杀的组织或者群体恐怕最近会与调停所有往来,那些记录文件上会不会有至关重要的线索,被那些不识字的入侵者忽略了?

  阿尔桀想到这,尝试着打开了一个空间属性的咒术契约,轻声吟诵着上面的咒语,意图将其他的契约书储存到其中。果不其然,这些这个空间属性的咒术契约直接忽略了使用者阿尔桀是食尸鬼的事实,按部就班的履行着自己存储空间的职能。对于阿尔桀来说这还真是个意外之喜,阿尔桀美滋滋的将然后再将咒术契约藏在怀里,转身回到往前面的门厅。

  此时此刻,有几双眼睛,正从院墙的缝隙中紧紧地盯着他。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Agroup所写的《悖言书》为转载作品,悖言书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悖言书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悖言书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悖言书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悖言书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悖言书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