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龙猿吞天诀最新章节 > 龙猿吞天诀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龙猿吞天诀 连载中
分享龙猿吞天诀

龙猿吞天诀全文阅读

龙猿吞天诀作者:遥忆昔年

龙猿吞天诀简介: https://www.uukanshu.com
-------------------------------------

龙猿吞天诀最新章节第222章 包不住
第2章 制造机会
龙猿吞天诀全文阅读作者:遥忆昔年加入书架
一轮夕阳,晕染霞光。

躺在石床上的纪凡,感受到暖洋洋的阳光照射在身上,胸中血脉不通的气闷感,这才徐徐消散些许。

尽管穿着棉袄,之前挨了二十多棍,还是让纪凡痛到了骨头里。

内火攻心,一脸病容潮红的纪凡,紧闭着发紫的嘴唇,喉咙稍稍蠕动,咽了一小口集聚很久的唾液,无声暗自忍耐。

一年多的时间里,练拳与挨打对纪凡来说,就犹如家常便饭,若不这样,他体内淤积的经脉,将会使得气血彻底停止,也就是他丧命之时。

此时躺在石床上的纪凡,看似气息微弱,像一个活死人一般,实则肉体的力量,丝毫不比外炼筋骨的武者弱。

自从父亲纪宝锋两年前离开,二伯母推荐驼背老者陈耕年照顾纪凡的病情,刚开始的时候,两人还表面样子对他照顾有加。

纪凡虽没有忘了父亲纪宝锋的叮嘱,完全信任二伯母,但也曾一度以为,从前见过,旋即一年之后自己找上门来的驼背老者,是他生存下来的希望。

可是渐渐的,从二伯母表现与态度的变化,纪凡则是感觉到不对味儿了。

因为纪凡自小就身体不好,懂事之后习得草药方面的知识,他在经历过服食二伯母所谓治病丹药产生头痛之后,很快就发现了丹药所蕴含的炼魂草。

炼魂草有幻人神智的作用,虽不常见,葬灵山脉却有这种草药。

药量较少的炼魂草,配以银角花和艾菊这样的温补药材,可以治疗战后身心受创士兵的伤痛。

纪凡能察觉到,二伯母让他吃的迷识丹,炼魂草的药性要猛得多,而且还掺杂着烈血果和坐忘草,以及其它对灵魂和肉体产生损害的慢毒。

若不是纪凡肉体残存的灵基,在这些年蜕变产生的饥渴和空虚感,逐渐将迷识丹的药力吞噬,只怕他现在的自主意识,早就已经被抹去了。

不要说是纪凡的二伯母,就连驼背老者也没想到,在循序渐进服用迷识丹之后,这个看似呆滞失去了自主意识的少年,灵识反而被磨砺的越来越坚韧。

一年多的时间,在纪凡装成活死人,彻底发现二伯一家和驼背老者不怀好意之后,他并不是不恐惧,甚至再痛苦也不敢睡觉,害怕自己说梦话,更害怕会一睡不起。

纪凡不敢放松休息,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一旦他绷紧的意识放松,饥渴和空虚感有些抑制不住,好似一个人渴饿得发慌,急于想找寻水与食物一样。

直到现在,包括驼背老者在内,还没有一个人发现,纪凡身体缓慢吞噬外灵的蜕变,这也是他在绝境之中,为自己争取一线生存的机会。

在纪凡服食迷识丹过后,就这么一个看似神情呆滞,也不再说话,勉强吊着一口气不值得让人防备的少年,竟成为了经驼背老者和美妇人亲手历练的怪物。

以前纪凡看过,父亲纪宝锋所拿出的焚天谷秘法残卷。

只可惜,兽皮卷轴被烧得不剩什么了,上面只有最粗浅的吐纳之法,以及昊阳拳还算完整,再者就是焚火锻体诀了。

焚火锻体诀算不得正统修炼功法,只是焚天谷一名外门弟子,在自身难以开灵脉的情况下,耗尽半生心血所创的借外火淬体之法,也没有后续,残卷上记载的很清楚。

当初纪宝锋说过,焚火锻体诀太过偏激,需要引外火入体,这种淬体方式极为痛苦,而且异常危险,稍有不慎就会引火自.焚,难以开灵脉的真元武者,也少有人会尝试。

然而,一篇极端的淬体之术,却成了纪凡在绝境中,少数能抱以期望的救命稻草。

通过以前对修炼基础的学习,纪凡清楚,真元武者同开脉灵修之间的差距,是难以企及的,他现在的力量可以生撕恶狼,终究也不过是凡武,而且还是经脉淤积的状况,无法调动真元。

凡武者想要步入真正的修炼之道,必先开灵脉,如此才能净一身尘垢蜕凡躯,修炼灵法与灵诀,施展宝物和莫测的手段。

据纪凡所知,驼背老者是种下灵根的炼气士,在正常情况下,恐怕好几个强大的凡武者也对付不了他。

目前在纪氏一族,也只有纪凡的祖父,以及大伯是炼气士,除此之外,也就是驼背老者这个客卿了。

饶是纪明有资质,但在没有成功开灵脉之前,他也没有步入灵修之道,这对于绝大多数修炼者,是一生难以逾越的天堑。

寻常的吐纳之法,纵然修炼到老,依旧打不开通往灵修的壁垒,想要开灵脉种灵根,多是要靠大的修炼宗门引渡,即使成功,再往后也是愈发艰难。

在纪凡看来,想要同驼背老者正面相抗,不会有任何的胜算,他指望的,只能是积蓄力量做好准备,这样有变故和机会到来的时候,他才可以把握的住。

一年来,纪凡无数次的想到过偷跑,可是在二伯母和驼背老者以为他丧失自主意识,不顾忌嘴脸之后,就不让他出天井小院了。

无法走出天井小院,也就意味着纪凡再难掌握纪府的情势,使得他不敢冒蒙偷跑,更不要说还有时时刻刻看着他的人。

“吱嘎!”

纪府六进院落的隐隐脚步声由远及近,天井小院的门被人推开,打破了沉寂。

听到外面的声音,纪凡来不及多想,连忙闭上双眼,躺在床上好似昏迷中不由自主的打着哆嗦。

“家主。”

小院一座房屋中的麻脸妇人很警觉,快步出来,给一众来人为首的老者抱拳见礼。

须发皆白的老者,身材雄壮,不怒自威,正是纪氏一族当代家主纪宏,纪凡的祖父。

“纪凡的情况如何?”

白发老者看了看麻脸妇人,五息过后才开口询问,似乎对她的照顾有所看法。

“小少爷好不容易稳定了下来,躺在屋中呢,奴婢不敢轻易触动。”麻脸妇人双眼精光内敛,明显是一位真元精湛的高手。

“父亲,进去看看吧,玄阴宗的接引使者,说不好什么时候就来了。”就在白发老者要对麻脸妇人质疑之际,身边四十余岁,留着短须的中年人适时提醒道。

屋外面乌泱泱的一群人,跟着白发老者进入纪凡的屋子。

“什么味儿!”

一名少妇年约二十六七,长的秀丽可人,闻着房屋中血腥与草药混合的气味,脸上露出了嫌弃之色。

“纪凡?”

看到躺在石床上的少年,好像很冷似的不断哆嗦着,白发老者纪宏透着少许关心之情,对他召唤了一声。

纪家的一众人,也只有美妇人假惺惺的上前看望一番,剩下之人对床上的纪凡,则有着隐晦的厌恶与嫌弃之色。

好似无意识打哆嗦的纪凡,不睁开双眼也能够感受到,纪氏族人的冷淡。

纪家人的这种厌恶之感,一则是出于对纪凡久病失去了耐心烦,二则是他需要靠草药与丹药吊着一口气,在修炼世家中,无异于争抢修炼资源,而且也有人将纪宝锋的失踪,归结到了他的头上。

不管是在纪府之中,还是在外面,对于纪凡这个病秧子是拖累,是丧门星的说法不少。

“怎么开始哆嗦了?”

看着纪凡身上穿着棉袄,里面缠了不少绷带,以及双手流血,白发老者并没太在意,显然是之前就了解。

“气血闭塞,或许会给本能意识体温降低的反馈,他之前剧烈运动,已经不排汗了,也不怎么进食。”驼背老者叹息着回应道。

“如此说来,纪凡若是不能动了,气血运行也会逐渐停止吗?”白发老者纪宏皱了皱眉头。

“不另寻它法,熬不了多久,所以才想借助地火泉,加快他的气血运行。”驼背老者故作无奈道。

“葬灵山脉的地火泉,是诅咒之泉,会使人血液沸腾,精神错乱,老三现在生死未卜,纪凡不能再出事。”白发老者纪宏有所犹豫。

“父亲,总不能看着纪凡躺在这儿等死,他现在的状态,别说熬不到留后的时候,就连打小定下亲事的苏家,现在也来索要姻缘印了,苏妍丫头得到了青岚宗的接引令牌,已然是不能高攀,若不是看在咱们纪家也出了纪明这样的俊才,只怕苏家来了就要翻脸。”短须中年人正色相劝道。

这名短须中年人,是纪凡的二伯纪宝荣。

白发老者看了看十二三岁的少年,又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纪凡,不由露出心烦之色。

一身雪白衣衫的少年,俊朗的脸上傲气十足,他确实有倨傲的本钱,十二岁被玄阴宗接引,若是开了灵脉,进入玄阴宗内门,凭借他年轻的天资,不出几年超过驼背老者陈耕年也不是没可能。

“带纪凡去葬灵山脉地火泉的事,再想一想,先将他挪去边上的石屋,摆几个碳炉子。”白发老者临出门的时候,对纪宝荣交代道。

炎炎夏日,单是在屋里就很热了,纪家的一些人甚至不敢想,再安排炉子是什么样的感觉。

尤其天井小院的石屋,是由热石所建,用来处理药材,阳光晒一天,往上一摸烫手。

“纪凡,你就不死不活躺着吧,我要去玄阴宗了。”白衣衫少年来到石床边,冷笑丝毫不加掩饰。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3章 姻缘印
龙猿吞天诀全文阅读作者:遥忆昔年加入书架
夜色朦胧,圆月散发蒙蒙的光辉,漫天星河,美不胜收。

热闹的纪府,宾客云集,九进九出的府邸阶级分明,能够登堂入室宾客,多是在北祭城内外颇有身份。

“来了!”

就在白衣衫纪明等得焦急之际,坐在八进院落正堂上首位的白发老者,则是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压迫气息。

“是接引使者到了吗?”

发现白发老者神色一动,起身从正堂上首位走下来,手握一块黑木令牌的纪明,连忙紧张跟了出去。

“恭迎玄阴宗接引灵使。”

出了正堂,白发老者抬头对半空中拱手躬身一拜,跟着出来的纪府之人和宾客,则是相继跪下。

“纪明可在?”

中气十足的男子声音,响彻纪氏一族广阔的府邸,让人为之震撼。

面对半空中偌大的紫色荷叶,纪明虽持着黑木令上前,却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是阴魔一脉的周师兄吗?师弟陈耕年拜在宗门灵尸一脉。”驼背老者眼很贼,即便紫色荷叶上现身之人,面部隐隐有着紫气,他还是认出了来人的身份,并提醒了自身的宗脉。

“若这个少年能通过入宗选拔,开脉成就灵种,自有陈师弟的一份功劳。”现身之人面部紫气散去,俨然是面容英武的男子。

跪在地上的一些人,发现紫色荷叶上男子斜睨的目光,纷纷低下了头,不敢与其对视。

“周师兄接引辛苦,要不要喝杯水酒再走。”驼背老者笑着拉关系。

“不了,此次接引的少年不只是纪明一人,还要赶回宗门复命。”男子大袖一挥,一道紫藤射出,没等让一些人有所反应,已经卷起惊慌的纪明。

尽管之前已经对纪明交代了很多,可是看到他被玄阴宗接引使者,轻飘飘拉上半空的荷叶,纪宝荣和美妇人还是有话想说。

“母亲……”

英武男子掐了个法诀,脚下在紫色荷叶一跺,巨大的荷叶已经呼扇着在半空中飘远,纪明的哭喊声也越来越淡。

“纪老,恭喜啊,纪明被玄阴宗接引,日后不但前途不可限量,纪家更是与有荣焉。”不同于大多数看热闹,露出羡慕赞叹的宾客,一名黄衫老者同白发老者一样,之前只是对接引使者拱手行了个拜礼。

“苏老过赞了,纪明虽说被接引去了玄阴宗,可是往后还有重重艰难,想要崭露头角绝非易事,听说苏妍丫头也得到了青岚宗的接引令牌,往后一定也会大放光彩。”白发老者笑到后来,看着目光清冷的少女,隐隐有着尴尬之意。

黄衫老者身边的少女,也就十一二岁,穿着一身白袍,一头乌黑的秀发被梳成一个高辫放置身后,娇小钟灵的身材挺得很直,两只眼睛透着冷傲之色。

“今日本是纪家大喜的日子……”

黄衫老者没等将话说完,就被白发老者纪宏叹气打断。

“你们祖孙跟着来吧。”

察觉到黄衫老者和少女的坚决,白发老者语气略冷,有着不想当宾客面张扬开来的意思。

尽管话没有完全挑明,少数知道内情之人,也知道苏氏一族家主,带着孙女大老远从伏苏城来到纪家,不只是道喜那么简单。

美妇人双眸微红,发现白发老者带着苏家的贵客离开,不由蹙了蹙眉:“看样子,家主对纪明并不是太放心。”

“若是纪凡那孩子还能挨下去,也不必急于将他送去葬灵山脉,毕竟他身上流着纪氏一族的血!”短须中年人难得顾忌亲情。

美妇人神色一厉,嘴上没有反驳,并不是有所心软,而是她担心在纪明回来之前,纪凡这个活尸彻底死透了。

不同于纪府宾客畅饮,感叹宗门接引,相互恭维的热闹情景,天井小院的石屋中,则是燥热异常。

“走了吗?”

躺在石床上的纪凡,此时还不敢轻举妄动,之前他也听到了接引纪明的灵使,响彻纪府滚滚朗音。

一想到纪明前往修炼宗门,而自己还为了保命苦苦挣扎,纪凡心中不免有所落寞,层次差的太多了。

“嗯?”

感觉到左小臂内侧,一枚清秀小巧的妍字印记,对心境产生了莫名的影响,纪凡心头一咯噔,似乎想到了什么。

之前纪宝荣在屋中说的话,纪凡不但听了个清楚,而且他也知道姻缘印记的事。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千里姻缘一线牵。

修炼世家为家族血脉考虑,会给家中一些子弟定下孩亲,用孩童的一点精魂,彼此种下姻缘印记。

姻缘印记既是契约的枷锁,也是生死的牵绊,种下的时间越久越难以拔除,尽管这种印记影响心境,但因为其有着诸如姻缘甲的妙用,所以在修炼界还是有着沿用。

意识到苏家的丫头近了,纪凡连忙平静心境,在石床上躺好。

“呼隆~~~”

不一会儿,沉重石门蹭地的声音就已经响起,纪宏带着苏家老者和丫头,进入了石屋。

“这是?”

黄衫老者虽知道了纪凡体弱多病,可是对石屋中扑面的热气,以及摆放的六个赤碳炉子,还是露出了讶色。

尤其是黄衫老者看到躺在石床上的纪凡,才知道他的身体状况有多严重。

“你也看到了,纪凡现如今经脉淤积,失去了意识,已经临近弥留,无法为苏妍丫头解开姻缘印,一旦纪凡逝去,丫头身上的姻缘印也就自行消散了。”白发老者脸色难看道。

“祖父……”

看着一身是伤,有着病容的纪凡,少女苏妍先是有所惊意,可很快神色又恢复了清冷。

“用不了多长时间,青岚宗的接引灵使也会到伏苏城,若苏妍手臂上的姻缘印不能褪去,进入宗门不但会影响心境,也会遭人异样看待。”看出来白发老者心情不好,黄衫老者犹豫道。

“两个孩子渐渐大了本是好事,苏妍丫头显露天资,得到青岚宗接引令牌,纪凡却是这样,自然高攀不起,但现在没办法将姻缘印记启出,总不能立刻就逼死他,就当是看在我儿与丫头父亲生死之交的份上,苏老带着丫头先回去吧,倘若纪凡能有转机,纪家也会让他去找丫头解去连理之缘。”白发老者深吸一口气,倒是没有提聘宝之事。

“老夫自然也不愿纪凡这孩子有事!”

黄衫老者注视一番石床上的少年,不得不轻轻推着不情愿的少女出了石屋。

石屋的门被关上,待到天井小院中没了动静,纪凡才睁开浑浊的双眼。

看了看六炉红通通的碳火,纪凡心脏憋闷小心翼翼起身。

若这个时候有人在石屋中,就会发现,纪凡脸上非但没有呆滞木讷之感,反而冷硬如石。

身体状况很差,二伯母和驼背老者的毒害,孤苦无依,被要求解开姻缘印,这让纪凡极为愤怒。

但身处绝境的危机如芒在背,纪凡情绪逐渐冷静了下来,这是他专注的特殊状态,心神如冰,理智冷漠。

“这六个碳炉子来得不易,若不能下定决心,往后就更困难了!”纪凡在心中默默思量着。

从今日白发老者的语气和态度,纪凡能听出来,恐怕祖父也像纪家其他人一样,早已经对久病不愈的他失去了耐心。

在纪凡看来,就算祖父没有马上同意,驼背老者要带他去葬灵山脉,也是早早晚晚的事。

人情冷暖,纪凡清楚,现在的他只有体现出一定价值,默默积累自身实力,才可能有转圜的余地。

反复考虑,纪凡觉得,要是现在被驼背老者陈耕年带去葬灵山脉,他的胜算和生还机会太小了。

“修炼焚火锻体诀虽危险,但值得一试。”机会来之不易,纪凡不敢怠慢,即刻在地上入静打坐。

据纪凡所知,修炼一道,更多是通过内炼带动外锻,这样才能固本培元,但并不意味着外锻肉体就不能入道。

就像著就这焚火锻体诀的人,也是因为内修无法开脉,另走它途。

根据焚火锻体诀的描述,所谓的锻体,就是修炼肉身,让肉身逐渐强化,最终由外至内入道。

寻常的锻体过程中,需要服用调养身体的灵药,或是进行药浴滋润,再加上锻炼身体,一次次突破极限的打熬,方能显露效果。

“这些年我也吃了不少的草药和丹药,再加上修炼昊阳拳,以及二伯母和陈耕年为了让我气血运行的各种打熬,即便经脉淤积,肉体也算是有了些底子。”林磊思前想后,开始逐渐放开身体的饥渴空虚感,尝试着利用吞噬外灵,引动面前六个碳炉子的赤炎入体。

对纪凡来说,他如今气血淤积,走内修肯定是走不通,若不冒险尝试,就只有等死的份儿。

“如果能冲过这一关,或许连带经脉淤积的问题,也能有所松动。”纪凡暗暗思量,对于六个碳炉子的赤炎没有动,非但不着急,反而很有耐心。

“嗤!嗤!嗤!”

随着纪凡闭上双眼,完全放松身心,抵挡不住疲惫困意的时候,他身体的饥渴空虚之感愈发强,对外吞噬拉扯,很快就引得六个碳炉子涌出丝丝赤炎。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4章 焚火锻体
龙猿吞天诀全文阅读作者:遥忆昔年加入书架
“咚!咚!咚!”

北祭城外的官道,一辆马车平稳而行,车轮压在地面上,在宁静的夜中泛起响声。

“怎么了?”

马车内,黄衫老者闭着双眼盘坐,还是发现了少女的秀手,拂在右小臂内侧。

少女不知道为什么,出了城之后,姻缘印记的凡字,隐隐有着灼烧刺痛感,冥冥之中,好像发生了痛苦的事,影响着她的心境。

面对老者睁开双眼的目光,略显稚嫩的少女,只是目光清冷,轻轻摇了摇头。

“你小还不懂事的时候,给你定下这门亲事,种下姻缘印记,确实是有欠考虑,但你的木脉之元,却需要聘宝木心石的滋养。”黄衫老者的神色略显复杂。

“纪凡那孩子临近弥留,姻缘印记一定会对你的心境有影响,再忍耐一段时间吧,若是纪凡离去,这姻缘印记的牵绊也就消失了。”看到少女不出声,黄衫老者叹了口气道。

“他真的很严重吗?”

少女神色虽冷,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嘴。

“看样子像是到了内火攻心的程度,若是没有玄妙之法通经洗髓,固本培元,只怕是再难支持!”黄衫老者不太乐观。

就在少女不明白姻缘印记,为什么有微弱灼烧刺痛感,却又不想提及姻缘印之际,北祭城纪府的天井小院,已经是夜深人静。

石屋沉重的厚门紧闭,恐怕谁也想不到,一个看似濒死的少年,竟在石屋中引火焚身。

“咯咯!”

嗤嗤的响声泛起,一丝丝从六个碳炉中飘出的赤火,仿佛轻柔的丝光,向着盘坐在地的纪凡肉体中钻,剧烈的疼痛,让他浑身颤抖,将牙咬得暗暗作响。

“吸进去!”

察觉到身体的饥渴空虚感渐弱,本能对疼痛有着抗拒,纪凡不由在心中嘶吼。

纪凡所修炼的焚火锻体诀,与创造这锻体诀之人的修炼方法,还有所不同。

根据创诀之人的记载,修炼焚火锻体诀之前,需按照特殊法门,让手太阴肺经真气逆行,以拇指少商引导焚火入体,可是这对经脉淤积的纪凡,却是很难做到的,他此时是在借助身体的饥渴空虚感,用意念作为引导吞噬焚火。

明明疼痛的脸皮抽搐,青筋暴露,纪凡还要尽量的放松,以避免因为肉体疼痛对丝丝焚炎的排斥,这种滋味甚至让他难以挨下去。

不只是肉体的灼烧疼痛,就连纪凡每吸一口气,那丝丝焚火燎入鼻腔,以及胸内,都会带给人生不如死的炸肺感。

如果此时有人在石屋中,就会发现,一丝丝焚炎每每触及到纪凡焦黑的身体,就会泛起微弱的涟漪,进入他的体内,已经不仅仅是在灼烧皮肤。

焚火在纪凡体内流窜,就好像无数尖丝绞动,痛苦无比。

“我还意识尚存……”

纪凡心志极为坚定,盘坐的身形不但没有倒下,反而进行简单的吐纳。

莫大的痛苦中,纪凡唯有一丝要活下去的坚持,来进行自我麻木,任由焚火灼烧着身体。

抗争命运,抗争死亡的强烈情绪,甚至逐渐压制了身体的痛楚,让此时的纪凡,犹如焚火中的魔鬼。

就在纪凡感知将要消失之际,盘坐在地维持着吐纳的他,身形却是按照吐纳的节奏,缓缓在地面上顺向旋转。

纪凡盘坐的身体焦黑,内里犹如烧红的火炭,显出十二正经与奇经八脉的纹理。

经脉的丹力淤积,在焚炎的灼烧下,隐约有着化散的迹象,并滋养着他的肉体。

刺痛转为钝痛,明明难以忍耐,纪凡却进入了一种短暂奇妙的状态,心境古井无波。

一个念头,就像水滴落在古井中,激起叮咚清响,纪凡身体的吞噬之力缓缓消失,切断了与体外焚火的联系。

六个碳炉中涌到外面的丝丝火气,在失去纪凡的接引之后,引燃物体消散在石屋之中,而他焦黑的身躯,则是开始蒸腾出气韵。

万针刺体般的灼痛,并没有缓解,意识逐渐模糊,纪凡不敢再维持吐纳的盘坐姿势,极为艰难打开双腿,不顾疼痛向六个碳炉子尽量爬近一些。

尽管纪凡很痛、很累,可他告诉自己不能失去意识,强自闭目装死忍耐,趴着呼吸吐纳。

就算呼吸微弱,纪凡也要维系生机,否则他怕自己在这样的状态下,连天亮都挨不到。

粗砺的火气充斥鼻腔与胸中,就像小刀割着血肉。

“重伤!”

此刻纪凡意识到,他还是轻视焚火锻体诀与修炼之道了。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这夜对纪凡而言,是如此的漫长。

在纪凡细细想来,锻体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这个过程通常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体现出效果,其中还有很多的侧重,诸如淬炼筋肉、炼骨,以及凝炼五脏六腑。

六个碳炉子的火光,已然变得暗淡,直到天亮,纪凡的心神和肉体,才得以真正平静下来。

石床上的被褥,早早就烧成了灰,此时的石屋中,就像是着过了一场火。

纪凡一身皮肉旧伤显露,身体被烧得焦黑,但奇异的却是,在他肌肤上,看不到溃烂烧伤,皮肉更是没化焦炭。

“呼隆!”

厚重的石门拖拉声音响起,朝阳光亮照进石屋中,拿着水碗的麻脸妇人,看到石屋内被火烧过的景象,顿时露出了受到惊吓之色。

“来人,来人,出事了……”

麻脸妇人看了看被烧得焦黑,气若游丝的纪凡,转身出去就惊慌叫唤开来。

被麻脸妇人这么一叫,纪凡也不免心中紧张,不确定现下他的情况,会让祖父和驼背老者等人作何决定。

没多大一会儿,匆匆的脚步声就传入了天井小院。

“这是怎么回事?”

驼背老者冲入石屋的第一反应,怒意已然压制不住。

其实不用驼背老者问,众人也能看出来是着了火,他明显是问责麻脸妇人没照顾好。

盛夏本就燥热,还摆六个赤碳炉子,即便着火,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只见驼背老者先是焦急将手搭在纪凡的腕脉上,可是没过多久,神色很快就化为了惊喜。

“陈长老,你到是说句话啊?”

美妇人对纪凡狠毒,却很在乎他的命。

“没想到被烧成这样,竟然因祸得福了,经脉淤积明显好转,整体脉象有力了不少,不过似乎是吸入火气伤了肺脉,需要花时间调理一下,赶紧将他抬到边上的屋子内,擦拭擦拭用药。”驼背老者的情绪,有些按耐不住。

听到陈耕年说纪凡有好转,纪家众人的心情却颇为复杂。

只有纪凡知道,伤了肺脉,可没有驼背老者说得这般轻松,如果不能开灵脉种灵根,蜕去凡躯,这肺脉的损伤,将会是他长时间难以摆脱的伤病,更不要说驼背老者和美妇人还不怀好意。

跟着美妇人的丫鬟,忙乱着帮纪凡净身,待到敷好药,重新缠上绷带之后,已然过了一个时辰。

“这个样子像没事吗?”

待到纪府的其他人离去,美妇人观察过石床上的纪凡,透着恼意道。

“经脉淤积终于松动了,情况当然比以前好了很多,就算气血还不太顺畅,但可以运行了,机会或许就在眼前!”驼背老者犹豫一番,好像做出了什么决定,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瓶子。

“这是什么?”

看到驼背老者在小瓶子中,倒出一颗暗红色的丹药,美妇人不免谨慎问道。

“这是可以增强他肉身恢复力的元血丹,非常的真贵,因为炼制它需要一味重要的药材,那就是血灵草,这种灵药,夫人应该听说过吧?”驼背老者阴森笑语道。

“你哪来的血灵草?那根本不是灵药,而是魔药,即便在葬灵山脉,血灵草也近乎于绝迹了,服食血灵草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轻则血液沸腾发狂不止,重则爆体而亡。”美妇人甚至顾不得对驼背老者敬称。

“上了年份的血灵草,葬灵山脉确实不存在了,但不代表没有年份短的,一年前老夫去葬灵山脉查探,有幸赶上了一株血灵草破土而出。”驼背老者掩饰不住激动,握紧着枯手。

“为什么不能再等等,妾身虽不知道这元血丹具体的效果,但加入了血灵草,就足以害死他。”美妇人能感觉到,驼背老者愈发急切。

“元血丹出自古丹方,虽说炼丹的灵药年份都很短,达不到得造化、侵玄机之妙,却也一定有着奇效,趁着此子经脉淤积松动,没有比这再好的机会了,他的自身意识几乎已经被泯灭,再加上以往服食的迷识丹又融入了沸血草,如今再用元血丹,有很大可能挺过去,倘若错过这个机会再度经脉淤积,想要蕴养这具活尸就更困难了。”驼背老者看着石床上气息微弱的纪凡,有着很深的期待。

“以前老夫倒是没想到火炼之法,你且再去找三座碳炉子,备好赤碳,老夫要摆下九转炼丹阵,在此子服下元血丹之后,将他的经脉淤积炼化,这次不要惊动府上的人,纪明能否得到可以寄魂的本命活尸,眼下是关键,凭借这具血脉相承的本命活尸,假以时日,纪明甚至有可能成为玄阴宗举足轻重的强者。”驼背老者说到后来,一副为纪明着想的样子,有着诱惑之意。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5章 服食元血丹
龙猿吞天诀全文阅读作者:遥忆昔年加入书架
夜阑人静,虫鸣阵阵。

纪府七进院落的西厢房灯火摇曳,美妇人脸色深沉,似乎思索着什么。

“时辰差不多了。”

同在厢房中的短须中年人纪宝荣,对美妇人提醒道。

“你怎么一点不着急?不要忘了,那陈耕年也是玄阴宗灵尸一脉的。”美妇人难耐焦急,对短须中年人道。

“早就跟你说了,陈耕年是另有所图,现在着急有什么用,与其打草惊蛇,倒不如看看他想做什么,纪明在玄阴宗才是主要的,若是孩子能争气,过些年之后,一个陈耕年又有何惧,别总想着养尸,修炼之人还得走正道。”短须中年人有着烦心之色。

“你不管我管,我已经给母家去信了,希望少凉能来一趟,陈耕年急不可耐,必有原因。”美妇人主意很正,有着一不做二不休的意思。

“事情一旦闹得不可收拾,就连你的那些害人事,也要被抖出来,眼下天罗国与南溪国的战事有所缓解,不日大哥可能也要回来,你好自为之吧。”短须中年人纪宝荣略有深意提醒,有着让美妇人安心的算计。

“那妾身就去了,别让人打扰那边,留陈耕年独自一人在纪凡身边,妾身不放心。”美妇人神色一亮,称呼也有所改变。

“你啊,若有外人打扰,我会说陈耕年在给纪凡治病。”短须中年人表现出清高的做派,实则心思比美妇人还深。

美妇人微微一笑,出了厢房,其实她有话没说开,那就是这偌大的纪府之中,没人会真心顾惜纪凡那个病秧子的死活。

自从一年以前,美妇人不许纪凡再出天井小院,称他病重为由,也不让人同他过多接触,就已经试探出了纪家之人的意思。

天井小院的石屋,清晨闹出了动静,在纪家之人注视中,又是擦拭又是换药的纪凡,已然被挪了回来。

就算纪凡不睁眼,同样能感受到石屋中的燥热,相比昨晚六个碳炉子,此时的碳炉子,则是增加到了九个。

装作昏迷的纪凡,无非是想要活着,可这么基本的期盼,现在却只能是奢望,心头恐惧与愤怒交织,最终化为落寞。

即便纪凡内心杀意不断高涨,也被他冷冰冰的理智束缚住。

此时身体状态很差的纪凡,显然不具备同陈耕年这样炼气士一搏的能力。

哪怕元血丹所含的血灵草,服用之后可能会使血液沸腾,致人发狂不止,或者爆体而亡,在面对驼背老者的时候,纪凡也不得不吃,否则暴露了还有自主灵智,那更是不会再有一丝机会。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纪凡,更多是考虑着,服食元血丹之后可能会出现的状况,以及作何应对。

之所以纪凡昨晚主动打断焚火锻体诀,并不是忍不了疼痛,而是他那时短暂古井无波的心境,发现身体承受不住了,就是这样,依旧伤到了肺脉。

“老头说元血丹,是有着增强肉身恢复力的功效,这一点说不定我可以利用,以前我服用迷识丹挺了下来,虽不知道元血丹对灵智的影响几何,却不得不显露吞噬的秘密,让肉身代为承受了,若没有了自身的意识,同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被驼背老者放躺在石屋地上的纪凡,不着痕迹暗暗盘算着。

从围绕着的九个碳炉子热量,纪凡觉得应该是暗含一定的玄妙方位,据他所知,到了炼气士的层次,是可以炼丹御宝的,驼背老者高明的手段,已然不是凡武能比。

“老头拿出了元血丹,看样子是要来狠的了,不将我经脉淤积炼开不肯罢休,昨夜焚火锻体就已经痛苦难耐,受的伤也没好,今夜这一关,不知道还能不能过去。”纪凡调整心境,做着心理准备。

反观驼背老者,则是亲手搬动碳炉子,确保位置的准确,旋即又开始鼓弄出盒子和瓶罐。

“呼隆!”

驼背老者在九个碳炉子刻下印记之后,石屋的门被美妇人拉拽开。

“已经可以了,不过在老夫催动九转炼丹阵的时候,不能被任何人打扰,夫人还是出小院守着比较好。”驼背老者是专程等着美妇人,才说这番话。

“陈长老信不过妾身?”

美妇人蹙起眉头,不满驼背老者的安排。

“非也,只是老夫修为尚浅,主持炼丹阵的时候不能分心。”驼背老者笑着敷衍道。

美妇人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话语还是有所选择:“希望陈长老不要闹出太大动静才好。”

妇人出去推上石门,驼背老者先是凝神一会儿,好像确认她出了院子,这才来到了纪凡的身边。

不知道有多少次,纪凡想着突然暴起对驼背老者下杀手,可是理智告诉他胜算太小,这纪府就算没有驼背老者,他想走出去也不容易。

纪府青砖顶瓦的高墙,又厚又结实,足有两丈高,还有许多瞭望孔和箭孔,府中的一些仆役,在必要的时候也是战士,有着超出寻常下人的警觉性。

九进九出的纪府,建筑是院子套院子,房舍连房舍,更是增加了潜出偷跑的难度。

驼背老者深吸一口气,从小瓶中倒出红色丹药,扶起纪凡送入了他的口中,旋即用右手掌助他喉部顺气,引着吞咽。

装昏迷的纪凡,尽管紧张的口中发干,却还要平静心境,抑制因为紧张恐惧的心跳,任由驼背老者摆弄,没有一丝一毫的抵抗。

身子被驼背老者放下,纪凡也不敢表现出任何心绪波动。

纪凡只是默默等着丹药化散起作用,在他的准备计划中,丹药一旦出现细微起作用的征兆,就是他可以行动的信号。

“我的身体伤势很多,也很饥渴,迫切需要药力进行修复……”纪凡犹如自我催眠,为肉体吞噬承受药力做准备。

相比纪凡,驼背老者则是急切了很多,确认他服食丹药入腹之后,连忙陆续跑到九个碳炉子前,用小罐往着火的炉子中倒红色粉末。

“呼~~~”

红色粉末一经被驼背老者投入炉中,就犹如助燃一样,使得火焰暴涨。

火焰由赤色变得暗红,显得格外妖艳,仿佛带着魔性,让驼背老者很快闭息退开。

在驼背老者快速退出丹阵,到九个炉子外围盘坐下的时候,九蓬透着魔性的炎光,甚至将石屋内部映出了血色。

感受到丹力化开,纪凡这时也顾不上驼背老者了,不着痕迹的吐息,引导不畅的气血运行。

身体的饥渴空虚感,几乎与内腑一缕缕令血液沸腾的霸道丹力一并爆发。

“吼~~~”

就在纪凡察觉到浓郁血腥味儿,携着凶性药力往上反之际,不知道是不是药力的影响,他的感知中,好似出现了来自远古的凶残兽吼。

“一定是药力产生的幻觉,吞噬了这药力……”纪凡血气沸腾在周身上下鼓荡,顿时青筋毕露。

尽管驼背老者盘坐在九个碳炉子外围,还是能清楚看到,躺在地上的纪凡全身肌肉猛地一鼓,身体骤然粗大了一圈,从体内弥漫出的缕缕血光一张一缩,犹如呼吸一样。

对于纪凡的变化,驼背老者双手结出御宝手印,嘴唇翕动着念念有词,小声吟诵起晦涩难明的咒语。

“呜~~~”

随着驼背老者张开一手五指,向一个碳炉子事先刻好的圆印放出黑光,炉子所涌的一蓬暗红之炎,很快就向平躺在地的纪凡落下。

“呼!”

被暗红之炎淹没的纪凡,气血在四肢百脉喷张,胸中就好像有口气不吐不快。

“这药力太强了……”

纪凡面对扑下的暗红之炎也不抵触,刚好可以借助焚火锻体诀炼化药力,他估计驼背老者焦急忙慌催动九转炼丹阵,应该也有这方面的意思。

只是驼背老者不知道,纪凡有自主意识,曾主动焚火锻体。

纪凡所躺的青石地面,很快就被下落黏稠光炎烧红,可他吸收了暗红光炎的肉身,非但没有焦烂,此前的一身旧伤,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新肉芽。

元血丹药力被纪凡肉体吞噬,借助黏稠光炎的炼化下,那凶残兽吼对头脑龟裂般疼痛的影响,在一点点的削弱。

看到纪凡挨了下来,而且肉身恢复力明显,驼背老者面露喜色,催动炉子涌出暗红色光炎更加卖力了,接连让九个炉子全涌出光炎,才气喘吁吁罢休。

服下元血丹的一段时间,纪凡能够深切感觉到要爆体而亡的危机,直到九口炉子的光炎全扑向他,胀大一圈的身形,也没能借助焚火锻体诀缩小恢复。

依旧是剧烈的灼痛,可不知道是之前体会过一次生不如死的滋味,还是服食了元血丹,肉体恢复明显增强,纪凡竟平静的忍住了。

在气血鼓荡犹如大江奔涌的情况下,纪凡将暗红光炎吞噬的更深,甚至不仅限于淬炼血肉,而是让骨体和内脏都得到洗炼。

“眼下的肉体伤势恢复明显,这是一个修炼焚火锻体诀的机会!”意识渐渐清明的纪凡,感觉到了驼背老者疲累催动九个火炉一同旋转。

纪凡的经脉淤积,开始化开了,之前的凶残兽吼,让他好像感受到了一只极为恐怖的远古凶孽。

兽吼声在纪凡感知回落的过程中,变得呜咽沧桑,直至悲吼消失,依旧让他有着记忆犹新的感触。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6章 出乎预料
龙猿吞天诀全文阅读作者:遥忆昔年加入书架
“咳咳!”

石屋内的九口炉子,转动愈发缓慢,双手结着御宝手印的驼背老者,终于忍不住压低声音咳嗽。

两个时辰,九口炉子黏稠岩浆般的光炎,已经变得朦胧袅袅,浓郁程度明显大不如前。

随着老者散开御宝结印,九口炉子的旋转也停了下来。

驼背老者好似呼吸困难,捂嘴暗咳了几声,旋即打开一个早准备好的小瓶,倒了两颗乳白色丹药服下。

“这活尸终于蕴养通透了,天不绝老夫……”驼背老者忍不住激动,不顾调息起身,走近纪凡身边观察。

“催动炼丹阵的时间不短,老头现在似乎挺虚弱,再近一点儿,我就有暴起发难的机会,不过二伯母必定带人在外面注意着。”纪凡表面上安静,心中却极为挣扎。

纪凡能想到,他若是对驼背老者下手,不论是杀人还是逃跑,成功的可能性都不大,而且成与不成结果很快就会见分晓。

调整心境,纪凡对驼背老者接近,选择了继续忍耐。

之所以纪凡不动手,把握不大是一方面,二则是他此时身体的状况,前所未有的好。

纪凡一身经脉淤积,终于被炼化了,气血犹如长江起浪奔腾流动,让他浑身舒畅不已。

借助元血丹的药力和焚火锻体诀,纪凡一身血肉、筋骨、内脏,不但得到了淬炼,就连以前的不少旧伤,也逐渐恢复。

此时纪凡泛着气韵的身体,看着也壮了一些。

只可惜没有上乘法门引渡,否则借助这场机缘,纪凡或许能冲击一下开脉。

通过感知自身,纪凡发现自己真气雄厚精纯,浩浩荡荡,至于肉体也很是强横,单就内息外体而言,堪比凡武巅峰,但要说到招式和手段,他则是差了很多。

尽管纪凡心智坚毅,超出同龄人,可他毕竟还只是个少年,连人也没杀过,很多方面依旧稚嫩。

“叮铃!”

没有给纪凡太多做抉择的时间,驼背老者就已经伸手向灰袍领口中摸索,带出了一条项链。

如果纪凡睁开眼,就能发现,驼背老者所戴颇粗项链的吊坠,就像是两口小巧的棺材。

“咔~~~”

驼背老者用干枯手指在项链吊坠一推,单手掐了一个结印。

“呼!”

小巧棺材放出浓郁黑气,很快卷上了犹如人形烧红烙铁的纪凡。

“收!”

驼背老者低喝的声音很轻,将滚滚黑气再度收入小巧棺材之后,地上的纪凡已经消失不见。

“咳咳!”

驼背老者用手指拉上棺盖,随后捂嘴咳嗽了两声,开始收拾石屋中的东西。

“噗~~~”

来到厚重的石门前,驼背老者口中喷出黑气,沿着石门缝隙蔓入。

只见老者轻轻向石门推了一把,厚重石门打开的时候,竟再没有一点儿声音。

天井小院依旧寂静,出了石室的驼背老者,翻手抛出一只鸟,在半空中放大。

随着隐晦结印的驼背老者一脚点地,身形艰难一跃,很快落在了鸟背上。

“呼!”

体积放大的鸟,是一具尸体,并没有多少灵性,在老者念咒的过程中,双翅一扇冲出了天井小院。

“不好……”

在天井小院外面的美妇人,还算警觉,听到风声的同时,突然抬头看见了一团已经飞远的黑气。

待到美妇人蹿入天井小院石屋,不只是驼背老者,就连纪凡也已是消失无踪,九个炉子的碳火暗淡,随时会熄灭的样子。

“夫人,要不要追?”

找遍了整个天井小院也没见到纪凡,面对美妇人无比难看的脸色,麻脸妇人谨小慎微征询着意见。

美妇人寒着脸不出声,不知道是依然抱有希望,还是没有追上的信心。

此时的纪凡,只觉得在一个不大的空间中,有着脚踏实地和靠背感,微弱呼吸也不困难。

据纪凡所知,驼背老者应该是一个炼气三层的修士,只是他没想到,踏入灵修的层次,手段竟然如此玄妙。

“怎么办?”

纪凡虽意识到了变故,但从小的经历,以及身处绝境如芒在背的历练,使他表面上没有显露出任何的慌张与丝毫异动,连闭着的眼皮也不眨一下,好似完全失去自主意识的活尸。

纪凡也不清楚此时身处哪里,只是凭借原始灵觉,隐隐意识到驼背老者将他收封了。

然而,没过多久,纪凡存身的所在涌出一阵推力,在他感知一变之后,不适很快消散,身体也被柔和之力安置在地上。

驼背老者枯手的把脉,纪凡就算不睁眼也能确定,而且他感觉到,置身的环境不同了,已经不是天井小院。

“比预想要好得太多,有了这具活尸,纪明那小儿,暂时也不太重要了,就算知道老夫将此子夺走,方少薇也没办法,更不会张扬,以后也用不着回纪府了,待到将这活尸彻底炼化,老夫就相当于,重新找到了一具修炼底蕴极佳的肉身!”驼背老者兴奋笑语的同时,一双枯手不断摸着纪凡的身体,有着爱不释手之意。

驼背老者带着纪凡的落脚之地,是北祭城东的一个偏僻大宅子,似乎有段时间没人住了,带给人死气沉沉的废旧感。

被驼背老者所摸的纪凡,甚至能近距离察觉到,老者喘息有些急促。

纪凡默默听着周围的动静,从老者的兴奋言语能意识到,此时应该不在纪府了。

“一定要掌握主动,没有比这再好的机会了。”纪凡躺在地上,尽量放松暗自道。

“咳~~~”

就在驼背老者咳嗽一声,气滞之际,纪凡骤然睁开双眼,刹那翻身就扑向近前的老者。

“轰!”

纪凡的一记昊阳拳,在黑夜划出一霞火光,狠狠打在驼背老者极为僵恐的面部,扩散出一蓬气爆。

“砰!砰!砰!”

纪凡将驼背老者扑压在身下,双拳左右开弓,交替狂击在驼背老者头部,完全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

在纪凡猛拳的力道下,驼背老者头部甚至被打陷在碎砖石中,可是他的拳头,依旧不停轰陷跟入,一拳接着一拳,逐渐打入半臂深。

“噗!”

纪凡稍稍起身,还不算完,拉摆腰力,右拳卯足了劲儿,一击打入老者左胸心口之中。

“轰~~~”

拉出拳头的纪凡,右拳再度打入驼背老者小腹,强大贯穿力量,使得一环黑色波纹,在老者丹田气海荡散开来。

石砖地面凹陷碎裂出一圆浅坑,即便这样,纪凡依旧不罢手,快速去抓老者身上的物件,腰间的两个小袋子,包括枯手上的骨戒,也被他撸了下来扔到一边。

“起~~~来!”

纪凡长时间不说话,低吼也不连贯,一拳再度将老者右胸打穿,硬生生用蛮力,将驼背老者身体连带深陷碎石土中的头部拉出。

发现驼背老者脖颈上的项链黑气涌动,连带着两个小巧棺材吊坠,被纪凡扯了下来扔远。

直到这时,纪凡看清了,驼背老者被打得扭曲,依旧透着惊恐之色的脸孔,非但没有烂,反而很是坚硬。

紧张的纪凡,双目瞳孔一缩,抓着驼背老者就跑到院子中有坚石缸的地方。

“砰!砰!砰~~~”

将驼背老者身体甩在地上,纪凡竟双手抓起坚石缸,向其已经变形的脑袋上砸。

石缸厚重,是用来养花之物,每一次砸下去,会让一块地面震颤。

纪凡足足砸了十多下,才将石缸推倒在一边,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断喘着粗气。

此时驼背老者的上身,已然被砸成了肉泥,扭曲硬化的面部,尸甲术也已经化散。

其实刚刚纪凡即便没将老者头部打爆,暴起发难的几拳,也给了他头部重创,之后那一记记打入石土中的猛拳,也不是驼背老者仅仅发动面部一块尸甲术能抵挡的。

尤其是纪凡打穿老者的心口和小腹,更是给了老者肉身致命攻击,只是他不了解而已。

好一会儿,确认上身被砸成肉泥的老者,以及从他身上卸下来之物没动静,纪凡怦怦跳动的心脏,这才稍稍平复。

驼背老者虽惊恐纪凡的暴起,可直到身死的时候,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纪凡下手太狠了,甚至没有给驼背老者缓过气的机会。

深夜废弃的宅院之中,纪凡看着驼背老者破烂不堪的尸体,很想说,要谢谢他的亲手历练,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不知道为什么,杀了驼背老者之后,纪凡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情绪,不由自主的迸发出来,极为的酸涩,有种想哭的冲动。

因为纪凡刚刚弄出了不小的动静,尤其是在寂静的夜晚,他不确定会不会引来其他人的注意。

虽然恨驼背老者,纪凡也没有将他的破烂尸体随意丢弃。

快速归拢好老者的几件随身物品,在废弃宅子中跑了一圈,纪凡找到一把掘土的铲子和一块布,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挖了个坑,将驼背老者残尸埋了。

“储物袋!”

废宅的一座房屋,纪凡隐藏在黑暗之中,拿着拳头大小鼓囊的兽皮小袋,想尝试用意识探入其中,却被一股无形之力所阻。

感觉到意识在储物袋口处,好像撞在了无形障碍上,纪凡意识稍稍一撤,猛然集中精神再度撞上去。

“噗~~~”

纪凡意识激烈一震过后,穿透无形障碍感知一变,已然发现不算大,芥子空间中的东西。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遥忆昔年所写的《龙猿吞天诀》为转载作品,龙猿吞天诀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龙猿吞天诀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龙猿吞天诀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龙猿吞天诀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龙猿吞天诀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龙猿吞天诀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