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我扬汉威最新章节 > 我扬汉威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扬汉威 连载中
分享我扬汉威

我扬汉威全文阅读

我扬汉威作者:大梦非觉

我扬汉威简介:三国英雄尽皆葬,魏晋风流成遗毒。八王祸乱民生艰,扬我国威铸汉魂。错过了精彩的三国,我就是西晋的传奇。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扬汉威最新章节第22章 花环
第2章 丫鬟
我扬汉威全文阅读作者:大梦非觉加入书架

  思前想后,孙权想出一策:准许秦思青筹办船坞,营造海船,加强秦全武的海上力量;同时,准许秦武全开展海上贸易,实现经济上的自给自足。

  这样的话,秦武全的一切行动均属私人行为,与东吴没有关涉。

  借助秦武全留守长岛的契机,秦家这才真正踏入发展家族势力的快车道。

  对外,通过海上贸易渠道,将青瓷、翡翠、珠玑、蜀锦、铜镜等商品行销至鲜南的马韩、弁韩、辰韩以及倭国的九州、广岛等地,并将这些地区开采的铜矿石和金银等商品运回长岛,从而与这些地区建立稳定的商贸关系;

  对内,在魏蜀吴三国分别设立商行,建立行商队伍,打通各国关卡,运输各类货物,最终将货物出口至海外。

  东吴降西晋后,秦武全之子秦建业转移部分船坞匠师及忠于东吴的五千部曲及家属乘五十余艘海船迁至长岛,接收秦武全的海上贸易网络。

  由于长岛缺乏淡水和食物,无法支撑近两万人的消耗。

  秦建业无奈之下,只得让心腹分别带领近千余人在鲜南三国和倭国四地建立商业武装据点,从而形成以长岛为中心,辐射辽东、鲜南、倭国的商贸网。

  作为秦武全的嫡孙,秦建业的独子,苏醒后的秦汉心中满是震撼。

  历史上,西晋乃至东晋都没有关于秦家的记载,鲜南和倭国更没有相关的历史资料。也许,秦家并没有培养出出色的政治人物和文学大家,所以迅速败落,进而被历史遗忘了吧。

  理顺了秦家的发展历史,秦汉心中多了些底气。生在乱世,手上有支强大的海上武装,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即使无力阻止匈奴汉国灭亡西晋,他也有自保的手段。大不了带兵躲到倭国,说不定还能一统倭国呢?

  至于西晋,真的让人无法同情。篡夺曹魏政权后,司马炎励精图治,出现了太康之治。只可惜,也就十年而已。

  紧接着,司马家族同姓王之间为争夺中央政权爆发混战,持续十六年,成为西晋灭亡的重要因素。

  而终晋一朝,流民从未断绝,可谓是历史上最不值得称道的王朝。

  大争之世,不争必亡。面对纷乱的时局,秦汉只想活的更好。所以,他不得不争。

  只是,根基局限于一岛,严重制约了实力的发展。父亲秦建业意识到岛域的局限性,形成以长岛为辐射中心的环形岛域链模式,却也仅能治标,无法强本。

  想到未来窘迫的发展空间,秦汉不由自主地伸展下身体,却感觉到脚边有个软软的物体。

  恩?这是什么?

  秦汉坐起身,屋内烛火显得幽暗。

  他只看到床角有一团乱发,急忙掀开轻薄的寝服,看身材,却是一名女孩蜷缩在他脚边。

  他大吃一惊,却始终想不出这名女孩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秦汉轻轻推了两下女孩的手臂,这才叫醒她。

  女孩揉着惺忪的睡眼,看向秦汉,倏然大喜,惊叫道:“少主,你醒了?”

  秦汉蹙眉道:“你是何人?”

  女孩看到秦汉不喜的模样,身体轻颤,垂头轻泣。

  秦汉无奈,却又不知如何劝解,只得柔声道:“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女孩看着秦汉的面容,两片红霞映上脸颊。她低头答道:“老夫人于数月前将环儿买下,委托教坊教导环儿。”

  说到这,女孩俏脸微烫。她紧接着说道:“少主被人救起的前夜,适逢环儿被教坊送回。老夫人看少主昏迷不醒,遂让我来伺候少主。”

  初看去,少女面容较黑;细看去,眉眼还算清秀。

  他不由得在心中叫屈道:“怎得给我暖床的不是如花似玉,反而是个黑碳球呢?”。

  虽然心中有些别扭,但秦汉不是不识好歹之人。不管怎的,人家给自己做人形暖炉,为自己捂腿脚,这也算是有功于己,怎可恶言伤人呢?

  秦汉轻声问道:“我昏迷了几日?”

  环儿低头答道:“已经五日。”

  秦汉闻言,觉得饥肠辘辘,又想要小解。他只得说道:“我饿了,有什么吃食?”

  环儿闻言应道:“每日都备有饭食,我去为少主热热。”

  看到环儿出屋,秦汉找到屋中放置的木虎子,酣畅淋漓的大放水。

  小解后,他环顾四周,屋内竟然无水。对于习惯便后洗手的秦汉而言,这就很是尴尬了。

  很快环儿就回到屋中,她端着一盆热水道:“请少主沐手。”

  秦汉大喜,不由得赞道:“环儿真是伶俐。”

  饭食并不丰盛,几片咸鱼,还有一大碗米粥。

  秦汉捡起木箸夹起一块咸鱼放入粥中,大口大口吃起来。

  海鱼并无小刺,咸咸的味道配上香米粥,真的是绝配。

  一大碗稠米粥喝完,秦汉感觉身体轻松了不少。他虽然没有吃饱,却也没有再要。

  看着环儿收拾碗筷送出房间,秦汉并不想出屋走走。他觉得身体还是有些乏累,就拖鞋躺回床上。

  很快,环儿就回到屋内。

  看着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的秦汉,她的脚步显得有些踟蹰。仅是犹豫片刻,她就脚步坚定的走到床前,脱鞋躺在秦汉的脚旁,双手抱着他的双脚放在自己怀里,又抱住秦汉的小腿,这才躺好。

  秦汉并未感觉到什么惊人的柔软和弹性,只是感到些暖和。他并没有多想,只觉头脑有些眩晕,很快就又睡着了。

  清晨,秦汉伸伸脚,却感觉不到脚边的人,遽然起身。

  环儿正侍立在床边,看到秦汉坐起,急忙说道:“少主,您醒了!”

  秦汉揉了揉眼睛,看着窗外的阳光,在环儿的伺候下穿上鞋子。

  用绸巾抹了把脸,又洗了手,他这才说道:“母亲是否知道我醒来?”

  环儿答道:“环儿醒后,已经告诉了老夫人。老夫人非常高兴,让少主吃完饭去见她。”

  秦汉点点头,很快就吃完了并无二致的饭食,走向母亲秦顾氏的房间。

  《礼记?曲礼》云:“凡为人子之礼,冬温而夏凊,昏定而晨省。”

  作为举孝廉出身的诗书之家,人子之礼是必不可少的。虽然自曾祖秦思青开始转向武人,但子女在家时晨昏醒定的规矩还是保留了下来。

第3章军府
我扬汉威全文阅读作者:大梦非觉加入书架

  虽说侍女称呼秦顾氏为老夫人,但秦顾氏年龄不到35岁,只是海岛生活艰苦,人的寿命普遍较短。

  秦武全育有俩子,大儿子秦建功在其成人后,就送到吴郡,让他跟随秦思青熟悉船坞的运营,并接手船坞;二儿子秦建业出生较晚,故较为宠溺。

  但秦建业并没有因为父亲的宠溺而胡作非为,反而勤文喜武,还经常随商船游历四方,与各方人士交流,开拓新的市场,直至二十岁才与东吴偏将军顾悌之孙女顾雅成亲。

  多年的游历,开拓了秦建业的视野,让他认识到长岛发展的弊端在于:一是海船供应受制于家族,影响海洋贸易的规模;二是武装保护力量薄弱,缺乏精锐兵士。

  因此,在东吴臣服西晋时,秦建业趁乱从其兄秦建功手中剥离出部分熟练的造船匠师和学徒,还拐走忠于东吴的五千名精兵及其家属。

  通过秦建业一系列的铁腕手段,长岛秦家的权力完全归于他,他的部下对他也忠心耿耿。

  秦建业死后,长岛秦家这一支生活在岛上的也只有秦顾氏和秦汉二人。

  秦汉躬身道:“母亲,此次出海,汉未料到风暴会如此猛烈,虽侥幸生还,但父亲和船上的其他人业已遇难。还请母亲节哀!”

  秦顾氏垂泪道:“海路凶险,生死在天,母亲还有什么看不明白的。更何况海商死于海上也算适得其所,只是没能寻回你父亲的遗骸,无法与他死同衾,实乃娘生之大憾!”

  秦汉劝说母亲半晌,又和母亲说了会体己话。这才起身要告辞。

  秦顾氏拉住秦汉的手道:“儿呀,打小你就跟你爹四处历练,也没个人在身边照料。如今,你年纪也大了,也该有个人在身边知冷知热。环儿是为娘给你寻的婢女,虽貌不艳丽,但心思颇细,有她在你身边,我也放心些许。不过,你血气方刚,切不可沉迷于燕好,知道么?”

  秦汉闻言,脸上有些臊热。他心想道,这环儿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身体完全没有长开。即使这个时代没有三年血赚,死刑不亏的说法,他也下不去手啊!

  看到秦汉低头不语,秦顾氏以为他不愿意,摇头叹息道:“儿大不由娘,你也不要嫌娘管的宽。”

  听完母亲的话,秦汉知道母亲误会了自己。

  他心中大急,忙道:“娘,您放心,汉知道分寸。再说岛上事务千头万绪,汉实在无暇分心他顾。”

  秦顾氏的娘家在江东也算大族,她深知大家族子弟早早纵情声色犬马之中,对待婢女,行为多放荡不堪。而秦汉一直跟随其父秦建业四处历练,习武打熬身体,倒没染上恶习,让她避免了很多糟心事。可是,此刻秦汉说他无暇他顾,又让她有些烦心。

  秦顾氏犹疑地问道:“你是觉得环儿容貌不佳?”

  秦汉苦笑道:“娘,孩子并无此想。”

  秦顾氏皱眉道:“那是为何?”

  听着秦顾氏的追问,秦汉很是窘迫。

  虽然秦顾氏是这具身体的母亲,但秦汉才附体不足一日。对于他而言,想要把秦顾氏当成自己的亲生母亲,心理上还有些别扭。

  只是,十多年来养成的生活习惯以及血脉中的亲情,促使他来此省视问安。此时,秦顾氏与他谈论这种私密话题,让他很是不安。

  不过,他还是按捺住局促的心情,认真答道:“娘,孩儿还没想过这方面。”

  这下,秦顾氏反而着急了。她责备道:“本来,娘不该在此时跟你说这些话。可是,海上生活过于凶险,这次你虽躲过一劫,但不可能次次逢凶化吉。

  在你昏迷时,娘就想过,一旦你醒过来,就要给你定门亲,只可惜岛上没有合适的人家,娘又不想委屈你。为此,娘还需嘱托你大父为你张罗。可这事,又不是三五天能订下来的。

  此前,娘就考虑到你业已长大,曾多方张罗,为你觅得几个婢女,作为你的身边人,环儿就是其中之一。若是她能早日怀上你的骨肉,也是我秦家之幸。”

  秦汉闻言,大汗不已。认识环儿不到一日,秦顾氏就跟他谈及创造下一代的事情,简直是夸张至极。

  不过,他也听出了秦顾氏心中的忧虑,哪还敢多说其他,只能是唯唯诺诺的应下。

  两人又聊了几句,秦汉这才走出院子。

  环儿守在院门口,看到秦汉出来,急忙上前说道:“少主,您醒过来的消息已经传遍海岛,各路将军都在军府前厅等候。”

  秦武全原本只是一个小校尉。不过,孙权有感他勇于任命,为吴国甘愿孤悬海外,成为钉在魏国和辽东的钉子,便想下诏封其为镇北将军。

  但丞相顾雍极力反对,说道:“大张旗鼓封赏秦武全如此重要的职位,势必会引起魏国和辽东的注意,致使其功败垂成。不如下暗诏封其为平北将军,允许其开牙设将。”

  因此,秦武全连升数级,被封为平北将军,成为秦家第一位将领。他在长岛建设平北将军府,前府办公,后府居住。手下将领皆为心腹部曲。

  后来,东吴降西晋,秦建业将平北将军府的府名改为军府,其也不再自称将军,反而自称主公,其手下将领也都分封为将军,只是没有加封名号。

  秦汉看到环儿,不禁想起母亲刚才的话,心中顿时有点不淡定了。

  和这样稚嫩的少女生猴子,哦,不,是生孩子,这简直是造孽啊!

  不过,他并非原本的懵懂少年,仅仅在心中感叹了句,就急忙收敛杂思。

  想到父亲新丧,岛中的局势还不明朗。秦汉问道:“岛上的各路将军是否都到齐了?”

  环儿低头答道:“左将军、孙将军、魏将军、许将军以及江将军等五人都未到。左将军和孙将军在您出事前就分别率船前往倭国和辽东,魏将军三人没有来的原因我并不清楚。”

  秦汉闻言,点了点头,便随着环儿走到军府前厅。

  走进军府前厅,只见各路将军纷纷从座位上站立,声望最高的张全和苗封走到秦汉身前,围着他周遭四下打量。其他将军紧跟着也围了过来。

  张全抚须笑道:“少主身体无恙,老夫大感欣慰啊!”

  苗封却沉着脸道:“少主,不知主公下落如何?”

第4章 变数
我扬汉威全文阅读作者:大梦非觉加入书架

  秦汉脸上露出悲戚的神色道:“那晚暴风雨肆虐,海浪巨大,海船被大浪掀翻。汉侥幸抱着一块木板,逃得生天,而父亲和其他叔伯兄弟却未能逃难。

  汉恨不得以身代父亲和其他叔伯兄弟赴难,只可惜当时昏迷了过去,汉愧对死去的父亲和众位叔伯兄弟啊!”

  听到秦汉的一番话,各路将军纷纷点头,暗赞秦汉有情有义。

  张全安慰道:“海上的汉子,哪次出海不是九死一生。死于海上,犹如士兵马革裹尸,乃是我等的宿命和荣耀。少主切莫再如此悲恸,还要好好将养身体啊!”

  厅中的其他将军也纷纷安慰秦汉,夸赞他情意深重,不愧是主公的继承人。只有苗封陷入沉思。

  待众人收声后,他才恳切地说道:“岛上事务繁杂,而老主公却遭遇不测,少主虽为主公的继承人,但名不正则言不顺。还望少主早日继位,以证名分。”

  张全也猛然警醒道:“对,少主应当即刻就任,安抚人心。毕竟,这几日,主公失踪的消息已经传遍岛屿。少主若不继位稳定大局,恐怕有人会心生异心啊!”

  其他将军眸光微动,却也不甘落后,纷纷进言,恳求少主继位。

  秦汉知道,这些将军大多是秦家部曲出身,也有少数将军是从接收的东吴军伍中提拔起来的。秦家部曲自然更受重用,地位相对较高。而军伍中提拔的将军则相对会受到排挤。

  不过,晋朝讲究门第出身,并沿用了曹魏时期的九品中正制选拔官员,门阀士族愈发兴盛。而军伍出身的将军则多出于寒门,根本不可能在晋朝出人头地,世道如此,这些将军在秦家受到的排挤就不算什么大事了。

  对于这些将军异口同声的支持,秦汉心中有些意外。他还以为父亲秦建业死后,继承家业的时候会产生波折,没想到会如此顺利。

  正所谓: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如果自己不做主公,想要善终那简直是奢望。

  试想,若是自己不上位,势必会引发其他人的乱争,激起骚乱和内斗。一旦新的老大决出,长岛的实力也必定大减。到时候,自己的正统血脉又会引发新任老大的顾忌和担忧。

  权力和力量如同刀锋,握在自己手中可以伤人,握在别人手中只会伤己。因此,他必须拿下老大的位置。

  但是,西晋的时局动荡,想要在这乱世中谋生存求发展,身为主公,压力真的很大。

  根据之前手底下的探子传来的消息,今年应该是永宁元年,也即是公元301年,赵王司马伦废除皇后贾南风后,僭位称帝,齐王司马冏、河间王司马颙、CD王司马颖正纷纷起兵讨伐司马伦。

  虽然记不清西晋何时被灭,但他知道西晋统治的时间并不长。然后便是神州沉沦,北方各民族相互争战一百多年,前后建立十六个国家,还有许多分裂割据势力,真可谓是群魔乱舞。

  可以说,正是西晋的乱政,导致汉民族遭受前所未有的浩劫。

  想到这里,秦汉心中不由得悲戚不已、热泪盈眶。他不想、也不愿、更不能去容忍这种灾难的发生。

  秦汉的久久不语引起众将领的好奇。当他们看到秦汉脸上不停滴落的泪水时,还以为秦汉又在思念逝去的父亲秦建业呢,诸将军的表情不由得肃穆庄严。

  半晌后,秦汉沉声道:“承蒙各位叔伯厚爱,子元自不敢推辞。”

  苗封和张全等将军躬身齐声道:“恭贺主公继位。”

  洪亮的声音,响彻在秦汉的耳边,让他心潮澎湃、情绪激荡。

  我,再也不是前世的小律师了,而是乱世中的少年豪杰。虽然秦家脱下官服后,从事的是亦商亦匪的活动,谈不上光彩。但比起石崇任荆州刺史时,抢劫过路商客,取得巨额财物,要可爱点吧。

  至于商匪为什么会比官匪可爱,答案谁会在乎呢?

  正所谓英雄不论出处,更何况,他要痛改前非,不再劫掠其他海商,而是要去祸害鲜岛和倭国,称霸海上。

  可是,所有的雄心壮志都需要合适的人才去执行,如果所托非人,则很可能事败人亡。

  历史上,春秋时期的楚庄王统治朝政三年,没有发号一项政令,也没有做出任何政绩。后右司马伍举质问他。楚庄王答道:“三年不翅,将以长羽翼;不飞不鸣,将以观民则。虽无飞,飞必冲天;虽无鸣,鸣必惊人。”

  楚庄王通过三年的观察,对朝廷上的人和事都心知肚明,这才废除十项于国有害的政令,启用了九项于国有利的政令,诛杀大奸臣五人,提拔隐士六人,国家被大力整治,从而成为春秋五霸之一。

  秦汉思忖,作为海上的商匪势力,虽然手底下的将领或来自部曲,或来自军伍。但逢此乱世,又有谁敢保证这些人没有异心。

  秦汉自认其并非政治天才,他不可能坐上主位就使得内外归心,也不可能制定政策就能粮草丰盛、人才济济、兵强马壮、征战天下。

  他只能向楚庄王学习,哪怕做不到楚庄王的程度,三年不鸣、三年不飞,也要做到三月不鸣、三月不飞。

  因此,秦汉准备客套几句,向手底下的将领表个态。

  正在这时,门口的侍卫突然闯进来道:“少主,辽东国有急报。”

  秦汉闻言一怔,急忙吩咐道:“速将来人带进来。”

  张全、苗封等人相互对视一眼,发现其他人也都很茫然,便不再开口说话,静坐在胡凳上。

  一名穿着破烂、脸上满是尘土的年轻人看了一眼厅内的众人,又看向坐在厅内正中位置的秦汉,紧绷的心神顿时松懈下来,不禁瘫软在地上。

  就这样,他趴在地上嚎啕大哭一阵,这才哽咽地说道:“少主,家父是襄平商行的方白。半个月前,平州刺史突然派人查封了商行,并扣押商行人员,我因外出接洽贸易方才逃过一劫,便迅速赶来报信。”

第5章 人心
我扬汉威全文阅读作者:大梦非觉加入书架

  商行人员被抓,商行被封,这个消息如同飓风般吹过,使得大厅内众人的思绪陷入到凌乱的状态。

  平州的州治之地为襄平县,也是辽东国的郡治之地,亦是东夷校尉府驻地。如今的东夷校尉为何龛,是辽东地区的最高军事长官,专门负责东北地区各边疆民族事务的职官,担负着接受各族朝贡、归附、协调各民族之间的关系并维持地区和平等职责。

  公元285年,慕容部鲜卑首领慕容廆率领部下向东讨伐扶余,扶余王依虑兵败自杀。依虑之子依罗逃亡沃沮。慕容廆荡平扶余国都,驱赶万余人而回。

  公元286年,依罗向晋朝东夷校尉何龛求援,想要趁机率其族余部兴复扶余国。何龛其曾命督护贾沈率领军队护送依罗回扶余,派部将孙丁率骑兵于途中截击,却遭到贾沈所率军队的奋力迎战,并大破鲜卑骑兵,孙丁被斩。依罗在晋朝的支持下光复了扶余国。

  身为东夷校尉,何龛完美地履行了自身的职责,并扬晋朝国威和军威于异族,对辽东地区周边的少数民族形成威慑,维护了辽东地区暂时的和平和稳定。

  秦家虽然将基业置于长岛,但一直未放弃对平州的渗透,在平州二十六县分别设立商铺,建立据点,因此对于平州的情况还算了解。

  东汉时于东北仅设幽州,公孙度占据辽东,自称为平州牧。曹魏时期,分辽东、昌黎、玄菟、带方、乐浪五郡为平州,治所在襄平。不久后,平州被废并入幽州。

  公元276年,西晋又从幽州分设平州,治下有二十六县,户仅一万八千一百户。经过二十多年的战乱生养,平州的户数也才二万余户。

  平州刺史崔毖,是幽州刺史王浚的妻舅,依仗王浚之威在平州是横征暴敛。若不是军权被何龛紧紧握在手中,估计他更是肆无忌惮。

  秦汉蒙学数年,不到十二岁就开始跟随其父秦建业处理秦家事务,四处奔波。

  对于地方官员查封商铺勒索钱财的事情,秦汉并非没有经历过。与荆州刺史石崇抢劫秦家商队的事情相比,查封商铺就不是那么可怕了。

  不过,对于崔毖的意图,仅仅是秦汉的猜测,具体原因还需要向报信之人核实。

  因此,秦汉问道:“汝父是方白,汝名为何?”

  那名年轻人低头道:“我叫方仲永。”

  秦汉闻言,大吃一惊。方仲永?那不是王安石所作《伤仲永》中的人物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不由自主地沉声念道:“方-仲-永。”

  方仲永闻言,惴惴不安道:“少主,我确是方仲永。”

  看到方仲永紧张的模样,秦汉哂笑道:“无妨,我只是有点好奇你的名字而已。”

  方仲永用衣袖轻拭额头上的汗水道:“禀少主,家父共有四子,我为二子。哥哥名为方伯永,三弟名为方叔永,四弟名为方季永。”

  秦汉哑然,这方白真会懒省劲。伯、仲、叔、季本为兄弟排行的次序,直接被他用在自己孩子的名字上,倒是有趣。

  只是,差点害得他以为时间线混乱,宋朝方仲永也乱穿入晋了呢?

  他平复下心情,接着问道:“方仲永,你可知平州刺史为何派人查封商行?”

  方仲永茫然地摇头道:“这一路行来,属下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只可惜没有半点头绪。”

  倏然,他猛然警醒道:“难道是因为谋士高瞻的缘故。”

  秦汉闻言,马上来了兴趣。只要知道方白被抓的缘由,下一步就好操作了。

  他饶有兴趣的说道:“事已至此,着急也没有用。你且慢慢向我道来。”

  方仲永回忆道:“高瞻是崔毖的谋士,平日里依仗着崔毖的威名,强抢民女,还从流民中选取长相俏丽的女子蓄养。为了满足他的私-欲,他经常向街上的商铺伸手要钱。家父为了商铺的安宁,这两年来多次满足高瞻的要求。

  可是,两个月前,高瞻突然要求家父拿出二千贯钱财,说是要为刺史崔毖祝寿。家父身为秦家商铺的掌柜,哪有权支取如此大额的钱财,而且铺子也没有这么多的钱财,遂拒绝了他的要求。

  对,一定是,一定是因为这件事。少主,您一定要救我的家人啊!”

  秦汉颔首道:“方仲永,你且放宽心。既然高瞻是为了求财,一定不会急于加害你的家人。况且,你的父亲为维护我秦家的利益而被抓,我必然会救他出来。”

  说完,秦汉冲着侍卫道:“你带他到官舍中休息,一定要好生照料。”

  待侍卫和方仲永离开后,秦汉问道:“张世叔,此事该如何应对?”

  张全沉思片刻后道:“既然高瞻只为求财,事情就有转圜的余地。可是,方仲永言此人贪得无厌,此次我们若是满足对方的狮子大开口,下次,恐怕就更加难以应对。”

  苗封气愤道:“主公,高瞻此獠欲壑难填,不如我们派人干掉他,倒是一了百了。”

  秦汉摇头道:“这些年来,平州商铺经营有方,每年盈利多达三百贯,可见方白等人也算是恪尽职守。若是我们刺杀高瞻,却不能救出方白等人,岂不是寒了叔伯兄弟们的心。还是先考虑如何将他们解救出来,过后再谈其他。”

  顿了顿,他环顾四周,看向在场的八位将军,深情地说道:“诸位叔伯皆跟随亡父十年有余。这十余年来,诸位叔伯或为秦家开通晋朝商道,或为秦家船队护卫,或为秦家开拓新的海上通道,可谓是披荆斩棘、呕心沥血。子元在此深表谢意。”

  说完,秦汉朝向诸人深深地鞠了个躬,然后挺直腰身道:“方白虽为商铺管事,但也是我秦家的一员。无论花费多大的代价,我都会竭尽全力去营救。这不仅是针对方白而言,对于诸位叔伯,我依就会义不容辞。子元不才,在此立誓:此生,决不让各位叔伯兄弟们流血又流泪。”

  张全、苗封等将领听到秦汉如此煽情的言语,心中油然生出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情绪。他们齐齐躬身道:“誓为主公效死。”

第6章 风景
我扬汉威全文阅读作者:大梦非觉加入书架

  看到手下诸路将军情绪高昂,秦汉心中默道:人心可用!

  他走到每位将军身前,伸手将其扶起,然后轻声宽慰几句。

  待他将诸位将领尽皆扶起后,秦汉道:“方白的事情,我自会解决。还望各位叔伯尽快回去安抚部众,将家父逝世所造成的影响减少到最低。三日后的巳时,咱们再齐聚军府,共商要事。”

  张全、苗封等人对秦汉口中所言的要事很是好奇,纷纷在心底猜测下次开会要商议的内容。

  很快,厅内只剩下秦汉和环儿。

  秦汉揉了揉额头,对着环儿说:“你随我在岛上转一转。”

  环儿少女心性,听说要在岛内游玩,很是开心。

  看着喜笑颜开的环儿,心有烦心事的秦汉再次扶额道:“你怎的这么开心?”

  环儿吐了吐舌头,脆声道:“环儿上岛数日,还没有到府外看过呢!”

  看着一脸向往神色的环儿,秦汉摇了摇头,牵起她的小手,走出军府。

  温热的大手握着些微冰凉的小手,环儿的心“嘭嘭嘭”的跳动了几下,仿佛鼓声雷动。

  她微黑的脸庞泛起一抹不起眼的晕红,仿佛感受到面部的热烫。她急忙低下头,掩饰着少女心中莫名的紧张。

  “呀!”她口中轻呼一声,身体直挺挺地向地上砸去。

  秦汉眼角瞥到这一幕,伸腿拦住环儿倒下的娇躯,然后探手揽着环儿的腰肢,打趣道:“怎的这么笨手笨脚?”

  环儿的俏脸更加火烫,她嗫嗫嚅嚅地低声说道:“我……我忘记看路了,这才被门槛绊了。”

  秦汉突然发现,环儿傻傻的、笨笨的,还是蛮可爱的。不过,他倒没有其他不良心思。

  毕竟,他是一个有大理想的人,他的远方不仅有诗情画意,还有铁和血。

  沉思中的秦汉,表情显得很是严肃。多年来在军中打磨的经历,使得他的神情刚毅冷峻,若不是俊美的面容修饰的脸庞多了几分柔和,就会让他显得更加冷漠、阴狠。

  痴痴地看着秦汉那让少女情怀无限膨胀的面容,又想到昨晚秦汉伸到自己怀里的双脚,环儿的心仿佛要蹦出嗓子眼了。

  要死了,要死了。我怎么可以想这些……这个少主,就是个坏人!

  环儿忍不住想要伸手捂住自己滚烫的脸颊,却不经意间看到秦汉打趣的眼神,不由得嘤咛一声,捂着脸儿就向东南方向跑去。

  不知为何,看到环儿这一幕,秦汉心中蓦然想起这句:少女情怀似细雨,淡妆浓抹两相宜。

  慢悠悠地跟在环儿身后,他打量着四周的风景,初春时节,绿意闪烁在枯草丛和光秃秃的树枝上,在阳光的照耀下,一点也不晃眼,星星点点,调皮、可爱。

  后世因为气候变暖的缘故,秦汉曾经阅读过关于中国气候变化方面的文章。

  中华文明历史的第一个寒冷期,约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至公元前850年的西周后期,《太平御览》八十四引《史记》记载:“周孝(懿)王七年,厉王生,冬大雨雹,牛马死,江、汉俱冻。”暴雨和冰雹袭击了王都槐里,有许多牲畜和家畜都被冰雹打死,继而寒流加剧,天气非常冷,嘉陵江和汉水都封冻了。显然,西周遭遇了特大的寒流逆袭。

  中华文明历史的第二个寒冷期就是秦汉所处的晋朝,约在公元元年至公元600年。

  想一想,还有三百年的寒冷期,这不禁让他打了个寒颤。游牧民族的内迁不能说跟气候变冷没有关系。

  公元401年,气候由极寒迅速攀升到极暖,却又在413年后又迅速降温,这和秦汉已经关系不大。甚至日后的寒冷期也与秦汉关系不大。毕竟,他从未奢望过自己能活到115岁以上。

  走出家门不到五十米,秦汉就听到身后传来马嘶声和马蹄声。

  他扭头看去,原来是府内的伴当秦勇等人。

  秦勇的爷爷辈就在秦家为奴,因为忠心耿耿、任劳任怨,所以被秦汉的爷爷秦武全赐姓秦。秦勇的父亲秦木风因为头脑灵活,喜欢航海冒险,遂让他负责一支船队,包括二艘大型船只和五艘中型船只。

  秦勇自幼在秦府长大,作为秦汉的玩伴、学伴和武伴,两人感情深厚。

  他身后的骑士也多是奴生子,自幼陪同秦汉在军队历练,骑术精湛。

  “主公,请留步。”秦勇喊道。

  秦汉无奈地停下脚步,看着秦勇等二十人策马停在面前。

  秦勇道:“主公欲去何处,不如让我们随行。”

  秦汉思索了片刻,猛然发觉自己有些冲动了。这么大的岛屿,想要视察完一圈,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

  虽说有俏丽的婢女陪同,春景、春~色、春~情三者齐备,但他毕竟不是为了游玩,而是为了发现机会。

  因此,他从谏如流地骑上父亲秦建业从西域重金为其购得的汗血宝马,策马扬鞭,向环儿方向跑去。

  此前,环儿因为害羞的缘故,跑的是飞快。不过,跑了一段路程,随着心情的缓和,她就慢慢地降下了速度。

  听到马蹄声响,她回头看到了秦勇等人,更是停在路边等候着。

  看着秦汉骑着神骏的汗血宝马冲向自己,环儿顿时花容失色,冷汗直冒。她的双手也用力地搅在了一起,手背青筋毕露。

  汗血宝马近了,更近了,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丝毫不敢想象接下来的场景。

  蓦地,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腾空而起,难道被撞飞了,怎么不疼呢?

  好舒服啊?真像刚才被少主抱在怀里的感觉,难道被马撞了就能体会到这种幸福?

  环儿真的想永生永世就这样,享受着少主的怀抱。只是,为什么这种感觉如此真实,仿佛在马背上颠簸似的?

  想到这里,她猛然睁开眼睛,却看到一个好看的下巴。

  “嘶!”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果然,幻想永远只可能是空想,却不会有这么充实的体会。

  看到秦汉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她就这样傻傻呆呆地看着秦汉的下巴,仿佛那是这世间最美的风景。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大梦非觉所写的《我扬汉威》为转载作品,我扬汉威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扬汉威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扬汉威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扬汉威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扬汉威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扬汉威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