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女生同人小说 > 总裁宠妻99式最新章节 > 总裁宠妻99式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总裁宠妻99式 连载中
分享总裁宠妻99式

总裁宠妻99式全文阅读

总裁宠妻99式作者:双鱼塔塔

总裁宠妻99式简介:  秦张两家联姻,真新娘不翼而飞,假新娘池以琳小心翼翼,步步为营。
  秦尚谦早就看出来,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池以琳自以为骗得他团团转,实际上从来没有逃出过他的五指山。
  池以琳娇羞:“老公你对我真好。”
  秦尚谦点头:“你是我的妻子,我不疼你疼谁。”
  ——等到真相大白,池以琳才发现全世界都很清醒,只有自己是个傻子。
  池以琳恼怒:“秦尚谦,你为什么不拆穿我!”
  秦尚谦淡然:“宠你才允许你胡作非为。” https://www.uukanshu.com
-------------------------------------

总裁宠妻99式最新章节第三百七十七章 最后的幸福
第二章 是他察觉什么了吗?
总裁宠妻99式全文阅读作者:双鱼塔塔加入书架
午夜夜色浓稠,偌大的双层复式公寓中一片静寂。

秦尚谦一直是独居,家里只有一个阿姨。

早在婚礼结束池以琳就将秦宅的结构摸的十分透彻,她悄无声息的出了新房,蹑手蹑脚的穿过走廊,来到了秦尚谦的书房门口。

她屏息听了会儿声音,才敢轻轻压下门把手,已经十二点了,这个时候秦尚谦应该已经睡下了。

走廊上绸缎般浅金色光芒洒了一地,书房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声音。

池以琳伸手去摸索墙上的开关,指尖压在按钮上,想了想,最终还是挪开了。

她打开手机的手电筒,逐渐看清了书房里书案与落地书柜的形状,池以琳依稀看到书案后有团模糊的影子,她朝书案走去,眯眸努力适应着黑暗。

月亮躲进云层,房间里的光线变得更暗了,微弱的光芒映白了池以琳的脸,她几乎听到了自己颇有节奏的心跳声。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书案后的黑影突然动了一下子,阴冷低沉的声音像一盆冰冷的水,从池以琳头顶浇了下来。

她被吓得捂着嘴惊叫出声,手机从她手中掉落,摔在地上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脆响,还在发光的屏幕顿时四分五裂。

秦尚谦起身开了台风,眉目隐在阴影里,只露出线条清俊分明的下颌:“是我。”

即便是早有预料,池以琳的心脏依旧跳的很快,她别过头去故意不看秦尚谦的脸,不大好意思的说:“婚宴上没怎么吃东西,我有些饿了,所以我想出来找点儿东西吃。”

秦尚谦眼中划过一丝光芒,不过转瞬即逝,他看着池以琳,神情莫测:“厨房在楼下,这儿是我的书房。”

池以琳立即把头埋的更低:“对不起,我不知道……”

低低绰绰的脚步声响起,她的视野里突然多了一双灰色的男士拖鞋,池以琳甚至都已经考虑好了即将要解释的说辞,熟料秦尚谦竟只是用手拍了一下她柔软的发顶:“没关系,也怪我考虑不周,一起下楼去吃宵夜吧。”

池以琳有些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来,这就算过去了吗?自己夜闯他书房,他竟然连怀疑都不怀疑吗?

她若有所思的跟在秦尚谦身出了书房,秦尚谦牵着她进厨房,因为一直是独居,厨房里陈设很简单,冰箱里只有素食食物。

秦尚谦蹙眉站在冰箱一侧,“吃面吗?”

池以琳飞快的点头,拿着筷子在一边等。

张可颐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做饭这回事,池以琳估摸是不会的。

只是杀伐果决的秦氏总裁,竟然会下面,池以琳微微有些吃惊。

男人很高,身侧也很结实,穿一件白色衬衣在热气腾腾的锅前忙活,精致的袖扣挽到臂弯处,落拓潇洒的一塌糊涂。

池以琳托着腮想,张可颐是那种娇滴滴的世家小姐,娇中带媚,剔除别的纠葛先不说,要是这样的一对璧人在一起,那该多么般配?

想着想着池以琳便有些出神,就连何时面前多了碗热气腾腾的面都没有察觉。

秦尚谦弯起食指在她面前轻轻扣了一下,“想什么呢?”

池以琳恍然反应过来,从他手中接过筷子,摇了摇头:“没、没什么。”

油光寡淡的清汤面上撒了一层好看的葱花,池以琳拿筷子心不在焉的拌开,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你刚刚,那么晚还不休息?”

“习惯了,还有几份文件要处理。”秦尚谦亦答的心不在焉。

新婚之夜,三更半夜,处理文件?

池以琳越想越觉得不对,埋头小口且快速的吞咽面条。

汤薄面淡,温热的面汤抚慰咕咕直叫的胃。

她是真的饿了,从早上开始就没吃一点东西,大抵人在饿的时候吃什么都香这句话是对的,池以琳觉得那碗面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到最后连面汤都喝了个一干二净。

放下碗,她一抬头才发现秦尚谦正用晦明难辨的目光在打量自己,池以琳心里一紧,下意识拿纸巾抿了抿嘴角,“我脸上有花儿吗?”

秦尚谦摸着自己的下颌,幽幽开口:“第一次见面吃饭,你不是说自己不喜欢吃葱花吗?”

池以琳一愣,饶是再详细的个人资料的也不会写这么隐晦偏颇的喜好啊,她哪知道那个娇气巴拉的张小姐不喜欢吃葱花呢?

好在她反应迅速,低下头含羞带怯的笑:“因为是你做的,我都喜欢吃。”

说完之后,池以琳自己都没勇气抬起头来看秦尚谦的表情,只听得凳子被轻轻拉开,男人的身影一下子站起来,挡住了她眼前大半的光。

“吃好就上楼去吧,明天还要去欧洲,七点的飞机。”他突然弯腰凑到了池以琳的耳边,单薄的唇几乎要贴上她的耳骨:“另外,这次记得可别再走错了。”

她身体一僵,秦尚谦略带着笑的声音却越来越远。

是他察觉什么了吗?

池以琳望着男人颀长的背影,心下一紧,秀气的黛眉微微一蹙。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三章 1定要报仇!
总裁宠妻99式全文阅读作者:双鱼塔塔加入书架
翌日清晨,整个雁城都笼罩在雾蒙蒙的一片水汽中,天边隐有一轮呈半透明状的圆月,下方是绿草如茵的停机坪。

登机口处,细微的晨风卷起池以琳耳边的碎发,她依依不舍的与张母道别,然后退回到秦尚谦的身边,裹紧了身上的大衣。

“妈,您自己多保重。”

张母泫然欲泣:“颐颐啊,到了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跟尚谦。”

“知道了。”

池以琳攥着行李箱飞快的转身,她怕再面对张母那双眼睛会令自己露出破绽,因为那双眼里,包含着那样的爱与深情。

她很小就没了母亲,这是她近二十年来,又一次感受到了来自母亲的关心,当张可颐的母亲握住她的手时,她的心颤抖了。

池以琳那刻想的便是,她一定要尽快结束这一切,好让张可颐与她妈妈母女团聚。

秦尚谦在她身边,斜睨了眼她的表情,淡淡道:“舍不得家人?要舍不得的话,我们可以在离家近点的地方度蜜月。”

池以琳摇了摇头,离开雁城未必是件坏事,远离了最了解张可颐的张家人与秦尚谦单独接触,这未尝不是减少了她暴露的风险。

且据说与爱人去芬兰看极光是张可颐的梦想,池以琳在心里默默对那位张小姐说了声抱歉,提前替她完成了梦想。

十个小时的高空飞行过后,抵达北欧时,已经是下午了。当时整座城市下着鹅毛大雪,飞机延迟降落了整整一个小时。

池以琳第一次见那么大的雪,就连天空都是灰蒙蒙的,雪中夹杂着仿佛能割破皮肤般的冽冽寒风,一条围巾系在了她脖颈上。

她回头瞪着男人,秦尚谦却一脸淡漠的扭过头:“是你妈妈让我给你的,她说欧洲冷。”

那也比不过你冷。

池以琳在心里念叨,坐上飞机后,秦尚谦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性情远不似在雁城那般温热,一如当时天气,冰冷的那样纯粹。

出了机场,便有人来接他们到住的地方,听说秦氏在欧洲也有企业,池以琳往手心呵着热气,看着几个大鼻子的异国人三下两下就将行李搬到了车上。

她没想到秦氏的势力已经拓宽到国外了,不过又一想也对,像秦氏这样毫无人性,利益至上的企业,也该有这样的成绩。

当下这个季节,北欧的天黑的特别早,刚到住处天就已经黑了下来。

他们住的地方是一幢临海的复式公寓,与在雁城住的地方很像,马路对面是一些咖啡馆与酒馆,灯火通明的灯牌旁,几个充满了异域风情的女郎正嬉笑说着什么。

然而在街对面的人群之中,有个身穿黑色羽绒服的中国男人一闪而过,池以琳揉了揉眼睛再去看时,那个男人已经消失在了人群里。

是他?

池以琳微一蹙眉,身后又响起秦尚谦不悦的催促声,她忙转身,往公寓里走:“来了,来了!”

传说中蜜月的第一个晚上,没有浪漫的烛光晚餐,也没有你侬我侬的海边法式深吻。

说实话,家世显赫又一表人才的男人,没有哪个怀春少女会不爱,池以琳想,如果秦尚谦不是生在秦家,她或许不介意与他来一段无比浪漫的异国邂逅。

可世界上从来没有如果这回事,她依旧拿昨天的那个借口拒绝与秦尚谦同房,并且还用番茄酱兑水故意洒在厕所地上,好让秦尚谦看到。

在确定秦尚谦已经看到后,她又心情颇佳的哼着小曲儿拿纸巾擦掉,男人却突然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她身后。

“这里冷,两个人睡在一起可以暖和些。”末了,他补充,“我不碰你。”

他说的坦坦荡荡,池以琳当然没法拒绝。

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跟一个男人同床共枕,说不惶恐不安,那是不可能的。池以琳挤在床角背对着秦尚谦睡,她害怕秦尚谦半夜一个没把持住会将她吃干抹净,到头来她不仅仇没报成,还把自己给赔进去了。

事实证明池以琳的考虑完全是多余的,秦尚谦的自制力完全不是普通人能够比拟,说睡觉就仅仅是睡觉而已,自池以琳上床到睡着,他压根儿连根手指头都没碰她。

不知是不是因为仇人的儿子睡在身边的原因,池以琳又梦到了已经逝去多年的父母亲,梦里快乐与痛苦交织,一会儿是父母慈爱的笑脸,一会儿又是他们血淋淋的站在面前要她报仇的模样。

半夜,池以琳从梦中惊醒,浑身湿的像刚从水中捞出来一样。

窗外是缭乱的黑夜,登时,她的勇敢如同被撕开了一道长长的裂痕,脆弱从四面八方趁虚而入,冲撞的她浑身都在颤抖。

池以琳往被褥中缩了缩,一头乌发凌乱,酸涩从眼眶蔓延,泪滴成冰。

多少个这样的日夜,她躺在池家冰冷的床板上,泪如雨下。那时她就暗暗发誓,她一定要报仇!

“做噩梦了?”

壁灯忽然亮起。

池以琳呼吸一滞,狼狈的用手背擦过眼角,好在她背对秦尚谦,才没有让他看到自己的眼泪。

“没有,就是有点冷。”她闭上眼睛,轻柔的声音下又隐含着某种倔强。

秦尚谦拧起锋利的剑眉,她刚刚身体在抖,分明就是在哭。

“关灯吧,开灯我睡不着。”池以琳说。

身后突然晌久没了动静,就在池以琳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身后的壁灯却“啪”一声灭了。

男人肌肉结实的手臂突然从后搂住了她,池以琳的心脏几乎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好在他除了拥抱的动作就再无其他下文,于是池以琳就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由他抱着。

过了很久,池以琳想轻轻挪动一下,才察觉到背后一片冷湿,她觉得那是泪,却又不像。

是谁的泪呢?秦尚谦的吗?池以琳觉得这个答案太可笑了,翻手云覆手雨的秦尚谦,怎么会落泪呢?

他是造物主的宠儿,倘若他也有悲伤的事,那叫自己这样从小没爹没妈的人该怎么活?

池以琳在男人温热的臂弯与自我嘲讽中第二度进入梦乡,下半夜却睡的出奇安稳。

只是她不知道,在她睡着后,窗外白茫茫的雪光映进了她身后秦尚谦的眼底,是一片冰冷的颜色。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四章 都听你的
总裁宠妻99式全文阅读作者:双鱼塔塔加入书架
池以琳更不知道的是,那天是秦尚谦母亲的祭日,亦是秦尚谦的生日。他本不是什么造物主的宠儿,他与她一样,都有一个不幸甚至悲惨的童年。

秦尚谦的亲生母亲生他时死于难产,他父亲爱他母亲爱进了骨子里,从小便不喜欢甚至于憎恨秦尚谦。后来秦老爷子娶了现在这位与秦尚谦母亲颇有几分相似的太太,秦尚谦就更不受待见了,继母压根就没想让他活着长大,有几回甚至于买凶杀他,秦尚谦死里逃生,被个小姑娘给救了。

秦爷爷疼孙子,听说这事儿便将秦尚谦接回老宅抚养。每个人都有向阴或向阳的两面,谁也想不到叱咤风云的秦氏总裁秦尚谦竟患过自闭症。

那是他人生里最昏暗的一段时光,他的生活中除了灰,再没有其他色彩。直到有个姑娘的出现,就是曾经救过他的那个,她每天都会把喷香的糕点从栅栏中塞给他,然后隔着厚厚的铁栏杆,与他兴高采烈的絮叨外面的事。大多的时间都是她在叽叽喳喳的说,而他认真的听,那个时候秦尚谦就想,大概最令这个姑娘头疼的便是背诵那些古典诗文了吧。

后来他的自闭终于好了,被送往国外,等回来时,那个姑娘已经不见了。

他将整座雁城翻了个遍,却连她的影子都找不着。直到三个月前,他在某次宴会上见到了张可颐,张可颐几乎与记忆中那姑娘的模样如出一辙,于是便有了这场婚姻。

第二天池以琳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无一人了,要不是身边床褥的位置还微微残留着那人的体温,她几乎要自己自己昨晚做了一场荒唐版的大梦。

她拿瓷杯去盥洗室刷牙,身后突然有双大手拦腰将她抱住,池以琳惊呼了声,手上一松,瓷杯跌落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她忙挣脱开秦尚谦的怀抱,低头慌里慌张的去拣杯子碎片。

秦尚谦大概没有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大,眼神一下子变得深邃幽冷,抱起双臂居高临下的看她:“放着吧,小心割破手,一会儿让人来收拾就行。”

没想到他一语成谶,尾音才落,锋利的碎片便从池以琳食指上划了过去。她只觉得手上一痛,低头去看时,殷红的血一滴滴落在了奶白色的地板上。

秦尚谦皱起眉来,不由分说的拽着她的手臂就往外走,“这下开心了?”

池以琳不悦的翻了个白眼,秦尚谦没听见答复,恰好偏头,池以琳表情还没来得及收回,就那么被他给撞了个正着。

男人微砺的指腹用力按在了她伤口上,池以琳疼的几乎瞬间就冒出了冷汗。秦尚谦却若无其事的松开她,从行李中找出了一盒创可贴,拿出一条帮她贴上。

“痛?”

“当然痛……你找机会可以试试。”池以琳早在心里将他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秦尚谦却一副看穿她的模样,站起身来,嘴角一抹淡淡的嘲讽:“还能说出来的痛,就都不算痛。”

池以琳下意识想要反驳他,可想起刚刚那个尴尬的拥抱,还有她尴尬的表现,登时就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她正酝酿解释的话,秦尚谦却突然拉她起来,脸上有微妙的笑意,似乎全然没有因为刚刚那点的小插曲而影响心情,“去收拾吧,一会儿下楼吃早餐。”

他越是表现得风轻云淡,池以琳就越觉得心惊肉跳,秦尚谦平静的态度下,又似隐隐有某种暗流汹涌。

那天的早餐很丰盛,可装着一肚子心事的池以琳却吃的兴趣恹恹。

她冷的厉害,手便跟着抖,餐刀在食物上打滑,摩擦着餐盘发出刺耳的声音。

秦尚谦看出她的心不在焉,放下刀叉,优雅矜贵的擦了擦嘴角,“刚刚接到国内电话,说公司那边出了点事情,我们的行程,可能会提早结束,很抱歉。”

他虽然这么说,可平静无澜的语气里却丝毫听不出半点儿歉意。

池以琳一面托腮听,决心将善解人意的小女人形象一演到底:“我没关系,”她又有些失落的垂下脑袋,噎了一小口蓝莓派:“还是公司事重要,度假什么时候都可以来嘛。”

“不开心了?”

她摇摇头,十分大度的笑了:“没有。”

秦尚谦似乎很满意她的态度,横过半个身子,伸手过来摸了摸她的头:“这几天会有极光,等我们看过再回去。”

池以琳仍不习惯与他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可这次她只是僵直了身子,并没有躲开。

她点了点头,甜掉牙的笑:“好,都听你的。”

……

池以琳原本对这趟旅程并不期待,因为这不是属于她的人生,更不是属于她的梦想。

她没资格期待,因为她从小就知道一旦有了期待,便会有后来无尽的失望。

在抵达罗瓦涅米后,池以琳又见到了刚到北欧时,在对面街角看到的那个中年男人。

男人与她交换了个眼神,路过她身边时,往她手中塞了一张纸。

“可颐。”身后突然传来秦尚谦叫她的声音。

池以琳的手心里一下子沁出冷汗,浸湿了那张纸,她攥紧了手,转过身来,朝面无表情的秦尚谦微微一笑:“嗯?”

男人大步流星的朝她走过来,“晚上你想住哪里?冰屋还是酒店?冰屋可能会冷。”

池以琳松了口气,“冰屋吧。”

见秦尚谦没有起疑,她不露痕迹的把那张纸揣进了口袋,再抬头时,茫茫雪原上哪里还有刚刚那个男人的踪迹了?

据说罗瓦涅米是圣诞老人的故乡,待了整整三天,除了时不时出现在冰屋前的驯鹿,这里白茫茫的一片雪简直乏味的要命。

等了三天还是没有等到极光,第四天中午的时候,池以琳显得兴趣缺缺。

“林子那边儿来了只鹿,我去拍两张照片。”她抱着相机,有些坐不大住了。

秦尚谦放下平板,上面是国内刚刚发过来的简讯:“我陪你。”

“不用了,你先忙吧。”

秦尚谦见状也不强求,说了句“多小心”便又垂眸去忙自己的事情。

这两天的接触下来,池以琳对秦尚谦这个男人的了解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印象中那个冷血淡漠的“秦氏继承人”了。他也不似商业报道上说的那么不近人情,至少对她这个“假张可颐”,还算温柔体贴。

林子外果真站着一只鹿,油光水滑的皮毛,一双角雪白,漂亮极了。只是怕人的很,不等池以琳接近便飞快的窜了起来,她捧着相机飞快的追,不知不觉便深入了雪林里。

那人出现的悄无声息,池以琳弯腰喘气暗自懊恼追丢了那鹿时,一抬眼他就已经立在了跟前。

男人还是穿着黑色羽绒服,面容掩在低低的帽檐下。

“以琳,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五章 我怎么可能丢下你
总裁宠妻99式全文阅读作者:双鱼塔塔加入书架
大概是已经太久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了,池以琳此刻竟觉得有种久违的亲切。

“还算顺利。”

“秦尚谦有没有怀疑你?”

“没有。”

“以琳啊,”男人伸手过来想要拍她的肩膀,她眉头一蹙,下意识的躲开了。男人的手就那么尴尬的停在半空,大概是没想过池以琳会躲避,他忽然笑了:“我知道你还在为你父母的事情怪舅舅,但秦家人穷凶极恶,我当年不是不想救,而是无能无力呀。”

“我知道。”池以琳吸了口气。

男人眼中划过一丝转瞬即逝的光:“所以以琳,你一定要把握好现在这个机会,为你父母报仇。”

她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手指,垂眸眼底一片暗红。

男人离开后,池以琳在林子里兜转拍了几张照片,天色渐暗,等她想起回去时,却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一片荒林,到处都是积雪,入眼满是银白色的一片。她又急又怕,只能大声的喊秦尚谦的名字。

父母的仇还没报,她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的死了呢?

黄昏时分骤雪纷纷而至,秦尚谦搁下平板,揉搓着疲惫的眉心,这才恍然发觉池以琳去的时间已经太久了。

天色越来越暗,他拿着手电冲进了雪林里,这附近有猎户,脚印已经被踩的看不清了,他唯一担心的便是林子里的捕兽夹会伤到她。

狂风卷雪呼号着,风声里,夹杂着时断时续的求救。

那声音已经有些嘶哑了,细细分辨,能听清秦尚谦三个字来。

那一刹那,像有雁群簌簌飞过他心上,落了满了洁白的羽毛。

秦尚谦找到她时,她正抱着一棵陡坡顶的大树,扯着嗓子声嘶力竭的喊,秦尚谦拿手电晃了晃她的脸,无奈道:“别叫了,我带你出去。”

池以琳在他出现的前一秒,真的都以为自己玩完了,直到他突然出现在面前,真如神祇一般,从天而降。

池以琳抱着树太久了,浑身都冻僵了,以至于秦尚谦过来拉她的时候,她脚下一滑,整个人后仰了出去。

秦尚谦的反应远比她想象的还要快,他像只猎豹般,纵身朝她跃过,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

池以琳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秦尚谦拥住她,将她的脸按在怀里,两人抱成一团,顺着山坡滚落。

天旋地转的十几秒,池以琳却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样的漫长。

直到后来秦尚谦后背撞上什么东西,池以琳听到了他的闷哼声,随即身体跟着一震,眼前一黑,登时便失去了直觉。

等她再睁眼醒来来,天空呈现出了一种如山茶吐艳般火红的带状光芒,那光芒时隐若现,美得令人挪不开眼。

“是极光!”池以琳兴奋的惊呼,动作牵动了身下的秦尚谦,惹的他倒吸了一口气。

“我看到了……”他有气无力。

池以琳这才察觉到自己还倚在他怀中,不好意思的撑起身体,“你没事吧?”她记得,下落时,是他用身体将自己护住。

“我没事。”

池以琳还是从他平静的声音里听出一丝勉强,她伸手想要将他扶起来,却触及到一片黏腻。

她一惊:“你受伤了?”

“皮外伤。”

池以琳沉吟了一会儿,“能走吗?我扶你,我们还是快点找回去的路吧。”

其实只要她想,当时完全可以让秦尚谦自生自灭的,尽管她一个人也不可能走出雪林。

但她没有那么做,趁人之危是小人的行径,何况秦尚谦还是为了她才受的伤。

“你完全可以自己走的。”男人沙哑又略带着笑意的声音随风声颤抖的极其迷离。

池以琳突然有些心虚,“我……我们是夫妻嘛,我怎么可能丢下你。”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池以琳说的险些连她自己都要信了。

男人好听的笑声沉沉弥漫在风中,她的手腕被毫无预警的抓住,紧接着便跌进了一个带着薄荷淡香的怀抱。

池以琳有些恼,刚想要发作,便听到他的声音淡淡响在耳边:“别担心,明天一早就会有人来找我们。”

池以琳如坠冰窖,原来……原来他早就留了后手,倘若自己丢下他,那后果不堪设想。

她呼吸不由自主的急促起来,只觉得身边这个男人可怕的就像一道深渊,稍有行差踏错,她便会被摔的粉身碎骨。

身下的白雪柔软棉绸,染发着一种清冽的土腥味儿,寒意渗透骨髓的感觉与十几年前的某个夜晚如出一辙。

那天晚上,母亲不舍的摸了摸她的脸蛋,“以琳,好孩子,你就乖乖待在家,等爸爸妈妈回来,好吗?”

那时她听话的点点头,尚不知这场分别竟是阴阳相隔的距离。

“爸爸妈妈要去哪儿?”

母亲与父亲对视一眼,弯下腰来,耐心的同她解释:“我跟爸爸在玩夺宝游戏,我们要不断寻找新的宝藏,还要防备其他夺宝人来抢我们的宝藏。如果有其他藏宝人来我们家抢宝藏,以琳就躲进衣柜里,不要出声音,好不好?”

天真的她似懂非懂的答应,以至于后来那些人闯进家里时,她真的就觉得那仅仅是一场夺宝游戏而已。

星子全无的寒夜,父母的血双双洒在白雪上,衣柜中的池以琳瞪大双眼,死死捂住了嘴巴。

秦尚谦感觉到她身体抖的厉害,于是将她搂紧了一些,“冷吧。”

池以琳手心冷汗涔涔,弓起身体,呈现出戒备的状态。身边的这个男人是杀害自己父母仇人的儿子,她一想到这点,情绪就不受控制的被调动。

她现在只想用力地推开他,然后狠狠将他踩在脚底,狠狠地踩……

“传说极光是女神欧若拉的裙摆,看到的人都会得到幸福。”秦尚谦突然说。

池以琳脑中血腥的画面被迫停止,她笑起来:“你还相信这个?”

“对幸福有所信仰,就还不至于活的太绝望。”

池以琳冷讽的挑眉:“欧若拉是自私的,她不惜将丈夫变成一只蟋蟀,然后抛弃他,难道你所信仰的幸福,就是凌驾于他人的痛苦之上吗?”

积雪闪闪发光,面前的池以琳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带着帽子,只有一双棕色的眸子露在外面,狡黠又咄咄逼人。

难道你所信仰的幸福,就是凌驾在他人的痛苦之上吗?

换做之前,秦尚谦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她,是。可如今的他沉默了,过了好久,才低低说:“我不是圣人,渡不尽苦厄,旁人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池以琳一下子收紧了五指,露出荼白色的关节。

秦家的人果然都一样冷漠自私!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六章 怎么越来越狼狈
总裁宠妻99式全文阅读作者:双鱼塔塔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就有救援队的人来,秦尚谦伤到了后背,被尖尖的碎石给划破了一道口子,鲜血触目惊心。

那晚过后,秦尚谦却与池以琳疏离起来,直到回国,这种疏离仍未被打破,秦尚谦甚至搬去了客房住,两人唯一默契的,便是都闭口不提那晚发生的事。

做了几天有名无实的秦太太后,池以琳来到了张可颐之前的公司。张可颐原来是这家公司的程序人员,当她毅然决然的递上辞职书时,主管涕泗横流的说,“小张,我早就看出来你不是池中物,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了吗?”

池以琳微笑着摇了摇头。

回家后,她把辞职书放在了餐桌最显眼的位置,然后看着秦尚谦走进餐厅,她才也跟着进去。

辞职报告依旧静静躺在餐桌上,没有被动过的痕迹,而秦尚谦则捏着调羹若无其事的喝汤。

池以琳秀眉一蹙,匆匆走过来将辞职书拿了起来,“原来是忘在这儿了……”

秦尚谦眼皮抬也不太,手边搁着一份晚报,“辞职了?”他不咸不淡的问。

池以琳终于有了点存在感,又要装作满不在乎的走到他身边,漫不经心的说:“对啊。”

“为什么?不是做的挺好吗?”

“因为想换个环境。”

秦尚谦“嗯”了一声,“要是不想工作就在家休息一阵儿,左右还养的起你。”说着他垂眸不再看她,目光只一心一意的落在报纸上。

池以琳的耐心就快要被他给磨光了,她捏着那份辞职书,往秦尚谦身边凑了凑,“其实在家待久了还是怪无聊的,也不知道最近有哪家公司在招程序人员。”

据她拿到的资料所知,秦氏似乎正缺这方面的人才。

然而秦尚谦却仿佛没有这回事一般,摁着眉心闷声道:“一般网站上会有招聘启事,你自己去看一下。”

“可是我不知道……”

“好了,”秦尚谦不耐的丢下晚报,站起身来,“我今天真的很忙,你有时间可以去人力资源部看看。”

说完,他留了一道落拓的背影潇洒离开了餐厅,留池以琳一个人坐在餐椅上大眼瞪小眼。

她都已经暗示的那么清楚了,秦尚谦应该不至于听不懂吧。

为了表达自己真的很想工作的决心,池以琳次日一早便换上了一身板正的职业套装,大摇大摆的下楼,站在门口等着秦尚谦。

秦尚谦从楼梯上下来时愣了愣,旋即又微微蹙起很是英挺的剑眉:“你这是……”

“去人力资源部啊,你不是说那儿能找到工作吗。”池以琳脸上有无懈可击的微笑,“刚好顺路,你可以送我去吗?”

“你一会儿叫司机送你吧,我等会有个会,赶时间。”秦尚谦睨了眼手上的男士腕表,便一阵风似的从她身边经过,紧跟着砰一声带上了门。

池以琳被拒绝倒也没觉得意外,她原来也没指望让秦尚谦去送自己,只是要告知他,自己要去找工作这件事情罢了。

在去人才市场的路上,池以琳接到了张可颐之前所在的盛古公司打来的电话,对方同意了她的离职申请,让她尽快再回去一趟拿她的人事资料。

于是池以琳途中又先去盛古拿了资料,折腾了半天,到人才市场时,已经是中午了。

人潮依旧汹涌的大厅里,充斥满了陌生的脸孔还有喧嚣的人声。

跟在她身后的司机忍不住皱眉:“夫人,真的要从这儿找工作吗……”

池以琳叹了口气:“嗯,你在车上等我就行了。”

科研工作竞争极大,但对人力的要求也非常苛刻,池以琳醉翁之意不在酒,接连投了几次简历,都石沉大海,杳无音信了。

她与秦尚谦的婚事人尽皆知,多数公司都会顾忌她“秦太太”的身份,委婉拒绝。

就在池以琳第八次递上自己的简历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老远看到不敢认,没想到真是你啊。”

池以琳闻声转身,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个身穿黑色职业装的陌生女人。

池以琳印象里从来不记得她认识过这样一个女人,于是便推测应该是张可颐的旧识。

女人见她脸上露出困惑的神色,扭着细腰一摇一晃的走到面试官的位置上坐下,从同事手中抽出池以琳的简历,边看边笑:“可颐,想不到你也来这种地方找工作啊。”

女人这一声“可颐”坐实了池以琳的猜测,同时她略尖酸的腔调令池以琳断定,这女人与张可颐一定不是朋友。

池以琳一时摸不清状况,便抿着唇缄默,没答话。

而女人却以为池以琳瞧不起自己,把简历往桌上一放,鲜红的唇角咧开冷艳的弧度,风尘味儿十足:“怎么,当上秦太太成了贵人,你就连老同学也不记得了?”

池以琳的眸光扫过女人胸牌上的名字——方诗迎,她淡淡一笑,“诗迎你说笑了,我怎么可能不记得你。”

“我还当你嫁进豪门,便把我们这种小人物给忘了呢。”方诗迎又重新拿起她的简历翻阅,片刻后,她放下简历,笑吟吟的看着池以琳:“你不是都嫁给秦氏的总裁秦尚谦了吗,怎么还出来抛头露面的找工作?”

她咄咄逼人,自以为戳中了池以琳在秦家不受待见的痛处。而池以琳却靠着座椅冷笑:“在家闲的慌,就想出来活动活动。”

“哎呦,这才结婚几天就闲下来了。”方诗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可颐,豪门的日子,也没那么好过吧?”

池以琳听她这么说,倒也没生气,毕竟她又不是张可颐,但她已经没有再跟面前这个女人闲谈下去的心情了。

她伸手去拿简历准备离开,方诗迎却先她一步将手按在了她的简历上:“你急什么?不再叙叙旧嘛。”

“这里应该不是叙旧的地方,后面还有很多人等你面试。”

池以琳转身要走,方诗迎却不依不饶的站了起来,堵在她面前。池以琳不辩解的态度令方诗迎以为是她心虚了,由此看来,她果然不受秦尚谦的待见。

想到这一点,方诗迎的底气便足了,将池以琳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然后捂着嘴拔高了声音笑的花枝乱颤:“可颐,你好歹也风风光光了二十多年,读书那会儿也是班上最努力的,怎么现如今嫁了人,反倒过的这么狼狈了呢?”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双鱼塔塔所写的《总裁宠妻99式》为转载作品,总裁宠妻99式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总裁宠妻99式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总裁宠妻99式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总裁宠妻99式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总裁宠妻99式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总裁宠妻99式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