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我的鬼仙妻最新章节 > 我的鬼仙妻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的鬼仙妻 连载中
分享我的鬼仙妻

我的鬼仙妻全文阅读

我的鬼仙妻作者:雾影婆娑

我的鬼仙妻简介:一次考古活动后,沈言莫名多了个未婚妻,虽然很苦恼自己老婆竟然是只鬼,但是内心还是喜滋滋的,然而不久后沈言猛然发现自己老婆大有来头!这是一个现代天师带着自己的鬼仙娘子在秀恩爱的同时顺便搞事的故事。
  ps1:本书有大量秀恩爱情节,担心吃撑的可以隔几天看一次
  ps2:本书慢热,而且作者是佛系作者,一切随缘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的鬼仙妻最新章节第149章 第4轮开启
第2章 入林
我的鬼仙妻全文阅读作者:雾影婆娑加入书架

  第二天,众人一大早就起来了。王德杰来到院子时,看到沈言在摆弄一些奇怪的东西,那些东西王德杰是认识的,因为那就是他买的,当初买的时候,他就很疑惑,老师买这些东西做什么,现在他可以解决这些疑问了。

  王德杰来到沈言身边蹲下来,指着面前的一堆黄纸,铜钱还有其他一些物什问:“这些是做什么用的?”

  “这些东西都是给我画符用的。”沈言回答。

  “画符?”王德杰听到这两个字,脑子一下没转过弯来,呆呆的重复了一遍。

  “这些你拿着,待会分给所有人。”没等王德杰反应过来,沈言就把一把东西塞进了他怀里。等他反应过来,好好打量手上的东西时,沈言已经走出门外了。这应该是一个挂饰,一条红绳绑着一个铜钱,铜钱下面吊着一个折成三角形的黄纸,上面还用红墨水或者朱砂之类的东西画着一些奇怪的图案。

  “这是什么?”王德杰急忙问。

  “护身符…”沈言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明显已经走远。

  “啊?”护身符?什么鬼?!

  沈言已经走到外面停车的地方,因为要去的地方离村子还有一段距离,而且设备不少,决定开车过去,不过也开不了多久。很快,王德杰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跑过来,这时,沈言已经悠闲的坐在车上看书。等到王德杰坐到沈言旁边时,其他人都基本上车了。

  ?“你让我把那些东西发给每个人,有什么用?”

  “字面意思,护身用。”

  “………”

  ?王德杰的嘴角抽了一下,眼角无意间扫到了沈言手里的书,竟然是全英文的!这让王德杰的嘴角又抽了一下。

  ?尼玛!一个当兵的都这么有文化,这让我这个研究生怎么活!!

  “不要以为这东西没用,等到了墓里你就知道了。”沈言翻了一页,头也不回的对王德杰说。

  ?不过王德杰已经决定不理他了,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打击,于是默默掏出手机来玩。没听到对方的回答,沈言奇怪地转过去,看了眼王德杰,瞬间明白了什么,好笑地说:“我会英语是部队的要求,我们有时候会去国外做任务,所以英语是必修课。”

  ??虽然王德杰还是没回答,但是他很快放下手机又开始叽里呱啦的扯天扯地,当然只是他说,沈言听。

  ??在两人聊天时,两辆车已经上路了。沈言和王德杰坐的这辆车上还有两个人,教授的助手张宇文在开车,李毅坐在前排,沈言两人都在后排看着设备。夏娇娇,胡氏夫妇,刘权博还有向导在另一辆车上,胡强开车。

  ??在路上的时间过得很快,没多久就到达目的地了。墓在森林深处,这里到那里还有一天的路程。里面都是树,没有什么路,车开不进去,只能步行。这个考古队只是个先遣队,探明路线后,大部队才会来,所以没有携带大件又笨重的设备。这次所有人都轻装上阵,背包里装的是十天份的水和食物,还有一些其他必需品,以及一些小件的考古设备。

  ??众人都在车旁边整理着东西时,张宇文走向了沈言。

  “你把这东西给我们是什么意思?”他把沈言准备的护身符拿在手上给沈言看。张宇文是典型的科研工作者,一切都用科学来说话,迷信是这种人最厌恶的。如果不是遇见过,刘权博也是不会信的。

  “没什么意思,护身而已。”沈言面无表情地说。

  “不需要。”张宇文一甩,把符扔向了沈言。

  “你真不要?出事了不要找我。”像这种古墓,是最容易出事的。

  “不要!”张宇文的态度十分坚决。

  “那好吧”沈言默默地把这个符放进了背包里,既然已经提醒过了,那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关自己事了。

  ???那边,刘权博已经看见这边发生的事,拉住张宇文说了几句,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没听的。

  ???队伍已经准备好进山了,沈言走在了队伍末尾,王德杰也在后面。

  “你别在意,张助教就是这样的人。不过,你一个当兵的,为什么会信这个?”王德杰表示很疑惑。

  “没关系,一般人都不会信,更别说像你们这些知识分子了,至于为什么信这些,是因为我当兵前就是干这个的。我从小在道观里生活,那个道观离这还挺近的,就是金台观。”

  “金台观!是我知道的那个金台观么?那可是道家圣地,傳說張三丰在那裡悟道,創造了太極。”王德傑吃驚地說。

  “就是那裡,而且那不是傳說,是真的。”沈言點頭。

  ??聽到這句話,王德傑觉得不可思议,不停地拉着沈言问东问西的,直到到达第一个休息点还没停下来。

  ???这时已是中午时分了。

  “大家停下来休息休息,吃个午饭再继续。”刘权博在队伍前面大声说。

  ????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尤其是一个充满未知的大森林里,时刻注意周边环境是必须的,为了安全,所以沈言很快在附近找到一个比较空旷的地方让众人休息。

  ????众人掏出了进山前准备好的压缩饼干和水,在一顿不那么美味的午饭后,队员们开始闭目养神,抓紧时间恢复状态,向导和刘教授在那里研究地图。

  ???沈言默默地走到一边,离开了众人的视线范围,从包里拿出了一张黄纸,手指快速翻飞,一只纸鹤就被折了出来,隐约还能看到上面画着一些红色的符纹。沈言把它捻在手里,嘴里念念有词,纸鹤开始慢慢的飘离沈言的手,升到一定高度后,“咻”的一下,拖着残影飞向远方。

  ???这只黄色纸鹤是传信用的,一来告诉华阳真人自己已经到位了,二来告诉他自己等人的位置,发生什么事也好找到地方。每到一个新地方的时候,沈言就会放出这么一只纸鹤。昨天在村子里不好放出来,容易被人看见,只好现在放了。?????

  ???不管什么门派都会有一个共同规定:不能在普通人面前展现力量,所以沈言才找了一个远离众人的地方。

  ???放完纸鹤后,沈言就回到了队伍中,还没有人发现他的离开,等众人休息完,就继续上路了。

  ???沈言继续吊在队伍后面。队里的学生们也不像刚进山时那么激动,走了半天大家都累了,没力气说话,就连话多的王德杰也不说了,光顾喘气了。

  ??“唦”沈言微微侧头,他听到了些不一样的声音,虽然周围树叶摩挲的也是“唦唦”声,但是他听的出来这个声音不一样,像是什么东西碰到树叶的声音。

  ??“注意,有什么东西正在过来!”沈言大声提醒。

  ???走在前面的众人听到这句话不由得停下脚步,很快他们也都听到了有什么东西正在快速靠近的声音。

  ???随着声音越来越近,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右边的草丛里钻出了一道褐黄色的身影。等所有人都看清那是一只斑羚时,齐齐松了一口气。那只斑羚看到面前这么多人类,也被吓到了,转身就跑回了丛林里。

  ?“好了,应该只是一只离群的斑羚,大家继续。”刘权博在队伍前面摆摆手示意众人继续。

  ???众人继续向前,经过刚刚那一幕,几个年轻人又开始叽叽喳喳的讨论,王德杰这个话痨也凑到沈言身边,在大城市里生活是很难这么近距离的看见野生动物的。

  “哼,一只斑羚而已就让大家白白浪费了几分钟的时间。”在王德杰的语言骚扰下,沈言还是听到了这句针对自己的话,寻声望去,发现是张宇文。张宇文刚好也看了过来,愣了下,显然没想到隔了这么远的距离,又这么小声,对方竟然听见了。站在张宇文旁边的是夏娇娇,她也听见了张宇文刚才说的话,伸手推了一下张宇文,朝沈言歉意地笑了笑。

  ???沈言摸了摸鼻子,对这种事不以为然。

  ????队伍往山林里继续深入,天色也渐渐变暗,刘权博跟向导商量了一下决定找个地方扎营。又往前深入了点,找到了一块空地,空地旁边有一条小溪,众人决定在这扎营。

第3章??到达
我的鬼仙妻全文阅读作者:雾影婆娑加入书架

  两个女人跟李毅就在这里扎帐篷,胡强带着张宇文和王德杰去捡些柴火,向导和刘权博在旁边休息,毕竟两个人都已年过半百。沈言没有被安排到事物,就在营地附近转悠了一圈,放了只纸鹤,布下了一些警示用的陷阱,还抓到了两只野味,晚上可以加餐。

  ?原本张宇文对沈言无所事事颇有微词,可是看到他出去一趟回来还带回了两只野味,就把埋怨的话吞回肚子里了。这时,胡强他们也带着柴火回来了。

  “阿言,我们找到了一些蘑菇和木耳,晚上可以加餐……咦!你手里拿着什么,这是雉鸡?!”离得老远,王德杰就开始吼,看到沈言手里的两只雉鸡,马上扔掉手里的东西冲了过来。

  “这么鲜艳的羽毛,肥大的肚子,两只…得多少肉啊…”说着说着口水就开始往下流。

  ??沈言看着王德杰这一副馋猫样,哭笑不得“一边去,我把它们处理好,晚上就有烤鸡吃了。”

  ??沈言拿着两只猎物走到小溪边开始处理,王德杰就在一边看着,不过没看多久就走了,因为太血腥了,受不了。

  ??这边,夏娇娇和胡兰升起火,摆好架子,开始烧热水,没搭完的帐篷让男人们去搭。一共五顶帐篷,两人一顶,胡兰和夏娇娇,刘权博和向导,张宇文和胡强,王德杰和李毅,沈言自己一顶。

  ??两个女人把食材简单清洗了一遍,又把带来的肉干切成小块,把所有食材放进锅里,放了些带来的调味料开始煮汤。不一会,就散出香味。王德杰就蹲在火堆旁边,眼巴巴地看着汤锅。

  ??处理完两只雉鸡的沈言,找了两根长点的木棍,削尖了一端,把两只雉鸡穿了上去。

  ??随着香味越来越浓,众人也开始围在火堆旁,可汤还没煮好,所有人都在眼巴巴地看着,毕竟累了一天,肚子早开始抗议了。

  ??天色已经完全变暗,夏娇娇把汤分给众人,又把汤锅从支架上拿下来,沈言支多了个架子,把两只鸡都放了上去,开始慢慢翻转,不时地撒些调味料在肉上。

  “咕噜”王德杰吞了一口口水。

  ???沈言又翻转了几次,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小刀,切了一小块肉尝了尝,说:“可以了。”

  ???听到这句话,王德杰第一个冲上去,也不怕烫到直接用手撕了条鸡腿,吃了一口,嘴里含着肉就说:“真好吃。”

  ???众人吃饱喝足,在周围走了走,消消食,接着互相打了个招呼,钻进了各自的帐篷。

  ???沈言独自留在了外面,用木棍把火弄小了点,他是来保护这只队伍的,所以守夜这种事理所当然的就交给他了。一旁的某个帐篷动了动,刘教授的脑袋伸了出来:“阿言,辛苦你了,我们的安全就拜托你了。晚安。”沈言回身摆摆手,刚转回来,那边的王德杰也探了出来,说了声晚安。

  ???周围很快安静下来,只剩下虫鸣声,树叶摩挲声,不时还穿插了些许呼噜声。

  ???沈言看众人已熟睡,站了起来伸伸腰,又盘腿坐下,开始打坐,在城市里灵气稀少,好不容易来趟山林,这里灵气充沛,修炼一晚上等于城里好几天。

  ???就算是在打坐中,沈言也是可以感觉到周边的动静。不知过了多久,沈言从打坐中惊醒,某一个陷阱被触发了,他拔出一把匕首,慢慢向着那边摸索过去。

  ??沈言趁着夜色躲在草丛里,借着月光看清了触动陷阱的犯人是一只成年野猪。野猪喜欢到处乱拱,可能就因此拱到了陷阱。沈言作为修真者解决一只野猪是非常轻松的,不过打斗声会把熟睡的众人吵醒,他决定用一种最简单的方法。沈言泄出一点气息,那边的野猪立马抬头望向四周,动物的感觉总是灵敏的,它感到周围有危险,不敢再往前,四蹄迈动,慢慢地后退,很快就转入林中,不见了。

  ???看到野猪退走,沈言松了一口气,他来到放着陷阱的地方重新布置了一遍,就回到营地,一夜无事。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放出气息时营地里有人睁开了眼睛。

  ?“小子…醒醒…”

  ????在打坐中的沈言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睁眼一看发现是向导。这个向导姓张,村里人都叫他张老汉,年轻的时候是护林员,退休后就给人当向导,带人进山,对这一带很熟悉。

  ?????张老汉看到沈言睁眼,小声说:“人老了,醒的早,睡不着,你去睡会吧,我来守一会。”沈言看了看微亮的天色,点点头:“那麻烦您了。”

  ?????沈言起身进了自己的帐篷。其实修炼要比睡觉要好,而且以前出任务的时候,常常几个晚上不睡,所以一晚上不睡对沈言没什么影响。

  ?????在帐篷里修炼了大概两三个小时,外面开始出现动静,其他人也陆陆续续起床。用过一顿简单的早餐,众人又开始出发。

  ????因为昨天走了一天,这些不常运动的学生,浑身腰酸背疼,本来昨天就能到的目的地,硬是磨到了今天。一到目的地,来不及打量周围,这些学生就摊在地上不想动了。王德杰羡慕的看着沈言,面色如常,啥事没有的放下背包,清理了下周围,捡了些柴,烧了锅水,杀了一只抓来的雉鸡,熬了锅鸡汤。为了赶路,中午所有人都只是吃了带着的压缩饼干。

  ???当香味传出来时,所有人都顾不上酸痛,在火堆旁围了一圈,吃货的力量是无穷的。吃饱喝足后,又继续在地上摊,不过这次铺了块垫子在底下。

  ???刘权博看众人这么累,决定明天才开始考古研究,今天先休息。他对沈言招招手:“阿言,你先去前面看看,帮我们探探路。”沈言答应了。

  ???这座墓的发现是源于一次暴雨,这场大雨冲破了墓的一部分,一些陪葬品随着泥石流,流进了底下村落的一条小河,一些村民捡走了一部分拿到市场上去卖,被一些识货的人买走,辗转进入了京大考古系教授的手中。这些陪葬品在京大研究发现是宋朝的,后来听说这座墓的位置已经被上山的村民发现,所以就吸引了刘权博带领的这一只考古队。

  ???沈言站在一个山洞前,这个山洞就是被冲破的那一部分,能看到一些陪葬品的碎片半埋在土里,往里看,还能看到洞壁上有一些壁画。这个洞口并不大,只能容一人进去,从外面看进去里面的空间倒是挺大。沈言没有贸然进去,他总觉得这个墓有古怪,这不单纯是座墓,他感觉这里面有某种让他感到熟悉还有些怀念的气息,虽然很弱,但是,这里面有妖气。

  ??他在身上掏了掏,掏出了一叠纸人,并起剑指,嘴里念了几句咒语,纸人飞起,往山洞深处飘去。沈言在地上找了找,拿起一块应该是从某个瓷器上掉下来的瓷片,转身下山。

第4章 狩猎
我的鬼仙妻全文阅读作者:雾影婆娑加入书架

  沈言把瓷片交给了刘教授,老人兴奋的和几个学生在一边研究。而沈言进了自己的帐篷,既然发现了妖气,那就要做一些准备。他还出去了一趟,把这个发现用纸鹤告诉了自己师父。

  “阿言!”

  ??王德杰一声大喊,吓的沈言手一抖,一张符就这么画坏了。沈言无奈的放下手里的工具,掀开帘子走了出去,发现外面除了王德杰,还有李毅和夏娇娇,张宇文也在。

  ?“找我什么事?”沈言说。

  “让你教我们狩猎。”王德杰一脸兴奋。

  “你们想学打猎?可是没有工具啊”

  “你不也不用工具就猎到猎物,而且谁说没有工具”王德杰说着看向李毅,李毅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把小型弓弩。

  “这种东西也有,哪来的?”沈言好奇,这可不像是淘宝上卖的弓弩。

  ??李毅面无表情地说:“我让家里弄来的”

  ?“好了,别说了,快点教我们”王德杰一边说一边把沈言往树林里推。

  ?“好吧,我教你们,但是学不会猎不到猎物就不要怪我”

  ??“不怪你,不怪你”

  ???沈言从李毅手里拿过弓弩,摆弄了几下,随口问了一句:“你们会用弓弩么?”得到的回答是一致的摇头,让他一阵无语。

  ???沈言先简单说了一下弓弩的使用方法,又示范了几次,让他们实践了一下,总算让每个人都勉强会用。为了加强一下,沈言在附近找了找,抓来几只田鼠,他把田鼠绑在了一棵树下,说:“刚才只是射靶子,现在来试一下活的,你们谁先来?”

  ???四个人互相看了看,谁也没敢上去。作为从小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手无搏鸡之力的人,就算杀生也只是踩死过蟑螂或蚂蚁,虽然现在只是杀老鼠,但还是不敢过去。

  ??“你们这样还让我教你们狩猎,连老鼠都不敢杀,该怎么猎杀其他动物。”沈言感到特别无奈。

  ????正当三个男人还在犹豫的时候,夏娇娇向前踏出了一步:“我先来吧。”沈言让出了位置,站在一边指导,还用眼神扫了一下那边的三个男人。

  ????这边的三人感觉脸上烫烫的,他们懂沈言眼神的意思:人家女孩子都敢上,你们好意思么。

  ????夏娇娇站在田鼠前面,看着还在原地乱窜的田鼠,因为被绑着,怎么也摆脱不了。她举着手里的弓弩,手有点抖,到底是女孩子,还是有点害怕的把眼一闭,“啪”一声,发射,却射到了田鼠旁边的土里,田鼠吓了一跳,爪子拼命地刨地。

  ????下一个上前的是李毅,他从夏娇娇手里接过手弩。不知是不是为了在女朋友面前表现一下,只见他摆好姿势,平举手弩,深呼吸,对准,“啪”,箭头射进了田鼠的身体里,田鼠抽搐几下就不动了。

  ?????李毅也没想到一下就射中了,呆立在那里。一边的夏娇娇看到这血腥的场面,立刻转过身去,发出几声干呕。王德杰和张宇文愣了会,马上就调整好心态,去安慰夏娇娇了。这时李毅也清醒过来,去安抚自己的女朋友去了。

  ?????沈言看了一眼这边,就走过去把田鼠的尸体捡起来拿进林子里丢掉,然后换了一块干净的地方绑上了另一只田鼠。原来的地方全是血,已经被沈言简单处理了一下。

  ?????夏娇娇已经恢复过来,平时都能看到各种有血腥元素的图片,电影,但是看现场跟隔着屏幕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这一下子受了刺激,缓缓就好了。

  ????接下来是张宇文,可能是因为准头不错,一下就射中了。然后是王德杰,他射了几次才射中,射中了还跳起来欢呼。沈言觉得这人真是心大。

  ?????沈言收拾了一下,说:“我刚看到附近有几只雉鸡,你们可以去试试手。”几人听见了都有点小兴奋,让沈言赶紧带路。

  ?????路上,张宇文突然问:“你有没有杀过人?”

  ????沈言回头看了他一眼,有点惊讶他问出这个问题,但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有”

  ????几人都非常惊讶,他们只知道沈言是当兵的,什么兵种并不知道。而且现在是个和平的时代,当兵的还杀过人,那就只能是上过战场的,现在只有个别几个地方还有战争,能去战场还活着回来的肯定都是很厉害的人。

  ??“那你退伍的时候是什么军衔?”王德杰好奇地继续问,其他几人也竖起了耳朵。

  ???????“上尉”

  ??????“!!!”

  ???????四人是真的震惊到了,刚见面时以为只是个小兵,没想到最后发现竟然是个军官。

  ?????“那为什么会退伍?”张宇文接着问。

  ???????沈言思考了一下,发现没什么不能说的,就开口满足一下这些人的好奇心:“我受了重伤,好不容易被救了回来,他们问我想不想退伍,我觉得当兵已经没什么意思,所以就答应了,不过如果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发生,随时都会被召回部队。”

  ???????四人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像沈言这么年轻,明明只用在待多几年,赚多点军功,就可以升上更高的军衔,甚至有可能成为将级,现在只是因为没什么意思就这样草草退伍了,这个理由也是很强大的。

  ?????“你伤到了哪里差点没命了?”夏娇娇问。

  ???????沈言在胸口的位置比划了一下:“一颗炮弹在我前面炸开,来不及避开,碎片就刺进了前胸,有一块差点进了心脏,医生都说我好运,不过还是在病床上躺了几个月。”

  四人听完都用一种崇敬的眼神看着他,就连一直看沈言不爽的张宇文也是。普通人对军人都有种敬畏感,真正上过战场的尤甚。

  ?????“嘘,别说话了”沈言不知道他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发生了什么变化,自顾自地拉来了面前的叶子,另一只手对后面招了招。

  ????其他几人聚了过来,沈言一指前面,低声问:“你们谁先?”面前是几只雉鸡在走动,不时低头啄两下,奇怪的是没有一只发现就在不远处的人。

  沈言选的这个位置非常好,刚好在手弩的射程之内,又不会被猎物发现。四人低声交流了一下,决定把第一次给李毅,毕竟手弩是他的,而且准头也好。

  ????李毅上前走到沈言原来站着的地方,这是最好的狩猎位置。他举起手弩,瞄准了其中一只雉鸡,定了一会,手指一弯,弩箭飞了出去,血流如注,其他的几只开始慌乱的逃窜。

  ????看了看逃窜的几只,沈言决定还是自己来,接过手弩,一步跨出了草丛,抬手就对着最近的一只雉鸡,看也不看一下,箭射出后,另一只手快速上了只弩箭,射向了另一只,还有一只离得本来就有点距离,已经跑进丛林里了。

  ???饶是如此,另外四人已经惊呆了,个个都在后面托着下巴,这人跟人差别怎么这么大,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知道么。

  ???现在已经是傍晚,几人提着战利品往营地走,他们出来已经有段时间了。回去的路上,王德杰缠着沈言让他说一些在军中的故事,还找到了些许野菜,菌类。

  营地里,火已经生好,开水也烧好了,就等着几个年轻人回来。等看到他们的身影从林子里出现时,刘教授假装生气地说:“去了这么久,是想饿死我们这两个老人么!”胡兰在旁边掩嘴偷笑,胡强也面带笑意。

  ??????几个年轻人也知道回来晚了,都尴尬地笑笑不说话,转身就麻利的干活去了。

  ?????晚饭过后,众人回到了帐篷里,依然是沈言守夜,不过只守前半夜,后半夜由胡强守。

  ?????到了半夜,胡强出来换班,沈言回帐篷休息,一夜无事。

第5章 壁画与意外
我的鬼仙妻全文阅读作者:雾影婆娑加入书架

  第二天,天亮了许久,众人才起的床,不过不包括三个学生,他们还赖在帐篷里。就算是起了床的,也是腰酸背痛,张老汉还好,毕竟从年轻时开始就一直都在山林里走动,其他人都在外面互相按摩。

  ???沈言在帮刘权博捏腿,以前在观里生活时就帮观里的老人们捏腿捏肩,在军中时也因为经常训练的浑身酸痛,就练出了一手好的按摩技术。

  ??“阿言的技术真不错,以后可以去当按摩师。”刘权博开玩笑地说。

  ?沈言笑了笑,继续手上的动作。

  “唉…就是那里…对…再用力点…啊…真舒服…”刘权博舒服的直哼哼。坐在旁边的张老汉翻了翻白眼,决定不理这个嘚瑟的人。

  过了一会,从旁边传来了一个弱弱地声音:“老师,可以让沈言也捏捏我么?”原来是成功摆脱被子“封印”的王德杰。

  刘权博看了眼自己的学生,毅然决然地说了声:“不行”

  “噢,老师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可是你最可爱的学生。”王德杰夸张地仰天大吼。

  沈言:“.......”这傻逼谁啊!

  刘权博:“......”这货绝不是我的学生!

  其他人:“......”我不认识他!

  王德杰见没人理他,悻悻地走了。

  直到中午,剩下的两个才离开“封印”,吃过午饭后,众人把东西收拾了一下,准备正式进墓。

  刘权博站在昨天沈言站的洞口前,面容严肃地说;“进去后大家尽量凑在一起,走散了也不要乱走,待在原地等我们去找,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遇到奇怪的事一定要说出来,不要慌张,不要憋在心里...”说着,他看了沈言一眼,才接着说:“好了,我们进去。”

  向导张老汉和张宇文最先进去,接着是刘权博和三个学生,胡氏夫妇,殿后的依旧是沈言。穿过几十米的仅容一人过的通道,眼前的景色豁然开朗,映入眼前的是一个小型石室,放着很多已经碎裂的瓷器和一些木箱,墙上还有一些模糊不清的壁画。

  “这里应该是一座放置陪葬品的偏殿,从这些东西看这座墓的主人不是特别富有,但是交友甚广。”刘权博打量了一下这个石室说。另一边的几人拿出相机来拍照,还拿出几块布把积灰的墙壁扫了扫,对着墙上的壁画也拍了几张。

  沈言看了看壁画内容,就算有点残破,掉色,还是可以看出这些壁画大概是讲这些陪葬品是谁送的,不过让沈言惊讶的是这墓主人竟然是个女子。看着壁画上的这个看不清脸的女子,沈言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好像认识了很多年。

  沈言走出偏殿,要想知道墓主人的故事,只有到主殿也就是主墓室才能知道。沈言站在甬道里,拿着手电筒往两边照了照,发现斜对面还有个石室。跟刘权博打了个招呼,沈言来到这边的这个石室。这间石室里的东西跟刚刚那间里的差不多,壁画内容也差不多。沈言在石室里等了一会,其他人就来到这间石室了。因为两间石室差不多,众人只是拍了几张照就继续走了。

  在漆黑的甬道里,只有手电筒的光在晃动,当然还有某话痨的说话声。

  “沈言啊,你说墓里会不会有鬼?”

  “你觉得呢?”

  “我觉得应该有,不然你也不会给我们护身符”

  “恩,真聪明”

  “......”我怎么觉得我被当成了傻子。

  “沈言!!”觉得自己被欺骗的王德杰一声大吼,扑向了沈言,可惜被沈言轻松地躲开,不死心的王德杰继续扑,可惜两人战斗力不是一个层次的,每次都被躲过去。

  “安静点!”走在前面的张宇文回头想喝止住正在玩闹的两人,而后面,沈言伸长一只手,按在王德杰的头上,让他不能上前,王德杰伸出手想抓住沈言,奈何力量值不够。听到张宇文的喊话,沈言把手放下,而王德杰假装一脸凶狠地看着沈言,用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沈言这时才发现队伍已经到了一处大殿,大殿里几根残留红漆痕迹的柱子相对而立,抬头发现殿顶离地面有相当一段距离,整座大殿除了一扇屏风什么也没有,到是墙上有很多巨型壁画,而且这些壁画保存完好。当来到这座大殿时所有人都知道,这里离主墓室不远了,而这座大殿里的壁画应该就是讲墓主人生平的。

  沈言来到第一幅壁画,画上是一只长着九条尾巴,额间还有条竖线的狐狸从裂缝里蹦出来,第二幅是讲狐狸开始为祸人间,用水淹了城镇,第三幅是火烧,接着一幅就比较恐怖,九尾狐开始吃人,画上有很多碎尸,第五幅开始出现一些人类跟九尾狐作战,沈言想这应该是古代的修仙者,往下接着看,这些修仙者打不过九尾狐,就在这时,一个蓝衣女子出现,她跟九尾狐打的昏天黑地的,让沈言意外的是九尾狐额间的竖线竟然变成一只竖瞳,跟二郎神一样,最后一幅壁画上,蓝衣女子以身化作封印把九尾狐封印起来。

  看完这些壁画,沈言一脸凝重,他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古墓,而是一座封印阵,古墓只是起掩饰作用的。

  “你们快过来!”没等沈言想到怎么把这些人劝出古墓的方法,李毅的一声大喊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你们看,这里没有去主墓室的门,什么都没有。”等沈言来到屏风后面就听到这么一句话,闻言,其他人都用手电筒照了照屏风后面的墙。

  刘权博奇道:“不应该呀,这里是主殿,后面就应该是通往主墓室的路了。”

  胡强思索了一下说:“会不会有机关?”

  众人都觉得有道理,纷纷寻找起来,只有沈言没动,因为他知道这后面应该是封印之地了,要想进去没那么容易。不过也不能就这么站着,他转过身,想看看屏风上画着什么。

  用手电筒照了照屏风,沈言就被镇住了,屏风上画的是一座建在群山之间的巍峨皇宫,大大小小的宫殿星罗棋布,飞檐斗拱,雕梁画栋,看到这座宫殿沈言只感到一股历史的沧桑感,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座宫殿,心底还涌出了悲伤的感觉。

  其他人看到沈言一直站在屏风前,也都好奇的凑过来,看着画上气势磅礴的宫殿齐齐发出了感叹。

  “咦?这不是阿房宫么?”看着看着,刘教授发出一声惊呼。

  众人诧异:“这是阿房宫?!”

  “这个宫殿的位置,还有建筑风格,都跟传说中的阿房宫很像,而且你们没发现,这座宫殿并不完整么?”

  这么一说,众人才发现这座宫殿其实没有建完,有很多只是建了地基,但不影响这座传说中的宫殿的整体气势。众人更加感叹古代人民的智慧。

  “可是,这不是宋代墓么,为什么秦朝的阿房宫会在这?”夏娇娇提出了一个疑问。

  关于这个问题,在场的人都不知道答案。

  “这座大殿空荡荡的,唯独有这么一扇屏风,大家找一找,可能机关就在这座屏风上。”张宇文说。

  众人开始围着这扇屏风找了起来,沈言也围着屏风缓缓走动,脑子却在思考,这扇屏风会不会和那个蓝衣女子有关系,他在这扇屏风上感觉到了淡淡的法力波动,这说明这屏风可能是个法器,这个发现让沈言感到震惊的同时也感到困惑,为什么这里会出现法器,是谁留下的,他有种感觉,去到封印之地一切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这是什么?”另一边的王德杰传来一声惊呼,并伴随着一阵拉动声,然后耳边响起一阵齿轮转动声,沈言只觉得脚下一空,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6章 石室里的棺材
我的鬼仙妻全文阅读作者:雾影婆娑加入书架

  “嗯...”沈言从昏迷中醒来,他只知道王德杰拉动了一个机关,然后所有人都掉了下来。

  沈言慢慢地爬起来,打量了一下所在的位置,这里是一个洞穴,洞壁上有一些发光物,手电筒已经摔坏了,只能靠这些发光物,不过这不影响沈言的视线,作为修炼者有一定的夜视能力。其他人就散落在不远处,沈言挨个检查了一遍,这个洞并不高,年轻人还好,都只是擦破点皮,他担心的是两位老人会不会出什么事,不过还好,只是昏了过去。然后沈言在这个洞里转了一圈。

  “呃...”有一个人醒了,沈言看过去,是胡强,他正值壮年,而且沈言知道他经常健身,身体不错,第一个醒来也是应该的。

  胡强刚醒,脑子还不太清醒,晃了晃脑袋,然后不知道想到啥突然站起来,冲向了自己老婆的位置,细细检查一番后松了口气。

  接着其他人也陆陆续续醒来。

  “我们是在哪?”胡强问。

  沈言说:“不清楚,应该是在墓底下,我检查了一下,手电筒只剩三个能用的,还好有几个备用手电筒在背包里,另外我没找到出口,也不知道这个山洞有多深,要走多久才能出去。虽然我们还有一个星期的食物,但还是省着点好。”

  现在摆在众人面前的是生存这一大问题。

  “今天我们就到这,先休息,明天我们在往里走。”沈言继续说。

  众人觉得这个建议不错,今天探索了一天的古墓,而且刚刚还从上面掉了下来,都没缓过劲来。很快众人行动起来,搭帐篷的开始搭帐篷,包扎伤口的包扎伤口。

  “都怪我,如果我不乱碰机关,大家就不会困在这了。”王德杰走到沈言身边,有些自责。

  沈言拍拍他的肩:“没事,你看大家怪你了么?”

  王德杰摇摇头。

  “那就没事了,你去帮忙搭帐篷吧。”

  安慰完王德杰,沈言捡了一些石头,搭了个简易灶台,也不知道从哪捡来的干草就这么扔进去当了燃烧物,生了篝火。众人草草的吃了顿饭,除了几个去检查设备,剩下的都围着篝火取暖,不知道是不是洞里积水的原因,感觉有点阴寒。

  刘权博把人召集起来,他是领队,现在被困在这里,总要说些鼓励的话:“现在我们在这座山里的不知道哪个位置,但幸运的是我们还有充足的食物,还有一个生存专家跟我们在一起,沈言应该会把大家带出去的。”

  众人看向沈言。

  “额...我尽力”这边沈言还在云游天外想着别的事,刘权博的突然点名,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好了,大家去好好休息吧,明天可能要走一天的路,今晚就不用安排人守夜了。”刘权博大手一挥解散了众人。

  众人纷纷进了自己的帐篷。

  沈言进了自己帐篷后,第一时间闭上了眼,开始联系自己几天前放进墓里的纸人。这不联系不知道,一联系才发现自己的纸人少了好几个,凑巧的是就是在这个洞里不见的,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进来的,不过这也说明了这个洞是有其它出口的。

  通过这几个纸人身上记录的信息,沈言知道了这个通道转了几个弯后,会出现几个岔路,要走左边第一个,走其他的都有危险,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危险,但是有几个纸人就是在这几个通道中碎裂的。但是走左边第一个通道的纸人也没有走到尽头,就被摧毁了。

  那是一个石室,里面靠墙竖着放着一个棺材,而且这个棺材好像半镶嵌在墙里,只是没等纸人靠近看,就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给袭击了。沈言思考良久也没想出个所以然,袭击纸人的东西连形体也没看见,如果要去那个石室的话,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攻击。

  沈言打了个手势,把剩下的纸人招了回来,等了许久,才看到一张纸人飞来,接着陆续又飞来了两张,又等了一会,最后一张才飞来。沈言把纸人放回背包里,这两天会用到的,然后开始打坐。

  帐篷外,一声轻微地“咔哒”声响起,一阵火光在黑暗中出现,又很快消失,只留下一个荧光小点。

  第二天,众人早早起床,吃完早餐,收完东西就上路了。这次沈言走在了前面,胡强和张宇文殿后,两个老人和两位女士在中间。

  一开始只有一条路,几道弯后,沈言就把众人带到岔路口,除去来时的那条,一共四条岔路,看到岔路,众人面面相覩。

  夏娇娇:“这么多条路,该走哪条?”

  李毅:“不如分开走,看看哪条能出去。”

  刘权博:“不行,谁知道有没有什么危险。”

  众人沉默了一会,是啊,谁知道这后面有没有什么危险,要是遇到什么,不小心挂了,不跟大部队在一起,死了也没人给自己收尸,受伤了不能动更惨,都没人知道,只能自己想办法。

  “不如,就让我们其中一个人选一条路,要是选错了,出了什么事,也不要他负责,大家一起承担。”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众人循声望去,是胡兰,这个一路上都没怎么说活的女人。

  “那让谁来选?”王德杰提出了这个大家都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就沈言,他有经验”胡强提出了一个人。

  众人都没什么异议,这个时候就要交给专业人士。

  见大家这么信任自己,沈言点点头,这样就不用去想怎么让所有人走这条路了,只见他用手一指左边第一条:“就这条吧。”

  众人开始往通道里走去,走在前面的沈言没有看到他身后的胡强和胡兰交换了一个眼神。

  沈言带着人很快就来到了石室,刘权博一看到那个棺材职业病就范了,带着几个学生就上去了。当踏进石室,走了几步后,沈言就松了口气,那个毁掉自己纸人的攻击没有出现,说明那应该是个一次性的机关,沈言连诀都准备好了,就怕出现什么。

  在地上扫了两眼,沈言就在墙角看到自己那张被撕成碎片的纸人。他走过去,用脚踢了踢,碎片就被沙土埋了起来。没有人发现沈言的动作。

  这个石室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九个人站在里面也只是觉得刚刚好,再多就挤了。而且这个石室非常奇怪,除了那个竖着的棺材竟没有别的其他东西。

  那边,研究人员在兴奋的研究,这边,沈言和向导张老汉找了个地坐了下来,开始闲聊。

  “你们这些知识分子真奇怪,看到棺材竟然这么开心,要是我村子里的人看到,早就离的远远的。”

  “我可不是什么知识分子,我高中上完就当兵去了。”沈言谦虚的说。

  “嘿嘿,那也比老汉我有知识。不过,你选这条路虽然没危险,但是也看不到出口在哪。”说着,张老汉还四处看了看。

  “我怎么知道这里有没有出口,我又没来过”沈言换了个坐姿继续说“不过,这里既然有个棺材,那应该有它在这里的道理,我们就在这看看,他们能不能找到什么。”

  “恩,有道理”张老汉摸了摸下巴上的胡渣。

  等刘权博他们停下研究的时候,沈言已经打了个盹,还把火生好了,就连热水都快烧好了。

  吃过饭后。

  刘权博开始说自己的发现:“我们发现这堵墙后面是空心的,也就是说后面应该是有空间的,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过去,不过我们发现棺材可能就是通向墙后空间的门,明天我们打算撬开它。”

  “那如果棺材不是门,不能让我们过去呢?”张老汉提出了疑问。

  “...那就只能退回去再找其他出口了”刘权博沉吟了一下。

  “老师”王德杰举起了手“您不怕撬开棺材后从里面蹦出来一具僵尸么?”

  刘权博:“......”

  沈言:“......”

  其他人:“......”

  “怎么了,我看小说都是这样写的”王德杰见大家都不理自己,委屈地说。

  “那你就少看点小说。”张宇文面无表情地说。

  “呜呜”王德杰蹲在角落里画圈圈。

  因为地方不大,所以众人是把睡袋拿出来睡的,沈言今晚也不打算修炼了。

  在这黑暗的石室中,只有篝火还在燃烧着,万籁俱寂。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雾影婆娑所写的《我的鬼仙妻》为转载作品,我的鬼仙妻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的鬼仙妻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的鬼仙妻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的鬼仙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的鬼仙妻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的鬼仙妻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