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汉将传最新章节 > 汉将传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汉将传 连载中
分享汉将传

汉将传全文阅读

汉将传作者:门卫老陈

汉将传简介:刘彻:为了尊严,战斗必须以空前的残忍为前提!
  ……
  南征蛮夷平天下,北战胡马定山河,
  他们用生命建立了国家前所未有的尊严;
  他们在艰苦卓绝的战斗中寻觅族群血性;
  他们用军人的忠诚托举起汉人挺立千年的自信;
  孤枪不负将军意……
  千年后,人们的身份证写着:汉族! https://www.uukanshu.com
-------------------------------------

汉将传最新章节第一百七十二章:土伦部落
第一章:剑指漠南
汉将传全文阅读作者:门卫老陈加入书架

  “匈奴人,生性残暴,不思农耕,只知劫掠,毁坏文明,称我汉人为两只脚走路的羊,对我汉家儿女更是百般凌辱,朕必须再次发兵讨伐……。”

  “陛下,我大汉军队虽是强悍劲旅,但两年内已经连续三次发出十万大军攻打匈奴,现国库空虚,军士、马匹损失十多万,兵器甲仗等物水陆运输的费用还都不计算在内,臣以为如果没有十足把握消灭匈奴主力,还是暂缓好。”

  未央宫,大汉帝国的文武百官左文右武依次列队站好例行朝会,整个气氛非常紧张,面对间隔不足两月又要发兵十万,以丞相李蔡为首的文官坚决反对,毕竟他是丞相,大汉千千万万张嘴巴吃饭不仅要找他,而且每次十万大军军需粮草、军费补助等都得找他。

  “陛下,臣不然,虽然我大汉年年对匈奴大举用兵,但这一次是必须得用,而且越快越好。”站在右边第一位的大将军卫青见站在左边第一位的丞相李蔡对武帝刘彻出兵匈奴事宜有异议,于是看着对面的文官道:“此次用兵是乘胜追击,匈奴右贤王部基本是苟延残喘,伊稚斜虽亲率大军南下,但士气绝对不高,而且立足未稳,如果速战,解决伊稚斜主力有望。”

  大将军卫青,是一个让胡人闻风丧胆的人,他除了打得北方匈奴屁股尿流之外,还将大汉北边的三十二支胡人部落王国打败。元朔五年,汉武帝刘彻为了确保朔方,兵分两路,发兵十万,由卫青直接统领三万骑兵,出高阙北进击败了匈奴右贤王。

  此战,大汉军队大获全胜,俘获右贤王部众男女一万五千多人,匈奴小王十三人,牛、羊等牲畜数十万头,战马、粮草、兵器不计其数,卫青被汉武帝刘彻拜为大将军,三个儿子分别封为宜春侯(卫伉)、明安侯(卫不疑)、发干侯(卫登),加封食邑八千七百户,所有将领统归其指挥,成为大汉朝最高掌军人,卫家一后四侯,名扬天下。

  卫青其实对匈奴伊稚斜单于亲率大军南下漠南很是期待,虽然他带大军五击匈奴,而且上一战也在两月之前,并且给匈奴右贤王部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但最终还是没能让匈奴元气大伤,至少没有找到匈奴主力决战,卫青一直遗憾,所以他主张出兵。

  见大将军卫青站出来支持出兵,早已按耐不住的郎中令李广站在右边第二排看了看丞相李蔡后道:“老臣觉得大将军说得对,右贤王部已经兵败,伊稚斜刚南下立足未稳,而且受几次兵败影响士气低落,如现在出兵速战,月底定能速决,更重要的是伊稚斜亲自来。”

  郎中令李广的话顿时让丞相李蔡眼睛都绿了,他扭头狠狠的看着李广大声呵斥道:“你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你以为打仗就是你带兵冲冲杀杀吗?军饷、粮草哪儿来?你倒好,只顾带兵冲杀,你知道十万大军出去一天得多少军饷和粮草吗?”

  面对丞相李蔡的呵斥,其实早在郎中令李广的意料之中,因为丞相李蔡是李广的弟弟,按道理李广作为哥哥就应该无条件的站在丞相李蔡一边,但这一次,李广不仅没有保持中立,也没有站在弟弟李蔡一边,相反还站到了卫青一边,不被呵斥才怪。

  李蔡其实和李广一样是一员武将,由于李家在陇西一带属于门阀士卒,汉武帝刘彻才认命李蔡为丞相,当然还有另外一个意思……。

  面对朝堂之上自己的心腹大臣和爱将因为出兵匈奴的事情闹的不可开交,武帝刘彻也很无奈,贵为天子其实他知道,丞相李蔡说的国库空虚是真的,兵甲装备损失惨重也不假,这要间隔两月又一次出兵十万,国耗可想而知,对于丞相李蔡意味着什么可想而知。

  “陛下,匈奴边患从高祖皇帝起就是一块心病,卫大将军虽然五击匈奴,但主力龟缩于漠北从不南下,我们一直都是和左右两个贤王打,要给予匈奴致命打击甚是困难,所以一直未撼动过匈奴的主力,如今伊稚斜亲率大军南下,天赐良机啊,陛下!”

  郎中令李广的话再一次戳中了武帝刘彻的内心,这不正是自己的想法吗?

  作为游牧民族的胡人,几乎把农耕为生的汉朝当成了自己予取予求的库房,烧杀掳掠无所不为,千年来将中原人称为双脚羊,任人宰割,抢掠过去当做奴隶,而面对这样的局面,长城内的国家却无力从根本上改变,只有防御。

  汉高祖刘邦被围于白登之后,汉朝只能寄希望于以和亲以及大量的“陪嫁”财物买来暂时的相对平安,刘彻登基后几次派卫青与其交战都无法与匈奴主力会战,虽然取得了不少的胜利,但始终不能给予匈奴重创,而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伊稚斜主力没有南下。

  “各位爱卿,时隔两月再次出兵十万会战伊稚斜的事情朕其实昨晚想了一夜,既然他亲率大军南下,如郎中令所言,天赐良机。”武帝刘彻说完就表情严肃的站起来大声道:“众爱卿啊,我大汉子民被这些胡人称为双脚羊啊,什么意思啊,就是任人宰割呀。”

  见天子圣意已决,丞相李蔡无奈道:“既然陛下圣意已决,老臣遵旨,定举全国之力保障!”说完李蔡就深深的鞠躬并跪下叩拜。

  见丞相李蔡跪拜,其余主张不战的六十五位大臣也全都跪拜。

  对于这个结果,其实丞相李蔡也是早有预料,毕竟汉武帝刘彻从小就尚武,对于一些事情很喜欢用武力解决,而对匈奴,刘彻更是恨之入骨,但作为大汉朝的丞相,李蔡在皇帝没有定下圣意之前是必须要把当前的现实状况奏明,说得更直白,圣意面前,异议无用。

  未央宫,汉武帝刘彻坐于龙椅之上,他眉头紧锁严肃的环视了一圈儿文武百官和跪拜的六十五位大臣,而后龙袍一挥盛气凌人的站起来走到了一副地图前用手触摸着漠南草原,而宫殿两边的十八羽林侍卫威风凛凛紧握佩剑,一副谁要造反就取谁人头的架势。

  “卫青听旨!”汉武帝刘彻突然转身盯着大将军卫青大声道。

  “臣听旨。”

  “朕命你即刻整军十万再发漠南决战伊稚斜主力。”

  “臣领命!”

  接完武帝刘彻的圣谕,刚才还一直表情凝重的卫青顿时显得眉开眼笑,他向后看了看郎中令李广、翕侯赵信,这个结果在卫青及这些武将心里,真是期盼了许久,虽然两月前才与匈奴右贤王部打仗,但对于伊稚斜单于的主力这些武将还是蛮期待的。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对匈奴的憎恨,对匈奴连年袭扰感到愤怒,同时,作为军人,他们的价值也只能体现在战场上。

  “合骑侯公孙敖、太仆公孙贺、翕侯赵信、卫尉苏建、郎中令李广、右内史李沮随大将军卫青出战匈奴主力。”

  “臣领旨……”众将跪拜领旨。

  “丞相李蔡、御史大夫张汤、太尉田吩,即刻动员全国,保障十万大军……”武帝刘彻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貌似有些感到对不起这位李丞相。

  “臣定当死而后已,全力保障!”这不是丞相李蔡的真心话,但他也只能说全力保障,朝会结束十万大军即刻开拔出塞,时间之短、人数之多,李蔡想想就要累死了。

  “此决战伊稚斜单于主力,务必要彻底打败,解除我大汉北疆之患,恢复我大汉北疆世世代代的太平,让匈奴见我大汉铁骑就颤抖。”汉武帝猛的站起来龙袍一挥道:“为了尊严,战斗必须以空前的残忍为前提!”。

第二章:羽林校尉
汉将传全文阅读作者:门卫老陈加入书架

  一个上午,朝会结束了,大臣们边走边议论着什么,并井然有序的离开了未央宫,汉武帝刘彻在皇后卫子夫、大将军卫青、太子刘据的陪同下向未央宫外的城楼上走去。

  “卫青啊,朕想御驾亲征呀!”武帝刘彻站在城楼上看着远处当日正红的太阳感叹道。

  其实卫青理解武帝刘彻的心情,武帝从小耳濡目染匈奴对大汉边境年年的暴行,自己也几次身犯险境,加之武帝刘彻从小尚武,大半个时间都是在军营里长大的,打败匈奴几乎成了汉武帝刘彻一生的愿望,对于这几次发动的河南、漠南之战等等,武帝都倾尽了心血。

  “陛下乃一国之君,切勿有这样的想法,臣愿替陛下驰骋疆场!”

  “陛下,有臣弟在,臣妾相信破匈奴指日可待!”

  见刘彻有了这样的想法,大将军卫青和皇后卫子夫先后出面阻拦,但武帝从表情看上去也只是想想而已,他转脸看了看皇后和大将军眉头一皱抱起才十岁的太子刘据逗乐了一下道:“此战务必彻底打败匈奴,朕会准备好庆功酒迎接大将军胜利凯旋。”

  “臣定不辜负陛下厚爱!”卫青双手合拢鞠躬道。

  见卫青信心满满,汉武帝刘彻抱着太子刘据嘴角微微一笑而后转身向建章宫而去。

  见武帝刘彻和随行人员都走了,皇后卫子夫转脸看了看正等候发话的卫青,满脸的担忧不知说什么是好:“弟弟,一路小心。”说完就转脸看了看武帝刘彻离去的背影。

  虽然卫青和皇后卫子夫是亲兄妹,但卫青时时刻刻都是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毕竟姐姐卫子夫现在是大汉的皇后,一国之母,而卫子夫贵为皇后之后由于贤德,被大汉子民尊称为大汉贤后,所以尽管是亲姐姐,卫青还是不敢造次,他双手鞠躬道:“谢皇后,臣定不负圣望!”

  见弟弟卫青还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皇后卫子夫也只能嘴角一笑无奈的转身离开。

  看着汉武帝刘彻和皇后卫子夫相继离开的背影,大将军卫青迫不及待的转身向宫外走去,他很急,而且非常急,每一个步子几乎都是在跑,刚才一直在和武帝刘彻和皇后说话交流,但他的心早已回到了战场,他已经在思考如何打赢这场与匈奴伊稚斜单于的主力会战。

  “舅舅,舅舅,等等我,等等我!”

  就在大将军卫青疾步的向宫外走去,准备去大将军府汇合郎中令李广时,突然被后面的一名羽林军校尉喊住了,这名羽林军校尉叫霍去病,冷峻刚毅、英武帅气,是汉武帝刘彻和大将军卫青的外甥,十七岁,虽然年纪尚小,但他已经是建章宫章骑营校尉,而且深得圣赞。

  霍去病是平阳公主府的女奴卫少儿与平阳县小吏霍仲孺的儿子,这位小吏不敢承认自己跟公主的女奴私通,于是霍去病只能以私生子的身份降世,但在卫子夫和卫青的照顾下,霍去病得到了很好的关照,一度视卫子夫和卫青为唯一的亲人,可以说没有卫青就直接没有了现在的霍去病,卫青不仅在精神上影响着霍去病,在生活上更是视为自己的亲生儿子。

  “舅舅,舅舅,你倒是等等我呀!”

  十七岁小伙子急促的步伐还是抵不过年近五十岁卫青的战场步伐,从宫廷台阶上下来,霍去病还是一路跑跳下来的,但卫青似乎没注意。

  看着霍去病突然之间出现在自己的前面,卫青先是楞了楞,似乎还没有从战局之中缓过神来,他看着一身红色戎装,手握佩剑比自己还高的霍去病半响道:“你小子不在建章宫,跑这儿来干什么?”说完卫青就往后看了看,生怕皇帝也来了,要知道霍去病可是亲卫。

  见舅舅有些紧张,霍去病也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于是笑了笑道:“放心吧,没过来!”然后突然一本正经的单膝跪地禀报:“大将军舅舅,这次出战匈奴就带上我吧!”

  霍去病虽然就职于长安建章宫,但他的心却在千里之外的大汉边境,由于从小就在卫青的府上长大,所以受卫青抗击匈奴的事迹影响太大,对于匈奴这个外敌入侵大汉,霍去病也和卫青一样的态度,虽然才十七岁,但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请战匈奴了。

  见霍去病单膝跪在了地上并一本正经的请战,卫青左右看了看忙将他扶了起来:“我的外甥啊啊,这个事情呢,本将军还真做不了主,你,你还是去问问陛下吧。”

  “你是大将军。”霍去病满是疑惑的问道:“你是大将军,有什么不能决定的。”

  大将军是汉朝专司武职的最高长官的称呼,掌管全国兵马,是名副其实的实权派,类似于后世的“天下兵马大元帅”,现代的“武装部队总司令”。

  大将军是掌管兵权的实权派,但大汉朝还有一个掌管兵权的人物,那就是太尉,不过这个职位和这个位置上的人在卫青牛起来之后就已经形同虚设了。

  见霍去病又开始把这事儿弄出来了,卫青显得非常无奈,霍去病是建章宫的校尉,建章宫的羽林军是汉武帝刘彻的亲卫,虽然自己贵为大将军,但这皇帝的近身护卫卫青还是有这个觉悟,所以很为难的说道:“这事儿我真不能决定,你还是请示陛下吧!”

  “舅舅!”见卫青这一次还是不同意,霍去病急得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然后不停的说道:“我天天待在这皇宫里都快憋死了,我真的想和你去抗击匈奴……”

  “停停停停……,这样吧,我明天去请旨。”卫青已经是迫不及待了,因为将军府郎中令李广可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十万大军出塞平匈奴可是天大的事情。

  “又是请旨,你都不知道请了多少次了,年初出击匈奴右贤王你就说带上我,现在呢?”

  说起上一次漠南之战,霍去病也是一肚子的委屈,他先后找了卫青不止两次,甚至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问了卫皇后,可每一次卫青都用什么话给搪塞过去了,最终还是没能去成。

  “你真去请旨?”霍去病再一次满脸不信的看着卫青道。

  “真去,真去,这次我真去!”卫青说完用手扒开霍去病又疾步的向前走去,嘴巴里还不停的说道:“我先回去,郎中令、合骑侯他们还等着呢。”

  看着大将军舅舅卫青走出宫门,霍去病望眼欲穿,他知道这一次又玩完了,这舅舅每次说话都不算数。

第三章:长安杀手
汉将传全文阅读作者:门卫老陈加入书架

  一轮明月高高的挂在天空,让未央宫不用点火把都亮堂堂的,高大威猛富有汉室特色的宫殿瓦房在月光下显得是那样宏伟。

  建章宫禹王殿的荷塘两只大鱼游来游去,而在旁边,武装到牙的羽林军校尉来回穿梭于宫殿间,兵甲摩擦的“哐当哐当”的声音仿佛向大家说着生人勿进,否则格杀勿论。

  禹王殿是汉武帝在建章宫的军事指挥大厅,他对匈奴的很多次战役决策都是在这里决定的。

  在墙上靠着一张非常大的羊皮地图,而这张地图承载了汉武帝刘彻这一生的愿望。

  【时间回到公元前120年冬,度安驿的快马送来了一条惊人的消息,十三年前出使西域,邀月氏共击匈奴的使臣张骞回来了。

  未央宫大门洞开,禹王殿灯火通明。

  面对汉武帝刘彻和满朝的文武,饱经风霜的张骞陈述了月氏国不敢出兵的缘由,并带回了一张耗费了十年绘制有河西走廊地图的羊皮地图呈给了刘彻。

  从此,汉武帝刘彻有了宏大的构想,汉朝大军也有了战略方向,要将匈奴杀出漠南,要让汉人挺起脊梁做人……。】

  武帝刘彻双手背于背后站在这张地图前,注视着地图最上方一句话不说,也就是大汉的北方,五名羽林军校尉威武的站在旁边分别掌灯,专注的眼神似乎不放过北疆的一城一池,一草一木,脑子里全面预想着这一次会战匈奴主力的战况。

  夜很深,不知不觉刘彻已经在禹王宫待了很久很久了,轮班的羽林军侍卫都已换了三班,而刘彻还在沉思,他睡不着,匈奴犯边一直都令大汉头疼,规模不大,游牧特点,今天这儿骚扰一下,明天那儿骚扰一下,但每次都会损失惨重。

  面对北疆子民饱受欺辱,作为一代雄主的汉武帝岂能安然,虽发兵讨伐,但不能根治,想到这里,刘彻不由得抬头观明月,长叹一气,暗地许诺,一定要平掉匈奴这个北疆大患。

  “来人,摆驾虎贲营!”刘彻突然大手一挥转身向禹王宫外走去。

  虎贲营是皇宫之外的一个骑兵营,每一次出战匈奴,虎贲营必不可少,他位于长安中侧位,每一次战前决策刘彻都会去看看,这没有什么寓意,只是刘彻的一个习惯,在他看来,自己做完打仗的决定后必须要去看看即将奔赴前线的将士,心里才会安然。

  深夜,长安的街上一片寂静,别说人影,就连一只动物也找不到,一阵大风而过,街道上的树叶打着璇儿飘在空中,随着风的邹然停止,树叶落地……。

  “驾……”

  刘彻在羽林军的护卫下骑着战马快速向虎贲营奔驰而去,战马驶过瞬间的冲击波让街道两边的房子窗户噼里啪啦作响。

  突然,一个黑衣人从长安街的东面径直飞过,轻功之好可以说天下第一,他快速绕过马队,从屋顶跳下,瞬间拔剑,直直的向马队中间头戴金色战盔,身披黄色战袍的汉武帝刺去。

  “有刺客,保护陛下!”

  羽林军中郎将齐英万弦紧绷,在黑衣人出现的一瞬间其实他就已经知道来者不善,不然怎么当羽林军中郎将。

  见黑衣人快速的向武帝刺去,齐英瞬间也飞了出去拔出剑挡住了黑衣人的剑,两人就这样打成一片,其他羽林军组成人墙将汉武帝包围在里面。

  高手的对决真是生人勿进,刺客的剑法可谓是出神入化,每一个招式都让齐英难以招架,可见此次派出的刺客果真是高手中的高手。

  分分秒秒,羽林军中郎将齐英就被黑衣人斩杀,临死前拼死命令羽林军掩护刘彻尽快撤离,但黑衣人的动作实在太快,三下五除二就将大批护送的羽林军砍杀在地。

  见来者不善,刘彻一把将身前的羽林军侍卫扒开,然后慢慢的走到羽林军中郎将齐英的尸体前,捡起齐英的剑直直对着黑衣人道:“朕乃大汉天子,尔等敢造次!”

  黑衣人被刘彻的气场给压住了,按照黑衣人的想法,皇帝肯定是吓得屁股尿流,连声求饶才是,不曾想这大汉皇帝还敢拔剑向指。

  “朕知道你是谁,回去告诉你们单于,想取朕的性命,他还没这么大本事!”

  黑衣人来自匈奴,刘彻是肯定的,毕竟刘彻与匈奴从小就打交道,这黑衣人的一招一式在他的眼里都是那么熟悉,更何况现在大汉国内内患基本已平,连年匈奴大举用兵,匈奴也派了不少杀手藏于长安,上一月长安令汲黯就带人抓了不少。

  “不愧是汉朝的皇帝。”黑衣人慢慢的扯下脸上的纱巾,匈奴人那特别的轮廓满满当当的出现在刘彻的眼里,扯下面纱的黑衣人看着刘彻道:“我要成就千世伟功,哈哈哈哈!”说完一个健步就向刘彻冲了过去。

  羽林军见状也立马冲了上去,冲在第一个的羽林军小侍卫不幸被黑衣人的剑刺中,整支剑刺穿了侍卫的胸膛,白进红出。

  虽然羽林军前赴后继的誓死保卫刘彻,但还是被匈奴刺客像宰西瓜一样,全部宰倒在地。

  见兄弟们一个一个倒下,刘彻眉头一紧,拔剑而去,面对强敌,汉武帝刘彻从来没有怕过,斗窦氏,平叛乱,哪一次不是刘彻亲自参与,一个刺客刘彻更没放在眼里。

  刘彻就这样与匈奴刺客对战起来,刘彻凭借从小练就的武功和本事,基本和刺客打了个平手,每一剑都让刺客很吃力,每一个招式都显示出刘彻年轻时的勇猛。

  “大胆刺客,胆敢犯圣!”

  刘彻和匈奴刺客大战了几个回合,虽然都是用剑,但刘彻还是占了下风。

  也就在这时,霍去病骑着战马从长安街疾驰而过,在快要到终点的时候飞升一跃,快速拔剑向刺客而去,瞬间接替了已经处于下风的汉武帝刘彻。

  见羽林校尉霍去病来了,刘彻大手一挥,就这样眉头紧锁而又严肃的看着两人的决斗。

  刺客是匈奴右贤王部大将卡扎尔,右贤王被卫青打败之后整个部落都溃散了,卡扎尔也从万人之上的大将军沦落为匈奴战败的将军,所以武功之高让羽林军中郎将齐英都敌不过,俗话说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毕竟是匈奴右贤王部的大将。

  虽然卡扎尔是匈奴右贤王的大将,但在霍去病的眼里这还真是小菜一碟,霍去病从小跟随卫青在军营长大,耳濡目染了军中十八般武艺,特别是加入羽林军师拜原羽林军中郎将林伟之后,更是忠勇过人,武功了得,十七岁便夺冠羽林军校尉负责建章宫十一宫的守卫。

  大将与雄鹰的对决很是刺激,两眼充满血丝的看着霍去病龙飞凤舞的剑法和高超的武艺,刘彻捏了捏手里的剑,对于这个匈奴败军之将恨不得千刀万剐。

  而此时的霍去病则是相当兴奋,因为他遇到了梦寐以求的匈奴人。

  霍去病虽然从小跟随卫青,耳闻目睹卫青抗击匈奴的事迹,但没有去过塞外,未和匈奴人打过交道,更别说和匈奴大将这样对打,加之上战场驱除匈奴为大汉建功立业是他的夙愿,所以霍去病对待卡扎尔更多的是激情与速度。

第四章:林中对话
汉将传全文阅读作者:门卫老陈加入书架

  武帝刘彻在去虎贲营的路上遇到了被卫青打败的右贤王部大将卡扎尔的刺杀,羽林军中郎将齐英阵亡,千钧一发之际,羽林军校尉霍去病挺身而出与之决战,两人在长安街大战一百回合最终霍去病将卡扎尔打成重伤。

  “羽林军校尉霍去病救驾来迟,请陛下赎罪!”

  见霍去病将卡扎尔擒获了,刘彻满是怒火的将地上倒插的宝剑抽了出来,然后慢慢的向卡扎尔走去,越往前走手里的宝剑就握得越紧,死亡的气息慢慢逼近。

  此时的卡扎尔内心视死如归,狂啸着:“狗皇帝,来吧,要杀就杀。”

  见卡扎尔如此猖狂,几个羽林军也看不下去了,拿着剑托就狠狠的给了卡扎尔几剑托,卡扎尔当场就痛苦得叫了起来,口中的鲜血喷涌而出……。

  风越来越大,战马的嘶鸣声划破长空,士兵们吹起的战袍哗哗作响,几片树叶落在死伤羽林军的尸体上,随风而动,整个黑夜显得那样恐怖,那样凄凉。

  汉武帝刘彻手提一把宝剑,指着卡扎尔的喉管,痛恨的话已无语言表,随着手慢慢抖动,卡扎尔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淡淡的血印。

  “你是匈奴人,而且是匈奴军中之人!”说完刘彻将剑又收了回来。

  见刘彻收剑了,卡扎尔咬着牙抬着头恶狠狠的看着刘彻大声吼道:“废话,老子乃右贤王麾下大将卡扎尔,有种放了老子来单挑!”

  右贤王麾下大将!顿时把霍去病等人惊讶了一把,卡扎尔这个名字对霍去病来说并不陌生,早在几年之前就听舅舅卫青说起过要破匈奴右贤王必斩其大将卡扎尔。

  霍去病万万没想到这就是舅舅传说的匈奴大将,想想刚才与其对战还真是险。

  “右贤王已经被大将军卫青打败,尔等已是强弩之末!”汉武帝将宝剑丢在了地上然后轻蔑的看了一眼卡扎尔道:“别说右贤王,下一个兵败的就是你们大单于!”

  “卫青,哼哼,要不是他小子靠偷袭,能打败右贤王?做梦吧!”卡扎尔似乎对右贤王的兵败很不服气:“老子当时上当被牵制到了漠北,不然别说一个卫青,就是狗皇帝你来了,老子也照杀不误。”卡扎尔的声音非常大,声音都惊吓到了马。

  卡扎尔的凶神恶煞丝毫没有镇住大汉的武帝刘彻,一个将军就能将久经沙场的天子镇住,这也太笑话了,但对于这位右贤王的大将刘彻似乎有了另一种想法,他转脸轻蔑的看着卡扎尔半响道:“你不是不服吗?朕今天就破例赦免你的大不敬之罪!”

  刘彻此话一出,霍去病顿时就郁闷了,对待敌人不能仁慈,何况这还是一个匈奴的大将,这要真放回去又是一大隐患,但这些话霍去病还是先憋在了心里。

  “匈奴自高祖皇帝以来就年年犯我边境,杀我边民,你们虽然不掠城池,但把我泱泱大汉当成了你们予取予求的库房,随便来抢……”说到这里刘彻暂停了一下,他强忍了忍心情然后话风转了一下继续道:“朕要你们对你们所做的付出代价,你不是不服吗?朕今天就放你回去。”说完刘彻抬头仰望天空坚定道:“明天,朕的大将军卫青还在战场等你!”

  武帝刘彻其实还有很多很多的话要说,可是他忍住了,他不想在说了,特别是对匈奴的态度,他唯一想说的也就是那句:明天,朕的大将军卫青还在战场等你!他所要表达的意思,他所有对匈奴的曾恨全部浓缩到了这一次与伊稚斜主力的会战中。

  应了那句,废话少说,咱们有种战场见高低。

  卡扎尔被大汉皇帝刘彻的举动也惊呆了,刺杀国君这可是不小的罪名,不千刀万剐也得杀之,但刘彻却要放了自己,放自己到战场与卫青再次决战。

  面对刘彻的决定,霍去病虽不解但还是松绑放了卡扎尔,待卡扎尔一瘸一拐的渐渐消失在长安街的时候,刘彻对着远处大声坚定喊道:“记住,明天,朕将派大将军卫青统兵十万和伊稚斜决战漠南!”

  风继续吹着,战马不停的甩着脑袋,羽林军搬运着死去同伴的尸体,刘彻金色头盔上那一丝羽林在风的作用下徐徐吹起……。

  “陛下,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霍去病看着远处一片漆黑满是疑问。

  “朕何尝不想杀他,朕恨不得千刀万剐了他!”刘彻突然猛的转头看着霍去病激动道:“但是,杀了他有用吗?既然伊稚斜亲率大军南下,就让他回去报个信儿吧!”

  霍去病恍然大悟。

  “陛下,末将也想出战匈奴!”突然霍去病单膝跪拜道。

  霍去病在武帝刘彻面前这是第二次请战,面对霍去病的请战,刘彻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嘴角一笑,对于这位不满十八岁的羽林校尉,自己的外甥有如此雄心,刘彻感到欣慰。

  “朕许了!”

  “谢陛下成全!”霍去病顿时心中就像升起了太阳,激动到崩溃。

  “但是…”还没等霍去病谢恩起立,刘彻就微笑着转身看着道:“你得给个理由说服朕。”

  “末将愿像舅舅一样驰骋疆场,为保卫大汉河山建功立业!”说完霍去病就坚定的看着刘彻,似乎等待着这个理由能打动他。

  “不愧是大将军教出来的,看来你受他的影响很大呀!”刘彻听完霍去病的话将手里的宝剑插于剑鞘后道:“这个理由勉强,但不具说服力!”

  在刘彻的心里,虽然霍去病是羽林军的佼佼者,但毕竟太年轻了,才十七岁,放他去漠南战场,不仅他不放心,皇后卫子夫也不放心。

  霍去病第一次向刘彻请战的时候年纪才十五岁,那个时候是羽林军中郎将林伟将他带到未央宫的,但考虑年纪太小未同意,后者先后不下五次找到皇后卫子夫和大将军卫青请战,但都因年龄太小被拒,而第一次漠南之战,卫青更是没有同意。

  “陛下!”

  刘彻骑在战马上俯视着满眼期待的霍去病,他实在不知道以什么理由让他去漠南的战场,还是那句,毕竟才十七岁,而且对于这件事情大将军卫青从来都没发表过什么意见。

  “回宫,驾……”说完刘彻将缰绳一拉,白龙驹瞬间跃起,在月光的映照下犹如一尊战神雕像,白龙驹强力嘶鸣后向皇宫飞奔而去,留下了马的嘶鸣声。

  看着武帝刘彻那威武的背影,霍去病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一片树叶被风吹到了霍去病盔甲上,他抬头望着那轮明月暗地发誓无论如何也要像大将军舅舅卫青一样上阵杀敌,为国效力,而他的内心早已和这轮明月去了大漠,去了那厮杀的战场。

第五章:蓄势待发
汉将传全文阅读作者:门卫老陈加入书架

  长安北较场,上万士兵严阵以待,大汉旗帜被大风吹得哗啦啦的响,步兵方阵、骑兵方阵、强弩方阵、弓箭方阵、遁甲方阵、指挥方阵、长枪方阵、战车方阵严阵以待,就等一声令下奔赴前线,而阵前战将也骑着战马来回穿梭于各方正之间,马蹄腾起的灰层遮天蔽日,

  在北较场城楼上,依次排开的五十六枚战鼓被鼓手擂得震天响,士兵们的每一个心跳都和战鼓同频,碰碰碰,让人心跳和激动,各方队整齐划一等待着汉武帝刘彻的检阅,这是出征前的检阅,也是出征前提升军心士气的重要手段。

  而那晚汉武帝刘彻遭到匈奴刺客刺杀的事情被完全封闭了起来,武帝严令任何人都不得泄露了此事,但大将军卫青和丞相李蔡知道,可能是刘彻有其他考虑吧。

  自汉武帝刘彻决定再次出兵漠南之际,大将军卫青就已经忙得连吃饭都没机会了,武帝阅兵其实是一个例行性的工作,大汉每一次对匈奴出兵汉武帝刘彻都会亲自阅兵以鼓舞士气,所以这一次也不例外,十万大军即将开拔,阵前阅兵必不可少。

  为了准备这次出征前的检阅,卫青已经连续忙了几个通宵,虽贵为大将军,在城楼上的卫青还是亲力亲为的指挥着这次武帝阅兵仪式,厚重的盔甲穿在他的身上让他显得是那样的苍老,仿佛这家伙就是刚从前线回来的一样。

  “皇上驾到……”

  随着武帝刘彻的圣驾由羽林军从较场北门护送至较场中台,万人下跪伏拜,霍去病作为圣驾侍中,骑着战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寓意前锋,他面目狰狞,眼睛就像雷达一样扫描着两边叩拜的人群,生怕人群中又出现一个匈奴刺客卡扎尔,帅气的小伙儿变得严肃至极。

  而这一次武帝阅兵也让大家感觉很不一样,羽林军护送队伍全部进入了较场都未见龙驾,只见万人军中一点黄,汉武帝刘彻身披黄色铠甲,头戴金铃头盔,手拿高祖皇帝御龙宝剑出现在阵台中间,霍去病等十二羽林校尉伴其左右,刘彻破例没有穿龙袍,可见此战多重。

  武帝刘彻站在阵台中间,大将军卫青、郎中令李广、合骑侯公孙敖、太仆公孙贺、翕侯赵信、卫尉苏建、右内史李沮等出战主将站于阵台右边,而左边只有太尉田吩,丞相李蔡、御史大夫张汤等人此时已经是为了保障十万大军忙得吐血了。

  北较场,一个充满热血和激情的地方,汉武帝刘彻在这里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大汉好儿郎,他们有的为国捐躯,有的拜官封侯,总之北较场就是一个象征,一个对匈奴用兵的象征。

  万马嘶鸣,大旗飘扬,大汉士兵手握兵甲,武帝刘彻看到这里心潮澎湃:“匈奴自高祖皇帝以来年年犯我大汉边境,杀我大汉子民,掠我大汉城池,上一战虽不足三月,但贼寇匈奴首领伊稚斜单于亲率大军南下,朕!承上天民意,令大将军卫青统兵十万北伐匈奴……”

  其实,这一战和上一次漠南之战时隔仅两个月,汉武帝刘彻有胆量有底气打这场仗的原因就是上一仗大汉军队大获全胜,军心士气高昂。

  在这里有必要讲述一下上一仗的情况:公元前124年,汉武帝决定实施第二步战略计划,发兵十余万,进攻盘踞漠南的匈奴右贤王。汉军兵分两路,卫青率大军出塞,乘夜悄悄包围了右贤王的王庭并发起突然进攻,匈奴立刻乱作一团,右贤王从梦中醒来,大惊失色,无法组织抵抗,急忙携爱妾,领数百精骑突围逃走。

  此战,汉军俘获右贤王部众男女15000人,裨王(匈奴小王)十余人,牲畜数十万头,大获全胜。李息、张次公统率的东路军也取得了胜利。这时候,匈奴军臣单于早已死去,伊稚斜被立为单于,比前任单于更加疯狂得劫掠汉境。

  简短的动员之后,汉武帝刘彻从太尉田吩手里接过了兵符。

  大将军卫青见状立马走到武帝前方跪拜双手接符,而后起身看着较场方阵。

  “不破匈奴,誓不还朝!”卫青突然拔剑喊道,宝剑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刺眼。

  “不破匈奴,誓不还朝!”

  “不破匈奴,誓不还朝!”

  “不破匈奴,誓不还朝!”

  万千士兵反复重复着大将军卫青的口号,郎中令李广、合骑侯公孙敖、卫尉苏建也激动得拔出宝剑面目狰狞的复合着,声音响彻整个北较场,乃至长安城,连远在皇宫的皇后卫子夫都隐约听见了,她快步走出寝宫大门站在楼台上静静的看着北较场方向。

  “弟弟,姐姐祝你大获全胜!”皇后卫子夫说完显得有些悲伤,但她又不知道在悲伤什么,她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来祝福卫青,因为自从她当了皇后之后,卫子夫发现卫青变了,他很怕接近这个皇后姐姐,其实卫子夫也明白,这是弟弟在避嫌。

  出征仪式结束了,汉武帝刘彻瞬间提剑跨马向较场北奔驰而去,霍去病和十二羽林军见状紧随其后,前文说了,武帝刘彻是一个尚武之人,武功了得,而且对军营有着独特的感情,所以在北较场刘彻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做。

  “驾……”

  刘彻骑着白龙驹到达兵甲方阵提剑就与大将军卫青干了起来,两人打得是难舍难分,大汉皇帝与大将军切磋,这让在场的士兵激动而又兴奋,有的直接激动到快哭了,恨不得自己提剑上去比武,助威声、喊杀声、起哄声一浪盖过了一浪,士兵们的砍杀细胞被提到极点。

  看着武帝刘彻和舅舅卫青较场比武,霍去病也是激动万分,他早已忘记了自己的职责是保卫皇帝的安全,也参与到了围观比武之中,刘彻和卫青的每一个招式霍去病都牢牢的记住,两人的每一个险点,霍去病都会跟着一起紧张,拳头时不时的往紧里捏。

  “好好,加油……”

  随着比武进入白热化,大将军卫青逐渐占了下风,皇帝的御龙剑每一剑几乎都是招招致命,但卫青毕竟也是久经沙场的战将,所以化险为夷那是当然的事儿。

  很快,汉武帝刘彻和大将军卫青的比武结束了,两人打了个平手,但两个风云人物比武所带来的冲击却是很大的,一个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君,一个是叱咤大漠让匈奴人闻风丧胆的战神,上万士兵的激动细胞已经被调动了起来,整个北较场就像一个装满火药的库房,就等着大门一开狂轰滥炸,有的士兵恨不得将牢房的匈奴囚犯拉出来祭旗。

  “卫青!”

  “臣在!”

  “擂鼓,比武!”

  “是。”

  出征仪式最后一个议程,寻擂比武开始,目的也是为了提升军心士气,只不过,比武的是将军们和士兵们。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门卫老陈所写的《汉将传》为转载作品,汉将传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汉将传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汉将传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汉将传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汉将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汉将传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