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阎乌龙工地报告最新章节 > 阎乌龙工地报告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阎乌龙工地报告 连载中
分享阎乌龙工地报告

阎乌龙工地报告全文阅读

阎乌龙工地报告作者:阎乌龙

阎乌龙工地报告简介:刚刚大学毕业的男主,对未来充满憧憬,正准备大展拳脚之时,却阴错阳差来到了大山里修高速公路,这里的民风真是”淳朴“............ https://www.uukanshu.com
-------------------------------------

阎乌龙工地报告最新章节126 收服
初尝艰辛
阎乌龙工地报告全文阅读作者:阎乌龙加入书架

  好不容易熬到吃完晚饭,办公室陈干事通知我们新员工去领被子、桶子、脸盆之类的生活用品。然后再就把身份证交到财务出纳小丽那里,说是要办银行卡和买手机。

  我们新进员工提着生活物资和陈干事一起来到那个靠马路边的宿舍,宿舍应该是以前学校门卫岗亭改建的,一个门进去又分成两个单间,房子都不大,每个单间放了两个上下铺,意思是这个套间里面要睡8个人,确实有点紧凑。

  大夏天的,又是靠马路边上,房子里面肯定很热,项目部也没有在房里安空调,只是每个人都发了个小电风扇。我们把床铺整理好之后,看到物料室的灯还亮着,就回来物料室,物料室里有空调。

  物料室里,冲哥和飞哥正在打游戏,新来的小李就站在旁边看他们打,三个人都抽着烟,整个房间烟雾潦绕,在空调室里面抽烟,空气是相当压抑的。小李递给一支烟问我抽不抽烟?我说“谢谢,我不会”。待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实在扛不住勒,我就出来勒。

  刚出来就看到陈干事,在沿着院子的跑道散步。

  我就追上他:“大才子在锻炼身体啊。”

  他笑了笑。“今天真的好累。我只比你们早来一个礼拜,那个彭干事,看到我来就把包袱都甩我了,也不跟我交接,直接回去生小孩了,到现在我很多东西都不清楚。”喘了口气,“你觉得工地条件怎么样?”他问我。

  我苦笑。“跟我想象中差距很大。”

  “你要坚持住啊。”他说道。“听说这个项目部人员更新率(辞职率)达到了30%,不好干啊。”

  我心里在想,这种工作环境,这种侍遇(新员工工资2000左右),人员更新率30%已经算低的了。但是我没有说出来,跟他聊了一些在学校啊,项目部的状况啊,等等杂七杂八的事情。一直聊到晚上十点,我打算先去冲个凉,早点睡觉算了,毕竟今天一天都在路上比较累。

  来到那个公共澡堂,我一看傻眼了,总共有五六个澡堂,男生女生都在一起(工地女生少)。其中有三个门都没有了,是那种塑钢门板,很容易坏。有五六个员工在那里排队,没办法,我也只好在这里等着。还好是夏天大家都洗的比较快,大概就等了半个小时的样子,终于把澡洗完了。

  等洗完衣服也列晚上11点了,比我平常睡觉要晚了一个来小时。打开电扇,躺在床上,尽管扑了席子,但背上感觉还是火辣辣的,电扇吹的风也是热的,根本就没有一点效果。不到一会儿就满身是汗了,根本就睡不着。这样一直熬到后半夜才好点,也不知道怎样的迷迷糊糊就睡着勒。

  因为早上七点要开早会的,开早会之前还必须要把早餐吃。我定了早上六点钟的闹钟,闹钟响起来的时候我还迷迷糊糊的,头天上班不能迟到,我赶紧起来打了盆凉水,让自己清醒一下。

  到食堂吃了碗面,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来到二楼会议室,领导们基本上已经就座了。项目经理张总发言:首先对我们新员工的到来表示欢迎,然后就安排了“百日大战”这工作,要求整个项目部全员都行动起来,把项目地工程质量和进度抓起来,解决工地协调问题,处理好用地纠纷。各千部门的领导和各工区长,都表了态要抓紧落实。因为是第一天开早会,很多专业术语我都没有听过,早会就这样在我半懂不懂的状态下结束了。

  开完早会,我们都回到物料室,何主任准备安排今天的工作任务。物料室分为两组:冲哥,飞哥,小李一组,负责现场柴油,炸药,砂石,钢筋,水泥的采购管理;何主任和我一组,负责钢便桥,搅拌站设备,土方设备及零星材料采购管理,还有合同签定。自己负责的材料内业资料自己做,包括材料出入库,采购入帐报销,材料调拨,节超考核等一系列资料。

  我们这个项目是一个一十三公里长的高速公路标段,分布在三个县市:洞口市,双峰市,平石县。分为五个工区,两个分部,有六座桥,二十几个涵洞,还有大量的土石方施工。为此项目建立了两个搅拌站,分别建在洞口市和平石县,在平石县那个搅拌站附近建了项目二分部,油库也建到搅拌站。而这两个搅拌站的地材,水泥等材料,还有这个油站的柴油,都由物料室采购。尽管高速公路只有一十三公里长,但是因为项目所在地在高山老林里面,就是我们常说的,因为没有,所以才需要去修路。两个工点之间,要走很远的距离,所以施工难度还是很大的。材料进场也比较困难,物资材料室尽管有个5员工,但由于夏天是施工高峰期,且路况不是很理想,再加上有两个新员工,所以物资材料室工作量还是比较大的。

  在这种情况下,想想要完满地完成工作就必须要配备想足够的车辆。项目部本部只有三台车,然后二分部那边还单独配有一台车,但本部的车里面还有一台是项目经理专属的。所以车子是远远不够的。冲哥他们因为要去的远,所以他们先叫了一台车走了。我和主任准备去钢便桥那边,隔得比较近,大概只有两公里的样子,没有办法我们只能走路过去的了。

  在路上和主任再一次跟我讲到工地的注意事项,也就是不在我职责范围内的事情不要去碰。一是没有必要找麻烦;二是一不小心容易触碰别人的利益,那就得不偿失了。我虚心受教。

  大概走了一二十分钟的样子。我又来到了昨天修钢便桥的地方,因为这是个关键的施工节点,影响到整个项目的进度。项目经理张总很重视,要求我们部门安排人员蹲守在这里,督促钢便桥施工队加紧施工。

阻工风波
阎乌龙工地报告全文阅读作者:阎乌龙加入书架

  昨天下午已经到了一车钢便桥零配件---贝雷片,我们今天上午过去的时候,最后一车贝雷片已经到工地了,正在等着工地上租的汽车吊过来卸车。

  大概到十点钟,吊车过来勒,正当吊车把腿伸出来打好,准备伸臂的时候。对面村舍里面,乌央乌央的来了一大片人,还骂骂咧咧的。何主人一看,是附近的村民过来的,搞不好是来阻工的,那就麻烦了。贝雷片卸不了车,钢便桥今天也没办法施工了。

  没过多久,来了几个村民直接就站在吊车底下,另外几个就站在货车头前面了,不让吊车动,也不让货车开走。

  何主任马上走上前去:“老乡,你们有什么情况,可以和我讲,没必要这样吧?万事好商量。”

  何主任不负责协调,一副书生样,村民们也不认识他:“让你们领导过来谈,其他人,我不想跟他废话。”带头的村民说道。

  何主任立马跟工区经理永总打电话,把现场的情况跟他汇报了一下,永总说马上就会过来。

  等了大概20分钟的样子,永总坐着邵四师傅的皮卡过来了,刚下车他就冲何主任发脾气了:“每次都是你们物料室搞事,一阻工就给我打电话,干脆把我调到你们部门算了,阻工了你们也可以跟村民好好的说说吧,什么都不做,你们这是渎职,我要扣你们奖金。”

  何主任也不信邪:“我们物料室不负责工地协调,你们爱管不管,不管拉倒,扣我奖金试试。”然后转身就走了,也没叫我。

  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既然主任没有叫我走,我觉得呆着也无所谓,离项目也不是很远。反正我不做事,我就看看。

  只看到永总跑下去咯,和村民们沟通协商,一直也没有结果。时间过得飞快,吊车司机是我们月租的,他不着急,反正工资照发。货车司机就不行呐,他们是一趟多少钱的,在他们的观念里面,时间就是金钱啊。

  而且货车就停在一个陡坡的位置上,车子也是绝对超载的(那个时候的货车没有不超载的),村民们站在下坡位置确实有些危险。

  永总对着当地村民说:“这个货车拖了几十吨的东西,停这个位置上,很危险,万一滑下来打跑也跑不掉。再说这个征拆问题已经和你们村干部沟通好了,市里钱一下来马上发给你们。”

  然后那个车司机也在这里说:“是的是的,车在这种黄泥土上面停久了,根本就刹不住,我也是本地人没有必要为难我吧,反正东西卸在这里又跑不了。”

  那个领头的一想也是,有货在这里不怕项目部不就范,再说还可以卖老乡一个情面:“卸吧卸吧,那个修钢便桥和挖桩的不准动工啊”

  没过多久,村里面的领导也过来了,关于这个征地拆迁的其他问题,村领导也给乡亲们做了解释,同时也做出各种保证,让大家要相信政府,先回家。

  村民听干部都这样说了,只好行回家了。再说也到了中午快吃午饭的时间了。

  村民走后,贝雷片也卸得差不多了,本以为这件事就算完了呢,没想到,那些挖桩工人已经吃完午饭回来勒(他们上工早,一般11点左右就会吃午饭,中午最热的时候一般工种会午休,但人工挖孔在洞里面相对凉些,不过也是蛮拼的)。

  只见挖孔队尤队长跑到永总面前:“这个村民阻工耽误了我的施工,误工费肯定要赔的。项目部要是不给误工费,你这个钢便桥也别搞了,我们也不挖桩了,停工期间工资照付”。

  永总一听就火大了,刚才村民阻工没听他放个屁就走了,现在又来找项目部要钱,这不典型的坐地起价,欺软怕硬:“你想怎么样吧?”

  尤工头说:“我队伍总共有30个人,一个人工资一天最少是300块,我按误工半天算,一起你就给我出4500块。”(人工挖桩这个工种真是各种脏乱差,碰到地下溶洞还有生命危险,干这活的很少,我们是按米计,这里都是夫妻档,男的下井挖,女的用卷扬机提土,工资是其他工种的3倍)。

  我心里想,这帮人怕是土匪窝里出来的,没见过钱是怎么的,前后就耽误了不到两小时的时间,而且他们刚好也吃饭去了,影响微呼其微。确要半天误工费,这根抢钱有什么区别。

  “这是你老板的意思吗?”永总问。

  “这里我负责,我老板说了也不好使。”

  “我给你们老板打电话。”说完永总拿起手机给那个老板打电话,只听永总在电话里和那老板吵了起来:“你可以不管,反正你的履约保证金和质保金都在我手上,看谁着急。”(他这个是外包出去的根本就管不住。)

  挂了电话,他就跟尤工头说:“4500块我出了,不影响现场施工,好吧!”说完就准备走了。

  尤工头马上上前去拦住了永总:“那你光说不行,你得再打个条子给我,不然,我找谁要钱去?”

  “哪有什么条子可以打的?再说我打个条子给你什么用的,到时候你写个签证拿过来我给你签字不就行了吗。”

  尤工头想想也是:“那我下午就去项目部找你签字。”

  永总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这时候货车司机也已经收拾妥当,跑到永总面前递了根烟:“领导,耽误了这么久,是不是考虑加点钱。”

  永总用手指着我说:“找他们物料室的,这事我管不了。”

  我一脸懵的,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这个我还真处理不了。

  永总看我半天沒有回应:“你处理不了,就跟你们主任打电话。”

  我想也只能这样了,问了下主任,主任说:“你我告诉司机,以后我这的活还很多,都交给他做,看行不行?”

  我把主任的意思传达给司机,司机也好说话,没多说什么就同意了,司机拿个送货单让我签个字就开车走了。

第4章 初次采购
阎乌龙工地报告全文阅读作者:阎乌龙加入书架

  工地上的事情处理妥当之后,永总让我坐上他的车一起回项目部吃饭。

  经过这一番折腾,我们回到项目部都已经快一点钟了,大家都已经吃过饭了。还好之前郭师傅让厨房给我们留了饭菜,我们三个人草草的吃完了午饭。

  因为项目经理张总有午休的习惯,没有特殊情况,项目部一般要到下午两点半才上班。

  永总对我说说:“你还可以休息一个小时。”然后他就休息去了。

  我也回到自己寝室,其他几个同事都在工地值班没有回来,实在是太热了,我也睡不了。我就在坐这里,心里在回想从昨天到项目到现在,刚好一整天的经历。我感触还是蛮深的。

  我突然意识到公司在培训的时候,安排我们在“天天过年”吃饭的那个寓意,好像不只是说:你每天都过得像过年那样开开心心的;它的另一层意思好像是,在工地上的每一天都像一年那么长,实实在在的度日如年哪!

  下午两点半我准时来到物料室,看到何主任已经坐在那个电脑旁了。

  何主任看到我问道:“那个运贝雷片司机已经走了吧。”

  “走了。”我说。

  “在工地上就是这样,和什么人说什么话,别人胡搅蛮缠,我也懒得解释,该生气的时候就要生气,没有一点脾气,这工地上根本就搞不好了。”何主任很认真的跟我说:“你以后还是要有点脾气,其实你真不适合干工地。”

  这真是,已经第二次说我不适合干工地了。其实我并不是很赞同何主任的这种乱发火解决矛盾的说法,我知道他说的是永总。我觉得凡事以和为贵,和气才能生财吗,从小我接受的教育就是与人和睦相处,不管是什么人,村民,民工,同事等等都一视同仁。通过这种用争吵的方式解决问题,我一时确实接受不了。

  主任给我交代了一些咱们采购数量核对,账年清理这些事情之后,跟我聊一些工作上其他的事情。然后安排我下午去采购一批彩条布,用于覆盖钢便桥配件。让我自己联系一下这个面包车司机莫师傅,看他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去财务借点备用金。

  我刚来公司还没有发工资,再说项目部包吃包住,身上也没带多少钱,他把莫师傅的电话号码给了我。我到财务小丽那边借好钱就去找莫师傅。

  我其实是认识莫师傅的,就是昨天我刚来的时候,他在那个路口接的我们,我看见面包车停在项目部院子里。然后去他们综合办公室去找,莫师傅果然在。

  “莫师傅,下午有没有时间和我去买些材料不?”

  “我等下问一下刁总,他上午好像跟我说他要去市里面去一趟。”(刁总是分管协调的副经理,他和莫师傅都是部队里出来的,两个人还有些共同语音。)

  然后他就去找刁总了,刁总这个人其实还是挺直爽的。

  “我们一起去,我办事时间不长,反正你买东西也到市里面去才有。”刁总对我说。

  可能要出去挺久,我就特意跟何主任讲了一下,他同意了。然后我们三个人就一起出发去市里,因为头一次来这个地方,对这边的情况也不是很了解。

  等刁总下车去办事,我就问“莫师傅,你知道哪里有那个彩条布买吗?”

  “哦,那个到处都是,又不贵,等下我带你去。”

  然后莫师傅和我聊了一下他在部队里面和公安系统的一些事情,他还特意说到,他以前是特警,现在退伍下来了。从小我就对特种兵和特警这些特别好奇,特别憧憬和崇拜,也希望能和他们一样有一身真正的本领。

  莫师傅从我的话语中也听出了这个意思:“等工地不忙的时候,我把小擒拿手教你,这个不对外保密,防身足够了。大擒拿手我就没办法教你了,那个使出来会要人命的,警队有规定。”

  我真的特别高兴,小时候我也从图册上学过一些武术,但没人教,都是自己摸索,挺有些不伦不类的。现在终于可以学点真本事了,这出门在外的,尤其是在这个深山老林里面做事,学点真正的防身本事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个小擒拿手,其实很多人都会。”莫师傅说:“武术这个东西没有什么技巧,关键还是靠自己的多练习,坚持下来就会成功。”

  我虚心受教。

  没多久刁总事情办好了,我们就一起去买彩条布,路上天气很热,刚巧莫师傅面包车的空调也坏了,大家都热得不行。

  来到地方,彩条布也不贵,因为买得多老板还给我少了几十块。

  “你们收据要开多少钱的?”老板问我。(这种小东西一般不开发票,就直接开收据就可以报帐了。)

  “是多少钱就开多少钱啊。”我想老板这是多此一问。

  莫师傅把我拉到一边说:“你看天气这么热,领导(刁总)跟你在一起来买材料,你就把刚才老板优惠的钱加上去,用来给领导买瓶红牛,多好,别的人我还不给他讲,你们刚毕业的小青年跟领导处好关系很重要。”

  我心里想,好像是这个道理。我给自己买了瓶冰水,给刁总和莫师傅买的红牛,刁总没拿红牛,而是拿了那个矿泉水。

  “饮料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刁总说。

  我们拖着彩条布往项目部走,一路无话,刁总在项目部下的车。

  莫师傅和我则送彩条布到工地上去,今天就要都盖上,不然监理会找麻烦的。

  莫师傅挺高兴:“你看给领导买瓶水,也没发多少钱,领导对你的第一印象,就瞬间就上去了,是不是?很多时候,这种事情并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体现你对他的一种尊重。”我深以为然。

  莫师傅接着说:“刁总以前也是给领导开车的,他之前的领导现在已经是公司的董事长了。领导看他做事还可以,就提拔他上来搞项目副经理,刁总也挺不容易的。”

  到了工地我们把彩条布拿出来,叫上现场的几个工人帮忙,大家一起把钢便桥及其零配件好,我今天一天的工作也就结束了。

第5章 搅拌站
阎乌龙工地报告全文阅读作者:阎乌龙加入书架

  回到项目部,我纠结得最久的还是用项目公家的钱买水这件事情到底做的对不对。现在这个社会环境下,干假公济私的人,其实真不少。

  但并不能因为别人都这么干,你就觉得是对的。有句老话讲的好,真理也可以只掌握在少部分人的手里,大家都认同的一件事情并不一定就是对的。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只能你自己去判断对错,不违背社会公德,坚持自己的本性,那才是最关键的做人准则。

  最后我说服了自己,买水是对的,但应该用自己的钱,更不能授手以柄,而因小失大。

  晚上的时间永远是最漫长的,办公室只有两台电脑,肯定轮不到我,项目部也没有电视。还好我从学校里带着一两本书过来,吃完晚饭在院子里散了一下步,百无聊赖,就只好看一下书打发时间了。

  一夜无话。

  开完早会(早会天天要开,不管下雨下雪还是下石头,可能下刀子才不会开吧!)。“今天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何主任对我说:“你是学制造业的,要不今天你到搅拌站去学习一下。”

  搅拌站有一个外聘的收料员,是何主任的本家,我自以为是的认为他是主任的亲戚。

  刚好测量队准备坐郭师傅的皮卡车去放样要经过搅拌站,我也就搭便车了,车厢里面根本坐不下太多的人,我只好坐在货厢里,反正没多远。

  其实这几天去工地也从搅拌站边上路过,但是由于便道线路重新修了一下(之前的坡太陡,出过事故,送料司机意见很大,都罢工了。),路面结构还没有硬化,我们不太方便上去,也就没上去过。

  今天下了车之后,我只有插小路绕道上搅拌站,当先看到了一个大概12米长的地磅,老何已经到了,正坐在磅房外,相对板房坐在外面可能还舒服点,他每天都很早就走路过来了。

  搅拌站最醒目的建筑当属搅拌楼了,还有砼罐子车,装载机以及大型柴油发电机。油库就建在老何的磅房边上,平常都锁着门。(首先怕被偷,这边治安不好;其次也怕查,这个不符合规范要求。),

  老何兼顾着柴油收发存的活,这样也便于他管理,项目领导也就没有计较那么多了,再说在深山老林里面,只要没人告发,准特意去查这个东西。

  我跟老何打了招呼,坐在一起聊了一下。这时我才知道老何并不是何主任亲戚,而是公司董事长的亲哥哥。老何还透露,这个搅拌站王站长则是公司总经理的亲大哥,这个信息量实在太大。(说实话一开始我并不相信,作为真正的皇亲国戚,他们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窝在这个山沟沟里干这种活呢。)

  看老何的表情啊,不像是开玩笑,也许这里面其他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吧!我在想,他们的关系这么硬,还能这么老老实实的干收料员和站长,确实有点不可思议啊,难能可贵。

  我又和老何聊了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刚好看到搅拌站的技术员浩哥从搅拌楼里走出来勒,我便借口找他有事,走开了。

  浩哥也是学机械制造的,在公司培训的时候,他给我们讲过课,他是个有真本事的人,人也很热情。

  “浩哥您在忙啊。”

  “今天过来的。工地感觉怎么样啊。”浩哥给我打招呼。

  “还好吧。”

  浩哥说这个搅拌站是他设计的,采用的是最先进的三级沉淀池,就是各种废水经过多级沉淀可以重复利用,节约水资源。在这种高山地带,取水的难度挺大的,非常不方便,水管要接上差不多一公里的样子才能取到水,成本很高。三级沉淀池一般是城市里面施工才会用的,但是他把这个理念已经带到深山里面来了,确实很用心。

  在浩哥的积极带领下,我初步的认识到搅拌站内各种机械使用性能,也包括搅拌楼的基本操作使用等等一系列的知识。物料堆放的原则,砼配合比的组成,生产时添料的顺序讲究等等一些知识,受益匪浅。

  因为都是学制造业的,我们还挺聊得来,临近中午,浩哥极力邀请我在搅拌站吃个午饭再走。他说:“我们搅拌站的生活水平没有项目部好,但是也还可以。”(这个搅拌站其实是独立核算的,与项目部不是一起的,他们只负责加工,收取加工费。材料由项目部提供,项目部和搅拌站都是公司下面并立的分支机构。)

  刚巧,搅拌站王站长出来,他应该是听到浩哥要留我吃饭,于是说:“你们项目部那个老张(张经理)太小气了,我在你们项目部吃个饭,还要扣我的钱,没见过这种项目经理,太抠门了。每次付款老是拖着不付,搞得我们都没钱吃饭了。”

  我也知道他是个什么意思,就谢绝了浩哥的邀请。我跟浩哥互留了联系方式,基本上也就差不多了。给老何打了个招呼,我就先回项目部了,毕竟还要走这么远呢。(因为处在百日大战的特殊时期,中午有时候还要收料,老何一般很少回去吃午饭,要不就他老婆给送过来,要不就让那些送材料的,给他带过去。)

  刚上马路,就听到有人叫我,“小阎,到哪去了。”我一看是给搅拌站送料的赵胖子,之前在项目部见过一次,他也是附近的村民,几乎每天都要到物料室报个到,他正好骑着摩托车从这里经过。“来来来,上车我捎你一程,我正好项目部有点事。”

  其实也没多远,而且我一般不坐摩托车(太危险,老话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但别人这么热情,我也不好拒绝,路还是那么颠波。没过多久就到了项目部,项目部还没有开饭。

  然后我就带着张胖子到办公室去坐一下,办公室还是只有主任一个人在。

  “赵老板你来啦。”

  “何主任,给我搞点事情做咯。”赵胖子给主任递了一支烟。

  

第6章 赵胖子
阎乌龙工地报告全文阅读作者:阎乌龙加入书架

  其实之前本部搅拌站这边的砂石料都是赵胖子一个人包揽的。只听到何主任说:“之前本来整个搅拌站的沙石料啊都交给你了,你搞不好我们也没办法。”

  “这个我都知道,我说的不是搅拌站的事,我是说挡墙那些附属工程的那些片石啊沙子什么的可不可以让我做?”张胖问。

  “这个我真没办法,不是跟你们几个村都协商好了吗?哪个村的地,就归哪个村子送材料的,施工到了你们地界,我们自然会通知你送的。”主任解释道。

  “我是当心材料涨价嘞,到时候我们就要亏了。”

  “这个你放一百个心,市场什么价,我们就什么价。你们在我们这做生意,什么时候吃过亏了?”何主任笑道。

  “哈哈,那到也是。”张胖笑了,“有你主任这句话就够了。”

  看我们厨房打铃吃饭了,赵胖也没在这耽搁,直接骑车回去了。

  打完饭坐在水沟旁。(项目部并没有明令禁止大家在办公室吃饭,之所以不去办公室,其实也是有理由的,主要是担心吃饭时滴油啊饭在办公室会引来蚂蚁苍蝇之类的昆虫,还怕损坏办公室里面的电器和重要的文件。)

  何主任跟我说起赵胖子其人:“这些地材之前项目部一直都是支持他承包着的,他的要价很高,纯利达到20元每吨,他承诺可以与其他村协调好各自的利益关系,如果协调不好他自愿退出。”

  主任停顿了一会,“由一个人供材料对项目部来说显然是有利的,也便于项目管理,哪像现在有6家在送,每天都在为张家多送了李家少送了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为此项目领导还特地替他打通了乡政府的关系,乡政府出面与各村说赵胖子利润只有8块钱,其他都是乡政府的,各村也同意交由赵胖子一人管理送料结帐,可即使如此结果后面他还是协调不了与其他村的关系,据说是他喝酒时说漏了嘴。”

  我想了一下说。“赵胖子就一个人,也没有自己的团队,即便他喝酒没有说漏嘴,他也搞不长久的,应该说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本事。”

  主任抬了抬手,“后来大家都知道他这个尿性,他这个问题也比较尴尬,本来他与项目部签了协议承诺了,如果搞不定各村统一送料的问题,他就自己退出来。结果确实没搞定,但他说他主动把这个地材的利润从20块钱降到八块钱是立了大功的,相比平石那边的搅拌站优惠太多了。”

  “最后项目领导也拿他没有办法,毕竟是在别人的地头上,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项目部一般都会同意,反正谁送不是送呢。”

  赵胖子真是有发财的机遇,但是没充分做好捡钱的准备,与财富失之交臂啊。这种机会过了,还不知道要多少年后才会有,所以他现在是真的着急了,才会每天都往项目部跑,生怕哪一天又错过了什么赚钱的好机会。但是讲真的,在项目领导心里面他的信誉基本为零了。(若干年后,我们这个项目都搞完了很久了,张总已经负责省会沙市的一个地铁项目了。赵胖子还到沙市项目里去找过张总,想在沙市做点事赚点钱,那个时候张总也马上要升公司的主管领导了,这是后话,我以后会讲到。)

  吃过饭,我就到寝室里面睡午觉去了,我发现这个人还真是适应能力很强的动物,刚来项目部的时候热得受不了,中午死活睡不着,可能是对生活有了些感触吧,今天中午居然睡得很踏实,尽管还是那么一如既往的热。人有时候就只有这样,既然你无法改变环境,那就让环境改变你吧。

  下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可做,我把上午在搅拌站学到的一些知识以及见闻记录了下来。然后就到钢便桥那里蹲点去了,监督钢便桥的进度是我每天必做的功课。

  到现场一看,他们的进度还是算快的,有一半已经拼装成型了,估计还有个三两天就能搭建好了,像我们这种小钢便桥,一般一周内就能建好。

  我倒是慢慢的习惯了工地的生活,但是我习惯了,并不代表其他的人都能习惯。吃晚饭的时候,就听他们工程部的同事说,有一个同我一起进来干技术的熊姓小伙,今天辞职了,说是回去考研去。当然,辞职总是得找个理由,至于会不会回去考研,那就只有天知道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

  反正,我已考过一次研之后,我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这辈子是不会再去干这种事了。

  财务小丽通知我们吃完饭到财务室领自己的银行卡和手机,他们的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这才两天时间,就已经搞好了。(工地是只有上班时间没有下班时间,只要工地有事,随时都是在上班。)

  项目部每人配个手机,从某方面来说感觉还是可以的,尽管手机不是很好,也就是那种很便宜的冲发费送的手机,天翼坨坨机还没有半个巴掌大。不要我们出钱就行,而且项目部内部通话免费,挺好,我心里在想。(直到月底发工资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个手机钱是直接从工资里面扣的,整整300块了。我头一个月才发1800块钱工资,直接去了六分之一,扣去税和社保,到手上才1000块钱不到。真的是印证了那句话,工地上到处都是坑。)

  没啥好说的,别人东西都给你办好啦,尽管是领导的意思,但是感谢的话还是要有的。

  财务的人就是要靠哄的,等哪天出去了,给她带点零食什么的回来。(财务室从来就不缺吃的,就像物料室从来就不缺烟一样的。)

  其实小丽长得可以,就是不是很高。项目部的女生还是有几个的,经过这几天的了解,除了小丽以外,计合部的娟姐,杏子,小梅几个女生都长得好,就是好像都已经名花有主了,听说有一个还是我们科室冲哥的女友,不过未经证实。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阎乌龙所写的《阎乌龙工地报告》为转载作品,阎乌龙工地报告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阎乌龙工地报告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阎乌龙工地报告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阎乌龙工地报告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阎乌龙工地报告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阎乌龙工地报告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