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最新章节 > 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 连载中
分享狂野的乱世,不…

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全文阅读

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作者:岳来

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简介:想当年,霸王学剑不成学万人敌。
  念如今,山人速成儒释道。
  十八法界断尘杀,
  三十二相观如来,
  是谓狂野不羁。 https://www.uukanshu.com
-------------------------------------

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最新章节第33章 酒后的刘洪
第1章 临江仙
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全文阅读作者:岳来加入书架

  故事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盘古开了天地,山河有了位置。

  女蜗造人,世间有了爱恨情仇。

  三皇五帝起,吃喝拉撒开始有了讲究。

  黄金美女出现,人类开始了战争与和平。

  大唐天宝皇帝为图方便,划了一块地方叫江南西道。

  马王爷带兵来了潭州城,江南西道方得这三十年长治久安。

  潭州城往西就是鼎鼎大名的湘江,隔江有个麓山县,临江楼就坐落在麓山脚下麓山县,湘江边,对望着潭州城。横江桥从临江楼前面过,连接着麓山县和潭州城。

  申时,临江楼开始热闹起来,喝酒的、喝茶的,都在等着吃这临江楼的招牌菜:‘热爆香螺’。

  楼里已经坐了五座。有个林员外是这里常客,带了两个人坐了一桌。两个捕快应该是进来喝茶的,也坐了一桌。一个游姓的落魄书生坐了一个桌子,在窗户边上,他已经住在这里好几天了。窗户边另外一个桌子最热闹,是四个少年公子,都穿得光鲜亮丽,有带剑也有带扇子的,应该是专门过来吃螺的。另外一桌是一个老头,小胖,大肚子,头顶却白了一片,也是一个人在喝酒,但是却笑容可掬,似乎是出来看风景的。

  “谢伢子,哈哈哈哈,给大哥打壶酒来!”门口进来了两个青年,却是当地的地痞杨李二人。谢伢子是这里店小二,算是他们俩的熟人了。进门后,他们就看见了两个捕快,连忙打招呼,“啊,彭大哥,张大哥都在这里啊!”

  “你们别来闹事啊!”

  “哪里哪里,我们就是进来喝个茶,谢伢子,快点打壶茶来!”

  “你们的茶!”小儿把酒又换成了茶,前两年这个小二看不惯这两个痞子总是来临江楼白吃白喝,找他们打了一架,结果被打的鼻青脸肿,至今都不喜欢这两个人。

  接着外面又来了两个人。两个和尚,一大一小,大和尚还拄了一根禅杖,跟道林寺的方丈大师的禅杖一样,只是这一根看上去更加沉。小和尚背了个背包,没有捧木鱼,却手拿一把戒刀。小二马上迎过去作揖,他跟佛门可是渊源很深的。

  “阿弥陀佛,大师您好!”

  “嗯,给洒家来两壶酒,一斤牛肉!”

  “好的,您这边请!”

  然后,临江楼最喜欢的客人,每天都会在窗户边上预留一个桌,事无不晓金胖子挂着个笑脸像个弥勒佛一样,就进来了。金胖子不喝酒只喝茶,临江楼专门免费给他提供沩山银针茶。因为金胖子是楼里的活菩萨,只要他来,临江楼当天就满座,甚至于窗户外面都围上几圈人听他传消息,楼里面还专门给外面的人提供板凳做下来听!

  这次也不例外,金胖子进店后,很快店里就满座了。金胖子喝着茶,一脸的得意。见人到得差不多,他就开讲了。

  “嗯哼!”清了清嗓子,店里就只听到两个和尚师傅喝酒的声音。

  “大家有没有人听过刘抡这个人啊,有没有人知道?哈哈哈。”

  “不知道,”

  “没听过”

  大家一阵唏嘘。

  “难道是六年前镇蛮将军府灭门案中逃得余生的刘家大公子刘抡?”

  “不错,就是他”,金胖子提高了嗓门,“他回来了,练就了一身本事回来了!”

  “真的假的?”大家都等着他继续讲,连两个和尚大师傅都静下来听他讲。

  “知道不知道他回潭州来做什么吗?”

  “他回潭州来做什么?”

  “祭祖咯,呵呵”有人起哄。

  “他家人不是六年前都灭门了么?”

  “刘抡刘公子这次回潭州,就出了一个不得了的事情啊,”金胖子看看旁边一脸茫然的听众,得意地一笑“挑战潭州第一剑,戴铁凌戴大侠。知道啵?”

  “哇,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没道理啊,刘公子怎么会找戴大侠呢!他弟弟以前还拜戴大侠为师呢!”

  “戴大侠可是潭州第一剑,而且很多年前就是潭州第一剑,早就是无人能敌的人了!”

  “对啊,而且戴大侠下面那么多徒弟!”

  “······”

  结果大家一下子就都炸开了锅。

  “没错!”金胖子轻蔑地看了一眼叽叽喳喳的人群,“戴大侠是很厉害,不过,刘大公子已经正式向戴铁凌大侠发出挑战,于下个月,就是五月十五,西湖桥一战,而且戴大侠也已经应战,并邀请了潭州城的众位名宿观战。”

  戴铁凌,潭州第一剑,剑名滟滪,半尺宽,五尺长,金钢打造。初到潭州,戴大侠就凭过人胆识灭了青萍双煞,荡平秀峰山柳家三恶。十年前,他打败了当时潭州城的雄霸天南张尚胆和鬼手马冲。之后,戴大侠在潭州南城外西湖桥设挑战台以剑会友,其覆云剑法至今无人能敌,潭州第一剑的称号被公认。而收徒之后就很少有人再向他挑战了,因为向他挑战前必须先过他的徒弟一关,他收的第一个徒弟就是鬼手马冲。

  刘抡,六年前将军府惨案中侥幸逃生的刘家大公子,武功、兵器暂时不明。但师从紫盖山龙溪道长,单凭这一点,武林中应该没有人敢轻视他。

  潭州出城,顺着麓山往南,这里就是武林圣地‘青云七十二峰’,传说每一峰均有高人隐居,而紫盖山龙溪道长更是其中翘首。龙溪道长在隐居之前就有人评为江南西道武林十大高手之列,在紫盖山云游时又得《金龙玉简》,便留在紫盖峰修行,现在可称得上是陆地神仙。而紫盖山也因龙溪道长而一举成名。

  所以刘抡挑战潭州第一剑戴铁凌无论如何都将是潭州城现在第一大事件。

  “本次西湖桥之战的观战名宿你们都知道是谁么?”金胖子故意卖关子,谢江凑过来倒茶。店里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谢江似乎都能感觉到,特别是这两年,虽然他没有看那个落魄书生和白头发的胖老头,但是他也感觉到这两个人似乎也在听,只是胖老头不怎么在意,而那个落魄书生从听到戴铁凌的时候似乎有点激动。

  “镇山镖局总镖头郑擎苍。”

  “城东太岁武沫。”

  “湘水帮帮主风敲竹。”

  每一个名字都在潭州城响当当,也是临江楼最露脸的几个大人物。但是金胖子感觉有点冷场,大家因为这些名字都听得很多了,也就不惊奇了。

  “挑战戴大侠之前不是要先挑战他的徒弟们么?你们有没有听说!”

  “哈哈哈,这就不知道了吧,听说今天一早,鬼手马冲跟戴家大公子在城南香酥楼喝早茶,而刘抡也恰好在这里吃早餐,好像是戴公子看见隔壁一桌的一位姑娘很漂亮,过去打个招呼,后来起了争执,刘大公子看不顺眼,当场打折了戴公子一只手。而鬼手马冲则更是被斩断一只左手,鬼手马冲等于是废了。”

  “潭州第一剑这几年已经很少有人敢跟他挑战了!”

  “最近一次比武好像是去年的衡水剑客赵去华。”

  “听说去年衡水剑客自南来潭州,已经挑战了不少的剑派高手,风头正劲,当时被认为是最有可能战败戴大侠的年轻少侠了。却败在了鬼手马冲手里,连挑战戴大侠的机会都没有!”

  “小二,再来一壶酒,哈哈哈,来潭州就有好戏看啦,哈哈哈!”却是那开始点菜的大和尚。

  “我们店里最有名的‘热爆香螺’你要不要来一盘?”

  “好,就来一盘,哈哈哈!”

  “小二,我这里也来一壶酒和一盘螺!”

  很快店里面热闹起来,每个桌子讨论了起来!那落魄书生却径自回房了,彭、张两位捕快大哥也出去了,起身的时候还瞪了杨李两痞子一眼。

  “不知道刘大公子为什么要挑战戴大侠啊?”大家又把目光看向金胖子,金胖子听到这个问题时,嘴角开始上扬,那是一场演讲的开场。

  “你们知道六年前那场灭门惨案吗?镇蛮将军府惨案,刘将军惨死,还屠了全家,当时只有刘抡刘大公子去紫盖山给师傅拜寿逃过一劫。听说那次他听到惨案的时候托了他的远方亲戚们帮忙办的白事,自己没有回来,反而在紫盖山刻苦学剑,这次应该是回来报仇的!”

  “刘家血案应该跟戴大侠没有关系吧!”

  “那是一桩悬案,现在也没有找到凶手,但是刘大公子认为戴大侠教他弟弟武功没有教好,导致他弟弟在那次惨案中求生都没有做到,也有可能刘公子认为这样的血案作为潭州第一剑,却没有帮一点忙,所以生气才来挑战他的吧!”

  又是一阵嘘唏,刚走的两座又已经坐满了。‘热爆香螺’也开始陆续上桌了,一时间酒菜飘香,直到太阳落山,夜已深,临江楼都没有闲下来。

  谢伢子名字叫谢江,也就是本文主人公了。谢江作为店小二听着这些七七八八的故事已经五年了,也不腻。不是他八卦,在这临江楼里面打杂,经常有些说书的人或者好事的人会说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听着听着也就熟悉了。

  五年前,谢江阴差阳错的来到了临江楼,也幸好临江楼的老板收留,他便留在这里打杂。出来那年,谢江八岁,他还记得那年有个戏班子的船经过他家的小渔村,傻不隆冬的他就跟着戏班子离开了家。估计戏班子的班主是个坏人,哄骗谢江出来的。跟着戏班子出来后也没有好日子过,八岁的小孩子什么事情都要做。也是那次,谢江人生中第一次看到杀人。

  有个马将军给他老爷子做寿,请了戏班子唱戏,谢江也去帮手。那天晚上,好多的蒙面人,拿着明晃晃的刀剑,见人就砍,就像谢江他爸帮别人杀鱼一样。马将军家的人,还有唱戏的、打杂的,什么人都杀,鲜血到处洒,看得谢江发了呆。幸好有个老人家点醒了他,就叫他快跑。谢江也不知道啥情况,先跑了再说。可能也是小孩子没人管,还真就跑了出来。再后来,又被一个叫孙大叔带到了这里。

  一晃五年,谢江终于还是弄明白了,临江楼旁边这条湘江往下可以坐船直接回家,回到那个叫河泊潭的地方,那个有父母在的小渔村。只可惜他还没有勇气一个人上路。

  临江楼的老板全名武沉阁,其实比谢江大不了多少,只因他爹不管事,这楼就都让他管了,谢江叫他小武哥。小武哥一般只有晚上在,白天好像是去一个武师家里学武功了。谢江到潭州的时候,是傍晚时间,小武哥在码头上买鱼,谢江刚好抓鱼的功夫不错,然后就认识并被他收留了在临江楼打杂。

  谢江在临江楼忙完的时候已经到了戌时,他喜欢待在五年前就跟着他来潭州的那条船上,喜欢泡在凉凉的江水之下,更喜欢这里安静的夜,只有水流的声音和家乡是一样的。何时能回老家?今夜心潮涌动,西湖桥之战似乎太诱人,他不禁找出了‘大力’,那是一把木剑。潭州城另外一个朋友送他的。把玩之后再打坐,醒来时已是漫天星光,谢江索性就睡在船上,只要明天一早不迟到就行。

  五年来的每天早上,谢江就会很忙,很忙。因为有两个师父,遗憾的是两个都是文师父,都是教文不教武。

  对于一个无处去的流浪儿童,他们是很好的师父了。

  一个是在潭州城都非常有名望的老夫子。

  一个是道林寺最特别的和尚。

第2章 去涅剑
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全文阅读作者:岳来加入书架

  临江楼算是麓山县的中心建筑。横江桥上岸后过了临江楼,就分了三条岔路。往南走,走到县城边缘,就可以走到一个小溪边,一个亭子,还有一个草庐。草庐的主人就是皇甫先生。

  跟了先生五年,谢江也不知道皇甫先生全名是啥。他有很多学生,大家都叫他先生,谢江也跟着叫。好像记得刚来的时候问过周边的人,也没有人知道,然后就一直叫他先生了。

  沿着草庐后面的小路往麓山上行,就是道林寺侧门,再往上有一个半山亭。谢江就是在这里认识了两位师傅的。

  刚到潭州,谢江就是一个流浪儿童,混得凄凄惨惨的。听说道林寺施斋,他跑过去吃了碗斋饭,就在麓山走动一下。到了半山亭,谢江看见一个和尚和一个山羊须老头在下棋。也没管他们,自己坐下来休息一下。那一天风和日丽,饿了好几天的谢江,吃了斋饭心情也不错,二老一少坐在亭子里异常祥和。

  “去打壶水来,”老头这样说了。

  “哦!”谢江也没想什么,拿起他旁边的水壶就去刚才经过的小溪边打水。把水杯倒满后,谢江也坐在旁边看他们下棋。他没见过别人下棋,看他们二老这么聚精会神地盯着棋盘,自己也跟着看看。

  “噗,”和尚喝了一口水后,往旁边一喷,“怎么是水?”

  “水怎么了?”老头说。

  “你老头耍诈。”

  “什么耍诈,喝口水你就要下不赢了么?”

  “什么叫喝口水你就赢了,你哪里赢了?”

  “那你继续啊!”

  “好,继续就继续。小子你别走,下完棋再来收拾你,”和尚对着谢江说。

  那盘棋谢江已经不记得是谁的输赢了,只是知道他们二老下了好久好久,后来,谢江就跟着山羊须的老头也就是皇甫先生学字,又跟着和尚学打坐,这就是他的两位师父了。

  再后来,谢江才知道,这两位师父可都是当地有名望的人。

  皇甫先生,平日里就在草庐前面的亭子里讲书,来听讲的可是络绎不绝,很多潭州城的达官贵人也都有来听讲的,甚至还有远方慕名来的名流。

  和尚名叫半云,多年以前来到道林寺,恋了这里的古松和经文,便留在了寺里。因为是个酒肉和尚,就只得挂名在道林寺,平日里却不得待在寺里。他的成名因为两件事,第一是多年前,中原皇帝灭佛,他以一己之力保护了道林寺藏经阁。第二是他的一首诗:“半酒半诗堪避俗,半仙半佛好修心,半间房舍半分云,半听松声半听琴”。道林寺主持便给他一个半云和尚的名号,并升为道林寺终身名誉长老。

  遇到两位师父之后,又遇到了小武哥,算是三生有幸,或是幸之有三?

  五年里,谢江每天都是一早跟着半云和尚打坐,然后去整理草庐,和先生学字,中午和晚上则去临江楼打杂。过得倒也充实,让谢江很快就忘记了自己还是个流浪儿童。

  这天,谢江来到草庐的时候,那些来听课的人还没有来,他顺便整理一些桌椅书籍。草庐里面的孔孟文章谢江已经学得差不多了,草庐的书他可以随便看,也会跟着学生一起读,有不认识的字句,可以问魏老先生,魏老是跟了先生很多年的人,先生每次讲课他都在场,所以对这些孔孟文章也是了解很多。

  先生讲课讲得最多的就是《春秋》,他好像特别喜欢这本书。先生针对《春秋》里面故事的讲解有很多自己的讲解特点,所以很多的潭州城和远方的客人来这里草庐前面的亭子听讲,也是为了听一听先生对古书的理解。

  巳时,草庐前面的亭子前来了很多人,其中平常的草庐学生都在,还有一些外来的人,昨天在临江楼的白头发老翁和那位落魄书生也来到亭前席地而坐。谢江只是帮先生泡茶倒水,并且在现场兼维持秩序。今天先生讲的是春秋一个皇帝在位时祭祀的事情,感觉比较乏味,有人也半路离场。但是,讲了一半的时候来了一位骑白马青年引起了谢江的注意。

  这是一匹雄壮的白马,走路都是昂着头“嘚!嘚!”的,马身上挂了一柄长枪,银枪头还在闪着寒光。青年一身深色侠士装,左手执剑,右手握马缰,目视前方,英气十足,最显眼的还是左臂上戴的一个孝套。

  吕贺是一个孤儿,年纪和谢江一般大。他义父希望吕贺能够在皇甫先生这里学些文章,所以吕贺也是游走在临江楼与草庐之间,跟谢江非常要好,两个人几乎是天天见面。这戴孝青年下马,吕贺就端了个碗过去了。戴孝青年居然直接扔了一两银子在吕贺的碗里面,吕贺看看这个青年,回到自己原来坐的臭椿树下,另外几个乞丐见吕贺坐下后,端上破碗围住了这个青年,那青年人扫了众乞丐一眼,大家居然就没有再上前的了。

  戴孝青年系好马之后眼睛扫了在场人员一眼,谢江觉得那看过来的眼神很冷,没有一丝丝人情味。之后他找了一个地方席地听课,连平常不动声色的先生也看了一眼这个戴孝青年。

  少顷,先生的课讲完了,大家开始散去,戴孝青年没有动,白头老翁还在打盹,落魄书生好像也很无聊抬头看着天,好像天上有东西要掉下来。吕贺本来已经站起来,但看见这几个人没有动,自己也就坐了下来,估计是想看热闹吧。

  “皇甫先生,在下刘抡,家师托我向您问好!”戴孝青年走到先生身前作揖。听到名字后,在场的其他人都很吃惊,连白头老翁也睁开眼看向这边。

  “哦,你师傅是?”先生倒是像不认识他一样。

  “家师紫盖山朱陵洞苦行道人,法号龙溪。”

  “原来是龙溪真人,嗯,刘公子请坐,谢江看茶!庄翁,小吕还有那位少侠也过来喝杯茶,”那位少侠指的是那位书生游公子,庄翁就是那位白头老翁了。

  “多谢皇甫先生!”

  “皇甫先生,好多年未一起下棋,难得您还记得老头我,”白头老翁笑了笑。

  “刘少侠,您是否就是镇蛮将军刘将军府的刘抡刘公子?”小吕和谢江一样好奇。

  “正是在下。”

  大家伙感觉松了一口气。

  “皇甫先生,此次回潭州家师交代两件事,第一是命我到了潭州即来拜访您老,并有一物请您过目,”刘抡上前,呈上了他的手中剑。

  “真人客气,贤侄客气了!”先生只是看了看刘公子呈上的那柄剑,却没有动,旋即又开始喝茶。只是大家都认真地注视着那柄剑,仿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剑长三尺,木翘,圆首,玉剑鼻,剑柄盘龙,外观倒是普通。

  “此剑名‘去涅’,乃家师成名前所持之剑,六年前,在下恳求师傅赐得,请先生鉴赏,”刘抡已拔剑,利剑出鞘,万般皆静,青光耀目,寒气袭人。剑身中脊起菱,近格处有刻小篆:‘去尽邪魔,涅槃重生’。

  “第二件事,家师令我务必求得先生不吝,赐墨宝一副,”刘公子却是单膝跪地,双手呈剑。

  “贤侄可知令师与我是何交情?”先生语气沉重,似是怕刘公子听不清。

  “不知”,

  “贤侄可知晓此剑之来由?”

  “知晓”,

  “贤侄可知令师为何让你来呈剑?”

  “可猜测一二!”

  “谢江!”谢江已经在磨墨。偶尔也会有人来皇甫先生这里求墨宝,一般先生都是不写的,这次谢江好像也能感觉到会写。

  先生已经闭目养神,刘公子却依然低头单膝跪地。白头老翁留意着谢江手里的墨和砚。吕贺却盯着刘公子手里的剑,看样子是希望自己也有一把这样的剑。只有那位落魄书生游公子从刘公子拔出剑之后神情大不一样,双目圆睁,一扫之前的落魄窘态,就像读书人的骨气被逼出,似要与这世间争一争对错。

  “先生想写什么字?”在极静之后,小吕最先发声,却将众人拉出了思绪。

  先生没有搭理他,待谢江备好笔墨,先生看了看刘公子,起身、凝神,写下了八个字:去尽邪魔,涅槃重生。却正是去涅剑上所刻。

  “你起来吧,”老先生示意谢江把字递给刘公子。

  “多谢先生赐字!”刘抡跪在地上叩了个头。

  “贤侄如今可知令师为何让你来求字!”

  “弟子已知晓。”

  “嗯,孺子可教,你去吧!”

  刘抡刘公子收起了他的剑和先生的字,牵着那匹马走了,脸上似乎没有来的时候那么紧巴巴的了。

第3章 丐帮
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全文阅读作者:岳来加入书架

  这么厉害的剑,依稀平常的字,众人意犹未尽,却是稍有失望。先生见众人不愿散去,便请大家草庐用饭。吃饭时间也是,先生不说话,大家都不做声。白头老翁开饭前寒暄几句,见先生不怎么搭理,也就没作声了,看得出来,大家实在是无趣。

  饭后,白头老翁起身告辞。那游公子是没有什么地方去了,在草庐里瞎逛。谢江打扫卫生时,吕贺凑了上来,

  “下午你要是没事,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呵呵,那个人一定知道这是什么情况!这可是很劲爆的消息哦!”

  “等我一下,”谢江当然知道吕贺下午要去哪里。却见那游公子正盯着他们。

  果不其然,他们两个人一出门,那个游公子就跟了上来。

  “两位小兄弟去哪里啊,可否带我一起!”

  “我们为什么带你走?”吕贺神气十足的发问。

  “我也是练剑的人,你们若带我去问问今天先生说的什么意思的话,我可以把我的剑也给你们看一看啊,比刚才姓刘的那把剑可厉害多了。”

  “你哪里有剑,看你这么穷酸!”吕贺鄙视他!

  “有的,放在临江楼了,这位谢小弟,你知道吧!”

  “好像他是有个长长的包裹,”谢江见吕贺看着他。

  “你先露两手给我们看看,我们去见的人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见的!”

  那游公子见这两个家伙尽是扯皮,想想是要露两手才能镇他们。两小见他两腿稍稍弯曲,向上一纵,却已经腾上了草庐前面的臭椿树,有草庐前面的亭子顶那么高了。仔细看,这游公子站的还只是一根拇指大的椿树枝上,人随着树枝上下摆动。这一手直接将吕贺镇住。

  “怎么样,我来潭州不久,如果你们愿意带我到处逛逛的话,我也可以教一教你们哦!”

  “那好啊,怎么称呼你,我叫吕贺,可以叫我小贺,他叫谢江。”

  “呵呵,我叫游溪云,你们叫我游大哥,”游溪云想,出来这么久,总算认识了有两个不会骗我的人,这两个傻小子,蛮有意思的。

  “你这轻功叫什么名字?”

  “怎么练的?”

  “练了多久?”

  “谁教的,我可以学么?”

  ……

  吕贺从没有说起过他的身世,谢江也没有问过。他是谢江到麓山县认识的第四个好人,也是一起扒鸟窝、砸鸡蛋、侃大山的死党。

  谢江第一天在临江楼开工,就看见一个小乞丐在门前乞讨。谢江见小乞丐年纪相仿,每天都在这里行乞,来来往往的就熟了,再后来跟杨李二痞打架,吕贺也上来帮手,两个人就铁了。再后来就知道,他混丐帮,还混的不错,再后来才知道他义父就是丐帮麓山分舵舵主吕秋生。

  从草庐前面这条路往山上则是道林寺,往山下即可到江边,近江边有个土地庙,这里供奉的是汉代的灌婴。偶尔有信徒来此拜祭,潭州城内修建了城隍庙之后来这里的人就很少了。庙边上有一个大宅子,很多乞丐来往于此,这里就是丐帮麓山分舵。

  吕秋生,丐帮麓山舵负责人,江湖外号笑面虎。麓山县名号最响亮的两个武林人士,湘水帮帮主风敲竹和笑面虎吕秋生,两个人麓山脚下却也是相得益彰。吕舵主对江湖中事情却知晓更广。谢江见过吕舵主几次,也知道他功夫很高,还是吕贺的义父。但是,他所知道的江湖中的事情,金胖子跟他没得比。吕贺他们三人到土地庙时,吕秋生已经在土地庙前两棵臭椿树下纳凉,吕贺和谢江远远的打招呼。

  吕秋生虽是丐帮舵主,却更像个商人,青幞头,圆领袍,全身干干净净,一看就是场面上的人物,时时挂着笑脸。听完吕贺唧唧歪歪一通说法,他也不急,看着游溪云。

  “这位新朋友是谁啊?”吕舵主看着他们笑容可掬地问到。感觉有些诡异,特别是从旁边城隍庙有一股凉风吹来,让谢江好一阵不舒服。“游少侠从哪里来?”

  “在下从湘中龙山来!”

  “龙山游家可是大户人家哦!少侠是否用剑?”

  “是的,”游溪云被问得有些不喜欢。

  “听说龙山游家有一把古剑,想必游少侠知道!”

  “好像是有听人家说过!”

  “游少侠也用剑,莫非就是这把古剑?”

  “不是,不是,在下的剑是小时家父给的。”

  “家传,莫非是游龙剑?”吕舵主依然笑着问他!

  游溪云感觉到有点屈,脸上涨红,不知道该怎么答话,只得不答话了。

  “游家的九转回龙剑法独霸一方,不知你学的几成?”吕舵主虽是追问,却面带笑容,让游溪云无所适从,只是做不得声。吕贺却忍不住站出来说话:“我们等一下去看游大哥的剑,义父你说一下刘抡和先生今天是怎么回事啊!”

  “事情倒是不复杂,但是涉及武林几段公案,”吕舵主也没有再逼游溪云,开始讲刘抡的事情,“龙溪真人少年时也曾遭遇灭门惨案,之后受高人指点武功大进,并得此去涅剑。执此剑后龙溪真人顺利报仇,却也让自己再次失去亲人,痛定之后,龙溪真人认为此剑杀孽太重,以大智慧将其尘封。”

  大家听得入神。

  “六年前,刘家血案,只有刘公子逃得余生。刘公子是聪明人,只要在师傅门下便不惧凶杀,另外也求得去涅剑,苦练剑法。龙溪真人愿意将此剑传与刘公子,应该是相信刘公子也能像自己一样能驾驭得了这把凶剑。”

  “这跟刘公子找皇甫先生赐字有什么关系呢?”吕贺代大家问!

  “这就是龙溪真人识人之处,而刘抡公子也确是人杰。听说龙溪真人与皇甫先生有过交集,两个人应该相互有了解其为人。我认为龙溪真人之所以让刘抡到潭州第一时间拜访皇甫先生并呈剑,就是要让刘抡公子能够到了潭州而不被复仇的心魔蒙蔽。剑上刻的字也正可再一次提醒刘公子,那皇甫先生已经明了真人的意思,所以也写下相同的字,再次警醒刘公子勿为心魔所惑。刘公子却也是理智之人,对师傅和皇甫先生之意了然于胸,确实是龙溪真人得意门生。你们两个小子可要好好学一学刘公子的心胸和智慧,平日也不可鲁莽行事。”

  “哦!”三个人都若有所思。

  虽然明白,谢江心里却不苟同。江湖中人,需要搞那么复杂吗?

  出来时,谢江再看了看这个城隍庙,一般般。天下第一大帮的分舵,只是多了几个乞丐,不然与其他地方一样。

  “我们现在去看剑吧!”

  “好!”

  “倒要看看你这剑是有几厉害,可别让我们失望才好,”吕贺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期待万分。

第4章 5人成行
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全文阅读作者:岳来加入书架

  游龙剑没有剑鞘,只是一块晒干的鳄鱼皮包起来,剑身银白,却是弯弯曲曲的,从剑身、剑格到剑首,整个部分就像一条银龙,剑首即是威武的龙头。

  小武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剑,游溪云煞是得意,还给他们每人把玩一下,让谢江和吕贺大呼过瘾。看完了剑,游溪云又将剑包起来,然后背在身上。两小瞬间痴了,‘剑客’、‘少侠’、‘剑侠’、‘大侠’、‘侠客’这些词莫非说的就是他呀!

  “帅气,”小武由衷的说道,半响又说:“游少侠到临江楼也好几天了,都还没有结过账吧!”小武瞄着游溪云,原来他看到这游少侠的行李就只有这把剑。

  游溪云马上脸上就涨得通红,其实他从龙山老家出来后就一直不怎么顺利。刚出龙山就遇见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少女,他上前帮忙,结果这三个人是一伙的,自己的银两全部被骗光。刚从家里出来也不好意思再回头找家里要盘缠,他继续赶路去潭州。遇上两个青衣也说去潭州,还可以免费坐船下潭州,结果却是两个青衣摸走了他的行李,只留下这把剑。唯一侥幸是他还是上了来潭州的船,而且剑没有丢,饿了两天才到潭州城,也算是一次历练吧!所以小武一问,他就愕住了。

  小武哥在这临江楼这么多年,阅人无数,怎么能不知道情况,一看游溪云愕住,马上他就接着说了:“小江说你轻功很厉害,可不可以教教我?”

  游溪云没有答话,因为他们家传的武功不外传,另外他的轻功是跟着剑法一起练的,也不能分开教,而且他也没有教过别人的经验!

  “这样,若你愿意教一些练功法门,我可以免去你这些天在这里的吃住费用,怎么样?”

  “我,我不知道你现在武功学得怎么样啊!”游溪云说话有点唯唯诺诺。

  “我这不是趁火打劫,我是真的想学轻功,特别是你们说他可以停在树枝上,你们不想学么?”这句话是对谢江和小吕说的,因为他看见这两个人眼光有点问题,在盯着他看,他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然后这两个人看向了游溪云。

  游溪云想,这三个人不知道功夫底子怎么样,有一些叔叔辈人物是有教过他一些轻功的技巧和法门,教一教他们应该也是可以的。于是说:“那好吧,明天下午我来看看你们武功怎么样,然后再决定要教你们哪些技巧法门。”俨然是一个老师的口吻了。

  下面有人喊小武,酒楼已经热闹起来了。

  草庐后面,道林寺右侧就是清风峡,一条小溪从山上下来,从清风峡流下来,两边绿树浓荫,煞是美景,谢江就是在这条小溪第一次打水给两位师傅喝的。小溪汇聚在草庐后面的水潭,水潭边有一块面积很大的地坪,第二天下午谢江他们的会面就约在这里。

  谢江最先到,草庐没事,下午吃完饭就到了这里,没有人,只得一个人打坐。

  吕贺第二个到,满面愁苦,见谢江打坐,也坐在了边上。

  跟在吕贺后面的是一个小乞丐,是个女的,穿着虽有补丁却也干干净净。就是有点缠吕贺,看见了谢江在那里打坐,还缠着吕贺问东问西。

  第四个到的是游溪云,游溪云优哉游哉逛完道林寺回来,可能还在道林寺混了个斋饭。

  接着小武就跑过来了,还满头大汗,直呼:“楼里中午客人多,来迟了。”

  那小乞丐应该是知道这次会面,见人到齐就马上打招呼:“各位大哥哥好,我是采画,是贺哥哥的朋友。”

  吕贺马上解释:“他是我我们帮潭州城里的女乞丐,麓山这几天会比较热闹,她特地过来看的,我说今天有事,她就缠着我来了!大家可以不用过分在意她。”

  “我到麓山这边就一个人,才找贺哥哥来玩的,几位大哥好,小武哥哥好,还有这位大哥哥,你武功是不是很厉害!”这小丫头嘴巴真快。

  “嗯!嗯,”游溪云似乎不怎么会说话。

  “采姑娘客气了,南楼飞雁采画可是潭州城惹不起的人物啊!”小武是认识她。

  “我们别理他,游大哥,你看看要怎么看我们的功夫底子吧!”吕贺扯开话题。

  “我只会一点剑法,是他们说的!你们可别当真,”游溪云还在想采画的问题。

  “那我试一下你的武功,可以吧?”

  “你想怎么试?”这样的问题游溪云倒是很好回答,可能以前回答惯了。

  “你退五步,我用飞镖射你,看你是不是真的功夫!”

  “好吧……”游溪云退了五步,刚说两个字,三把飞镖已经已经飞了过来,游溪云也不慌,一个恻让,带着一丝帅气,飞镖就过去了。

  “唰、唰、唰,”又是三把飞镖,往下盘来,游溪云纵身。再来五把,还来五把,这小丫头起瘾了。

  “快停!”吕贺喊,小武和谢江倒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游溪云艺高人胆大,这些飞镖也确实碰不到他,只是觉得这小儿科。

  “着!”这采丫头却是起火了,飞雁步在石头上一纵身,人已经射向游溪云,将近时手里的绳镖出手。这可是采画的拿手绝活,此招射鸟还没有失过手。

  游溪云不是鸟,所以绳镖射过来他只能出手,出两个手指头,夹住了那只绳镖。

  采画扯不动,生气了,将绳子往地上一扔,坐在边上赌气。

  吕贺得意了,“都说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吓唬一下帮众,给大家找找乐还行,高手面前就别拿出来现世了,哈哈,糗大了吧!”

  “你!”采画气的要哭,“你有本事,打出来看一下啊!”

  吕贺练的是丐帮绝活虎威棍法,一路棍法打出来是行云流水,虎虎生风。把谢江着实镇住了,这小子平常嘻嘻哈哈看不出来,还真有点料!

  这时候,半云和尚和皇甫老夫子可能听到了动静居然来到了现场。

  “好,好,棍耍的不做,谢江你练了没有啊,也练一练看看!”

  “是,师傅!”众人还是第一知道谢江的师傅是半云和尚,都起了兴致,想看看他的功夫,是大失所望。谢江打了一段跟半云师父练的拳法,打得慢吞吞的。

  “切,别打了,都要睡觉了!”采画看不下去了。“你老人家啊!”

  谢江羞红了脸,停下来,眼睛却看向老夫子。

  “哈哈哈,打得不错啊,”大和尚在笑,老夫子也含笑不语。

  “小武哥,你跟郑总镖头学的功夫怎么样?打出来看一看!”采画不理会谢江!

  “两位师傅好,那我就献丑了!”小武想着既然皇甫老夫子在现场,练一练刀也没关系,说不定以后还有好处。于是从背后的包袱里拿出了一把斩刀,一寸宽,三尺长,以及和刀一样长的把手,还可以接驳。谢江见过他的刀,却也没有见他使过。

  ‘七十二路斩马刀’是镇山镖局郑擎苍的成名绝技,凭这一路刀法,整个江南西道绿林无不避让三分。小武这一路刀法砍出来是威风凛凛,豪气干云,似要万军从中杀出血路,凶狠至极。

  “好厉害,小武哥好厉害!”采画已经在鼓掌了。

  “见笑了”小武看向老夫子。

  “哈哈哈,这位小哥呢!”半云师傅问游溪云。

  “请两位先生指教,”游溪云双手抱拳作揖。然后找了个空旷地,拔剑、凝神、目扫四方。大家屏住呼吸,一声清喝,游龙剑起,九转回龙,一时间剑卷西风,飞花逐月。

  剑舞之后,一阵喝彩之声。

  “呵呵呵,好好,”半云师傅总是比老夫子急,“小武刀法稳重,这位少侠剑法轻柔,不错不错!”

  “游少侠剑法精绝,若是家传,想必你自己比我们更懂这剑法,”老夫子发话:“小武,日后还需扎实练功,此刀法以实战为主,勤加练习会有奇功。”

  “多谢夫子提点。”

  “那我们呢?”吕贺问

  “嗯,你们三个多练习现在所学即可,老和尚我们去魏老头那里喝酒,”

  “哈哈哈,好好好!”两个人一晃一晃的走了。

  “哼,都没有看到我们练功!”采画崛起了嘴巴。“游大哥,小武哥,你们功夫真好,你们谁大一些?”

  大家一致都愕住。

  “小武哥,你全名叫什么,我们都只知道叫你小武哥的!”

  “我叫武沉阁,我已经十九了!游兄弟呢?”

  “游溪云,十八岁,我还是叫你武大哥吧!”

  “我是谢江,十四岁,武大哥,游二哥!”

  “我是吕贺,我也是十五,谢江我比你大!”

  “我也十四岁,你们可以叫我采画妹妹!”采画偷笑。

  “那我叫你二弟咯,”小武对着游溪云说:“你的剑法真厉害,轻功你准备怎么教我啊?”

  “武大哥,哪里哪里!我知道上面有个半山亭,我们顺着清风峡上去,我还想看看各位在轻功上的造诣。”

  “那就走吧,我们看谁先到!”吕贺往前面跑。

  “吕贺你耍诈,”采画跟了上去。

  很快几个人就到了半山亭,采画的轻功却是厉害,最先到的半山亭,后面吕贺,谢江接着赶到,游溪云和武沉阁走在最后面。

  “吕贺,你个小慢猪,让本小姐可等的不耐烦啦!”

  “你不就快一点点,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看看你那个镖扔的,人家还以为你撒花呢!”

  “你,好就让你见识一下本小姐的撒花。”一把飞镖已经飞到了吕贺头顶。

  “射不着,射不着,以后就叫你‘射不着’好了。”

  “那个老慢,你帮我抓住他,”采画冲着谢江喊,谢江才跑上来,吕贺已经在笑。谢江反应过来,原来采画说他刚才打拳像老人家,跑半山亭又最慢,所以叫老慢。

  “你们的功夫都有各自一套,我也不好统一教,我看武大哥的刀法基本上下盘要稳,不轻易离地,我有一套提纵术,可能对你学习轻功有帮助。这是以前一个叔父见我刚开始练剑太辛苦才教我的,是一套快速连续跳纵的窍门,我先教武大哥,谢江和吕贺和采姑娘你们可以跟着学。”

  “多谢二弟。“

第5章 南楼飞雁
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全文阅读作者:岳来加入书架

  南楼,潭州城东南角上一个古戏台。听说以前这里住了一个大官,非常喜欢听戏,专门在其府邸边建了一个戏台,就是现在的南楼。再后来,中原皇帝查得这位大臣有谋反的想法,就将其满门抄斩,将人头悬挂与南楼以示警告,然后一把火烧了其府邸。附近的达官贵人怕跟这位官家有瓜葛,就都搬走了,这里就留下了南楼和搬不走的穷人。后来丐帮将这里利用,很轻松就在潭州有了一个据点。

  南楼成为了丐帮潭州分舵的所在之后,南楼又热闹起来。戏台过年过节也有戏班来唱戏,听戏的人则锦衣变青衣,也经常有些武林人士来往于南楼。一次丐帮聚会,有一位丐帮长老看见在戏台上练功的采画,讲了一句:“好精彩的飞雁步”。于是,江湖就有了‘南楼飞雁’的传说。

  下午,天气晴朗,适合出门游玩,特别是山水之间。半山亭也是景色宜人,万物复苏,丛山尽绿。小松鼠也开始在古松上面游玩,虽然树下面有人,还有一只鸡,道林寺后面一只鸡在找食。

  岳麓山里面怎么会有一只鸡,这不是山鸡,这真的是一只鸡,是一只红冠少毛的鸡。

  武沉阁和游溪云还在亭子上闲聊,采画和吕贺掐架还拉上了谢江。

  “老慢,你说我的镖准不准?”

  “你别扯他,你真的是不准,”采画的飞镖确实射不到吕贺,因为从他俩掐架中可以看出,肯定以前不知道射了多少次了,但是吕贺完全是哪种从来没有被采画的飞镖射过的感觉。

  “你射飞镖射的准么?还敢说我!你这只死鹤、鹤、鹤!”采画急了

  “虽然不会飞镖,但是我扔石头都比你准,知道不!”

  “那你敢不敢比一比啊!”采画那嘴角就弯了。

  “比就比,谁怕谁啊!”吕贺入套了。

  “好,你看那边有只鸡,你要是射死它,我就请你吃南楼叫花鸡,怎么样!”

  “好,我今天就请大家吃一次这个南楼叫花鸡,采丫头你看好了!”

  “等一下!”

  “两位大哥哥,你们帮我作证,”采画是要把吕贺套牢:“要是你没有射死,被我射死了,你就怎么样啊?我们的鹤少侠?”

  “你想怎么样吗”

  “那只鸡会不会太远了?”谢江想打圆场,那只鸡离半月亭差不多三百步,毕竟吕贺是兄弟,他也没见吕贺射中过这么远的东西。

  “我想怎么样你就能怎么样么?算了吧,三天,你这三天老老实实听我的话就好了!要求不高吧,鹤少侠?”采画瞪了一眼谢江,然后笑着问吕贺。

  “好!”

  然后大家看向那只公鸡,吕贺心里量了一下远近,平时也有用石子打过鸡,但是这么远还是第一次。他甩了甩手,松一松膀子,然后摆了个姿势就将一个石子扔了过去。应该打到了这只鸡身边,这鸡“喔!喔!喔”跳了起来,就开始跑。

  “哈哈,没有打中!”

  “这有什么,你射啊,看你射的中!”鸡跑的飞快,吕贺心想:你也打不中,最多我们打平,你高兴个什么!

  世间的事情总是不随人愿的,采画的飞镖比想象中的厉害,鸡倒下了,死了。

  “哈哈,那只鸡怎么不动了,死了吗?”采画取笑吕贺,那场面让谢江都不忍看了。

  “哼,还不一定了,你怎么知道它就死了,”吕贺嘴硬,“我们过去看!”。

  鸡躺下的地方离道林寺后门围墙才十步之遥,但是到他们这边倒是超过三百步。吕贺绿着个脸走前面,采画在后面嘲笑他死鸭子嘴硬,谢江三人也跟了上去。

  五个人还没有赶到,从道林寺后门出来四个汉子已经先到了。

  “大红冠死了,快去告诉李爷,”有一汉子蹲下来看过这只鸡后喊到。

  “这只鸡是你们的么?”采画问。

  “这可是李爷的‘红冠’,是你们谁射杀它的?”蹲下看鸡的坦胸汉子问。

  “是她,是她的飞镖射的,你看那只镖,哈哈哈,”吕贺笑弯了腰。

  “是姑奶奶射杀的,怎么样,呵呵,你承认是我射死这是鸡啦,死鹤!”

  “你放心,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说你想怎么样吧,”吕贺冲汉子,可能刚才忘记了打赌的事情,脸上有点挂不住。

  “记住就好,我等下再找你!”采画笑完了吕贺,回头看向这坦胸汉子这边,“那只鸡正是姑奶奶射杀的,怎么样,多少钱一只赔给你!”

  “小乞丐,李爷的鸡,你们可赔不起!”这汉子瞄了一下谢江他们几个人,然后看着武沉阁,“小武哥,你说是吧!”

  “李进在哪里,让他过来,”小武不动声色。

  “你放心,李爷还在拜佛,马上就来了。”

  “坏人也拜佛,没用的,”采画嗤笑道。

  “小姑娘嘴巴很坏啊,是没有用,我的‘红冠’都被你们杀了,我刚才还在里面拜佛保佑我的‘红冠’旗开得胜呢!哼,小武哥也在啊!”道林寺后门鱼贯走出了十几个人,说话的是走在最前面的一个青衣年轻人,留着八字须,吊脚眉,精瘦的脸,看着小武哥。

  两个魁梧大汉跟在后面,两汉子光着膀子,那手掌握拳只怕比饭碗还要粗。

  再后面却是一个白净标致的公子,头戴白幞头,手上收了一把红竹扇,腰带上还挂了一个玉飞天,看了一下那只‘红冠’,然后就看着采画。

  走在这位公子后面的青衣人最吸引谢江他们注意,因为这个人手上有一把剑。青衣人眼光扫了一下众人,最后停在了游溪云的剑上。谢江感觉到了那眼光中的锐气,这个人很不简单,虽面无表情,却站姿沉稳,目空一切。最显眼的还是他手中的剑,居然是黑色的剑鞘,不会有人把剑鞘漆成黑色,潭州城中只有一把剑会带黑色的剑鞘,黑剑秦苑夕的黑剑。

  再后面,陆陆续续有公子哥样的和佣人样的人出来,而且这些佣人都提了一个笼子,笼子里装的是一只只的斗鸡。

  他们这是要聚众斗鸡。

  听说整个天下人都喜欢斗鸡,从平头百姓到潭州城里的公子哥们,无不闻鸡起性。斗鸡已经不是娱乐,还包含了斗气、赌博,潭州城内甚至有公开的斗鸡场。

  可是,打死一只地痞鸡会怎么样?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岳来所写的《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为转载作品,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狂野的乱世,不羁的江湖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