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网游竞技小说 > 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最新章节 > 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 连载中
分享王者荣耀之英雄…

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全文阅读

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作者:MarChu

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简介:王者荣耀是属于英雄的游戏,得英雄者得荣耀,
一个小兵是什么?是炮灰、是浮云、是金币,
我就是一个小兵,但我不想成为金币,
突然有一天,我明白了,要想不成为金币,
只有找到方法,干掉那些自以为是的英雄,
这是一个小兵,成为英雄克星的故事! https://www.uukanshu.com
-------------------------------------

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最新章节Step七.因祸得福
Step一.杂兵小队
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全文阅读作者:MarChu加入书架

  战争游戏吧...其实是有卖票的你们知道么?

  但我从小到大都没买过票,作为参战家属,咱们家一直是国家赠票。

  据说票价很贵,能买票来看的都是一些王公贵族公子小姐们。

  他们当然是来看英雄的!

  当自己支持的英雄将对面的豪杰斩杀的时候,我身边的这些大官小姐们,就激动地死命鼓掌,大喊爸爸!

  所以我一度以为他们也是来看爸爸的。

  因为我就是来看爸爸的,亲爸爸...

  我清晰地记得,当我第一次来现场看战争游戏时,

  那宏伟的建筑,那浩大的场面,那攒动的人头...把我给激动坏了!

  我和我妈说,将来我一定要和爸爸一样,参加战争游戏!

  但是散场时,我就后悔了,

  因为人家的爸爸一直在收人头,

  而我的爸爸,一直在变成金币...

  这就是我对小兵的初步印象。

  小兵=金币

  十年后,

  今天就是我第一次被征召参加战争游戏的日子。

  我爷爷、我奶奶、我爸爸、我妈妈、我草...不好意思,我不是在骂人,草是我们家看门狗...他们都在院门口送别我。

  这场我家当然也有增票,但他们都选择不去,

  我表示理解和感谢...

  “小兵,第一场,放松一些,当对面的英雄砍过来时,跪好,这样可以死得好看一点。”

  多么淳朴的经验之谈,我心里流着泪,嘴上说知道了。

  “兵,你们这组出场时,千万别冲太快,要跟在别人后面,毕竟你是新人,大家都会照顾你的。”说完我妈翻出来一个小包递给我,“拿着!”

  我快哭了,毕竟妈和爸就是不一样啊,还有东西送,世上只有妈妈好!

  “这里面是为娘给你缝的护膝,这样你跪的时候比较不会疼。”

  我哭了出来,接过护膝,嘴上说着谢谢你,心里高喊着mmp,

  我真是你们亲生的么?

  挥别家人,我出发前往赛场,

  今天的赛场很近,就在王者峡谷,

  据说今天这场战争游戏的起因,主要是西方某个大国王子应邀来参加咱们大唐公主举办的酒会,但是酒会结束时,那位王子看中了咱大唐的这位公主...的丫鬟,然后公主就怒了,她觉得自己腿长胸大,凭什么那王子就瞎了眼看上了自家那飞机场丫鬟?这是一种羞辱!

  于是就有了这场战争游戏,战争的筹码很简单,王子赢,娶走丫鬟,公主赢,带着丫鬟嫁过去...

  恕我直言这个公主可能脑子缺根筋...

  但没办法,我只是个小兵。

  进到后场,我按照征召令找到了“兵部”,

  我被大门震撼了,这特么是兵部大门?

  为什么看起来和金库差不多?

  虽然说杂兵=金币这基本是个常识,

  可这也太直白了吧,好不吉利啊!!

  没办法,我只是个小兵...

  门口并没有人接待,所以当我推开厚重的大门进到了里面。

  一群正在撸铁的肌肉爷们儿都眯起眼睛盯着我看!

  我有点儿发毛,虚虚地问道:请问...这里是兵部么?

  一个穿着X型钉板皮带的黑发肌肉兄贵扔下杠铃拽拽朝我走了过来,

  “嗨~我是一名artist,boy你是不是走错了地方,这里是哲♂学俱乐部!”

  我大汗,的确,刚才那金库一样的大门口并没有兵部的字样,我只是按照征兵令上“道具商店隔壁”的指南来找的,看这里比较大,而且大门上全是铆钉气势威武,所以就想当然认为这里是兵部。

  “啊...我走错门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那名兄贵看着我,舔了舔舌头,递给我一张名片,我抖抖霍霍地接过来,名片上正面印着“深黑幻想”,后面印着“Van”。

  “想入会,找我就好,你要找兵部,就在隔壁,等你,the boy next door...”

  我不断鞠着躬,在众位猛男大哥的注视下逃也似地离开了哲学俱乐部,总算在隔壁道具店的另一侧隔壁找到了兵部那小小的门。

  门口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四个大字“大唐兵部”,气势恢宏...

  据说出自咱们大唐著名刺客、酒仙、诗仙小李她妈之手。

  然后一行小字,“驻王者峡谷战前指挥部”

  来到了兵部,我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好歹我也是百家3.0的存在,我们百家在小兵界也算是名门了。

  兵头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好干,待会儿你跟着老贵这组,他会给你建议的。”

  兵头是一个超级兵,通常情况下总是一个人冲锋,很强。

  这是我爷爷和我爸干了一辈子小兵都没有达到的层次,

  我爸最多是个炮兵,至少我听我妈调侃我爸时说过,我爸干什么都不行,就是打炮超级猛,才嫁给了他。

  所以炮兵超级猛,能娶到媳妇儿,这是我脑子里很小的时候就形成的一条定律。

  显然作为一个战争游戏小兵初哥,不可能一上来就分配给我炮兵,

  老贵虽然名字不是很吉利,但是他人很好,他热情地欢迎了我,并把我介绍给了咱们这一队所有成员。

  咱们这队人马配置非常标准,四个人,一法二斧一炮,

  老贵作为队长自然是炮车兵,按照他的话说,他和我爸是多年的***,我很羡慕。

  远程兵叫老宋,据说老宋原来干斧兵,但是因为总是傻傻一个人冲太靠前,所以被老贵拉回后线做远程法兵,为这,老宋的老婆没少谢谢老贵。

  还有一个叫大忒,斧兵,不怎么说话,但是冲起来很猛,本年度兵部内部拆塔榜,大忒豁然排在第七,比很多队伍的炮兵都要猛,

  但是大忒很谦虚,他说这都是运气。

  我本来是另一个斧兵,

  但是队长老贵说“小兵你第一场,多学习,老宋你来斧兵吧。”

  老宋狠狠地点点头,一把接下了老贵递给他的斧子,

  看得出,老宋对斧兵这个职业是很有爱的,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接过了老宋的法杖,那上面刻着四个字“宁有一斧”

  应该是老宋刻的...我看看老宋,他正将那柄斧子用油布擦了又擦...都干净的快变镜子了。

  我更正了一下自己的认知,老宋对斧兵不是有爱,是真爱!

  穿上红色法师袍,我紧紧地捏了捏那柄法杖,

  这柄法杖不需要法力,毕竟咱们不干这个之前都是平民,

  有几个平民会用魔法的?

  法杖的法力来源是顶端的那颗法力水晶,

  老贵介绍说,这水晶是从战场里双方大本营里那颗战争水晶上共振而来的,好高大上!

  而且操作非常简单,只需要那么一挥,就能产生一种攻击性能量-法力球。

  我在靶场试过,这法力球威力不小,能把靶子假人打得连转三四圈。

  我想我可能也就挨不了几下吧...

  偶然的情况下,我发现法杖底部有一个暗门,看起来内有玄机。

  这可能是个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的问题,我得多问问!

  老贵皱眉一看,随后笑笑,“啊,那是暗门,从这里上电池。”

  感情这法杖还是电池驱动的啊...

  怪不得老宋宁愿要一把斧头,至少那个是全金属的...

  呜~~~外面传来一声长鸣,

  我熟悉这声音!

  开战了!

Step二.互窥
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全文阅读作者:MarChu加入书架

  战斗开始了!

  双方总共十名英雄乘着十道流光率先出现在了各自基地中,

  十个“爸爸”一起出现,两边的观众瞬间沸腾了,

  从前我在看台上的时候,也曾觉得这种出场方式十分酷炫。

  但是今天从后台一看,颇有些幻灭,

  原来那些大佬们都是从一个很高的滑梯上滑下去的...

  好羞耻...

  我们队伍是第十队,离出场还有些时间,

  老贵他们不着急列队,于是大家都在休息区待命,

  咱们队老贵和老宋并排坐在一起,那气场是相当之强大…

  无人敢接近我们小队方圆五米之内,最多远远打个照面,

  我隐约有些懂了为何只有咱们组有空缺让我这个新人补进来…

  这时,旁边的墙面上有个小孔引起了我的注意,大约摸半人高,很小,这是干嘛的?

  我转头问了问队友们,这个是?

  然后老贵和老宋就看着我嘿嘿嘿地笑着,

  我问嘿嘿嘿是什么意思?

  嘿嘿嘿...

  嘿嘿到底是神马意思?

  嘿嘿嘿...

  卧槽碰到俩老傻逼...

  笑得真有些恶心,

  一旁大忒说了句,“小兄弟你看看去不就知道了?可有意思了。”

  哦!?大忒老实人,信他!

  于是我凑上前去,弯下腰,透过那个孔,偷偷向外张望着,

  妈耶!!入眼那白花花全是超短裙和小底裤…

  哦!!我兴奋地大叫一声,大忒诚不欺我!我要为你打call!

  隔壁居然是我方大本营我去,一墙之隔!

  我仔细偷窥...阿不辨认着这些飘扬的裙摆和让人垂涎欲滴的绝对领域,

  呃…战斗开始前熟悉本方英雄的出场搭配总是很重要的嘛…呵呵呵,

  当然,也不能全是这些低俗的东西,

  这不,我看见了小李的酒仙葫芦,

  坊间传说那葫芦里其实不是酒,

  而是药,

  所以人们见到李白,一般不大问你葫芦里灌的什么酒。

  而总是会问:小李啊,你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我觉得很奇怪,这还用问?

  酒仙的葫芦里,难道还能卖大力丸?

  自然是醒酒药啊!

  忽然,我闻到了一阵很好闻的香味,

  就在我感觉香味的主人就要出现在我视野理里的时候,

  一个硕大的眼睛堵在了我的对面!

  黑我一跳...

  我赶紧翻身背靠在墙上,这样他就看不到我也在偷窥阿不观察,

  不过他应该很快就会走...的吧!

  快点走开啦衰货!不要妨碍小爷我观察小姐姐!Time is money!!

  “元芳,你怎么看...看...看个没完啊!老改...不了偷窥的毛...毛...毛病,走...走了!”

  卧槽,原来是李元芳那个小矮子!

  怪不得那眼睛那么大,这洞的尺寸也是正好合适那小矮子的身高。

  这样看来这个结巴就是狄仁杰大大了,原来他那句广为流传的千古名言并不是完全体啊,

  怪不得每次大大没说完元芳就急着打断,原来完整的这句话里居然隐藏了这样一个天大的咪咪!

  那就是元芳那个死矮子居然是个偷窥狂来的!!

  元芳果然很快就走了,

  毕竟我觉得兵部这边远没有隔壁风景瑰丽。

  当我再次心急火燎地凑过去的时候,我方英雄已经出了基地。

  这个死矮子偷窥狂…我暗骂到,祝你长跪不起!

  不过狄大大这人还是挺nice的,

  如果能遇到他,我一定让他把话给说完整了,

  毕竟老是只能说半句话就被人截胡的人生想想也很悲催。

  不多时,倒数结束!

  第一组小兵队伍已经出发,

  很快第二组也冲出去了。

  而与此同时,兵部里红光一闪,第一组的人已经横七竖八躺在了传送阵里!

  好快!已经死回来了!

  看来对方的火力很猛。

  当战斗正式开始,整个兵部的气氛瞬间就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

  很快,前九组已经全部冲了出去,而我们第十组,也已经列好了队伍,

  老宋和大忒双斧当前,我持杖殿后,老贵的跑车射程远,离我们稍有距离,

  老贵乘着炮车,居高临下对我说道,“要是不幸碰到英雄,就跪吧,你家里人给你准备护膝了没?”

  我晕,看来老爸老妈并不是存心调侃我啊...

  我错怪他们了,回去一定要和爸妈好好谈谈。

  但现在!号角已经鸣响!儿子已经长大!报效国家的时候到了!

  “第十组,扔扔扔扔!”

  哈??扔??不应该是gogogo么!

  老宋、大忒还有我,随着一阵闪电光芒,我们第十队先锋从兵部内消失了。

  我们身后,三个彪形大汉拍了拍手,其中一个抱怨了一句,这个新来的看着瘦,入手还挺沉,差点儿没扔过去!

  当我的眼睛睁开的时候,我们四人已经神兵天降在了我方大本营里,

  也就是兵部隔壁…

  我摸了摸屁股,卧槽!原来小兵出场都是靠人力扔的么?怪不得都是从半空掉下来…

  大忒爬起来一声不吭,操起斧子就往基地外奔去。

  老宋大喊一声跟上,转身也追了过去。

  我不能被拉下!脚下生风,追着两人跑出了大门。

  老贵的炮车此时才开出大门,慢悠悠地远远跟在我后面,让我感觉十分安心!

  什么?为什么炮车不是被扔出来的?

  瞧这话说得…你扔个越野车上二楼给我看看…

  咱们走的是下线。

  当我们看到最前线的那座防御塔完好无损时,老贵长出一口气。

  “看来咱们运气好,分到了一条强线,就是不知道前面打到哪里了。”

  话音刚落,就看见前面冲回来一个白衣帅哥,腰间挂着个酒葫芦,手持一柄青莲长剑。

  而他的身后不远处,一位金发金甲,手持剑盾的战士紧追不舍。

  咱们的小李同学面不改色心不跳,神态悠闲状态好,但是看血条却只剩一点血皮。

  而后面那个战士血条还有一半多,已经是面红耳赤气喘吁吁。

  我方英雄有难,老宋和大忒双斧拍门,砍了过去!

  刷刷刷刷,那金甲战士瞬间中了四斧,血条往下略掉了掉…

  “蝼蚁之辈!也来欺负我!”

  战士大喊一声,剑指苍天!

  瞬间一道落雷滚下,缠绕在大剑之上,三面虚化盾牌显现环绕在他身边,形成一个领域!

  西方战士远在中原之外,我平日极少看到他们的战斗,今天所见,果然有其独到之处。

  一个跳斩,老宋和大忒血条蹭蹭地往下掉,

  小兵和英雄最大的区别,就是血皮单薄!

  宿命难逃!

  

Step三.天赋异禀
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全文阅读作者:MarChu加入书架

  英雄惜英雄!

  但这帮子英雄在战争游戏中对于非英雄单位那可是非常的目中无人。

  没办法,大家都是领薪水干活,你演你的清平调,我唱我的玉床摇,

  本就是层次的问题,咱们做小兵的没人会把这个放在心上,

  但是有些英雄吧,他就特别贱!

  一般的英雄,在防守或进攻的同时,顺手帮助自家小兵压制对方小兵,赚点儿装备钱,又能加快推塔速度,

  这无可厚非!

  可人家主要任务还是砍对方的英雄或者去野区击杀强大的魔兽获得财宝。

  但有些人,领着卖白粉的钱,他特么就专门干着卖白菜的活儿!一天到晚追着咱小兵打,

  这种人咱们称之为“币斗士”

  眼前这位金甲战士,就疑似是个币斗士!

  你看!放着一丝残血的移动人头小李不追,

  却因为被老宋和大忒顺手砍了几斧子,

  居然就开了个技能!

  面对英雄们强大的本源力量-英雄技能,

  小兵毫无办法...

  在金甲战士的护身光盾消失之前,老宋和大忒就躺了,

  两人的身躯渐渐的消失,这可不是特效,这是战争水晶的护佑,只要战争水晶还在,两边的所有的死亡都能被抹除,非常神奇的力量。

  现在金甲猛男正提着巨剑挂着盾,贼笑着往我和老贵这边冲来,

  我现在确认了,这个家伙就是传说中的黄金币斗士!

  我吓得小心一颤一颤地,可惜按照战场规定我不能往后退,否则我一定撒腿就跑,

  老贵在我身后大喊,“别怕,我们在塔下,他只有三分之一血量了,不敢过来。”

  我紧张地点点头,老同志的经验不一定能成事儿,但对于菜鸟来说却无异于生存指南。

  咱们就在我方防御塔下,而防御塔的火力很猛!

  就算是那个大贱士,也就最多能抗个三四下塔炮吧!

  只有半条命的他要是硬往上冲,他就不是币斗士了,

  是傻币斗士!

  果然,猛男在塔的攻击范围外停了下来,他淫笑地望着我,

  从胯下搞了个绿油油的东西一吞下,然后他的血量就开始蹭蹭地往上涨。

  不好,他在回血,要是让他回到半血以上,说不定这大傻子就会硬顶着塔炮来干我和老鬼,

  这时,对面冲过来几个敌方小兵,他们远远地和我们say了个hi。

  然后就开始在我们面前拆起防御塔来,

  小兵和小兵之间还是很友好的。

  因为我们知道就算打起来,也是一换一,

  而且就算你干掉对方,也没有金币奖励,事后也没有任何奖金,

  在有选择的情况下,肯定是拆塔收益高啊,拆塔事后是有额外奖金的,

  有些小兵在不参加比赛时就是塔匠,顾名思义就是造塔的工匠,他们会给自己造的塔留一个后门,然后自己在拆塔的时候一个人阴戳戳地专攻后门,拆塔的分数就蹭蹭往上涨,就能拿到更多的钱。

  能拿钱!这就是为什么小兵只有拆塔榜而没有人头榜的原因,

  看着对方的小兵在起劲儿地拆塔,一波人马肯定是不够的,没几下,他们就被强力的炮火轰得灰飞烟灭,

  看那火炮发出的火球,我突然想起来了,我特么是个远程兵啊,

  那个币斗士是个近战,他不敢进来,我可以打他呀。

  干他丫的!

  于是,我走前两步,朝着猛男的方向就是一挥,一个法力球从法杖顶端法力石划出的抛物线中脱离,

  慢悠悠地超那金甲猛男飞去...

  币斗士贱贱地笑着,他不做任何防御,反而向那飘过来的法力球挺了挺胸。

  啵!

  法力球消失了,我没有抱很大希望,所以倒也没有特别大的失望,

  但是接下来,那个大贱士的脸上浮现出惊讶之色,

  然后他的血条,腾地往下掉了大概六分之一...

  我看了看手中的法杖,感觉那里有些问题...

  嘭!一颗炮弹从我脑袋边呼啸而过,直接打在大贱士的铠甲上,

  啵!

  也是六分之一...

  哎,不是吧,我和老贵的炮车攻击力一模一样的?

  眼瞅着那大贱士刚刚恢复到三分之二的血量,被我俩这一人一发直接搞回到三分之一,我们三个都懵逼了。

  恢复道具即使英雄也只能随身带一个,现在他有点进退维谷了,既不能打到我们,又不能顶着防御炮冲进来击杀我们,权衡再三只好搓起自己的炉石来。

  我和老贵面面相觑,

  咱们竟然打跑了一个英雄?

  当我们反应过来,再次准备向大贱士发动攻击时,一道光芒从天而降,大贱士消失了,

  老贵赶紧问我,你这法力球不对啊,怎么和我的炮弹一个威力?

  你打靶子能转几圈?

  我说四五圈吧,

  老贵蒙了,常规来说,应该大概两圈不到,炮弹才五圈。

  于是我明白了,靶子不仅是靶子,他还有计算攻击威力的作用。

  我一拍脑袋,

  我从小就有个天赋异禀的地方,

  就是玩什么刀枪跟棍棒我都耍得有模有样,(节奏起!)什么兵器最喜欢,双节棍柔中带刚...

  啊,跑偏了...

  我小时候开始,不管用什么东西,都能比别人更好

  比如我打水仗用水枪,别人喷出来是水线,我喷出来是水柱,

  别人用筷子吃饭一次拣一块肉,我能拣起四块,

  别人撸管用时1分半,我秒射...

  啊?神马?这跟我手没关系?是体质问题?

  请你右上点×滚粗不送,谢谢!

  总之,不管什么东西,我都能用得比别人更好,

  我不知道为什么,

  总之这次可能也是相同的情况吧。

  老贵低头想了想,

  恩,应该还是你的体质问题...

  见我默默举起了法杖,老不修赶紧呵呵呵地表示他在开玩笑,

  无论如何,摆在我们面前的一条路就是,冲!

  说起来我们这边相当于两台炮车呢!优势很大!

  这回我躲在了老贵后面,虽然威力一样的,但是他的炮车却比我的布甲坚韧多了,

  都是大炮,我却是玻璃大炮,

  对面又冲过来一队敌兵,齐刷刷地和我们说:“哈喽啊!”

  我决定攻其不备,于是很熟络地招手,“Ciao!”

  此处没有任何英雄或塔,我们理论上只能互掐!

  对方还在思考我说的这个“掐藕”是个啥意思的时候,我顺着招手动作释放的一个法力球已经击中了一名蓝盔甲的斧兵,

  老贵不愧是我爹的好pao友,那配合意识屌屌的,一发炮弹就跟了过去。

  那名斧兵死在了对于掐藕的思考中。

  当对方意识到我们这边的火力配置有点不对的时候,

  已经被全灭了!

  我握着法杖,感觉信心有点爆棚,

  突然前方光芒大闪,一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神浑身包裹着让人无法直视的金光冲到了我的面前,

  我看呆了,

  然后我挂了,

  我知道,我不是被吓死的,

  我是被美死的!

Step四.打仗还是挖矿
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全文阅读作者:MarChu加入书架

  你信不信这世上有一见钟情?

  我原来是不信的...

  喜欢一个人,总要有原因吧!就像我妈,那也是因为我爸炮技高超才喜欢上我爸的,

  啥?我爸喜欢我妈那里?

  那还用问?那啥...大呗...

  大到什么程度?大到我奶奶说我小时候每次喝奶都是冒着生命危险...

  你们尽可以自己开脑洞...

  所以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一个人,我一直觉得很扯淡。

  我的身体还冒着烟儿,但是刚刚被战争水晶复原的感觉,很舒爽...

  躺在传送阵里,我还在想着刚才那一瞬间,那眉,那眼,那唇,那胸...

  好大!

  也许是小时候吃奶留下的心理阴影,我看见大胸的女人就怂得动弹不得...

  不一会儿,老贵也死回来了,当然,战争水晶只还原了他的人,炮车这种没生命的东西还原不了,

  他一个翻身坐起,见我还躺着,拽了拽我的法师袍,

  “小兵赶快起来,待会儿给督兵看到了要扣钱的!”

  我一个激灵,赶紧起身,理了理法师袍,

  老宋和大忒已经在排队了,见我俩复活,和我们招了招手。

  我从一旁的军需官哪里又领了一根法杖,然后混到排队队伍中,

  老贵去领新炮车了,我则在队伍中和老宋大忒二人简单扼要地描述了一下我和老贵刚才的情况,

  二人都对我展现出来的远程天赋感到震惊,需知在一个队伍里有两门炮车压阵那是个什么概念,

  可以说,这豪华配置,遭遇到对方的兵队,那就是两个字,压制!

  当然,英雄除外,

  结合我刚才孔中偷窥的情况,我和队友们理了理场上的英雄阵容,

  咱大唐公主这边,雇了挂着血皮还在浪的小李子、偷窥狂魔李元芳、还有结巴密探狄仁杰,据我所知,应该还有一个有着好闻香气的和一个穿着超短裙的小姐姐,总体而言,大家都觉得这个阵容华丽有余,坚韧不足。

  西方王子那边的阵容,只碰见了两个,却两个都是邦邦硬的家伙,

  一个就是那个傻币斗士,另一个老宋他们没见着,但是按照我描述的那冲击力度和身上的金属铠甲来看,不是坦克,至少也是个战士吧?

  或者是刺客?因为刚才冲过来那速度着实吓到了我,

  我也算是从小看着战争游戏长大的老司机,却没见过速度如此之快的战士!

  再说了,那铠甲吧,不可描述啊嘿嘿嘿,

  该护的地方一片布都木有,该露的地方却全露着...

  虽然很养眼是没错拉,但是看着就不像防御力非常强的样子...

  “别想太多,咱们待会儿再出去,英雄们就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老宋如是说,

  没错,这是战争游戏的常识,老宋特地给我这个有些膨胀的新手强调这点,是怕我脑子犯浑,我感激地点点头,

  刚才之所以能逼退金甲战士,那是因为这只是战争初期,英雄们自身的力量限制还没取消,也没有买任何装备。

  这战争游戏挺有意思的一点就在这里,英雄的力量,一开场是被封印的,最多也就能运用一成左右,随着时间的推移,战争之神会逐层开启对英雄的力量封印,同时,在战场上取得的金币,可以购买各种加强道具,也就是说,英雄会越来越强。

  小兵也会变强,但是和英雄相比,微不足道...

  所以英雄的家里总是供奉着战争之神的塑像,他们希望有朝一日能得到战神的恩赐,在战场上比别人能够更快地解除力量的限制。

  小兵自然也拜,不过求的不是力量,而是希望战神大大能保佑自己出门的时候,能走一条好走的路。

  咱们小兵要想活的久,一条好路至关重要,

  因为咱们不能后退,不能进野区,也不能随便换路,

  所以要是一出门,哟,人家组团杀了过来,那你就...按照传统,跪得好看点儿等死吧。

  要是一出门,嘿,咱们的英雄堵在人家门口打,那就爽了,跟着自家英雄拆拆塔,打打水晶,不但没有死回基地的危险,而且还能赚足拆塔奖金。

  每个小兵比赛以后按照兵种领取固定薪水,咱大唐算是阔绰的,斧兵300两,炮车兵500两,兵头那样的超级兵1000,而我这远程兵,250...

  但是拆塔奖金,1点1两!

  什么概念?一座塔有5000点耐久,战争水晶有10000点,

  也就是说,一座塔能值5000两,水晶能值10000两!

  以王者峡谷为例,整个战场上,你能拆的,一共9座塔,加一块水晶,那就是55000两!!

  亲娘诶!那不是防御塔,那是金矿...

  所以小兵的主要任务,是挖矿阿不...拆塔!!

  这塔也挺贱的,只要有我们小兵在,它就不瞄准英雄,只打咱小兵,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当我将这个问题提出来时,大忒一言不发,当着我的面将裤腰带解开,翻出裤子的内里,

  “CK内裤?不愧是拆塔榜第七,好有钱!”在咱大唐,CK是舶来品,很贵的。

  大忒摇摇头,意思是你看这里。

  我一看,小兵配发的统一制服里有一块特殊芯片,

  “每个人都有,不可拆卸,自动识别,”老宋补了一句,

  我瞟了一眼芯片,上面印着四个小字,“炮灰科技”

  尼玛,原来如此...真是个缺德的公司!

  据说是一个叫黄忠的英雄开的...

  正说着,老贵开着备用炮车回来了,备用的炮车挺旧的,上面积了好多灰,有个手贱的家伙在上面写了几个若隐若现的字,司机木有小JJ...

  我想了想算了,没有告诉老贵,而是给他说了刚才我们讨论的黄忠那炮灰科技的事儿。

  老贵是个烂好人,他居然还为这个祸害了天下小兵的家伙洗白,

  “哎,你们新人是不知道,当年这老爷子的炮可威风了,强到只要那方雇他参加战争,那么那方准赢的程度,所以后来就遭到了其他英雄的联合抵制,渐渐地打不上战争了,英雄打不上仗也就丢了饭碗,听说最惨的时候穷得都快要饭的程度,后来开了这家公司,可能以后就淡出江湖专心经营了。”

  老贵眼中闪着光,我在我爸那里也见过这样的目光。

  战况很激烈,因为我们的队伍在以很快的速度往前挪动,

  说明小兵的扑街速度在加快。

  我对于英雄已经没什么想法了,到这个阶段,我们在英雄面前就是被秒杀的货。

  对于拆塔,我也没什么想法,反正我一单身青年也用不到什么钱,我爷爷我爸爸赚的钱足够家里开销好几年,

  我爸也说过,轮到我赚钱养家,至少得做到炮车兵队长。

  对我来说那是将来的事,

  至于现在,我心里想的,只是出去以后,能再见到那个女神。

  哪怕被她一招秒了也行,

  而且,一向晕奶的我,此时却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嘿嘿嘿...

Step五.经典FLAG
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全文阅读作者:MarChu加入书架

  待二番出击,一般就到了战争中段,

  小兵没那么好混了,

  队列里,老贵在例行做着被扔出去前的士气鼓舞,

  “俗话说,打架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是打虎亲兄弟,老大...”老宋纠正道,

  “你特么闭嘴,咱们是去打虎的么?就是打架!”

  老宋点点头,随意,你开心就好,

  咱队里,老贵热心、老宋随和、大忒寡言,但他们都是非常好的人。

  “咱们火力很强,这轮出战,如果运气够好,咱们就多捞一点拆塔点数。”

  他看看我,

  “小兵,你是杀手锏,如果遇到对方拆塔队伍,你要注意,我打哪儿,你跟哪儿,咱爷俩至少一发一个!”

  我点点头,刚才的战斗已经验证了我和老贵“双炮”合击,是可以达到秒杀效果的。

  “大忒、老宋,你们两别太冲动,注意防御,只要保住我和小兵,咱们第十小队将无往不力!”

  “是无往不利...老大...”

  “卧槽同音字你也特么能知道我错了?”

  “喏!”老宋指了指老贵头顶的聊天泡泡,

  “对话框里不写这么...”

  “...就你话多!”

  话音刚落,督兵就朝着我们这个方向大喊,“第十小队,第二轮,扔扔扔扔!”

  有了第一回的经验,我这回我降低重心,屁股一撅,双腿马步扎开,力求落地时,一定要保持头上脚下!

  但我很快就发现我这样想是多么的天真,

  因为这回,看着我那奇怪的姿势,彪形大汉嘿嘿一笑,重重地给我那浑圆的屁股来了一脚!

  当我以飞火流星之势出现在我方基地的时候,最终呈现的是一个可以得到十分的黑狗吃屎姿势,

  而且不巧的是,我发觉我的脑袋着陆的地点,正在两条长长的玉腿之间!

  我朝上一看,嘿嘿嘿,绿色的...

  没有想象之中那啊的一声娇滴滴的惊叫,

  取而代之的是一把碧绿色的手弩顶在了我的脖子上,我感觉到了一丝疼痛伴随着冰冷,一阵弓弦嘎嘎之声传来,这表示着手弩上的箭随时可能脱弩射出!

  我没有往上看,不是因为我胆小,

  而是因为我的头正被一只穿着奇怪鞋子的脚死死地踩在地上,

  “虞姬姐姐!息怒!”

  一个很好听的声音和一股很好闻的味道一起传来,

  “这个小兵怎么了?惹姐姐如此生气!”

  一个很冰冷的声音回答道,

  “这淫贼偷窥我裙底!”

  我被踩着不能抬头,只好张嘴伴着泥土说话,

  “乌货啊,李假,窝只是撸地芝士不好看鹅已,”

  头上一轻,

  “误会啊!女侠,我只是落地姿势不好看而已...我是被踢出来的!阿噗呸!”

  我吐出一口青草...

  “若有下次,死!”

  说完,两个女英雄灵动地飘出了大门,

  我就纳闷,都是女滴,差距咋那么大捏?

  老贵开着木有小JJ的车从门里出来了,我紧紧跟在他后面,老宋和大忒稳稳地执行了老贵的战术,两柄大斧在前守护。

  这次咱们走了中路,

  中路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道路宽敞,绿化覆盖率大...

  所以基本上英雄们都不爱打...

  这帮二货英雄就喜欢堆在上路和下路,偶尔从中间的大路上一闪而过。

  是,我理解,草丛是多了点儿,可人家能躲草丛里,你就一定要走大路让人家打埋伏么,

  都是惯性思维,

  别看我年龄不大,我这个人,从小不爱教条主义,就爱打破条条框框不走寻常路,

  所以人送诨号“小兔崽子”

  嗯,对,这诨号我爸妈送的,他们混双殴打我的时候都这么称呼我,我想着大抵这诨号你们也有...

  所以我就走大路,哎~别给我说什么你小兵又走不了草丛!

  将来就算我能走,我也不走!

  因为英雄们都在上单下单你死我活,

  中路空得能开party...

  很快,敌恶势力出现在我们前方,

  这队敌人没有炮车!

  哈哈哈哈,我和老贵相视一笑,发现彼此现在都是滑稽脸,

  “哈喽啊!朋友们!”

  “Ciao,Siete buoni,amici!”

  “こんにちは!”

  “?????!”

  各种招呼语鱼贯而出,每说一句,我和老宋就仿佛本体和影子一般,将炮弹和法力球倾泻而出!

  对方小队团灭前只回了一句问候语:

  “草泥马...”

  初战告捷!大家斗志昂扬,前方就是对方的第一座防御塔!

  这段时间很宝贵!

  什么?你说敌兵下一波还没到?

  骚瑞!我们根本不care这种事情,

  我们只是怕后面那波自己人来抢我们的点数而已,哈哈哈哈!

  一时间,斧头与炮弹共舞,铠甲共法袍一色,

  大家众志成城,所向披靡,

  愣是在匆匆赶来的下一队援军眼前把塔给干倒了。我可以感受得到后面赶来那帮兄弟们的羡慕嫉妒恨,

  这特么就是5000两啊!

  wow!

  我们四人欢呼雀跃,光拆这座塔的奖金,就抵得上打三四场战争游戏了,

  而且照这个势头,这场比赛还有赚!

  继续!两波小兵合流!

  相当于三台大炮的火力,瞬间剿灭了对方后续赶到的一波援军,

  尽管他们也有一台炮车...

  而正当我们兴致勃勃地拆着第二座塔时,对方的英雄终于赶到了!

  话说每当一座塔被拆,所有的英雄们都会感到腰间一震,然后一个非常圆润中正的女音会及时通报战况。

  所以,当刚才那座塔被拆时,对方所有英雄应该已经知道中路出了点状况,

  但是当时十个英雄正在上路捉对厮杀,消息一出,双方都楞了一下,

  数了数,人都在呀,于是又开始搏命厮杀起来。

  他们根本没想到,那个一个英雄也没有的中路,因为一名小小的远程兵的异常表现,现在已经变成了三队红兵打一队蓝兵的局面!

  赶过来的不是那女神,我心里小小遗憾了一下,

  这是一个跟我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子,

  小小年纪就做了英雄,实在是厉害非常,

  在她的手中,握着一把和她的身高所不相符合的墨蓝色弯刀,

  我信心满满,虽然防御塔还在不断地对我方这边轰击,

  但我们可有三队人马啊!

  更何况,这三队人马足足有四门大炮,

  英雄?

  哼哼,英雄也是人,我就不信,你还能逆天了!

  “我们优势很大!!”

  这句话是我喊出口的...当然,我知道这是一个经典

  可我实在是把持不住心中的激动!

  小兔崽子之神在指引着我,

  我们可以创造奇迹,

  我们可以干掉英雄!!!

  1打12,你告诉我我们怎么会输嘛...

  六名斧兵冲了上去,而所有的远程火力也指向了这名年轻的英雄!

  月牙,出现在我们眼前,

  伴随着月牙,是数道流光,

  年轻英雄只出了三刀,六名斧兵便已经成为了尸体,

  月牙穿过尸体,径直飞到了我们远程面前,

  前一次是被秒杀,我体会不深,

  但这次月牙正真真切切地撕裂我的肌肉、畅饮我的鲜血、切割我的骨骼,

  这让我痛不欲生。

  流光再起!我头顶那根血条,飞快地走到了尽头!

  “哎~”弥留之际,我长叹一声

  “还是不要立为妙...”

12下一页
扫码
作者MarChu所写的《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为转载作品,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王者荣耀之英雄克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