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星际超探最新章节 > 星际超探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星际超探 连载中
分享星际超探

星际超探全文阅读

星际超探作者:夜行之刀

星际超探简介:银河系最牛叉的王牌特工,遭人陷害,短短一夜之间,从天堂到地狱。面对各路人马追杀,身负重伤,无意闯入一个异星球。
  为生存,冷血无情破奇案;为复仇,铁面丹心诛凶魔,以一己之力,再铸铁血大军,横扫整个银河系!
  传奇是我,我就是传奇! https://www.uukanshu.com
-------------------------------------

星际超探最新章节第41章 赌约
第2章 你只有2天
星际超探全文阅读作者:夜行之刀加入书架

  “匕首不是你的?一派胡言!”中年人难以遏制胸中的怒意,扬起右手,便准备给姬飞羽一记耳光。

  “耿捕头,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为了这起凶杀案,你应该三四天没有回家了吧。”姬飞羽似乎没有看到中年人扬起的手臂,悠然说道。

  中年人愣住了,高举的手臂硬生生僵在半空中,显得颇为诡异。

  “你右臂衣袖里面绣了一个耿字,再加上你腰牌上的捕头两字,你的身份自然不难猜出。”姬飞羽一脸平静。

  “你衣服右下摆有三块深红色的血迹,大小不一,应该是在勘察凶杀现场时留下的,这说明凶杀案发生之后,你还没有来得及回家换衣服;另外,你眼中的血丝,衣领和袖口处的污垢,乱糟糟的胡须,无不说明你为了此案,已经是废寝忘食了。”姬飞羽的声音在牢房内回荡着。

  不经意间,中年人脸上的怒气在消退,取而代之的是诧异,“这么昏暗的光线,你竟然能观察得这么仔细?”

  姬飞羽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对于自己异常敏锐的观察能力,他很自信。要知道,银河安全行动局第一号王牌特工的名号,绝非浪得虚名。

  中年人耿凯不再说话,缓缓放下右臂,左手把玩着那柄匕首,双眸中闪现出难以捉摸的光芒。

  屋内,姬飞羽、耿凯两人都不说话;屋外,肃立着七八名青衣大汉,谁也不敢乱动乱说话,看得出来,他们很怕这位耿捕头。

  “你说,这把匕首不是你的,怎么解释?”突然之间,耿凯开口问道。

  姬飞羽淡淡一笑,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耿捕头,我能看看匕首吗?”

  耿凯一愣,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将匕首递给了姬飞羽。

  “通体长二十五公分左右,重约一百克,精钢所铸,双开刃,刃锋利,柄四公分,铸造师姓章,或者出自章记铁铺。”姬飞羽接过匕首,瞄了一眼,掂了掂,随口说道。

  耿凯面色铁青,死死盯着姬飞羽,显然,他在等待一个合理的解释。

  姬飞羽笑了,突然抬起头,望向对方,“耿捕头,你觉得我会用这种匕首吗?”说着话,姬飞羽伸手握住了匕首,短小的刀柄全然消失在宽厚的手掌之中。

  “既然是我的随身兵刃,必定要趁手才行,但如此短的刀柄,我握在手中根本就无法发力。耿捕头,这个问题你考虑过没有?”

  窗外一阵寒风掠过,原本暗淡的油灯,被吹得左右摇摆,墙上的人影也变得光怪陆离起来。

  耿凯身体一颤,呆呆望着姬飞羽手中的匕首,似乎在细细回味方才的这句话。

  突然间,他劈手夺过匕首,一转身,大步流星走出牢房。

  “给我死死看住这家伙,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动他。还有,把王大夫找过来,让他给这家伙治伤,不能让这家伙死了。”

  …………

  翌日上午,姬飞羽再次见到了耿凯。

  望着对方的蓝色长衫,姬飞羽微微一笑,“耿捕头,你昨天晚上回家了?”

  耿凯面色一沉,厉声道:“少废话,你到底是什么人?今年多大?姓甚名谁?哪里人士?做什么的?为什么到我南山县来?”

  “在下姬飞羽,今年二十三岁,来自遥远的海蜃国,做些小本生意。”昨天晚上,姬飞羽已经编好了这套说辞,至于能不能蒙混过关,只能看运气了。

  “海蜃国?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耿凯眉头一皱道。

  “哦,在海的那一边,离南山县很远很远,捕头没有听说过也很正常。”

  “那你为什么来这里?”

  “我乘坐的商船在海上遇到一伙海盗,我的同伙都被他们杀死,我侥幸跳入大海之中才得以逃生,后来,随着海浪漂浮,就到了这里。”

  “你说的是真的?”耿凯盯着姬飞羽,眼神中猛然闪过一缕杀意。

  “捕头大人,我现在都这副模样了,何必骗你?”姬飞羽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犹如两只互不退让的雄狮。

  “姬飞羽,我暂且信你这一回,因为我需要你帮个忙。”面对姬飞羽镇定自若的眼神,耿凯有些顶不住了,首先移开了视线。

  “想让我帮你破案?”姬飞羽长出一口气,说道。

  “你只有两天的时间,如果两天之内,你找不到杀死辛玲姑娘的真凶,我还是会将你送上断头台的。”耿凯平静的语气之中,听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

  “没有商量的余地吗?”

  “没有!”

  “那好吧,不过能把我身上的这些垃圾东西拿掉吗?”

  “铁链可以,手链脚镣不行。”

  “你也太狠了吧。”姬飞羽有些生气。

  “姬飞羽,你要清楚,你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耿凯的声音显得异常冷酷。

  姬飞羽脸色骤变!

  这句话如同一记重锤,狠狠撞击在他的心口。

  六个月前,当若雪倒在自己怀里的时候,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飞羽,你一定要活下去,因为你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活着才能查出真相!”

  那一幕,成为姬飞羽最心痛的一幕。

  深吸一口气,紧紧握住双拳,姬飞羽瞬间恢复了平静,“两天,帮你破案,然后恢复我自由。”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耿凯从怀中掏出一串钥匙,拣出一把,将姬飞羽身上的铁链解开,然后冲着牢房外,大声叫道:“大牛,你进来。”

  光线晃动,一个身材高瘦的青衣大汉从牢房外面走了进来,脸上写满了三个字,“不愿意”。

  姬飞羽一看,心中不禁苦笑连连,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被自己肘锤撞飞的家伙。

  “大牛,你跟着姬飞羽,协助他一起侦破辛玲姑娘被杀一案。”耿凯高声吩咐道。

  “姬飞羽,你有什么需求,尽管跟大牛提,只要不出格,他都会帮你搞定。”

  说完这些,耿凯转身便欲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下脚步,回头望向姬飞羽,意味深长地说道:“记住,你只有两天的时间。”

第3章 飘香楼
星际超探全文阅读作者:夜行之刀加入书架

  捕局的停尸间位于地下两层,黑暗的走廊,昏黄的油灯,显得阴森森的。

  “姬哥,你一个人进去吧,里面有仵作,我在外面等你。”田大牛一脸的难色。

  姬飞羽没有为难他,点了点头,抬起双手,推开重重的铁门,门轴发出“嘎吱嘎吱”的刺耳声音。

  停尸间很大,里面有两排铁床,大约有十二三张,其中只有四张铁床上停放着尸体。

  仵作是个五十多岁的干瘦老头,他显然知道姬飞羽要来,还没有等某人开口,便直接走到第一排左首第一张铁床旁,掀开白布,冷冷地说道:“自己看吧。”

  对于仵作的无礼,姬飞羽毫不理会,此时,他对那位飘香楼的辛玲姑娘充满了好奇心。

  “辛玲姑娘可是飘香楼首屈一指的大美女,用国色天香来形容来毫不为过,想成为她座上客的达官贵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四天前的深夜,辛玲姑娘被人杀害,惨死在自己的闺房之内,致命伤是颈部的一道伤口,刺伤,既狠又准。”

  “四天过去了,我们还没有找到凶手,连线索都不多。对于这个案子,唐知县极为重视,逼着我十天之内必须破案。”

  这是耿凯的原话。

  当姬飞羽视线落在女尸身上的时候,他的心头猛然一颤。

  衣无寸缕的女尸,诱人的性别特征一览无遗,白皙的皮肤如同一块玉璧,浑然看不出任何瑕疵;乍一看,这并不是一俱女尸,而是一位处于熟睡之中的绝代尤物。

  望着那秀美绝伦的面容,姬飞羽心头涌上一种莫名的悲哀,在自己原来生活的星球,十七岁正是年少无忧的岁月,而在这里,辛玲姑娘已经早早开始了自己的风尘生涯。

  平复下略显激动的心情,姬飞羽拿起银针和镊子,仔细观察起女尸。

  不远处,仵作半蹲在地上,似乎正在磕着瓜子,不过,他的眼角一直瞄着姬飞羽,不放过他的一举一动。

  停尸间外,田大牛无聊地靠在墙壁上,嘴里不停地骂骂咧咧:“妈的,我怎么摊上这个苦差事,这是倒霉到家了。”

  “大牛,我们走!”

  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得田大牛浑身一个哆嗦,手里的烟卷差点掉在地上。

  “姬哥,我们去哪里?”

  “飘香楼!”

  …………

  飘香楼是一座前后两进的豪华宅院,位于南山县的繁华地带,不过和其他青楼一样,白天它并不开门营业。

  “咚咚咚”,田大牛将两扇大红门拍着震天响。

  过了许久,里面才传出来一个懒散的声音,“谁啊,这么猴急?姑娘们晚上七点钟才开始接客呢!”

  “衙门办案!”田大牛粗声粗气地说道。

  “嘎吱”一声,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龟公,二十多岁,小眼睛细眉毛,皮肤很白。

  “原来是田爷啊,咦,你脸上怎么青了一块,被人打了?”

  田大牛瞥了一眼身旁的姬飞羽,很是不爽地将龟公一把推开,怒声说道:“要你管!”

  龟公被推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田爷,你干嘛?”

  “衙门办案,你少废话!我们要查勘辛玲姑娘的闺房。”

  “你们不是已经看过了,怎么还要看?”龟公有些不爽。

  田大牛不加理会,带着姬飞羽便直接向里闯去,龟公也不敢阻拦,只得在肚子里暗自骂街。

  身为飘香楼的头牌,辛玲姑娘的闺房很特殊,位于后花园之中,一间幽静小屋,坐落在一湖池塘的边上,小桥流水,荷花初凋,景色颇为优美;屋内的装饰也很有情趣。

  此时,飘香楼的老鸨也赶了过来,这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妇女,风韵犹存,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这也是一个风骚的货色。

  “田爷,你们怎么又来了?这几天都来四五趟了,烦不烦啊?”

  面对这位老鸨,田大牛可不敢太放肆,毕竟这也是南山县黑白两道上的一号风云人物。

  “李姐,你听我说,这位姬先生……”将老鸨拉到一旁,田大牛小声和她嘀咕起来。

  屋内,姬飞羽并没有闲着,看似漫不经心地走来走去,东瞧西看,脑海之中却逐渐勾勒出血案当夜发生的一切。

  和往常一样,七点刚过,便有客人走进了飘香楼,其中有不少人是冲着辛玲姑娘来的。

  但是,按照飘香楼的惯例,辛玲姑娘每夜只接待一位客人,至于这位客人是谁,全看谁出价高。

  这一夜,出价最高的是城西周员外,这位坐拥十二家钱庄的土财主,以一百二十两白银的出价,获得了和辛玲姑娘共度一夜春宵的资格。

  周员外晚上八点钟走进辛玲姑娘的闺房,两人在里面足足折腾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十点多钟,周员外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此后,老鸨曾进屋探望过辛玲姑娘,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觉得她面色有些憔悴,便让下人送来一碗燕窝莲心汤,不过,辛玲姑娘似乎没有胃口,喝了几口便吐了。

  老鸨心疼自己的头牌摇钱树,怕她累坏了身体,忙让她早点休息,见姑娘躺下之后,老鸨才离开的房间。

  此后,再没有其他人进入姑娘的闺房,直到凶手的悄然出现。

  凶手是在深夜一点左右用利器弄断门栓,偷偷溜进房间的,此人的目的应该是为财,在翻寻钱财的过程中,不小心惊醒了辛玲姑娘,为了灭口,凶手一刀捅死了姑娘,然后带着一包金银珠宝,翻墙逃离了飘香楼。

  由于辛玲姑娘的闺房在后花园,离前院颇有些距离,因此当时并没有人发现这里的异常。

  凌晨三点左右,老鸨不放心辛玲姑娘,再次前来探望,这才发现姑娘被害。

  在姑娘的闺房里,姬飞羽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不过他并没有就此结束,绕着后花园又走了一圈,东瞅瞅,西瞧瞧,不像是来破案的,倒像是一个来青楼寻欢的浪子。

  老鸨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她很是不满地冲着田大牛问道:“耿捕头说这家伙能抓住凶手,真的假的?”

  “反正耿捕头就给他两天时间,管他呢,反正我不看好他!”田大牛小声说道。

  “田爷,你回去告诉耿捕头,如果两天之内他没有抓住凶手,我定到知县大人面前告他一状。”一想到自己的摇钱树就这么没了,老鸨胸中的恶气便不打一处来。

  “李姐息怒,有话好好说嘛,耿捕头这几天为了捉拿凶手,可没少费心思……”田大牛赶紧解释道。

  就在两人嘀嘀咕咕的时候,姬飞羽拖着脚镣,大摇大摆走了过来。

  “你是这里的妈咪?”

  “妈咪?什么妈咪?”老鸨一脸的茫然。

  姬飞羽尴尬地笑了笑,忙改口道:“这位大姐,辛玲姑娘应该是你手下的吧?”

  “是的,你要问什么?”老鸨很是不耐烦道。

  身为银河安全行动局的王牌特工,姬飞羽早已经炼成了喜怒不形于色,他依然是一脸平静:“大姐,我想知道,这三个月,辛玲姑娘一共接待过多少客人?他们分别是谁?”

  “这个,我不知道。”

  “大姐,你这谎说得可相当没有水平。辛玲姑娘是你飘香楼的头牌,每天只接待一位贵宾,这些贵宾的出价至少不会低于白银八十两,可谓非富即贵,对于这种人,你会没有记录?”姬飞羽微微眯起双眼,紧紧注视着对方。

  “这个,名单我是有,但我为什么要给你?你要知道,干我们这一行的,最大的原则就是替客人保密。”

  “呵,想不到大姐还是一位信守仁义道德的人间楷模,失敬失敬。既然这样,那我只有先行告辞了。”姬飞羽转身便准备离开,“不过,有句话,我会告诉耿捕头的。”

第4章 有钱人真多
星际超探全文阅读作者:夜行之刀加入书架

  “什么话?”老鸨一愣,不明白姬飞羽为什么莫名其妙来这么一句。

  “我之所以不能在两天内破案,并非水平不行,而是飘香楼的某位大姐不配合,说到底,便是她根本不在乎自己手下的生死,死了一个辛玲姑娘,算什么,后面还会有十个、一百个辛玲姑娘冒出来。对她而言,在乎的只是钱!”

  姬飞羽这番话声音不大,但一字一句,却如同尖针一般,直刺入老鸨的五脏六腑之中。

  “大姐,如果这番话不小心传入飘香楼其他姑娘耳中,你觉得她们会怎么想?”姬飞羽悠悠然说道。

  老鸨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她盯着姬飞羽,眼神中浮现出难以言表的复杂情绪。

  …………

  “姬哥,从李姐给你的名单中,你看出了什么东西?”田大牛紧紧跟在姬飞羽的身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们南山县有钱人真多,那个周员外,短短三个月便找了辛玲姑娘六次,花费超过八百两,啧啧。”姬飞羽一脸的羡慕。

  “姬哥,你就不要和我开玩笑了,你真的没有发现什么?”田大牛还是不死心。

  姬飞羽停下脚步,回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对方一眼,“真没有发现。”

  “好吧!”田大牛无奈地摇了摇头。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飘香楼的前院,姑娘们已经陆陆续续起床了,当看到带着手铐脚镣的姬飞羽,她们都是满腹的好奇心,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姬飞羽向来对外界的关注不以为然,更何况,他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处理。

  “田爷,你们查完了?”就在两人准备迈出院门的时候,他们再次遇到了那个小眼睛龟公,这家伙正拿着锄头在翻整一块草坪。

  “没你事!”对于这个龟公,田大牛是一脸的不待见。

  姬飞羽冲对方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毕竟礼多人不怪。

  出了飘香楼,田大牛问道:“姬哥,接下来我们该去哪?是去周员外家吗?他家在城西,从这里过去距离不近。”

  “我原本是想去周员外家的,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们去另外一个地方。”姬飞羽抬头看了看天色,颇有深意地说道。

  “去哪里?”

  “去南山县城最大的书店。”

  “那应该是博览书坊,姬哥,你去那里干嘛?”

  “看书!”姬飞羽的回答言简意赅。

  “姬哥,你不破案了?”

  “看书就是破案,破案就是看书!甭废话,快点带我去。”

  怀揣一肚子问号,田大牛陪着姬飞羽来到了博览书坊,然后,他便被某人彻底抛弃了。

  望着捧着书籍,看得津津有味的姬飞羽,田大牛实在不明白,这破书到底有什么好看的。

  …………

  离博览书坊不远处,有一家燕山杂货店,前面是店铺,后面是老板的住所。此时,不大的房间里,两个男人正在对饮而谈。

  “小凯,你怎么看这个姬飞羽?”问话的是一个身材矮胖的五旬老头,额头上一道长约两公分的刀疤,显得格外醒目,此人正是杂货店的老板葛燕山。

  “葛老,这个姬飞羽来路不明,我已经派人去东海那边调查了,那个什么海蜃国,我估计纯属他胡编乱造的。”说话的人赫然是南山县的捕头耿凯。

  “那你觉得他是什么来头?”

  “这个我猜不透!他昏迷的时候,我们对他全身上下进行了彻底搜查,除了一个不值钱的破烂手环,根本没有发现其他东西。”

  “难道他真是一个商人?”葛燕山咪了一小口烧酒,沉思道。

  “对了,我忘记说明一件事。姬飞羽身上那件黑色衣服很有意思,虽然款式普通,但材质非丝非绸非麻,很是特别。他中了一箭还能不死,那件衣服占了一大半的功劳。”

  “哦,听你这么一说,我倒很感兴趣。”

  “葛老,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们没有换下姬飞羽的那件衣服,还请您见谅。”

  “没事,你做的对,我总觉得这个姬飞羽不简单,他身上可能隐藏着许多秘密。”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耿凯附和道。

  “小凯,接下来你准备如何对待这个神秘的姬飞羽?”

  “两套方案,如果两天之内,他能破案,我会考虑将他吸收进组织,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两天之内,他无法破案,一个字,杀。”

  “如果他破案之后不愿意加入我们呢?”

  “那这个姬飞羽只有死路一条。”耿凯眼中闪过一道杀气。

  葛燕山没有再说话,用肥肥的手指捡起一颗花生米,丢进自己嘴里,使劲嚼着,过了一会,方才说道:“小凯,那柄匕首是谁放在姬飞羽身上的,你查清楚了吗?”

  “目前还没有查清楚,不过我怀疑是尤志林。”

  “就是你那个绰号赤面兽的副手?”

  “正是。”耿凯低声回答道。

  “有证据吗?”

  “目前还没有,不过这家伙素来争强好胜,这次又在唐知县面前夸下海口,说在七天之内便能抓住凶手,所以我怀疑是他……”

  “怀疑是尤志林为了破案,故意栽赃陷害姬飞羽?”

  “是的。”

  “那你有没有想过,从姬飞羽身上发现的那柄匕首,便是杀害辛玲姑娘的凶器,他是从哪里搞到的?”

  “据我得到的消息,辛玲姑娘被杀的第二天晚上,尤志林便在离飘香楼几十米外的小河里发现了这柄匕首,不过他并没有将其上交,而是私自藏匿了起来,不过这条消息的真实性还有待验证。”

  “哦,如果真有此事,那这个尤志林绝对不简单。”

  “还请葛老明示。”

  “假设真是这家伙栽的赃,他将姬飞羽带回捕局,交给你审问,这便是条一箭双雕的妙计。如果姬飞羽屈打成招认了罪,那他尤志林自然是最大的破案功臣;如果姬飞羽抵死不认罪,那他便可以到唐知县那里告你一状,说你审案不利,所以不管姬飞羽招还是不招,这家伙都是最大的受益者。”

  闻听此言,耿凯的额头上不禁冒出一层细汗,“多亏葛老指点,我猛然发觉,如果真是尤志林栽的赃,那这家伙实在是用心阴险。”

  葛燕山望了望尤志林,语重心长地说道:“小凯,可不要小看你现在南山县捕头这个位置,有不少人紧紧盯着呢,为了我们的大业,你可千万要小心行事。”

  “葛老,我明白了。”

  “好,我相信你。时间不早了,你去办事吧,记住,一定要盯紧姬飞羽,此人非同小可;另外,注意尤志林。”

  “好的,葛老,那我先走了,您早点休息。”耿凯站起来身,深施一礼,低声说道:“携玉龙为君死。”

  “携玉龙为君死!”葛燕山一脸肃穆地回应道。

第5章 凶手是谁
星际超探全文阅读作者:夜行之刀加入书架

  两天的时间转眼即逝。

  第一天上午,姬飞羽去了一趟集市,买了两身粗麻衣服,毕竟自己原先那身特工制服早已经破烂不堪,实在不适合再穿了。

  其余一天半时间,姬飞羽都呆在博览书坊二楼的房间里,连一日三餐都让田大牛去外面买了送进来。

  起初,田大牛还提醒过姬飞羽几次,时间不长,要想活命,就赶紧想办法破案,但某人对此置之不理,一门心思只读圣贤书,到后来,田大牛也放弃了,望向姬飞羽的眼神,就如同望着一俱死尸。

  “哎,自作孽,不可活啊!”

  第二天下午四点多钟,天色昏暗,天空中飘起了毛毛细雨,街道上的行人愈见稀少。

  姬飞羽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一天半的工夫时间,博览书坊的数千册书籍他都翻了一个遍,里面的内容记得八九不离十了。

  姬飞羽之所以这么做,并非突发奇想,自有道理。

  现在自己所在的这个星球,暂且叫X星球吧,应该是自己无意中闯入的,在大脑记忆库中,关于这个星球的信息是零,也就是说,在银河安全行动局的资料库中,这个X星球是不存在的。

  这意味着三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X星球属于荒野星球,没有罪犯会逃到此处。

  第二种情况,X星球属于未知星球,银河安全行动局还没有发现这个星球的存在。

  第三种情况,X星球的信息属于S++密级,自己无缘接触。

  无论那种情况,对自己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在和各路人马连番厮杀的过程中,幽灵手镯的能量已经消耗殆尽,这意味着,如果不能尽快给幽灵手镯充满能量,那自己将会在这个X星球呆上一段时间,可能是几天,可能是几个月,几年、几十年,甚至是一辈子。

  要知道,现在有无数杀手在追寻自己的下落,如果自己被困在X星球,那下场可想而知。

  为了解X星球的状况,为找到能被幽灵手镯所用的能量,为了继续生存下去,为了找到陷害自己的幕后黑手,姬飞羽才会呆在这个博览书坊里。

  古人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对现在的姬飞羽来说,却是“书中自有求生路”。

  经过一天半的快速浏览,再结合此前积累的阅历和见识,姬飞羽对X星球有了一个全面了解。

  X星球应该是一颗行星,有自己的恒星,也有自己的卫星,从各方面来说,都和自己呆了十二年的地球秘密训练基地极为相似。

  X星球表面百分之六十的面积,都被海洋所覆盖,大陆主要有三块,分别是东土大陆、西关大陆、北疆大陆,每块大陆上都有无数的民族,以及若干个国家,基于都处于冷兵器时代。

  自己现在身处的南山县,隶属于东土大陆上的卫国。卫国属于东土大陆中原七国之一,是比较弱小的一国。

  卫国实行的是帝王制,现在的国君名叫卫征,号卫成王,登基已经有二十二年。卫国下辖九州七十八县,现在自己所在的南山县,便隶属于润州。

  凭借着经过生化基因改造的超强记忆能力,姬飞羽将X星球上各国的人文历史、地理环境、风土人情等等,统统记在了脑海之中,这可是自己在异界的立足之本。

  不过,让姬飞羽颇感失望的是,自己在这一大堆书籍之中并没有发现天玑石的踪影。要知道,天玑石中所蕴含的天玑能量,正是幽灵手镯的能量来源。

  “哎,没有办法,只能继续寻找了。”姬飞羽暗自叹了一口气。

  抬头看看天色,已经快到黄昏时分,姬飞羽自言自语道:“想不到这个耿捕头倒真有耐心,这两天都没有来找过我,我倒要看看,你能憋到什么时候?”

  话音未落,房间的门被人一把推开,耿凯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姬飞羽,你好雅兴啊!两天时间已经到了,如果交不出杀人凶手,不好意思,我只好送你上断头台了。”说着话,耿凯手腕一抖,一柄明晃晃的百炼钢刀脱鞘而出,“嗖”的一声,架在某人的脖子之上。

  跟在耿凯身后的几位捕快,包括田大牛在内,望向姬飞羽的眼神之中都充满了轻视,在他们看来,这个姓姬的,今天肯定难逃一死。

  “大牛,这两天你跟着他,你觉得这家伙能破案吗?”

  “他能破案?我田大牛的名字,倒过来写!”这两天被姬飞羽像佣人一样使唤,田大牛肚子里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此时全部发作了出来。

  “这个臭小子,这两天就去了一趟飘香楼,然后就一直窝在这里看一本本破书,他以为自己他是谁?本朝第一神探诸葛先生吗?我看他给诸葛先生拎鞋都不配,不过,他应该没有这个机会了,因为他的脑袋马上就要搬家了。”

  田大牛的这席话,引得一班捕快都哄堂大笑起来,此时他们看着姬飞羽,就仿佛看着一具死尸,其中还带着一丝丝的窃喜。

  不管怎么说,辛玲姑娘的案子要破了,五十两白银的赏金马上便能到手,到时又有钱去飘香楼逍遥快活了;至于这个姬飞羽是不是真凶,谁管他呢,反正到时候,捕头大人自有办法让这个家伙乖乖认罪。

  耿凯回头扫了一眼众人,一帮捕快立马安静下来,这个时候,一定要注意维护老大的光辉形象。

  “姬飞羽,方才他们所说的话,你应该听到了吧?”耿凯阴沉着脸,声音冷得瘆人,“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你如果不交出杀人凶手,那你便要承认自己是真凶,怎么样?跟我回衙门画押认罪吧。”

  说着话,耿凯手腕微微用力往下一压,锋利的钢刀沿着姬飞羽脖子划出一道血迹,一颗颗血珠隐隐出现在刀刃之下。

  命在旦夕,姬飞羽却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耿捕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达成约定的时间应该在两天前的七点钟左右,而现在才刚过五点,时间还很充裕。”

  “哦,你的意思是,你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耿凯眼角陡然一挑。

  “正是!”姬飞羽回答得异常干脆。

第6章 18酷刑
星际超探全文阅读作者:夜行之刀加入书架

  飘香楼对面的茶馆二楼,姬飞羽和耿凯靠窗而坐,居高临下,飘香楼内外的情形尽收眼底。

  “你凭什么断定那个叫李堃的龟公就是杀害辛玲姑娘的凶手?”耿凯压低声音问道。

  “凭我的观察。”姬飞羽淡淡一笑道。

  “但闻其详。”耿凯眼中倏然闪过一道精光。

  “在停尸间,我仔细检验了辛玲姑娘的致命伤口,从刺入点来看,匕首应该是从斜下方刺入颈部的,考虑到辛玲姑娘的身高,凶手的身高应该不会超过一米六五。”

  “哦。”耿凯不置可否。

  “另外,从伤口的深浅程度来看,匕首在刺入的时候,偏向心脏的左侧,和普通伤口存在很大的差异,因此,我断定凶手应该是个左撇子。”

  “李堃是个左撇子?”

  “正是!昨天我离开飘香楼的时候,正好遇到李堃在锄草,他握着锄头的时候,左手在前,右手在后,很明显,这家伙正是一个左撇子;而且其手指细长,那柄杀人匕首应该很适合他。”

  “虽然李堃是左撇子,但据我所知,在普通人群之中,左撇子的比例并不少,十有其一,你凭什么认定李堃便是凶手。”耿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姬飞羽笑了笑,没有直接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耿捕头,你是不是认为凶手是为了钱财而杀死辛玲姑娘的?”

  “正是,现场的一切线索都证明,凶手是一个惯犯,他入室杀人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金钱。”

  “那我告诉你,凶手绝对不是因为金钱而杀人的。”

  “你凭什么这么认为?”

  “我看过此前的现场勘查报告,凶手确实卷走辛玲姑娘闺房内不少的金银珠宝,但有一样东西,他却没有拿走。”

  “什么东西?”

  “辛玲姑娘头上戴着一枚发簪,一枚由极品羊脂白玉雕刻而成的百鸟朝凤发簪,价值不会低于黄金百两。凶手如果是真为金钱而来,那这枚价值不菲的发簪,他绝对不会不拿走。”

  “你是说,凶手故意制造出一个为钱财而杀人的现场?”

  “正是,凶手就是要误导我们,让我们以为这只是一起简单的凶杀案,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凶手忘记拿走了那枚发簪,应该是他一时的疏忽。”

  “此外,我还发现一个线索,让我怀疑,凶手应该是辛玲姑娘认识的人。”

  “什么线索?”

  “耿捕头,你应该清楚,凶手是用利刃割断门栓,从而悄悄进入辛玲姑娘房间的。”

  “正是。”

  “我仔细观察过门栓的切面,很显然,门栓内侧的切面更为光滑,这说明,利刃首先切断的是门栓内侧;而如果凶手是在门外切断门栓的,一定是外侧部分比内侧部分光滑。”

  “难道说门栓被切断,也是凶手故意制造的假象?”耿凯眼角一挑道。

  “耿捕头,你猜测的不错,凶手并没有破门而入,是辛玲姑娘主动开门让凶手进的屋,这足以证明辛玲姑娘是认识凶手的。根据以上分析,李堃绝对是最大的嫌疑对象。”

  “精彩,精彩!姬飞羽,想不到短短半天时间,你居然分析出如此多的门道,不过……”说到这里,耿凯的脸色倏然阴沉下来,“这一切都只是你的纸上谈兵,我更愿意看到实打实的证据。”

  “耿捕头,还请稍安勿躁。你不是已经派人去捉拿李堃了吗,到时人一到,你大可以细细审问。”姬飞羽异常淡定地说道。

  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耿凯派出的七八名捕快进入飘香楼已有一刻钟了,居然还没有出来,这让耿凯有些坐不住了,“踏马的,这帮臭小子到底怎么回事?连个龟公都抓不回来?”

  就在这时,飘香楼深处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还隐隐夹杂着刀剑碰撞发出的声响,过了好一会儿,只见数名捕快押着李堃,从飘香楼直奔而出,进了茶馆,上了二楼。

  望着几名捕快衣服上的血迹和身上的伤痕,耿凯皱了皱眉头,厉声问道:“怎么搞得,连个龟公都搞不定?”

  带人去抓李堃的正是田大牛,见上峰发问,这小子只得龇牙咧嘴地回答道:“大人,我们在飘香楼里里外外搜寻了三遍,才在后花园一处假山山洞里发现了这家伙的行踪,这家伙还想跑,结果被我们堵了一个正着,结果便打了起来。”

  “大人,你有所不知,李堃学过武功,拳脚功夫不错,我们伤了三个兄弟,才最后拿下这家伙。混账王八蛋,哼!”说着话,田大牛狠狠踹了李堃一脚。

  “一群废物!”望着自己手底下的这群酒囊饭袋,耿凯是气不打一处来,但当着姬飞羽的面,又不好发作,只得暗自骂了一句。

  “李堃住的地方搜过了没有?”这个时候,姬飞羽插嘴问道。

  “搜过了。”田大牛回答道。

  “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没有?”姬飞羽继续问道。

  “这个,这个……”田大牛面露难堪,支支吾吾起来。

  “快说!你踏马的哑巴了?”耿凯有些生气了。

  “我们在李堃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些金银首饰,经鉴定,应该就是辛玲姑娘房中丢失的,不过少了一枚莲花戒指。”说到这里,田大牛的大黑脸开始潮红起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姬飞羽点了点头。

  “耿捕头,怎么样?两天之内,搞定。看来,我好歹还是有资格帮诸葛先生拎鞋的。”说到这里,姬飞羽意味深长地看了田大牛一眼。

  这家伙脑袋低着,压得脖子都快成九十度了,眼睛都不敢看姬飞羽一眼,死死盯着楼板,只希望上面能有个洞,自己好变成一只老鼠钻进去。

  这个时候,几名捕快已经将李堃押到了耿凯面前,望着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杀人凶手,耿凯本能地耍起了官威。

  “你就是李堃?说,是不是你杀死了辛玲姑娘?”

  李堃面色铁青,牙关紧闭,一话不说。

  “踏马的,敢做不敢当?”说着话,耿凯扬起手,冲着李堃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啪!”两颗血淋淋的门牙从李堃嘴里飞溅而出,落在地上,声音很刺耳;但李堃依然是闭口不言,只是用愤怒的眼神死死盯着耿凯。

  “踏马的,想不到你小子嘴巴还挺硬的,行,我倒要看看你能挺到什么时候。”

  “你们几个,马上将罪犯李堃押回捕局,十八酷刑每样给他上一遍,我就不信了,他的骨头难道还能硬过铁家伙不成?”耿凯大声吩咐道。

  谁都没有注意到,当李堃听到“十八酷刑”的时候,原本坚定的眼神中突然闪过一丝惊恐,紧接着,他狠狠咬了咬牙关,似乎做出了一个异常艰难的决定,随即,一抹诡异的血红色泛过他的面庞。

123456789下一页
扫码
作者夜行之刀所写的《星际超探》为转载作品,星际超探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星际超探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星际超探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星际超探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星际超探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星际超探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