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戏法罗最新章节 > 戏法罗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戏法罗 连载中
分享戏法罗

戏法罗全文阅读

戏法罗作者:唐四方

戏法罗简介:老荣、老柴、老渣、老月、老合,此五老谓之五花。
  金、皮、彩、挂、评、团、调、柳,谓之八门。
  五花八门谓之江湖。
  写一个真实存在却并不为人熟知的江湖;写几个真实存在却并不为人熟知的行当;写几种真实存在却并不为人熟知的手艺。
  写几位真实存在却并不为人熟知的手艺人;写几件真实存在却并不为人所熟知的事情。
  安县戏法罗、湖南鬼马张、江东快手刘、西南傅家、北方穆派、华北韩家门、京城单义堂……
  徐徐揭开一副真实存在的江湖彩门画卷。 https://www.uukanshu.com
-------------------------------------

戏法罗最新章节第132章 罗2出马
第2章 老月
戏法罗全文阅读作者:唐四方加入书架

  “好了,好了,买定离手,开了啊。”刀疤掀开了盖子,用一根竹筷子拨黄豆,每次四颗。

  众人都很紧张地盯着刀疤手边的那堆黄豆,大胖更是紧张的都不能呼吸了,他用手紧紧抓着罗四两的衣服,汗都下来了。

  罗四两也在看着那堆黄豆,不过他却显得信心十足。

  随着刀疤右手的竹筷子慢慢拨弄,那一堆黄豆越来越少,大家的心也都提到嗓子眼了。

  “啊,真是三颗。”那一堆黄豆拨的只剩十来颗的时候,在场终于有人看出来了,纷纷发出惊呼。

  “这孩子居然赌赢了!”

  “嚯,一下子挣三十块,我得给人家开工做一个多星期呢。”

  刀疤的脸色也瞬间阴沉下来了,他输了,一下子就输了三十块,今天算是白忙活了。

  罗四两脸上露出了笑容。

  大胖的脸上更是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啊!我赢了。”人群中也有人大声惊呼,他跟罗四两一样压了三颗,现在赢了。

  但是他投的只有两块钱,对方也就赔他两块钱而已,赢得不多。这年头,大家挣的都不多,耍钱也不过是一块两块的来,更多的是一毛五毛。

  “给钱吧,大哥。”罗四两对刀疤说道。

  刀疤强笑着收起了面前的钱,然后把罗四两压的三十块还给他,又从皮包里面数出三十块给他。

  罗四两满意地笑了,然后说:“来吧,继续。”

  刀疤沉着脸,点点头,又从袋子里面抓出一把黄豆来,放在地上,说道:“来,瞧一眼,黄豆没有问题啊。来,盖上了。”

  又是老一套规矩。

  众人都看罗四两,这小子势头正劲啊。

  罗四两数了五十块钱压在了二号上面。

  看到又是这种大额数目,众人不自觉嘴角抽抽,这小孩子真是拿钱不当钱啊。

  “我也压二号,我五块。”刚刚赢钱的那位出手了,他得意道:“嘿嘿,这小孩现在的风头很好,我得跟风啊。”

  赌场上是有这种说法的。

  众人一听,也纷纷随赌,但是随的不多,都是五毛一块两块。

  这里的动静也惹得走到这条小巷子的干瘦老头的注意,他知道这地方有老月在设局,他也知道老月这行都是几人一起作假的,平时他也没在意,今天打眼一看,居然发现有两个孩子在耍钱,他来兴致了。

  “嘿,干嘛呢?”干瘦老头问边上一人。

  边上那人也认识他,就道:“哟,老卢啊,我们玩钱呢,你要不也玩玩?这里有个孩子很厉害,刚刚一局就赢了三十块,我们现在都跟他风呢。”

  “哦?”那位叫做卢光耀的干瘦老者好奇地看向场中,看见了模样清秀的罗四两。

  刀疤今天也是够背的,他刚刚一局就把今天赚的钱都输了,现在这孩子又压了五十,还有那么多人一起压钱,他再要输可就受不了了,但是要赢了那就翻了大本了。

  刀疤受伤的右眼又忍不住轻轻抖动了几下,他脸上那道刀疤伤到右眼神经了,他现在心里只要一有坏水儿,右眼皮就会忍不住地颤动。

  “好,买定离手啊,我要开了。”刀疤嘴里催促着,右手却不着痕迹地往上一局留下的黄豆堆那边摸去,右手一按,再抬起来的时候小拇指已经微微曲了起来。

  只是他做的隐蔽,嘴里又在催促大家下注,所以众人都没有发现他的动作。

  但人群中干瘦老头卢光耀的眼睛却微微眯了起来,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此刻,罗四两豁然抬头盯着刀疤,刀疤也被罗四两的反应弄的心中微惊,但做了多年老月的他,还不至于被一个眼神吓到露怯。

  罗四两神色变的有些凝重,他看了刀疤的右手一眼,眸子微动,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他朗声道:“各位大叔大爷,大家现在基本上都投两颗,我们要赢那就是一起赢,要输可就全输了。所以大家可得盯着点,别让有些不相干的黄豆掉进来啊。”

  一听这话,刀疤脸都抽搐了,右手也忍不住颤了一下,他盯着罗四两冷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罗四两却一点都不怕刀疤,他嬉皮笑脸道:“嘿嘿,随便说说,别当真。玩钱嘛,大家开心就好。”

  刀疤心中郁闷,本来打算做鬼的他,也不由放弃了这个想法,他可没办法在这么多双眼睛下做鬼。

  人群中的卢光耀好奇地看着罗四两,目露思索。

  刀疤没好气道:“行了,买定离手吧。开了啊。”

  刀疤拿出竹筷子数着,经过罗四两的提醒,大家伙儿的眼睛都瞪得亮亮的,生怕刀疤做鬼。

  刀疤都郁闷死了。

  一下两下,大家紧张不已,只有罗四两气定神闲,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

  卢光耀看着罗四两的神情,心中的疑惑又添了几分。

  “呀,真是两颗啊。”又有人看出来了。

  “赢了赢了,这小孩神了啊。”

  刀疤的脸都黑了。

  但也没辙,只能是赔钱。

  短短两局,罗四两就赚了八十块。

  刀疤盯着罗四两,强笑问道:“小孩,还玩吗?”

  罗四两看了一眼手中的钱,又看了眼身边的大胖,说道:“再玩最后一盘。”

  “好。”刀疤面容有些僵硬。

  刀疤抓了一把黄豆,放在地上,道:“好了,盖了啊。”

  这回仅仅放了一两秒钟,大家都没看仔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罗四两身上,看这个风头最好的小孩子打算怎么压。

  罗四两脸上的神情依旧轻松,他数出一百五十块钱压在了零号位上,他说:“这次一个不剩。”

  众人纷纷跟他一起压。

  “好,好。”刀疤冷冷地笑着,脸上的刀疤显得狰狞可怕。

  卢光耀又看了罗四两一眼,心中有明悟,但也有更多的迷惑。

  “开了。”刀疤掀开盖子,用竹筷子数着。

  众人紧张之极。

  “啊,又赢了。”众人惊呼。

  “神了神了,赌神啊。”

  ……

  刀疤的脸已经黑成煤炭了,他一一找钱,看着罗四两问道:“不玩了吧?”

  罗四两把钱收好,说道:“不玩了不玩了。”

  旁边群众却不乐意了:“别嘛,小赌神,再玩会儿吧。”

  “是啊,再玩两把。”

  “对,就两把。”

  罗四两却摇头不已:“不玩了不玩了,适可而止吧,下次再说。再见再见。”

  罗四两拉着大胖就走。

  刀疤也没拦他,就对众人说:“他不玩了就随他吧,我们继续。来,小赌神蹲过的风水位置还空着呢,想要的可得赶紧了。”

  众人纷纷抢位。

  这边的赌局又开始了。

  围观看热闹的人里面有三个抽烟的年轻人,却不想再看热闹了,他们抽着烟装作漫不经心地离开了。

  但罗四两却认得这三个人的,他不敢玩扑克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三个人,这三个人跟刀疤是一伙儿的。

  罗四两拉着大胖快步往外走,那三个年轻人在后面装作漫不经心地跟着。

  卢光耀也跟了上去。

  ……

  还没出巷子口呢,罗四两就对大胖大声嚷嚷道:“你干嘛,这是我赢来的钱,你还想要啊?滚,五毛?一毛都不行。”

  嘴上是这么喊着,但是罗四两手上的动作却不是这样的。他们是背对着那三个年轻人的,罗四两趁着他们没看见,就赶紧把衣服里面的钱抓出来给大胖了,然后用眼神示意了大胖一下。

  大胖有些迟疑。

  “滚。”罗四两一脚踹在大胖的屁股上,骂道:“你别想要一分钱,有多远滚多远。”

  大胖脸都红了,罗四两怒瞪他一眼,大胖这才终于狠下心来,出了巷子口他就拼命往左边跑。

  罗四两还在后面骂道:“哭哭哭,就知道哭,哭个屁啊。”

  说完,他往巷子口右边一转,撒腿就跑,跑的比兔子还快。

第3章 硬币去哪儿了
戏法罗全文阅读作者:唐四方加入书架

  那三个抽着烟的年轻人终于慢慢悠悠走到巷子口了,可是左边一看没人,右边一看也没人。

  “操。”

  三人扔了烟头,赶紧追了出去。

  再说罗四两,他熟门熟路地拐过几个弯,来到一个小过道里面,见着有个个头比他略小的小孩,他便对小孩喝道:“你,过来。”

  那孩子吓一跳:“啊?”

  罗四两问道:“你家住哪儿?”

  那孩子有点被吓到了,指了指旁边这栋楼:“这儿,三楼。”

  罗四两脱了自己衣服,让这孩子赶紧穿上,他边脱边说:“我给你五块钱,你去广场的东头的报刊亭,跟里面的老头说我晚点回去,我今晚在小姨家吃饭了。你穿我的衣服去,不然他不会信你的,快去快回。你去报信,我在这儿等你,只要你能在半个小时之内回来,我再给你五块。记住别把我衣服弄丢了,我可知道你家住哪儿,快去。”

  说着,罗四两把五块钱塞到这小子衣服里面,又催促道:“快去,跑着去。”

  金钱的力量是伟大的,这半大小子什么时候见到过这么多钱啊,这小子眼睛顿时就红了,拿着钱,一个劲儿地往前冲,跑的比狗还快。

  罗四两吐了一口气,赶紧往旁边另外一条小巷子里钻了过去。

  ……

  “砰。”那小孩跑出去没多远就被人拦下来了,拦他的正是干瘦老头卢光耀。

  卢光耀眉头皱着,看着这小孩子呵斥道:“你,干嘛穿我孙子的衣服?”

  “啊?”这小子傻眼了。

  卢光耀怒眼一瞪,喝骂道:“是不是你偷的?”

  这小孩被吓一跳,得,他也是倒霉的,才多大一会儿啊,他就被吓两回了。他赶紧解释道:“不是不是,是一个人给我的,他让去广场东头报刊亭报信,我……我……”

  卢光耀打断道:“我知道,他就是让你跟我报信,你不用去了,我过来寻他了。”

  小孩低下头,神情低落,报不了信,他的收入直接损失一半啊。

  “行了,快把衣服脱下来还给我,这我们家的衣服。”卢光耀催促道。

  小孩不情不愿地把衣服脱下来还给卢光耀,卢光耀挥手骂道:“赶紧走吧,再不走,我把我孙子给你的五块钱都拿走,快走。”

  小孩子又被吓一跳,赶紧跑了。

  卢光耀看了看手上的牛仔服,干瘦黝黑的脸庞露出笑容,又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小子去哪儿了。”

  “这边找找,过来过来。”

  卢光耀稍稍抬头看着巷子口,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双手如穿花蝴蝶一般连连变动,几个眨眼过去,那件牛仔服已经被他叠的整整齐齐的了,他右手拿着衣服往身后一揣。

  三个小年轻赶到。

  卢光耀伸出右手揉着左肩,他右手上的衣服已然不见,左手上也空空无物,他皱着眉头,做出痛苦状:“哎哟,哎哟,谁家倒霉孩子啊,赶着投胎啊,撞我这一下,痛死我了。”

  那三个小年轻赶紧过来问道:“老头,有没有见到一个穿牛仔衣服小孩子,差不多十三四岁的样子?”

  卢光耀没好气道:“看到了啊,还撞我一下,痛死我了。”

  “他往哪儿去了?”

  卢光耀往旁边一指,说道:“就往那边跑了,这小子跑的可快了,一溜烟儿就不见人了,就这一会儿估计跑出去好远了。我要是追到他,非找他家大人要医药费不可。”

  这三个年轻人可没工夫听卢光耀瞎唠叨,几人确定了方向,马上就追出去了。

  等人家跑远了,卢光耀脸上才露出坏笑,他背着手晃晃悠悠走到了一条小弄。

  这小弄没什么人,地上堆着好多杂物,有沙子,有砖头,还有一个竹编的箩筐,这种箩筐一般农村用的比较多,里面可以装玉米粒啊,麦子啊,大谷之类的。箩筐也不高,六七十厘米左右,直径也差不多就是六七十厘米的样子。

  卢光耀看着竹箩筐,他都笑了,用脚踢了踢箩筐,说道:“嘿,嘿,爷们儿,下次换个旧一点的,这个这么新,谁会放在这沙子砖瓦旁边啊,弄脏了怎么办?”

  竹箩筐里面依然没有动静。

  “哟,还死不出来是吧?”卢光耀笑了,用手提了箩筐起来,里面果然有个人,正是罗四两。

  罗四两已经十三岁了,身高也有一米四多,比箩筐可高多了。他现在正以一个奇异的姿势卷在里面,歪头缩腿,都把自己缩成一个球了,这样一弄,他反倒是能非常完美地躲在箩筐里面了。

  卢光耀看看罗四两的姿势,又看了看他扭曲起来的关节,眸子又是一动。

  罗四两侧头缓缓看来,别看他前面云淡风轻的,这会儿他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咦?”罗四两发现眼前这老头并不是跟刀疤一伙儿的:“你是谁?”

  卢光耀笑了:“别废话了,赶紧起来吧。”

  罗四两解开了扭成一团的身体,站了起来,抖抖手脚,又问:“你是谁啊?”

  卢光耀打趣道:“还有心思问我,哎,我说你小子聪明是挺聪明的。但是你还漏算一招,万一那帮人追上那小孩,把你衣服拿走怎么办?你那衣服价格可比你赢的钱要多啊。”

  罗四两愣了一下,然后惊醒道:“对呀!”

  卢光耀右手往后面一伸,拿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件牛仔服:“诺,我帮你拿回来了。”

  罗四两大喜,伸手就拿:“谢谢谢谢,谢谢大爷。”

  卢光耀右手一翻,罗四两顿时便抓了一个空,卢光耀把衣服抓在手里,看着罗四两笑道:“想要啊?行,先告诉我,你叫什么?”

  罗四两张口就答:“我叫王小虎,给我吧。”

  卢光耀没好气道:“说实话。”

  罗四两挠挠头,道:“我叫赵刚。”

  卢光耀看着他,警告道:“呐,你要是再不说实话,我就拉你去见刀疤。”

  罗四两被吓到了:“别别别,我说实话我说实话,我叫……我叫……王源……”

  “啪。”卢光耀一个爆栗就敲在了罗四两头上。

  “哎呀。”罗四两吃痛。

  卢光耀看着他,沧桑的眸子里面有着看透人心的奇异魔力,他呵斥道:“我玩这套的时候,你爸爸还在你爷爷的裤裆里呢,快,说实话。”

  罗四两揉了揉脑袋,没好气道:“我叫罗四两,行了吧,把衣服还给我。”

  “姓罗?”卢光耀微微一滞,他认真地看着罗四两的脸庞。

  罗四两被他盯的很不舒服,伸出手来,又催促道:“名字我也告诉你了,衣服赶紧还我。”

  卢光耀收回目光,心中的疑惑少了不少。

  他对罗四两道:“不急,想要衣服是吧,你猜对一道题,我就给你。”

  罗四两顿时就不满了:“你刚才不是说只要告诉你名字就行了嘛?”

  卢光耀反问道:“我说‘只要’了吗,我说的是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有‘先’自然就有‘后’,这就是‘后’。”

  罗四两气结。

  卢光耀把衣服换到左手,左手卷起右手的袖子,露出了干瘦黝黑的手肘。

  右手在衣服里面掏了一下,拿出一枚一块钱的硬币来。把硬币交给左手,右手伸开五指翻了几下,让罗四两看清他右手并未藏东西。

  再把硬币交给右手,罗四两盯着卢光耀摊开的右手,卢光耀右手抓着硬币握拳,再张开之时,硬币已然消失不见。

  卢光耀盯着罗四两的眼睛,沉声问道:“告诉我,硬币去哪儿了?”

第4章 金钱飞渡
戏法罗全文阅读作者:唐四方加入书架

  现在已是傍晚,夕阳西下。

  金黄色的阳光铺满了这座小县城,也给城南这个破旧的老居民区增添上了几分别样的味道。

  夕阳也照进了罗四两站着的这个小巷子里面,也照在了卢光耀的身背之上。

  罗四两看不清楚卢光耀脸上那微微笑着的,带着几分期待的模样,但他仍旧可以感觉到对方灼灼的眼神。

  罗四两死死盯着卢光耀那黝黑有力的右手,头上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他说不清楚这是被卢光耀那灼灼眼神给压迫的,还是因为自己内心的紧张所导致的。

  “怎么样,看清楚了吗?”卢光耀出声问道。

  罗四两眉头皱的很紧,又死死盯了一下,最终还是无奈摇头。

  “看不出来吗?”卢光耀有些失望地问道。

  罗四两摇头沉声道:“看不出来。”

  卢光耀稍稍抿嘴,眉头也有些微皱。

  罗四两抬起头来,很是疑惑地看着卢光耀,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会看不出来你把硬币藏哪儿了?”

  这话一出,原本有些失望的卢光耀眸子顿时一闪,他隐隐抓住了什么。

  他又抬起了右手,放在罗四两面前,握拳,张开,那枚硬币竟然又突兀地出现在他手中了。

  罗四两一惊,他竟然又没看出来,他怎么可能又没看出来。

  卢光耀紧紧盯着罗四两那幽深的眸子,沉声缓缓说道:“我再做一遍,这次我慢一点。”

  罗四两缓缓点点头,盯着卢光耀的右手不动,如临大敌。

  卢光耀慢慢握紧右手,抓拳,指尖都因为挤压而泛出了白色。

  “看好了。”卢光耀出声一说,而后张手,硬币再次不见。

  但这一次,罗四两却是大松一口气,他擦擦脑门上的汗水,看着卢光耀说道:“我看到了,钱藏在你手背面。”

  卢光耀笑了,翻过手来,那枚一块钱硬币正好夹在中指和无名指之间,硬币只夹了一点点部位在手指中,大部分都悬在外面。

  但卢光耀还是夹得很严实,而且一点都不费劲,也没有让罗四两看出半点破绽来。他拿手心给罗四两看,手背藏在下面,正好藏在了罗四两的视线盲区。

  “呵呵……”卢光耀笑了,他已经印证了自己心中的猜测,这个小孩不一般呐。

  卢光耀把左手上的牛仔服往身后一揣,短短不过一两秒钟时间,再拿出来时手上已经没有东西了。

  罗四两眼珠子又瞪大了,他刚刚又没看清楚卢光耀是怎么藏他衣服的。

  “看好了。”卢光耀卷起左手袖子,也露出了黝黑干瘦的手肘,此时他的左右手袖子都卷上去了,手肘都露了出来。

  卢光耀将双手放于罗四两面前,十指张开,那枚一元硬币静静躺在卢光耀的右手之上。

  双手握拳。

  右手张开。

  硬币不见。

  左手张开。

  硬币出现在左手之上。

  双手再握拳。

  左手张开。

  硬币不见。

  右手张开。

  硬币出现在右手之上。

  ……

  卢光耀的左右手相隔的距离不过一尺有余,可就是在这一尺的空间里面,仿佛有一股神秘的伟力在卢光耀的左右手之间架设了一条肉眼不可见的神秘空间隧道。

  这枚一元硬币就在这神秘的空间隧道里面肆意穿梭,以一个人类不可能观察到的方式来变换自己的空间位置。

  一次,两次,三次。

  罗四两看的是满头大汗,心中更是震惊无比,他震惊的不是硬币在对方双手之间变换位置,而是震惊他自己居然一点都看不出对面老人的手法。

  这怎么可能啊?

  硬币从卢光耀的左手跑到右手,又从右手跑到左手,就这样循环往复三次之后,卢光耀双手抓拳,再摊开之时,双手都没有硬币了。

  卢光耀抬起双手,在罗四两面前张开十指翻了几下,示意他手上没有东西了。

  罗四两长长出了一口气,震惊地看着卢光耀,他问道:“你到底是谁?”

  “呵呵呵……”卢光耀笑得很开心:“想知道啊,明天来王老五家开的小旅馆找我。”

  说完,卢光耀转身就走了。

  罗四两对卢光耀的背影赶紧出声问道:“那一块钱到底去哪儿了?”

  卢光耀头也没回,就说:“在你裤子口袋里面。”

  罗四两忙掏裤子口袋,果然发现了一枚一块钱的硬币,他记得很清楚,他今天根本就没有带硬币。

  “嘶……”罗四两抓着硬币,倒吸一口凉气,看着卢光耀干瘦的背影心惊不已。

  卢光耀也甚是开心,老脸漾着的笑容都把皱纹挤成一朵菊花了。

  “耳听得金鼓响画角声震,唤起我破天门壮志凌云。想当年桃花马上威风凛凛,敌血飞溅石榴裙……”

  卢光耀嘴里哼着小曲,背着手晃晃悠悠走到了另外一条巷子,可没等走出去多远,卢光耀脚步猛地一顿,嘴里的小曲也戛然而止。

  “糟糕。”卢光耀面色一变,他忙回身朝着原路返回,可等他跑回到原地,却发现罗四两已经不见了。

  卢光耀眉头拧在了一起。

  ……

  城东,东街巷。

  这条巷子的房子都是八十年代修建的,造了也没多久,是政府造的福利房,江县的第一批商品房也在这儿。这年头的公务员还是可以分房子的。公家单位的基本上都能分房,只要你的级别到了。

  所以现在的公职单位还是人人羡慕的金饭碗。

  城东的东街巷住的大部分都是县里的干部,罗四两他们家就住在这儿,而且是独门独户的一栋房子。

  房子不大,也就是每层80个平方,三层楼,但这就已经很了不得了,在这县城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住的起的。

  罗四两回到了家,拿出钥匙开了大门,迈步走了进去,把书包放在客厅的沙发上,他喊道:“爷爷,我回来了。”

  厨房里面传出来苍老的声音:“洗洗手准备吃晚饭。”

  “哦。”罗四两应了一声,没先去洗手,而是转身去冰箱里面拿了一瓶健力宝,打开喝了起来。

  这年头在中国最流行的饮料还不是后世的可乐雪碧和红牛,而是健力宝,这是纯国货,是GD那边生产的。

  健力宝的崛起也颇有传奇味道,当年健力宝的老总李经纬从GD三水县县体委的岗位上退下去之后,就去县里已经在亏损的酒水厂里面做总经理了。

  那是民营经济刚刚起步的时候,也是国家经济刚走向转型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摸索着往前走。

  李经纬也是个奇人,1984年是新中国首次派团参加奥运会,他就敏锐地抓住了这次机会,让人去赶紧加工了一批健力宝,然后通过自己在体委的关系,把健力宝作为中国奥运健儿的独家赞助饮料。

  在84年的奥运会上,许海峰实现了中国奥运金牌零的突破,中国女排更是三连胜打败了东道主美国队,消息传回中国,国人大为振奋,直呼“女排精神”。

  在赛场上,一个RB记者发现了中国运动员喝的饮料是在国际上没有销售的,这是中国特产的,于是他写了一篇《靠“魔水”来快速进击?》的文章来抨击中国队。

  当时随团采访的中国记者转手就是一篇《中国魔水风靡洛杉矶》来回应,记者间的文字交锋暂且不管,但是健力宝却是火了,简直是火到不能再火了,其后它也顺利成为了国民饮料。

  但是在九十年代中期之后健力宝就走下坡路了,再后来,也就没有后来了。

第5章 罗文昌
戏法罗全文阅读作者:唐四方加入书架

  “爷爷。”罗四两喝着饮料站在了厨房门口。

  厨房餐桌上已经摆了满满一桌菜,炖鸡、红烧鱼、小炒肉、白灼虾,还有几个蔬菜。

  罗四两惊讶道:“爷爷,你怎么烧这么多菜啊?”

  “你小姨说晚上过来看你,我就多做了几个菜。结果他们局里有事把你小姨和小姨夫都给叫去了,就不来了。一会儿你多吃点,吃不完放冰箱吧。”

  罗四两问道:“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吗?”

  罗四两的爷爷罗文昌解着身上的围裙,说道:“还是小孩失踪案,这都好几个了,今天又出事了。这段时间外面不太平,你小心一点,晚上就别出门了。”

  罗文昌今年六十好几了,都快七十了,但人还是非常精神的,红光满面的,腿脚比一般的年轻人还要灵活。

  罗文昌长着一张四方大脸,浓眉大眼,嘴正唇厚,这张脸放在央视正剧里面,就是一张妥妥的正派主角的脸啊。

  “吃饭吧。”罗文昌催促了一声。

  罗四两把健力宝放在桌子上,然后自己去拿碗筷。

  罗文昌看了罗四两一眼,问道:“你衣服呢?”

  罗四两随口答道:“落教室里面了,忘带了。”

  “嗯。”罗文昌微微颔首,没有多说什么。

  碗筷拿过来了,爷俩就开始吃饭了。

  罗四两饭量也不大,他先喝了碗鸡汤,然后就开始一点一点扒饭了。

  饭桌上比较安静,爷俩也没有什么话聊,过了稍许,还是罗文昌先开的口。

  罗文昌问:“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

  罗四两答道:“跟同学出去玩了一会儿,在广场那边逛了一下,然后才回来的。”

  罗文昌点了点头,又没说什么了。

  饭桌上再次陷入安静,还有一丝尴尬的气氛。

  罗文昌在想些什么,罗四两不知道,但罗四两脑子里面回荡的却全都是之前在小巷子里面,那个老人左右手变钱的场景,他怎么都忘不了那一幕。

  “爷爷。”罗四两又叫了一声。

  “嗯?”罗文昌抬头看来。

  罗四两放下碗筷,从自己裤兜里面拿出之前那枚硬币,他说:“爷爷,你能用手把它变没吗?”

  罗文昌眉毛一挑,顿时便来精神了,连刻板的脸上也露出了罕见的笑意,他忙道:“可以,当然可以。”

  罗四两把钱交给了罗文昌,罗文昌便把面前的碗筷稍稍挪了一下,给自己留出一点空间。

  罗文昌卷了卷袖子,露出手腕,他伸出双手给罗四两交代了一下,说道:“看好了啊,手上没有东西啊。”

  罗文昌把一元硬币放在右手上,把空着的左手放在桌子下面,他看着罗四两道:“看好了,爷爷给你表演个硬币过木,我右手一拍,手上这枚一元硬币就能穿过咱家餐桌,到我这左手上去。瞧仔细了。”

  “啪。”只听得啪的一声,罗文昌右手砸到了桌子之上,罗四两甚至还能听出来硬币砸在桌子上的声音,这是铁撞木的声音。

  “你看,右手的钱没了。”罗文昌朝罗四两摊开右手,硬币已经不见了。他左手拿出,左手上安安静静躺着一枚硬币。

  “怎么样?”罗文昌期待地看着罗四两。

  “呵呵。”罗四两干笑两声,从罗文昌左手上把钱拿回来。

  罗文昌问道:“你怎么干笑不出声啊?”

  罗四两答道:“先吃饭吧,鱼不错,挺好吃的。”

  罗文昌被噎的够呛。

  想了一想,罗四两问道:“爷爷,把一块钱放在手上,左右手相隔一尺有余,双手一张一合间,硬币就在这两只手上来回跑,这种手法算是什么水平?”

  罗文昌思索着回道:“这叫金钱过渡,是大变金钱术中的一种。难度的话,要看他具体怎么操作了,不过总的来说,这个不容易,是手彩里面极为出彩的一种。”

  顿了一顿,罗文昌目露回忆道:“金钱过渡当年可是老傅的绝活儿啊,他使这个使的很好。”

  罗四两闻言一愣:“老傅?”

  难道那老头就是老傅?

  罗文昌答道:“对,就是西南傅家的傅天正。”

  罗四两又问道:“那他长什么样啊?”

  罗文昌答道:“我房间里面有照片,你等下可以去看一下。老傅已经过世二十年了,老傅可是我们这行里面的高材生,我们这帮人大多都是幼年失学,而老傅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当年他们这几个大学生,还组织过四大魔王的演出呢。”

  罗四两又问:“四大魔王?”

  罗文昌目露追忆:“那是好多年前了,抗战时候的事情。老傅、阮振南、马守义、刘化影,这四个大学生在西南大后方演出宣传抗战的戏法。同时也用演出为抗战募捐,当时打出的广告就是‘四大魔王’。老傅你没见过,他儿子少傅你是见过的。”

  罗四两疑惑道:“少傅?”

  罗文昌道:“就大前年,他来过咱家,还送你一个国外的随身听,你忘了?”

  罗四两立刻道:“我知道,就是你让我叫傅叔叔的那个,就没什么头发的那个……”

  还不等罗四两说完,罗文昌已经拍桌子了。

  罗文昌怒视着罗四两,出口训斥道:“什么话这叫,没大没小。”

  罗四两缩了缩脖子,一脸悻悻然,他爷爷就是这样,古板正直,严肃讲礼。

  罗文昌抿了抿嘴,他倒是也没太责怪自己孙子,他知道孩子心肠不坏,就是还不怎么懂事,容易出言不逊。

  稍稍一顿,罗文昌用了稍微柔和一点的声音问道:“今天怎么突然开始问这些啦,是不是想学戏法了?”

  罗四两神色一僵,扒饭吃的手也停了下来,他僵硬地微微摇头,也不抬头,也不让罗文昌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罗文昌张开了嘴,可见到自己孙子这副模样,他却又怎么样都开不了口。

  饭桌上再度陷入了沉寂。

  稍顷,罗四两放下碗筷:“爷爷,我吃完了。”

  “哦。”罗文昌声音低沉地应了一声。

  罗四两出了厨房,就直接上了楼。

  罗文昌也没有了吃饭的心思,他深深叹了一口气,面容上多了许多愁思,花白的头发,脸上的皱纹,无不在昭示这是一位老人,一位垂垂老矣的老人。

  他看了眼桌子上的杯盘狼藉,也没有收拾的心思,他也出了厨房,一步步走到院子里面。

  院子里面种了很多花,现在也有不少已经开了,散发着淡淡幽香。

  院子里面有一张竹椅,还有一张藤编躺椅。

  院子里面有一个可以坐人的石墩,就在两张椅子边上,石墩上放着一把蒲扇。

  罗文昌躺在藤编躺椅上,拿过石墩上的蒲扇,放在腿上。罗文昌躺着,抬头看天。

  满天星斗。

  月色皎洁。

  现在已是春日,夜晚不寒,却也微凉。

  皎洁的月光洒在罗文昌的脸上,映照出他充满惆怅的老脸。

  躺椅旁边有竹凳,有石墩,原本这个角落可以坐四个人,而现在,就只有他一个了。

  ……

  二楼房间内。

  罗四两倒在床上,满面的泪水,身子都在止不住地颤抖。

  罗文昌只是惆怅悲凉,而罗四两却是近乎崩溃。

第6章 点儿醒了攒儿了
戏法罗全文阅读作者:唐四方加入书架

  黑暗和静谧总能勾动人心里最负面的情绪,所以在文学艺术作品里面,黑暗总是负面的,而光明却总是正面的。

  罗四两和罗文昌这爷孙都在黑暗和静谧之中,两个人都处在负面情绪之中,而罗四两受到负面情绪的影响却比罗文昌大太多了。

  过了良久,罗四两才稍稍止住了哭泣之声,他打开了房间里面的灯。灯很亮,刺的他眼睛疼,但罗四两负面情绪也被这刺目的灯光给遏制住了。

  罗四两起身,重重喘着粗气,双眼布满了血丝,泪水还挂在眼角之上。

  “哗啦啦……”

  冰凉的水打在脸上,刺激地罗四两脑子一震,情绪失控的他也终于平复下来了。

  罗四两关了水龙头,出了卫生间,回到了卧室。

  他拿出一盘磁带放进了随身听里面,这随身听就是少傅送给他的,他放的是相声录音,他家里没有歌曲磁带,他从来不一个人听歌,不是不喜欢,而是不敢。

  因为歌曲总能牵着他的思绪飘荡,让他想起很多他想忘都忘不了的回忆和痛苦。

  他只能听相声,听听这帮人相声演员在那里说学逗唱,互相逗闷子,这些相声他听的都能背了,可他还在听,因为他也没有什么新鲜玩意儿可以听。

  随身听里面放的是一段老相声,侯宝林的《夜行记》。

  耳朵边有说话交谈的声音,房间内就不会显得那么安静了。

  罗四两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了,他坐着,也不敢躺着。他迫使自己不再去想那些往事,想想现在,想想有意思的事情。

  不自觉的,他又想起了小巷子里那个老人变的“金钱过渡”,他记得很清楚,他很清晰地记得那个老人手上每一个动作,每一种变化,很清晰很清楚,比任何一台高清摄像机记录的都要清楚。

  但他仍旧没有发现那个老头儿是怎么过门儿的,他的门子到底在哪儿?

  罗四两知道所有的戏法都是假的,戏法的变幻都有门子,门子是戏法行内部行话,门子就是戏法的核心,知道门子是什么,你就知道戏法是怎么变的。

  可惜,罗四两根本看不出来那个老头儿的门子,从傍晚到现在,他已经回想数十遍了,可他还是没有丝毫头绪。

  如果对方用的是抹子活儿,运用的巧妙的机关设置,那他看不出来也是正常的,毕竟人家的门子在机关里面啊,他眼睛又不能穿透道具机关。

  可对方用的是手彩,他还是第一次瞧不出人家手彩是怎么变的。

  抹子活儿也是戏法行的专业术语,指得是运用有机关的道具来变戏法,传统戏法比较出名的抹子活儿有三十六套,也称三十六套抹子活儿。当然了,那是传统的古典戏法,现在早发展出来不知道多少了。

  罗四两刚刚也让自己爷爷变没了硬币,自己爷爷给他变了个金钱过木,这也是手彩的一种。

  这个戏法的门子不在桌子,而在手上。

  罗四两看得出来,他爷爷手上其实拿着的是两枚硬币,而不是一枚。他原先给他爷爷的那枚早就被他爷爷藏在左手上了,至于他右手上的那枚,是他自己的。

  左手拿着硬币放在桌子下面,右手拿着硬币一拍,右手往外一翻,硬币顺势就被藏到右手指缝里面去了,冲着下面,这是罗四两的视觉盲区。

  同时,拿出左手,告诉你硬币已经穿过桌子到左手去了。趁着你看左手的时候,他右手缩了回去,把硬币藏好了。

  金钱过木的变法有很多种,其实大部分的戏法都有很多种变法,原理是类似的,只是门子不同罢了。

  另外一种金钱过木是直接把右手的硬币偷偷交到左手里,在拍桌子的时候右手里面是没有钱的。而罗文昌变的戏法,右手是一直有硬币的。

  他要当着别人的面把硬币在手心手背的指缝里面来回地藏,还不能让人发现,这难度可比前一种大太多了,不是有绝对实力的高手是不敢这么玩的。

  尽管罗文昌实力超绝,可罗四两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他爷爷手彩的门子了,但他却看不出来那个老头的门子。

  难道那个老头比自己爷爷还厉害吗?

  怎么可能?

  自己爷爷可是戏法界的传奇人物啊。

  那个老头到底是谁?

  罗四两心中充满了疑惑和好奇。

  ……

  翌日。

  罗四两起了个大早,吃了早饭,就出门了。

  他要去找那个让他充满了好奇和疑惑的老人,再说了,他衣服还在他那儿呢,他得去把衣服要回来啊。

  今天是个大晴天,太阳很快就出来了,美好的阳光驱散了罗四两心中的阴霾,他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已经不再是昨晚那副濒临崩溃的模样了。

  毕竟是孩子,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

  江县这座小县城也不大,罗四两也在这边住了好几年了,早就熟门熟路了,他直接去到城南老居民区那块,不过他是绕着路找到马路边上王老五开的小旅馆的。

  因为他在这边还惹着事儿呢,昨天那群老月还等着揍他呢,他得避开那个小巷子。出门时他还不忘戴上一顶帽子,稍微乔装打扮了一下。

  这年头,也没什么正经的旅馆。像江县这样的小县城,正经一点的也就是县里的招待所了。

  王老五的小旅馆其实就是他们家自己的房子,他家房子靠着马路,所以干脆就整理出来两个房间来做旅馆,拿出去给别人住。

  不过生意也一般。

  罗四两进了旅店,问了一声之后,王老五给他指了个路。罗四两走了过去,敲了门。

  “谁啊?”里面有声音传出来。

  罗四两回道:“是我,罗四两。”

  门开了,正是昨天那个干瘦老人。

  “来,快进来。”还不等罗四两说话,卢光耀就直接把罗四两拽进来了。

  房间布置的也很简单,就是一张老式的床,一张桌子和一个衣柜。

  “我……”罗四两张嘴欲说话。

  卢光耀赶紧把牛仔服塞到罗四两怀里,匆忙说道:“呐,什么话都不要说,拿着衣服跟我走。”

  “啊?”罗四两一愣。

  卢光耀拿上早就收拾好的包袱,拽上罗四两的手就往外走:“什么都别说,什么都别问,赶紧走,等下再告诉你为什么。”

  罗四两被噎了个够呛,他都懵了。

  两人刚一出房门,卢光耀就停下了脚步。

  旅馆大门那边来了两人,王老五正在跟他们说些什么。

  来的两人中的那个大腹便便的胖子,抬眼一瞧,立马就看见卢光耀了,他怒道:“你不是说他不在吗,那这是谁?”

  老王同志无语了,很无奈地看了卢光耀一眼。

  卢光耀脸都绿了,这倒霉催的,就没见过这么倒霉的。

  他拉着罗四两这么急急忙忙出门就是为了躲这胖子。

  他昨天让罗四两来这里找他,但是他没走出去多远,就突然想到他要离开旅馆躲这胖子,可等他回头去找,罗四两早就走了。

  今天他还特意嘱咐王老五,今天除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之外,不要告诉任何人他住在店里面。

  王老五也这么照做了。

  可惜,倒霉催的啊,他刚拉着罗四两出门就遇见这胖子了。

  千算万算也不如天算,太悲剧了。

  那么说这胖子是谁呢,就是昨天傍晚在这店门口跟卢光耀分别的那位。那胖子在卢光耀这儿花了五十块钱买东西,卢光耀告诉他东西没用的话,让他上门来揍自己,自己就待在老王店里面等他。

  结果人家真来了。

  卢光耀看着大门口那两人,眼珠子都瞪大了。

  罗四两有点不明所以,但是他听见卢光耀在低声说着一句话。

  “要死,点儿醒了攒了。”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唐四方所写的《戏法罗》为转载作品,戏法罗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戏法罗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戏法罗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戏法罗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戏法罗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戏法罗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