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鬼老师最新章节 > 鬼老师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鬼老师 连载中
分享鬼老师

鬼老师全文阅读

鬼老师作者:胡沐风.QD

鬼老师简介:我是一名普通的老师,但一次生病,让我觉得很奇怪的病历,让我觉得我有些与众不同,因为从此之后,我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这不仅改变了我原本平凡的生活,也让我走上了一条不一样的灵异之路。 https://www.uukanshu.com
-------------------------------------

鬼老师最新章节第一百四十三章
第2章 第9层楼
鬼老师全文阅读作者:胡沐风.QD加入书架

    四月,天气变化很大,闲着也是闲着,就给远在老家的父母打了电话,他们已经去先辈坟上烧了纸,上了烛。挂了电话之后我也就百无聊赖的待在学校,无所事事。上课期间,我在校园里散步,看到校外的山上的孤坟上挂了些坟飘,突然想起前年去世的奶奶,曾经她对我很好,虽然她已经去世,虽然我远在他乡,或许也可以做点什么,将近清明,也可以借此机会给她老人家烧点纸钱什么的。

  第二天早上小雨绵绵,雨滴滴落在眼镜上,模糊了双眼。我简单收拾了一下,骑着那花一千多块钱买来的又毛病百出的小绵羊,来到纸扎店,随便买了些冥币,想买坟飘的,不过不知道买了之后又挂到哪里。

  回到宿舍,又无聊的看了很久的电视。终于等到了夜幕的降临,虽然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但我还是拿着冥币,来到学校教师宿舍后面的空地,点了支烟,撕开一沓纸钱,开始一边念着奶奶一边烧纸。突然,校外半山腰上闪起几点亮光,就好像那些坟飘在闪电之下露了一下脸。在这下着小雨的夜里显得很诡异,我故作不在意,其实心里还是有点虚。由于细雨蒙蒙,我不觉打了个冷颤,加快了烧纸的速度。

  烧完纸,站起来准备往回走,看到一个黑影,那黑影就那么站在不远处的雨里,好像是在看着我。我忍住心里微微的恐惧,朝他走去,走了没几步,宿舍楼上滴下几颗大的雨滴,刚好落在我眼镜上,我赶紧拿下来擦了擦,再戴上眼镜时,那黑影已经不见了,我左右看了看,别说黑影,鬼影都没有一个,我大半夜的不会是见鬼了吧?应该不会,我虽然体弱多病,但我想我还没那么阴气重,有幸的能见到传说中的鬼怪。

  我住在四楼,周末的楼层漆黑一片,以前我都习惯性的摸着扶手,数着阶梯往上走,这次也一样。我没用力走路,所以声控灯也没亮,再说这些声控灯好像有脾气的孩子,不亮的时候多大的响声也不会亮,也就习惯性的忽略它了。

  扶手是铝合金的,这时显得比较冰冷,走着走着,突然整个人都呆在原地,为什么那么久还没到?平时走四楼,两分钟足够了,怎么感觉自己走了很久都没到?我用力一跺脚,声控灯如料想那样没亮。无奈,拿出手机打开电筒,朝门牌照去,不照还好,这一照,吓得我手机都差点掉了。门上面写着九层!九层??怎么可能?我们教师宿舍总共就五层,这九层是怎么来的?

  不会是遇到所谓的鬼打墙了吧?以前看电视看小说看多了,鬼打墙的原理我也知道,只是也不会有另外的事物出现,怎么会有一个九层呢?看着楼梯往上还是漆黑的空间,或许还会有楼层,只是我才不会再爬了,总共五层的宿舍无缘无故来了个九层,傻子才继续往上爬。我是个无神论者,不相信世界上有鬼,这可能是某某的恶作剧,或者自己的幻觉。

  拿出烟,慢悠悠的给自己点了起来,又拿手机准备给住在一楼的同事打个电话,这时他应该还没睡。电话通了,他在看电视,我让他上来我宿舍,有事找他。

  过了一会儿,他给我打电话了,说我的门敲了半天都不开,又拿我藏在门外的钥匙开门看了看,我没在宿舍,问我叫他干嘛。我苦笑,他从一楼到四楼竟然没看到我?鬼打墙要是有外界影响,会自动打断,难道我真的不在四楼?我叫他去五楼看看我在不在,他很无语的去跑了一次,我没在,问我发什么神经,自己在哪儿竟然不知道?

  我很无奈的跟他说我迷路了,就在教师宿舍的楼道里迷路了,他哈哈大笑,说我是吃多了撑的。就准备挂电话,我把事情经过跟他说了一下,他突然很严肃的跟我说让我往下走,看看九层以下有哪些楼层。

  跟他聊着,我胆子也大了点,拿出钥匙敲了一下铝合金扶手,声控灯闪烁了几下,终于亮起来了。往下走着,八层,七层,六层……走到五层的时候,我有些不敢往下走,怕走不到四层。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踏上阶梯,当我看到他在我门口来回踱步时,悬着的心才放下来。而他看到我从楼上下来,脸上说不出的怪异。我们教师宿舍五楼根本没人,除了一个管理员,其他人根本没钥匙。所以我的出现,让他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我的门被他打开了,我们进了屋,就那么坐着,现在这个点谁都睡不着,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觉得很无聊,也很有默契的不去提刚才的九楼,就开了电脑一起搜了个电影来看。我从虚无的九层走下来,感觉没有任何阻拦,感觉很自然,放佛这栋楼本来就有九楼或者更多,而我根本不像是从楼顶跳下来,是走楼梯下来的。那奇怪的是,我刚才我去了哪里?上到了天空,还是下到了地狱?

  看了一部科幻电影,逐渐被电影里的情节所吸引,刚才的事忘的差不多了,我们至始至终都没有提过刚才的事,完全的把注意力放到电影里,看完电影之后感觉很晚了,而他都有点困了,也就打了招呼之后走了。我伸了个懒腰,身上的衣服有些润,可能是淋雨的缘故,脱掉之后洗了个热水澡。裹着浴巾的我刚准备躺下,突然看到窗户上贴着一张脸!这张脸感觉好熟悉又好陌生,就那么瞪着我,嘴角还微微上翘,笑的那么诡异。我吓了一跳,揉揉眼仔细一看,只是房间里我的倒影……靠,有些草木皆兵了,但刚才的感觉又那么真实,好像不是我自己一样。起身去拉上窗帘,免得再自己吓自己。躺在床上的我脑海里一直浮现着刚才的九楼,而在辗转反侧中,我又幻想我继续往上走会是什么样?在经过了很久很久的思想斗争之后,终于被周公眷顾,进入了未知的梦乡,不管什么事,不管什么心情,只要睡着了,一切就都归于沉寂了。睡着了谁管得了那么多?只是,但愿自己不会做恶梦吧。(沐风:以后会说明这第九层楼的意义,或者到底是哪里)

  

第3章 见鬼(1)
鬼老师全文阅读作者:胡沐风.QD加入书架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看看手机,都快十点了,还好是我的假期,不然上课就迟到了。简单洗漱了一下,煮了点面,也快十二点了。当我走到操场,已经有几个学生在打篮球了,因为无聊,准备去上网,给昨晚那同事打电话,他今天没课,已经回家了,他就是本地人,说是去挂坟飘。

  骑着我的小绵羊,来到网吧,无聊得各种游戏各种电影都点了一遍,发现才下午五点多,习惯性的写了首打油诗,等到八点左右发出去,继续玩游戏打发时间。玩着玩着就突然想起昨晚的事,进百度查了一下,除了鬼打墙就是幻觉之类的说法,也懒得管,继续玩游戏。

  饿了叫了份饭,一边吃一边玩,不知不觉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在网吧坐那么久,已经好久没有这样了,可能是因为昨晚的经历,让我觉得人多的地方比较安心吧。只是已经坐的头晕脑胀的了,真怕再待下去会有不适的症状……。

  十点多的街上行人依旧很多,骑着车慢悠悠往回走,刚过了二中的地界,路灯没有了,一条路都只有我昏黄的车灯一闪一闪的。虽然没有月光,但中旬的夜晚看起来比较夜比较淡,远处的山上隐约可以看见许多白色的东西,在夜里随风飘扬。

  我正哼唱着一首老歌,车灯照到前面有一个中年男人,穿着已经泛黄的老军装,正向我招手,我仔细看了看,并不认识,但我还是停了下来问道:“叔叔有事吗?”他露出了一个很甜的笑说:“我想搭小兄弟的车,就是不知道影不影响你”。我正无聊中,看他满脸的朴素,又让我觉得慈祥,也就同情心泛滥,开始询问他要到哪儿,他说是我们学校上面那个村子,好像叫芭蕉村。我想想好像也挺远的,骑车半个小时,因为全是弯弯曲曲的山村公路,速度不能快。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这中年男人刚上车的时候,一阵晚风吹来,感觉好冷。发动车,过了学校,慢悠悠的往山路上走。山路周围都是树木,在夜里显得很阴森,昏黄的车灯在颠簸的路上一颤一颤的,仿佛我走的不是以前走过的路,而是幽冥的黄泉……。

  不管车怎么颠簸,我却感觉不到车后面有人的重量,要不是那男人时不时的咳嗽两声,我还真怀疑我是一个人在骑车。行至一个弯道的时候,那男人说他到了,我前后看了看,这里除了一条坑坑洼洼的泥路,除了路旁摇曳着树影的树木,其他就没看到人家户的灯亮。“叔叔,你家在这附近?”“呵呵,小伙子谢谢你,我家就在那边。”说完他还用手指了指。我也不疑有他,哦了一声让他回去的时候注意路面。他呵呵一笑说:“没事,这条路走了几年了。小兄弟,要不进屋去坐坐?就在那边不远。”

  我看了看手机,已经快十一点了,果断拒绝了他的邀请。他就说:“也好,现在也晚了,去了也不方便。”我连连点头。正准备调转车头,他又说:“小伙子在xx职中教书吗?”我点了点头,表示是的。他也点了点头说:“我侄子也在,呵呵,你们还是同事。”我一听来了兴趣,问道:“叔叔的侄子叫什么名字呢?”他好像回忆了一下说:“很久没见他了,叫付暮雨吧?”。呵呵,那不就是住一楼的跟我关系挺好的暮雨吗?就呵呵一笑,说:“我跟他关系还不错,哪天有空我跟他来看您”。他咧开了嘴说:“好的,那我就在家等着你们了。”

  又寒暄了几句,我就带着帮助人后的满足感,哼着歌骑着车往回走。

  第二天在办公室遇到暮雨,我就问他是不是有个叔叔在芭蕉村下面。他一开始还笑着说没有,随着我的描述,他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他颤抖着问我:“你真的遇到我那个叔叔了”?我给他一白眼说:“废话,不然我咋会认识他?我是外地人好不?”

  暮雨吞了口口水,眼神怪异的看着我,慢吞吞地说:“我那叔叔,死了五六年了……你确定看到了?”。他这么一说,我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死了五六年了?怎么可能!!但想到昨晚,他平白无故出现在我前面,拦车,给我刺骨的凉意……,最重要的,车上感觉不到他的存在。暮雨想了一会儿“你说你把他送到哪儿了?”我如实说了,暮雨脸上已经露出了惶恐,他说:“那是他的坟墓。”。我心里咯噔一下,坟?我一下子就觉得背脊发寒,呆在当地。暮雨推了推我说:“这次,看来要去给他烧点纸了”。我木讷的点点头,其实他说什么我根本没听到。

  中午放学,我和暮雨赶紧骑车上街,买了一堆钱纸,一把坟飘,还买了香烛。然后两人骑着他的摩托,往那叔叔的“家”驶去。越是靠近我心跳就越快,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心里很害怕,想着那叔叔不应该会害我吧?要是害我也不用今天了。弯弯拐拐的山路颠簸不堪,就像小心肝都要跳出来一样。

  行到昨晚那个弯道处,我才发现昨晚自己没注意,那叔叔昨晚指的方向根本没路。跟着暮雨,顺着一条长满野草的小路(要是他不走,根本不知道那里有路)。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一个荒草丛生的土堆摆在我们面前,没有墓碑,没有拜台,只是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土堆,而且几乎被杂草完全覆盖了,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这里是一座坟……。暮雨二话没说,开始动手拔草,一边动手嘴里还念叨什么,让我感觉神神叨叨的,不过也没笑他,遇到怪事的是我不是他,我没资格去笑他吧?他在除草,我就开始整理香烛纸钱和坟飘。

  清理完之后,随便搬了几块石头,摆上贡果,香烛,那一堆纸钱都撕开放着,点了蜡烛,就点了纸钱,最后,暮雨在坟墓顶部插了一根木棍,挂上了坟飘,这一次就差不多结束了。我们一同对着坟墓鞠躬,才往回走,只是我心里却一直突突直跳,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没做。回学校的路上,一直是暮雨在骑车,在一个弯道,我看到他叔叔站在不远处的草丛里看着我微笑,我浑身一个激灵,叫暮雨看,他也吓了一跳,停下来看了看,什么也没有,可我分明看到他任然站在那里,脸上露出的笑容直让我发冷。他说我可能是前两天生病还没好,有些幻觉,或者是昨晚看到的让我有些紧张,导致现在看错了。我也就不敢去看了,还好转过弯道之后就看不到了,一路上除了有些颠簸让我头疼,其他的也没什么。还有就是我觉得我眼睛疼得厉害,好像很干涩,有些胀痛,不知道是不是睡眠不足的原因。

  回到学校,都是下午上课了,我没课就回宿舍准备睡一觉,眼睛疼,睡一觉或许就好了,这两天我也发现我睡眠多,可是回到宿舍却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很乱很杂,很长时间都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还好天不是很热,不然可能会更加烦躁,睡不着,眼睛又疼,只能闭着眼睛数羊,数着数着脑海里又出现暮雨他那叔叔的笑容,我突然睁开眼睛,觉得身子有些僵硬......有种说不出的心惧感。

  

第4章 见鬼(2)
鬼老师全文阅读作者:胡沐风.QD加入书架

    纠结了很久之后终于有了点困意,而当我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却响起了敲门声。咚咚咚的声音虽然不大,却让我显得很无语。

  随便整理了一下才去打开门,没想到的是门外站着一个中年妇女,穿着宽松的灰色衣服,举着手看到我尴尬的一笑。我见并不认识这个人,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她又尴尬的一笑说:“你是胡老师吧?我是何勇的妈妈,呵呵,找您有点事。”我一听是家长,就不得不客气的让她进屋了,她走过我面前的时候,我好像闻到一股腐臭的味道,转身看了看厨房,以为是厨房里的菜坏掉了。何勇就是在医院那个学生,是我班上的劳动委员,很听话,不过就是有点话多。她来到我客厅,我们随便聊了几句她就切入了主题。说:“胡老师,这次来找你我是有些事请你帮忙,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我现在别的没有,就是时间多,所以说我有空。她好像叹了口气,一会儿后才说道:“老师不瞒你说,我已经离开家很久了,已经很久没见到我儿子了,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的样子?”我没说话,就这样看着她。她继续说道:“其实我一直都很想他,而且我一直都在关注他,只是一些特殊原因我不能让他知道而已。这次找老师,是想让老师带他来给我看看”。说完之后她就用那种恳求的眼神看着我,看着她那苍白的脸,呈现出严重的病态。我问她为什么现在不可以去找他呢?他就在学校上课。她叹了口气,说有她自己的苦衷,希望我能理解。做老师的不都是这样吗?家长总是希望老师理解这个理解那个。我答应了他,表示让他周末去看她。他给我写了个地址:九龙坡社区八十一号。

  送走她之后我也没睡意了,打开电脑上了QQ,没想到QQ一直闪烁着。有好几条验证消息。我点开,都是一个人的。网名叫:死了都要爱。看资料才十七岁,一个小姑娘。我点了同意,刚在想是不是某个学生,她的消息就发来了……

  “在吗?”

  “在,请问你是?”

  “你不认识我的,只是网友。”

  “哦,你好”

  “我很难过,想找个陌生人聊聊,不知道跟你聊可不可以?”

  我以前也经常这样,难过的时候找个陌生人聊天,倾诉之后删了,谁也不知道我当时的痛苦。她的话让我很有同感,就答应了。

  过了一会儿她发消息来了,没等我回,又发来了,打字速度挺快,我都跟不上节奏,索性等她一个人发,就那么看着。

  “我叫小雪,我喜欢上了我一个同学,他叫金强。他不知道我喜欢他,只是暗恋吧。我喜欢他好久了,真的好久了。”

  “我们初中毕业那天我准备跟他表白的,可是他回家很早,我都没找到他。所以一个人恍惚的走回家,没想到在路上出了车祸。我住院了,好像昏迷了很久,醒来之后我到处找他,可是从此就没有他的消息了。”

  “我出院之后到处找他,可没有一个人跟我说他在哪儿,我整个县城都找过了,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我真的好想他。”

  “那天突然在职中看到他,我心里好高兴,我忍不住跑过去跟他打招呼,可是他就像没看到我一样,不管我怎么跟他说话他都不理我。他的同学也一样,就像我是空气一样。”

  “虽然找到了他,但他对我不理不睬,我就那么天天跟着他,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笑容。真希望他能看看我,哪怕我只是奢望。”

  “我知道你是职中的老师,所以想方设法找到你的QQ,想让你帮忙跟他说我很想他。”

  “我知道我们还小,跟老师说这些有些欠妥,但我还是想请老师帮个忙,只要他知道我在想他我就心满意足了。”

  ……

  过了很久,我才从皱眉当中醒过来,看来她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学生了,xx强我当然认识,是我班上很听话的男生。我纠结着要不要跟他说。那QQ又发消息来了。“老师你好,我知道让您为难了,您不说也没事,我再找其他人帮忙吧,不过请老师不要问他,不要怪他早恋,他什么都不知道的。”

  我看到这里就笑了,没想到人没多大,感情却好纯洁。我发了一个笑脸过去,说我会帮她说的,也不会怪他早恋,还会祝福她早日获得他的青睐。她也发了个笑脸,之后就下线了,我才注意到她的头像,竟然是一块红色,不是全部都红,给人的感觉像是一滴血。

  想到过几天要放假,我觉得还是先去找何勇,让他抽空去看看他妈妈,然后再跟金强说小雪的事吧。看了一下时间,也快放学了,我就关了电脑准备去办公室。下课之后我找到何勇和金强。办公室只有我们三个人,我就一个一个说了。

  “何勇,你家里有什么亲人呢?一直没听你提过”。何勇没犹豫就说:“我家就我爸爸和我奶奶。”“还有吗?”他肯定地说没有了,我问道:“那你妈妈呢?”他的脸瞬间就阴了下来,说道:“我妈在我小的时候就生病死了,听我爸说是生我的时候落下的病根。”我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死了?那刚才去找我的是谁?我不相信,就说:“撒谎可不是好学生,是不是离婚了?你爸故意这么说的?”

  何勇低下头说:“老师我说的是真的,家里还有我妈的火化证,我都看过好几次了。”听到这里,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赔礼道:“呵呵,老师不知情,对不起。”何勇抬起头说:“没什么,我早就不难过了,呵呵,老师不用说对不起。”

  我手里拿着刚才那父女给我写的地址,慢慢递到他面前。他刚看到纸条上的内容,很惊讶的问我:“老师,你怎么知道我妈埋在九龙坡?”我强忍着心里的恐惧,说到:“你认识你妈妈的笔记吗?”。他拿起纸条仔细看了看,突然大叫了一声说:“这是我妈写的!我看过她写的日记,这是我妈的笔记,错不了!”我的笑容再次僵硬,错不了?那刚才去找我的就是他妈妈了。我把刚才的情况跟他说了,何勇很怀疑的看着我,我点了点头表示肯定。他说马上打电话回家,问一下他爸爸。

  看着他出去,我把眼光转向金强,他一直听得水里雾里的,要是不知情的我,肯定也云里雾里的。金强不知道我叫他做什么,就那么老实的站着。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小子确实挺帅的,吸引小女生也在情理之中。他被我看得发毛,不自然地问我:“老师,找我什么事?”我笑着问他:“看你样子,肯定很多女生喜欢你。”金强没想到我会说这个,瞬间尴尬的表情让我忍不住想笑。

  我没逗他,问道:“交女朋友没?”可以想象他满脑子黑线,哪儿有老师问学生交没交女朋友的?自己才十七岁……。他如实说没有。我神秘的说:“我知道有个女生一直喜欢你,哈哈。”他好像彻底被我打败了,站在那里不说话。我见他有些着急了,吸了口气,有些严肃的说:“有个女生叫小雪,她托我告诉你,她很想你。”

  我都没说让他注意别犯错,他就大叫起来:“不可能!老师你别骗我了!”

  我反而被他吓了一跳。之前何勇他妈妈的事就让我心里发慌,还没缓过来,他这一声吼,让我着实吓着了。我看着失态的他问道:“怎么不可能?就刚才她QQ上跟我说的。”金强很怪异的看着我。声音颤抖着说:“老师……小雪……小雪在一个月前已经死了。”“靠!”我听了之后立刻跳了起来,忍不住爆粗口。死了?怎么可能?金强看着我的样子,怯懦的说:“小雪是我初中同学,我们是同桌,毕业那天她喝多了,回去的时候出了车祸,当场死亡,我们全班都去悼念了……。”我喘着气,看了他一会儿,说:“你先回去吧,刚才我跟你说的,是真的”。金强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说了一句:“老师,小雪也埋在九龙坡,那儿是我们县里规定的坟山”。听着他这句话,我脑袋就大了,九龙坡坟山?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

  金强刚走,我就颓然的坐到椅子上,这是怎么回事?暮雨的叔叔,何勇的妈妈,金强的同学,都死了,咋就被我遇到了??好像看到的都是正常人一样。我正出神地想着其中的关键,何勇进来了,他拿着电话,脸上明显很激动。进来就说:“老师,我爸说请你吃饭,今晚八点随意饭店,到时候他给你打电话”。我无语,请我吃饭?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不过现在我也有好多疑问想搞清楚。他妈妈到底怎么回事?

  晚上没课,我骑着车准备出发了,在校门口的时候我问门卫今天下午有没有一个中年妇女进学校,他说没看到,一直守在门口,没见陌生人进来,我摇了摇头,发动车子出发了。随意饭店在街上,也不远。我刚到门口,电话就响了。我刚准备接,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出现在我面前,看到我就说:“是胡老师吧?请里面坐。”我点头,跟着他来到一间小包厢。

  包厢除了他,还有两个老人,经他介绍我知道,一个是他母亲,一个是他老丈人。坐罢,何勇的爸爸也没绕弯子,直接问道:“胡老师,小勇给我打电话说的事,能不能请胡老师再说一遍?我们都很震惊,这不,吧两老人也叫来了,呵呵。”我喝了口茶,说:“确实有那么回事,之前我还以为小勇妈妈是离家出走之类的。”

  “不瞒您说,小勇妈妈已经去世很久了,遇到今天的事,我们觉得她是有什么心事未了。”他也喝了口茶,说道。我觉得也是,不过跟我有啥关系?不会就因为她目亲来找我了吧?我没说话,等着他说下文。两个老人也没说话,就那么看着我,看的我浑身不自在。隔了一会儿,他说:“老师,我们是想请您跟我们去一趟九龙坡坟山,她母亲来找您,我觉得您肯定能帮助我们。”我挥手打断他,说:“你们就相信他来找过我吗?万一我骗你们的呢?”听我这么说,三人脸色都有点怪,有个老人给他使了个眼色,他马上伸手入怀,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我说:“老师说笑了,这种事就算您想骗我们,也骗不了,原因我就不说了。这些是这次请您的劳务费,真心希望老师能帮帮忙。”

  说实话我很缺钱,看着这胀鼓鼓的信封,心里碰碰直跳,但我却不能接这个钱,不是受贿,而是良心过意不去。这时服务员开始敲门上菜了,我推了信封,等服务员出去之后说道:“我会跟着去看看,但钱我就不要了,说实话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受之有愧。”他还想推辞一下,我拿起筷子递给两老人说:“既然我有这个荣幸,那我肯定会去,现在想想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钱就算了,要是看得起我就别拿什么劳务费了。”之后我就自己动筷子吃菜。

  我们约定了时间,这个周周末,两老人一直没说话,脸上表情却藏不住激动和痛苦。我反而成了这个饭局的主导,也是我交际能力的体现吧。吃了饭,也差不多十点了,拒绝了他们送我的邀请,骑着车一个人上路,总感觉背后有什么人跟着似的,可能是这两天怪事见多了有些草木皆兵。

  

第5章 迷失的灵魂
鬼老师全文阅读作者:胡沐风.QD加入书架

    天空灰蒙蒙的,云层压得很低很低,放佛随时可以挤出水来,清风呼啸,给这个微冷的早晨更添了一些凉意。我上了第二节课,觉得回去也无聊,就和几个老师站在办公室门口看学生们陆陆续续下楼做课间操。

  随着音乐的响起,学生们懒洋洋的开始扭动身体,课间操本来是充满了青春活力的,但学生们做起来,就感觉像一群生病的孩子,软绵绵的,无精打采的。我一个班一个班的扫视,差不多都这样,偶尔有几个认真的学生,做得还比较认真,不过也只是少数。

  这时,我看到电子班男生最后面的一个男生做的操很奇怪,觉得他的动作太僵硬了,感觉像一个木偶,又像一个机器人。多留意了一下,突然觉得这个学生有点陌生,我们学校本来就不大,所有学生几乎都认识,只是这个学生感觉好奇怪,觉得见过,但很陌生。我正想问其他老师那个学生是不是新转过来的,那学生就抬起头看着我。我在二楼,他在操场,彼此间相距不下四十米,但他看我的眼神还是让我心里一震,看起来那么清晰,有一种不甘的感觉直通我心底。我碰了一下我旁边的付暮雨老师,说道:“你看电子班那学生,做操像个木偶。”

  暮雨顺着我的手指看过去,白了我一眼说:“程枫,你又出现幻觉了?哪儿有像木偶的学生,只有一群没吃饭的绵羊”。

  他这么一说,我再看过去的时候,真的就没有那个学生了,可能又是我的眼花了吧。不过刚才看到的又那么真实,那学生染了微红的头发,在学校是明令规定男生不能长发怪发的,他的红头发也是我刚才关注到他的原因之一。话说这样的学生应该所有老师都认识,怎么会没看到?

  突然我想起去年,我们带着部分学生去广东打寒假工,去了没多久,学校发来通知说有个高一新生在家生病去世了,让我们在工厂一定要保护好学生,去世的那学生好像叫什么雄。平时很调皮叛逆,不仅随时跟老师顶嘴,还留了一头微红的头发。当时我们除了感叹生命无常,也不能做什么。今天看到那做课间操的男生,突然让我想到了那个已经去世的学生,是我突然联想到了什么?怎么会想起他来呢?

  我很怀疑自己又看到所谓的鬼怪了,很可能又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吧?这两天也不是第一次了,有些神经大条的感慨,也没那么害怕了。学生做了操之后,我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准备弄一个学生考评卫生的表格,我的办公室此时只有两个人,我们教导主任和我,她不知道在忙什么,也没管她的,自顾自的弄表格。

  过了一会儿,感觉有人在我背后站着,挡着了我的一丝光线,我条件性的转头去看。看到刚才那个学生站在我背后,脸上显现出一种肉眼可见的病态,而且十分苍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就那么看着我。我被他看得很不自在,刚想说什么,突然想到他很可能不是人,要是我跟他说话,教导主任肯定得说我对着空气说话,那样就尴尬了。

  我对他点了点头,起身往外走。他跟着我,脚步很僵硬,就像四肢都被什么固定了似的。来到男厕所,上课时间厕所没人,我靠着墙点了支烟,他低着头站在我面前一直没说话,还是那么直直的看着我。我抽了两口,鼓了鼓勇气问道:“同学,你叫什么雄来着?”

  他听到我的问话,眼神变得有些不可思议,他气息很微弱的说:“老师,您认识我?”“我以前听说过”,这不是废话吗?老师认识学生没什么好奇怪的,加上这学校本来就不大。不过他的意思可能是当时我没有上他们班的课,认识他有些奇怪。所以我只能说我听说过。他点了点头说:“老师,我叫陈耀雄,”我没说话,等着他说下去,就又抽了口烟。他继续说道:“老师,我在外面游荡好几天了,我找不到回家的路。无意间看到一个同学,好像以前是认识的,就跟着他一直走,走到了学校,不过我感觉他们看不到我,我问那些同学我怎么回家,可是没有一个人跟我说。”说完他好像显得很落寞的样子,想想也是,不知道怎么回家,这才是悲哀的吧?但我又想到,回家了又能怎样?看到父母每天愁容满面,挂念自己不幸的儿子,只能在清明期间给他上坟扫墓,这样才最悲哀吧?

  我叹了口气说:“耀雄,所谓尘归尘,土归土,既然你都走了,何必要回来呢?只给自己徒增悲伤。”他听了之后也学我叹了口气说:“老师,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回来了,总感觉还有什么事没做,一直在找回家的路,可就是找不到。老师您能带我回家吗?”我嘴角抽了一下,带他回家?我都不知道他家在哪儿,虽然学校存了档,有他家的地址电话,但我没事去查阅一个去世了的学生的家庭地址,其他人会不会多想什么?

  看着他可怜的样子,我只能点头答应他了。出了厕所,他一直低着头跟在我后面,我回办公室继续弄表格,他就去墙角蹲着,抱着双膝,卷缩在那里,偶尔抬头看一下我,好像怕我忘了他似的。虽然我知道别人看不到,但总感觉怪怪的,表格弄了一半也没心情弄了,跟教导主任找了个借口,说我要查我们所有学生的信息,方便我弄这个考评表,她问了一下,我遮遮掩掩的搪塞过去了,她也没怀疑什么,不一会儿就给我发了个文档,文档里有近两年的学生基本信息,她让我自己看。

  我求之不得呢,搜索了一下陈耀雄,弹出了他的信息,已经被标记上灰色了,我记下了他家的地址和父亲的电话,继续弄表格。下课铃声响了之后,我也差不多弄好了,朝墙角的陈耀雄看去,他也刚好看向我,我点了点头,关上电脑离开了办公室。

  再次骑上我的小绵羊,准备去城里找陈耀雄家的地址。我没去管他,但我骑车的过程中,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坐在了我后面,不声不响的,要不是我提前有了心理准备,肯定被吓一跳。还好他就是本地县城的,不是很远,虽然我对县城不是很熟悉,但大体的方向我还是知道的。他家在兴华路复业街十二号,我来到复业街,放慢了车速,顺着门牌一路看过去。

  十二号,是一个门面,卖服装的。我在店门口停了车,假装买衣服的样子,进去逛了逛,陈耀雄跟着我,当他看到有一个略微发福的中年女人朝我走过来的时候,满脸的痛苦和委屈。蹲在地上不断的揪着自己的头发。我知道那应该就是陈耀雄的母亲了,不然他不会那么大的反应。

  她走过来看我在扫视店里的衣服,就开始跟我介绍起来,听她的声音也充满了疲倦的样子,我想最近肯定没休息好,可能是太累,也可能是心里过不去。我听着她给我介绍了一件衬衣,我也有点喜欢。就真的准备买下来,但看到陈耀雄那痛苦的样子,买衣服的心情就没有了。但我把他带回家了,也就没我什么事了,衣服也没买,抱歉的笑了笑,出来准备骑车离开,那妇女见我没买,就继续回到那柜台后面坐着,像是摆弄手机的样子。我刚发动车子,陈耀雄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我车前,对我说:“老师,谢谢你,我找到回家的路了,”我心里也挺知足的,虽然他是鬼,但对我来说,也只是一个飘忽不定的灵魂,可怜,值得同情。能帮他一把,挺开心的。

  我笑了笑说:“耀雄,回家了就好,看看之后就离开吧,这儿不属于你。”他颓然的点了下头,说:“老师,我知道,我会离开的,不过在这之前,我想好好陪陪爸妈,以前不懂事,让他们****很多心。”我叹息,要是早点懂事,该有多好?我让他回去看看父母,他说有些话想跟父母说,不过说了他们听不到,想让我代劳。

  没办法,好人做到底吧,我带着他来到一家文具店,买了个笔记本和笔,又来到街上比较偏僻的地方,摊开笔记本趴在车上开始写,他说什么我写什么,就当是帮他传递他想说的话了。唉,这一趴就是一个小时,搞得我腰酸背痛,终于写完了,整整四页,密密麻麻的。我也没撕下来,买的笔记本不贵,也就一两块钱。写完之后,他又拍了一下脑门,说:“老师,我想起来了,以前我不听父母话,他们每次骂我,我觉得委屈就画漫画,画了整整两本了,藏在我家店里的,不过在哪里我要回去好好想想。”

  我想了想看不出他还有画漫画的天赋,只是可惜了,命运的安排谁都躲不了。再次来到这服装店,刚进门,他就在我耳边说道:“老师,漫画在我妈柜台的最下面,我用油纸包着的,以前偷偷画了又偷偷藏起来,怕被发现。”我点头示意知道了。然后拿着笔记本进入了服装店。

  他母亲看到我,显得有些不耐烦,又觉得这次我可能是真的要买衣服,刚才可能是没带钱之类的,我也不管那么多,等她走过来之后说道:“您好,请问是陈耀雄的母亲吗?”她本来想跟我介绍衣服来着,听我这么说,表情瞬间僵硬,张着嘴半天没说话。我笑道:“阿姨,是这样的,我是陈耀雄的老师,前几天在学校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以前他留下的一个笔记本,里面写了些想对你们说的话”。说着,我递过笔记本。

  感觉她颤抖着双手接过去,把笔记本抱在怀里,深深吸了口气,对我说了声谢谢,然后又颤抖着双手翻开笔记本,看着里面的一字一句,她有些憔悴的脸上早已挂满了眼泪。我看了看陈耀雄,他站着母亲旁边,脸上也写满了痛苦,想去帮母亲擦眼泪,又不敢动手,觉得整个人都很拘束。我心里感慨万千,这样的场景,要是早点出现该多好?那么这个家庭会不会很和谐呢?

  他们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中,我也有些被感染了,就借故去选衣服。她看完了笔记本上的内容之后,红肿着双眼来到我面前,对我说道:“老师,谢谢您,不过这笔记本,我还是还给您吧,这不是耀雄的东西”。我本来有些高兴的,但她说这不是陈耀雄的东西,我觉得很尴尬。她又说:“知子莫若母,这笔记是新的不说,耀雄的笔记我很清楚,他写的字不是这个样子的。”我瞬间石化,这么基本的问题竟然被我忽略了。我苦笑了一下,没接过笔记本,说:“阿姨,这笔记本虽然不是他的,但我没骗您的是,这些真是他想对您说的话,您也看了,我相信您是相信上面的内容的对吗?”她黯然的点了点头。

  我看了看陈耀雄,跟她说道:“阿姨,跟您说实话吧,昨晚,耀雄给我托梦,让我来帮他这个忙,不然我也不会知道您家在这里,更不会知道他想对您说什么了。”她听到我说托梦之后,又一次忍不住流下了眼泪,继续说道:“阿姨,耀雄不仅让我带这个笔记本,他还说以前给你们准备了礼物,只不过他想准备自己独立以后再给你们的,只是时间没赶上而已,所以他让我帮忙把礼物先给你们”。我都有些佩服自己说谎的能力了,我才不去管陈耀雄在旁边,我不这样说根本解释不清楚,要说我见鬼了,她们信不信先不说,我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

  她明显是被我说的礼物惊住了,我没管她,跟着陈耀雄,他来到柜台边,跟我说就在最下面,我蹲下去又趴下看,黑漆漆的,伸手去掏,还真的摸到一个用油纸包着的东西,我掏出来之后,上面已经落满了灰尘,我没打开,递给他母亲说:“阿姨,这就是耀雄给你们的礼物”。她又一次颤抖着双手去接。我看了看陈耀雄,他脸上也满是激动的神色,我看接下来也没我什么事了。

  趁她还没打开那漫画,我跟陈耀雄示意了一下就出了店门,经过这一趟我肚子还有些饿了,我从后视镜里可以看到,他站在店门口不断的朝我挥手,虽然动作僵硬,脸色苍白,但也不是那么吓人。我扬起手在天空挥了挥,发动车子走了,我必须要去犒劳犒劳我的五脏庙。像他这种迷失了方向的灵魂,能帮则帮吧,谁让我遇到了呢?突然感觉能看到鬼也不是那么恐怖,这几天看到的几个虽然想想有些吓人,但好像都没什么坏心眼,只是有一些心愿未了吧!唉,肚子里空空如也,先去把肚子填饱再说。

  (程枫的灵异之旅,逐渐展开,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第6章 何妍的到来
鬼老师全文阅读作者:胡沐风.QD加入书架

    回到自己的小窝,倒在床上长呼了一口气,想好好整理一下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惊醒,我皱眉看了看手机,是一个朋友打来的,她叫何妍,是我高中同学,我们关系一直很好,也一直保持着联系,但她被她男朋友抛弃之后就消失了,我们也已经很久没联系了,突然给我打电话,我有些奇怪,也有些担心,不过还是接起来了。

  “喂,何妍,你在哪儿?”

  “程枫,你在哪儿?”

  “我在学校啊,你呢?最近还好吗?”

  “还好吧,你把地址发给我,我过来找你。”

  “过来找我?你现在在哪儿”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来了再跟你说吧,先把地址发给我”。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我脑袋瞬间短路,来找我?不会吧?我反应不过来她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给她发了短信,告诉他我工作的地址。我又不是在本地,一个人在外地待着,很少有人询问我在哪儿,她这么一说,真的让我有些跟不上节奏了。

  睡意全无,也不去管她到底来不来了,就当是个玩笑吧,要是真的来了,再说其他情况。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四点过了,起来看了一会儿晚自习上课的书,备了课,也就吃晚饭了。

  好在接下来的两天都没什么事,也没见到不该见到的东西,在学校除了上课也就无聊得紧。眼看要到周末了,何勇家里我还是得去一趟,中午放学,我又把他叫到办公室聊了一下,跟他说星期六放学的时候等我一起跟他去他家,顺便混一顿饭吃。他走了没多久,电话又响了,我一看,是何妍打来的。

  我接通电话还没开口,她就说:“你在哪儿?我到你们学校门口了”。我吓了一跳,到我们学校门口?不会吧?我赶紧跑出办公室站在走廊上一看,何妍穿着穿着蔚蓝的衬衫,牛仔裤,扎了个马尾,提着个箱子在门口跟门卫聊天。

  我一边郁闷她怎么真的就来了,一边跑到门口,看到她的时候我本来有很多疑问想问她,但看到她的样子,我还真没问出口。何妍脸上写满了忧郁,一双原本水汪汪的眼睛此时也有些红肿,整张脸看起来非常憔悴。我跟门卫打了声招呼,接过她的行李,让她先去我宿舍休息一下。

  何妍没说话,低着头跟在我后面,我们以前关系很好,彼此也相对比较了解,何妍是一个要强的女孩,是什么能让她变成现在这个颓废的样子呢?想到这里,我又转身看了看她,不看还好,这一看我吓了一跳!

  我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在拉着她的衬衣下摆,踩着她的步子跟在她后面,而且那白色的连衣裙上面全是血渍,披头散发,遮住了脸,我转头那一刻,小女孩也抬头看向我,我看到她有一只眼睛空荡荡的,只有一个漆黑的眼眶!而且整张脸都被干涸的血浸染,显得幽森可怖。何妍并没有抬头看我,我看到那小女孩以后,又转过头继续走,说真的我很怕她跟着我们一起去我宿舍,这样的一个明显的鬼魂去我房间,以后我不给吓死才怪呢!

  到我宿舍的时候我趁开门的瞬间又看了看,那小女孩还是跟在后面。我摇了摇头,可能是何妍遇到什么奇怪的事了,出来找我只是为了避风头的吧!把她让进屋,那小女孩也跟着进了屋,我没问什么,只是对那小女孩皱了皱眉,她好像有些害怕的样子,缩在何妍的身后。我宿舍的客厅里只有两张课桌和凳子,我放下何妍的箱子,让她先坐一下,给她倒了杯水后我也坐了下来,那小女孩进来之后就站在墙角看着我们,让我觉得浑身发麻,又不敢随便说什么,怕何妍觉得我不正常。

  她喝了水,又低下头半天才说:“程枫,我唐突的过来,没给你添麻烦吧?”,我笑笑,怎么会给我添麻烦呢?又不经意的看了看站在她背后的小女孩说:“没什么麻烦的,就是觉得有些奇怪而已”。她苦笑了一下说:“换成我也会觉得奇怪,只是我没地方去了,想来你这里找份工作,不知道你这里方不方便”?我一听是来找工作,难道要长期待在这里?她看到我有些为难的样子,准备起身走,我赶紧让她坐下,问道:“何妍,这可不像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了?”

  她好像想起了很伤心的事,还没说话,就流下了眼泪,我最见不得女生哭了,她一哭我就感觉不知所措,也不懂安慰,虽然我知道她被男朋友抛弃了,但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等着她慢慢跟我说吧。她这个样子,让她走我还真不放心。

  她哭了一会儿,擦掉眼泪又笑了笑,说:“没什么,遇到一个没良心的男人而已,我来找你,只是之前听到你说在一个小县城工作,我就想来这些偏远的地方待一段时间,也算散散心了。”我说:“那也没必要找工作嘛。”“不行的,我要找份工作,不然怎么养活自己呢?难不成让你来养我啊?”我听到这里就无语了,不知道怎么接话。她摇了摇头说:“对不起程枫,我不是故意来打扰你的,我是真的没地方去了,我觉得那些大城市根本不适合我。”

  我想要是在县城里找工作可能还真的不难,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个县城还是有很多招人的地方。我简单想了想,让她先在我这里住下,等周末的时候陪她去找工作。她点头,不断地说麻烦我了。我就很男人的说了一句:谁让我们是朋友呢?

  还好我们教师宿舍是两室一厅,她住我这里刚好,也可以增添一点人气,我也不会跟别人说我一个人在外地无亲无故了,最起码我有一个高中的好同学在这里陪我。但让我不自在的是,在帮她整理房间的时候,她从箱子里拿出来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我怎么看怎么别捏,我又看了看一直站在墙角的那诡异的小女孩,这两件连衣裙似乎一摸一样,只是何妍拿的这件没有血渍,显得比较干净。

  我下了晚自习之后,骑着小绵羊带着何妍来到城里的一家小烧烤摊,准备给她接风洗尘,她只是一边喝酒一边流泪,一点东西都没吃,我怎么劝都劝不住。最后只能把醉醺醺的她拖回宿舍,帮她脱了鞋,和衣放在床上,盖上被子,着实把我累的不轻。何妍在迷糊中不断说着胡话,我也懒得管,喝醉的人不都喜欢说胡话吗?说的什么也只有她自己知道,甚至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做完这一切,都已经很晚了,我也没心思去洗澡了,看到那任旧站在墙角的小女孩,我无奈的坐在床边点了支烟抽。我很想把她叫过来问问情况,问她为什么要跟着何妍,可我没这个勇气,毕竟她的样子看起来很恐怖,更何况是在晚上?不过阿Q一下地想,她可能并没有什么恶意,不然我跟何妍可能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吧?既然没恶意,也就没那么可怕了,我依旧不敢叫她来问话,躺下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应该是喝了点酒的缘故,总是容易睡着。等到明天再问问她具体的情况,看她憔悴的样子肯定很累,肯定很需要休息,加上喝了酒,就让她好好休息一夜吧。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胡沐风.QD所写的《鬼老师》为转载作品,鬼老师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鬼老师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鬼老师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鬼老师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鬼老师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鬼老师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